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女寝怪谈:天黑别闭眼

【求生守则第一条:不要相信任何人。】

事情是从我捡到那本笔记起开始失控的。

1

那是一本普普通通的笔记,没有华丽的封面,封面是纯黑色的,纸张也很普通。

白,就是白,不是纸张特有的黄白色,也没有原木的清香,是像纸扎店纸人颜色的惨白,闻起来是返潮后的那种味道。

翻开第一页,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求生守则。

紧接着,我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因为我亲眼看到,原本只写着「求生守则」的那页纸上,突然出现了一行血淋淋的字:【求生守则第一条:不要相信任何人。】

恶作剧?我没法相信,字可以凭空出现。我看向周围,明天就放暑假了,同学们都忙着收拾行李回家,没有人注意到我。

我叫白岐,是个普通大学生。

想想自己周围的朋友,也不像能开出这种玩笑的人。

我压下心头的异动,把这个诡异的笔记本狠狠地丢进垃圾桶里。甭管是什么妖魔鬼怪,也和我没关系。

自从扔掉那本笔记之后,我的生活一如往常,我坐火车回到老家,觉得那本笔记应该是谁的恶作剧罢了。

2

半夜我突然惊醒,感觉脖子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硌得难受,伸手摸去,像是一本书。

床上怎么会有书呢,这么想着,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想打开灯,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是被一个女生摇醒的。

我睁眼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我现在所处的地方,根本不是我的房间,而是一个类似于女生宿舍的地方,六人寝,我躺在靠阳台左面的上铺。

通过聊天得知,刚才喊醒我的女生叫张筱萱,是「我」的好朋友。住在我对面下铺。

这个六人寝,只住了五个女生。我在她们眼里,却成了朝夕相处的女室友,白岐。

这一切似乎都是那个破笔记搞出来的。想着想着,我发现那本笔记就放在我的床头,灯光下,散发着诡异的光。

我拿起来翻开它,上面的字迹鲜红,还没干,不知道是用什么写的,是红墨水,还是人血?

【求生守则第一条:天黑之后不要离开宿舍楼。】

【求生守则第二条:尽量一个人去厕所,天黑后不要相信你周围的任何人。】

【求生守则第三条:宿舍里藏了一只鬼,避免和她起冲突,她就不会伤害你。】

遵循以上三条,在不出现鬼怪的情况下,可以让你活到第二天。

3

其他人都去洗漱了,现在宿舍里只有我和张筱萱。

我和她交谈起来,张筱萱性格开朗很爱说话,从她的口中我得知,今天是返校的头一天,从明天开始正式上课。

说着说着,另外三个室友也陆续回来了,住在张筱萱上铺的是班花萧潇,长得漂亮,说话温温柔柔的。

住在靠门下铺的曹妍是个短发的女生,说话间可以听出,是一个有点虚荣心、喜欢卖弄的女生。

最后回来的是李晴,皮肤有点黑,不太爱说话。

正聊着,突然一阵急促而凄厉的铃声响起,对,就是凄厉。

我莫名地感觉,这个铃声像是女子撕心裂肺地呼喊。

正在闲聊的四人像开启了什么开关一样,都飞快地回到自己的床铺。

我跟着爬到上铺,我眼见斜下铺的张筱萱鞋都没脱呢,靠灯的曹妍就一下子关了灯。

我跟李晴的床铺是挨着的,晚上我俩也是头对头那么睡的,趁着黑,我探头过去,想问问李晴怎么回事,结果被她一下子捂住嘴,差点喘不上气。

我开始猛烈地挣扎,却发现李晴这个瘦瘦弱弱的女生,力气这么大,在我俩僵持的时候,门开了。

黑暗中,我看不清来人的脸,透过走廊的光,从她的身形来看,应该是查寝的宿管。

但如果只是宿管的话,这里的人怎么这么害怕呢?

4

宿管走了以后,李晴捂住我的手也放开了。

黑暗中,我俩对视了几秒,她就躺下准备睡觉了。

我翻了个侧身不敢入睡,那个笔记可是告诉我宿舍有鬼的,比起宿舍外面,宿舍里还相对安全,毕竟寝室里的鬼不会伤害我,寝室外面的可不一定了。

在宿舍也发现不了什么,而且笔记里的提醒都明里暗里告诉我出去探索,我决定等这四个人睡着,再出去看看。

张筱萱是最先睡着的,我甚至能听到她轻微的鼾声。又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她们应该都睡了。

我蹑手蹑脚地爬下梯子,小心地走到门口。

我刚打开门准备走时,突然一只冰冷的女人的手,猛地抓住了我的小腿。

门缝里渗出冷风阵阵,刺骨,也不及那只手凉,吓得我霎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只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你要去哪?」

是曹妍!我心下一惊,她的手怎么这么凉,像在地底下埋了十几年的死人那么凉。

「我去厕所。」

「我陪你去吧。」她的声音幽幽的,配合着漆黑的寝室,让人不自觉的脊背发凉。

「不……不用了。」我牢记笔记上的话,在晚上不能让人陪你去厕所。

「我……陪……你……吧……」她的声音阴沉沉的,那只手还死死地抓着我的小腿。

我心一横,一下子迈到门外,使劲地关门。

她的手臂夹在门缝之间,夹得通红也不松开。

我狠下心来,一下一下地使劲关门,她手臂被夹处变得青紫,甚至流出少许的鲜血。

终于,门被关上了。

5

我一下子松弛下来,瘫靠着寝室的门,开始思索起来。

寝室里的鬼会不会是曹妍?她的表现可不像一个正常人。

还是李晴?手册里写着,寝室里的鬼不会伤害我,李晴当时捂住我,可能是为了阻止我出声,吸引到那个宿管。

又或许这个寝室有两个鬼,也可能,她们四个,全都是鬼!

我被自己这个猜测吓了一跳,随即又宽慰起自己来。

走廊里弥漫着死寂的气氛,在寝室你还能感受到一点活人的生气,而这里只有头顶的老旧灯泡一闪一闪的,偶尔还会发出电路老化的嘶嘶声。

走廊尽头就是宿舍楼内的厕所,往前望去,像是一个漆黑的洞,看不到尽头。

我好不容易走到了厕所这儿。

女厕一共有三个隔间,我前后巡视了一番,刚准备开灯的时候,忽然看到远处有一个女生,举着手电筒朝女厕走来。

我一下子闪进离我最近的一个隔间,然后把门锁上。我尽可能地让我的耳朵贴在门上,听取外界的动静。

我感受到来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我什么也做不了,不知道来人到底是人是鬼。

我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渍,我能感受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而且越来越快了。

我听见啪的一声,她打开了厕所的灯。

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现在却开始暗自祈祷,祈祷她别拉开我的门,一步,两步,我感觉她在向我慢慢逼近。

6

随着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她,越过了我藏身的隔间。我这时才松了一口气。

等等,她并没有拉开任何一个隔间的门。而是在不断地徘徊,在窗边!

女生宿舍窗户对着的地方,是一片荒地。

我们所处的地方是二楼,从厕所的窗户那,可以看到荒地上的人,哪怕对话也是很容易的。

难不成,她在等人?如果她不是鬼的话。

隔间的上空是不封顶的,于是我开始尝试,能不能踩在马桶水槽上,看看来人的相貌。

这时我才发现,隔间的墙壁上是有字的。之前因为没有开灯,看不见。现在,那鲜红的字迹毫无保留地展露在我面前。

「废物」

「学不好习就去嫁人。」

「浪费资源的垃圾」

十几条类似的言语,横七竖八地占了大半墙壁,在红字之中,还有一条黑色的字,字很小,很娟秀,只写了两个字。

「去死」

还来不及多想,我就听见打开窗户的声音。

看来那个女生等的人来了。只感觉她在窗户那取了什么东西。塑料袋哗哗作响的声音,在夜里格外清晰。

女生很快就收拾好东西,关灯,跑出了厕所。

我也从隔间里出来,轻轻跟在她后面一段距离。

在她一次回头时,我通过手电筒的光,看清了她的脸。

居然是她,萧潇。

看来,我寝室的这几个人,都有点秘密。我本来以为萧潇这个班花,只是个普通人。

7

等了一会儿,我也赶回了寝室,爬上我的床铺。渐渐地,我也睡去了。

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我对面的床铺好像有楼梯晃动的声音,我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怎么也睁不开。

就像是有人用手扒拉着我的眼皮,不让我睁开。

对面床铺,上铺是刚刚出去过的萧潇,下铺是早就鼾睡的张筱萱。萧潇刚出去过,总不可能再去一次吧。

难道是张筱萱半夜爬梯子?想到你在睡觉的时候,下铺的女生爬上来,在你的床边盯着你,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早上醒来,我感觉我的头快要炸裂了。肩膀也沉沉的,好像有什么踩在我的肩膀上一样。

一睁眼睛,我就看到那本笔记。再次翻开它,发现里面的内容变了。

恭喜你,活过了第一天。接下来请遵守以下规则,可以保证你活到明天。

【规则一:白天寝室里的人你都可以信任,如果其中有人死了,不要靠近她的尸体。】

【规则二:今天是第一天上课,尽量不要让老师提问你,哪怕你知道答案。】

【规则三:中午会回到寝室午睡,不要发出声音,白天鬼怪不会杀人,但不代表不会死人。】

【规则四:尽量待在教室里,虽然教室里不一定安全,但维持一个爱学习的人设会让班主任满意。】

【规则五:白天尽量结伴同行,尤其是受老师喜爱的『好学生』。】

8

在我思索的时候,张筱萱凑了过来。

我想把笔记收起来,但是已经太晚了,从她的角度,刚好能看到笔记和笔记上的字。

「你在发什么呆呢?」她问我。

我随便搪塞了一下说是在看书,接着她的一句话,让我又庆幸又感觉不寒而栗。

「可是你手上,什么都没有啊。「

上午的课都比较普通,就是正常高三的内容,我低着头,混一混就过去了。

第四节课是化学课,我看着懒懒散散的张筱萱,一下子进入了紧张状态,不停地翻书,嘴里还念叨着知识点。

随着上课铃响起,我抬头向讲台望去,一个烫着卷发、化着浓妆的女人走了进来,我坐在第四排,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向我飘来。

她的上课方式和前面的老师不同。

提问,她上课好像就是为了提问,我看张筱萱的脑袋都要埋到桌子底下了,就怕她看见。

我想到今天笔记上写的规则。

【尽量不要让老师提问你,哪怕你知道答案。】

被提问了会怎么样?如果答不出来,会死吗?我笑了笑,觉得自己想的太多。

刚才萧潇就没答出来,老师笑一笑就让她坐下了。

「白岐。」

我听到她喊我的名字,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到前面来写几个化学式。」

我紧张地走到讲台上,步子沉重,大学的专业是汉语言文学,我早就把化学知识给忘得差不多了。

我忍不住回头望向她,看着她那涂满了腻腻的鲜红口红的嘴巴,一张一合。

9

「涤纶是什么?」我握着粉笔,停顿在黑板上不动。

我是真不会写涤纶,只能慌乱地等着。我听见哒哒的高跟鞋声,我知道,她在慢慢向我逼近。

一股大力拽住我的肩膀,让我整个人翻了个身来面向她。

浓烈而刺鼻的香水味扑面而来,我可以看见她那像石油一样乌黑腻人又上翘的眼线。

「你一天不合计学习,在想什么?」

「你就是班级里的搅屎棍。」

像这样辱骂的语言如子弹一样,从她嘴里不断喷射出,她用手掐住我的胳膊,把它扭得青紫。

我心里却庆幸起来。虽然感觉这个老师在针对我,但挨骂总比死人好。

骂了快有十几分钟,她眼底升起了那种高高在上的高贵意味,施舍一般地让我回了座位。

离开讲台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回头望向她,却看到一只巨大的青色恶鬼压在她的肩上。

干枯的手上带着各种名贵的珠宝,长长的指甲抵在女老师的胸前。

在我看他的时候,恶鬼也在看着我,并且露出了沾着血迹的、锋利的獠牙。

我吓得跑回了座位,低着头不敢再看。沙哑而诡异的声音却在我耳边响起,我知道是那恶鬼。

「你犯了禁忌,你会死在今晚。我要把你悬挂在房梁上,没有人会理会你的呼救。」

救命。我怎么能控制自己被不被提问。我努力让自己不去听这些话,脑子里却一直不由自主地在想。

怎么办?怎么办?这时我想起了那本笔记,或许可以能从那里找到脱险的办法。

10

我从包里找到那本笔记并翻开,庆幸的是它上面的字已经变了。

不幸的是,你已经违反了禁忌。请遵守以下规则,或许能帮助你逃脱。

【规则一:今天会有一个人死亡,你要第一时间触碰她的尸体。】

【规则二:今天晚上你不能睡觉,也不要下床走动,你会发现更多东西。】

【规则三:记住你自己。】

一直到回到宿舍,我的心都没放松下来。毕竟按照笔记上说的,今天可是要死人的。

我靠在寝室的门板上,审视着来往的每一个人。

死的会是谁呢?忽然,我听到女人争吵的声音。

我循着声音走到楼梯口,发现楼梯转角处,是曹妍和萧潇。

曹妍像是疯了一样,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狠狠地拽着萧潇的衣服不撒手。萧潇一边哭一边说着什么,距离太远,我听不清。

我正想听得更清楚一点,忽然抬头看到曹妍抬起了头。一双猩红的眼睛像要流出血来,吓了我一跳。

想再看时,她俩已经并排走上来了,我怕被撞见,赶紧回了寝室。

难不成死的是萧潇?昨晚曹妍的行为就不像一个正常人,今天更是与萧潇争执。

我今天在班上得知,她俩是同桌,关系也不错,萧潇脾气温和跟谁都玩的不错。今天是为什么?会不会与昨晚萧潇半夜出去有关?

我正神游,没注意眼前已经来了个人。肩膀忽的一沉,我已被人狠狠推了一把,撞到背后的墙上。

11

是曹妍!她眼睛通红,掐住我的脖子,恶狠狠地发问:「你刚才都听到什么了!你说啊!你都听到什么了!」

「咳……咳,我什么……也……」

我被她掐得喘不过气,不会今天死的就是我吧,口腔里的空气逐渐稀薄起来。

萧潇过来想要拉开曹妍,却怎么也拉不动。曹妍的手像铁钳一样,牢牢地固在我的脖子上。

还好这时,张筱萱和李晴回来了,三个人一起拉开了曹妍,我才得救。我一下子摔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曹妍挣脱着站起来,喊到:「你别以为这就能威胁到我……」

话没说完,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寝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阴渗渗的敲门声,一声一声敲在屋内五个人的心上。

「别……说……话……了……」

这四个字慢悠悠地从门后传出,我一下子想起今天早上笔记上的内容,我还没触犯禁忌前的内容。

【中午回到寝室,不要发出声音。】

接着是将近十分钟的死一般的沉寂。

沉寂过后,就是沉重又激烈的敲门声,是用巴掌死死地拍打出来的声音,一下又一下。敲在在场所有人的心上。

默契的是,我们中没有人去开门。

只听「啪」的一下,一只穿着血红色高跟鞋的脚,把门板踹烂了一个洞,伸进来,又缩了回去。

我们都知道,这道门马上就会被打破,死亡也马上会来临。

12

张筱萱把自己缩在床角,双手抱膝,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萧潇死死地抓着梯子,仿佛能给她莫大的安全感。

曹妍和李晴的脸色也不好看,白了几个度,牙齿也直打哆嗦。

屋外是「咣咣」踹门的声音,屋内的气氛却安静的让人害怕,我甚至觉得我能听见张筱萱如鼓的心跳声。

终于,那扇门不堪重负,被打破了。

进来的是化学课上那位厉鬼缠身的女老师。劣质香水的刺鼻味熏得我眯起了眼睛,她卷曲的头发散乱在肩上,不像在课上那样整洁,眼睛里多了几分癫狂。

她把墙角拖布上的铁杆子卸了下来,成了一个铁棍,抄起来,追着屋内的五个女生打。

铁棍一下子抡到我的后腰上,我整个人跪趴在地上,疼得起不来。

一时间,女人的哭喊声、叫骂声、求饶声乱作一团。我听到张筱萱的哭喊声,她的声音最大,挨的打也最多。萧潇抽抽噎噎的,声音很小。

我看见张筱萱一下子推开了女老师,向门外跑去,结果被她一把拽住头发,向寝室里踹去。

忽然,我感觉女人哭的声音停止了。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我趴在地上,慢慢撑着身子试图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我站起来向张筱萱那里望去。

少女瞪大了双眼,眼睛里是不甘和恐惧,眼角的泪痕还没干,嘴唇轻张,从那里发出的求饶的话语,刚刚还响在我的耳边,从头顶往下流血,整个人被钉在了床铺上,我知道,那是一根钉子,昨天它还被女孩们当作挂钩来使,挂着湿衣服。

13

我颤巍巍地站起来,我想跑,却一次次跌倒,连滚带爬地走到张筱萱附近。

我怀疑过寝室里除了她的任何一个人,她像个普通女孩一样,乐观开朗。

她会在课间给我递一块小熊饼干,会给我讲各种各样的趣事。现在,她那双灵动的眼睛充满了恐惧和死气。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一手抱住她,一手撑着床板想把她放下来。怎么也不能一直被人钉在上面。正发力时,我只感觉一阵眩晕,失去了意识。

我没想到,等再次醒来时,我就不再是白岐了。她们叫我——张筱萱 。

再次醒来时,是在宽敞明亮的包间里。曹妍、萧潇、李晴,加上我,四个人围坐在一起。

灯光昏黄,曹妍穿得珠光宝气,笑意盈盈地问我:「怎么了,都喊你半天了不答应。」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听着她们在说。

从谈话来推测,我们已经毕业好多年了,关系也淡了很多,大多数时候都是曹妍在夸耀自己的好生活。

听了半天,也没听到关于张筱萱的事。我忍不住地打断她,说道:「张筱萱呢?她怎么没来啊?」

谁知我说完,整个包间都安静下来。三个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我身上。

我看见萧潇好看的嘴巴一张一合,说出的话却让我胆战心惊。

14

「你不就是张筱萱吗?」

「我不是叫白岐吗?怎么会是张筱萱?」我心中惶恐更甚,急切地问她们。她们听见我这么说,更不说话。萧潇眼神闪躲,说道:「白岐,早就死了啊。」

怎么可能,死的明明是张筱萱啊,那是我第一次亲眼见证死亡,我能清楚的记得鲜血流过她年轻脸庞的路线,乌黑的头发因沾染鲜血而黏腻。

年轻又鲜活的生命死于一根钉子,死在我面前。

手机「叮叮」弹出消息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打开手机,不断弹出黑色的窗口,「你是否要救她?」哪怕我点了删除,窗口依旧不停地弹出来,「叮叮」地吵个不停。

而对面的三人好像听不到一样,自顾自地喝着咖啡。

最后,弹出的话变成了,「你是否要救她们?」她们?她们是谁呢?里面会有张筱萱?想着她,我点了「确认」。

我的眼前变得一片猩红,再次醒来,还是那个熟悉的宿舍,还是那个寝室。

这一次,我好像变成了李晴。

我看着对面床出现了另外一个我,或者说曾经的我,明明疑惑却又装作坦荡的样子,拉着张筱萱交谈。

那部手机还在我的手上,点开上面是我熟悉万分的话语。

【求生守则第一条:天黑请闭眼。】

守则以前都是明确地指出我不应该做什么,只有这一次的提示,让我感觉没有头绪。

15

那个熟悉的铃声又响起了,这一次在「白岐」准备出声的时候,我捂住了她的嘴,防止她说话引来那个「宿管」。

在这里,发出声音,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佯装闭眼睡觉,慢慢地,当我感觉对床的「白岐」发出响动,我知道是时候了。我从被里露出一条缝,往对面床位望去。这一望,将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有一个穿着红白衣服的女人被挂在天花板上,她的双脚正好耷拉在「白岐」的双肩上。

我想起来那时我早上起床总觉得肩膀酸痛,瞬间感觉不寒而栗。

等到「白岐」和萧潇都出门之后,我正准备爬下楼梯时,却发现在她俩之后,曹妍也离开了寝室。

曹妍?原来之前她也出去了?我来不及多想,也跟着走出了寝室。这回,走廊还是那么昏暗幽长,看不见尽头。

我知道「白岐」躲在厕所隔间,萧潇在窗口等人,那么,曹妍会在哪呢。

怕她们发现,我不敢靠前,和曹妍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我看见曹妍躲进了厕所对面的供水间,黑漆漆的,看不见她的具体位置。我不敢上前,只能躲在楼梯拐角那里。这里可以观察她们什么时候离开。

萧潇是第一个离开的,然后是「白岐」,最后才是曹妍。

曹妍,在我的印象里不过是一个喜欢卖弄、爱炫耀的小姑娘,她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

16

我跟着她们正准备回寝室的时候,却发现当中有人把门锁上了。

我知道,是曹妍。

她是最后一个回到寝室的,同时距离门最近,平时也是管开关门这种事的。她应该没有发现我也出去了,锁门也只是顺手。

开门的钥匙在一楼宿管的房间,下去拿的话,对我来说风险很大,幽深的走廊比起宿舍来说,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求生守则也只写了一条空泛泛的【天黑请闭眼】。

我不敢走动,倚靠着宿舍门。寂静的氛围中透着诡异,我听到有脚步声从走廊尽头传来,由远及近。我不敢多待,随即往厕所跑去,把自己关进隔间里。

脚步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

我感觉有人站在隔间门口,一直在敲门。一下、两下,敲门声从轻到重,最后成了在砸门。

隔间门被拉开,披头散发的女鬼,头发上全是水,湿漉漉的,头发挡住看不清脸,只从露出来的下巴觉得白的瘆人,我听见她对我说:

 「天黑请闭眼。」

再次醒来还是在寝室门口,我被锁在门外。这次我不敢往厕所走,对面两个寝室,203 和 205,我壮着胆子向 203 走去,门没有锁。

房间里有个女人背对着我,拿镜子梳头。

我紧张得不敢呼吸,在靠门的地方坐下,只盼着在这躲过上次那个女鬼就走。

17

结果那个梳头女人却突然开始说话了。

「他说要带我走,要保护我。我怀了他的孩子,他却要杀了我。」

他是谁?这里是女校,没有男学生,她说的应该是某个老师或者教职工。很难想到,会有人利用职务的便利玩弄女学生。

这时候梳头女转了过来,她的正面和背面一样,被头发挡住,看不见脸。但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隆起的小腹。

 「你们寝的那个也怀孕了,在这座学校里,没有人会一直是好人。」

我们寝!会是谁?是萧潇还是曹妍?我想到那天中午,曹妍和萧潇的拉扯。

曹妍还一直对我说,别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到她了。

难道当时是曹妍怀孕了,让萧潇帮忙隐瞒,结果以为被我听到?那萧潇半夜出来,是为了拿什么呢?

在我思索的时候,梳头女人却开始慢慢向我逼近,等我反应过来想开门逃跑时,发现门已经被锁上了。

梳头女人来到我面前,她的头发落在我脖子旁,让我又心痒又害怕。

 「我问你,我错了吗?」

再次醒来,我又是在寝室门外。这一次,我不敢再去 203,只得去 205。

205 的门是反锁的,这让我心里又是失落又是庆幸。我敲了敲门,没有人应答。

正想转身离开时,一个女生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记得她,她是和我们一个班的,叫林子涵。我盯着她,她看上去和白天并没有什么区别。

 18

「怎么了,李晴,大半夜找我有什么事?」

 「你能让我进你们寝室待一会儿吗?我舍友不小心把门锁上了。」

 「当然可以,我们一起回去吧。」

听到这句话,我瞬间惊喜起来。走廊尽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已经跟林子涵进入 205,这一次,我一定可以活到天亮。

林子涵推开 205 的门,我刚准备进去,她抵住门框不让我进去,她笑意盈盈地冲着我说,只是那笑容里带着几分怨毒。

 「李晴,我真讨厌你,你真是又穷又天真,这个学校里哪剩下好人啊。去死吧你!」

她一下子把我推出去,然后狠狠关上了门。

我甚至感觉不到别的,只是头颅一下子被冰得生疼,然后再次醒来,还是那个熟悉的寝室门口,还是进不去。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在走廊里死亡了。我不应该相信林子涵的,那本笔记曾经告诉我,天黑之后不要相信任何人。

不过她们都说这个学校没有好人是为什么呢?现在 203 和 205 都去不了,走廊女鬼时刻能追上来,该怎么办呢?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催促着我快点做决定,我跑向厕所,脱掉外套扔在厕所隔间里,转身躲进对面的供水间。

脚步声渐渐逼近,我突然发现李晴的手臂上全是各种各样的伤痕,有烫伤、有淤青、有一条近二十厘米长的疤痕。

那些伤痕就安静地待在手臂上,我开始检查,发现不只是手臂,李晴的身上全都是伤痕,我从来没感觉过疼痛,还是说,李晴的身体对于这种伤已经麻木了。

不,不只是李晴,明明是夏天,张筱萱、曹妍、萧潇,班级里的每一个人都穿着长衣长裤,从来不脱。

她们的身上,也像这样满是伤痕吗?

19

我的脑海中好像闪过一些画面,女孩的哀嚎、毒打,女孩光着身子站在供水室被一盆水泼到身上,女孩的脸不停变换,我看不清样子,只觉得像李晴,又像萧潇,又像我自己。

脚步到了供水间门口停了,我知道,又要重来了。

再次醒来,还是在寝室门口,不过我的外套没有回来。

第五次死亡,企图跑到走廊那头,被女鬼追上。

第六次尝试跳窗从水管爬下,结果被女鬼拉住脚踝摔死。

第七次强行进入寝室,被那个吊着的女鬼发现。

第八次被林子涵掐死。

已经是第三十一次回到寝室门口了,我已经在走廊里死了三十一次了。

我的记忆变得模糊,我记得很多名字,李晴、萧潇、白岐,我忘了哪个是我的名字。

我快忘了我为什么在这里,只记得我要救一个人。

这一次被梳头女鬼抓住时,我认命地闭上了眼睛。闭眼之后,想象中的疼痛没有来临,明明没有睁眼,我的面前是一个女孩,一个被人剃了光头的女孩。她的脸上有两个酒窝,笑起来甜甜的。

我叫出了她的名字:「张筱萱。」

我的嘴唇太久没有碰水,已经干裂了,我继续说:「张筱萱,为了救你我死了三十一次。」

 「你不是为了救我,你是为了我们。」

张筱萱抓着我的手,冲着我扬起了那么熟悉的笑。

 【白岐,天黑别闭眼。】

求生守则要我闭眼,张筱萱让我睁眼,求生守则会让我活下来,我也不相信张筱萱会害我。

20

我睁开双眼,还是在寝室门口。这一次不同的是,有人出来了。

是萧潇。

她看到我也愣了一下,随即慌张起来,支支吾吾地问我怎么在这儿。

 「萧潇,你怀孕了吧。」

萧潇愣了一下,刚开始哆哆嗦嗦地反驳,后来假装强硬地问我怎么知道的,最后急得眼泪都落下来,拽着我的胳膊,求我不要告诉别人。

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她。她的眼泪砸在我的手背上,烫得我心窝子疼。

 「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有人告诉我,这里不会有好人,那样的话,你也太无辜了。」  

曹妍确实比萧潇更像那个怀孕的人。但我总感觉有点古怪。于是打算诈一下萧潇。

没想到,还真是。如果萧潇才是梳头女人所说的那个怀孕的人,那曹妍呢?她又是因为什么和萧潇拉扯,又有什么把柄担心别人知道呢?

我逼问萧潇孩子父亲是谁,萧潇哭得更厉害,不停地求我。

 「李晴,我求求你,你别告诉别人。他答应会带我走的,明天晚上就走,我们可以一起走,你、我还有曹妍,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我想开口拒绝,却感觉头疼欲裂。

离开,离开这里代表什么呢?是不是就不会挨打,不会挨骂,不会躲在厕所连哭都不敢出声呢?

张筱萱让我救她们,我们跟萧潇一起跑,是不是也算是得救了?

21

我感觉我被人拉扯,意识变得模糊,机械地张开嘴想要说出答应的话。

一个女声在我脑海中响起,明明算不上好听,却感觉有千斤的力量。

那是李晴的声音!我听到她说:「白岐!天黑别闭眼。」

「不行!」我直直地盯着萧潇,「萧潇,天黑别闭眼。」

萧潇听见这句话,一下子疯了,张牙舞爪地冲我大喊:「李晴,你别在这装老好人了,我变成现在这样,也有你们的一份功劳。」

在这一刻,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我不是什么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大学生,我就是白岐。

我就是在这个充满体罚、虐待的女校,和她们一起挣扎的白岐。

萧潇的孩子是新来的物理老师魏昭的,他年纪轻轻,带着金丝眼镜,平时看着斯斯文文的。其实我们都知道,他喜欢借着讲题为由,对女同学上下其手。

「萧潇,对不起,我是来救你的。」

萧潇是班花,在这里,她的脸就成为了她最大的隐患。魏老师最喜欢喊她起来回答问题,回答不上来就把水杯里的水泼到她身上,看着水滴顺着脸流到她的锁骨,流进衣服里。

水润湿她衣服时,胸前若隐若现,魏老师就会眯起他那双眼睛,眼睛里都是欣赏和淫欲。

那天魏老师要求萧潇中午去办公室补课。萧潇先找曹妍,又找我,再找李晴,整个教室,没有一个人愿意陪她去。

我们都知道,她去办公室会发生什么。我们看向她的眼神满是庆幸和同情。

我们没有一个人陪她去,但我们都知道,我们早晚会变成她。

22

萧潇没办法,她怀上了那个混蛋的孩子。她只能依靠他,依靠他离开这个吃人的地方,曹妍也想离开。她求着萧潇把她也带走,她本来是一个有点傲气的女生,结果在这个吃人的地方,磨碎了她所有坚硬的骨骼。

「萧潇,明天我们一起陪你和曹妍去,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面对。」我抓着萧潇的手说,我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眼里的歇斯底里逐渐变得平淡、变得悲伤。

「白岐,你都想起来了吗?」

「当然,我这一次一定可以救你。」这时候,我发现她叫我白岐,而不是李晴。我看着她,她温柔地冲我摇了摇头,露出一个跟张筱萱一样的微笑。

「这一次又是哪一次呢。」

「没关系,你马上就会想起来了。」

刺眼的白光闪过,我被恍得闭上了眼睛,我死死地抓住萧潇的手,我怕我睁开眼睛她就消失了。我总是在醒来时失去。

「是时候分别了,白岐,天亮了,你再也不用闭眼了。」

「不!不要!」我想抓住她,却扑了个空。

醒来时,我躺在温暖又柔软的床上,我的周围有警察和一个貌似医生的人。

他们看到我醒来,显得格外地激动。一位警察走到我身前,问我。

「白小姐,你想起来了吗?」

想起来了。我当然都想起来了。若华女子高中发生大火,我是学生之中唯一存活下来的,警方觉得是人为纵火,而且校方多加隐瞒,似乎不想继续纠缠。

23

本来我应该是大火唯一的人证,结果救出我时,我变得疯疯傻傻,嘴里只是不停地说一句话:「天黑别闭眼。」

警方决定让心理专家对我进行催眠,试图让我自己去还原火灾时候的情景。现在,我都想起来了。

几天后,我作为人证出席法庭,起诉若华女子中学的消息不胫而走。离开警局后,我被无数记者围堵,他们用最锋利的镜头,强迫我撕开最深的伤疤。

「白小姐,请问你是否像网上说的那样,是为了钱去诬赖学校?」

「白小姐,网上有人说你早就和被告人之一魏昭有染,请问是否属实?」

「白小姐,你一旦站上法庭,不管你是否被猥亵,你以后的婚姻都会变得困难,你就不担心你没人要吗?」

面对这样的言语,我躲避不及,只一味向前跑去,结果却被一位跪地的老妇人挡住去路。

她抱着我的腿,哭得眼泪鼻涕都抹到我的裤子上,哭喊着求我,「孩子,我求你别作证。我求你别,我们家萧潇已经死了,你现在把这些事翻出来,不是让她死也不安宁吗?你不能让她带着一个坏名声死啊!你也要想想你自己,你的以后啊!」

我努力想挣脱她,萧潇妈妈却怎么也不撒手,追上来的记者看到这一幕,更是拿着相机对我猛的一顿拍。

24

「白小姐,面对这么一个老人的苦苦哀求,你却视若无睹,这是不是证明你是一个没有同情心的人呢?」

「白小姐,你一个不尊重老人的人的证词,你觉得法院会相信吗?」

我没有回答记者的这些发问,一直到警察赶来疏散记者,我才蹲下来,对萧潇妈妈说,还没有说话眼泪就先流下来了,我当时的声音一定很沙哑,毕竟我刚开口时差点没发出声音。

「阿姨,隐瞒真相才是对她们的侮辱,也是对我的侮辱。」

萧潇妈妈闻言,慢慢松开了手,用她那双浑浊的含着泪的眼睛望着我。

我好像从里面看见了萧潇,看见了那个温柔、连哭都没有声音的萧潇。

我按照原计划出席了法庭。我完整地还原了当时的一切。

魏昭利用自己作为老师的职务便利,诱奸、猥亵女学生,导致萧潇怀孕。在萧潇怀孕之后,更是甜言蜜语骗她说带她离开学校。其实是为了把她骗去后山,然后残忍杀死,对他来说,萧潇充其量是一个美丽的污点。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萧潇因为没忍住曹妍的哀求,决定带曹妍一起离开学校。魏昭和萧潇见面时,曹妍就躲在暗处。看到魏昭要对萧潇动手,曹妍放弃了逃出学校的机会,毫不犹豫地冲出去帮助萧潇。

两个被虐待已久、身体羸弱的女生,怎么斗得过成年男性呢?萧潇身上被刺了好几刀,当场不动了,曹妍挨了一刀,拼命跑了出来,找到我和李晴,把所有事都说了出来。

25

魏昭知道事情败露了,只能继续追着曹妍。周围的同学看见了也不敢管,在这个腐朽的学校里,自己活着都困难,怎么敢去帮别人呢?

我还记得曹妍那一向骄傲又不饶人的嘴里,一下一下地迸出鲜血,她这么年轻,她只是想活着啊,她有什么错呢。

这个学校里没有好人。这里真的没有好人吗?这里的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苦难,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

魏昭把我和李晴绑到锅炉房,他想制造一场正常的大火,把我们都烧死。

他就可以继续光明正大地活在这世上,当好老师,在这个充满罪恶的学校里如鱼得水,满足他的私欲。

他没想到火太大了,烧到另一间房里的将近十斤的柴油,明媚的火焰,焚烧了整个学校,魏昭和学校的一些领导跑了出来。

在这场大火里,没有一个学生去灭火,也许死亡对于他们来说,是另外一种新生。而那些实施暴行的老师们,连灭火器都不会用,只顾着自己逃命。

最后关头,李晴任由火烧开绑住她的绳子,把我从窗户送了出去。我还记得她对我说,

「白岐,你跑吧,我看不见天亮了,我就算逃出去,结果也是被我妈嫁出去给我弟换彩礼,你跑吧,你替我看看天亮是什么样的。

你替我试试,不被人欺负打骂,不论男女都能平等地享受教育的学校,是什么样的。」

26

我从来不是为了我自己站在这儿,我为了那个因为袒护室友被钉死在床板上的张筱萱,我为了保护同学被砍死的曹妍,为了死的时候还捂着肚子的萧潇,为了最后把我推出火场的李晴。

一些学生的家长,也自发赶来作证,有一位家长甚至拿出了孩子满是伤痕的照片。他说那是孩子拼了命才送来的照片,可是当时他却认为棍棒底下才能出人才,现在追悔莫及。

我的证词,加上魏昭砍死曹妍的那把匕首。

那把匕首被他扔在后山,后山由于位置偏远,竟然成了唯一没被火烧到的地方。匕首最后被警察找到,成了有力物证。

再加上警方搜寻出来的种种罪证,最后魏昭和那些不配当人的领导被一起送进了监狱,魏昭被判死刑。

从法庭出来,我第一次觉得天空是那么的亮。恍惚中,我好像看到了四位老朋友,她们在向我微笑,向我招手。

后来那位心理医生问我,「天黑别闭眼」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回答他道:「我们宿舍的李晴很喜欢《白夜行》里的一句话,『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但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她总是跟我们说这句话。

她说,我们现在就是这样,虽然我们的世界很黑,没有太阳看不见光,但不要认命、不要闭眼放弃,我们要睁着眼睛等着,等着太阳出来,等着天亮的那一天。」「

求生守则里写的,是我自己潜意识按照那严厉的校规总结的,天黑是闭眼、是顺从、是屈服,天黑不闭眼,是我们在这个泥潭里最大的坚守和反抗。我们牢记苦难,不因为遭遇而泯灭人性和爱。

我们在爱与被爱的路上,会走的更远。

我们生来不完美,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苦难。

我们在苦难中被打压,我们在至暗时等待天亮。

我们比鬼魅更勇敢,比神明更慈悲。

求生守则第一条:相信你自己,做你自己。备案号:YXX1B5kxJ0JfwK3Z5oMCEGEO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