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如何以“穿越后我隐世了十年,才发现剧情已经大结局很久了”为开头写一篇小说

穿越后我隐世了十年,再出来时剧情已经大结局很久了。

「我找了你十年,终于找到你了。」

01

我穿越进正在追的一本末世文里。

穿啥不好,偏偏是末世文。

生存难度 MAX。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穿越到了末世开始的半年前,

而且我的身份只不过是文中没有出现过的背景板,无足轻重的存在。

无父无母,有房有车。

当即我就决定将工作辞了,抵押一切资产,到处借贷,反正末世一来钱就不值钱了。

现在不花,还等到什么时候。

筹备物资,找寻能在末世生存的根据地,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最终还是让我找到了一个极佳的地点。

一个正在开发中的度假小岛。

我大手一挥直接租下。

理由是想要独自一人享受假期。

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奢侈。

物资的转移我没经他人之手,毕竟怀璧其罪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自学了开船的技巧就这么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来回穿梭。

也不是没被人怀疑过我的行为,但我并没有解释什么。

在书中写过末世来临之后,大海变成极为恐怖的存在,没有人能自由地在海上航行。

海底生存的怪物,远比陆地上的丧尸伤害力大得多。

我只要在末世之前上岛就可以避免了。

哪怕别人知道这里有数不尽的宝藏,也没人能上岛来。

同样的,我也不可能从岛上离开。

这一住就是一辈子,自然是要小心规划。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谨慎的性格让我提前了上岛的时间。

就在我一身轻松地准备登船时,我见到了那个人。

这个世界的男主角,同时也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受难者。

02

他是重生的,比我迟了五个多月。

就在这仅剩的几个星期内,他不得不忙前忙后为未来做准备。

他在末世开始后没多久就重生了,所以没有什么剧情上面的优势。

一开始他只是想着拯救上一世枉死的父母和妹妹。

但一个人的能力越大,责任就越重。

原文本就是一篇无 cp 大男主文。

作为本书唯一主角的他肩负起了七号幸存者基地全部人员生存的希望。

其中的艰辛酸苦只有他一人知晓。

当然这不包括作为读者的我。

想着那些阅读着文字,为其中人物哭哭笑笑的日日夜夜。

放在大衣口袋中的钥匙硌得我有点难受。

下定决心,我坚定地朝着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走去。

他正跟船主吵着什么,我知道他是想借船运输物资,价格却没谈拢。

船主狮子大开口让他一个还没适应正常生活的末世人手痒痒。

胳膊上的青筋暴起,看得出为了控制自己他还是很努力的。

「就用我的船吧,你会开的,对吗?」

手中的钥匙抛出,滑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他的反应很迅速,在钥匙下落之前就抬手接住了。

「船在那边,上面写着『海王号』的那个。」

说完优雅地转身离开,不留功与名。

「这位小姐等一下,我们还没谈价钱呢。」

他一个箭步赶上来,大手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劲还挺大。

说起来他不愧是男主,不仅长得一表人才,身材也是一等一的。

而且作为火系的异能者,体温也相对偏高。

我轻轻推开他的手掌,摆脱了控制:

「不用给了,姐不缺钱。」

听到这话他明显一愣,转而说道:「我叫秦卿,可能你会觉得我在骗人,但以后…..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有需要,我都会全力帮助你的。」

秦卿一脸坚毅。

我又怎么会不信呢,我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了。

「好啊,到时候一定麻烦你。」

虽然以后都不会有机会见面了。

「对了,这个也送给你吧,算是感谢你的许诺。」

是另一把钥匙,上面还贴了一个小条「10-203」。

是旁边仓库的钥匙。

那个仓库里装的是我还没来得及带上岛的物资。

对于现在的男主来说是最急需的。

我这也算是为人类的未来做出贡献了吧。

秦卿再抬头时,我已经走远了。

自然也没听到他的喃喃自语:「我还没来得及问她的名字。」

03

一个人在岛上的生活是如此地惬意。

蓝天、白云,看似风平浪静的海面。

我开了一个椰子,悠闲地躺在沙滩椅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就是末日开启的那一天。

无法完成基因序列升级的人们一个一个变成了丧尸,活下来的人们则进化出了异能。

但还没等异能者们开心多长时间,平日里不声不响的动物们也开始了异变。

人类可以生存的空间再次被压缩。

人类社会长久以来建立的秩序逐渐崩塌,烧杀抢掠屡见不鲜。

但陆地上的骚乱已经与我无关了。

只不过我还是会时不时回想起见到男主的那一天。

他的命运是被别人书写好的史诗,

并不是我一个小小的穿越者能改变的。

04

末世的第二天,我毫无缘由地发烧了。

这是进化的象征。

熬过去就是异能者,熬不过去就会变成没有思考能力的丧尸。

如果变成丧尸那我这一岛上的东西不就浪费了嘛。

烧糊涂的脑袋无法支持我想更多的事。

也不知睡了多久,脑袋是昏昏沉沉的刺痛。

看来我是闯过那最难的一关了。

我还挺好奇的,我一个小炮灰能获得什么样的异能呢。

像是中二少女一样,抬起自己的手掌,意念集中。

然而啥事也没发生。

emmm……

好吧,我也不是那么期待了。

岛上的日子该怎样过就怎样过。

直到有一天,我在仓库里找薯片的时候,异能却成功运作了。

我手中那袋酸奶味的薯片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难道我是那末世必备、万中无一的空间系异能者吗?

我又拿起一袋,用力,憋气。

除了脸涨得通红,啥也没有发生。

是使用的方法不对嘛?

我回想了一下之前成功的经验。

那时我正神游天外,想着外界的剧情发展大概到了男主秦卿进入七号幸存者基地了吧。

「嘭」,手上的物品再次消失。

嗯?!

随手拿过一盒酸奶:「秦卿」。

意料之中地消失了。

好吧,我知道我的异能是什么了。

「隔空传送」,只要想着对方就能把手上的物品传送给他。

05

秦卿带着队友和妹妹灰尘扑扑地来到目的地——七号幸存者基地。

一路上他们遇到了丧尸的围攻,其他幸存者团队的抢劫,变异兽类的突袭。

没有一天能安心休息的。

看着高高的围墙,一行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秦队长,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秦妹妹就跟我一起睡吧。」

队里唯二的女队员出声道。

「嗯,那就麻烦你了。」

连日来的劳累让他开口都觉得费劲。

进入基地,在经过全身检查后,他们被分配到一间只有三个房间的公寓内。

小队七个人有点分不过来,秦卿主动要求去睡客厅。

这样正好女孩子们一间,剩下的两人一间,各自歇息去了。

躺在硬沙发上,秦卿却有点睡不着了。

只是闭着眼睛假寐。

异能对身体的优化是很显著的。

最直观的就是五感变得敏锐。

哪怕是闭着眼对外界的感知也没有丝毫减弱。

这也大大增加了在末世中生存的概率。

所以当不明物体朝他坠来的时候,下意识地就用手一抓。

薯片袋子应声破裂。

薯片屑弄了一头一脸。

就在他疑惑不已的时候,又一袋薯片凭空出现。

抬头望向天花板,也没有漏洞啊。

还没理清思路,一盒酸奶正中头顶。

这难道是什么神明跟他开的一个玩笑?

紧接着一张纸片打着卷地飘落。

06

「姐不缺物资,送你点,放心用。」

我怕男主疑心不敢用,还特地传了一张小纸条。

这下应该可以了吧。

做了好事还不留名。

我哼着小曲儿回房间吃夜宵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时不时传一点东西过去,比如早上母鸡刚下的蛋,菜地里刚采的西红柿等。

全都选在晚上八九点左右,毕竟白天男主还要出去打丧尸呢。

也不是谁都和我一样地闲。

倒是能用异能后,我种地的积极性比之前要大多了。

有人可以分享自己收获的喜悦让我每天都充满动力。

07

秦小队的队员们明显感觉到队长的变化,

主要表现在下班很积极。

进入基地的人们都需要用劳动换取点数,用点数换取在基地里生活的天数。

这对于秦小队的人来说并不困难。

他们是一支纯异能者组成的小队,就连最弱小的秦妹妹都是治愈型的异能者。

完全可以靠杀丧尸采晶核的方式获得大量的点数,吃喝不愁。

但以队长那种认真严谨的性格,难道不该天天泡在丧尸堆里提升实力吗?

在又一次队长提出要先离开后。

其余几个人开起了小会。

「你们说队长这几天是不是不太对劲?」

「哥哥绝对有问题。」

作为在场最了解他的秦莓郑重道。

「该不会是恋爱了吧?」

队员一号瞥了一眼旁边的女队员。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女队员摇头摆手连连否认。

「而且他最近在厕所里待的时间也增加了。」

队员二号举报道。

「难道是…..」

「不会吧……」

「有可能…….」

几人相视一眼,默默点头。

「算啦,反正我们现在有地方住,伙食也变好了,就不要纠结队长的小问题了吧。」

坐在厕所里等待今日份空投的秦卿打了一个喷嚏。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外面的人在怎样编排他。

08

空投的人到底是谁?

她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这都不是秦卿需要考虑的问题。

他早就猜到那人的身份。

太好认了,说话措辞的风格都没有变。

没想到到了末世还在接受那个女孩的帮助。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将女孩的事告知众人。

他也不是那种会私藏物资,自私的人。

而且这样拿出那些东西的时候也不需要再绞尽脑汁找借口了。

但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理在作怪。

他隐瞒了下来,为此还改变了他一贯的作息规划。

猜测今天会收到什么样的东西,成了他在末世中唯一的乐趣。

但是今天好像比往常要晚了一些。

其余的队员们交接完任务也都回来了。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队员一号焦急的催门声:

「队长,你好了没?我快忍不住了。」

没办法,秦卿只好先起身。

今天是没有了吗?

难道她忘记了?

还是不想再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

秦卿心里闪过一丝失落。

「啵~」

熟悉的传送音响起。

是一本封面粉嫩花俏的小说——《霸道总裁爱上带球跑的我》。

书中还夹着一张纸,少女圆润可爱的字迹跃然纸上:

「这本书太有意思了,一不小心就看忘了时间,送给你一同欣赏。」

「队长,我都快急死了,你竟然还有闲工夫在厕所里看书!

「你不知道边看手机边上厕所会……看书也一样啊。」

总算心满意足的秦卿并没有理会队员一号的碎碎念。

09

末世生活的第一年还是很享受的。

我在岛上存了后半辈子都读不完的书。

过上了一边看书闲云野鹤,一边悠然种田养鸡的日子。

说起来我还送了男主不少书来着,都是看过的,还附上读书笔记。

看着墙壁上刻印的记录日期的痕迹,

再把我穿书之后凭记忆编写的原文笔记翻出来看看。

全文有两千多章,细枝末节的事有点记不清了,但几个大事件还是印象深刻。

大概就在这几天,七号幸存者基地将会迎来第一次的丧尸潮,

是由一个进化丧尸带领的丧尸军团。

书中描述过进化丧尸在攻打基地前有一段虚弱的时间,

是杀它最好的时机!

我连忙从床上爬起来。

从笔记本上撕下一页纸,举笔犹豫好久,却不知该不该告诉男主。

送物资的行为还可以解释,这种类似于先知的情况又如何能取得对方的信任呢?

如果他质问我明明能预知未来,却没有告诉他人让全人类提前做好准备该怎么办?

要不还是不写了吧。

反正作为本书的主角,秦卿总是能化险为夷。

如果因为我的蝴蝶效应而影响剧情的发展就不好了。

可是我也无法完全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挠头苦思。

写了一张又一张的纸条,

又全都揉成球扔了一地。

在穿书前我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我无法救下所有的人。

更进一步说,我就是一个胆小鬼。

只考虑自己,也只想考虑自己。

所以无情地抛弃了大陆上所有的人,一个人躲在岛上偷生。

但秦卿不一样。

作者把他描写成了一个完美的圣人。

没有私欲,一生都在为全人类的幸福而努力。

所有人都敬他爱他,他也值得。

当然也包括作为读者的我。

10

「队长,我们还要走多久啊?」

被露水打湿衣衫的女队员忍不住开口,打断了沉默。

凌晨时分,秦卿突然召集所有人。

也没多说什么,就带着队员们急驶出了基地。

到达郊区的一个牧场时,又改为下车步行。

牧场早已荒废,野草都长到人的半腰了。

秦卿抬步跨过一处沟壑,抬眼望去,看到那标志性的建筑时,立马回头打手势。

全员停下脚步,集体警戒起来。

霎时,每个人瞳孔紧缩,汗毛直立。

异能者的直觉告诉他们,前方有一个十分危险的怪物正在孕育中。

它忠实的部下会将一切干扰者消除殆尽。

「有人告诉我,在这附近孕育着一只进化丧尸,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但保险起见我还是来了。」

秦卿一脸严肃地环视众人,

「现在即便我不说,你们应该也有所感觉了吧。

「这里离七号幸存者基地十分近,不能放任它进一步成长,必须把危险扼杀在萌芽中。

「这次的任务必定艰辛,是留是走由你们自己决定。」

众人皆是面面相觑。

「队长,你也太看不起我们了吧。」

「就是,就是。」

「我们小队可是精英中的精英呀。」

经过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秦小队最终获得了胜利。

爆掉进化丧尸的头颅,取回进化丧尸晶核的秦卿成了基地内炙手可热的人物。

但他只想赶快回家,独自享受他和她的小秘密。

11

自暴自弃式地将进化丧尸的事写给了男主。

因为我想起自己的异能是单方面的,即使对方有再多的想法也不可能跑来当面质问我。

想清这个事实的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却又感到有点失落。

我独自来到岛上这个决定是不是做错了呢。

人是群居性的生物,兔子会因为寂寞而死,那我呢?

但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大海已经是那些深渊里的怪物的乐园了。

那些就连男主在故事的结尾都不敢去招惹的存在。

我一个毫无攻击能力的人又如何能闯过去。

用力拍了拍脸颊,直到泛起红晕。

要往好的方向看,不是吗?

对了,今天要送的东西还没准备好呢。

「要不亲手做个蛋糕吧,就算是庆祝他们凯旋归来。

「我记得我有买烘焙的书籍的。」

这座岛原本就是为了观光旅游而建造的。

电力全靠建在岛上和海里的风能发电站。

海里的有部分被破坏了,但岛上的还在照常运作。

平常我是能省则省。

今天就奢侈一把吧。

反正面粉奶油都是会过期的,早点用完也不心疼。

12

因为做了一件大事,秦卿以及他带领的小队在七号幸存者基地里算是风光了一把。

同时,他们还把这次行动的经验传授给了周围其他的基地。

每个基地都加大了对自己生存区域的侦查。

误打误撞地避免了好几次可能会对人类造成毁灭性打击的事件。

秦卿一下子成为了末日下英雄式的人物。

但只有他知道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某个默默付出不求回报的女孩子。

「哥,现在想要见你一面我还得要排队领号了。」

秦莓吐了吐舌头俏皮道。

「就你嘴最贫,说吧,找我什么事?」

秦卿停下手中批阅文件的动作。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你可是我哥。算了,我就不浪费时间了,明天是你的生日,我们准备了生日宴,记得空出时间来参加,昨天你就没回来,明天可不行了啊。」

她说完就跑,完全不给秦卿反应的机会。

「生日吗……」

重生归来的每一天都在为生存而努力,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生日。

时间过得可真快。

看着天边似火般的晚霞,秦卿也只得将心中的万千思绪压下,埋首处理起文件来。

随着名声的高涨,基地的高层害怕他会生出异心,试探起他的态度来。

一边在基地的统领大楼内给他分出了一间独立的办公室。

另一边把秦小队的队员打散到其他的队伍中,名义上是升迁,实则是避免他们抱团。

秦卿是真的不喜欢做这些文职的工作,可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

忙到半夜,面前的纸质文件堆也没见减少多少,

都是一些烦琐且毫无意义的文字。

秦卿揉了揉涨痛的眉心,

决定休息一下。

而且,那个也快来了。

他不想用负面情绪来对待。

13

意外的是今天只有一张小纸条:

「嘿嘿,我要是说今天什么都没有你会不会不开心~」

看着女孩的话语,一天的坏心情奇迹般地消失了。

他也不是一定要得到什么。

只要还能收到她的消息就好。

当然最好能一天多传几次。

也不知道她的异能是不是限制传送次数。

秦卿突然想起明天是自己的生日。

那个女孩会知道吗?

明明不应该那么贪心,却又忍不住贪心。

「和你开玩笑的,给你准备了小惊喜,记得接稳点。」

「坏了可没有下一个了。」

又是接连两张纸条。

好吧,毕竟第一次时,女孩就是分别传了三个东西过来的。

秦卿将桌子上的文件全都搬到了地上。

这些垃圾眼不见为净。

就在搬完最后一批的时候。

桌子上多出了一个四方的小盒。

甜蜜的气息在还没有打开的时候就浅浅地透露出来。

在末世中很多原本稀松平常的东西都成了想也不敢想的奢侈品。

糖果、巧克力这种只有经常出城的探索小队能见着。

很多人都会选择悄悄藏起来,不上交。

久而久之的,这也是探索小队间默许的行为了。

抽开绑好的丝带,一个略显磕碜的小蛋糕露了出来。

这应该不是生日蛋糕。

毕竟也没人会用一个有点烤煳的杯子蛋糕来给人庆祝吧。

这可能只是女孩的一次突发奇想,却让他心潮澎湃不已。

大概是为了掩盖被烤焦了的事实,女孩挤了许多的奶油点缀。

甜蜜又苦涩。

「要是那时候我问了她的名字就好了。」

14

要是问喜欢上一个只见过一面,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是怎样的感受。

秦卿一定有很多话想说。

第二天秦小队的成员们都来参加了他的生日宴。

不仅如此,还有许多基地内的高层人员受邀而来。

场面热闹非凡。

大部分人只不过是想借着这个由头发泄一下末世中积累的苦闷。

秦卿现在的住所早已不是那个小小的合住公寓了,

换成了靠近基地中心的大别墅。

队员们也各自分到不大不小的独立小楼。

妹妹秦莓也搬出去住了,所以他除了今天就没回来过。

回来也不过是一个人,还不如睡办公室自在。

为了举办庆生宴,别墅被好好地装饰了一番。

来访者们聚集在空旷的花园内,吃着自助式的美食,好不惬意,一切就如同末世根本就没有来过一般。

和众人寒暄过后,秦卿独自躲在角落里,目光却在人群中不断扫视。

直到看见他的目标,基地内人员管理的总负责人——肖世新。

「肖队,好久不见。」

肖世新回过头,看见是秦卿找他,顿时脸上浮现出笑意:

「这句话该我说才是,你现在可是基地里的大红人,我都要高攀不起了。」

「肖队,我是想找你帮个忙,今天可算是找着机会了。」

秦卿不喜欢这种人情世故上的来来往往,

但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就只能这样了。

「哦,还有什么事是我能帮上秦大队长,那我一定不能推辞了。」

肖世新镜片后精明的小眼睛一眯,这种送人情的事情他可不能错过。

「你能帮我找个人吗?」

15

「让我猜猜,能让秦队长求到我这的,一定是个女人吧?」

基地内的人都知道,秦卿只有一个妹妹相依为命。

他的父母都死在了异变的第一天。

他要找的人肯定不是亲人,那就只能是爱人了。

再加上进入基地后秦卿守身如玉的行为更加坚定了肖世新的想法。

「秦队长你再和我说说这人的姓名以及特征,我也好帮你找不是?」

这可是能抓住秦卿软肋的机会,他绝不会错过。

「肖队长你有可能想歪了,我不过是想找一个异能者,她的异能对基地有大用。」

秦卿自是知晓这些老狐狸的想法,避重就轻道。

「哦,居然还有这样的人。」

「嗯,她的异能是『隔空传送』,传送上限至少在五次以上,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受到电磁波的影响,我们现有的通讯工具都停摆了,只能靠人力传送信息。」

秦卿停顿了一下,让肖世新有时间思考。

「这确实是个很方便的能力,但我这边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上次进化丧尸的事就是她提前通知我的。」

秦卿立马放下一个重磅炸弹。

肖世新抬眼注视着他,像是想要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玩味的笑容逐渐从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需要上报到高层,这样的人才我们基地绝不可以错过。

「你这边还有什么其他可以告知的信息吗?」

「没有了,那次是她主动联系我的。」

表面上秦卿摆出一副思索疑惑的样子,隐瞒下两人每天都会有互动的事实。

其实他心里只想着的是哪怕只能找到和她同类型的异能者也好。

一味的等待可不是他的性格。

16

一个人的生活,让我对时间的概念越来越模糊。

对剧情发展的把控也越来越差。

这样一直得不到回馈的通信难以平复我内心的落寞。

在原来的世界,我一直期盼着有一天可以不上班,也能不愁吃不愁喝。

摆脱烦琐枯燥的社交。

一人一猫,每天看看小说,自由自在。

当这样的生活真的实现了,却又开始嫌弃。

果然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而且即使是男主也可能会出意外啊。

哪一天他不在了,我还能将信息传递出去吗?

越想越慌。

我的异能还有没有上升的空间呢。

比如说把自己传过去之类的。

想法一旦在心里生根就很难不去尝试。

在采取行动之前还是要做好实验的,以免不必要的麻烦。

我从鸡舍里抱出一只大公鸡,取名叫「格格」。

传出去需要一个坐标点,那为了能再传回来也得制作一个坐标点。

不知道这种耍赖的行为能不能够成功。

第一次实验。

将物品传送到「格格」所在的位置。

成功!

第二次实验。

将一只活蹦乱跳的母鸡传送到「格格」所在的位置。

也成功了。

太好了,我的异能可以应用在活体上。

最后一次,尝试将自己传送过去。

17

好像是成功了。

如果不是半透明的话。

珍珠白透明的手掌穿过「格格」的身体。

它还毫无所觉。

我的身体还好好地躺在原地。

胸口一起一伏显示着生命的律动。

明明用鸡做实验的时候是整个传过去的。

怎么到了我这就打了对折。

离魂出窍的状态下飘了一会儿,还挺没意思的。

最主要的是只能在「格格」的身边晃悠,超过一定范围就能感到异能的拉扯。

回自己身体的过程也挺轻松的。

但,一进去就不行了。

我一手揪住胸口的衣物,一边拼命喘气。

「咳咳咳…….」

心脏好像要炸裂了一般地痛。

看来这样使用能力还是有限制的,不能长时间使用。

多来几次,我这小体格可受不了。

「格格」这时一摇一晃地跑了过来。

没心没肺地用力啄着我的小腿要食吃。

小没良心的,还是送人吧。

当晚,秦卿就收到了这份大礼。

在办公室里横冲直撞,弄得文件四散飞扬。

秦卿倒拎着公鸡的两条腿,看着手里的纸条:

「要养要吃随你便,别让我再看见它!」

末世中,那些原本被人们圈养的动物们纷纷变异,攻击他们的主人丝毫不手软,

尤其是猫、狗,算是重灾区。

但也有例外,比如鸡、鸭、虫子等较为低等的生物基本不会产生异变,

即使产生了异变也容易解决。

所以在七号幸存者基地里也有大规模的养殖,作为主要的肉食来源。

好歹是对方的一片心意,要不养养。

秦卿和「格格」大眼对着小眼,看对了眼。

18

就在最近我越发觉着自己的记忆力在飞速地退化。

男主的面容已经快要模糊得记不清了。

仗着自己的异能来回传送不会被别人发现,

偷偷跑去瞧了瞧秦卿的现状。

但考虑到身体的承受力,就待了短短三分钟。

可也足够将他的面容重新印刻在我的脑海中。

回来后,我赶紧翻出绘画工具。

认认真真地坐在画架面前,

我想将秦卿的样子画下来。

储存在仓库里的颜料有点干了。

但喷点水还能用。

可惜自己技术实在不太行,画了几张都不满意。

我忍不住又一次使用异能。

要是能将手机顺带过来就好了。

虽然不能打电话,但基础的功能还是可以使用的。

伏在实木的办公桌上,侧过脸用眼睛描摹着秦卿的轮廓。

不愧是作者竭力创作的对象。

很容易让人深陷其中。

多我一个也不算多,不是吗?

承认自己的喜欢好像也没那么难。

不知是在什么时候他成为了我在末世中活下去的动力。

我希望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记得我的存在。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我下意识躲到秦卿的椅子后面。

「秦队长,是我,肖世新。」

「请进。」

「我这次来是想…….」

我无意偷听两人的对话,正想解开异能,却听到了意想不到的内容。

「你上次让我找的那个拥有『隔空传送』异能的女孩,现在有消息了,在十三号幸存者基地,我们这边是想派你去……」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我的异能已经解开了。

秦卿是想找到我吗?

可是他们找到的那个人不会是我呀。

想要再一次回去的冲动被我压抑住。

他能认出我嘛,知道我们曾经见过嘛。

这件事我好像从来没和他说过。

19

秦卿一行人来到十三号幸存者基地。

出示官方文件,顺利地进入了基地内部。

这里和他们所在的七号幸存者基地的布局不太一样。

统领大楼就在大门口,守卫着这里所有的居民。

他们的目标已经站在了大楼前。

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女孩。

一袭白裙在这末世中格外显眼。

「是秦卿,秦队长对吧,我们的首领等你们很久了,跟我来吧。」

说完便转身上楼。

具体秦卿和首领谈了什么并没有人知道。

只不过离开统领大楼的时候那个带路的女孩也跟着出来了。

「接下来,赵菀菀小姐会和我们一起回去,明天出发,你们可以在这里休息一天。

「自由活动吧。」

一群人嬉笑着四散开来。

「秦队长不去看看吗,这里位于几大基地的中转地带,有很多在外面看不到的东西。」

赵菀菀柔柔地开口道。

「赵小姐不需要去收拾一下东西吗?」

「在你们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

向十三号幸存者基地借用赵菀菀的事是早就确定好了的。

他们来就是为了护卫她的安全。

代价是他们有类似进化丧尸的消息时,一定要第一时间通过她向十三号幸存者基地传递消息。

「你好像有话想对我说。」

这是一句肯定句。

秦卿没由来地有些紧张。

长舒了一口气,下定决心道:「我有一件事想要赵小姐帮忙,我实在是等不到回基地再说了。」

一边说,一边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和一封信一样的东西。

手机壳印着粉红色的兔子,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

「你可以帮我把这个传给照片里的女孩吗?」

20

赵菀菀很有眼色,大概了解现在的情况。

「告诉我她的名字,我可以试一下。」

「她叫乔苓。」

这部手机是在秦卿决定要出发的那天晚上送过来的。

他一开始还不理解女孩的意思。

不敢随意探查别人的隐私。

但在失眠了两个小时候后,他还是诚实地打开了手机。

没有密码直接进入,壁纸用的是女孩的自拍。

总算是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孩。

秦卿心中无限感慨。

既然是她送过来的,再看看其他的也没关系吧。

相册里的照片一张张记录着她的经历。

大多是末世里拍下的。

开垦的田地,圈养的家禽,以及时不时露出来的海的画面。

她现在是在海边的哪个基地里吗?

虽然海里的怪兽更加可怕,但进化也给它们带来了巨大的限制。

极为讨厌陆地,只要不是太靠近,基本上是没有被袭击的风险的。

反而是陆地上变异的动物畏惧海洋怪物,会较少地出现在那边。

所以不少的基地就建立在离海不远的地方。

暗暗记下这点。

这一晚上秦卿再没合上眼,盯着手机直到电量见底,才爬起来找充电的地方。

基地现在大部分地方都通上电了。

这都多亏那些电系异能者的存在。

21

我敏锐地感觉到有异能的波动。

怎么可能,这个岛上绝对没有其他人。

朝能量最多的地方看去,一封信悄然飘下。

是哪个和我拥有一样能力的人送过来的吧。

「乔苓」收,落款是「秦卿」。

信中的长篇大论都是些日常的琐事,秦卿都一一写下来与我分享。

看来无法回信让他也憋得慌。

这次一下子都发泄了出来。

明明都是一些小事,我却看得很认真。

心中的落寞一点点消散在他的文字中。

信的最后写着一句:

「我可以来见你吗?」

小心翼翼的感觉从字里行间展现出来。

让我想立马给他回复。

当然可以,但是……不行。

22

傍晚,四处参观的人陆陆续续回到提供他们住宿的地方。

秦卿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气氛有些压抑。

众人不明所以,只好将此次负责的副队长推了出去。

他本就是秦小队的成员,这种事本就该让他出面。

「队长,你还没休息啊。」

不知如何开头的副队长问了一句废话。

秦卿摩挲着手中的纸条,不知在想什么。

副队长勾着脑袋也没看见上面写着什么。

「如果说我想要出海……」

「队长你也没生病啊,你再厉害也打不过那些海洋霸主啊。

「还是说你收到什么消息,那些怪物终于要上岸攻打人类了吗?」

副队长有些着急,他知道秦卿是有些特殊手段的,能够提前预知危险。

「不,没什么,我只是突发奇想。」

嘴上这么说,心里的想法却是在唱反调。

他想去,想去得不得了。

23

三年的时间过得既快又充实。

自从有可以双向通信的方法后,秦卿和我的联系越发紧密。

我也不怕因为信息差而透露错误的消息了。

书中的走向悄然改变,总体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他负责武力开挂,我负责剧情开挂。

哪怕我这个蝴蝶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但书中规定好的大事件却也不会因此消失。

两人联起手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中。

「哥哥他又跑去找赵姐姐了吗?」

「没有,队长今天在雷哥那研究信号站呢。

「你找他有事?」

秦莓现在是基地治疗团的副团长。

平日里比秦卿还要忙。

现在两兄妹除公事之外基本不见面。

「其实吧,你觉得赵姐姐和我哥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

「不会吧,以队长的性子,在一起肯定会公开的,而且赵小姐不是说过队长不是她的菜吗?」

「怎么,想要嫂子来管你啦。」

「你看我哥这年纪也该找一个了吧,总不能被工作耽误了。」

这一年人类的生存压力越发地小了起来。

前两天基地举办了一个百人婚礼。

这一下点醒了秦莓。

自己哥哥作为基地内最优质的结婚人选居然到现在一个女朋友都没有。

在赵菀菀刚来他们基地的时候,秦卿每天都会去找她。

一度被误会他们之间有关系,打退了一批有念想的人。

即使之后赵菀菀公开说明两人只有工作关系,自己喜欢的也不是这一类型的,也没能完全洗清嫌疑。

「你觉得唐芙怎么样,我哥会喜欢吗?」

「哦,是你那个长得挺可爱的助理小妹妹,她比你都小好几岁呢。」

「不太好吧」这几个字并没有说出,但意思已经表达到了。

秦莓一下子泄了气。

「你也别太担心。」

看对方的情绪并没有好转,他只好耳语道:「好吧,我和你透露个秘密,先知是个女孩子,据说在末世前就和你哥关系很好,所以才一直帮助我们。」

先知的存在也是一年前才为大众所知晓的。

七号和十三号幸存者基地总能在危险来临之前解决或是提醒其他的基地做好准备。

各大高层早有所察觉。

原文中本有一个假扮先知的骗子领头成立的教会也在还没弄出声响之前被剿灭了。

「哥哥就没想过去把她带回来吗?」

「先知的位置是机密中的机密,决不能外泄。」

言外之意是带回来反而是增加了风险,还不如让她待在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

「……那,好吧,我明白了。」

就是有点遗憾,有个这么厉害的嫂子却见不了面。

秦莓不知道的是她的哥哥作为一个恋爱小白,完全没有戳破那层窗户纸的念想,

还在苦恼的单相思中。

24

赵菀菀的能力次数限制比我严苛。

为了能正规使用赵菀菀这个工具人。

秦卿都会在一长串的工作问候的结尾处加上类似日记的一小段简笔。

书中描写的剧情已经接近尾声,我的优势将荡然无存。

以后我们还能像现在这样通信嘛?

算了,如果收不到信,我也可以自己跑过去看看他呀。

虽然是以一个没有存在感的透明人的状态。

其实赵菀菀也会时不时和我沟通一下。

同样的异能让我们亲近不少。

聊的内容大多也是和这个有关。

她可以通过吸收晶核提升能力。

却意外地没有我自然增长的速度快。

大概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个 bug。

她现在还没有办法传送活物,而传送人类会比传送其他的活物要难得多。

就连我也做不到。

对此,她表示很遗憾。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秦队长一定会很开心吧,哦,别怪我这么说,实在是他表现得太明显了。」

我一口奶茶差点喷出来。

有点心虚,又有点开心。

有点担忧,又有点疑惑。

五味杂陈,纠结得不像平常的自己。

当初见到秦卿的时候做出另外的选择,现在就会是另外的光景了吧。

25

基地内所有人都知道先知和秦卿是一对。

这都多亏了秦莓的不懈宣传,以及赵菀菀适时地助攻。

那些捕风捉影的传闻让赵菀菀真的很难办,才会直接出手。

以她的性格更偏向于在一旁微笑吃瓜。

「秦队长好像不怎么喜欢在信中表达自己的情感,是会害羞吗?」

赵菀菀拿着今日份的秘密文件,也不递给秦卿,反倒是问了一个驴头不对马嘴的问题。

哪怕知道自己的行为瞒不过眼前人,秦卿还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需要的话,我不介意帮个小忙。」

女生最懂女生需要什么。

有时候就是少了一点主动就那样错过了。

「不行,现在的话不行。」

秦卿按住秘密文件袋,制止了她接下来的动作。

赵菀菀还想再问,但又从对方的表情读懂了些什么。

看来不是这边太迟钝,而是真的存在阻碍这两人在一起的因素。

「是我多语了,我该相信秦队长才是。」

「…..谢谢。」

谢谢对方的帮助,也谢谢对方的理解。

他和乔苓的事要在一切都结束之后再从头开始。

26

「我终于可以来找你了,等我!」

这是最终决战后秦卿送来的唯一的消息。

他拒绝了伙伴们的善意帮助。

秦莓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放手。

我知道他现在是一个人面对恐怖的海洋。

我想制止他,却又被他坚毅的决心所打败。

他一直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责任心让他无法在前几年就涉险离开基地的众人。

而现在一切危难都被解除,他终于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我想问他真的值得吗,放下那么多关心他、爱护他的人,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以身涉险。

这不值得的,我无数次地在心底呐喊。

所以我狠心不去看他,不去想他。

我怕看到他的伤口,哪怕看到他殒命时的样子。

只有每天的物资投递从没有断绝过。

27

兜兜转转在海上生活了一年。

不远的距离却行驶出了长征的感觉。

还学会了用有限的材料修补船只。

刚开始时大部分都是被自己烧坏的。

火系异能者在海上天生被克制。

唯一的好处就只是天天能吃上热乎的食物。

从手忙脚乱,几次在战斗中跌入海中。

到现在单手扣住船身,另一手将百层楼高的海洋霸主烤得焦香脆嫩。

又是一天没有文字的快递。

她果然还在生自己的气吧。

一口吞下海洋霸主的晶核,有点噎人。

但这是在海上最快补充异能消耗的方法。

嗯,再这样下去,他的异能都该变异了。

比如说进化出不怕水的火。

28

我如往常一样一大早就来到仓库挑东西。

考虑到秦卿现在是生活在海上,吃东西不太方便,我一般会选择罐头这一类食品。

可惜的是最后一批罐头都已经过期了。

看着上面标注的十年有效期,让我有些恍惚。

我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这么久了吗?

穿越前的记忆都已经模糊到无法辨认了。

我摇了摇头,不去多想。

拿起一旁今年刚收获的瓜果蔬菜。

刚传出去,东西又在头顶再次出现。

我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东西传不出去的状况。

这是最坏的结局。

在情绪还没涌上心头之前,眼泪却已经流了出来。

细碎的哽咽声困在喉咙中。

整个人却被温暖的触感所包围。

「别哭,有我在。」

我扭头看过去。

黑了,壮了,胡子也长出了些许。

原来人的体温可以这么温和。

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在一边手足无措。

用比较干净的衣服内侧给我擦眼泪。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

秦卿本来是准备悄咪咪地洗个澡换个衣服,以最好的面貌来面对。

没承想摸到仓库拿干净衣服的时候就遇见那个朝思暮想的她。

「我找了你十年,现在终于找到你了。

「跟我走好吗?我带你回家。」

「嗯,好。」

书中的剧情结束了,但我和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番外》

01

岛上的物资不能浪费,我们耽误了几天时间来处理它们。

这对于异能的消耗有点让我吃不消。

秦卿提出狩猎海中异兽来补充。

我还是第一次来到海边,近距离观赏这些异兽。

他的手法就很是娴熟了。

海洋霸主的肉不出意外的鲜嫩多汁。

我都有点吃撑着了。

在岛上我很少能吃到热的食物。

前几年是怕买来的物资过期,后几年就是三餐被承包了。

自从有了赵姐姐的协助。

我负责送原材料。

秦卿负责烹饪。

异能火焰做出来的食物就是比普通火焰做出来的好吃。

它的晶核让我有点犯了难。

「这真的可以吃吗?」

秦卿点了点头。

「食用的效果是最好的,丧尸的晶核同理,只是大部分人因为心理原因不愿意这样做罢了。」

这样看来异兽的晶核确实比丧尸的跟容易让人接受。

一口吞下,带有点薄荷味的清凉。

体内的异能瞬间充盈了起来。

秦卿看我还挺喜欢的,杀起怪来就更加卖力了。

直到这附近再也没有生物敢靠近,才停了手。

这样疯狂进食晶核的结果就是。

某一天清晨,我发现自己是在别人的床上醒来的。

还好是女生,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和秦卿解释。

没有尖叫,没有误会。

我总算是见到了自己另一位笔友–赵菀菀。

营养太好以至于我的异能都进化了。

睡觉时无意识的使用了异能,将自己传送到唯二熟悉的坐标上。

和朋友告别后,我又回到了我那最熟悉的坐标上。

秦卿好像并不怎么开心。

这是他紧箍住我的腰的动作告诉我的。

好吧,这确实是我的错,不声不响就离开了一个晚上。

应该好好补偿才行。

我亲密的吻了吻他的发旋。

一路向下,从眉间到鼻尖,直至唇角。

他好像并不怎么满意,翻身压倒,加深了这个吻。

秦卿身上热烈的气息包裹着我,让我有点喘不过气。

「嗯….等明天,明天我们一起回去。」

「好,明天。」

02

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恐婚。

和秦卿一起回到基地。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热闹的欢迎会。

善意的接纳。

就好像我一直生活在这里一样。

不知是谁提起婚礼的事。

所有人都默认我们的恋爱持续了一整个末日纪年。

其实我们正式确立关系还不到一个星期。

但按年龄来说确实是该考虑的时候了。

我下意识的打马虎眼,将话题岔开。

一旁的秦卿并没有多说什么。

秦莓一行人则是觉得好事将近无需外人的催促。

日子还是一样过。

只不过秦卿表现得有些过于黏人了。

基地内的人想要找他,第一反应是问我在哪里。

我在的地方,就一定能看见他的身影。

终于忍无可忍的我把他拉到小角落。

措辞委婉的质问他是不是很在意我不愿意结婚的事。

「我不介意办不办婚礼。」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不需要用婚礼来宣告主权。」

「我只是想弥补上这些年缺失的部分,一分一秒也不想和你分开。」

「我、让你感到困扰了吗?」

有些人说情话不仅不脸红,还一脸正气。

「你要知道这是我给不给你名分的事。」

「你怎么这么不上心。」

被逼的时候百般不愿意。

相反的情况下又开始纠结对方为什么不在意。

「你愿意给我这个荣幸吗?」

「这得看你的表现了。」

秦卿一把抱起我,「那我可要好好表现一番。」

不愧是成年人,执行力是一等一的。

周围人的起哄声不绝于耳。

所以我可耻的逃了。

啊,我不止一次的感叹道,我的异能真好用。 备案号:YXA15Q3905psYAX843pCNxNy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