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网恋对象让我考北大

高考出分数,我给网恋对象发了条消息。

「我上不了北大了,再见。」

然后转头去了清华,顺便把人拉黑。

结果大一实训,来代课的研究生学长当众点我名。

「来,把这题做一下,我之前教过你的。」

我:「……」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想让我考北大的网恋对象会出现在清华?!

一、

高一文理分科后,我的成绩下跌得很严重。

生怕上不了清华。

无奈之下,我网上撩了一个名叫「北大落选人」的小哥哥。

让他帮我复习功课。

小哥哥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放心,有哥哥在,保证你能考上北大。」

我受宠若惊。

「不不不,不用北大。」

实际上心里嘀咕:清华也行。

「啧,小妹妹怎么说话呢?你可以瞧不起你的智商,但不能鄙视我的能力。」

我:「……」

是是是。

我确实不敢鄙视。

因为「北大兄」真的有两把刷子。

在他的辅导下,我成绩不仅升得快,而且还很稳。

高考二模,我还考了 689 的高分。

我兴奋地和对方分享。

北大兄十分淡定。

「嗯,这成绩上北大应该够了。」

确实够了,但我不想读北大。

我一直想去的都是清华。

但在北大兄帮我辅导功课一年多的时间来,

我清楚地感受到北大兄对北大有一种特殊的执着。

要不然,不会一年多了他的游戏名还是「北大落选人」。

如果我要是不上北大,北大兄会不会失望?

看着北大兄发过来的消息。

我决定试探一下。

「万一我去不了北大怎么办?」

「放心,你肯定能上的。」

嗯……

对方可能以为我高考前紧张,在安慰我。

就这样,我没对北大兄提起我的清华梦。

高考前一天,北大兄发来消息让我好好考。

他这段时间忙着毕业论文,让我出高考分数之后回个消息给他。

二、

六月二十多号我们出了分数。

我考了 716 分。

嗯……能去北大,也能去清华。

在我纠结选哪个的时候,我妈在凌晨三点接到了清华招生办的电话。

于是果断给我选了清华……

北大,再见。

选了一直想去的学校固然高兴。

但是一想到给我辅导功课的北大兄,我又有点忧虑。

对方一直让我考北大,我如今选了清华,

好像背叛了他一样。

就这样,在我纠结如何回复的时候,

北大兄的消息先传了过来。

「你们出分数了吧?考得怎么样?」

看看这温柔的问候。

我心里的愧疚感更深了。

我狠狠心,一咬牙,发了条消息过去。

「我没考好,上不了北大了。」

「……」

对方沉默了。

没等他第二条消息发过来,我就又发了一句:

「对不起,再见。」

然后果断把人拉黑下线。

三、

在那之后,我和北大兄失去了联系。

虽然这只是茫茫互联网中的一段「露水情缘」,

但大一开学,经过北大校门口的时候,

我还是忍不住停了下来。

同伴林依依问我怎么了。

看我迷茫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丝惋惜和向往。

我叹口气:「曾经,我差一点就去了北大。」

「……」

对方无语,拉着我去图书馆抢位置。

「不瞒你说,每一个清华人经过这里都会这样说。赶紧的,要不图书馆该没位置了。」

我:「……」

好真实清新不做作的凡尔赛……

果然,到了图书馆已经没位置了。

林依依哀嚎了一声:

「这些人都是魔鬼吗?考上清华了还这么卷?!」

一眼看过去,都坐满了人。

背书区倒是还剩几个位置。

但我们听了一耳朵各种语言语种的声音,

还是觉得「沉默是金」的阅读区可贵。

「哎,我看见个位置,在那!」

林依依激动地拍了我一下。

立马跑过去和别人交涉。

几秒钟之后,她朝我招招手。

「言言,快过来,这里有位置。」

我走过去,正好听见他们的对话:

「不用客气,你们大一的?」

「对。」

林依依笑眯眯,声音甜得不得了。

我默默坐下,发现我对面位置是空着的,但是放着书。

「你们确实该叫我学长,不过我要比你们大好几届,我现在在读研了。」

「哇哦,厉害!」

在我困惑对面是不是还有人的时候,

林依依已经和对方互相加了微信。

各自坐下之后,大家就重新安静了下来。

我低头看书。

没过一会儿,就感觉对面光线一暗,

一个身影拉开我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紧接着传来了小声的对话:

「导师又让你拉去办公室了?」

「嗯,有个数据有误差,重新算了遍。」

第一个声音是给我们让座的学长的。

第二个声音虽然有些陌生,但却格外好听。

我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坐着个戴眼睛的年轻男人。

眉骨很高,深邃且浓郁,睫毛又长又密。

眼睛格外好看,有点像漫画里的那种。

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

对方抬眸。

正对上视线的瞬间,我也看清楚了对方的脸。

好看到让我呼吸一窒。

但这个长得像漫画的人只是淡淡扫了我一眼。

然后在看见我面前专业书的时候,眉梢挑了挑。

意外道:「高分子材料与工程?你学这个专业的?」

咦?他居然和我说话了。

我点点头。

高中的时候我就学的理科,拜北大兄所赐,成绩一直不错。

所以上了清华之后直接选了这个专业。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对面男人勾了勾唇角:「不错。」

我正纳闷,隔壁学长友善补充:

「真巧,我们也是这个专业的。」

 啊,那确实好巧,直系学长。

「学长好。」

我礼貌地打招呼。

男人「嗯」了一声,态度好像又冷淡了。

「你别介意啊,他这人就这样。」

我笑了一下,没往心里去。

四、

我学的这个专业有点复杂。

课后作业多且困难。

又是一个周末。

我和林依依困在宿舍里为一道物理化学题头疼。

最终林依依哀嚎了一声。

「我真是做不下去了,杀了我吧,怎么会这么难?!算几遍都是错的。」

看着她薅下来的几根头发。

我也有点心疼。

但确实无奈。

大学的课业难度比高中难了不止一星半点。

 「要不我们去问问别人吧?」

「问谁?」

林依依这话难倒我了。

老师……不太敢问。

同学?

我身边的林依依就是省理科状元。

纠结的时候,我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

北大兄。

北大兄如果在的话,这道题目对他来说应该轻而易举吧。

可是,我已经把人家删了!

早知道上大学了还要受作业的折磨,

当初就不该一时冲动。

就在这时,躺尸的林依依突然一个挺坐。

「我想到了一个人。」

「谁?」

「上次我们在图书馆遇到的学长,我不是加了微信吗?他也是学这个专业的,肯定知道。」

林依依说干就干。

抄起手机发了条消息。

一分钟后她激动地拉着我往外面走。

「走走走,对方同意了,我们现在就找他去。」

五、

林依依把我拉到了实验的教学楼。

「他们在做实验嘞,我们等一下哦。」

没过多久,实验室陆陆续续出来了不少人。

紧接着上次加林依依微信给我们让座的那个学长也出来了。

学长叫闫浩,看见我们让我们进去。

「进实验室会不会不太好?」

「我们做实验的在里面,外面是开会的地方,没关系。」

林依依哦哦了两声,拉着我找了个空位置坐下。

闫浩和林依依面对面,我在旁边听着。

学长就是学长,这能力真不是盖的。

没过多久林依依就恍然大悟地点头。

我正要问什么,

实验室的门被推了开来。

进来的人和我们仨大眼瞪小眼。

「哎,齐喻,你回来了?」

来人正是上次图书馆坐我对面那个戴眼镜很好看的男人。

原来他叫齐喻。

齐喻眼神从我和林依依的身上扫过。

闫浩开口解释:

「哦,上次图书馆遇到的学妹,有几道题不会做,过来问一下。」

「嗯。」

依旧是清清冷冷的态度。

我和林依依相互对视一眼。

林依依拉着我起身。

「那什么,学长,问完了我们就先走了哈,谢谢学长。」

「没事,不客气。哎,对了,我们实验室缺两个助手,你们有兴趣吗?」

闫浩突然说道。

我和林依依同时一愣。

然后我敏锐地察觉到齐喻皱了一下眉头。

显然这人不太情愿。

我正要开口拒绝。

林依依就说:「好呀,那个,言言,去去去,加个微信,回头联系。」

不是,为什么要我加微信?

她不是加了闫浩的吗?

我正纳闷,林依依推着我一个劲地给我使眼色。

骑虎难下。

我干笑着来到了闫浩和齐喻的面前。

闫浩倒是爽快,笑嘻嘻地加了。

到了齐喻。

我看他样子似乎要拒绝。

果不其然,到了他面前,他扫了我一眼。

拒绝的话刚要说出口,一低头看见我的头像二维码,愣了一下。

「这你微信?」

他突然拧眉抬眸看着我。

「啊,……对,怎么了?」

「你叫什么名字?」

「颜言言。」

「……」

我刚说完,一旁的闫浩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齐喻一脸无语的表情。

我有些尴尬:「你们也可以叫我颜言。」

「哪人?」

「不是,齐喻,你查户口呢?」

我还没回答,闫浩就开口了。

然后被齐喻瞪了一眼。

然后齐喻又继续盯着我:「回答。」

「南……南京。」

我一哆嗦,不回答不行。

但回答了似乎更不行了。

因为查户口那人听我回答完,突然发笑一声。

然后上下打量了我一眼。

那眼神,就怎么说呢?

跟看抓到的猎物一样,看得我心里发毛。

我觉得齐喻对我有敌意。

他虽然脸上带笑,但不达眼底。

属于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高考考挺好,来清华了。」

这话听着怪。

我一时没转过弯来,讷讷点头。 

「还,还行。」

齐喻又笑了。

好像是气得。

不过这回他拿出了手机扫了我的二维码。

「行,明天下课了来实验室。」

啊?

别说我了,闫浩都惊呆了。

「你刚还不是不情愿……吗?」

他话没说完就被迫咽了下去。

六、

因为加入了齐喻的实验室。

我和林依依也没有参加什么社团了。

光一个实验室就已经很累了。

闫浩向他们的导师申请了我和林依依的助手位置。

一周两次,一次两小时。

每次结束,林依依都要哀叹一声。

而我更可怜。

还没来得及附和,手机就传来了消息。

「齐喻让我再回实验室一趟,有个数据算错了。」

我爬起来。

林依依怜悯地看着我。

「言言,你是不是惹到了齐学长啊?」

「没有啊,我才和他第一次见。」

「那他怎么天天压榨你。」

进了实验室,我被分配跟在了齐喻的身边。

林依依跟在闫浩身边。

第一天做完实验回来,林依依就对我的助手生涯表示了哀悼。

「我听闫浩学长说了,齐喻学长可是个学术疯子,言言,你真可怜。」

这段时间,我对这句话深有体会。

齐喻做起实验来真的可以说是不眠不休,废寝忘食。

我重新回到实验楼。

实验室里只有齐喻一个人了。

他穿着白色的实验服,戴着防护镜。

一旁的白板上密密麻麻全是计算的实验数据。

「学长。」

齐喻看也没看我一眼,指了指旁边的黑板。

「我刚发你的,重新算一遍。」

「哦。」

实验数据计算量大,反反复复。

一计算起来我就忘记了时间。

 「好了吗?」

「还差一点。」

我老老实实开口。

齐喻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哪里不会?」

「这。」

我指了地方。

齐喻走过来拿走了我手上的白板笔。

「看着。」

这二话不说就讲课的样子,莫名让我想起了北大兄。

齐喻放下白板笔。

「懂了吗?」

「懂……懂了。」

「行,很晚了,先回去吧。明天继续。」

齐喻转身对我说道。

「我再算一遍就回去。」

正在脱实验服的齐喻动作一顿。

「实验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身体,先回去休息好,明天才有更清醒的脑子学习,今天先到这。」

他把脱好的实验服挂好,又补充了一句:

「只有我有钥匙,你要让我在这陪你?」

「啊,不,不用。」

实验室的钥匙只有几个重要人员有。

我不敢拿钥匙,当然也更不敢让齐喻陪我。

七、

出了实验楼。

对方说直接送我回宿舍。

不好拒绝,我只好默默地跟着。

一路上实在是太尴尬了。

我觉得我应该找点话题打破沉默。

「那个,谢谢你。」

「举手之劳。」

「……」

这对话实在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我又另外找了几个话题,但都被齐喻给堵死了。

我觉得林依依说得对,

齐喻的脑子里估计只有实验。

回到宿舍我和林依依吐槽。

林依依斟酌了一会说道:

「会不会是你不会找话题啊?」

「是吗?我觉得我找的话题挺好的。」

「可是你们的对话也太尬了,你和别的男生也这样?」

别的男生?

我回忆了一下。

除了高中同学,

别的男生就只有北大兄一个了。

虽然我们只是线上联系,没有见过面,

但是我们俩的对话也很顺畅。

特别是北大兄,从来不会让话掉在地上。

这么一对比,忽然更想念北大兄了。

我叹口气。

也不知道北大兄现在怎么样了?

当初还打算高考结束之后约他见面感谢一下的。

如果现在我把北大兄加回来……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跟野草一样疯狂长着。

我纠结了好几天。

最终说服了自己:

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跟对方说一声对不起和谢谢。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点开了那个熟悉的头像主页,

发送了好友通过申请。

八、

但是等了半天也没见那边通过。

我泄气了。

估计对方还在生气,不愿意通过我的好友申请。

心情不好,我耷拉了一上午。

就在下午下课之后,

我的消息栏居然有一条新的消息。

「对方已通过你的好友申请」

北大兄!

我激动得直起身子,迫不及待地发出了第一条消息。

「北大兄!好久不见!」

「……」

看看这省略号,还是熟悉的味道。

我正准备打一长段文字抒发一下我对北大兄的感激和思念之情,

结果对方一条消息蹦了出来。

「为什么删我?」

「……」

哎呀,本来还打算循序渐进地引出这个话题,

没想到对方单刀直入。

好在隔着手机屏幕对方看不见我的尴尬。

我默默地心虚地敲出了几个字:

「不好意思面对你。」

「上清华了还不好意思面对我?」

「这都被你知道了?」

「……」

对方又沉默了。

我记起之前有发过清华开学报到的朋友圈。

估计北大兄是看到了。

事到如今,我只能万分诚恳地道歉了。

我对北大兄说明了这数月来我的愧疚和歉意。

顺便告诉他其实我一直想上的都是清华。

只不过他一直在那里激励我北大北大。

我怕让他失望,这才撒了开头考得不好的那个谎话。

我一溜烟地发消息过去。

对方又不回了。

我以为他又生气了。

等过了十分钟,对方消息过来了。

「刚刚在做实验。」

「嗯,清华也挺好。」

咦,原来北大兄没有生气。

我提起的心瞬间放下。

似乎又找到了之前和他聊天的轻松感觉。

「做实验,北大兄你还在读书吗?」

「嗯,硕博连读。」

「哇!好厉害,学什么专业的?」

「材料与工程。」

咦?!这不是和我同一个专业吗?!

我立马兴奋了。

眼睛一亮:「我也是学这个专业的,北大兄,我们真有缘分。」

「……」

又不说话了。

但是没关系。

一直以来困在我心里的石头好歹放下了。

九、

和北大兄重归于好之后,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就连齐喻拉着我做实验到晚上九点我都没怨言了。

林依依震惊我是不是被齐喻同化了。

而自从知道我和北大兄是学同一个专业之后,

我有什么问题不懂都立马问他。

好像又回到了当初他辅导我高三复习的时候。

这天晚上我照常和北大兄聊天。

今天的实验数据步骤有一块我不懂,

只能记下来回来找北大兄。

北大兄替我答疑解惑之后,纳闷地问我:

「刚才做实验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我:「我怕带我的师哥嫌我笨。」

「……」

一旦开了口,我便忍不住吐槽起来。

跟在齐喻的身边做助手倒也不是不好。

毕竟我确实学到很多东西。

不过有一点就是,他脑子转得实在太快了。

我还没有弄明白上一步骤怎么形成的,他就直接跳到结局了。

可能对他来说,那些步骤都是简单可略的。

但对我来说……属实跟不上步伐。

「我怀疑他的脑袋是计算机,都完全不用思考的,脑袋里就是程序。」

我发了一条消息出去。

北大兄又没回了。

估计又去做实验了吧。

第二天我到了实验室。

我来得早,实验室还没开门。

我等了一会儿,看见姗姗来迟的齐喻。

「师哥好。」

我打招呼。

对方看了我一眼,「嗯」了一声。

实验结束的时候,我正收拾东西,

齐喻忽然叫住我:

「颜言。」

「什么?」

「今天的实验,有哪里不懂吗?」

啊?

我惊讶地看着齐喻。

后者穿着白大褂,防护镜架在他自己的眼镜外层。

见我看他,齐喻居然咳嗽了一声,

表情好像有些不自然。

「我说,今天的实验,有哪里不懂吗?」

「哦哦,有,有。」

我立马掏出小本本勤学好问起来。

齐喻一一替我解答。

到最后,他居然说:「以后有什么不懂的,直接来问我就好。」

「嗯,好,谢谢师哥。」

齐喻「嗯」了一声,离开了实验室。

回到宿舍我迫不及待地和北大兄发了消息。

「北大兄,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一直跟着做实验的那个师哥,今天居然问我做完实验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所以呢?」

「北大兄你真是我的福星。」

我一连发了好几个表情包过去。

那边又没回。

但我已经习惯了。

十、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忙碌充实。

我和林依依做助手的时间长了,和实验室的师兄们也混熟了。

偶尔会一起聚餐吃饭。

「颜言,依依,今天晚上有没有空,大家约了聚餐。」

「好呀。」

「好。」

我应完声才发现身边的齐喻还在算数据。

说起来,

我做他助手两个月,好像很少见到齐喻和大家一块吃饭。

「学长,今天晚上聚餐你去吗?」

齐喻抬眸看了我一眼。

他眼睛实在好看。

只可惜看人时过于清冷。

我一直都不太敢和他说话。

要不是最近他态度有所转变,我还真不敢说出这句话。

就在我以为齐喻不会答应时,

他居然摘下了防护镜。

「好。」

他答应了?!

我惊讶又错愕。

晚上聚餐大家聊得欢。

我摸出手机,习惯性给北大兄发了个消息。

「北大兄,我今天和师兄们出来聚餐了。」

发完消息我等着对方的回复。

一抬头看见坐在我对面的齐喻。

明明都是来聚餐的,他安安静静得像是个局外人。

齐喻低着头,好像是在玩手机。

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抬头看了我一眼。

这猝不及防的一眼啊,

看得我心慌错乱的。

好在我的手机响了一下。

北大兄回我消息了。

他问:「然后呢?」

「没然后了,就跟你说一声。」

「……」

嗯……

这话题有点无聊。

我正准备找新的话题。

饭桌上就有人点我名了。

「颜言,别总玩手机啊,一块聊天。」

「啊?哦,哦。」

我茫然地抬起头。

齐喻也被点名放下了手机。

不过他心情看起来好像比刚才好了点。

脸上竟然带着淡淡的笑意。

纳闷了,玩个手机也这么开心?

我被迫加入聊天。

有人问我:「哎,颜言,你交男朋友了吗?」

啊?

这话一出,一桌的人都看向我。

被突然注视着,我脚趾在抠地。

该怎么回答?不会有人要牵红线吧?

我心里只有学习,没有爱情呀。

突然,我脑海中灵光一闪,

脱口而出:「交了。」

话音落下,餐桌安静了。

林依依瞪着眼睛看我。

「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干笑:「呵呵呵,我不太爱张扬。」

忽然察觉身上落了一道凌厉的视线。

抬头一看,

居然是齐喻。

他瞪我干嘛?

 十一、

大家的话题从我身上转开。

我又赶紧低下头给北大兄发消息。

但北大兄好像又失踪了。

没关系,我连续发了好几条过去。

正兴致勃勃,

突然听见手机丢桌上的声音。

抬头一看,居然是齐喻。

他怎么回事?

怎么又变臭脸了?

后面几天,北大兄居然都没回我消息。

我正纳闷,更让我疑惑不解的是,

这几天做实验的时候,齐喻突然好严格。

整个实验室气压都有点低,没人敢大声说话。

林依依看我跟个小可怜一样跟在齐喻的身后,

忍不住去问了闫浩。

闫浩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他大四的时候。」

「大四?怎么了?」

「哦,大四那年,他给一高考的小姑娘复习功课,结果高考完人家把他拉黑了。

齐喻给人家复习了一年呢。那小姑娘也忒没良心了点。」

「……」

林依依转头就把这些话告诉了我。

当然,她只是委婉地转达了一下。

但落到我耳朵里,那就是……

齐喻大概是失恋了。

原来如此。

实验室再见齐喻,我兢兢业业。

可齐喻这几天好像水逆。

不仅失恋,就连实验也出了问题。

因为数值带错导致整个实验数据产生误差。

之前的实验数据全部推翻。

闫浩他们熬了几个大夜。

我和林依依因为是助手,白天还有课,不用跟着一块。

我有时会往实验室里转。

隔着玻璃看着一群穿实验服的人忙碌。

有天晚上我从校外回来,经过实验楼还看见灯亮着。

里面只有齐喻一个人。

「师哥。」

我敲门进去。

齐喻眉眼疲惫,问我怎么来了。

「你还没吃饭吧?我刚好买了零食,你吃一点?」

齐喻「嗯」了一声。

我问他实验进行得顺不顺利。

他点点头。

明显口不对心。

我想了想,决定安慰他一下。

所谓情场失意,商场得意。

天涯何处无芳草。

能附和此刻齐喻状态的我都用上了。

齐喻听着听着,忽然皱起了眉头。

「你高考语文多少分?」

「……额,一百二。」

「难怪。」

什么意思?他在说我语文差吗?

虽然我语文确实是弱项,但我理综高啊!

我不服。

和齐喻争论起来。

齐喻笑我:「懂得倒是挺多,男朋友教的?」

啊?什么男朋友?

齐喻又继续低头啃着面包,含糊不清地问:

「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

我这才想起来前段时间聚餐我说的话。

事实证明,撒谎只能硬着头皮撒下去。

「高……高中毕业。」

「早恋?」

「啊?不是不是。」

我紧张地摆手。

齐喻用第二次见面查户口的语气询问我:

 「你男朋友什么人?哪所学校的?」

「北大。」

我毫不犹豫。

齐喻怀疑的眼神落下。

我只好又补充了一句:

「差点就上了。」

齐喻拧着他好看的眉头看着我。

我硬着头皮撒谎。

「我男朋友很厉害,差点上了北大,我高中就是他帮我复习的,不然我也不能来这。」

对不起了北大兄。

只能拿你挡刀了。

我翻出微信北大兄的头像,递到齐喻的面前。

「看,这是他头像!」

「咳咳咳!」

齐喻突然猛地咳嗽了起来。

平时清清冷冷端庄的一张脸都憋红了。

我慌忙递水给他。

齐喻说:「我怎么不知道……」

他说一半又不说了。

接过了我的水,垂眸睨着我:

「这真你男朋友?」

「嗯。」

齐喻不说话,只是笑。

他笑起来怪好看的,眉眼略弯,眼神都是亮的,

就是耳尖红得滴血。

好在他没继续这个话题了,

不然我真心虚得圆不了这个谎。

回去之后,我惊喜地发现北大兄居然回我消息了。

「最近忙。」

简单三个字表达歉意。

一想到刚刚我拿他挡枪,被冷落这么多天的怨气也消了。

「没事没事。」

十二、

过了几天,齐喻他们的实验结束了。

我和林依依的助手生涯也暂时告了一段落。

我刷手机时发现北大兄发了一条朋友圈,

并且定位就在我的城市。

这简直让我惊喜。

我立马发了消息过去:

 「北大兄!你有空吗?我们见一面呀,想请你吃饭谢谢你。」

我和北大兄联系并不少。

加上高三他辅导我那段时间,

我与他的关系比很多见过面的人都要亲近。

 「有空。」

北大兄很快回了。

最终我们约了下周一见面。

我激动得在床上打滚。

林依依回来看见我这样纳闷又好奇。

「你怎么了?这么开心。」

「没事,没事,我朋友要来了。」

实际上我控制不住的欢喜。

「哎,下周一下午的课你帮我代一下呗。」

 「下周是实训课,应该没那么严,行。」

「谢谢依依。」

我开心地滚了一圈,又给北大兄回了个消息:

「那我到时候给你发消息。」

「好。」

周一的实训课是我们这学期的第一次实训。

北大兄说实训和实验差不多。

我和林依依都当了那么久的实验助手了,

这次的实训对我来说其实没什么吸引力。

「我下午下课就走了,你记得帮我……」

我低头对林依依说话。

实训老师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我叫齐喻,是你们的代课老师,也是你们的直系学长,这个星期的实训课,由我来给大家上。」

清冷有质地的熟悉声音惊得我一抬头。

话都没说完,

教室里响起不小一阵欢呼声。

林依依激动地拍着我的手。

「居然是齐喻学长耶,哇塞,他今天也太帅了吧?」

可不?

今天齐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居然穿了一件浅色大衣。

他本来就身高腿长,这大衣衬托得他身姿隽永挺拔。

高鼻梁高眉骨,加上好看的脸。

实验室一枝花果然名不虚传。

虽然我也有一瞬间的迷失自己,但我很快收回了视线。

完蛋,要是齐喻是代课老师的话,那岂不是没办法逃课了?

林依依还在犯花痴。

我刚提醒她小点声,

一抬起头,就对上讲台上年轻授课老师的目光。

那眼神漆黑又平静。

我的心咯噔一下,赶紧低下头去看书本。

因为齐喻代课,林依依听课听得格外认真。

我怀疑她把我交代的事情给忘了。

「言言,这我就没办法帮你了,你别忘了你可是齐喻的助手,你一逃课,齐喻第一个就看见。」

林依依表示爱莫能助。

我看看手机,

只好给北大兄发消息,让他如果先到了就等我一下。

我刚发完这条消息,

讲台上齐喻的手机就叮咚响了一下。

「抱歉。」

齐喻停下讲课,看了一眼手机。

只见他鼓捣了一下,然后就将手机放回了讲台。

而我也很快收到了北大兄的回复。

「嗯。」

十三、

下午的课上得我心不在焉。

好不容易挨到只剩最后一节课,

我决定去向齐喻请个假。

我磨磨蹭蹭地来到了讲台边上。

齐喻上完一节课正在喝水看讲义。

「老师。」

齐喻怔了一下,咳嗽了一声。

「什么事?」

「我待会有事,要请假一节课。」

「不许。」

我:「……」

准备了一肚子的好话、借口,被齐喻两个字堵在了喉咙里。

「不是,我真……」

「回去,下节课的内容很重要,你要是逃课,平时分没了。」

我:……

没请到假,我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座位上。

然后掏出手机给北大兄吐槽:

「我们老师不让我请假。

「好狠一男的。

「我诅咒他做实验没有量杯。」

我气愤地敲着手机屏幕。

讲台上,齐喻的手机不停叮咚叮咚地响着,

打断了齐喻的讲课。

大家开始议论起来。

林依依拍拍我的手:

「哎,齐喻学长怎么那么多消息?该不会是他女朋友来查岗吧?」

「我怎么知道?」

我正沉浸在悲愤中,

完全没注意讲台上的齐喻看了一眼手机,

然后无奈地放下。

「颜言言。」

「喂,齐喻学长叫你。」

我连忙抬起头:「到。」

「来,把这题做一下。」

我这才注意到黑板上写满了题目。

完蛋,我没听课。

我踌躇了半天,支吾道:

「我……我不会。」

丢人,真丢人。

齐喻声色温润:

「我之前教过你的,上来。」

他这话一出,

实训室一片抽凉气的声音。

我更是惊呆了。

啊喂!这什么让人误会的词啊!

林依依更是震惊地看着我:

「齐喻学长什么时候给你单独上过课?!」

他什么时候给我单独上过课?

我怎么不知道?!

我现在骑虎难下。

齐喻还在等着我。

我只好站起身上前接过他手中的白板笔。

越看题目,我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因为这些题目太眼熟了。

过了一会儿,我脑海里灵光一闪,

这不是前天北大兄和我探讨的题吗?!

十四、

他说:「给道题你做,看看难度。」

「干嘛?又要考我?」

「明天要替导师代课,我怕题目出得太难,那些学弟学妹接受不了。」

我:「……」

我握着白板笔,手心发汗。

旁边就是齐喻。

我能感觉到他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

而他讲台上的手机已经恢复了安静。

这……这不可能吧?

这么巧合的事情能砸到我的头上?

我脑袋里响起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

最后怎么下的讲台都不知道。

林依依看着我浑浑噩噩的样子:

「喂,不至于吧,一道题就把你吓成这样?」

她不懂。

讲台上齐喻已经在讲解题目的解法了。

他长得好看,声音好听。

底下一群人听得认真。

我听闫浩学长说过,齐喻是直接保送的清华,

没有参加过高考。

这人脑子齐绝,大学各种物理比赛奖项拿到手软。

后来又直接硕博连读,堪称学术疯子。

不过这人也有烟火气的一点,

就是喜欢打游戏。

玩的游戏很大众。

确实大众,因为那个游戏我也在玩。

并且,我也是在游戏上认识北大兄的。

我回忆起和北大兄聊天的点点滴滴,

好多细节其实也并非不可探究。

同样的年龄,同样的专业,同样巧合的做实验。

到最后,

齐喻和北大兄之间,画上了一个「=」号。

啊啊啊啊啊!!!

这什么人间火葬场?!!!

我哆哆嗦嗦地摸出手机。

消息还停留在我诅咒齐喻做实验没有量杯上。

我:「……」

我颤抖地点开「+」号。

然后摁下了语音通话。

微信独特的语音聊天声音在教室里响起。

大家忽然又安静了下来。

齐喻再次停下了讲课,继续说了声抱歉,

然后拿起了讲台上的手机。

紧接着,他的动作一顿。

被眼镜片遮挡的眼睫微抬,清冷平静的视线穿过人群和我对望。

我:「……」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想让我考北大的网恋对象会出现在清华?!

还成了我的代课老师?!!!

十五、

下课了。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离开教室。

林依依纳闷我怎么坐着不动。

「你不是约了朋友?还不走?」

我:呵呵。

朋友就在讲台上。

林依依也没管我。

「那我先走啦,我约了闫浩一起吃饭。」

林依依走了,只剩我一个。

哦,还有讲台上的齐喻和正在问他问题的学生。

那我现在怎么办?

直接走吗?

还是等是齐喻的北大兄一块走?

我纠结了一会儿,决定偷偷离开。

结果刚猫腰走到教室门口就被叫住:

「颜言。」 

我转过头,对上齐喻的目光……以及问问题同学的八卦眼神。

「等我一下。」

等你……

眼看着同学们的目光越发八卦闪亮,

我觉得我要解释不清楚了。

「今天就到这,有什么不懂的,发我微信。」

「好,老师再见。」

齐喻收拾东西起身。

经过的同学身体虽然移动了,但视线还在我身上。

「怎么回事?颜言言,你和齐老师怎么回事?」

啊喂,咱可不兴师生恋啊!

别这么八卦行吗?

齐喻最后走到了我的身边。

「走吧。」

他走了两步,见我原地站着不动,

疑惑地回头看我。

「怎么了?」

「走……走不动,腿软……」

我觉得我要哭了。

齐喻愣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

我说过这男人笑起来很好看。

但是……但是现在不是美色诱惑我的时候呀。

齐喻转身面对着我:

「那我们就在这里聊?」

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对……对不起,师哥,我不知道你是北大兄,不然,我不会诅咒你的。」

我不止一次跟北大兄吐槽过齐喻。

没想到居然吐槽到本人面前去了。

当然……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居然拿着齐喻的头像对齐喻说,他是我男朋友。

我一想到那天晚上我信誓旦旦而齐喻憋笑的样子,就觉得社死。

 「你别扣我平时分……」

我小声地请求。

齐喻挑挑眉,明朗的样子和他平时端庄稳重时有些差异。

但我总算在他身上看到点北大兄的样子了。

我就说,北大兄才不会这么疏离冷漠。

齐喻还是没说话。

反倒是我说了一大堆。

「你,你也不能怪我,你如果早告诉我你是北大兄,就不会这样了。」

「不会怎样?」

齐喻居然顺着话杆子往上爬。

我直接双腿一软。

「你饶了我吧。」

「起来。」

还没跪下齐喻就托着我。

我泪眼汪汪地看着他。

齐喻哭笑不得:「不是说请我吃饭?」

十六、

和北大兄的会面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欢乐,

反而十分紧张。

吃饭过程中齐喻斯文安静,教养良好。

反观我,坐立不安。

看着对面的齐喻,

我又偷偷拿出了手机。

打开度娘搜索:网恋对象变成了自己的代课老师怎么办?

底下有一条热评。

「这个问题应该上绿江吧?博主是不是走错地了?」

我:「……」

算了算了,我合上手机。

一抬头正好看见齐喻在看我。

唰的一下,我的脸突然烧了起来。

「怎……怎么了?」

「你吃完了吗?」

「吃完了。」

「那走吧。」

我和北大兄起身离开餐厅。

北大兄把我送回了宿舍。

「早点休息。」

「好……好……」

我磕磕巴巴地应道。

回到宿舍,林依依已经回来了。

看见我有些纳闷:

「你不是和朋友一块吃饭吗?怎么是和齐喻学长一块回来的?」

我:「……」

晚上,齐喻用北大兄的微信给我发了消息。

「这个是我的私人号,之前实验室加你的是工作号。」

难怪。

要是他一开始就用私人号加我,或许我早就知道了。

破天荒的,我第一次没有回消息。

并且在这之后,我和北大兄的聊天也渐渐变少了。

实训周结束之后,齐喻问我要不要继续当他的助手。

「我,我考虑一下。」

听完我的回答,齐喻皱起了眉头。

他敏锐,肯定也发现了我这段时间的疏离。

「好,考虑好了告诉我。」

我点点头。

林依依已经答应继续做闫浩的助手了。

回来时问了我一句。

我说还在考虑。

「这还要考虑?你们不是配合得挺好的吗?」

林依依百思不得其解。

我叹口气,只好告诉了她真相。

我说我从高三开始撩了一个小哥哥,让他帮我复习功课。

小哥哥让我考北大,但我考上了清华。

并且……离奇的是,让我考北大的小哥哥居然是清华人。

林依依目瞪口呆地听完。

她很快抓住重点理清逻辑。

「所以……齐喻就是当初辅导你功课的人?」

「嗯。」

「我去,这没十万字写不出来吧?」

我:「……」

「那你干嘛疏远齐喻?」

还不是因为我当着齐喻的面说他是我男朋友的事?!

说到这个我能抠出三室一厅。

不疏远,再见面那得多尴尬呀。

林依依毫不留情地嘲笑我。

在我的怒目而视下收敛了些。

一本正经地解释:

「言言,信姐妹一句,齐喻学长对你没意思,我从这跳下去。」

「那倒不必,我又不是傻。」

我嘀咕了一句。

林依依拍拍我的肩:「赶紧的吧,大结局,别墨迹了。」

我:「……」

十七、

我给北大兄发了消息。

这回我直接叫的齐喻。

我问对方有没有空,想和他见面聊聊。

齐喻说要晚点,他现在在做实验。

「那我来实验室找你。」

「好。」

我到实验室的时候,齐喻的实验已经结束了。

他正在写实验报告。

「有事吗?这么着急见我。」

「嗯,很急。」

我一本正经。

齐喻动作一顿,捏着眉心。

「坐下说。」

「不用,我站着就行,我接下来说的话很重要,你听好了。」

估计是我严肃的样子感染了齐喻。

他点点头:「好,你说。」

「那个,之前的事,对不起。」

突如其来的道歉让齐喻一怔,抬眸看着我。

「什么事?」

「很多,我不该高考完就把你删了,还跟北大兄的号吐槽你,还说……说你是我的男朋友。知道你的身份之后还故意疏远你,让你困扰。」

「你怎么知道会让我困扰?」

「嗯?难道不会吗?!」

我睁大眼睛,又有些尴尬。

「又是我自作多情?」

估计我这严肃的表情变得太快。

齐喻又没忍住笑出了声。

「没有。」

也不知道他回我上一句话还是后一句话。

而且他这一打断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还是齐喻提醒我:

「说完了吗?」

「哦,还有就是,我答应做你助手了。」

齐喻抿唇低笑:「那该我说了。」

「你二话不说就删人,这个不好。如果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希望你直接说,不要憋着最终成为误会,不要冷暴力,也不要故意躲远。最后就是,不要对我撒谎。」

我有些愣。

「这是做你助手的要求吗?」

「不是。」

啊?

「是女朋友。」

我:「……」

我屏住呼吸,齐喻眉眼温和,声色温润: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实验室很安静。

但我的脑袋里一直叫嚣着一个声音:

答应他!

然后我看了一眼齐喻,小声说:

「那你能不能也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说。」

「我要读研的,但你能不能别让我考北大了。」

齐喻:「……」

齐喻失笑,片刻后他点点头。

我眼睛一亮:「真的?」

「真的。」

得到齐喻的允诺,我激动地抱住他。

真好,不用考北大,又有一个清华学霸哥哥。

属于我的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启而已。

十八、

和齐喻在一起之后,

齐喻确实没有逼着我考北大了。

得到学校直博名额那年,齐喻向我求婚。

三年后我们结婚并且拥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孩子。

孩子满月那天,

齐喻抱着孩子在一份承诺书上盖上了手印。

「儿子,距离你考上北大还有 6788 天,加油!爸爸永远支持你!」

(全文完)备案号:YX01xvNY6OyRMb2QG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