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异性合租会不会日久生情?

跟我同租的这个女孩儿叫小紫。

她满足了我对女孩子的所有幻想。

五官耐看,身材超正,最关键的是性格超好,不但古灵精怪,还善解人意。

我这人比较内向,一跟女孩子说话就好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木讷,但跟她聊天却很投机。

她在家里穿着我的长袖白衬衫,宽大的衬衫把她罩住,像个可爱的小动物。

她低下头拿东西时,我偶尔会瞥见,然后瞬间心跳加速。

她有一次发现了,问我:「你们男人都这样吗?我还以为你很正直。」

我面红耳赤地说:「我不是故意的,要不你把纽扣往上系两个吧。」

她说:「不了,那样多热呀。」

……

我今年 24 岁,本命年,诸事不顺。

被朋友骗,背上了债务;被公司领导针对,同事们也欺负我;连游戏排位都一直往下掉。

但我觉得自己在爱情上转运了。

一天晚上,小紫笑眯眯地对我说:「哥哥你人真好,真希望你不去上班了,每天在家陪我。」

我有点不好意思:「我也想,但不上班怎么赚钱啊。」

她把脸凑上来,说:「我养你啊。」

2

五点半到了,我赶紧下班往家里赶,要是再晚走一分钟,估计又要留下来被上司训了。

刚坐上公交,手机就响了,是上司打来的。我消音,没接。

我答应了小紫回家做炸酱面给她吃的,不能食言。

我给她发信息:等我,马上回家下面给你吃。

她回:你怎么这么不正经了!

我纳闷,然后一看信息,差点没喷出来。

我忙回:对不起,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小紫回了个搞怪的表情。

上司不断给我打电话,我内心焦灼,不接的话,第二天肯定被骂得狗血淋头,但接了一定会被叫回去。

几通电话没接之后,上司放弃了,发了一大段信息骂我。

我心里想,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了小紫,我就有了一切。全世界都针对我也没关系,我只要有她就够了。

回到家,我做好了面。

她尝了尝,竖起大拇指说好吃。

我对她说,这是我童年的味道,我妈妈知道我喜欢吃炸酱面,直到去世前都每周必做。

她低下头,说:「我也想妈妈了。」说完眼泪汪汪。

我忙抽出纸巾给她:「别哭啊……早知道我就不提妈妈的事了。」

她缓了缓情绪,说:「哥哥,我真觉得你跟其他人不一样。」

我问:「哪里?」

她说:「心地善良。」

我说:「善良的人不多了去了?」

她摇摇头:「我在社会上就没见过好人,衣冠禽兽,道貌岸然,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太多太多了。像你这样的,真的真的很少见。」

被她一夸,我内心雀跃不已。

我心想,过几天找个时机,买束花跟她表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但转念一想,自己何德何能,总感觉配不上她。

不表白还能当朋友,表白了或许她就搬走了……

这时,门突然哐哐作响。

凶神恶煞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吴策你出来!欠债不还,你想死啊!」

不好。

我对着小紫做出噤声的手势。

是讨债的人,他们竟然知道我换的这个住址了!

小紫吓得浑身哆嗦。

我轻声说:「别怕,他们找的人是我,不论发生什么,都是我一个人兜着。」

砸门的声音持续了十几分钟,然后我听到了他们下楼的脚步声。

过了好久我才鼓起勇气打开门,看到门上被人用红色油漆写了个「债」字。

我沮丧地叹了口气。

小紫上来,问:「他们是谁?」

我实话对她讲了:一个很要好的高中同学,借我的身份证说是注册个公司避税,用一个月就会注销掉。我傻乎乎地借给了他,谁知没过多久他却因为债务问题自杀了,把三十万的债留给了我。

我边说边叹气。

我想,我在小紫心中的形象大概会塌方吧,有哪个女孩儿会喜欢一个背债的 loser 呢……

谁知,她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事我帮你解决吧。」

我一惊说:「怎么可能,三十万呀!」

她笑了笑,说:「对我来说很轻松。」

我自然不会让小紫帮我还这笔款。

我对她说,我会尽快搬走的,不能让讨债的人影响到她。

谁知她撒娇地说,我搬哪里,她就跟去哪里。

我无奈地摇头。

好几天过去了,奇怪的是,讨债的人竟然没有再来找过我。

换作之前几次,他们每天都会上门,但这次居然就这么销声匿迹了。

我问小紫,是不是瞒着我把债还上了?

她神秘兮兮地笑着,说让我别管了。

我说:「不管怎么行,三十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她继续笑着,说:「好,那就换种方式还我吧。」

我问:「什么方式?」

她做了个翻白眼的可爱表情:「嗯~让我想想啦。」

2

小紫是个职业主播,我知道这个行业很赚钱。

她不让我看她的直播,说被熟人看到会很害羞。

但我总是忍不住点开。

她的生活作息颠倒,但还算有规律。

下午起床,在小区里锻炼一会儿,然后回家,看看电影、网剧,或者陪我聊天。

凌晨的时候开始直播。

不可否认,自从跟小紫合租之后,我连上班时都在想她,所以一定程度上对工作懈怠了,出了不少差错。

几天前,上司王明把一摞方案摔在我桌子上,对着我臭骂了一顿。

其实只是一个很简单的语法错误而已,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但是对于吹毛求疵的王明来说,就好像有了不共戴天的仇。

不过,我早就习惯了。

大学毕业后我就来到这家公司,受锤了这么久,也不差这一通骂。

「看你这通窝囊样就来气!」王明抓起我桌面上几张纸质表格,往我脸上一扔,然后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他之前很少动手,但最近越来越频繁了,这点是让我很不爽的地方。

我旁边的同事周慧低头笑着,不时偷看我几眼,然后跟其他同事交头接耳。

我听到她说:「我猜最多一个月,明哥肯定开除他,其实明哥算是脾气好的人了,是他实在太差劲了。」

一个同事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看着周慧,说:「嘿嘿,明哥只是对你脾气好而已。」

周慧脸红,「乱讲,人家明哥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她这时发现我正看着她。

「看什么看啊!」她大概是为了转移话题,又把焦点转移到了我身上,「你瞧你那猥琐的样儿!看见就恶心!」

我没说话,埋头工作起来。

这个周慧是个八婆,在公司里她四处说人闲话,对我从来都是冷嘲热讽,很讨厌。

在整个职场生态里,我属于最底层的被霸凌者。领导看我不顺眼,因此同事们也都排挤我,简直太可悲了。

到了下班的时间,我抓起手提包就走,在这里我一秒钟都待不下去,太煎熬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份工作薪资尚可,再加上我债台高筑,我早就辞职了。

回到小区。

正巧碰上小紫在小区里跑步。

我跟她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往家里走。

进到单元门,我身后一个外卖小哥对我说:「诶,刚才打招呼那个邻居,你很熟吗?」

他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

「怎么了?」我问。

「我看过她直播,啧啧。」

我看他有点心术不正,就没再接他的话。

回到家里,我独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

不一会儿,小紫回来了。

「哥哥,你怎么了,看上去心情不好?」

她总是能第一时间看出来我的心事。

我说:「没事,工作上有点不顺心。」

「还是你那个上司王明在找你麻烦吧?」

「嗯,差不多。」

「好可怜……」她低下了头。

我强装出笑容,「没事的,习惯了。对了,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啊?」

小紫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说:「随便,你做的,我都喜欢吃。」

跟她在一起的日子,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几乎每天都有。

小紫,如果你是我女朋友就好了。

小紫,我会努力改变现在的状况,争取做一个能配得上你的人。

3

之后几天,连续的加班让我的身体垮了,发了高烧,浑浑噩噩。

王明好像是故意的,总是挑一些莫名其妙的刺,有任何模棱两可的问题就让我全盘重做。或许就像周慧说的那样,很快王明就会把我开除了吧。

但是我现在不能离开公司啊,如果没了收入,我拿什么还给小紫?

加了一晚上的班,在公司里睡过去又醒来,反反复复,总算把手头的事情解决了。

早晨 7 点,我拖着沉重而疲惫的身躯回到了住所。

出了电梯,我就看到门上又有了一个大大的「债」字。

糟糕!他们怎么又来了?

我赶紧进屋,看到家中一片狼藉,小紫失魂落魄地坐在沙发上。

我走上前,发现她衣服凌乱,手臂上有青红色的伤痕。

「小紫,他们怎么着你呢?」

小紫身体颤了一下,失神的眼睛慢慢聚焦到了我的身上。

她突然红了眼眶:「哥哥,快走啊!」

她起身要把我往门外推。

我抓住她的肩膀:「小紫,冷静!告诉我,怎么了?」

小紫说:「别问了,走啊!」

我仔细看了看,看到她身上的伤痕不止一处。

「他们把你怎么了?」

「别问了……没事的,他们没把我怎么样……」

「小紫,你实话告诉我,他们之前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不来这里骚扰我了,但为什么今天又过来了?」

小紫抿着嘴唇不说话。

「你告诉我啊!」

「哥哥,不要逼我说了好吗……」

我欲哭无泪,我竟然让心爱的无辜姑娘跟着我受到这种连累。

我太没用了,太没用了。我不知道这地狱般的日子还要煎熬多久。

躺进沙发里,高烧让我的眼皮失去了最后一丝跟清醒世界对抗的力气。

4

不知过了多久,天已经黑了。

我感觉口干舌燥,起来倒了杯水。

小紫房间的门关着,灯光从门缝里挤出来。

我好奇地走上前,耳朵贴在门上,听到门内传来呜咽声,又或者像是兽类的低吼。

我有些担忧了,敲了敲门。

谁知那种声音更重了,还伴随着某种东西在地板上翻滚的声音。

我又敲了敲门。

小紫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哥哥,你醒了?」

「你屋里……没事吧?」

「没事啊,我直播呢。」

可是……呜咽声明明越来越大了……

「真的没事吗?」

「真的呀。」

「可是……那声音是什么?」

小紫沉默了。

不对,按说小紫是不会骗我的。

她这种反应一定有特殊情况。

突然,我想到来了,或许小紫房里可能有其他人。

难道是……那些讨债的人在胁迫她?

想到这里,我头脑一热,着急推开了房门。

果然,她屋里有另一个人。

一个男人,手脚被捆绑、嘴上贴着胶带的男人。

而小紫,手上正握着一把刀。

男人看到门开了,仿佛看到了求生的希望,身体一蜷一伸拼命往门外蠕动。

小紫说:「哥哥,把门关上,别让他出去。」

但我已然呆若木鸡。

男人从我脚边蠕动到了门外。

小紫皱着眉头,走上前去,拉住了男人的脚,她瘦小的身躯爆发出惊人的力气,将男人拖回到了房间内。

「哥哥,不解决他们,你就会整天不开心。」小紫握着刀说。

听到这句话,我的思维终于回归到了正常,明白了小紫想做什么。

「不,小紫,你不能杀人,这是犯法。」

小紫冷笑一声,说:「他们逼死人就不犯法吗?」

她撕开了那人嘴上的胶带:「把你之前的再说一遍,你逼死过几个人。」

那个人突然开口大喊:「救命啊!」

小紫把刀伸到他面前,气势汹汹,完全不像以往温柔的她。

他看到刀,立马闭上了嘴。

「说!你逼死过几个人!」

「三个!三个!」那人涕泗横流,「求求你,让我走吧……求求你……」

小紫直播时用的补光灯此时正照在男人身上,我清楚地看到了好多深深的刀痕。

我倒吸一口凉气。

「小紫,不要这样!放下刀!」我说。

她看向我:「但是他……」

「放下!」我再次强调,「我不能看你在错的路上走下去。」

小紫眼中闪着泪光。

「哥哥,我这样做是为了你。但既然你不理解我,那我也没有做的必要了。」

她把刀扔在了地上。

我走到那个人身边,蹲下,对他说:「不要怕,我放你走,但你别再来打扰我们了。」

男人惊恐地看着我,没说话。

我解开了男人身上捆着的绳子,但出乎我意料的是,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一下扑上来,将我压在地上,对着我打了两拳。

我被打得发蒙,视线模糊,恍惚中看到他朝刀的方向走去。

但可能是他长时间被捆绑,所以腿脚供血不足,才迈出一步就倒在了地上。

我连忙上前先去拿刀,结果被小紫抢先一步捡起了刀。

「在黑暗里,你不吃人,就会被人吃。」小紫说着用刀刃划过了那个男人的喉咙。

男人捂着脖子,指缝间漫溢出鲜血,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

人的死亡是个过程。

他的喉咙里发出咕咕声,应该是倒灌进了血液,脸色慢慢变得煞白,手臂和腿脚渐渐失去了活力。

三分钟?十分钟?或者半小时?

我自始至终处于震惊中,已经对时间失去了概念。

小紫再次把手中的刀扔在地上,走到自己的衣橱边。

「他之前告诉我,负责讨债的就只有三个人。」她打开了衣橱,里面赫然有两具缠满胶带的尸体,「加上那天来的两个,齐了。」

5

第二天,我买来三个大行李箱,将三个死人装进去。

晚上,我开着借来的车,在夜色的庇护下,行驶两个小时后到了野外的湖边。我打开行李箱,填满石头后封上,然后将它们推进湖里,它们很快就沉了下去。

小紫说,她从他们口中得到的信息是:这三个人跟家里人断绝联系好久了,他们受雇于某网络融资公司,靠讨债生活,但是跟上面的接头人只是通过网络沟通,没有见过面。

因此,他们的消失不会引起什么怀疑,甚至他们的接头人都会觉得这种不靠谱的人失联是情理之中——或许他们是要来了债之后私吞了。

虽然她这种说法在一定程度上能宽慰我,但毕竟是死了三个人,我没办法当作没发生过

「等我这几天辞职,我们换个城市生活。」我对小紫说。

小紫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说:「哥哥,我杀了人,你会不会因此觉得我……」

「不会。」没等她说完,我就立即回答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而杀人,你是个好女孩,你也不想这么做的。是他们太坏了,是他们逼的。」

小紫点点头:「我知道你一定会理解我的,因为我们都是经历过黑暗的人。」

6

几天后,我把辞职报告递给王明,他瞧了一眼,然后扔到了纸篓里。

「滚吧。」他说,「但先把手头的工作做完,不然这个月的工资别想拿。」

我说:「好。」

为了能尽快完成辞职,我疯狂加班。

小紫心疼我,说要来公司陪我加班,我没同意。

夜里十点多,我非常疲惫,打开手机,发现小紫今天没直播。

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让自己保持清醒。刚从洗手间出来,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一阵动静。

仔细听,是两个人在交谈。

「你说你去哪里不好,非要来这里。」一个女人的声音,是同事周慧。

「你不觉得在这里很刺激吗?」一个男声,是主管王明。

他们在公共办公区的工位上搂抱着。

我躲回卫生间。

「讨厌!说真的,你对我有意思多久了?」周慧说。

「从你一进公司。」

「怪不得你总是来我工位转悠。」

「对啊,坐你旁边那个孬种,我每次训他,其实并不是他做得多差,而是我想吸引你注意力。」

「你好坏啊……」

「对了,他辞职之后,就是我跟你对接工作了吧?」

「是啊,你就可以随便进我办公室了,这样就没有人怀疑了。」

「你真聪明!」

「监控确定都关上了?」

「确定。」

听着他们的声响,我出奇地愤怒。

为了他们的兽性欲望,就要用我的尊严来当代价吗?

三两分钟后,外面的聒噪停止了。

王明的声音越来越近,我意识到他正在朝卫生间走过来。

我赶紧躲进了一个厕间。

王明进来,走到小便位。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但脚下滑了一下,差点摔倒。

「谁!」他吓了一跳。

我也顿时心惊。

「出来!」他站在厕间外,朝我喊,「不出来我报警了!」

我无奈地打开了厕间,「王哥,我加班,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

王明瞪着我,他的眼神里看不出一丝羞愧,只有愤怒。

「你故意玩我是吧?」王明说。

「我……没有。」

「辞职了不爽想搞我?」

「没。」

「出来!」他拽着我的领子,把我从卫生间拖到了办公区。

我看到周慧神色慌张,还没来得及整理好凌乱的衣服和发型。

王明把我的脸按压在了一张办公桌上。

「录像没有?」他问。

「没。」

「把你手机拿出来!」他吼着。

「王哥,我真没有……」

「拿来!」他自己把手伸进我裤子口袋,掏出了我的手机。

「密码多少?」他问。

「我真的没录像,我发誓。」

「那录音呢?」

「也没有。」

「嘴硬是吧?」

他举起我的手机,重重地往地上砸去。

「不要啊!」我喊了一声。

手机里有小紫的照片,我经常翻看。这是我无比珍惜的东西。

我想上去捡,但是王明抓住我肩膀,把我用力往后一掰。

我没站稳,重重摔在了地上,眼冒金星。

他捡起了我的手机,重新走进了卫生间。我知道他想干什么,慌忙跟了进去。但是已经晚了,他把手机丢进了马桶里,按下了冲水键。

他轻蔑地看着我,说:「我明天就把工资发你,手机的钱我会多算进工资里,够你买个更好的了。」

我沉默。

他从我身边经过,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同事一场,今天的事,我就原谅你了。」

我咬牙切齿,压抑着自己沸腾的愤怒,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后,心情渐渐平静了。

这几年来,我一直受他的欺负,忍一忍吧,反正是最后一次了。

我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没有看他们,低着头,径直走向公司大门。

我能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但无所谓了,这两个人渣,以后不会再见面了。

突然,我差点撞到一个人。

小紫。

她站在我面前。

「我想来这里陪你加班来着……」她说。

「哦……现在不用了,我们回去吧。」我不好意思地说。

「我都看到了。」

「……」

「哥哥,他们太欺负人了,我为你感到难过。」她抱住了我。

「小紫……人生就是这样……有些气不得不受。」

「不。我不想让你受气,我不想让所有善良的人受气。」

小紫松开我,向我身后走去。

我回头。

「小紫,你干吗?」

她快步走向了正在勾肩搭背的王明和周慧,顺手从一张办公桌上抄起了一个桌面摆件。

那是季度最佳员工的奖励,一座丰碑样式的重物。

我感到不妙,但却像呆住一样拔不动腿。

「小紫,不要!」我大喊。

王明听到我的喊声,朝这边看过来。

他看到了已经来到他面前的小紫,眼神中晃过一丝疑惑。

小紫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将手中沉重的摆件朝他的头部抡去。

摆件重重击打在他的太阳穴上,王明的身体瞬间失去所有力气,倒在了地上。

周慧发出一声尖叫,想逃走,但是小紫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

「救命啊!」周慧喊道,「有话好好说!我——」

小紫没给她继续说话的机会。

摆件重重砸向了她的面门。

一下。

两下。

三下。

我挪动着发软的双腿,一步步走到小紫身边。

她停下了杀戮,把染血的摆件扔在两具面目全非的尸体旁。

摆件立在那里,像座墓碑。

「哥哥,他们付出代价了。」

她看向我,脸上绽放出温暖而治愈的笑容。

7

我们连夜处理了现场和两具尸体。

王明说过,他们以出差的名义请了十天假。

我想,这十天内不会有人怀疑他们的失踪。

即便如此,这座城市也不能再待了,警察早晚会查到我们头上。

所以我们筹划了一番,决定先去另一座城市。

小紫说,她看过很多刑侦学的书籍,具备一点反侦察能力,在她的建议下,我们分开行动,前后两天出发。

新城市并不是个陌生的地方,我在这里上了四年的大学。

小紫说,她特别想来这里看看,她很好奇我的生活轨迹,想听听我的记忆和温存。

我带她在校园里散步,在图书馆看书,带她去距离学校不远的酒吧、饭馆、路边摊,吃肉夹馍、麻辣烫、烤冷面。

我跟她讲着大学里发生的种种奇葩事:讲偶尔发生矛盾的舍友、脾气暴躁的辅导员,乱糟糟的社团、官僚的学生会;讲追了三年但只谈了两个星期恋爱的前女友伤了我的心;讲失去了留校的机会,非常可惜。

我们坐在操场的草地上,望着漫天繁星,她能听我讲上一晚。

有一个愿意用心聆听你回忆的女朋友,是人生最大的幸事。

忽然,天上划过一颗流星。

「快许愿。」我说。

小紫双手握在一起,闭上眼睛。

「我希望能永远陪在哥哥身边。」她轻声说。

我本想说,喂,别,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但我忍住了,没有说。

我也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小紫能一直在我身边,无论发生什么。

我睁开眼,看到她正望着我。

「我们如果能早点认识彼此就好了。」她说。

「是啊。」

「那样的话,我们都不用各自经历这么久的黑暗了。」

「……小紫,我想听听你身上发生的故事。」

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躺在了草坪上:「我不太想说。」

「好吧,你不想说就不说,我不强迫你。」

「不过,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8

清晨,小紫还没醒,我起床买早点。

从短租的公寓出来,我坐上公交,去到了一家非常著名的早餐铺。

大学的时候,前女友特别喜欢吃他家的小笼包。

我提着买好的早餐从铺子里出来,刚走了几步,身后猛然炸开一声车喇叭。

我惊吓着闪到一旁,提着的豆浆洒了出来,把我的手烫了。

身后的车缓缓开到我身边,车窗摇下来,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了——齐涛,我的大学同学。

「喂!老同学!」他喊我。

「好久不见。」我说。

齐涛从车上下来,热情地抱住了我:「毕业之后怎么就没你的信儿了啊!群里的信息也不回。」

「哦,我不常关注群消息。」

「巧了,这周末同学聚会,你一定要来啊!」

「我……可能去不了。」

「别扫兴啊!」齐涛一脸失望。

「好吧,如果没事,我肯定去。」

这时,后面来了一辆车不停按喇叭。

「不说了,周末见啊!」齐涛挥挥手,然后上了车。

我提着早点,回到短租公寓。

小紫已经醒了,正揉着眼睛。

我把今天见老同学的事情告诉了她。

听完后,她忽闪着睫毛,说:「去啊!当然要去!这是正常的社交,你终究还是要面对生活的。」

「可是,我就只想陪着你。」

「哥哥,你陪着我,我当然很高兴,但我更高兴的是你能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

我叹了口气,想起了那几条人命:「正常的生活,恐怕不行了,但好在还有你。」

「为什么不行?」小紫诧异,「做那些事的人是我,跟你没关系。」

「你为我杀的人,怎么能叫跟我没关系……」

「他们都是恶人,是我心甘情愿杀他们的。」

「可是——」

「哥哥,你记住,即便警察找上你,你也没有罪。所有的责任,我一个人承担!」

「小紫,你别说了……」

「哥哥,我们两人不能都在黑暗中,要有一个人走在光明里,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9

聚会约在一家海鲜餐馆,

加上我,总共有七位同学。他们大多是本地人,其他人是毕业后留在了这座城市工作。

我上学的时候很内向,跟他们几乎没有多少交流。

几瓶啤酒下肚之后,我得知了他们的近况,大多事业有成或者自称事业有成,总之都比我要强。

他们听说了我辞职失业的事情后,都默默选择了不再聊工作。

但不知怎么,话题引到了当年毕业留校的那件事。

「其实你就差那么一点!」齐涛对我说,「要不是有人背后使绊子——」

「喂!」另一个同学打断了他,「都过去的事了,就别提了。」

齐涛酒精上了头,口无遮拦:「提咋啦!人家吴策脾气好,不在乎,对吧?」

他搂着我的肩膀,但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齐涛,你说的背后使绊子,是什么意思?」我问。

「就是你宿舍的刘峻啊,用小手段把名额拿到手了。」

这时包厢的门开了,进来了两个人。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余光瞄向我。

进来的这两个人,是我的前女友谭欣欣和我的舍友刘峻,他们手牵着手,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他俩看着我,松开了牵着的手。

「吴策,你也在啊。」刘峻说。

齐涛有点尴尬,他站起来,问:「你们不是说不来吗?」

「我这边的聚会临时取消了。」刘峻面露不爽。

我盯着谭欣欣,问:「欣欣,你什么时候跟刘峻在一起了?」

刘峻挡在我面前,把我的视线隔开。

「我们大四就在一起了。」他说。

「大四……也就是说,她刚跟我分手,就跟你在一起了?」我感到头脑发蒙。

谭欣欣的声音从刘峻背后传来:「吴策,跟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

我点点头:「明白,我祝福你们。」

这句话我一点也不违心。

我现在已经有小紫了,所以过去的事情对我来说,全都无所谓了。

我追了谭欣欣三年,但只谈了两个星期的恋爱,分手的时候她把我讽刺了一番,说我心里有病,懦弱得根本就不像个男人。

在后来的日子里,她的话一直是我心头的刺。

但现在,都过去了。

「我也有了心爱的女孩子。」我跟他们分享我的喜悦,「她非常漂亮,非常可爱,我很喜欢她。」

「哦……那,同样祝福你。」刘峻说。

其他人纷纷打起圆场,没过多久,尴尬的气氛就化解了。

我的目光不时会被谭欣欣吸引,她现在依然很漂亮,但在我眼中,真的比不上小紫十分之一。

我甚至庆幸她当时跟我分手,不然我也遇不见小紫。

酒过数巡之后,有人喝大了,忘了这茬事,哪壶不开提哪壶,问起了谭欣欣和刘峻的婚期。

「今年的六月十五号。」刘峻说,「到时候一起来喝喜酒啊。」

「哦,那也快了,这日子是找人算过了吗?」

「没,是我们恋爱的纪念日。」说完这句话后,他沉默了几秒,然后岔开了话题。

几分钟后,我突然后知后觉。

「齐涛,谭欣欣!」我拍了一下桌子,身体忍不住颤抖。

所有人都看向我。

「你们是大四在一起的对吧?」我问。

他们不置可否。

「六月十五号是你们的纪念日……谭欣欣,我们当年是六月底才分手的。」我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刘峻轻叹一口气,说:「你听我解释。」

我抬起手掌,表示不想听。

在大家的沉默中,我踉跄着离开了。

10

回到住宿的地方,小紫正等着我。

借着酒劲,我一把抱住了她。

「先洗个澡啦。」她捏着鼻子,「有烟味,好臭的,为什么别的男人都不能像你一样不抽烟呢。」

「小紫,还是你好。」

「今天聚会开心吗?」

我摇了摇头。

「怎么了?」

我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她嘴唇翕动,紧闭双目,看上去比我还要生气。

突然,她睁开双眼,我从她眼里看到了杀意。

「小紫,你不要冲动。」

「不该冲动吗?」小紫涨红了脸,「他们毁了你的一生。」

「不至于……」

「怎么不至于?!」

小紫情绪激动起来:「你本来可以留校,有份大家羡慕的工作,但被他抢走了机会。你本来可以跟前女友很好地在一起,也被他卑鄙地中断了。分手的时候本来可以好聚好散,前女友却出口伤人,你的性格也因此受到了影响。这种种的负面事情毁了你的人生。明明是他们的错,却要你承担后果!凭什么?为什么要忍?」

小紫的话就像是子弹一样,精准击中了我内心蛰伏已久的想法,将茧房击碎,把里面黑暗的怪物放了出来。

「是啊……为什么要忍……」

酒精滋养了释放出的怪物,让它变得无比庞大。

「他们要为此付出代价……」我喘着粗气说。

小紫握住了我微颤的手,说:「哥哥,让我来。」

「但是,小紫……」

「你先睡觉。一切等睡醒了再说。」

「小紫……」

「听我的,先睡。」

「好……小紫,我听你的,你做的事都是为我好,你不可能害我,我听你的。」

我听你的。

我听你的。

11

包厢中。

前女友谭欣欣轻蔑地看着我。

我试图靠近她,可刚走到她面前,她就给了我一巴掌。

「你就像条狗,根本不是男人。」她说着转身,走向刘峻。

刘峻的脸上,同样挂着笑容。

我朝他们喊:「不在乎你们!我还有小紫!」

谭欣欣走到了刘峻身边,一转身,变成了小紫的样子。

刘峻狞笑着搂住了小紫,而小紫看我的眼神也透出了轻蔑,像其他人看我一样。

猛的,我睁开眼睛,从梦中惊醒,浑身大汗淋漓。

环顾四周,已不见了小紫的身影。

「小紫?」我走到卫生间,她也不在那里。

我看了看表,还没到十一点,我睡了也就不到两个小时。

我掏出手机,发现屏幕停在高中同学的微信群。

半个小时前,有人发了条消息:二场来这里!

紧接着是个定位和一个包厢号。

一家 KTV。

那种奇怪的,让人不寒而栗的预感再次出现。

我连忙从屋里跑了出去,打了个车去往那家 KTV。

在门口刚下车,我就看到了站在路灯下的小紫。

我上去一把将她抱住:「小紫你别犯傻了,不要再杀人了。」

她没说话,踮起脚尖吻上了我。

瞬间,所有的烦恼都被抛却脑后,我只想珍惜这个女孩,我感觉我可以把自己的一切乃至整个生命都给她。

她是我第一个吻到的女孩子,也一定是最后一个。

她的生命,就是我的生命。

长吻过后,小紫眼泪汪汪地看着我。

「再让我为你做这最后一件事吧。」她说,「之前的事情迟早会被发现,我也迟早会跟你长久地分开,所以就趁着——」

「我不会跟你分开的。」

「那你会忘掉我吗?」

「怎么可能!」

「那就好……」

小紫轻轻把我推开,她从外套中拿出一把刀。

「哥哥,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偏偏来到这里?为什么那天买早点的时候你就偏偏遇见了同学?为什么他们碰巧有聚会?而谭欣欣和刘峻又碰巧取消了他们的事情而来到聚会?并且,他们还在言语中无意间被你发现了他们早就交往的秘密?」

小紫的这一连串发问让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哑口无言。

「这或许就是天意。」她自信地说,「也就是说,是老天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天意……」

或许真的有那么一个冥冥中的存在?它操纵着这一切,而我们都是提线木偶,是工具。

这时,一个光着上身的强壮醉汉从 KTV 里出来,满嘴酒气,醉醺醺的,差点撞到小紫。

「小心。」我保护着小紫。

醉汉看向我们这边,然后走到电线杆吐了几口酒,吐完后他迈着蹒跚的步伐再次向 KTV 走去。

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他瞪了小紫一眼:「看什么看啊!」

我把小紫搂在怀里,隔断了她的视线。

「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他咬牙切齿地说道,然后转身进了 KTV。

幸好他走了,如果他还有下一步的侵犯,我一定会奋不顾身地保护小紫,就像她保护我时一样。

「小紫,别害怕。」我安慰她。

可是我低头看她时,她嘴角分明挂着一丝冷笑。

「看来,今晚的天意是让很多人死啊。」

12

醉汉踉踉跄跄地走进了一个包厢,他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

包厢瞬间安静了。

「喂,你走错房间了吧?」包厢里一个年轻人说。

醉汉用手拍了拍头,瞪大眼睛,发现确实走错了包厢。

他没说话,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身后响起了笑声。

醉汉停步,皱眉,转身。

「笑什么笑啊!」他声如洪钟。

年轻人们停止了嘲笑,敢怒不敢言。

「信不信把你们一个个都砍死!」他怒目圆睁。

其他人纷纷低下了头。

醉汉啐了一口唾沫,再次走到门外,但刚走了两步,就觉得左眼眶一阵刺痛。这股刺痛让酒精的麻痹作用完全丧失,钻心刺骨。

他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右眼眶也一阵刺痛。

整个世界一片黑暗,他终于忍不住嘶声惨叫了起来。

他捂着双眼,跪倒在地上。

小紫蹲在她面前,拿着刀,玩味地看着他。

「太吵了。」小紫用刀划开了他的喉咙。

做完这些后,她朝着我大学同学们的包厢走去。

我跟在她身边,没有劝阻。

小紫说过,这是她的决定。

既然她选择了,我就无条件支持。

推开包厢门,我先走了进去。

同学们看到我来了,都很惊讶。

齐涛先走过来,说:「正好,来来来,唱歌唱歌。」

他把话筒递过来,小紫从我身后走上前,抢了过去。

「谁是刘峻?」小紫对着话筒说。

刘峻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怎么了?」

「谁是谭欣欣?」她向其他人看去。

谭欣欣皱着眉头,也站了起来。

「这什么意思?」谭欣欣质问。

我没说话,小紫把话筒放到刘峻嘴边。

「道歉。」她说,「为了你做过的那些对不起吴策的事,道个歉。」

刘峻脸上有了愠色,把脸话筒一下夺过来,扔在桌子上。

谭欣欣走了过来,用愤怒的眼神看着我和小紫。

「还有你,你也道歉,贱人。」小紫说。

谭欣欣抬起手,向小紫打去一巴掌。

我反应过来,抓住了她的手,然后用力把她推向一边。

她摔倒在地。

「你今天给我解释清楚!」她歇斯底里地喊叫。

这时,刘峻的表情变得恐惧起来,因为他看到了小紫手中滴血的刀。

「跪下来,道歉。」小紫淡淡地说,「我会让你们两个死得舒服一点。」

「冷静……请你冷静……」刘峻试图稳定小紫的情绪。

「吴策是个善良的人,但你们把他的善良当成了软弱。现在,他的善良长出了尖牙利齿。」

小紫举起刀,刀尖对准了刘峻。

「善良的最终目的,如果不是消除丑恶,那善良就没有任何意义。」

「你……你疯了……」刘峻向后退。

「那就继续疯下去吧。」小紫嘴角一扬,看向我,眼眸含光,「哥哥,你可千万不要忘记我啊。」

13

「吴策。」就在刚刚,眼前这个自称医生的人叫着我的名字。

「你说,在包厢里,小紫向刘峻的腹部捅了五刀?」

「嗯。」

「然后她对谭欣欣……四刀?」

「小紫只是让他们付出了应有的代价而已。」

这个人边在笔记本电脑上打着文字,边轻声说:「小紫杀人后,将其他人逼出包厢,盯着两位死者,看他们流血和挣扎,而没有进行救助。在警察到来前一分钟,用刀结束了两人的生命。」

他敲完这些字后,看向我:「小紫是个怎样的女孩子?」

「可爱,热情,单纯,善良。」我说,「我爱小紫,她也爱我。」

医生合上笔记本,站起身,踱步到我身边。

「我来的主要目的呢,是想让你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

「小紫到底是谁?」

「……关于她的身世,她没有告诉过我,只是说,她经历过黑暗。」

医生微笑,说:「与其说她经历了黑暗,不如说她是诞生于黑暗。而这,就是我要让你明白的事。」

「我听不懂。」

医生打开手机,操作了一通,然后我看到了和小紫的视频通话。

「小紫!」我兴奋地喊道。

「你好。」小紫说。

「你现在怎么样啊?」我问。

小紫没回答。

医生站到我面前,他的上半身也进入到了画面。

「小紫啊,」医生态度温和,「你认识吴策吗?」

小紫点点头:「他是我邻居。」

医生说:「你们熟悉吗?」

小紫摇摇头:「偶尔会打个招呼,但是不熟悉。」

我惊讶喊道:「你说什么啊小紫!」

小紫被我这一喊吓得身体一哆嗦。

「能关上视频了吗?」她说。

「哦,可以的,谢谢你的配合。」医生关掉了视频。

他慢悠悠地在房间里踱步。

「如果不是跟小紫视频通话,让你死心,你可能不会接受我下面的话,你……做好准备听了吗?」他轻声细语。

「你快说,我要听。」我急切难耐。

「吴策,你的人生经历了很多挫折,但总体来说,这些挫折都不算太大,但由于你很敏感,所以出现了一些心理问题。」

「嗯,这我承认。」

「小紫本是住在你隔壁的邻居,你看到了她的直播,对她心生好感,但求之不得。」

「胡说八道,我们不是邻居,我们住在一起。」

「渐渐的,你幻想出了一个病态人格,那就是跟你同租的不存在的小紫。」

「不可能,她存在,她是我的女朋友。不对,一开始不是女友,后来是。我们互相爱着对方。」

医生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自始至终,你的出租屋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住。你把你其中的一个房间装饰得跟她的直播间一模一样……」

「胡说。」

「所有的案发现场的监控视频,也根本拍不到小紫。」

「……拍不到最好,既然没有证据证明那些事是小紫做的,你们就放过她吧。」

「做那些事的人的确不是小紫,而是你,但我们不会放过她,我来的目的,就是要把小紫这个人格从你的脑海中消除。」

「什么意思?」

「就是让你忘记幻象中同租的那个小紫。」

「不可能,我答应过她,我永远不会忘记她。

「在操场,我们看见流星的时候,发过誓,我会记住她的。

「在 KTV 里,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希望我不要忘记她。

「她为我做了这么多事,却只要我为她做这一件,我必须做到。

「小紫是我经历的所有美好,是我活下去的希望。

「是我一切的起点,也是一切的终点。

「是我每分每秒的思念。

「是我终其一生的梦想。

「是我仅剩的阳光和月色。

「是我全部的多巴胺和内啡肽。

「是我坚定不移的岗哨,是我固若金汤的堡垒。

「是我的铠甲,是我的故乡。

「是我的风帆,是我的司南。

「是我的永恒真理。

「是我的不灭星空。

医生把手指放在嘴唇上,不断示意我停下来。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大喊一声:「够了!」

我不再说话。

「看来,你无法靠自己来理解这件事情了。」他说,「从今天起,我会给你开一些药供你服用。」

「什么药?」

「让你忘掉小紫的药。」

「我不能忘掉她。」

「只有忘掉她,你才能恢复正常。」

「不,不!」

我从座椅上跃起,把医生扑倒在地。

医生想喊人来,但却被我掐住脖子发不出声音。

我就这样一直掐着他。

一直。

过了好久,我才将手从他的脖颈移开。

这就是你让我忘记小紫的下场。

我不要忘记她。

我不能忘记她。

我不允许你们用任何方式把她抹去。

我要让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在人世间留下痕迹。

我颤抖着手,打开他的笔记本电脑。

坐在电脑前,我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打下了以上这篇文字。

小紫,我爱你。

小紫,我爱你。

小紫,我爱你。

小紫,我爱你。

小紫,我爱你。

小紫,我爱你。

小紫,我爱你。

小紫,我爱你。

小紫,我爱你。

小紫,我爱你。

小紫,我爱你。

小紫,我爱你。

小紫,我爱……

14

「小巫,这就是吴策放到网上的文字,你怎么看?」面前这个自称名叫齐涛的男人问。

他是我的一个读者,在我的后台私信,说有事求助,想跟我见面。

我很乐意帮助读者,所以答应了见面。

来到我家里后,他跟我说了关于他同学吴策的事,还把一篇打印好的文章给我,想听听我的分析。

「现在吴策的精神状态虽然据说好了很多,但我跟我的同学们都担心他会不会因为精神疾病逃脱制裁,然后被放出来,然后……」齐涛担忧地说。

「有蹊跷。」我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把你整理的那些资料也拿过来。」

齐涛把一个文件夹递给我。

我看了十几分钟没说话。

「小巫,你在想什么?」齐涛问。

「在想另外一种可能。」我说,「你看,根据你后来的调查,小紫做的直播其实是打擦边球的,按说她很赚钱,但是她的花费并不大,并且吴策被收监之后,她就停止了直播。」

「被吴策这件事吓到了?」齐涛怀疑。

「不,我有一个猜测——真实小紫和吴策确实非常熟悉。」

「啊?」齐涛惊讶。

「小紫做那种直播,我猜是为了还父亲的债务。」我翻看着手中的资料。

小紫的父亲原来是个刑警,后来因为打死了一个嫌疑人被开除,后来耽于酗酒和赌博。

小紫从小到大生活在一个动不动就被打骂的环境中,我甚至怀疑她有被父亲生理侵犯的可能。

后来,父亲频繁家暴,终于在一次酗酒后当着她的面打死了她的母亲,然后自杀。

「父亲虽然身亡,但我猜测他留下的债务却让讨债的机构把目光转到了小紫身上。

「小紫被逼着直播还债,后来她发现自己和吴策是被同一批人逼债,所以他俩开始筹划这一切。

「她让吴策冒充精神疾病——也就是人格分裂,并帮助他杀了那群要债的人。

「由于小紫的父亲之前做过刑警,所以她应该能接触到一些反侦察知识,并靠此伪造现场,逃脱责任。

「接着,吴策一不做二不休,杀了自己想杀的上司、前女友和情敌,并咬定是小紫这个人格所为。

「而后,吴策则想用精神疾病做幌子逃脱法律惩罚——当然了,这些都是我的猜测。」

我分析完后,看向齐涛。

只见他沉默了很久,然后说:「那你觉得,小紫和吴策到底相爱吗?」

「我认为是相爱的。」我说,「人在绝望中相互协作,是会产生依恋情绪的。」

齐涛点点头,失魂落魄的站起来:「我知道了,谢谢……」

「不过你也不用过度担心,法庭不一定采信,我觉得他们最终逃不过正义的制裁。」我说。

「那什么又是正义呢?」齐涛说着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

「这个定义就比较宽泛了。」我随口回答。

齐涛站在门口,没有跨出去:「这么容易能被发现破绽吗?看来还需要再详细策划一下。」

听到他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从椅子上警觉地站了起来:「喂,你什么意思?」

他没回答,只是对着门外说:「小紫,进来吧。」

(完)备案号:YXA16ReNpJxF53QzkljsJ1Jn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