menu

女生宿舍的关系到底有多恐怖

凌晨两点,寝室进了一个男人。

下一秒,我听到一个室友的求救声。

但是我们三个像是约定好了一样,一动不动,甚至没有一点声音。

我死死咬着被子,期盼着他完事之后,能够离开。

然而,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他朝我走来了……

1.

由于学校扩建,我被要求搬进了新建的宿舍楼里。

新楼在学校偏僻的一角,入住的人很少。

加上专业分散,每层楼基本上只住满了一两间房。

宿舍阿姨只有一个,整天睡不醒的样子。

有时候我想,这里即便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恶性事件,也很难有人知道吧。

我的想法不是空穴来风。

除了学校经常会有一些流浪汉翻墙进来,我还很不幸地遇到了三个舍友:陈梦、李涵筱、冯曼婷。

她们之间的关系很差。

陈梦和冯曼婷是塑料姐妹花,表面相亲相爱,背地里互相捅刀。

但是她们两个在欺负李涵筱这一点上,却是坚固的联盟。

李涵筱自己的性格也挺有问题。

极度自卑,极度自律,而且是讨好型人格。

四个女生六个群,真的一点不夸张。

我讨厌这样复杂的关系,干脆退掉所有的寝室群。

我每天早早起来就去图书馆,直到熄灯前半小时才回寝室。

避免和她们三个有任何交流。

「你怎么还没回来?」

我在回寝室的路上,收到陈梦的微信。

她好像是担心我抢了她的奖学金一样,每天都催着我早些回宿舍。

「快了。」我回道。

到门口,刚推开门,一个外卖盒子就扔到我面前。

我躲得飞快,但是汤汁还是溅到了我的裙子上。

我皱了皱眉。

冯曼婷语气不满:「李涵筱!我让你给我买的是微辣不放葱花,你这是买的什么鬼,你想辣死我啊。」

李涵筱看起来脸色不是很好,仍然唯唯诺诺地说:「那我下次让老板再少放一点辣椒。」

冯曼婷有些不满:「那你下次一定要记住啊。」

「把地面打扫干净。」我对冯曼婷说。

冯曼婷削着水果:「筱筱,你还不快点打扫。」

李涵筱抱歉地看着我:「我有点肚子疼,能不能待会儿再打扫?」

「不行,味道太大,打扫完扔到楼下去。」

说完,我回到自己的桌子前,倒上洗脚水,戴上耳机,边泡脚边追剧。

李涵筱扔垃圾去了很久,直到寝室熄灯,都没有回来。

「估计扔完垃圾又顺手去捡瓶子了吧。」黑暗中,陈梦笑着,「说实话,我都替她难受,这么穷还上什么大学啊,打工就好了嘛。」

冯曼婷:「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人家可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呢,金贵得很呢。」

两个人嘻嘻笑着,全是对李涵筱的奚落。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李涵筱怯生生地在门外说:「我忘带钥匙了,你们谁能帮我开一下门么?」

原本叽叽喳喳的冯曼婷和陈梦,瞬间没了声音。

「外面很冷……」李涵筱声音在颤抖,「我没穿外套……」

我叹一口气,掀被下床。

「谢……」

没等她说完,我转过身:「下次记得带钥匙,不然我不会再给你开门。」

2.

「咔嚓。」

凌晨两点,我被一声极轻微的开锁声惊醒。

清晰的脚步声传过来。

我原本以为是她们三个谁出门上厕所。

随即我意识到,并不是!

因为脚步声是从门外传来的。

一下,两下……

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有人,进来了!

「谁啊?走路能不能小点声,烦死了!」冯曼婷不满地嘟囔一声。

「嘻嘻。」

那个人忽然笑了一声。

我头皮一下子炸了,这是个男的!

「你笑什么,神经病啊……」

冯曼婷骂出声,下一秒,我听到她惊恐的声音:「你是谁?你想干吗?!」

「嘻嘻,美女。」

接着是床铺摇晃的声音,撕碎衣服的声音,冯曼婷尖叫和求救的声音。

「救命啊,谁能救救我……」

她被人捂着嘴巴,只能发出支离破碎的呜咽声。

像是一支被损坏的笛。

除了我们三个人,不会有别人听到她的呼救。

但是我们三个像是约定好了一样,一动不动。

甚至没有一点声音。

雪落深山般的寂静。

我死死咬着被子,期盼着他完事之后,能够离开。

我通过床帘的缝隙,偷偷看着他。

然而,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我看到他,举起了冯曼婷的水果刀。

噗嗤!

是刀子刺破血肉的声音。

我瞪大眼睛,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冯曼婷被杀了!

3.

得出这个结论的瞬间,我听到了他下床的声音。

脚步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伴随鲜血滴落的声音,像是一高一低的二重奏。

或者说,是催命曲。

我看到一个男人,他不胖,但是个子很高,留着蓬乱的长发,像是流浪汉。

他停在我的对床,陈梦那里。

「嘻嘻,别装睡了,我知道你听见了。」

陈梦颤抖着向他磕头:「求求你,放了我,我什么都不说……」

但是他没有给陈梦机会。

噗嗤!

然后,他缓缓转过身。

4.

我看到一双睁大到诡异的瞳孔。

人在兴奋的时候,瞳孔是会放大的。

这一刻,我知道,他杀红眼了。

一个人的血,滴答。

两个人的血,滴答,滴答。

月光下,演绎着三重奏。

我的心跳快到接近爆表,汗水顺着我的脊背流进床单里。

我拼命思索着该怎么办。

可是还没等我想到任何应对的办法,带着鲜血的刀子就举到我的面前。

他兴奋地盯着我,滚烫腥臭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

「嘻嘻,把你吵醒了啊。」

噗嗤!

5.

我猛地惊醒过来。

动作幅度过大,踢翻了洗脚水。

「哎呀,我的快递!」陈梦有些不满地捡起快递,「你小心一点好不好!」

「几点了?!」我没理她,直接问道。

「不到十一点。」陈梦有点被我吓到,「你怎么了?」

洗脚水还是温热的,耳机里,男女主的对白仍在继续。

冯曼婷还在削水果,陈梦还在打游戏。

是在做梦吧。

「没事,刚睡着了,做了个噩梦。」

陈梦:「一惊一乍的,吓我一跳。」

我关掉平板,爬上床。

「对了,李涵筱呢?」我问。

冯曼婷白了我一眼:「不是你让她下去倒垃圾了么?」

我没多想,上床准备睡觉。

6.

我怎么也睡不着,刚才那个噩梦一直在我的大脑中反复播放。

熄灯了。

「李涵筱怎么还没回来?」我问。

「估计扔完垃圾又顺手去捡瓶子了吧。」黑暗中,陈梦笑着,「这么穷就不要上大学了。」

我烦得很,直接打断:「别说了,有完没完。」

「你有病啊,曾伽。」陈梦直接怼我,「不是你问的么?」

我没理她。

这时响起敲门声,李涵筱怯生生地说:「我忘带钥匙了,你们……」

我直接跳下床给李涵筱开了门。

「谢……」

「下次注意。」

我扫了她一眼,她看起来状态不太好。

头发和衣服都乱糟糟的。

我不想过问别人的事情,直接爬上床。

7.

咔嚓。

凌晨两点,又是轻微的开门声。

我猛地睁开眼睛。

我听到从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谁啊?走路能不能小点声,烦死了!」冯曼婷不满地嘟囔一声。

然后是衣服破碎声,挣扎声,求救声。

所有的一切都一模一样。

包括我们三个人一模一样的沉默。

这一定是梦吧。

我死死屏住呼吸,拼命祈祷自己快点醒来。

噗嗤!

直到刀子刺破血肉的声音传来。

我一下子僵住了。

不是梦!

全部都是真实发生的。

二重奏响起,激烈的乐曲一下一下冲击着我的耳膜。

我拼命想着应对的办法。

「嘻嘻,别装睡了,我知道你听见了。」我听到那个男人说。

我的床头有一个牛津词典,像板砖一样,或许我可以用词典砸他?

「求求你,放了我,我什么都不说……」我听到陈梦在求饶。

我的床头筐里还有一个不锈钢的保温杯,或许我也能用这个?

噗嗤!我听到刀子刺穿血肉的声音。

对对,我还有床帘,等他过来的时候,我可以把床帘拽下来,然后趁乱从床的另一边跑出去?

还是用保温杯吧,保温杯比较硬。

三重奏响起。

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把床头筐里面的保温杯拿过来。

忽然,我的手腕被人攥住。

滑腻温热的液体,粘在我的手上。

是冯曼婷和陈梦的血。

我差点吐出来。

床帘被人掀起。

我看到一双因为过于兴奋而放大的瞳孔。

「嘻嘻,把你吵醒了啊。」

我飞快举起保温杯。

可是他的刀子更快。

清辉伴着银亮,像是一道圣洁的光。

噗嗤!

8.

我猛地坐了起来。

冯曼婷的水果刀一偏,差点削到手指。

我又一次回到了寝室熄灯前。

冯曼婷埋怨:「曾伽,你神经病啊,不要一惊一乍的好么?」

「你闭嘴!」我的思路很乱。

她没想到我会这样说话,顿了一下后,直接火冒三丈站起来。

「平时你在宿舍就天天板着脸,以前我不说你,你现在甩脸子给谁看呢?大家都是室友,你给我们一个笑脸能死啊?」

「我没有甩脸子,我纯粹是不想和你们打交道。」

陈梦插了进来:「你们?你指谁呢?」

「我现在没空和你们吵架。」我检查着门锁,确认安全栓和插销都完好后,把水果刀和保温杯都放到床上。

冯曼婷看着我的举动,甩出口头禅:「神经病。」

没多久,李涵筱回来了。

我一言不发地给她开了门,然后插上插销,按好安全栓。

李涵筱看着我做的一切,似乎有点疑惑。

我现在没有任何心思应付任何人,忽略到李涵筱询问的目光,直接上了床。

9.

我缩在床上,瞪着双眼。

我现在不能报警,不然所有人都会把我当成神经病。

只有在那个男人出现的时候,报警才有用。

为了防止我会困倦,我把耳机里音乐的声音调大:「仿佛在黑暗中,梦见了白昼之影,一定会就此坠落吧……」

咔嚓。

凌晨两点,开门声响起。

这次不会有事的,我咽了咽口水,我已经插上了插销,按上了安全栓。

他打不开门的。

我拿起手机,想报警。

可是手机屏幕忽然陷入黑暗。

没电了!

听一晚上音乐,没电了!

但是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脚步声还是响了起来。

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我猛地攥紧水果刀。

怎么会这样?!!

我明明已经插了插销,按了安全栓!

他是怎么进来的?

正常人怎么可能穿墙进来?!

难道他不是人,是鬼?!!

10.

我乱了。

相同的挣扎和呼救,相同的沉默和寂静,相同的二重奏和三重奏。

我彻底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嘻嘻,把你吵醒了啊。」

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男人已经掀开了我的窗帘。

他兴奋地看着我,滚烫腥臭的呼吸喷薄在我的脸上。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男人歪了歪脑袋,像是没想到我会问他。

「为什么要杀人?」我努力压抑住心里的恐惧,试图和他沟通。

「啊……」男人像是如梦初醒,「我杀人了?」

「收手吧,你已经杀了两个人了。」

他愣了一下,仿佛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眼神中带着孩童般的天真。

我慢慢地摸到枕头下面的水果刀。

我要抢在他动手之前动手。

扎破颈部大动脉的话,只需要三分钟。

只要三分钟,他就会死。

「反正已经杀了两个人了,再杀第三个人也没什么了呀。」他诡异地笑笑。

我和他同时举起了手里的刀。

银亮的光,交相辉映。

噗嗤!

我慢了一步。

11.

我又一次醒了过来。

这次我顾不上会有人说我神经病了,直接穿上鞋跑去找宿管阿姨。

「不可能,不可能!」阿姨没听完我的描述就迫不及待地打断我,「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要不去找心理老师聊聊。」

「是真的,阿姨,我亲眼看到的,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阿姨不耐烦地把我赶出办公室:「行了,明天去找心理老师吧,快熄灯了,你赶紧回宿舍。」

我茫然地走出宿管办公室,头痛欲裂。

李涵筱刚好回来。

「快点。」我喊了她一声,「要关寝了,你怎么才回来。」

「唔……」李涵筱有点语塞,「我想等陈梦和冯曼婷睡了再回去,不然,还得听她们说我……」

「你怎么得罪她们了?」

「我、我也不知道……」李涵筱支支吾吾的,「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好欺负吧。」

我向来认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再加上我现在心里很乱,直接道:「你这是自作自受,不知道反抗么?」

「我……」

李涵筱想解释,我打断她:「别解释,我不想听。」

我拽着她飞快回到宿舍。

我再一次把插销、安全栓都装好,以防万一,我又把宿舍公用的长条桌搬过来堵在门口。

「你这是干什么?」李涵筱问。

「她神经病呗。」冯曼婷说了一句,「明天你自己把桌子归回原位啊。」

陈梦也跟着她说:「你别折腾了,曾伽,吵得大家都睡不着。」

我头疼得很,几乎控制不住要破口大骂。

李涵筱拽了拽我:「你吵不过她们的。」

「到底怎么了?」她问我。

「没事。」

我按了按太阳穴,疼死了。

李涵筱担忧地看着我,从桌子里拿出两颗药。

「布洛芬。」

我接过来:「谢谢。」

12.

黑暗中,我睁大双眼,静静等着凌晨两点的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意识渐渐开始模糊。

是冯曼婷的尖叫声吵醒了我。

我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他怎么进来的?

这次竟然连开锁的声音都没有?

桌子呢?推门时一定会拉动桌子的啊?!

我把床帘拉开一个缝。

桌子,竟然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怎么会这样?

这个人真的是鬼么?!

不容我细想,三重奏已经响起。

我躲到床的另一头。

在他靠近床边的时候,我使尽浑身力气把床帘扯下来。

他被床帘蒙住了头。

我趁乱跳下床,飞快往门外跑。

走廊里,一地清辉。

就在我的手指已经碰到门框的瞬间,我踩到了鲜血。

我摔倒在地面上。

巨大粗糙的手,一下子钳住我的脖子。

「让你跑,让你跑!」

他恶狠狠地念着,刀子,一下又一下地捅在我身上。

丧失意识前,我脑海中最后一个画面是沾着鲜血的脚。

13.

我又一次醒了过来。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一定有什么地方是我忽略掉的。

我抱着头,大脑飞速转着。

头疼到快要炸了!

我焦急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到底是哪里的问题,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不应该进来了啊……」

可能是我现在的样子确实过于吓人,冯曼婷少见地没有毒舌。

「你没事吧?」她上前摸了摸我的额头,「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陈梦也问我:「你最近整天泡在图书馆里,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你以后早点回来吧,宿舍这么偏僻,我们都挺担心你的,每天梦梦都在十点的时候给你发微信。」

是担心我么?难道不是因为怕我太努力抢了她的奖学金?

「知道了。」我闷闷地说。

「你到底怎么了?」冯曼婷又问了句。

「没事,就是头疼。」

「不用找了,我这里有。」冯曼婷递过来两片药,「布洛芬。」

我接过药吃下去,头疼轻一些,思路也好了一点。

这么多次轮回已经证明了,凭借我一个人,是不可能逃出生天的。

四个女生,对一个男人,或许还有一些希望。

但是我该怎么样才能让她们三个相信我说的话?

该怎么样才能让她们觉得我不是神经病?

我一下、一下地抠着手指甲。

终于,我想到了办法!

14.

「婷婷,我们换床睡好不好?」

我对冯曼婷说。

「为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凌晨两点的时候会有一个杀人魔进入我们寝室,我们会被他杀掉,我和你换床是为了保护你。」

「你太吓人了,曾伽,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直接爬到她的床上。

我总结出了规律,我的死是循环的起点,我保留着每一次循环的记忆。

死在我前面的人,会失去循环记忆。

所以我只需要死在冯曼婷和陈梦前面,她们就会带着记忆进入到下一个循环。

她们就会相信我所说的一切。

但是我不知道李涵筱为什么也没有记忆。

可能是因为我每次醒来时,她都不在宿舍里吧。

也可能是她从来都没有进入循环。

冯曼婷不信,陈梦则坚持要告诉校警。

校警听完她说的话,说了句神经病,就把电话挂掉了。

「求求你了,婷婷,你相信我一次。等事情结束之后我给你洗床单好不好?」

冯曼婷看了我三秒,终于同意。

「曾伽,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明天早上,你一定要去看医生。」

「好好。」我忙不迭点头。

李涵筱也回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

我把事情又说了一遍。

她瞪大眼睛:「不会吧?」

「是真的。」我认真说,「筱筱,我不知道你之前有没有进入循环,但是如果这次你进入了的话,请保护好自己。」

15.

月凉如水。

我们四个人在各自的床上圆睁着眼睛。

凌晨两点。

开门声,脚步声,呼吸声,如期而至。

「嘻嘻,美女。」

诡异的声音响在寂静的夜里。

床帘被掀起一条缝,我看到一双睁大到诡异的瞳孔。

他兴奋地盯着我,越来越近,滚烫腥臭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

「嘻嘻,把你吵醒了啊。」

我抢在他侵犯我之前举起了刀子。

但是他的刀比我更快。

噗嗤!

疼,真疼啊。

但是我却想笑,循环开始,她们终于能相信我说的话了。

我只需要再次醒来就好。

橘黄色的灯光,温热的洗脚水,剧里男女主的对白,陈梦打游戏赢的时候的 victory……

可是预想之中的场景全都没有!

反而是尖叫声、求饶声,二重奏、三重奏重新响起。

怎么回事?!

循环为什么没有开始?!

我拼命睁开已经模糊的双眼,蒙眬中,看到陈梦、冯曼婷接连被杀害。

还有李涵筱,我看到男人走到她的床前。

我闭上眼睛,滚烫的泪水从我眼角流出。

她本来可以不进入循环啊。

一切都结束了……

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

16.

「曾伽,曾伽……曾伽!」

模糊的人声响在我的耳边。

我消散的神志一点一点聚集在一起。

我慢慢地睁开双眼,视线由浑浊转为清明。

我看见冯曼婷和陈梦站在我身前。

我猛地惊醒,踢翻了洗脚水。

「抱歉……」我对陈梦说。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陈梦非常着急,「我们进来了。」

「什么?」

「循环,我们进来了。」

进来了……我有点反应不过来。

进来了!

就是说,我们还有机会!

我抓住她们两个的手,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大颗大颗的眼泪。

冯曼婷说了一句,「这次一定要干死他!」

我点头:「大家把能用的防身工具都带在身上。」

「好。」陈梦从衣橱里取出来一对哑铃,「为了健身买的,没想到健身不成,要先用在这种事情上了。」

冯曼婷把辣椒油倒进护肤水喷瓶里:「防狼喷雾制作完成。」

「我还有水果刀。」

「我这里有切菜用的菜刀!」

大家把家伙什儿都拿了出来,我们相视一笑,心里更多了些自信。

「我去找李涵筱。」我说。

我飞快地下楼,在垃圾桶旁边看到抱着膝盖的李涵筱。

「筱筱,」我坐到她旁边,「你进来了么?」

李涵筱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前几次循环你明明死在我后面却还是没有记忆,但是这一次,你一定进来了吧,你也记得吧?」

李涵筱点点头,一下子抱住我,我感觉她浑身都在发抖。

「太可怕了,曾伽,太可怕了,我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我一下一下抚着她的后背:「没关系的,筱筱,现在我们四个联起手来,还是有胜算的。即便是……」我的脑海出现一些可怕的画面,「即便是不能四个都活下来,也比都死掉要好。」

「谁死谁活?」

她忽然问我,两只大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我被噎住,「不知道,这不好说。」

「肯定是我会死掉。」她絮絮地说,「她们两个,一直都欺负我。一旦处于危险中,肯定是要第一个推我出去。」

我想说「不会的」,却发现如此苍白无力。

「那你留在外边,外边应该才是最安全的。」

我说完,站起身想往回走。

李涵筱拽住我:「你不留下么?」

我摇摇头,脑海中浮现出自己踩到鲜血的脚。

如果,在第五次循环时我选择了去救冯曼婷和陈梦。

说不定我根本不会摔倒,说不定噩梦般的循环已经结束了。

我不可以再懦弱,不可以再冷漠。

一股熟悉的腥臭味掠过鼻尖,我皱眉,看了看垃圾桶。

「你保重,我回去了。」

17.

我们三个人这次没有待在床上,而是一起躲在宿舍的阳台上。

静静等着恶魔的到来。

凌晨两点,咔嚓!门响了。

接着,是哑铃砸到肉身的沉闷声音。

「X!」男人发出一声怒骂。

我和陈梦、冯曼婷对视一眼,握紧了手里的刀。

我们冲进房间,对着满头是血的男人拼命乱刺。

沉重的呼吸,腥臭的气味,滚烫的鲜血。

月光下,洁白的墙壁上,被泼上炫目的红。

一下,两下,三下……

去他的二重奏、三重奏,这一次,让我们听到你应得的独奏!

搏命的厮杀中,男人的气息越来越微弱。

终于,我们把刀子扎进了他的颈动脉。

伴随我脸上一闪而过的温热,男人轰隆一声,倒在地上。

我们三个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搏命的厮杀之后,我们像是抽去了全部的力气和感觉。

等肾上腺激素退去,才觉得从骨头缝里渗出来的剧痛。

「我们赢了……」

冯曼婷说完,一下子跪在地上。

我才发现,她腹部流着汩汩的鲜血。

我和陈梦也好不到哪里去,均身负重伤。

「叫救护车。」

我艰难地站起来,想去够桌子上的手机。

两厘米,一厘米……就在我的指尖快要碰到手机的瞬间,另一只手拿走了手机。

我抬眸,是李涵筱。

「筱筱,」我松了一口气,艰难笑笑,「帮我们叫救护车,谢谢了。」

她看着我,没有任何动作。

我浑身上下,一下子冷了。

冯曼婷没忍住:「李涵筱,你别傻了吧唧愣着,再不叫救护车,我们就死在这里了!」

「你们本来就该死在这里。」

李涵筱捡起了地上的刀。

18.

我们三个,是案板上的鱼肉,是待宰的羔羊。

李涵筱捡起刀,先走向冯曼婷。

「让你天天让我买饭,我是你的下人么?」

说一句,她捅冯曼婷一刀。

「让你天天把不吃的剩饭给我,我是狗么?」

一下又一下,直到冯曼婷彻底倒在血泊中。

然后,她看向陈梦。

陈梦拼命往后缩:「饶了我,求求你,饶了我……」

「饶了你?」

李涵筱用刀一下一下地刮着陈梦的侧脸:「凭什么?

「凭你总嘲笑我穷么?

「凭你天天奚落我么?

「凭你总是故意把我关在门外么?

「去死吧,贱人!」她骂了一句,一刀扎下去。

鲜血溅到她的脸上,她浑不在意,胡乱摸了一把,走向我。

「我,我没有欺负过你,我也没有嘲笑过你,你放了我吧。」我祈求地看着她。

「没欺负过我,没嘲笑过我,我就要放过你么?」她好笑地说。

「可是我没有做错什么啊!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嘶吼出声。

「冷漠,冷漠就没有错么!」她也嘶吼。

「为什么看我被欺负的时候,明明知道是她们的错,却不阻止一下?

「为什么我被嘲笑的时候,你一言不发?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别说了』呢?

「为什么每一次都要冷漠地看着我遭受一切?!」

我愣着,每一句,都让我哑口无言。

「啊?曾伽,你说话啊,曾伽!」她颓然地跪在我面前,两只手捂着脸,眼泪从指缝中流出。

「哪怕有一次,哪怕你安慰我一次,我都不会觉得自己那么那么那么孤独,那么难过……

「曾伽,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冷漠,就是最大的错误!

「而且,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下去扔垃圾,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遇到他……曾伽,你知道我遭遇了什么吗……」

她靠近我,在我耳边说。

就在她靠近我的瞬间,我又一次闻到了熟悉的腥臭味。

脑海中,一条通路忽然被接通。

我明白了!

19.

我又一次醒来。

冯曼婷正在骂人:「卧槽,怎么又回来了,还没结束么?没头了?!到底怎么样才能结束啊!我要疯了!」

「你还记得上一次循环中发生的事情么?」

「不记得了。」冯曼婷懊恼地摇头,「我们不是要做掉那个杀人魔么,成功了没?」

「陈梦,你呢?」

陈梦:「我也不记得了。」

她们两个的反应再一次证明了我的猜想。

我的死就是循环的开始点。

死在我之前的人,就是死在循环开始之前,会失去循环的记忆。

我自己以及死在我后面的人,会保留着记忆。

所以,李涵筱其实每一次都记得。

甚至,这件事就是她策划的。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她的死是循环的重启点。

她死后,我们四个会进入下一个循环。

我拉开她的抽屉,从里面翻出药片。

果然,她给我的布洛芬,实际上是安眠药。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会在一次循环中睡着。

就是在我睡着的时候,李涵筱把插销、安全栓和堵门的桌子移开,放那个杀人魔进来。

我把推理的一切,全部告诉了冯曼婷和陈梦。

陈梦直接哭了。

冯曼婷气得恨不能撕碎李涵筱:「都是她搞的鬼!气死我了!等她回来,我一定饶不了她!」

「够了!」我大声说。

冯曼婷和陈梦一起看向我。

我深吸一口气,缓和语气,认真地说:「婷婷,梦梦,一切都是因为我们寝室关系不好导致的。她恨你们两个欺负她,恨我不帮她,所以她把钥匙给了杀人魔,用自己作为交换,让他替她向我们复仇。

「但是杀人魔杀红眼失去了控制,最后她自己也被杀掉了。

「在上一个循环里,我们三个已经合力干掉了那个男人,但是我们也受了重伤。李涵筱回来后,趁我们没有还手之力,杀了我们三个。

「我在最后,拼尽全力杀掉了她,循环又一次重启。」

我看着她们两个人,一字一句地说。

「现在,只有一个破局之法。

「就是我们四个联手,一起干掉杀人魔,循环就会停下来。

「没有你们两个的参与,仅凭我和李涵筱,根本打不过一个成年男人。

「如果我和李涵筱死了,我们将永远困在循环里。」

「但是有一个问题,李涵筱到底什么时候,把钥匙给的杀人魔?」冯曼婷忽然问。

「完了!」

陈梦一下子哭出声。

「是曾伽逼她去扔垃圾的时候,她已经去了,来不及了。」

20.

我愣了片刻,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飞快往楼下跑。

深冬的风,灌满我的衣袖。

冯曼婷和陈梦跟在我的身后,脚步杂沓地合在一起。

是另一种三重奏。

快点,再快点。

求求你了。

我在心里拼命祈祷,老天,让我们赶在李涵筱遭遇不测之前找到她吧!

我们找遍寝室周边,终于在一个低矮的围墙边找到了李涵筱。

「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

李涵筱的呜咽声被夜风传过来。

她被一个高大的男人逼在墙角里,衣服已经被撕掉大半。

「筱筱!」

我大声喊了一句。

「救我,曾伽!救我!」

男人缓缓转过身,有些疑惑地看着我。

我看清了,正是那个杀人魔!

但是现在,他手上没有刀。

我飞奔过去,用尽全身的力气撞到那个男人身上。

他高是高,但是很瘦弱,也被我撞了一个踉跄。

在他踉跄的瞬间,陈梦和冯曼婷也赶到了。

我们三个举起手中的刀,狠狠冲那个男人刺过去。

李涵筱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别呆着,筱筱,快帮忙啊!」我嘶吼一声。

李涵筱如梦初醒,从地上捡起石块。

冲着男人的头,狠狠、狠狠地砸下去。

轻的、重的、急的、缓的。

这是他应得的独奏。

谁演奏乐曲,必将会被乐曲演奏。

21.

男人终于不再喘息。

我们四个脱力地瘫在地上。

雪花,落了下来。

我闭上眼睛,身上的剧痛让我动弹不得,但是心里却一片安宁。

我听见风掠过树枝,轻柔得像是一支笛。

「李涵筱,对不起。」冯曼婷忽然说,「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我也向你道歉。」陈梦小声说。

李涵筱看着男人的尸体,缓缓道:「我下楼扔垃圾的时候,被他拖到了这个地方……

「事后我想,都怪你们,全都怪你们!既然我遭遇不幸了,那你们也不要好过。

「我把钥匙给他,告诉他我们宿舍还有三个美女。我一定要报复回来……」

她把头埋进膝盖里,放声大哭:「对不起,谢谢你们,对不起……」

「筱筱。」我唤了她一声,「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不要想了。」

「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修复关系,但是至少在这一刻,我们四个联起了手。」

冯曼婷稍顿,缓缓说:「我以后肯定不会再使唤你做这做那了。」

陈梦说:「我也不会嘲笑你了,还有,如果你手头紧的话,完全可以问我借一点,捡垃圾真的不卫生。」

我伸出手,她们三个疑惑地看着我。

「握握手吧。」

她们迟疑片刻,最终伸出手。

四只手叠在一起。

雪落在上面,感觉也是温暖的。

(全文完)备案号:YXA1B5kxpwfwK3Z5oMCEGEO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