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我被哥哥们团宠了

开学第一天,室友看到了我的手机屏保。

屏保上,我站在最中央,笑得十分开心。华国首富、娱乐圈顶流和一名军人分别站在我的两侧。

「赵芝芝,你也太虚荣了吧,竟然还 P 图。」

P 什么图?

我眨眨眼睛,他们三个是我亲哥啊。

01.

听说知大的设施比较陈旧,我大哥斥巨资给学校全部安装了空调。

顺便还捐赠了一个大型泳池,说是为了方便我拓展课余项目的。

我二哥也不甘落后,将自己的限量版专辑全部签上名,递给我,让我作为送给室友的礼物。

看着手里的三张专辑,我陷入沉思。

「你那什么眼神?」我二哥不满意了,仰着下巴傲娇地说,「老妹啊,你哥我为了你,打破了从不签专辑的规矩,你还不好好谢谢我!」

「行,谢谢二哥。」

我敷衍了一句。

至于我三哥,他还在军区执行任务,没回来呢。

临走之前,大哥又塞给我一张卡,「拿着。」

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走了,没多久我爸也跟着去了,是我这三个哥哥给我拉扯大的,这么多年,他们宠我宠得都没边儿了。

那张卡是大行的至尊黑卡,里面最少也得有个两千万。

可能是觉得我从小缺少父爱母爱,我哥哥们想方设法从别的方向补偿我,生怕我受一点儿委屈。

想到这里,我也没再拒绝,拿着他们给我的东西,司机开着迈巴赫带我去了学校。

学校翻新了,是我大哥捐的钱,他是现在的华国首富。

「太幸运了吧,咱们可真是赶上了!」

「就是,听上一届的学姐说,她们四年可都没吹过空调呢!」

刚推开寝室门,我就看到三个室友兴致勃勃地坐在凳子上讨论着新空调的事儿。

毕竟是我哥捐的,我也有一点参与感。

自我介绍了一番,我从包里拿出了我二哥给我的专辑,递给她们。

「这是给你们的见面礼。」我友好地说道。

三个室友短暂的沉默了一下。

其中一个室友神色复杂,看着我,一会儿才犹豫着说了句:「谢谢……」

谁知道身边的室友张子玉嫌弃地看着手里的专辑。

用鄙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谢什么谢,有的人真是虚荣,拿假货过来送室友!」

我懵了。

假货?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专辑,上面是我看着我二哥亲手签上的名字啊,怎么可能是假的?

「拿假货也不打听明白,晏神什么时候有过签名专辑了,真是搞笑!」张子玉嗤笑一声。

「晏恒因为专辑被倒卖的事情,早就在微博公开承认过,不会出任何一张签名专辑的!」

好像是有这么个事儿。

我解释:「晏恒是我哥,这真的是他的签名。」

02.

话已出口,众人沉默。

过了一会儿,张子玉没忍住,嗤笑出声。

「哈哈,赵芝芝,你在搞笑吗?」

「你该不会以为自己 P 个图,他们就真的是你哥了吧?」

张子玉的眼神瞥向了我的手机,我低头一看,发现屏幕不知道什么时候亮了。

屏保上,我站在最中央,笑得十分开心。华国首富、娱乐圈顶流和一名军人分别站在我的两侧。

嗯,这三个都是我哥,亲哥。

这是我三天前拍的,刚好赶上我三哥执行任务结束,回来休息。

谁知道刚拍完,他就跑了,说是新的任务下来了。

我大哥堂堂首富都没他忙……

「芝芝,这么虚荣不好……」另一个室友劝我。

张子玉打断室友的话:「你跟这种人浪费口水干什么,像她这样的,估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呢!」

说着,她撇了撇嘴,嫌弃地看着手里的专辑。

「这种破烂也好意思拿来送人,晦气死了!」

说完,张子玉看向我身后,伸手一抛,直接将专辑扔进了垃圾桶,「垃圾,就应该待在垃圾桶里!」

「你干什么!」

我顿时怒了,连忙从垃圾桶里将专辑捡了出来,擦了擦上面的尘土。

专辑的一角磕到了,显然已经破损。

虽然我二哥平时没事儿就欺负我一下,但是他也是真的宠我,他为了我都愿意打破原则,签这个专辑。

现在却被别人当做垃圾,随手丢弃。

我真的很生气。

这是二哥的心意,却被人这样践踏!

张子玉鄙夷地瞟了我一眼,「切,一个假货而已,扔了就扔了,你还想讹我不成?」

其余两个室友神色复杂地看着我。

显然并没有想帮我说话的意思,将我递给他们的专辑放在了桌子上。

看来我在她们心里,已经是一个虚荣心爆棚的女生了。

我没说话,默默地将专辑全部收起来,放进了包里。

她们不要拉倒,纯当我二哥送我的,我自己留着好了。

我躺在床上,安静地耍起了手机。

其他三个室友坐在一起,兴致勃勃地开始讨论着晏恒的新剧,时不时地爆发出一阵尖叫。

叮的一声。

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我点开微信一看,是我二哥发的消息。

「怎么样啊老妹,开学第一天开心吗?」

「室友好相处吗,她们肯定很喜欢你哥我的专辑吧,怎么样,有没有追着你要合影啊?」

看到二哥的消息,我又想到了被扔进垃圾桶的专辑,顿时感觉鼻子一酸。

「那必须的,我哥这么出名,她们当然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喜欢确实是喜欢的,只可惜,喜欢的并不是专辑。

「那就行!」

「有不开心的就告诉我,如果被欺负了就跟哥说,哥永远做你的后盾!」

我转头对着墙,心里忍不住有些委屈。

「你大哥想你想得一下午没说话了,记得给你大哥发个消息。」

我二哥是一个十分欢脱的人,但是我大哥就截然相反了,冷冷的,话也不怎么说,有点小说里霸道总裁那味儿了。

想到这里,我给大哥报了个平安,顺便感谢了一下他为我们安装的空调,凉快得很。

过了一会儿,我大哥回复:「好。」

这时,二哥的消息又来了:「你刚才跟大哥说话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没看到他拿着手机笑的那个样子,啧啧。」

enmmm。

看着我大哥发给我的那一个好字,我有些忍俊不禁。

03.

天气十分的炎热,顶着大太阳从图书馆出来的那一刻。

几乎是一瞬间我就想到了游泳池。

嗯,看来我大哥果然有先见之明。

半个小时后,我带着司机送来的泳具,来到了泳池。

不愧是我大哥的手笔,泳池又大又豪华,比市中心的游泳馆还好,空气中也没有很明显地刺鼻的消毒水味。

这大热天能游泳简直是最幸福的事儿了。

我换好了泳衣,刚准备下水,身边就传来了一个刺耳的男声。

「哎哎哎,你干什么呢!」

一回头,我发现是学生会的人,开学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次。

学生会的这个男生,似乎是一个什么副会长,叫梁云,看到我要下水,一把就将我拦住了,「谁让你下水的!」

我有些懵:「怎么了?」

「这泳池难道你以为是给你用的吗!」梁云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但是眼神却一直往我的胸前瞄,「现在这个泳池是学生会专用的,你想游泳,必须得到学生会的批准才行!」

我脑袋里浮现出三个大大的问号。

特么,捐给学校的泳池,什么时候变成学生会专用了?

这可是我大哥,我亲大哥捐的泳池,我还不能下水了?

「我看你长得倒是挺好的,身材也不错……」

梁云恶心的目光徘徊在我的身上,上下扫视着,嘴角勾起了一抹淫荡的笑,「要不跟着我,泳池还不是随便用吗?」

我震惊了。

他怎么可以把潜规则和厚颜无耻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的?

「你还要不要脸?」我看着他肆无忌惮的目光,忍无可忍,「这泳池是给你捐的?」

「你说不让下就不让下?凭什么,凭你脸大吗?」

我毫不留情的话把他怼得一愣,神色顿时无比难看,「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还没等我开口,他的身后忽然走过来一个穿着浴袍的男生,抬脚,一下子就将梁云踹进了水里。

扑通一声巨响,梁云落水了。

「傻逼。」

男生不耐烦地嘟囔了一句。

我忍不住想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屌,太屌了。

帅爆了这一脚。

「草,谁……」

梁云挣扎着从泳池浮了上来,瞪着眼睛就要骂街,然而下一秒,他似乎看清了站在泳池边上的男生,剩下的话顿时咽了下去。

「南哥,咳……你怎么在这儿。」

南哥?

我眼神再次看向了那个男生,看着他清冷好看的侧脸,顿时想起了起来。

这不是校园网上很出名的那个男生,江南?

听说他当年是全省状元考进的知大,每年的竞赛都有他,金牌加起来都能绕操场一圈儿了。

妥妥的知大校草,我刚进学校一天,就已经听说过他了。

「滚远点,别再让我看见你用这一套威胁女生。」江南神色有些冰冷,看着梁云的眼神中带着厌恶。

03.

梁云低着头,从泳池中爬起来,用近乎威胁似的目光看了我一眼。

灰溜溜地离开了。

我看着眼前的江南,他脱下了浴袍,露出了修长的身材,脊背挺拔得像一棵小白杨。

往下看……

还有八块腹肌,再往下看……

不能再看了,下面的是付费内容,不过审。

「还没看够?」

江南忽然出声,一双深邃的好像大海的眸子看着我,嘴角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

我的脸腾地一下爆红。

从泳池边儿上站起来,刚想狡辩一下,却没想到泳池边上都是刚才梁云溅出来的水,一个踉跄,整个人仰面向身后的泳池倒下去。

「小心!」

江南吓了一跳,伸出手想过来拉我。

他应该是想拉我的手,没拉住。

但是我拉住了,我拉住了他的泳裤。

那一瞬间,只听撕拉一声,我还没看清,整个人就已经跌进了水里。

与此同时,一起摔进来的还有被我扯坏泳裤的江南……

我拼命地浮上来,只为了快一点睁开眼。

哇。

白花花一片……

这真的是另外的价钱了。

「艹!」

江南从水里浮起来,看到我盯着他目不转睛,瞬间脸红,一把钳住我的下巴,强行将我的脸扭到另一边。

我抿了抿嘴,听到江南咬牙切齿的声音,「还没看够?!」

「看够了,看够了。」

真不是我,真不怪我,都怪我大哥捐的这豪华泳池的水实在太清澈了。

一览无余啊……

「把我浴袍拿来,然后背过身去!」江南的声音带着咬牙切齿和一丝丝害羞。

我把浴袍递给他,背着身,听到身后传来出水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身后没声音了。

我下意识回头,入眼,就是一张黑的五彩斑斓的俊脸。

往下一看,手里攥着那条被我扯坏的泳裤,嗯,浴袍已经穿上了。

衣服穿得还挺快……

「你那是什么眼神?!」

江南咬着牙,面色不善地盯着我,半天才吐出三个字,「女、流、氓!」

这,这是可以说的吗?

我连忙狡辩:「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还好现在泳池没人,不然我还解释不清了。

江南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紧紧地裹着自己的浴袍走向了换衣间。

「真是的,裹那么紧。」

我嘟囔了一句,「都是正人君子,防谁呢这是。」

下一秒,江南脚步一个踉跄,差点跌进蓄水池。

现在的年轻人……心理素质不太行。

等我喜滋滋地游完泳,再准备回寝室,发现天已经黑了。

刚到宿舍没多久,外面就传来喊声。

「把门都打开,学生会查寝!」

「开门,开门!」

走廊上一阵砸门声,时不时传来两句抱怨。

我看了一眼寝室,没什么违规电器,张子玉也把自己的卷发棒收了起来。

下一刻,咚咚两声巨响。

「开门!」

05.

门被大力地砸了几声,我赶紧走过去把门打开。

外面站着三个女生。

胳膊上系着红色的学生会带子,领头的女生上下扫视了一眼,神色之中带着些许不屑。

「让开!」

女生不耐烦地催促我一句,我侧身让开路,看着三个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真是什么事儿都不懂!」

领头的女生胸前挂着名牌,上面写着:学生会副会长,夏安安。

一个学生会怎么这么多副会长……

「垃圾桶里有垃圾,扣分!」

夏安安走在前面视察,身后的两个女生听到这话,立马在小本本上记住。

「床上不能坐人,扣分!」

又记一笔。

「物品没有摆放整齐,扣分!」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摆着的化妆品,沉默了一下。

「地上怎么还有土?扣分!」

「谁允许你们装帘子的,扣分!!」

这规矩真的是人定的吗?

第一次住宿舍,我真的是一脸懵逼,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床上不能坐人。

那我怎么办,我坐垃圾桶?

「第一次见到你们这么不守规矩的。」夏安安神色之中带着不屑,瞥了我们一眼,「下回我劝你们还是注意点儿,什么事都不懂。」

「尤其是你,赵芝芝!」

夏安安神色鄙夷地看着我,「别以为自己勾搭上学生会的人就可以肆无忌惮,我照样可以扣你的学分。」

我:?

说完这句话,夏安安转头就要离开,我一把拉住她。

「你把话说清楚,我勾引谁了?」我皱着眉。

她说的是江南?

不对啊,江南也不是学生会的吧,管她什么事?

「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夏安安一把扯开我的手,冷笑,「有点姿色就想往上爬,你这种我见得多了。」

「以后把心思用在正地方吧,别一天天地总想那些有的没的!」

她突如其来的指责给我搞懵了。

「看不出来呀赵芝芝。」身后传来张子玉的冷嘲声,「真没想到,我说你昨天下午干什么去了,原来是去勾引学生会的人了?」

此话一出,其他的两个室友也是鄙夷地看着我。

显然,对我的行为都十分不满。

我真是窦娥冤,我连她说的是谁都不知道。

「装什么,敢做还不敢承认呢?」

夏安安上下扫视着我,冷哼一声。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凭你也配?!」

06.

咱就是说,一整个大无语住了。

「你要是脑子有病就抓紧治疗,说话都说不清楚。」我不耐烦地回了一句。

夏安安惊了,「你敢这么和我说话?!」

「本来我只想警告你,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说,好啊,你勾引梁云的事情,那就让大家都听个够!」

「不要脸,游泳馆穿着一身风骚的泳衣还勾引学生会副主席。」

我懵了。

开什么玩笑,我勾引梁云?

也不看看他配不配我勾引啊。

「第一,我穿的是裙装泳衣,连比基尼都算不上,何来风骚?」我神色不耐,「第二,是梁云对我意图不轨,怎么有脸倒打一耙的?」

「还有,扣分可以,要有正当理由。」

「如果你因为和我有仇就去扣分,那很抱歉,这个我不会接受,我会去找辅导员,不行就去找校长,再不行就找到媒体,懂?」

或许是因为我的神色十分严肃,夏安安咬着牙看了我一会儿。

冷哼一声,扭头离开了。

不教育两句,还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

我也懒得搭理她们,转身躺在了床上,真的是。

三个室友看了我一眼,都没说话。

躺在床上,我收到了二哥发来的消息。

「呜呜呜,哥好想你,你等着,哥要去学校看你!」

我:「?」

第二天,辅导员召集了整个班的同学,开了一次会。

「算你们赶上了,迎新晚会上,大明星晏恒将会莅临,到时候咱们一定要表现好一些,别丢了知大的脸!」辅导员拍了拍桌子,神色严肃。

好家伙,我二哥要来学校?

怪不得昨天说想我了,原来打的这个主意。

身后忽然有人踹了踹我的凳子,我一回头,看到张子玉一脸鄙夷,「你不是说你哥就是晏恒吗,怎么,晏恒是你叫来的?」

她的声音并不算小,同学们都听到了。

顿时,同学们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诧异地看着我。

「昂,算是吧。」我点点头,我二哥为了我来的,也算是我叫来的吧。

张子玉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你还真敢承认,我都听说了,是知大的校董请过来的!」

「难不成你还是校董?」

校董?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我大哥啊。

怪不得,以我二哥的脑子,应该想不到这么来看我。

「哈哈哈哈哈,乐死我了。」

「晏恒是她哥,笑死,你怎么不说世界首富是你哥?」

同学们嘲笑的声音此起彼伏。

我惊讶地看着同学:「你怎么知道世界首富是我哥?」

沉默。

同学们似乎被我这大言不惭的话给整的沉默了。

张子玉眼疾手快,一把从桌子上拿过我的手机,点亮屏幕,露出了我和我三个哥哥的合影。

「快看啊,人家说不定是真的呢!」

另外一个室友小声附和,「P 图技术一流,别说首富了,我怕在这么下去,总统都是她哥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

教室内爆发出一阵笑声,同学们看我的眼神都变得奚落起来。

显然都觉得我在吹牛。

我一把抢过张子玉手里的手机,坐在座位上,没说话。

爱信不信吧。

辅导员怪异地看了我一眼:「有的同学不要太虚荣。」

我没说话,也没什么好说的。

07.

下课后,我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

是一个古风头像,名字叫做殉情。

好中二啊,我没搭理。

过了一会儿,好友申请又发了一遍,备注:「我是江南!」

江南?

那天被我扒了内裤的那个吗……我脸一红,点了同意。

那头立马发来消息:「我在食堂,你立刻马上过来!」

我刚想拒绝,毕竟我们也不熟,这时他马上又发了一条:「你上次把我看光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

enmmm,好吧。

我只能同意,朝着食堂走去。

「慢死了。」江南在食堂门口等我,我看到周围站着不少女生,都在窃窃私语。

我顶着其他女生想要杀人的目光走了过去,「怎么了?」

「跟我来。」

江南带着我走进食堂,来到了一个餐桌面前。

梁云在那吃饭,看江南的那一刻,手里的勺子啪嗒一声掉了。

「道歉。」

江南神色不耐。

梁云眼神闪烁着,「什么道歉……」

「装你妈!」江南一把拉住了梁云的头发,在我和他都没反应过来的那一刻,猛地往下一扯。

啪的一下。

梁云的脸被按进了饭盒里。

「你……」我惊呆了,看向江南。

江南的眉毛上面带着一个淡淡的伤疤,他瞥了我一眼,「这个逼到处说你勾引他。」

哦,活该。

我心里一点同情都没有。

像这种胡乱造谣女生的男人赶紧去死好不好!

「江南,你……」梁云抬起头,脸上黏着的全是饭和汤,神色难掩愤怒。

周围的同学都诧异地看着这里。

江南声音淡淡,「道歉。」

梁云咬着牙,看了我一眼,最终还是低下了头,「对不起。」

「以后知道该怎么说了吧?」

「知道了。」

好霸气。

梁云脑袋被按进饭盒,屁都不敢放一个。

好爽啊,看得我眼冒小星星。

「走,请我吃饭。」江南拉着我走到窗口。

enmmm,好,毕竟帮了我,应该的。

我们点了两大盘肉和菜,找了个位置坐下。

「怎么,哥长得太帅,迷恋了?」江南看到我一直盯着他看,挑了挑眉毛,嘴角勾起了一个玩味的笑。

我点点头。

江南愣住,耳根悄悄地红了。

过了一会儿,他轻咳一声,「咳,赶紧吃饭。」

我靠,反差萌哎。

呜呜,他好可爱啊,又霸道又害羞的,戳我萌点了。

这一瞬间,我把脑子里的骚话全想了一遍。

嘿嘿。

吃饱喝足之后,我回了寝室,在微信上各种骚扰江南。

一想到他会脸红,我就贼开心,忍不住笑出声。

不知不觉快十点了,我赶紧关了手机,养精蓄锐,明天就是军训了,虽然我三哥平时总是各种拎着我训练,但是我也需要先休息,养足精神才行。

第二天,我无比庆幸自己昨天的决定。

因为远处走来的,那个又帅又严肃的教官,竟然是我三哥……

08.

我三哥叫做晏殊,从小立志,要参军。

心怀远大目标,所以他跟我其他两个哥哥关系……也不能说不好,反正没有跟我这么好。

毕竟他觉得当一个明星属于没啥用的那一挂,至于我大哥,嗯,能赚钱也行吧。

三哥环视一圈,最终目光定格在我身上,不经意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也回了一个微笑。

身边传来女生的议论。

「啊啊啊,这个教官好帅啊!」

「啊我死了,他刚才对我笑了,他是不是喜欢我啊?」

噗,还挺有意思。

我家的基因不说顶级吧,就冲着我们四个的长相,也能看出来。

一个丑的都没有。

大哥是那种霸道总裁型的,二哥是那种花花公子型的,我三哥就厉害了,一看就是硬汉型的。

至于我,请叫我小名,赵亦菲。

嘿嘿。

「我是你们的教官,晏殊!」三哥大喝一声,众人连忙站好,「接下来的时间,好好表现,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是!!!」

同学齐声大吼一声。

确实,我三哥确实不是那种能手下留情的人。

「全体都有,立正!」

训练开始了。

同学们都叫苦连连,我虽然平时就被我三哥训,但是我也累。

等训练结束后,三哥把我单独叫走了。

「三哥,你怎么来啦!」我一把扑到了三哥怀里,他摸了摸我的头。

宠溺地说,「哥来看看你学校生活得怎么样啊。」

「跟同学相处怎么样,最近有没有疏于锻炼?」

我撇着嘴,「还好吧,我一直都在锻炼,放心吧哥。」

三哥点点头,「那就好,女孩子在外面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能被欺负。」

他一说这话,我就想起了梁云。

千万不能被我三哥知道梁云的存在,不然他的暴脾气我可兜不住。

我高三的时候,有个男生追我,被我拒绝后到处说我的坏话,例如我已经跟他上床怎么怎么样的。

这件事儿其实我都没有在意,但是被我三哥知道了。

他直接从军队请假,穿着迷彩服就来了我的学校。

我们正在操场早操,他直接走了进来,保安都拦不住。

他只问了一句,谁传了我妹妹的绯闻,众人眼神都看向了那个男生。

男生吓得腿都软了,还没结束,我哥上去就是一脚。

我都没反应过来,那个男生的腿就折了。

从那时候开始,全学校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惹我,都怕我怕得要死。

生怕一不小心,惹到我,我哥再来学校。

「听到没?」三哥看我走神,轻轻弹了一下我的额头,「有事跟哥说,懂吗,别自己一个人憋着。」

我再次抱住我哥,「哥你真好!」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我一回头,江南?

他怎么在这儿?

09.

江南一把扯过我的手,面色难看地盯着我三哥,「你一个教官,怎么对学生动手动脚的!」

我三哥神色怪异地看了我一眼,我刚想说话,就被三哥一个眼神制止。

「动了,你想怎么样?」三哥反问。

「尼玛!」

江南松开我的手,上去就是一脚,「你这个老不要脸的!」

我三哥脸黑了。

完蛋。

果不其然,他刚冲上去,就被我三哥制住了。

我默默转头,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江南就是再能打,也是学生,我三哥可是军区上将,别说打他没问题,这玩意儿搞不好能让江南在监狱蹲一辈子的。

「你有本事把我松开!」

江南越挣扎,我三哥就钳制得越狠,他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赵芝芝你快走,别怕他,这个狗……」

他话还没说完,我冲过去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开玩笑,再说下去我三哥真生气了。

「哥,哥,你先把他松开啊。」我看向了我三哥,「他不是故意的……」

「呵。」

三哥冷笑一声,松开了手。

江南一脸懵逼地站了起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三哥,「这是你哥?」

我无奈扶额,「亲哥……」

「啊?」江南咽了口口水,然后尴尬地笑了,伸出手,「一家人,一家人……」

三哥神色冰冷地看着他,「谁跟你一家人,小流氓一个。」

完了,这不误会了吗。

江南讪讪地收回了手,余光瞟了我一眼,仿佛在问我,为什么不告诉他。

怪我咯?

我摊摊手,无能为力。

三哥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准备走,临走之前还嘱咐我一句,「离这种小流氓远点儿。」

我没敢吱声。

江南还在那儿喊,「大舅哥,有空常来啊……」

快别喊了,我哥没回来给他一脚就是好事儿了。

我问:「你怎么来了?」

江南红着耳朵,「你还说,你昨天撩了我一晚上,等我回复你了你就不理我了!」

哈?

我掏出手机,一看,上面是我发的骚话。

「我心里的雨下得好大,哥哥那里大不大?」

「我已经绝症晚期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睡一下帅哥的腹肌,你能满足我吗?」

「哥哥家里是不是不太富裕,为什么我说去你家,你告诉我门都没有。」

enmmm……往下看。

果然看到了他的回复。

「周末带你去。」

「觉得太晚了?那要不明天?」

「人呢,你怎么不理我了。」

「说话啊!」

「赵芝芝,你耍我玩呢?」

好吧,他回复我的时候,我已经睡过去了。

我抬头,看着江南哀怨的目光,还有那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儿。

该怎么告诉他,这只是我在网上找的骚话呢……

江南看到我的眼神,顿时怒了,「你什么意思,你该不会真的是耍我玩的吧?」

「你都把我看光了,你怎么能不负责?」

江南好像一只煮熟的虾米,整个人都红彤彤的,委屈地看着我,「你、你这个女流氓!」

enmmm。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开玩笑呢!」我顿时笑了,「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嗯,抖音上的评论不算!

江南脸色好多了,傲娇地看了我一眼,「那你去军训吧,我等你晚上一起吃饭。」

「行。」

「等一下!」

我刚准备离开,江南忽然叫住我,一拉我的手,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懵了。

我只会说骚话,可我不会谈恋爱啊!

「去吧,这下可以走了。」江南笑着看我,「谁叫你不回我消息。」

10.

下午继续军训。

我还被三哥单拎出来做了示范。

张子玉看我的眼神算不上友善,反而像是酝酿着什么不好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中场休息的时候,张子玉看着我,忽然开口:「赵芝芝,你还要不要脸了?」

我:???

我又怎么了?

张子玉鄙夷地看着我,「我都看到了,你勾引教官,在水房和教官抱在一起,恶心!」

此话一出,众人惊呆了。

他们用难以置信又鄙夷的眼神看着我。

「你有病是吗?」我不耐烦地怼了一句,「那是我哥,我跟我哥抱一下怎么了?」

「哈哈哈,你哥?」

张子玉嗤笑出声,「是,都是你哥,影帝是你哥,首富是你哥,教官也是你哥是吧?」

「有问题?」我反问。

「依我看,这哪是哥哥,这不是情哥哥吗?」张子玉捂着嘴,痴痴地笑,「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本事,连教官的床都敢爬!」

还没等我开口,我三哥来了。

完蛋。

赶紧用眼神示意张子玉,别说了啊。

「你怕什么,要是没做亏心事会害怕吗?」张子玉还以为是我怕了,她继续得意扬扬,「大家都知道了,你爬教官的床,啧啧。」

三哥脸色肉眼可见的冷了下来。

他看向我:「你不是说同学之间相处得很好吗?被人欺负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咬着牙,「哥,我怕你生气……」

「哟哟哟,看到了吧!」

张子玉看到我们互动,竟然更加笃定,「我就说他们关系不清不楚,啧啧,现在露馅了吧。」

三哥转头看向她,眼神之中带着冷意,「我是她哥哥,你也有意见?!」

「对呀对呀,情哥哥嘛。」张子玉不屑地瞟了我一眼,「一个姓晏,一个姓赵,你说是哥哥就是哥哥了?」

enmmm,这个事儿,其实我能解释。

我妈姓赵,叫做赵还书,生我的时候难产去世了。

为了纪念我妈,我才跟了我妈姓,不然其实我本来应该叫做晏芝芝。

「好好看看。」

我无奈地又掏出了手机,点亮屏保,「我哥。」

最终,事情闹到了校长那里。

怪不得张子玉那么肆无忌惮,她爸爸竟然也是学校校董之一。

「哦,还真是你哥是吧。」

张子玉瞥了我一眼,「早说清楚不就好了吗?」

我觉得我额头上青筋直跳,「我早就说过了,是你自己不信!」

张子玉的父亲叫做张国超,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我三哥,「这也怪不得子玉,你们那么亲密,是个人都会多想。」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我三哥皱眉,刚要发火,被我一把拦住。

「算了哥,我还想好好度过大学时光呢……」

高三那件事之后,我一个朋友都没有了,大家都不敢接近我。

我三哥显然也想到了那件事,冷哼一声,没再说话。

11.

这两天,张子玉倒是消停多了,没有再找我的麻烦。

我也乐得清静,没搭理她。

军训期间倒是有不少女生给我送奶茶,让我帮忙把情书送给我三哥。

嗯,我当然欣然接受了,情书留给我三哥,奶茶是我的。

没毛病。

临走之前,我三哥还瞪了我一眼。

「别总整有的没的,奶茶咱又不是喝不起,哥把旁边儿的奶茶店买了,以后想喝就去拿。」

我咽了一口奶茶,「好的哥,慢走不送。」

「小没良心的。」我三哥吐槽一句。

江南也来了,特意过来送送他大舅哥。

我三哥看到他,脸都黑了,「离我妹妹远点儿,你这辈子都别想进我家门!」

「好的大舅哥,慢走啊大舅哥!」

江南是完全不要脸了,死活非要讨好我三哥。

不过,我三哥可是三个哥哥里面最不好拿下的一个,何况他第一天见面就叫我三个老不要脸的。

送走了三哥,江南拉着我去吃饭。

我跟江南的恋爱在学校里都不是秘密了,他还动不动就来陪我上课,连老师都认识他了。

「这礼拜跟我回去吧?」

江南给我加了一块锅包肉。

我差点把米饭喷到他脸上,「这,是不是太快了……」

江南的脸一下子黑了,「你该不会玩我,不想跟我结婚吧,把我看光了就不负责,再过去你这样的人是要被铡的!」

enmmm……

跟我相处,江南一点儿霸道的感觉都没有,反而看起来像一只小奶狗。

他一委屈,我恨不得给他整个世界。

不怪我,谁叫他长得这么好看,看一眼,我一点儿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谁说的,回,周末就回!」我拍拍胸脯。

江南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迎新晚会开始前,也就是周末,我跟着江南来到了他的家。

他家算是普通家庭吧,但是父母都十分热情,我想帮帮忙,他们一把将我拉开,让我好好休息。

「哎呀,芝芝长得真是可爱!」

阿姨拉着我的手,从怀里掏出一个鼓囊囊的红包塞进了我的手里,「拿着,阿姨的一点心意。」

「阿姨,这怎么好意思,我不用……」我连忙起身,想要拒绝。

她却强势地将红包塞给了我,不容拒绝,就连叔叔也是一样给我包了一个红包。

我想拒绝,江南却劝我收起来。

「这是礼仪,我这里见儿媳妇的第一次,给红包就代表喜欢,越多越喜欢,给你就拿着。」

好吧。

等我回到家拆开红包的时候,里面是一万块钱。

两个红包,一个一万。

江南是普通家庭,能拿出两万给我包红包,很明显拿我当儿媳妇。

这么一想,我还挺开心的。

说起来,我还从没和江南说过我家,也没有和他说过其实我没有父母,只有三个哥哥。

12.

迎新晚会开始了。

我那个骚包的二哥开着一辆火红色的迈凯伦,戴着一副墨镜就来了。

整个人看起来贼有范儿。

到了台上,台下发出振聋发聩的掌声和吼声。

见到我一直盯着晏恒,江南不爽的楼过我,「那小子有那么好看吗,为什么不看我。」

「还好你这话没当着他面说。」我神色复杂,「不然你又得罪一个,真进不了我家门了。」

「什么意思?」

江南懵了。

我指了指台上,「我哥,二哥,亲的。」

「他是你二哥,那天那个教官是你大哥?」江南震惊了。

我摇摇头,「不,那是我三哥。」

说完,我掏出手机,指着屏保,「这才是我大哥。」

「艹!」

盯着屏幕一会儿,江南神色低沉地骂了一句。

我拉着他的手,「怎么了?」

「你家这么有钱,你哥是首富啊……」江南靠在凳子上,神色带着些许的落寞,「我还以为你家和我差不多……我……」

拉着他的手,我刚想说话,聚光灯却突然打在了我的身上。

台上,我二哥穿着卫衣盯着我,「那个谈恋爱的那个女生,要不要上来搭档?」

我靠。

完蛋,被我二哥发现了。

我只能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走上了台,小声地靠在我二哥身边,「哥,你干什么?」

我二哥咬牙切齿地看着我。

「要不是老三告诉我,我还被蒙在鼓里呢,翅膀子硬了,谈恋爱都敢瞒着我了,嗯?」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你的意思是……我大哥也知道了?」

「废话,大哥叫你们下周回家!」

我们家里,脾气最差的是我三哥,但是最难打商量的,是我大哥。

霸道总裁啊那可是,往那一站,就没人敢说话的。

想到这里,我同情地看着台下的江南。

太惨了,得罪了我三哥,还要面对我大哥。

「我们合唱一首《雁南飞》吧。」

二哥递给我一个话筒。

等我们唱完,台下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就在我以为没事儿的时候。

张子玉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到了台上,一把抢过了我的话筒。

「晏神,赵芝芝到处说你是她哥哥,不知道这件事儿是真的假的?」张子玉冷笑着看我。

看来是想让我在众人面前出丑。

可惜,她踩雷了。

我二哥的神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你是?」

「我是赵芝芝的室友。」张子玉看到我二哥不高兴,还以为是因为我,顿时狂喜,「我也是好心,不忍看着赵芝芝同学因为虚荣而误入歧途。」

「室友是吧?」

我二哥瞪着眼睛看我,「你怎么没和我说过?」

「我,我怕你们担心。」我弱弱地回了一句。

「行,那我现在说一遍。」二哥一把拉过我的手,「这是我妹妹,亲妹妹,赵芝芝!」

「你还有什么问题?」

张子玉愣住了,不可置信地盯着我,「你,你哥?真是你哥?……等等,那个专辑难道……」

我点点头。

张子玉的脸色一下子垮了,整个人怔怔地愣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她愤怒地指着我,「你胡说,你还说首富是你哥哥,教官也是你哥哥!」

「有问题?」

我二哥神色极不耐烦,「我是她二哥,晏殊是她三哥,晏爵是她大哥。」

众人惊呆,一句话说不出来。

张子玉像是被抽离了灵魂一样,傻傻的瘫在了地上。

「我早就说过了。你自己不相信。」

我耸耸肩,跟着我二哥下了台。

12.

第二天,头条炸了。

「影帝晏恒竟然有一个亲妹妹!」

「震惊,三晏竟是同一家!」

「论大学生赵芝芝的千金大小姐生活,首富哥哥,影帝哥哥,还有军人哥哥!」

从此,网上多了一个流行语。

「你以为你是赵芝芝?」

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个打击单位。

与此同时,校园网炸了。

所有人都在谈论我这个大小姐,活的首富千金。

甚至一大把的人来找我合影。

这下,学校里的事儿是相瞒也瞒不住了。

梁云退学了,那之后再也没人见过他。

夏安安被撤职、张子玉的父亲过来找我道歉,我虽然不生气了,但是我哥生气。

张子玉的父亲被从校董会中除名,张子玉也退了学。

另外两个室友哭着道歉,她们没有张子玉那样的背景,一旦被退学,可能一生都毁了。

我也没有说什么,到底,这两个人其实都没有给我造成任何伤害。

至于江南,enmmm……被我带回了我家的庄园。

难得我三个哥哥都在场,那场面,江南抓着我的手都出汗。

「芝芝宝贝。」

我二哥一把把我拉了过去,「你先进房间,我们和他有事说。」

我有些担忧地看着江南,江南对我笑了一下,挑了挑眉,示意我没关系。

进了房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南再次敲开了我的房门。

「怎么样,你没事儿吧?」

江南笑了,「放心,哥出马还能有办不成的事儿?」

「等你大四,我们就订婚吧。」

我惊呆,「这,这么突然?」

「我想早一点娶你。」江南抱了抱我。

……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江南为什么通过了我哥的考验。

他放弃了我家族的继承权。

晏家的财产,他一分都不会拿,甚至还为此签了协议。

因为这件事,我还和我大哥差点吵了起来,没想到我大哥说,是他自己要求的。

江南骨子里是有傲气的,他以为我只是普通家庭,没想到我家是首富,但是他不想低头。

后来,我找出了那份协议,悄悄地撕了。

以后还有很长的时间,但我相信,江南会永远如一的。

「完结」备案号:YX013vXaa2573EYEb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