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给你一个按钮,按它的人会短时间感到无上快感,你会怎么做?

美国一名脑神经教授为了矫正一位男性的性向,真的给了他的脑袋上安装了一个刺激神经中枢产生兴奋的装置。

青年抑制不住地狂按按钮,此过程中,他对女人的兴趣,也悄然改变。

同志是天生的吗?

性向可以在后天被强制扭转吗?

1970 年美国有个叫做罗伯特·希斯的脑神经兼精神科教授,被同僚的一篇小白鼠实验报告所吸引,他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那篇报告里写着,小白鼠的大脑里有一个区域,只要对其电击,就可以令小白鼠产生强烈的兴奋感和性方面的冲动。

希斯便想,人脑中也有同样的区域,如果对人也进行同样的电击,是否能让一个同志扭转性向,转而对异性产生生理冲动呢?

这一想法一发而不可收拾,希斯很快开始着手具体的实验。

插句嘴,这位曾在哥伦比亚大学任职的教授学术精湛、思维超前,在行业领域内相当有名,绝不是个三脚猫水准的二流学者。

当时希斯身为杜兰大学的心理学系主任,实验室和研究团队都是现成的,具体的仪器需要定制,但也只是在实验仪器上稍加修改。

他面临的最大的难题在于,上哪去物色一个听话的实验对象呢?

真的会有同志违背本性,甘愿扭转自己的性向吗?

经过一番寻寻觅觅,希斯教授终于找到了一个他觉得异常合适的对象。

他将这个「天选之子」标注为:「B-19」号实验品。

和希斯的大部分实验对象一样,B-19 出身在一个不幸的家庭:一对不称职的父母构成了他童年生活的全部,酗酒成性的父亲很早就离开了家,母亲也对他的生活不理不问。

到了青年时代,B-19 选择了参军,试图在军队中找到自己的归宿。没想到的是,很快他就因为「同志倾向」被军队开除。

这一打击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B-19 从此选择了自暴自弃,并陷入了严重的抑郁状态,吸食过大麻等药物。

只可惜这种迷幻和麻醉并不能解决问题,B-19 还一度尝试过自杀。

对于这样一个性格古怪、经历复杂的实验对象,希斯却相当满意。他在日记中写道:这个男人,或许将会是第一个真正实现性向扭转的对象。

但在实验开始前,希斯还有一件重要的前置条件需要验证——B19 究竟是不是货真价实的同志。

他把 B-19 带到杜兰大学的实验室,给他播放了一部展示异性男女交媾的成人影片。

影片刚开播几分钟,B-19 便立刻流露出强烈的厌恶,甚至开始暴怒,他挥舞着拳头,反复质问工作人员让他观看这段视频的目的。

如果不是有人拉住,他几乎要砸烂那台还在播放男欢女爱场面的电视机。

B-19 这强烈无比的反应令希斯确认,此人正是他所要找的那个人,一个纯粹的同志。

一天之后,希斯便安排杜兰大学医学院给 B-19 做了头部手术。

他们将他的颅骨后部上开了一个小洞,再把一个外型吓人的「立体定向头箍」安装在 B-19 的头上。

这个头箍上有 9 根引线,每根都连着一枚包裹着特氟龙涂层的不锈钢电极。

借助手术,这 9 枚电极被固定在 B-19 大脑上,直达脑内深处,而颅骨上凿开的洞,就是用来通电线的。

而电极的另一端,则连通在隔壁房间一台特殊的脑刺激测试仪上,仪器的峰值电流值范围为 0.5~40 mA,峰值电压范围为 1~36 V。

测试仪连接着一系列体征监测设备,比如血压仪、脑电图仪、皮肤温度记录仪等等。

每次测试前,还需要专门校准。整个实验室都设置了严格的静电屏蔽,以防止数据偏差过大。

一切就绪。希斯按下了电击按钮。

B-19 旋即感觉到一道电流在他脑中回荡,那一刻,他体验到了「带着暖意的阵阵愉悦」,整个人都嗨起来了。

随后,便是「同志治疗」的正式环节。

希斯给 B-19 展示了一系列的女性色情图片,与此同时间歇地按动按钮,对 B-19 执行了 20 多次电击。

而 B-19 的反应令他觉得异常兴奋,这个同志男青年从最开始紧锁双眉,拒绝直视的摒弃,到逐渐缓和,再到目不转睛盯着色图……

几天之后,随着实验一次次地重复进行,B-19 对色图的接受程度也越来越大。希斯转而给他播放一些女性色情视频。

这一次,B-19 没有再流露出什么反感,反而聚精会神地观看。特别是当一些女性暴露的肉体画面出现时,他的生理反应相当明显,甚至几度尝试打飞机……

难道说,身为先天同志的 B-19,居然对异性的身体产生了兴趣?

在人体实验的下一个阶段,希斯教授精心控制电击的强度,并希望巩固 B-19 新展现的性萌芽。

年轻的男人没有让他失望,伴随着电击,仅仅是女性裸体的图片和视频已经不能满足。

他可以完整地看完一部男女交媾的成人影片,并且向工作人员报告说,自己对女人「那方面」的冲动似乎越来越强烈。

希斯觉得时机成熟了,便开启了「同志治疗」的第三阶段——他把那个按钮交给了 B-19 自己,由他来决定何时按下按钮,释放电流。

在后来的笔记中,希斯亲自记录下了他的好奇:作为有着理性和高等智慧的人类,会有像那只加拿大小白鼠一样的表现吗?

事实证明,某种角度上讲,人类和禽兽并没有什么本质性的区别……

B-19 在获得了按动按钮的主动权之后,立刻毫无节制地一次次按下按钮,一次次地释放电流冲击大脑隔区,让自己尽情地爽爆。

他一边观看着那些极具视觉冲击的成人画面,一边全身颤抖着不住揿下那个诱人的按钮。

伴随着性幻想,B-19 体验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

这种压倒性的欲望征服了这个男人,让他沉沦在实验制造的欢愉之中,抵达了忘我的程度……

在三个小时的实验过程中,B-19 总计按下了 1500 多次按钮。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工作人员数次尝试替 B-19 取下头箍,却都遭到他的言辞抗议。

最后,希斯只能命令工作人员强行断电,才阻止了这个疯狂的男人继续嗨下去……

骂骂咧咧的 B-19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希斯并没有停止自己继续试验的进程,他给路易斯安那州法院的一位法官通了电话,并秘密地安排了一些接下来的事宜。

当「治疗」进程已经到了第十天时,希斯来到了 B-19 的房间,此时的他没有佩戴任何电击刺激仪器,而是侧躺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

希斯教授拍了拍这个年轻男人的肩膀,流露出邪魅的微笑:「嘿,嘿,想不想再看看那些实验室里刺激的视频?」

「那还用说?我可太想了!」B-19 不假思索地回复道。

于是这一次的实验,他再也没有借助电击刺激,而是纯粹以成人影片的视觉冲击,便产生了浓烈的性冲动。

强大生理反应的驱使下,B-19 在自己的房间内达到了「超越生平任何一次」的愉悦感。

此后的几天,他的言语间都流露出对异性的爱慕。

实验室身着白色制服的女助理们,更是难逃 B-19 那开始对她们越来越有兴趣的目光。

也许,对于这个命运多舛的年轻实验品而言,新世界的大门已经缓缓打开了。

到了这关键的时刻,希斯教授终于觉得,火候到了,是时候办正事儿了……

希斯动用关系,获得了州法院书面批准,找到了当地一位漂亮性感的性工作者,花了 50 美刀,把这位「头牌」带到了实验室来,和 B-19 单独共处一室……

医学史上最挑战人类伦理,却又最荒谬绝伦的一场人体实验,也随之开始。

1970 年的某个深夜,新奥尔良郊区某个僻静的房间里,一位 24 岁的美国青年,和一名 21 岁的性感辣妹在暧昧的氛围中「坦诚」相见。

显然,这个美国青年就是 B-19,他赤裸着上身,脑后还插着长长的电线。

他对面的姑娘就是希斯教授找来的性工作者,她有着法国裔女郎独有的性感口音,前凸后翘的劲爆身材更是令人难以自持。

只听「啪」的一声,辣妹关上了灯,开始宽衣解带。幽暗封闭的房间,只剩下两人浊重的呼吸声。

「我说……不想碰碰我吗?」先开腔的,居然是女方。

B-19 犹豫了一会,此刻他呆滞的目光,正注视着女子在黑暗中泛着微光的曼妙胴体……

如果换了不知情的人看来,这绝对是一对男女的私密接触。

但希斯团队知道,这场另类的「真人秀」可是他们整个实验最重要的一环。能否一锤定音,全看今晚 B19 的表现。

希斯和他的同事们,以及在场所有助理,全都屏息静气,焦急地盯着监控屏幕。

只见那个平日里显得饥渴难耐的 B-19,面对真正的异性,倒变得畏畏缩缩,近香情怯了。黑暗中的他呆若木鸡,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的胸部,一言不发。

「给他机会,他不中用啊……」一位助理着急地低语道。

「别慌,我们再观察观察。」希斯的语气异常冷静。

打破僵局的,是那位性工作者,她用自己职业性的技巧,靠在 B-19 的身旁,慢慢诱导着他用手触摸自己的身体。

矜持了一会儿,B-19 缓缓伸出瘦长的手指,搭上了对方的肩颈。

在对方的引导下,他的动作越来越放开。一瞬间,刺激从他的指尖传递到大脑,产生一阵阵的共鸣。

他脑中的那个部位,不断释放着兴奋的信号,令他胯下的生理反应越发明显……

希斯找来的这位女士,则收到了继续试验的指示。

她开始使用一些温柔的话语,令原本还有些矜持的 B-19 进一步放开自己。

 

B-19 开始放纵起来。

他仿佛忘记自己曾经只喜欢男性的事实,与这位女士发生了实质性的性关系。

实验对象 B-19 全程放纵地享受着男女之间的欢愉,一个小时后,二人精疲力竭地倒在实验室的床上。

而镜头外的希斯团队,也爆发出了兴奋的笑声和口哨声,甚至还有人开始鼓掌。

在他们看来,这次实验获得了超乎想象的成功,深度脑刺激法真的有效,它成功地把一个同性恋「矫治」成了异性恋……

或许你会奇怪,为什么要扭转一个同性恋的性取向呢?

这是因为,在上世纪 70 年代的世界,欧美学术界的主流观点坚持认为,同性恋也属于一种精神疾病,并可以通过某种疗法来「治愈」。

最早提出这一观点的,正是精神分析学的开山祖师——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这位巨佬虽然没有轻易断言,但一直默认同性恋是能借助某种催眠方式来治疗的。

而他的女儿安娜·弗洛伊德则将这种论调发扬光大,她曾发表了著名的《治疗男同性恋者个案的临床研究》,声称可以像治疗神经症那样,矫治同性恋。

行业大佬的影响力之强大,在任何时代可以占据话语权,何况当时人们对精神学科还知之甚少。

在英国精神病学协会出版的手册里,同性恋便被直接划分在「反社会和个性混乱」一栏内。

于是上世纪 20 年代上半叶,「同性恋是病,得治」成为了舆论的主流。

除了催眠术外,各种离奇的治疗方法层出不穷地出现:药物治疗、修复疗法、膀胱冲洗、直肠按摩、化学阉割……

甚至当年最可怕的脑白质切除术,也被拿来「矫正」同性恋者的性取向,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介绍过:它的具体操作方法,是将一根冰锥,插入「患者」眼眶内,再借助铁锤敲击,将长长的锥尖直刺颅脑,然后反复搅动,将额叶完全破坏……

纪录片《改变思想:伊夫林·胡克博士的故事》中,便详细展示了为同性恋者进行脑白质切除术的视频。

为了免遭这种毒手,同性恋者只好深深隐藏自己的性取向,否则一旦暴露,在当时社会舆论的压力下,他们就会被迫送去进行治疗和干预。

如今我们都知道,这些所谓的「疗法」,基本都没什么效果。因此各路学派都在不断探索,试图开发出「真正有效」的手段。

于是,正是在这样的学术大环境下,在研究精神分裂症的同时,罗伯特·希斯也不可避免地将自己的研究和「同性恋治疗」挂上了钩。

不过,希斯的专业背景显然比那些半吊子医生要强太多了,他借助脑神经研究,另辟蹊径了一种全新的「同性恋治疗方法」——深度脑刺激疗法(Deep Brain Stimulation)。

说到深度脑刺激疗法这个创意的开启,还得追溯到一只小白鼠。

1954 年时,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两位神经科学家詹姆斯·奥尔兹(James Olds)和皮特·米尔纳(Peter Milner)在电击测试小白鼠大脑不同部位时,发现有一只老鼠会在实验结束后,迈着诡异的小碎步,悄咪咪地窜回测试区域,以一种嗷嗷待哺饥渴难耐的姿态,期待着……下一次电击。

他俩立刻意识到,或许小白鼠大脑中的某个部位,会对微电流的电击产生迷恋?

通过反复实验,俩人最终确认了这个部位是小白鼠大脑中的隔区(Septal area)。

隔区又叫隔膜区,位于脑的边缘叶内,其核心叫做隔核,是属于大脑边缘系统的重要结构。

如今我们知道,这个区域有大量亚细胞群,在情绪反应、性欲、食欲、防御本能及学习记忆中起着重要作用。

当电流抵达小白鼠的隔区时,它们的大脑会产生巨大的兴奋感,这种强烈的刺激令它们无法自拔。

在后续实验中,米尔纳给测试装置添加了一个杠杆机构,只要按下杠杆,就会传送一道微电流进入隔区。

这下可好,那只小白鼠立马嗨翻天了……在短短一小时内,它按动了高达 2000 多次杠杆!看着这货沉迷电击的痴样儿,两位科学家惊讶得面面相觑。

咋的,挨了电击还上瘾了?

奥尔兹和米尔纳二话没说,废寝忘食地继续研究,逐步摸索出了真相,原来哺乳动物的大脑隔区都有一种和愉悦感正相关的奖励机制,而电流刺激便是它的催化剂。

这种刺激获得愉悦的机制,其实在自然条件下更常见,反映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比如:饥饿状态下获得食物,感官上获得刺激,以及……性欲爆发时获得满足等等。

只不过,这些刺激需要更多身体器官的参与,体现在脑回路上也更复杂。

而电击隔区的刺激效果,那可就简单粗暴多了,省却了所有的前置步骤,直通大脑深处。

研究成熟之后,奥尔兹和米尔纳将其发表为论文,称其为「颅内自我刺激(intracranial self-stimulation)」

两人的研究一经公布,便在脑神经研究领域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本文的主角罗伯特·希斯也被其深深吸引了。

相比起其他学者的谨慎,狂野的希斯想都没想,就直接将其运用到人类大脑的实验当中。

他特意找来了一些抑郁症患者,并对他们的隔区通电,结果不出所料,这些患者都产生了强烈的快感。

甚至有一名患者,在一天之前刚刚尝试自杀,被电击隔区之后,他居然流露出快乐的表情,喃喃自语道:「我感觉棒极了,太爽了……」

这些患者在报告中纷纷表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感觉无比快乐……」

初步人体实验的成功,令希斯产生了更离奇的想法——他想尝试一下,如果用电流刺激人类大脑隔区,能否改变人的性取向呢?正是在这样的思路之下,才有了 B-19 的那场离奇实验。

之后,希斯迫不及待地宣布了他的研究成果,他接连发表了两篇论文《隔区刺激可令同性恋者转为异性恋》、《人类愉悦感与大脑活动》。

颇为讽刺的是,这两篇学术论文通篇充满了情色地摊文学的意味,读起来简直辣眼睛,但却有着很强的专业性和创新性,至少在神经科学领域,引发了又一场激烈的讨论。

有人批判希斯是一个疯子,一个怪物,无情地利用脆弱的病人来实践他的理论;

有人则表示科学就是需要激进主义才能推进;

还有熟悉希斯的同僚出来辩白,说希斯是个举止优雅、风度翩翩,做事认真的学者而已,每天围绕着他的就是那些实验和数据,任何其他东西对他而言都没有吸引力。

无论怎样,这些讨论最终指向一个问题:希斯的实验可信度高吗?

同性恋真的可以通过这种手段,被强行扭转为异性恋吗?

按照希斯本人的说法,B-19 在「治疗」之后便成为了一个彻底的异性恋,并在之后和一名已婚人妻谈了十个月的恋爱。

在 1972 年的一次公开采访中,他声称 B-19 已经解决了人生中许多个人问题,并且过着积极而纯粹的异性恋生活。

然而,没过多久便有相关人士指出,B-19 之后依然有和同性之间的亲密行为,而且时常怀疑自己,过着郁郁寡欢的生活。

所以有人怀疑,或许希斯的实验,只是将他从一个纯粹的同性恋,改造了一个不彻底的双性恋罢了。B-19 身为人最基本的先天性取向,并没有改变。

在此后的数十年,一些业界很有影响力的学者纷纷发表看法,诟病希斯实验的可靠度。

他们指出整个深度脑刺激的实验都是不稳定的,也缺乏重复验证的过程。而且在当时缺乏先进脑外科技术的简陋条件下,就连电极的放置也难以做到精准。

而且,希斯的论文也缺乏很多关键性的数据,在选取实验对象时样本过少,而且带有「令人质疑的」倾向性。怀疑者认为,B-19 只是因为犯了罪,想借助希斯的研究来帮他逃过牢狱之灾。

希斯本人也遭到了美国参议院道德伦理小组委员会的质疑,他们来到了杜兰大学的实验室,对希斯所进行的人体研究进行了调查。

虽然希斯一再狡辩自己的确和所有受试者都签订了知情协议,也在术后对患者的健康进行了跟踪追访。但他依然不能解释以下行为:别的医生只会植入少量电极,并在实验之后取出,而希斯动辄就植入十枚以上,且任由它们留存在受试者体内;

别的医生会把测试实验严格控制在可控的范围,而希斯不但把按钮直接交给 B-19,还诱导他和异性发生性关系……

毋庸置疑,希斯教授是一位激进而疯狂的科学家。

但也得承认,如果不是当时欧美对于同性恋的曲解、歧视,以及惨无人道的对待,那么希斯以及他的同僚们,也不敢堂而皇之地以「治疗」之名,对同性恋进行各种非人的实验。

这些同性恋者之所以愿意成为人体实验品,大都是因为希斯这样的学者利用了他们的内疚感和焦虑感。

直到 2008 年,美国国家卫生组织才承认,过去几十年来对同性恋采取的转换疗法,效果并未得到科学验证。

所谓「性转治疗」是一种无效、风险高且可能有害的疗法。但对于那些在实验中尊严受到损害,生活被毁,甚至走向自杀道路的受害者们而言,实在是于事无补。备案号:YXA1nxy0mRuOjNgLr8c3B3D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