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前夫貌似又行了

进产房时发现医生是前任。

我扒拉着护士让她赶紧把我弄晕,但貌似晚了。

「咱俩离婚不到一年你就生了,你的新老公是比我行哈。」

他拿着手术刀,双眼发怒,阴冷着看着我。

我索性装晕,可闹不住孩子不懂事。

他的一只小脚咔咔踹到了我的肚皮,疼的我直接开口爆国粹。

「我艹,你大爷的吕宋,赶紧把你儿子给老娘拽出来。」

1

我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把我送市中心妇科医院,稍微绕一个弯,送玛利亚妇科,就拐个弯的事儿。

但出租司机还是懒得跑,直接开进了市中心那家。

美名其曰,这里的吕医生接生很给力,他老婆就是在这里生的,孩子贼健康,让我安心生,别有负担。

说实话,如果这里没有熟人,我还挺安心的。

但我前夫就是他嘴里的吕医生,当初离婚他哭的有多撕心裂肺,我不是不记得。

我们结婚了两年,一直没孩子,去医院检查,才知道是他的问题。

我妈知道了之后,死命逼着我和他离婚。

现在还年轻,再找个能生的过一辈子。

我不是很赞成,尽管我和吕宋是相亲认识的,起先没什么感情,但两年下来,我们俩都还挺合拍的。

各玩各的….呸,各忙各的。

就这么轻易的离了婚,太不负责了。

但我妈不这么认为。

她说,吕宋那里不行还跟我结婚才是不负责。

然后以性命要挟,不得已我就提出离婚了。

那是我是第一次看见吕宋头顶一丝不紊的头发散落下来。

胡茬邋遢,满目猩红,蹲在角落里,哭唧唧的看着我给他发的那条短信。

见我回来,他立马冲了上来。

摇着我的肩膀一个劲的问我。

「一定要离婚吗?一定要离婚吗?」

我点头,不去看他的眼睛。

「我们领养孩子不行吗?或者试管?或者我多喝中药?总之只要别离婚,怎么都行。」

我摇了摇头,有些嫌弃。

「你那里不行,你不能耽误我啊,就这样吧,赶紧签了协议,好在我们结婚没多久,没什么可分的。」

说完我就开始收拾行李。

收着收着也不知道怎么,我俩就开始争吵,然后再接着,吵着吵着就滚到了床上。

他说是离婚炮,睡完这一觉,他彻底滚蛋。

但我没想到,在我跟新的相亲对象约会的时候。

直接就吐在了餐桌上,大肘子都吐出来了。

相亲对象被我恶心跑了,我妈担心我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毛病,赶紧拉着我去了医院。

去了医院发现,老娘他妈的怀孕了。

然后我妈这个厚脸皮的,又开始让我找机会跟吕宋复婚。

我脸皮薄儿,没脸见他。

更何况,是我不道德,人家不好的时候,我拍拍屁股走人,人家没问题了,我又屁颠屁颠回去。

这事儿,我能干得出来吗?

而且那晚的离婚炮他有多狠,我记得一清二楚。

我活活在床上躺了三天,才去了民政局办离婚。

当初他还笑意满满的送了我一个祝福,「祝我遇到一个比他还能「干」的。」

现如今倒好,直接跑到他手里生孩子了。

母子估计都快不保了。

从产房出来之后,我约了车赶紧从医院回了家。

坐月子的第三天,吕宋拎着水果香蕉来看我了。

「放下赶紧走。」

「你不会还对我情深义重吧?」

我没好气的对着他说道。

我们虽然说是结婚了两年,但我敢保证,顶多是同居加炮友的关系,应该上升不到爱情。

当初离婚的时候我也以为他就是自尊心放不下来,所以才对我死缠烂打。

但现在这情况,莫不是要复合吧。

那可不行。

好马不吃回头草。

好狗还不舔同一个粪坑的屎呢。

再说他也挺要面子的,可能会这么作践自己吗?

「那倒没有。」

「就是想看看,前妻的新老公是怎么比我行的,是我姿势不对还是速度跟不上?」

呵,我就说吧。

「孩儿他爸呢?」

「打牌去了?喝酒去了?还是钓鱼去了?」

吕宋把东西放下,然后拿出一根香蕉,扒开皮,自己吃了。

我白他一眼,合着我就配不上个好鸟呗。

「关你什么事,吕医生爱死缠烂打的毛病还是没改掉啊。」

他的脸瞬间黑成一条线。

往我身上甩下一张亲子鉴定书。

「孩儿他爸估计正在吃香蕉呢。」

「你说是吧,孩儿他妈。」

我去你大爷的。

既然知道了还装什么装。

根本不用我解释,一张亲子鉴定就能证明那孩子就是他吕宋的。

也完全不用多说,就是当时的老医生给误判了。

现如今,一家三口都在,不妨就开门见山的聊聊吧。

我不是爱拖延的人,问题来了就赶紧解决。

我看向吕宋。

他正在悠哉的吃着香蕉,一根又一根的,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

儿子躺在床上嘎嘎乐,也没觉得气氛不对劲。

看表面,还挺其乐融融的。

咳,但我是好马。

不可能吃回头草的。

我眼睛往下撇,推了推儿子。

「儿子,你出生也快一个星期了,已经不是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了,说吧,你想跟谁?」

「要是跟我,以后有你大把的妞泡,但要是跟那个吃猴子的香蕉,你就说不准了。」

毕竟当年我能和他结婚,也完全是因为颜值还算过得去,后来才慢慢生活习惯上合适。

结婚后,他忙于工作,无暇照顾我。

也好在我也是浪漫过敏体质,没要求他那么多。

但现在不一样了,有儿子了,不得什么东西都给他最好的吗?

要是让他带,指定得一天三顿吃医院食堂。

还不如我点外卖呢。

我话刚说完,吕宋就沉沉的打了个嗝。

我见状叫好,急忙加上一句。

「完了,宝贝看,这么多香蕉都没吃饱,说不定以后饿极了,他还能把你吃了。」

然后,儿子仿佛是听懂了似的。

哇哇的哭了起来。

我心里窃喜。

得,成了,儿子归我,香蕉归他。

我抱起儿子,开始轻拍他的背部。

但…..不知道什么情况。

这孩子,越哄哭的越狠。

我求助似的看向吕宋。

只见他拿出手机。

打开了百度。

「如何哄不到一个星期的孩子不哭。」

我他妈的。

果真指不住。

我以为妇科医生,至少可以知道怎么哄孩子。

后来是我打电话叫来了我妈。

吕宋他妈那边,我让他先瞒着了。

毕竟两个妈妈当初闹得也挺不愉快的。

要是她们都来了,估计孩子就得一身两半了。

我妈来了之后,看到吕宋,一个劲的献殷勤。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我俩复婚。

吕宋轻嗤了一声。

关门前说了一句。

「阿姨凭什么觉得,我会再要你女儿,毕竟我现在年轻能干,想给我生孩子的女人能从这里排到法国。」

我妈气得说不出话,我抬手就把枕头扔了出去。

大声喊了声滚。

然后去哄我妈。

却没想到,我妈来了句。

「吕宋跟你离婚后,怎么越来越俊了,你说,你俩要是生个闺女,是不是长得就跟那什么热巴似的。」

我……..

2

我妈就是天生的利己主义。

只要能达成目的,脸面都可以不要。

在我熟睡的时候,我妈直接抱着儿子,去了吕宋家认亲。

吕宋他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让我把一老一小给领走。

我无奈,打车到了他们小区楼下。

一点也不意外,他们家是老小区,电梯又坏了。

我看着面前的步行梯,我直犯愁。

我身体挺硬朗的,但生完孩子刚一个月就这么大运动量的话,难免还是有点艰难。

可是一想起吕宋妈妈那张吃人的脸,就一咬牙,爬了上去。

当初是我们家态度坚决,吕宋不肯,吕宋妈妈好面子,尽管吕宋不肯,还是强硬逼着他签了离婚协议。

最后还说我们两家最好不要再有什么瓜葛,见了面不吐口唾沫就算是她善心泛滥了。

我妈也是,俩人吵得一个比一个凶。

她说她有理,你说你有理。

总之,我跟吕宋的婚,离的挺不安生的。

现在我妈又开始了,觉得我生了孩子不好嫁了。

又想让吕宋把我娶走。

甚至她说倒贴十几万负责儿子以后上幼儿园的钱,只要吕宋愿意复婚。

我拼劲最后一点力气,爬到了 6 楼。

就见我妈抱着儿子一个劲儿的让吕宋妈妈看。

他妈妈不看,一脸嫌弃。

说真的,她还真是我第一个见到的不喜欢自己孙子的奶奶。

我走进门,我妈就喊我过去道歉。

「顾菁,赶紧过来跟婆婆赔个不是。」

我妈边招呼我过去,边蹭着吕宋妈妈赔好脸。

「亲家,俩孩子年龄都不小了,现在孩子也生下了,就当之前的是个笑话,就让它过去吧。」

「咱们做大人的,不都是想让孩子过的好吗?」

「那时候我也是不得已啊,总不能一辈子不抱外孙子吧。」

「您说?是吧?」

吕宋妈妈脸色不好看,嘴里的话也不好听。

直接就后退两步,指着我和我妈大骂道。

「哦,你孩子是孩子,我孩子不是孩子啦?被你家闺女气得几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的,脸都被你闺女给丢尽了。」

「现在你想走就走,你想来就来啊,还真当我家儿子好欺负啊。」

「能把你外孙子给你完整接生下来就不错了。」

「想让他俩复婚,没门,除非等我下去,再说,我儿子后面排着队跟他结婚呢。」

「你们该找下家找下家,该自己养自己养,这亲孙子我们还真就不带了。」

「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闺女,说不定亲孙子也遗传了你们家这种狼心狗肺的脾性,我们养不起。」

我妈在她身边如同蝼蚁一般被骂,但依然是一副热脸贴她。

「哎呀,亲家,你说这话就过分了,当初是我逼着顾菁离婚的,我闺女性格还是很好的,是我坏,跟闺女没关系,你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嘛。」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妈。

她再怎么想把我嫁出去,也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吧。

人家都指着鼻子骂了。

我一步上前,就拉着我妈往屋外走。

这种脸丢的太不是滋味了。

我妈还一个劲儿的赔不是,我气得说不出话。

直接拦了车,一句话也没说。

我妈在旁边嘟嘟囔囔的停不下来。

到家的时候,我终于崩溃,朝我妈大吼。

「有必要吗?我又不是没人要,现在离婚带娃的女人多得是,靠我自己也能养得起,怎么就我必须这么卑微呢?」

我妈把孩子放进卧室,拉着我坐在沙发上。

讲了很多,语重心长。

她说:「孩子被人骂野孩子你能解释得了吗?」

她说:「孩子问你为什么别人有爸爸我没有你解释得了吗?」

她说:「有多少男人不介意自己的女人带个别人的孩子跟自己过一辈子?你能找出几个?」

我知道,她说的都是她经历的!

我是我妈一手带大的,从小没见过我爸。

见过最多的,是我妈牵着我的手,跟一个又一个的男人相亲。

最后都不欢而散。

我语塞,看着我妈的泪水一点点的落下,无能为力。

「妈,你说的都对,但你知道吗?我想好好过日子,您觉得经过这些事情之后,如果真的复婚,我和吕宋会幸福吗?」

她看着我,唇微微开启。

「不会,但至少会容易一些。」

我摇头。

「妈,怎么会容易的了。」

我和吕宋本来就不是因为爱情结的婚,能过在一起,纯属是因为两家大人。

现在闹成这样,再复合,怎么可能。

倒不如再找一个,也比跟着吕宋强得多。

3

我让我妈给我些时间,总会遇到一个合适的男人。

或许他离过婚,或许年龄大有四十,或许也有几个孩子。

总之会有人接手我这烂摊子。

我妈想看我幸福,我等不及,所以,把相亲安排的满满的。

果真,红娘看到我的情况后。

相亲的男人就比之前下降了几个等次。

我看着面前的只有一个头帘的男人,有些犯呕。

「我有个儿子。」

我开门见山。

他听到后,笑了笑,点头道。

「我知道,我也有。」

「我有工作,有房子,收入还算可观,就是想给孩子找个爸爸,就只是爸爸而已。」

我说的直接,我知道来相亲的基本都不是渴望遇见爱情的。

他听到后,又是笑了笑。

「那挺好,我觉得我挺合适的。」

他笑的猥琐,我看的直起鸡皮疙瘩。

他接着道。

「那晚会儿可以跟我儿子培养培养感情。」

这么快?

就跟儿子培养感情了?

我诧异问道:「您儿子几岁啊?」

「三十。」

我靠,他儿子三十,那他岂不是要五十了?

我连连摇头,这年龄差我承受不了。

急忙想结束这场相亲。

正打算离开,大腿间突然传来一阵触感。

我低头望去,竟然有个男人爬在地上,吓得我尖叫的跳了起来。

「啊!你谁啊?」

爬在地上的男人憨憨一笑。

「妈妈,妈妈,我是你的宝贝啊。」

他边叫边往我身上蹭。

我躲不过,就让他爸去劝。

可转头看向他爸的时候,竟然在惬意的喝着咖啡。

「培养培养感情嘛,怕什么?」

我真想一手薅光他头顶那几根毛。

他妈的这人有病吧。

但身上还有个大男人手脚不干净的乱蹭。

别看憨憨傻傻的,力气倒是不小。

眼看他就要袭上我的胸,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咖啡店还是这老男人开的,服务员早就被抽出去了。

我心灰意冷。

突然,就看到了身着白大褂的吕宋。

「他妈的,拿开你的爪子。」

然后身上的男人就被踹开了。

紧接着,一脚两脚,踹到了男人身上。

还别说,第一次看见穿白大褂的打人。

挺帅。

吕宋拉着我的手,准备离开。

路过相亲的男人跟前时,我停顿了一下。

吕宋好看的眉毛皱起。

「怎么?还想接着聊?」

他仿佛是在说我白痴,我给了他一个白眼。

然后伸手就对着相亲那男人的头顶一抓。

发帘就被我薅了下来。

「啊!!」

妈呀,是真头发。

4

「你就这么急?想给我儿子找个爹?」

吕宋脸色铁青,坐在主驾驶开口问道。

他刚才是遇到了一个在街上临时破羊水的孕妇,所以急忙套上白大褂简单做了检查,发现没什么问题,就叫了 120。

谁知,不小心抬头就看到我被相亲男人的儿子猥亵的场面,便跑了进来。

我被他问的不止该如何开口。

他说的对,我还真挺急的。

我要是不赶紧找一个,估计我妈就要常住在他家了。

我点点头。

「你不是还有一法国的追随者等着给你生孩子吗?也挺急的吧。」

吕宋扭头看我一眼,仿佛又是在说我是白痴。

「你去我家了?」

「嗯。」

估计是他妈跟他告状了。

我急忙又多说一句。

「我可没有欺负你妈,也没有找你们要赡养费啊。」

「怎么上去的?」

吕宋没理我苍白的解释,换了话题。

「楼梯啊,能怎么上去,你们家那小区什么样你不知道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扭头看我的那一眼。

莫名的多了些心疼。

「她们两个上年纪的吵就让她们吵,你参和做什么?你也七老八十了?」

我摇头。

「你今天话挺多啊,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没好气说道。

我怎么会想跟两个大人计较,要不是他妈叫我过去领人。

也见识不了他们家的态度。

「我想说….我儿子不放心交给别人养。」

「要不…..」

我打断吕宋的话,大声说道。

「我靠,你想抢我儿子?」

「坚决不行,不可能给你,你就爽了一夜,就想把我怀胎十月的孩子抢走,不可能,停车。」

「停车。」

「他妈给我停车。」

回到家的时候,我妈和我儿子都睡了。

岁月静好。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把我妈冰箱里炖好的汤热了热,又赴了下午的约。

就是没想到,我和吕宋又偶遇了。

他把车开在我家楼下,环着胸在车前等我,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

很是精神,不知道的还以为也是去相亲的呢。

我从他身边走过,准备去拦出租。

不能多跟他接触,万一不小心被他算计,把儿子给我抢走怎么办。

「站住。」

吕宋对着我的身影叫了声。

我没停,步伐开始加速。

「顾菁,你不停那我直接上楼了?」

呵,威胁我。

他赢了。

吕宋的确是去相亲的。

他说是他妈朋友的女儿刚从法国回来。

从小就喜欢他,现在刚毕业就急匆匆的联系上了吕宋妈妈。

知道了吕宋是二婚也不介意,下了飞机就直接到了咖啡店。

下车的时候,我的那个相亲对象说是堵车了,要晚会儿到。

我就准备在店里等他。

可好巧不巧的,就只剩下了一张四人桌位。

没等我拒绝,吕宋就拉着我坐到了法国妹妹的对面。

极其礼貌谦和的说道:「杨锦,这是我前妻,不介意吧。」

我靠,这能不介意吗?

吕宋又不是第一次相亲,这种话也能说得出口?

但我没想到的是。

法国妹妹也挺茶的。

「哎呀,是前嫂子呀,这两年照顾哥哥辛苦了,脸色都不太好了呢。」

「哥哥也真是的,净忙工作,都不关心前嫂子,看把她养的,都不像是四十的人,都快跟我妈一样了。」

「哥哥以后可不要这样对我啊。」

嗯…..

我二十八。

不气不气,气坏了没人赔。

我忍着怒气喝了一大口咖啡。

然后,噗的一声全喷到了法国妹妹脸上。

「啊,这咖啡怎么这么骚….烧啊?」

「前嫂子不是故意的,有没有伤到啊?」

我阴阳怪气的拿出纸巾往她脸上蹭。

老娘就是故意的。

我一个奔三的人能让她一个小屁孩给阴阳了吗?

早就看出来她脸上的痘坑了,沾点咖啡,正好给她卸掉。

「没事没事,前嫂子您坐下吧,我去卫生间收拾收拾,您刚生完孩子,脑子不太正常也是正常的。」

法国妹妹拿着纸巾扭着腰就去了卫生间。

我靠,我这是输了吗。

吕宋在旁边忙着看手机上的资料,自从介绍了杨锦之后,就无暇顾及我们了。

所以刚才那一幕,他大致只看到了我往杨锦脸上喷水的画面。

他张嘴,想说话。

我抢先道。

「是你让我坐下的,她先恶心我的,你可不要上演什么男主护绿茶的戏码啊,要不,我连你也喷。」

然后眼神示意他看了看桌子上剩余的咖啡。

只见吕宋抬手,抽了张纸巾。

抚上了我的唇….还有胸口咖啡渍的位置。

「嗯,脑子是不太聪明了,喷别人还能把自己惹得一身脏。」

「我儿子能放心让你带吗?」

他什么意思?

又想拐弯抹角抢抚养权?

我推开了他的手,自己去了卫生间。

因为…..溢奶了。

我还特意穿了深颜色的衣服。

但吕宋一凑近,还是看见了。

吕宋的眼神慌乱的不知道该看哪里,手还习惯性的擦拭我身上的咖啡。

场面一度尴尬,我急忙去了卫生间。

正巧碰上了赶来的相亲对象。

「还,还没出月子啊。」

他尴尬的眼神从上到下打量着我。

手还抵到了鼻口。

我点头。

「那,要不咱们下次聊?」

我接着点头。

哪还有下次,这表情分明在说我们不可能。

我知好歹,这种事本来就是个你情我愿。

我没什么可表达不满的。

毕竟他条件也不错,车房收入,都算中等,长相也算老实。

能答应来这次相亲,估计是看在我和他旗鼓相当,甚至略胜一筹的份上。

杨锦拉着我回到了座位。

美名其曰,要做他们的见证人。

我就一整个无语住了。

让前妻当见证人的,还真不常见。

果然,在外面飞一圈的人见识就广。

我不情愿的坐下,一口一个小蛋糕的吃着。

说实话还挺饿的。

一整天了,就中午喝了点我妈熬得鸡汤,就没怎么吃了。

没什么胃口。

现在看到小蛋糕是一点道都走不动了。

「前嫂子还挺喜欢吃甜食的呀,哥哥就不是,他一点甜就受不了。」

我做样子点头。

吕宋真的很讨厌吃甜的。

之前我公司新产品我带回家,让他尝,他就抿了一小口,兑了半瓶水喝了下去。

后来,我就没再往冰箱里放甜食。

免得他看见恶心,我看见他恶心我也恶心。

「但我的甜度就刚好适合哥哥,甜而不腻,你说是吧,哥哥?」

杨锦转眼就拖着腮帮子跟吕宋谄媚。

我靠,给我上演土味情话呢?

谁不会啊。

咳….呸….我不会。

她又赢了。

吕宋抬眼瞄了我一下,然后重重「嗯」了一声。

呵,看着我「嗯」干什么。

看他的小甜妹去多好。

我白了他一眼,继续一口一个小蛋糕。

余光看到吕宋的嘴角轻轻弯起,又迅速放下了。

然后,我面前的一排小蛋糕就被撤走了。

「干什么?」

「你们聊你们的,拿我的小蛋糕做什么?」

我不服的看向服务员盘子里的吃的,对着吕宋控诉。

「够了,再吃就该胃不舒服了。」

吕宋抬手让服务员下去了。

然后又继续看手机。

不吃就不吃。

那我玩消消乐。

「时间到了,再玩对眼睛不好。」

然后,手机就被吕宋拿走塞到了他自己口袋里。

我…..

「前夫,是你们相亲,我不在旁边做个电灯泡我干什么?」

我无奈的看向吕宋,一不小心瞥到,他看的资料。

「月子期间女性身材护理。

刚生过孩子女性的心情管理。

产子后的女性健康饮食。

刚生完孩子吃五块小蛋糕可以吗?」

我靠,他在搜什么啊。

吕宋看到我看他,慌乱的按了关机键。

然后杨锦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附近有家新开的火锅…呸….一家服装店,你陪我们去逛逛吧?」

不知道杨锦又想作什么妖。

我果断拒绝了。

我一个前妻在这边待的也够久了,再待下去会被别人说闲话的。

「不了,我还要回家带孩子,这种娱乐活动还是你们久别重逢的兄妹俩玩吧。」

然后转身就离开了咖啡店。

5

刚出门,吕宋就跟了出来。

「我送你。」

我摆手「我叫了车了。」

「给你们留了单独相处的空间了,这妹妹除了有点茶之外也还挺茶的,祝你们长命百岁。」

然后,就不等吕宋说什么,上了出租。

狗男人,竟然这么快就有目标人选了。

果然,离了婚后男人更吃香。

车子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猛发现,我的手机在吕宋口袋里。

害,生了孩子的女人傻三年。

我借了师傅的电话,给吕宋拨了过去。

「喂,是我,顾菁,我手机在…..」

没等我说完,吕宋就打断了。

「我知道,我还有一个红绿灯,马上到,你在车里等着,别下来,外面热。」

然后就挂了电话。

他?什么时候这么贴心了。

把手机递给师傅,就开始在车上眯眼。

没五分钟,吕宋就着急忙慌跑来了。

满头的汗,敲了敲我身侧的玻璃。

司机师傅一脸姨母笑。

「姑娘,你这老公嫁的好啊,大热天的还跑来给你送手机。」

我看了眼吕宋满头的汗。

回道:「的确是个好老公,但不是我的。」

然后,就下了车,吕宋在车里付钱。

一路上,我在前面走着,他在后面跟着。

没人说话。

但看吕宋的样子欲言又止。

直到楼下的时候。

我停住了。

「你想说什么,说吧。」

如果他开口说要孩子,我立马一巴掌就煽上去。

先给他个下马威看看。

吕宋挠了挠头,开口道。

「我想……」

啪。

果真是想抢孩子。

没等他说完,我就扇了上去。

他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捂着脸。

「你打我?」

「……..手疼吗?」

他原本发怒的语气硬生生的拐了弯。

我白他一眼,还想来软的?

为了孩子,我软硬不吃。

然后,转身就上楼了。

还没进门,我就听见孩子哇哇在哭。

拿钥匙的手都开始紧张,死活对不上孔。

自从当妈了之后,只要一听到孩子哭,心里就揪疼揪疼的。

插了两三次才算是打开了门。

可映入眼帘的画面,却让我惊呆了。

6

「妈?妈?」

「妈?你醒醒啊?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晕倒了?」

我无意识的晃动着我妈,可她却一点回应也没有。

儿子在一旁尖叫大哭。

我急忙打开手机,拨了电话。

「喂,吕宋你上来,你上来,我妈、我妈她,她好像没,没气了,你上来,吕宋,你快上来。」

我摸着我妈的鼻息,眼泪无休止的落。

怎么这么突然,早上还让我打扮漂亮点去相亲的。

怎么回来就这样了呢。

「胃癌晚期,一年前我就让你妈住院,她就没当回事,给她开了一些药,抗了一年,老太太身体也挺硬朗的了。」

「就是你妈生这么大的病,你们家人都不知道?」

「再不济她瘦了这么多,也会发现点什么吧?」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还是个圆润的小老太太呢,你看,这现在明显的瘦了一半。」

医生的话在我脑海里旋绕,空荡的走廊里,突然变得吵闹。

我拉着我妈的手要棉花糖的样子。

我哭着闹着找爸爸的样子。

我告诉她我考上大学的样子。

我和她所有的记忆,怎么就在一瞬间全都出现了。

…….

我急火攻心,在医院睡了两天。

醒来的时候,是吕宋妈妈抱着孩子在窗口摇晃着身体。

「哦,乖孙子,睡饱饱,吃多多,长高高。」

我虚弱的张口,喊了声「阿姨,您怎么来了。」

吕妈妈婉转转身,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看,菁菁,这孩子长得多好啊,白白胖胖的,跟吕宋小时候一模一样。」

我浅笑,我妈抱着的时候也说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

但现在,没人再记得我小时候长什么样子了。

是可爱俏皮,还是懂事乖巧。

没人记得了……

「对啊。」

「小东西很闹腾呢,把我折腾的不轻,当时我妈心疼的几晚几晚的睡不好。」

话刚说完,眼泪就顺着眼睛开始往下大颗大颗的滴落。

我怎么会没有发现呢。

这么大的一个病,我但凡上点心,就可以给我妈早早治疗。

「好了,好了,乖孩子不哭了,饿了吗?吕宋下楼给你买饭去了,吃点东西,你身子太虚了。」

我点点头。

又闭上了眼睛。

没多长时间,吕宋的脚步声就传来了。

「怎么样了?」

吕宋嗫声问旁边的吕妈妈。

吕妈妈也悄声回道。

「刚醒了一下,又睡了,估计心里难受。」

「孩子你先抱着,鸡汤在家里炖着呢,我晚会儿再过来。」

然后,吕妈妈就出了病房。

7

我睁开眼睛,吕宋正学着吕妈妈的样子站在窗边哄孩子入睡。

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这场面,估计我妈看到,还挺欣慰的吧。

毕竟看我幸福,是她一生的心愿。

盯的入迷,吕宋向我走来,我都没注意到。

他坐了下来,拉住了我的手。

「顾菁,阿姨那边的事情我都处理好了,等过两天你身体好点,我带你去看她。」

「阿姨生病的事情,你别自责,她没告诉你,自然有不告诉你的原因。」

我点头。

我妈向来如此,坚强惯了。

我生病就各种药各种补品喂我,她生病就是喝几天热水。

她瞒着我,也倒不是个新鲜事。

我难受的是,一年的时间,我竟然没发现。

这一年,我都在干什么?

吕宋继续。

「从你家离开之后,阿姨找上我,我应该是第一个知道她生病的人。」

「她求了我一件事,拜托我好好照顾你,不管是以丈夫的名义,还是朋友的名义,只要照顾好你,是什么称呼都无所谓。」

「可能是因为我好面子,没有及时答应,阿姨就去了我家,被我妈刁难了一番,对不起。」

说到这时,他看了我一眼。

我摇摇头「不怪你,你没错。」

「阿姨跟我道歉,说当初离婚是她的想法,怕我们没有孩子,走不长久,当时她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就逼着你跟我离婚,我理解她,但不接受。」

「我既然和你结了婚,就是打算过一辈子的,有孩子是锦上添花,没有孩子是两人世界,孩子不是束缚,是爱….」

「你身边没什么朋友,我想…..要不…..我们复婚吧。」

吕宋说的紧张,磕磕绊绊的。

我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什么感觉。

就是,他在的话很安心。

「再等等吧,我妈刚走。」

8

身体好了之后,吕宋就把我送回了家。

开门的那一瞬间。

我以为我妈回来了。

张口就喊「妈。」

但一转身,才发现是吕妈妈。

她惊诧了一下,然后「嗯」了一声,又开始忙手里的东西。

我准备先把孩子放进卧室再出来。

刚进卧室,吕宋也进来了。

「你自己照顾不好自己,我妈在家除了打麻将也没什么事,我就让她过来了,我跟院长申请了调班,这个月基本都是白班,白天我妈在家,你想吃什么想干什么跟我妈说,晚上我在,有什么事情,你找我,要是身体不舒服,你直接在屋里喊一声,我就从隔壁过来了。」

「别害怕,我一直都在呢。」

他帮我把孩子放下,拉着我去了客厅。

我妈不在了。

吕妈妈来了。

她说以后就把她当自己妈就行。

然后每天弄了很多大补的汤也做了很多孩子的小衣服。

怕我无聊又想起伤心事,找来了她的几个小姐妹一起打麻将。

晚上的时候,吕宋看我先睡下,才回到隔壁睡。

但我晚上开始失眠,几乎整晚整晚的睡不好,吕宋就在我床边跟我讲他在医院遇到的一些趣事。

但医院怎么会有那么多有趣的事。

大多都是生离死别。

讲着讲着他就戛然而止。

我知道,那个故事的结局并不是很完美。

他就又开始换一个话题,或者找一些小说。

有一次,我睡下后又醒了。

醒来之后,再也睡不着。

就去了客厅,东翻西找,找了一盒很久之前买来的安眠药。

倒了水,准备就着水吃几颗。

突然猛地水杯被抢走,安眠药一下洒满了地面。

我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吕宋。

他紧张的神情,犹如看见死神一般。

「你干什么?」

吕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问我。

我欲解释,被他抢了先。

「你干什么?你别这样?你别这样好不好?」

「你不知道你离开那一年我怎么过的,你拍拍屁股走人,都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只能拼命的上班,拼命的待在病房,拼命的不去想你。」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你的呼吸,你的味道,所以我才坚持了下来,直到再次遇见,不然你以为我年纪轻轻就获得那么多的荣誉奖项职称是哪儿来的,又不是天上掉馅饼。」

「现在你想干什么?你要是离开这个世界,我怎么办?你人都不在了,我该怎么活,我要怎么活,我坚持不下去,我一点也坚持不下去,你不在的日子每天都好难,顾菁。」

「顾菁,你不要这么自私,你想想我,好不好,你想想我,或者想想儿子,他那么小,你都不要他了吗。」

吕宋越说身体越往下,直到蹲坐在地上。

泣不成声。

我蹲下,抱住他。

「我睡不着。」

「我睡不着,你抱抱我,老公,你抱抱我。」

「我想妈妈了…..」

他颤抖的身子抱住了同样颤抖的我。

9

我妈安葬那天,来的人不多。

毕竟我妈只有我,我只有我妈。

亲朋好友我打小就没见过,所以我妈离世,也不知道该通知谁。

吕宋一家子来了,他知道我爱热闹,知道我妈也爱热闹。

请了一家戏班子,在我妈墓前唱了一出戏。

跟着吕妈妈来的还有杨锦。

当初跟吕宋相亲的法国小甜妹。

吕妈妈趁吕宋上班时,跟我讲了。

杨锦是她给吕宋安排的相亲对象,她说哪个做大人的想让自己孩子一直单着。

所以自作主张的就安排了这场相亲。

可后来才知道,杨锦有个法国小男友。

答应相亲,则是因为吕宋安排的一出戏。

他想气我跟别的男人相亲的事情。

吕妈妈知道后,骂吕宋小肚鸡肠。

我笑着迎合「就是。」

吕宋则是一把把我搂过。

「那我小肚鸡肠,你是什么?你这一年相了几次亲?」

我掰掰手指。

伸出了手掌。

「五次?」

吕宋皱眉。

我摇头。

「五十次。」

然后,吕妈妈吓得连拍大腿。

「哎呀妈呀,这儿媳妇……可真能干。」

葬礼结束,我在妈妈的床上躺了很久。

拿着几年前给妈妈买的手机。

开机之后,不小心翻到一条视频。

视频时长有好几个小时。

前五六分钟都是我妈拿着手机不停的翻转摄像头或者摆弄其他事情的画面。

从第七分零六秒开始。

妈妈的脸开始在画面中出现,但显而易见的憔悴。

她真的好瘦啊,脸部都凹陷了,怎么这么多白发啊。

我捂着嘴,眼泪哗哗往下掉。

继续看视频里的妈妈对着摄像头说话。

10

菁菁啊!

中午的鸡汤怎么就喝了那一点点。

是不是妈妈盐又放多了?

唉,老了,这手啊就不听使唤了。

对了,刚才醒来的时候见你着急忙慌出门,也没顾得上跟你讲,别忘了带吸奶器,你老是不记得。

到时候溢出来,在大街上,多尴尬啊。

你这姑娘粗心大意的。

唉……

要是吕宋在就好了,他细心呐,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把你养胖了好几斤呢,脸都见圆了。

也不知道他整天给你带医院的饭菜,怎么就把你养的脸上肉嘟嘟的呢。

看着就喜庆,你笑的次数也多了些。

说起吕宋。

妈妈真的对不起他。

但如果重来一次,妈妈可能还是会选择这么做。

毕竟,妈妈是个自私的人啊,只要你后半辈子好过点,坏人这称号,落下就落下呗。

菁菁啊,妈妈知道你没那么爱他。

也知道你没认真爱过谁。

不管是结婚,还是相亲啊。

都是为了让妈妈放心。

对不起啊,菁菁。

妈妈拖累了你。

你一心在工作上,想给我们母女俩好的生活。

买了车买了房,还给我买那么多我看不懂的补品。

但是,妈妈只想看你幸福啊。

只要幸福就好了。

一点点幸福也好。

至少,比妈妈要幸福吧。

哎呀,身体有点不舒服。

妈妈缓缓再说。

……

咳!

菁菁啊。

你也觉得妈妈挺坏挺自私的吧。

逼你结婚又逼你离婚又复婚的。

完全不顾你的想法。

唉…可是,如果这样能够让你下半辈子过得没那么艰难的话。

妈妈就这么坏着吧。

这世上哪有人不是自私的,哪有作为母亲的不自私的。

至少有个可靠的人在菁菁身边,妈妈走的能安心啊。

下辈子我还做菁菁的妈妈吧。

总觉得这辈子给菁菁的爱还不够呢。

下辈子再补补…..

唉….

估计真的不行了。

妈妈太难受了。

还有很多话要给菁菁说。

还有很多对不起要跟吕宋说。

还想找你那嘴硬心软的婆婆玩几把麻将。

你不知道啊,别看你婆婆嘴上厉害。

我见她在公园里偷偷徘徊过好几次呢。

手里拎着一大堆的东西,愣是不进门。

唉。

谁都不容易!

还是想说,你和吕宋多聊聊,或者,你求求他,再不济你示个软。

看他们家出什么条件,就答应吧。

妈妈实在太怕了。

太怕了啊。

要是你一个人带着儿子,这可咋活呀。

你不知道,你小的时候啊。

唉…..

妈妈说起来就多了,也说不了那么多了。

算妈妈求你,你去找找吕宋吧。

其他人,妈妈不放心呐。

还有….

还有最后一句….

吕宋爱你,他很爱你啊。

感觉比妈妈都爱你呢。

但妈妈最爱你了。

妈妈只爱你了。

妈妈的世界只有你,不爱你爱谁啊。

但是,妈妈好坏啊….

我妈说完,表情似乎是疼痛一般的皱成一团,视频中渐渐响起儿子的哭声,然后画面就一片黑暗。

紧接着就是「哎哟,我的乖孙子,怎么又哭了,是不是想妈妈啦,妈妈去给你找爸爸了。」

「乖孙子,奶奶来陪你啊。」

然后,就听到一阵叮铃桄榔。

一声重响。

没了妈妈的声音。

儿子的哭声显得更加寂寥。

整个视频时长快两个小时。

妈妈只出现了二十几分钟,剩下的都是儿子的哭声。

我看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吕宋进来。

我跟他对视。

他猛地慌了。

手里的汤立马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朝我走来。

「怎么了?怎么了?别哭了,眼睛该疼了。」

我哽咽:「吕宋,那个汤很咸……」

「鸡汤太咸了,比眼泪还要咸。」

吕宋抱着我,拍着我的后背。

「没事儿,那就不喝了,你想喝什么,我去给你做。」

我抬头对上他的眸子。

「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要不你再想想。」

他的眼里又是一片猩红,如当初我和他提离婚的那个夜晚一样。

「值!」

「顾菁,别再说这种话了,这辈子我只要你,除了你谁都不行,不就是对我没那么爱吗,我再努努力,就当是完成阿姨的遗愿,你跟我将就过吧。」

「行不行,顾菁,别再丢下我了。」

「一次就够了,我不想再过那种日子,你不知道,我有多少次冲动想把你绑回来,像电影里那样囚禁你一辈子。」

「但我不能。」

我从来不知道,吕宋对我是这么激烈的情感。

我一直以为他和我都是一样的。

把婚姻当做敷衍各自父母的借口。

其实。

如果按排序的话。

妈妈第一。

吕宋就排在了下一位。

他怎么会不重要,只不过是在妈妈面前显得分量轻了些而已。

我摸了摸他的耳垂。

「那就将就过吧,我会努力的,真的。」

他把我抱紧。

「好。」

我应声「对不起,你受委屈了。」

妈妈啊,你看,我算不算完成你的心愿了。

我现在有自己的家了。

听你的,我们会生几个漂亮的像热巴似的女儿。

11——吕宋番外

我叫吕宋!

吕是妈妈的吕。

宋是爸爸的宋。

妈妈想让我做个名留青史的好医生。

爸爸想让我做个快乐的小孩儿。

后来,他们意见不合,分开了。

我也成为了医生,但没有名留青史。

同时,也不是特别的快乐……..

和顾菁相亲那天,我刚从医院值完晚班,很狼狈,脸也没洗,蓬头垢面,眼角似乎还有眼屎,但介绍我们相亲的那人说,女方着急,没办法给我时间捯饬自己。

我心想,算了,反正是第一次相亲,成不了的几率很大,再说,我还不想结婚,就当给我妈个交代,就这么去吧。

到了之后,她正坐在咖啡厅里,面前一台电脑,周围都是一些文件,挺乱的。

我坐过去,就这么静静看着她。

她顾不上说话,看似很忙。

我细细打量她。

她明明很普通,眼睛也不魅,鼻梁也不挺,身材也不是特别姣好。

甚至鼻梁周边还有些许的浅痣。

长长的头发,随意的用一根红色头绳挽成了乱糟糟的发球。

穿着一身黑色衣装,宽大却显得利落。

但,不知道为什么。

我的眼睛就离不开她。

她身上仿佛有种味道,吸引我。

大约有个十分钟左右,她开口了。

「您好,我叫顾菁,想成个家,我有车有房有公司,公司收益还算稳定,差不多年收在 50w 以上,我看了你的资料,还可以,医生嘛,多好的职业,你觉得我怎么样?」

嗯…..

我其实有时候挺优柔寡断的。

不然也不可能直到毕业工作还不确定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医生这个职业。

而她的直接和自我的清晰认知让我艳羡。

我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她继续「感情可以后说,但我平时挺忙的,顾不上婆媳关系和邻里纠纷,应该做不好一个贤内助,但你放心,我也不会给你惹麻烦,我差不多都行,可以将就。」

「没事,我可以处理。」

然后,我们开始约会。

第一次是在医院的食堂。

吃了炖排骨。

她很喜欢,说比她妈妈做的好吃。

然后我们在地下室的车上,吻了。

第二次是在医院的西食堂。

吃了辣子鸡。

她有一点点喜欢,说不如长恒路口的那家好吃。

然后我们在她家楼下,吻了,很久。

第三次是在医院新开的窗口。

吃了披萨汉堡。

她不喜欢,说她从小就不喜欢。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因为吃这些会想找爸爸。」

我不懂,披萨跟找爸爸有什么关系。

她说:「小时候在披萨店里见过很多次一次性的爸爸。」

「但最后,他们都走了,我一个人吃了三个汉堡里的馅儿。」

她是单亲家庭,开始的时候就知道。

所以从小到大,过的不如意的地方肯定多了去了。

我正想哄她。

她猛地抬头:「啧,不过吕宋,医院食堂是有你的股份吗?」

我摇头。

「没有。」

「那你他妈下次能不能换个地方,这里的菜都有股消毒水味儿。」

我顿时羞愧,连忙点头。

「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她突然笑了,拉起我的手就往地下室跑。

车上,我们做了。

后来,我们领证了。

算下来相处了约莫大半年。

结婚之后,她的确挺忙的,我也是白班夜班颠倒。

我们时常见不到人,但她有试着早上上班之前给我煎颗鸡蛋,晚上睡觉之前把衣服扔进洗衣机里,做了些妻子该做的琐事。

婆媳之间没有矛盾,邻里之间也没有纠纷,说的是我处理那些关系,但实际上都是她默默把堵上的下水道、坏的灯泡、邻居的份子钱都弄好了!

丈母娘也时常来家里打扫下卫生做些饭菜让我带去医院吃,也少了吃医院食堂的次数。

说实话,我觉得我完成了爸爸的心愿。

我是个快乐的小孩儿。

但是有一天…..

我不快乐了。

我觉得天崩地陷,手机上那几个字把我的快乐分崩瓦解。

我为什么不行?

为什么不能给她孩子?

但又为什么因为这个就要离婚?

她好狠,我是能看的出来她对我感情淡些,但至少是有的吧,不然她不可能会试着给我洗贴身衣物。

离婚这两个字就这么轻易被她说了出来。

我纠缠不行。

道歉不行。

求她不行。

总之这婚她是离定了。

我很爱她,但这一刻,我恨了。

那晚,我发疯了似的。

她一直哭,我权当没听到,只恨自己这个东西怎么就是个摆设。

结束之后,我没再理她。

三天过去,民政局我们把婚离了。

后来,我完成了妈妈的心愿。

成为了名留青史的医生。

但又不小心把爸爸的心愿给弄丢了。

*

我没想到顾菁竟然会出现在产妇名单上。

还是被救护车拉到的产房。

我打听了下才得知。

她临产前还在忙着在外面谈合作,挺着肚子满城跑。

气得我不打一处来。

怎么?是新老公对她不好,马上就要生了,还让出来工作?

换上衣服我就去了产房。

她还是那么普通又坚韧。

思念的情绪一些蜂拥而至,每晚梦里的人突然出现在了眼前,张嘴想说句「好久不见」。

却嘴比脑子快,被硬生生的换成了别的话,把她激怒了。

接生结束后。

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话。

「赶紧把你儿子给老娘拽出来。」

我一惊。

我儿子?

然后就开始做鉴定。

果真,哈,是我的。

我其实是想找她复婚的。

但嘴还是战胜了脑子。

那天的探望并不是很愉快。

顾妈妈病了。

她想我俩复婚,说实话当时我心里窃喜,但一想起顾妈妈逼我离婚的样子,我没有当场答应。

顾妈妈离开的那天,顾菁电话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后悔了。

我应该早点告诉她顾妈妈的病,至少她们还能好好告个别。

顾菁身上的那根筋仿佛一下子倒塌了。

像当初我被她抛弃时一样。

整个人被抽了骨架。

我妈挺喜欢顾菁的。

说她不作不闹,也不吵着跟她抢儿子。

而且再忙也会一周抽出半晌时间跟她打麻将。

性格直来直去,跟她很合拍。

但由于顾妈妈的做法,让她产生些不好的印象。

所以,复婚这件事,在我妈这里是行不通的。

后来,她知道了顾妈妈病亡的事情,到了医院的时候,两眼都是通红的。

说怎么也没想到这中间能有这种事儿,难受的她差点没在医院倒过去。

再后来,复婚这件事,自然而然就统一了步伐。

我不是没有遇上过别的女人。

但一心爱的只有顾菁这一个。

她伤我也好。

不爱我也好。

总之,只要愿意跟我在一起。

那就什么都好。备案号:YXX1Mbx80ajTd56eyxosRgRr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