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哪些手撕绿茶超级无敌爆爽的经历!

订婚宴上,男友的妹妹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礼服。

「哥哥,我和她谁漂亮?」

男友还没说话,他妈妈直接一杯红酒泼了上去。

「要么立马换掉,要么立刻滚蛋!」

哇塞!

这未来婆婆威武,能处!

1

硕士毕业那天,苏慕白向我求婚了。

「暖暖,终于等到你毕业了。」

「看在这么多年我为你守身如玉的份上,你就从了我吧!」

他单膝跪地,一手鲜花,一手钻戒。

眼神温暖澄澈。

我们身边早围了一圈人。

一边吹口哨,一边哄笑着。

「嫁给他!」

「嫁给他!」

我眼含热泪,羞答答地伸出了手。

那句「好」刚要说出口,一个蛋糕稳稳地砸在我的脸上。

甜腻的奶油瞬间糊住了我的眼睛。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苏晓炣兔子一样跳了出来。

「姐姐,surprise!」

2

又是她!

苏晓炣,苏慕白的妹妹。

我未来的小姑子。

据说苏慕白的奶奶非常疼爱她,把她宠上了天。

苏家条件很好,她有点大小姐脾气我也忍了。

但她望向苏慕白的眼神却显得过于粘稠。

这让我很不舒服。

在知道她并不是苏慕白的亲妹妹,只是苏家养女时,这种不舒服达到了顶峰。

我也有哥哥。

我清楚一个妹妹对哥哥的感情。

绝对不是她这种。

苏晓炣的心思肯定不单纯。

可惜,我只有女人的直觉,没有证据。

平白无故地说出来,倒显得我心思龌龊。

此刻,苏晓炣眨巴着眼睛,笑得一派天真。

苏慕白的脸色就没这么好看了。

他一把拽开她,厉声质问,语气非常不好。

「苏晓炣,你脑子被驴亲了吗?发什么神经?」

被苏慕白一吼,苏晓炣瞬间满眼的泪,却硬是忍着没有掉下来。

她拽着苏慕白的衣角,摇了又摇。

「哥哥,我只是想祝姐姐生日快乐而已。」

好吧,我的错。

谁让我倒霉,恰好今天生日呢。

可你也是长脑子、长眼睛的吧?

这个档口糊我蛋糕真的合适吗?

你要说你不是成心的,打死我也不信!

我气得牙根疼,在心里默默地「赞美」她。

苏慕白拿着纸巾帮我擦拭,嘴上的暴烈输出不减分毫。

「脑子不好使,眼睛也有问题吗?没见我正求婚呢吗?」

「哥哥,你竟然凶我,你以前从来都没凶过我的。」

「我知道。」

她忽然转头,噘着嘴,水汪汪的眼睛委屈巴巴地望着我。

「你一定是怕姐姐生气才故意这么说的。」

「姐姐,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我们年轻人都这么玩儿的。」

额……

我心里简直万马奔腾。

毕业典礼,求婚现场。

我被糊了一脸的奶油。

妆全花了不说,硕士服上也斑斑点点。

还有人比我更糟心的吗?

可我还不能生气。

一生气就是自己肚量小,开不起玩笑。

年轻人都这么玩儿。

这还暗示我年纪大。

一句话给我挖两个坑。

不得不说,这个妹妹有点东西。

我在心里默默翻白眼。

只觉得自己置身于云南碧绿的茶园。

3

正思忖着怎么应付她,人群中忽然挤出来一个中年妇人。

她捡起地上的蛋糕,二话不说猛然按在了苏晓炣的脸上。

事情发生得太快。

等苏晓炣反应过来时,早已经满脸奶油。

中年女人显然使了不小的力气。

她松手时,一整个蛋糕胚都还糊在苏晓炣的脸上。

哈哈,莫名有被爽到。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xx 自有天收。

苏晓炣这下没忍住,呜呜地嚎了起来。

「妈,你干吗啊?」

妈?

苏晓炣喊她妈妈!

也就是说眼前的人是我未来婆婆?

我震惊地回头望向苏慕白。

苏慕白捏了捏我的手心,冲我挤眉弄眼。

还轻轻凑过来舔了一下我脸上的奶油。

大庭广众之下就跟我咬耳朵。

「老婆,你真甜。」

我脸上像是着了火,赶忙把他推远了几分。

好在大家都在看着苏晓炣,没人注意到苏慕白这么狗。

「你不是说年轻人都这么玩儿吗?我老太太也赶一回时髦。」

苏妈妈脸上挂着笑,眼神却有些冷。

「怎么?晓炣,你不会生气了吧?这都玩不起,也太小心眼了吧!」

哈哈,走绿茶的路让绿茶无路可走!

我在心里直呼 666。

苏晓炣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

好一阵才嗫嚅道:

「我哪里生气啊。今天是姐姐的好日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她挤出一点笑,又来拉扯苏慕白的袖子。

「哥哥,帮我擦一下,我看不到。」

苏慕白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冷拒绝。

「纸巾要给你嫂子用,你自己买一包吧。」

我低头看着那满满的一包纸巾,心中窃笑。

苏晓炣抬眸,泪汪汪地望着我。

「姐姐,我不过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你怎么能让我哥这么对我呢?」

我……

我明明什么都没说啊!

而且,玩笑只有你能开,别人就开不得吗?

我想撕她,但碍于身份,不便出手。

索性装傻。

「晓炣,我脸大,这点纸真的不够用。」

苏晓炣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转瞬即逝,又要开始嘤嘤嘤。

「晓炣,你差不多得了啊!」

苏慕白面色不善,冷冷地盯着她。

「要不是你整幺蛾子,我兴许孩子都有了!」

过了。

过了啊!

我垂着头,面上发烫。

「就是,要不是你手欠,我这会儿可能都当奶奶啦!」

苏妈妈随声附和。

啊,这……

苏妈妈瞟了苏晓炣一眼,随即转头望着我。

我顿时两腿发软,心里犯虚。

想象一下我此刻的样子。

精心打理过的头发沾了奶油,一缕一缕贴在头皮上。

脸上、身上全是白乎乎的污渍。

已经有好事的蜜蜂和它的亲戚们闻着味儿赶来了。

艹(一种名贵的植物)

人家是丑媳妇儿见公婆。

我这是臭媳妇儿了。

我紧张地手心都冒汗了,不自觉地往苏慕白身后缩。

苏妈妈看了我一会儿,忽然抿嘴笑了。

「原来这个也得分人。」

「真有人脸上沾了奶油也这么俊!」

我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慌张地想问声「阿姨好」。

结果太慌张了。

一张嘴直接叫了声「妈妈好」。

周围的同学顿时哄笑起来。

「阿姨威武!」

「鉴婊达人!」

「绿茶克星!」

苏晓炣气得直跺脚,狠狠瞪我一眼,气哼哼地跑开了。

4

苏妈妈也惊着了,差点喜极而泣。

稍微收敛情绪,立马撸下手上的镯子,死活要送给我。

「小暖,我今天就是来凑个热闹,也没准备礼物」

「这个,你先收着,回头我给你补上。」

我虽不懂玉石,但一看那白润的质地,便猜到价值不菲。

一下有些受宠若惊。

我也没有准备啊!

我真的只是口误啊!

我没有要自行车啊!

一边拼命推辞,一边向苏慕白求救。

岂料这修狗爽快地接过手镯,大大方方地戴在我手上。

「妈送给你的,你就拿着呗,客气什么?」

我……

他看了我一阵,转头笑嘻嘻地对苏妈妈说:

「妈,怎么样?我老婆嘴甜吧?」

苏妈妈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你这臭小子,别的不行,选老婆的眼光却不错。」

「跟你爸不相上下。」

这……

这就让人没法接话了吧。

周围看热闹的同学又笑作一团。

「阿姨,思暖真的超级优秀,是我们学院公认的学霸。」

「就是,而且性格也特别好。」

「还烧得一手好菜。」

额……

一群人七嘴八舌,把我描绘得十全十美。

我甚至怀疑他们都是我请来的托儿。

苏妈妈听得津津有味。

苏慕白在一旁频频点头微笑,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过了,戏真的有点过了。

我脚趾抓地,把第三套眼保健操第六节做了 800 遍。

听到最后,苏妈妈脸色一变,一把拽过我的手。

额,另一个镯子也送我了。

5

热闹完,我去卫生间简单收拾了一下。

苏妈妈提议我们一起去苏家吃顿饭。

其实原本也说好要去拜见他们的。

只是我现在这狼狈样儿,着实没办法见人。

苏慕白将我搂在身边,冲苏妈妈说:

「我先带暖暖去买几件衣服。」

苏妈妈扬眉轻笑。

「我就等你这句话呢,这点情商都没有的话,简直不配为人!」

这……这妈妈也太可了吧。

我还担心她嫌弃我矫情呢。

「小暖别生气啊,今天给你心里添堵了。」

「你放心,你爸……你叔叔人也超好相处的,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苏妈妈握着我的手,一脸诚恳。

苏慕白死皮赖脸地凑在我跟前。

「怎么样?暖暖,嫁给我吧,绝对入股不亏。」

这对母子一左一右围着我,净说好听的。

不明情况的,还以为遇到了人贩子。

气氛空前的和谐。

这么贴心的男友,这么霸气的未来婆婆。

真的很难不动心啊!

「阿姨,慕白对我……」

话说了一半,我眼角余光瞟到一个人。

不远处蹦跶得跟个蚂蚱一样的,不是苏晓炣又是谁?

我没有夸张。

她真的是蹦蹦跳跳地冲向了苏慕白。

大概她以为这样很可爱,很少女。

可她显然忘记了自己的吨位。

在她跑过来的那一刻,我明显感觉到脚下的土地不堪重负。

苏慕白和苏妈妈同时黑了脸。

苏妈妈一脸家门不幸的悲催表情。

莫名有些好笑。

苏晓炣却全然不觉。

她扯住苏慕白的衣襟,嗲声嗲气地说:

「哥哥,我饿了。」

「我想吃你以前经常带我吃的那家西餐。」

「以前你对我多好啊。现在有了姐姐,你都没时间赔我了。」

这货是掐着点来捣乱的吧?

我怀疑她是不是在我身上装了监控。

不然咋每次都能出现的如此恰到好处?

听着她茶里茶气的发言,我真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苏晓炣还是有些茶艺在身上的。

刚撒完娇,这会有开始疯狂飙泪。

还是那种带着笑的泪。

感觉隐忍又坚强。

「你以前还说我长大了,没人要你就娶我的。」

我的天!

这……是什么劲爆的新闻?

6

她说这话是几个意思?

她现在没人要了吗?

没人要为啥要让她哥娶他?

她哥又不是收垃圾的。

我心里憋气,望着苏慕白,语带讥诮地说:

「苏慕白,你玩得挺花啊。」

「人家好不容易长大了,怎么,你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苏慕白涨红了脸,恨不得指天断发。

「我没说过,谁说过谁是孙子!」

「这个我作证。」

苏妈妈一脸正气地望着我。

苏慕白如临大赦,疯狂冲我抛媚眼。

嗯,这个倒也不必解释。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不过也确实希望能借此机会让苏慕白看清他妹妹的小心思。

苏妈妈伸手戳了一下苏慕白的脑门。

「这臭小子小时候见着个小姑娘就说要娶人家。」

「我能记住姓名的大概就有十几个吧。」

额……

我孙子哪去了?

苏妈妈话锋又一转。

「倒难为晓炣,穿开裆裤时的事儿都能记到现在。」

开裆裤?

这确实有点久远了吧。

苏晓炣面色发红,似乎有点尴尬。

苏妈妈接着放大招。

「那你记不记得小时候你还吵着要嫁给大熊?」

大熊?

苏慕白凑近我的耳朵。

「大熊是我家之前养的一条狗。」

「被我爸骟了。」

扑哧!

我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听起来确实还蛮遗憾的。

苏晓炣面上的天真再也装不下去了,望着苏妈妈嗔怒道:

「妈,都是小时候的玩笑话。你当着外人的面提这些干吗?」

这不是她自己主动提的吗?

苏慕白这次没给她留情面。

「外人?这哪有外人?」

「你可看清楚,这是我老婆,咱妈的儿媳妇儿!」

「你别老姐姐长、姐姐短的了,快叫嫂子!」

谁说要嫁给你?

我可没答应!

苏晓炣瞪圆了眼睛,那眼神恨不得吃了我。

「我才不叫呢。她哪里配得上你?」

「她配不上,你配得上吗?」

「苏晓炣,苏家给了你这个姓已经是大恩了,不要再想那些你不该想的东西。」

啧啧,苏晓炣这点小心思连苏妈妈都看了出来。

果然,女人的直觉还是很靠谱的。

苏妈妈话说得有点狠,苏晓炣的面上有点挂不住了。

「我什么都没想啊。我只是觉得她配不上我哥。」

切,你搁这配钥匙吗?

配不配得上要你说?

苏妈妈登时就要发飙,被我一把拉住了。

「阿姨,没事,没事,不叫就不叫吧。」

哼,你叫不叫我都会嫁给你哥。

我差你这一句吗?

苏妈妈拍拍我的肩膀,笑得慈眉善目。

「还是小暖懂事,读过书的就是不一样啊,知书达理。」

我面上笑着,余光又瞟了瞟苏晓炣。

苏慕白跟我说过,她连高考都没参加。

送出国混了半年就灰溜溜地回来了。

说是吃不惯国外的饭。

苏妈妈这话明显意有所指。

苏晓炣含着泪,将衣角都揉出了褶皱,却说不出半句话。

苏妈妈揪着她的衣领把她拎走了。

苏慕白笑嘻嘻地凑过来:

「奶奶,我们去哪儿?」

来人啊,把这个狗男人拖出去杀了吧!

7

我故意拉着脸,不想搭理他。

苏晓炣一直对我有很大的敌意。

之前还能用妹妹对哥哥的占有欲来解释。

但刚才,她直接当着我的面把穿开裆裤时的事儿翻出来,这就有点恶心人了。

苏慕白倒是把她当妹妹,可苏晓炣却不想只做他的妹妹。

她心里想些啥,苏家人肯定都知道,不然不会那样对她。

偏偏她还有妹妹这一层身份,我还不能直接上场撵人。

真是窝火!

这气只能撒在苏慕白身上。

谁让他长了一张妖孽的脸,随时随地散发魅力。

可恨!

苏慕白讨好地搂住我,往怀里带了几分。

「老婆,我坦白,我啥都坦白。」

他一五一十把所有事情和盘托出,我才知道他这个妹妹到底有多难缠。

这个苏晓炣原是苏家远得不能再远的亲戚。

她奶奶当年对苏老太太有恩。

所以她父母双亡,奶奶去世后,苏老太太就将她养在了身边。

并且,强令苏妈妈收她做了养女。

这么些年,一直都是苏老太太管着她,从来不让苏妈妈插手。

苏家啥都不缺,苏老太太也使劲纵着她。

苏晓炣就被娇惯得不成样子。

苏妈妈担心丢苏家的人,实在看不过眼,说了几次。

没有任何作用不说,还把老太太得罪了。

索性就装看不见,只管砸钱,满足老太太报恩的心思。

眼见着人长大了,该嫁人了。

苏妈妈以为祸害要走了,便长出一口气。

谁知老太太竟把主意打到了自己孙子头上,想让苏慕白娶了她。

当然遭到了苏慕白一家人的强烈反对。

苏妈妈更是气得饭都吃不下。

但他奶奶就是不听,硬要撮合他俩。

劝不动奶奶,苏慕白就直接跟苏晓炣摊牌了。

苏晓炣更难缠,要死要活闹了好几次。

后来有一天突然说自己想通了。

苏慕白差点就信了。

没想到还是贼心不死。

他说得义愤填膺,仿佛自己是一朵遭歹人轻薄的白莲花

最后还不忘再表一波忠心。

「暖暖,你相信我,我是清白的。从身体到灵魂,我都属于你。」

谁稀罕啊!

我口中嗤笑,轻轻踹了他一下。

脑子里又浮现出苏晓炣故作娇嗔的脸,顿时一阵恶寒。

这个事情必须要解决,不然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谁知道她哪天又跳出来啊!

「放心,这事儿交给我妈。」

「我在旁边打辅助。」

他诡秘一笑,在我脸上落下一个吻。

「你就安心等着做你的苏太太就行啦!」

切,谁稀罕做什么苏太太!

我就是纯粹看不惯自己碗里的肉被别人惦记而已。

8

我和苏慕白去挑了件衣服,又顺便取了给他家人准备的礼物。

到了苏家别墅前,我心里还是有点打鼓。

苏慕白拍拍胸脯,一副万事有我的表情,多少让我有点心安。

门打开的瞬间,苏妈妈笑得像朵花。

苏爸爸有些局促地站着,也是满脸的笑。

苏晓炣鼻子里一声冷哼,推了推她身边的老太太。

哦,那应该就是苏慕白的奶奶了。

我迅速适应角色,赶紧甜甜地打招呼。

「叔叔、阿姨好,奶奶好!」

苏爸爸和苏妈妈笑容可掬。

只有老太太,头都没抬,只顾冷着脸拨弄她的手机。

不用说,肯定是苏晓炣给她上眼药了。

苏妈妈怕我尴尬,忙解释:

「你奶奶年纪大了,耳朵不太好使,别见怪!」

话音刚落,老太太声如洪钟:

「谁说我耳朵不好使?」

这……这要怎么接话?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苏妈妈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别当回事。

她亲热地握着我的手,将我按坐在餐桌前。

「小暖,饿了吧?阿姨今天亲自下厨,专门做了你爱吃的菜。」

苏晓炣也跟了过来,她刚想挤在苏慕白跟前,被苏妈妈一下撞开了。

她噘着嘴,拉开椅子坐在老太太身边。

一张小脸委屈巴巴,泫然欲泣。

老太太果然心疼地哄了又哄,气哼哼瞪了苏妈妈一眼。

苏妈妈假装没看见。

我们都假装没看见。

可我刚咬了一口虾,苏晓炣就嚷嚷开了。

「哥哥,我也要吃虾,你给我剥。」

额……

你能想象一个 170 斤的人尖着嗓子装可爱的样子吗?

就从来没人告诉过她,这样说话很难听吗?

怎么形容呢?

那感觉就像老鼠夹在了门缝里。

怕它不死,想踹两脚。

又怕它死得太快,便宜了它。

苏慕白眼皮儿都没抬,将剥好的虾仁一股脑倒在我碗里。

「我忙着照顾我老婆呢,没空。」

「哥哥,你偏心,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对我的。」

唉,她来了。

她又要来了。

苏妈妈冷冷开腔:

「晓炣,你哥作为男人,心疼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你不缺胳膊不少腿,没指望你干成啥大事,自己吃个饭应该不成问题吧?」

「你要是实在羡慕,就自己找个男朋友,别一天到晚瞎搅和。」

「我哪里有搅和?家里突然多了个陌生人,我一时不太习惯而已。」

陌生人?

你瞪大眼睛看清楚,我可是要嫁给你哥的人!

苏慕白将虾直接喂进了我嘴里,转头懒洋洋地说:

「那你可得尽快习惯了。再过个几年,说不定还多两个、三个呢。是不是啊,老婆?」

我差点噎着。

他又乖觉地帮我顺气。

这母子俩一唱一和的,当真能气死个人。

苏晓炣噘着嘴,狠狠咬了一口排骨,不再吭气。

「八字都没一撇呢,怎么就老婆老婆地叫上了。」

老太太忽然接话,还意味深长扫我一眼。

「再说,慕白还小,谈谈恋爱还行。结婚嘛,现在还早,不急。」

苏慕白蹭得一下站起身来,倒吓了我一跳。

「奶奶!不早了,我很急!我们都谈了 4 年了,我马上都 27 了,还是……还是……」

意识到他想说啥,我顿时羞红了脸,伸手在他腿上掐了一把。

他吃痛,反握住我的手。

总算他还是要点脸的,没有啥都往外说。

最后硬硬地来了一句:

「总之,我很急!我恨不得把民政局立刻搬过来。」

苏爸爸也跟着附和。

「我也觉得小暖这孩子不错,配慕白绰绰有余。」

这……

这些话当着我的面说真的合适吗?

一家三口笑眯眯地看着我,画面多少有点诡异。

我低着头疯狂地扒饭,心里其实乐开了花。

一顿饭吃得超级开心。

至于别人开不开心,我就管不着了。

9

吃完饭,我把准备好的礼物拿了出来。

给苏爸爸的是一盒茶叶,给苏妈妈买了个美容仪。

俩人开心得不行,当时就给我封了两个大红包。

苏晓炣啃着苹果在旁边瞎溜达,面带讥诮。

「什么破烂玩意,也好意思拿来送人?趁早拿走,我们家又不是收破烂的。」

我一下有些慌张。

送叔叔阿姨的东西确实算不上名贵。

茶叶是我爸自己种的宋种芝兰香。

美容仪是我攒了好久的兼职费买的。

这些东西对于苏家来说确实不算什么,但已经是我能送出去的最贵重的礼物了。

我只是茶农的女儿。

我一直都知道我和苏慕白之间巨大的经济差距。

甚至一度想放弃这段感情。

是苏慕白的坚持让我们走到了现在。

此刻,苏慕白去了卫生间,苏爸爸在书房。

没人给我撑腰,多少有些受伤。

苏妈妈端着水过来恰好听到了,伸手就扒拉了她一把。

「苏晓炣你是不是闲得慌?好赖也不是给你的,有你啥事啊?

我儿媳妇送我啥我都喜欢。她给我倒一杯白开水都是甜的,要你多嘴!」

老太太的拐杖在地上敲得咚咚响。

「一点小恩小惠就把你们收买了,没出息啊,真是没出息。」

差点忘了,老太太的礼物还没给呢。

我连忙从包里掏出一个小音箱。

「奶奶,这是我给您准备的礼物。」

老太太还没说话,苏晓炣又开始嚷嚷。

「宋思暖,这不就是个破音箱吗?这都好意思拿来送人。」

她直呼我大名。

以前还好歹叫声姐姐,明里暗里想说我年纪大。

现在是连装也懒得装了吗?

幸好老天只让她长了一张嘴。

要是再多长几张,不得把人烦死。

「奶奶,这确实是个小音箱。」

我笑着凑近她耳畔。

「但是我帮您下载好了当下最火的 2000 本网络小说。」

老太太一下眉目舒展,嘴咧到一半,又傲娇地收了回来。

苏慕白适时地凑了过来,只瞟了一眼,便心领神会。

「奶奶,这是暖暖专门给您准备的。只要按一下这里,霸道总裁爱上我、独宠小甜妻、闪婚老公太强势……这些小说都可以随便听哦!」

「您要是不喜欢,我就送给隔壁孙奶奶了啊!」

「要,要,要!谁说我不要!」

老太太也不理会苏晓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一把抢了过来。

我和苏慕白十指紧扣,相视一笑。

初战告捷。

离幸福又近了一步。

10

除了苏晓炣,苏慕白的家人对我都还算满意。

双方父母见过面后,订婚的事宜就提上了日程。

谁料,订婚当天,苏晓炣又整出了幺蛾子。

她穿了一件跟我一模一样的礼服。

这个女人,毁了我的求婚仪式不说,现在连订婚也来凑热闹。

当真是阴魂不散啊。

我实在忍不住了。

心底默默地「赞美」已经表达不出我的愤怒了。

当场就炸了。

「苏晓炣,你搞清楚,今天是我和你哥订婚,你穿成这样,是脑子和大肠错位了吗?」

要不说人至贱则无敌呢。

苏晓炣直接无视了我的愤怒,花蝴蝶一样晃到苏慕白身前。

「哥哥,我和她谁漂亮?你更喜欢谁?」

这不废话吗?

识字的话麻烦看一下门口牌子好不好?

苏慕白先生和宋思暖小姐的订婚仪式。

这么大的字,你瞎啊?

可她完全没有这样的觉悟。

圆滚滚的身子硬是挤进不合身的礼服,腰间的赘肉一条又一条。

像极了烤馕的边边。

苏慕白一把抽出手,还没说话,苏妈妈直接一杯红酒泼了上去。

洁白的礼服上顿时一片红色污渍。

「要么立马换掉,要么立刻滚蛋!」

「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哇塞!

我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这也太刚了吧?

这未来婆婆威武,能处!

苏晓炣眼泪汪汪,拽着苏慕白不撒手,面目都有些狰狞。

「哥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我才是真的爱你。你看看我,看看我,我才是最适合当你妻子的人。」

「明明你小时候说过要娶我的。」

她满眼的泪,晕开了眼线,脸上顿时黑乎乎的两条泪痕。

总算说出了心里话,不再打着妹妹的旗号恶心人了。

这是要开战了吗?

我摩拳擦掌,莫名有些小兴奋。

苏妈妈一马当先,率先扯开了她。

「晓炣,有些话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看来你压根就没听进去。」

「慕白不喜欢你,从来就只把你当妹妹。」

「我和你爸也把你当亲女儿看待,这些年从没有亏待过你。」

「你要是得寸进尺,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苏晓炣哭得更狠了。

「行,可以不是我,但凭什么是她宋思暖?」

「她就是个拜金女,家里穷得要死。」

「她就是看上咱们家的钱才跟我哥在一起的。」

「你们千万不要被她的花言巧语蒙骗了。」

不是,苏晓炣你不要含血喷人!

明明是你哥花言巧语骗了我好不好?

我心里腹诽,对苏晓炣的脸皮厚度又有了新的认识。

啪!

苏妈妈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

哈,莫名觉得带感怎么办?

好想也试试。

「晓炣,你搞清楚,你自己的亲生父母也是农民,你哪里生出来这么多优越感?」

「怎么,到苏家吃了几口饱饭连自己姓啥都忘了?」

「小暖家境是一般,但她从来不自怨自艾,踏实勤奋,努力上进,不管是学习成绩,还是待人接物哪一条不甩你几十条街?」

「这样的女孩子以后啥事干不成?我当然要选这样的人当我的儿媳妇。」

苏妈妈笑着望我一眼。

我眼眶一热,差点当场飙泪。

「倒是你,苏家给了你最好的条件。但凡你有一点点上进心,啥事干不成?」

「可你干成啥了?」

「书念不好,工作也干不好。一天到晚窝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

「都中度脂肪肝了,也不知道减减肥。」

「莫说你哥看不上你,他要是看上了你,我把他的腿打断,立马和他断绝关系。」

我默默看了看苏慕白的腿。

幸好这货拎得清。

苏妈妈一顿暴力输出,直接给苏晓炣干废了。

她六神无主地站在那里,嘴里喃喃自语: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奶奶说过我啥都不用干,苏家会养我一辈子的。」

「奶奶亲口说的,苏家会养我一辈子的。」

额。

真有人愿意被别人当猪养吗?

这个苏晓炣真是又茶又蠢。

仪式快要开始了,苏慕白拉着我离开。

路过苏晓炣身侧,我轻声耳语:

「一般把猪养胖了都是为了过年时宰了吃的,不是想把它娶回家的。」

11

苏晓炣脸色一僵,下一瞬手里多了一把水果刀。

苏慕白眼疾手快,一把扯开了我。

苏晓炣嘴角挂着绝望的笑,把水果刀抵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哥哥,你今天要是敢订婚,我就死在你面前!」

靠,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

苏慕白眉心微皱,看向她的目光冷到了极点。

「晓炣,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哥哥,我没有威胁你,我是太爱你了,真的。没有你我真的生不如死。」

她说得凄楚可怜,手上用了点力气,手腕处顿时起了压痕。

没有流血。

莫名有点小遗憾。

苏慕白依然不为所动。

「命是你的,你不想活,谁也救不了你。」

苏妈妈早气得脸色发青。

「晓炣,我们苏家养育你一场,好吃好喝 20 多年,没道理再搭进去一个儿子。你要真不想活了,我们也不拦着。」

「但你放心,妈一定给你买最贵的骨灰盒,选风水最好的墓地。」

虽然情形有点危急,但我莫名想笑怎么办?

苏晓炣估计也没料到这番情形,一下有些气急败坏。

「苏慕白,你妹妹都要死了,你还忙着订婚,你还是不是人啊?」

「你自己想死,我有什么办法?暖暖,仪式快开始了,我们快走,别耽误了。」

苏慕白全不在意,扯着我的胳膊快快地跑了,像是后面有鬼在追。

苏妈妈紧随其后,谁也没再搭理她。

这样真的不怕出事吗?

我心下有点忐忑,还想回头看看,早被苏慕白一把扯住。

「别回头,千万别回头。你一回头她演得更厉害!」

苏妈妈也拍拍我的肩膀。

「放心,小暖,那把水果刀压根就没开刃,吓唬人的而已,都是些小场面。」

「不搭理她,一会儿自己就好了。」

我还是有些心神不宁。

直到后来苏晓炣换了一身衣服出现在宴席上。

果然,我对敌斗争的经验还是太欠缺。

12

举行完订婚仪式后,我便和苏慕白住在了一起。

不是苏家的别墅,而是市中心的一套小三居。

离我读博的学校不远。

之前苏晓炣老是穿着睡衣进他卧室,苏慕白吓得连夜搬到了这里。

地址都没敢让她知道。

「老婆,你都不知道,我为你作出了多大的牺牲。」

我脑子里回忆了一下苏晓炣那过分「出色」的身材和脸。

好像……

这牺牲也不算太大吧?

搬过去第一天,苏慕白就有点泰迪附身的意思。

我在书房熬夜准备博导布置的论文,他一分钟八遍地问我啥时候睡。

还故意衣着清凉地在我跟前瞎晃悠。

一言不合就当着我的面数他的腹肌。

净整些让人血脉喷张的造型。

「最近没锻炼,腹肌都少了。」

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哪少了?

明明还是八块好不好?

他嬉笑着凑过来。

「老婆,写论文很累吧?我们玩个游戏放松一下好不好?」

「就是那种两个人玩的小游戏,很快的。」

我羞红了脸,身子往后缩。

他直接一个公主抱搂着我小跑着冲进了卧室。

呜呜呜!

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快,还好费人。

这个狗男人,大骗子!

13

日子平静如流水。

就是成堆的论文以及苏慕白花样别出的小游戏让我有点招架不住。

其他的一概都称得上完美。

趁着周末,我和苏慕白回苏家探望他爸妈。

刚进小区,正好看见苏晓炣推着老太太散步。

订婚宴上的那场闹剧,让苏妈妈对苏晓炣厌恶至极。

第二天就坚持把苏晓炣赶出苏家。

但老太太以绝食相威胁,非要把她留下。

婆媳俩展开了漫长的拉锯战。

有老太太撑腰,苏晓炣到底没被赶走。

苏妈妈气得回了娘家。

苏爸爸天天去他岳父家捞人。

说尽了好话,总算是把人哄了回来。

上下打量了苏晓炣一番,我心里对她生出无限钦佩。

她到底是练了什么邪术,才能修炼出这么厚的脸皮?

让人很费解啊。

奶奶抱着我的小音箱,还在研究她的霸道总裁文。

虽然之前她不太喜欢我,但毕竟都订婚了,她面上还过得去。

我笑着帮她调试了一下音箱,她看向我的目光都多了几分亲近。

正心里高兴,一抬头正对上苏晓炣阴惨惨的眼睛。

「哥哥,你先回家,我有几句话想跟嫂子说。」

呵,她终于肯叫我嫂子了。

这是要跟我讲和?

苏慕白冷硬地说:

「有啥事不能当着我的面说?再说,你俩有啥好说的?」

「哥哥,你害怕啥?我又不会吃了她。」

我推推苏慕白的胳膊,示意他没事。

「那我在门口等你,你快点过来啊。」

苏慕白说完亲了一下我,便大步离开。

苏晓炣盯着他的背影,好久都没有说话。

这个眼神太过深情绵长。

一瞬间我便知道我刚才的想法有多蠢。

苏晓炣不会放弃苏慕白。

她一定会跟我斗得至死方休。

「宋思暖,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哥哥的魂儿都被你勾走了。」

绿茶就是绿茶,一张嘴就有那味儿了。

「晓炣,强扭的瓜不甜,你哥不选你是他没眼光。」

老太太说完歉意地瞄了我一眼。

「你别难过,奶奶再给你找个好的,比你哥好一百倍的。」

「可我就是喜欢哥哥啊,奶奶,你会帮我的吧?」

她忽然蹲下身子,又是那副天真无邪的笑。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突然伸手推了一下轮椅。

刚好立的地方是个斜波。

轮椅顷刻之间就滑了出去。

奶奶大叫了起来,竟然一下从轮椅上跳了起来。

看起来疾步如飞,不像是腿脚不好的样子。

搞不懂她为啥天天坐轮椅上。

不过由于惯性还是往前跑了几步,摔倒在地上。

我正要去扶奶奶,被苏晓炣一把揪住了头发。

头皮都给我扯起来了。

「宋思暖,你就是再不喜欢奶奶,也不能推她啊!」

这个傻 X,真是又蠢又坏!

我勉强转身,伸出两根手指直直戳向她的眼窝。

她这才松了手,在我身后嗷嗷乱叫。

苏慕白早过来一把扯住她。

我赶忙查看奶奶的情况。

老太太已经自个爬起来了,抱着膝盖蹲在路边的台阶上。

脸白得像张纸。

看起来有点受伤。

苏晓炣疯狗一样扑过来。

「奶奶,你快说啊,是宋思暖推的你、快说啊!」

老太太愣愣地看看她,又看看我。

「苏晓炣,你个挨千刀的,我……我真是瞎了眼!」

14

没有奶奶撑腰,苏晓炣一下就失了势。

当天中午,苏家就把苏晓炣的东西打包收拾好,一股脑扔在了门口。

苏妈妈坚持要报警。

但奶奶不愿意,只让把她赶出家门,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她。

苏晓炣跪在奶奶跟前,说什么也不愿起来。

「奶奶,是你说会让我嫁给哥哥的,你说过会帮我的。你为啥说话不算话?」

「是你说苏家会养我一辈子的,那些东西想学就学,不想学就算了。为啥现在,你们一个个都出来指责我,嫌我没用,嫌我是个废物,为什么?」

苏妈妈早上去两巴掌让她闭了嘴。

「苏晓炣,你少在这里乱吠了。没有奶奶,你早饿死了,能活到今天!」

苏晓炣捂着红肿的脸,恶狠狠地瞪着我。

「宋思暖,都是你害的。你抢走了我哥,我的爸爸妈妈,现在连奶奶也站在你那边了。」

「我要杀了你!」

说着,又起身来揪我的头发。

这次我先发制人,当胸给了她一脚。

门铃响了,一开门竟然是警察。

「谁报的警?」

苏妈妈跳出来。

「我,我。」

她一指苏晓炣,一脸嫌弃地说:

「这个胖子,想谋杀我的婆婆,还诬陷我儿媳妇儿。」

她坦然对上奶奶愠怒的眼睛。

「妈,咱们养育她一场,再大的恩情也该报完了吧?结果她倒反咬一口,真是连条狗都不如。这次不给她点教训,不知道以后会干出啥事儿呢。」

苏晓炣绝望地看着奶奶,哭天喊地。

「奶奶,你说话啊,你不能让他们带走我,你是最疼我的,你说话啊!」

奶奶最后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沉默地关了房门。

15(尾声)

人嫌狗厌的苏晓炣一走,苏家的空气都变甜了呢。

苏妈妈做饭、洗澡都哼着歌,看向苏爸爸的眼神都温柔了许多。

苏慕白也跟我搬回了家。

只剩奶奶心思郁结,沉默寡言。

老太太一辈子要强,没想到在身边养了只白眼狼。

这次受得打击实在不小。

大概是不好意思面对我们,她吵着闹着要住敬老院,到底被苏爸爸拦住了。

我和苏慕白的婚事也提上了日程。

这次,没有了苏晓炣捣乱,一切都出奇的顺利。

我穿着洁白的婚纱一步一步走向了我心爱的男人。

苏慕白深情款款地望着我,眼含热泪。

那一刻,我被幸福淹没了。

当天晚上,我继续准备我的论文,苏慕白抱着本书坐在一旁陪我。

安静的书房只剩下我们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我抬头看着苏慕白棱角分明的侧颜,一时有些感慨。

跟他相处的这几年,我没有因为他的爱放弃自己。

我从来不愿做依附于他的莬丝花。

我想做一棵树。

与他站在一起,共担风雨。

这个道理,苏晓炣那种人,恐怕一辈子都想不明白。

苏慕白放下书,黏糊糊地凑了过来。

「老婆,不好好做作业,想什么呢?」

我大方对上他的眼睛,笑着说:

「想你啊!」

他一下来了精神,跳起来抱着我。

「写个作业,一点也不认真!」

「罚你跟我一起研究最新款的游戏哦!」

这个男人。

真的好会。

救命!

我好累啊!

(全文完)备案号:YXA1DKrB1dUp5OJLDRuM8Mj


.公号

关注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