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见过哪些打脸的神操作?

开学那天我背了个爱马仕,被人拍照发到班级群里。

结果撞衫了,大家都说是我室友背的。

她说:「哎呀不要传这张照片了,我答应家里要低调的。」

为了新室友的面子我没拆穿,没想到她变本加厉,不仅冒认我的包,还要冒认我爹。

1、

开学前一天,我妈把她亲自下厨做的排骨装爱马仕包里给我,她说这是她对我最深沉的母爱。

谁家母爱是却黑发苦的小排骨啊?

但在我妈的逼迫下,我还是把装着排骨的爱马仕带上了。

没想到,我背着爱马仕的照片被人拍下来发到新生群了,等我发现的时候新生群消息已经 99+了。

「爱马仕,还是钻扣的,不算配货都几十万了吧。」

「上学背爱马仕有点过分了啊。」

「别仇富啊。」

大家讨论的太热情了,我没敢说话,想着开学新鲜事多,聊聊也就过去了。

但是我太低估同学们八卦的热情了,当天晚上校园网就有人扒出来爱马仕的持有者了。

室友王薇拿着手机看最新进展,突然大叫一声:「薛蓉,原来你就是那个爱马仕啊?」

我刚喝进嘴的可乐差点喷出来,啊?

另一个室友薛蓉正在敷面膜,过了半天小声说了句:「你们不要说出去哦。」

哦呦,我挑挑眉,有意思啊。

在王薇的鼓动下,薛蓉在新生群发了条消息:「哎呀不要传这张照片了,我答应家里要低调的。」

「okok,懂。」

「富婆竟在我身边啊!」

「富婆通过一下好友呗,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有钱人的生活。」

我看了一眼薛蓉桌子上的高仿香奈儿 CF,忍了忍没出声。

2、

晚上我翻了一下校园网,才发现拍照那人只拍了背影,还没拍头。

正好那天我和薛蓉都穿了同款,不知道是是谁认错了,就传成了薛蓉。

这个「同款」,也不完全是同款,薛蓉的外套就挂在椅子上,一看就是高仿。

自从薛蓉变成了「爱马仕」,在我们寝室的待遇就一升再升,每天跟王薇在一起,就好像慈禧和她的李莲英。

我倒是没想拆穿薛蓉,有钱这种事吧,还是藏得严实一点好,有薛蓉在前面顶包我也挺开心,毕竟枪打出头鸟。

凭着开学初的知名度,薛蓉成了我们班的团支书,新官上任三把火,没成想这火烧我身上了。

晚上回寝室,薛蓉看到我就说:「宋安然,新生文艺汇演,咱们班要出一个节目,我排了舞蹈,明天你也来排练。」

我懵了:「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跳舞了?」

王薇在一边阴阳怪气:「这是集体节目,为了班级荣誉,宋安然你不会不参加吧?」

「对呀安然,咱们是一个集体,希望你能为了大家考虑,不要任性。」

好家伙,直接给我扣上没有集体荣誉感的帽子了。

她要是提前跟我说让我参加,我肯定不会拒绝,但是她俩在这道德绑架,那不行。

我这人九十斤体重,八十九斤反骨,吃软不吃硬。

还真以为自己是慈禧太后,搁这赐圣旨呢。

「我可没答应过跳舞,我跳不了,你爱找谁找谁吧。」

薛蓉脸色一变,抿着嘴不说话,王薇立刻就接上了:「宋安然,你别给脸不要脸!」

「哎呦,我就不参加,你能怎么的啊?」

王薇哼一声:「你知道薛蓉家里是干什么么?我劝你不要一开学就得罪蓉蓉。」

薛蓉笑了一下,然后一副不愿意多说的表情,拉了拉王薇:

「好了薇薇,不是说了不要总提我家里么。」

王薇瞪我一眼:「我就是看不上某些人自私自利。」

我笑了,薛蓉什么背景啊,一柜子高仿,咋的她家是莆田的啊?

我心里一股火窜上来:「那我劝你也不要开学就得罪我。」

薛蓉叹口气:「这样吧宋安然,我出 500 块给你,雇你来跳舞。」

王薇嗤笑一声:「穷鬼,这种钱都想赚。」

我怒火冲天,这俩人自说自话有瘾吧?

「听不懂人话么?我不参加!」

说完,我摔门就出去了,正好我爸在学校旁边给我买了套房,说如果寝室住的不开心就自己出来住。

我本来还说我爸浪费钱,没想到这回真用上了,这寝室是没法住了,我对脑残过敏。

3、

我搬出去第二天,就接到了导员的电话,让我去他办公室找他。

我一进去,导员就坐在桌子后面,表情严肃。

「宋安然同学,你怎么刚一开学就夜不归宿呢?」

「林老师,我记着咱们学校不强制住宿啊?」

导员梗了一下:「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们也不鼓励学生出去住,你还年轻,不要走弯路。」

我想笑,出去住能走什么弯路?

「老师你还有别的事情么?没有的话我先回去了。」

导员皱眉:「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老师希望你能融入集体,不要搞特殊。」

「我听说,新生的文艺汇演,你参加还要收团支书的钱?」

好嘛,原来是在这等着我了。

我也不想一开学就得罪老师,毕竟还要上四年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林老师,我可没做过这种事,我只是不参与文艺汇演,没收过团支书的钱。」

说完,我无奈的叹口气:「老师,我这人是社恐,人一多我就恶心想吐,没办法上台表演。」

导员狐疑的看我一眼:「是吗?那可能是你跟同学沟通的不清楚,让她们误会了。」

「你们都是刚上大学的学生,还是室友,以后毕业遇到的人就不会再有这么单纯的感情了,要好好相处才是啊。」

我倒是想好好相处,问题是,别人不想跟我好好处。

4、

我从导员办公室出来,直奔寝室,还没推开门,就听见王薇和薛蓉在里面说话。

「蓉蓉你就是心地太好,还要给宋安然钱。」

薛蓉茶里茶气的声音传出来:「哎呀,大家都是室友我也不想闹得太难看。」

王薇冷哼一声:「穷鬼就是没素质,贪慕虚荣,怪不得一柜子高仿呢。」

「薇薇你不要当着宋安然面说哦,我怕她不好意思。」

我都气笑了,合着您这高仿一姐还用空笑话我呢啊?

我推开门,故意弄出声音:「到底谁没素质啊,我可没背后编室友瞎话。」

她俩看我进来都不再出声,对视一眼,撇了撇嘴。

我打开柜子收拾东西,好在刚搬进来没几天,东西都还没开封,直接带走就行。

结果,我一打开柜子,里面东西直接掉出来了,我走之前都收拾的好好的,一看就是有人动过。

我回头看了一眼王薇和薛蓉,王薇心虚的后退一步,强撑着说:

「你看我们做什么?」

我没心思跟她打嘴炮,把掉下来的东西逐一整理,发现少了一个香奈儿的 CF。

我一字一顿:「我的包少了一个。」。

王薇翻了个白眼:「切,一个假包,谁会拿哦?」

我把东西全都装进行李箱,然后拉开椅子坐下:「这个包真假你鉴定不了,但是警察可以,是我现在报警,还是你们把包拿出来?」

她俩不说话,我直接拿出手机按了 110。

薛蓉脸色巨变,大声道:「安然,你是不是记错了啊?」

她假笑,凑到我面前:「大家都是学生,闹到警局多不好看?」

「这样吧,不管这个包存不存在,我把我的赔给你,你看行不?」

王薇怒吼:「蓉蓉你怎么这么傻?她就是拿高仿骗人的!」

我冷笑,从薛蓉手里抽出我的胳膊,冷冷地盯着她:「谁是高仿,自己心里有数。」

薛蓉从自己柜子里把包拿出来,我一看就是我的那个,忍不住嗤笑:「富婆还拿别人包呢啊?」

薛蓉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咱内娱演员要是能有这个落泪速度,奥斯卡肯定不在话下。

王薇当即化身李莲英,为她的太后冲锋陷阵:「你不要太过分,是我拿得你的包!」

「破包碰一下又怎么了?」

「不问自取就是偷,你说话之前能不能把脑浆子晃匀了,离我远点我对脑残过敏。」

我拎着包和行李箱,推开门就走了。

晚上,我一边泡澡一边给我妈打电话吐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我妈听完压根没当回事:「那你搬出来住吧,妈怕你被室友传染,脑子也不好使了。」

5、

我本来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但我实在是低估了慈禧和李莲英的战斗力。

第二天,班级群里发的舞蹈名单,依然有我的名字。

我当即发消息问薛蓉:「我说了不参加,为什么还有我?」

她答非所问:「名单已经报上去了,不能更改。」

「我没同意过。」

话还没说完,王薇在班群里艾特我:「@宋安然,你也太过分了吧?」

「你说不跳舞,蓉蓉自掏腰包给你 500 让你参加。」

「她还把自己正品香奈儿包包换了你那个高仿的。」

「现在名单报上去了,你说不参加了?你让我们怎么办?」

几句话发出来班群一下子安静了,估计都在等着我说话。

我气得手抖:「第一,我从来没答应参加文艺汇演。第二,薛蓉说的 500,我没收过,是你俩自说自话。第三,你不问自取拿了我的包,还给我难道不是应该的?」

说完我拎着那个香奈儿拍了照,还好当初借我妈贵妇的光,这个包是独家限量,包侧面绣了我的名字。

我直接把照片发到群里:「谁的包?绣了我名字的包,怎么就成了薛蓉的?」

「还好我搬出去住了,不然还不知道丢多少东西呢?」

薛蓉终于沉不住气说话了:「应该是薇薇误会了,是安然你的包掉在地上了,我们捡起来等你回来再给你。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闹成这样。」

有几个同学当和事佬,纷纷说:

「是啊,应该是误会吧?」

「薛蓉背爱马仕,没必要偷别人包啊。」

一直很沉默的班长李如歌突然插话:「我还没看过薛蓉的爱马仕呢,拍个照我长长见识呗?」

李如歌本来也是住我们寝室的,但是她家是本地的,开学当天说了不住校,正是因为李如歌摆在前面,我才敢大方出去住。

「对啊对啊,富婆让我们看看呗。」

薛蓉半天才说:「我的包拿去保养了,等寄回来了再拍照。」

「这次的事情是我和薇薇误会了安然,我代薇薇给安然道个歉吧。既然安然不想参加文艺汇演,那我明天就和导员说,把你从名单撤下来。咱们班一共就四个女生,你和如歌都不参加,这个节目就撤了吧。」

「都是我不好,我只想着让咱们班能在综评上加加分,没想到闹到现在这样。」

「李莲英」立刻帮腔:「蓉蓉你都是为了大家好,是某些人没有集体荣誉感,不怪你!」

但是同学也不都是傻子,很快就有人说:「那也不能随便把人填进名单吧?又不是人人都想出风头。」

「要不就别跳舞了,咱们男的这么多,为啥非让几个女生出节目啊?」

「就是就是,是不是瞧不起我们男生!本帅哥自愿唱歌,我要悄悄地努力惊艳你们所有人。」

「就你那个破锣嗓子,别把大家都吓跑了。」

李如歌很有班长的气质,当场拍板:「咱们一个工科班,没有文艺气息,演小品吧。」

几个活跃的男生自告奋勇,这事也就算告一段落。

事后,李如歌私聊我:「那爱马仕是你的吧?开学那天咱俩做的一趟大巴,我看见了。」

我承认了以后,她说:「我就说么,怎么一个寝室卧龙凤雏,都背爱马仕。」

「啧,你说薛蓉图点啥啊?」

是啊,我也不理解,这都是什么事啊?

6、

我们这个寝室,仅存的室友情分只能在王薇和薛蓉身上体现了,我和李如歌都不在寝室住,她俩过上了与世无争的二人世界。

薛蓉的钻扣高仿爱马仕,时隔一周以后又出现了,爱马仕三个字仿佛自带腥风血雨,一出场就引无数英雄讨论。

为了保持自己高调的富二代身份,开学两周后的新生文艺汇演上,薛蓉给全班同学订了奶茶,没带我的。

我无言以对,这小动作我幼儿园就不玩了好吗?

薛蓉假惺惺的站我面前:「对不起啊安然,薇薇算错了人数,忘记带你的了。」

我点头:「没事我不喝。」

李如歌一旁凉凉地道:「王薇不是生活委员么,怎么算错的啊?」

她微微一笑:「奶茶写名字了么?你怎么知道漏下来的是宋安然啊?」

薛蓉停顿了,显然没想好说辞,卡壳了。

她勉强笑道:「就是发到这里没有了。」

「哦。那挺有意思啊,前面有后面有中间没有。」李如歌把她的奶茶塞到我手里:「幼不幼稚啊?」

奶茶插曲很快过去,因为气氛过分诡异,大家也都没怎么说话。

直到表演开始,主持人开始报幕:「首先,感谢各位校领导 xxxx,然后我们还要感谢赞助商宋氏集团 xxxx。」

我震惊地抬头,才看清楚舞台上面拉了个大红色的条幅【宋氏集团倾情赞助本次文艺汇演】。

我爸啥时候赞助这个节目了?

太掉价了吧,我家以前可都是冠名上星节目的,现在竟然赞助一个校级文艺汇演。

我怎么不记得,我和我爸有这么深厚感人的父女情谊呢。

王薇突然猪嘴一张:「都是沾了蓉蓉的光呢。」

薛蓉害羞地低下头:「薇薇别说啦。」

王薇与有荣焉:「蓉蓉是宋氏集团千金,不然那么大企业怎么可能赞助学校的表演。」

「哇!真的假的啊?」

「真富二代啊!」

「毕业去宋氏能不能免面试啊!」

王薇话说完,大家都兴奋起来,薛蓉一边谦虚一边骄傲地抬起头。

如果我没记错,我应该是独生女,我爸对我妈数十年如一日的宠爱,应该也不会有私生女。

再说凭我爸的条件,真有私生女,也不至于让她穿高仿。

我问:「薛蓉你真是宋氏集团的老总的女儿么?你怎么姓薛啊?」

薛蓉笑着看我一眼没说话,王薇体贴地替她补充:「蓉蓉随母性呗,上次蓉蓉爸爸开车来看蓉蓉,我还拍照了呢。」

她说着把照片发群里,薛蓉看她发完才说:「哎呀不是答应我要低调么。」

王薇故作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我忘了嘛。」

看我一身鸡皮疙瘩。

我点开群里的照片,啧,这车还真是我爸的车,难道我爸真有个私生女?

王薇在一旁凉凉地说:「某些人现在知道后悔了可晚了,都说了不要随便得罪人。」

我冷笑:「你真是自己考上大学的么?懂不懂什么叫法治社会,得罪你能怎么的?关小黑屋给我腿打折?」

大家面面相觑,都没说话,表情都有些不对。

上次说要唱歌的男生没忍住,问了句:「王薇,你是薛蓉的贴身丫鬟么?怎么啥事都有你呢。大家都是学生,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社会啊。」

又有人小声复合他:「就是啊,薛蓉有钱,又不是你王薇的。」

薛蓉拉住了想要继续输出的王薇:「大家不要误会薇薇,她就是性情耿直不会说话,其实都是好心。」

「嗤。」李如歌在我身边冷笑一声,偷偷趴我耳边说:「宋氏集团千金就穿高仿啊?」

我挑挑眉:「挺懂啊。」

李如歌自豪的摆摆手:「那是,我妈是干回收二手奢侈品的,我见得多了。」

7、

文艺汇演之后,我和王薇薛蓉再没有说过话,他俩每天上演大清秘史,我继续我的摆烂女大学生日常,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期中考试之后,薛蓉终于换了个真爱马仕,虽然只是普皮菜篮子,天天背着上课。

我们专业书那么厚,她拎着包还得把书放怀里抱着,不知道图什么。

关于薛蓉是宋氏集团千金这件事,我们学校也热议了一段,当事人似是而非的解释了一番之后,大家更加坚信她就是富二代了。

我真是无了个大语,上个大学,把我爹上丢了。

临近期末,导员突然找到我。

我进办公室,就看到导员和薛蓉都在。

「宋同学你来了啊,是这样的,咱们学校的新生每年都能参加一个科学创新大赛,就是你们说的大创。」

「你们班的薛蓉已经报名了,你就不要再拉队伍报名了吧。」

薛蓉得意地笑笑:「不好意思呀安然,我和薇薇找了材料学院的同学,已经报名参加了。」

「哦,参赛上有说要以班级为单位么?」

导员摇摇头:「那倒是没有。」

「那我为什么不能参加?我报我的名,碍着薛蓉什么事了?」

导员皱眉:「你怎么不懂事呢?都不是小孩子了,这点道理不明白么?」

「一个学院报名太多有什么好处,每年都是只有一组队员参赛,没有特例,你这个报名表我是批不了的。」

我冷哼一声:「是薛蓉不敢让我参加吧,我还真不知道学校什么时候姓薛了。」

导员闻言大怒,开始疾言厉色吓唬我:「你就是这么跟老师说话的?学校的资源是有限的,不能随便你浪费,薛蓉同学品学兼优,队友在高中也有竞赛经验,更容易拿奖。你跟着捣什么乱?」

我拿过报名表,拎在手里:「既然林老师你批不了,那我就拿着去找徐书记批,总有人能批的。」

「你给我站住!」

导员也怒了,稀疏的头发贴在额头上,胖脸通红,像是刚发芽的土豆。

「你让我说你点什么好!你这样走上社会是会吃亏的,不要一遇到事情就冲动。薛蓉同学家的条件你是知道的,对于比赛她能提供的支持,普通人能比么?你这次呢好说好商量的退出,以后求职的时候,薛蓉会记你一份情的。」

「是吧,薛蓉同学。」

导员冲着薛蓉使了个眼色,薛蓉意会的点点头:「老师说的对。」

这算什么事啊?

借着我家的名声,给我使绊子?

我现在都有点佩服薛蓉了,要不是户口本写着我和我爸的关系,我都快相信她真是富二代了。

我也不想跟他俩扯皮了,直接把报名表拍在桌子上:「老师你既然这么信任絮薛蓉的能力,那就让我俩公平竞争吧。」

「你怎么油盐不进呢!」

我看今天这个报名表,导员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给我批了,还好我当初找的队员有其他院的,回头让他们报名也一样。

我忍着气,拿着报名表打算出去,薛蓉也跟着出来了。

她跟在我身后,笑着说:「安然,你要是真想参加的话,求求王薇,只要她同意,我可以让你进我的组。」

我不解地看着她:「你早上起床没带脑子么?」

8、

我把事情跟同组同学说了一下,他们那边审批很顺,我也算松了一口气。

晚上考完最后一科,李如歌拉着我去涮火锅。

她下筷如飞,把变色微卷的羊肉捞出来,炫饭技术让我自愧弗如

「薛蓉一直撒谎说自己是富二代,导员竟然也信了?」

这事,怎么说呢。

自从那天看到我爸的车以后,我就让我爸去查了这个事。薛蓉吧,也不能说家里条件不好,他爸是宋氏分公司的高管。我爸把车扔公司,平时员工有事就会开,那天正好他爸开的这个车。

他爸说不上太富有,但是一年百八十万还是有的,你要说薛蓉是个小富二代,那也不能说全错,至少是个中产了。

至于导员为啥信,那我真的猜不透,也可能是薛蓉省下了买高仿的钱,给他送礼了吧。

吃完饭,李如歌问我:「你说薛蓉会不会再出幺蛾子?」

我叹气,同样都是人,为什么就她那么多作法呢?

为了参加比赛,我和几个队友放假都没回家,泡在实验室里琢磨方案。

学校实验楼就那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每天都能看到薛蓉和她的大内总管。自从发现我还是顺利参加比赛了以后,薛蓉是彻底跟我撕破脸,见面都是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我乐得自在。

假期过半,我们组的项目完成的七七八八,就差最后验证数据了。

我跟李如歌整理好当天的数据,打算锁上门去吃饭,一出门就看到了薛蓉。

她和王薇缩头缩脑的往我这边看,看到我出来眼神一变就缩回屋里了,我被迫害多次的雷达一下子被触动。不由得想起我爸以前做生意,回家讲的那些项目被撬,底价泄露的事情。

我留了个心眼,拉着李如歌又回实验室了。

李如歌跟着我出去又进来,一脸蒙圈:「啊?有啥忘了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是冥冥之中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为求心安,我把核心数据收拾起来装到包里,然后把实验室的东西统一归置好,拍了张照。

李如歌恍然大悟,冲着隔壁薛蓉的实验室努」努嘴:「你是怕太后搞事?」

我点点头:「我总觉得她刚才看我们没安好心,有备无患嘛。」

「你说得对。」李如歌和薛蓉搭档一学期,深刻体会到了薛蓉的各种搞事能力,把自己肩膀上沾的几根头发夹到了数据报告里面。

她对着头发长叹一声:「哎,我可怜的头发,也算你们死得其所吧!」

「哈哈哈哈哈」

9、

晚上睡觉我都在想实验室的事情,当即下单了一个摄像头,明天到了就安到实验室。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李如歌就直奔实验室,我一看她还顶着两个大黑眼圈。

「没睡好?」

「别提了,我昨天做梦都是实验数据被盗,我和薛蓉在主席台下大打出手,警察来了说我对太后不敬,要把我阉了送到冷宫。」

我本来惴惴不安,被她说的一下子就笑了。

我俩来得早,实验楼一个人都没有,门上的玻璃上了一层薄雾,我推开门,对着照片看今天实验室和昨天有没有不同。

虽然东西都努力被还原了,但是还是能看细微的差别,李如歌的那几根头发更是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我俩面面相觑:「不能吧?」

「她真来了?」

「她哪来的钥匙啊?」

我脑海浮现出导员那个土豆一样的脑袋,冷笑一声:「钞能力呗。」

李如歌一脸无语:「这都行啊。」

「不应该啊宋安然,你那钻扣爱马仕,不是更壕,还能让别人用超能力打败?」

她按着我的肩膀,一脸沉痛:「我对你很失望,我宣布你是一个失败的富二代!」

我跟着她一起耍宝:「哎,毕竟我只是商贾之女,比不上太后金尊玉贵啊。」

「哈哈哈哈哈」

笑完,李如歌问我打算怎么办。

比赛不是我自己参加,这事也得让另外的队友知道。

中午吃饭时候,我就把这件事和另外两个队友说了,大家一致同意不能就这么算了。

「但是我们没证据啊。」

我拿出刚买的摄像头:「她既然来一次,就能来第二次,咱们假装不知道,别让她起疑心,这不就有证据了么。」

「对,我要写假数据放实验室,坑不死她!」

10、

摄像头如实记录了薛蓉和王薇鬼鬼祟祟的身影,可惜声音太小,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

只能看到她俩隔三差五就往我们实验室跑,王薇还把烧杯里面的产物倒了,换成了试验台上的碳酸氢钠,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她那种得意。

可能是坏事进展太顺利,薛蓉又开始对我和颜悦色了。

「安然,你们组实验顺利么?我们已经都做完了哦。」

薛蓉笑的温温柔柔的:「这次我是不会让你的。」

我白她一眼:「你有这功夫不如吃点核桃补补脑,一天天说话就好像幼儿园没毕业一样。」

薛蓉皱眉:「你怎么说话还是这么难听!大家同学一场,我也是为了你好。」

我冷笑:「我跟人说话一向好听,跟你难免说两句不好听的。」

她怒急攻心,指着我说不出话:「你!」

王薇拉了拉她,耳语一句,薛蓉脸上的愤怒一下子就好了,她得意洋洋地看着我,神色中还有几分怜悯。

「宋安然,我看你还能高兴多久,到时候可别来找我哭。」

我嗤之以鼻:「你放心,就算你明天人没了,在你坟头我都只会放鞭炮,不会掉眼泪。」

薛蓉瞪我一眼,气的小脸煞白,转身就走。

王薇追着跑出去,恶狠狠地说:「你等着瞧!」

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薛蓉不会假装富二代把自己也骗进去了吧?

我真的会怀疑她的精神状况。

第二天,薛蓉组的同学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自己被关在实验室了,问我有没有走,求我去帮她开门。

我一头雾水的去安保室拿了钥匙,把他从实验室放出来了。

「怎么还把你锁屋里了啊?」

他表情讪讪,笑得有点心虚:「可能是忘了吧,还好你放我出来了。」

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我也没放心上。

过了几天,我们组的项目就全部完成了,为了防着薛蓉,我们一直都在实验室放的假数据。

如果薛蓉没用这组数据,那自然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但如果她用了,那就是自取灭亡。

想到这我忍不住冷笑,凭本事竞争,输赢勿论,私下搞小动作,就不要怪我下套。

晚上,我们组一起聚餐。

组员 A 拎了两瓶啤酒,喝的醉眼朦胧:「哎,我之前还暗恋过薛蓉,没想到她是这种人。」

组员 B 锤他:「你那是暗恋薛蓉么,你是馋人家爱马仕。」

组员 A 佯怒:「胡说八道!」

他嘿嘿一笑:「我馋宋氏的实习机会。」

我一口啤酒喷出去,好家伙,这让我这个真正的宋氏集团董事长女儿情何以堪。

李如歌看着这俩五大三粗,两瓶啤酒就上头的人,一脸「我早已看透」的高贵冷艳,姿态矜持地搂了两块烤猪五花,嚼得嘎吱作响。

「不知道宋氏千金看到薛蓉会怎么想?」

我叹气,像我这么想呗。

11、

大创比赛评选时间是一周,参赛组提交项目数据和实验报告以后就可以回家等结果了。

等结果出来,大家也就快要开学了,刚好可以赶上上学期的综测加分。

我们组都是高中有竞赛经验拿过奖的人,这次比赛我很有信心拿奖,拿了这个奖加上上学期的绩点,上学期综测我肯定是分最高的。

不愧是我,品学兼优!

私下里,我和李如歌聊了好几次,我当然还是希望薛蓉没有用我们的实验数据,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惜,薛蓉没有这个觉悟。

刚开学没几天,我就被导员叫到了办公室。

我一进屋,导员就疾言厉色地问我:「宋安然啊宋安然,我从没想过会有你这种学生。」

「大创比赛,我当初就说不让你参加,老师难道还会害你么?你偏不听,还拖着李如歌一起参加,现在你们组都被你拖累了。」

「你怎么能做这种窃取实验成果的事情呢?你知不知道这是实验造假?我知道你正处于价值观不成熟的年纪,但是作为工科学生,你应该知道学术造假的下场吧?」

我心里明镜一样知道这就是薛蓉搞的鬼,真是死性不改。

我以为她只是想用我们的实验数据走捷径,没想到她打的是反咬我一口的算盘。

导员说的没错,大一就背上学术造假的名声,可以说是前途尽毁,如果这事闹大一点,被学校记过开除也不是没可能。

要不是我早就留了证据,薛蓉这次栽赃没准真能毁了我们几个一辈子。

「老师,是赛事组已经下来通知了么?」

导员没想到这个时候我还一脸平静,有些犹豫起来:「薛蓉已经反映到赛事组了,处理结果很快就下来了。你非要等调查结束么?」

我假装有些害怕:「可是我没有抄袭啊,我们都是自己做的实验,数据也都有记录。」

导员终于找到了节奏:「数据时间都是可以造假的,但是你比薛蓉晚提交是事实,而且薛蓉那边的指导老师全程跟着,也可以证明他们的实验进程是早于你们的。」

「咱们师生一场,我劝你还是自己退赛,我给你争取宽大处理,不公开处罚。」

我故作生气,拍案而起:「不可能!我们组的实验都是自己做的!我绝对不会承认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导员轻蔑地笑了,端起茶杯放再胸前,冷眼看我:「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天真过,宋安然同学,你不要这件事想得太过于儿戏,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有切实的证据。」

我愣了,证据?他们有什么证据?

「实验室的保安说过,你去借过实验室钥匙,所以你有机会打开薛蓉实验室的门。而且——」他得意地扒拉了两下稀疏的刘海:「薛蓉有照片,证明是你进入了他们实验室。」

「现在两组数据相似,不是你干的还会有谁?」

我愣住了,想到了那天被关在实验室里的同学。

导员拿出两张照片,一张拍的是我开门,一张是我推开门,他把照片拍在桌子上:「你看看你做的都是什么事!」

12、

导员训了我一顿还不够,又把薛蓉组和我们组都叫来了办公室。

他把刚刚的话又说了一遍,然后把那两张照片给大家都看了一遍,我忍不住在心里冷笑,如果不是我早留了个心眼,今天没准真就被薛蓉坑了。

那天叫我帮忙的同学低着头不敢看我,吭吭哧哧地说:「我没有叫宋安然来帮我开门。」

我已经料到是这个结局了,怪不得那天他非说自己要去厕所,不让我先走。

导员假装理解我,语重心长地说:「宋安然,老师理解你年纪小做错事,你今天给大家道个歉,再写一个道歉声明发到校园网,你退赛老师就不追究你责任了。」

薛蓉在一旁假惺惺地安慰我:「只要你跟我道歉,我可原谅你。」

李如歌冷笑:「我看道歉的另有其人吧。」

组员 A 和 B 也很快搞清楚了事情的经过,都被薛蓉的无耻震惊到,正要说话,被李如歌拦住了。她使了个眼色,说:「今天这个事情这么下定论太仓促了,我刚刚叫了徐书记来,这么大的事情,他要亲自处理。」

导员一愣:「徐书记要来?」

李如歌点头:「对啊,导员你不知道咱校徐书记是我大舅么?」

导员显然是不知道的,他神色一变,片刻又放松下来,估计是在想,还好刚刚没把李如歌牵扯进来,就算是徐书记来了,只要把锅都扣在我身上就好。

「如歌啊,你看你,这点事情麻烦徐书记做什么,哪有那么大的牵扯。」他一边说,一边给薛蓉使眼色。

薛蓉咬咬唇,强笑道:「对啊,我也没想难为你们,只要道歉就好了。」

我冷笑一声,没有说话,李如歌也没搭话,组员 A 和 B 对视一眼,隐晦地笑了。

敲门声想起来,徐书记果然来得很快,我看了一眼李如歌,她笑着挑挑眉,做了个口型:「早就叫了。」

导员的腰明显弯下去了,满脸堆笑:「徐书记您来了,哎呦这点小事还劳烦您过来。」

李如歌大声叫了句:「大舅。」

大舅,啊不,徐书记拍拍她肩膀,走到导员旁边,导员殷勤地拉开椅子,直说:「您坐。」

「我就不做坐了,事情如歌已经给我说清楚了,事关学生前途和诚信问题,可不是小事。」

导员赔笑:「对对对,您说的是。」

「薛蓉同学是哪一位啊?」

薛蓉往前走了两步,微笑道:「徐书记我就是薛蓉,我——」

徐书记打断她,严肃道:「你这个同学做的太过分了!」

导员和薛蓉同时瞪大眼,王薇更是急吼吼地出声:「徐书记你说错了,造假抄袭的是宋安然!」

徐书记紧皱着眉头,拿出一沓照片,还把手机打开播放了一段视频:「你看看这都是什么,学生的素质教育还要加强啊,这种事情绝不能姑息!」

视频自然是我那个摄像头录下的,薛蓉王薇偷资料换药品的样子,可比那两张照片有说服力多了。

导员边看视频变流汗,薛蓉和王薇也看的脸色发白。

「这这,这可能有什么误会——」

组员 A 终于忍不住了,大声道:「什么误会!她们每天都去我们实验室偷数据。」

说完他哈哈笑了两声:「哈哈,没想到吧,我们早就发现了,你看的数据也是假的!」

「不信你回去验证一下,根本就得不到那个产率!小偷,呸!」

他一番话说完,薛蓉脸都绿了,眼泪迅速积满眼眶,支吾半天没说出来一句话。

「证据确凿,导员,你刚刚说学术造假是什么下场了的?」我好整以暇的看着导员,他额头的汗浸湿仅存的几根刘海,看着可怜又可笑。

「这——」他凑近徐书记,低声说:「徐书记,要不先让学生回去,咱俩合计一下。」

李如歌大声嚷嚷:「为啥刚才学生就不用出去啊,导员。」

「对啊,刚刚可不是这样的!」

导员为难的看着徐书记,就差直接求饶了。徐书记皱着眉,看了看李如歌,沉吟片刻:「如歌,你先带着同学出去,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大舅!」

「去吧,别让老师太难看。」

李如歌瘪瘪嘴:「好吧。」

我们自然也跟着李如歌出去了,走出导员办公室,大家就笑起来。

组员 A:「哎呀还好咱们棋高一着啊!」

组员 B:「那可不,要不不就被小人害了么!」

薛蓉王薇坠在后面不说话,做假证的那个同学追上我,急得快要哭了:「宋安然同学,能不能不要追究我,我真的没办法才这样的,你原谅我吧,我家太穷了,我没办法才答应薛蓉的。」

我推开他,平静地说:「做错事就应该承担后果,成年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越过他,看着薛蓉:「如果不是提前录了证据,今天你们难道会放过我么?」

薛蓉含在眼里的眼泪唰的一下子流下来,我却一点不觉得解气。

她害人的时候,就没想过这对于一个普通学生来说是怎样的灭顶之灾么?仅仅是因为嫉妒和虚荣,就把一个人的前途葬送,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也应该得到一样的报应。

晚上回到家,我给我妈打了电话说了今天的事情,我妈一边敷面膜,一边把我爸推过来:「老宋,你的私生女又给我女儿找事了,你还不去管管她。」

我爸啧了一声,接过手机:「就会瞎说,我哪来的私生女。」

「安然啊,这事要不要爸爸去跟学校说说啊,咱们家投了你们学校很多项目呢,我花这么多钱可不是为了我宝贝女儿去吃亏的。」

「放心吧爸爸,这事我已经处理好了,学校会处罚薛蓉的。」

「那就好,我的宝贝真聪明,做事很有爸爸的风范。」

我妈插话:「我看是随我吧,你看你的私生女就蠢蠢的。」

我爸推了一下我妈,皱眉道:「你看你,没正行,回头我要去发个声明,这个薛什么蓉的可跟我没关系。」

「她爸也是的,教女无方,下季度裁员一块裁了吧,省着那天给我宋氏丢人。」

「没准她爸爸不知道呢。」

「那也裁,谁让他女儿惹我宝贝生气!」

13、

当我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薛太后告诉我,不!我绝不会这么轻易的下线。

这次导员把我叫到办公室的时候,我已经熟门熟路了。

推开门,办公室除了导员,还有薛蓉和一个穿着西装的陌生男人,李如歌的大舅徐书记也在。

徐书记率先开了口:「宋同学,这位是薛蓉的爸爸,他今天也是为了薛蓉窃取实验数据的事情而来。」

这位传说中的宋氏集团董事长冷眼看了看我,扯了扯嘴唇算是打招呼。

他这幅德行,我肯定不会去热脸贴冷屁股,真诚发问:「听说薛蓉的爸爸姓宋,是这样么?」

薛蓉她爸皱了皱眉,瞥了一眼薛蓉,薛蓉像个鹌鹑一样缩着脖子。

「小孩子之间的玩笑,我希望不要上纲上线,毕竟他们年纪还小,是不是。」薛蓉她爸对着徐书记说了一通,又转过身对我说:「蓉蓉平时让我惯坏了,不懂事,你不要太介意,我带他给你道个歉,你提个要求,这件事不追究了如何?」

虽然是在征求我的意见,但是他语气平平淡,就好像在通知我一样。

我不理他,看向徐书记:「徐书记,您也这样觉得么?」

徐书记叹口气:「学校有学校的难处,我知道这件事你受了很大委屈,老师会尽力给你补偿,你看这样行么?」

他干巴巴的说完,错开我的目光,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薛蓉她爸微微笑着,似乎已经看到了我的妥协:「这件事蓉蓉做的确实不对,老师的难处我知道,您尽管放心处罚薛蓉,宋氏的投资是绝不会断的。」

他说完,徐书记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安然,学校很多项目都是宋氏资助的,如果今天我只代表自己,那我绝对不会容忍薛蓉这样的行为。但是我还要为学校的未来发展考虑,那么多老师学生都在这些项目里投入了不少心血,如果这个时候宋氏撤资,这个损失我们每人能承担。安然,你能理解老师么。」

徐书记说完,薛蓉她爸不满的看了看我俩,估计是觉得徐书记这么直白的跟一个学生解释这些,丢他的人了。

薛蓉看到事情有转机,眼泪还没干,就挑衅的对我勾了勾唇,我冷笑一声,紧紧盯着薛蓉她爸。

「你难道就可以代表宋氏了么?」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不会薛蓉撒谎说自己是宋氏千金,你们父女就都信了吧?真的没人建议你们去看看脑科么?」

「你们家是不是祖传的脑子不好,我说薛蓉怎么这么蠢,原来是你遗传的啊。」

薛蓉她爸被我连消带打说的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在宋氏分公司做高管好几年了,估计很久都没挨过这种骂了,反应过来以后硬是被我气笑了。

「小姑娘嘴皮子很厉害啊,就是不知道以后走上社会还能不能这么硬气了。」

「那肯定比你硬气多了,毕竟我行得正坐得端。」

「我好歹算是你父母那一辈,你爸妈可能没这个见识,今天我就教你一个道理,这个社会靠的不是嘴有多硬,是你有没有说话的本事。年轻人不要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不然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徐书记站起来把我挡在身后,眼中露出一丝不满:「学生在学校自然有老师教,薛蓉爸爸就不必担心了。」

我拉开徐书记,顶着薛蓉她爸恶狠狠的眼神,掏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我忍不住在心里叹气,没想到最后还是得劳动我爸出面,真烦。

我爸喜气洋洋的接了电话:「安然啊,找爸爸什么事情啊?」

「爸爸,薛蓉家长可能想跟你说几句话。」

薛蓉她爸见我把手机递过来,压根没想接:「家长到场也好,总比跟不懂事的小丫头片子说话方便。」

我微笑:「我爸很忙,就电话说吧。」

我言简意赅的给我爸描述了现在的情况,然后说:「爸爸,现在人家用宋氏威胁我和学校,您看怎么办嘛?他还说你跟我妈没见识,要代替你俩教教我做人的道理。」

「什么玩意?」我爸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薛长福,你给我接电话,反了你了,净他妈在外面败坏宋氏名声!」

薛蓉她爸震惊的瞪大双眼,再也不是那副要死不活的精英样子,眼神犹豫的落在我身上,迟疑片刻接过了手机。

其实接不接都差不多,因为我开了免提,大家都能听到我爸怒气冲冲的训他,从薛蓉冒认宋氏千金开始,说道他包庇女儿,假公济私,用宋氏的名头在外面作恶,最后冠以结束语:

「现在,你被开除了!明天回公司交接,关于你在职期间的所作所为,宋氏的法务会好好跟你聊聊的。」

刚刚还一身爹味的中年男人,此刻脸色灰败,颤抖着嘴唇,惊疑不定地看着我。

「宋总,宋总,你听我说——」

我把手机拿回来,我爸估计也不想听他逼逼赖赖,薛蓉她爸思索几秒,回手就给已经愣住的薛蓉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打得薛蓉直接伏倒在桌子上,脸一下子红肿起来。

薛蓉哭都忘了哭,咧开嘴颤巍巍喊了句:「爸!」

薛长福怒吼:「别叫我爸!你个搅祸精!」

徐书记连忙扶起薛蓉,不赞同的看向薛长福:「薛蓉爸爸,你这种教育方式很不好。」

一片混乱中,我没忘记去看一眼我的导员,他此刻正好在看我,跟我四目相对,立时低下头去,从脸一直红到脖子,稀疏的刘海越发稀疏,汗水落下来也不敢擦。

哎,何必呢?

「徐书记,宋氏投资学校的项目,是为了科学发展,而不是为了给某个人谋私。我知道你是为了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但是这样的包庇行为,真的就能以身作则么?」

「如果在学校里面就这样黑白不分,那我们走入社会,又该如何抉择呢?这不是一个学生受不受委屈的事情,而是学校对于学生价值观的培养。」

「您说对不对?」

徐书记愧疚的闭了闭眼,脸色也极难看:「这件事是我不对,安然——」

我打断他:「我理解您的苦心,书记。您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宋氏的投资都是为了科学进步,绝不会随意终止。」

「没能提前跟您说我家的事情,就是怕学校给我太多特权,反而让别人收到不公平待遇。」

我哂笑一声:「没成想,这个特权我没享受,别人享受了。」

说话间,薛长福已经拿起包出门了,连声招呼都没打,怕是急着回公司去求情,连薛蓉都没带走。

导员此刻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捧着的不是什么宋氏千金, 而被他得罪死了的宋安然,才是真正的「千金」,深吸一口气,拿了个杯子倒了杯水,殷勤的递给我。

他满脸堆笑:「安然啊,怎么不早点和老师说呢,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我推开他的水杯,微笑着看向他:「林老师,我差点都把你做的事情忘了。」

说完,我诚恳地对徐书记说:「徐书记,我希望您也能调查一下林导员。」

徐书记摆摆手,冷眼看看了导员:「这事你不必说,我本来也打算等着这件事结束,就好好查查廉政问题。」

导员脸色也苍白起来:「徐书记,您听我解释——」

徐书记推开他,自己也神色委顿,眉间郁郁。

我没有再说话,水至清则无鱼,这道理我明白,至少徐书记,是有心保护学生的。

14、

这次事件终于走到了尾声,处理结果很快下来。

导员的处分被挂在了学校官网上,详细写了他任职期间的种种不端行为。

另一封处分,是学校和大创赛事组同时发的,薛蓉王薇因为窃取实验结果,被组委会除名,同时,也因也因为学术不端行为,被处以开除处分。薛蓉的另外两个队友,也都被记大过处分。

至于薛蓉她爸,情况比较复杂,目前还在打官司,我爸隔三差五就给我说进度,他说薛长福假公济私挪用公款,估计查清楚以后够判个十年了。

根据我爸的要求,薛长福逼着薛蓉在校园网上公开实名澄清,自己并不是宋氏集团老总的女儿,也跟宋氏集团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澄清帖子热度直追当初的爱马仕高楼,很多人都在下面讨论。

有个叫笑颜如歌的同学跟帖说:「我当初就说薛蓉不是那个爱马仕,你们还说我是酸黄瓜要把我拍了!」

「我不管我没看到你就是马后炮,我不仅要把你拍了还要加蒜!」

「所以当初那个爱马仕到底是谁啊?」

「那宋氏集团答应给我免了的面试是不是也不作数了?呜呜呜,你告诉我什么是真的,那什么是真的!」

我打开手机,弹出来李如歌的消息:「宋大小姐,我还能免一轮面试么?」

「安然姐姐,如歌要,爱马仕。」

「安然姐姐,我要,宋氏实习。」

「去去去!服了你了。」

薛蓉离开学校的那天,没有告诉任何人,听说她和王薇在寝室大打出手,两个人脸上手上都挂彩了,薛蓉更惨一点,差点被王薇薅秃了。

我站在教室窗边,看着外面操场上来来往往的人,忍不住想:

如果最开始,薛蓉没有虚荣心作祟,承认那个爱马仕是她背的,也许后面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成年人都应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

如果我不是宋安然,那薛蓉和导员这样的人,又会坑害多少个宋安然呢?

李如歌问我:「你为啥站在窗边不说话?」

我看着窗外,突然犯了中二病:「我在看太阳,希望阳光猛烈,万物显形,所有不公平都能有一个好结局。」

【全文完】

备案号:YXA1MKQQovPtL6PEDndiDbDG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