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这个少年有点暖

被富家女霸凌,拍下屈辱照片后。 

我哭着和妈妈说要报警。

可在富家女家当保姆的妈妈却生生把我推下高楼。

一朝身死,魂飘九天。

原来真假千金才是一切的根源。

1

「哗啦——」

我猛地坐起,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梦中五脏六腑破碎带来的沉痛,似乎萦绕在我心中。

一个破枕头扔了过来:「大半夜发什么癫?」

沈春兰骂骂咧咧,语气恶毒:「晦气,死丫头,再不睡,就出去烧早饭去!」

我没有开口,重新躺下来,借着月光,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光滑细腻,没有丑陋的烟头疤痕,也没有割腕的伤口。

我回来了,回到了那个噩梦开始的地方。

眼下,沈春兰带着我借住在城里的亲戚家,明天一早,她就会带我去姜家。

沈春兰会在那里当保姆,而我,作为离婚后的拖油瓶,会和她一起呆在那个地方。

沈春兰,我前世的母亲,名义上的妈妈,也是推我下楼的刽子手。

她巧舌如簧,和苏建国离婚后,明明是想让儿子继承苏家财产,却偏偏要和我说,舍不得我一个人在老家吃苦,才要了我这个女娃。

上一世,我就是这么被蒙蔽了双眼。

苏建国,我喊爸爸的那个男人,打我骂我,说我是赔钱货,我还觉得至少妈妈是爱我的。

真是可笑!

……

一大早,沈春兰就起来收拾自己:「等会带你去我上班的地方,妈妈为了你,要去当保姆,你可得给我安稳上学,不要惹是生非!」

我故作乖巧点了点头,心里隐约升起一抹期待。

这一世,一切在我预料中进展着。

而我,绝不会让上一世的悲剧重蹈覆辙。

我们俩顺着宽阔的大马路,走到了别墅区的中心。

姜家就是这个别墅区的开发商,家资丰厚,不可想象。

要不是前任保姆李阿姨要回家带孙子,刚好又是沈春兰的老乡,这样在富人家当保姆的好差事是怎么都轮不到她的。

「哎呀,春兰,你可来了!当年我们一起在姜家上班,要不是你突然回家结婚生孩子,我们肯定不会这么多年都没见面!」李阿姨爽朗地笑着,带着我们去了保姆房。

「我那也是突然,还是李姐想着我,要不然,我一个离婚女人,怎么也找不到这样的好工作!」沈春兰奉承对方,沉重的行李包自然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看着眼前熟悉的小路,心里却忍不住颤抖,我的亲生母亲就在这里!

上一世死后,我不断询问自己,如果我亲生母亲知道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她会不会帮助我?

沈春兰的确狠毒,却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自己的亲女儿。

我呢?

有了亲生母亲,我是不是也能得到庇护?

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落在沈春兰眼里,她不着痕迹地揪了我一把,又狠狠瞪了我一眼,眼神中带着警告:「看什么看!这些都是姜家大小姐的,你可不要眼红!」

「人哪,就是要摆正位置,不要想东想西!」

沈春兰说的正义凛然,赢得了一声叫好。

「说得好。」

叫好声明明甜美的过分,我却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这声音,我到死都忘不了!

姜静雅!

就是前世霸凌我的「富家女」!

2

「苏纭纭,你不是爱喝免费汤吗?快把这桶黑汤喝了吧?!」

「苏纭纭,你衣服是从垃圾桶拿的吧?以后干脆叫你苏垃圾好了!」

「苏垃圾,你哪只手碰的秦莫琛?我来给你做个印记!」

「苏垃圾,你那么喜欢男人,我给你送几个怎么样?」

我要死死扣住手心,才能低眉顺眼呆在一旁,听沈春兰激动地说道:「这就是大小姐吧?长得可真是好看!」

姜静雅骄傲地哼了一声,上下打量着我,眼神中充斥着鄙夷:「长得妖里妖气的!」

沈春兰听了之后直点头,目光始终落在姜静雅的身上。

「可不是,乡下丫头哪有大小姐长得好看又漂亮啊。」

「……」

我心里无尽冷笑。

这时。

「小雅,看妈妈给你带回来了什么?」一道温和的女声搅乱了平静,是姜家的女主人,梅尚云回来了。

她四十上下,保养得极好,温婉多姿,挽着的长发隐约可见耳后的一点红痣。

在梅尚云面前,姜静雅一改刚刚的傲慢,一派天真地下来,走到我身旁:「妈妈,我在和新来的姐姐打招呼呢!爸爸让她和我上同一个学校,真的是太好了!我又多了一个朋友。」

姐姐?

我心中冷笑连连。

沈春兰早产生女,而苏家重男轻女,她偶然间知道姜家夫人待产,就这么使尽手段,掉包了两家孩子。

那时候,姜家才刚刚起步,都没有人照顾姜夫人。

沈春兰一击得中,给自己亲生女儿换来了冲天的富贵。

「那你可得多多照顾这位姐姐,毕竟你是东道主。」姜夫人一如既往地温柔。

上一世,我被沈春兰处处指摘,不敢靠近主宅,只敢远远看着。

到死,都没和姜夫人说过几句话。

这一世,我鼓足勇气:「姜夫人,你好,我是苏纭纭。」

姜夫人闻言一愣,温柔的目光落在我身上,随后笑着点头:「你的名字真好听!」

「夫人,我家孩子胆小手生,让您见笑了!你快和大小姐进去吧,外面热!」沈春兰一把把我拉到身后,臃肿的身材把我挡的严严实实。

姜夫人没有多疑,和姜静雅离开了。

直到离开,我都能听到姜夫人宠溺的声音:「你上次要的珠宝,妈妈都给你买了……」

「看什么看!作死,谁让你和夫人说话的?你是什么身份,小心脏了夫人的眼睛!」

沈春兰尖酸刻薄,把我拉到一边:「我可是警告你,姜家看在大小姐的面子上让你进菁英中学,你要听大小姐的话,知道吗?!」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去主宅那边!」

我可有可无地点头,知道等会儿姜静雅就会过来。

而我,等着她!

3

姜静雅如上一世一样,在晚饭后走了过来。

她避开了其他人,直接找上沈春兰。

「我们菁英中学向来是不收校外的转校生的,大家都是直升,只是听说学校对贫困生有补助,一年五万。」

沈春兰一听到五万,眼睛一下子亮了:「大小姐,那这个贫困生怎么申请?」

姜静雅似笑非笑地看了我半晌:「当然是穿得越破越好!」

姜静雅一走,沈春兰就翻箱倒柜:「我们带来的旧衣服呢?你二姐不要的那身!」

我按住她的手,强忍住恶心道:「妈,我收拾的,我知道在哪里,明天我知道怎么做。」

沈春兰知道我的性格,从来都是听话不反抗。

她点了点头,放心地做别的事去了。

我却想到了上一世,穿着破衣服进校园的窘迫。

还记得当时姜静雅说着风凉话,说旧衣服不够破,沈春兰立刻用剪刀剪了又剪。

我就穿着这么一身被剪得破烂的衣服,进了贵族学校,邋里邋遢,简直就是异类中的异类。

我远远看到姜静雅站在人群中间,捂住鼻子,娇气地说道:「佣人的女儿,一直捡垃圾桶里的衣服穿……」

苏垃圾这个名号从那一天起,伴随了我整个高中生涯。

「也不知道她洗不洗澡,要不,我们帮她把头发剪了,省的她洗头发了!」后来的变本加厉,就是从这一天开始。

所以这一次,我早就把旧衣服全部扔了。

第二天,又故意磨磨蹭蹭,等姜静雅离开,才出房门。

「死丫头,大小姐都走了,你才起床?!我看你真是小姐的身子,丫头的命!」

沈春兰骂骂咧咧,可一出门来到大厅,怕别人知道她私底下的嘴脸,她语气竟然带了点宠溺。

「孩子不小心睡过了头,懒得很!」

好一个变脸大师,姜静雅和她可真是一脉相承。

「你二姐那身衣服呢?」沈春兰看我站在那边,穿着自己带来的 T 恤。

「李阿姨说那个不干净,已经扔了。」

我昨晚故意给李阿姨看到了那身衣服,有洁癖的李阿姨立马受不住,扔了那身衣服。

到手的五万没了,沈春兰怎么能忍?

她习惯性地抄起手上的鸡毛掸子,就要打我。

在乡下,她早就打惯了,完全忘了是在别墅里,富人区。

「沈阿姨,你在干什么?」姜夫人下楼正好看到这一幕。

4

不等沈春兰开口,我就小声哽咽:「我把家里带来的旧衣服弄丢了,妈妈是心疼才打我的……」

「第一天上学,穿什么旧衣服?」姜夫人不赞同,她放下手里的包,带我去二楼。

「小雅有很多新衣服,有的早就不记得了,你拿一身。」

我有点羞涩地低头,恰到好处地露出了耳后的红痣。

「谢谢夫人。」

姜夫人显然注意到了这个红痣,脚步微顿:「你耳后有一颗红痣,很漂亮!」

「那是我打小就有的,家里其他人都没有,都说我基因突变。」

我认真地扮演着一个淳朴的乡下姑娘,看到别人的好意就满心热忱,把自己的事一股脑子说了出去。

「爸爸估计就是听到别人说我不像他,所以才不喜欢我的……」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像极了需要关心跟保护的孩子。

说完这话,我明显看到姜夫人目光流露出关切和困惑。

突然……

「哎呀,夫人,上学快要迟到了,我让纭纭先走?」

就在我努力多跟姜夫人沟通的时候,沈春兰恰到好处的出现了,她一句话就把我带了出去。

姜夫人欲言又止,却也只能作罢。

……

走到别墅外。

沈春兰狠狠甩手,眼看着耳光要打过来,我一个侧身,满脸委屈:「会有巴掌印,夫人看到怎么说?」

「好好好,你攀上高枝,嘴硬了是吧?谁允许你和夫人说话的?!」沈春兰到底是忌惮丢掉这份工作。

因为没有哪一家会喜欢动手打人的保姆。

「我只是觉得夫人很温柔,比起来,她更像一个母亲。」我意有所指。

沈春兰脸色一僵,果然慌了。

她开始了洗脑,深深叹了口气:「姜夫人衣食无忧,当然温柔,我却是个没用的乡下妇女,为了你,我离婚都没要你弟弟,还来到这里,干伺候人的事,就是为了能让你读个好高中!」

「你这死丫头,还说我不像个母亲?」

「果然啊,我养你有什么用啊,我真是个苦命的人呐。」

「……」

沈春兰唱念俱佳,我却在复盘今天发生的事情。

做阿飘的那些年,我早就摸清了所有人的癖好和习惯,知道他们喜欢什么,也对他们的性格了如指掌。

所以周一的早晨,姜夫人是要雷打不动去喝早茶的。

我挑在这个时机,就是希望能引起她的注意。

在她心里种上一颗种子,等待萌芽。

眼下,我要去学校吸引另一个人的注意。

5

我到学校,正好是刚下课的时候。

姜静雅看到我的那瞬间,整个人都在冒火。

我不仅没有穿破衣服来学校,还穿上了她的新衣服。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乡巴佬?感觉还挺漂亮的!」

「这衣服也不便宜,小一千呢!」

教室里面,议论纷纷。

这就是菁英中学,先敬罗裳再敬人。

班主任清清嗓子:「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苏纭纭,大家欢迎!」

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却比上一世的嘘声好很多。

我满意这个开头,一点都不怯懦:「我是苏纭纭,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处。」

漂亮的人还是占优势的,我第一次感谢自己这张脸。

和四周人混了个脸熟,我听到了姜静雅不小的爆料声:「保姆的女儿……这衣服,不对,这衣服是我的,她偷我衣服?」

姜静雅最后的话,我只当没有听到。

因为有更重要的事等着我去做。

我顺着校园操场的小路,摸到了西北角。

这里有一片蔷薇花丛,人迹罕至,围墙不高,是翻墙进学校的绝佳地点。

我拿出手里的面包,认真地喂着墙角的小猫。

默数一二三。

身边花瓣惊起,一个利落的身影从围墙上落下。

我抬起头,看到了菁英中学的传奇人物,秦莫琛。

他个高腿长,五官精致,既清纯又霸气,堪称病娇与钓系的完美结合。

在菁英中学,就是脸在江山在的校草。

人前,他是斯文有礼的高冷学霸,人后,他是偶尔逃学,喜欢甜品的铲屎官。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姜静雅喜欢秦莫琛。

上一世,我本已经习惯在班级里当透明人,可就是在秦莫琛偶尔问过我一次题目之后,针对我的霸凌变本加厉。

剃成板寸头,水杯里的口水,凳子上的红墨水,还有最后的屈辱。

可以说,秦莫琛是那个导火索,偏偏他又曾经真诚地问过我,是否需要帮助。

那是我被剃成板寸,在天台哭泣的时候……

当时的我被沈春兰下跪请求,不追究姜静雅的过错,一时心软答应了。

是秦莫琛,我应该痛恨的人,向我伸出援助之手。

当时的我一把推开了他。

但是现在,我要去推倒他!

6

于是。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站起来,踉跄一步,身子迅速歪了过去。

正好把他推倒:「不好意思,我脚麻了没站稳。」

我嗫嚅着道歉。

秦莫琛带着口罩,露出的眉眼也更加夺目。

「没关系。」秦莫琛声音悦耳清亮,少年感满满。

我认真看向他的眼睛很漂亮,长睫毛忽闪,怪不得把姜静雅迷得神魂颠倒,把但凡有意思靠近秦莫琛的异性全清理干净。

「谢谢你。」

我伸手把口袋里的一颗糖放在他手里,冲他笑了笑:「要不是你,我就摔倒了。」

估计他也是第一次看到遇上自己不脸红还能如此淡然给糖的女生。

他迟疑了一下,才接过我手里的糖,仔细看了一眼。

我没有看他,继续喂猫。

只希望今天的推倒,能让他印象深刻。

一连几天,我都去喂猫,有时候会遇到来喂猫的秦莫琛,有时候会遇到翻墙进来的他。

时间一长,他再见到我,也会点点头。

我时常也会带一颗糖给他。

这段时间里,我要不停的加深他对我的印象。

再一次和秦莫琛说话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在这半个月里,姜静雅成功地让班级大部分人孤立我。

我的作业没人收,体育课没有人愿意和我组队,吃饭总是四周真空。

这些对我来说只是小儿科。

我连个眼神都不愿意给他们。

可今天不同,秦莫琛来了。

他刚来,我就把眼睛揉红了。

「你也是逃学的吗?」

这次,我主动询问,也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哭:「我今天遇到了不好的事,所以才会翘课。」

「算是吧……」秦莫琛如我猜测一般,接近了就会有回应:「美术课,太无聊了。」

「我是太孤单了,体育课,没人和我组队,我干脆溜过来了,我叫苏纭纭,你呢?」我小心翼翼地询问,手拽着衣角。

「我?你不知道我名字?」要不是秦莫琛长得帅,光凭这句话,就可以获封普信男。

不过,他在学校的确是风云人物。

「你戴着口罩,我认不出来。再说,我是转学生。」我故作好奇。

紧接着,我又叹了口气:「算了,你还是别认识我比较好,和我走得近都会被人针对。」

我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猫咪。

「你有什么事,不介意可以说说。」秦莫琛坐在另一旁,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想他一定看到了我红红的眼睛,少年的善意让我想到了过去。

我把我被霸凌的经历详细了说了一遍,却没有点名道姓。

我相信,凭借秦莫琛聪明的头脑,回去问问,自然能知道是谁。

「我妈总是让我忍着一点,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特权?多谢谢你听我唠叨,没有朋友,我连倾诉的人都找不到。」

我顺理成章地提出感谢:「只能说给猫咪跟你听了。」

「明天,我带点吃的过来,你还在这里吗?」

我说着,顺手又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来:「同学,谢谢你听我倾诉。」

「在。」

他看着手里的糖,像是在沉思。

7

就这样,我默默投喂那个猫咪,也默默投喂这个少年。

投喂时,倾诉点不如意的事,久而久之,他也回应一些。

知道我参加过数学竞赛后,他还把竞赛题目带过来,一起探讨。

都说每日聊天,会让人上头,我想现在已经到了火候。

所以。

姜静雅又一次逼着我喝食堂免费汤的时候,我没有跑走,而是看着不远处的来人,默默举起了碗。

碗没拿稳,撒了一地。

本来抱着胳膊看好戏的姜静雅,一下子怒了:「你什么意思?上次让你喝汤,你跑了,今天又玩这一招?!」

孤立我已经不能让姜静雅满足了,特别是在知道我的成绩之后,她越发嫉妒了。

她一个眼神,几个小跟班就端着碗要来帮她逼我喝汤。

温热油腻的汤汁黏在我身上,看我狼狈,姜静雅笑的花枝乱颤。

「让你这个穷鬼一次喝个够!」

她嚣张不已,狠狠的霸凌我,以为角落就没有人来。

「啪——」

一个跟班的碗突然被人打碎。

跟班面目狰狞:「谁他妈耽误我——秦莫琛?!」

跟班平时是个小太妹,眼下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一张圆脸快速泛红。

下意识的退到了姜静雅身后。

「哎呀,地太滑了,不小心撒到了纭纭你身上,你不会怪我们吧?」姜静雅反应极快,茶言茶语,把错全都推到地心引力身上。

背着秦莫琛,她威胁地看着我。

果然是沈春兰的亲女儿,这说话的姿态跟语气转变速度,简直就是刻在了 DNA 里!

我慢条斯理地也打起一碗汤,一股脑倒在她身上:「手滑,你不会怪我吧?」

我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你!莫琛哥哥,你看她欺负我!」姜静雅故意示弱:「我都道歉了,而且还不是我打翻的,怎么能撒我身上?」

秦莫琛却没有搭理她,而是脱下校服外套递给我:「就是她欺负你吗?」

姜静雅听到这话,脸色煞白,生怕在秦莫琛心里留下坏印象,她连忙解释:「莫琛哥哥,我们两家可是世交,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不信,你问问苏……苏纭纭,看看我有没有欺负她?她妈妈还在我们家当保姆呢!」

她把「当保姆」三个字咬地极重。

「不是……姜小姐,刚刚是我错了,这事和我妈没有关系。」我声音哽咽,连忙摆手。

在别人眼里,就是被欺负的可怜人。

很可惜,姜静雅没有这个脑子,还非要上纲上线,打了电话让沈春兰过来。

沈春兰赶到学校,知道我竟然敢泼姜静雅,立马跳了起来,嘴里骂骂咧咧:「贱胚子,为什么要这么对大小姐!我打死你这个下贱货色,贱种!」

8

粗俗不堪的言语,回荡在办公室里面。

姜静雅骄傲地抬起头:「沈阿姨,你倒是问问清楚你女儿,我有没有欺负她?」

沈春兰一听沈阿姨,老脸笑成一朵菊花,抄起旁边的扫把,往我身上招呼:「让你撒谎!让你骗人!」

扫把第一下凶狠地打在我身上,第二下就被秦莫琛拦住了。

「这位阿姨,您面前的可是你的女儿?!你下手那么狠,她真的是你亲生的吗?」秦莫琛还是少年,却是贵气十足。

尤其是他周身散发的气场,镇住了沈春兰。

沈春兰不敢再动手,一听到亲生二字,脑子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

「当然是亲生的,棍棒出孝子,不打不成才!」

沈春兰是方脸,五官看得过去,凑在一起却有些土气。

而我则是鹅蛋脸,五官长得根本不一样。

我忍不住看了看姜静雅,同样是方脸,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两个人那么像?

因为有秦莫琛在,沈春兰跟姜静雅不敢挑头欺负我。

沈春兰和学校老师道歉,把我带回家。

上一世也是这样。

姜静雅逼着我理板寸头,沈春兰就站出来,说我是自愿的。

姜静雅把我关在体育室里面一个晚上,沈春兰就敢说我逃课。

姜静雅把烟头烫在我胳膊上,沈春兰都能闭着眼睛说我抽烟喝酒喝多了。

事后,她总是让我忍耐,把一切都推在我不讨人喜欢身上,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很糟糕,是个废人,恨不得埋在泥土里腐烂。

直到当了阿飘,跳出这个局,我才发现隐忍跟自我怀疑,就是被他们操纵的根源。

我错就错在,没有在姜静雅第一次打我的时候,把她往死里打!

「你那是什么眼神?还不跪下!」沈春兰把我带回家后,露出了真面目:「在学校我不能收拾你?在这儿,还不行!」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我护着要害部位,任由沈春兰拳打脚踢。

直到我被打的脸色发白,沈春兰才收手,她看了看,觉得没有伤痕,这才出去做事。

任由我一个人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我站了起来,把藏在门板后的手机收好。

刚刚录像的内容够了,可脸上的伤不够。

我对着卫生间的镜子,有技巧的抽打自己。

一道道血痕,像是最残忍的艺术品。

我要撕下她们的伪装。

让本该属于我的一切,统统还给我!

「110 吗,我要报警!我母亲家暴我,我要被打死了!」

9

警察过来的时候,姜家一家正在吃晚饭。

沈春兰在客厅那里伺候着,眼神慈爱地看着姜静雅。

「大小姐真是人美心善,和她妈妈一样,最有爱心了,经常帮助同学!我家孩子很感谢大小姐呢!」

「就是她不爱上学,天天神经兮兮的,真是什么都比不过大小姐啊!」

沈春兰用尽了所有词汇,用来贬低我,抬高姜静雅。

姜静雅得意的抬了抬眉。

但这一切,被进来的警察打断了。

「谁是沈春兰,你女儿呢?」

警察询问的时候,我已经拖着一条腿过来了。

身上的血痕毫无掩饰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警察叔叔,就是她,打我的。」

「警察同志,你误会了,我就是敲了她两下!这怎么可能是我打的呢?是她摔倒了!」沈春兰看到我的那一刻,眼睛都直了。

刚刚检查过我身上伤痕的她,瞬间想到了我身上。

「我这女儿有自残倾向!」

「我没有自残倾向!」我流着泪怒吼,替上一世的自己辩白。

「是你打的!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不是我亲生妈妈,为什么你总是骂我贱种,?」

这句话终于问出了口,我脱了力一般,把胳膊露出来:「为什么你打我打的那么狠?」

「爸跟你离婚,说我长得跟你们一点也不像,妈,是不是真的不是你女儿?毕竟,哪有当妈的能这么对亲女儿的?」

我把手机递给警察小哥:「这里面是证据。」

从耳光到拳打脚踢,谁都能看出来沈春兰在虐打我。

沈春兰被拷走了。

姜家死一般的寂静,姜总难得回家吃饭,居然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他大发雷霆:「这种人为什么要招进来?」

「爸爸,我们把她们赶走吧!」姜静雅兴奋地建议。

她早就看我不顺眼。

找到机会恨不得立刻把我们扫地出门。

姜夫人见我一身伤,心疼地望着我:「沈春兰也就罢了,苏纭纭又没有犯错,她父母离婚,本就没有可去的地方!」

「夫人,我真的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你能帮我查查吗?」

我流着泪,脸色哭得通红:「夫人,我看您疼姜小姐,才让我看到了原来母亲是这样的。、,而我妈一言不合就要打我。」

姜夫人点点头,让姜静雅陪我。

姜静雅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眼神中充满着阴鸷:「有些事情,我劝你还是不要想!想借这个机会赖在姜家,你就是痴心妄想!」

「还有,不许和秦莫琛说话,他是我的!」

她并不担心我说她霸凌,因为霸凌都是没风的影子,我根本没有证据。

这一世的她还没做出后续那些事。

可我怎么会放过她?

10

当秦莫琛出现在 1 班门口,所有女生都尖叫起来。

姜静雅更是面若桃花,矜持地坐在那里。

「天哪,秦莫琛是来找你的吧!姜静雅,真羡慕你和校草一起长大!」

「校草来做什么,是要和你表白吗?」

姜静雅笑的灿烂,仿佛已经确定是来找她的:「别这么说,莫琛哥哥说了,大学才谈恋爱……」

众人兴奋得尖叫,我就像一个格格不入的人坐在最后。

是的,自从姜静雅说我是保姆的女儿,还带头孤立我之后,我就搬到了最后。

姜静雅讨厌的人,他们也跟着讨厌。

不过我很喜欢这个位置,这里至少安静,加上我成绩不错,暂时没人做的过分。

秦莫琛过来也在我预料之中。

他略过姜静雅,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朝我的方向走来。

他明朗清澈的眼神落在我脸上。

「你好久没去喂阿花了,你还好吗?」秦莫琛耳尖微红,少年的心意有如明月。

他说话的时候,教室里鸦雀无声。

我用余光瞥到了姜静雅脸色发红,死死地盯着这里。

姜静雅在班上一直宣扬自己和秦莫琛多么要好,一口一句「莫琛哥哥」,描述他们关系的时候言语中全是暧昧。

谁知道秦莫琛第一次来这个班,却是找我呢?

「还好,阿花还好吗?」

我一边和秦莫琛说着猫咪的事,一边下意识的捂着胃,饮食不规律让我胃部灼烧。

秦莫琛眼尖地发现了我的不适,扶着我要去医务室。

「你不舒服么?」

他蹲下来,抬头看我皱成一团的脸:「胃不舒服?我带你去医务室。」

他语气里竟然夹杂着不易察觉的关心。

姜静雅一下子拦住了他,忍耐着烦躁:「莫琛哥哥,苏纭纭毕竟是女孩子,让我扶她去吧?」

我一听到她声音,立刻害怕的缩在秦莫琛身后:「别,我,我不去了。」

「姜静雅,要非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秦莫琛护着我,冷漠地说道。

「别人可能怕你姜家,我可不怕。」

「让开!」

秦莫琛要不是顾着两家颜面,估计早就要翻脸了。

我暗暗啧了一声,姜静雅犯了那么多错,却还是凭着姜家大小姐的身份,可以逃过一劫。

所以不毁了她姜家女儿的身份,怎么对得起她的恶毒呢?

趁着去医务室,我拿到了之前的体检报告,满意地看到了血型。

据我所知。

姜总跟姜夫人的血型都是 O 型,O 型血的父母只能生出 O 型血的孩子。

恰巧我就是 O 型血。

「姜家和秦家有很多合作,所以……对不起!」秦莫琛解释刚刚的一切,懊恼地道歉。

利益的纠缠,让他无法直接承诺。

也无法直接跟姜静雅撕破脸。

我握了握他的手,冲他笑了笑:「我受欺负和你又有什么关系?难道风把树刮倒,我还要去怪树不牢固吗?」

这也是上一世,我想对秦莫琛说的话。

他永远不会知道,那个盛夏,他的一句关心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

11

殴打我的事,沈春兰拘留十日,就回家了。

回来后,她学聪明了,不敢像以前那样打我,只能愤愤地拍打被子。

姜夫人没有纵容她,让她立马收拾包袱走人。

沈春兰好不容易能找份工作留在亲生女儿身边,她怎么可能愿意轻易离开?

她约了姜静雅见面。

说有重要的事跟她说。

我听到了,偷偷跟着她们。

沈春兰跑去找姜静雅求情,甚至哭着去抱她!

我远远躲在阴影处,满意地用着手机录音,只听到沈春兰肝肠寸断的声音。

「小雅,你才是我的亲生女儿啊!我当时生下你,苏家重男轻女,甚至要把你扔掉!我带着你来看望夫人,想求一份工作,夫人正好生产后大出血,孩子根本没人照顾……」

「我想给你更好的生活!就把你换给了夫人!我害怕的连夫人面都没见,也不敢再多逗留,所以我就走了!」

姜静雅一脸难以置信,抓狂的尖叫:「你胡说!我怎么可能是你这个村妇的女儿?!」

「你屁股上有块青斑!」沈春兰流着泪说道。

不小心听到这等隐私,我愣住了,干脆举起手机录像。

「我不信我不信!你给我滚!」姜静雅大哭大闹,把房间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

她高声疾呼,恨不得把人都吸引过来:「妈妈,沈阿姨不肯走,还把气撒在我身上,摔我东西!」

姜静雅一边恶狠狠摔着东西,一边高声怒号。

听到外面脚步声,她立马落泪缩到墙角,装出一副受害人的表情。

姜夫人心疼地抱着女儿。

「妈妈,沈阿姨来求情,我不愿意留个随时打人的恶魔在身边,她就突然发怒摔了东西,好可怕!我们现在就让她们走,好不好?」姜静雅哭的梨花带雨,让人动容。

沈春兰顿时傻眼了,看着姜静雅怨毒的眼神,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我想,她大概没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知道真相后会恶心她、嫌弃她。

「……是,大小姐没说错,是我扔的!我恨你们姜家!要不是你们,我不会和女儿分开!」

沈春兰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深呼吸口气,把罪都顶了。

她说的凄楚,眼含热泪,姜静雅却头都不抬。

其他人不知道实情,还以为说的是我。

啧。

其实啊,她爱女心切,不想暴露姜静雅的真实身份。

「妈妈,我看沈阿姨知错了,乡下哪有不打孩子的,要不就让她们娘俩一起走吧!」

姜静雅推波助澜,想让我跟着走,以绝后患。

「妈妈,沈阿姨也不容易,离婚还带着一个女儿,单亲妈妈不容易!她肯定不想跟她女儿分开的。」

「夫人,姜小姐说的对,让我带她走吧,我知道错了。」沈春兰咬着牙。

姜静雅摇了摇姜夫人的胳膊:「妈妈,让苏纭纭走吧,她们俩是亲生母女,分开会难过的!」

姜夫人叹了口气,没有心情考虑,只是摇了摇手:「算了,你问问纭纭的意见。」

沈春兰深深地看了姜静雅一眼,毅然决然地转头。

而我,早就趁着这个机会到了她们跟前。

12

沈春兰张嘴,假装慈爱:「纭纭,妈妈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打你了,你和我走吧,我们换个地方生活!」

「以后你想要什么,妈都满足你,再动手我就打我自己!」

我沉默不语,眼眶早就红了。

哽咽的连半句话都说不出口。

沈春兰见我不吭声,拉着我就回去收拾东西,她要给她女儿带走最大的威胁。

姜静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

沈春兰激动地走了过去:「大小姐,我……」

「出来。」姜静雅狠狠的瞪了眼我,命令式的让沈春兰跟她出去了。

回来之后,沈春兰的眼神就变了。

这眼神就和上辈子她要推我下高楼时一模一样。

终于,这一天还是来了。

……

姜家大小姐生日。

海市名门贵族全来了,衣香鬓影,姜静雅穿着高定,头发高高盘起,温柔地依靠在姜夫人身旁。

「你是怎么进来的?」姜静雅走过来死死盯着我。

很惊讶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笑着指了指远处的秦莫琛:「是秦同学带我来的。」

「靠男人?你是交际花吗?」姜静雅嘲讽地说道。

看得出来她很紧张,手里的高脚杯快要被她捏碎了。

「小雅!苏纭纭是我邀请过来的,你不是说你们是朋友吗?」姜夫人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斥责道。

姜静雅显然没料到姜夫人在身后,脸色一变。

「妈妈,我只是生气沈阿姨做的事,才迁怒苏纭纭的!纭纭,你不会怪我吧?」

她咬着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怕纭纭也跟沈阿姨一样呢。」

「当然不会怪你,毕竟我们可是朋友。」我微笑着说道。

等姜夫人走后,姜静雅端着酒杯小声说道:「穷酸的人只会一辈子穷酸,你给我等着!」

「是么?到底是谁穷酸?对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我凑近她附和道,勾唇看着她。

「你……」

姜静雅不明所以,随后像是想到什么,瞪着我气得浑身发抖,脸色也变得煞白。

我笑了,好戏就快上场了 。

「多谢各位,来参加小女的生日会……」姜总发言。

姜静雅瞟了我一眼骄矜地昂着头。

而我看着她,给她算了算时间,姜静雅这种借着身份蛮横无理的姿态,很快要结束了。

「姜总和姜夫人都对姜小姐非常宠爱,也为她准备了礼物。」主持人在台上说话。

礼物送上之前,大屏幕上出现了姜静雅从小到大的照片。

正在众人颔首微笑的时候,异变突生。

三。

二。

一。

一段音频突然配着文字出现。

——你是我的亲生女儿啊!

——我当时把你换了过去……

惊天大瓜。

音频里的声音明显是姜静雅的,另外一位,认识沈春兰的都知道是她。

众人竖起了耳朵在听,姜静雅看上去脸色廖白,气得要晕倒了。

「不不不,快把这个关掉!」

姜静雅恼羞成怒,顾不得大小姐的身份,冲到前面故作疑惑:「一定是电脑被黑了……」

话音刚落,大屏幕上就出现了画面。

沈春兰呆呆坐在地上,而姜静雅发了疯一样地摔东西,一边摔一边喊:「妈妈,沈阿姨砸东西!」

她脸上的疯狂和声音里的颤抖,割裂而又统一。

那天在房间里发生的一幕,百分百还原在了屏幕上。

「天哪,这是那个文静的姜大小姐?她在发什么疯?」

「姜静雅是想用这样的手段赶下人走?不至于吧!」

「你是不是傻,地上那个就是声称是她亲生母亲的女人,那段录音看来是真的!」

「那么,真正的姜大小姐在哪里?」

周围的议论声此起彼伏,质疑跟怀疑声响彻了整个大厅!

13

姜静雅颓废地坐在地上,发疯的一样跑过来指着我:「这一切是你做的?是不是!」

紧接着,她又狠狠掐住我的脖子:「我才是姜家大小姐!你就是个贱人!贱人!」

我能怎么办?

当然是满脸无辜,无力地推她,幸好秦莫琛及时赶到。

我泪流满面地看着她:「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怎么可能是我做的?」

「你们母女串通好的,沈春兰呢?她要毁了我?」姜静雅已然癫狂。

众人的指指点点,让她根本接受不了。

姜夫人一脸沉重地走过来,质问道:「这上面的都是真的吗?」

「小雅,其实我昨天刚刚收到调查结果,不论是血型还是 DNA 报告,都能证明你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可是我们养大你那么久,自然是有感情的!」

「我刚刚和你爸商量过,就当我们有两个女儿,你还是我那个纯真可爱的女儿!可是,你怎么能隐藏的那么深?」

姜静雅的血型是 AB 型的,光看血型就不是他们的女儿。

那天拿回体检报告的时候,我把姜静雅的也拿了回来。

也许是姜夫人看到血型报告,才做的 DNA 检测。

但姜夫人是个心善的女人,上一世我就知道了。

上一世,姜静雅身份暴露,而我早就离世。

没有人知道她的所作所为,都以为她是无辜的。

毕竟,婴儿被换,小小的她又有什么错?

姜夫人的一腔母爱双倍地付出给了姜静雅,徒留我看着蛇蝎心肠的姜静雅甜甜笑着。

这一世,我就要让她声名狼藉。

断了任何一条后路。

姜静雅不知道姜夫人竟然会有这个打算,一下子懵了。

随后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扑起来抱住姜夫人的腿:「不……不是真的,妈妈你相信我。」

还不忘指着我告状:「是她,一定都是她们母女害我。」

正当此时。

秦莫琛走上前,把这段时间收集到我被姜静雅霸凌的证据交给了姜夫人。

「姜阿姨,这些是我收到的证据,姜静雅一直在学校霸凌纭纭!」

被剃光头、被嘲笑、被欺辱。

果然都是有迹可循的。

姜夫人看着这些,崩溃得落了泪。

她看着我满眼愧疚,低头闭了闭眼,扯开姜雅静的胳膊:「你……太让我失望了。」

姜静雅颓废地跌坐下,脸色惨白的像是一张纸。

就这样,生日会上的闹剧,成了海市半个月的谈资。

真假千金归位,假千金疯疯癫癫,进了疯人院。

而沈春兰因为偷换婴儿被调查,进了局子,等待被姜家起诉。

事后姜夫人哽咽地对我说:「孩子,我是你的亲生母亲,这么多年苦了你了,我看到你耳后的痣,就该想到的,妈妈愧对……」

正如我所料,这颗特殊的红痣是会遗传的。

所以一开始,姜夫人心里的种子就萌芽了。

我走上前拥抱她,闭上眼心满意足地轻声道:「没关系的……妈妈。」

话音刚落我被她用力抱住。

真好,这一世,我终于是你的女儿了。

14

当我再次回到菁英中学的时候,看到那些人前倨后恭,只觉得虚伪恶心。

那些无孔不入的恶意浇灌在一个少年人身上,那是有多么沉重。

我走过来了,可又有多少人还在苦苦挣扎?

「你又来喂阿花了?」秦莫琛蹲在我一旁。

我却懒得再装了:「对不起,之前我利用你对付姜静雅。」

我叹了口气,想对他坦诚点:「甜品,面包房买的,猫,我还是更喜欢狗,我也不喜欢逃课!」

秦莫琛靠近一点,俊秀的脸庞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我知道,你买的我都喜欢,狗也不错,我以后肯定认真上课!」

这次,换他从兜里掏出一颗糖。

少年的目光真诚热烈,风还未动,我心动了。备案号:YXX1lRBz0jbtYDZ58AzCM1Mb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