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有什么推荐的娱乐圈文吗?

我和我的冤种弟弟因为拍撕伞视频火了,被邀请上了一个综艺。

被资本力捧的原定出圈姐弟被我弟用高智商反复碾压。

笑话,你以为这么些年来,我真的是闲得无聊找乐子才撕伞的吗?

不过,就算是拼资本,你们也不一定拼得过我们,我妈可是视后,我爸更是你们跪着也求不到的金主。

节目组来到我家的时候,我正在对我弟进行「爱的教育」。

「干什么?拍综艺你就不带作业了?你还学不学习了,知不知道今天不努力,明天变垃圾这句话?你想到垃圾桶里跟垃圾睡一块儿吗?」

我弟,程熠,今年 13 岁,是那种不戳着脑袋学就懒得学的那种膨胀型高智商人才,家里难得出了一个学霸,爸妈勒令我好好管教他,从此我就走上了给弟弟花式撕伞的康庄大道。

「不是出去玩吗?」

程熠的眼里闪烁着清澈的愚蠢,但还是听话地把那本被拿出来的奥数题集塞回了行李箱里。

「倒也不算是出去玩,你要知道比起看着别人快乐,观众可是更喜欢看人受苦受难的。」

我坐在我的大行李箱上,瞥见门外有人来了,连忙去开门。

「就像是你喜欢看我受苦受难一样吗……」

程熠拉上行李箱,不知道又塞了什么书进去,提起来的时候十分费力。

啧,这能一样吗?

我那是受命于人,弟啊,你要相信你姐不是那样的人啊。

「哪有,那都是我和爸妈对你的爱。」

我转头给了他一个飞吻,受到了他的白眼,很好,拳头硬了。

深呼吸一口气,我转身开了门,门外是导演和跟拍 PD 们,十几二十人突然涌进来,程熠变得有些腼腆起来。

「程昭和程熠对吧?导演已经事先和你们说过流程了吧?那我们的拍摄开始了哦,请上车到达集合地点吧。」

大概是见我们年纪不大,他们好像哄小孩似的语气有些可爱。

「好的,谢谢你们。」

我和程熠乖乖上了车,在车上准备采访。

「姐姐为什么要撕伞呢?」

「因为淋过雨,所以也要撕掉别人的伞。」

小时候爸爸妈妈工作忙,整天不着家,我是由保姆带大的。

保姆阿姨人很好,但她只照顾了我的生活,没有办法照顾到我的心理或更多的成绩方面的东西。

直到我的心理问题日渐严重,抑郁、厌食、轻微自闭这些症状出现时,爸妈才察觉疏忽了对我的照顾。

我妈,刚拿到影后大奖,就在事业最巅峰的时候宣布息影,回归家庭。

我爸,放弃了国外市场,将总公司迁回国内。

后来我好了,然后有了弟弟,我不会让弟弟重蹈覆辙。

治疗的日子真的很痛苦,每天强迫自己吃许多东西,强迫自己吃药,强迫自己与人沟通……

更重要的是学业全都落下来,我本来也是个聪明的孩子,可等我回归校园,我才发现,我已经读不懂同龄人眼里简单的基础题了。

长期的休学治疗让我脱节,伤仲永的故事出现在现实中。

可,这个家,只要有我受苦受难就够了,我的弟弟是天生的高智商人才,所以,他一定要好好学习!

「姐,这是可以说的吗?」

程熠看我陷入了回忆,摇了摇我的手臂提醒我。

我知道他怕我想起那事情伤心,所以才会这么紧张,可是,已经不一样了啊,我现在有爸妈的爱,更有弟弟的纵容了。

「你别管,有时间多背几个单词去,你们英语老师的作业可是每天都要听写的。」

我直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他指指点点!

「车上不宜看书。」

程熠又开始了,这个人绝对是拖延症晚期患者,对于学习一点都不积极!

但,他就算不积极也能气死我了,我可羡慕死他那种无师自通式的学习了。

「你手机上的背单词软件是干什么用的?」

想逃避学习?

没门儿!

我们这档综艺是合家欢类型的亲子旅行综艺,以全程直播的方式进行,网友可以通过弹幕的形式参与互动。

节目组也是有点意思的,节目一共分为四组,虽说是亲子,但其实来的都是姐弟、兄妹、姐妹这样的组合。

其中最有看点的是新晋的流量小花蒋歆华和她的同胞弟弟蒋思远,俊男美女组合加上有经纪公司运作,自然是备受瞩目的。

当然,其他组合也是很有意思的,比如有一个高知家庭,人均研究生起步,父母是双一流大学教授的家庭,被网友戏称清北双杰的林壹和林宥壹兄弟。

还有明明是姐弟却看着像是兄妹的反差感十足的实力演员苏子安和苏子悦。

两个素人家庭,两个流量家庭,看起来都很靠谱,除了我们家……

别人是靠演技出圈,或者是靠知识出圈,而我们,靠的好像是搞笑……

到了集合点,导演宣布规则后,节目正式开始,整个直播间都沸腾了起来。

这次节目虽说是旅行,但节目组是会搞事情的,比如我们会有团体任务,也会有支线任务,我们的目的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到达每一个景点,然后每个家庭只有 200 元的起始资金,剩余的衣食住行等费用需要自己赚到。

我们在机场上了飞机准备出发,不得不说节目组是非常豪气的,居然包了整架飞机下来送我们到起始地。

蒋家姐弟和苏家姐弟因为都是圈内人,很快就聊到了一起,而林家的两兄弟,我去他们直播间瞅了一眼,好家伙,在上课!

我果断把他们上课的直播递给我弟,让他好好学学,然后转头心安理得地看弹幕。

「我怎么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啊?」

「就是!节目组会有这么人性化吗?居然包机?」

「各位朋友,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人性化中透露出一种阴谋的味道?」

「当时官宣不是说是去我国西南地区旅游的吗?但是那不是坐高铁就能到了吗?有必要坐飞机吗?」

看到这些弹幕我一时间愣住了,好像有点道理。

按照综艺节目的套路,节目组不坑嘉宾已经算很良心的节目组了,但对嘉宾那么好的,很少见啊!

毕竟,观众们可不想看一群明星高高在上地体验生活,而是更想看他们如同普通人一样在生活中挣扎。

人都是这样的心理,看见别人过得好,我会高兴,但多少会嫉妒,可当看见别人过得不好了,我可能表面上关怀备至,实质上却在屏幕后面笑弯了腰。

幸灾乐祸,是人类的本性。

果不其然,原本三四个小时就能到的目的地,我们硬生生飞了十几个小时。

走下飞机见到的是满机场的金发碧眼的俊男美女,他们无一例外都讲着一口充满浪漫气息的动听法语。

我们四组家庭,八个人,整整齐齐地拉着行李在机场石化……

我想但凡节目组到一个讲英语的地方,我们都不至于这么地不知所措……

「欢迎大家来到我们浪漫的法国,在这里,你们将开启别开生面的浪漫之旅,登上浪漫的埃菲尔铁塔俯瞰巴黎、在凯旋门前感受拿破仑时代的辉煌、在香榭丽舍大街中驻足观望,品味西方时尚、在卢浮宫博物馆见证历史的变迁、在巴黎圣母院寻找钟楼怪人的身影……这里是大家的经费,希望大家玩得愉快!」

导演笑得开心极了,好像已经看到了不断高涨的收视率一样。

「当然了,回程的机票也是需要各位在旅途中赚到的。当然机票由节目组提供,打一个友情折扣就是 5000 欧元一张机票。」

我揉了揉眉心,算了下账,200 块钱人民币,原本在国内都已经很捉襟见肘了,现在来到了法国,折合欧元撑死也不超过 30 欧,这能怎么活呢?

更何况还要翻几倍,5000 欧一张机票,一个家庭要两张,也就是一万欧,这个价格对于包机直飞来说确实很优惠了,但问题在于要怎么样才能将 30 欧变成一万欧呢?

「当然了节目组也知道这很难办到,所以我们提供了一些挑战任务,只要完成当日挑战任务,就可以获得一定的资金支持,资金的丰厚程度视挑战的难易程度而定,从 50 欧到 500 欧不等。」

导演的话刚说完,直播间的弹幕就跟疯了一样开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就知道!!!!」

「节目组真有你的哈哈哈哈!!!」

「200 人民币折合欧元 26.99 欧,还想去那么多景点?活下来都难吧?更何况还要赚机票钱!」

「这已经不是穷游了哈哈哈哈,这是异国他乡生存挑战吧!」

弹幕里一片精彩,都是在等着看好戏的,不过,其实吧,我觉得呢,大家可能都要失望了。

我退后一步,拉过我弟的行李箱,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弟啊,咱俩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不能活下来,就全看你了啊。」

程熠点点头,弹幕瞬间爆笑。

「程昭在做什么?怎么就全看程熠的了?难道程熠有什么惊喜是我们不知道的吗?」

「就是!还是不是家人了?有什么是我 VIP 不能知道的吗?」

「盲猜一个,程熠是天才少年,昭姐是嫉妒所以才撕伞的!我赌五毛程熠会说多国语言!」

「楼上的,我赌一块!」

旁边的几个家庭也在商量着怎么办,尤其是蒋歆华姐弟,正在努力地拉人结盟。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我和程熠是最后才被问到要不要一起结盟走一段的。

不得不说,结盟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在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通的地方,人多确实力量大……

我看着程熠,用眼神问他的意见,见他没拒绝,我就应下了。

「既然结盟了,那我们把经费集中交给一个人保管吧?路上的花费也统一使用,赚到的钱也交公统一使用。」

蒋歆华小声地询问着意见,听起来很是合理,但其实很不合理。

「这不太好吧?」

清华博士生马上就反驳了,是林壹。

「平均分配制会严重影响大家的劳动积极性的。」

说得在理,是我想说的!

这很不公平,摸鱼的人想什么都不做就通关?想得美!

「啊这样吗?我也是看程熠年纪还小就想着关照他们而已,如果大家介意的话那就算了。我们结伴行走,交通方面平分好了,其余的就各自花费。」

她有些歉意地看了我们一眼,怎么整得好像都是我们的错似的?

我察觉这个新晋小花有点茶了,程熠也皱了眉,可是为了节目效果,我们也不好发脾气。

毕竟流量为王,人家直播间的粉丝数可是我直播间的十倍都不止呢,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我们淹死,还是先忍忍吧,看看她打的什么算盘。

「这样,其实我觉得我们两两分开吧,这是最合理的分配了,毕竟打车也是只能坐四个人,刚好两个家庭,这样观众也能看得开心点,直播间没有那么高的重复。」

一直不说话的苏子悦突然开口了,她是苏子安的妹妹兼经纪人,最是熟悉综艺节目的套路,知道怎样才能拿到最高的收视率。

她的话获得了弹幕的一致认同,我们通过手心手背的方式进行分组。

结果是他们演员一组,我们素人一组,这样的两极分化,倒是挺有看头的。

我们和林家兄弟商量过后,决定先将手里的人民币换成欧元再做打算。

当然了,换钱这种事情呢,自然是不可能去银行之类的地方换的,毕竟要收手续费。

机智的我将算盘打到了导演头上去了。

「不行,要按汇率结算。」

导演按着钱包一毛不拔的样子有点好笑。

「诶,大家都是自己人,还讲究那两三块吗?26.99 欧四舍五入凑个整就是 30 欧啊,导演你看看你也没零钱,我们跟你要个 60 欧也不过分啊!」

我熟练地蹲在导演身边,一点儿都没有形象地和导演谈判着。

「不行。」

导演硬气得很,就是不知道你等一会儿还能不能这么硬气了。

「那这样,我们做个交易。你喜欢视后程婉茵对不对?」

果然如我所料,导演点点头,有些疑惑地看着我。

「我给你一张我珍藏的程婉茵签名照,你给我们 60 欧行不行?」

「真的?」

「真的!我们都姓程,你就没有悟到什么吗?我不会骗你的。」

导演两眼放光,直接抽了一张五十欧和一张十欧给我。

我从程熠的箱子的书里面拿出了拿来当书签的签名照,递给导演。

导演感动得老泪纵横,啧,至于吗?

要是导演知道我箱子里还有一堆打算录完节目送给工作人员的我妈的签名照,他会不会哭死啊?

「我靠!这是什么富家子弟,程视后的签名照啊!!!昭姐贴贴,也想拥有!」

「啊啊啊败家啊!这可是千金难求的东西啊!」

「啊……眼泪从嘴角流了下来。」

「弟弟应该也很喜欢那张签名照吧?都夹在书里面保存了,怎么姐姐那么轻易就送人了啊……」

「看来姐弟俩的感情也不怎么样吧。」

我抽空瞄了弹幕一眼,对他们的发言不置可否,又瞥到演员组那边竟然也想学着我这样兜售他们自己的签名照不由得有些无语……

可惜了导演不吃这一套,只按汇率给他们结算了 54 欧元。

我收回眼神跟林壹他们兄弟商量着该怎么办。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要是现在赶去景点怎么想都有点亏的样子,因为本来钱就不多,赶路要钱,投宿也要钱,我们四个人合计了一下,觉得还是先赚钱要紧。

节目组对我们还算好的,并没有没收手机,只是禁止我们使用手机支付、翻译软件等功能,可以说是一点后路都不给了……

但是,此时此刻,手机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上网找兼职。

等我们找到合适的兼职的时候,明星组已经出发前往景点了。

看了弹幕才知道他们不仅向工作人员兜售自己的签名照,还有各种周边之类,有些工作人员面对镜头不好意思拒绝,就买了,倒也给他们赚到了一定的钱。

我们素人组的粉丝在弹幕上一阵哀嚎,为我们的落后捶胸顿足,感叹明星组钻规则空子。

「不要紧啦,虽然早点到可以有奖励,但那奖励杯水车薪的,是不够花的,倒不如勤勤恳恳打工,拿着自己赚的血汗钱花起来也心安理得一点嘛。」

我安慰着他们,对输赢其实也并没有特别在乎,志在参与嘛。

兼职是程熠找的,路也是程熠带的,林家兄弟似乎对程熠很感兴趣,一直围在他旁边转悠,我跟在后面好像跟个局外人似的。

不过听到林壹和林宥壹两个人,分别在争论清华好还是北大更好的时候,我满足了……

原来,不只有我一个人会撕伞啊,这两个哥们儿也很会嘛!

「等等,大家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程熠会法语?」

「刚刚全程都是他在刷网站的我没看错吧?」

「节目组明文规定不准用翻译软件,那网页肯定也不能翻译的!所以,程熠真的会法语?!」

「啊!妈妈!他的十三岁和我的十三岁好像不太一样……」

「我是不是在做梦,他刚刚跟路人无障碍交流问路了?」

「我的十三岁连英语都没说好,他的法语居然跟母语一样丝滑?」

「我法语专业的,我作证,他真的说得好标准!绝对不是在胡说八道的那种!」

程熠会法语,而且不仅法语,他还会多国语言。

这个狗崽子,会很多东西,当然,都是我逼着他学的,呜呜呜,我不撕伞,哪来那么优秀的弟弟啊!

最重要的是他很有天赋好吗?!

如果知识是海洋,那他绝对是一块巨大的吸水海绵,知识会自动涌进他的身体里的那种!

「哎呀,大家不要那么大惊小怪啦,我当然不是闲着无聊没事干或者是出于嫉妒心理才撕伞的啦。主要是这小子空有天赋不努力啊,我担心他就是下一个仲永,所以才会逼着他学习的。」

趁着还没到地方,我对着镜头解释了一番,程熠也到我旁边疯狂点头。

「多亏了我姐,不然我可能就废了。」

弹幕一阵扣 6,和谐得不得了。

不一会儿到了兼职的地方,和粉丝的交流就少了,我们都是普通人出身的,打工这些事情其实没有多大的看点,粉丝很快就往明星组的直播间去了。

一个晚餐高峰期下来,按照说定的价格 15 欧一小时,4 个小时的时间我们三个劳动力共计收入 180 欧,因为程熠未成年,即使一直到处跑当翻译,但也是没有工钱的,不过好歹也收了点小费,加上我们的小费一共入账 220 欧。

再加上 60 欧的初始资金,我们目前已经有 280 欧的资金了。

再加上餐馆包餐,节省了一顿饭,那我们今晚就只需要考虑住宿的问题了。

在国外,考虑钱的问题的话,其实当沙发客是最好的选择,我们大家都一致同意。

程熠直接将算盘打到餐馆老板的身上,最后说到让他体验真正的中国美食的时候他终于同意,将我们带回家收留了。

「姐,就看你了,我知道你很会做饭的。」

餐馆老板目光灼灼地看着我们,我突然觉得这一幕有点熟悉……

这怎么那么像早上我拍着我弟肩膀说出来的话呢……

我大手一挥做了一顿满汉全席!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西红柿炒鸡蛋、青椒炒牛柳、葱爆牛肉,还勉强用意大利面做了个盖浇面。

看得老板口水直流,甚至不顾拍摄直接偷吃起来。

林壹和林宥壹也没闲着,一直帮我备菜和摆盘,收拾用过的盘子,看起来也不是那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

「一顿饭换一晚上住宿,这绝对值了。」

这是我的想法。

「没想到中国的美食这么好吃!让你们当沙发客换这一顿饭真的太值了!」

这是餐馆老板的说法。

这是平等的交易,双方公平自愿,各取所需,所以我们都很愉快。

只是这个时候弹幕突然就热闹起来了。

「明星组竟然刷脸作弊!」

「他们运气也太好了吧?居然遇到了有钱的华人小姐姐!」

「明星效应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我们素人组勤勤恳恳工作一下午才换来的沙发客位置,他们明星组两句话就做到了,人比人气死人啊!」

怎么就那么巧遇到有钱的华人小姐姐呢?还是粉丝?

我突然想起来下午分组的时候,明星组似乎一直都是同样的默契。

那是他们商量好的?

那现在的这个小姐姐,是不是也是他们背后金主的支持?

「大家冷静啦,我们直播间就只要关注我们就好了,不要过度讨论别人啦,你们的关注度在别人身上那我们可是会伤心的。」

不论是不是,目前没有证据,我也不能说什么,只好安抚粉丝情绪,让大家不要引战。

好不容易清静下来,洗漱结束了,我们两组齐刷刷躺在客厅里,我睡沙发,他们三个男生睡地上。

「明天要怎么走?」

我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节目组明天会有挑战,但不知道那挑战是什么,直觉告诉我不能依靠节目组,还是得靠自己。

「其实我有一个想法。」

林壹躺在地上默默举手,颇有几分课堂上举手回答问题的乖学生模样。

「嗯嗯,你说。」

「一个人一个月赚 5000 欧其实不太现实,法国人平均月薪也就是 2500 欧,同样是一个月时间,我们一直打工也不能赚到这个数。」

林壹说得很对,这也是我一直在想的。

「节目组的挑战我们不能放过,一天 500 欧,加起来就是 15000 欧,这也太多了,那么这个挑战难度肯定很大,节目组一定不会轻易让我们赚到钱的。」

对!很对!

「我觉得……」

「等等!」

感觉林壹会说出一些惊人的话来,我笑嘻嘻地找到了导演组布置的镜头,拿布盖上。

「家人们,我们有秘密要说,大家今天就先睡觉吧~」

「???」

「昭姐,都是一家人,有什么是我们不能听的吗?!」

「呜呜呜,我想听听学霸的高见啊!」

「我还没看够程熠呢!姐,不能这样折磨我们啊!」

「我也想听秘密啊!!!!」

我笑眯眯地看了一会儿弹幕,还是将手里的黑布盖在镜头上了。

「谢谢你们提醒我,我等会儿会记得把麦也掐掉的~」

想偷听?没门儿!

谁知道这有没有明星组的卧底在呀,万一被学了去就不好了!

果断地把麦也掐了,我回到客厅去继续讨论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听完之后我不由得感叹,不愧是被老天爷追着赏饭吃的高智商人才,果然是有一套的!

跟我这种向老天爷讨饭吃的完全不一样嘛!

人比人果然气死人!

第二天一早,程熠起了个大早,和林壹一起出门去了还特意甩开了跟拍 PD,进行我们的秘密行动。

「弟弟和林壹什么时候那么熟了?!一晚上没见,你们就把我们当外人了吗?怎么连跟拍 PD 都不带了?」

「呜呜呜,你们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了,都不管我们死活了,你们昨晚到底商量了什么啊?我好奇得都睡不着了……」

「哎呀,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来,我带大家看看美男做早餐实录。」

我举着直播镜头走进厨房,是林宥壹在给我们准备早餐。

跟老板借了一些意大利面和鸡蛋,还有午餐肉,做简单的餐蛋面。

林宥壹对着镜头打招呼,但多少还是有点腼腆的,我记得他是北大的学生,文科专业,好像是作家,曾经出过书。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另一位高智商型人才,林壹的同胞弟弟,林宥壹。人家现在是北大博士生,人帅智商高,当然,是单身哈,单身,有意向的姐妹可以在屏幕上扣 6!」

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我话音一转,开始推销模式。

「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不要 998,不要 98,只要 9998!就能收获人帅智商高还会下厨的小哥哥一枚,亏本大甩卖了!只要 9998,买得了吃亏买得了上当,重要的是开心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全世界仅此一个,卖了就没有啦!」

我忍着笑开始吆喝,弹幕从一开始的疯狂刷哈哈哈哈变成了叫我上链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林壹和程熠回来了。

「听说有人要卖我弟弟?那就顺便把这个弟弟也卖了吧。」

「不如这样,我们两个的弟弟交换一下好了,也省得走流程了,我看程熠不错,以后帮我收集博士论文的数据好了。」

???

嘿,怎么出去一趟就要拐跑我弟了?

想得美。

「不行,把他卖给你了,那我岂不是会少了很多乐趣?」

撕伞这种事情,还是得亲自做才有意思的嘛!

我火速将他们两个人隔开,让程熠去收拾行李,准备吃完早餐后出发。

「事情都办完了?」

「当然。」

我们当着观众的面打哑谜,听到肯定的回答后我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好啦,我们等一会儿就去景点啦,今天将会是逛吃的一天,大家多捧捧场呀,看两位高智商帅哥带你们云游巴黎,心动吗?心动的话就赶紧呼朋唤友进入我们的直播间吧!」

我卖力地吆喝着,今天我们选了最高难度的挑战,抽到的题是让直播间观看人数达到 1000 万,这对于明星组来说可能并不太困难,但对于我们这种直播间只有十几万粉丝的素人来说就很困难了。

但如果完成了,收获也是很丰富的,一天就能赚到 500 欧,何乐而不为呢?

就是这节目组也实在是太坑了点,设置了三种难度的题,最简单的是 50 欧,中等的是 200 欧,最难的就是 500 欧,挑战需要付 10 欧的挑战费,这不就是从乞丐碗里拿吃的吗?

就离谱!

不过我们已经有计划了,其实能不能完成挑战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但,既然参加了游戏,那还是得遵守游戏规则的,所以我还是想尽力去达成这些挑战。

抽空看了看微博的热搜,发现「蒋歆华素颜好美」「苏子安苏子悦更像姐弟」「清北双杰综艺首秀」「撕伞姐弟的日常」这几个话题竟然在榜上位居前列,想来应该是节目组为了宣传买的热搜吧。

愉快地开着直播出发,我们骑着自行车出发,从埃菲尔铁塔到凯旋门,走走停停,边观赏边讲述这些历史。

或许是老天爷看我们的直播实在是太平平无奇了,忍不住给我们添了一把火——我们在香榭丽舍大街遇到了明星组。

「好巧啊,你们也来到这边了吗?」

蒋歆华热情地凑上来打招呼,我看他们一行人手上都拿着看起来就很昂贵的冰激凌,看来日子过得不错嘛。

「你们赚到钱了吗?我们刚刚完成了挑战,拿到了 500 欧,你们的挑战是什么,要不要帮你们呀?」

我瞥了眼弹幕,发现大家都在说他们明星组的挑战很简单,只要有个路人认出他们就可以了。

这些题目,怎么好像都是偏帮明星组的呢?

我不动声色地记在了心里,如果以后的也是这样,那我就很难不怀疑这里面有资本的运作了。

「我们的挑战比较难,不过也不用帮忙了。比起接受别人的帮助,我们更喜欢自食其力。」

我们都是相对独立的人,与其依靠别人倒不如靠自己,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帮忙就不用了。

「那我预祝你们挑战成功。」

她甜甜地笑了,继续他们的行程。

「谢谢。」

他们走了之后不久,我就发现直播间涌进来了一波粉丝,一直在吐槽我刚刚出言不逊,说我们不识好歹之类的话。

「什么不识好歹?」

程熠歪着头拿过直播的手机,仔细地看着弹幕。

「怎么这年头不接受别人的帮助叫不识好歹了?就非得接受别人的帮助才可以吗?我姐出言不逊?一没说脏话二没发脾气,还礼貌地说了谢谢这叫出言不逊吗?难道你们现在发的话不是更难听吗?」

我默默地给程熠点了个赞,不枉我每天都送你去辩论队学习啊!

呜呜呜,长大了,会帮姐姐说话了!

「明明是正常的对话,你们怎么能脑补那么多东西啊?」

就是就是!

很快,我就知道粉丝为什么会这么情绪激动了。

因为我在热搜上看见了「蒋歆华 委屈」这样的词条,里面是她在直播间中失落的样子,明明什么都没说,可有些营销号愣是把脏水泼到我身上来了。

「程熠,别说了。」

我捡起角落里的一个空矿泉水瓶子,放进垃圾袋里装好。

观众只会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情,解释再多,在他们眼里都是狡辩,倒不如不说话,等这件事情过去就好了。

程熠气鼓鼓地把手机还给我,闷着头离开,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

「你今天的听写还没完成哦,别忘了,晚上找到地方我帮你听写。」

我提醒他别忘了今天的作业,他直接躲到林壹旁边装作听不见……

好家伙,你们俩就出去了几个小时,就那么熟了吗?

啧,突然觉得林宥壹有点可怜是怎么回事儿?

法国的消费水平很高,我用手机软件记下账,今天基本是只有花销没有入账的状况,钱用得很快。

而我们大部分的钱都动不了,眼看着地主家实在是没余粮了,我还是把算盘打到挑战任务的那 500 欧上了。

怎么能快速涨粉呢?

正在我苦心寻找爆红秘籍的时候,猛然发现一个熟悉的名字进了直播间,然后咔咔就是一顿刷礼物,还专门挑贵的刷!

我的个亲娘啊!

你可真是救我于水火之中啊!!!

「哪来的土豪?」

「我去,就这一小会儿就刷了几万了吧?」

「啊!!!除了过年看有钱人放烟花,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烧钱的!」

「呜呜呜,富婆贴贴,我也想要礼物!」

直播间马上涌进来许多人,紧接着,新词条空降微博热搜,直接霸榜第一——「神秘人空降素人组直播间,豪气刷礼物」。

不少人出于好奇进来围观,我看着那噌噌噌上涨的直播人数有些跃跃欲试。

自食其力久了,我怎么都忘了,我也是有后台的人啊!

「哎呀,感谢榜一刷的礼物,但还是要适度消费,不要冲动上头啊。」

妈,看着差不多就可以收了,我直播间都快要爆了!

来自妈妈的爱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估摸着刷了几十万的礼物了,她才停下。

弹幕的人都在打听着神秘人到底是谁,只是可惜神秘人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眼看着观看人数破千万了,我赶紧截图,找导演去兑换我那 500 欧。

「该不会是金主吧?」

「不然怎么会那么舍得啊,一下子就刷了几十万上百万的礼物。」

「潜规则得来的吧?」

直播间不少柠檬精在说话,都往不好的方向想去。

「这位网友,你下次说话可以换个账号,这个账号名暴露你是谁家粉丝了,不想给正主招黑就不要说话了吧。」

「真没必要来我直播间引战,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参加综艺的小素人而已,刚刚是我的一个很重要的人。认识我的粉丝都知道我跟程熠家里条件是不错的,所以有人刷礼物也很正常。」

家里条件何止是不错,拍短视频的时候不少粉丝都知道我们是富家子弟了,不过大概是没想到有那么富而已。

拿着 500 欧,抽起 200 欧到旅馆定了两间房,余下的就当第二天的生活费,我把剩下的钱交给了林壹。

「行情怎么样?」

「还可以,今天小赚了一点,可以多留一点给明天的。」

他抽出一百给我,我没拿,只是拿了一张 50。

「够了。」

他笑了笑收回钱。

弹幕满是问号地看着我们打哑谜,但我们什么也没说。

接下来的时间,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节目组的安排,我们和明星组经常碰面了起来。

「程昭,听说那天你们直播间有个神秘人刷了好多礼物诶,是真的吗?」

蒋歆华突然凑到我旁边,打探消息。

「是啊,怎么了?」

「那个人你认识吗?听你直播间的语气好像是认识的诶?我好奇替观众问一嘴,那是你什么人呀?」

我就说她这几天怎么一直围着我转呢,看来是觉得我有后台,想挖出来呀。

「是啊,是我很重要的人。」

我明白她的意思,和我拉近关系,想在我不设防的时候挖我的八卦啊。

「哇!你是不是谈恋爱啦?这么甜蜜吗?」

「没有啊,那是我的家人。」

我不跟着她的套路走,但她显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着镜头挤眉弄眼的,一个「哦」字拖了极长的尾音,那音调九曲十八弯,仿佛懂得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

「是家人哦,大家不要多想啦。」

我不管她,看向整天黏在一起的程熠跟林壹,他们这几天整天都看着手机,我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可观众不知道啊,这几天都被说消极营业了。

「程熠你奥数题做完了吗?我给你买的新题集到了哦,回家之前你要把这一本做完哦。」

他们消极营业,那我就只能积极出来营业了,我又要继续撕伞了。

「还有啊,我又给你买了几个网课,这段时间你有空就看吧。」

我拿过他的手机,下载了几个 App,给他看新的课程。

都是他最近看得最多并且加了购物车的一些教材和课程。

「啊?出来旅游也要做作业上课吗?弟弟好可怜哦,现在假期时间应该多休息才是吧?应该好好体会生活,留下美好的童年回忆才是啊。」

蒋歆华又冒出头来,自顾自地说着自以为是的言论。

她是眼瞎吗?没看到我弟其实很高兴吗?

自己不喜欢学习就认为所有人都不喜欢学习了吗?

程熠喜欢学习也天生就是学习的料,就是不主动,需要有人推着走,才能走得更远。

「我不认同。」

程熠抬起头,一副认真的模样。

「我很享受解题和上课的过程,我姐敦促我学习是让我拓展眼界、拓宽知识面,是为了我好,我也很享受这样的过程。这是我姐和我的相处之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蒋歆华被呛得语塞,举着手机好半天才想到应该回复什么。

「我,我也只是关心而已,毕竟还是得劳逸结合嘛,不能整天想着学习啊。」

「谢谢你的关心,但我不需要,我并没有觉得学习是劳,反而觉得很开心,是一种乐趣。」

这种时候若是再说什么反而显得自讨没趣了起来,蒋歆华见好就收,尴尬地往旁边去了。

一点点小事,我也没在意,毕竟这几天里蒋歆华经常这样,仿佛想找机会炒热度。

之前她的团队买了热搜想和苏子安炒 CP,结果第二天苏子安直接在直播间辟谣,她热度没蹭到反而被苏子安的粉丝追着骂,这几天怕是想再炒热度吧。

大半个月过去了,节目录制接近尾声,我们保持着打工、旅游这样的节奏进行着录制,节目组的挑战对于我们来说难度太大,只完成过几次,不过赚到的钱也够我们用了。

「话说,你们的机票钱赚够没有啊?」

「急死了,我觉得你们赚得都不够花,不会真的完成不了吧?」

「明星组那边也是今天一算账发现没剩多少钱,他们太能花钱了!」

「那边赚得多,花得也多,这边就是赚得少,用得也省,但也没多少钱剩下吧,估计两边都差不多。」

「是啊,不过你们怎么还那么淡定啊?明星组那边都急疯了,只剩下 10 天了,难道你们有准备了?」

明星组那边没剩多少钱?

这我倒是没想到的,一天 500 欧,他们的挑战可是全都完成了的,现在过去 20 天了,总收入可是有 10000 欧了啊,该不会一点都不剩了吧?

「不急不急,还有时间。」

我继续卖关子,今天林壹可是有好消息给我了,基本上,我们不会输就是了。

「走了,今天去卢浮宫哦,博物馆不能大声喧哗,我可能就不能跟大家讲解啦,到时候大家静静地看就好了。」

我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把一堆资料塞到程熠手里。

「这是你今天的任务哦,我亲爱的弟弟。」

程熠翻开那资料,看到最后一页的某一句话的时候明显嘴角抽了抽,十分不情愿。

小样儿你以为去博物馆就不用学习了吗?

只要心中有学习,哪里都是课堂!

那份资料是我在网上搜罗的罗浮宫博物馆的一些展品的信息和历史,有点像导游的解说词,是特地托节目组找的,还是中文版本。

目的就是想让他更多地了解这些历史,能给我们做介绍。

至于最后一页写了什么……

嘿嘿,那肯定是好东西了啊!我还能坑我弟弟不成?

「程熠那个敢怒不敢言的小表情有点可爱啊!」

「我也想看看那到底是什么,好好奇啊!」

「能让程熠这个护姐狂魔变脸的,我也好好奇啊!」

「别急别急,等会儿就知道了,绝对有大惊喜哦。」

我笑着出发,林壹兄弟一脸同情地看着程熠,只不过嘴角露出来的笑意还是出卖了他们的真实心情。

看吧,幸灾乐祸,果然是人类的本性。

当穿着志愿者服的程熠带着麦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直播间的弹幕被一句句卧槽攻陷。

当他用熟练的法语、英语、葡萄牙语等进行多国语言解说的时候,直播间众人呆若木鸡。

同行的蒋歆华更是直接质问我们为什么不提前告知他们程熠会说法语,当然是避开所有镜头在洗手间质问的。

「啊?你一开始不是说看程熠年纪小想关照我们的吗?那我寻思着你们应该很厉害的,在异国他乡还能关照我们,应该也是有实力的吧?」

「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如果你一早说了,那我们也不用分开走了啊!我们也不会因为语言不通而烦心。」

「蒋小姐请你搞清楚,我和我弟弟是来参加综艺的,不是来为你服务的。」

见她不依不饶的,我也懒得装了,他们明星组一路顺风顺水的,真以为我们没看见呢?

这背后要是没有资本的运作那就怪了,更何况他们的热搜可是三天两头地出现呢。

还搞我们素人组,想做对比吧?

一组顺风顺水什么都能完成,另一组一事无成甚至最后都要明星组搭救?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估计就又会有热心的有钱粉丝上赶着给明星组送钱了吧?

「你们想出道是吧?得罪了我还想出道?你不过有点小钱而已,你知道我背后是什么人吗?得罪了我,你就等着被全网骂吧!」

蒋歆华在背后骂得狠,我翻着白眼出去和组员集合去了。

有点小钱?我怕我把我爸的名字拎出来会吓死你啊,蠢货。

等回到镜头前,蒋歆华又恢复了她的甜妹形象,围着苏子安转。

游览结束,我们两组人又分开了。

果然不出所料的是,明星组那边恰巧有人认出了蒋歆华,人家热情地给他们塞钱,只为了求一张签名海报。

这种事情怎么看怎么假,可偏偏她的粉丝都捧她捧到了天上去了,甚至得意忘形地开始拉踩别的实力演员。

真的是蠢货,娱乐圈从来不缺资本也不缺人,捧得越高,摔得就越狠,偏偏她自己没意识到,还在那儿得意洋洋,真把所有观众都当傻子吗?

「明星组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这都第几个热心粉丝了?之前留宿的、提供吃食的,现在还来一个上赶子送钱的,是不是太离谱了点?」

「这不是纯纯黑幕吗?」

「资本运作的吧?毕竟当时节目宣传的时候蒋歆华可是站 C 位的,人家身上资源可多了。」

「那素人组怎么办啊?明天可是最后一天了啊!我算了下根本就没有 2 万欧啊!凑个 5000 欧都难!」

「嘘,山人自有妙计。」

我故作神秘,指向程熠。

「养弟多年,用弟一时。现在是到了程熠回报我的养育之恩的时候了,我打算让程熠去赚钱。」

程熠:???

「弟啊,抛头露面的事儿以后就交给你了。我说一个数,明天你必须赚到五万欧,知道吗?」

我拍着他的肩膀,示意他配合一点。

「你干脆卖了我得了。」

程熠是有点幽默在身上的,两眼一翻继续埋头做题。

嘿,臭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我把镜头放一边,拿起一本大概转头那么厚的法学书,给他拔苗助长,灌输知识。

「这法学书不是你的吧?」

「我跟隔壁宥壹哥借来看看的……」

「噢,录制快结束了,你还没看完,这不好,书要还给人家的。来,我帮你快速看完。」

「嗷!!!姐,别打脸,我已经看完了的!」

「什么?你说我力气小?没想到你挺吃劲儿啊!」

第二天一早,程熠和林壹又双叒叕消失在镜头前。

今天最后一天了,节目组的人已经在准备清点我们的资产了,我边玩游戏边等着,旁边的林宥壹突然脸色不太好地把手机递给我看。

只看了一眼,我就差点被气笑了,不知道哪家的娱记说我被金主包养,甚至贴出了当时蒋歆华在直播间问我的似是而非的话加以佐证。

那个词条下全是蒋歆华的粉丝或是请的营销号在那里细数我的各种罪状。

「不用管他们。」

我把手机还回去,无所谓,反正我妈会出手。

爸妈最见不得我被欺负,甚至程熠都是任我拿捏的,大家都让着我,是为了补偿我那不幸的童年。

我在他们心里是不可撼动的存在,是最最重要的,有什么事情,他们都会帮我解决好。

这是他们寻求心安的方式,他们想竭力弥补那些亏欠,那我,就当一个被保护者就好了,免得他们担心。

等程熠和林壹回来了,我们一起打车去机场,好像明星组已经到了,也不好让人等太久。

「一共五万三千五百六十三欧元。」

林壹从背包里拿出钱来,这个数字感动得我快要落泪了。

还真是有五万多啊,我昨晚真的只是瞎扯一个数而已!

「什么???」

「我错过了什么?」

「怎么突然就五万多了?」

「啊!!!我的清华博士老公啊,你不会去抢劫银行了吧?」

「呜呜呜,我没想到我的新老公是这样塌房的……」

「你们是真刑啊!」

「这难道就是你们的小秘密?」

「一个月赚五万欧,一人血书求开班,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事情,我一定认真学!」

弹幕一下子炸开了锅,我摸着那五万多块钱,心里笑开了花。

但是这钱可不是来路不明的,这可是靠着我们所有人的小脑袋瓜赚来的。

当然主力是林壹和程熠,但我和林宥壹作为后勤队员也是出了不少力的。

「真行啊,你们还真的做到了!」

「总不能辜负你们的期望啊。」

林壹笑了笑,这些日子他的压力肯定也很大,现在尘埃落定了,终于有些放松下来了。

就是程熠低头看着手机,好像在激情澎湃地打着字,看起来像是在告状的样子。

我偷偷地看了一眼他的聊天框——保护姐姐联盟。

很好,是个 3 人的小群,啧啧啧,程熠在那儿发小作文呢?

整个屏幕都是他发出的消息,怎么还没打完呢?

就不会言简意赅地总结一下吗?

看来语文水平有待提升,得给他加强一下这方面的技能才行。

「这不可能!」

「他们哪里弄来的钱,肯定是作弊了,怎么可能一个月赚到五万欧呢?」

蒋歆华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们拿出来的五万欧元,和她那被热心粉丝资助的恰好的两万欧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们自己赚的啊,有什么问题吗?」

程熠难得主动出来说话,还脾气极好。

我挑了挑眉,退到一边去,弟弟要搞事情了呢,作为一个合格的姐姐,我要把舞台让出来才行。

「你们怎么赚到的,这不可能,你们打工不可能有那么多钱啊。」

蒋歆华不敢相信,不过也不怪她,要不是亲身经历,换作是我,我大概也是不会信的。

「以你的智商当然不可以,但我们可以。」

程熠说话一针见血,超出你认知范围的东西并不代表不存在啊。

「不过我们这是投机行为,其实不太提倡的。我们拿着大部分钱去证券行开户了,每天都盯着市场变动,有钱了就加投,根据林壹哥做出来的模型算法去分散投资了几个较好的股,得到第一笔资金后再去投另一支……算了,反正说了你可能也不太明白,我们算了好久才算明白的。」

「你们……这不算吧!投机行为,这不好!」

蒋歆华转头看向导演,导演有点犯难。

副导演反而一直在游说着导演,让导演不采纳我们赚到的这五万多欧。

「你说我们是投机,那你们算什么?乞讨行为吗?全程靠粉丝的援助,靠粉丝送钱,是没手没脚吗,不知道自己去赚钱?粉丝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你们怎么能收得那么心安理得呢?」

程熠的话引起许多观众的共鸣,所谓偶像明星,应该是榜样,是靠着自己的实力立于顶峰的人,而不是这样的被粉丝捧上高位之后高高在上地享受一切的人。

蒋歆华他们全程都没有通过自己的劳动赚来一分钱,反而是享受着粉丝的追捧讨好,我们是投机,那他们又何尝不是呢?

「好了好了,双方都圆满完成任务,我们拍摄结束,现在登机吧。」

拍摄落下帷幕,蒋歆华也卸下了伪装,冷哼一声上了飞机。

这边的战场暂时熄火,可观众依旧在微博上热烈讨论着。

有说素人组投机的,有说明星组搜刮民脂民膏的,双方谁也不让谁,一时间争不出一个高下来,为了赢,双方开始撕出更多的以往的黑料。

甚至有人扒出蒋歆华疑似被金主包养的资料。

我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我家那几位的手笔,这种被资本压下去的事情,又重新扬出来了,肯定是有更大的资本在背后运作了。

果然,过了一会儿,我亲爱的妈妈,就带着她那个金 V 的大号下场帮我说话了。

「是被金主包养,毕竟她爸就是金主。哦,忘了介绍了,我是她妈,再介绍一下,我的丈夫@周洺,你女儿被人骂了。」

程婉茵女士的发文时间拿捏得刚刚好,就在我们准备下飞机的时间,我正在飞机上给工作人员派发着那一沓早就准备好的签名照。

「你是周总的女儿?」

我的照片刚发到蒋歆华那里,她突然脸色煞白地问我。

「不然呢?」

「你怎么不姓周?」

「哦,因为我爸是宠妻狂魔,我们都跟妈姓。家里的狗子和猫跟我爸姓。」

阿弥陀佛,我要为老周的家庭地位点一根蜡烛。

「你怎么不早说……」

她整个人都慌乱了起来,拉过我的手想要解释,我先一步退开,跟程熠率先下了飞机。

她这话可真好笑,好像我早说了她就会信一样。

我火了,直接在整个娱乐圈火了。

当然是承蒙祖上庇佑,感谢我妈在圈内的影响力,让我的视频账号疯狂涨粉。

蒋歆华直接被雪藏了,她被金主包养的事情被挖了出来,更有狗仔曝光她是靠潜规则上位,金主的年纪都比她大了两轮了,这些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老周的手笔。

整个娱乐圈都以为我可能要凭借这些热度高调宣布进军娱乐圈,可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在家里拍撕伞视频当个米虫。

那些什么不好好演戏就要回家继承家业的话还是算了吧,我不想努力,也不想继承家业,只想在家当个米虫,偶尔参加参加节目找找乐子。

唉,还是在家看着我弟在无涯的学海中挣扎更得劲儿啊!

「姐,你又买了什么啊?那么重。」

程熠正哼哧哼哧地从快递点把我新买的快递扛回来。

「那当然是好东西了弟弟。」

我起身拿了把剪刀划开封箱的胶纸,拿出里面的《写作大全》,在他面前扬了扬。

「你看,是你将会沉溺其中并且爱不释手的《写作大全》哦。」

程熠脸都垮了,转身跑上楼哀嚎。

「妈!!你管管我姐吧!!!她把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

「儿子,我看你学习的时候挺乐在其中的。」

「爸!!!你都不管你儿子的死活的吗?」

「乖,听你姐的话,别挡着我看我老婆。」

……

老周你家庭地位低下不是没有道理的。

程熠垂头丧气地从楼上下来,认命地开始整理那一大箱写作资料。

哎呀,心情莫名就好了很多呢~

撕掉别人的伞果然能让人更快乐呢!

[完]备案号:YXA1BLPwkeEUXDyzK6wUlpla


.公号

关注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