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穿越女的作死史

皇后生辰那日,我遇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她自称是穿越者。

我看着眉飞色舞的跟我说着众生平等的她,忍不住笑了。

作为一个皇帝,居然有人和我说众生平等?

1

我是一个皇帝,登基五年,后宫佳丽没有三千,但三百肯定是有的。

有的是为了争权夺嫡娶的,有的是为了权力制衡娶的。

至于爱情这种东西,那是哄小姑娘的东西。

我都主宰着一个国家的命运了,还要什么爱情?

后宫里的女人什么样的都有,或可爱,或端庄,每一个都长得十分貌美。

但我其实不爱翻牌子。

我每天只睡不到四个时辰,但御书房里没批阅的折子还是快堆不下了。

要不是不想被别人掌控自己的命运,这皇帝鬼才想当。

一点自由都没有不说,就连宠幸个妃子,都要被人记录下来。

由于我一心搞事业,我不近女色的形象可谓是深入人心。

但即便如此,依旧有不少妃子或臣女总是想方设法想引起我的注意。

今日是皇后生辰,按照规矩,朝中重臣家中的女眷们需要入宫朝贺。

我的皇后出身名门,是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

她的父兄在我夺嫡时出力不少,事成后,她的祖父和父亲都很识趣的请辞,并未仗着自己的身份让我难做。

再加上皇后又是个贤内助。

所以她的生辰,我特意放下了批不完的折子,前去给她庆贺。

快到凤阳宫时,我听到前面传来少女银铃般的嗓音: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这半阕词堪称神作。

可我却觉得这女子是在找死。

君王銮驾,所有人都需避让。

可这女子不仅不避让,反而在此地扬声喧哗。

这存的什么心思,连我身边的小太监都能看的明白。

那女子没有将剩下的半阙词念完,便转身看向我,一脸惊喜道:「你就是皇帝吗?长得可真好看。」

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我确实长得很好看,所以那些臣子往我宫里塞人时,都不好意思塞丑的。

怕我看不上。

「大胆,见了陛下,还不跪拜?」我身边的太监总管厉声呵斥道。

坦白说,这女子长得也十分貌美,才华似乎也十分出众。

但我并不欣赏她的美貌和才情,我现在只想让人把她拖出去斩了。

但她运气不错,今日是皇后生辰,我不想见血。

怎料那女子似乎脑子有些异于常人,并未跪拜,脸上也不见惊惧。

她坦然看着我,说:「众生平等,我既不跪天,也不跪地,更不跪人。」

当真是有趣。

身为一个皇帝,居然有人敢在我面前,说众生平等,她不跪我。

我看到周围的侍卫和太监们都一脸惊悚。

他们或许也从未见过如此不要命的女子吧。

我抬眼朝那女子看去,问道:「你是哪家的姑娘?入宫前,家里人没教过你宫里的规矩吗?」

2

这女子身着锦衣华服,想来应该是个贵族小姐。

毕竟,乡野丫头是进不了皇宫内院的。

那女子微抬着下巴,娇声说:「我父亲是户部侍郎,我名叫朱锦绣,你呢?你又叫什么?」

户部侍郎?

我想起来了,昨日批阅的奏折中,就有弹劾他贪污受贿的。

我还未出声,身侧的太监总管就已经看不下去了。

我及时抬手阻止了他。

难得遇见个这么不怕死的,我倒是想看看,这女子究竟能给我多少『惊喜』。

「朱锦绣?好名字。」我露出惯有的假笑,「但朕的名讳,尤其是你一个臣子之女可以询问的?」

莫说是一个臣子之女,即便我那些个争皇位失败的兄弟们,也不敢直呼我的名讳。

我很好奇,这女子究竟有几个头可以砍?

朱锦绣一脸不屑,「名字不过是个代号罢了,他们天天称呼你为皇上、陛下,时间久了,谁还记得你的名字?」

我忍不住笑了,甚至想见一见这位朱夫人。

因为我真的很好奇,这样的女子,她究竟是如何教养出来的?

未等我开口,那朱锦绣便又道:「所谓高处不胜寒,你虽是皇帝,可身边却连一个敢直呼你名字的朋友都没有,你难道就不觉得寂寞吗?」

不,我一点都不觉得寂寞。

我已经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还需要什么朋友?

看着朱锦绣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我突然来了兴致。

我说:「谢长明,朕的名字。」

我倒要看看,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是不是真的敢直呼我的名字。

「谢长明,还真好听。」朱锦绣微微一笑,竟朝我走来。

前方的侍卫顿时齐齐拔刀,「大胆!还不退下!」

朱锦绣停下脚步,说:「谢长明,你是来给皇后贺寿的吧?要不我们一起进去?」

她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同时也又一次刷新了我对她的认知。

今日是皇后生辰,作为皇帝,我若是中途与一个臣女相携而入,那皇后的面子要往哪儿搁?

还是说,这朱锦绣其实是想取而代之?

朱侍郎再怎么愚蠢,也不至于放任自己的女儿这样来找死。

莫非是朱家有了谋反之心?

事关我的皇权,我决定再容忍容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

不过我并未打算和朱锦绣一块儿进去。

我对我的皇后很满意,该有的体面我都会给。

但我还是低估了这朱锦绣找死的心。

在她与朱夫人一同拜见皇后时,朱锦绣竟然也不肯跪。

她站在朱夫人的身侧,直直的看着我,说:「谢长明,你这皇后的生辰过得未免也太寒酸了吧?宫里是不是缺银子了?」

「若是缺的话,不如咱们来做笔生意,你出本钱,我来帮你做生意如何?」

在朱锦绣开口的同时,殿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皇后偏头朝我看来,用眼神在向我传达自己的疑惑。

朱夫人更是一脸惊恐,「逆女,你是疯了不成?竟敢直呼皇上名讳?」

3

此时我也怀疑朱锦绣是不是疯了。

我很好奇,究竟是谁给她的自信,让她觉得我不会杀她。

我给皇后使了个眼神,然后说:「不知朱姑娘有何高见?」

不知道是不是我这句话让朱锦绣有了信心,她高傲地抬起下巴,说:「我接下来要说的话都是机密,不如咱们换个人少的地方说怎么样?」

出于好奇,我允了。

不过朱夫人的脸色不太好,吓得脸都白了。

临走前,我让皇后准备好宵夜等我。

从我还是个皇子的时候起,皇后就一直陪着我,和我的关系也一直都处得不错,我不会让她难做。

我带着朱锦绣回了御书房。

我还没发话,朱锦绣就自作主张坐了下来。

从她口中,我也确实听到了很多新奇的玩意儿。

比如什么火药、玻璃、化妆品。

朱锦绣喋喋不休的说了半天,但我其实没怎么听懂这是些什么东西。

不过作为帝王,听到自己不懂的东西,我只需要板着脸,别人就会以为我懂了。

毕竟没人敢问我听懂了没。

对于朱锦绣说的这些东西,我半信半疑。

于是我决定试探试探她。

「既然这些东西都是朱姑娘想到的,那开铺子的事儿,不如就交给朱姑娘来办吧。」

朱锦绣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谢长明,我可不是白帮你干活儿的,铺子所得的利润,我要五成。」

「五成?」我愣了一下。

长这么大以来,还从来没有人和我讨价还价过。

朱锦绣点点头,说:「不错,五成,你只需要出钱,其他的什么都不用操心,以后等着分钱就行了。」

「好啊。」我倒要看看,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能折腾出个什么东西出来。

「不过口说无凭,朱姑娘又怎么能证明,你说的这些一定能赚到银子呢?」

朱锦绣不慌不忙的说:「这样吧,你让人给我准备几样东西,我先给你露一手,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制冰的。」

我点点头,「可以。」

眼下正是夏日,我倒是想知道,这朱锦绣要如何在夏日制冰?

4

朱锦绣需要的东西都不难找,很快就备齐了。

而且这女人心眼还挺多的,不让人在一旁观看。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这冰竟然真的制成了。

我心中骇然,「没想到朱姑娘小小年纪,竟然还懂得制冰之法?」

朱锦绣自信满满的道:「我懂的还多着呢。」

她指着眼前的那一盆冰,道:「这冰不仅能降温,还能做成一道美味的吃食。」

我当即吩咐人给朱锦绣准备东西,想看看她要做什么吃的。

若真能成,倒是可以让皇后来尝尝鲜。

朱锦绣很快将东西做好,太监按照惯例要试毒。

我看了看那碗被朱锦绣称作冰沙的东西,招来太监,低声道:「找只鸡来试。」

毕竟是以前没见过的东西,万一把我的太监给毒死了怎么办?

朱锦绣见我没碰那冰沙,似乎有些不满:「谢长明,你怎么不吃啊?待会儿融化了口感就不好了。」

「不急。」这种不知道有没有毒的东西,试过毒之前,我是不可能会碰的。

「不如朱姑娘先和朕讲一讲这火药。」我故意转移话题。

提到这个,朱锦绣又继续喋喋不休起来。

直到小太监抱来一只鸡,悄悄给那只鸡喂了点冰沙。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那只鸡死了。

5

朱锦绣似乎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她不敢置信的上前去搅弄着碗里的冰沙,说:「不可能啊,小说里明明都是这么写的……」

我挑了挑眉,用眼神制止了准备上前将朱锦绣拿下的禁军。

「不知朱姑娘所说的小说是指?」

朱锦绣脸色变了变,说:「是我们家乡的一种书,被称作小说。」

啊,对了,离开凤阳宫后,朱锦绣和我说她其实是个穿越者。

原来的朱锦绣估计是已经死了,她不知道怎么就成了朱锦绣。

她还说,在她的家乡,男女平等,男子只能娶一个妻子,所以以后我也只能有她一个。

而她穿越来到这里,是因为她是女主,是来助我一统天下的。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怀疑她是个傻子,还是她在把我当傻子。

一生一世一双人,连我那出身高贵的皇后都不敢提这样的要求。

她朱锦绣不过一个小小的侍郎之女,竟然敢口出狂言。

我不过是和她多说了几句话而已,不知道怎么的,在她眼里,竟然成了我对她一见钟情了?

在她说那些话时,我其实很想带她去见见我后宫里的那些妃子。

各式各样的美人我都有了,怎么可能还会对一个粗鄙的臣女一见钟情?

不过我还想知道她口中那些新鲜的玩意儿是什么,所以我忍住了。

6

或许是因为那只死掉的鸡,我轻而易举的就从朱锦绣口中套到了制冰的法子。

冰是真的制成了,所以我怀疑她是配比或是其他什么地方出了错,所以那只鸡才会死。

拿到配方和步骤之后,我第一时间让人去研究这制冰的法子。

要是做出了无毒的冰块,那往后的夏日,就连普通百姓,也能用得起冰了。

而我必将名垂青史。

至于朱锦绣说的火药,她虽说了需要些什么原材料,但至于要如何制作,却含糊其辞。

我猜她其实也不知道要怎么做。

不过她确实懂不少新奇的玩意儿。

于是在皇后生辰过后,我便派人将朱锦绣接来宫中,并安排她住进了我的寝宫。

一人一个房间那种。

我连后宫三百都睡不过来,还不至于去宠幸一个自己讨厌的女子。

不过朱锦绣不知为何反而格外高兴,说我尊重她。

我还专门召集了好几位能工巧匠,专门去做朱锦绣提到的那些新奇玩意儿。

但不知道怎么的,宫里宫外就开始有传言说我独宠朱锦绣,不仅让她住进了我的寝宫,与我同吃同住,甚至还有传言说,我想废后。

7

我怀疑这些人是话本看多了。

皇后岂是我想废就废的?

且不说皇后的母家劳苦功高,皇后本人也没做错什么。

这么多年来,一直为我操持家事,把我的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让我不必为了平衡妃子们的矛盾而浪费时间。

我怕皇后误会,于是下了朝之后,便直奔凤阳宫,打算和皇后解释解释。

但皇后似乎已经知道我是为何而来。

她让宫女先带小太子出去玩耍。

待屋内没有其他人后,皇后才轻声道:「皇上可是为了近日的传言而来?」

「嗯。」看来这传言知道的人确实不少,「朕让人查过了,外面的流言是朱家的人派人去传的。」

「皇上。」皇后打着扇子,「这两日臣妾也派人审问了一些宫人,发现朱姑娘入宫后,朱家竟然往宫里安插了眼线。」

皇后面露迟疑,道:「只是臣妾摸不准您对朱家那边是何种态度,故而未敢声张,只是派人将朱家安插进来的眼线盯着了。」

「你做得很好。」皇后从来都没让我操心过。

「那朱锦绣朕留着还有用处,宫里头那些流言,你处置了便是。」

虽然要留着朱锦绣,但我并不想让我的皇后因此受委屈。

我在皇后的宫里还没坐多久,便有太监来报:

「皇上,朱姑娘作了几首诗,说想请皇上前去品鉴。」

8

这阵子朱锦绣指挥那些工匠折腾出不少新奇的玩意儿。

只是那点子虽然是朱锦绣想的,可真正研究出来的,却是我派给她的那些能工巧匠。

近距离观察了几日,我便发现,这朱锦绣知道的东西虽然多,但却是胸无点墨。

她提的那些东西,她本人都只是一知半解。

说她会作诗,我却是不信的。

我看八成是从她口中的那个世界抄来的。

作为从夺嫡中唯一胜出的人,我自然看得出来,朱锦绣派人来请我,是想和皇后争宠。

但眼下我还没完全将她说的那些东西全部挖出来,所以我不介意陪她演下去。

我回来时,朱锦绣正站在院中吟诗。

我派去伺候她的小太监则坐在石凳上替她将刚才念的那首诗写了下来。

「谢长明,你可算回来了。」朱锦绣瞪着眼睛看我。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但我看着感觉怪难受的。

于是我索性把视线移到石桌上那些宣纸上,问道:「不是说作了几首诗要让朕品鉴吗?拿来吧。」

朱锦绣欢天喜地地将桌上放着的宣纸拿起来,「你看,这些都是我作的,但我不想写字,便让人代劳了。」

我接过朱锦绣递来的宣纸,但上面的内容却让我大为震撼。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每一首诗词,都堪称绝句。

可这绝非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能写出来的。

9

虽然我以前从未见过,但我敢肯定,这些诗肯定都是朱锦绣抄的。

我心里虽然唾弃朱锦绣这种文抄公的行为,但却佯装欣喜,「没想到朱姑娘竟然还是个才女。」

我的夸赞似乎让朱锦绣尤为满足,「这算什么,我会的还多着呢。」

「哦?」我示意太监将那些诗词都收起来。

朱锦绣笑容灿烂,「我可不像你后宫里的那些女人,只知道三从四德玩宫斗。」

她对着我眨了眨眼,继续说道:「谢长明,我是可以和你并肩的女子,有了我的助力,你一定能成为当今天下,最了不起的皇帝。」

我听明白了,她想让我封她为妃。

但这是不可能的。

我的后宫里,可不需要这种害群之马。

「你在朕心里,与她们是不一样的,朕觉得,若是封你为妃,便是对你的侮辱。」

毕竟就连宫里最愚笨的赵美人都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朱锦绣对我的话深信不疑。

只是她故作娇羞的模样在我看来很是做作。

我正琢磨着等工匠们把火药做出来,就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给砍了时,朱锦绣却突然上前扯了扯我的衣袖。

我克制住马上就让人把她拉出去斩了的冲动,问道:「朱姑娘,可是有事?」

朱锦绣仰着头看我,「谢长明,将来你一统天下时,不如将你宫女里那些可怜的女人都放了吧。」

宫里那些可怜的女人?

我不禁扪心自问,我宫里有哪个女人是可怜的?

我天天操心这个那个,除了过年那几日,我连个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每日睁眼就是一大堆折子要批阅、无数人再等着问我要饭吃。

而我后宫里那些妃子,每日操心的却是今日穿哪套衣服好,明日要给自己找点什么新奇的乐子。

除了每日去给皇后请安外,其余时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她们可怜?

这世上难道还有比她们更幸福的人吗?

见我不说话,朱锦绣又道:「她们日日被拘在深宫之中,但却得不到你的宠爱,倒不如放她们出去,各自婚嫁,你觉得呢?」

我觉得朱锦绣疯了。

「没想到朱姑娘竟如此善良,竟会为了那些与你不相干的女子操心。」

这个蠢货,简直天真到令人无话可说。

且不说皇帝的女人谁敢娶。

若是她们真的另嫁他人,便要想方设法与人争宠,好留下个一儿半女。

全天下,除了宫中的妃嫔,其余女子,没有子嗣的,晚年的日子可都不怎么好过。

相反的,在宫中,一个女人若是没有子嗣,便没有威胁。

只要她自己不作死,晚年亦会有人奉养。

我是真不知该说这朱锦绣愚蠢还是歹毒了。

不过我也明白了朱锦绣的意思。

她想让我像她说的话本里的男主一样,为了她遣散后宫,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看着朱锦绣那张只能说是清秀的脸蛋,心中不禁感叹。

她可真敢想啊。

10

皇后处置了一批散步流言的宫人,但宫外关于我独宠朱锦绣一人的流言却愈演愈烈。

更有甚者,说皇后善妒,而一些臣子与朱侍郎的来往也逐渐频繁。

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我准备让朱锦绣的脑袋暂时再留几日。

正好趁这个机会,把朝中的一些害群之马给清理清理。

朱侍郎贪的那些银子,也还没找到藏在哪里。

就是皇后比较委屈。

「来人,去请皇后。」不知道女人都喜欢什么,干脆让皇后过来,自己去我的私库里挑点她喜欢的东西。

在等皇后的时候,研究火药的工匠前来禀报。

朱锦绣所说的火药做出来了,请我前去围观试验。

我心头一喜。

试验要是成功,那我就可以砍朱锦绣的脑袋了!

可算是等到这一日了。

11

试验的地方就选在了冷宫内。

因为冷宫里没住人,位置还比较偏远。

即便是这火药的动静真如朱锦绣说的那么大,也不至于惊动宫里的人。

「皇上,为了您的安危着想,您还是站远些吧,这点火的事情,就交给臣来做吧。」

「不急,我先看看那火药长什么样。」

我走上前,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这被朱锦绣念叨了无数次的火药。

东西就那么一点,看着平平无奇。

不过这威力究竟如何,还得试了才知道。

我往后退了约有五丈远,「点火吧。」

随着我一声令下,侍卫便上前点燃了引线,并快速退开。

我们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那火药上。

随着引线燃尽,砰的一声巨响,我感觉我的耳朵里嗡嗡的,脚下的青石板像是都在颤动。

「这……」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方才放置火药的位置。

一阵烟雾过后,青石板竟然被炸开,地上也留下了一个大坑。

那朱锦绣竟然没说谎,这火药的威力果然很大。

我心中大喜,如此利器若能运用到行军打仗上,那……

「皇上,这火药的威力我们都见到了,此物的配方,可万万不能流传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微微颔首,道:「来人,传兵部尚书入宫觐见。」

「是。」

我低头看着脚下的这个坑,又看了看一旁的几个工匠。

他们看着都无比激动。

我轻咳一声,道:「日后你们几人便去兵部做事吧。」

这火药虽然是朱锦绣提起的,但真正做出来,当属这几个工匠的功劳最大。

朱锦绣给的配方我也看过,并不全。

她甚至连配比都说不上来。

火药之所以能做出来,全靠这几个工匠日复一日的不断研究试验。

12

在兵部尚书入宫前,我先回了御书房。

皇后那边受的委屈,我还没补偿。

但我才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御书房内传来了朱锦绣说话的声音。

朱锦绣说:「皇后,你虽长了张倾国倾城的脸,又出身高贵,但其实你真的挺可怜的。」

皇后并未说话。

朱锦绣继续说道:「谢长明娶你,不过是因为你的出身罢了,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你。」

「不仅是你,宫里这些女人他都不喜欢,他已经答应了我,待他一统天下后,会将宫里的妃嫔全都放出去,允许她们另嫁。」

在听到朱锦绣这话的时候,我竟然忍不住反思了一下。

我到底是说错了什么,才让她产生了这种错觉?

还是说,这个女人其实有臆想症?

皇后依旧不语。

「不过能当这么久的皇后,你这一生也算值了。」朱锦绣似乎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只是可惜我才是女主,你们这种配角,不过是我跟谢长明之间的垫脚石罢了。」

「其实我有时候还挺同情你们这些女人的,明明都出身高贵,却得不到自己的夫婿的真爱。」

朱锦绣的语气中充满了对皇后的不屑,隐隐有带着些许怎么都藏不住的骄傲。

「皇后,我如果是你的话,我会找谢长明要一封修书,自请离宫,而不是等着将来谢长明写废后的圣旨。」

「放肆。」我一脚踹开御书房的房门。

屋内的皇后和朱锦绣都同时朝我看了过来。

火药已经做成,此时我的忍耐也终于到了极限。

「朱锦绣,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对着朕的皇后口出狂言的?」

13

我没给朱锦绣开口的机会,便让人将她堵了嘴,关进了天牢。

再听这个女人说一个字,我都觉得之前的苦白受了。

「皇上,朱家那边……」皇后欲言又止。

「皇后莫要担心,朕心中有数。」我拍了拍皇后的手背。

「朱家安插进宫里那些人,都处置了吧。」

「是。」皇后福了福身,就要离去。

「对了。」我叫住皇后,「去朕的私库里挑几件东西再走吧。」

「多谢皇上。」皇后脸上的笑容明显真诚不少。

果然女人都喜欢这些东西。

……

五日后,我派出去的人终于找到了朱侍郎藏起来的那些银两。

这人做官不行,藏东西倒是有一手。

他贪污的那些银两,一个子儿都没带回朱府。

朱侍郎以朱夫人娘家兄弟的名义在城外置办了一处宅子。

他所贪污的那些银子,全部用油纸包起来,装进了特制的木箱内。

然后再将这些装有银子的木箱砌进墙内。

整个宅子的墙壁里,竟然都藏有银子。

除此之外,这宅子里还有一间建在地下的密室。

在那密室里,摆满了一箱箱的金银珠宝和古玩玉器。

这朱侍郎贪污的数额之大,竟是快要赶上国库半年的进项了。

14

在朱锦绣被关押期间,许是为了从天牢里出来,她又同我说了不少新奇古怪的东西。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我以前不曾听过的新奇事儿。

为了能重见天日,她没有丝毫保留。

我命人将她所说的东西一一记录下来,然后便让人送她去和朱夫人关在了一起。

火药已经得到了验证,其他的东西,相信工匠们根据这上面记录的东西,也是可以研究出来的。

至于朱锦绣,朱家人脑袋马上都要保不住了,总得让他们知道朱锦绣在宫里都干了些什么。

我还让人告知了朱夫人,现在的朱锦绣,并非真正的朱锦绣。

那个真正的朱家小姐,早已香消玉殒。

现在站在她眼前的,不过是占了朱小姐身子的孤魂野鬼罢了。

15

朱夫人和朱锦绣在死牢里都发生了些什么,我没兴趣知道。

不过听宫里那些女人私下里议论说,朱家人斩首那日,朱夫人和朱锦绣的脸都比彼此抓烂了。

但若说惨,那还是朱锦绣更惨一些。

朱夫人的年纪不大,加上知晓女儿的身子被人占了,便觉得是朱锦绣害死了她的女儿,并给朱家招来了灾祸。

所以在和朱锦绣动手的时候,朱夫人是存了想把她弄死在死牢里的决心的。

朱锦绣被人从死牢里拖出来的时候,已经离快断气不远了。

听侍卫说,在死牢等砍头的那几日,朱夫人半个馒头都没让朱锦绣吃到。

只是在她虚弱的时候,会给她喝口水。

免得她死在牢里,躲过了砍头。

这女人一旦狠毒起来,还真没男人什么事儿。

16

秋日的时候,倭国来犯。

我封皇后的胞弟为平倭大将军,带着一车车的炸药包,前去扬我国威。

皇后虽然担心弟弟的安危,但却并未提出反对。

……

一月后,我那小舅子便传来了捷报。

倭国的士兵全军覆没,而我军却连一个人都没损失。

这火药的威力果真巨大。

兵部那边听后,又拉着工匠们开始研究火药的新用途。

此等利器,若能研发出新的武器,那日后就只有我们打别人的份了。

小舅子还给我写了封密信。

他在信中说,倭国人野心勃勃,此番虽全军覆没,但假以时日,必定会卷土重来。

简单来说,就是这火药给了他信心,他想一路打到倭国去。

但是船不够。

这小子想让我命人造船,好让他去打倭国。

这封信送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他写给皇后报平安的家书,便请了皇后过来一同阅览。

但也正是因为我这无心之举,害得小舅子回来后,挨了皇后一顿毒打。

不过小舅子说的那些话,倒是说中了我的心思。

这倭国确实得打,船也必须得造起来。

不过小舅子这顿打嘛,挨得不亏。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随便写在信中,而不是等回京之后,私下与我面谈呢?

皇后与我真不愧是多年的夫妻。

我还没开口说要教训小舅子呢,她就先帮我把人给教训了。

就是后来损失了一株百年人参,有点肉疼。

17

但小舅子的雄心壮志却没完成。

船是造好了,但可惜的是,小舅子一登船,便吐得天昏地暗。

俗称晕船。

这毛病就连御医都没法儿解决。

而我们与倭国之间距离遥远,必须得坐船才能到达对方的领土。

再尝试了无数次之后,小舅子终于忍痛放弃了要出征倭国的念头。

在小舅子不知道的情况下,他悄然避免了一场来自于皇后的毒打。

那日我将那株上百年的人参赐给小舅子后,皇后暗中命人准备了一根加长的马鞭子。

据说是给小舅子准备的。

若他敢做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事情,皇后就要将他打得连娘都不认识。

至于皇后口中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事情指的是什么,想必就只有皇后知道了。

和我这个皇上有什么关系呢?

信是小舅子亲笔写的,想出征倭国的人也是小舅子。

再说了,皇后是他的亲姐姐。

姐姐打弟弟,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以皇后的性子,等小舅子娶妻之后,估计就不会再打他了吧。

说起来小舅子似乎也到婚龄了,我要不要给他指个婚什么的呢?

18

「番外-皇后篇」

我出身名门,又是家中嫡女,说是从小就按照公主的规格来培养都不为过。

十七岁那年,皇上下了道圣旨,将我指给了六皇子为妃。

皇上亲自指婚,这事儿我们家不能拒绝。

好在听父兄说,六皇子的品性不错,最主要的是他长得很好看。

我喜欢长得好看的人。

十八岁,我成了六皇子妃。

六皇子是个很聪明的男子,我与他也相处的很愉快。

二十岁,六皇子被正式册封为太子,而我也成了太子妃。

太子的后院里添了几个貌美的女子,但太子对于女色一事并不沉迷,大家平日里相处的也还算愉快。

大家都是名门闺秀,即便不是聪明人,身边也会有聪明人在一旁指点,还不至于为了个男人闹出让家族蒙羞之事。

后来我陪着太子一步步登上皇位,我也理所当然的被册封为皇后。

幸运的是皇上并未因为当上了皇帝就有所改变。

皇上醉心政事,宫里的妃嫔们虽然偶尔有点小摩擦,但都没闹过大矛盾。

甚至偶尔还能约着一块儿打打马吊。

直到我生辰那日,宫里突然来了个不守规矩的姑娘。

听说她是朱侍郎家的千金,前些日子病了一场,醒来后就性格大变。

那个姑娘当众直呼皇上的名讳,但皇上却并未将她处死,反而是把人接进了宫里。

听父兄说,与朱锦绣一块儿进宫的,还有一批工匠。

我与皇上相处多年,自然明白皇上将她留在身边,必然有什么目的。

所以哪怕宫里开始传出皇上专宠朱锦绣一人,甚至生了想要废后的心思的流言时,我都丝毫不慌。

废后不是皇上想废就废的。

再说了,我还有疼爱我的父兄。

若是真被废了,大不了给皇上塞点银子,假死出宫去过我的逍遥日子。

但在见到皇上后,我便知道,他从未有过要废后的心思。

……

那日皇上传召我,但我到了御书房后,见到的却是朱锦绣。

许是在宫里的日子过得太舒坦了,她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挑衅我、羞辱我。

对于她说那些话,我左耳进,右耳出。

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我没什么好在意的。

皇上已经派人去查朱家,朱锦绣嚣张不了多久了。

但我没想到朱锦绣那些话竟然被皇上给听了去,他直接命人将朱锦绣关进了天牢。

朱家人被诛了三族。

昔日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朱锦绣自然也在其中。

后来倭国来犯,皇上封我的弟弟为平倭大将军。

弟弟也争气,带着皇上给的秘密装备,直接将倭国派来的军队杀了个全军覆没。

皇上派人去请我过来阅览弟弟的家书时,我心中是非常欢喜的。

毕竟是我的亲弟弟,战场上刀剑无眼。

作为皇后,我不能阻止他去出征。

但作为姐姐,我也着实担心他的安危。

只是这混账在信里写的都是什么?

把人杀了个全军覆没了还不算,他竟然还想让皇上命人造船,要主动杀到人家的地盘上去。

弟弟虽然长大了,可这该打的还是得打。

可惜我的身份不能打皇上,不然我其实挺想连他一块儿打的。

但打在弟身,痛在我心。

不过皇上赐了弟弟一株上百年的人参,心里的那点痛,似乎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19

「番外-朱锦绣篇」

上辈子,我出身在一个穷苦又落后的小山村。

读完初中后,便跟着村里人一块儿南下打工。

在这里,我一天得上十二个小时的班。

周日晚上好一些,只上白天的八个小时。

一个月休息两天。

在出来打工前,我没想到打工会这么辛苦。

要是早点知道的话,我一定好好儿学习。

而不是别人背书刷题,我看逃课小说。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渐渐麻木。

唯一不变的,那就是我对小说的沉迷。

看着那些穿越小说中的女主一个个带着现代的见识穿越到古代,要么当了王妃,要么当了皇后,我心里都十分羡慕。

我疯狂的沉迷穿越小说,觉得哪怕不能像女主一样穿越,能代入成女主也是好的。

起码精神上得到了满足。

在我以为日子也就这样了的时候,没想到却出现了一场意外。

我像之前看的那些小说中的女主一样穿越了!

就是身份低了点,只是个侍郎之女。

在知道自己真的穿越到古代之后,我一点都不慌。

虽然古代没有手机电脑和网络,也没有便利的交通和自由。

但我是个官家小姐,身边奴仆成群,再也不用打工看人脸色了。

最重要的是,我是女主!

而且我还拥有了前世梦寐以求的美貌和身材。

我经常带着丫鬟出去闲逛,明里暗里打听皇上和那些王爷的事迹。

但可惜的是,那些王爷全部都在自己的封地,没在京城。

所以男主必然就只剩皇上了。

美中不足的是他已经有了无数妃嫔。

不过没关系,那些女人都是认识我之前才有的。

等男主爱上我之后,一定会为了我遣散后宫的。

……

那日皇后生辰,我终于等来了和男主相见的机会。

原来小说里真的没有骗人,男主真的长得很帅,比我以前在网上见过的那些男明星还要帅。

和男主的偶遇是我特意设计好的。

我学着穿越前辈们的方式开口就让男主对我来了兴趣。

一个皇帝,见惯了循规蹈矩的高门贵女,对于一个敢于用平等身份和他对话的人,他一定会有兴趣。

而好奇正是爱情的开始。

虽然初见男主时,我在展露自己制冰的技艺时出现了差错。

我明明是按照书里的方法来的,冰也确实做成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把鸡给毒死了。

好在男主并未在意。

而男主的态度也说明了我真的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

否则的话,在鸡死的时候,男主就已经让人把我给嘎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拼命回忆着以前在书里看过的那些女主们发家致富的方法。

什么白糖、香皂化妆品,能想到的,我都一点一点的慢慢透露给了男主。

果不其然,男主对我越来越看重,甚至让我搬去和他同住。

在男主眼里,我跟他后宫里那些女人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和男主虽然住在一起,但是他对我却很尊重,连我的手都没有碰一下。

他还答应了我,待他一统天下后,会为我遣散后宫。

……

我那便宜的侍郎父亲为了试探男主对我的态度。

派人在宫里宫外都散布了流言,说皇上钟情于我,日日与我同吃同住。

说皇后失宠,皇上已经有了想要废后的心思……

这些流言男主和皇后都有听说,但是却并没有深究。

这说明他是真的已经爱上我了,废后是迟早的事。

那日工匠们把火药研究出来后,我就知道是时候了。

正巧男主去看火药,御书房里只有皇后一个。

对于这个可怜的女人,我是想给她留些体面的。

毕竟她和男主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

虽然没得到男主的真爱,但她给男主生了孩子,在男主心里,估计和别人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但可惜的是,她竟然不领情。

我说了半天,她竟然连口都不愿意开一下。

当男主一边说着放肆,一边踹门而入时,我以为他骂的是皇后。

但没想到,男主骂的是我。

然后我便被关进了天牢。

什么叫做一瞬间从天堂跌入地狱,我算是有了深刻的体会。

在被关押的那段日子,我仍心存侥幸,努力展示着自己的才能。

我以为我越有用,男主就会越发对我刮目相看。

可我没想到的是,我等来的不是男主把我接回宫的圣旨,而是男主身边的侍卫。

我被扔进了关押朱夫人的死牢。

在等待砍头的那几日里,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男主居然那么狠,把我不是朱锦绣的事情告诉了朱夫人。

朱夫人想弄死我,好给她的女儿报仇。

我后悔了。

如果不是那日设计了与男主的相见,我不会落得这么个下场。

可一切都已经晚了。

直到被押送到刑场上的时候,我才真正相信,原来小说里写的那些都是假的。

穿越女不可能因为与众不同就可以让男主一见倾心。

不守规矩在男主眼里也不是真的可爱和特别,而是在作死。

在我无数次当众直呼谢长明的名讳的时候,他心里估计都是巴不得让人马上把我拖出去砍了吧?

刽子手的长刀砍下来的那一刻,我心里又一次后悔了。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次,我一定好好而读书,再也不逃课了。

(全文完)备案号:YXX1DM9yD0C0D1wX6liZaZm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