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平常人可以漂亮到什么程度?

看图,李倩月,21 岁的空乘学生。

本该拥抱美好人生,却因为交往了一个「特种兵」男友,

最后被当做「国外奸细」,被杀死于云南一处荒山。

她被找到时,已经变成了一具腐烂的尸体……

01

2019 年的一天,妆容精致的李倩月在南京地铁一号线上,跟身边人说着蹩脚的英语。

坐在她身边的,是个灰白头发的老外,满脸含笑看着人来人往。车厢内,不少乘客偷偷瞄向他俩,可以看出,他们大都被李倩月的颜值所吸引。

对于容貌出众的李倩月而言,从小到大被夸作「美女」早已习以为常。而此时她的身份,是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大三学生,空乘专业。

学校安排她们社会实践,要求陪同一位外籍友人搭乘公共交通去往目的地,练习和外宾的交流。

李倩月的英语水平属于半吊子,但凡老外说得快一点,她就紧张得结结巴巴,只有一个劲「pardon」的份……

车到某站,老外又手指窗外叽里咕噜。重复三遍后,李倩月还是一脸茫然。

李倩月

就在老外的笑容即将消失之际,邻座一个身材高大的男青年起身过来,操着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接过了话茬。

原来,老外是问:「为什么中国地铁站台还要加设一道屏障?」

男青年对答如流:「因为我们更重视安全,确保乘客等车时不会出意外。毕竟,我们中国的客流量比你们大得多!」

他身上洋溢着的自信,以及眉宇间的英武之气,都令李倩月充满了好感。

更重要的是,他还主动坐到自己身边,帮助解答了这个龟毛老外问不完的问题。

整个一路上,李倩月的心都砰砰乱跳着,车到终点时,她紧张兮兮地问道:「小、小哥我能不能……加你个微、微信,万一后面……」

没想到,对方二话没说就掏出手机让她添加:

「噢!我叫洪峤,南京本地人。后头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就是唻。」

李倩月赶紧点了点头,要不是戴着口罩,她那一脸的绯红就要暴露无遗。

李倩月

忙活完回家后,李倩月第一反应就是点开微信,和洪峤聊起了下车后的事。对方每条回复都超级快,讲话也有趣,表情包又多,把女孩逗得笑个不停。

觉得打字不过瘾,俩人又聊上了语音。

「为什么你会帮我啊?一车的人,就你站出来……」

「我也很奇怪,你这么好看,怎么就没人原意帮你解围呢?」洪峤笑了,「可能英语没我好吧……」

「对啊对啊,你英语为什么这么好?」

「嘿嘿,这就说来话长咯!」洪峤回避了这个问题。

就这样,俩人聊了一晚,直到深夜里,李倩月还沉浸在一见倾心的激动之中。

但是,洪峤始终没有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对此,他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苦衷」:

「我父亲在政府部门工作,我自己也有特殊身份……你懂的,有些事情我也不是不想告诉你,只是真的不方便。对不起!」

洪峤

恋爱脑上头的李倩月并没多问,她只知道比自己大两岁的洪峤毕业于南京海事职业技术学院,有一份特殊的工作,薪水相当丰厚。

「既然你还单着……愿不愿意当我男朋友呢?」李倩月终于鼓足勇气,问出了这句话。

「怎么会不愿意呢?其实看到你第一眼,我就沦陷了……」

当天凌晨,俩人便初步确认了情侣关系。这距离他们的初见,还不到 12 小时。

第二天,洪峤就主动约女友下课后一起吃饭、逛街。

在江宁大学城外的商场里,李倩月望着身边这个 1 米 90 多的帅气大男孩,心里开心极了。经过的路人,几乎没有不望向他俩的——一个长发披肩,高挑靓丽;一个高大威猛,有型有款,简直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

李倩月和洪峤

在相处的一段时间里,李倩月能明显感觉到,这个谜一样的男友洪峤,「绝对不是个一般人」。

首先,他不但高大健硕,而且并非花架子。据他所说,「自己是个很能打的人,精通近身 CQC 格斗技术,曾经吃烧烤遇到过闹事,一个人干趴下了对方 5 个大汉。」

他还自称会经常去海外「出任务」,报酬很高但是危险很大,比如曾被枪射中受过重伤,还好很快就康复了,「那种级别的伤,可能普通人就终身残疾了。」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他特意脱下了上衣,展示那两个「贯穿型」伤口,虽然李倩月看不懂,但她一方面觉得蛮心疼的,一方面也觉得男友是个「很厉害的人」。

「就因为经常跑国外,所以英语自然就好了。」洪峤说起这些时,一脸得意。

从洪峤开的车、戴的表,包括隔三差五换的衣服来看,一水儿都是名牌,出入的场所也大都是高档的,有些甚至是李倩月来南京三年里闻所未闻的。

而且,他还经常会神神秘秘地透露一些「国家大事」,比如某编号研究所最近造了什么新式武器,比如某某军事演习其实目的是为了贯彻某某战略等等……

最重要的是,这些「大事」,只有他洪峤才知道。因为他能搞到内部消息。

所以,虽然大家都知道李倩月新交往了一个「高富帅」,可是每当闺蜜或者同学问起她对方的工作、家庭等等,李倩月都只能转移话题。

某个周末俩人相见,洪峤又神叨叨地说道:

「月月,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02

李倩月想都没想,就上了男友的宝马,车从闹市区一路开出去,到了城郊偏僻的山林里。

「这是要去哪啊?」李倩月放下手机,看着窗外越开越偏,她有些莫名的不安。

「放心吧,到了你就知道了。」洪峤连打方向盘,车子沿着小道疾驰。

十分钟后,洪峤把车停在一个像废弃工地一样的地方,门口挂着个牌子「WB 俱乐部」。

拉开一道铁门进去,只见里面有好些穿着迷彩军服的人,全都一身武装,每个都扛着黑漆漆的枪支。

一个彪形大汉还拿着枪口在李倩月面前晃了晃,「哟!峤哥,这你新马子啊?」

女孩吓得花容失色,洪峤赶紧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怕,他们都是我朋友。大伙儿在这玩枪玩了好几年了。」

原来,此地是个「水弹枪」的俱乐部。

所谓「水弹枪」,是一种特制的气枪,内部有气泵提供发射力。

水弹枪的子弹,并不是真的「水」,而是一种含有聚丙烯酸钠的水化合物,平时只有米粒大,用水泡上两小时,就会变成黄豆大的蓝色颗粒。

国内玩水弹枪的,八成都是军迷,甚至不乏一些退伍军人。为了契合他们的喜好,水弹枪也被制成高度仿真枪的外型,不但拿在手里非常带感,上手前还需要一番组装,只为有那个玩真枪的 feel。

打了两局之后,气喘吁吁的李倩月只能坐在边上旁观男友。

她发现洪峤完全就是一个枪战的狂热粉,不知疲倦地在场地内各种腾挪躲闪,忘情地大呼小叫……

「峤,我想回家了。」刷了半天手机后,李倩月无聊地喊出声。

「别急嘛!你先坐着歇歇,等我再玩会!」

「就是,还没的打过瘾呢!嫂子要不也再来一把?」

李倩月挤出笑摆了摆手。

她不会想到,这一等就是一整天,直到晚上,洪峤才意犹未尽地离开了水弹枪场子。回去的车上,李倩月心情很丧,听着洪峤一路还在那大讲以前的种种「事迹」,她兴趣顿失。

「峤,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这个问题不是讲好多次了嘛,真就……不方便讲啊!」洪峤弹了弹烟头,又摇起车窗。

「不行!我今天就是想知道!」李倩月一反常态地坚持。

「我特么……服了你了!」洪峤一脚刹车停在路边。「哎算活拉倒……就告诉你吧,我是国家安全部机密部门的,就是你们常说的特工,懂了吗?」

李倩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别看我现在成天陪你,但凡上面有任务,一个电话下来,我立马就要走人!」洪峤一个劲地摇头,似乎对新女友之前的态度很不满。

「好吧……刚刚是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你做这行……」

「所以下次还能别问那么多了?对你,对我,都没的好处。」

李倩月没有再开口,而是委屈地哭了。

洪峤叹了口气,把她搂在怀里。

没想到,经过此事,李倩月对洪峤的感情反而更加深了。没过多久,两人便开始同居。

正是通过这段同居生活,她终于认清了洪峤的真实面目……

03

刚同居时,俩人的关系还是你侬我侬,李倩月每天都会在抖音、小红书,发一些自己和洪峤交往的视频和图片。

原本打算自考专升本的她,也暂时作罢,转为计划和男友一起开家网店。

她甚至还把洪峤带去了自己扬州的老家,见到了自己的父母。她父亲李胜是个退伍军人,在当地一家企业任职,母亲陈寿萍是幼儿园老师,家庭条件虽说普普通通,但是气氛很和谐。

见到一表人才的洪峤,老夫妻俩都挺满意,特意张罗了一大桌酒菜款待对方。

席间,李胜还想和洪峤聊聊他的工作,但对方却遮遮掩掩,顾左右而言他。

李倩月赶紧替男友解围:「爸,他是机密单位的,这些事不方便讲嘛。」

见状,生性淳朴的老李也没多想,反而自罚了一杯。

就这样,这对情侣不知不觉交往了大半年,随着相处的亲密,李倩月发现洪峤不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优秀,甚至有些「游手好闲」。

虽然他隔三差五就会发条微博,展现自己的「爱国」,对国家的忠诚,但为啥从没见过他真的「出任务」呢?

她心里越发怀疑,一个国安部的「特殊人员」,会这样成天吃喝玩乐,没事就和狐朋狗友鬼混吗?

可是,洪峤从来不让她翻看自己的手机、电脑,理由都是那一套——「里面有机密文件」。

而且她还发现,渐渐褪去伪装的洪峤是个极端大男子主义的人,性格很暴躁,吵起架来,甚至还会对自己动手。

这些行为令她很伤心,但一时又狠不下心离开——直到某个转折点的发生……

一天深夜,趁洪峤熟睡后,李倩月悄悄翻开了他的手机,见到的一幕幕,令她天旋地转!

原来这个心爱的男人,不但和很多年轻女孩撩骚,而且是个实打实的海王。

李倩月眼泪直流,但还是拼命忍住气,一夜没睡的她,第二天一早等洪峤醒来,就质问此事。

没想到,对方居然暴跳如雷:「讲了一千一万遍,你他妈居然还要偷看我的手机?」

李倩月气不过,也回了几句嘴:「我是不该偷翻,但你为什么要跟其他女人撩骚?」

「你懂个屁!」洪峤恼羞成怒,猛地推开她,摔门而出。

随后,李倩月便提出了分手,但对方并不答应,他消息不回,避而不见,想冷处理此事。

就这样拖了个把月,女孩心软了,又答应继续在一起。

可之后的相处,两人争斗不断,李倩月多次发现男友和人撩骚的迹象,并且又一次抓到了实锤。

这回,李倩月铁了心一定要分开,她找到了洪峤,当时这个男人还和他一帮兄弟在酒吧潇洒。

「你这个渣男!家暴男!」李倩月当着所有人的面,哭诉了自己的种种遭遇,并且闹着要分手。

气急败坏的洪峤又想上前动手,几个朋友赶紧拉开他。两人最终不欢而散。

李倩月绝对不会想到的是,洪峤心理严重扭曲——这场争吵之后,他没有任何悔悟,反而觉得在小弟面前丢人丢大了,这对他的「江湖地位」产生了严重影响。

并且,强烈的控制欲让他觉得,李倩月这个女人「失控了」,既然她不听话,就干脆……

一个极其可怕的念头产生了——他想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给杀掉。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他决定精心设计一场「完美谋杀」……

洪峤很清楚,在南京这种治安优秀的城市,绝不能轻易动手,否则一定会很快落网。

那么,该去哪里下手呢?

他猛然想到,以前曾经在云南呆过,如果能到那种中缅边境地带,把人做了,找个荒山抛尸,岂不是就是神不知鬼不觉?

洪峤和朋友合影

于是,他独自买了张机票,飞到了西双版纳,在勐海住了几天,现场考察了当地实施作案的可能。

踩点完毕后,这个阴险的男人并没有直接行动,而是打视频给自己两个小弟——张晨光和曹泽青。

视频里,他压低声音说道:「我最近才知道,李倩月这个女人身上有问题。」

「峤哥,她有啥问题啊?」

「她其实是个特务,境外派来的,就是为了偷我的情报,干扰我的工作。这个女人心思很深,别说你们看不透,我也差点着了她的道。」

接下来,他煞有介事的扯了一大通,声称李倩月从最初和自己的地铁相遇,就是安排好了的。那个老外其实就是她的上线。

「我操,那要怎么说?怎么处理?」

「这个事,我不能出面。但我现在人在勐海,已经全盘考察好了,我会指导你们怎么操作的。」

「峤哥你意思,是要我们把她做了?」

「嗯,现在看只能这样。不过放心吧,这是为国除害,事成之后,好处是少不了的。」

原来,他压根没打算自己动手,而是躲在幕后,找两个「可靠」的兄弟背大锅。自负如他,觉得凭借自己的「过人才智」,一定能策划出一场「完美犯罪」。

更不可思议的是,一通忽悠之后,张晨光和曹泽青居然真的答应了。

这两个人,21 岁的张晨光是他海院的同学,也是追随他多年的小弟;20 岁的曹泽青,是他玩水弹枪认识的好兄弟,也对他马首是瞻。

俩人的特点都是人高马大,肌肉发达,却都是愣头青。因此才会对洪峤的话深信不疑,争着要帮他除掉那个「女特务」。

「接下来,就该把那个猎物给引诱过去了。」返回南京的洪峤,露出了狠辣的笑容……

04

2020 年 7 月 8 号,洪峤借口一件小事,故意和李倩月大吵一架,夺门而出。

一天后的 7 月 9 号,李倩月便接到了张晨光打来的电话。

「嫂子,洪峤人在西双版纳,他想你过去陪陪他,一起旅游散散心。都是小事,把话说开了就好了。」

「可他为什么不自己告诉我?」

「他也很纠结。男人嘛……脸皮薄,发完脾气拉不下脸的。不过他说很后悔,很希望和你当面道个歉。」

单纯的李倩月相信了这通说辞,她当下就订了机票。

抵达勐海后,出乎她意料的是,

压根就没有见到男朋友的身影,只有张晨光和曹泽青俩人开了辆租来的车接她。

「峤哥在山里呢,过来实在不方便。我们俩也是今天刚到的,顺路捎你过去。」

李倩月以前就和他俩接触过,因此也没有多想,她只想快些见到洪峤,便一道上了车。

车沿着西双版纳的茂密山林一路行驶,李倩月发现手机信号越来越差,别说短视频,就连图片也刷不出来了。

张、曹二人似乎又专注开车,并不讲话。百无聊赖的她只能靠着车座眯了一会。

睁开眼时,天色已渐黑,车灯照射在幽暗的小道上,有种说不出的恐怖。

驾车的张晨光四下张望了一会,把车停在一处荒僻的野林。

「嫂子,到地方了,接下来得步行。」

李倩月见这里四下无人,吓得不敢动弹。没想到曹泽青居然蛮横地一把将她拉起身,「别磨蹭了,峤哥还在等着。」

就这样,三人下车,在没膝的草丛中徒步前行,四下里荒无人烟,只有阵阵虫鸣。

李倩月腿都快吓软了,但看着张晨光和曹泽青选择一前一后,两个高大的壮男把自己夹在当中保护,又觉得稍微安定了些。

可她完全不知道,这些都是洪峤预先要求排练好的,自己已是在劫难逃……

等到确认周围无人,曹泽青发出行动暗号,从后猛扑上前,一只手扭住李倩月的头部,另一只手死死卡住她的颈部,反向发力,只听「咔哒」一声,李倩月脆弱的颈椎已然被拧断!

整个杀人过程,只用了几秒钟。

这个毫无防备的女孩,命丧当场……到死她也想不到,是洪峤谋杀了自己。

而张晨光也没闲着,他掏出摄像机拍下了整个行动的视频,作为「任务达成」的证据保留。然后,又把消息汇报给千里之外的洪峤。

接下来,两人按照原计划,将李倩月随身的首饰、手机、钱包等全部私人物品取下,又在树丛中挖了个坑,将尸体埋了进去。

整个埋尸过程,也拍摄了视频。

完成这一切后,张晨光和曹泽青没有丝毫逗留,分别选择不同的交通方式,分头撤回南京。

几天后,三人秘密碰头,两个「杀手」向「上级」洪峤交待了全过程,并把李倩月的物品以及录视频的 SD 卡,全都交给了他。

接下来,就轮到洪峤开始表演了……

05

就在李倩月飞离南京后不久,父亲李胜便发现女儿断联了,这让他觉得很意外——女儿基本每天都会打电话、通视频,怎么去了云南就不见了呢?

起初他还并没有往心里去,可是接连两天,李倩月都杳无音讯,这时他忐忑不安起来,立刻打电话找洪峤。

「我 8 号和月月吵过一架,她走了。后来就没联系上,我也着急呢。」

「什么?她不在你那?那这么些天她都去了哪啊!」

李胜大吃一惊,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也不知道啊……叔叔你别急,要不先赶紧报警,这时候通知警方处理最好!」

是的,这个幕后真凶,居然主动提醒受害者报警……或许在他看来,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李胜

接警之后,南京警方立刻将李倩月列为失踪人员,并调集了她这几日以来的行动轨迹以及监控。

很快警方就查清了,李倩月曾经独自离开住所,并购买了去往云南西双版纳的机票,于是他们联系上了勐海警方,请求协助调查。

得知女儿独自去了云南,李胜觉得相当蹊跷,在他的认知里,女儿是个胆子比较小,性格文静的女人,很难想象她会突然一个人出远门。

为了搞清楚女儿的下落,他还是决定前往云南。这时,洪峤也突然大义凛然地说:「月月下落不明,我也有责任,我陪叔叔一起去找找看。」

先是建议报警,又愿意同赴云南,洪峤的态度令李胜对很是感激。

此刻的他决然不会想到,这个「暖心小伙」完全是一头潜伏在身边的恶狼。他这么干的目的,只是为了尽可能抹去自己的嫌疑。

到了云南之后,勐海警方承诺会尽全力查找李倩月的下落,一旦有情况就会回报给他们。

几天之后,见没有什么异常,洪峤渐渐放下心来,他借口南京还有事情,便提出先回去处理。李胜当即同意,还特意送了他一程。

一天之后,勐海警方在一次私下接触中告诉李胜,「洪峤这个人有点不太对劲。」

「什么?」李胜大吃一惊。

「我们已查明,他在一周之前就曾独自来过勐海,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具体目的。」

警察的这番话,有如一颗炸雷,令老李觉得五雷轰顶。他这才想到,一路上洪峤确实有些不对劲,而且从未提过自己曾来过这。

见此状况,李胜便在警方的示意下给洪峤通话,假装无意提到了一句:「真不知道月月为什么要来这里……对了,勐海这地方,你以前来过没?」

「没啊,没事来这干嘛……」

那一瞬间,李胜和办案民警对视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洪峤显然是在说谎,他身上有重大嫌疑!

勐海方面当即决定把侦办重心放在洪峤的身上。

很快他们便调查出,他经常接触的人里,有两个年轻男人张晨光和曹泽青也去过勐海,时间刚好就在李倩月到勐海之前两天。

毫不知情的洪峤,满以为自己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却不知道勐海警方已经联手南京方面,展开了秘密调查。

天网恢恢之下,三个男人的行踪和通信记录简直一目了然。随着深入调查,三人的犯罪事实也暴露无遗,可笑的是,他们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

8 月 3 日时,勐海警方出动警犬对一处偏僻的山林进行了搜索,结果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女尸。

经过 DNA 比对之后确认,这就是受害者李倩月的尸体。

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变成了边境深山老林里的一具尸身,这个打击令李胜全家都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

「天都塌了。」

这是老李接到警方电话通告后的第一反应,也是他此后建立的社交账号名字。

此时李胜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几个真凶绳之以法,好让女儿能在九泉下瞑目。

很快,南京警方便将洪峤、张晨光和曹泽青三人分别抓捕归案。

讽刺的是,张、曹二人居然向警方辩解说,自己是在执行国家机密任务,是「为国锄奸」……当警方问他们受谁指使时,两人都毫不犹豫地说出了洪峤的名字。

俩人被洗脑到什么程度?

甚至张晨光还明目张胆地告诉家人,即便他某天做了某件看上去违法的事,被判处了死刑,家里也不用太担心。

他解释说那只是迷惑敌人用的,并不会真的执行,组织上会给他安排新的身份,让他继续执行新的任务……

那么,这个洪峤,究竟是个什么人?他又有什么样的本事,能让这些「小弟」对他百依百顺呢?

06

从来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而是虚虚实实搞一套包装,来迷惑那些需要利用的人,就是洪峤此人最大的手段。

在他的口中,自己一会是叱咤风云的特种兵,一会是国安部的机密人员,一会是四处奔波的战地记者。

而这些身份,显然都是他捏造的。

别的不说,1 米 90 多的身高,就超出特种兵身高标准上限的 180 公分。

战地记者也是无稽之谈,在他的网络言谈中,从未展现过任何扎实的新闻业务能力和文字功底。

至于国家机密人员,更是不可能在朋友圈肆意发布自己身着装备的照片,否则是生怕别人认不出你来吗?

最重要的是,这三种身份,都需要有过人的成熟心智,而洪峤的全部犯罪行为,暴露了他并不具备这一点。

所以,洪峤只是借这些伪装,来蒙蔽身边的那些「追随者」,并以此骗取异性的青睐。

又或许对他而言,强烈的控制欲和虚荣心,才是要做出这些荒谬举动的源头——所以,性格极端的他一定要当「老大」,「小弟」们必须听他的命令。

而当李倩月表现出想要分开,拒绝听从他之后,此人强烈的控制欲就爆发了,当众争吵事件更是令他觉得不啻于奇耻大辱,并转化为不可思议的杀戮之心。

直到警方上门,洪峤还坚称自己和李倩月的死毫无关系,还在社交网络上大力为自己洗白。

不过在警方拿出的如山铁证面前,他任何狡辩都是多余的。

而他那担任市局处级干部的父亲洪勇,还在努力尝试保住儿子的命,想要尝试和受害者家属达成谅解。

为了实现这一点,他带着一百万现金奔赴扬州的李胜夫妇家,希望用这笔钱来赔偿,以此来换儿子一命。

但李胜夫妇坚持闭门不见,并托人转告,哪怕自己分文赔偿都不要,也要洪峤偿命。

2022 年 1 月 29 日,西双版纳中级人民法院对洪峤杀人案进行了近十个小时的审理。

庭审中,检方指出洪峤为本案的发起人、策划人、地点、资金提供人,幕后实际指挥人,因此确认为本案主犯,应付主要责任。

并且检方还指出,洪峤在此案中「泯灭人性,无愧疚之心,无悔过之意」,并建议对其「处以极刑」。

可无论如何,李倩月都已香消玉殒,成为这个极端分子手下的牺牲品。

只能说,即便热恋之中,也要保持那最后的一份清醒。


本案判决结果:2022 年 7 月 7 日,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犯下故意杀人罪的洪峤死刑,张晨光、曹泽青死缓。备案号:YXA1Ga5mROhEBplZ2JirzrJ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