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明月归故里

林贵人自从落水后,就像变了一个人。

她原本出身卑贱、性格内向,皇上几乎注意不到后宫还有这么个人。

但现在,她深得圣心,短短半年的时间就破格被封为贵妃。

只有我们两个人在的场合,她冲我露出张扬的笑:「陆澜,你的皇后之位迟早是我的。」

她是穿越女,我斗不过她。

于是第二天,我把另一个妃子推进了水里。

就这样,在我领导的后宫中,有了两个穿越女。

01.

我叫陆澜,武朝的皇后。

我和皇上伉俪情深,人人皆说我们是最恩爱的帝后。

我出身军武世家,自幼打架比男孩子还厉害。先帝很喜欢我,指了我给还是皇子的皇上当侍卫。

我七岁起便跟着皇上,享过福也受过苦,陪他度过了所有浮沉,直至他登基。

后宫中当然也有众多妃嫔,但无人的宠爱能与我相比。

直到林贵妃出现。

她原本只是个小小的贵人,入宫后一直在生病,连皇上的面也没见过几次。

但一次落水后,她性格完全大变,曾经一言不发的她开始极爱出风头。

她处处模仿我,模仿我的穿着,模仿我的神情,模仿我说话的语气。

我原本是不在乎的,直到她开始处心积虑地想要杀我。

我的糕点吃食里被下了好几次毒,由于没有确切的证据,我都暂时没有声张。

她见下毒不成,买通了冷宫里的柳嫔。

柳嫔多年前家族获罪,自己也被打入冷宫,对人世已无留恋,于是答应充当林贵妃的杀手。

当我在千鲤池旁观鱼时,柳嫔冲了出来,冷不丁地持刀刺向我。

我说过的,我出身军武世家,打架比男人还厉害。

于是我轻而易举地制服了柳嫔。

「你杀了我吧。」柳嫔看着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我略略思考了一下,宫女回宫取我的披肩了,四下无人,我突然生出了个主意。

我把柳嫔推进了千鲤池。

一炷香的工夫后,我和浑身湿漉漉的柳嫔一起坐在凤仪宫里。

她抱着热茶,左看右看。

「我靠,你们这也忒豪华了吧。」

她说完便捂嘴。

「对不起对不起,你是皇后对吧?我这么说话是不是不太礼貌……」

我莞尔一笑,知道自己赌对了。

「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我……」

柳嫔张张嘴,卡壳了。

「那你可知道我是谁?」

「这我知道!」柳嫔一拍大腿,「陆皇后嘛!男主的白月光。」

她话音未落,肚子就叫了,有点不好意思地看向我。

「来人。」我吩咐。

太监应声而来。

「今日小厨房有什么菜?」

「回娘娘的话,有花胶鸡茸汤,胭脂鹅颈肉,剪云斫鱼羹,水引蝴蝶面,山珍刺龙芽,莲蓬豆腐,一品官燕,砂锅煨鹿筋,鸡丝银耳,桂花鱼条……」

我听到柳嫔在旁边不停吞口水。

「柳嫔喜欢吃什么……」我笑了笑,「算了,给柳嫔一样来一份。」

「我的妈呀,皇后娘娘真局气。」柳嫔冲我比了个手势——她后来告诉我这个手势叫做「竖起大拇指」——随即好奇地问我。

「你叫我柳嫔,那我也是个妃子?」

我简要地向柳嫔介绍了她的过往身世。

「哦买噶,这个开局简直是地狱模式啊!」柳嫔立刻变得愁眉苦脸,「那我还得宫斗,我最讨厌雌竞了!」

鸡汤炖好了,我从宫女手中接过,亲自端到柳嫔面前。

柳嫔吓了一跳:「妈呀妈呀姐姐……哦不皇后娘娘,你别这么客气行不!」

「你说自己不喜欢宫斗,然而本宫处在这个位置,不得不斗。」

我轻声道。

「你们并非这个世界的人,死后无非回到原本的世界,然而本宫的身家性命与家族命运都系于宫中、系于皇上,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也是,你们这些古代妹子也怪可怜的。」

柳嫔把我的鸡汤一口闷掉,擦了擦嘴。

「说吧,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02.

「这事儿特简单,我明白林贵妃怎么想的了。」

深夜,凤仪宫,柳嫔在昏黄的烛火前向我解释。

「是这样的,你们这个世界在一本小说里——唔,小说在你们的世界里叫啥,就是写故事的那种……」

「话本。」我提醒。

「对,可以这么理解。」柳嫔道,「你呢,就是皇帝的白月光。」

「你懂什么是白月光不?」

我不懂,但我推测了一下。

「少年恋人,情愫初次萌动的对象。」

「对!」柳嫔再次做出了那个手势——竖起大拇指,「是这个意思!」

「简而言之,皇帝后来喜欢的人都有点像你。」

「这小说特俗,大概就是说有个穿越女穿到了一个不受宠的妃子身上,于是就尽力模仿皇帝的白月光,最后让自己在宫斗中变成了最终赢家。」

我明白了。

林贵妃模仿我的原因找到了,而她要杀我的理由也找到了。

我只要活着,所有像我的人就都只是赝品。

只有真品彻底碎了,赝品才有上位的机会。

为了皇后之位,这个和我无冤无仇的女人,竟然上来就想杀我。

我对柳嫔道。

「妹妹是个仁义豪爽之士,但本宫也不会让妹妹白白帮我,妹妹有什么心愿,皆可以向本宫提。」

「真的吗?」柳嫔迟疑道,「那我真说了?」

「请妹妹畅所欲言。」

「我真说了?」

「请讲。」

我咬咬牙,希望她说的不是后位,倘若真是后位,若是能不伤我族人性命,我也可……

「我真说了?!」

「快讲!」

柳嫔面色凝重地开了口。

「我想摸摸腹肌。」

03.

英俊的少年站在我的面前,黑发高束,眉眼如画。

「长姐深夜叫我前来,所为何事?」

「长姐现在身居险境,有很重要的事,想让你帮我。」我凝重地看着少年。

「谁要害长姐!」少年立刻伸手去拔佩剑,「灼儿万死不辞!」

这便是我的弟弟,有着京城第一美少年之称的陆灼。

「且莫激动。」我招手,「你过来。」

陆灼大步流星地上前。

「卸下铠甲。」

陆灼立刻脱下那身闪亮的银甲。

「脱掉外袍。」

陆灼呼啦一下扯掉袍子。

「很好,现在,撩起中衣。」

陆灼有点迟疑地看着我,不过还是照做了。

我转头问旁边的柳嫔。

「你要的是这个吗?」

柳嫔满脸通红。

怎么回事,真给她看她反而害羞了。

「你不是要摸吗?」

「不了不了。」柳嫔连连摆手,「那个…我就口嗨一下,真的……这太耍流氓了。」

陆灼和我一样,虽然听不懂柳嫔口里的词汇,却也能大致懂得个七八分的意思,他震惊地看向我。

「原来长姐竟要让我出卖色相?!」

「出卖一下色相有何不可!」

我拍桌子。

「若是真的被林贵妃斗倒了,整个家族都要受难,多少人要掉脑袋!」

「怎么,只有我们女子能以色侍人,你们男人的面子就比金子还贵吗?!」

陆灼被我骂懵了,他眼一闭心一横,走到柳嫔面前,抓起柳嫔的手,往自己肚子上一放。

「这样可以吗?」

柳嫔连忙把手往回抽。

「可以了可以了……」

结果陆灼力气还挺大,柳嫔的手都抽不回来,最后是我看不下去了。

「既然妹妹觉得可以了,那就可以了吧。」

陆灼放开柳嫔的手,行礼如仪,然后披上长袍,戴好盔甲。

「只要柳娘娘能够护好长姐,需要灼儿时,随时传唤。」

陆灼离开了,我看着柳嫔,低声道:「妹妹?」

柳嫔从面红耳赤中回过神来:「哦哦,我听着呢听着呢。」

她喝了口茶压压惊:「不过皇后姐姐刚刚说得也太夸张了吧,你是皇上的白月光诶,你的家族怎么会有危险?」

我轻轻拿起茶杯,茶水的热气透过瓷杯传来,却无法捂热我的冰凉的手心。

「你们知道的并非全部。」

我低声道。

「皇上真正所爱之人,并不是我。」

04.

柳嫔有些惊讶。

「你是说,皇帝真正的白月光另有其人?」

「嗯。」

「她现在在哪?」

「死了。」我轻声道,「十五岁那年就死了。」

殿内的气氛有些哀凉,连性子活泼的柳嫔都沉默了一阵。

「也是。」她想了想,「若是真正的白月光没有死,这个皇后的位置按理说应该是她的。」

她说完后才意识到不对,赶紧打自己的嘴。

「冒犯了冒犯了……」

我摆摆手,示意无妨。

「你说的是事实,我陆澜,不过也是个赝品罢了。」

「不过……」我轻轻叹了口气。「就算那个女子没有死在十五岁,她和皇上也注定无法在一起。」

「那个女子是谁?」

柳嫔刚问出口,殿外便传来一阵骚乱。

我的贴身宫女莲芝慌慌张张地跑来:「娘娘,林贵妃说丢了皇上御赐的金步摇,要来咱们宫里找,我怎么都拦不住……」

「贵妃还能往皇后宫里闯?!」柳嫔一听就来了气,「网文都不敢这么写!」

不是意气之争的时候,我火速起身,带着莲芝迎向殿门,同时吩咐心腹小太监先带柳嫔藏去偏殿。

现在,还不能让林贵妃发现柳嫔的事。

柳嫔刚出去,林贵妃便一阵风似的闯了进来,后面带着呼啦啦十几号宫女太监。

合宫上下,再没有一个妃嫔敢这么威风。

「林贵妃半夜擅闯凤仪宫,所为何事?」我沉着脸道。

「诶哟,我不是已经给这个小丫头说过一遍了么?怎么,是她太笨了连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都传不好,还是说姐姐未老先衰,转眼的工夫就忘了?」

林贵妃笑着扶一扶鬓角。

「别怪我心急,这金步摇是皇上赐我的,世间就这么一副,不明不白地丢了,皇上肯定要生气,我这不是担心皇上气坏了龙体么。」

莲芝在一旁斥道:「林贵妃在皇后娘娘面前理应自称嫔妾,现如今一口一个我字,心中还有没有尊卑!」

林贵妃哈哈大笑。

「尊卑?我只知道一件事,在这宫里,谁有了皇上的宠爱,谁就尊;谁失了圣心,谁就卑。」

她环视凤仪宫,越看笑意越盛:「殿内蛮冷清的嘛,也是,毕竟皇上有小半个月没来过了。」

「皇后娘娘已经老了,服侍皇上的事,让我们这些年轻人做就好了。」

我并没有生气,林贵妃说得对,我已经二十八岁了。

宫中选秀进来的新人不过十七八的年纪,和她们相比,我已是个老人。

借着幽幽的烛火,我打量着林贵妃。

她很聪明,穿的是水蓝色的宫装,这颜色很衬她,配合着满头的珠饰,让她的脸庞像夜明珠一样闪闪发光。

她学的是我,我素日里穿得最多的,便是水蓝色。

而那个真正喜欢穿水蓝色纱衣的少女,已经永远地死在了十五岁的那一年。

有关她的记忆仍然停留在皇上的脑海里,我确实老了,这些年轻的妃子们穿上水蓝色,会比我更像她。

「妹妹要找金步摇,来我宫里干什么?」

「唔,请安的时候还在,后来就不见了,应该是丢在这里了。」

我静静地站在原地。

金步摇只是个托词,林贵妃真正想要的,不过是给我一个下马威。

如果妃子夜闯皇后宫中而没有受到任何责罚,那么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便再也没有人会把我这个皇后放在眼里。

而现下,林贵妃正得盛宠。

她赌我不敢罚她。

我沉默片刻,露出一个温婉的微笑:「那林贵妃就好好找找吧。」

林贵妃也笑了,她认为我无可奈何地服软了,于是在殿内漫不经心地晃了一圈后,淡淡道:「好像不在这儿,咱们走吧。」

「等等。」我冷声道。

林贵妃站住了,有些惊讶地回过头来。

「林氏擅闯凤仪宫,杖责三十。」

「陆澜你敢!」

「本宫有什么不敢?!」

我一挥手,太监侍卫悉数冲上来,把林贵妃的人冲散。

两个小太监一左一右地控制住林贵妃,她瞪着我,双眸几乎滴血。

「打!」

林贵妃被推到殿中央卧倒。

开始的时候,她尚且大声哭叫。

后来,声音渐渐弱了。

其实我给小太监使了眼色,叫他只用了三成力,若是真打,林贵妃必然要血肉模糊,而现在的力度,刚好让她又痛又不伤及筋骨。

三十杖打完,林贵妃在宫女的搀扶下起来,她中气尚足,指着我大骂:「陆澜,你这个毒妇!」

下一刻,「皇上驾到」的声音骤然在殿外响起。

林贵妃变脸如翻书,顷刻之间收起了破口大骂的样子,变得无比虚弱和楚楚可怜。

她倒进宫女怀里,闭着双眼,身体筛糠似的发抖,一副疼得扛不住的模样。

一袭明黄色的身影走进殿中,我端然行礼:「臣妾给皇上请安。」

皇上看向一边瑟缩着的林贵妃,皱起眉头。

「皇后,你这就做得有些过分了。」

「林贵妃年少无知,入宫的日子也短,不熟悉规矩也是有的,这么为难她是做什么?」

皇上看着林贵妃身上那袭水蓝色的长裙,转头吩咐太监:「把林贵妃送到朕宫里,朕亲自看着她喝药。」

「皇上——」

林贵妃知道自己赢了,趁机扑进了皇上怀里,靠在他的肩上,嘤咛道。

「臣妾好痛啊,简直要痛死了……」

林贵妃在皇上怀里啜泣撒娇,而我垂着头跪在一边。

任谁看,都是我输了。

然而我的嘴角却挂着一丝浅笑。

我在等。

果然,在林贵妃的哭声里,皇上的神色渐渐冷了下来。

他神色淡淡地地拉开了林贵妃,林贵妃一愣,后退了几步。

「能走能动,看来打得也不重。」皇上揉揉眉心,「你不懂事,皇后教训你一下也是应当的,快回你自己宫里休息吧。」

林贵妃不明白皇上为什么突然冷淡了,她犹然不死心,去拉皇上的袖子,牛皮糖一样地贴了上去。

「皇上……」

皇上这次是真的有点不耐烦了,他直接甩开了林贵妃的手,带人离开。

林贵妃又气又急,加上伤口疼痛,这一次是真的晕了过去。

下人们赶紧七手八脚地抬她回去。

所有人都走后,柳嫔从暗处探出了脑袋。

「诶呀妈呀,这一通闹腾的。」

柳嫔溜出来,走到我身边。

「不过话说为啥皇帝刚才态度突然变了?」

我没说话,拿起茶盅,润了润干燥的喉咙。

柳嫔打量了一下我的神色。

「你预料到了?」

「嗯。」

我放下茶盅,轻轻点头。

「皇上宠爱林贵妃只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她很像那个女孩。」

「而林贵妃受伤时,皇上也会想起那个女孩受伤的样子,引发加倍的心疼。」

「天呐,那你还敢打她?」

「因为,她不是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受伤的时候会一声不吭,哪怕再疼也笑着安抚别人,说自己没事。」

柳嫔一惊,随即意识到了什么。

「也就是说,林贵妃越是撒娇,越是哭,她就越向皇帝传递了一个信号——我并不是你的白月光。」

我微微颔首。

「你料到了皇上会来?」

「她带了那么多人来,我打她的时候,肯定有人出去报信。」

「她一定会让皇上来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向皇上倾诉自己有多么可怜。」

机关算尽太聪明。

她只是没有想到,这看似聪明的每一步,都在把自己往失宠的路上再推一步。

柳嫔震惊片刻,问我。

「皇帝的白月光,到底是谁?」

我望向窗外,一轮明月高悬,月光如流水般倾泻而下,洒在窗棂上。

「她叫明月公主。」

「明月公主……」

柳嫔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个名字,随即猛地睁大了眼睛。

「她不是羌戎国的公主吗?」

「嗯。」

「羌戎在皇帝十六岁的时候就灭国了……」

「对。」

我回眸,看向柳嫔。

「皇上十六岁时,在羌戎做质子,和武朝军队里应外合,让羌戎国彻底灭国。」

「明月公主和她的所有族人,都在这一战中死亡。」

「所以你明白我说的了吗?」

「即使她不死,他们也没办法在一起。」

05.

皇上十六岁时,我跟着他一起呆在羌戎,既是他的侍卫,也是他的侍女。

那时候的日子很苦。

羌戎的人也知道只有最不受宠的皇子才回来做质子,于是总是欺负我们。还有不懂事的贵族小孩把烂透的果子往我们身上丢。

「喂,你的皇帝老爹不要你了!」

皇上——那时候他还是三皇子楚岚澄——任凭那些果子砸在他的胸口,脸上的表情极其隐忍,我抽刀要去教训那些小孩,被他一把拦住。

「阿澜,没必要起冲突。」

后来,是一个穿水蓝色长裙的女孩赶跑了那些贵族小孩。

她跑过来,把自己的帕子递给楚岚澄。

那帕子的角上绣了羌戎族的文字,楚岚澄和我都不认识,于是盯着看。

「别看啦。」她说,「那是我的名字,明月。」

明月公主是羌王和王后唯一的女儿,身份极其尊贵,有她的保护,我们终于不用再被人欺负。

那一年多的时光里,我们有过一段很美好的时光。

我们一起去郊外的湖边打猎,然后于夕阳西下时在湖边把猎来的野兔烤熟。月亮初升时,明月公主便在月色下起舞,楚岚澄坐在一旁吹箫相合。

明月公主最喜欢穿水蓝色的衣裙,她说蓝色是天空的颜色,是湖泊的颜色,是最闪耀的宝石的颜色。

当她跳起舞时,楚岚澄的眼睛里,也只有这抹蓝色。

明月公主显然也喜欢楚岚澄,十六岁的楚岚澄是世界上最出众的少年,带着文雅和高华的气质,像一块打磨得极度精致得美玉。

羌戎男子沉迷打猎和比武,楚岚澄却会把着明月公主的手,一字一句地教她写中原的诗词。

「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十五岁的明月公主沦陷了。

她去求父皇赐婚,羌王震怒,羌戎有不知多少贵族小伙子想要求娶美丽又勇敢的明月公主,而他的宝贝女儿竟然想嫁给一个没有身份的武朝质子。

父亲不同意,明月公主便一直跪在殿前,她跪了整整三天,滴水未进,最后晕倒在殿前。

羌王心软了。

那一天,明月公主是世上最开心的人,她觉得她终于得偿所愿,要嫁给她最心爱的少年郎。

可惜她不知道,少年郎从出现的那一刻起,要的就是她全族人的命。

战争在他们大婚的当天爆发。

胸口戴着大红花的新郎楚岚澄,突然从袖中射出了毒镖,毒镖正中羌王的胸口,这个正等着女儿女婿喝交杯酒的老人当场毙命。

随后杀声四起,已经埋伏好的武朝暗卫倾巢而出。

明月公主愣在了原地,她看着楚岚澄,像是不认识他。

下一刻,忠心的侍卫一把把她从楚岚澄身边拽开。

「保护明月公主!」

楚岚澄站在原地,他看着周围不断厮杀的羌戎人和武朝人,眼中既有兴奋,也有痛意。

兴奋的是,潜伏多年的计划,终于在这一刻成功了,他会由不受宠的皇子,变成板上钉钉的储君。

而痛意是——

他对护卫在身边的我低声道。

「你去追明月公主,记得……别伤她性命。」

可惜已经晚了,悲剧既已铸成,无人能够改变结局。

他找到明月公主的时候,那个曾经耀眼的女孩已经是一具尸体,她在战火中被燃烧的木门砸中,被人发现时已经面目焦黑,身上有诸多刀伤和箭伤。

临死时,她仍然穿着大红色的喜服。

她被下葬时,楚岚澄没有去吊唁,成为储君的目标近在眼前,他不能表现出对敌国公主有一丝留恋。

后来,楚岚澄回了武朝都城,明月公主的名字再未被任何人提起,有时我想起那个女孩,会觉得她是我们年少时做过的一场幻梦。

楚岚澄的后宫空虚了很多年。

从我被赐给他开始,所有人就默认我会是他的女人,但他迟迟没有娶我。

于是那一夜,我穿了水蓝色的衣服,在月光下跳了一支舞。

他来到我身后,我回眸看向他,很多年了,我再也没有看到他的眼中有泪花闪动。

我走上前去,跪下,扬起脸来。

早在羌戎的时候,就有人说我和明月公主长得有些像——我们都是高鼻深眸,明艳之中有英气,而且都从小练武,连身形都看上去差不多。

我知道,此刻月光朦胧,我看上去应当和明月公主有八分相似。

他蹲下身来,迟疑地看着我。

然后缓缓凑过来,吻了我。

第二日,我们在榻上醒来,他沉默地看着我。

「阿澜,这些年来苦了你。」

我垂眸,露出一个端静的微笑。

「妾身不觉得苦,皇上喜欢的,妾身都心甘情愿。」

楚岚澄久久沉默,最终,摸了摸我的脸。

一个月后,我终于被封为皇后。

06.

茶盅里的茶已经凉了。

柳嫔听完了我的讲述,很长时间都没能说出话。

「你应该明白了,我得宠这么多年,根基并不牢靠。」

我轻声道。

「学明月公主,我自然能学得最像,毕竟我是唯一真正认识她的人,我学她能有八分像,别的妃嫔再学我,顶多也只有个六成。」

「但我老了,明月公主死时只有十五岁,在皇上心中,她永远是个少女。」

「现在,哪怕这些年轻的宫妃只有六成相似,也会比我更像她。」

柳嫔看着我。

「我可以帮你做什么?」

「总有人要做宫中最受宠的那个人。」我将冷掉的茶水倒掉,「比起林贵妃,我更愿意那个人是你。」

07.

柳嫔的得宠轻而易举。

一方面,她有穿越女的优势,林贵妃会的,她也全都会。

林贵妃能够做出一些新奇的玩意,柳嫔则做得比林贵妃更好。她甚至组装出了一辆不用马拉着就能自己在御花园里跑的小车,让皇上惊奇不已。

「我可是理工科高材生。」我听到柳嫔低声对林贵妃说。

林贵妃在宫宴上作诗,她刚说上半句,柳嫔就立刻能对出下半句,让皇上龙颜大悦。

「语文还比你好,你就说气不气人。」我又听到柳嫔低声对林贵妃说。

林贵妃当场胸闷气短,宫宴吃了一半就被宫女扶回去休息了。

皇上很喜欢柳嫔,但是柳嫔有个问题——她一直称病,不肯侍寝。

「我做不到。」她垂头丧气地对我说,「我只能和我真正喜欢的人。」

我并不强迫柳嫔,她能打消林贵妃的势头就已经很好了。

但当那一天林贵妃带着人闯入柳嫔宫里时,我才意识到,有些问题被我疏忽了。

柳嫔口中的「真正喜欢的人」,并不是一个虚指。

「给我搜。」林贵妃叉着腰,指使宫女和太监在宫里翻箱倒柜,片刻后,一张手帕被呈了上来,上面用精密的锦线,绣着一朵君子兰。

林贵妃得意地笑了。

「人人皆知,陆小将军当年征战胜利,被皇上赐君子兰一朵,从此就把它当作福象,绣于衣物之上。」

「来人,请皇上过来,让他看看,他新宠爱的柳嫔不愿意侍寝,倒愿意和别的男人私通!」

08.

我被叫去柳嫔宫里时,所有人都到了。

柳嫔和陆灼跪在正中央,皇上坐在最高处,脸色冷得像冰。

他瞥见我来了,淡淡道:「皇后来了,这是你弟弟,你有什么想说的?」

我垂头去看陆灼,他脸上带伤,已经受过一遍刑了。

他坚称自己和柳嫔是清白的。

他知道柳嫔生病,派人送了西域的药材来,帕子应该是夹在了礼盒里,掉了下来。

皇上冷笑。

「柳嫔和你非亲非故,她生病了,你为何要这么关心?」

陆灼不说话。

我眼眶一热——这孩子不肯说出柳嫔和我的关系,他怕影响我。

「还有你。」皇上转头看向柳嫔,「帕子掉了便也罢了,你为何要收起来,放在枕边?」

柳嫔低着头,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她满脸通红。

我深深叹气,柳嫔聪明仗义,但说到底,不过是个还年轻的小姑娘。

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旦动心就会昏了头脑。

陆灼和柳嫔都不说话,皇上疲倦地按着眉心,我思虑了片刻,走上前去。

「皇上,臣妾可否和你借一步说话。」

殿里其他的人被暂时地清了出去,只剩我们夫妻二人。

我看着皇上,时光匆匆而过,在他的眼角眉梢刻下皱纹。只有那双眼睛,看上去还像当初那个少年郎。

我轻声道:「皇上,灼儿是无辜的。」

他不说话。

「这些年来,陆家对皇上忠心耿耿。」我含了眼泪,「臣妾七岁就被送到皇上身边,求皇上念在臣妾这些年的苦劳上,放过臣妾唯一的弟弟。」

他依旧不说话。

我想了想,来到他面前,端然跪下,随后开口,轻声哼唱。

「天地悠悠,白云悠悠,去见我的少年哟——」

「天地悠悠,白云悠悠,不见我的少年哟——」

「天地悠悠,白云悠悠,想念我的少年哟——」

调子很简单,但皇上的眼睛渐渐睁大了,他看着我,目光在变得湿润。

这是一首羌戎民歌。

十三年前,楚岚澄在羌戎做质子时,每晚都头疼失眠。

明月公主便会给他哼唱这首歌,只有在这歌声中,他能够安然入睡。

「羌戎已经灭国了,会唱这首歌的人再也寻不到了,只有臣妾还能勉强模仿几句。」

「灼儿是臣妾唯一的弟弟,倘若他死去,臣妾恐怕也难以独活。」

皇上久久沉默,最终走下来,握住了我的收。

「阿澜,你陪了朕这么多年,朕相信你。」

「所以朕也相信你的弟弟是忠心于朕的。」

「但是皇家的颜面总要有人维护。」

「柳嫔她……必须死。」

一个时辰后。

我来到天牢,狱卒打开牢门,卧在稻草堆上的陆灼抬起头来看着我。

这真是个月光般纯净的少年,即使在黑暗的牢房里,他仍在熠熠生辉。

「长姐……」陆灼低声道,「我没牵连你吧?」

我眼睛一热,走上前去,扶起他,摸了摸他脸上的伤。

「没有,皇上已经下旨,你无罪。」

陆灼的眼睛亮了起来,不过随即,他犹疑道:「柳娘娘呢?」

我沉默。

陆灼站起来:「我去求见皇上……」

「灼儿!」我喝道。

陆灼的眼睛红了。

「你安心回家养伤。」我说,「其余的,你相信长姐。」

09.

冷宫。

我给带我来的小太监塞了一锭金子,然后叫他离开了。

柳嫔的华服已经被尽数剥除,她穿一身单薄的中衣,面色青白。

「你本可以供出我的。」我低声对她说,「告诉皇上,你是被我找来斗倒林贵妃的,所以我弟弟才会关心你。」

柳嫔笑了,轻轻摇了摇头。

「那也没用,解释不了我把他的帕子放在枕头边的事。」

她顿了顿:「我就是喜欢陆灼,没什么要狡辩的。」

「何况你对我不错,我没必要犯了事还把你扯进来。」

我感到自己眼眶一热:「你们那个时代的人,都像你这么实心眼么?」

「也不是。」柳嫔笑笑,「也有像林贵妃这样的坏人。」

「我也算不得什么好人,普通人罢了——普通人,都知道别人对自己好,就也该对别人好,不是么?」

我的泪落了下来。

「如果有机会,我很想去你的时代看看。」

我蹲下身,抚摸柳嫔的脸,想要记住她的容颜。

「再见,妹妹。」

一炷香的工夫后,宫内传来太监尖利的声音。

「柳嫔薨——」

我申请了回娘家,看望了陆灼。

陆灼伤口未愈,躺在床上,我屏退了所有下人,坐到床边,摸了摸他的头。

「你怪长姐么?说要护住柳嫔,却没有护住。」

陆灼闭上眼睛,偏过头去,我看到一滴眼泪从少年眼皮的缝隙中渗出,流进枕头里。

「长姐问你,你喜欢柳嫔么?」

陆灼很久都没有说话。最终,他开了口,声音嘶哑:「世间存有王法。」

世间存有王法,人臣岂能觊觎天子的女人。

但如果可以,他其实希望她能一直平安喜乐。

我沉默许久,凑到他耳边,轻声道。

「她还活着。」

陆灼猛地睁开眼睛看向我。

「柳嫔」死了,或者说,她新生了。

羌戎有门古老的记忆,中原称之为人皮面具。

菲薄的一片贴在脸上,骨头还是那个骨头,但因着阴影的变化、五官的缩放,看上去会是一个新的人。

我找了一具女囚的尸体替代柳嫔,然后让真正的柳嫔离开了宫里。

宫外天大地大,是属于她的自由。

而我仍需留在这宫中,做完我该做的事。

柳嫔被扳倒后,林贵妃每每在御花园中见到了我,都得意洋洋地走过,连礼都不向我行一个。

她觉得自己除掉了后宫中的另一个穿越女,自此可以高枕无忧。

斗掉我是迟早的事,但要想坐稳后位,她显然需要一个孩子。

林贵妃开始频繁地求医问药,但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

她身边的小宫女是我的人,偷偷来把此事报给我,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几天后,林贵妃发现了小宫女是我的人,她气势汹汹地上门,来找我算账。

那是个看不见月亮的夜晚,我坐在宫中饮茶,林贵妃冲了进来,没有人拦她。

「陆澜,我久久不生育,是不是你下的毒手?」

我走上前去,凑到她耳边,弯起唇角,呵气如兰。

「怎么会呢?林贵妃一直谨小慎微,盯着自己宫里的吃食,我就是想下手,也没有机会啊。」

「更何况林贵妃不是问了许多大夫么,从宫中的太医到江湖的郎中,各个都说林贵妃身体康健,是生育的好体质。」

林贵妃咬牙切齿:「那怎么会……」

「林贵妃就不曾想想么,本宫受宠十余年,一样没有子嗣。」

「那是你没有福气!」

「哦?确实。」我淡淡笑道,「宫里也只有两个妃嫔有孩子,你知道为什么她们可以么?」

林贵妃瞪着我,等待着答案。

我笑了,对着她的耳畔轻声道:「因为她们都和别的男人有私情啊。」

林贵妃本就瞪大的眼睛顿时变得更大,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我,像是在努力理解我的话。

「你什么意思……」

「还不清楚么?」

我整理了一下宫装的裙摆,好整以暇地笑道:「林贵妃求医问药是没有用的,问题不是出在你身上,而是出在皇上身上。」

我的笑容终于变得冷漠又狠毒。

「楚岚澄是不会有孩子的。」

10.

月明星稀,御花园中有一个女人在狂奔。

那是林贵妃,她在冲向御书房,她要告诉皇上,他宠爱了十多年的皇后一直在给他下药,让他断子绝孙。

她的脑海边仍然在回荡着一句话,是她冲出凤仪宫时,我对她说的。

「你知道么?宫斗中只有两种女人会立于不败之地——一种是从未对皇上动心过的,一种是深深爱过后又幻灭的。」

她不明白——皇后陆澜到底算哪一种?

她没有冲到御书房就被一箭射中了小腿,侍从把她拖回了凤仪宫。

「陆澜!陆澜你好大的胆子!」林贵妃被拖回来时披头散发,「竟敢公然在宫内行凶!」

她起初闹得嚣张,后来看着我森然的脸色,渐渐害怕了。

「我……我不过是夺了你的宠爱罢了,我可以还给你。」

我轻轻地笑了。

「你想得太简单了。」

「我要你死,不是因为你夺了我的宠,所谓的宠爱,我早就不在意了。」

「我在意的是,十三年的复仇计划,不能毁在你手里。」

林贵妃目眦欲裂地瞪着我,片刻后,她像是骤然听懂了。

「你不是陆澜……」

「嗯。」

我点点头。

「我的名字,叫做明月。」

我缓缓站起来,走到殿外。

门外黑压压地站了一群人,穿着不同的服饰,脸上是同样肃穆的表情。

「烽火令,看来是都收到了。」

「收到了。」为首的老者躬身下拜,掩饰着自己眼中的泪花,「我们等这一日,已经等了十三年。」

他回头高呼:「臣等誓死效忠明月公主!还我疆土,复我羌戎!」

「还我疆土!复我羌戎!」

黑色的烈马被牵了过来,我撕掉这身碍事的皇后宫装,飞身上马。

而远处,明晃晃的烈火已经烧了起来。

十三年前,也是这样烈的火。

只不过烧的是我的家园。

我被死士一路护卫,在战火中冲杀,他们一个个倒下,那些我从小当作亲兄弟一般的侍卫,全都为我而死。

陆澜找到我时,只剩我一个人,躲在偏僻的屋子里。

她是楚岚澄的侍卫,我们曾经像姐妹一样要好,我们分享食物、分享衣服、分享童年的故事,我了解她几乎如同了解我自己。

「阿澜……」

「明月。」她拿着刀逼近我,「殿下让我把活着的你带回去。」

「但是……你也知道,那样不会有任何幸福可言的,你不会原谅他,他也无法补偿对你的伤害,你们只会无尽地折磨彼此。」

「而且只要你活着,他就不会娶我。」

「明月,我七岁就跟着他了,我必须做他的皇后。」

「原谅我,明月,这样对我们三个人都好……」

她持刀向我冲来。

后面的事,我记不太清了。

我只是在刀冲我砍来的时候,下意识地反抗了。

我们打了很久,她熟悉我的招式,我也熟悉她的,到最后我们都受了很多伤,我的体力消耗得远比她多,先撑不住了。

我倒在地上,她的刀尖朝我的心窝刺来,那一刻死亡离我如此之近。

剧烈的不甘淹没了我。

凭什么……凭什么我要死在这里。

我最爱的恋人,和我最好的姐妹,即将以杀光了我全族人为功劳,成为皇帝和皇后。

我的家人和侍卫都已经死去,是我害了他们。

我要……

我要给他们报仇!

滔天的力量涌入了我的四肢百骸,我跳起来,以惊人的巨力夺过了刀。

陆澜死在我刀下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合上。

我在哭,但我一边哭一边做了许多事——我调换了我们两个人的衣服,把那袭代表我身份的大红色喜服换到了陆澜的身上,然后放火烧了那座房子。

楚岚澄找到我时,我已经戴好了人皮面具,我流着泪望向他。

「对不起,明月已经死了……」

明月公主已经死了,死在十五岁那一年。

活着的是陆澜,一个新的陆澜。

11.

我的人马冲杀到了御书房外,一炷香的工夫后,楚岚澄被绑了出来。

他抬头看向我,我低头看向他,火光在我们周围燃烧,依稀如同大婚那天的场景。

他打量着我背后的羌戎遗民,渐渐地意识到了真相。

「明月……是你么?」他低声问,端详着我的脸,「你变得不像你了。」

「你也是。」我以同样的目光回望着他,「早就不是当初在湖边吹箫陪我的少年了。」

「是啊。」他轻声道,「我们都老了。」

「你可以杀我,但是你出不去京城。」楚岚澄扯起嘴角笑了笑,「你们的人太少了,守城的将士会杀了你。」

「如果你现在缴械投降,我会饶你的死罪。」

「明月……」他叫我的名字,「十几年了,你应该看得很清楚,我最爱的一直都是你。」

我笑了,走到他面前,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

「我知道。可是楚岚澄……」

我轻声而又悲哀地说。

「我不是她。」

你爱着的,十五岁的明月公主,真的已经死了。二十八岁的我,并不是她。

我抬手,将佩剑刺入他的心口。

「天地悠悠,白云悠悠,去见我的少年哟——」

「天地悠悠,白云悠悠,不见我的少年哟——」

「天地悠悠,白云悠悠,想念我的少年哟——」

我的少年,其实十三年前就死了。

我现在杀的,只是灭我全族的武朝皇帝。

12.

羌戎的族人们跟着我,我们一路朝京城的北门奔去。

十三年了,再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

我们将回家,或者哪怕死在回家的路上,也是好的。

黑压压的人马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为首的少年将军一身银甲,在月光中倒映着冷辉。

陆灼。

我静静地看着他。

只要他发令,三千城防军就会将我们彻底吞噬。

许久的沉默,陆灼低声道:「姐姐。」

我哀凉地笑了:「灼儿,我不是你的姐姐,我杀了她。」

良久的寂静。

片刻后,我听到少年轻轻的声音。

「我知道。」

陆灼看向我,他轻声说:「从你回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

我睁大了眼睛,颤抖起来。

我回来的第一天?

我回过娘家几次,多年不见的女儿有些变化也实属正常,陆大人和夫人都没有对我起任何疑心。

陆灼那时候还是个小毛头,我对这个六七岁的孩子没有太多防备心,见他瘦得像根豆芽菜,就准备了点心和牛乳给他吃。

我没有想到,六岁孩子的直觉像野兽一般准得惊人。

「你装得很像。」他轻声说,「但是你知道么?我是婢女生的孩子,不得父亲的喜欢。真正的陆澜是嫡女,她从来不会正眼看我,也不会给我点心吃。」

「我也从来……没有管她叫过姐姐。」

黑夜冰冷,我听到自己的心跳一声比一声快。

我想起了陆澜一声声的长姐。

原来叫的始终是我……是真正的我。

黑压压的军队让开了,陆澜下马,目送我离开。

「姐姐,天高水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

我强忍眼中的泪意,回头望向他。

就此别过,再见面时,我是羌戎女帝,他是武朝将军,便再不是姐弟了。

我很想对这个我看着长大的少年最后说点什么,却想不出任何话,他成长得很好,比我想得更好,我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教他。

突然,一个身影从陆灼旁边冒了出来。

我认了出来,那是柳嫔。

柳嫔冲到我身边,给了我一个重重的拥抱。

「他对我说——他自此目无王法。」柳嫔低声问我,「我听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我愣了愣,随即微笑。

十三年了,这是我第一次真心实意地笑出来。

我带着族人出了城,陆灼带着柳嫔目送我们。

我回头,最后望了一眼他们,开始相信,世间仍有不错付的情爱。

这一生还很长,我也只有二十八岁。

13.

三年后,羌戎正式宣布在北域复国,明月公主登基,成为第一位女帝。

武朝皇帝楚岚澄没有儿子,于是一名宗室子弟继位。

新皇派陆灼将军镇守边境,与羌戎对峙。

两国久无战事。

五十年后,明月女帝去世,其子登基,成为新的羌王。

再十年后,陆将军去世,陆夫人第二天被发现同样于床上逝去。

床上留着她的字条——

「这不是属于我的世界,但我在这里过了很好的一生。」

【彩蛋——】

柳晓涵在教室里醒来,她睡了很久,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境太真实了,她很长时间都没缓过神来,坐在座位上,怅然若失。

这是大一新生的讲座,冗长又无聊,她忍不住偷偷打开手机看小说,结果不知何时睡着了。

「班长呢,班长把点名册交上来!」教导主任说。

柳晓涵就是班长,她赶紧拿起放在桌上的点名册。

「有没有没来的?没来的扣 0.5 的综测分!」

「没有。」柳晓涵说,「都到了。」

教导主任板着脸翻了翻点名册。

「谁说都到了?这不就有个没来的。」

他点着点名册的最后一页,那一页只有一个名字——陆灼。

柳晓涵愣住了。

她刚刚明明记得没有这一页的。

就在这时,一个男孩敲了敲门,走进来。

「不好意思老师。」男孩冲教导主任点点头,「我姐姐送我来报到,结果迷路了,所以错过了新生讲座。」

他站在晨光里,一袭白衬衫,柳晓涵呆呆地看着他。

「你姐姐送你来的?」

教导主任往门口一看,正好和陆灼的姐姐对视,那是个端庄又明艳的女人,很大方地冲教导主任笑了笑。

教导主任反而不好意思了,「行了行了,也算签到了,找个位置坐吧。」

柳晓涵也看着外面的女人,女人转过头来,冲柳晓涵挤了挤眼睛。

柳晓涵的耳畔划过梦里的那句话——

「如果有机会,我很想去你的时代看看。」

她……真的来了。

「愣着干什么,快回座位。」

教导主任催促柳晓涵,柳晓涵如梦初醒,赶紧回去坐好。

她坐下才意识到,身边多了个人。

陆灼坐在她旁边,端端正正地从书包里掏出笔记本,一副心无旁骛要好好听这个无聊讲座的样子。

柳晓涵悄悄拉了拉他衬衫的袖子。

陆灼以为柳晓涵要跟他说什么,便把耳朵凑了过去。

教导主任正拿着麦克风在讲台上一条条念 PPT,结果话筒突然坏了。

于是骤然安静的教室里,所有新生都听到了柳晓涵对陆灼说的话。

「陆同学。」

「请问我可不可以摸摸你的腹肌?」

(完)备案号:YXX1ogBK8LKt5DMdkp1sdPdj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