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和大叔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缺钱,为什么不来找我?」

手握万亿资本的总裁拉住我的手,将我逼到角落,声音富有磁性,循循善诱道:「还是你爸的公司,你不想挽回了?」

看着眼前堪称斯文败类的男人,我表面冷静,内心土拨鼠尖叫。

啧,我是那么肤浅的女人吗?

我不只要钱,还要人,做了秦夫人,秦律的钱不都是我的了么?

1

事情是这样的,受疫情影响,我爸的公司快破产了!

出门之前,我爸提了一嘴,他现在很需要这位朋友的帮忙。

挽着我爸的手臂,看着他鬓角多出的那些白发,我有些心疼,不禁想到了前两天帮我爸收拾书房时在书桌上看到的那本《三十六计》。

当时,扣在桌上的那一页,上面正好是「美人计」。

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爸一个人又是当爹又是当妈的,怕我受委屈,从来没有动过再娶的念头。

现在,该是我这个小棉袄暖他的时候了。

呼!

踏进包厢,我心里澎湃着一股力量。

「抱歉,久等了。」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我跟着我爸起身迎了上去,一抬头,我傻了。

男人身姿高大颀长,五官轮廓分明,眉眼深邃,鼻梁上还驾着一副金丝框眼镜,举手投足之间处处透着沉稳矜贵,尤其是配上嘴角微弯的那一抹弧度,妥妥的一斯文败类啊。

嗐。

我爸的这个朋友,能处!

「我们也是刚到,小妤,这是爸爸的朋友秦律,快,叫叔叔。」

在我爸的眼神示意下,我还是红着耳根小声地叫了一声「叔叔」。

下一秒,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掌伸了过来:「总是听姜总提起他有个很优秀的女儿,今天终于见到了,你好,小妤。」

「……」

这下,不仅耳根,我的脸也红了。

是错觉吧,「小妤」这两个字从他的嘴里吐出来竟然带了几分的温柔和缱绻。

呜呜。

色令智昏呀!

2

入座之后,我爸就开始和秦律聊起来了。

趁着他们聊天的间隙,我从包里拿出手机,在餐布的遮挡下,输入了「秦律」这两个字,然后立马跳出来一堆信息。

我点开了那条置顶的百度百科。

秦律,汇和投行的创始人,手握万亿资本,只要是他投资注入的公司,无一不在本市赫赫有名,是很多人做梦都想求认识的金主爸爸。

难怪我爸今天下了血本特地挑了这么一个人均六位数的餐厅。

最重要的一点 ,这个大佬,不近女色。

都三十几了,还是单身,连个绯闻对象都没有。

啧。

这种情况,要么是不行,要么就是不喜欢女人。

我拧着眉,思考这个问题的同时,眼神却下意识地落在了秦律身上。

许是太过直白,秦律看了过来,四目相视,我看到了他眸底闪过的一道意味深长的精光。

就在这时,我听到我爸小心翼翼地向秦律提起公司的事,不由得鼻翼一酸。

我决定了。

不管秦律是哪一种,今晚我一定要拿下秦律。

说是朋友,我爸都说了半天了,秦律只是偶尔无关痛痒地应付几句,整个人闲闲散散地坐在那,微微屈起的手指一下一下地在桌面上敲着。

刚才查到的资料上说,这个秦律,是个难缠的人,年轻那会就雷厉风行,城府深沉,果然不假。

也是,不过就是下个棋的交情,能深到哪去?

很快,我爸也看出来了,尴尬地扯出了一抹笑:「瞧我,光顾着说话了,来来来,吃菜吃菜。」

呵。

欺负我爸?!

我眯着眼,端起面前的果汁站了起来:「秦叔叔,我爸说你特别厉害,还让我多向你学习呢,我酒精过敏,只能以果汁代酒敬叔叔一杯了。」

说完,我一仰头,将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

秦律看了我一眼,笑得讳莫如深,随即拿起斟满了的酒杯,喝了个干净。

这杯酒喝完,餐桌上的气氛渐渐活络了起来。

我爸再也没说过任何有关公司的事,真的只是和秦律随便聊聊了,而我,则是见缝插针的以各种理由敬他。

桌上的空瓶越积越多,这顿饭也接近尾声。

我爸也喝了不少,走的时候脚步都是飘的,得亏司机扶着,就这样,他还不忘叮嘱我:「小妤,秦总喝多了,你帮爸爸好好照顾他呀,一定要把他安全送到家呀,要不然,我可赔不起。」

「……」

语气听着心酸无奈极了。

我点头应下,瞪了一眼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的男人。

送走我爸,我朝着秦律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秦总?」

3

没反应。

「叔叔?」

还是没反应。

「秦律?」

果然没反应。

也是,喝了那么多的酒,还是混着的,能不醉吗?

看了一眼四周,确定无人之后,我伸出脚往他小腿上踹了一脚。

嚯。

肌肉还挺紧实。

然后,又是一脚。

「有钱了不起呀,今天爸爸就教你做个人。」

我恶狠狠地挥舞着小拳头,装腔作势,蓦地,手腕一沉,然后一股力道袭来,我一整个重心不稳,直接扑了过去,趴在了秦律身上。

「吵。」

扑面而来的气息里掺杂着一股香醇的酒味儿,熏得我头晕晕的。

尤其是腰间的那只大掌,温度更是烫人。

好热!

我挣扎着起来,却被禁锢得更紧了。

我眼珠子一转,红着脸趴在秦律身上,凑到了他的耳边,低声引诱着:「叔叔,这里睡得不舒服,我带你回房间睡,好不好?」

秦律闭着眼,没了声音。

「……」

真棒。

餐厅的顶层,就是酒店。

我叫来了餐厅经理,让他帮忙将秦律送上去,到了上面,电梯门一开,门口就戳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见到秦律,立马恭恭敬敬地伸手。

得。

本来我还准备咬咬牙搞一个豪华大间呢,结果人直接在这酒店有一个私人总统套房。

刚好,省了。

将秦律送到套房后,那个男人就走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只是,走的时候落过来的那一眼已经无声胜有声了。

「……」

秦律的酒品是真不错,就像现在,整个人都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张大床上……睡觉。

啧。

豪华的房间内,只开了一盏台灯,一层层晕黄色的光线铺散开来,好几道直接落在了男人的脸上,衬得那张清俊的面庞格外醒目。

「嗯。」

伴着一声喑哑的闷哼声,秦律皱着眉头开始扯着领带,从我的这个角度望过去,正好看到那微抬的下颌下凸起的喉结划出的一抹性感的弧度。

我人没了。

谁能对着一个看起来高级又慵懒的男人免疫?!

况且,我答应了我爸,要好好「照顾」他的。

近距离看一下不过分吧?

片刻间,我坐在了床边,与秦律只有一臂之隔。

秦律身上原本熨烫平整的黑色衬衫此刻已经凌乱,被他解开了两个扣子的领口松松垮垮地敞着,那一片的冷白在黑色的映衬下,简直勾魂夺魄……

直到我的手被一只修长的大掌握住了,我才猛地反应过来,我特么真的上手摸了!

不知何时,秦律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金边眼镜后的那一双漆黑的深眸,我吓傻了。

淦!

出师未捷身先死呀。

4

「我……」

「痒,别摸!」

「……」

说完,眼睛又闭上了。

我松了口气。

刚才的一拉扯,秦律衬衫的下摆不知何时跑了出来卷了上去,一大片裸露出来的劲腰和那块块分明的腹肌,太晃眼了。

救命,鲨疯了!

结果手刚覆上去,一阵眩晕,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秦律压在了身下,一道阴影罩下,灼热的呼吸裹挟着一阵酒气,不由分说地封住了我的唇。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任由秦律的那只大掌握着我的手伸向他的金丝边框,然后交叠的双手将眼镜微微一扬……

呜呜。

玩脱了,没把持住!

……

天肚翻白,偏偏,一只手还横在我腰上的秦狗睡得香甜。

呼!

吐出一口气。

差点交代在这了。

我拿出手机闭着眼拍了几张秦狗的裸照,然后穿上裤子就跑。

我咬牙切齿,说秦律不近女色的那篇报道的撰写者绝对是一个博眼球的无良媒体。

呜呜呜。

……

洗完澡,我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恍惚间,昨晚的那些限制级画面一帧一帧地在我眼前旋转。

我面红耳赤,最后索性将自己埋进了被子里,直至一阵阵的困意袭来……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暗了下来。

我躺在床上醒了一会儿,这才慢悠悠地起来,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已经亮起的那赏心悦目的树灯,嘴角刚扬起来,却瞥到了院门口停着的那一辆陌生的黑色迈巴赫。

我:???

家里来人了。

我洗漱了一番后,又找了一套比较严实的衣服换上,这才出了房间。

书房门口,看着门缝里透出来的光线,我拧着眉头,不知怎的,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

本来我想着一觉睡醒,就告诉我爸把柄 OK 了,美人计完美 ending。

现在,算了,等客人走了再说也不迟。

想到这,我的脸上重新露出了一抹得体的笑,敲了敲书房的门。

「进来。」

听声音,我爸心情不错。

拧开门把,看着里面坐着的人,我蒙了。

书房里,我爸全神贯注地看着面前的棋盘,手里还执着一枚黑子,正思考着往哪落呢。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气定神闲,也不急也不催,整个人一副慵懒恣意的模样。

见我进来了,慢条斯理地噙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我怔在原地。

秦律这是来找碴了?!

5

「小妤,你秦叔叔特地过来感谢你昨晚对他的照顾,还给你带了礼物,没想到你睡了这么长时间,还贴心地让我不要去打扰你,快,赶紧过来,打个招呼。」

「……」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我爸皱了皱眉:「秦总,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

「嗯。」

我爸放下手里的黑子,拿着手机起身离开,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特地交代:「小妤,帮爸爸招待一下。」

说完,就离开了。

书房里,只剩下我和秦律。

一时之间,我进退两难,索性低着头继续站在原地等着我爸进来。

直到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锃亮的男式皮鞋,一抬头,秦律已经逼近。

他的气场实在太强,我下意识地往后一退,须臾之间,我已经被秦律逼到了墙角,秦律双手撑着墙壁,我被困在了他围成的那一方天地之间,挣脱不得。

短暂的沉默之后,秦律眼角一挑,笑得森白:「跑得挺快呀?」

我心虚,几乎脱口而出:「叔叔,我错了。」

「……」

真诚极了。

此刻的我,像极了一个犯了错被家长抓到立马就改正的孩子。

秦律看了我一眼,冷冷地牵起嘴角,语气强势:「乖,那就将错就错。」

我???

一直到秦律离开,我都没弄明白他说的那句「将错就错」是什么意思。

……

院门口,那辆黑色迈巴赫的车尾没入夜色,我爸这才放下挥动的手。

明明都是在商场上厮杀的,可我爸的气势明显矮了一大截,我吸吸鼻子,撒娇似的挽着我爸的手臂:「爸,你干嘛对他那么恭敬,你也算是他的长辈吧。」

「傻丫头,商场上可不是按年龄来决定地位的。」我爸摸了摸我的头。

我咬咬牙:「爸,公司的事,我会帮你的,你放心,我不会让咱家的公司垮了的。」

「小妤真的长大了。」

进屋之后,我爸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脸严肃:「对了,昨晚爸爸喝多了,一时糊涂,竟然让你一个女孩子送秦律回家,以后这种事,你不能光听爸爸的,知道吗?」

「……爸,我都看到了,书桌上的美人计。」

我爸一愣,随即敲了我的头:「你这孩子,瞎想什么呢,爸哪怕倾家荡产,也不会牺牲自己的女儿的,那天我找文件的时候,那本《三十六计》正好掉了下来,所以我就顺手往桌上一扔。」

卧槽。

一道晴天霹雳。

原来我爸说的照顾真的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爸,那你昨晚为什么要带我去参加饭局呢,你以前从来不带我去的呀。」

我爸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说。

「昨晚那家餐厅那么贵,我得多带一个人吃回本呀,你不是最能吃的嘛?」

我???

嚯。

真是我亲爸。

真棒。

我把自己坑了!

呜呜呜。

……

6

晚上,我失眠了。

因为我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备注简单粗暴,【秦律】。

嗯……

看那两个字,我看了半小时,按下同意,我又花了半小时。

黑色的头像,就连微信昵称都是他的名字。

加完好友之后,我就紧张了,举着手机直勾勾地看着聊天页面,脑海里已经演练了无数遍,每一种应对的话术我都想到了。

唯独没想到秦律特么啥也没发,就真的只是加了一个好友而已。

是的。

我守了一个寂寞!

一直到早上,聊天页面依旧干干净净。

我顶着两个黑眼圈,终于松了一口气。

贵人多忘事。

我悟了!

又是一个哈欠,我舒展着酸痛的筋骨,简单地洗漱了一番,就去了书房。

宽大的办公桌后,我爸正埋首于桌上的那一堆文件中。

听到声音,我爸抬头,一张脸上俱是喜悦。

「爸,什么事儿这么开心呀?」

「秦律说,让我们公司出一份具体的计划书,到时候送到他们公司进行评估,不过,我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总之,这件事就是板上钉钉,成了。」

「那太好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呀。」

「昨天晚上,秦律给我打的电话,说了大半个小时。」

「……」

好的。

「这个合作案一成,我们公司就需要派一个人常驻汇和,爸想让你去,一方面想让你借着这次机会好好的锻炼锻炼,另外一个方面,爸想着你和秦律也认识,瞧着关系还不错,这样对接起来,也能更方便些。」

我:???

脸疼!

这是亲爸,直接将刚爬出坑的我又一脚踹了下去。

「小妤,怎么了,你要是不愿意的话,爸就派别人去。」

见我迟迟没有反应,我爸一脸的担心。

「没有,我就是太高兴了,跟着秦叔叔,我肯定能学到很多。」

高兴得心里直流眼泪。

我爸笑了:「这倒是真的,你要是学到秦律的三分,以后公司交给你,爸也能放心了。」

……

好的。

我会努力的。

7

当天下午,我就拿着计划书一路杀到了汇和投行。

面前的大楼高耸入云,门口的保安严肃尽职。

五分钟过去了,因为我没有预约,所以连汇和的第一道门都没进得去。

「这位小姐,实在抱歉,我们这里没有收到通知,所以不能放你进去。」

瞧那保安的眼神,我就知道,我并不是他拦下的第一个以这样的理由想要进去的人。

就离谱。

我只能拿出手机,找到了那个一晚上就已经沉下去的头像,反手就是一个语音通话打过去。

一阵默认的铃声响起,我能感觉到拦着我的那个保安已经开始紧张了,因为我特么的也很紧张。

终于,在铃声结束的最后一秒,一道低沉清冽的声音缓缓响起。

「有事?」

「……」

我深吸一口气,故意将屏幕往保安眼前凑近了几分,秦律两个字明晃晃的。

「叔叔,我在你公司门口呢,可是我进不去。」

这声音,呕!

半晌。

秦律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还特地开了外放。

「好好说话。」

好的。

「我来给你送计划书的。」

「到大厅,我让秘书去接你。」

「好咧,叔……」

啪!

叔的音节刚冒出来,就被利落地掐断了。

「……」

行吧。

爸爸最大!

挂断通话,保安立马帮我刷了卡。

「谢谢。」

啧。

以后这道门对我就是形同虚设了。

结果,下一秒,我就看到那个保安按着对讲机说了一句。

「前台前台,秦总的小侄女已经进去了,麻烦接待。」

「……」

我差点踩断了脚下的细高跟。

收到消息的前台,远远地就站了起来一脸笑意地看着我。

那眼神里蹿起的八卦小火苗,滋滋的,直到秦律的秘书下来将我领走,电梯门合上的那一秒,我还看到了前台小姐姐兴奋地拿出手机手指在飞快地敲了几下。

「……」

真棒。

这名出得始料未及!

8

秘书一路将我带到了办公室门口。

「姜小姐,秦总还在开会,他让你先进去坐一会。」

开会?!

那刚才的语音通话……

没等我开口,秘书已经转身离开了,只是,临走时看我的那一眼,和前台小姐姐简直神同步。

我懂了。

有些懊恼地拧开门把,办公室还挺大,我拿着计划书坐在了一旁的会客区。

一开始我还能端端正正地坐着,人没等回来,倒是把困意等来了,两个眼皮子一个劲地往下耷拉着……

我是被一阵沙沙的声音唤醒的,直到视线落在了一旁,还有些涣散的意识就彻底清明了。

秦律回来了,就坐在我旁边。

刚才那阵沙沙的声音就是秦律查看计划书的翻页声。

怔愣间,秦律手上的计划书已经翻完了,他慢条斯理地合上计划书,放在了桌子上。

「睡醒了?」

我脸一红,声音都带着刚睡醒的慵懒:「抱歉。」

下一秒,我立马坐直了。

秦律嘴角一勾,笑得很深:「没关系,礼尚往来,照顾你,应该的。」

「……」

我现在实在听不得「照顾」这两个字。

我抿了抿唇角,低垂的视线落在了计划书上,正欲开口,耳边那道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

「小妤,现在,休息好了吗?」

「……」

在那漆黑的眼眸注视下,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半小时后,一个小型会议室,坐了四五个人,都是汇和的高层,他们手上拿着的正是我带来的那份计划书。

秦律坐在首位,我偶尔看过去的一个眼神却总是能被他撞上。

我耳根一热。

工作状态中的秦律和那晚简直判若两人,黑色衬衫不再凌乱,整整齐齐地扎在西装裤里,领带也规规矩矩的在脖子那系着,直直的坐姿将他那修长的双腿以及流畅的腰际线条彰显得淋漓尽致。

扣得严严实实的领口比那晚敞开的一片更多了几分禁欲的味道。

呜呜呜。

叔叔太妖了。

我特么竟然妄图对这么一个狐狸精用美人计?!

9

就在这时,有高层就这份计划书上的盈利相持线拉得过长向我提出了疑问。

我立马全身心地开始为对方的解答。

这场会议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其间,秦律偶尔会提出一两个问题,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上位者的沉笃,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我和那些高层之间的对垒。

幸亏我毕业之后就一直跟着我爸,要不然,今天可能真的应付不来。

呼!

在众人满意的神色中,这场会议终于结束了。

我面上沉稳,但掌心早已经湿了一片。

我觉得我爸可能对板上钉钉有什么误解?!

这简直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厮杀呀。

我算是明白了,汇和能有如今的规模和地位,除了有一个眼光犀利、掌控全局、资本运营能力出色的领导者之外,还离不开这些中流砥柱的团结协作。

啧。

我想我能明白我爸让我常驻汇和的良苦用心了。

……

计划书已经通过,还有细节待完善。

为了节省时间,我向秦律秘书借了一台笔记本,直接就在会议室里开始进行修改完善。

安静的会议室里,只有键盘敲打以及纸张翻页的声音。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候过去了,我揉了几下酸疼的脖子,又继续埋首。

直到鼻翼下传来一阵香味儿,下一秒,余光里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落在了我的手边。

「谢谢。」

简直是救了我的狗命。

我头也没抬地端起咖啡就抿了几口,蓦地,一道透着笑意的声音从头顶上落了下来。

「好喝吗?」

「……」

咳咳。

慌乱间,一只大掌在我的背上轻拍着。

「跟个孩子似的,是得要好好的照顾。」

我:???

谢谢你。

平复了心情,我将完善好的计划书点到了第一页,正准备站起来将笔记本完完全全推到了秦律面前,突然,我的肩上一沉。

下一秒,一道黑影罩下,秦律微微俯身,他的一只大掌按住了我,另外一只大掌从我的身后绕了过来撑在了桌面上,我整个人都像是被他圈在了怀里似的。

片刻,耳畔一热,秦律开口了:「翻页。」

那股温热的气息就在我的耳畔,我只要堪堪一侧头,我的唇瓣就能擦过他的。

我按着鼠标的手都在抖。

秦律看东西已经很快了,可我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好慢。

终于,鼠标点到了最后一页。

下意识地一个抬头,额头上擦过一阵温热,四目相视,秦律的眉眼间柔情四溢,我魂没了。

要说的话就这么卡在了嘴边。

明明他一个字都没提那晚的事情,可偏偏我脑子里的画面根本刹不住。

一个眼神、一下触碰、一个靠近……

啊啊啊。

秦律这厮在鲨我!

10

「小妤,晚上想吃什么?」

「啊?」

「已经下班很久了。」

「……」

往外一看,还真是,天已经黑了。

秦律请客,那我必然不会客气,所以,我选了那家人均六位数的餐厅。

是的。

就是连我爸都嫌贵要拉一个人吃回本的那家。

……

我和秦律刚下车,餐厅经理就在门口等着了。

啧。

这服务态度。

看着经理殷勤的样儿,我没忍住压低声音问着:「你经常来这里吗?」

秦律看了我一眼,嘴角微勾:「这栋大楼,是我投的。」

「……」

一直到入座,我才将秦律的那句话消化。

这是财神爷呀,那必须尊重。

所以,点餐的时候,我是一点也没留情,纤长的手指专挑贵的指。

秦律坐得笔挺,唇角勾起的那一抹弧度细看之下透着几分宠溺。

这顿饭,吃得很融洽。

秦律话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讲,不过,他却总能接住我抛出来的每一个话题,不会让我冷场。

嗯。

不愧是大佬,涉猎就是广。

这段饭吃得,还算舒坦。

嗐,毕竟钱到位了。

出了餐厅,秦律提出,去附近的公园走走,消消食。

那我肯定点头呀。

这个点的晚风,吹在身上温温柔柔的,公园里的每条道上,都会有几对牵着手搭着肩的情侣。

走在小道上,五彩斑斓的树灯洒下来,连带着道上都映着各种树叶的影子。

我和秦律都没说话,安静得有些瘆人。

我懂。

财神爷的那张嘴是用来生财的。

眼看着这条小道就要走到头了,秦律突然停了下来,跟在他后面的我猝不及防嘭的一下撞到了他的胸上。

那里,我摸过,又硬又结实。

呜呜。

秦律的眸底深邃漆黑,仿佛看一眼,就能被他蛊惑一般。

我被他看得很不自在,立马移开了视线。

「小妤,我有话说。」

秦律的语气很认真。

我微微一愣,下一秒,我听到了秦律的声音缓缓响起。

他说。

「我是一个传统的男人。」

我:???

特么真没看出来,那晚玩得还挺会。

秦律往前一步:「所以,小妤,你必须对我负责。」

「……」

我傻了,脱口而出:「怎么负责?」

秦律笑了,笑得让人挪不开眼:「恋爱,结婚,生子。」

我特么……差点腿一软栽下去。

「秦叔叔,我胆子小,你别和我开玩笑哈。」

秦律眼眸微敛,声音坚定:「姜妤,我从来不会拿自己人生开玩笑。」

「……」

忽然,秦律伸出双手捧住了我的脸颊,他的额头贴着我的,彼此呼吸相缠。

「小妤,你想渣我?」

挺懂呀。

我心虚了,声音都弱了几分:「没、没有。」

「嗯,我就知道。」

话音刚落,温热的唇瓣立马压上了我的,辗转流连……

事情发展快得让人匪夷所思。

直到我站在家门口,摸着额头上还残留着的一丝温热,看着那辆黑色迈巴赫扬长而去,这才后知后觉。

老男人反手就是一个美男计给我拿捏住了?!

就离谱!

11

洗完澡躺在床上,手机忽的一振。

嚯。

老男人的信息来了。

【小妤,我到家了。】

「……」

呸。

我红着耳朵将手机扔进了被子里。

前天,昨天,今天。

就三天。

我和秦律已经由半个陌生人的关系直接过渡到了男女朋友。

嗡的一声。

被子里的手机又振了。

【小妤,我高估了自己对感情的控制力,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

老男人还挺会撩。

【叔叔,矜持!】

「……」

想了想,我拧着眉,手指飞快地按着:【叔叔,我们才认识三天,你真的确定要我负责吗?】

半晌。

秦律的回复只有四个字。

【一日三秋!】

我???

啊啊啊。

败了败了!

看着聊天记录,我捂着嘴在床上扭得像条蚕。

……

清晨,我早早地就醒了。

是的。

我又失眠了。

激动的!

今天是我爸公司和汇和合作案正式签约的日子,我特地选了一套干练的职业装,又在梳妆台前花了半小时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

正吃着早餐的时候,放在一旁的手机就振了。

【早安!】

嚯。

大佬谈恋爱还挺纯情。

兰姨忍不住打趣:「小妤,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呀?」

「……」

我笑了吗?!

摸了摸脸,原来,我的嘴角已经咧得这么大了。

我一只手在屏幕上按着,打好的字正准备发过去的时候,蓦地心里一紧,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我随即多拿了一份三明治和牛奶跑了出去。

果然。

院门口,那辆黑色迈巴赫正安安静静地停在那。

秦律正斜斜地倚着车门,手里拿着手机,那双好看的眼睛一直盯着屏幕,在等我的回复。

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在我心口蔓延开来。

见到我出来了,秦律愣了几秒,开口的声音都染上了丝丝笑意:「心有灵犀?」

那我必然是用力地点点头。

上了车,我将三明治和牛奶递给了他。

秦律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声音温柔:「谢谢小纾。」

「……」

老男人太好哄了吧!

「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秦律没说话,只是那露骨的眼神已经将他想表达的意思传递给我了。

我立马躲开了那道灼热的视线,将目光落在了窗外,院子里,兰姨正拿着垃圾出来。

我慌了:「赶紧开车。」

秦律显然也看到了,看了我一眼,然后启动油门,在兰姨出来之前扬长而去。

去汇和的路上,车内的气氛有些静默。

秦律的脸色不如之前的温和了,眼尾透着一丝丝的冷冽。

好吧。

我承认,刚才的举动的确显得他挺见不得人的。

可是……

我抿着唇,偷偷看了他一眼。

算了,哄呗!

12

黑色迈巴赫一路畅通无阻的驶进了停车场,车刚熄火,我就瞅准机会往秦律那边一扑。

秦律几乎下意识地就伸手搂住了我的腰。

「叔叔,你生气了吗?」

声音里带着几分委屈。

秦律身子一僵:「没有。」

话音刚落,我捧着秦律的脸就是吧唧一口:「叔叔真好。」

秦律:???

「叔叔,你有没有听过,秀恩爱死得快,我们才刚开始,要低调。」

秦律:「……」

人是哄好了,就是有点费口红。

……

签约进行得很顺利,我爸全程笑眯了眼,走的时候,还特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眼神里有为人父的自豪和骄傲。

送走我爸,秘书将我领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

「姜小姐,以后你的工作内容是和秦总直接对接的,为了节省彼此时间,提高工作效率,所以你的办公桌就设在秦总的办公室里。」

嗯?

操作太骚了!

推门进去,秦律正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埋首于一堆文件之中,对于办公室里突然多了一个人仿佛毫无察觉,连个眼皮子都没往我这边掀一下。

好的。

看了一眼,我的办公桌就安置在了那扇落地窗前,采光还挺好,只是桌面上那一大堆的文件,看着就头疼。

「那些是汇和近几年对出口贸易这一块的调研以及一些已完成合作的案例。」

「……」

我眼睛一亮,这么明目张胆的给我开小灶,啧,今天又多爱叔叔一点了呢。

近距离接触之后,我才发现,秦律真的很忙,就连中午吃饭都会有电话打进来,更别提那好几场的会议了。

能理解。

所以秦律在忙的时候,我也没闲着,啃着桌上的这些得来不易的文件。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悄然流逝。

等我活动脖子舒展四肢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天竟然都黑了,可秦律还在会议室里没出来呢。

我,有些心疼。

敛着眉,我脚步一迈,正准备去会议室外面看看,却无意中一瞥,看到了秦律办公桌上被挡住的那一个角落里放着的一个相框。

看位置,那个相框正好仅被秦律一人所见,而现在站在窗前的我正好也能看到。

相框里放着的并不是照片,而是一张已经泛黄的钱币,面值五十。

啧。

大佬品味就是独特。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秦律站在门口,看到我眼里极快地闪过一道精光。

「小妤是在等我下班吗?」

「……」

秦律走了过来,直接一伸手,将我扯进了怀里,下巴直接就搁在了我的头上。

一股股的温馨在我和秦律之间流窜着。

「下班,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

13

这次,我们吃饭的地方并不是什么人均几位数的餐厅,而是他家。

我坐在料理台前的高脚椅上,手背托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看着此时正在厨房里做饭的秦律。

嗯。

大佬为我洗手做羹汤。

厨房里很安静,只听得见砂锅里煲汤的那种冒泡的声响,咕噜咕噜的,一屋子的香味儿,恍惚间,我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也是这样坐在厨房里,看着我妈在那忙碌着,亲手为我和我爸做好吃的。

莫名的鼻翼一酸。

「怎么了?」

不知何时,秦律已经关了火,站在我面前,漆黑的眸底透着几分担心。

我吸了吸鼻子,一伸手抱住了秦律的劲实的腰身,然后埋在他怀里,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就连那股淡淡的油烟味都很像,此时此刻,我的心口好像正在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似的。

「叔叔,你真好。」

秦律笑了,伸手抬起了我的下巴,语气勾人:「只是说说而已?」

简直太勾人了,呜呜呜,我没忍住,仰起头,在他嘴角亲了一口,然后……反正最后桌上的饭菜又热了一遍。

一直到秦律送我回家,我的脸都是红的。

……

转眼间,我和秦律已经交往了一个多月了。

因为汇和的加入,我爸的公司成功的渡过了这次危机,甚至发展势头比之前更猛,我爸也比之前更忙了。

可是不管怎么忙,我爸还是能够抽出时间表示他对我的关心,譬如今天早上,他突然问了一句,我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我:???

一问才知道,原来最近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我只能在心里将秦律默默地问候了一遍。

不得不说,和秦律谈恋爱,我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秦律这段时间带我参加汇和大大小小的项目和会议,我收获的比在我爸公司几年的都多。

每次秦律陪我逛商场,但凡我多看一眼的东西,不论价格,下一秒就会被店员送到我手上。

嗐!

谁不喜欢做一个被宠爱的小公主呢?

尊重财神爷最好的办法就是帮他花钱。

嗯……另外就是老男人太会了,每天都有新花样……

渐渐地,圈里开始有了传闻,就连我爸都听说了。

他们说,最近秦律不正常,跟失了魂一样,平日里那么冷厉狠乏的一个人,现在竟然会笑了。

我爸更是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小妤,你叔叔肯定是被哪个小妖精缠上了。」

好的。

我心虚地低下了头。

嗯。

小妖精就是我!

14

这天,我正在和秦律吃饭,接到电话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吓蒙了,还是秦律替我安排好了一切。

我爸住院了,开会的时候突然从椅子上栽了下来。

医生诊断下来说是脑溢血。

我脑子一下子就空了,只知道坐在床边握着我爸的手。

秦律请来了这方面最好的专家,在专家会诊的时候,秦律握着我的手,一遍一遍地向我保证着我爸会没事的。

隔着一扇门,看着里面围着我爸的那些专家,我的眼圈一红,蓄满的眼泪啪嗒一下就掉了下来。

秦律将我按在怀里,一声一声地说着:「别怕,有我在。」

好在,我爸的病情很快就稳定了下来,专家给出的建议就是休息,好好休息。

就这样,公司的担子自然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一开始,自然是有阻挠,有反对的声音,不过,自打秦律将办公室搬到了我那里,那些反对的声音一下子没了音儿。

我爸听了这事儿,竖起大拇指一个劲地直夸秦律能处,人真好。

我:???

我偷偷地揉了一下腰。

呸!

就是一衣冠禽兽。

在我爸住院的这段时间里,还有一件事,就是我的终身大事被我爸提上了日程。

闲下来的我爸,为了打发时间,竟然罗列了周围一圈和我适配的。

不仅如此,我爸还拉着前来探病的秦律一起挑,在秦律似笑非笑的眼神凝视下,我慌了。

果不其然。

我承受了一整夜来自老男人的醋意和怒火。

呜呜。

是我亲爸。

哪里坑深就把我往哪里踹!

还别说,真的让我爸挑到了一个,是他发小的儿子,年纪和我相仿。

这天,我快要下班的时候,接到了我爸的电话,软磨硬泡威逼利诱地让我去和他发小的儿子相亲。

挂断电话,心虚的我立马给秦律发了一条消息。

这段时间,因为名分的问题,秦律很是委屈,这要是被他知道我去相亲了,那……

【我要下班了,去找你?】

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今晚有应酬,推不掉,你先回去,结束我去找你。】

耶。

安全!

【好的,那我先去医院看爸。】

【嗯。】

下一秒,我反手就是一个亲亲表情包发了过去。

啧。

起初,见面的地点是约在那家人均六位数的餐厅的,但是被我一口拒绝了。

开玩笑。

我惜命。

于是,地点直接改在了临江的一家法式餐厅,很有情调。

其实吧,我爸发小的儿子长得是真不错,温润如玉,典型的翩翩公子。

要是早点认识,说不定我会考虑考虑。

现在嘛……

许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方也很绅士地说以后就算是朋友了。

我一听,立马来精神了,嘴边的笑容也多了许多。

直到一股熟悉的冷冽气息自我背后缓缓袭来。

不用抬头,一道黑影罩了下来。

我一愣,秦律不是有应酬吗?!

15

秦律的一只大掌落在我的肩头,似笑非笑地看了我爸发小的儿子一眼:「这是你爸?」

「……」

此刻的我就像那翻出墙的红杏被主人扼住了枝丫。

说不出话来。

许是见我面色不好,我爸发小的儿子站了起来:「这位先生,麻烦你松手。」

嗐。

翩翩公子没有眼力见儿呀。

一声冷哼。

下一秒,我就被一股力道拉了起来,我是被秦律夹在怀里带走的。

一上车,秦律压根就没给我开口的机会,一脚油门直接踩到了医院门口。

「叔叔。」

特意软下来的声音里带着讨好。

秦律:「……」

我委屈,眼里水光盈盈:「是你说的,喜欢我叫你,叔叔。」

秦律:「……」

我故意娇着叫。

秦律气息都乱了,红着眼扑了过来,将我放倒在了座椅上。

我:???

慌了慌了。

我连忙挣扎,可还是躲不开那一个个炙热的吻……眼看着就要城门失守,突然,车窗被人敲响了。

我和秦律皆是一愣。

又是一个没有眼力见儿的。

抬头一看。

哦豁。

玩大发了。

车窗外,我爸的脸铁青,正怒发冲冠地往车里瞪呢!

「……」

病房里,我和秦律站在床尾,仿佛两个被家长捉到早恋的孩子似的。

不对。

只有我一个。

一旁的秦律很镇定。

在我爸开口之前,秦律抢先一步交代了。

「伯父,我和小妤在交往,并且有了进一步的打算。」

「……」

「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爸声音低沉,好像还带着几分隐忍。

我一急,生怕刺激到我爸,毕竟那晚是他带着我去的。

我正要开口,秦律牵住了我的手,朝我笑了笑:「很久了。」

我:???

秦律说,他很久很久以前就见过我,那时候他却正处于人生最低谷的时候。

说白了就是一场家族和他之间的对赌,秦律失败,就要无条件的接受家族安排的一切,幸好,秦律成功了,于是就有了现在的汇和投行。

而我,在这里面充当的角色就是在秦律最失意的时候,将自己身上仅有的五十元放在了他的掌心里。

从此,秦律冷然的心口那处就刻下了一抹身影。

原来,秦律办公室相框里的那张泛黄的钱币,是我的!

原来,秦律竟然惦念了我这么多年!

原来,这是一场长达十余年的牵挂与蓄谋!

病房里的气氛一片静默。

我爸愣住了,许久才开口:「秦律,你先出去,我和小妤有话说。」

「好,我就在外面守着。」

隔着一层水雾,我还是看到了秦律眼眸里的深情许许。

秦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我还没从那股劲儿里缓过来呢,我爸笑了。

16

是的。

他笑了。

刚才我看到的隐忍只是他在憋笑。

我???

「我看出来了秦律对你有想法,没想到这小子藏得这么深。」

「……」

我声音微哽:「爸,你说什么呢?」

然后,我又听到了一个关于父母爱子为之计生远的故事。

我爸说,他有一次出去应酬的时候,看到了我和秦律手牵手,然后默不作声,直到这次住院,他意识到必须将我和秦律的这种关系挑明。

于是,就有了挑人相亲这事儿。

事实证明,秦律对我的爱意比我爸想到的还要深。

我???

都是千年的狐狸成了精,小丑竟然只有我!!!

我爸说完,很是认真地看着我,然后,从枕头下面拿出了户口本递到了我手上。

「小妤,以后有秦律在你身边,爸爸就放心了,他会一直替爸爸保护你的!」

我吸了吸鼻子,声音微哽:「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欺负我,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我爸笑了,很是笃定。

「不会。」

「嗯?」

「因为他看你的眼神,就和爸爸当初看你妈妈时的眼神一模一样。其实呀,男人的心有时候真的很小,小到只能容得下一个女人。」

我哭了,真的。

从病房里出来,我就扑到了秦律的怀里:「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秦律抚着我的后脑勺,嘴角一勾。

「因为这是我在老丈人面前的杀手锏!」

「……」

这只,妖精!

没关系,余生很长,我有的是时间好好的和这个妖精掰扯掰扯!

窝在秦律怀里,我将那本户口本藏在了身后。

秦先生,我们来日方长哈!

(全文完)备案号:YXA1bKrZ0RaixMjwK1ocPDPy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