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前夫他又来要生活费啦

绿茶同事耀武扬威地牵起我前夫的手:

「感谢你把超有钱的老公让给我。」

我一脸怜悯地看着她:

你「超有钱」的老公,昨天刚刚一哭二闹三上吊,求我给了他生活费。

感谢你!

接盘女侠!

1

这天一大早,我刚到公司,还没来得及在座位上坐定,就听到旁边传来一个酸溜溜的声音:

「果然还是得嫁个有钱老公啊。

「仗着是老公开的公司,这个月迟到多少次了。」

不用看我都知道,说话的是林月。

这不是她第一次酸我了。

自从她知道,公司老板方文成是我的老公,就总是话里话外地排挤我。

起初她还不敢明目张胆地说,后来发现方文成也并没有什么反应,这才越发胆大。

方文成不是不知道。

可是每次我跟他吐槽这些,他都皱着眉头说道:

「你大度点,就当没听见不就完了。

「你没吃过苦,不知道她们的不容易。」

每次一说到这里,我就偃旗息鼓了,心里默念: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呼!和谐万岁!

方文成就是从农村考出来的高材生。

哪怕与我结婚以后,生活条件好起来了,但他的自尊心依然脆弱得不堪一击。

林月那头还在自顾自说着:

「谁还没个有钱对象了呢?

「你们看看,这就是我男朋友刚刚送给我的项链。

「大牌子呢!超贵的!」

在一片赞叹声中,我不为所动。

昨晚上熬夜盯盘美股,我困得要命,谁有空看你「超贵的狗链子」。

林月没有炫我一脸,明显不甘心。

她特意站起来,走到我跟前,把项链㨃到我眼前:

「韩雪,你看我的项链怎么样?」

我被迫瞄了一眼,谁知道还真看出来了点问题。

项链是真的,也确实是大牌子。

但是这款很少有人特意去买。

一般都是大客户消费达到 50 万,会作为赠品赠送的一款项链。

我皱眉:

林月男朋友是不懂,还是……

我本想提醒她一下,但是当我抬头看到林月得意中夹杂挑衅的眼神时,我改变主意了。

我一不小心把心里话秃噜出来了:

「呵?就这?」

2

林月脸色霎时间呈现出一种五彩斑斓的黑。

她刚想说什么,却被突然出现的方文成打断了:

「韩雪,你来一下。」

我欢快道:

「来叻老公~」

就在这个瞬间,一阵异样的感觉袭来。

我敏锐地感觉林月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眼神里也满是恶毒与不甘。

方文成目光看似漫不经心地扫过众人。

林月在下个瞬间,恢复了正常,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我晃晃头,压下心中怪异的感觉,跟着方文成去了办公室。

一进门,方文成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

我大大咧咧:

「林月显摆她男朋友给她买的项链呢呗。

「外加对我冷嘲热讽。

「对了老公,你早上怎么不叫我起床?」

方文成看我面色如常,微微一笑:

「老婆昨晚上赚钱那么辛苦,不是想让你多睡一会儿嘛。」

是的,有钱的从来不是方文成,而是我韩雪。

从上学时开始,我就沉迷金融。

在哈佛大学读完本科和研究生之后,我又去了华尔街。

仅仅三年下来,我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

于是我决定回国,浅浅躺个平~

也就是在此时,我结识了方文成。

当理科女遇上文科男,当真是挡不住那些浪漫的甜言蜜语。

虽然他既没有背景,也没有钱,但是人帅嘴甜还上进。

我父母最终点了头。

考虑到我一个人有钱,就够给他压力的了,我最终没有告诉他,我父母手握十几家公司的事情。

所以在方文成看来,我就是一个很能赚钱的精英女青年~

婚后,我出钱给方文成开了这家设计公司。

自己则是进公司混日子,体验一下打工人的生活。

当然,照顾到方文成的自尊心,我在公司一直没有多说。

所以大家都觉得我是嫁了个年少有为的「金龟婿」,这才实现了阶级跨越。

Who care?

我早已过了要靠悠悠之口来满足虚荣心的阶段。

所以一直对这些言论不置可否。

谁知道,这却成为了一切的开端。

3

结婚纪念日那天,我早早给方文成准备好了礼物。

百达翡丽鹦鹉螺男表,100W+。

其实我更喜欢江诗丹顿,但是方文成一直钟情百达翡丽。

虽然没有直说,但是他经常逛街时在专柜前驻足。

可当我提出送给他一块时,他又频频摇头:

「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不能让你买给我。」

不能买,当礼物送总可以了吧~

于是那天,我兴冲冲地带着礼物去了公司,准备下班和方文成去过二人世界。

等我刚到座位上,把表放在桌上。

一旁的林月眼睛都直了:

「百达翡丽?

「你居然花方总的钱,给自己买这么贵的东西?!」

被她一咋呼,周围的同事都聚集了过来:

「哇!我只在电视里看见过这个牌子的表。」

「方总对你真好啊,居然给你买这么贵的表。」

眼看林月又要酸我,我赶紧澄清:

「不是,这是我准备送给文成的礼物。

「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我寻思这总行了吧?

没想到林月阴阳怪气地说道:

「花老公的钱,送老公礼物。

「这算盘打得我在楼下都听见了。」

我眯着眼睛打量林月,她被我看得发毛,不禁开口道:

「你看我做什么?!」

我幽幽开口:

「我以为粪车爆炸了呢,原来是你开口说话了。」

4

在一片嘲笑声中,林月逐渐涨红了脸。

恰在此时,方文成又一次神兵天降,避免了一场战争。

只见他怀里抱着一捧红玫瑰,满眼深情地看着我:

「老婆,纪念日快乐。」

同事们一片起哄:

「上班时间撒狗粮!太过分了!」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饶是我脸皮再厚,也扛不住,火速拽着方文成逃去了他的办公室。

临走,我依稀听见林月不屑道:

「你们踩着我捧她是吧?

「你们都给我等着!以后别求我……」

我皱眉:以后?林月这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我细想,方文成就拉着我进了办公室。

刚关上门,他就捧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凑到我面前:

「老婆,纪念日礼物,希望你喜欢。」

我接过来一看:

巧了么不是~

正好是林月之前炫耀的项链的牌子。

同样也是一条项链,不过可比她那款贵多了。

这款我之前看过,应该是 60 万左右。

不过……我翻了翻,没有赠送的项链?

按理说消费金额达到 50 万,都会赠送的啊。

倒不是说我在意一条项链,只不过我觉得有些怪异……

一瞬间,一些细节涌入我的脑海……

方文成许久等不到我说话,笑着问我:

「看来不喜欢?

「也是,你平时很少买首饰戴首饰。

「我也是想着看看你喜不喜欢……」

我瞬间调整好面部表情:

「没有,我很喜欢。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哦,老公。」

我将手表的盒子递给他,观察着他的面部表情。

方文成一脸喜悦地接过去,拥我入怀,嘴里一刻不停地说着甜言蜜语。

我垂下眼眸。

是的,方文成一脸喜悦。

但是,只有喜悦,并没有看出一丝惊讶。

5

正在此时,林月猛地推门进来了:

「方总,A 市那个公司提出想今天碰一下合作。

「希望咱们今天过去。

「他们说晚上会安排酒店住宿。」

我借势猛地推开方文成,满脸都是装出来的羞红。

方文成佯作不满:

「怎么回事!进来不知道敲门?!」

林月看似一脸歉意,实则理直气壮:

「抱歉方总、韩雪,这不是工作比较紧急么?

「虽然韩雪没挣过一分钱,但是我相信作为您的贤内助,也是可以理解的对吗?」

方文成瞬间紧张起来,眼睛紧盯着我。

当看到我只是挑眉笑了笑,并没有进行分辩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我几乎可以猜到,他此刻一定在庆幸:钻石王老五的人设保住了!

我适时地抬起头:

「文成,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啊。

「一定要今天去吗?」

方文成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我:

「小雪,这个项目很重要的。

「等回来我们再补过,好吗?」

我的余光扫过林月,不出所料,她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志在必得。

她以为在纪念日可以把方文成赢走,就意味着自己可以上位吗?

我装作不舍地点点头:

「谈合作可不能丢面子,你开我的那辆车去吧。」

方文成的车只是一辆宝马 3 系。

可我的车,则是迈巴赫。

我知道他不会拒绝。

可他不知道,因为怕我出意外,父母在我的车上安装了顶级定位系统。

6

眼看着方文成开着迈巴赫,载着林月绝尘而去。

我的内心没有一丝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项链、赠品、所谓的项目、仿佛意料之内的百达翡丽……

是不是我摆烂躺平太久了?

久到你们忘了我是哈佛大学的高材生?

久到你们忘了理科女学生缜密的思维?

我的原则很简单。

谁对我好,我就对谁掏心掏肺。

谁若欺我,我就让你后悔莫及!

方文成,你最后的机会,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7

坐在方文成的老板椅上,我一边盯着手机上的定位软件,一边拨通了一个电话:

「妈妈,你旗下那家珠宝品牌,帮我查个记录呗~」

是的没错,方文成购买的项链品牌,创始人是我妈妈。

他以为我平时对首饰不感兴趣,就不会知道这个牌子消费达到 50 万,就送一条项链。

但他没想到,我不感兴趣,是因为小时候见得太多了,自然丧失了兴趣。

对于这个牌子,我更是门儿清。

很快,看着手机上传来的消费签单,我笑了。

明晃晃的清单上,显示方文成带走了两条项链,有他的亲笔签名。

毋庸置疑,赠品正挂在林月脖子上呢。

也难为她了,拿着个赠品,就高兴得找不着北。

真好打发。

8

我打电话告诉父母,今天准备回家,随后就离开了公司,去了父母的别墅。

本来以为要等到晚上才能见到他们。

没想到,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在客厅等我了,脸上是不加掩饰的担忧。

妈妈先开口:

「小雪,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查那个?

「而且今天不是你和文成的结婚纪念日吗?

「怎么不在一起……」

我看着父母担忧的眼神,心里酸酸的:

「没什么,就是我觉得他好像出轨了。」

随后,我将手机上的定位放在他们面前:

我的迈巴赫此时正停放在本市最豪华的酒店。

一晚房费 10000+。

他倒是真舍得。

我爸沉不住气了:

「那还等什么?!

「抓奸去!老子打断他三条腿……」

还没等我爸说完,就被我妈暴力镇压了。

在我妈一脸「教坏小朋友」的不赞同中,我开口了:

「直接抓奸,哪儿对得起他这么长时间的欺骗?

「既然他要玩,离婚之前我就陪他玩玩。」

9

第二天,方文成一脸餍足地回来了。

他打开家门,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道:

「小雪?你怎么没去上班?」

看他一脸心虚,生怕我发现什么的样子,我不由一阵好笑。

我装作无聊的样子:

「上班没意思,我不想去了。

「还有那些同事,总是酸我,尤其是那个林月!」

见我提起林月,方文成又是一阵紧张:

「嗨!她就是嫉妒你而已。

「既然觉得没意思,那就别去了呗,以后也就见不到她了。」

我没有错过方文成眼中的一抹期待。

我不去公司的话,对他们来说不是更方便了吗?

饶是他,也不免露出了一点形色。

「嗯!那我继续睡了,你去上班吧。」

说完,我翻了个身装睡。

方文成简单洗漱过后,迫不及待出了门。

随着房门关上,我缓缓睁开了眼睛。

别着急高兴。

希望你喜欢我送给你的大礼。

10

就在昨天,当他们在酒店做一些无法过审的事情的时候。

我在方文成的办公室里,安装了微型摄像头。

对此,我爸表示了强烈反对:

「这不好吧?

「万一看见什么辣眼睛的事情怎么办?!」

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我一边敷衍一边安装:

「有什么事,是我尊贵的打工人不能看的呢?」

于是现在,我正津津有味地喝着快乐肥宅水,一边看实况转播。

林月一脸惊喜地贴着方文成:

「韩雪真的不来了?」

方文成看似邪魅,实则沙雕地微微一笑:

「那还能有假?

「毕竟我是一家之主,我说什么她就要听什么!

「不然我断了她的生活费!

「房子、车子、存款,都在我的名下!

「离婚她什么也得不到!她可是生怕我不要她!」

林月满眼都是崇拜地盯着方文成。

方文成看起来收获了极大的满足。

毕竟这种崇拜的眼神,是他在我身上得不到的。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心爱的崇拜者小月月,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什么时候跟她离婚啊?

「你看她花钱大手大脚的,都把你的财产败光了!

「咱俩结婚以后,我一定不会像她一样。

「自己不挣钱,花钱倒是毫不手软!」

11

监控器里,方文成肉眼可见地哆嗦了一下。

看吧!

这就是吹牛吹大了的结果!

按照方文成的说法,离婚我什么都拿不到。

林月自然就会觉得,只要方文成愿意,离婚就是一件轻松加愉快的事情。

问题是,假的就是假的。

感谢我爸,结婚之前坚持让我们做了财产公证。

所以,什么都拿不到的那个人是他才对!

方文成深知,离开我,他立刻就会被打回原形。

所以他自然不愿意离婚,跟林月也只是玩玩,找找失落已久的尊严。

于是他只能在林月面前立深情人设:

「再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

「毕竟结婚这么久了,现在提出离婚,对韩雪的打击太大了。

「你也不希望自己爱上的男人,是个冷血无情的人对吗?

「你放心,在我心中,只有你才是真爱!」

妈耶子!

确实打击会很大!

是做梦都会笑醒的程度好吧!

当我还在思索如何给他致命一击的时候,

一个更好的机会出现了。

狗咬狗什么的,

我最喜欢了。

12

我发誓,那天的事情真的不是我策划的。

但它就那么顺其自然地发生了。

不上班之后,我除了听听「实况转播」,时间也多了起来。

于是那天,我临时决定去商场血拼!

毕竟马上就要自由了,心情美滋滋。

我正在店长的陪伴下,在 VIP 单间看包的时候。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就要这个包嘛!

「韩雪整天背着这个牌子的包,在我眼前晃悠。

「我也要!」

店长自然也听见了,我妈是她家大客户,她自然也知道我的名字。

此时店长瑟瑟发抖,用眼神示意我:

求放过!我什么都没听见!

我挑眉回望:

「帮我个忙~」

天赐良机都递到手里了,

不利用起来,岂不是不礼貌了?

13

当方文成听见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僵硬了。

林月倒是满眼期待地看着我,一副「快来抓奸」的样子。

我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在店长点头哈腰的陪伴下走出来,一脸惊喜地看着方文成:

「文成?你怎么在这儿?

「是不是想我啦?」

呕……

我在心里吐了吐,随后一脸甜蜜地凑到他身边。

方文成见状,松了一口气,忙不迭地解释:

「嗨,这不是有个女客户要来。

「我带着林月给客户挑个礼物。」

我这才装作惊讶的样子看向林月:

「呦?你也在这儿啊?

「林月哪儿懂这个牌子的包啊,毕竟她一年的工资也买不起这里一个包。」

店长适时助攻:

「哎呦,这位小姐!快放下您手里的包!

「这可是大客户预订的!

「弄坏了您赔不起!」

我差点笑出声,店长这个演技,不去演戏可惜了。

林月在我和店长的双重夹击下,脸涨得通红,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

她求助地看着方文成,期待他能给自己解围。

方文成假装没看到,深情款款地盯着我:

「老婆眼光好,那老婆帮我挑一个吧。」

店长一挥手,店里所有店员瞬间捧着所有包,一字排开站在我面前。

店长亲自把我引到沙发上,又端来水和甜品:

「您看上哪个尽管说。」

我勾勾手指,被指到的店员就走上前来,半跪着把包送到我手边。

我里外翻翻,挥挥手,店长就心领神会地让店员退开。

在我翻到第三个包的时候,林月终于忍不住了:

「她这样翻这个包,你怎么不说怕她弄坏了!

「我就拿在手里看看都不行?」

店长在礼貌中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鄙夷:

「那怎么能一样?

「韩女士就算把包都弄坏了,也是我们最尊贵的客户。

「这位小姐,您往里面站站,别挡着外面的客户了。」

林月盯着我的眼神,已经快要喷火了。

愤怒中,又夹杂着逐渐膨大的野心。

我嘴角上扬:

我看好你哦!

可别让我失望!

14

在方文成和林月提着我挑的包离开以后。

我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上喝茶、吃点心。

店长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笑着开口:

「咱们都认识多少年了,有什么不能直说?」

店长犹豫再三,终是佩服道:

「我从业多年,在店里也见过无数次出轨了。

「但是像您这么淡定的,还是第一次见。」

我咽下最后一口茶:

「刚才我摸过的包,通通打包。

「业绩分给你和刚才配合我的店员。

「包直接送到我家别墅。」

在一片惊喜与感谢中,我看向店长:

「我有钱有脸有本事,为什么要浪费时间伤心?

「该伤心的人,难道不是他?

「至于我嘛,及时止损,及时行乐。」

15

当天晚上,方文成破天荒回家很早,眼中隐隐含着怒气。

我在心里暗笑:

这就开始吵架了?

不是真爱来的嘛?

当然,我假装一无所知地跟方文成说道:

「对了,我那辆迈巴赫送去保养了,明天你去取车吧。

「反正我现在也不上班了,我想着要不就过户给你。」

果不其然,方文成的脸色瞬间阴转晴:

「我就知道老婆对我最好了!

「什么时候过户?」

我:???

我想过您会很急,但是没想过您居然这么急。

方文成似乎也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不由得掩饰道:

「其实也不着急,听老婆的。」

我笑着回应:

「等你明天把车取回来,直接去公司接我。

「咱们去过户。」

方文成皱眉:

「你不是说不去公司了?」

我佯作不满:

「怎么啦?公司都不让我去了?

「我不是想着取完车,你去公司接我比较近嘛。」

方文成怕再说会引起我的怀疑,赶紧安抚道:

「都听老婆的!」

我隐蔽地笑了:

明天,可是一场好戏呐。

16

第二天,方文成早早就出发取车去了,满脸都是迫不及待。

我目送他离开,心里隐隐开始期待:

当保养的店员,按照我的吩咐,告诉他车里有定位系统的时候,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至于我,则是好好化了一个妆,穿上了新买的黑色高定长裙,出发去了公司。

当我出现在公司的时候,林月眼中的嫉妒已经到达顶峰。

我知道,只要我再推她一把,

一切就可以按照我的预期发展了。

所以,我挑衅般走到她面前:

「你被开除了。」

一片寂静中,我的声音格外清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林月眼睛里都是红色的血丝:

「凭什么?!

「你有什么权利?!

「你不过就是依附方总的一个家庭妇女!」

我欣赏着自己新做的指甲:

「可我还是名正言顺的方太太。

「你以为你喜欢方文成的事,我一点都看不出来?」

林月眼中复杂的情绪闪过。

挣扎、慌乱、惊讶、喜悦、期待……

我细细地打量着她,最终轻蔑地笑了:

「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方文成啊,他一点都不喜欢你,甚至觉得你很烦。

「所以你最好还是识趣一点……」

林月终是忍不住了:

「你撒谎!

「他早就嫌弃你了!

「他说只有我是他的真爱!」

我漫不经心地坐下:

「别自欺欺人了吧?

「你有什么证据?」

在一众同事鄙夷的目光,以及我轻蔑态度的刺激下,林月意料之中地失态了:

「你要证据是吧?!

「好!我就让你看看!」

17

眼见林月就要把手机里的证据㨃到我眼前,我赶紧制止:

「且慢!」

林月忍不住笑了:

「现在知道害怕了?

「要不你主动退位让贤?」

我搬出一个投影仪:

「那倒不是,我最近眼神儿不太好。

「咱放到大屏幕上,大家一起看哈。」

林月已经被我气得失去了理智,根本没有多想。

在我手把手的带领下,她真的把手机连上了投影仪。

一一展示她背着方文成留下的证据:

酒店记录、聊天记录、不堪入目的视频……

我看得津津有味,丝毫不管手机正在疯狂振动。

不用看,一定是方文成已经知道迈巴赫车上有定位了。

他此时一定在疯狂猜测:

我到底知不知道那天他们去了酒店呢?

我破天荒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挑起嘴角:

直接离婚不是便宜他了?

让他在紧张与心虚中反复挣扎,才更有意思。

喜欢刺激的?

我就让你刺激到底。

林月还不算太蠢,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中,她逐渐恢复了理智:

「韩雪!你看到了吧?

「赶紧把手机还给我。

「识相的主动退位让贤!」

我诚恳:

「我觉得视频里有些细节,我还没看清。」

同事小声议论纷纷:

「真不要脸!」

「就是,上赶着当三!」

「怪不得之前隔三差五威胁咱们,敢情人家拿自己当老板娘了!」

林月脸色越来越红,眼看就要上手抢手机了。

恰在此时,方文成回来了。

18

如果说方文成回来的路上,还怀揣最后一丝希望,以为定位系统只是偶然。

那么在他连滚带爬地冲进公司那一刻,希望全都化为了泡影。

方文成颤颤巍巍地走到我身边,哆嗦着嘴唇问道:

「你们……在看什么?」

我淡定拍了拍身边的椅子:

「呦呵,回来啦?

「没什么,我们在看你和林月不可描述的二三事。

「来来来!坐下一起看?」

在林月满脸的期待中,方文成满眼都是红血丝地转向她,一脸暴怒地盯着她,似乎想把她撕成碎片一般。

林月吓得说不出话,眼泪唰唰往下流。

良久,一向儒雅的方文成,猛地抄起林月的手机。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

手机瞬间四分五裂。

方文成转向我,一脸恳求地唤我:

「小雪……」

我赶紧倒退三步,对着林月说道:

「虽然你的手机是我拿走的。

「但你可看见了啊!可不是我摔坏的!

「是吧……王律师?」

见我微微偏头向后看去。

方文成顺着我的视线望去,霎那间脸色刷白。

四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在不起眼的角落。

笔记本电脑、摄影机、录音笔……设备齐全。

我贴心地给方文成一一介绍:

「律师一位、公证员一位、保镖两位。」

林月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大声说道:

「那又怎么样?

「文成早就说过,你们结婚之前,做过财产公证!

「你什么都拿不到……」

方文成怒吼着打断她:

「你闭嘴!」

随后恳求地看着我:

「小雪,咱们去办公室说,好吗?」

我怜悯地看着他: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害怕自己的人设会不会崩?

这样活着不累吗?

当然,这点要求,我还是可以满足的。

所以我站起来随方文成走进了办公室。

当然,是带着我的「四大金刚」一起的。

19

刚一关门,方文成就「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好整以暇:

「这是干嘛?我可不发压岁钱。」

方文成恳求道:

「你听我解释!都是误会!

「是那个林月自己勾引我,捏造了那些证据!

「你别相信她!」

在我的示意下,保镖走到办公室的角落,从一幅画里,拆出了我之前安装的微型摄像头:

「方文成,事到如今,如果你直截了当地承认,或许我还高看你一眼。

「可你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把事情推到别人身上。」

方文成面如死灰,喃喃自语:

「你……你早就知道……」

我想了想,把纪念日他送给我的项链扔到他面前:

「也不算早,是从这条项链开始的。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个牌子买够 50 万就送一条项链?」

方文成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我:

「可不可以原谅我?

「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不轻不重地拍拍他的侧脸:

「你觉得呢?」

方文成低下头,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褪去了最后一丝伪装:

「是你算计了我!

「哪怕离婚,你也得给我补偿!

「怎么说,我在商界也经营了这么多年!身后并非一无所有!

「你跟我玩恩断义绝,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我接过保镖递来的酒杯:

「你瞧瞧,你总是这么着急。

「我刚刚话还没说完呢。

「你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牌子门儿清吗?

「因为我妈妈就是它的品牌创始人哦。

「至于这几位,则是从我爸那里借来的人呢。

「来,咱们给方总做个自我介绍。」

随着王律师口中「韩氏集团法务总监」的名头流出,

方文成眼中孤注一掷的狠戾,逐渐变成了心如死灰的绝望与后悔。

我一饮而尽杯中酒,站了起来:

「走吧,离婚证领一下。」

方文成半晌不作声。

就在我即将不耐烦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了:

「就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分上,别拆穿我……

「可以吗?」

我抿抿嘴角,不忍地提醒道:

「这人设有这么好吗?

「现在回到现实还不晚。」

方文成大声吼道:

「不!你不懂!」

我嘴角抽搐:

行叭。

如你所愿。

我脚步轻快地走出办公室,林月猛地抬头看过来。

有同事担心地问道:

「没事吧?」

我安慰大家:

「没事没事,那个啥,先不跟大家说了。

「我得去离个婚,晚了人家该关门了。」

林月听到后,脸上的狂喜藏都藏不住。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方文成投来的充满愤怒的目光。

我走出公司,保镖给我打开车门,身后依稀传来大家的议论:

「唉……小雪好惨……」

「其实她人真的很好……」

「不过你们觉不觉得,她身份不简单?」

「对啊对啊!你们看人家今天又是私人保镖,又是私人律师,刚才还上了一辆劳斯莱斯。」

「怎么看也不像是依附方总的家庭妇女……」

车门关上,剩下的事情,与我无关了。

20

离婚手续很快办完了。

由于有律师和公证,房子、存款,方文成一样都拿不到。

甚至连我送他的表,都被我拿了回来。

在他恳求的目光里,我把公司和宝马 3 系留给了他。

倒不是我圣母,

只不过他现在不懂,事到如今,公司和车子对他已经是负担了。

他不见得养得起。

临走之前,我好心提醒:

「对了,下周该发工资了哦。」

之前很多次,公司周转不灵的时候,都是我私人出钱垫付的工资。

这个月……祝他好运。

21

我本以为,事情到此就是结束了。

一些消息断断续续经由前同事传到我耳中:

方文成搬出我的房子以后,住进了林月的出租房,据说是为了培养感情。

宝马 3 系也不开了,美名其曰「环保」。

至于工资……已经延后一周没发了。

方文成到处找项目,但不知道为什么,原来的合作商,找出了各种各样的借口终止了合作。

对此,我爸拒绝承认自己有在其中作梗。

啧啧啧。

男人呐。

22

那天,我正在同一个专柜、同一个 VIP 单间、同一个店长的陪同下看包。

没错,我又来了。

熟悉的声音又又又一次从外面传来:

「文成,哪有你这样的!

「彩礼要得那么急!

「现在连一个包都不给我买!

「之前韩雪可是一天换一个,背一个月都不重样的!

「怎么你给她花钱就那么大方!」

我翻了个白眼儿:

又不是他的钱,能不大方吗?

店长看起来仿佛要厥过去了,满脸都写着:

妈呀!怎么又是我!

就在她马上就要原地跑路的时候,被我一把揪住:

「今天的包我都要了!」

店长瞬间笑靥如花:

「我的演技您放心!」

23

当林月看到我出现时,整个人活像一只斗鸡。

她颐指气使地冲着店长指挥道:

「把你们店里最好的包都给我拿出来。

「还有,什么穷酸样都放进来吗?

「把她轰出去!」

店长用一种看傻子的眼光看她:

「又是你啊,几天不见,您怎么人还傻了呢?」

林月大声嚷道: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现在我才是方太太,她算个什么东西?!」

林月以为店长听完会诚惶诚恐地跟她道歉,没想道对方压根儿没理她。

她此时迷茫的小眼神,赤裸裸地昭示着:

方太太这个名头,怎么到她这就不好使了呢?

林月眼睁睁地看着店长对我点头哈腰,又信誓旦旦地承诺,一定会立刻把我买的 20 个包送到家里。

她眯着眼睛看向方文成:

「是不是你给她生活费了?!」

方文成之前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听见林月问他,下意识就说道:

「没有!你又乱想……」

说到后面,方文成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睛亮了一瞬间,目光炯炯地看向我。

不过我已经没有兴趣跟他们纠缠了,抬脚离开了。

谁料想,这两口子不愧是「贱人二人组」,居然一路追了出来。

林月一路小跑挡住我的去路:

「韩雪,明天就是我和方文成的婚礼。

「你一定要来参加啊!」

我犹豫再三。

林月以为我怕丢人,刚要冷嘲热讽几句,就听见我诚恳道:

「可以不随份子吗?」

林月没想到我居然犹豫的是这个,整个人都沉默了。

半晌,咬着牙说:

「只要你人来就好了!」

啧~为了当众羞辱我,也是蛮拼的!

不过,我当然要去~

我的人生三大爱好:

花钱、赚钱、看热闹。

当晚,我本想早早睡觉,第二天好去看热闹。

没想到,我居然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24

我抱着双臂看着对面的方文成。

他看起来邋遢了不少。

也是,毕竟为了省钱,连车都不开了。

想必西服也没钱干洗了吧。

我打了个哈欠:

「有话快说。」

方文成「扑通」一下,猛地跪在了我的面前。

好在我已经习惯他这个「一言不合就下跪」的行为了,并没有被吓到。

方文成流着眼泪恳求道:

「小雪,我知道你已经不可能原谅我了。

「但是,能不能看在过去的情分上。

「给我一点生活费?」

我促狭地笑了:

「你之前不是跟林月说,我生怕你断了我的生活费吗?

「而且我临走的时候,可是把公司账上的 20 万留下了,也算仁至义尽了吧?

「说到底,那可是我私人垫付的钱。」

方文成嗫嚅道:

「我用那些钱做了投资和股票,早就赔光了……

「我看你去年做股票都能赚几百万,我以为我也可以……」

我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牛逼!

「你觉得我能给你生活费吗?」

方文成抬起头,一脸疯狂道:

「如果你不给我,我就死在你这!

「我活不成,你也别想好过!」

无语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让你学得明明白白的。

最后,方文成带着 5 万块钱心满意足地走了。

我还给他画了个饼。

说明天参加婚礼,还会给他带 10 万。

等他走后,我将监控器里面的视频导出,发了出去。

吃过一次亏,还拿我当冤大头,那不是上赶着找死吗?

25

第二天,当我如约到达婚礼现场的时候,已经座无虚席。

公司所有员工基本都被迫前来参加婚礼。

见我来了,林月目中一亮,赶紧招呼我去前面坐。

当着所有人的面,她耀武扬威地挽着方文成的手,丝毫不顾对方面色铁青:

「韩雪,感谢你把超有钱的老公让给我。

「毕竟作为家庭妇女的你,也配不上方文成。

「虽然你今天穷得连份子钱都出不起,但还是欢迎你来喝喜酒。」

我一脸怜悯地看着她:

你「超有钱」的老公,昨天刚刚一哭二闹三上吊,求我给了他生活费。

我诚恳道:

「祝你俩锁死!」

林月噎了一下,似乎觉得这个祝福怪怪的,却又没毛病。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我就拍拍手:

「虽然我今天没带份子钱,但我还是给你准备了礼物哦。」

话音未落,大屏幕亮起。

众人的视线集中在屏幕上,随着播放,所有人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我与方文成两次对峙的全过程,展现在屏幕上:

「是那个林月自己勾引我!捏造了那些证据!

「哪怕离婚,你也得给我补偿!

「就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分上,别拆穿我……

「能不能看在过去的情分上,给我一点生活费?

「我用那些钱做了投资和股票,早就赔光了……

「我看你去年做股票都能赚几百万,我以为我也可以……

「如果你不给我,我就死在你这!」

方文成试图冲破重围,砸掉屏幕,被酒店工作人员尽职尽责地阻拦着。

他暴怒着大声说道:

「你们酒店收了我的钱的!居然听她指挥?」

酒店经理两手一摊,比他声音还大:

「没办法啊!韩氏集团刚刚收购了我们!

「现在韩小姐是我们的股东!」

现场先是一片寂静,随后喧哗声起:

「我听到了什么?是我想象的那个韩氏集团吗?」

「韩雪居然是韩氏集团的股东?」

「而且人家随便玩玩股票就能赚几百万?!」

「方总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凤凰男?装得跟钻石王老五似的!其实是个吃软饭的!」

「富婆姐姐!看看我!性别能不能不卡死?!」

在一片嘲讽的目光中,方文成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林月整个人都傻了,不敢相信地看看方文成,又看看我。

良久,她冲上去撕扯着方文成:

「骗子!把我家的彩礼还回来!」

在一片混乱中,我挥挥衣袖,转身离去。

我本想放方文成一马,但他不知死活,还上赶着敲诈我,我可不是泥捏的。

王律师带着警察与我擦身而过。

剩下的,就交给他们了。

26

后来,王律师断断续续给我八卦了后续。

方文成涉及拖欠工资、敲诈、骗取钱财,数罪并罚,直接进去蹲着了。

林月家出的彩礼,方文成已经用来炒股赔了个精光,肯定是赔不出来了。

公司直接原地解散。

不过有些同事,在我的安排下,进了韩氏集团。

当然,林月也来求过我,希望能进韩氏集团上班。

我挑眉笑着回答:

「想什么呢?方太太?

「反正你已经有经验了,不如试着找个真王老五?」

林月还真认真思索起来。

不过那就与我无关了。

爱情什么的,果然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还是搞钱要紧。

(全文完)备案号:YXX1DpBO0aETO6QePjDcPdPz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