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哪些结局是漂亮反杀的故事?(真的最好,假的也无所谓)?

我被卖进山里一年多,在儿子满月那天,我在井里下了老鼠药。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眼前一片雪白。

医生和警察也迅速围了过来:「你不用再装受害者了。」

我抱着头大声尖叫,医生也没了办法:「这种情况估计是不能移交法院了。」

我知道我的伪装管用了。

1

我叫二妮,可是他们都喜欢叫我傻妞,都说我是个傻子。

可是我觉得我不傻,我什么都知道。

我知道哥哥让我和村里的叔叔爷爷做很奇怪的事情就可以拿到钱,然后拿钱给哥哥买嫂子回来生娃娃。

而且每次做完那奇怪的事后我都可以得到我哥给的糖,特别是和我哥做了他会给两颗,很甜,我很喜欢。

吃不完的时候就会藏到褥子底下,等叔叔爷爷欺负我或者我哥打我的时候,只要我想哭就赶紧吃一颗,就不疼了。

嫂子来的那天是被哥哥揪着头发从村里专门拉女人的车上尖叫的拉下来的。

她很白很漂亮身上穿着很短的裤子上面的汗衫肚脐眼都盖不住。

我啃着干馒头站在旁边看着哥哥把嫂子拉进房间用绳子绑起来,像绑家里的大花猪一样手脚都绑住。

我说为啥绑嫂子,多疼的,哥哥拿着棍让我滚蛋,我怕挨打赶紧躲得远远地。

然后我就看到哥哥把好厚的钱给了村里拉新媳妇的李老头,然后乐呵呵的就进屋了,还把门反锁着。

我娘很高兴让我出去玩去,我不想去,我想看新嫂子,她真漂亮。

可是我去拉门娘却从我背上打了一下说哥哥有重要的事办呢,让我在院里等着。

我有些生气哥哥真自私那么漂亮的嫂子光自己看不让我看。

很快里面就传来嫂子的尖叫与哭声以及哥哥的咒骂声。

2

我吓的手里的干馍都吃不下了,赶紧去叫我娘说我哥好像打新嫂子了!

你看叫的多大声,肯定很疼!

我娘却脸上笑的褶子都出来了,她说哥哥是在忙正事。

我不明白,也不敢在去拉门怕我哥出来在打我一顿。

等到哥哥在出来的时候比进去之前还高兴,我听着里面也不叫了,我站在院子角落也不敢上去怕挨打。

等哥哥高兴的走出去的时候,我才敢拿着手里的干馍走进去。

推开那木头门,土炕上乱成一团。

新来的嫂子身上的衣服都被撕下来了,有些可惜,好好的衣服都成烂的了。

她身上是真的白,只不过现在更多的是很多红痕和巴掌印,脸上也有两个巴掌印嘴角有血。

不过很快炕上的一片污渍以及那熟悉的味道让我一下就明白了嫂子是干什么了。

我刚刚还紧张的心情一下就放松了。

「嫂子,哥哥给你糖了吗?」我啃着干馍看着躺在炕上一动不动眼神空洞的嫂子有些纳闷。

每次我经历那事我哥都给糖吃,我不明白嫂子为什么看起来不高兴。

过了很久,我一直跟嫂子说话,好久她才终于像是缓过来了。

她让我给她把衣服帮她盖上,我看她那衣服都坏了穿上只会更冷就把我的一个外套给她套上。

但是我不敢给她解绳子,即使嫂子说要给我糖我也不敢。

我怕我哥打我,他打人很疼,有次我只不过是做错一点点小事而已,就被哥哥狠狠打了一顿,差点把牙打掉。

「我叫周婷,你叫什么名字?」新嫂子缓了很久好像在想些什么,半天才来搭理我。

「我叫二妮,他们都叫我傻妞。」我乖乖回答,从我褥子底下翻出两个糖来偷摸的给了她一个。

「我哥肯定刚刚没给你糖你才这么生气,你放心以后在跟你弄那事肯定就给了,我平时弄那我哥都给呢!」我喜滋滋的打开个糖纸把糖放在嘴里,真甜。

3

嫂子一脸惊骇的看着我,她没有接那糖,眼睛里有些奇怪的神色我看不懂,好像是同情我。

我不懂她为什么不吃糖,就又重新把糖仔细的收回去。

不过之后她在说话也没那么生硬了,只是用手指了指墙上的刻着的一片片的字问我是谁刻的。

我看了看不明白的摇头,墙上那字我不认识,不过倒是竟然看到有点熟悉而已。

她叹了口气,问我村里的情况,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她,包括家里有多少地,娘跟哥都是啥时候去地里。

却没有想到我话还没说完我哥就不知道啥时候突然回来了。

他一把就揪住了我的头发把我从炕上一下拉了下来,我疼的直哭直求饶,但是我哥就是不放手,一共把我拖到了院子里。

我娘见这赶紧拉我哥:「你弄她干啥?傻是傻了点平时多少还能挣个花销。」

我吓的躲到我娘背后浑身发抖的厉害,我怕我哥,不知道为什么。

「贱货!以后离你嫂子远点!敢想着跑出去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他叫嚣着手里提着棍到底还是打到了我身上,我疼的直哭,我娘喊着让别把我打死了。

我不明白我哥说的,我没想让嫂子跑。

等我哥在进去的时候,我就只听到嫂子的喊叫声和我哥的骂声……

我害怕,不敢进去看。

接下来的一晚上,我跟我娘睡在旁边的小土房里,一晚上嫂子的尖叫声和各种奇怪的声音就没停过,我吵得睡不着也不敢说。

4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却发现昨天还吵闹的嫂子突然就乖巧了,她早上不用起床去地里干活还让我哥给她去商店里买了很好看的牙刷和杯子。

等我娘和我哥去地里的时候交代我不让我嫂子出门,让我看着。

我不明白我哥都对我嫂子这么好了还用怕她跑吗?

但是我不敢问,就乖乖答应。

连着几天都是这样,嫂子每天不用做饭也不用干活,每天我哥从地里回来她只要亲他一口我哥就乐的要命,也不打我嫂子了,晚上我也听不到嫂子尖叫,只是偶尔听到两个人笑的声音。

直到那一天,家里来了很多人,我浑身疼的要命,却不敢喊叫,怕挨打。

我的身体几乎麻木眼泪横流却无力反抗。

这一次,我得到了好几个糖,我开心的拿糖去给嫂子,嫂子还是没要,只是眼睛里多了很多奇怪的神色,就去找我哥了。

「她不去卖,我拿什么给你买东西,没事,不用担心,她都习惯了。」我哥在房间里哄嫂子,我听不懂。

只知道当天下午嫂子就要去镇上买衣服,说是要买什么城里人的内衣啥的,我很羡慕嫂子能去镇上,我从来没去过。

嫂子穿着普通的衣服,但是长的很白,还是很好看,她从屋里走出来都要出门的时候突然又转头看着我,好像是犹豫什么。

「天雷,把二妮带着吧,一会我还想买内衣,你去不方便。」

嫂子软软的跟我哥说话,她拉着我哥的衣袖轻轻一晃,我哥本来就黑着的脸一下就好了很多。

这是我第一次去镇上,嫂子拍了拍我身上的土,还给了一双她的鞋,我成天都是赤脚跑,这突然穿上鞋高兴的不得了,冲着嫂子直笑。

坐着农用三轮车到了镇上,我跟着我哥和嫂子去了几家成衣店,买了几套衣服以后,嫂子就扯着我哥的袖子撒娇说她要买内衣什么的,还凑到我哥耳朵边上说了几句啥。

我就看到我哥的脸上都好像红了,随即就答应了。

嫂子拉着我进了内衣店,让我哥自己在农用三轮上等,我不知道嫂子要干什么,只看到嫂子一进店里就走进去给了老板一张钱,老板就把电话给了嫂子。

嫂子在里面打了个电话很快就出来拉着我的手。

「走。」嫂子刚刚脸上的笑都已经全部消失了,她拉着我的手腕就要往出走,我不明白,明明内衣都没买。

5

但是嫂子却脚底下很快往前跑。

我吓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跟着跑。

眼看到了街头口那,一辆大巴车停了下来,嫂子拉着我的手就往上走。

她速度很快,虽然没有跟我说啥,但是我感觉她的手都在抖。

等到坐到车上的时候我喘着气看着嫂子有点不明白:「嫂子,你带二妮去哪?」

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我哥,实在不明白。

嫂子抬头看我,我好像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这些天从来没有看到的东西,我看不懂,只是感觉她很开心。

「二妮,你叫我姐就行,我带你出去,去过正常的日子。」她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还掉眼泪了。

我更不懂,只是看着窗外,反应不过来。

没一会的功夫,我就昏昏欲睡靠在了车窗户上,一个急刹车让我的脑门突然冲着前面的座位碰了上去。

我一下就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我哥,他骂骂咧咧的上来一把就揪住了我和嫂子的头发使劲往下拽。

我疼的直哭,整个人被拖在地上,头发揪着头皮生疼。

嫂子拼命的喊着救命,被拉到车下的时候,她还不断的挣扎,使劲的咬住了我哥的腿。

我哥让咬的生疼,一下就松开了我,我吓的赶紧躲到一边坐在地上哭,而嫂子一被放开就再次拼命的跑到大巴车上。

我看着她拼命的喊着让大巴车开车,可是车上没有人理她,她哭的很厉害,尖叫的喊着,直到我哥再次冲上车去一巴掌打在她脸上然后再次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拖下来。

6

这次她没有反抗,甚至都没有挣扎。

就好像是我第一次在土炕上看到她的时候一样,眼神空洞,没有反应。

这次回去她就没有之前那么的好运气,她被我哥在家门口狠狠的打了一顿,之后我就看到很多的叔叔爷爷来了。

就像我一样,他们在我面前对她做那些奇怪的事情,我哥拿了钱后,却没有给她糖,还又打了她一顿。

我害怕,只是缩在角落里不敢出声。

这样反反复复,又过去了好几天,家里天天都会来很多的叔叔爷爷,只是不再是来找我,而是找嫂子。

嫂子整日里就趴在土房子那铺了一张油纸的地上,像一个工具人一样。

她也不吵也不闹了,甚至也不反抗了,还配合了很多,以至于她几乎没有在挨打了。

在过了段时间,我娘就又开始给我哥买媳妇了,只是这次好像是不好买,听我娘的意思是买不到了。

我哥每天都烦躁的不得了,一生气就来打我,也去找我嫂子。

只是,之后的日子里我嫂子却乖的很,虽然和我都是困在小土房里,但是每次我哥来的时候她都会做各种奇怪的事情去讨我哥的欢心。

我不理解的看着,觉得好脏,可是嫂子却是带着笑的,还躺在我哥怀里说了很多的话,说着说着还掉眼泪还笑,又亲我哥。

这么过去了几天,我嫂子身上的锁链被打开了。我也占着嫂子的光可以出去了,只是还是不能出院子。

这样过了三五个月,我嫂子都特别听话,无论是叔叔爷爷来还是我哥她都很听话,还会各种的方法讨好他们。

而我也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做了,我哥就开始让我每天做农活,我很累,但是却发现不用做那事虽然没糖吃我也高兴。

我原以为一切就这样一直下去也很好。

直到,这一天,我娘说我嫂子有孩子了,以后有香火了。

7

我虽然听不懂香火是啥意思,但是我却知道孩子。

从那一天起,叔叔爷爷来了在也不用找嫂子了,可是他们却又重新找我,我每天都很累,却不敢哭不敢叫,怕挨打。

可是,明明嫂子不用在这么累了,但是我却发现她的脸上也没有笑了。

她总是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肚子发呆。

我见到了好几次她从高处往下跳,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是也不敢过去和她说话,我哥不让,看到了会挨打。

九个月后,嫂子生了,是个晚上,我娘给接的生,嫂子流了很多血,说是难产,我听见我娘给我哥说保孩子,我害怕不敢去跟前,可是嫂子哭着叫我,我还是过去了。

她拉着我把我拉到她的嘴边:「锁上门!把孩子拉出来!」

她用尽力气说的话,让我吓的浑身抖,看着那些血我害怕。

「不然,我就得死,你……救救我……」她说着那话,我害怕的不行。

就在我娘快要进来的时候,我赶紧去锁了门,跑到嫂子面前,听着我娘砸门和我哥的吼声,我吓的不得了,颤抖的手伸进去摸着娃娃的腿使劲就往出拉。

门外我哥大声的骂我,我好怕,怕的浑身抖。

嫂子叫的更大声了,我浑身抖的厉害,却也没办法了,我想我把娃娃拉出来嫂子也不死,到时候我娘跟我哥应该不能怪我的。

8

我这样想着一使劲就把娃娃一下拉了出来。

哭声伴随门被踢开的声音,我哥一看到那被我提着腿哭的孩子一下就接过去,然后一脚就把我踢开。

我被踢的一头就撞到了门板上,疼的直哭。

嫂子浑身没力气的闭眼睡着了,我娘和我哥倒是开心了。

三天以后,我嫂子才醒了过来,我心里急的害怕,嫂子很疼我,起码是从来没打过我的,看着她一直睡我急的直哭。

醒来的时候我给她端了稀饭,娃娃一生下来就被我娘抱走,我哥也去忙地里的事了,我嫂子也就没有人管。

「二妮,那孩子呢,我看看。」嫂子没什么力气的起来,眼睛里却没有什么光芒。

我摇摇头:「娘抱走了。嫂子要看娃娃等娘回来看。」

我傻笑的说,我知道有娃娃了以后嫂子和我应该都不会怎么挨打了。

嫂子却笑了,只是那笑比哭还难看。

「他就不该来这世上。」嫂子呢喃了一句,我没听懂。

「嫂子,娃娃过阵子过满月到时候能吃席,到时候全村人都来呢!你高兴吧!二妮也高兴!」我乐呵的说着,平时只能吃干馍的我,这次吃席一定要好好吃些。

这话一出,嫂子刚刚还暗沉的眼睛一下就好像是有了光亮,她抬起头看着我点了头。

9

等到满月那天,果然我家吃席了,很多人都来了,我依旧没有鞋子穿,大冬天的,脚很冷,但是因为要吃席我也不怕冷了,走在雪地里看着桌子上的吃食兴奋的不得了。

嫂子抱着孩子跟在我哥身后脸上带着笑,我哥炫耀的说着话,毕竟是个男娃,在我们这只有生了男娃才有资格过满月。

嫂子和我哥走了一圈敬酒后就来找我。

「二妮,你陪我回房间一趟吧。」嫂子招手叫我。

我看着席面不愿意走,我哥不让我上桌,我要等他们吃完了就能吃了,万一走了一会没了怎么办。

「不去,二妮不去。」我固执的摇头,站在那,嫂子又叫了我几次后我哥也听到了看了眼我嫂子后,嫂子也不敢在叫了只能自己先回去。

这一顿饭吃了很久,我跟着吃残食也很香,这是我记忆中最香的一顿饭。

中途嫂子还过来喊我一次,我哥责怪她咋不来吃,她说她胃口不好好像又有了,我哥一高兴也顺着她,但是也不准她在出来跑了。

我记得嫂子最后回去看我的眼神,和叫我的声音,但是很快,我就觉得肚子抽痛,疼的我眼泪都掉下来了,我从桌子上滑下来,手里的筷子掉在地上,和我准备留给嫂子的虾都粘上了土。

我挣扎的往前,这才发现,周围所有的人都倒在了地上拼命的喊着。

半天,我就看到我嫂子走了出来,她把我抱起来,脸上都是泪水。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闭上眼睛的刹那我似乎听到的警车的声音,有点熟悉,心理,竟有些高兴……

再次醒来的时候,抬眼望去是病房,我下意识的扫视着才看到身旁一名医生站在床边,此时手里还有一打文件。

我盯着那白纸上的字,那内容再次刺痛了我。

那上面是我刚刚晕倒前叙述的所有过程。

「周医生的催眠确实厉害,看这样子是想起来了吧。」

医生的声音像是一把毒刺扎在了我的心口,那天出来后他们都说我疯了,二妮已经死了,而我因为自责过渡把自己幻想成了二妮,现在在精神病医院治疗。

「我……我是周婷……不是二妮……二妮,她被我害死了。」我低着头无措的呢喃着回忆再次翻涌,我对着医生低低的讲述我的故事。

我是周婷,并不是二妮,在我被卖进刘家村的时候我想办法逃脱,但是却发现,这里,我的反抗只能换来一顿的毒打。

10

被人渣侵占后,我想着怎么办,去死吗?还是继续义愤填膺的反抗,挣扎?

可是当我抬头看到墙上那密密麻麻的逃。我知道,只怕,我继续反抗,就会像这样,不停的写下这个字逼自己不要疯。

就在这无措的时候,我认识了二妮,她说她是那个人渣的妹妹,可是我看的出来,她不是,她嘴里是四川话,怎么会是这里的人,只是她却浑然不觉。

看着墙上的字,大约猜出她的身份,看到她日日被无数禽兽侵犯我就知道,如果跑不了,下一个逼疯的就是我。

为了能够放松警惕,我从二妮的口里开始问这里的详情,二妮虽然不是这里的人,但是应该也是卖到这里的时间不短了,什么都知道。

他们母子两个人平时都要下地干活,但是,我想要跑?天方夜谭。

这村里的人都是一条心,一家的跑了全村都会去追,这里离有车的镇子还有几十里地,我根本不可能走过去。

为了逃走,我逼迫自己去讨好他,我就像是对待自己的男朋友一样吊着他的胃口,偶尔给他一个爱的奖励。

几乎每一个晚上,我都如同在油锅里煎熬一样的生存,讨好他,俘获他。

那个人渣很吃这一套,他信了,甚至迷恋上了我。

没有多久,我就给他吹了枕边风,我告诉他手机里视频上那种内衣我想穿给他看。

他果然吃这一套,还答应说是给我在买几套衣服,我心里冷笑,却也装作喜欢的样子亲昵的感谢他。

果不其然,他带我去了镇上,临走的时候,我身上装着买衣服的钱,我知道这应该够我车费了,甚至,可以多一个人。

11

我下了很大的决心后,还是决定,带上二妮。

到了内衣店,我赶紧先打了个电话,我想无论我走不走,都要匿名举报。

却不想,好不容易,我上了车,我以为,我要重获自由,却没有想到,根本就是上天给我开的一个玩笑。

整个镇子,都是这样的,我坐上车以为自己是飞出牢笼,其实却是进入另外一个牢笼。

我疯了一样的让司机开车,司机却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我,整个车上所有的人都是冷冷的看着我,习以为常的眼神。

我被拽着头发扯下车像是一个尸体一样被拖下去,我痛,但是心更痛。

我知道,这次,我圆不回来的。

果然,这次回去,刚一下农用三轮,他就棍棒都用的狠狠把我打了一顿,我疼的蜷缩在地上,浑身都疼,却还是忍着没有出一声来。

我知道,我越是叫,他越是来劲。

原以为,打一顿也就算了,可是我没有想到,那个人渣根本连人都算不上。

他叫上了不知道多少男人,一个接一个,我麻木的躺在地上,被拉扯过来拉扯过去。就像是一个废弃的娃娃。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三天,我翻着眼睛看着墙角的二妮我知道,继续这样下去,我就是第二个她。

我害怕,我不想疯,我要逃出去。

我重新振作,无论是谁来,我都乐的伺候,用尽浑身解数的讨好他们,这样我就不用挨打。

幸运的是,那人渣想在娶一个的时候,已经拉不到人了,他只能在来找我发泄。

我重新认错,把我以前看过没实践过的都用在了他身上,果然,很受用,他不过就是一个庄家汉子哪里经历过这些,没几天,他就又被我迷住了。

我终于,又再次被放出来,起码像一个人一样的活着。

这次,我知道他们在试探,我没有轻易的跑,我要做的,就是寻找机会,让这全村伤害我的人都付出代价。

12

既然,我那天报警的警+察不能来救我,那我就自己救我自己。

只是,我没有想到意外会来的那样的快。

并没有几个月的功夫,我怀孕了。

是谁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毕竟这段时间,接触我的男人太多了。

可是那人渣的一家却很高兴,我真觉得可笑。

只是,我一怀孕,之后所有的人又是找二妮,在小土房的时候,我看到她下身已经长了很多的小疱疹,但是我不敢说。

我同情她,却也没有办法救她。

怀里揣了个孽种,我恨的想捏死。

可是,我连大门都出不来,更不用提打胎,我只能不停的跳,用手打肚子,可是那该死的孽种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我好恨,好恨这肚子里的孽种,这种人渣的孽种不该留在世上。

九个月后,我终究还是赢来了那天,我知道这地方艰苦,却没有想到这么苦,我原以为那人渣已经被我迷惑,应该多少要怜惜我点,但是,却还是我想错了。

我羊水破了,疼的要命,眼看要生,他却连接生婆都舍不得请,那一刻我才明白,他们要的从来不是一个老婆,而是一个生育的机器。

难产的时候,听到她们要保小,我拼了命的求二妮,让二妮救我把孩子拉出来的,我想着就算是拉断了也无所谓,反正就是个孽种。

可是没有想到孩子没事,我也没事。昏迷了三天我才醒来,身上还没干净的时候那人渣就有开始来了,我恨,却也得忍着。

本来准备找机会掐死那孩子的时候,我却得知有一场满月宴。

我看着柜子里的老鼠药嘴角带笑。我终于,有办法了。

满月宴那天,我把药倒进了井里,只要吃饭,就要用水。

13

我要让他们一村人都死!那样,我就可以逃脱了。

可是我没有想到有一个步骤错了,我本想把二妮叫回来,可是我却忘了二妮已经傻了,我和吃的,她只会选择吃。

我站在窗户里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的身影倒下,他们吐着白沫,一样的还有二妮。

我疯了一眼的跑到跟前抱着二妮我想让她吐出来,可是已经来不及。

我哭了,这一刻是真的没有抑制的哭了,看着满地瞪着我的眼睛,我笑出声来,像个疯子。

一步步的走进房间,我看着床上那正挥舞着小手的婴儿,唇角带笑。

「都是你……都是你……」我胡乱的呓语着。手就好像是不受控制的捂住了那孩子的口鼻,眼看那手不断的挥舞,我却笑的更厉害了。

可是明明自由了,我却心口疼的厉害,二妮的死就好像是一根针扎到我的心里,我血气上涌竟晕倒在了那,昏迷之际我听到警车的声音。

他们终于来了,可是却是要带我走,我觉得好可笑,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倒是来了。

我话音落下,泪眼模糊的抱紧了双腿无助至极,抬眼看着医生,在看了眼已经进来探视的两个警官,双眼满是无措。

「周婷,你的身份我们都已经查明了,不用在装受害者了。周医生,你刚不是说她已经催眠治疗恢复了吗?」雄厚的声音让我抖的更厉害。

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两个穿着警服的人,他们扔给我一份文件。

上面的文字,让我浑身颤抖。

我恍惚的看着那东西突然站起身来用力的把那文件扔在了警察的身上,失声尖叫着!

「不是我!你们胡说!我是周婷,我是受害者!我怎么会是人贩子!你们胡说!胡说!」我惊恐的大声尖叫着,手上的针被我挣扎开,手背上瞬间就涌出了血来。

我不断的挥舞着双手,疯狂的喊叫着,旁边的医生见此,瞬间就扑了上来按住了我的手脚,一枚尖锐的针头刺在了我的身上,昏昏沉沉的感觉扑面而来,我再次沉睡了过去。

旁边的的两个警察看着床上的人眉峰紧蹙的扫了眼医生。

「她现在精神状态还没恢复?得多久?」警察厌恶的说着那话。

「估计难,可能是受打击太大,神志不清了。像这种情况估计是不能移交法院了。」

医生无奈的看着,慢慢捡起地上的文件重新递给警察。

白色的文件上字里行间的事情此时还依旧在床上的人脑海中翻涌。

我知道,我的伪装可能管用了。

14

我是周婷不错,只是,我的身份,不是什么无辜的少女,而是人贩子。

这是当人贩子的的第八个年头,从十八岁开始,我就跟着我干爹干,后来就自己开始单干,现在虽然才不到三十岁,却已经是有名的拐姐。

这期间我陆陆续续的拐了没有没有千把个也得有将近一千的闺女了,这些姑娘大都傻的可怜,随便几个招工启示就能骗到。

然后招待所里我用药弄晕就可以直接送到一直和我合作的老刘手里,老刘是分销的,我一般低价交给他后,他就会高价卖出。

这样日子我过了八年,一直相安无事,钱也没有少赚。已经是我老家数一数二的有钱的年轻姑娘。

只是没有想到常在河边走的我也会湿了鞋。

那天我拐一个十八岁的姑娘,这姑娘看着就傻的很,我说啥她都信,我很顺利的把她带到招待所后就给她的水里放了药,而我自己那瓶里没有。

这丫头像个单纯闺女周姐长周姐短的叫我。我以为这次应该又是很顺利的能赚一笔。

却没有想到这次中枪的竟然是我,那丫头把我卖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是在一辆面包车上,我吓的跟那人理论,我说我是周姐,专门给他们弄女人的周姐。

可是他们那群蠢货却以为我是逃跑的谎言,我醒的太晚,已经到了那村里,村里的拐子根本不认识我这个上级的周姐,他们打了我一巴掌让我安静点。

我拼命的挣扎想要逃,却换来了又好几巴掌,等我被拽下车的时候,我还尝试挣脱逃跑,却没有任何的用。

那个庄稼汉子的力气太大了,我的头发被揪下来了一大片,疼的我尖叫。可是这才是一个开始而已。

15

他把我揪到他的破土炕上,说他叫天雷,是我以后的男人,然后不由分说的绑了我把我丢在了那肮脏的土炕上。我尖叫的怒骂了几句换来他好几巴掌。

等那刘天雷出去以后,一个傻子穿着破布衣裳走了进来,因为没穿鞋脚上都是干巴了的泥泞,身上更是不时散发着恶心的臭味。

我看了好几眼后终于确定这傻子是我当初拐过来的一个大学生,这双眼睛特别大,所以印象很深刻,当初她还是个雏长的又水灵,我没从她身上少赚。

我下意识在看了眼墙上密密麻麻的逃,一下就明白了,这傻子是让逼疯的,哪里还有曾经少女的模样。

现在的她脸颊枯瘦深深内陷活像个骷髅,加上那满身的臭味真是让人恶心。

她拿她那满是污垢的手爪子给我糖,我觉得恶心没要。她抹了一把鼻涕傻笑。

我只能忍着恶心哄骗她想让她把我放了,却没有想到她压根不敢,我也只能问问她村里的情况,却看着那刘天雷进来把她拉出去打了一顿。

我害怕了,当天晚上我一夜未眠如同深陷地狱,几乎没有啥力气,这次我聪明了,我啥都顺着他,甚至……去违心的取悦他。

一晚上,我就把他套牢了,之后的每天他对我很好,还说什么让我给他生儿子,我面上答应心理却恶心的不行。

这种地方我怎么可能留下去?我要跑!

在过了一阵子,我给讲了城里新鲜的玩意只是绘声绘色的形容了一下,他就激动的不得了,他一个乡下汉子哪里见过这?果然眼睛都直了,我说我可以去镇上买,他说没钱,我说把那傻子多卖几次不得了。

第二天那傻子接待了几十个男人,我一直听到那傻子的尖叫和各种皮肉撞击声,我鄙夷的笑,傻子就是傻子,特别是我路过小土房的时候看到她身下都是疱疹,真是恶心。我嫌弃的走到了一边。

这次确实是没少赚钱,我赶紧缠着刘天雷带我去镇上,我还把刘天雷给我买的鞋给了她一双,要带着傻子一起。

这傻子虽然已经这样了,但是应该能多少卖点,我到时候刚出去也没钱,这可不行,带上这傻子到时候随便卖个钱,反正他们大多不会脱+裤子检查的。

16

这样想着我带着那傻子去了镇上,我揣着刘天雷给的买衣服钱,进了内衣店我要在我走之前报警,这群人渣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但是我自己就是人贩子只能匿名报警。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把路费给了那蠢货司机后他竟然还是让刘天雷他们上来了,我拼命喊叫说我可以给他很多钱,却还是没有半点用。

我又被拖回去了,这次回去我的待遇急转而下,我被关在小土房的一张油布上,脖子上带着锁链让我动弹都难,那天以后我被拉入了地狱日日都在烈火中煎熬,我忍着恶心,重新讨好他们一个个,而那傻子就在一边看着!

这本来该是她干的事!可是她压根就没有帮我的意思,还在旁边看,我恨她!

不过,没有我这个拐子拐人,他们的线断了,根本找不到新媳妇。

刘天雷还是把我放出来了,只是恶心的是我怀孕了。

我恶心的不得了,不知道肚子里的杂种是谁的,我恨那傻子,本来该她伺候那一堆蠢货的,我给刘天雷说天天让傻子接客,钱少点都行只要量大一样挣钱。

果然,傻子天天都是躺地上没个停,听着她尖叫我感觉心里也好受了些。

之后的每一天我成天想着怎么堕胎,可是那傻子却成天来我跟前傻笑,有她在,我也不敢轻举妄动怕傻子乱说话,我觉得她根本就是在嘲笑我。我恨那傻子,但是九个月后那孩子还是出生了。

我难产,孩子脚先出来的,那刘天雷和他娘竟然想剥开我的肚子舍大保小,我求傻子救我,她还真就把孩子拽出来了,我当时想,只要那孩子拽死了就好,傻子和那孽种就一起解决了。

却没想到那孩子好端端的,我倒是晕了几天。

不过还好,傻子告诉我,有满月酒,我知道,我有救了。

满月那天,我把那天看到准备药老鼠的橱柜最边上的两罐药倒到井里,然后给刘天雷说让傻子也去吃,等他们都死了我就可以拿钱了,不需要在卖傻子赚钱。

反而这傻子是我拐来的,到时候跑是个拖累。刘天雷本来不答应,嫌傻子丢人,我说我又有了,我不想吃犯恶心让傻子多吃点,能照顾孩子。

刘天雷听我的,傻子高兴的谢我,我躲在房间透着窗户看着他们那群蠢货吃喝。

我高兴的看着,直到他们一个个的倒下吐白沫,我转身就拿手捂住了那杂种的口鼻把他捂死。

我知道,我能跑了。

17

却没有想到,我刚出来,警车声就来了。

我心都沉了,干脆一头栽了下去,我要想办法活。装昏的时候我突然想想到了傻子,那我……就当一次傻子吧!听说,精神病杀人,不犯法……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是被人推醒的,我一睁开双眼,看到的就是已经死了的二妮,她身上还穿着死的时候穿的破布衣服散发着阵阵臭味,现在就站在我面前目光呆滞。

我吓的尖叫本能的往后退,瑟缩尖叫着!

「二妮!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放过我吧……我已经受到惩罚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拐卖你……你放过我……」

我尖叫的跳下床躲在墙角不停的瑟缩。

二妮嘴角带着笑,却渗人的恐怖,她一步步的走近……看着我……瞪着我……

18

「你不是装傻吗?陪二妮一起走吧?二妮好孤单啊……」二妮憨厚的声音带着嘶哑的鬼魅。

我尖叫的后退,却已经没地方再退:「我……我不装傻了,二妮你去投胎吧!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是我拐卖你!是我坏!是我杀人的!我错了,我认错!我在也不做那勾当了!二妮,你饶了我吧!你快走吧!」

尖叫的声音就像是地狱的催魂声。我吓的直磕头,可那带着泥点的脚却越来越近,竟直接踩在了我的手上!

我吓的尖叫出声再一次的晕了过去!

「周婷,你觉得……只有你会装傻?」二妮的声音嘶哑像地底下钻出来的鬼魅。

恍惚间,我听到脚步声越来越多。

「二妮,多谢你了,还好你这一招,我还以为这女人真疯了。」之前警官的声音再次响彻。

「疯子是讲不清那么清楚的条理了,她装的太刻意了,就像当初我装疯一样。警官,她会处什么样的刑?」

嘶哑的声音是二妮的,长时间的折磨让她的嗓子几乎废了。

警官好像笑了声:「拐卖妇女儿童还蓄意谋杀,虽然死的也是有罪的人,但是也是谋杀,自然是死罪了。这次揪出来的整条线都不会放过的。不过好在救出不少人来,幸好你也聪明,知道假吃还用肥皂水当泡沫吐出来。对了,以后你去哪?听说你父母找不到你也已经郁郁而终。哎……」

19

「二妮,一切都结束了……你可以回家了。」我听见警官怜悯的说道。

一切都结束了吗?

我深深的看了眼窗外蔚蓝的天空,二妮?不,我的名字叫林田,二妮是那群人渣取的名字,当年,我大学刚毕业实习的时候错被周婷冒充的人接走,从那以后,我的人生在没有了光亮。

前前后后,我失去了三个孩子,直到生不了,原以为不会生孩子我没用应该就可以放走了,却没有想到,那些人,根本不配为人。我成了他们赚钱的工具,每天都像是一个行尸走肉的活着。

死?我怎么会没想过,可是想到父母,我又怎么舍得?爸妈就像是我的信念,是他们支撑着我装傻充楞求活路,求逃的机会。

三年,在那里我度过了三年的噩梦,日日都在苟活,日日都在想着家人,却没想到,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爸妈却没等到我。

我缓缓看着自己满是疱疹的手臂,苦笑,外面真好……什么都是明亮的,只是可惜,我是黑的,黑的腐烂,黑的发臭。

那天,我故意从地窖拿出来的老鼠药当着周婷面放在她床头的橱柜最显眼的地方,然后在有意告诉她满月的时候全村人都会来吃席。

果然,她按自己意想中走了,而自己也终于按计划的逃出来了。毕竟在她眼里,我只是一个傻子而已,傻子,是不需要防备的!

然后,我自由了,回家了,可是我的家呢?

警官问我的以后?我低头看着染了脏病的残躯,呵……来吓周婷前喝下的一整瓶农药的我,此时各个脏器传来的疼痛以及这残败的身体还有以后吗……

(全文完)备案号:YXA1pJ1EBjKIA348Q5mC5E5D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