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什么好看的睡前小甜文?

在天台逃课被抓,和年级主任大眼瞪小眼。

我灵光一闪,故作深沉:「不想活了。」

年级主任大惊失色。

我抵着墙,满脸悲怆:「是我没用,怎么学都学不好,辜负了老师们的期望。」

「我该死!」

演戏要做全套,我闭着眼站了上去。

后续——

惊慌失措的校长拿着大喇叭在楼下吼道:「同学你快下来,学不好没关系,我们让顾雁舟同学教你!」

1

天台风好大。

不远处年级主任的假发在风中摇曳。

所有人都盯着我,楼下看热闹的同学已经黑压压地聚集了一片。

「快下来!顾雁舟同学说他愿意!」

楼下校长紧张得破音的声音传来,我在众人的注视下退了回去。

再不下来就玩脱了。

年级主任三两步猛冲过来揽着我的肩膀:「好孩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看着他额角因为紧张冒出的冷汗,不由愧疚。

肖勇平时最为严厉,我从未看过他如此失态的模样。

他稳了稳被风吹歪的假发:「知道你们高三压力大,有什么想法一定要跟老师说,不要做傻事。」

我点点头,主动将手中的烟盒递了过去。

说来这是我第一次尝试,还没来得及吸上一口,就被抓包了。

肖勇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

他看了看我,想了想,突然道:「你是高三 2 班的白蓁蓁吧?」

我点点头,他又说经常听我班主任提起我。

无他,只因我数学常年不及格,却总能挤进文科年级前三。

他拍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学习这事你不用着急,我们给你派了帮手,下次不要做傻事了。」

我这才想起刚才校长的话。

哦。

他们居然要让常年霸榜年级第一的理科大神顾雁舟给我辅导数学。

2

校长正拉着顾雁舟到一边说悄悄话。

我模糊听到「交给你了」「她心灵脆弱」「怕是抑郁症」的字眼。

顾雁舟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

校长说完,把我拉到顾雁舟面前,嗓音柔得能滴出水来。

「蓁蓁啊,你以后跟顾同学好好学,别再做傻事了,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们及时沟通,好吗?」

我抖了抖鸡皮疙瘩,点点头。

校长走后,我抬头看着俊脸微沉的顾雁舟,十分善解人意:「我知道你不想教我,你……」

顾雁舟眉宇间划过一丝烦躁:「不是。」

「他吃了大葱。」

他在解释他刚才为什么看着不太情愿。

我:「……」

其实我看得出,他并不想摊上这事,只是碍于校长的嘱托。

果然,他努力按压下眉间的不耐,语气紧绷:「你别多想,别去跳楼。」

他闭了闭眼,像是认命道:「等下把你卷子送来,我看下你水平。」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眨眨眼。

感觉这位理科大佬的脾气似乎不怎么好?

3

听说学校里嚷嚷着着要跳楼的人多了起来。

学校听闻消息,连夜命人把天台封了。

她们效仿不成,便将矛头指向我。

此时的我拿上卷子和习题册,去顾雁舟班里找他。

一路上周围人对我的议论声不断——

「她一定是故意这么做的,就是想要吸引顾雁舟的吧?!!」

「谁说不是呢,在那里磨蹭了大半天也不跳,装模作样。」

瞎说!

虽然顾雁舟确实长得好看、成绩又好,但我对她们的男神真没兴趣。

我本来就不是真心想跳楼,在当时那个情况,校长这么说,我就顺着台阶下了。

我找到顾雁舟所在的班级,往里看了看,没见着人。

我叫住一个女生:「同学你好,我找顾雁舟,你能帮我喊一下吗?」

女生看了我一眼,神情冷漠:「我不知道他在哪。」

我叹了口气,继续在门口探头探脑。

一个男生哼着歌从我身边晃进教室,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

「小同学,你找谁啊?」

我说我找顾雁舟。

他打量我一眼,笑眯眯道:「你就是那个要为舟舟跳楼的女生吧?」

我:「……」

怎么越传越离谱?

「等着啊,他好像在睡觉,我去帮你喊他。」

我点点头,看着他走向教室最后一排,拍了拍趴在桌上睡觉的顾雁舟。

两分钟后,顾雁舟臭着脸出了教室。

他脸上还带着趴睡时留下的淡淡红痕,蓬松的黑发也有些凌乱,那张精致好看的俊脸却意外多了丝呆萌。

他看着就是起床气很强,脸上怨气森森。

肖勇为了方便顾雁舟给我补习,把自己办公室让了出来。

顾雁舟生得清瘦高大,腰细腿长,一步能顶我两步。

他在前面走着,我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周围仍不时传来一阵阵议论声——

「顾雁舟一看就不想搭理她,走那么快就是不想让她跟上。」

「是啊是啊,你看他看着也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好心疼舟舟啊,辣鸡领导,那女的要跳楼跳呗,关舟舟什么事啊?」

顾雁舟的步子一顿,停了下来。

他走到其中一位女生面前:「谁要你心疼的?谁跟你说我不开心的?还有,谁准你叫我舟舟的?」

女生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带着哭腔磕磕巴巴道:「顾……顾同学,我……我只是……」

顾雁舟拧了拧眉,脸上的烦躁更明显了。

「行了别哭了,以后少在背后嚼人家舌根,有这工夫多读点书吧你。」

到底声音低了下来,不似刚才那般冷漠凶狠。

他说完,扭头看向我,表情称不上多有耐心。

「别听她们胡说,我很开心。」

我抬眸对上他「开心」的脸色。

「……」

肖勇有事,不在办公室,屋里只有我和顾雁舟两人。

顾雁舟坐了下来,让我把卷子给他看。

他极快地扫了几眼,好看的眉头缓缓蹙起:「你脑袋是被驴……」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话音一转:「不算太差……有基础,还有救。」

他抬眸扫了我一眼:「可你要执意跳楼,就没救了。」

「……」

我点点头,看着他给我圈了几道题。

「你先做,做完了自己对答案,答案看不懂就多看几遍,实在不懂再来问我。」

我:「……」

真放养式教学。

他说完,便趴在桌上继续睡觉。

我拿起笔,开始看题。

磕磕绊绊地写了几道题,办公室门突然发出响动。

是肖勇回来了。

我用笔戳了戳顾雁舟:「快起来,肖主任回来了。」

顾雁舟抬起头,眼神有些迷蒙,还夹杂着一丝烦躁。

他反应了一瞬:「笔给我。」

「这题很简单,已知系数为 2,我们只需用这个公式……」

「懂了没?」

我压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眼看肖勇已经走了进来,我连忙配合道:「懂了。」

肖勇进来看了两眼,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们继续,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肖勇走后,我连忙问他:「你刚刚讲的哪道题?」

顾雁舟抬了抬眼皮,满脸困倦:「没看题,编的。」

「你继续做,我再睡会儿。」

他说完,又趴了下去。

我:「……」

数学乃我一生之敌,我做了几道,也失了耐心,干脆翻开答案抄了起来。

顾雁舟醒来时,我已经将答案工工整整地抄了上去。

他睡饱了,心情也肉眼可见地好上许多。

他扫了一眼我的习题册,悠悠道:「都写完了?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我抬眸和顾雁舟对视,读懂了他眼底的想法——

别来烦我。

于是我识趣地摇摇头。

顾雁舟眼底划过一丝赞许,似乎连带着看我都顺眼了许多。

他眯眸再次扫了一眼我做过的题,皱了皱眉,像是无法理解:「这些题挺简单的,你怎么写了这么多?」

我也看了过去。

哦,是挺多的,但答案上不就是这么写的吗?

顾雁舟似乎也懒得多问,起身走向门外。

「来我班里拿我的看,有些步骤能省则省。」

我应了声好,等收拾好东西追上去时,他已经离我老远了。

他走在前面,终于意识到不对,扭过头来看我。

于是我和顾雁舟隔了十几米远,两两相望。

「……」

我看见他脸上又浮现了烦躁的表情,然后视线落在我的腿上,顿时沉默。

我连忙小跑着追上去。

他看向我的腿:「腿那么短,还敢去跳楼?」

我没懂他的意思:「啊?」

「从天台跳下去,不死也残,不是半身不遂就是高位截肢。」

他眯了眯眸:「你腿这么短,再截就只剩这么点了。」

然后他用手比划了一下。

我看过去,大概只有几厘米。

「……」

他垂眸看向我,难得耐着性子一字一句道:「还有,以后听到刚才那些人说的那种话……」

「就当放屁。」

他指的是周围那些人非议我的话,刚才我一路过来,仍不时听到。

他严肃着一张俊脸,看着有些凶。

「命比什么都重要,不准去跳楼,那不是闹着玩的,听到了没?」

我乖巧点头,小步跟在他身后。

然后听见他自言自语:

「我怎么跟个老妈子一样……」

他顿了一下,突然暴躁。

「女生就是麻烦……」

4

跳楼毕竟不是小事,肖勇要请家长,喊来了许菁。

办公室里,我安静地坐在许菁身侧,一如既往地乖巧。

「许女士,这次喊你来,是想谈谈蓁蓁跳楼一事。」

许菁眉头紧锁,像是难以置信。

「你是说蓁蓁?怎么会?」

是啊,怎么会。

我在她面前向来懂事听话,最让她省心,又怎么会闹着要去跳楼?

肖勇敲了敲桌子厉声道:「怎么不会?孩子高三压力大,我想请问你平时有关心过孩子的情绪吗?很多时候孩子犯糊涂,家长都脱不了干系!」

肖勇话音刚落,许菁的电话声随即响起。

她对肖勇露出歉意的表情:「肖主任,我先接个电话。」

她说完,起身走到一边接过电话:「秦总要来?你说现在?」

她迟疑了一下:「可是我……」

「好,我马上过来。」

电话挂断,许菁看着我,脸色复杂:「蓁蓁,你真的……」

我摇摇头:「我没事,是老师误会了,你去忙吧。」

许菁抿了抿唇应了声好,然后对着肖勇满脸歉意道:「抱歉肖主任,我手上还有急事,有什么下次再聊。」

「蓁蓁……我回头会好好跟她沟通的。」

她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匆匆离开。

肖勇看着许菁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你妈妈她……」

我轻声道:「她很忙。」

我的妈妈是个女强人,她可以给我很多很多的零花钱,却不能给我很多很多的爱。

……

由于要留时间让顾雁舟给我补习,我和他特许不用去做早操。

他也终于意识到给我补习的好处——

这意味着他可以借着给我补习的由头在办公室里补觉。

就这样一连几日,他给我勾了题就趴下睡觉,而我则在他睡觉的时候把答案抄上去,然后在他醒来的时候告诉他我都懂了。

某日,在操场监督学生做操的肖勇突然回来。

我赶紧推醒顾雁舟。

「醒醒,肖主任回来了。」

他睡眼迷蒙地睁开眼,拿起桌上的笔开始故技重施:「好的,已知 x 的定义域是这个,所以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这样,然后这样……」

他是真的很困,眼皮半掀,拿着笔的手软绵绵的。

再一看,在纸上写的根本不是什么公式和数字,而是一团黑乎乎的线圈。

「……」

肖勇已经站在了身侧,我连忙点头如捣蒜:「嗯嗯是。」

「懂了是吧,很好,我们来讲下一题。」

肖勇却还没走,顾雁舟只能继续道:「再看这一题,已知 f(x)的数值,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这么想,然后这样,嗯对再这样……」

真是难为他了,他明明困得要死,还是努力强撑睡意,纤长浓密的眼睫轻颤,整个人看着恹恹的。

「最后,把已知条件带进去,嗯对,算出来得 6,有没有问题?」

他说着说着,耷拉着眼皮,声音逐渐低了下来,重复道:「所以得 6,你有没有问题……」

「没有。」

我紧张得抠了抠手心。

怎么还不走啊。

我正欲抬头去看肖勇,他突然俯身将头凑了过来,挤在我和顾雁舟中间。

「大点声!」

「是没吃饭吗?你是讲给蓁蓁听的还是讲给自己听的?!!」

我呼吸微窒:「!」

顾雁舟顿时清醒:「……」

他迅速地将那张胡乱涂画的稿纸翻了个面。

肖勇看着他的动作,不满道:「不是还有位置可以写吗?你不是浪费是什么?!!」

顾雁舟扫了一眼题,淡定地在上面写下一串公式。

「肖主任你刚才凑太近。」

「溅到口水了。」

肖勇:「……」

「哦。」

肖勇直起身来若无其事地薅了把假发:「继续,你们继续。」

顾雁舟睨了眼我,懒散道:「条件都给你列出来了,所以这里应该得多少?」

我抬眸和他对视。

遭了。

他开始认真了。

顾雁舟用笔敲了下我的手:「愣着干嘛,看题。」

我看向题。

很好,不懂。

我握着笔在稿纸上装模作样地算了下,低头用余光打量身后。

肖勇还没走,正背着手暗中观察。

「得多少?」

在两道目光下,我硬着头皮道:「得 6。」

顾雁舟皱眉:「多少?」

「6。」

我说完,抿唇紧张地看向顾雁舟。

顾雁舟沉默了一瞬,然后一脸平静道:「不错,做得很好,就是 6。」

肖勇拍了拍我的肩,满意地走了。

顾雁舟拿起我的习题册就开始往前面翻:「蠢货……」

他及时顿住,继续道:「我昨天不是给你勾过类似的吗?」

他垂眸翻看着我前面抄过的题,眯了眯好看的眼眸。

「偷懒?」

我垂着眸没吱声,心中暗自腹诽: 「你自己还不是天天睡觉偷懒。」

「就算是抄……为什么不抄我的答案?」

我抬眸对上他的视线,纠结地拧起眉头。

「你的字太丑了,我看不懂……」

顾雁舟:「……」

他僵硬地扯了扯唇:「我的字丑?」

我都听到了。

他骂我蠢,可明明是他自己不负责。

于是我报复地点点头,坚定道:「你是我见过的……」

「字最丑的男生。」

5

顾雁舟生气了。

我们依旧会在课间操的时候补习。

依旧是我做我的,他睡他的。

他也和之前一样,会在肖勇来巡视的时候,装模作样地给我讲题。

可我清楚,他就是生气了——

毕竟他现在睡觉,都是背对着我的。

除了必要的沟通,其余时间我和他都不讲话了。

有时我抄完答案,便撑着下巴望着那颗圆润饱满的后脑勺发呆。

不得不说,他虽然脾气臭,但外貌实在出挑,连后脑勺都比别人长得好看。

就这样过了几天,学校举行了一次小型月考。

这天,我和顾雁舟仍旧在办公室里补习。

这次月考他毫无意外又是年级第一,据说理科成绩依旧高得离谱。

我抄完答案,照例盯着他后脑勺出神。

顾雁舟又能有什么烦恼呢?

长得帅,成绩又好,据说家里还贼有钱。

嗯……非要说有什么烦恼,大概就是——

他的字是真的很丑。

在这期间肖勇没来过办公室,我和顾雁舟也没了交流的机会。

课间操时间结束,学生陆陆续续地回来。

我收拾好东西,他还趴在桌上睡觉。

看着那个倔强的后脑勺,我想了想,还是没叫醒他。

我正欲离开,他却突然从座位上起来,黑沉着脸从我身边经过。

我不理解他身上的怨气从何而来,明明是他自己不愿意跟我讲话的。

回教室的时候听到周围人议论。

原来学校不知从哪儿跑来了一只野猫,把学生吓到了之后便不知所踪。

刚才肖勇没来,就是带着保安队去捉猫了。

下自习回宿舍的时候,恍惚间似乎听见有猫叫。

我停了下来,确认不是听错之后蹲了下来。

「咪咪?」

我试着喊了两声,过了几秒,草丛里探出一个脏兮兮的猫头。

我了然,这应该就是上午他们口中的那只野猫,想来肖勇他们没有捉得到。

我本来就喜欢猫,它虽浑身脏污,瘦瘦小小的一只,但耐不住眼神湿漉漉的,很是可爱。

我又试着喊了几声,它便缓缓向我靠近,没一会儿,我就如愿摸上了它的猫头。

它真的很乖,被我摸舒服了,便眯着眼把头抵在爪子上。

也不知它是怎么跑来学校的,学校的保安叔叔下手没个轻重,要是真的被他们抓住了,怕是会被伤到。

我将小猫抱起,生起先将它藏在寝室的想法。

就在这时,身后骤然响起一道惊诧的声音:

「舟舟,舟舟,你快看!那不是你的蓁蓁吗!」

怀中的小白猫一惊,浑身毛都炸了起来。

它开始挣扎着要跳下去,我没捉住它,反倒被它抓伤。

我嘶了一声,抬起手腕。

只见手腕处赫然被它抓出几道三四厘米长的抓痕。

它的爪子尖利,伤处破了皮,瞬间冒出血珠来。

再抬眼一看,小白猫已经没了踪迹。

这时顾雁舟和那位男生经过了我身边。

男生就是那天帮我喊顾雁舟那人,叫吴维,是顾雁舟的同桌。

我和顾雁舟对视一眼,双双移开视线。

吴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顾雁舟。

「你俩咋了?闹别扭了?」

我不想理会他俩,如果不是他们,那只白猫也不会被吓走。

我正欲离开,手腕却倏地被握住。

我抬眸对上顾雁舟的眼眸,他皱着眉:「你那只手怎么了?」

我抽回手:「没事,谢谢关心。」

吴维幸灾乐祸道:「舟舟,你的蓁蓁好像不领情啊?」

顾雁舟眉间划过一丝烦躁。

「什么你的我的,她爱怎样怎样,关我屁事。」

他说完,扭头离开。

吴维追上去:「不是你的?那你跟人打听她成绩做什么,之前也没见你这么爱管闲事啊?」

顾雁舟身子蓦然一僵,迈腿快步离开。

我:?

6

隔日,在走廊碰上肖勇。

他瞥见我手腕上的伤,顿时如临大敌。

「蓁蓁,你这次月考数学考了多少分?」

我如实回答:「68 分。」

发挥稳定,严格说来还比上次高了两分呢。

肖勇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急匆匆地领着我前往校长办公室。

……

校长办公室里。

肖勇和校长正背对着我窃窃私语,也不知道在偷偷密谋着什么。

我等了好一会儿,他们终于结束了谈话。

肖勇说要出去喊个人,走之前像是想起了什么。

「国立,你早上是不是又吃大葱了?」

校长点点头:「是啊,你闻着味儿了?」

不等肖勇回答,他就自顾自地往手掌上哈了口气凑到鼻子前一闻。

顿时沉醉地翻了个白眼。

「味儿是有点冲哈……」

肖勇似乎早就习以为常,离开前淡定地甩了句「你注意点,别熏着孩子了」。

肖勇离开后,办公室里便只剩我和校长。

「蓁蓁啊,你来,我跟你说。」

他顾及着肖勇的嘱托,跟我说话时捂着嘴隔了段距离。

「这提升成绩呢,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咱们是不能急于求成的。」

我乖巧地点了点头。

他又继续道:「虽然这次考试成绩不太理想,但是咱们也不能因此伤害自己啊。」

他说完,视线落在我手腕处。

「你们女孩子不是最爱漂亮吗?你这样以后留疤了怎么办呢?」

「你的努力我们看在心里,这次考试……要怪只怪顾雁舟中看不中用,所以经过我和肖主任的协商,我们决定给你换个帮手辅导你数学。」

我看向手腕处的伤,后知后觉意识到他们似乎误会了什么……

「沈念白同学你知道吧?」

自然是知道的,紧随顾雁舟其后的另一名大佬。

「你放心,他是个细心的男孩子,有他辅导你数学,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他话音刚落,肖勇就领着人回来了。

我和沈念白对视上,他朝我微微颔首。

沈念白生得白净俊俏,眉眼温和,看着就极好相处。

校长连忙拉着他到一旁说悄悄话——「怕是自残」 「交给你了」 「你俩好好处」。

这次校长没捂嘴,又和沈念白凑得极近。

我看着沈念白的表情逐渐凝固,轻拧好看的眉头,抿紧了唇像是在憋气。

但还是脾气很好地点头附和校长的话。

我不由同情,想了想,决定帮他脱离苦海。

「张校长,要上课了,我想快点回去学习了。」

校长顿住,摆了摆手:「行,那你俩都回去吧,沈念白,记住我交代的事哈。」

算是成功帮助沈念白逃离了校长的口气攻击。

出了办公室门,沈念白向我道谢。

我想起刚才校长的话。

「不用客气,以后怕是要麻烦你了。」

虽然是个误会,但校长和肖勇对我如此上心,我又如何好意思再视若无睹。

沈念白弯了弯好看的眸子:「怎么会?乐意至极。」

我侧头和他说笑,忽然察觉有一道冷冰冰的视线落在身上。

抬眼看过去,居然是顾雁舟。

他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袋子丢给一旁的吴维,转身离开。

吴维连忙跑过来把东西丢给我。

「真是服了你们俩了,这是他给你的。」

他说完,转身追上去:「舟舟,你等等我啊……」

7

找到顾雁舟班级时,恰巧遇到上厕所回来的吴维。

他似乎很是惊喜。

「天啊我的祖宗,你可算来了,我愁都愁死了。」

他将我拉到后门,指了指顾雁舟所在的位置。

「知道他在干吗吗?」

我顺着方向看过去。

顾雁舟正垂头写着什么,可他似乎不太情愿,眉头紧锁,握笔的手很是用力,像那纸跟他有仇。

可以说是肉眼可见的暴躁。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他在写什么?」

吴维叹气:「他在练字。」

「也不知道是受什么刺激了,我现在话都不敢跟他讲。」

我:「……」

如果我没想多的话,他受的刺激可能是因为我。

「话说是不是你说他什么了?要不他能至于这样?」

我迟疑道:「可能是因为我说过他是我见过的字写得最丑的男生?」

吴维沉默几秒,一言难尽道:「我敢保证,敢这么直白说他的人,只有你一个。」

「遭了,跟你说太多都快上课了,你等着啊,我去喊他。」

没一会儿,顾雁舟悠悠地走了出来。

他垂眸睨我一眼,故作不耐「找我有事?」

我点了点头:「顾雁舟,我来是要谢谢你送的去疤膏。还有就是……我要为我之前说你字丑的事说声对不起,你的字那样有艺术家的风范,是我自己没眼光。」

顾雁舟没回话。

半晌。

「嗯。」

我抬眸对上他微微翘起的唇角。

他生得精致好看,此时垂眸故作不在意的模样,真的很像某些被宠坏了的傲娇小猫咪。

我没忍住弯了弯眼眸,突然发现顾雁舟其实也挺可爱的。

虽然他对我提升成绩确实没有实质性的帮助,但不可否认,他是真情实意为我「跳楼」一事表达过关心的。

正如吴维说的那样,顾雁舟家境优渥,从小众星捧月,我那样说他,有点小脾气是应该的。

更何况他还不计前嫌给我送药,我没理由还不识好歹。

我看了眼时间,快上课了。

「顾雁舟,以后就是沈念白为我辅导了,这段时间麻烦你了,真的很感谢。」

我话音刚落,上课预备铃就响了。

于是我朝他摆摆手:「好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快进去吧,我也回去上课了。」

不等他回话,我就小跑着离开。

当天下午又遇见吴维,他问我到底跟顾雁舟说了什么,他回去后心情似乎更差了。

我思忖良久,给出了一个自认为比较靠谱的解释:

「可能是得知以后没办法再借着给我补习的理由睡觉偷懒,所以一时间难以接受。」

8

都说字如其人,撇去顾雁舟这个异类不说,沈念白当真是做到了这点。

他的字瘦劲清峻,一如他这个人那般干净俊逸。

就连他为我讲题时打的草稿,也是工工整整、一目了然的。

他顾及着我基础较差,给我讲题时总是轻声细语的,时不时就反问我听懂了没,若是不懂,便耐着性子再讲一遍。

虽然进度稍慢,但我实打实地感受到自己是有进步的。

就这样跟着他学了几天,很快就到了周末休息的时间。

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没想到又遇见了顾雁舟。

至于为什么是「又」?

只能说这几天我真的撞见过他太多次了。

我实在不明白一个班级在二楼的人为什么喜欢跑到四楼来上厕所。

更何况短短三天时间,他有两天都借着身子不舒服的理由逃脱课间操,来肖勇办公室休息。

然后面无表情地盯着给我讲题的沈念白。

我想他为了逃脱课间操也是煞费苦心,沈念白替代了他的位置,他这个表现也在情理之中。

要说沈念白脾气好也是真好,他竟主动给顾雁舟接热水,还让他实在难受就躺沙发上歇会儿。

……

至于现在——

我亲眼撞见顾雁舟单手拎起一只瘦弱的小白猫,嫌弃地皱了皱眉,然后稍显随意地将它丢进背包里。

可能最大的温柔就是拉上书包拉链时给它留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开口。

他做完这些,终于注意到我的视线,抬眸和我对视。

「……」

相视无言。

与此同时,那只白猫顺着那个开口把头挤了出来,对着我喵喵叫了一声。

顾雁舟平静地将那只猫的猫头按了进去,把拉链拉小了点,压低声音警告:「给我老实点。」

然后将背包挎起,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转身离开。

我认出这就是几天前那只白猫,没想到它居然还在学校。

我连忙追上去询问:「你怎么找到它的?你要带它去哪儿?」

顾雁舟动作未停:「它自己撞上来碰瓷的。」

「至于带它去哪儿……」

顾雁舟神色淡然地扫了我一眼,意有所指道:「不乖的小猫咪,自然是带回家煮了吃了。」

我自然不会信他会把猫煮了吃了,但还是一直跟在他身后。

然后跟着他去宠物医院带着猫做了个体检,紧接着又给猫洗了个澡,最后跟着他一起回了家。

站在他家门口的我后知后觉有点不对劲:「……」

顾雁舟挑了挑眉:「跟了那么久,不敢进来?」

我果断回绝:「不了,我该回去了。」

我正欲离开,门却突然被打开。

「让我看看,是我的炸串回来了对吧……」

我抬眸对上一张美艳动人的脸。

她看见我,话音一止,夸张地捂着嘴一脸惊讶。

「天啊,我没看错对吧……」

她目光在我和顾雁舟身上游移,眼神突然变得欣慰:「儿砸,你终于开窍了。」

我也有些惊讶。

她看着最多三十出头,居然是顾雁舟的妈妈。

她说完,突然上前看着我,眼神炽热。

「哦~天啊!这也太可爱了吧,小美女,阿姨可不可以摸摸你的小脸蛋?」

我愣愣地点点头。

她一把揉住我的脸,尖着嗓音就像个怪阿姨:「啊啊啊好软好嫩,呜呜,我可太爱甜妹了。」

顾雁舟打掉她作乱的手,忍无可忍道:「你还想让我们站多久?」

她才恍然惊觉一般,拉着我进门:「对哦,快进来快进来。」

她拉着我在沙发坐下,笑呵呵道:「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白蓁蓁,草字头下面一个秦字那个蓁。」

她惊讶地瞪大了美眸,夸张地拍了拍腿。

「天啊,阿姨叫秦媛,你叫蓁蓁,我叫媛媛,咱们俩这叫什么?这叫真有缘!」

她说完,一脸兴奋地看向顾雁舟:「舟舟你说是不是?」

顾雁舟明显无语,但还是敷衍地嗯了一声。

我:「……」

我看了眼时间,再不回去天色该黑了。

「阿姨,时间不早了,我……」

她拍了拍手:「是哦,我都忘了,这个点都饿了吧?等着啊,阿姨已经开始煮了,我去催催。」

「不是,阿姨我要……」

「对了,舟舟啊,我让你给我带的炸串呢,快拿出来给蓁蓁垫下肚子,我去拿点喝的。」

我话没说完,她就已经火急火燎地跑进厨房拿喝的了。

顾雁舟习以为常,扫了我一眼淡淡道:「你要是有急事回去,就趁她没发现赶紧溜。」

我:「……」

很快秦媛就回来了,她看着空空如也的茶几,神色逐渐凝重:「我的串呢?」

顾雁舟把白猫拎出来:「在这。」

我想着大概是带白猫去医院而把买串给忘了,连忙跟秦媛简单解释一番。

她垂眸深思几秒,自顾自道:「哦我知道了……这是定情之猫。」

她上前把白猫一把抱起,满脸心疼:「哦哟我的小可怜,这么瘦的嘞,你放心,以后有我在,你不胖成猪都是我的失职。」

顾雁舟皱眉:「带回家养两天而已,我回头会给它找领养。」

秦媛一口回绝:「不行!」

她顺了顺猫毛,小声叨叨:「我们的幸运小猫怎么可以送给其他人养呢。」

她抬头看向我,一脸兴奋:「蓁蓁,我们来给它起个名字吧,依我看,就叫真有缘怎么样?」

我:「……」不怎么样。

顾雁舟挑了挑眉,懒散道:「要养它也行,得叫小白。」

我反应了一秒,抬眸一脸复杂地看向顾雁舟。

和沈念白熟络之后,他就让我叫他小白,顾雁舟那时也在办公室,没道理不知道。

顾雁舟注意到我的视线,不急不慢地解释道:「它浑身白毛,叫它小白有问题吗?」

我扯了扯唇:「没有。」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心情突然很好的样子。

「小白,来给你爹磕三个响头,回头给你买罐罐。」

我:「……」

9

最后还是耐不住秦媛的热情,被留下来吃饭。

饭桌上。

顾雁舟突然想起什么,对着秦媛道:「妈,给白蓁蓁妈妈打电话解释下。」

秦媛点点头:「是哦,我就这样把蓁蓁留下来吃饭了,怕是不太礼貌。」

她掏出手机:「蓁蓁啊,妈妈的电话是多少呢,我给她说一下。」

我摇了摇头:「没事的,她工作很忙,不怎么管我。」

秦媛不赞同道:「哪有妈妈不管孩子的,不行,我还是得打一个。」

我没办法,只能跟她念了许菁的电话号码。

意料之中,她打了好几次,都没能接通。

顾雁舟皱了皱眉,不客气道:「你妈缺心眼?」

「这个点了对你不闻不问就算了,电话还打不通?」

我怔了一瞬。

她那样能力出色的人,怎么可能是缺心眼呢……

说到底,只不过是不在乎我。

秦媛白了顾雁舟一眼:「胡说什么?」

她把菜夹到我碗里,柔声道:「妈妈或许在忙,没听见,可能一会儿就打电话来了,来,多吃点菜。」

我不觉鼻头一酸:「谢谢阿姨。」

饭后,秦媛要开车送我回家。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她的电话就响了。

「是的……我刚刚给你打过电话,你是蓁蓁妈妈吧?是这样的,我刚才……」

我愣在原地。

一分钟后,电话挂断,秦媛摸了摸我的脸,笑眯眯道:「我说了吧,只是没听见啦。妈妈怎么会不关心你呢?她说刚刚在应酬,太吵了没听见,这会儿马上就来接你。」

不知是因为秦媛的声音太过温柔,还是难以置信许菁真的会抛下工作来接我,我竟矫情地红了眼睛。

秦媛心疼地摸了摸我的脸:「哦哟,怎么眼睛红红的?」

我吸了吸鼻子:「阿姨,我没事的。」

秦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手:「妈妈应该还有一会儿才到,蓁蓁你来,我带你看个好东西。」

她凑到我耳边,神秘兮兮道:「给你看看顾雁舟那臭小子的丑照……」

一旁的顾雁舟满脸不爽:「背着我说什么?」

秦媛理都不理他,拉起我的手一边走一边小声絮叨:「我跟你说,看了不笑一辈子算我输,哈哈哈……」

我感受着她掌心的温暖,轻声回应道:「是女装照吗?」

秦媛语气略显遗憾:「那臭小子从小鸡贼得很,我倒是想让他穿,但他威胁我要真敢,他就用我的口红画画。」

我:「……」

秦媛走进房间拿出一个相册,还没给我看,自己就先笑起来了:「他小时候犯二,喜欢那个超人嘛,什么蜘蛛侠啊钢铁侠啊啥的。」

她把相册翻开,指了指:「你看,这是他的 cosplay 哈哈哈……他最喜欢这套,蓝衣服红内裤的这套,有好几张呢哈哈哈……」

「这是他自己非要穿的,可不是我逼的,笑死我了,真的,我看一次笑一次,哈哈哈……」

我看向相册上的那些照片,照片上的小雁舟身穿红内裤做着超人的同款动作,从眼神明显看得出来——

他很得意。

那张精致稚嫩的脸和顾雁舟现在的脸逐渐重合。

几秒钟后,我没忍住笑出声。

「你们在笑什么?」

顾雁舟的声音骤然响起,我看过去,他倚着门,目光警惕地盯着我和秦媛。

然后视线落在那本相册上,蓦然僵住。

秦媛毫不客气地哈哈一笑:「欣赏你穿红裤衩的帅照。」

顾雁舟对上我憋笑的表情,僵硬地扯了扯唇:「很好笑?」

我弯了弯眼眸,只觉得刚才的小感伤瞬间消失殆尽。

「好笑。」

秦媛点头附和:「那可不。」

顾雁舟:「……」

他对上我笑意吟吟的脸,认命地闭了闭眼,略显暴躁地转身离开。

「烦死了。」

10

秦媛让顾雁舟送我出门,上车时顾雁舟喊住我:

「白蓁蓁……」

我抬眸看他:「怎么了?」

顾雁舟垂眸与我对视:「你周末要是无聊或者心情不好,可以来我家找我……」

他话音一顿,继续道:「找我妈,她话太多,我嫌吵,平时不怎么爱搭理她,以至于她母爱泛滥无处释放。」

我:「……」

「她很喜欢你,你能来找她,她会很高兴。」

昏暗的路灯下,少年黑发柔软,他垂眸看着我,浓密卷翘的长睫轻颤,眼神专注而认真。

「其实不管是我妈、肖主任、张校长又或者是我……们这些同学,关心你的人有很多。」

他顿住,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啰嗦,俊脸浮现一丝不自然。

「总之,你不是自己一个人,以后不要再做伤害自己的事了。」

「顾雁舟。」

我对上那双黑曜般的眸子,轻轻翘起唇角。

「我知道。」

……

许菁在饭局上喝了酒,强撑醉意等我上了车,还没跟我说上话,就靠在车座上睡着了。

到了家,我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许菁出神。

她喝醉了酒,面色酡红,那常年一丝不苟的盘发此时松散凌乱,却意外地比平时多了分恬静温柔。

我不由想起秘书姐姐临走时的话。

她说许菁把许多工作都提前到现在来做,为的就是能在今后挤出更多的时间陪我。

我看向许菁眼下那块青黑,轻轻道:「你别骗我了,失望攒得太多,我都开始不相信了……」

11

学校得到一个去 B 市参加竞赛的名额。

若是获奖,则有机会进入国家集训队,而进入国集意味着可以保送 H 大。

得知这事时我正和沈念白在办公室学习,肖勇喊来顾雁舟,把他俩喊去一边谈话。

「此次机会难得,学校很看好你们两个,但名额只有一个。」

「这段时间我们会观察你们各自的表现,根据综合表现择出一人去参赛,你们有没有问题?」

我忍不住好奇,分心往那边看去。

「不用这么麻烦。」

顾雁舟像是往我这个方向看了一下,懒散道:「让给他了。」

肖勇沉声道:「顾雁舟,你要想清楚,机会难得,以你和沈念白的实力,有很大几率能进入国集。」

「不必,H 大我自己能考上。」

他朝肖勇摆了摆手,离开时心情很好地拍了拍沈念白的肩膀。

「小白,加油啊。」

……

由于顾雁舟的主动退出,学校最终决定把名额给到沈念白。

我找到顾雁舟,问他为什么放弃了这个机会。

他说让沈念白万年老二当久了,他觉得过意不去,所以主动把这个表现的机会让给他。

他还说沈念白去了正好,本来为了追上他就拼死拼活,给我补习耽误了他自己的时间,怕是更追不上了。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顾雁舟说这话时肉眼可见地心情愉悦。

后来遇见吴维,又听他说顾雁舟那天从办公室回去后,发神经微笑着练了一上午的字。

两天后,顾雁舟重回旧岗。

是的,沈念白要走,学校思来想去,把辅导我的重任又重新交付到顾雁舟手上。

办公室里。

沈念白和顾雁舟交接工作。

沈念白对着顾雁舟,嗓音温和:「我和蓁蓁最近学到了这个板块,她这一块的知识点基础较差,你可以#@%¥……还有她做题比较慢,你要多点耐#@%¥……」

顾雁舟面无表情地听着,过了几分钟,他终于像是忍无可忍道:「行了,我心里有数。」

沈念白顿住:「好。」

离开办公室前,沈念白对着顾雁舟道:「雁舟,谢谢你。」

他又看向我:「蓁蓁,你也要努力学习,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能看见你的进步。」

顾雁舟面无表情地提醒:「沈念白,你该走了。」

当天下午,沈念白飞往 B 市。

后来又遇见吴维,他说那天下午顾雁舟又一次发神经,微笑着写完了剩下的半本字帖。

次日,顾老师正式上岗。

办公室里,我抬头撞见他眼下的青黑,惊讶道:「你昨晚干嘛了?」

顾雁舟坐下来,语气淡淡:「给你整理资料,你基础太差,教材和那些教辅不适合你,你以后按着我给你整理的资料来。」

「先看这个知识点,看了之后做这道题,时限五分钟,五分钟后我再检查。」

我举手弱弱反抗:「五分钟太短了,可不可以……」

顾雁舟一口回绝:「不行,这题不难,你掌握了以后两分钟就能搞定,再说高考场上不存在延时,就五分钟。」

我瘪了瘪嘴:「好吧。」

他说完,自顾自掏出一本字帖。

我:「……」

他淡然地在上面写上几个字,抬眸对上我的视线。

「愣着干嘛,已经过了一分钟了。」

「哦对,我忘了说,超时回去加练。」

我:「!」

原来顾雁舟认真起来的样子这么可怕。

就这样在他的压迫下,我含泪写题,但不得不承认,效率提升不少。

课间操临近结束,我写完了一道题,正要喊他,却发现他半垂着头,保持着握笔的姿势一动不动。

他眼底的青黑那样明显,也难为他忍到现在。

我戳了戳他,小声道:「顾雁舟,我做好啦。」

他睁开迷蒙的眼睛,却在看清字帖上字的瞬间陡然清醒。

他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页字帖就被他撕下来丢进了垃圾桶。

我看着他的动作疑惑道:「你怎么撕了?」

顾雁舟抿了抿唇,不自然道:「写得太丑了。」

此时走廊外响起一阵喧闹声,是那些做操的同学回来了。

顾雁舟扔了句「今天就先这样」,然后起身大步离开。

我疑惑地看向那被他丢进垃圾桶的废纸。

怎么会丑?他练字有一段时间了。

我看过他现在的字,和沈念白的字完全是两种风格,龙飞凤舞的,一如他这个人一般张扬。

和以前的字比起来,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了。

我耐不住好奇,将那张纸捡起打开一看。

几秒后,我心慌意乱地把那张废纸丢进垃圾桶。

12

在顾雁舟严格的要求下,我的数学成绩显著提升。

即便这样,肖勇和校长仍时不时把我叫到办公室询问我的情况。

他们眼底的关切那样明显,我每一次都止不住感动。

距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

不知为何,许菁这段时间在家待的时间和次数都变多了。

甚至对我说话的语气,都异常温柔。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数学成绩开始停滞不前,几次考试都止步于 120 分。

高考前一个月,沈念白回到了学校。

他果然不负众望进入了国集,拿到了保送 H 大的名额。

肖勇办公室里,气氛有些沉闷。

顾雁舟俊脸微沉,眉头紧锁地盯着面前的卷子。

他已经盯了整整五分钟了。

他的眼神是不是透过我的卷子在想其他事?

我抠了抠手心:「顾雁舟,你是不是……」后悔了啊。

后悔放弃了那么宝贵的机会。

顾雁舟神色凝重地看着面前的卷子,自顾自道:「7 题、16 题、20 题,都不该错。」

他抬眸对上我的视线:「哦你刚刚想说什么?」

我:「……」

……

沈念白既已保送,学校有意让他接管顾雁舟给我补习,顾雁舟则专心备战高考。

我找到顾雁舟,跟他主动提出此事:「顾雁舟,要不剩下的这段时间让沈念白给我补习吧,你好好备战高考。」

顾雁舟沉默了一瞬,面无表情道:「为什么?」

彼时他手里还捏着我这次考试做得一塌糊涂的卷子,我想起刚才他眉心微蹙的模样,轻轻道:「我这么笨,不想耽误你时间了。」

顾雁舟冷着脸听完,嗤笑道:「是因为沈念白回来了?难怪你这段时间做题这么浮躁,就这么迫不及待要他给你补习?」

「行,随便你。」

他把卷子扔下,转身大步离开。

第二天,顾雁舟没有来。

办公室里,沈念白坐在了顾雁舟平时的位置上。

「蓁蓁,我很开心回来的时候能看见你有这么大的进步,剩下的这段时间我们……」

「蓁蓁?」

我回过神,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以后就麻烦你了……」

当天下午,我没忍住去顾雁舟班里找他,却被吴维告知他不想见我。

我忍不住内心酸涩,一连好几天都不在状态。

明明沈念白给我讲题时那样温柔细心,可我却止不住想念严厉无情的顾雁舟。

我承认,我后悔了。

周五这天,我找到沈念白跟他说明情况,我告诉他我已经习惯了顾雁舟的教学方式,这段时间麻烦他了。

沈念白像是早就意料到,弯眸笑了笑:「早看出来你这几天心不在焉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小声道:「你看出来了啊,对不起……」

沈念白笑得温柔:「没关系,我离开了这么久,你不习惯也是应该的。」

他这般坦然,我心口一松,弯眸道:「说来都这么久了,我还没正式恭喜你保送 H 大了。」

沈念白轻叹一口气,看向我时笑了笑:「不过是……有得有失罢了。」

13

顾雁舟不想见我,我便主动去他家找他。

我找到他时,他正瘫靠在沙发上昏睡着,一旁趴着熟睡的小白,乍一看,父子俩睡姿如出一辙。

我凑近顾雁舟,才发现他手边放着一个本子。

我拿起一看,居然是为我制定的考前最后这一月的学习计划表。

我没忍住弯了弯眸,郁闷几天了的心情突然明朗起来。

我没叫醒他,想着等他醒了再说。

可小白闻到我的气味率先醒了过来,对着我喵喵叫了几声。

顾雁舟被它烦得皱紧了眉头,换了个姿势把头埋在抱枕里,嗓音听着十分暴躁:

「再吵把你煮了炖猫肉汤。」

小白像是听懂了,一直对着我喵呜喵呜,像是在告状。

顾雁舟忍无可忍,满脸怨气地抬起头抄起抱枕——然后对上我憋笑的表情。

「……你怎么来了?」

我抱起小白,眨了眨眼睛认真道:「你不要误会,我是来看小白的。」

一段时间过去了,小白已经成为了一只合格的猪咪,我将它抱起来,托住它肥肥的猫屁股。

顾雁舟视线落在小白搭在我胸前的爪子上,目光森冷,「是吗?」

我似乎听出了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不敢继续逗他,坦白道:「不是,我是来找你的。」

他神色微怔,眯了眯眼:「找我?」

「顾雁舟,我还是习惯你给我辅导,你能不能原谅我……」

顾雁舟挑了挑眉,「那沈念白呢?」

我抬眸直视他,认真道:「我已经跟他解释过了。」

顾雁舟垂眸看了眼在我怀中一脸享受的小白,伸手把它拎了起来向房间里走去。

我追上去:「顾雁舟,我解释过了,所以你可不可以继续给我补习?」

顾雁舟停下来把小白放在猫粮盆前:「吃吧,再大点就可以噶蛋了。」

我:「……」

顾雁舟回头看向我,悠悠道:「我就这么答应你,岂不是很没面子?」

我失落地哦了一声:「我知道了。」

顾雁舟垂眸睨了我一眼,话音一转:「你要是高考考上 H 大,我就原谅你,这段时间,我就勉为其难继续给你补习。」

H 大?

他为什么能把考 H 大这件事说得这么随意?

我算是知道了,顾雁舟这样的人,考 H 大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我让他备战高考,一定程度上甚至侮辱了他。

我想起那止步不前的数学成绩,「顾雁舟……我不行的。」

顾雁舟一脸淡然,「哦,小白,送客。」

他说完,扭头就走。

我想了想,鼓起勇气道:「好,我答应你。」

顾雁舟转过身看向我,眸子里划过一丝笑意。

他这时才注意到我脚边龇着牙一直喵喵叫的小白,他皱了皱眉,疑惑道:「它怎么了?」

我眨了眨眼,提醒道:「你刚刚说要……割它的……」

顾雁舟:「……」

后来听秦媛说那天晚上小白到顾雁舟床边骂了一整夜,父子关系濒临破裂,一人一猫一个多月都没有说话。

14

日子一天天过去,由于那个约定,我也不知怎的,那一直止步不前的成绩开始飞速上升,一直到高考前一周,我的数学成绩已经临近突破 140 大关。

考前三天,学校放假给学生回家放松心情。

毕业在即,我生起了买毕业礼物的打算。

最后,我给肖勇准备了一顶新的假发,他之前的那顶已经很旧了,好几次操场开会,他的假发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吹跑,可他又捡回来继续用了。

给张校长准备的是一箱辣酱,据说那个蘸大葱很好吃,张校长那样喜欢吃葱,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给沈念白准备的是一支钢笔,他写得一手好字,高考前还专门写了一幅字激励我,我真的很感动,虽然那幅字最后被顾雁舟收了起来。

……

给顾雁舟准备什么呢?他看着就是什么都不缺啊?

我想不出主意,索性直接询问顾雁舟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他只说欠他一个愿望,高考之后再兑现。

很快,高考来临。

考前,肖勇戴上新假发招摇过市,向来严肃的脸上尽是得意。

张校长早餐应该是吃的大葱蘸酱,他背着手满面春风地走进各个班级送祝福。

「祝同学们金榜题名,马到成功!!!」

据有关同学透露,那天早上的早自习是葱味儿的。

第一堂考试结束,我走出校门的时候居然看见了许菁。

她和秦媛站在一起,身上穿着旗袍,头发温柔地披散下来,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模样。

我呆愣在原地,呐呐道:「妈妈,你……」

我看向秦媛:「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明明在我的印象中,两人并无交集。

秦媛朝我眨了眨眼,俏皮道:「是不是很惊喜?」

这一刻,以往那些不易察觉的小细节浮现了出来。

这几个月,许菁在家待的时间多了起来,我无数次撞见她在房间不知在和谁打电话,语气温和放松得不像是在处理公事。

我当时还疑惑许菁什么时候交了新的朋友,没想到居然是秦媛。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秦媛眨了眨眼:「秘密!」

她将我拉到许菁面前:「妈妈今天好不好看?」

许菁穿惯了职业装,此时在我的注视下,有些拘谨地扯了扯衣服。

可这个样子的她是我从未见过的好看。

我点了点头,有些呆呆道:「好看。」

就在此时,顾雁舟也出来了,他看见秦媛和许菁,神色如常道:「你们怎么穿成这样?」

秦媛笑眯眯道:「这旗袍啊,寓意旗开得胜。」

以秦媛的性格会做这些不奇怪,可是许菁居然也跟着一起。

我心中熨烫,鼓起勇气拉起许菁的手,小声道:「妈妈,你今天真的很好看。」

许菁抿了抿唇,脸上浮现一丝红晕。

我想起顾雁舟刚才毫不意外的样子,抬眸看着他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们认识了。」

顾雁舟嗯了一声,懒散道:「别想太多,接下来的考试好好考,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秦媛一脸八卦:「什么事,你们两个是不是决定要在一……咳咳。」

许菁一脸好奇:「在一什么?」

我:「……」

顾雁舟:「……」

15

成绩下来那天。

有消息声称被校长熏过的那批同学最后都考得很不错。

此话我可以作证,考前校长专门喊过我,字字句句都是感慨。

「蓁蓁啊,当初你学习压力大,闹着要跳楼,还好最后坚持了下来,你是个聪慧的姑娘,我也早就看出你一定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我和肖主任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你答应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要随便放弃自己,知道了吗?」

我感动得无以复加,憋着气猛点头:「都记住了,谢谢张校长。」

所以,最后我考得很是不错。

还没等我询问顾雁舟原谅我了没,他就先找上了我。

「白蓁蓁,你是不是该兑现愿望了?」

「小白说要我给它找个妈,它才原谅我,我的意思是你可以……」

我弯了弯眸:「我可以。」

他顿住,唇角微微翘起,十分自然地牵起我的手:「那走吧,回去见见它,那逆子已经一个多月没理我了。」

我应了声好,弯唇回握住他的手。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因为那张丢进垃圾桶的字帖,满满当当写的都是我的名字呀……备案号:YXA1pJ1ExYHA348Q5mC5E5D


.公号

关注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