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怎样捧杀掉一个人?

宿舍里来了一位大小姐。

一来就趾高气昂:「以后这里的一切都要听我的。」她指了指看起来最柔弱的女孩:「你,以后跟着我吧,帮我做点事。」

我听得火大,但那女孩只是点了点头,笑的温顺。

我更没想到的是,后面她会挂着同样温顺的笑意,把大小姐送入地狱。

1

开学第一天,室友拎着她的香奈儿包包警告我们,不要乱碰她的东西,她的东西都是可以达到立案金额的程度的。

当时大家刚整理好东西,还没互相认识,寝室其他人目瞪口呆地听她说完这些话后,气氛僵了很久。

我没好气地接了一句:「没人想动你的东西。」

这位大小姐冷哼了一声,又道:「那就好,我的东西都很贵,你们觊觎很正常,但可别想着动歪心思,免得一时鬼迷心窍把自己送进去了。」

我:?

我一受过良好教育的五好青年,从小到大背着八荣八耻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长大,怎么一上大学刚进宿舍就被当成贼防?

就因为你的东西都很贵?

我扫了眼大小姐的物品。

好吧,确实都很贵,但那又怎么样,谁稀罕?

大小姐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十分嫌弃地白了我一眼,接着道:「不用我再重复一遍了吧?」

我也来气了,梗着脖子道:「怎么地,看看你还能把我抓起来?」

大小姐皱起了眉毛,「我就说穷人都尖酸刻薄,我爸还非让我住宿舍,恶心死了。」

此时另一位室友也忍不住开口了:「你踏马是哪国的公主?在这秀什么优越感呢?爱住住不住滚,你算个什么玩意?SB!」

我听着这满嘴芬芳的话语,心里舒坦多了。

这位勇于吐芬芳的勇士,接下来我们就喊她芳芳。

芳芳一串输出后,大小姐气得满脸通红,走到芳芳面前,抱着胳膊冷笑道:「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你爸妈难道没教过你,出门在外别轻易得罪人吗?尤其是不该得罪你得罪不起的人。」

芳芳坐在凳子上,大小姐抱着手臂盯着她,芳芳的气势瞬间比大小姐低了一大截。

从芳芳床上桌子上的物品来看,她也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虽然不知道大小姐是什么来头,但看她如此盛气凌人,估计家里有些背景。

芳芳估计被唬住了,一张脸涨得通红。

我此时也冷静了点,开口试图缓和下气氛:「你放心,我们不会动你的任何东西,好歹大家要住在一起,互不干扰就是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必要弄得那么僵。」

大小姐闻言蔑向我,嗤笑道:「所以我就特别讨厌你们这种圆滑的穷人,既然那么没种,一开始逞什么能?把我火气勾上来了又摇尾乞怜,好恶心。」

我被这番话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却又没办法反驳。

我在心中不停腹诽,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能培养出性格如此恶劣的人?

「要不是我家老头儿不让我惹事,我今天肯定不会轻易饶了你们,记住了,这句话不是威胁,下次再敢惹我,你们可以期待下后果是什么。」

「以后这间宿舍所有的一切都要按照我的规矩来,你。」大小姐指了指一直没说话的小白,「你脾气不错,看样子也机灵点,你做我朋友,平时帮我做点事。」

我顺着大小姐的手看向小白,小白是个又白又瘦的女孩,外表看起来很文弱。

突然被 cue,小白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但最终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大小姐满意地笑了笑。

不得不说,大小姐这一番操作,虽然无比嚣张跋扈惹人生厌,但却有足够的震慑作用。

我从小到大都在普普通通的学校,周围也都是普普通通的同学,大家都是普普通通的家庭。

我只在小说电视剧里见过行为举止这么嚣张狂妄的人,着实被唬住了。

当天晚上,我跟芳芳商量,要不然换个宿舍得了,但刚开学就换宿舍,难度不亚于登天。

我们商量了许久也没对策,只能灰溜溜地回到宿舍。

回去的时候是晚上九点左右,大小姐正在贴面膜,宿舍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小白看到我们,轻轻柔柔地开口道:「大小姐说,这香薰精油一千多 1ml,她不想请你们免费闻,你们有两个选择:一,不在宿舍睡;二,把香薰钱 A 给她。」

这是碳基生物能想到的无理要求?

此时我也顾不得思考这大小姐什么背景,什么来头,我被这厚颜无耻的话气得大脑一片空白。

我咬着牙道:「如果我两个都不选呢?你们要是不想给我们闻,就别点这狗屁香薰!」

大小姐转过头瞪着我,她敷着面膜不方便说话。

于是小白截话道:「你们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以后所有的一切都要听从大小姐的指令,不许反抗,那么大小姐就免费给你们使用昂贵的香薰。」

大小姐不满道:「不给她们用,她们也要听我的。」

小白道:「她们是穷鬼嘛,跟她们要钱会逼急她们的,您家里的老爷不是不让您太活跃了吗?事情要是传到老师那里就不好了。」

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小白这个狗腿子已经当得十分合格,真是白瞎了她那副清纯小百花的外表。

只不过我看着她说话时嘴角一直压不住的笑意,怎么感觉她这个狗腿子当得那么开心?

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一般都会很愤怒很生气吧?

大小姐「唔」了一声,算是勉强认可了小白的说辞。

接下来大小姐又让小白给我和芳芳立规矩,什么「晚上十点后一直到早上八点前不许发出任何声音。」「宿舍卫生由三人轮流打扫。」「大小姐要第一个去卫生间洗澡。」等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

我听得内心怒火越燃越旺。

看着我的表情,小白微笑道:「友情劝你们一句,就目前情况而言,顺从大小姐比抵抗大小姐对你们更有利,请不要做无意义的事。」

2

大小姐确实有些来头,开学没多久就见我们学院书记跟她有说有笑地走在一起,还带她去教职工食堂吃饭。

我们在网上搜索大小姐的名字陶颖,也没搜出什么结果。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陶颖就刚开学那几天在宿舍住,后来就不经常待在宿舍了。

小白偶尔也会跟着她一起夜不归宿。

只有当两人都不在的时候,我和芳芳才感觉回归了正常的大学宿舍生活。

换宿舍很难,搬到校外去住却很简单,我跟芳芳找了许多兼职,想要挣钱去校外合租一个房子住,也不用在宿舍里继续受窝囊气。

然而我们搬到校外住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更恶心人的事情就又来了。

那天我跟芳芳做完兼职,两人一身臭汗地回到宿舍,宿舍里没其他人,我们松了口气,快速地洗了个澡准备上床睡觉。

这时候,宿舍的门被踹开了。

陶颖一身酒气地走进来,径直冲进了卫生间。

片刻后,卫生间响起了呕吐的声音,我和芳芳对视了一眼,在彼此脸上都看到了厌恶。

随后我跟芳芳都爬上了床,因为实在不想看到她们。

但是,从卫生间出来的陶颖却像疯了一样,一边疯狂踹我们的床,一边大声骂着让我们滚下来。

小白在旁边问怎么了。

陶颖骂骂咧咧道:「她们俩把马桶弄得恶心死了,两个傻逼,我今儿非得好好治治她们!」

马桶我和芳芳用完过后都是清理得干干净净的,反倒是她经常上完厕所弄得很恶心!

我跟芳芳没理她,陶颖竟然趁着酒劲要爬上我的床!

小白在一旁劝着今天太晚了,让陶颖先去休息,明天再说这些事。

但陶颖根本不听,一个劲地发酒疯,眼看着她都要爬到我床上了,我下意识一推,她直接一个屁墩摔到了地上。

这一摔似乎让陶颖酒醒了不少,她坐在地上,阴冷地看着我,「你怎么敢的?」

我咬牙道:「有什么不敢?你未经允许擅自爬别人的床,我凭什么不能反抗?」

陶颖从地上站起来,冷笑着看我。

一而再再而三的软弱忍让,我实在是受够了,我也不想再忍了。

我是没钱没背景,但我生活在法治社会,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手段能收拾我。

站在一旁的小白看着我,笑道:「你胆子很大嘛。」

「关你屁事!」正处在气头上的我下意识回怼了一句。

3

我在淘宝上下单了一个针孔摄像头,安装在我自己身上,保证陶颖在欺负我时能及时留下证据。

芳芳整天跟我形影不离,表明有事儿一起担。

如此过了几天后,陶颖也没什么动静,正当我们疑惑她莫非是个纸老虎时,我们在宿舍见到了学校保卫处的人。

我跟芳芳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已经站满了人,两个保卫处的人,我们辅导员,陶颖和小白。

而我的桌子上,摆放着陶颖的香奈儿包包。

保卫处的人说,陶颖下课后发现自己贵重的包不见了,连忙告诉了辅导员,辅导员带着学校保卫处的人到达后,在我的柜子里发现了她的包包。

因为包包价值五万元,所以要立案调查。

我给气笑了,这么明显的栽赃嫁祸,难道没有一个人看得出来?

我跟辅导员说,包不是我偷的,我没碰过那个包,你们可以去查指纹。

辅导员说:「我们在你柜子里发现了包,人证物证俱在,没必要再去核验包上有没有你的指纹,再说,就算包上没有你的指纹,也不代表不是你偷的,你可能是故意擦掉了自己的指纹。」

「可能?难道查案就是用可能二字查的?那有没有可能,是她故意把自己的包放在我的柜子里,然后栽赃嫁祸我?」

「我们在你的柜子里发现了包。」

「那又怎样!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把这个包放在我柜子里的!」我咆哮着争辩,拿起手机道,「我要报警!」

「报警?」辅导员阴沉道,「你想好了,这金额可是能达到立案标准的,犯了错应该端正态度改过自新,死不悔改只会让处罚更严重。」

我看着这一屋子面目可憎的人,只觉得无比荒诞和可笑。

我仍拨通了报警电话,警察听完我的描述后说:「既然东西已经找到,你们也都是学生,事情交到警局那边对双方都不好,所以后续事项由学校处理就行。」

陶颖立马哈哈大笑了起来,仿佛在看着一个小丑,芳芳紧紧握着我的手。

辅导员和另外两个人更起劲了,对我各种冷嘲热讽,他们「义正词严」地对我进行批评教育,宿舍里吵吵嚷嚷,走廊上来往的同学都看到了这一幕。

第二天,学校里有个大一女生偷室友奢侈品包的事被大肆传播开,晚上,辅导员给我发了一个文件,是学校给我的处分通知。

辅导员说,受到三次处分就会被退学,让我好自为之。

我说:「我没做过,这处分我不承认。」

辅导员没回我,我再发消息过去,发现辅导员把我删了。

我把偷偷拍下来的视频和自己的经历发在网络上,想要曝光这些人恶劣的所作所为,但视频发出去后,几乎没有水花就消失了。

我把视频发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也几乎没有人信我。

毕竟保卫处的人说我偷了,辅导员也说我偷了,学校对我的处分文件还清清楚楚地在官网上挂着。

4

我和芳芳在校外租好了房子,准备搬出去,在陶颖她们看来,这也许是在变相认㞞。

走之前,陶颖趾高气扬道:「这就吓跑了?跑也没有用,我要让你从这个学校里彻底滚出去。」

我又惊又怒地看着她,「你还想怎样?」

陶颖双手一摊,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三次处分就被退学了,帮你完成剩下的两次处分咯。」

我通体一片冰凉,如果我真被退学了,我不敢想象我爸妈会是什么反应,也不敢想象以后人生的路该怎么走。

我的大脑一片嗡嗡作响,连陶颖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芳芳去超市买东西了,这会儿也不在。

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小白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随后趴在我耳边说了几句话。

我愣愣地听着,嘴巴忍不住越张越大。

片刻后,我点了点头。

本来说今晚收拾完东西就搬出去的,但现在我改变了主意,我让芳芳先搬出去,我要继续住在这儿。

芳芳难以置信地看着我,问我为什么。

我说:「我就是不想搬了,但房子已经租好了,你过去住吧。」

芳芳沉默了许久道:「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你不走,我也不走了,我不放心你自己一个人留在这儿。」

晚上十一点多,陶颖又一身酒气地回来,看到我和芳芳后鄙夷道:「你们两个垃圾怎么还没滚?」

我站起身,走到她面前,甩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一刻,世界都安静了。

陶颖尖叫道:「你怎么敢……」

「啪!」

我换了只手又甩了一耳光过去,神清气爽道:「我不仅敢,我还敢放开了打!」

陶颖如同一个疯子一样冲过来,跟我扭打在一起。

单论体格而言,陶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何况她还喝醉了。

很快我就把她压在底下一顿胖揍,芳芳和小白都拉不住我,还是宿管阿姨听到动静才跑过来拉开我。

陶颖的脸上都是我甩的巴掌印,坐在地上阴沉沉地看着我,小白去拉她她也不起来。

辅导员赶过来的时候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大跳,慌忙要去扶地上的陶颖。

陶颖打开辅导员的手,还附带了一声「滚」。

陶颖打了个电话,对电话那头的人就说了一句话:「爸,我在学校被人打了,我要回家。」

半个小时后,两个男人出现在了我们宿舍。

开学时我也见过他们,他们沉默地收拾着陶颖的东西,跟开学时不一样的是,他们走之前深深看了我一眼。

陶颖走后,辅导员黑着脸对我说,让我休学回家一段时间,说这是对我好。

我笑了,问她:「怎么,你怕我死在学校里,你担责任?」

辅导员脸色变化不定,又道:「你不休学,这次犯的错学校也能让你直接退学回家。」

我气笑了,「我犯了什么错要被退学?」

「你在学校里打架斗殴,蓄意伤人并且性格恶劣,屡教不改!」

「所以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没钱没势的穷学生,还不是被你随意拿捏?」

我坐在凳子上,一边轻轻揉着手上刚才暴揍陶颖时产生的瘀青,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导员:「你这样趋炎附势,有没有觉得自己活得很烂?」

辅导员冷笑着留下一句好自为之后,便离开了我们宿舍。

现在宿舍里只剩下小白,芳芳和我三个人。

芳芳拉着我的手,哆哆嗦嗦道:「韩清,我有点怕。」

「怕什么?」

「你今天太反常了,你怎么了?你别想不开,我觉得你好像……」

「好像做好了刚到底的准备是吧?」我笑了笑,安抚芳芳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芳芳都快哭出来了,「韩清,你不会要破罐子破摔吧,我真的很害怕……」

我拍着芳芳的背,眼睛看向一直都保持沉默的小白。

小白翘起嘴角,露出了她的标志性微笑。

5

欲要使其灭亡,必现使其疯狂。

陶颖疯没疯狂我不知道,反正我先疯狂了。

刚刚我收到了学校的退学通知,他们倒也不想着搞什么三次处分,直接动手了。

小白冷笑道:「陶家的大小姐在学校里被打了,学院书记估计要赔上不少烟酒好话呢,自然想着越快处理你越好。」

我点点头,小白又道:「是个好机会,你去教学楼的楼顶站一站吹吹风。」

我愣了会儿,随即爬上了教学楼的楼顶,拿着大喇叭叫嚷着我要血洗 X 大这片肮脏的土地。

嗯,中二是中二了点,但冲击力很强,看着下面一片片的黑脑瓜就知道了。

我在上面拿喇叭发表中二感言。

辅导员在下面拿喇叭要求所有人不得在网上上传任何视频,否则开除学籍。

一堆人上来了,威逼利诱我赶紧下去,我笑着看向他们,我说我人生都被毁了,下去有什么用。

我们学校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校长也终于出现了,他说:「你先下来,有什么委屈跟我说,我替你做主。」

我站在楼顶犹豫了会儿,问他:「你保证你能给我做主?」

校长说:「我保证我保证。」

你保证个屁。

我大喊:「那你当着大家的面保证不让我退学!」

校长也跟着大喊:「我保证不会让你退学!」

在众人的又一轮劝说中,我觉得差不多够了,便委委屈屈地爬了下去。

在校长的办公室里,校长说他已经听说了我跟陶颖之间的矛盾,让我退学是学院书记的主意,他已经说过学院书记了。

「不会让你退学,你先休学一年,剩下的事我来处理,一年后你跟下一届新生一起住宿学习。」

好一个缓兵之计,但我不接受。

「谢谢您,您把退学通知收回去就行,我不会休学的。」

校长皱眉道:「你在学校里待着也不会好过。」

我故作惊讶地看着校长「为什么不会好过?学校不是很安全的地方吗?」

校长又道:「让你休学是下达通知,而不是跟你商量,你父母很快就会过来了,把你交到他们手上,就不关学校的事了。」

真鸡贼啊,还有这一招。

我爸妈这一环我是没想到的,如今我跳楼的视频在网上疯传,我爸妈看到肯定要担心死了。

我想打电话给他们报个平安说我没事,但却不敢打,只好给小白发消息说明了情况。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后,芳芳和辅导员一左一右像押犯人一样把我押回了宿舍,到宿舍后辅导员也不走,就等着我爸妈过来。

网上富家女欺凌同学的词条已经冲到了热搜第一,陶颖的身份也被扒了个七七八八。

真厉害啊,之前我自己曝光一点水花都没有,现在还不到一个小时就上了热搜第一,这不必说,也是小白的手段了。

果然,这个时代还是钱和权的时代。

「可是还不够,还不够激烈。」我躲在厕所里,听着小白在电话那头平静道,「这些事,还不够把他们狠狠按死。」

他们?他们是谁?

我还没来得及问,就听小白继续道:「韩清,学校这边压力给得太紧,咱们时间不多了,你爸妈那边我已经接到他们了,你放心,你现在需要再激陶颖一把。」

我握着手机的手不断颤抖,问小白我该怎么做。

小白给我发了一段视频,视频很晃,几乎看不清人影,但能听到一个女生不断地在哭泣求饶。

这段视频看得我很不舒服。

视频里的女孩的哭喊求救声太让人揪心,让人忍不住把欺负她的畜生通通砍死。

视频的后半段,女生撕心裂肺地喊出了陶颖的名字。

我问小白视频里的人是谁,这又是怎么回事。

小白说,现在没时间跟我解释清楚,让我把这段视频发给陶颖就行。

我照做后,陶颖很快就回复我,问我想干什么。

我说:「你给我公开道歉,澄清之前污蔑我的事,并且从宿舍里滚出去。」

陶颖回复了一个微笑,问我:「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喝一杯,咱们好好聊聊。」

我发信息问小白,小白很快就回复我:「答应她。」

于是我回复:「去就去,谁怕谁。」

6

凌晨一点,我偷偷跑出了学校,来到了学校附近的酒吧一条街。

三三两两的醉鬼跟我擦肩而过。

我找到一家名为「半醉」的酒吧,推门走了进去。

酒吧里的音乐震耳欲聋,里面摇晃的人如同魑魅魍魉。

刚进去我一眼就看到了陶颖和小白。

陶颖招呼我坐下,笑道:「你还真敢来啊,我以前真是小瞧你了。」

我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法治社会,我有什么好怕的。」

陶颖挑挑眉,递给我一杯酒,我没接。

陶颖瞥了眼小白,小白随即离开了,小白一走,我的底气瞬间消失大半。

「你那个视频哪来的?」陶颖直接开门见山。

「这你就别管了。」我按照小白交代的回答。

陶颖顿了顿,又道:「给你二十万,咱们俩的恩怨就了了,给你道歉不可能,澄清也不可能,反正就一个处分,也不影响你毕业。」

我看着陶颖,陶颖端着杯酒轻轻啜着,仿佛笃定我一定会接受。

「如果我不要钱,就要你给我道歉呢?」

「你以为你有段破视频,我就被你威胁住了?」陶颖突然大笑了起来,随即把一杯酒泼到我脸上,「你在想屁吃呢?老子弄死你比弄死一个蚂蚁还简单。」

我抹了把脸上的酒,顺手拿起桌上的酒泼了回去。

估计生平第一次被人泼酒,陶颖直接宕机了。

她反应过来后又气得尖叫:「啊啊啊啊!韩清,这世上没人敢这样对我!你找死!」

陶颖说完还想冲上来动手,但估计是想起来了上次的被我按在地上捶的经历,她忍住了。

即便音乐声震耳欲聋,陶颖的尖叫还是吸引了一些人的目光。

意识到这点后,陶颖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阴沉道:「如果我就不道歉呢?」

我说:「那我就把当年那件事爆出去,我不得劲,你也别想过得好。」

「当年那件事?你知道什么?」陶颖问我。

我笑而不语。

「就算你把视频曝出去,对我也不会产生任何影响。」陶颖又道。

「是吗?那你为什么那么紧张?还想用钱收买我,你心虚吧?」

「我只是不想惹麻烦,」陶颖阴沉沉道,「这世上没人能威胁得了我,你纯粹是在找死。」

她说这句话时语气很平静,平静语气下藏着汹涌的杀意和怒火。

谈话不欢而散,我起身离开,刚走出酒吧,我就收到了小白的信息,交代我回去的路上当心点。

一阵夜风吹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从酒吧街回学校的路上静谧无比,天上的月亮半露,我每走一步心脏都怦怦作响。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小白说,陶颖这个疯子对买凶杀人这件事很熟练。

走到某个小巷口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把我拉到了巷子里,我定睛一看,巷子里有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

跟影视剧中不同,两人抓到我立马就开始动手,高个男人死死控制住我,矮个男人拿着刀就要往我身上捅。

眼看着刀子就要捅过来了,我也不知从哪生出的力气,硬生生从高个男人手中挣脱开了。

「你怎么回事,连个女人都抓不住了?」矮个男人开口道。

高个男人没说话,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狠狠把我摔在地上。

这说起来漫长,其实就在短短几秒之间,我根本逃脱不掉。

虽然知道这也是小白的一步棋,但面对这阵仗,我还是真心实意地慌了。

我止不住地求饶,甚至想着要不要把小白供出来换取自己的性命。

就在此时,一束亮光突然照亮了昏暗的巷子。

我松了口气。

「警察!举起手来!」

看着巷口处围着的警察,我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好在足够及时,他们再来晚一会儿,我要交代在这儿了。

两个歹徒很快就被制服住,我跟他们一起去了警局,一路上众人都很沉默。

夜晚的街道十分安静,回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我觉得恍惚在梦中。

7

我在警局连夜做完笔录,第二天早上,负责案件的警官就让我回去了,小白给我发消息,让我回宿舍。

我本意是躲一段时间的,毕竟昨天虽然有惊无险,但也实在吓人,我怕陶颖一计不成,又继续想办法害我。

小白说:「你放心,她没机会了,你不想亲眼看看陶颖的下场?」

于是我回到了宿舍,宿舍里的三个人都在。

陶颖看到我先是愣了下,随后道:「哟,彻夜未归,玩得那么花吗?」

看来她对自己找的人很有自信,她很相信那两人不会供出来她。

我咧着嘴胡说八道:「是啊,昨天见到了两个帅哥,一见如故,好像上辈子就见过。」

我如愿以偿在陶颖脸上看到了疑惑、震惊和慌乱。

敲门声适时响起,我打开门,外面是两个警察,看到警察,陶颖脸上的慌乱更浓了。

警察说要逮捕她,陶颖下意识大喊大叫:「你知道我爸是谁吗?谁给你们的权力来抓我?!」

此时我们宿舍外面已经聚集起了挺多人,有人问:「你爸是谁啊?」

陶颖还有点脑子,总算没有喊出「我爸是李刚」类似的话。

陶颖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警察上前拿走了她的手机,说等会儿到警局会让她跟家里人联系。

陶颖厉声道:「你们是哪个警局的?是不是假警察?」

吵吵嚷嚷间,陶颖被戴上了手铐,硬生生被拖出了宿舍,平日里的高傲劲也荡然无存。

我料想到小白会早有安排,但没想到陶颖那么快就会被抓。

毕竟小白说,陶颖对买凶杀人这事儿很熟悉,我回想起昨晚那两个歹徒,那个让我挣脱开的高个男人,难道也是小白安排好的?

想起小白那张清纯无害总是挂着微笑的脸,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关于陶颖的舆论再一次引爆,逼人退学买凶杀人,这等穷凶极恶的做法彻底激怒了群众。

虽然陶颖没说出她爸是谁,但没过多久,不仅陶颖她爸她妈,还有她姑姑,她爷爷等全家的情况都被扒了个底朝天。

当我意识到我惹到的是怎样的人物时,我再次慌了。

小白安慰我不要怕,一切有她在。

小白随后带我去见了我爸妈,学校以我精神状态不好为由强制我休学。

我爸妈昨天连夜赶过来,被小白拦住安排在了学校旁边酒店里。

我跟爸妈简单说了下情况,说我就跟室友闹了个矛盾而已,多的也没有跟他们讲。

爸妈虽然担心,但也没有多问,只是交代我,如果遇到什么问题了,一定要跟他们说。

估计小白出了手,学校对我的处分处罚也全部都清空了,而辅导员也落了个停职查看的处分。

几天后,我的账户上到款 50 万,我揉了揉眼睛,数了好几遍小数点前面的零。

这是小白当初承诺给我的报酬,这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无法拒绝的数字。

小白依旧跟我们住在一起。

芳芳知道酒吧街的事后吓得不行,一直骂我怎么那么蠢,怎么敢去的。

我跟小白之间的交易没有告诉芳芳,因为小白说,这件事她还是不知道的好。

陶颖被抓进去后一直没有动静,我很害怕以陶家的背景陶颖会不会很快就被放出来,那样的话我真就完了。

小白安慰我说:「多亏了你,我们才把她搞进去,怎么可能会让她轻易出来,你别怕,近期别出校园就行,你很安全,我们会把陶家那群渣滓一个个送进去。」

我想起网上爆出的陶颖父亲和她爷爷的身份,对小白的这句话持怀疑态度。

小白笑道:「我家里也不是吃素的。」

我张了张嘴,想问小白又是什么来头,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小白又说:「现在各种证据都被查得死死的,陶颖分分钟能被定罪,她之前手上有条人命,陶家给她盖住了,现在数罪并罚,她起码要在里面蹲二十年。」

「现在之所以不动,是在用陶颖钓陶家的那群老狐狸,他们这些年为非作歹无恶不作,想要他们死的人很多,但陶家都是老狐狸,极会隐藏,旁人奈何不了他们,只有陶颖这根独苗是他们的软肋,只要他们想搞动作捞陶颖,咱就能抓住他们的马脚。」小白说着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陶家,这次必须死!」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这种大人物之间的权谋斗争,离我的世界实在太遥远。

而像我这种小角色,一般都是炮灰的命运。

想到这里,我又不免懊悔自己为了钱太过冲动,贸然掺和到这种事中,陶家势力那么大,能说扳倒就能扳倒的吗?

小白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安抚我道:「你放心,别的不说,你的安全我还是能保证的,只要你这段时间别乱跑就行,而且咱们这边只是整个事情的小小一环,陶家现在焦头烂额,估计也顾不上找你复仇。」

我勉强笑了笑,又问小白道:「陶颖之前手上有条人命?」

小白面色沉下来:「我有个在幼儿园就认识的朋友,我们很要好,小学初中一直是一个学校,高中时,我们去了不同的学校,高中开学不到半年,我朋友就死了。」

「后来我才知道,是陶颖找人强奸了她,我朋友承受不住选择了自杀,就因为陶颖当时喜欢一个男生,那男生却喜欢我朋友。」

「之前你给我的那段视频……」

「没错,里面求救的女孩就是我朋友。」小白冷笑道,「为这种事情就毁了别人的一生,很恶劣吧,陶家那群人心狠手辣无恶不作,陶颖自小也就耳濡目染,这次不把她送进去,以后不知道还要祸害多少人。」

「当初我故意跟陶颖分到一个宿舍,就是想接近她,找到她的破绽,没想到碰到了你和陈芳芳,也多亏你们,事情出乎意料地顺利,真的很感谢你们。」

我闻言连忙道:「其实我更感激你,如果没有你,以我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对抗得了陶颖,最终也只能是忍气吞声,受尽欺凌。」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丛林法则在这个现代社会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想到这里,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书读烂,让自己变得更强!

一个月后,小白开心地跟我说,大功告成。

陶家的一切不仅灰飞烟灭,陶家的众人几乎都免不了牢狱之灾,而陶颖 20 年的刑期早就被判下来了。

20 年,最好的青春年华都要在牢中度过,陶颖的这一生也算是废了,这都是她咎由自取!备案号:YXA1l8bdkros2Bl3dQaFwdwL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