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没有高质量的规则类怪谈?

欢迎回家。

【妈妈会在夜晚十点三十叫你吃饭,千万不要回应她。】

【墙壁有一个红色的小洞,不要靠近。放心,已经被堵住了。】

【晚上十一点必须去浴室洗澡,一定要锁好门。】

【睡觉禁止打开灯,更不能睁眼,不然你会遭遇无比可怕的事。】

【最后,不要相信你看到的任何东西。】

1.

姐姐趴在床上,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可等警察赶来翻过她的身体,她的脸部早已是大片的腐烂,就像生前被什么啃噬过一样。

姐姐死后妈妈悲痛过度晕了过去,为了不让我担心,她没把这件事告诉我。

可当晚,在外地念书的我收到姐姐发来的消息,让我回家。

我回家后才得知她早在上午就被送进火化场了。

那么,短信是谁发给我的?

我问妈妈,可妈妈说收拾遗物的时候连同姐姐的手机一起烧了,她一边说一边流泪,我强压下心头的恐惧抱住她安慰。

我的手心沁满了冷汗。

因为,就在这时,我兜里的手机还一直作响。

死去的姐姐还在给我发消息!

外面来吊唁的人还有很多,妈妈跟我说完就去忙了,我立即打开电脑搜索发送这条信息的地址。

半小时后,我瘫软在椅子上。

电脑显示的 Ip 地址……正是那家火化场。

手机的短信还在继续,这次连续发来了五条:

【屋里的布局很多都不一样了,但你决不能声张。】

【外面的野猫爬进家中,夜里会发出和人一般的哭声。】

【有些东西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曾经受过可怕的折磨。】

【鬼使神差产生的好奇一定要控制,家里不欢迎不乖的小孩。】

【请重读前几句话的第一个字。】

我慢慢地站起身,来到门口。

犹豫了片刻后,我猛地将门拉开,妈妈惨白的脸赫然出现在外。

她微笑地看着我,眼睛像两粒黑色的纽扣:

「楠楠,饿了吧,出来吃饭。」

2.【餐厅】

我僵硬地看向电脑上显示的时间。

下一秒,我如遭雷击。

正是十点三十。

见我迟迟不回应,妈妈转身离开。

可她的走路姿势很奇怪,她的膝盖,是向后凸出的。

就像是在倒着走路。

不!妈妈身体不好有关节炎这我是知道的。我赶紧摇摇脑袋驱散那个荒谬的想法,坐回到书桌前。

不一会,门外那些吊唁的人仿佛都消失了,客厅安静得可怕,可一种强烈的预感告诉我,有人在慢慢靠近我的卧室。

细细密密的冷汗爬上我的额头,这一切都太诡异了,我根本不敢有所动作,突然,门轻轻地开了一条缝。

我立即转过头,卧室的灯「啪」的一声灭了,我一下子站起来,可下一刻,一双冰凉的手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脚腕!

那双手硬得像骷髅一样,我只能看到一团头发在地上舞动,我失声尖叫起来。

「嘻嘻,嘻嘻嘻……」

地上的人突然笑了起来。

这笑声有些熟悉,我一把把她提起来,这才发现原来是我家隔壁患厌食症的小姑娘。

她由于长年不爱进食,骨瘦如柴,身形要比同龄人矮小很多,脸也因为瘦脱了相而显得有些可怕。

她刚才对我进行的恶作剧差点把我送走。

「阿姨让我来喊你吃饭。」

小姑娘说完,像是怕我打她,做了个鬼脸跑出去了。

我犹豫了一下跟在后面,妈妈还在厨房盛饭,小姑娘已经自己坐上了餐桌,不经我的允许就抓起了我的筷子。

餐桌上摆着辣椒炒鸡蛋、麻辣排骨、水煮鱼。

我看着这几样菜,莫名感觉有些不对劲,可女孩已经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真好吃,真好吃,真好吃!……」

她大声说着,直接端起碗整个头都埋进去了扒饭。

看她这个样子我也有些起了食欲,我坐在她旁边,正要夹一筷子鱼尝尝,可突然,我余光瞥见女孩的嘴角淌出了鲜红的液体。

她在流血!

可不知为何女孩还浑然不觉地往嘴里扒饭,她大口大口地咀嚼着,嘴角渗出的鲜红色液体越来越多,白色的衣服渗透了大片大片的红色。

我吓坏了,一边喊叫一边去夺她的碗,她力气陡然变得很大,推开我往外跑去。

临出门的那一刹,她满嘴是血地回过头,对我咧出一个极为恐怖的微笑。

女孩张着嘴巴,对我用口型吐出几个字:

「快到十一点了。」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我哆哆嗦嗦地跑进厨房叫我妈,可妈妈却是一脸疑惑地说:

「邻居家的小姑娘?她前几天身体状况又变差了,现在在医院输液呢。」

「输液?得厌食症的那个??」

「对啊。」妈妈答道,她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她低头看过后,红着眼睛抬起头说:「你王阿姨在群里发消息了。就在刚刚,这个女孩抢救无效死了。」

3.

「不可能!你看餐桌——」

我强行拉着妈妈来到餐厅,可看到餐桌的景象后,剩下的话被我震惊地咽进肚子里。

刚才女孩流出的大量的血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被夹得满桌子都是的辣椒。

怎么会有这么多辣椒。

我突然想起,妈妈食道做过手术,她是不能吃辣椒的。

可今晚……

我正要开口询问,突然,我看到妈妈的后脑勺浮出了一张人脸。

那张脸长在妈妈的额头后面,没有眉毛,两只眼睛分得很开,嘴巴鲜红,正在对我露出恐怖的微笑。

「楠楠,你说餐桌怎么了?」

妈妈笑眯眯地问道。

而她脑袋后面的脸也随之嘴唇张合。

「没、没什么……我,我要去洗澡了。」我脸色惨白地回应。

在我身后,妈妈阴阴地说:

「楠楠,千万不要半夜偷偷跑出房门,最近有伤人的野猫出没,一定要小心啊。」

我胡乱答应着,经过妈妈房间时我看到里面有一只铁笼,铁笼里关着一个黑漆漆的东西,那东西一动不动,眼睛里发出幽绿的光。

我本能地想再靠近看清楚,可身后传来很轻的脚步声,有人踮着脚,一下接一下。

妈妈在跟着我。

我记得很清楚,妈妈最讨厌这种掉毛的东西,她是绝对不可能养小动物的。

接二连三发生的诡异至极的事情让我崩溃,我慌乱地回到卧室脱衣服。

我可以确定,我进入了一个诡异的世界。

而在这个世界,不遵守规则就会死。

比如那个邻居家的小女孩。

或许姐姐就是因破坏规则受到了惩罚,她用生命为我总结了短信里的全部内容。

还有不到一分钟就到十一点了,我来不及思考立即冲进浴室。

可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我发现,浴室的锁是在外面的。

4.【浴室】

客厅的时钟已经发出最后十秒的倒计时。

嘀答。

嘀答。

伴随着钟表声,有什么东西拖沓着鞋踩在水里,缓慢向我走来。

我仿佛已经能预见我的死状。

然而就在最后那一秒,毛玻璃上映出一个小小的影子,像是猫样的动物,它轻轻一拨,「啪嗒」一声落了锁。

我长舒一口气,心脏也随之恢复了跳动。

我赶忙按照姐姐短信的规则的要求打开花洒洗澡,可就在我洗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

好像是抓玻璃的声音,伴随着门微微地晃动。

有人抓着门把手在试图开门。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我赶紧把水声调小。

不是我的错觉,外面确实有动静,而且逐渐猛烈。

我屏住呼吸往门处走,门上映出的那截影子逐渐彻底暴露在了我的视线里。

此刻在外面试图开门的,竟然是一只半腐烂的手!

而随着我凝视这个门的时间增长,毛玻璃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我甚至能看到那只手漆黑藏满污垢的指甲,它的指甲又厚又长,抓在门上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浴室的水声还在继续,我可以确定这个声音足以完全掩盖我的呼吸声,可诡异的是,在我深呼吸的那一刹,这只手突然停了。

只是一秒的工夫,它忽地消失不见。

我根本不敢开门,只能拼命用水流冲洗着身体试图冷静下来。

浴室的蒸汽逐渐让我有些眩晕,我面前的镜子也都彻底模糊了起来,我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擦拭了一下。

下一刻,我失声尖叫了起来。

因为现在在我面前的根本不是什么镜子,而是一面玻璃!

伴随着我的擦拭,妈妈恐怖的脸一点一点露了出来,她贴在上面,正直直地盯着我露出诡异的笑容。

「咯咯,咯咯……」妈妈的笑声听起来格外清脆,她的双手攀在玻璃上,看起来就像是要爬进来一样。

我彻底崩溃了,尖叫着抓住浴室的门想要冲出去,可外面上了锁我根本打不开,就在我感受到有头发扫在我的后背的时候,门外小小的黑影再次出现了。

伴随着开锁的声音,我仓皇地逃了出去。

离浴室最近的是我的卧室,我本能地躲进卧室将门反锁,大灯坏了,可床头灯不知何时亮了起来,就像是有人在那等我许久。

我迟疑了一下,往床头走去,可随着我走向床头的距离越来越短,一种强烈的被人盯着的感觉愈发明显。

在我走到床边时,我几乎是后背衣衫浸透了冷汗。

因为我记得很清楚,今夜我匆忙回家得知姐姐的死讯后一直没来得及换鞋子,拖鞋本该保留着我当时离开的模样整齐地摆在床前。

可眼下,鞋尖却是对着床的。

鞋对床,鬼上床。

我冷不丁想起这句民间恐怖俗语,赶紧摇摇脑袋将这种感觉驱散开。

而耷拉下来的床单似乎也比从前低了许多,几乎垂到地上。看起来更像是,在遮盖着什么。

有人躲在床底。

这个猜想几乎是以肯定句呈现在我面前。

我僵住了,可突然不知哪来的勇气,我后退两步,猛地弯下腰。

5.【卧室】

尽管我已经做足了准备,设想了许多我将会面临的可怕的场景,可当我看清楚床下藏着的东西时,我还是差点昏厥。

从体型看这就是那个刚刚帮我上锁的类似猫的动物。

如果从背后看也确实会把它当成是猫。可当看到它脸的那一刹,我很确定,这是个人。

是个十岁不到的男童。

但猫皮已经严丝合缝地缝在他身上,就连他的面部也被包裹进了猫的脸皮中。

人猫的眼睛像是被火烧过,黑洞洞的。

他的嘴巴被针线细细密密地缝紧,里面是瘪进去的,这就意味着他的牙齿都被拔掉了。

我吓坏了,可直觉告诉我他并不会伤害我。

我本能地后退两步,人猫迟钝了片刻,很快爬了出来。

他有些焦急地把爪子搭在我腿上,示意我钻进床底,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可人猫执意要让我进去。

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人猫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他开始本能地发抖,失明的他恐惧地左右张望。

我本来只是诧异地看着他,直到,我听见门外传来,幽微的,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

糟糕!

妈妈房间里有可以打开我卧室门的钥匙!

门锁轻轻转动,在门被霍然打开的刹那,我十分惊险地恰好钻进床底。

人猫僵住了,他没有回头,可他僵硬的脸已经完全暴露了他此刻的内心。

身后的人仿佛对人猫来说十分熟悉,是他最最熟悉也最最惧怕的人。

伴随着脚尖点在地上的声音传进房间,人猫终于有了反应,他在颤抖。

可尽管再害怕,他也不敢迈出一步,甚至他连逃都没有勇气。

我紧紧贴在地上透过细小的缝隙往外看,人猫突然飞快地后退,他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直到他退出房间往一侧去的时候,我才看清,黑暗中分明是有一只手在抓着他后退。

而妈妈在房间转了一圈后也离开了。

门很快被人关上,我静静地等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会再折返回来,这才敢微微地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

在这个诡异的世界里,我自身都难保,更无暇为他人担心。

突然,我的胳膊似乎碰到了一个盒子,我慢慢从床底钻出,打开这个盒子,发现里面居然是一本相册。

相册的封面上用扭曲的字体写着几行鲜红的小字:

【欢迎来我家。】

我呼吸一滞,继续读下去。

【我是乐乐。我和姐姐、妹妹幸福地住在一起,有一天,一个女人来到了我家。】

【她谎称是我们的妈妈,可在某天深夜,妹妹的房间里传出刺耳的尖叫声。】

【我听到动静惊醒,出去查看时,我躲在二楼楼梯口,亲眼看到那个女人提着妹妹的头,一步一步走向姐姐。姐姐已经奄奄一息,在她最后死亡的关头,她看到捂住嘴巴正在哭的我。姐姐竖起手指,对我说:「嘘。」】

【可我还是被那个女人发现了。她杀死了我最心爱的猫咪将我缝进了里面,用火烧瞎了我的眼睛,拔掉我的牙齿和舌头让我再也无法对任何人诉说她的罪行。】

【这是一个可怕的魔鬼一般的女人,她把姐姐的脸缝在了她的脑后,把妹妹的手砍下来为她捏肩膀。她会强迫每一个进入我家的人喊她妈妈,最终又会将所有人都杀死。】

【所以,我亲爱的客人,当你看到这本相册的时候,请不要犹豫,抓住一切机会杀了她!请用餐桌上的刀毫不犹豫地捅穿她的喉咙。杀了她,你的世界就能恢复正常了!】

我的脊背一凉,我颤抖着翻开这本相册。

第一张是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坐在摇椅上的照片,其中有个女孩略微大一点,另一个女孩和男孩看起来都还十分稚嫩。

阳光正好,他们笑得很开心,身边还有一只不大的小猫咪躺在草坪上晒肚皮。

第二张也是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他们在厨房,男孩十分调皮,鼻子都沾满了奶油,两个女孩大笑起来。

第三张也是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快乐的样子。

第四张也是。

第五张也是。

……

但从这本相册的中间开始,画风开始变化了。

明媚的颜色突然变得阴沉,就像是风雨欲来。

男孩似乎感应到什么,他坐在女孩们中间,依旧是咧开嘴巴露出一排小乳牙,可笑容不再纯真灿烂,而是多了几分忧心忡忡。

他会无端看向花丛,就仿佛花丛深处藏着什么人一般。

从这张照片开始,男孩再也没有直视过镜头,他的目光永远是带着隐隐的惧怕看向某处。

而这本相册的最后一张,两个女孩都不见了。

只有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她搂着男孩笑容满面。单从照片来看,男孩是被她紧紧抱在怀里的。

看起来就像一个母亲抱着自己疼爱的儿子。

可我略做思考后,换了一下角度。

正是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惊恐地发现,男孩的四肢都已经被砍断,他现在是被迫立在女人身上的!

而在这张照片的最角落里,露出了一截染血的猫尾。

6.【晚安】

就在这时,灯突然灭了。

我立即意识到,尽管我现在还惊魂未定,可我必须按照规则的指示开始入睡。

我抱着那本相册迅速躺在床上,紧紧闭上眼睛。

黑暗中,我躺在床上如坐针毡,感觉全身发痒。我脑袋很乱,开始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

姐姐发来的短信中还有无比重要的一条:

【有一个关键人物,这个人的生死和这个被下了诅咒的世界息息相关。】

这个关键人物,会是那个女人吗?

人猫生前叫乐乐,他曾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是一个陌生的女人闯进来,毁掉了这一切。

从他的反应来看,这个陌生的女人就是现在长成我妈妈样子的人。

姐姐,妹妹。

我忽然意识到,对应到我所接触到的这个世界的一切,乐乐遇害的姐姐就像是我的姐姐,邻居家那个小女孩就像是乐乐的妹妹。

她们都以极其残忍的方式死去了,姐姐变成女人第二张恐怖的脸,妹妹变成为她所用的断手。

乐乐还留有自己的意识,可他却被制成了人猫。

一想到这,我浑身的汗毛根根倒竖,我不想被活生生制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啊。

突然,我感觉房门无声地开了,有个黑影走了进来,来到我的床头,一动不动地站着。

我立即尽可能地稳定呼吸,佯装已经入睡的模样。

可糟糕的是我越想伪装越发现自己不会呼吸,我都能感觉到我胸腔起伏弧度格外大,我本来想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念头彻底泡汤。

而这个盯着我的人也成功被我吸引,我感受到她弯下了腰,脸停在离我很近的距离。

有冰冷的死人般的呼吸打在我脸上。

我的心都快凉了,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冷汗,更令我绝望的是,我发现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我在颤抖!

明明是大热天,我居然在流冷汗,我在发抖!

「睡着了吗,楠楠……」

我状似无意地翻了个身,想避开这张脸,幸运的是,女人的声音也随之消失了。

我没有掉以轻心,继续竖起耳朵仔细听,直到我确定所有动静完全消失了。

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不停颤抖,我的后背好凉、好冷,就像是背对着个空调出风口。

突然,我一个翻身转过头。

女人正躺在我身后。

完了!

我这才意识到我已经违反了姐姐发来的规则:

【睡觉禁止打开灯,更不能睁眼,不然你会遭遇无比可怕的事。】

【天黑了,顽皮的孩子躲进床底,乖巧的孩子躺在床上。嘘,都要乖乖睡觉。】

躲进床底的孩子……家里明明只有我和姐姐啊,怎么会多出来一个?

来不及继续思考,我突然感觉到我的床颤了起来,而且颤动的幅度逐渐增大。

很快,我的床下传来很大的声响,有什么东西正顶在下面,而不过几秒钟的工夫,一只冰凉的手死死抓住了我的脚腕。

竟然又是那只断手,而此刻阳台的门是开着的,原来它早就从那里进来了!

这只手看起来明明是幼童般的样子,可力气大得实在吓人,被它抓着的我竟然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我紧紧抓着床单,透过泪水,我看到面前的女人正眼睛睁得大大的,格外期待地看着我。

这只手很快将我拖下了床,往床底拉去,千钧一发之际,我凄厉地喊道:「乐乐救我!」

这四个字几乎是我的本能反应,在这个世界只有他能救我,尽管我知道就在不久前他也被断手拖入了另一个房间,他或许此刻自身都难保。

可意外的是,在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不仅这只断手停住了动作,就连我面前的女人,身体都猛地一颤。

「乐乐……」女人重复着这个名字,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切动作都停住了。

不是我的错觉,女人的两张脸都表现出了如出一辙的惊恐。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她的眼睛中流露出无法抑制的恐慌。

那是人在清醒状态下,对待一个无比可怕事物的发自心底的畏惧。

我不能理解,她明明是凶手,可她却对受害人有着如此深的恐惧,可事实是那只断手飞快地消失了,而女人也颤抖地后退两步。

黑暗里,女人阴阴的嗓音响起,她说:

「你沾染上了一个无比可怕的东西,他是个怪物。」你根本不知道,这个家里发生的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乐乐……就是个可怕的疯子,他身上载满了诅咒。

「我可以放你离开这个家,但前提是你必须要杀了他,不然,我们都得死!」

7.【天亮了】

就在女人说完这句话时,天突然亮了。

她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记得了,又恢复了温柔的神情,就像从前妈妈看我的目光一样。

「楠楠,你自己在家好好学习哦,妈妈出去给你买菜。」

她摸了摸我的头,轻飘飘地走出门去。

我的大脑还一片混乱。

女人说乐乐是造成家里一切不幸的根源,她听到乐乐名字时做出的本能反应确实也很真实。

可乐乐明明救了我两次,他被制成人猫是肉眼可见的事情,相册也不会说谎。

犹豫片刻后,我选择相信乐乐。毕竟女人确实是想要杀我,那我不如先下手为强。

我决定等女人出门后去餐厅找到那把刀。

可当我来到卧室门口,随手想要把门拉开时,我发现,门从外面锁住了。

女人把我困在了这间房子里。

我用力拍打着门,使劲晃动门把手,可都无济于事,我大声喊着乐乐的名字,也没有人来帮我。

我知道女人很快就会回来,就在我崩溃之时,我突然发现,刚刚经过我的一番折腾,肩膀上掉落了很多墙皮。

我们家搬进这栋新建的房子一共没多久,这种情况按理说是绝不该发生的。

我再次用力拍打墙壁,发现其实只有某处地方会掉落墙皮。

我突然明白,有块墙壁是松动的,我试着敲了敲,而里面居然是空的。

随着我用力的拍打,墙皮掉落得越来越多,一个红色的小洞也出现在了我面前。

我瞬间想到姐姐发来的短信:

【墙壁有一个红色的小洞,不要靠近。放心,已经被堵住了。】

可这个红色的小洞……

我越看越毛骨悚然。

因为这不是单纯的红色。

更像是人眼球里疯狂爬满的红血丝。

我深吸一口气,后退两步。

当我的视野能容纳这面墙壁的时候,我发现,这面墙上有一大块颜色更深的地方。

而且是有明显线条的,看起来……就像一个蜷缩着、正在熟睡的女孩。

我用力掐了把自己的大腿,让自己冷静下来,动用房间一切可动用的东西去挖。

随着墙皮一块块自然剥落,陈年腐尸的味道扑面而来。

直到最终,我恐惧地发现,里面沉睡着两具少女的尸体。

其中一个脸皮被剥掉了,另一个消失了一只手,而她的头颅,也是被后来安上的。

两个少女的躯体都被整整齐齐地切开又拼合上,就像拼图一般,唯一残缺的是小一点的女孩失去的手。

肉体受到的刺激远不如我心灵受到的震撼更大。

单这样看来人猫说的一切都没有错,完全吻合。

可是,这两具尸体身上遍布的都是密密麻麻的猫抓的痕迹啊!

每一道都深可见骨,甚至在其中那具无脸女尸光秃秃的脸上,从头皮延伸到脖子,写着一个大大的叉号。

这到底是多么疯狂的恨意!

乐乐在骗我。

在两个女孩死之前,人猫就出现了。

那时的乐乐就已经不再是一个纯粹的人了。

我凝视着这两具尸体,心底涌上一股恶寒。

置她们二人于死地的,真的会是那个女人吗?

而就在小女孩仅剩的那只手里,我看到了一张被紧紧握着的纸条。

我废了好大劲把它拿出,透过上面模糊的字迹,我依稀辨别出来,上面写着:

【妈妈,姐姐被弟弟藏在了墙里。现在,他要杀我。】

原来凶手是他!

深深的恐惧涌上心头,我不明白乐乐为什么要骗我。

我难以置信地后退着,突然,我踩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8.

我回头一看,居然是人猫!

此刻他正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宛如石像一般。

9.【拼接】

这一刻我的全身血液倒流,我紧紧抓着手里的纸条,全身肌肉绷紧。

完了!

他肯定什么都知道了,他现在是不是要杀我灭口!?

然而出乎我的意料。

【你怎么了?】人猫用爪子蘸了墨水在地上写字,他看起来和昨天一样。

我惊讶地发现,人猫明明不足十岁,他的字体却非常好看,几乎可以媲美一些书法大家。

可他为什么会这么问我?

我茫然地转过身,发现身后的墙壁不知什么时候恢复如初了,而我手中抓着的纸条也只是一张简单至极的药物说明书。

「没,你突然出现把我吓了一跳。」我迅速调整好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我绕到他的背后,思考怎样能杀死他。

可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人猫在地上写出的字映入了我的眼帘:

【这个世界是由那个女人主宰的,我没有掌控自己身体的权力,所以我无法杀死那个女人。就像当初,在我的姐姐和妹妹死后,女人逼着我去破坏她们的尸体,我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我微微一愣。

难道那些伤痕都是死者死后留下的?

那小女孩手中的纸条是怎么回事?

人猫还在继续书写:

【每晚过后她都会失忆,重复做曾经的事。】

【她生前被丈夫抛弃独自生下一个男孩,她刚来我家时欺骗我们说她是我们的妈妈,我们还有个弟弟。直到有天夜里,那个男孩意图杀死妹妹,我们报警后才发现了那个女人的秘密。】

看完这两句话,我心中的疑窦彻底打消了。

「乐乐……」

我慢慢地开口。

人猫似乎很久没被人喊过这个名字了,他僵住了片刻,点了点头。

「只要我用餐桌上的刀子插进那个女人的喉咙,这个世界就会结束,对吗?」

人猫欣喜若狂,拼命点头。

他写道:

【是的,然后把她的双腿交给我,这样她就再也无法复活了。你就能逃生了。】

「好。今晚,等她再次做饭的时候我就动手。」

我俯下身,轻轻地抚摸着人猫满是疤痕的脸,我没有错过他的每一寸皮肤,这张脸看起来十分狰狞可怖,但还是能完全辨认出毁容前的样子。

人猫似乎很久没被人这么温柔地对待了,他深深地嗅着我的手指,身体微微发颤:「很久都没有人把我当成是人了,我总在想,如果我拥有健全的四肢,那我会不会也是……」

「太遗憾了,你曾经也是个很漂亮的孩子呢。」

我由衷地感叹道。

真的很可惜。

10.【天黑了】

一整个白天女人都没有回来。

我模仿夜里断手的活动轨迹,从阳台爬进她的房间。

她的房间里除了很多书外没有别的东西,就连床底箱子里放的都是书。

看起来这个女人涉猎很广,这些书大都不是什么经典著作,而是各种民间志怪杂谈。

纸张有些泛黄了,页脚也卷了起来,有些书看来被女人翻了很多遍。

其中有一本很薄的医书,在最后一页,有一行小篆附注:是妈妈没用,无法照顾好你们。

你们。

如果按人猫所说,女人只有一个儿子,这上面的「你们」是怎么回事?

我将这本书合上,坐在桌子上随意翻了翻其他的书。

天,不知不觉地黑了。

这个世界的白天和夜晚总是无比短暂。

我在床底看到了人猫留下的最后一行字:

【今晚餐桌上会摆放一把餐刀,如果你不杀死她,那她将会用刀杀死你。】

夜里。22:30.

「楠楠,饿了吧,出来吃饭。」

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抬起头,看到妈妈正站在黑暗的门口,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注视着她,没有出声。

「楠楠,饿了吧,出来吃饭。」

她重复着,嘴角诡异地弯起。

「好啊。」

女人似乎没有料到我会答应得这么干脆,我跟着她来到餐厅,看到桌子上果不其然摆放着一把餐刀。

这是以前都没有过的。

「楠楠,这是妈妈给你做的,辣椒炒——」

剩下的话被堵住了。

因为我干脆果断地将刀子插入了她的喉咙。

女人睁大了眼睛瞪着我,她的喉咙深处发出嘶哑的低吼,身后也浮现出了一张无比痛苦的脸,顶着她整个身体都迅速增高,几乎要冲破屋顶。

我趁机往门外跑去。

「不要离开我,谁都不能离开我的家!」

女人凄厉地叫着,那只断手也应声而出。

可她喉咙处的裂隙已经越来越大,最终她的头轰然掉落,整个身体连同断手都顷刻间变成粉末。

但唯独她的腿,像木头一般硬邦邦地掉在了地上,完好无损。

这就结束了吗?

如果我此刻收手,那我才是大错特错。

我转过身,将藏在门后默默监视着这一切、身体因激动而疯狂颤抖的人猫提了出来。

人猫脸上的笑意还未消退,他恐惧地看着我,我微笑着将刀再次插入他的喉咙。

我把奄奄一息的人猫重重扔在地上,伴随着他刚长出的四肢。

两只胳膊是我在墙里见过的,而双腿是女人刚刚掉落的。

「太可惜了,差一点点你就彻底自由了,不是吗?」

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完整的人了,我终于可以用对待人的方式将他杀死。

迎着他充满恨意的双眸,我笑着说:

「这一家人确实该死,不过,在我来之前,你就已经报仇了。」

11.【人猫的生前】

「让我来讲讲这个家曾经发生的真实的一切。」

在这个家里,原本生活着妈妈、大女儿、小女儿三个人。

她们三个相依为命,靠死去男人微博的抚恤金过活,可这根本不够。

女人时常拿着书籍给两个女儿讲故事,扮演教书先生的角色,因为出于某种原因,两个女儿不能也不愿意上学。

由于贫穷,女人经常去书摊低价买那些冷门小众的图书,而女孩们由于吃不饱重度营养不良,时常昏倒,女人为此十分焦虑。

直到有一天,女人从外带回来了一个小男孩。

那个小男孩很乖,有一双黑不溜秋的大眼睛,明明已经八岁了,可因为从小吃不好穿不好而个头很小,比同龄孩子要矮一截。

迎着她两个女儿不解的目光,她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颤声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会有非常丰厚的收入了。」

女人看了一个话本,按照书里的方式,残忍地把男童活活制成了人猫。

在《清稗类钞》一书中记载了这么一件事:乾隆年间,长沙集市上有二人牵着一条狗,这条狗体形比一般的狗大得多,非常聪明,更稀奇的是会讲人话!念诗唱歌都会,让人惊叹之余又忍不住怀疑,这真的是一条狗吗?

真相原来是人贩子把小孩子拐骗来,用药水涂抹在小孩的皮肤上,让人全身皮肤烂掉,在这期间,把狗毛沾到小孩身上,等到新皮肤慢慢长出了,狗毛就和人连在一起了。

这就是残忍的人狗诞生。

女人在街上看到男童过人的写字本领,她动了歪心思,把家里全部的钱拿出来,向男童的父母买下了他。

她逼着男童夜以继日地学习书法,为的就是来日让这只人猫能够在大街上展现令人叹为观止的一面。

她没有失误,男童在她的百般虐待下仿佛真的变成了一只猫,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人,每天只是练字,吃女人一家吃剩的东西,累了就自己钻进笼子,在街上卖艺时更是卖力地完全听从女人的指示。

渐渐地,女人家里富裕了起来,而她也放松了对人猫的监管,不再走哪都给他上锁链。

可她没想到,人猫从未忘记过自己曾经是人。

他对女人一家的恨意,只有与日俱增,从未消减过半分。

就是在这天夜里,人猫撞开笼子,疯狂地冲进房间,杀死了母女三人。

两个女孩天生就有残疾,患有小儿麻痹症,根本没有行走能力,他轻而易举地冲上床,将大女儿的脸活活剥掉,将酷爱虐打他的二女儿的胳膊抓断。

至于女人,他并未对她动手,因为他要让她承受这世间最极致的痛苦——丧失双亲的疯迷。

12.

「你应该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猜出这些吧。」

我深深地抚摸着人猫的脸。

「就因为你的这张脸。」

两个少女脸上都有令人无比恐怖且完全一致的胎记,从尸骨来看她们也有如出一辙的下肢萎缩。

唯独人猫没有。

这就足以证明,其实,从一开始就不属于这个家的人是他。

几小时前,我坐在女人的床前,按照书页磨损程度,找到了她最常翻看的那本书。

这是一本厚厚的中国民间怪事杂谈。

在其中的 1030—1100 之间,记载的就是一个将活人制成动物,放街上吸引游客参观取财的故事。

「如果我晚一点让你拥有长好的四肢,那么现在躺在这里的人应该就是我了吧。」

置少女们于死地的是刻在她们骨头上发紫的毒物,而这是由人猫的爪子带来的。

我温柔地将目光下移:「你看你的爪子,墨水都没有擦掉,是不是因为上面沾了毒呢?」

男童确实可怜,可他错就错在不该对我起心思。

人猫缓缓闭上了眼睛,连同他最后一点不甘心与恨意消逝,而这个世界也随之分崩离析。

天亮了。

13.【结束】

「体验结束!」

我猛然睁开眼睛。

我摘下眼镜,看到面前的店主和朋友对我竖起大拇指。

我作为该店 vr 技术用进剧本杀的最初一批体验者,在刚刚短短的三个小时内经历了种种惊心动魄的一切。

这一切实在太过仿真,以至于进入游戏世界的我完全融入进去,忘记自己身处的世界是真实还是幻境。

甚至很多次,我真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庆幸的是,最后我发挥了自己医学生的特长查明了真相,成功杀死了这个世界的主宰人猫。

「《人猫篇》还可以吗?」店主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如果觉得可以后续我们会在这个游戏方面多加投入,女士你还有什么建议请尽管告诉我。」

朋友也急着道:「是啊是啊,下一个就是我了,刚才看你的样子我都快吓坏了,你有什么经验给我分享分享,来点提示。」

我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可刚刚停止的恐惧还梗在我的喉咙里,我现在口腔干涩到发不出任何声音。

过了好久,我回应着方才自己的经历,总结道:「按照规则来办事总没错,或许我做的最正确的一点,就是坚定不移地怀疑了一切。」

这也印证了游戏里面姐姐发来的最后一条信息:

【最后,不要相信你看到的任何东西。】

  • 完 -

□ 一点点备案号:YXA1pJ1Ea2KfA348Q5mC5E5D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