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没有那种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还追不到,男女主最后没有在一起的小说?

我男朋友被女明星在微博发小作文锤了。

小花柳瑜公开宣布分手:【江延,我没想过你是这样的人。】

证据确凿,热搜瞬间就炸了。

「卧槽,柳瑜牛逼!」

「他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有点可惜,其实我还挺磕他俩的颜……」

放下手机,我只觉得一切实在是过分荒谬。

我跟江延从小青梅竹马,在一起八年,现在,柳瑜成了他正牌女朋友?

那我算什么?

1

柳瑜那条实锤江延是渣男的小作文发出去不到半天,我的个人信息就被人扒了出来。

因为那条小作文后面,还跟着一段,我和江延牵手逛街的视频。

狗仔堵在我公司门口,数不清的骚扰短信涌入。

流言和恶意编织成一张张密密麻麻的大网,几乎要把我淹没。

我躲在公司卫生间,给江延打了无数个电话,他都没接。

无奈之下,我只好试图在网上澄清。

「你的意思是我们柳瑜才是三?你没事吧?」

「不愧是小三,脸皮够厚啊,跳出来洗白。」

我作为素人,微博没有多少热度,为数不多的几条评论,也是骂我倒打一耙的。

谩骂声愈加热烈,半天时间,我成了大众口诛笔伐的小三。

我深吸口气,打算发消息给人事请假,却先一步收到了人事的通知短信:

「苏然,你的个人行为已经给公司造成了严重困扰。你先休息一段时间,等处理好私事,再回来上班。」

只是休息一段时间吗?

上班这么多年,再听不懂人事是什么意思,可就不礼貌了。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什么也别管,等我派人来接你。」

是江延。

脑海中不自觉回忆起柳瑜小作文里,他们相识相恋的点点滴滴,心脏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

我静静看了那条短信几秒,还是决定先听他的安排,起码当面找他问个清楚明白。

在几个人的掩护下,我上了江延的保姆车。

江延不在车上,他经纪人冷淡地扫了我一眼,

「这几天你先住在我们安排的酒店,等江延的消息。」

我没说话,侧头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手指不自觉地摩挲着手腕上的腕表。

「你手上那个腕表,江延也有一个。」江延的经纪人忽然开口。

「你们在一起快八年了吧。」她语气淡淡,「每年情人节,他都会从国外订制一对情侣手表,他对你还是很上心的。」

我愣了一下,有些恍惚。

我和江延戴腕表,是有原因的。

小时候,我和江延是院子里最不受人待见的小孩。

他妈跟别人好上,抛夫弃子。

他爸经常在酗酒后打他,最严重的一次还被送进了医院。

而我无父无母,从小和傻子奶奶相依为命。

每次我被指着鼻子骂,「精神病的孙女也是精神病!」

江延就会站出来,抡起拳头狠狠地砸过去。

因为太想出人头地,我和江延是院子里读书最好的小孩。

那天,我生着病,我奶奶给我煮粥忘了关燃气,导致家里起火。

幸好江延来找我做作业,及时发现,冷静地喊人过来灭火。

但我和江延的手腕,还是被烧伤了。

在一起后,我和江延过得很拮据。

但我们过的第一个情人节,他还是用兼职攒了很久的钱,买了一对情侣腕表。

那晚,他伏在我耳边,湿热缱绻的气息喷在我颈肩处,

「然然,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后来,他被星探选中,出演第一部电视剧就一炮而红,确实让我过上了好日子。

以后每年的情人节,他都会送我一块情侣腕表。

可是,今年,他没有送。

甚至,他没有陪我过情人节。

我在家做了一大桌菜,等了他一个晚上。

他在哪里呢?

柳瑜的小作文里,情人节那天,剧组刚好杀青,所有人都在喝酒庆祝。

他们两个偷偷溜了出去,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压马路,逛游乐场。

在摩天轮上升到最高处,江延戴着口罩,试探地吻了她。

而她摘下两人的口罩,笑着回吻了过去。

2

我在酒店待了两天。

这两天,我强迫自己不去刷微博,也没有跟任何人联系。

第三天,江延终于出现了。

我发着烧,扶着门框去喝水,一抬头,撞入了江延那双漆黑的眼睛。

他看起来瘦了一些,显得更加硬朗,穿着黑衣,整个人冰凉凉地立在那里。

我无力地靠在门边。

突然想起,今天好像是我们在一起八周年的纪念日。

去年纪念日,江延剧组休假,我们约好去苏州旅游。

到了机场,却遇到了蹲点的狗仔。

危急时刻,解救我们的,是偶然出现在机场的一个女艺人。

「她怎么会和江延同时出现在这里?」

「上个月她不是公开表白江延吗?难道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狗仔们蜂拥而上,把我挤出人群,把她和江延围在了一起,闪光灯此起彼伏。

女方很会炒 cp,看清楚情况后,脸立刻就红了,「剧组休假,我们只是一起出来庆祝啦。」

看江延没拒绝,又故意微微往他胸膛靠,似乎很不好意思。

而江延垂眼看她,嘴角噙笑,目光温柔仿佛要滴出水来。

机场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起哄声震耳欲聋,江延却偏头朝我的方向看了过来,眼神满怀歉意。

到了晚上,热搜前几条都是江延和那个女艺人。

而我呢?想在微博发九宫格的游玩照,甚至不敢带上地址,怕以后被人扒出我的微博,对他有影响。

晚上江延心疼地抱着我,下巴抵着我的发顶,语气坚定又郑重,

「再等等,然然。明年纪念日,我就跟所有人公开,你才是我女朋友。」

3

思绪回到现在,我刚要说些什么,他经纪人突然从后面冒出来,把我全身都搜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才离开。

「你们是怕我藏了录音笔吗?」

江延却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笑了笑,「然然,我很想你。」

我忽然有些想笑,也有些迷茫。

那次纪念日后,我和他的见面次数就越来越少。

他忙着拍戏,跑通告,我只能告诉自己,要学会理解他。

有天我窝在沙发里,实在忍不住发了个朋友圈吐槽,说好想有人陪。

谁知道一睁眼,真就看到江延。

他刷到我的朋友圈,连夜从剧组飞了过来。

开门看到是他,我很是惊喜,胡乱地吻他。

他就笑,慢条斯理地扯掉扣子,

「我也想你,哪里都想你。」

到最后,我就像濒临死亡的鱼渴求水一样,掐着他的手臂喘气。

因为有早戏,第二天天没亮,江延又走了。

我站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失魂落魄地从窗外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发现,他把行李箱留下了。

一打开,里面全是我爱吃的零食。

零食的最下面,放着一张照片。

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话剧演员的签名照。

我之前在微博上听一个大粉说过,江延推掉好几个通告,特地学了三个月的话剧。

原来,是因为我。

再后来,就算他和柳瑜的绯闻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我也愿意选择相信他。

我真的不知道,我和江延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

「关于那条微博,关于柳瑜,你不打算解释解释吗?」

「解释什么?」

「那么多新闻说你们因戏生情,我从来没怀疑过,你说是炒作手段,我也相信了。」

「可现在呢?」

「如果你真的喜欢上了柳瑜,大可直接告诉我,我们分手就是了。为什么要骗我?」

「背着我跟另一个女人偷情,你觉得很刺激吗?很有成就感吗?」

「为什么要把我置于这种境地?」

江延看着我不说话。

「你知道我这些天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网上那些人都是怎么说我的吗?」

喉咙阵阵发涩,因为接下来的话,我已经不忍说出,

「江延,有些所谓的『黑料』,甚至是你放出来的,对不对?」

江延面色一沉,语气依然平静,「苏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看着他,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曾经会因为别人说我一句重话就要拼命的江延,现在面对网上铺天盖地更难听的辱骂,选择了隔岸观火,甚至推波助澜。

毕竟,把我推出去承受大众的怒火,他的团队才有足够的时间危急公关,应付眼下的难题。

看着眼前这个人,我像是突然间疲惫至极,也不想再去纠缠,「江延,我们分手吧。」

「我不同意。」

江延用力攥住我的手,想要碰我的脸,被我冷冷避开。

「我对柳瑜……」

他停了一下,像是找不到说辞,略微烦躁地点燃一支烟,好半天才回答,

「小时候那场火灾发生之后,我也挺怕火的。当时剧场有场爆破戏,我怎么也进不了状态,是她一直在鼓励我。」

「那部戏,我和她饰演的角色感情纠葛很深,我从来没那么入戏过。」

「我只是……一时走不出来。」

他忽然掐灭了烟,眉宇间的烦躁阴郁更重了。

我看着他的举动,忽然笑了,

「你的意思是,你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对她从来没有动一点心?」

江延沉默了。

我盯着他,「你们上过床吗?」

江延脸色微微发白。

「情人节,我等了你一整晚,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当时你和她在一起对不对?」

江延无言地看着我,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

忽然喉咙一阵痒意,我捂着唇猛烈地咳了起来。

额头上探来一只冰凉的手。

「你发烧了?」

江延眉头皱紧,拿起手机打电话,「我叫人送退烧药来。」

我看着他脸上淡淡的担忧,胃里更是一阵泛酸,别过头,干呕了起来。

「你别假惺惺了,真让人恶心。」

他眼底闪过一丝晦色,盯着我看了几秒,忽然揽住我的腰,把我带到沙发上。

我要挣扎,他的手指从腰摩挲着挪到我的后背,出其不意地一按,让我被迫趴在他胸膛上。

「苏然。」头顶落下他的声音,沉哑中像是缠绕着一丝莫名意味的冷意,「你说过,不管发生什么,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

眼看着他就要吻过来,我只好拼尽全力挣扎,「如果你对我还有一点尊重,就放开我。」

江延身体僵了一瞬,到底是松开了我。

「对不起。」

空气安静了下来。

我看向他,

「我会和你和平分手,也不会用你的任何信息去网上火上浇油。但前提是,你必须说清楚真相,澄清所有事实,还我清白。」

沉默了一会儿,江延喉结滚了滚,「不行。」

「苏然,我已经作出了回应,大众对这些事根本就不会感兴趣太久,只要你再妥协一次,等这件事彻底过去——」

「再妥协一次?」我打断他,「什么意思?」

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我颤抖着手,打开很久不敢看的微博。

热搜第一条,就是江延的回应。

「很抱歉占用公共资源,所以在这里,我要先跟大家道个歉。

我和苏然之前确实是情侣,因为某些问题,我们不得不分开。

后来因为拍戏,我和柳瑜走到了一起。

再遇到苏然,我才知道当时她跟我提分手的原因。

她患有家族遗传病。

那晚她来找我,也是因为发病,误以为我们还没分手。再加上当时天太黑,给大家造成了视觉误差。

所以,我很对不起柳瑜,没提前和她说这件事。在这里,我要跟柳瑜说一声抱歉。

苏然清醒后,也感到非常抱歉,她也正式会向大家澄清这件事。」

我呆呆地看着屏幕。

「所以,你今天来找我——」

「是要我向所有人承认,我是个精神病?是我这个精神病前任,在骚扰你?」

4

江延眸色微沉,「然然,待会儿红姐会给你澄清的稿子,你背下来,她会给你录一段视频。」

「等这件事过后,我们还像以前那样——」

「啪。」

极为清脆响亮的一声。

我毫无保留地用足了力气,江延的脸直接偏向了一边。

头顶灯光洒落,我的指甲在他脸上划出一道细长的伤口,血珠一点点涌出。

空气安静了几秒。

江延低垂着脸,平静地攥住我的手掌,眼底渗出一丝温柔,「手疼吗?」

我没挣开,只是抬头轻声问他,「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江延微微一愣。

「去年七周年纪念日,你跟我承诺,要在下个纪念日向所有人公开,我才是你女朋友。」

我低低笑了一下,「今天,是我们八周年的纪念日。而你,让我向所有人公开,我是个精神病。」

江延脸色煞白。

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我和江延从小相依为命,八年时间一点一滴构建的感情,原来只需要一年就能全部摧毁,甚至变得面目全非。

他明明知道,因为我奶奶的病,一直以来,我很害怕被人说是精神病。

明明知道啊。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我竟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江延,你太自负了。你仗着我们八年的感情,仗着我很爱你,认为我会爱到原谅你的背叛,爱到不惜为你放下尊严,去承认自己是个疯子,爱到经历完这一切,还能继续和你在一起。」

「可是,凭什么啊?」

「我爱的是当初那个保护我不被别人欺负的你,是那个即使拍戏再忙也会飞来陪我,给我准备惊喜的你,是那个眼里心里只有我的你。」

我平静地看着他,一字一顿,

「不是现在这个毫无底线,让人作呕的你。」

江延攥着我的手指微微用力,有晦暗在眼底翻滚。

我一点一点,缓慢坚决地把手从他掌中抽出来。

「我不仅不会录什么视频,还会找到记者,告诉大家真相。」

「我劝你考虑清楚。」背后传来他经纪人赵红的声音。

赵红对上我的视线,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屏幕四分五裂,是我的手机。

「不好意思,怕你不合作,我就用了点手段。当然,我们会赔你一部新手机,不过,那里面可就没什么聊天记录了。」

赵红从包里拿出一部新手机,放在我手里,

「你如果要锤,无非是证明你们去年根本没分手。」

她笑了笑,

「你住酒店的这两天,我们已经把你家里有关的证明都处理掉了。包括他这一年送给你的礼物,以及你从今年一月开始的探班票据。」

我难以置信地看向江延。

他脸色一白,略微不自然地避开了我的视线。

沉默片刻,我慢慢开口,「我有备份。」

赵红脸色一变。

「我和他恋爱八年,所有的聊天记录,探班的票据,我都有备份。当然,不在这个手机里。」

我冷冷地盯着江延,

「我的要求不变,你在微博把前因后果说清楚,并且向我公开道歉,也算是保留彼此最后一丝体面。」

江延忽然笑了,眸底闪过一丝讽刺,「备份?」

我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可笑之余,心里有股难以形容的窒息和悲凉。

拿包转身离开,在门口停了一会儿,「我只给你们两天的考虑时间。」

5

走出酒店,我捂着滚烫的额头,叫了辆出租去医院。

半躺着吊水,打开微博。

逐条翻看江延那条澄清微博下的评论。

第一条就是柳瑜:「真的?」

江延回复她:「嗯。」

第二条:「我承认当时说话大声了一点,就凭你对精神病前任还那么好,你绝对不是渣男。」

第三条:「还好分手了,这精神病还怪吓人的。」

第四条:「那个苏然什么时候来澄清啊?」

江延回复:「很快。」

关掉手机,我闭了闭眼睛。

其实,那些聊天记录和探班票据,我没有备份。

这八年,我全心全意地信任他,爱他,不敢在手机里存他的正面照,朋友圈也不常发,最多晒他一个伸出来的手掌或者很遥远的背影,连和他去旅游发微博都不敢带地址。

怎么可能备份。

更可笑的是,关于这一年的聊天记录,我还真的收藏了。

如珍如宝那种收藏。

这一年,我怎么可能没有感受到江延对我的冷淡和敷衍,但我每次都不断告诉自己,他只是太忙了。

情人节那天,我创建了一个微博小号,里面都是我们这一年寥寥可数的聊天记录和他给我发的语音,每次夜里想他的时候就翻出来看一看,仅自己可见。

没想到现在阴差阳错,派上了用场。

一个人在医院吊了两天的水,江延的微博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联系我。

隔壁病床,老太太正给生病的孙女喂饭,我呆呆看着,鼻尖一酸,忽然发现有些想奶奶了。

办好出院手续,我先是打电话给了一个,当时伪装成粉丝去剧组探班时认识的大粉,问她要了一个知名记者的联系方式,然后打了辆车去疗养院。

三年前,奶奶在家里忽然心脏病发作,我在上班,恰好江延拍完戏回来,把奶奶及时送去了医院。

当时医生说奶奶年纪大了,又有癔症,需要有人随身照料,不适合待在家里。

我哭得腿软站不住,江延稳稳扶住我的腰,温柔地帮我擦眼泪,「我一定会帮奶奶找到最好的疗养院。」

从前的江延,对我和奶奶,真的很好。

和江延正式决裂之前,我想去看一看奶奶。

轻车熟路来到奶奶的房间,护工看到我很惊讶,

「你男朋友早上把奶奶接走了,你们不是要带她去拍合照吗?」

脑袋嗡的一声,一股凉意从脚底窜至头顶。

我赫然转身,从疗养院跑了出来,边跑边颤抖着给江延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

「你在哪?」

「你把奶奶带去哪儿了?」

「奶奶现在神志不清,谁也认不得。江延,你到底要干什么?」

那边的声音很嘈杂,隐隐传来闪光灯拍照的声音。

「我在开发布会。」

江延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我恍惚了一瞬,「开发布会做什么?」

「我知道,你根本没有备份。」

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叹息。

「苏然,你那么爱我,怎么可能备份。」

胸腔一股涩意涌了上来,我几乎是从齿缝挤出一句话,「所以呢?你到底想对奶奶做什么?」

「我不会对奶奶做什么。」江延低声,嗓音发颤,「然然,我真的没有办法了。你不出来澄清,我只能让奶奶代替你澄清。」

「我教了奶奶几句话,让她待会儿当着镜头面前说。奶奶记性很好,都记住了。」

我眼泪掉了下来,咬牙切齿,「江延,别逼我恨你。」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然,我会保护好奶奶,你别担心。」

……

等我赶到酒店,发布会已经开始有一会儿了。

我没有通行证,被挡在外面。

大屏幕里,媒体们几乎把现场挤爆,各路媒体架好设备调整镜头,对着柳瑜和江延疯狂拍照。

我没想到,柳瑜也在。

听旁边的工作人员讨论,江延这次开发布会有三个目的。

第一,由那个「精神病」出面澄清。

第二,和柳瑜正式官宣恋情。

第三,和柳瑜官宣再次搭档合作一部甜宠剧。

恍惚中,我看到大屏幕里出现了一张爬满沟壑,苍白无措的脸。

「苏然病情加重,很遗憾不能来到现场,这位是苏然的奶奶。」

江延扶着奶奶的手,把话筒递到她嘴边。

奶奶无助地看着江延,眼神混浊,好半天才颤颤巍巍地开口,

「苏然……生……生病了,不能过来。她……她和江延去年就分……分手了。」

梗着脖子说完,奶奶立刻缩在了江延后面,似乎面前的话筒是什么洪水猛兽。

「看着确实不正常,那个苏然肯定也……」

「也是可怜,一家人都是精神病。」

听着记者们的这些话,我指甲几乎要掐入肉里,恨不得立刻冲进去。

「苏然?」耳边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我偏过头,看着眼前穿着浅灰色衬衫,文质彬彬的男人愣了一下。

「我是刚才和你联系过的记者唐泽。」

「我可以带你进去。」

我用手背飞快擦去眼泪,无声地点了点头。

一进入现场,我就愣住了。

江延和柳瑜正在接吻。

所有人仿佛都屏住了呼吸,现场鸦雀无声,只有闪光灯不断地闪烁着。

视线中,柳瑜微闭着眼,手缓缓移到他腰间缠住。

江延似乎笑了下,捧着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忽然传来一声尖叫,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你不能亲她!」

我循声望去,呼吸滞住。

奶奶站在角落里,佝偻的身子此时站得格外笔直,双眼通红,委屈得像个孩子。

「然然才是你女朋友,你们根本没有分手……」

全场哗然。

奶奶似乎想去制止他们,然而走得太急,没有注意脚下,被椅子腿绊了下,直直倒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现场乱成了一锅粥。

有人报警,有人打救护车,闪光灯依旧闪烁个不停。

「奶奶……」

我冲上救护车,看着昏迷不醒的奶奶,只觉脑袋嗡的一声,全身血液似乎都冻成了冰柱。

一回头,江延追了出来,脸色惨白地看着我。

「然然……」

6

「……这就是你说的,会保护好奶奶?」

我的嗓音嘶哑到极致,内心的绝望和恨意交缠在一起,仿佛要从胸口溢出来。

江延动了动唇,目光茫然,僵直的身子像是被钉在原地。

差不多过了半小时,救护车来到医院,奶奶被送进了手术室。

医生进进出出,出出进进。

我木然地靠着墙边,一只手还残留着奶奶脑袋上的血迹。

一阵低沉的脚步声在冰冷的走廊里响起,逐渐接近。

「……然然。」

我低着头,恍若未闻。

「……奶奶、奶奶一定会没事的。」

「滚。」

江延沉默了一下,呼吸有些急促,「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奶奶也是我的亲人,我怎么会伤害她……我真的没想过奶奶会突然清醒,她明明……」

是啊,这几年奶奶的病越来越严重,明明谁也不记得了。

脑海中浮现刚才奶奶看见江延和柳瑜接吻后受到刺激尖叫的那一幕。

我抬头看他,听见自己又干又涩的声音,「你知道奶奶为什么会突然清醒吗?」

江延呆呆地看着我。

「因为她不懂,自己从小看到大的江延,为什么会带自己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诱哄自己污蔑自己的孙女。」

「她不懂,去年还说要娶自己孙女的江延,现在为什么要深情亲吻另一个女人,还肆无忌惮地当着自己的面。」

所以,在那一瞬,她短暂地清醒了片刻,眼里满是委屈。

她在为我感到委屈。

她是在为我感到委屈啊。

我死死咬着唇,只觉得一阵窒息感的酸楚,五脏六腑仿佛被一把尖刀狠狠绞着,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江延,如果奶奶有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江延脸色煞白,下意识地伸手想抓住我的手,被我狠狠甩开。

「我叫你滚啊!」我的眼神充斥着恨意。

江延嘴唇微微颤抖,眼圈渐渐有些发红,他怔怔地看着我,好半天才开口,

「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和柳瑜官宣是我一时糊涂,我太着急了,想快点让这件事过去。只有官宣才能最快转移焦点,我才能把你从这件事中彻底摘出来。」

他径直跪了下来,声音带着一丝无措的哭腔,

「然然,你骂我吧,打我也行,我求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你的意思是,和别的女人官宣是为了我?」

我只觉得讽刺和可笑,「江延,其实到现在,你还是不觉得自己有错,对不对?」

「把我从这件事彻底摘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真相说出来,不是吗?」

江延愣住了。

「和柳瑜官宣之后呢,你会告诉她真相吗?会和她分手吗?你不会的。」

「柳瑜现在炙手可热,目前和她捆绑对你只有利没有弊。你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呢?」

「更何况,你本来就对她动心了,不是吗?」

江延面如死灰,摇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不是这样的,我爱的是你,然然。」

我看着他,一股难以言喻的涩意弥漫开来,「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做的全是伤害我的事。」

「你背叛我跟别人在一起,利用我被网暴为你挡枪,设计我住酒店,再拿着钥匙去我们家把我们这些年交往过的痕迹通通抹掉。」

渐渐地,眼睛有些模糊,喉咙阵阵发堵,

「多可笑啊,那些我视若珍宝,小心珍藏的礼物和探班票据,那些我们相处的点点滴滴,是被你亲手销毁的。」

江延脸色惨白。

我看了看一直亮着的手术灯,痛苦地闭了闭眼,

「但你最不该的就是,伤害了奶奶。」

江延眼眶通红,似乎想解释什么,却又无从辩驳。

「这些明明是你做错了。承认错误,就那么难吗?你的星途和地位,就那么重要吗?」

江延低垂着头,肩膀微微发颤,「对不起……」

我看着他颓然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把手腕那块手表摘了下来。

这块手表是八年前我们第一次过情人节,他兼职送我的那块,表针已经不能转动了。

今年情人节他没送我腕表,我就重新戴回了那块。

「然然……」江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底闪过一丝无助和恐慌,「求你,不要摘……」

我蹲下来,把手表放在他身边,语气平静,「现在,我们的最后一丝回忆也没有了。」

江延攥住我的手,眼神带着祈求,湿热的眼泪砸在我的手背上,

「然然,我现在就去微博跟大家承认错误,我把前因后果都说清楚,求求你,别离开我。」

我平静地看着他,「太迟了。」

江延拿出手机,打开微博,颤抖地哽咽出声,「不会迟的,不会迟的,我现在就——」

戛然而止。

他看到的热搜第一条就是:他们的八年。

是知名记者唐泽发的微博。

7

唐泽按照我的要求,放了一段视频,和一张诊断报告,还有无数张我和江延这一年的聊天记录,然后艾特了我。

视频里,我坐在床上,平静地讲述着我和江延的八年。

没有诋毁,也没有添油加醋,只是把这一切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

这是我那两天在医院吊水的时候录的。

我打开那条微博的评论。

「我来做课代表:我不是小三,我和江延去年并没有分手,还有,我不是精神病。」

「嘴可以说谎,诊断证明可不能作假,人家就是正常人嘛。」

「玛德渣男,两个姐姐都辜负了。」

「抱歉,我是当时你第一次用自己的号澄清的时候,我骂你倒打一耙的那个柳瑜的粉丝,我向你郑重道歉。」

「太恶心了这个男人,为了洗白竟然诬陷自己女朋友有精神病。」

「江延滚出娱乐圈!」

被唐泽带进发布会现场的时候,我就把这些证据交给了他。

没想到他效率还挺高,才几个小时就上热搜了。

证据确凿,舆论反转,江延的微博疯狂掉粉,没过一会儿,「江延滚出娱乐圈」这条热搜就冲上了热搜第二。

而热搜第三,是柳瑜转发了唐泽那条微博:「被骗了。」

很快,「心疼两个美女姐姐」这个话题也冲上了热搜。

我在这个时候收到了柳瑜的私信。

【他从来没有告诉我,他有女朋友。如果这些天我的粉丝对你说了什么不好的话,我替他们向你道歉。】

「江延,热搜是怎么回事,聊天记录不是都删除了吗?你不是说她很爱你,不会备份吗?」

身后传来赵红气急败坏的声音,她穿着高跟鞋,快步走过来,跟平时傲慢冷静的模样天差地别。

江延站了起来,并没有理会她,只是怔怔地看着我。

我不闪不避地和他对视,

「我说过,只给你们两天的考虑时间。这两天,你们并没有主动澄清真相,我只好自己来了。」

江延喉结滚动,却说不出话来。

「你真的爱他吗?」赵红眼神复杂地盯着我,「你知道现在后果有多严重吗?又有多少商业代言和他取消合作吗?光是那些天价违约金就——」

她话还没说完,外面传来了隐隐的警鸣声。

赵红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报警了?」

我没有回答。

在微博造谣诽谤,当转发量和影响力达到一定标准,报警是可以立案的。

八年的感情,我本来不想闹得太难看,而江延之前大概也是吃准了我的心软,认定我不会报警。

可千不该万不该,他为了澄清,带走了奶奶。

几米外,赵红拿着手机似乎在跟谁打电话,全程眉头紧皱。

到最后,她放下手机,一脸绝望地对江延说,

「江延,你涉嫌违法,公司决定把你雪藏,你彻底完了。」

空气凝滞了片刻。

江延却忽然笑了,他看着我,笑里全是苦涩,

「做错了事,就得承担责任,然然,造谣诽谤你,是我的不对,我愿意付出应有的代价。」

「我只求你一件事。」

他顿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攥紧,显得有些局促,「我被带走之后,如果奶奶接下来有任何消息,告诉我一声好吗?」

我看着他,没说同意,也没拒绝。

警察来的时候,手术室的大门也打开了。

医生边摘口罩边走了出来,

「送来得很及时,病人现在并没有生命危险,就是有些脑震荡,住院观察几天就好了。」

我重重松了口气。

和我同时松了口气的还有江延。

我垂下眼,在江延被警察带走的那一刻,还是喊住了他,「我没有备份,这一年的聊天记录,是我之前恰好收藏的。」

说出这件事,并不是对他有了触动。

只是单纯地想告诉他,自始至终,我对他都是毫无保留地爱和信任,是他先一步放开了我的手。

隔着几米远的距离,江延的背影微微佝偻了下,肩膀颤动,过了好一会儿才挺直了脊背,轻轻「嗯」了一声。

8

江延被拘役了半年。

有一天赵红给我打来了电话:

「其实,之前让你奶奶出面澄清并不是江延的主意。是我让他去做的,他起先坚决不同意——」

我打断她,「可他最后还是同意了,不是吗?」

那边不再说话了。

这半年,我恢复了工作,而奶奶的身体渐渐好转,精神状态仿佛也好了些。

江延刚出来的那段时间,经常给我打过电话,或者来我公司楼下等我,被人认出来指指点点也毫不在意。

我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牵扯,直接拉黑了他。

再后来,我让唐泽帮了个忙,装作我男朋友接我下班,他便不再骚扰我,也没来公司找过我了。

我想,他应该是放下了。

趁着天气不错,我推着奶奶去疗养院的草坪晒太阳。

她最近总喜欢回忆我和江延小时候的事。

一开始,我还觉得别扭,但听的多了,反倒无所谓了。

「那次好大的火呦,延延冲过来救你,当时那么瘦一个人,硬生生把你扛了起来……」

我笑着打断她的回忆,「哪有,明明是扶!」

奶奶努努嘴,摆手表示无所谓,

「还有那次你们跟隔壁大胖打架,他一只拳头挥过来,你替延延挡了一下,延延当时整个人都变了,眼睛红的呦,就像电视里那个什么,哦,超级赛亚人!」

我点头,这件事倒是没错,「不过,人家叫小胖,不是大胖。」

奶奶眨眨眼,随后捂着唇笑了起来,笑了好半天,突然说,「延延昨天来看过我。」

我的笑容僵了一下,结合这两天奶奶追忆往事的举动,俯身撑在奶奶轮椅两侧,「您希望我和他复合?」

「怎么可能!」奶奶眉头皱的老高,眼底溢满了水一样的哀伤,「他当时那么对你……」

「他们都说奶奶是傻子,只记得开心的事情,自动过滤掉痛苦的事情。」

「可延延陪伴我们家然然的时光实在是太长了。奶奶记性不好都忘不掉,然然怎么可能忘得掉啊。」

奶奶握住我的手,低垂着眼,「可我也想你只记得开心的事情。」

「延延小时候,只对然然你一个人好。」

……

晚上,我结束完工作回家,刚下车就看到楼下看到一个修长挺拔的熟悉人影。

「然然。」

江延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眸光沉沉,如幽潭深不见底看不透。

一段时间不见,他又瘦了很多,原本英挺的五官在削瘦且微显苍白的脸上,显得更加锐利深邃。

「情人节快乐。」

他打开手里的盒子,里面是一块崭新的女士镶钻腕表。

我瞥了眼他的左手腕,另一块男士的他已经戴上了。

看着他眼底的期待,我直言,「你知道我不会要。」

他没有说话,只是专注地看着我。

月光冷白,仿佛为他的面容铺上了一层淡淡的难以形容的孤寂。

我转身就走,抬脚踩上石板阶梯。

刚才下过雨,猝不及防一打滑,我似乎听到了脚踝处的细微声响。

短短两秒,在狼狈摔倒之前,我被用力按到了一个坚硬的胸膛。

熟悉的气息瞬间笼罩,我僵硬了一下,推开了他,扶着墙面支撑着身体,脚踝的疼痛一下子猛烈了起来。

江延把外套脱了下来,铺在没被打湿的那部分石板上,「坐吧。」

我没动。

他唇线微抿,强制地把我抱了起来,在我想拒绝的前一秒平静地说,「不要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他顿了顿,「为了我,不值得。」

我唇角弯了弯,眼里并没有太多笑意,「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他垂下眼帘,脱下我的高跟鞋,指腹轻轻揉捏我的脚踝,自顾自地开口,「我在里面的时候,时常会想起我们以前的事。」

「那时我们刚上大学,我还没进入娱乐圈。你想吃煎饼果子,只让我去学校南门的煎饼果子摊给你买,其他地方的你都不要。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南门的要比其他地方便宜一块钱。」

「每次你洗完澡自己懒得吹头发,都会躺在我腿上,撒娇让我帮你吹头发,后来你有次喝醉了告诉我,你觉得这样很像结婚了以后丈夫和妻子相处的感觉……」

「江延。」我打断他,「我不可能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江延目光深深地盯着我,「我每在那里待一天,就会想你一天,然后恍然发现,自己到底有多爱你。」

「可我现在不爱你了。」我语气平淡。

江延脸色一白,沉默了片刻,

「我去找过奶奶了,她说不认识唐泽。」

「然然,你如果交男朋友,一定会告诉奶奶。」

我冷笑,「所以呢?」

江延定定地看着我,「苏然,我们认识太多年,也相爱了太多年了,共同的回忆蜿蜒整个青春,你没办法忘掉我。」

我和他对视,胸腔处有股酸涩的情绪横冲直撞,在身体里乱窜,眼眶涨得发痛。

「是,我是忘不掉你。」我深吸口气,「我忘不掉那些美好的回忆。」

江延似乎没想到我会直接承认,微微一怔,随后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似乎想说什么。

「可那些恶心,难堪的呢。」

「你带给我的背叛和伤害,带给奶奶的伤害,难道就因为这些美好回忆抵消吗?不是这样算的江延。」

「它们就像一根根刺,牢牢地扎进了我这里。」

我戳着自己的胸口,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但我没去管,直直地看着他。

「直到现在,每次我一看到你,这些刺就会在身体里叫嚣,挑破我的血肉,用痛意提醒我,你带给我的伤害到底有多大。」

江延慌乱地伸手想为我擦眼泪,但看见我抵触厌恶的眼神,手停在半空,缩了回去。

他阖了阖眼,悲伤地看着我,「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做,怎么做才能让你——」

我无力地摇了摇头,

「你说在里面一直在想我,只有我吗?你没有一分,哪怕只有一秒想过柳瑜吗?」

江延嗓音发颤,「然然,我说过,我对她只是——」

「一时的新鲜感对吗?」

我望着他,眼前一片模糊,声音沙哑得不成样子,

「当初柳瑜发了篇小作文锤你,里面是你们相识相恋的过程。当时你一句解释都没有,把我一个人丢在酒店。那两天,你知道我把那篇小作文看了多少遍吗?」

江延脸色惨白,眼眶通红地看着我。

「六月底我坐了一天一夜的车去你们剧组探班,到了之后我严重水土不服,你却心不在焉,一直看手机。后来你说导演临时要补拍一场戏,回剧组了。」

「柳瑜的小作文里,她那晚生理痛,给你发消息想吃蛋糕,你亲自买了红糖水和蛋糕送过去,还帮她揉了一晚上的肚子。」

我无声地流泪,「不管是不是因为一时的新鲜感,至少在那一刻,在我们都需要陪伴的时候,你选择了柳瑜,心疼的也是柳瑜。」

「而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每次相处时你对我不自觉的冷淡和忽略,都能在柳瑜的小作文里找到对应的,你爱她,对她好的细节。」

江延抬手捂住眼睛,泪水从指缝流出,「对不起,然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

我忍着脚踝的疼痛,艰难地站了起来,「你还不明白吗江延,我们回不去了。」

「我现在忘不掉你,并不代表以后就忘不掉了。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四年。更何况,生活又不是只有爱情。我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

「但是,请你以后都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我挺直脊背,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背后传来江延带着哭腔的声音,「要是我没有进娱乐圈就好了。」

「没进娱乐圈之前的江延,是只对你一个人好的江延。」

我没有回头,甚至没有停顿。

忽然想起,当初江延进娱乐圈,其实是为了给我买一台笔记本电脑。

当时我跟江延随便抱怨了几句笔记本写论文用得很卡,他就记住了。

在街上发传单的时候,被星探看中了,问他愿不愿意拍一只小广告。

报酬是五千块,刚好够买一台笔记本电脑。

那天晚上,他托着腮帮子,那双漆黑的眸子静静地欣赏我拆礼物惊喜的模样,摸了摸我的头,温柔又自豪。

后来,那支小成本广告爆红,他正式进入娱乐圈。

我为他感到开心,又有些隐隐的担忧。

他就笑,低头亲我的脸,语气那么的坚定,

「谁说有钱就会变坏啦,苏然,我要为我们的将来赚好多钱,我会永远爱你。」

可当初那个一遍遍承诺自己不会变的少年,最终还是,应了物是人非的景。

(全文完)备案号:YXA1g06vMR0SMJkQ5y8cZ8Zp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