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能讲下你最痛快的一次经历吗

高考分数出来后,我在网上刷到一个叫「姐妹快点跑」的帖子。

那博主说,自己在群里看到一个渣男。

渣男自己考了 481,女朋友考了 656。

他说自己正准备鼓动女友放弃一本,跟自己一起上二本。

还说要是说服不了,就让她把第一次给自己,然后和平分手。

巧了,我高考分数就是 656,男朋友就是 481。

1

于是我不禁对号入座了一下,但想到男朋友平时对我百依百顺,我又觉得是自己多想。

而且,现在的视频为了赚流量,太多自导自演,不能真信。

可是,当我刚刚关掉视频,我男朋友就在微信上发来消息。

【宝宝,我这次没发挥好,没办法跟你念同一所大学了……】

【可我真的不想和你分开……要不,你陪我一起复读一年吧?】

2

心里咯噔一下。

我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难道真是我中奖了?

我虽真心喜欢赵辰,可我不是恋爱脑。

我分得清楚,对于女孩子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等我冷静下来后,回复他:【我家的条件你也知道,不支持我复读。而且我也没把握,明年会考得比今年好。】

赵辰秒回:【委委屈屈.JPG】

赵辰:【可我真的不想和你分开啊,要不我们俩一起去上个二本?】

看到最后两字,我瞬间愣住,整个背都是凉的。

见我好几分钟都没回,赵辰又发来消息:【宝宝,你是不是变心了,不想跟我在一起了?】

我强迫自己镇定,手指微微颤抖着敲击键盘:【没,刚才有点事。】

赵辰发来一个可爱的星星眼表情:【那你要不要考虑,跟我一起去二本?】

【如果我们在一个学校的话,那到时候,我们就能一起租房住!】

【你不是特别向往,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吗?】

确实。

父母离异后,我跟着我妈再嫁。

我妈再婚的第二年,跟现任丈夫,也就是我后爸,有了一个儿子,今年刚上小学。

我妈虽不重男轻女,却会被两任丈夫影响,在我和我弟之间,做不到一碗水端平。

我能理解她恨我爸出轨,但不能接受她把对他的恨,迁延到我身上。

跟着她的新家庭一起生活,特别是弟弟出生后,我越来越像一个不招她待见的外人。

有次弟弟生日,她竟然带着老公孩子出去吃饭,把我一个人留在了家里。

也就是从那次起,我生出了渴望逃离这个家的念头。

我想快点长大,然后组建自己的家庭。

不想再过被亲妈觉得多余的生活。

所以,赵辰那句「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让我心动了……

但我的理智还在,它质问我,为了一句口头承诺,放弃上一本的机会,真的值吗?

不值!

我毫不犹豫,作出回答。

未来虽充满变数,可我相信,选择原本属于我的一本,肯定会比跟他一起去二本正确!

而且,赵辰真喜欢我吗?

如果喜欢,他又怎么可能舍得让我牺牲自己的前途或时间?

【赵辰,我真的想上一本,你能理解吗?】

我这条消息发过去后,赵辰那边沉默了很久。

然后聊天框上方,「正在输入中」的字样断断续续。

终于,他的消息再次回过来了。

【我理解。但我还挺悲观主义的,不在一个学校的话,我觉得我们以后肯定会分手……宝宝,我真的很爱你,如果我们之间注定悲剧的话,那能不能在这个暑假里,让我们为彼此留下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美好回忆?】

「……」

难道……

就在我揣摩他话里的意思时,他又给我发来消息。

赵辰:【宝宝,我们来场两天一夜的旅行吧!】

我:【就我们俩?】

赵辰:【当然!】

3

可能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吧。

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答应了赵辰,并选了一个很近的周边城市。

但以防万一,我把我的闺蜜叫上了。

只不过赵辰不知道。

白天我和赵辰在外面参观游玩的时候,她就在酒店里上网打游戏。

偶尔给我发个微信,问问我的情况。

一切都挺正常,赵辰还像之前一样,对我百依百顺照顾有加。

可吃完晚饭后,我俩之间的气氛就开始变得微妙。

他开始动手动脚,我不同意,他就卖萌撒娇,反正给人一种他想得到就一定要得到的感觉。

终于,我俩回到酒店后,他提出了要到我房里玩一会儿的要求。

「不了,我有点累,想睡觉。」

赵辰伸手卷起我一缕头发,在他食指上漫不经心地绞起来。

「宝宝一个人睡不害怕吗,我哄哄你啊。」

我说:「我不怕。」

赵辰故意吓唬我:「听说好多酒店里都会发生灵异事件呢!」

「那我也不怕。」

他拿我没辙,撒着娇往我身上贴:「可我怕啊,那宝宝你来我房里哄我吧?」

仅存的侥幸像沙漏一样一点点流逝,终于,我忍不下去。

「赵辰,你是要我哄你睡觉,还是想让我和你睡?」

赵辰还没意识到我已经把他看透,以为我就是不想,所以在跟他耍脾气。

他甜言蜜语地哄我:「宝宝,别生气,我就是太喜欢你了……而且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彼此喜欢,那发生点什么,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

「那万一怀孕了呢?」

「不会的,我有套套,你喜欢的草莓味。」

果然,早就计划好了。

「赵辰,」我正式向他摊牌,「我都知道了,你在一个群里说的那些话。」

赵辰脸色一变,拉着我胳膊的手明显怔一下。

但很快,他就露出一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宝宝,干嘛啊,突然开这种玩笑?」

「玩笑?你真没在网上说过,你要拉我一起上二本,拉不动的话,就拿到第一次然后分手的话?」

赵辰吞了口口水,死鸭子嘴硬:「没有,你这是听谁乱说的!」

我把那个网上的帖子找出来给他:「分数和咱俩一模一样,你之前跟我说的话,和那个人在网上说的也对得起来,难道,世上还有这么巧的事?」

「哎呀,你怎么跟更年期似的,这么多疑!咱俩都交往一年了,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我冷笑:「就因为一年了,我不愿意相信你是那种渣男,我才答应跟你出来,可你最后还是让我失望了!」

「而且,赵辰你真的喜欢我吗?真喜欢的话,你怎么可以那么自私,让我陪着你复读陪着你上二本?」

赵辰开始不耐烦,也不再装模作样。

「宋笑楠,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一个女的,干嘛非要上一本?」

我差点被他气笑:「女的怎么不能上一本了?法律规定了?」

「法律没规定,但现实就是这样,女的上那么多学没用!你们最后就是要在家洗衣服、做饭、带孩子啊!」

「而且就算你舍得放弃家庭,那你们女的在职场上,竞争力也远不如男的!」

「我爸那个协会不就是,一个会长八个副会长,全是男的,一个女的都没有!」

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是瞎了眼,不然怎么会喜欢上这种垃圾?

瞬间心死,我不愿意再跟他浪费口舌。

多说一句话,我都担心自己会被垃圾同化。

「行了,赵辰,咱俩分手吧,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说罢,我转身要去敲闺蜜的房门。

可赵辰愣了一秒后反应过来,愤怒地一拉扯住我衣服。

我脖颈被领口勒疼,因为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害怕又慌张,但好在闺蜜打游戏没有戴耳机的习惯。

我在走廊里一喊,她便从她那间客房里冲出来。

在陌生城市里,陌生人站出来管的话,赵辰未必会害怕。

可闺蜜是我俩的同班同学,所以他当时就吓住,松开了手。

闺蜜比我彪悍,上来劈头盖脸就给他一顿骂,要多脏有多脏。

赵辰被骂得一个字都不敢说,最后见酒店保安上来查看情况,赶紧灰溜溜地钻进了他房里。

保安问我俩发生了什么,我不想节外生枝,就拦住怒气冲冲的闺蜜,说没事把他打发了。

然后我和闺蜜上网买了今晚的动车票,退房离开。

在去火车站的路上,闺蜜突然又暴躁起来。

「卧槽,这个垃圾真不要脸!」

说着,她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

今天发生太多,我没心思看手机,所以不知道有人在同学群里找我。

那人找我,我没回,他就去问赵辰。

同学 A:【@赵辰 你老婆呢,找她有事,叫她看手机。】

赵辰:【已经分了,麻烦以后别瞎喊。】

同学 A:【怎么回事儿啊,前两天不还好好的吗?】

赵辰:【成绩出来后,就都变了。】

大家都知道彼此的成绩,自然也知道赵辰这次没考好,比我少了一百多分。

他这么说,意思就是,我嫌弃他考得不好,跟他分手了。

果然,没几分钟,平时和他关系不错的同学就都跳出来阴阳怪气。

【这操作也太骚了吧?考得不好就分手?那要是考好了,是不是立刻领证结婚啊?】

【确实有点不地道呀,姐妹,感情怎么能用分数衡量呢?】

【EMMM,这事儿让我想到了一个历史人物。】

【别告诉我是陈世美,那可是男的!】

「真是开眼了,赵辰这 SB 不仅自私,竟然还这么绿茶!卧槽,我今天不把他头上骂出花来,我特么以后就跟他姓!」

闺蜜说到做到,当即就在群里疯狂输出语音。

4

闺蜜骂得也确实比酒店过道里还难听,直接把出租车师傅都给震惊了。

等红灯时,师傅特意转过身,冲她伸出个大拇指:「仗义!」

今天真的多亏有她在,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消气,甚至听她骂人听得还笑出声来。

「赵辰,你特么可好好谢谢老娘吧!今天要不是有老娘在,你别说上二本还是复读了,九月一号之前你能从拘留所里走出来,都特么的是个奇迹!」

「就你这熊样,十有八九是根牙签!竟然还好意思出来搞针灸?有没有营业执照啊你!」

「讲真,你妈十月怀胎不容易,你能不能省点心,好好做个人!不要让阿姨每天都活在困惑中,思来想去,我到底生的是人啊,还特么是个畜生啊!」

赵辰被骂急了,在群里回复。

赵辰:【张媛洁,你嘴放干净点儿!再污蔑我的话,我真不客气了!】

我闺蜜笑喷:「怎么,连老娘也想扎?那你可真是不要命了,你碰我一下试试!看我哥哥回来不弄死你!」

闺蜜的哥哥是大我们两级的学长,成绩排名级部倒数的那种学渣,打架很狠,高考落榜后就去 A 市打工了,听她说在一个泰拳俱乐部做助教。

赵辰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他话锋一转,就开始拿我闺蜜和她哥的成绩说话。

赵辰:【算了,你们家的人都一个样,粗鲁粗俗!你要是不怕丢人,你就在群里继续吠,我权当你是只考了 199 分,连 200 都没过,心里难受,拿我当出气筒了。】

闺蜜学习确实不太好,但这次是因为有一科迟到,没能进入考场,所以最后成绩才这么难看的。

她嘴上虽没唉声叹气,但我知道,她心里憋屈。

赵辰故意揭她伤疤,引着其他同学嘲笑她,这比我自己被他骗,还让我气愤。

于是在闺蜜要继续骂他时,我伸手按住她。

「我先发点东西。」

说罢,我便将网上那个「姐妹快点跑」的帖子,和我跟赵辰之前的聊天记录都发到了同学群中。

我:【是不是巧合,大家自己判断。别的我也不再多说,希望大家以后别再把我名字和那人名字放在一起说,今天开始,我有洁癖。】

截图放出后,群里立刻安静下来,就跟被冻住似的。

他们都不说话,那些截图就一直在以最新消息的姿态,安静地躺在那里。

几分钟后,我还没来得及删除的赵辰私聊我。

【宋笑楠,不想我好是吧?行,你等着。】

5

赵辰的报复没等来,报考志愿的日子先来了。

我向往已久的学校有两所,一所是 C 市的 C 大,另一所是 A 市的 A 大。

反正本市的学校,我是不可能选的。

对于填报志愿,我妈文化程度低,心思也都在我弟和她老公身上,所以让我自己做主,不插手。

我很感谢她给的这份冷漠的自由。

在上网咨询了一些 A 大和 C 大的在校学生后,我权衡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 A 大。

闺蜜也想我上 A 大。

赵辰之后,她怕我再遇到什么垃圾,说她哥在 A 市,到时候可以有个照应。

我和她哥属于神交,彼此都在她口中认识了对方,但本人和本人没怎么说过话。

正好这两天她哥从 A 市回来,慰问她没考好的那颗受伤心灵。

于是闺蜜就拉着我一起,讹了她哥一顿四位数的饭。

但我没想到,我们三个一起吃饭的事被赵辰知道了。

等完了一天回家,我才进门,就看到我妈阴沉着一张脸,手里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瞪我。

感觉自己在这个家多余后,我就很少主动跟她说话了。

我换好拖鞋,默不作声地准备回屋。

而我妈却噌地一下站起身:「干什么去了?」

我不理解她哪来的火,回道:「和媛洁出去玩了。」

「只有张媛洁?」

「还有她哥,怎么了?」

一听这话,我妈冷哼:「还真跟张媛洁她哥好了?」

我一头雾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你能不能别用这么难听的话说你自己的女儿?我们就是一起吃了顿饭,什么叫我和她哥好了?」

我妈用手机指着我:「我就知道,你和你爸一样!死不承认!」

说着,她把手机通话记录亮给我看:「人家赵辰他妈都来电话了!说你先勾引人家儿子早恋,害得人家成绩下降,高考没考好!现在又勾搭上了张媛洁她哥,直接把人家给甩了!」

「赵辰他妈说,他现在整天闷闷不乐的,看着都快抑郁症了!」

我爸出轨的时候,我妈就整天郁郁寡欢,被医生确诊了中度抑郁,所以她特别感同身受。

而赵辰之所以知道我家的事,那也是我之前在家受了气,亲口向他吐槽的。

只是那时,我怎么都想不到,他在分手后,会用我对他的信任和倾诉,反过来报复我。

「宋笑楠,你说你是不是眼瞎?张媛洁她哥是什么人?你们学校出了名的小痞子!」

「赵辰呢,人家家境良好,父亲还是书法家协会的成员,怎么也算是个书香门第了!」

「你说你,放着这么好的男孩子不珍惜,怎么就偏偏……」

「是不是张洁媛也喜欢赵辰,她故意挑拨你俩?还故意介绍她哥给你?」

「我提醒你多少次了!少跟学习不好的人玩,你怎么就是不听!」

就因为我爸出了轨,背叛了她,所以我身上就也有了出轨基因,不值得信任?

而且,她觉得我是个傻子吗,分不清谁对我好,谁对我差?

媛洁学习是不怎么好,但她三观正,信任我!我就爱和她玩,甚至在我心里,她的可依赖度,比我这位亲妈要高出两倍不止!

「你现在就给赵辰打个电话道歉!你叔叔和他外公家还有生意来往,不要因为你,影响了大人之间的关系!」

「还有,A 市你不能去,别的地方也别去了,就在本市找个学校读。」

「就你这能耐,在我眼皮子底下都能早恋,真要去了外地,那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大乱子!」

她自说自话,像个平时对我特别用心的称职母亲。

我被她逗笑了:「妈,在你眼皮子底下早恋太简单了。毕竟,你平时根本就没管过我。」

「而且,你不说眼光差吗?这可能也跟我爸爱出轨一样吧——遗传。」

话音一落,低头要给赵辰他妈拨号的我妈突然怔住。

然后再抬头,她一巴掌就朝我脸上打过来。

但我反应快,抬手挡住了。

我妈没能出气,一张脸都憋成了紫色,歇斯底里:「宋笑楠!」

卧室里看动画片的我弟弟听到,光着脚跑出来,被对峙的我俩吓得声音哽咽。

「妈,姐,你们别吵架……」

弟弟在某种意义上,夺走了我大半个母亲,但他对我还是挺亲近的,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让我觉得自己还是一分子的人。

我收敛些许,不再说话。

我妈则压下火气,上前去哄他回屋。

等把他安抚好,我妈从屋里出来,阴狠地瞪我一眼。

「A 市死活不能去,你敢去的话,那我就一分钱都不给你!」

6

越不让我去,我就越要去。

我哭着上网,填了去 A 大的志愿。

半个月后,我收到了被录取的通知。

我开心得差点儿哭了,可家里却没一个人替我庆祝。

我原以为我妈当时说的都是气话,这么久了,气也该消了。

而且自己女儿被 985 大学录取,是多么值得开心的事啊,她就算故意在我面前板着脸,那在外人面前也应该炫耀几句吧。

但她没有,就像我不是她孩子似的。

有邻居问我的情况,她竟然跟人家说……不清楚。

那一瞬,我是真的明白了。

所谓父母会永远站在你背后支持你,也不过是鸡汤文里的矫情罢了。

现实里,能依靠的,能永远支持你的,只有你自己!

于是,为了凑学费和生活费,我开始做暑期工了。

超市促销为主,闺蜜家酒店后厨为辅。

我们当地工资水平不高,但努努力,两个月下来应该能存八千。

学费、住宿费和开始两个月的伙食费应该就都够了。

等到了 A 市,我再用业余时间找个兼职,继续存自己的下一学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到时候,没有家里给钱,我照样可以把学安安生生地上完。

一切被我计划得顺顺利利,但没想到打工第二个月,现实就给我上了残酷的一课。

让我知道什么叫计划赶不上变化。

我以前光顾着学习,不怎么锻炼,身体素质不太好,体育考试要不是老师会放点水,达标都成问题。

所以操劳一个多月,我就生了场大病,超市主管心黑,第二个月一分钱都没给我结,白干。

眼看就要交学费了,我手里却只剩下两千八。

没错,我妈跟我冷战,就连我生病的医药费,她都一分不掏,全是我自己出的。

我脾气也倔,确实随了她。

但为了上学,我最后不得不向她低头。

「妈……我学费还差……」

我开口,话还没说完,她便阴阳怪气地打断。

「我没钱,你去找你爸要,他娶了个二十多的,肯定是赚大钱了。」

我爸谈了好几个女朋友后,终于结婚了,对方二十六,只比我大几岁。

我当时听说后,也很震惊。

我爸酗酒,肝又不好,不知道她图我爸什么。

不过,等我真的去找我爸要钱的时候,我知道了。

她图我爸会死得早……

两年没见,我爸脸黑得快成碳了,而且整个人看着也有些浮肿,明显一副有大病的样子。

可就是这样,他还不戒酒。

我去的时候,他正喝得酩酊大醉,连我是谁都没认出来,就更别提答应给我学费了。

我被他当骗子赶出门,脸上虽然火辣辣的,但我没哭。

毕竟他们离婚后,我一直跟着我妈过,和他也没多少感情,自然不会像被我妈伤害时那么难过。

我就是着急,急我的学费。

「楠楠。」

我站在我爸家门口犹豫,要不要再厚着脸皮敲一次门时,大我几岁的后妈拿着一张银行卡从屋里出来。

她对我笑得和善:「你爸喝多了,说话难听,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考上 985 大学了啊,好厉害,希望你弟弟以后也能跟你一样有出息!」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然后把手里的银行卡递给我。

「里面有十万,应该够你念完四年大学的了。」

亲妈都没这么痛快,她一个后妈,十万说给就给了?

我垂眼看着那张银行卡,没接。

「你为什么要帮我?」

她又浅浅一笑:「我虽然没大你多少,但毕竟是你的长辈嘛,帮你还不是应该的?快,拿着吧。」

我还是没接:「有条件吧?」

被我说中,她唇角笑意更深:「不愧是高材生,真聪明。」

「你说说,什么条件。」

「和你爸断绝父女关系。」

「法律上好像没有这一说。」

「但可以放弃财产继承权。」

我虽知道她是图什么,可听她咒我爸死,心里还是很不爽。

所以,我伸手一甩,将她那张银行卡打飞。

「你要是真厉害,就靠自己把我爸迷得晕头转向,六亲不认。自己办不到的话,那就认命,别想在我这里走捷径。你不说了吗,我是高材生,不傻。」

7

白跑一趟,还知道了我爸的身体状况。

我心中五味杂陈,迟迟不肯回家,一个人在路上瞎转。

有那么一瞬,我自己也想认命。

是不是命里注定我不能去 A 大?

就因为我非要强行自己改命,所以现在才闹得鸡犬不宁,困难重重?

人在低谷时就容易迷信,做错决定。

但好在我身边还有个闺蜜,一个电话就把我从泥潭里拉了出来。

「学费搞定了吗?」

「没呢……」

「那就别搞了。」

她话音刚落,我微信上就收到了她的转账。

转了我一万整。

「你哪来这么多钱?」我被吓着了。

闺蜜笑得没心没肺:「从我爸酒店前台收银机里偷的。」

我一听就知道她在逗我:「辛苦你了,偷拿现金后,还特意上 ATM 存了一下!」

闺蜜哼我:「就你明白!」

我不闹了,认真道:「你帮我跟叔叔阿姨借的?」

「我迟到缺考的事,我爸我妈还没消气呢,在家都不爱搭理我,我可张不开那个嘴。」

「那到底哪来这么多钱?」

「非独生子女的好处,体会到了吗?」

我一愣:「给你哥借的?」

「嗯,他听我说了后,觉得你和你妈闹矛盾也有他的责任,就主动提出,有困难可以找他。」

「可这么多钱,我一时半会儿,还不上的。」

闺蜜不在乎:「他也不谈对象,没什么用钱的地方,不着急。」

我很不好意思,但又真的想用这个钱,于是最后厚着脸皮收下。

我跟闺蜜要了她哥的微信,好友申请通过后,亲自向他道了声谢。

【谢谢旭哥,等到了 A 市,一切都安排好,我就去找兼职,尽快还你!】

张智旭:【不着急,你来 A 市是上学的,不是找兼职的,别为了这事耽误学习。】

入社会两年,这位以前整天被通报批评的问题少年变了,张口竟然说出了别耽误学习的话。

我:【虽然有点冒犯,但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说。】

张智旭:【(笑脸)哥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放荡不羁的智障少年了,虽然还没毕业,但那也是你们学校网络继续教育学院的大专学生啊。】

我着实惊讶:【你在读继续教育?】

张智旭:【嗯,年少不知读书好,出来打了工,立刻悔不当初。不过我读的这种和你读的可不一样,你那含金量高太多了,所以一定要好好学。】

我:【嗯嗯,一定,你也加油!学习上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张智旭:【你想用辅导学习还债?】

我:【没,你想多了……】

张智旭:【开玩笑的,别当真。总之,一起加油吧。】

8

九月开学,我顺利成为一名 A 大信息工程专业的学生。

闺蜜也开始了她的复读学习生活,但她过得却很不开心。

因为她跟赵辰一所学校,还一个班,天天都要见到他倒人胃口的嘴脸。

相比之下,我幸运太多, A 大里有好多长相好家世好的男生。

才开学没多久,我就被挂上两次学校的表白墙。

一个是同级生,一个是大三学长。

他们条件都比赵辰好,但我都拒绝了。

初恋遇到人渣,确实容易让人 PTSD,而且我还要做兼职,也没时间约会。

第一学期课比较多,我打工不太顺利,只还了张智旭四千。

我妈因为我最终还是不听话,跑来了 A 市,和我关系更僵,一整个学期都没给我打过电话。

我主动打回去,她也没怎么理我,每次都是我和弟弟聊几句就挂了。

所以,寒假我选择了留在 A 市打工。

闺蜜年前打着接她哥的名号,来 A 市看我。

我第一次在远离家乡的这个城市哭了。

闺蜜也哭了,她说她回去一定会好好复习,明年夏天考来 A 市陪我。

那天我俩搂着哭了将近一个小时,把她哥都给哭睡着了。

他们回家临走时问我,真不回去吗?

我点了点头。

在那里,没有少了我就过不好年的人。

张智旭担心我把钱都还了他,自己没钱过年,在回家的动车上又退给我两千。

张智旭:【帮我辅导英语的工资也该结了。】

我来 A 市前后,他帮了我很多,所以我一个月会抽三天时间,去他上班的泰拳俱乐部帮他辅导英语。

其他时间,有事就微信上答疑。

去俱乐部时,学完了他也会教我会泰拳,说是以后再遇到渣男,别犹豫,直接上手,或者,上腿也行。

我虽学得认真,但还是劝他善良,不要这么乌鸦嘴。

过完年回来,张智旭俱乐部老板发现他英语确实进步很大,家里孩子正好英语不行,就让张智旭问我,要不要干家教。

开得价格还不错,这份兼职又稳定,我就答应了。

但老板是单亲,张智旭还担心人家心怀不轨,每次上下课都要送接。

老板和他关系不错,直接当着我面问他为什么这么防备,是不是喜欢我。

他一脸尴尬,立刻解释:「她是我妹的好朋友,那也就等于是我妹,我当然得上心。您都四十五了,人再好,年纪也不合适,是吧?」

说实话,听到他拿我当妹妹时,我有点失落。

但现实也容不得我多想,因为下学期过了一半时,就传来了我爸病危的消息。

虽然我赶上了见他最后一面,他却走得挺失望。

因为盼星星盼月亮的儿子,生出来也是个女儿。

还有就是,他没能熬到签老宅拆迁协议的那一天。

这趟回家,我送走了好多年没付过抚养费的亲爸,继承了他留下的一些财产。

老宅面积不小,能换五套住宅。

但我在俱乐部老板那里听说过,可以不要住宅,换成门面房。

于是我跟年轻的后妈说了,我要门面房,她是个人精,也跟着一起选了门面房。

五套住宅换了四套地段还不错的百平门面房,以现在市场价来算,等期房交付,一套一年最少也有十万租金。

我俩一人两套,她还继承了我爸现在住的那套房子、车子和一些零零碎碎。

她把我爸伺候得还行,我觉得也算是劳有所得。

而且她还要养孩子,所以没再节外生枝。

她在我这里也沾到了好处,没有纠缠。

我们两个才像和平分手的情侣,干脆利落地快刀斩乱麻,然后分道扬镳。

9

这一趟回来,我一下子就成了有身价的人。

我妈倒不势利眼,没为了门面房和我和好。

她没找我,我也就没去招她眼。

处理好一切,我就过家门而不入,回学校上学了。

张智旭本来还想安慰安慰我,结果一听门面房的事,没忍住羡慕起来。

「以后得叫你包租婆了啊。」

「别,财不露白。」

他笑说:「那你还露给我?」

「张教练现在月入两万,看不上那点租金的。」

张智旭已经拿到教练证,从助教升成教练,今年下半年,他大专课程也要念完。

他准备再继续升本。

我挺欣赏他浪子回头这一点,很有魅力。

「张智旭。」我突然直呼他名字。

他愣了一下,嗔怪:「没大没小,叫哥。」

我装听不见:「升本以后,你要不要再挑战一下读研?」

张智旭看我像看奇景似的:「我都不敢想,你哪来的勇气让我考研?」

「ABC 都背不全的人,现在已经能写英语小作文了,你怎么不能考研?」

见我对他这么有信心,他沉吟片刻:「你要考?」

「当然。」

「那……我要不,也试试?」

又一年高考来临。

我在上考场前一天给闺蜜发了条微信。

【别忘了,我在 A 市等你!】

闺蜜很快就回了一个「稳了」的表情,然后又忙中偷闲喂我吃瓜。

闺蜜:【我是考不进你们 A 大了,但我绝对有把握,比绿帽哥考得好!】

我:【???啥绿帽哥?】

闺蜜:【(坏笑)赵辰啊,那 SB 复读也不闲着,谈了一个女朋友!我一开始还可怜那个妹子呢,觉得她长得憨憨的,肯定会被那个渣男骗,可谁知道……】

闺蜜:【那个妹子是个高手!劈腿了好几个男生,赵辰好像是小四还是小五,反正他后面还排了两个!】

我大开眼界:【他们真是作业不够多啊。】

闺蜜:【可不,人家为了去找你和我哥,那可是每天苦读到天明呢!等我去了,你们可要给我买好吃的哦!】

我:【(呕吐)骗谁呢,天天熬夜的话,你还能活到现在?】

闺蜜:【(炸弹)(便便)绝交吧!】

我赶紧哄道:【行行行,等你来了,想吃啥吃啥!】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就跟等自己女儿高考成绩似的,天天盼。

终于,分数公布的那天到了。

闺蜜没迟到缺考,复读一年效果不错,考试的时候发挥也不错,考了五百冒头。

是真的冒头,501。

而同样复读一年,赵辰今年的分数还不如去年,448。

不过说来也巧,他当初编故事,说自己没考好,是因为我勾引他早恋。

现在好了,预言成真,他真因为一个女孩子考得稀烂。

而且就他这个分数,今年上个二本都够呛。

果然,没多久,闺蜜就给我发来两个喜报。

一个是她被 A 市一所 211 大学录取了,虽然学校排名有点低。

第二个则是赵辰家里炸锅了,他想再复读一年,或者出国留学,但他爸对他很失望,都没同意。

最后,为了面子,他家决定交高学费上个三本。

说出去,怎么也是本科生。

赵辰他爸关系挺广,就算他上的学校不怎么样,毕业后他爸也有能力给他安排一个好工作。

不像我们,不是等着收租,就是回家继承酒店。

10

闺蜜升大三,我升大四的这一年,我从我爸那里继承的两套门面房下来了。

房屋中介把其中一间租给了一家超市,年租金十三万。

另一间,闺蜜爸妈想开家小分店,我低于市价租给他们了。

这些年多亏有他们的女儿和儿子陪着我,我才能在 A 市生活得这么安稳快乐。

张智旭顺利升本,也从教练升了店长。

俱乐部老板去年生了场大病,身边没有家人照顾,全程都是我和张智旭忙前忙后。

算是患难见真情吧,老板现在拿我俩当亲弟弟亲妹妹了。

他是 A 市土著,浸淫商海多年,消息灵敏,所以一有稳赚不赔的项目,都会先问我俩参不参与。

张智旭赚钱比我早,存的本钱比我多,参与的项目也比我多,今年已经在 A 市买房了。

我今年才有了正式的本钱,顺利的话,过两年应该也能交个首付。

闺蜜从小就是随遇而安的性格,没跟着我和她哥拼。

每次我俩说她咸鱼时,她就一脸摆烂地说:「你俩发达了,以后还能不管我?」

今天我和张智旭又说她,她干脆指责我俩道:「你们是不是到年纪了,想当爸妈了?没孩子就教育我?」

「求求了,放过我吧!真要想教育小孩,那你俩结婚生一个呗!我也体验体验当姑姑的感觉!」

这话出口,我脸唰地一下就红了。

可张智旭却没接这个茬,直接转移话题说:「你打算在这里混个毕业证就回家了?」

「当然不,我想好了,你俩上哪我就上哪,反正这两条大粗腿,我抱定了!」

说着,闺蜜一把搂住我的腰,还夸张地斯哈斯哈了两声。

「哥,楠楠的腰好细,你没搂过吧?馋不馋?」

话题一下子又转了回来,这回张智旭面色一红,厌弃地瞪她一眼:「没个正形。」

话罢,他便借口买单,从位子离开。

他在逃避。

这些年撮合我俩的人不下三个,但他每次都说我只是妹妹。

我本来也想相信,我们俩真的就只能做兄妹。

可每次有同学追求我,他都会表现得异常紧张,对我旁敲侧击,听到我说不喜欢追求者后,就整个人放松下来。

他嘴上说的,和身体表现出来的,从来都不一样。

我猜他也是喜欢我的,只是他有点自卑。

尽管他有了稳定的工作,赚钱的项目,甚至在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了房子,但他还是介怀自己的过去和含金量不高的学历。

不过他介意的东西,我并不是很介意。

甚至,他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他从泥潭中挣扎而出的决心和努力。

当然,温暖的陪伴对我来说,也是致命的。

所以在十二月的研究生考试结束后,我把我的准考证送给他。

准考证的后面,我写了一行小字。

【张智旭,明年你从考场里出来,能不能告诉我,我未来的男朋友是谁?】

11

大四的六月,我本科毕业了,也如愿拿到了本校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闺蜜请客为我庆祝,张智旭姗姗来迟。

我睃他:「不带礼物就算了,竟然还迟到。」

「在店里处理了点急事,」张智旭解释着,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游乐园套票,递过来,「去好好放松吧。」

闺蜜不乐意:「就两张,你俩外着我?」

张智旭说:「我不去,你俩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准考证给他后,他没给我任何回复,而且这半年他好像很忙,我们也没有经常见面。

所以我现在有点慌,害怕他是在渐渐疏远我……

慌乱逐渐变成惧怕,我这才发现,自己是有多喜欢他。

如果错过他的话,我想我会后悔很久很久吧。

不过上天还挺公平,并没把所有 BE 剧本都塞给我一个人。

张智旭说完自己不去后,顿了几秒,然后不好意思地看了眼自己妹妹。

他干咳一声:「我欠笑楠一张『答题纸』,得好好复习,来年考完试还给她。」

闺蜜不懂:「什么答题纸?」

张智旭不告诉她,她又看向我。

我忙着在心里偷乐,也没顾上她。

她倒一下子自学成才了,说:「肯定有奸情!」

12

三年后,拥有一位脱产在校读研男朋友的我,毕业了。

导师知道我没继续读博的想法后,虽表示可惜,但却帮我介绍了一份待遇丰厚的工作。

他不知道我在 A 市有男朋友,还买了房,所以很有心,特意帮我在老家找的工作。

我自己留在 A 市找工作,兴许会找到更好的,可还是存在概率问题。

而导师介绍的那家公司,发展空间比 A 市这边的公司大很多,我非常心动。

那么问题就来了。

我是留在 A 市陪张智旭念完研究生,还是立刻动身回老家入职呢?

我故意让张智旭给我做选择。

张智旭听了以后,脸都拉下来,特别不高兴:「你这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你拿我和那个渣子比?」

见他气得眉毛不是眉毛,鼻子不是鼻子,我噗嗤一声笑出来:「所以呢?」

「你走,回你的老家去吧。」他怨妇似的,将我从他身边推开,力道很轻。

我认真道:「我回去的话,我们就要异地恋了,而且是两年……」

张智旭考研没我顺利,第一次没考上,所以我收到了两张他的准考证。

第一张后面写着:【感觉不太妙……你介不介意,男朋友晚一年发货?】

第二张后面则写着:【稳稳地发货了!女朋友。】

「你怕我耐不住寂寞?」他也认真起来,重新将我拉回怀里,「可我更怕你太优秀,一回家就被以前的男同学盯上呢。」

条件反射,「以前的男同学」一下子就让我想到了赵辰。

我掩不住地嫌弃:「我脑子没坑,你放心吧。」

张智旭胳膊收紧几分,像是要把我揉进他身体里似的,更正说:「你应该说,『你是最好的,别人我都看不上』!」

我宠溺地揉揉他的头,一字不差地重复:「你是最好的,别人我都看不上!」

一周之后,我拉着行李回了家。

去年,我也回来过一次,帮我妈和她第二任丈夫离婚。

因为他的出轨,我妈和我的关系缓和了。

我妈终于活明白,知道这个世界上,不会抛弃她的人,只有我和我弟弟。

那天晚上,她抱着我哭了很久,说了很多遍对不起。

我有条件地接受了她的道歉。

那个条件就是,别指望我做扶弟魔。

弟弟的渣爹和我爹如出一辙,把孩子丢给我妈后,拒付抚养费。

我妈工资不多不少,把弟弟养大成人绰绰有余,但以后结婚买房什么的,那肯定是负担不起。

所以我跟她谈得很明白,弟弟以后上学需要钱,我可以借,但结婚买房什么的,他们想都不要想。

我妈听我这么说的时候,羞愧得又哭了起来。

应该是想到当初,她不给我钱上学的事了。

我告诉她,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别提了,以后记住我说的那个条件就行。

我妈抹着泪,点点头,然后说了句:「你比我活得明白,你这辈子再也不会吃亏受气了。」

13

确实,我活得比她明白,现在看男人的眼光也比她好。

从 A 市回来后,张智旭每天晚上都准时跟我视频。

我工作不忙时给他发消息,他也几乎秒回。

超级频繁的联系,让我们俩没怎么感觉到异地恋的威力。

倒是闺蜜跟我分开后,不爱留在 A 市了,也想抛弃她哥,跟我回家。

我在公司是管理岗,正好公司最近在招人,就把闺蜜内推给 HR。

闺蜜是行政岗,要求不太高,HR 也会做人,直接视频面试后,就和行政部门的主管把人定下了。

其他岗位的,则在周三集体面试。

下午开完会,我刚进办公室,软件开发部主管就拿着几份简历敲门进来。

「宋经理,这是通过面试的几位程序员,您看看,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叫 HR 通知他们准备入职。」

我接过简历,翻到第三位面试者的时候,手一下子僵住。

怎么会这么巧?

赵辰?

我抽出他的简历,问部门主管:「招聘要求不是写了,只招 985 大学毕业的吗?」

主管有点心虚:「上面不是也写了,条件优秀者,可放宽要求……」

「那他是哪里优秀?我目前在简历上没有发现。」

「宋经理,你可能才入职场,不了解,简历不能全信。有些人特别会包装自己,但进来共事后,你就会发现,他们就是一个嘴把式。」

「那这位面试时,给你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对啊,简历看起来平平无奇,但聊天时,就很明显能感觉到,他这人脑袋特灵。」

这么捧赵辰,他估计是赵辰他爸托的关系吧。

我看破不说破,抿唇笑了笑。

「您刚才说得很对,我才入职场,什么都不了解,确实需要体验一下。要不这样吧,再加一场面试怎么样,我亲自来。」

主管一愣,脸上笑容难看,嘴上却答应得干脆。

14

附加面试定在周五下午,当天中午,我外出吃饭回来,好巧不巧,就在公司楼下遇到了来二面的赵辰。

这么多年不见,他发福了,皮肤也没以前好,多了很多痘印,而且发际线还后移了最少三厘米。

这才二十五岁……要是再下去几年,那他不得变成清朝人?

「宋笑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赵辰似乎并没听说,今天要面试他的人是我。

见到我时,他脸上竟露出老同学见面的惊喜表情,似乎我们两个以前什么不开心的事都没发生过。

我出于基本素养,礼貌地应了一声:「刚回来不久。」

赵辰指指面前的写字楼:「你也在这里上班?」

「嗯。」

「巧了,」他笑得胸有成竹,「我们要成为同事了。」

「是吗?」

「哎,你这么冷淡……是不是还记得以前的事啊?都过去那么久了,那时候大家都不成熟,忘了吧。」

我冷哼一声,没再理会。

接二连三在我这里遇冷,赵辰的自尊心被刺痛,语气立刻变得尖酸刻薄。

「其实我那时候也是为了你好,你看,你去一趟 A 大又怎么样?这不还是回老家工作了吗?」

他打量我的通勤装:「文职吧?毕业都三年了,还在做文职?是不是,现实和我当初说的一样,女的在职场竞争力很弱!」

他瞄一眼我光秃秃的手指,又说:「还没结婚呢?抓紧吧,二十五了,再过几年的话,好男人就不多了!」

「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就我们班以前那个于洋,现在也单身,在一家私企上班,年薪大概六万多,比我是少了一半,但你不买名牌的话,也能过得挺润,毕竟都是土著,家里有房有车。」

几年不见,他不光丑了,嘴还变碎了。

我有点不耐烦,冷冷地看他一眼:「说完了吗,我要回公司了。」

又被我噎了一下,赵辰不满自己每拳都打在棉花上,非要挑起我的火气似的,讽刺道:「你们女的就是小心眼儿,说几句就不高兴了,甩脸子。」

这回,我没忍住,终于冲他抿起唇,笑了一下。

赵辰被我笑懵,我没给他留问为什么的机会,踩着高跟鞋进了写字楼。

回到办公室里,我给张智旭发了个微信。

【我今天还真遇到以前的男同学了。】

张智旭秒回:【有我帅吗?】

我:【当然没有!】

张智旭:【亲亲抱抱举高高.JPG】

张智旭:【叫什么,怎么遇到的,老实交代。】

我:【来面试的。至于名字,你猜猜。】

聪明如他,立刻就猜了出来:【赵辰?】

我:【对,就是他。】

张智旭:【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公事公办啊,他要是真的那么优秀,那就留下来给我当下属,要是不行,就让他回家另找工作呗。】

张智旭:【一如往常的理智。666。】

张智旭:【但不知道,你今天能不能为我破例,不理智一回呢?】

我:【什么意思?】

他卖官司,任我怎么问,也没有回答。

15

下午两点整,我来到面试的会议室。

在门口,我又遇到了等待面试官的赵辰。

这次,我脖子上挂了工牌。

赵辰一开始见到我没太惊讶,可能以为我是负责安排他们面试的行政人员,但后来目光落到我工牌上后,他的瞳孔都因为高级产品经理几个字惊得放大很多。

没错,在导师的引荐下,我一入职就成为了这家公司的高级产品经理。

而被父亲托着关系的赵晨,应聘的却是一个中级程序员的岗位。

说是公事公办,其实我还是有私心的。

在复试几位应聘者时,我把赵辰排在了最后一名。

我不知道经过这漫长的等待,他还会不会进来见我。

若是他半路走了,那我应该还挺可惜的。

因为我真想看看他的实力如何,另外我还有几句比较私人的话,想跟他聊一聊。

待倒数第二位应聘者面试完,我满怀期待地让助理叫了赵辰的名字。

期待没有落空,赵辰竟然没走。

不知道他是也有话想和我说,还是他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只是面试开始后,他很让我失望。

我问的几个问题,他回答得非常含糊,思路一点都不清晰。

而且问到专业相关的问题,他回答得也是一塌糊涂。

且不说他上的学校师资如何,就以他毕业后这几年的工作经验来说,他也不应该面试成这种样子。

我不禁怀疑,他简历存在造假的可能性。

坐在旁边的部门主管听得面红耳赤,比赵辰自己还觉羞愧。

终于,面试到一半的时候,他不好意思再待下去,借口部门里有急事先撤了。

会议室里,只剩下我和赵辰两人。

就像当年在酒店走廊里一样。

他比我沉不住气,先一步开口说起私事。

「宋笑楠,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微微挑眉,问他:「故意什么?」

「故意让我复试,故意在楼下遇见我,故意出一些刁钻的问题为难我!」

我觉得有些好笑,却还是耐心地回答了。

「复试是因为主管在我面前把你夸得特别优秀,我想亲自面试看看。」

「在楼下遇到你确实是意外,可能真是我们比较有缘。」

「至于刚刚我问你的问题……我并没有刁难你,你可以去找其他面试者打听一下,我问的是不是一样。」

「不过,那几位工作经验比你少的应聘者,回答得都比你好,所以我还是建议你多在自身上面找问题。」

这句话似乎刺痛了赵辰,他脸色铁青,直接一拍桌站起来。

「说了这么多,你就是想嘲笑我是个三本,是吗?」

我弯了弯唇:「你的问题不只是念了什么学校,更严重的是你的三观。我们公司不欢迎拉关系走后门的人。」

「而且作为一个有三年工作经历的程序员,从未在工作上取得突出成绩就算了,就连跳槽,都需要父亲托关系……这就是你所说的,男性在职场上的强大竞争力?」

「行了!你有什么了不起?」

赵晨被我说得气急败坏,抬腿蹬了一脚会议室的椅子。

「你一个女的,就算是 A 大本科毕业,那短短三年,就能坐上经理的位子了?」

话外之意,就是说我靠潜规则呗?

我不疾不徐地更正:「我毕业后的三年没有工作,这是我第一次步入职场,你以为我在工作的那三年,其实我在读研。」

「读研期间,我跟着我导师做了一些项目,获了几个奖,也收获了不少好口碑。」

「导师本来想说服我考博,但我暂时没有那个想法,所以他就介绍我来了这边。」

「赵辰,你现在理解了吗,我当时为什么非要选择一本?」

因为这条路上,我会遇见更好的人和更好的资源。

赵辰显然也参悟了,他表情难看到极点,可不知道又想到什么,突然嗤笑出声。

「我承认,你现在混得确实挺好。但那又怎样?你挑男人的眼光不行啊!」

「我刚才在同学群里听说,你真和张媛洁她哥好了。」他语气轻蔑,很看不起张智旭的样子,「就他那种地痞,早晚会拿着你的钱出去找女人,让你……」

他这话还没说完,我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就亮起来。

来电显示,张智旭。

面试面到这种地步,也没必要再进行下去。

我拿过手机,抬眼看向赵辰:「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回家等 HR 的电话。」

说罢,我就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头,张智旭问我:「能不能早点儿下班?我现在在你公司楼下。」

我大吃一惊,不可思议地扒着窗户往下看。

竟然真的看到了,他那辆挂着 A 市车牌的路虎揽胜。

「你刚刚在微信上说的……」

我们已经默契到心有灵犀,我要说什么他知道,他要做什么,我也能猜出来了。

张智旭:「没错,分开这些天,我想了很多。不管你觉不觉得我自私,我都想这样做……」

「宋笑楠,咱俩把证领了吧。」

分开这么多天,我也想过这件事。

既然已经决定这辈子都要跟他一起走,那不如就早点把戒指套在他手上。

让 A 市那些小姑娘们知道,他已经是我宋笑楠的人了。

迫不及待,我乘坐电梯下楼。

真的是有缘,我在公司门口又碰到还没走正在讲电话的赵辰。

赵辰也看到了我,还有靠在路虎上等我的张智旭。

这些年,读过的书和经历过的事,早已像刻刀一样,将曾经那个魂不吝的问题少年,雕刻成了一个成熟稳重的成功男人。

如今他和赵辰同框,那看起来,简直就是包装精美的高品质水果和菜市场上没人要的烂杏。

只是烂杏不会因对比差异而自卑,但人会。

所以,赵辰没在 BB 赖赖,很快就灰头土脸地溜走了。

张智旭也看到了他。

他上前拉住我的手,一脸得意:「你确实没骗我,我比他可帅多了。」

我补充:「能力也强。」

张智旭故意坏笑:「你说哪方面?」

我嫌弃地睃他,他赶紧道歉,把我搂进怀里:「是我没正形,我该罚。」

我哼声:「那就罚你无妻徒刑。」

「啊?那我钻戒岂不是白买了?」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礼盒。

打开后,里面放着一对周身全部嵌了钻石的对戒。

「楠楠,嫁给我吧!」

我毫不犹豫,把手伸到他面前。

「好!」

16 尾声

异地的两年终于结束,张智旭研究生毕业,但他没回老家。

因为我们公司这两年发展不错,老板决定把主要业务迁到 A 市了。

城市大,资源多,机会也多。

这个道理,对人还是公司来说,都一样。

但这并不是说,人一定要到大城市里来闯一闯。

而是说,当面前明明有更好的机会时,我们一定要抓住。

因为真心爱我们的人,会尊重我们,会希望我们变得更好。

那些想拉我们一起沉沦的人,不管说得有多好听,都只是在遮掩他内心的自私罢了。

那样的人,他谁都不爱,只爱自己。

(完)

备案号:YX11PMgj8r9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