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哪些好看的悬疑凶杀案小说?

我是警察的孩子。

却是被犯罪分子养大的。

我父亲是猎罪奇才。

我却是杀人无数的天生坏种。

我是一个不太像杀人犯的杀手。

白天,我是咖啡店的老板娘。

晚上,我是在线接单的凶徒。

对了,我的那家咖啡厅,就在开在警局对面。

我时常会扎着丸子头,穿着洁白的裙子在店里为客人泡咖啡。

当然,最常光顾的还是对面那些警察。

1.

「心月,最近不太平,你这几天还是早点关店吧。」

我刚把新鲜的咖啡端到桌上,就听见小孟警官提醒道。

我故作天真地侧了下头:「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小孟为难地看了他师父,坐在对面的沈警官一眼。

我微微一笑。说来,我和这位沈警官还有些渊源呢。

见沈警官没有反应,他才低声说道:「昨晚又发生了一起凶案,一家三口,被灭门了。」

我瞪大了眼睛,捂住嘴巴,十足被惊吓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这也太可怕了。」

「哎,我们才出完现场,马上就得回局里了。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起了。总之,你也小心些吧。」

我抿抿唇,故作轻松道:「我这对面就是警局,你们还保护不了我啊。」

2.

送走他们没多久,这件案子就上了同城热搜。

一家三口死状的打码照片也流了出来。

他们都被剥光了衣服,吊在了天花板上。

评论下很快就有人扒出来这一家三口在一年前,害死了一条人命。

他们家的小孩,在泳池内扒女性的泳衣,被抓住后一家人不但没有道歉,还胡搅蛮缠。

女主人就带着亲戚殴打被骚扰女性。

男主人就带着无赖去人家单位捣乱。

最后,明明是被骚扰的一方,却生生被逼上绝路。

不过,这些人犯了什么罪,都与我无关。

我不过是拿钱办事罢了。

可网上的人从不这么认为。

有不少人在拍手叫好,甚至认为我是在替天行道。

我嗤笑一声。

他们以为是在看小说吗,还「城市之光」。

我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杀欲而已。

3.

我是天生的反社会人格。

只不过我答应过一个人,不滥杀无辜。

想想也是好笑,多么虚伪的诺言。

这世界上有真正无辜的人吗?

只要用心去找,每个人都是有瑕疵的。

而这些瑕疵,都可以成为他们被杀害的理由。

不是吗?

4.

「你还在为法律无法制裁的人渣苦恼吗?

「你还在为键盘后口嗨的败类气愤吗?

「你还在为权势笼罩下的阴影悲鸣吗?

「嘀嘀杀人,竭诚为您服务。」

「嘀嘀~」

当夜幕降临,我又接到了无数的订单申请。

让我瞧一瞧。

有请求我帮忙杀掉负心人的。

有请求我帮忙杀掉仇人的。

还有不方便说明缘由,但是开价特别高的。

我的规矩就是这样,如果你愿意说出缘由,不但可以增高我的接单概率,还会额外获得一些折扣。

而不愿意说明缘由的,只能通过开价来吸引我。

我偶尔会接这样的单。

在咖啡店亏损的时候。

5.

今天接到的订单格外有趣。

岳父母想杀掉前女婿。

据描述,他们怀着孕的女儿在几个月前因房屋起火被烧死在了家中。

他们虽然悲痛,但也接受了现实。

可就在几个星期前,原本表现得心灰意冷的女婿突然宣布再婚。

女方年轻漂亮不说,还怀了一个月的身孕。

而且原本不富裕的女婿,开始在各方面表现得异常大方。

这引起了他们的疑心。

于是通过一番调查得知,自己女儿死后,女婿不仅得到了物业赔付的一大笔钱,还有一笔保险公司理赔的巨额保险。

可女婿从未跟他们提起,也没给过他们一分钱。

这让他们怀疑那场火灾不是意外。

但几个月过去了,证据早已湮灭,即使报警,也无济于事。

人性的有趣就在于怀疑一旦产生,罪名就成立了。

也许这是一场完美犯罪,也许这只是人心凉薄的巧合。

不过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我接了单。

他就得死。

6.

我以进货的名义,光明正大地离开了几天。

在一个星期后,终于让我找到了机会。

刚好那天是他前妻的忌日,他独自一人去祭拜。

我甚至不需要用什么复杂的手法。

烧死一个人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起先是纤维被火烧掉的味道,然后是糊掉的肉香,再然后是烧焦的恶臭,总之非常恶心。

这让我没有在现场停留过久。

我享受杀人的快感,但不代表我的五感失灵了。

在所谓的货源地玩了一个星期后,我才回到咖啡馆。

很巧,我拖着箱子回去的时候,刚好碰到了来买咖啡的小孟警官。

7.

「心月,你出门旅行去了吗?」

小孟警官拿着咖啡和我打招呼。

我挽了挽碎发,柔顺一笑。

「是啊,去进货,顺便在那边玩了一个星期。」

我看他拎在手上的打包袋,收敛了笑意。

担忧地皱起了眉:「怎么又买这么多咖啡,是有大案子了吗?」

小孟警官一向对我没什么防备。

他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心月你出门了不知道,一个星期前,有一个男子被发现烧死在了墓园后山。」

确实是杀人案,可是每天的杀人案那么多,这应该不算是大案。

我虽然喜欢杀人,但从不曾留下所谓独家记号挑衅警方。

这也是我能逍遥法外这么多年的原因之一。

于是我不动声色地打探道:「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经常听你们说案子,这个听起来好像没什么特别。」

小孟警官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心月,这件事我只跟你一个人说,可不要外传啊,据我们调查,这次的案件和上次灭门案,应该是一个凶手干的。」

「一个凶手?是被害人有共通的地方吗?」

「不是,是犯案手法。被害人或多或少存在道德上的瑕疵,而他们的死法都和这个有关,还有一些其他细节佐证,具体我不方便给你透露了。不过啊,这些可都是我师父分析出来的呢。」

小孟警官提起沈安时,语气里满是向往。

我也跟着感叹道:「沈警官啊,他可真厉害!」

送走小孟警官后,我无声地笑了。

真有趣。

该说,知子莫若父吗。

8.

眼见现在实体经济难做,我的咖啡厅推出了又贵又难吃的套餐。

随机应变,也是很好的一种隐藏方式。

我甚至不用聘请厨师,买些料理包就好。

捧场的还是那些警察。

尤其是小孟警官,他可真热心啊。

这天,我刚帮女服务生拿了高架子上的一罐咖啡。

就被站在吧台前的小孟警官调侃了一番。

「心月看着瘦瘦弱弱的样子,个子还挺高的。」

确实,我的身高要比普通女性的平均身高要高一些。

我故作俏皮地说道:「再高也没有孟警官你高啊。」

我说完,小孟警官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心月,你看咱俩都这么熟了。你就别总是孟警官、孟警官地叫了,我叫孟唯,你叫我大名就行。」

我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叫了一声孟唯的名字。

他脸上是肉眼可见的雀跃。

他不会是喜欢我吧。

真恶心,好想杀掉他。

我手指叩了叩桌面,又拿起手边的杯子擦了一遍。

不如与沈警官最后的游戏,就用孟唯的命做赌注吧。

9.

这天晚上店里的客人异常少。

我坐在吧台后面,摆弄着电脑,挑选新的订单。

间或有警察过来买单,这种感觉简直无比刺激,他们甚至只要伸一伸头,就可以看到我犯罪的证据。

但直到店里最后一个客人离开,都无人发觉。

接下新的订单后,我刚要打烊。

门口悬挂的风铃就传来了一阵脆响。

「不好意思,我们……沈警官?」

我拒客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是例外。

「打烊了?」

沈安因为常年皱着眉头,眉间有两道深深的皱纹,像个小山包。

再加上他性格有些严肃古板。

正常的询问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像是领导训话。

我笑着摇了摇头:「沈警官吃点什么?」

沈安点了份套餐。

我端上桌后,自来熟地坐到了他对面。

「沈警官这么晚还不回家,家人不会担心吗?」

沈安看了我一眼。

我立刻解释道:「您别误会,因为总看到您过来吃宵夜,所以有点好奇。虽然别的警官也都非常努力,但是像沈警官这么拼命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没有家人。」

沈安冷硬地说道。

「没看出来,您还是单身主义者呢。」

沈安没有接话:「庄老板还有别的事要忙吧。我想安静地吃个饭。」

我识趣地起身,没有再继续追问。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

10.

我新接到的订单是杀掉一个孩子。

这个孩子不久前才上过新闻。

还记得那天孟唯来我店里,一直闷闷不乐。

我尽心扮演着善解人意的角色,果然,他没忍住开始向我倾诉。

「心月,你觉得这世界上,有没有天生坏种的小孩?」

当然有啊,因为我就是。

他垂着头,没有看到那瞬间,我面无表情的脸。

还不等我回答,孟唯又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我今天出了一个现场。一个装修工人从 6 楼摔下去了,当场死亡。可他死亡的原因竟然是被楼上的孩子割断了安全绳!他的工友刚好去上厕所了,回来的时候眼睁睁看着他掉下去的。事后我上门去询问,那孩子、那孩子这么做竟然只是因为这个工人装修声音太吵,打扰到他看电视了。可那个孩子已经十岁了,他不可能不知道剪断安全绳意味着什么,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么……」

孟唯说这话时,情绪很复杂。

那是种我理解不了的东西,我只能按照话术,象征性地安慰了几句。

然后我轻声问他:「孟唯,如果,这个小孩是你的孩子,你会怎么做?」

孟唯一下愣住了,他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他皱着眉沉默了很久才说道:「如果作为家长的话,我可能会看着他,尽力教导他,然后带着他赎罪。

「不过心月,你怎么会想起问我这种问题?」

孟唯虽然嘴上没有把门的,但是作为警察的敏锐度还是有的。

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好在他没有起疑。

11.

杀人的孩子家庭条件不错。

我费了一番工夫才把他弄出来。

杀他的时候,让我回忆起了很久以前的一次意外。

这次案发后,孟唯有好几天没到咖啡店里来,想必是忙着查案子。

毕竟身为几起案件真凶的我,还在逍遥法外呢。

也不知道我那能干的父亲,有没有发现我这次留下的一点点线索。

一个星期后,孟唯来咖啡店了。

他看起来憔悴了不少。

我装作不经意间询问起案件的进展。

孟唯叹了口气。

「有些眉目了,根据现场遗留的脚印来看,初步可以判断凶手是一名男性。我们最近已经在加紧排查了。」

看来是发现了啊。

「有线索了,还不高兴。」

我抬手抚了一下孟唯皱起的眉头。

孟唯有些脸红,讷讷道:「心月你不知道,我师父最近可凶了,所以我都不敢闲着,尤其是这次小男孩的案子之后,他像魔怔了一样查资料看监控,有时还愣愣地发呆。哎,我猜他八成是想起他儿子了。」

「他儿子?」

我挑了挑眉说道:「上次沈警官还跟我说他没有家人呢,下次他来我可得好好说他。」

「千万别!」孟唯急忙说道,「心月,你可千万别在我师父面前提起他儿子。」

随后他压低声音。

「我也是听局里前辈说的,我师父的儿子,在九岁那年失踪了,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哎,听说我师父特别疼他,有一年他们小区里几个孩子接连发生意外,吓得我师父连续请了好久的假陪他儿子。」

我倒是没想到从别人嘴里还能听到这么一个版本。

12.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天听了孟唯说起从前的缘故。

晚上睡觉时,我梦见了小时候的场景。

那是一个普通的下午,天边残阳如血。

天台上几个玩耍的小孩在延伸的平台上跳来跳去。

一个男孩拍着我的头说道:「多亏你发现了一个这么好玩的地方,以后我们再也不叫你野种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梦里很模糊,我也记不清了。

我只记得临走时,其他小孩都没注意,我冷眼旁观着那个男孩摇摇欲坠的身影。

他惊恐绝望的眼神,以及「嘭」的一声后,涌上我心头的兴奋感与满足感,都让我记忆犹新。

那只是一个意外。

而对我来说,有些东西却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13.

梦醒后,我起身倒了杯水。

不禁回忆起了从前。

那会我还是沈安的孩子。

听说我母亲在生我的时候,因为羊水栓塞死掉了。

而沈安在警局忙着办案,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我当然不可能因为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恨沈安。

事实上,小时候的我跟沈安就像是陌生人。

好像除了办案,没什么事情能挑动他的情绪。

而真正让沈安注意到我,则是因为那次意外。

沈安通过调查得知,我经常跟发生意外的孩子一起玩,甚至出事的地点,我们一起去过好几次。

他的怀疑来得莫名其妙。

毕竟小孩子都是纯洁又无辜的。

可他还是把我关在家里逼问我。

我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拼命地哭。

他也是这时候才想起向老师询问我的异状。

可自从我当众捏爆金鱼,看到老师惊惧嫌弃的眼神后,我就再也没在人前做过这种事情。

不过沈安就像天生能闻到犯罪气息的猎犬。

他带我去看了心理医生,我那时还小,伪装得不成功。

很快被确诊了反社会人格。

猎罪天才的警察,生出了一个天生坏种的杀人犯孩子,想想就好笑。

此后沈安不敢让别人知道,偷偷陪着我治疗了一年。

结果很明显,反社会人格是无法治愈的。

一年后,沈安失去了耐心。

而我,被他关进了笼子。

14.

沈安对自己的工作岗位有着近乎偏执的热爱,所以他不可能一直看着我。

起初他只是把我关在房间。

但我就像开了刃的刀,长期不见血就会难受。

我只能自残。

他没办法,又不敢找人来照顾我,只好弄了个笼子把我像犯人一样关起来。

然后每天强制性地在电视里给我播放正能量的视频。

每一天,我都觉得生不如死。

于是一段时间后,我学会了伪装乖巧。

装了足足半年,他才把我放出笼子,只不过还是不允许我出门。

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不明白沈安,为什么他不干脆让我自残而死,这样也能省些麻烦。

后来,我趁着他某天加班,终于带着一些钱逃了出来。

有时候我也在想,命运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冥冥之中安排好了一切。

一个九岁的孩子,怎么可能逃得掉警察的追踪呢?

那一刻,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想到我被抓回去将面临的处境,我不禁恶念丛生。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人贩子盯上了我。

他们把我当作走失的小孩,拐走了。

15.

我那时候还小,不懂得那么多。

我不会哭闹,人贩子反而觉得我懂事。

比起深知我底细的沈安,这对假装夫妻的人贩子对我几乎没什么防备。

我扮作乖巧,轻而易举将的用磨尖的一次性筷子将人贩子女人扎了个半残。

鲜血喷溅那一刻,我才感觉自己又重新活过来了。

另一名人贩子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当然不敢报警。

也不敢把我随意处理掉,只能通报上级。

现在想想,地狱的大门,其实是我自己亲手推开的。

我九岁伤人致残这件事引起了犯罪组织高层的兴趣。

我被送到了那名高层面前。

那是一个看起来比沈安大一些的中年男人。

他称赞我天赋异禀,天生就是罪恶的苗子。

我生如恶狼,他却想做恶狼的主人。

此后几年,他软硬兼施企图驯服我。

他允许我杀人,甚至还教导我如何处理现场。

而我忤逆他的时候,换来的可远远不是毒打这么简单。

如今想想,沈安作为我的父亲,他教会我的第一件事就是伪装。

只有扮作乖巧,才能获得自由。

在犯罪组织里,我也是如此。

16.

事情的转折出现在三年后。

组织高层的独生女似乎被盯上了。

高层让我伪装身份去这个女孩身边保护她。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庄心月。

她 14 岁,花儿一般的年纪。

气质干净得像一捧雪。

她说:「你就是那个要来家里借住的弟弟吧,长得真可爱。」

庄心月说完捏了捏我的脸。

从来没有人这么亲昵地对过我,那一瞬间,我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庄心月完全不知道她爸爸干的勾当。

这个天真的少女一心以为自己家只是做些普通的小生意。

她和我一样,没有母亲,组织高层为了保护她也很少去看她,平常的生活也都是保姆在照料,所以她对我的到来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托她的福,我又重新回到了正常的人类社会,尽管我并不需要。

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后,我觉得庄心月这个女孩是有些奇怪的。

她总是热衷于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特地买猫粮去喂流浪猫。

比如,每周买一束鲜花插瓶。

再比如,每个节日都要大吃一顿庆祝。

陪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一丝厌烦。

后来我成为庄心月,模仿着她的那些行为。

孟唯夸我善良又热爱生活。

日子久了,除了偶尔帮庄心月解决暗处的麻烦和出去杀个人之外,我开始表现得像个正常人。

我过了一段堪称舒心的日子。

可所有美好在庄心月患上抑郁症之后破碎了。

我 16 岁那年,庄心月死了。

一年后,我被迫成为了「庄心月」。

17.

月亮西沉,朝阳初升。

我将咖啡馆的大门打开,正在更换花瓶里的鲜花时,沈安和孟唯进来了。

「难得看到二位警官一起过来啊。」

我笑着打招呼。

和庄心月一起生活的四年,我总是不自觉地观察她的动作表情,也是这个习惯,后来让组织高层留了我一命。

「嗐,我今天过生日,师父说要带我吃顿好的,那我寻思,心月你这不就是最好的嘛。」

我抿了下唇,又快速微笑着祝福了孟唯。

店里有甜点。

我将小蛋糕放在孟唯面前,说是请他吃的。

然后顺理成章被邀请着坐了下来。

沈安这个人一向严肃不多话。

孟唯东拉西扯地找了半天话题他都没什么回应。

最后还是说起了案子。

于是我自然地加入了话题。

「还没有抓到吗?上次孟警官跟我说已经有些眉目了的。」

沈安闻言瞪了孟唯一眼。

「庄老板好像对案情很关心。」

我明明表现得很无害,但是沈安一直对我没什么好脸色,也不知是不是他警察的直觉告诉了他什么。

「毕竟是连环杀人案,难免会有些害怕。听说足迹是男人的,我是不太懂这些啦,但是脚大的女人也不是没有。」

我说着跺了跺脚。

沈安的脸色却一下沉了下来。

「我理解庄老板作为群众的担忧,但这不是推理游戏,我们局有痕迹科的同事会判断,庄老板有空还是多研究一下店铺经营吧。」

沈安说完,气氛有些尴尬,尽管有孟唯试图缓解。

我耸了耸肩,继续刺激道:「沈警官说的是,您毕竟是曾捣毁过大型犯罪组织的著名警官,肯定会破案的。」

说完我直接起身离开。

我能察觉到自己越发失控的情绪。

也许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18.

情绪的失控让我破例提前打开了订单申请。

没想到却意外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订单。

下单的人是一个年轻姑娘。

她说,她跟自己的男朋友不顾家人的反对,谈了 5 年恋爱。

可这个男人始终没有向她求婚。

她甚至为这个男人流了七次产,失去生育权,都没敢告诉家里人。

男人跟她说,自己永远不会离开她。

可就在几天前,她亲眼看见男友搂着别的女人进了酒店。

她现在很茫然,想要杀了那个男人又舍不得。

所以她想把选择权交给我,让我杀了那个男人或者杀了她。

我觉得有趣,查了她的 IP 地址打算接下这一单。

这一查不要紧。

地址显示的却是孟唯的家。

我倒是聊天时曾听孟唯提起他有个妹妹。

他说他的妹妹,性子文静到有些沉闷。

跟他这个哥哥也不亲近,交了个不务正业的混子男友,家人每天都很愁。

我手指叩了叩桌面,瞬间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于是我蛊惑孟唯的妹妹说,可以让他们永远在一起。

他妹妹果然追问。

「如果你们殉情的话,不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吗?再也不会有背叛、离别、世俗,你们可以永远永远在一起,只有你们两个人。」

孟唯妹妹说,男友不会愿意的。

我笑她痴傻,并承诺她,只要收到她的死讯,我立刻就会送她的男友去陪她。

她犹豫了,我笑着将查到的有趣东西分享给她。

她没有回复。

第二天,孟唯请假没有上班。

19.

我在咖啡厅门上贴好暂停营业的告示,开始筹备最后的计划。

孟唯妹妹死讯传来的时候。

我正在不远处的天台上,看着孟唯坐在咖啡厅门口痛哭。

这种感觉真是美妙。

我直接拿出手机,发了些东西给孟唯。

果然他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当天夜里,孟唯妹妹的男友就死了。

脾脏破裂,被人活活打死的。

现场的证据,和邻居的证词,全都指向了孟唯。

孟唯被带回局里调查。

不知道沈安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我心情倒是挺好的。

「孟唯出事了,你不知道吗?」

我设计好一切回到咖啡厅时,正碰上沈安。

我当然不会傻到以为他是来喝咖啡的。

「沈警官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我又不是你们警察局的人。」

「我刚刚说孟唯出事了,你好像并不惊讶。」

我笑了笑,没有理他。

「王直(孟唯妹妹男友)死的那个晚上,你在哪里?」

「沈警官,你怀疑我也要有依据。这里不是警局,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

沈安的眼睛像鹰一样盯着我。

「我好像并没有说王直是谁。」

我将手里的钥匙重重一放。

「沈安,有证据你就来抓我,别在这里跟我玩什么文字游戏。」

沈安定定地看着我,眼露寒光:「我会找到证据的!」

是吗?可惜你没机会了。

20.

孟唯被保释那天,居然直接找到了我。

倒是省了我一番工夫。

「心月,我师父跟我说……我不相信,你跟那些被害人都不认识,怎么会呢。我师父就是太敏感,明明种种迹象都表明凶手是个男性,肯定不会是你的,要真是你做的,局里早就把你扣下来了,或者你现在早就跑了。

「而且你又不认识王直,怎么可能陷害我呢,你根本就没有犯罪动机啊。」

孟唯说话的时候还是有些难过的样子,可能还在为他妹妹的死伤心。

他看我的眼神和当年庄心月看我的眼神有些相似。

都饱含着我无法理解的感情。

我面目表情地看着孟唯。

被人信任的感觉固然很好。

但我心头更多涌起的是玩弄他人的快感。

「孟唯,车上说好吗?这里人多,我不方便解释。」

孟唯没犹豫地跟我上了车。

他可真傻啊,傻到不适合做一名警察。

21.

再次醒来的孟唯被我困住四肢,扔在了后车座上。

他眼眶通红地盯着我,却因为被堵住嘴巴说不出话。

我照着镜子,没有看他。

轻声说道:「孟唯,你喜欢庄心月,对吧。

「可惜啊,她在七年前就死了。」

孟唯呜呜地叫着,好像不能理解我在说什么。

我转过头,看着他。

「其实我真正的名字叫沈清远。你可能没听过,但你师父一定知道。」

沈安的儿子,沈清远。

孟唯瞪大了眼睛,开始剧烈地挣扎。

我开着车带他来到山上。

他太不安分,我只能给他打了一针镇静剂。

看着他昏迷的样子,不知怎么,我想起了庄心月死时的样子。

22.

庄心月十七岁时,意外得知了她爸爸干的勾当。

她觉得自己无法接受这一切,又阻止不了她爸爸,生生把自己逼成了抑郁症。

她折腾着想自杀,但我身为她的保镖,如果她死了,我一定会被高层惩罚。

于是我开始 24 小时监视她。

她很痛苦,可有的时候却会笑着反过来安慰我。

尽管如此,她还是死在了十八岁那年。

她穿着最喜欢的白裙子,躺在铺满玫瑰花的浴缸里,割腕了。

那个场景真的很美很美,以至于我一直记到了现在。

庄心月看起来虽然是自杀的。

可我还是被组织高层迁怒了。

那个失去女儿的中年男人愤怒地拿枪抵着我的头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别忘了,你的本事都是我教的。」

我没有反驳,而是学着庄心月的神态表情,看着他,哀求他。

他没有扣动扳机,盯了我半晌说道:「既然你让我失去了女儿,那你就变成她好了。」

于是手术、药物,再加上神态动作。

一年的时间,我变成了足以乱真的庄心月。

整整六年,直到整个组织被捣毁。

时至今日,连我自己都有些分不清,我到底是庄心月还是沈清远。

23.

我将昏迷的孟唯扔进早就准备好的笼子,吊在了悬崖边。

接下来,我只要等着沈安找来就好。

我在咖啡厅里给他留了信,为了孟唯,他也一定会来。

要知道,孟唯的嫌疑现在还没有洗清。

远处的云层翻滚,将太阳隐匿。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不是一个适合离开的好日子。

沈安来得比我想象的要快。

我摆弄着手里的遥控器。

这个遥控器是控制笼子上方挂钩的,只要我按下去,孟唯瞬间就会连笼子带人掉下悬崖。

「庄心月,孟唯呢?」

沈安摸着腰后的枪,厉声询问我。

我示意性地侧了侧头。

沈安紧张地看了一眼崖边。

「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想为你父亲报仇可以冲我来。」

看来他已经查清庄心月的身份了。

我笑了几声,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有种说不出的可笑。

「沈警官,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我杀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这样的我,又有什么错?」

「你触犯了法律!」

「法律?法律不也是人规定的吗?!既然他们可以制定,为什么我不可以?」

把法律作为道德底线,只会有越来越多像我这样的人吧。

「沈警官,看到那个笼子了吗,你有没有觉得很眼熟?」

沈安这时候脸色大变。

「你知道些什么?他、他在哪里?」

他颤声问我。

「他死了哦,九岁那年就死了,被我亲手一刀一刀,活剐了。」

「庄心月!你这个魔鬼!」

沈安被我激怒,我掏出遥控器,告诉他,只要我按下这个按钮,孟唯就会掉下山崖。

这时山下传来了警笛声。

我装作分心,沈安趁机上前抢夺遥控器。

争抢过程中,遥控器掉到了崖边。

我被沈安扣倒在地,戴上了手铐。

可他不知道,被他关在家里那半年,这就是我的玩具。

他急于查看孟唯的情况,根本没注意到我已经挣脱。

电光石火之间,我装作飞扑去按遥控器的样子。

「师父!他是沈清远!」

孟唯的话和枪声同时响起。

太迟了。

我向身后的悬崖倒去。

沈安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样子。

他颤抖着唇,撕心裂肺地叫出了我的名字。

真好啊,好久没有人这样叫我了。

沈警官,你大概永远也想不到,此生击毙的最后一个罪犯,是自己的儿子吧。

24.

眼前的画面突然变得很慢很慢。

我想起庄心月死前对我说的话。

她说:「小远,我知道你一直都想杀我。我爱漂亮,你让我死得好看一点吧。」

我那时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将她抱进放满玫瑰花的浴缸里,亲手帮她割了腕。

她手腕流出的血一点一点染红了浴缸的水。

她微笑着跟我说了很多。

她说不怪我让她看清生活的真相。

只是希望我之后,再也不要滥杀无辜。

我在浴缸前坐了很久很久。

久到房间中只有我一个人在呼吸时,我才轻轻说了声:「好。」

庄心月再也不可能回答我了。

那时我心头涌起一股陌生的情绪,然后是溺进深海般的窒息感。

我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呼吸着,眼中落下泪来。

心月你看,我有好好遵守承诺。

那之后,我杀掉的每一个人,都有罪。

心月你看,你那么爱漂亮,我怎么忍心让你的脸在我身上凋零。

再也不会有人能找到我们了。

我们终将在死亡的国度里重逢。

(番外)

警队赶到的时候,沈清远已经坠下悬崖。

沈安跪在悬崖边,精神崩溃的样子。

一个警员赶忙将遥控器捡起。

「队长,这遥控器里,没有放电池啊。」

警方在孟唯妹妹的手机中发现了一个神秘网站。

可点进去的时候网页已经失效。

他们极力追查,还是一无所获。

深夜,某栋居民楼内。

鼠标的点击声在寂静的夜里异常清晰。

不一会,电脑旁的音响中想起一道电子音。

「你还在为法律无法制裁的人渣苦恼吗?

「你还在为键盘后口嗨的败类气愤吗?

「你还在为权势笼罩下的阴影悲鸣吗?

嘀嘀杀人,竭诚为您服务。」

「嘀嘀~」

备案号:YXA150Alrpacjl3MEGxSrvrg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