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死亡教室

女友有点变态,特喜欢晚上拽着我去没人的教室,说那样刺激。

那天晚上看见小公园有人卿卿我我,她就来劲了,拉着我就去了最近的人文学院,人文学院我们还没去过,女友一边走一边笑,我知道她已经兴奋了。

上了三楼,突然发现楼道口一个教室居然还在上课,我看了一眼手机,这都几点了,用得着这么用功。

我有点打退堂鼓了,可女友却不肯,非要去隔壁教室,还说等会儿贴着墙听着隔壁上课的声音,肯定特有意思。

随后她拉着我,小心翼翼地穿过楼道,每次做这种事我俩都如同两只贪嘴的野猫,走路悄无声息。

可这一次,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那间上课的教室人不多,七八人,有男有女,都很认真地看着一位中年男老师上课。

可奇怪的是,经过楼道的一刹那,我总感觉里面所有人都用余光盯着我们。

这诡异的画面一闪即逝。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但回想起来只觉得背后发寒。

而且刚才在楼下时,我扫过一眼三楼,一片漆黑,压根就没有亮灯的教室。

「你发什么呆,进来啊!」此刻女友已经推开了隔壁的教室,兴奋得脸颊都有些红了。

「要不今天还是算了吧,我想走……」

我面露难色,可女友立马就不高兴了,说我是不是不爱她了,现在要是走,以后就再也别来找她了。

我拗不过她,只好跟她进了隔壁教室。

关上门,我下意识地就将门给反锁了。

女友瞅我一眼,竟还嘲笑我胆子小,锁门干嘛,非但别锁门,反而应该开条小缝。

我骂她就是个疯女人,老子怎么就看上你了。

可就在此时,突然隔壁教室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大叫。

我俩同时一怔,女友更是一把抱住了我。

「怎么回事?」她眼睛警惕地瞥向外面。

「谁知道。」我也是一头雾水,只是本能地竖起耳朵仔细听。

隔了好一会儿,也没什么动静。

女友松了口气,笑着说我们是「做贼心虚」,也许是隔壁某些同学上课太过分,老师发飙了而已。

她的话刚说完,隔壁黑板粉笔写字声就传了过来,字似乎写得特别重。

我俩听得非常清晰。

女友立刻安慰说你瞧没事了,刚才肯定是老师发飙,现在正常上课了,咱们继续呗!

我真是服了她了,这瘾咋这么大!

此时我是总觉得不对劲,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可她却完全没感觉出来。

也就在这时,突然隔壁黑板又多了一道粉笔写字的声音。

紧跟着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刹那间仿佛有一大群人在黑板上写字。

密密麻麻,像是爬满了整堵墙。

「我、我怕!」女友终于慌了,眼神充满惊愕。

听着这个声,我也是满脸惊惧。

「走,咱们赶紧走!」我拉起女友,这个鬼地方是一秒钟也不想多待了。

然而就在我转身的刹那,那扇分明已被我锁死的大门突然诡异地开了,随后慢慢开了一条细缝……

1

瞬间,我眼睛都瞪直了。

女友紧紧地搂住我,整张脸更是瞬间煞白。

我俩谁都不敢动,眼睛就那样死死地盯着。

慢慢地楼道内像是吹进了一阵冷风,随着轻微的「吱嘎」声,那道门缝逐渐变大。

也许是因为教室门老旧,我刚才压根就没锁住。

但此时必须赶紧去锁门。

因为我依稀听到隔壁教室的后门正在缓缓打开。

危险!

我没有任何犹豫,踮着脚尖直接蹿到了门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锁上,随后又一把拉过边上的课桌,抵住教室门。

整个过程速度极快,不过几个眨眼。

而就在我刚做完这一切的同时,我明显感觉有「人」站在了外面,与我就相隔了一扇门。

我大气也不敢出,根本不敢露头去瞄一眼,女友则瑟瑟发抖地躲在讲台底下。

也就在此时,我突然闻到了一股怪异的焦糊味。

瞬间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怖萦绕全身!

我冷不丁想起了那个学院内部口口相传的恐怖传说。

传闻几年前的某个夜晚,学院内某间教室正在上选修课,突然意外起火,火势瞬间席卷整间教室,在场的师生无一例外全部烧死,从此以后教学楼就开始闹鬼。

有人说自己曾亲眼看见一间教室内,好几个烧得面目全非的人正坐在那儿上课。

甚至有个女生在教学楼挑灯夜读,备战考研,那天实在太累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地醒来都已经凌晨 2 点了,她准备回寝室,这时突然有人拍她,让她认真听课。

女生一愣,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瞧才发现自己竟在课堂上,只不过头顶的灯光绿油油的,周围的学生个个都似烧焦的死尸,讲台上的老师更是全身被烧烂,他还翘着嘴角,诡异地边笑边说:

「来啊,一起上课啊!」

随后那女生尖叫着,连滚带爬地奔出了教学楼,还没到寝室就直接疯了。

像这种恐怖传说但凡进校的新生几乎都听过,甚至有一段时间传得特邪乎,为此学院老师不止一次解释过这都是谣传不可信。

只是这样的解释很快遭来质疑,不知道是谁在学院论坛发了几张该教室当年的火灾现场图,瞬间这个帖子引起轩然大波,学校最初只是删帖了事,可如此反而激起更大的恐慌。

最后学校不得不承认教学楼是发生过火灾,也有死伤,但闹鬼纯属子虚乌有。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生毕业,新生入校,这件事也逐渐平息。

我也从来只是当故事听,压根就不信学院教室真会闹鬼。

可此时随着焦糊味越来越重,我真的怕了。

「砰!砰!砰!」

突然门外的「人」开始撞门了。

2

此刻在空旷无人的教室内,这一声声猛烈的撞击犹如末日丧钟一般。

我死死抵住大门,心里很清楚此刻如果让它进来,后果不堪设想。

突然教室后门也传来了撞击声,显然前门被堵,它们转攻后门了。

我忙喊女友,让她接替我的位置,堵在前门。

我则赶忙冲到后门,先推课桌堵住,再用身体死顶。

此时我满脑瓜子全是冷汗,旁边窗户早已拉上窗帘,我不知道撞门的东西究竟长什么样,我也不想看见。

我只求它们赶紧走。

心里更是不停地默念,我们跟你们无冤无仇,何必要来吓我们,以后初一十五,给你们烧纸钱,要多少就烧多少……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诚心打动了它们,约莫几分钟后,撞门声戛然而止。

但我仍不敢有丝毫松懈,又等了半个多小时,确定再无动静,才慢慢朝女友爬去。

来到女友身边,此刻的她蜷缩在门口角落,瑟瑟发抖,边抖边捂着嘴低声抽泣,显然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别、别怕!」我伸出手指轻轻触碰了她一下,可刚碰到她,她便如触电般猛地一颤,随即拼命往后缩,口中发出无法抑制的尖叫。

我知道今夜她真的吓到了。

我没犹豫,一把将她搂在了怀中,不停地安慰她没事了,没事了。

女友紧紧地抱着我,疯狂大哭。

哭了好一会儿,她的情绪才逐渐平静。

坐在教室的一角,我两眼依旧警惕地盯着大门,眼下虽然安全,但肯定是暂时的。

更大的危险恐怕还在后面。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坚守这间教室,谁知道那些东西会不会就蹲守在外面,等着我们出去自投罗网。

更何况眼下要离开这栋教学楼,必须穿过隔壁教室的走廊,夜间另一头的楼梯通常是锁住的。

因此,我断然不敢冒这个险。

更何况女友现在的状况已经经不住任何折腾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此刻体弱的女友已经睡去,但我绝不能睡,必须死扛到天明。

我相信只要扛到金鸡破晓,一切鬼祟都将彻底消散。

可就在这时,那股焦糊味突然再度袭来,这次浓烈得几乎刺鼻。

我忍不住捂住口鼻,外面静悄悄的,焦味并非来自外面,竟是来自眼前这间教室。

似乎就是从周围这些桌椅板凳间散发出来的。

我的心再度狂跳了起来,这间教室从进来到现在,压根就没开灯细看。

此刻我突然有一种错觉,周围黑乎乎的教室里仿佛一直都坐满了「人」。

这一刻,我颤抖着打开了手机灯……

3

灯光开启,刹那间照亮了四周。

周围没人,空荡荡的,课桌表面还积着一层灰。

我来回扫了几遍,并无异常。

我暗暗松了口气,想着自己是过于紧张,脑子都开始胡思乱想了。

可下一秒,我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我连忙再度照亮周围,瞬间一股寒意席卷整个后背。

周围桌椅上仍旧没人,但这些桌椅无论从款式、新旧、颜色都与其他教室的完全不同,根本就是几年前用的那批。

而那批桌椅在那次火灾后就全部被弃用了。

可眼前……

难道这里才是?

我深吸一口长气,连忙打开学院内部论坛。

我想证实自己心中的猜想。

论坛内有当初火灾现场的照片,跟帖有也有火灾前的照片,反正帖子中关于这间教室的图文资料不少。

很快帖子被我翻了出来。

找出图片,我仔细对照。

瞬间,我整个人完全惊住了。

眼前这间教室,才是当年火灾的教室,也是学院最恐怖的闹鬼之所。

「来啊,一起上课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幻听,此刻耳边竟突然响起了腐烂老师的声音。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整个人直接蹿了起来。

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一秒也不能多待!

猛地推翻桌椅,原本松动的大门此刻像是被焊死了一般,怎么也拽不开,后门更是如此。

用脚狂踹,竟也没有作用!

拉开窗帘,愕然地发现窗户竟都用厚木板钉得死死的,刚进来时竟没发现丝毫异样。

「上课了,快过来坐!」不知何时,女友悄然无声地坐在了教室中间,她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让我过去坐。

那表情茫然得犹如痴呆一般。

女友八字轻,应该已经中邪了!

下一个必然就是我了!

4

不行,我绝不能死在这儿。

既然这边已经被封死,那我就砸另一边的窗,三楼也不高,哪怕跳下去骨折也总比被鬼活活吓死好。

拉开另一边的窗帘,窗户同样也被封死。

而且三楼远比自己想象的高,下面更是水泥地面,先不说砸不砸得开,真砸开我也未必有勇气往下跳。

况且我不能扔下女友。

也就在这时,突然对面楼里的一间办公室亮起了灯,好几位学生陆续走了进去,他们像是在商量什么事情。

那间办公室好像是校学生会的!

对!没错!

今天寝室内的室友说过,明日学生会换届选举,想必此刻他们正在连夜商定候选人名单。

现在砸窗跳楼必是下策,呼喊救命才是上策。

一瞬间,我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我疯狂敲窗呼喊,可对面的人与我如同两个世界一般,竟没有丝毫反应。

此刻女友言语行为越发地不正常。

情急之下,我灵机一动忙挥动手机灯。

这一招终于奏效,对面的人立刻有了反应,纷纷指指点点地朝我看来。

我不停地挥舞,口中更是连连呼喊救命。

他们明显意识到不对,全部冲出了办公室,想来必定是来营救了。

这一刻,我彻底松了一口气。

再熬几分钟,必然就安全了。

「快,走,马上有人来救我们了!」我一把拉起疯疯癫癫的女友。

女友竟还死活不愿,嘴里更是喋喋不休:「上课,必须好好上课,今晚绝不能离开这里,离开这里会有危险,会死!」

女友瞪大双眼,最后两个字更是咬着牙说的。

「走!」我有些心疼,知道今天她所受到的心理创伤不知何时才能好了,但此刻必须马上带她走。

女友依旧挣扎,但她岂能挣脱得了。

终于学生会的人气喘吁吁地冲上来了。

他们看我们的表情也很惊愕,显然不知道我俩为何大半夜不睡觉,跑进这间教室。

我来不及跟他们解释,只求他们赶紧把门砸开。

人多力量大,终于在大家合力之下,那扇犹如被焊死的大门被砸开了。

「不、不要!」女友仍旧不愿走,看谁都充满着恐惧。

我没犹豫,一把将她拽了出来,强行拖着她赶紧离开。

这鬼地方我是一秒钟也不想多待。

走过隔壁教室时,我忍不住瞄了一下,里头黑漆漆的,仿佛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象。

终于拐到了楼道,没见任何异常,想来是以为人多阳气重,邪祟也不敢轻易招惹。

不过保险起见,我有意走在众人中间。

眼下只有走出这栋楼,我才能稍稍心安。

「不能跟他们走,回去,回去,我求你了!」下了二楼,女友还在嘀嘀咕咕,甚至表现得比刚才还害怕。

我觉得她这样的精神状况接下去势必要休学了。

甚至此刻我都在想自己要不要也休学,毕竟经历了这么一劫,我多半也有了心理阴影。

可就在此时,女友突然狠狠掐了我一把,随即贴着我耳朵颤巍巍道:「鬼是善变的,仔细看它们身上的校服!」

我一愣,这会儿逃命还来不及,谁会注意他们穿什么校服。

可仔细一瞧,我的心咯噔一下,随即我猛地停住了脚步。

没错!他们的校服确实不对!

是 02 年的老款!

就像那批早已被淘汰的桌椅,不可能会出现在当下。

而当年那场大火就发生在 02 年。

我的心仿佛在一瞬间又沉到了谷底。

而在我停下脚步的刹那,旁边所有「人」都整齐划一地停住了。

周围寂静无声,只剩下一道道注视着我的寒冷目光。

5

瞬间,我整个脊背淌满冷汗。

刚才在那间死亡教室虽然也害怕,但终究没有直面恶鬼阴魂。

此刻,我脑海就剩下一个念头——跑!

可身体却完全动不了了。

甚至随时都会瘫软在地。

我悔不该不听女友的话,女人向来是敏感的,兴许她早已看出了端倪。

「怎么不走了?」突然其中一「人」开口了,声音冰冷,透着丝丝寒意。

旁边女友紧紧抓住我的胳膊,整张脸异常煞白。

我看了她一眼,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

我不为我自己,为了她也得求生。

眼下双方并没有撕破脸皮,兴许还有逃命的机会。

「没有,腿有点麻。」我弯腰揉了揉小腿,同时扫了一眼四周,看能否有机会甩掉它们。

可惜眼下前后左右都被它们团团围住。

就算是我体力最充沛的状态,也未必逃得掉,更别说还带上女友。

「赶紧走吧!」那「人」再度开口,语气已然不善。

我忙点点头,当下只能先稳住它们,跟着它们走。

至少先下楼才有更大几率逃命,我捏了捏拳头,一遍遍给自己打气。

此时整栋教学楼异常空荡,脚步都产生了回声,一时间仿佛有无数冤魂聚拢而来。

我紧紧握住女友,女友也握紧了我。

两只手都是那么冰凉。

终于,我俩安全抵达了一楼。

夜深,一股凉风席卷而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望向那半开的大门,我咬紧了牙关。

「走这边!」那「人」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突然大声喝道。

很显然它绝不会放我走。

此刻离生门一步之遥,我也不可能再跟它们走。

「走!」我心一横,没有任何犹豫,拽起女友拔腿就跑。

6

眼看就要冲出教学楼,我狂跳的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可就在我的脚即将跨出去的刹那,左右突然闪现出两道身影,我结结实实地撞了上去。

那一刹那,我像是撞在了两块钢板上,整个人顺势弹了回去。

女友也不知何时被踹飞在地。

「想跑,从你走上三楼的那一刹那,你就注定活不了!」那「人」阴笑着慢慢朝我走来。

我感觉它的嘴几乎咧到了后脑勺。

「为什么非要置我们死地?」我看着它,既绝望又无力。

「你死了,我们就能解脱。」那「人」说完,径直朝我走来,明显已经不想再等了。

它伸出右手,一把捏住了我的喉管。

我的脸瞬间涨红,生命的气息在这一刻迅速消散。

「放开他,放开他!」旁边女友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它们歇斯底里地咆哮。

可惜这不过是自讨苦吃。

瞬间四五「人」立刻轮番狂踢。

女友抱着脑袋,毫无招架之力,只剩惨叫。

看着她这副惨状,我心如刀绞。

我曾经答应过她,绝不会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更不允许外人碰她一根毫毛。

可眼前她几乎要被它们活活踢死。

我不能就这样死去,我必须救她。

刹那间我突然灵光一闪。

舌尖血。

传闻中人的舌尖血阳气最盛,可以辟邪驱鬼。

此刻我根本管不了那么多,猛地咬破舌尖,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去。

瞬间那「人」发出痛苦尖叫,脸庞快速腐烂,显现出火烧后的狰狞面容。

我也终于从死亡边缘捡回一条命,我来不及喘口气,立马冲过来救女友。

舌尖血依旧管用,那些「人」不敢靠近,纷纷退开。

可惜舌尖血混合了口水,威力正在迅速减弱。

我一把拉起女友,疯狂冲向大门。

可大门早就被封死,且那些「人」速度极快,再度聚拢在门口。

掉转方向,我只能再找出路。

穿过大厅,蹿进幽深的过道,两边仍旧是一间间空荡昏暗的教室。

我不敢多看一眼,只觉得每间教室里都坐满了「人」,它们都用阴冷的目光死死盯着我。

此时我俩就如同两只吓破胆的瞎猫,生路恐怕早已断绝,死亡也不过是早晚而已。

突然,前面一个办公室亮起了灯。

我心头一震,想也没想直接撞了进去。

锁上门,还没等我把气喘匀,旁边的女友猛然间惊声大叫。

我立马回头,顿时吓得直接瘫软在地。

办公室内竟挂满了我的黑白遗像。

密密麻麻,每一张脸上的肉都在逐渐腐烂……

7

这一刻,我彻底绝望了。

逃不出去了。

今晚注定要被它们拉进死亡的深渊。

「砰砰砰!」外面响起了雨点般的撞击声,中间还掺杂着得意的狞笑。

我一动不动,望着那一张张似真似幻的遗像,闭上眼已然认命了。

「振作起来,我们还有机会,一定能逃得出去的。」突然,女友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睁开眼,茫然地看着她。

「逃出去,一定要逃出去,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能放弃!」女友继续对我怒喝。

看着她此刻眼角的泪光,我那颗几乎要停滞的心脏再度狂跳了起来。

生死之间,我竟不如一个女人。

兴许是那一张张遗像对我冲击太大了,这些迷惑的手段显然是要击溃我最后一道心理防线。

我不能放弃,哪怕已到绝境。

找出路!

我猛地站了起来,抡起办公室的一把椅子,直接砸向了窗子。

嘭的一声,窗子竟丝毫无损。

我又连砸了几下,椅子都砸烂了,玻璃竟没有丝毫裂痕。

仿佛整栋教学楼早已与外界隔绝。

此时办公室的门几乎都要被撞烂了,一只只被烧烂的手疯狂地往里伸。

也许下一个呼吸,它们就将一拥而入,将我连肉带骨头啃食干净。

「一、一定要冲出去!」女友拼命将办公桌推过去堵住大门。

她仍旧没有放弃。

眼神更是罕见地坚毅。

我咬紧牙关,大喝一声,整个人不顾一切地狠狠撞向窗子。

这已经是我最后的搏命手段了。

再度一声闷响,我的胳膊、嘴角、额头瞬时鲜红一片。

滚落在地的我连连咳嗽,整个骨头架子仿佛都已经散了。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玻璃上猩红的位置竟出现了裂痕。

其他位置的鲜血虽然没有舌尖血至刚至阳,但同样对破除邪祟有用。

我鼓足力气,再度拼死猛撞。

裂痕越来越大,窗框明显松动。

而我已是伤痕累累,浑身染血。

「嘭嘭嘭!」办公室外,群鬼嘶吼,它们明显感觉到不对劲,肉已到嘴边,岂会眼睁睁让我逃走。

随着一声势大力沉的巨响,残破的木门、满是血爪印的办公桌,包括女友在内全都被撞飞。

它们终于杀进来了。

8

「拼了!」此刻生死一线,我拽起女友,咬紧牙关,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劲,最后一次猛撞向窗子。

伴随着一声玻璃碎裂之声,我和女友双双摔了出去。

群鬼在这一刻嘶吼声几乎达到了顶峰。

每一个的眼眶都开始冒血,显然是极度不甘心。

「走,走!」我不敢有丝毫耽搁,扶起女友一瘸一拐地往外逃。

我不敢回头,强撑着身体,只觉得整个人突然好累好累,仿佛一切的生命精华都被抽干了。

但我知道自己绝不能歇。

可史无前例的疲劳感席卷全身,我的眼睛半开半合,双腿仿佛踩在了棉花上。

最后反而是女友硬拽着我,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感觉背后群鬼的嘶吼声愈来愈远,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亲爱的,快醒醒,咱们没事了!」女友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

我缓缓睁开眼,看着女友,她笑了,笑得特别灿烂。

我也笑了,虽然人已经散架,但毕竟死里逃生,捡回了一条命。

此刻我很想抱抱女友,跟她说咱们这一辈子再也不分开了,一毕业就立马结婚。

可此时还没吐露半个字,我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僵住了。

因为女友一直在笑,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笑得都在捂肚子了,脸颊更是笑得根根青筋凸起。

「你、你没事吧?」我诧异地看着她,身子本能地后退了两步。

我发现不对劲,抬头一眼,「人文学院」四个字竟依旧在眼前。

明明刚才走了很久很久。

此时,口袋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在寂静的校园里显得格外空灵。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我立马呆住了。

是女友打来的。

9

「不好意思啊,现在才给你打电话,你肯定还在小公园等我吧,刚才辅导员找我聊明天学生会竞选的事,他说让我也参加,我们一直聊到了现在才结束,我一时激动没跟你说,你不生气吧?

「怎么不说话啊,我不是故意的,当时辅导员那么认真地跟我说,周围还有院里的领导,我想通知你也没办法啊,你不会真那么小气,生我的气了吧?大不了明天我好好陪你一天嘛!

「讨厌!你说句话啊,你哑巴了啊!

「说话!说话!说话!」

…………

「啪嗒!」手机应声落地,屏幕直接碎裂。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友」,完全不知所措。

鬼是善变的!

这还是她告诉我的!

今晚发生的一切,此刻突然如电影画面般在我脑海闪过。

当初是她带我去人文学院三楼的,人文学院发生过火灾,甚至闹过鬼,一向胆小的她从未踏足。

可她当时的表情却异常兴奋,仿佛这一切她期待了很久很久。

上到三楼,明明已经知道这就是那间死亡教室,可她却死活不肯走,她并不是怕我有危险,而是不愿我被它们抢走。

下到大厅,从她疯狂对那些东西咆哮,再到极度反常地各种反抗,这根本就不是在逃命,而是在向它们宣示「主权」。

这个人,是我的,是我的!

今天似乎注定是我的死期!

只是不同于死在谁手里!

「认命吧,我虽然争不过它们,但终究还是我笑到了最后!」「女友」狰狞地笑了起来,随即五指变爪直接插入了我的胸膛,瞬间我整个人燃烧了起来,熊熊烈火映得「人文学院」四个金字熠熠生辉。

10

几天后,学院论坛的老帖子又被翻了出来。

「人文学院恶鬼再现,经管系一大四学生深夜在学院内自焚而死。」

好事者发完跟帖,还附加了好几张照片,不过这些照片因为太过惊悚,很快被人删除,但仍旧被有心之人看到。

只不过这些并非是现场的自焚照,而是一张张黑白底的遗像,里头都是人文学院因火灾而惨死的一个个亡魂,最后便是那位经管系大四学生。

这个帖子很快又引起轰动。

有人恐惧不敢出门,有人却透露那位经管系大四学生的女友勾搭上了辅导员,才引发这场自焚惨案。

学院内众说纷纭,直到有一天该帖子被彻底删除,甚至连同那个论坛版块也被封了。

11

一年后的某天深夜。

「你干吗?讨厌,非得来教室,你好变态!」

「你不喜欢啊,这里总比小公园好,那里蚊虫多,另外你听隔壁还上着课呢!」

「恶心,恶心,你真恶心,我咋会喜欢你这种恶心的人!」

「哈哈哈哈!这叫臭味相投!」

…………

「等等,你听说过没,人文学院闹鬼,这教室空空荡荡的,天色又这么晚了,我有点害怕。」

「怕啥?你相信鬼啊,切!」

「今天我寝室闺蜜吓唬我,发了我一些照片,说去年的今天,有一位经管系的大四学长在人文学院自焚了,他的遗像我看了,好恐怖!」

「你真的看了?」

「嗯嗯!」

「那你仔细看看我,像不像他?」备案号:YXX10mbawEjcRxeNZv8hQxQ9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