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哪些让你终身难忘的女同学?

我们宿舍一共六个人,其中四个不是有钱就是长得漂亮,另一个室友被她们集体霸凌。

早上起床,她水杯里能看到各种泡沫,那是她们吐的口水。

她们会半夜把她从床上拽下来,拖到寝室外面,锁上门,让只穿内衣的她在门外待一整晚。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熬下来的,我想帮她,可我又害怕。

我怕她们连我一起欺负。

(一)

除了必要的社交,我会尽量和那四个人保持距离。

我知道,我和她们不是一路人,她们脸上精致的妆容、身上昂贵的衣服,都让我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卑和恐惧。

相比之下,我更愿意接近各方面似乎都更不如我的何小蕊。

如果不是另外四个女孩都格外明显地讨厌她,我想,我和她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在这所几乎没有人在好好念书的大专学校里,每天按时上课,按时完成作业,周末不是去兼职就是泡图书馆的何小蕊,就像是一个异类。

我知道那是因为她一门心思想要专升本。

这可能也是最初其他四个女孩排斥她的原因吧。

但最重要的原因是,何小蕊在刚开学不久,就把寝室另一个女生,温亚楠,给惹了。

跟小蕊唯唯诺诺的性格不同,亚楠像一团火。

但这团火带给人的不是温暖,而是灼烫。

她是个官二代,家里很有钱,大概从小就被惯到大,所以说话做事,总有种唯我独尊的大小姐脾气。

喜欢谁,不喜欢谁,从不掩饰。

也因为性格上的这种强势,虽然不是寝室长,却俨然成了这个寝室里的大姐头儿。

我记得国庆回来不久就是温亚楠的生日,寝室其他几个女生就张罗着,要凑钱请亚楠吃一顿好的。

只有小蕊借口推脱了。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她家里条件不太好,当时可能舍不得花钱吧。

温亚楠当时没说什么,但事后明显就开始针对小蕊。

她这种高贵的大小姐,不会在乎别人是怎么想的。

其他三个女生见风使舵,也跟着亚楠一起有意无意地孤立起小蕊。

甚至时不时地各种取笑她。

小蕊喜欢看《甄嬛传》,所以她们就当面叫她熹贵妃,私下喊她熹嬷嬷。

小蕊没有男朋友,所以她们动不动就嘲讽:「你的四郎怎么还不把你从冷宫捞出来?」

这里面,说话最难听的反倒不是温亚楠,而是郭莹莹。

她睡二号床,和四号床的刘玲玲是好朋友。

两个人都长得很漂亮,而且郭莹莹还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经常晚上在寝室搞直播。

网上跟人直播的时候,一口一个哥哥叫得可甜了。

但挖苦起小蕊,却格外难听。

我还记得有一次,是白天吧,小蕊在寝室背单词。

声音其实不大,但郭莹莹还是嫌吵到了她,就吐槽何小蕊说:

「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在学个什么劲儿,就这智商和相貌,考到本科又能怎么样,将来找到工作也没我一场直播赚得多。」

何小蕊听到郭莹莹的话后,一句话也没说,默默收起了单词本。

但我看到,她的眼睛有些微微泛红。

事后,我悄悄去安慰她。

她却告诉我:「丽丽,没事的,等我专升本离开这里,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那晚,一向话少的她罕见地跟我讲起她的高中。

她说自己高中时期成绩其实挺好的,只是高三那会儿,家里出了些事情,导致高考没发挥好。

当时家里又不愿意让她复读,才导致她来到这里。

她现在一门心思想通过专升本,重新去个好学校,这样将来才能靠自己出人头地。

「《甄嬛传》里怎么说的,别人如何轻贱你都不要紧,重要的是你别轻贱了自己。丽丽,我相信,越努力,越幸运!」

她看着我,十分认真地说道,眼里好像有光。

我忽然发现,何小蕊其实也是一个五官挺好看的女孩子。

如果去学一下化妆,甚至未必会输给郭莹莹她们。

对,小蕊!

你一定可以的!

你会考上心仪的大学,然后比温亚楠、郭莹莹她们都要优秀!

那时的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

就在我们考进这所专科学校的第一场期末考试中,小蕊居然因为作弊,被当场抓了。

而那四个人对她的霸凌,也是从这之后,不断升级。

(二)

对于我们这种专科学校,缺考、作弊都是家常便饭。

一场期末考,全年级少说也能抓到几十个作弊的。

但何小蕊的作弊,却在下学期一开学,就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

因为人们惊讶地发现,关于上学期期末考试的作弊通报里,居然没有何小蕊的名字。

与此同时,一张聊天截图开始在很多班级的微信群里疯传。

这个聊天截图掐头去尾地讲了一个事情:

知道吗?何小蕊为了能不被处分,让教务主任给睡了。

那学期,我比预定开学的时间晚了一天才到校。

刚进到我们那层寝室,就听到我们宿舍门口闹哄哄地在吵。

门口围了很多人,我挤进去,看到温亚楠正在用力拖拽何小蕊。

小蕊半个身子抱着宿舍床的护栏,两眼通红。

裤子已经被温亚楠硬生生拽了下去,样子十分狼狈。

郭莹莹和刘玲玲站在一旁不说话。

寝室长汪芳也没有阻拦的样子。

我扔下行李就跑上去问:「亚楠,你在干吗?」

温亚楠说:「丽丽,你不知道何小蕊做的事情?为了不被处分,她居然让教务主任那种老男人睡,真是太不要脸了,跟妓女有什么区别?我可不想让这么恶心的人继续住我们宿舍!我现在看到她都恶心!」

我说:「亚楠,那种谣言你怎么也信呢?」

一旁的郭莹莹冷笑道:「那你倒是说说,何小蕊的名字怎么不在作弊通报上?咱们可是亲眼看着她作弊被抓的。」

我急切地说道:「兴许,小蕊没作弊呢?那只是个误会,小蕊,你快解释一下啊。」

何小蕊抱着护栏,不说话,只有眼泪大颗大颗向下掉。

这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闷葫芦!

郭莹莹又冷嘲热讽道:「丽丽,你让她解释什么?讲讲她在床上怎么伺候那个老男人的?你们都不知道吧,我跟这小贱人可是高中同学,我听说,她高中就跟自己后爹睡过,哼哼,她可能就是好这口吧!」

「你闭嘴!」

小蕊忽然叫着抓起床上的枕头,朝着郭莹莹砸过去。

郭莹莹侧身闪过去,然后对温亚楠说:「亚楠,这贱人拿的可是你的枕头。你小心点啊,这女人这么爱乱搞,身上指不定有什么病呢。」

「啪!」

温亚楠忽然冲上去,一巴掌扇在何小蕊脸上。

「你这个骚货还敢扔我枕头!你搬不搬!搬不搬!」

小蕊的鼻血一下子被打了出来,她好像被打傻了一样,半天才喃喃地说道:

「我,我什么都没做,我不搬。」

温亚楠抬起手,又要继续打她。

周围围观的人里有人看不下去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宿管来了!」

我也急忙劝温亚楠算了。

温亚楠站起来,忽然一把抓住何小蕊的头发,将她整个人重重摔到了地上。

然后她朝着小蕊的肚子踹了一脚,说道:「你留下来吧,但你不会有好日子过!」

(三)

何小蕊最终并没搬走,没有哪个寝室愿意要她,她自己在校外肯定也租不起房子。

她继续住在我们 2406 宿舍。

而温亚楠她们,也开始了对小蕊几乎不间断的欺辱。

那些欺辱时至今天都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无比清晰,仿佛那些欺负,是我和小蕊一同经历的。

我还记得早上起床,

会在小蕊的水杯里看到各种泡沫。

那是温亚楠朝里面吐的口水。

我还记得郭莹莹、刘玲玲当着小蕊的面,把吃剩的外卖直接倒在小蕊的床上。

郭莹莹还边倒边说:「垃圾就该倒在垃圾待的地方。」

我还记得她们半夜忽然一起跳起来,把小蕊从床上拽下来,一路拖到寝室外面,然后锁上寝室门,让只穿着内衣的小蕊在门外待了整整一晚。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熬下来的,我试图帮她,试图劝亚楠她们算了,可我又害怕。

我害怕她们会连我一起欺负。

我试过悄悄告诉班主任。

可你们知道的,我们这种垃圾大专学校的班主任,根本不管事情。

她完全就是一个和稀泥的态度。

是啊,一个网红,一个官二代,还有寝室长汪芳,据说校领导是她的亲戚。

这么一群人,班主任怎么愿意去得罪呢?

就这样,大概过了两个月吧。

我记得那是四月份第二个礼拜的周六。

那天,是何小蕊的生日。

就在那周的周五,温亚楠忽然说,自己因为一个没来由的谣言就欺负了小蕊这么久,很不对。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周六小蕊生日那天,请她吃个饭,就当是赔不是了。

但何小蕊当时无动于衷。

我也不相信温亚楠她们会忽然良心发现,便尴尬地说,这周末我还有事情,就不去了。

我不想看她们欺负小蕊的样子。

那个周末,我回了家,等周日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寝室里只有何小蕊一个人。

她蜷缩着身子在自己的床上,脸色苍白,身旁放着她的手机,手机里正在播放《甄嬛传》。

我知道,她一定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可我不敢问。

我在自己桌子前打开电脑,无所事事地耗了一阵子,在快熄灯的时候爬回自己的床玩手机。

我和何小蕊的床都在上铺,熄灯之后,那几个人还没有回来。

我玩着手机,不知不觉睡着了。

大概到了半夜,忽然感到有人压在我身上。

我一睁眼,发现居然是何小蕊。

她怔怔地看着我。

我被她盯得,没来由地有些害怕,便问她:「小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小蕊看着我,说出了一句让我莫名其妙的话。

她说:「丽儿,怎么说话呢?本宫乃大清熹贵妃,钮祜禄氏!」

她在说什么?

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我迟疑地问:「小蕊,你还好吗?」

何小蕊不说话,只是看着我。

我后背出了一些冷汗,想要起床,却被她一把按住。

她轻轻说:「丽儿,别怕。」

她的脸凑得离我很近,借着外面的灯光,我能看到她脸上的神情。

那是她,但好像,又不是她。

她就像是被什么附身了一样,好像变了一个人,眉宇间,有一种我之前从没在她身上看到过的气质。

那是一种让我莫名感到强大的气质。

于是我好像真的不感到害怕了。

而接下来,她用一种我完全陌生的口吻,一字一句地说道:

「听着,本宫要对那些贱婢子们,复仇了!」

(四)

第二天是周一。

寝室长汪芳是早上回来的。

她回来的时候,小蕊还在睡觉,我已经醒了。

她轻声问我:「小蕊,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汪芳支支吾吾地说道:「亚楠,亚楠她们对小蕊做的,确实太过分了。」

我想知道小蕊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汪芳却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温亚楠则和郭莹莹、刘玲玲一起,到中午才回到宿舍。

小蕊已经醒了,她就像没事一样,正在自己的位子上高声背着英文单词。

温亚楠走过去拍了拍何小蕊的肩膀,说:「熹贵妃,周六玩得爽吗?」

我能感觉,那个「爽」字故意被温亚楠说得很重。

与此同时,小蕊的肩膀好像轻轻颤动了一下。

「亚楠,你们……你们周末带小蕊去做什么了?」我问道。

温亚楠没说话,反倒是刘玲玲嬉皮笑脸地说道:

「能有什么呀,唱歌,喝酒,蹦迪,就我们平时玩的那些嘛,带小蕊去开开眼。」

我看向小蕊,只见小蕊忽然转过头,脸上带着笑:「那我真得好好谢谢几位姐姐。」

她话音刚落,温亚楠她们就开始哈哈大笑。

温亚楠边笑边说:「这小贱人是不是被玩疯了?」

小蕊忽然站起来,走到几个人面前,语气轻蔑地说道:

「姐姐们,可慢点笑,这下巴都是刚做的吧,经不起这么折腾。」

还在笑的几个人忽然一愣。

温亚楠骂道:「何小蕊,你哪来的胆子顶我们嘴?」

何小蕊笑道:「我当然没胆子顶你的嘴,你那嘴可有别的用处。」

温亚楠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她气得就要上去动手打人,被一旁的汪芳一把拉住:

「昨天你做得已经够过分了,让她逞逞口舌之快怎么了。」

何小蕊冲着汪芳一笑,然后看了一眼好像正准备开口说话的郭莹莹:

「听说你的榜一大哥正满世界找你追债呢,别回头砍死你的时候,误伤了其他几位姐姐。」

还没等郭莹莹有所反应,小蕊就直接出了寝室门。

留下几个人错愕地杵在原地。

那之后,小蕊似乎真的变了一个人。

她把自己当成了熹贵妃,举手投足都像是一个从清宫剧里穿越来的娘娘。

对温亚楠她们言语上的挑衅也不再忍让,而是次次都用半文不白的话顶回去。

开始,温亚楠她们还会嘲讽小蕊的变化。

但后来,她们似乎也意识到,小蕊不是在装,她是真的有些不对劲。

这个女孩,难道真的因为她们而疯了?

我看得出,她们对小蕊的变化有所忌惮。

一方面,她们也害怕看起来像疯了的小蕊做出什么事情来。

另一方面,小蕊的气场真的比之前看起来强了不少。

所以,温亚楠她们开始有意无意地避免和她再起冲突。

这也让我更担心,小蕊那晚经历了什么。

可除了自称是熹贵妃,小蕊其他方面又好像一切正常。

该上课上课,该学习学习。

而且,当温亚楠她们都不在寝室的时候,小蕊还会冲我眨眨眼:「丽儿,你就等着看热闹吧。」

我想起小蕊那晚对我说的话。

她要复仇了。

可她准备做什么?

她好像只是趁其他人不在的时候,给温亚楠买的那些名牌包和衣服拍拍照。

这算是什么复仇?

我应该担心她,可她身上所展现出的气质,又让我觉得我好像不必替她操心。

她仿佛真的就是那个运筹帷幄的甄嬛,只等着忽然有一天,让所有看不起她,轻视她的人付出代价。

而那一天,也真的来了。

就在三个月后,温亚楠出事了。

(五)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7 月 2 日,放暑假的前一周。

整个学校忽然炸了。

因为一个人被骂上了微博热搜。

这个人,就是温亚楠。

她的微博被扒了出来。

在她的微博里,温亚楠肆无忌惮地炫着富。

吃过的高级料理,买过的名牌包包,用过的高档化妆品,配上各种夸张的炫富文案。

她总是在微博里暗示自己不过是一个大专生,却好像已经拥有了其他女孩子一辈子也得不到的东西。

最要命的是,她还总不忘感谢自己有个当官的好爸爸。

而事件的导火索,是她转发的一条热点新闻。

在这关于女孩被拐到大山的新闻里,温亚楠高高在上地说,为什么会被拐,难道不得怪自己太笨了吗?女孩子还是得生得好,像她这种家庭的人,一辈子也不用担心遇上这种事。

这条评论,以及她之前各种炫富的微博,最终引来了网友们潮水般的愤怒。

于是,温亚楠很快被人肉了。

网友们先是扒出了温亚楠的父亲,这才发现她这个当官的老爹,不过是个小地方的局长,而且早在三月前就因为贪污被抓了。

还有号称是温亚楠父亲同事的人跳出来说,温亚楠的妈妈在她老爸被抓后,为了维持自己之前体面的生活,还恬不知耻地当起了小三。

又有人发现,原来温亚楠这几个月晒的名牌包,其实都是 A 货。

老爸被抓,再也没钱买名牌包的官二代,宁愿买些 A 货也要在网上装名媛。

从愤怒到嘲讽,名媛婊成了温亚楠的新称呼,在微博热搜上挂了整整一天。

寝室里的温亚楠歇斯底里。

她哭喊着说那根本不是她的微博,明显是有人盗用了她的微信朋友圈里的照片注册的假号。

可那都没用,照片是她本人,发的衣服包包也都是她的,她说不是她的微博,又有谁信呢。

而且,是不是她的微博好像也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大家发现温亚楠的父亲原来已经被抓了,温亚楠的母亲还在父亲被抓后跑去当别人的小三。

她再也不是大家眼里,那个能一呼百应的大小姐了。

她的新称呼,是名媛婊。

温亚楠在寝室痛哭流涕了一阵子。

她抬起头,求助般地看向平时围着她转的几个人。

但没有一个理她。

这时,她看到何小蕊正冷冷地盯着她。

温亚楠忽然一把扑向小蕊,大喊着:「是不是你这个贱人干的!」

我没想到小蕊接下来,居然一巴掌重重打在了温亚楠的脸上。

温亚楠显然被打蒙了。

然后,小蕊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父身为朝廷命官,贪赃枉法,按大清律法,妻子财产皆当籍没入官,永世为奴。现在,你就是我们当中最贱的。」

在这个学校的最后几天,温亚楠就像是一个过街老鼠。

她走在楼梯上,有人从上面朝她吐口水。

她去食堂,有人故意把汤水洒到她身上。

就连之前对她亲切有加的辅导员,也变得对她爱答不理。

这个学校里,普通人终归还是占了大多数。

他们中的不少人趁着这个机会,把对富人的仇恨,狠狠报复到了温亚楠的身上。

再开学时,温亚楠没有出现。

她的妈妈来为她办了退学。

一年前开学的时候,我曾经看过温亚楠的母亲,是个保养很好,外表看起来可能只有三十多岁的女人。

但那天,她来给温亚楠办退学的时候,却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

我拉着行李上宿舍楼的时候,碰到了小蕊。

我悄悄问她:「那个微博账号,是你给亚楠注册的吗?」

小蕊没回答,只是笑着说道:「丽儿,这还有几个贱人没收拾呢。」

她随即又贴在我耳边轻轻说道:

「但这一次,需要你帮我。」

(六)

何小蕊下一个要对付的人,是郭莹莹和她的好闺蜜刘玲玲。

郭莹莹和小蕊是高中时期的同学,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一上来就和小蕊这么不对付。

在温亚楠表示了对小蕊的不满后,郭莹莹几乎第一时间跟着温亚楠站队。

在小蕊靠睡教导主任免于通报处分的谣言出现后,郭莹莹则满学校添油加醋地讲述着,小蕊高中是怎么被她后爹睡的事情。

除此之外,她和刘玲玲也是在寝室里,对小蕊人身攻击最多的两个人。

两个人就像说相声一样,每天睡前都要挖苦一阵子小蕊才罢休。

温亚楠退学不久,

一天晚上,刘玲玲忽然拉着郭莹莹的手,气冲冲地跑进宿舍,冲着小蕊就要打她。

我和汪芳拉开刘玲玲,问她怎么了。

刘玲玲掏出手机,打开她和男朋友的聊天记录,气急败坏地说:

「何小蕊真是个下三滥啊,居然去勾引我男朋友!」

我忙去看聊天内容,原来是刘玲玲的男朋友问,何小蕊是不是刘玲玲的室友,她不知道从哪里加了他的微信,还跟他表白了。

郭莹莹冷嘲热讽道:「何小蕊,你这下三滥也太自不量力了吧,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你这种白给都不要的贱货,是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能撬动玲玲那种高富帅男友?」

刘玲玲收起手机,愤愤地对小蕊说道:「死贱人你看看,我男朋友第一时间就把你这下三滥的事情告诉了我。你这臭婊子,烂货,真是……气死我了!」

何小蕊面不改色地说道:「 那我跟你赌一下,你那小白脸会不会跟你分手,转头来找本宫?」

别说是刘玲玲、郭莹莹、汪芳她们,就连我听了也感觉不可思议。

我知道,和我相比,小蕊其实算五官长得还不错的人,只是她没有钱去化妆。

但和郭莹莹和刘玲玲比,小蕊根本没有一点竞争优势。

她这是要干吗?

刘玲玲气得跺了下脚,她转身抓住郭莹莹说道:

「小莹,你看看,这死贱人哪来的脸啊,她哪来的脸啊!」

郭莹莹瞪着何小蕊说道:「亚楠退学,你就觉得没人收拾你了是吗?我告诉你,你照样是这个寝室里的烂货一个!别忘了,我们手里还留着你花枝乱颤的视频。」

何小蕊笑道:「你发去呗,你们要是不怕被抓,尽管满世界去宣传。而且你们可千万别删了,那都是你们的犯罪证据!反正我早就是烂货一个,用我这一文不值的名誉换你们吃几年牢饭,我赚得很。」

郭莹莹气道:「何小蕊,咱们走着瞧!」

何小蕊说:「那玲玲姐,咱可说好了,半个月后,你男朋友要是变我男朋友,你赌什么?」

刘玲玲气得又要动手打小蕊,小蕊忽然猛地站起来,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美工刀。

她拿着美工刀,脸色凝重地指着刘玲玲。

郭莹莹忙拉住刘玲玲,说道:「玲玲,她是疯子,你忘了吗,这人脑子有问题,咱们别跟她一般见识。」

何小蕊收起美工刀,冷笑着对刘玲玲和郭莹莹说道:「好姐姐,这嘴要是说不出人话,不如就打烂了。」

刘玲玲气愤地说道:「好啊,你这贱人要是能撬动我男朋友,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七)

一个月后,一张照片被摆在了刘玲玲和郭莹莹面前。

照片是我拍的,照片的内容,是何小蕊与刘玲玲男友手牵手进了一家宾馆。

刘玲玲看着照片,脸色先是铁青,随后双眼开始泛红。

何小蕊就像一个胜利者一般,看着刘玲玲把照片拍下来发给男朋友,然后手忙脚乱地给对方打去电话。

电话通了,刘玲玲哽咽着问自己的男朋友到底是怎么回事。

电话那头,刘玲玲的男朋友支支吾吾地说,一周前,他确实和何小蕊去开了房。

还没等刘玲玲的男朋友说完,刘玲玲就按掉电话,接着嚎啕大哭。

边哭边说自己男朋友瞎了眼,自己也瞎了眼。

郭莹莹愤愤地问:「何小蕊,你给玲玲的男朋友灌了什么迷魂汤!」

何小蕊一脸满不在乎地说道:「莹姐姐,你天天在网上给一群男人开直播,还不懂他们吗?我只是跟玲姐姐的小白脸说,他完全不用对我负责,这个男人就傻傻地上钩了。」

郭莹莹冷冷地说:「你还真是拼,为了报复我们,连自己都搭进去,这又是何必呢?玲玲的男朋友也只是玩玩你,说不定他俩过段时间就会重归于好!」

何小蕊没搭理她,只是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将它摆在刘玲玲和郭莹莹的面前。

我知道,这场复仇的高潮要来了。

刚刚还表情轻蔑的郭莹莹看到这张单子后,脸一下白了。

而刘玲玲看到这张单子,则「哇」的一声叫了出来!

那是一张化验单,一张显示在一个月前做的,艾滋病化验单。

何小蕊,20 岁,艾滋病阳性。

何小蕊把这张化验单摊开在刘玲玲面前,笑着说:

「你男朋友,好像不喜欢带套啊。一带三,这才是我的目的!」

(八)

化验单是我用网上的图,帮小蕊 P 的。

但此刻,无论是刘玲玲还是郭莹莹,似乎都把这张化验单当真了。

何小蕊说,郭莹莹,你和刘玲玲的男朋友,其实早就有一腿了吧,建议你俩都赶紧去查查。

小蕊话音刚落,刘玲玲就忽然跪在地上,扯着自己的头发大哭起来。

郭莹莹则颤抖地往后退了一步,她带着哭腔问一旁的汪芳:「芳……芳,这附近,最,最近的医院在哪里?」

刘玲玲听到这话,转过头看向郭莹莹,那种愤恨与绝望交织的眼神,我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郭莹莹,郭莹莹,你真的和我男朋友有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然后她忽然站起来,跑到阳台上,指着郭莹莹和何小蕊大吼:「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郭莹莹没有搭理她,她手忙脚乱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包,就要打车去医院。

小蕊嘲讽道:「没用的,艾滋病有一个月的潜伏期,你现在什么也查不出来。」

郭莹莹的双眼此刻布满恐惧,她颤抖地说:「你好狠啊,何小蕊,你真的好狠啊。」

小蕊说道:「我本就是无情无义之人。」

此时,阳台上忽然传来刘玲玲一声痛苦的大叫。

然后,就看她从阳台上直接翻身跳了下去。

我吓得就要跟汪芳一起冲向阳台,小蕊却一把揽住我:「二楼,摔不死的。」

然后她冷冷地说道:「贱人,是矫情。」

因为是临近冬天的原因,刘玲玲衣服穿得多,基本没怎么伤着。

但她的歇斯底里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包括学校的保安、老师全都跑了过来。

小蕊气定神闲地跟大家讲了一下事情经过,然后说,我只是骗她们玩的。

在郭莹莹的坚持下,何小蕊还是被带去医院做了检测,结果确实一点事情都没有。

我早就知道这一切了,我还知道刘玲玲的男朋友,上礼拜虽然跟何小蕊一起去开了房,但是进门之后不久,就被小蕊一杯迷药灌晕了,光着身子在床上睡了一晚上。

这个男人一觉睡醒,看着身旁的小蕊,居然还以为是自己喝多了。

学校不想节外生枝,努力想将这个事情压下去,但郭莹莹作为网红出轨自己好朋友的事情,还是跟着何小蕊的这场惊世骇俗的报复一起传了出去。

郭莹莹的账号开始不断被网暴。

而刘玲玲也和自己男朋友分手后患上了抑郁症。

比起何小蕊,她似乎更恨郭莹莹。

终于有一天,两人在寝室里大打出手,刘玲玲用剪刀划破了郭莹莹的脸,两人最终也双双退学。

小蕊这一系列复仇反杀,让我忍不住相信,她或许真的是被甄嬛附体了。

经过这些事件后,汪芳也被吓傻了。

她对小蕊完全换了一个态度,加上此刻寝室只剩下我们三个人,汪芳反倒成了那个会被孤立的人,她开始拼命巴结我们,在寝室里卑微得不行。

那之后的事情,我好像都记不得了。

我只记得几个月后,小蕊通过了专升本的考试,并顺利考进了心仪的大学。

她考的是哪所大学,我怎么好像完全记不起来了。

而且从那以后,小蕊就再也没有和我们中的任何人联系过。

她,就像是从我们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了。

就连班里其他同学,都好像把她给忘了。

(九)

毕业后,我进了一家私企,因为对爱情不抱什么期待,所以一门心思地拼事业,反倒几年后小有成就。

今天是我们毕业五周年的日子,我想起了 2406 宿舍的这些老同学们,于是打电话把她们叫到了我家,想要叙叙旧。

除了小蕊,其他四个人都在我的邀请名单里。

也幸亏我混得还不错,她们都赏脸来了。

为了迎接这次重聚,我在家里炒了一桌子菜。

郭莹莹和刘玲玲好像更漂亮了。

汪芳靠关系留在学校当了一名辅导员,而亚楠也进了一家外企。

我举起酒杯,恭维着她们如今的成就,也聊起没有到场的小蕊。

我眉飞色舞地讲起小蕊那一年是怎么一个个戏弄了她们,还问她们,你们说,小蕊怎么会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厉害啊?哈哈哈哈。

她们都不说话,反而面色沉重地看着我。

良久,寝室长汪芳开口了。

她说:「丽丽,你,你在胡说什么啊。小蕊,她都死了这么久了。」

死了?

小蕊死了?开什么玩笑!

我端起酒杯,冲着汪芳说:「芳芳,你是不是心里还在记恨小蕊?你怎么咒人家死呢?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当初小蕊就是因为帮你作弊才被抓的吧。」

汪芳看着我,夹菜的手有些抖。

我更来劲了,接着说道:「小蕊供出了你,你们俩属于共犯,但因为教导主任就是你亲戚,所以你和小蕊就干脆都没在那个作弊的通报上。」

汪芳不说话。

温亚楠却忽然一拍桌子,喊道:「丽丽,你发什么酒疯,小蕊都死了八年了!她当着你的面自杀的,你这都忘了?」

我猛地站起来,抓住温亚楠的衣领说道:「小蕊,小蕊当着我的面自杀的??」

郭莹莹说:「对,对啊,小蕊,不是当着你的面,自杀的吗?就在我们……给她拍了裸照的那个周末。」

你们,你们给小蕊拍了裸照?

你们这帮贱人!你们还对小蕊做了什么!

我一把摔掉手里的酒杯,刚想发飙,却忽然看到郭莹莹的脸。

那道原本应该存在的被剪刀深深划破的伤,居然不见了。

对了,刘玲玲和她的高富帅男友也没有分手,她刚刚还说,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了。

还有亚楠,亚楠也好好的。

她好像前面说,她是从美国留学回来才进了那家外企。

她们都好好的,都好好地毕业了。

没毕业的,好像只有小蕊。

那个遥远的记忆开始在我脑海中苏醒。

那天晚上,那个女孩摇醒了我,没有说自己变成了甄嬛,而是用一把美工刀,当着我的面,自杀了。

我被吓坏了,从此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

最后,我甚至为此休学了半年。

可等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却发现那群害死小蕊的罪魁祸首,还好好地上着她们的学。

她们怎么没有被惩罚啊!

她们怎么可以不被惩罚!

小蕊就是因为她们才死的啊!

自责和恐惧牢牢捆住了我,她们应该被狠狠报复才对啊!

所以,我在脑海里编织了小蕊复仇的故事。

这么多年,我一直活在这样虚假的记忆里,欺骗自己。

我狠狠拍打着脑袋,哽咽着指着她们说:「你们,你们都有罪!」

温亚楠大喊道:「够了,你发什么疯,你别忘了,当初说小蕊睡了教务主任的人是谁!」

是啊,我还在继续骗自己。

有罪的不只是她们,还有我!

那个刚开学就被温亚楠带头孤立的人是我啊。

那个喜欢看《甄嬛传》,被她们背地里叫熹嬷嬷的人也是我啊。

那个杯子里被吐口水,床上被倒上剩饭的人,都是我啊!

要不是何小蕊,我会一直被她们欺负到毕业吧。

所以,所以……

是我编了那个谣言,那个何小蕊被教务主任睡了的谣言。

我想起那个晚上,小蕊被她们拍了裸照的晚上。

那晚,何小蕊叫醒睡着的我。

她对我说的话,其实是:

「我让教务处主任睡了的谣言,是你传的吧。」

「是我传的,我觉得这样子,她们以后就会只欺负你了。」

「这样啊……」何小蕊笑着,在我面前,用美工刀划开了自己的喉咙。

我擦了一把眼泪,举起酒杯,站起来说道:「何小蕊死了,我们都有罪,我们都该偿命!」

她们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想站起来,却发现身体已经动不了了。

酒里,其实早就被我下了安眠药,马上,她们就会沉沉地睡过去。

我关上门窗,打开煤气,安静地等待着这些气体充斥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然后,划开了一根火柴。

小蕊,对不起。

小蕊,我们都来给你偿命了。

(完)备案号:YXA1lRBz0z3TYDZ58AzCM1Mb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