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致命链接

那天我实在太累,昏昏欲睡。

手机上突然跳出助力链接,我想都没想就点了进去,没等看到「助力成功」四个字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睁开眼睛已经九点,所幸外卖骑手的工作从十点开始,出门发现自己买的头盔到了,图案与我想要的不符,拍了个照片给客服,便戴着新头盔出门。

我骑着电瓶车奔波在饭店与楼宇之间,突然一个白衣女人出现在车前,下意识躲闪,撞到了什么东西,人飞了起来,而后重重落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医生告诉我头盔已经碎了,但我的头没有大碍,交警带着司机进来,认定是我全责。我说自己是为了躲避行人才失控的,可交警拿出了现场监控,画面里根本没有那个白衣女人。

白衣女人就这么凭空消失,或许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1

我精神恍惚,头疼欲裂,接受了交警的调解,回到家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快递的电话,告诉我有快递到了。

我又有些蒙了,我最近几个月唯一买过的东西只有那个头盔,今天早晨已经收到了,现在还有什么快递?

快递送到了门口,我打开一看,居然还是头盔,而这一次颜色对了。

这个商家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我今天早晨留言说颜色发错了,晚上快递就到了?我打开淘宝,本来想要说那个错的头盔已经碎了自己邮不回去了,结果却看到对方留言说之前那个图案根本就不是他家的。

这就有些奇怪了。

跟客服说了半天才弄明白,自己晚上收到的这个快递才是对方发过来的。

那么今早收到的头盔,那个救了自己一命的头盔又是哪里来的呢?

我的头又开始晕了,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感觉特别的冷,房子好像是漏雨一般,某种冰寒刺骨的液体正滴洒在我的胸口。我的眼皮很重,勉强睁开一条缝,看到自己的胸口有一条雪白的布。

想要睁开眼,但眼皮如同被缝上了一般,任凭我多么用力也难以打开,我只能勉强向上看,我终于看清楚这块白布是什么了,它是一条雪白的裙子,而再向上,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垂着头,湿漉漉的黑发盖住了她的脸。

在黑发之中,我看到了一只血红的眼隐藏在其中,那只独眼正在盯着我,死死地盯着我。

我拼命地扭动身体,猛然坐了起来,心脏在狂跳,我拿起了手机,已经到后半夜了,打开微信一看,那个人又给我发了一条助力链接。

此时我真的很需要有一个人跟自己说说话,我再一次点了进去,依然显示助力成功。我把助力成功的截图发给了对方,然后说了一句自己今天出车祸差点没死掉。

我渴望他能够问一句我怎么了,结果对方毫无反应。

突然觉得无趣,等了一会儿干脆删了这个好友,而后又昏昏睡去。

第二天的时候,也没觉得自己身体有什么地方不适,既然还活着,那也就只能去打工。

打开门之后发现另一个快递就摆在门口,我绝对不应该再有快递,可是它就如同昨天的头盔一般出现在我的门口。快递箱上除了我的名字之外,什么信息都没有,我把快递打开一看,是一把小巧的钥匙。

我随手把钥匙放在兜里,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今天的运气不错,刚上班就接了一个大单,给写字楼送二十杯奶茶,我双手拎着奶茶上了电梯,这个时间正是工作时间,电梯向上只有我一个人。

眼看着电梯向上,我突然觉得后背有点凉,这种冰冷的感觉就像昨天在梦中……没等我想完,突然就听到有水滴声。我慢慢转过了头,在电梯的另一个角落里,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正背对着电梯的角落而站,她的头发湿漉漉的,身上正在向下滴着污浊的泥水。

我感觉自己腿都软了,慌忙转头,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在电梯金属的反光面中,我看到那个角落里什么都没有。

果然只是幻觉!

我颤巍巍地又把头转了过去,那个女人依然站在角落,她似乎能够感觉到我又看向了她,那发着乌青的手慢慢向身后背了过去,骨头发出了咔咔声,她的手臂就这般抬到了脸上,她撩开了自己后脑的长发。那长发之中本来是乌紫的头皮,在撩开之后却像水面般开始起伏,一张脸慢慢出现在后脑,两只眼突然睁开,通红的双目死盯住我的脸。

我的手刚刚已经按了电梯的按钮,此时一看到这通红双目,吓得转身拼了命地按开门键,电梯突然停了,而后猛然向下。

是我按错了什么,还是她做了什么?

我再转头的时候那女鬼已经不见,我急忙按了对讲,但里面只传来了沙沙的声音,没有人应答。巨大的重力加速度让我感觉整个人都要飘起来,想起之前看过的电梯自救,我快速按下所有楼层的指示灯,这些灯全都亮了,却丝毫不能减缓电梯向下的速度。眼看着电梯上面显示楼层的数字已经消失,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摔死在电梯里,拼了命地去按电梯上能按的任何东西。

就在慌乱之间,我的手指按在了电梯上一个锁头孔之上,这是一个奇怪的孔洞,就如今天早晨收到的钥匙那般奇怪。我已经没有时间多想,抓出口袋中的钥匙插了进去,果然是这里的钥匙!那锁打开,里面露出了一些电路线以及一个按钮,按了下去,刺耳的轰鸣声夹杂着白烟从四面八方向我卷了过来,我整个人趴在了地板上,一直到电梯停了下来,电梯门终于打开,我几乎是爬着出了电梯,甚至不敢回头再看那电梯一眼。

出去之后外面有很多人,显然公司的人已经发现了电梯的异常,他们将我送进医院,而我除了受到点惊吓之外并没有受伤,就好像昨天那场意外一般——明明人已经飞起来了,最后却只是头盔碎了。

两个快递,两场意外,两次死里逃生。

这只是巧合吗?

不,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那个女鬼想要杀我!

 

2

我被一个女鬼追杀了。

问题是,我可以肯定这辈子没有害过人,更没有杀过人,她绝对不会是找我偿命的。

但她就是在追杀我,两次意外全都与她有关,如果不是那两个莫名出现的快递救了我的命,现在我已经死了两次。

快递,对,那些救命的快递。

我开始思考快递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突然想起了那个总是在深夜给我发链接的微信好友。

两次助力成功,两个凭空出现的快递,一瞬间冷汗从后背冒了出来。

有快递就有快递员,我买了一个小小的摄像头,藏在了电脑桌上的书架之后,小小的摄像头对着客厅与门,它不能录声音,但续航时间极长,可以循环录制一周。

之后我又开始寻找那个微信好友,但是我昨天已经把他删除了,完完全全的删除,无论我如何回忆都对那个好友一丁点印象都没有。

想了许久也就算了,毕竟将这一切联系在一起还是有些牵强。

当天夜里,我又梦到了那个白衣女人,她正站在一个古井边,突然跳了下去。我跑到井边向下一看,只看到井水通红,好像是那个女人的眼,而后天地旋转,我立在一个黑暗的空间中,那口通红的井突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瞳孔,我看到那个白衣女人巨大无比的身躯站在自己的面前,我是如此的渺小,仿佛她伸出手指就可以将我捏死。

白衣女人突然开口,脏水从她的口中涌出,她似乎想要说什么,却不成句,只有断断续续的声音,而她如山峰一样的手指向我捏了过来。

我在噩梦中坐起,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捂着狂跳的胸口,打开微信,居然发现那个人又给我发了链接。

我很确定自己已经删了这个人,而且白天为了寻他回来想了很多办法,可最终还是没有成功。但现在他就出现在我的好友中,我并没有点开那个链接,而是在聊天窗口打了一行字。

「我不会点这个链接,除非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

对方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又发了一个信息。

「我遭遇的意外是否跟你有关,或者说跟这个链接有关?」

对方依然没有回应。

我发了第三个信息。

「上面显示的是我助力成功,也就是我在帮你。那么我不点,是不是我就不会遭遇意外?」

我发完信息,死盯着聊天窗口,可是毫无反应,只有那个链接冷冰冰地摆在那里。

我不敢点,也不敢删除,开始疯狂地在网上查找这种莫名链接与意外之类的联系,但除了各种广告,什么都没有。就这样弄到了天亮,也真的是把所有可能的情况都想了。如果今天晚上我不点这个链接,明天早晨没有快递,那么意外也会跟着消失吗?

这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而已,赌的却是我的命。我赌不起自己的命,最终还是点了那个链接,这一次也看仔细了,对面根本就不是什么正规的网站,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粗糙拙劣,显然是山寨的,点了之后除了显示一个助力成功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到底是什么网站?我又尝试去搜索这个网站,结果那个链接已经无用了,无论怎么查都查不到任何的东西。绝望中我又想到了那个快递,跳起来跑到门口,打开门发现快递还没有送过来,于是就这么开着门,对着走廊,一面玩手机一面盯着,一直到邻居开始上班也没有任何的快递员过来。

我打定主意不出门,决定就这么盯着门,虽然身后就有一个摄像头在循环录制,我却打算亲自面对这神秘的快递员。

我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在要我的命,或者在救我的命。

就在我回卧室拿充电宝准备跟神秘的快递员耗下去的时候,突然在卧室的床上看到了一个快递箱。

快递凭空出现在房间中?我已经不敢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颤抖着手拆开快递箱,结果里面只有一个铁盘子。这是一个方方正正的铁盘子,应该是某种烤箱用的烤盘,这一次我彻底地蒙了,这个铁盘子跟上两个快递完全不一样,难道这一次自己的危险来自某个烤箱?

我的家里并没有烤箱,研究半天也没有弄明白这个东西到底会怎么救自己。就在这时,区域经理的电话打来了,问我怎么样了,怎么又遭遇了危险,让我有时间去拜拜佛之类的。客套一番挂了电话,结果电话又响了,是朋友的……之后接二连三地来电话,很多人都知道我连着两天死里逃生的消息,我最开始很蒙,后来才知道自己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被人拍了视频传到了网上。而后也不知道是哪个知道我头一天刚刚遭遇车祸的人把两件事儿摆在了一起说,之后这件事儿开始发酵,已经成为了网络上的神秘事件,有说是《死神来了》的现实版,也有说命这么大应该是佛祖保佑。

经理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说有一个记者查到了我在他那里工作,想要做个访谈,希望跟我联系一下。经理的意思很简单,记者他肯定是惹不起,希望我自己拒绝一下,如果我同意,他就把我的电话给对方。

到底还是要在经理的手下讨生活,我应了下来,一会儿电话打了过来,对方表明身份之后开始询问我这几天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是否跟网上传说的是一样的,就是现实版的《死神来了》。

我当然不想把这件事儿弄得尽人皆知,推托说网上有点夸大,干自己这行天天在路上跑,难免有意外。而后很有礼貌地拒绝了对方的采访要求,就在要挂电话的时候,那个记者突然开口说:「你是不是点了某种链接?」

这一句话让我手脚发凉,几乎拿不住手机,我周身颤抖,咬牙问道:「你是谁?为什么知道链接的事情?」

「还有跟你一样的人,如果只有你自己我不会想要采访你的。见个面详谈,或许我能救你。」

他回了一个定位,是一个离我家有点距离的小饭店,我跳下了床,本来已经出去了,突然想起那个铁盘,虽然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怎么救自己的命,但还是决定随身带着。可这铁盘太大,怎么拿都不太舒服,最后我干脆塞进了衣服中。

用最快的速度到了饭店,等了一会儿便看到一个青年人匆匆而至,他戴着金丝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背着一个电脑包,这饭店现在也就有我一个客人,那个人走到我面前掏出了自己的名片,果然是记者,我的心里顿时安宁几分。

那个记者叫王鹏,坐下来之后摆好了录音笔,想要我说一下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将自己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甚至连自己看到那个白衣女鬼的事情也说了出来。听完这些,王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对我道:「你也一定有想要问我的。」

我连连点头,问王鹏口中说的还有跟我一样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王鹏把录音笔关掉,想了一下,开始对我说了四伯的故事。

四伯本来叫什么已经不要紧,反正四周人都管他叫四伯,本来是个平凡的老汉,可是从某一天开始便连续地遭遇意外,最终扛不住日日夜夜在死亡边缘徘徊的压力,选择了自杀。而王鹏之所以知道这件事,甚至有兴趣调查,主要是因为这个四伯其实就是王鹏的四伯。王鹏对我说,四伯发生的第一场意外,是一氧化碳中毒,四伯当时在屋内睡觉,已经陷入昏迷,可是家里的杀虫剂突然爆炸了,炸碎了厨房的窗户,爆炸的火星同时点燃了四伯家的一氧化碳,邻居在巨响之后就发现着火了,立刻救火,就这样把四伯救了回来。

王鹏说完这个,对我说:「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要是以前我肯定觉得这是一个巧合,但是我也经历过这些「巧合」,也被莫名的小东西救过命,当即答道:「那个杀虫剂?」

王鹏点头说:「当时是冬天,根本就没有蚊虫,四伯那天早晨收到了一个快递,以为是儿子给买的杀虫剂,就这么丢到了厨房的窗台上,但是他的儿子当时看到救命的杀虫剂也觉得奇怪,却没有多问,一直到第二天的时候,另一个快递又救了四伯的命。」

「是什么?」

「一箱牛奶。当时四伯留院观察,早晨的时候医生送进来一个快递,说是有人留在了门口,写着四伯的名字,打开一看是一箱牛奶。当天四伯去了儿子家,也不知道在卫生间里面发了什么疯,自己在里面喝了洁厕灵,儿子发现的时候手忙脚乱,一面打 120 一面百度,发现牛奶能够中和洁厕灵,而他们家唯一的一箱牛奶就是接四伯的时候拿回来的那一箱,于是给四伯灌了进去,之后送到了医院。要是没有这一箱牛奶,医生说四伯肯定是要没了。而后在医院问四伯为什么自杀,四伯说……」

王鹏说到这里突然停了,看向了我,而后慢慢说:「四伯说他见到了一个白衣女鬼,时时刻刻跟着他,打算要他的命,他逃不了的,所以自杀了。」

我全心全意地听着,听到这里打了个哆嗦,此时桌子上的菜已经上了七七八八,但是感觉身边的服务员还没有走,我的手一直都用力地抓着桌子,突然感觉手上湿漉漉的,我一个哆嗦,慢慢抬头,发现站在身边的并不是什么服务员,而是那个白衣女人,她的独眼盯着我的脸,肮脏的水从她的身上落在桌子上。我猛然站了起来,也就在这个时候,桌子上的便携燃气炉突然爆炸,无数的碎片与火焰冲向了我的小腹。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突然听到金属撞击的声音,巨大的热浪将我扑了个跟头。我的后脑重重地撞在了后面的桌子上,头晕眼花地倒在地上。

王鹏走过来拉起了我,将我扶出了门,我怀中的铁盘掉了出来,上面全都是被刺穿的小孔。王鹏捡起了铁盘,对恍惚的我道:「这是第几个快递?告诉我,这是第几个快递?」

我很费力地答道:「第三个。」

「还有三个。」

我本来涣散的精神一下子集中起来,跳起来,一把抓住了王鹏的衣领,颤声道:「你为什么知道还有三个?告诉我,你都知道什么!」

 

3

为什么说还有三个快递?

我就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抓住王鹏的衣服,王鹏的脸色变了,似乎正在犹豫,又似乎在后悔自己刚刚的脱口而出。我感觉身上很痛,虽然铁盘挡住了大部分的碎片,但依然有漏网之鱼,衣服上开始有血渗出来。

王鹏低声道:「先去医院。」这个时候店里面的服务员都跑出来了,七手八脚地把我抬上了一辆车,一路飞驰到医院,而我抓住王鹏衣服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无论王鹏怎么说自己不会走,我都不肯松手。

到了医院一检查,还是跟前两次一样,全都是可能要命的危险,但最后却什么事情也没有。我简单地包扎了一下,王鹏一直跟在我的身边,等到从医院出来,王鹏开口说:「我领你去一个地方吧,到了那里你就明白了。」

我跟着王鹏打了一辆车,到了城市的边缘,这是一片老旧的小区,王鹏熟门熟路地上了楼,掏出钥匙开了门,一股霉味传了出来,屋内所有的窗帘都遮住,不透光。王鹏打开灯,在一旁的柜子上拿下了几根香,领着我走到客厅,我看到客厅的正中摆放着骨灰盒与牌位,墙上挂着黑白照片,照片中是一个老年男人,王鹏鞠躬之后把香点上,插在了香炉中。

我看着墙上的照片道:「这就是四伯?」

王鹏点头,答道:「四伯一辈子也没有结婚,视我为亲生儿子,什么东西都想着我,死了之后这房子也给了我,但我没有要,留在这里给他当个家,随时随地我都能来看看他。我之所以找到你,是因为我想要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要了四伯的命,那个女鬼到底是什么来头,那些快递又是谁送来的。我想你跟我一样,也有这些疑问,不如我们一起调查看看,这背后到底是什么。」

我默默地站在照片前,半天开口问道:「你之前跟我说四伯被第二个快递救命的时候,是在他的儿子家。所以,那个儿子就是你?」

王鹏点头道:「从那天之后,我就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所以我一直跟着四伯,想要保护他,更想要调查那些快递是哪里来的,但……那些快递无论你怎么严密地监控,总是会出现在你看不到的角落,而那些意外无论怎么去防范,终究会发生。即便是快递能够以某种方式救四伯的命,却无法让他不受伤,最终四伯在巨大的恐惧中自杀了。」

「你说的还有三个快递是怎么回事儿?」

王鹏道:「四伯是在接到第六个快递后自杀的,第六个快递给了他一把刀,他用来自杀了。所以,我认为第六个快递是结束,只有死亡才能够让这些意外不再发生。」

我的心一颤,这也是我此时此刻的感觉。

当一个人日日夜夜在死亡的恐惧中活着的时候,或许死亡真的成了一种解脱。

我不想死,而王鹏想要一个真相,在从四伯家出来之后,我们便达成了一个协议,王鹏接下来的三天一直跟在我的身边,在保证我生命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去调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们住进了酒店之中,而那个链接如期而至,我发给对方所有的信息都如同石沉大海,只有那冷冰冰的链接摆在那里,似乎在嘲笑我不敢不点。

我依然在午夜时间点了那个链接,之后我跟王鹏轮流在门口坐着,可是快递最终还是出现在卫生间里,我知道自己躲不过这救命的快递,打开一看是一个金属的针管,里面有某种药物,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可是既然是药,似乎本来就是救命的东西。

当天,我吃完外卖,感觉眼角多了什么东西,转过去,便看到那个白衣女鬼站在墙边,而后一晃到了面前,她伸手抓住了我的脖子。本来这女鬼一直都是幻觉般地出现在我四周,但是这一次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她手上的力量,我捂住了脖子,呼吸困难,与此同时,周身奇痒无比。

王鹏一直都在旁边,一看我捂着脖子满地打滚,急忙跑过去,从我的身上摸索出那个针管,一针扎了下去。

这一针果然有效,那个女鬼的手松开,身影慢慢消散在空气中,几乎被憋炸的肺重新涌进了新鲜的空气,我抓住了王鹏的手慢慢站起来,看着那针管问道:「这是什么?」

「应该是肾上腺素,而你刚刚食物过敏了。」

王鹏跟我都知道这件事儿根本就不能用常理来看,所以也不去问到底是什么东西过敏,王鹏看了看时间,对我说:「刚刚过了中午,也就是说今天你不会再有事儿,我们有一下午的时间去调查。」

我感觉身上又痒又痛,却无大碍,就跟着王鹏出门了。但我们其实是没有目标的。我手里的线索只有三个,第一是链接,第二是快递,第三是那个女鬼。但是女鬼只有我自己能看到,而快递只有一个箱子,除了名字,什么信息也没有。

似乎能调查的只有那个链接。

王鹏当了记者好几年,手中的资源不少,领着我去了当地一个信息网络公司,找里面的技术人员看了许久,但是那个链接无论怎么测试全都指向了不存在的地方,似乎只有在我点的那个瞬间才有用。这一下子线索又断了,眼看着天也黑了,王鹏突然开口道:「你敢不敢不点链接?」

我摇头,这是我的命,我赌不起。

点完链接之后的每一个快递都救了我的命,如果不点链接仅仅是快递不见了,而意外还在的话……

我不敢去想,更不敢去赌。

王鹏又说:「现在我们的线索断了,你是否考虑待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一个不会出现意外也收不到快递的地方。」

我一脸茫然,王鹏又说:「明天的快递就是第五个了,你要是不趁着这个快递测试一下,等到第六个快递出现的时候,如果它也是一把匕首的话,你也是一死。这是最后的机会,你要不要试一试?」

我沉思许久,王鹏的话有道理,如果第六个快递我也是一死的话,那么只有这第五个快递才是唯一的机会。

「怎么测试?」

王鹏说:「在传统文化中,警察跟子弹都是辟邪的,而监狱肯定没有快递能够送进去。今天晚上你点完链接之后,我就报警,说你喝多了闹事儿。你去拘留所住一夜,然后我们看一看到底会出现什么。」

我又思考了一会儿,不得不说王鹏的话有他的道理,最终我咬牙点头,当天晚上早早地点完链接,之后喝了半瓶白酒,又把剩下半瓶洒在身上,而后王鹏报警,警察来的时候,我一身酒气,正在跟王鹏纠缠。果然如愿地被带到公安局醒酒,我没少喝酒,这些天提心吊胆,进了公安局莫名心安,居然真的就在醒酒室里睡了过去。

睡得迷迷糊糊间,我感觉自己遍体生寒,一个哆嗦,睁开眼,就看到那个女鬼通红的双目就在面前,她湿漉漉的头发向下滴着脏兮兮的泥水,看到我醒了,突然咧嘴一笑,把脸凑到我的耳边,支支吾吾地在我的耳边说着什么。

我身体动不了,听了许久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突然那个女鬼的声音变得尖锐,在我的耳边爆发:

「快去死!」

 

4

快递!快递!快递!

这是我睁开眼时唯一的想法。

那个女鬼在耳边爆发的三个字让我吓破了胆。

我已经感觉到了死亡,感觉到死亡冰冷的手触碰着我的每一寸肌肤。

我不想死,我必须要找到那个快递。

我发疯一样地拍打着铁栏杆,警察走过来瞪了我一眼,开口问道:「还没有醒酒?」

我一下子冷静下来,我要出去,我不能被困在这里……我慌忙道歉,说自己昨天的确喝多了,希望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昨天晚上就是演戏,王鹏报警也不严重,警察询问了几句,看我真的醒酒了,教育一番也就算了。我站在警察局的门口不敢走,前后地看着,不清楚到底有没有自己的快递,可是内心却很确定地知道,如果没有快递我会死。

这一次真的会死。

警察过来问还有什么事儿,我转头问道:「有没有我的快递送到这里了?」

警察说:「还别说,真有一个快递,就是一个箱子,上面就一个名字,其他什么都没有。我们还琢磨这会不会是危险品,对了,你叫什么?」

我把名字说了出来,警察说:「还真对上了,我们还挺紧张的。进来拿走吧,也不知道谁放在我们办公桌上了,查监控也没有看到人。」

我拿了快递就想要走,但警察没有同意,要我说明快递里面是什么,并且当着警察的面打开快递。这凭空而出的快递的诡异连警察也感觉到了,我当然不清楚里面是什么,便撒了个谎,说自己参加了刷单,里面的东西是随机的,也有可能是空包。至于怎么送到警察局的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朋友知道自己在这里转交的吧。

一面说,一面把快递打开,里面出现了一枚鸡蛋。

我已经做好里面出现任何奇怪的东西的心理准备,可是出现一枚鸡蛋还真的是完全出乎意料,我愣住了,旁边的警察也愣住了,警察拿起那枚鸡蛋对着光看了看,怎么看都是枚普通的鸡蛋。

一枚鸡蛋怎么救命?

我愣神的时候那个警察已经把鸡蛋敲碎了,鸡蛋是生的,被直接打在了垃圾桶里。这一下子谁都看明白了,鸡蛋就是鸡蛋,极其普通的鸡蛋。

我怒了。

警察打碎的是我的命,我双目通红,作势刚要扑过去,却感觉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肩膀,王鹏的声音在身后传来:「我来接你了,醒酒了吧?」

我一下子冷静了,这里是警察局,袭警可是重罪。那警察打碎了鸡蛋,看到真的不是什么危险品之后也不在乎,他对我又说了一句你可以走了,我几乎是晕晕乎乎的被王鹏拉走的,脑中全都是那鸡蛋破碎的声音,就好像被敲碎的是我的命。

我越走腿越软,我已经能够感觉到那个白衣女鬼就趴在耳边重复着那三个字:

「快去死。」

「快去死。」

「快去死。」

……

我抓住王鹏的胳膊颤声说:「今天的快递是个鸡蛋,被打碎了,怎么办?怎么办?」

王鹏也有点傻眼,反问了一句:「又收到快递了?」之后他突然后退了几步,对我说,「别怪兄弟我不讲义气,我也不想被你连累,我先走了。」

说完掉头就跑,我也没有力气去追,走在路上怕被车撞了,靠着墙怕被墙砸了,站在树下又怕被雷劈了。

此时似乎没有一个地方不能要了我的命,整个城市就好像是死神的巨口,已经冲着我血淋淋地张开。

我怕极了,却反倒冷静了下来。

一枚鸡蛋怎么救自己的命?

我真的是想不到任何可能,但之前得到的快递,其实都是普通的东西,发挥的都是普通的功能,或许这些快递不是独一无二的?全都是可以替代的?

我越想越觉得可能,向前走了十几米就看到了一个副食品商店,天下的鸡蛋全都差不多,一枚能够救我的命,另一枚应该也可以。

是的,另一枚一定可以!

一定可以救我的命!

一定可以。

我是跑进商店的,进去之后抓起一枚鸡蛋,就好像是抓到了免死的金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失控的汽车撞了进来,卡在了商店的墙上,而副驾驶上坐着的正是那个白衣女鬼,她怨恨地看着我,最终消失不见。

我突然明白了,这枚鸡蛋真的救了我的命,如果刚刚我不是跑着进这个商店的话,很有可能就被这辆车撞死在商店门口了。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讲,那个莫名的力量连鸡蛋碎了这件事儿也能计算在其中……

它到底是什么?

我回到了家里,给王鹏发了一个信息,告诉他我还活着,会在家里等第六个快递。

我并没有责备王鹏的不讲义气,在死亡线上挣扎了这么久,有一丝生的希望都会抓住,我比任何时候、比任何人都懂得生命的珍贵。

而我此时也没有其他人可以依赖,我也真的怕自己收到的第六个快递是一把匕首,生怕自己扛不住而自杀,我需要有人在关键的时候救自己一次。

而这个人只能是王鹏。

王鹏带着愧疚来了,彼此沉默,晚上我点了链接之后吃了一顿火锅,睁眼到了第二天,早晨在门口取了快递,我不敢打开,最终还是王鹏打开的。

果然是一把匕首。

我不敢去碰这把匕首,害怕匕首有什么魔力,当拿起它之后,下一秒就会刺入我的心脏之中。王鹏看我不动,拿起匕首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而此时,我也看到那个白衣女鬼就站在墙角,她一直都盯着我,就好像是一个猎手看着猎物,我突然爆发,对着女鬼喊道:「你来啊,来杀我啊,不要指望我自杀,你来杀我啊。」

我感觉自己疯了,我要杀了她,杀了她我就安全了,我挥舞着手臂,想要跟女鬼搏斗。

王鹏站在远处,手握着匕首,看着疯了一样的我不敢过来,他喊道:「冷静点,你不会有事儿的。」

「你怎么那么确定?你知道每天在死亡线上挣扎有多么可怕吗?我不知道明天会收到什么,我也不知道这些意外、这些快递什么时候结束。你跟我说实话,六个快递之后呢?还有什么?有没有第七个、第八个?我能活多久?」我歇斯底里地吼道。

王鹏说:「我不想骗你,但我只知道四伯收了六个快递,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

「我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我不想每日都在这种折磨之中活下去。我知道四伯为什么自杀,我也想要死,我也要……」

王鹏一步步走向我,柔声道:「你别害怕,真的不会有事儿的,不会有事的。」我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突然崩溃,靠在墙边不知自己该做什么。王鹏到了我的身边,突然我感觉胳膊一痛,那把匕首扎在了我的右臂上,而后是左臂。

我一痛,反倒清醒了,我看到那个女鬼出现在了王鹏的身后,我听到了王鹏的笑声,那个笑声似乎比我还要疯狂。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流血的双臂,对王鹏说:「她就在你的身边,她想要用你的手来杀我,你相信我,你看不到她,我却可以,她就在你的身后。」

王鹏站起来,转过头,伸手摸向了女鬼,他的手准确无误地碰到了女鬼的头顶,还顺着头发摸了下去,而后王鹏转过头,看着惊讶万分的我道:「谁说我看不到?」

 

5

我震惊到已经说不出话来,王鹏握着匕首蹲在地上,眯着眼道:「其实你说的没错,还真的有第七个快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

王鹏笑道:「我救了你的命啊。否则你早就死了。第一次你就死了,第一场意外就是你寿命的尽头。但是那个快递救了你,而在这之后,你便进入了一场游戏中。」

「那些链接是你发给我的?」

王鹏道:「我只是选择了你,至于链接跟快递全都与我无关。七日回魂,我想你也听说过。你本来应该死了,但是因为第一个快递所以没死,她也不是女鬼,她只是要带走你的死神。这些天的各种意外,不过是她想要完成自己的工作而已。只要你能够活七天,第七个快递便是最后一个,也是你的终极大奖。」

「是什么?」

「可以突破寿命的极限,让你能够继续活下去的凭证。」

王鹏说道:「其实我也应该死了,四伯找人算命,知道我的阳寿将尽,他爱我如子,求了这个邪法,用自己的寿命来延续我的。我本来以为在他死了之后就结束了,可是我并没有收到第七个快递,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死早了,所以你今天不能死,你一定要等到快递出现才可以。我帮你拿到了那个免死金牌,而你则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死了,她也可以完成自己的任务。是不是皆大欢喜?」

王鹏说完,一脸的得意。

我看着王鹏身后站着的那个女鬼,对王鹏说:「你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

「你每天都在恐惧死亡,要是有活下去的机会,你会不抓住吗?」

「杀了我,警察也不会饶了你。」

王鹏又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报警让你去公安局住一宿吗?我就是为了明天,等到你死了之后,我就说你还来纠缠我,而且想要杀我,所以我是正当防卫。就算警察不信,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证据,蹲几年监狱总比死了好。你说呢?」

我无言以对,王鹏并不想杀我,他在等第七个快递的到来,我感觉自己流血过多,周身无力,我慢慢滑倒在地,闭上了眼。

王鹏就坐在我的面前,我能感觉到他一直都在盯着我,迷迷糊糊几次之后我听到他动了,他到底还是动了,我睁开眼,看到王鹏正在冰箱里翻着什么东西,那把匕首就放在一旁的餐桌上。

我慢慢爬了起来,用尽全力冲了过去,抓住那把匕首,将它插入王鹏的身体里。

我听到那个女鬼在我的耳边发出了尖锐的笑声,她很得意终于可以带走一个死人,我眼前一黑,最后的一个念头就是希望她带走的不是我。

我是在医院里面醒来的,警察找我做了口供,我说自己在家中被人袭击,在搏斗中昏死过去。警察告诉我王鹏已经死了,但王鹏跟我似乎没有什么恩怨,最多就是个采访关系,但我之前喝多骚扰过王鹏,公安局里有记录,需要我解释清楚。

我其实并不需要解释,因为我有一个绝对的证据,我让警察去我的家里取了我放在书架后面的摄像头,这个摄像头正对着门口,虽然录不下声音,却录下了王鹏用匕首袭击我的全过程。

果然,最终如我所料,还是按照正当防卫结案的。

而这段时间里,我一直都没有收到快递,也没有再接收到助力链接,王鹏这个始作俑者的死亡似乎终结了一切。

从整件事中脱身而出,不得不说,死亡线上的挣扎对我的改变很大,我不再当外卖骑手,自己开了一个小饭店,起早贪黑地为自己的人生忙碌着。

这一天我刚要关门,感觉店里有人,我抬起头刚要说打烊了,便看到那个白衣女人出现在面前,她血红的双目盯着我,此时我的手机响了。

一条助力链接出现在了手机中,下面显示「是否找人助力」,而可以分享的名单甚长,名字下面都标注着时间跟死因,时间都是明天的,死因却各有不同。

我看了看白衣女鬼,又看了看正在闪烁的「找人助力」。

七天,两个人,一条命。

我盯着那个女鬼的脸咬牙点了下去,那条链接被发送到茫茫的人海之中。

我知道新的循环开始了。

而这一次,我一定要活下去。

 

(全文完。本文为虚构故事。)

□  丁三胖备案号:YX01GMnndkvv9v1mG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