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如果你是虐文里的女主你会怎么办?

我那嫁入宫中的嫡姐失宠了。

她想选一个模样好、又好拿捏的庶女进宫,为其复宠。

要说美貌,整个侯府谁能比得过我呢。

不过我进宫后,她的好日子可就彻底到头了。

1

我名付婉婉,侯府庶女,排行三,生母江南瘦马,善歌舞、音律诗词精通,一首琵琶绕梁三日不绝,我父亲安逸侯甚是宠爱,进府次年生下了我。

只是我不能叫她娘,只能叫她姨娘,一年到头只能见十二次,次次只有一炷香。

每次见到她,她都是歪在榻上,脸色泛白,病病殃殃,说话都很轻很虚弱。

但她很疼我,每次都偷偷塞给我银票,要我谨言慎行,要眼明心亮,莫要太过于相信身边的人,要有自己的主见。

但是她并不知晓,在这侯府中,庶女加起来十几个,我根本排不上号。

嫡母也没心思收拾我。

只是最后见母亲那次,我亲眼看见母亲被送到几个陌生男子榻上,活活折磨至死。

到处都是血,又腥又臭。

我还听到他们说,有孕的妇人玩弄起来就是爽快。

我被丫鬟捂住嘴,才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等回去后我就病了。

迷迷糊糊间我听见人说,我会看见这一幕是嫡母特意安排,因为我娘怀了身孕,她就是要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生母惨死。

那一瞬间,我心中充满了仇恨。

我发誓要为娘报仇,让她们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我等了许久的机会终于到来。

2

「九小姐,夫人请你过去。」

我乖巧的跟在嬷嬷身后,一副乖巧怯弱的样子。见到嫡母我也急急忙忙行礼,生怕自己做的不好。

「婉婉啊……」

嫡母才开口就拿着帕子装模作样擦了擦眼睛。

紧接着开始了她的表演。

她说她待我不薄,如今是我回报的时候了。

我早已经打听到,嫡姐瑜妃殿前失仪被皇上训斥,就此失宠。

传信出宫要选一个模样好、又好拿捏的庶女进宫,为其复宠。

要说美貌,整个侯府谁能比得过我付婉婉。

我抬眸一副懵懵懂懂不知所措的样子,让嫡母瞧着甚是满意。

「婉婉,若是我让你进宫陪你大姐姐,你可愿意?」

「进宫去住几天就回来吗?」我天真的问。

「是的,住几天就回来。」

我点点头,「我愿意。」

嫡母很快就安排好我进宫,只给我带了丫鬟莲儿。

莲儿比我大两岁,有些胖乎乎的,但是为人比较机灵,算得上我为数不多可以信任的人。

她哥哥在外院当差,我很多消息都是通过她哥哥打听来。

说实话,我也不是很相信莲儿。

进宫之前,嫡母为我重新做了几套衣裳,胸口开的很低,会露出大片雪白。

我佯装不懂,开开心心的准备进宫。

庶姐妹们过来送行,嘴上说着羡慕的话,眼眸里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一群蠢蛋,都是要被拿来联姻,为家里嫡兄铺路的垫脚石,我至少是去宫里,选了权利最高、最大的那个人。

只要我得了宠爱,往后她们见到我,都得跪地叩拜行礼。

我进宫的那天,阳光明媚、暖意融融,我觉得寓意极好。

进宫后,我和莲儿站在殿门外,听里面宫女轻唤,「娘娘,九姑娘来了。」

「让她进来吧。」

瑜妃声音慵懒,又带着一丝丝病意。

我果然没猜错,她病了。

我行礼后,她直勾勾的看着我,好一会才说道,「九妹妹长得真好。」

「娘娘才是天姿国色。」

这话我说的很违心。

健健康康的嫡姐都没我美丽,更别说如今病气缠身的瑜妃娘娘了。

「呵!」瑜妃轻轻的笑了笑。

让人带我去客房休息。

然后就好几天没召见我,我也不急着面见皇上,得到宠爱。

毕竟我才十四岁。

但我也会偷偷从后门溜出去,在荷花池的亭子里玩耍,或是摘了荷花、或是摘了莲蓬剥了吃。

直到那天,我见到了我的姐夫、皇帝!

3

「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我坐在小船上,怀里抱着好几支荷花、莲蓬。

看着凉亭上的男人,我有些心虚。

男人眼里染了丝丝笑意,他问我,「你是谁家的?」

「你管我谁家的,我告诉你这可是后宫,你赶紧走,不然我就叫人来了。」

我虽然表现的很理直气壮。

假装不认识他。

但其实,我第一眼就知道他是皇帝。

他虽然穿着常服,但腰间玉带贵重华美,雕刻着爪子很多的龙。

皇帝在凉亭上不肯走,我在船上急的不行。

万一被瑜妃知晓我和皇帝碰到过,我的计划就进行不下去了。

「你、你怎么还不走?再不走我喊人了。」我色厉内荏呵斥他。

但其实我心里慌的不行。

毕竟他是皇帝,我未来荣华富贵都在他一念之间。

莲儿小心翼翼扯了扯我的衣裳。

我扭头对莲儿说,「别急,把他吓走,我们就回去。」

皇帝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小丫头,我们还会再见的。」

「谁要跟你再见。」我嘟囔一声。

看着他离开后,赶紧带着莲儿遛回去。

当然,我感觉到他站在高处看着我,但我就是不回头。

不仅如此,我还好几天没有再去荷花池。

这些日子,我都打听清楚了,皇帝后妃众多,七七八八加起来得有六七十个。

那些妃子个个都百依百顺,皇帝早已经没了新鲜劲。

我得做些不一样的事情,让自己与众不同,不说独宠,至少要不一样,才能盛宠不衰。

只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去勾引、皇帝,瑜妃把我喊过去责骂了一顿,无非是不许我再去后面的荷花池。

让我不去?我就不去?

怎么可能呢。

不去怎么勾、引皇帝?

所以当天下午我又带着莲儿偷偷的去了。

采了好些荷花,我看见远处走来的男人,小声跟莲儿说道,「我想回家了。」

「可是小姐,没有娘娘允许,我们出不了皇宫。」

「……」

其实我压根不想回侯府。

回去了我还怎么成为皇帝的宠妃,怎么为娘报仇?

我吸了吸鼻子,「算了,多采一些莲蓬吧,接下来几天我又不能来了。」

「是!」

我们抱着荷花、莲蓬上凉亭的时候,又看见了皇帝。

他看起来并不老,按照年纪应该是而立之年。

当然对我来说,他年纪大小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要怎么样才能得到他的宠爱。

一飞冲天。

我看他背对着我们,看着荷花池,我带着莲儿打算小心翼翼的离开,不惊扰最好。

却不想他回过头来。

我故意吓的一抖,「你、你怎么忽然转过头来。」

「我警告你,不许告诉别人在这里见过我,否则要你好看。」

「莲儿快走。」

这是我故意表现,就是希望皇帝觉得我是个又笨又傻又天真,还有些虎的小姑娘。

当然,我并不知晓,在我离开后,有人到皇帝面前禀报了我所有的一切,包括我死去的娘。

「付婉婉?瑜妃妹妹?」

「倒是跟瑜妃一点不像。」

4

我和瑜妃怎么会像呢。

她是侯府嫡女,掌上明珠,前途一片光明,而我呢。

瘦马生的庶女。

府里很多人说起我都嫌晦气。

这次回来,瑜妃罚了我和莲儿,让我们跪在屋子的角落里。

只是我没想到,皇帝会过来。

还与瑜妃说了一会子话,显然他并没有发现跪在角落的我,也或许是发现了,但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是听到了声音,却看不见他的人。

等到皇帝走后,瑜妃走到角落,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回去吧!」

「娘娘,我可以回侯府吗?」我小声问。

在侯府我是个隐形人,别人欺负我都觉得丢脸。

我住在最偏僻的院子里,有我娘留下的钱财,我其实过的很不错。

瑜妃蹲下身,伸手捏住我的下巴,「婉婉,进宫后就回不去了。」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

见惯了宫里的富贵奢华,权势滔天,谁还愿意回到侯府偏院去。

「傻姑娘!」瑜妃呵笑。

「回去吧,下次不准再去荷花池了。」

「娘娘……」我轻唤。

「娘娘,我在宫里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一个伙伴,我、我……」

我说着说着红了眼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真真是楚楚可怜。

瑜妃伸手扶我起来,「婉婉你记住,在宫里也是没朋友的。」

我不知道瑜妃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但我知道她一定不安好心。

她与她母亲一样,表面慈眉善目,实则最是恶毒狠辣。

我也是这样子的人。

高门大宅内,又有几个是天真无邪的呢?

「回去吧。」

我回到那间小屋子内,哭了很久。

跟莲儿说我想回侯府,想吃临仙楼的糕点。

这些话不单单是哭诉给莲儿听,也是哭诉给盯着我的宫女太监听。

亦是哭诉给那个对我似乎起了兴趣的皇帝听。

只要改天我吃到了临仙楼的糕点,或者说我吃到了宫里的糕点,我的目的就成功了一半。

果不其然。

皇上赏赐了瑜妃很多糕点,瑜妃吃不了就赏了我一些。

吃着糕点,我露出了满足的笑。

只有我自己清楚,我为什么会笑的如此满足。

我在小院子里和几个宫女一起踢毽子,仿佛对一墙之隔的荷花池已经不感兴趣,或者说是因为惧怕瑜妃不敢再去。

所以这日有交好的小宫女劝我出去走走。

她开口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皇帝的眼线,或者是瑜妃的眼线。

「可是娘娘不让我去。」我满脸失落。

还有对瑜妃的惧怕。

「九小姐想去就去呗,奴婢会为您盯梢并保守秘密的。」

我当然是要去的。

不过我得试探试探这宫女到底是谁的人?

如果不被瑜妃知晓,那就是皇帝的人。

「这……」

我犹豫不决。

想去又不敢去。

宫女碧荷又劝我道,「九小姐,如今这天,荷花池的荷花肯定开的很好,莲蓬也更多了。」

「莲子不单单可以生吃,还可以炖莲子羹,莲芯可以泡茶呢。」

我当然知晓。

我咬着唇,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莲儿,我们走。」

又看向碧荷,「你一定要帮我保守秘密呀。」

「九小姐放心,奴婢定守口如瓶。」

我对碧荷的信誓旦旦一点不在意。

今天我到荷花池的时候,皇帝一开始是不在的,我带着莲儿上了小船,莲儿划船,我采莲蓬、荷花,还唱起了娘教我的一起一首小曲,「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谁能知道侯府庶女九小姐有一把好嗓子。

娘说,我是正儿八经的侯府小姐,不是供人消遣的伶人瘦马,要我自爱。

可娘却忘了告诉我,高门大宅内规矩多,尊卑更是重。

「小姐,您怎么哭了?」莲儿慌乱的给我擦眼泪。

我挥开她的手侧开头,抬手轻轻擦拭眼泪。

一艘小船慢慢的朝我们驶来。

皇帝坐在船头吹着玉笛,竟是我先前小曲的调子。

我心中大喜。

却是让莲儿快走。

但皇帝速度更快,他竟一步跨到我们小船上。

船身瞬间晃动起来,我故意惧怕的站起身,想要抓住点什么。

然后就抓住了皇帝,并扯着他一起掉进了荷花池里……

5

荷花池内,我扑腾了几下,就被皇帝搂在怀中。

我浑身僵硬,心跳如鼓。

这是我们第一次亲密接触。

也是我第一次靠近一个男人。

「你、你、你放开我。」

害怕是真,颤抖也是真。

「你会泅水?」皇帝沉着脸问。

我当然不会。

被他怀抱着上到岸上,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的莲儿上前问我,「小姐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

恼怒的瞪了皇帝一眼,站起身想要赶紧回去。

脚腕却扭到了。

「啊!」

我疼的叫出声。

对天发誓,这次真不是故意的。

我从不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算计人。

我被皇帝拦腰抱起的时候,我慌乱的捶打着他的胸口,「你快放我下来,你要做什么?你这个登徒子!」

「你想这个样子回去,被瑜妃责罚?」皇帝沉声。

「……」

我当然不想。

皇帝抱着我去了一间屋子,让人找来衣裳给我换上。

换上后我发现这本来就是我的衣裳。

我看着洗漱之后换上龙袍的皇帝,俊逸威武。

「……」

我满目震惊、错愕、后怕,然后跪地行礼,「见过皇上。」

然后我哇一声就哭了。

皇帝兴许是见我哭的莫名其妙,问我,「你哭什么?」

「我,我冒犯了皇上,呜呜……」

「害怕了?」

我点点头。

眸中都是茫然和惧怕。

「呵!」皇帝轻笑,揶揄道,「不知者无罪,起来吧。」

「皇上不怪我?」我鼓起勇气问。

「嗯,不怪你,起来吧。」

我看着皇帝,见他面上带着些愉悦的笑,才慢慢起身,「皇上,我可以回去了吗?」

「你怕朕?」

我当然不怕。

当一个人孑然一身,便会无所畏惧。

但我能这么说吗?自然是不能的。

「我要回去了,若是娘娘知晓我跑出来,又要罚跪,你……」我忽然看向皇帝。

「皇上,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

「娘娘为什么不让我来荷花池玩耍?我除了采摘一些荷花、莲蓬,我哪里都没去,也做没做别的坏事呀!」

我越说越委屈,眼泪直流。

都说美人落泪,招人怜惜。

我想我此刻应该是招皇帝怜惜的。

因为他抬手给我擦拭眼泪,满目的温柔和宠溺,「莫哭了,多大点事情。」

「你要是喜欢到荷花池玩耍,朕与瑜妃说,让她莫要拘谨着你。」

「真的吗?」我红着眼、哑着声问。

「嗯。」

得了皇帝肯定,我噗嗤一笑。

憨憨的又娇气。

这种神态我早已经信手捏来。

「皇上,那我还能不能再求你一件事情?」

「?」皇帝挑眉。

「我想出宫回侯府去,可是娘娘说进宫以后就出不去了,我,我……」

我说着眼圈一红。

「宫外很好吗?」皇帝问我。

「当然了,长安城那么热闹,临仙楼糕点也好吃的不得了……」

我叽叽喳喳分享着为数不多的几次出门,以及我偷偷趴在院墙上问挑担的街贩子买零嘴。

这个时候的付婉婉,是没有心机算计的付婉婉,只有满腔童真和赤诚。

「走,朕带你出宫玩去。」

「……」

我瞪大了眼睛。

错愕、震惊,不可置信。

但我双腿像有意识一般跟在了皇帝身后。

他让我喊他晟哥哥。

我心里不停的腹语,一个劲的告诉自己,为了荣华富贵,为了权势,为了给娘报仇。

然后甜滋滋、羞答答的喊了声,「晟哥哥。」

6

皇帝这个人很狗。

带着我在逛街,居然还让我戴上帷幔。

请我吃糖葫芦,还跟我抢。

甚至带我去了秦淮河畔,听伶人吟唱。

不得不说那伶人一把好嗓子,曲调悠然婉转,十分动听。

他见我听得认真,居然叫我走。

「我不走,还没听完呢。」

「外面马上要开始放焰火了,真的不走?」

焰火啊。

我其实是看过的,但是我只能站在最后面,踮起脚尖看着嫡姐、嫡兄他们去放,作为庶女的我是没有资格的。

我站在原地,眸光黯然,「焰火啊,我看过的。」

「点过?」皇帝挑眉问。

我张张嘴,死鸭子嘴硬道,「当然!」

小声补上一句,「没有。」

皇帝哼笑一声,「你要是多喊我几声晟哥哥呢,我说不定就让人去安排一下,给你准备焰火点着玩。」

「……」

我眨了眨眼睛。

心里太清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皇帝不可能无缘无故对我好。

但我要维持住天真、不谙世事、贪玩的性子,只能忍着不甘,跟在他身后喊他,「晟哥哥。」

「晟哥哥……」

可这皇帝狗的很,任我喊的口干舌燥,喉咙都疼了,还不为所动。

「哼!」我双眸喷火的瞪着他。

恨不得咬他几口。

他却起身,似疼爱、似宠溺的揉揉我的头,「走吧。」

我愣在原地。

好一会才像炸了毛的猫,「你干嘛弄乱我的头发。」

「……」

皇帝看了我两眼,「蠢丫头,还不跟上?」

然后迈步就走。

我心里骂了几句,快速跟上去。

「晟哥哥,你等等我。」

有权有势的皇帝特别准备的焰火,比起侯府的可上档次太多了。

我一开始还有些害怕,但是渐渐的我也就忘记了害怕,也忘记了我的仇恨。

只是一个单纯天真十四岁的小姑娘,开心的笑、开心的玩。

皇帝就坐在不远处喝茶看着我。

我偶然间看见他眼眸中的宠溺,觉得莫名其妙。

为什么是宠溺?不应该是男女之情吗?

「蠢丫头,走了。」

「我不叫蠢丫头,我叫付婉婉。」

皇帝拧了拧眉,像是妥协了一般,「婉婉、走了。」

等回到皇宫,我才想起了一件事情,「皇上,你不送我回侯府吗?」

「朕什么时候送过送你回侯府?」

「你……」

我张张嘴。

委屈的红了眼眶。

当然,这是装的。

我才不要回侯府去呢,我又不傻。

「你讨厌。」

离开的时候,我冲皇帝吼了一声。

只是声音娇媚、带着几分甜。

这哪里是吼,分明是撒娇。

我是万分不敢回头去看皇帝的眼神。

回到自己住的小屋子,莲儿已经急坏了。

我兴高采烈的跟她分享我去了哪里?还把我藏着的糕点给她吃。

甚至分了两块给碧荷。

瑜妃宣我过去的时候,我没想到皇帝也在。

「婉婉,过来见过皇上。」瑜妃声音很嘶哑,好像是哭过。

我才不会管她有没有哭过。

她哭瞎眼睛都跟我没关系。

是她们千方百计把我送进宫的不是么?

给皇帝行礼前还偷偷瞪他一眼。

「臣女见过皇上。」

「不必多礼,起来吧。」

我站起身,低垂着头。

「听瑜妃说你喜欢去后头荷花池玩?」

「嗯!」我轻轻点头。

「喜欢以后就常去吧!」

装模作样的蠢皇帝。

居然还装不认识我,瑜妃她也不是蠢猪,肯定是有眼线的呀。

他真是小看后宫这些嫔妃了。

看瑜妃恨不得吃掉我的眼神,就可以证明,她什么都知道。

「谢皇上。」

皇帝淡淡的颔首,「瑜妃,你这妹妹十分有趣,以后别有事没事就责罚她,还是个孩子呢,得多宠爱着些。」

「即便是做错了,也该好好教导。」

皇帝这一波操作,别说瑜妃不懂。

我也不懂了。

我想做宠妃,不想做还没长大的小破孩啊。

7

皇帝离开后,瑜妃看我的眼神恨不得吃了我。

她让我说与皇帝发生的一切。

我也不是吓大的呀。

有皇帝撑腰,瑜妃就算再恼火也不敢真拿我怎么样。

我一点一点跟她说,详细到皇帝当时的表情。

看着她满脸痛苦、愤怒,又不能拿我怎么样的时候,我心中得意极了。

「你回去吧。」

「是,娘娘!」

我福身行礼离开。

接下来几日我每天都去荷花池玩耍,但是没碰到皇帝。

我压根不在乎,毕竟我还年轻,十四岁花样年华,这么早也根本没办法侍寝夺宠。

我一会防备着瑜妃害我,但她却没有行动,而是办了一个赏花宴,请了宫里其她妃嫔,然后把我介绍给大家。

她甚至佯装说漏嘴,把我得了皇上允许,每日在荷花池玩耍一事弄得众人皆知。

她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羡慕、嫉妒、恨、探究的眼神纷纷投向我。

她在借刀杀人。

很快有嫔妃邀请我去游花园、去她们宫殿里小坐。

我去了后她们都趁机打探皇帝的消息。

皇帝后宫妃嫔很多,但是皇子公主却很少。

好多还在娘胎就没了。

有的生下来没活多久夭折了。

这些少不得都是宫妃们的手段。

更有嫔妃让我帮忙带信给皇帝。

我并未推诿,信我确实给皇帝了,至于皇帝回不回信就不是我能掌控的事情了。

万万没想到,我帮哪个妃子带信,皇帝就会去这妃子宫里坐坐。

然后我就成了整个后宫的香饽饽,看着瑜妃气到饭都吃不下,整个人消瘦下来,侯夫人急急忙忙进宫探望。

把我叫过去训斥。

我站在一边沉默着,一言不发。

侯夫人又不敢真拿我怎么样,如今她连接我出宫都做不到了。

我低垂着头,心中甚是得意。

「婉婉!」

「?」我抬眸看向侯夫人。

「你能见到皇上?」

「偶尔能见到,很多时候见不到。」

我倒是没说谎。

皇帝日理万机,怎么可能像我一般无所事事,就在荷花池边想着怎么得宠,怎么报复付家。

侯夫人当时的眼神,恨不得生吞了我的。

但是我不怕。

她们现在有求着我。

侯夫人装模作样说了许多姐妹情深、要互相帮衬的话,我左耳进右耳出,绝对不被她糊弄。

瑜妃到底还是没能复宠,皇帝也没来看她。

皇帝倒是跟我在荷花池的凉亭里见过几次,他匆匆忙忙的来,又匆匆忙忙的走。

好几次看着我陷入沉思。

我可是有眼力见的姑娘,他沉默的时候,绝不出声打扰。

在我把后宫这一池子搅浑,准备浑水得宠的时候,去五台山祈福的太后娘娘回来了。

嫔妃们一时间都懒得管我,就连瑜妃看着我的眼神都幸灾乐祸。

仿佛我要倒大霉的样子。

「……」

我心里多少有点惶恐。

毕竟好色的皇帝比执掌后宫大权的太后娘娘好糊弄多了。

太后回来这天,我就被召见了。

瑜妃送我过去的时候,一路上还不停的敲打我。

我一路沉默着,到了慈懿宫,被太后身边的嬷嬷领进宫殿。

一眼就看见太后坐在凤椅上盯着我看。

她面容上还有倦色,双眸却微微泛红,显然是才哭过。

「臣女拜见太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我快速跪下磕头行礼。

太后却是朝我招手,「丫头,起来吧,过来让哀家瞧瞧。」

「?」

这和我预设的不一样。

我忐忑不安的上前,太后抓住我的手,拉我坐在她身边。

她仔细端详着我的脸,仿佛透过我在看某人。

她摸摸我的脸,「好孩子,你受苦了。」

「?」

我一脸懵逼。

这哪跟哪?

「以后住哀家这边来可好?」

好、当然好。

再没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住在太后的慈懿宫里,离得宠还远吗?

8

所有人都没想到我居然得了太后宠爱。

太后的宠爱比起皇帝来,那是轰轰烈烈。

我可以随意在宫里走动,可以随意出宫,还能陪着太后出席各种宴会,我都坐在太后身边,陪着她老人家说说笑笑。

我表面依旧天真不谙世事,但却多了骄纵。

我骄纵却从不仗势欺人,我怕失势的时候被别人踩。

所以我广结善缘,善待身边伺候的下人,爱护宫里的花花草草、猫猫狗狗,和睦各宫嫔妃,依旧颠颠的给她们跑腿,帮忙送信给皇帝。

我也得了不少好东西,在宫外置办了大宅院,买了两个庄子,开了几家铺子。

十五这年,太后为我举办了盛大的及笄礼,从此我就是个大姑娘了。

我依旧没歇过要做皇帝宠妃的想法。

但是我已经不巴巴的去勾引皇帝了。

毕竟我想见到他太容易。

我对他从来都是不屑一顾,时不时还怼他几句,在他眼里,我一直是个泼辣的蠢姑娘。

但是有一点,皇帝这一年没怎么去后宫了。

我不知道他对我有没有男女情爱,但是他对我很好,我在他身边吵吵闹闹,他一直很包容。

会带着我出宫玩耍,去一些女孩儿不该去的地方,稀奇、刺激到回宫后,我都要缓好几天,才能缓过神来。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笑眯眯的问我,「蠢丫头,下次还去吗?」

「我叫付婉婉!」

「哦,蠢丫头付婉婉。」

「蠢皇帝李晟。」

我也敢直呼他名讳,骂他蠢。

当然,我试探过他的底线,能对我容忍到什么程度?

我们斗嘴的时候,太后也瞧见了,她没有责罚我,只含笑的看着,仿佛在怀念什么。

我十六岁这年,还在宫里转悠,也有人试探过想娶我。

太后喊我到身边问我,「婉婉,你对未来的夫君有什么想法?」

「……」

我想了想后小声道,「像皇上那般疼宠我的,太后娘娘,您说我会嫁这样子的夫君吗?」

太后愣了愣。

把我搂抱在怀里,「会的,我们婉婉这么好。」

但是皇帝开始远离我了。

见我不会喊我蠢丫头,而是沉默的看着我,他好几次欲言又止,然后转身离开。

我当然知道他的纠结。

他一定在想,我是拿他当哥哥?还是多少有些情爱?

如果是前者,他应该会让我出宫嫁人。

如果是后者,他应该会把我留在宫里。

我比较在意的是他对我呢?是否有男女之情?

所以在第一次月事来了结束后,我假装喝醉去找他。

抱着他问,「晟哥哥,你爱慕婉婉吗?」

「婉婉爱慕晟哥哥。」

「晟哥哥你呢?你和婉婉的心思一样吗?」

他看着我素来宠溺的眼神里染上了我看不懂的欲色,然后紧紧的吻住了我的唇。

不知道是谁先主动扯掉了对方的衣裳。

总之我们在一起了。

第一次很疼。

我醒来后瞪他,还踢他。

只是被折腾一夜,我哪里有力气。

对他来说不过是挠痒痒般。

我见他不疼不痒,我反倒把自己气哭了。

他抱着我哄,「婉婉,我为等你长大,已经两年不曾歇在后宫了,你真感觉不到我对你的情意?」

我震惊、错愕后,抱着他哇哇大哭。

「我以为一直都是我一厢情愿。」

「你这个坏蛋。」

都说男女之间,最先开始的时候都是甜甜蜜蜜,我和李晟也是。

当然我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要付家灭亡。

这个时候的我还是不懂,我对李晟的爱有多少?是虚情假意?还是虚与委蛇?

亦或者就是单纯的利用。

但是他册封我为贵妃时,是直接跳了好多级,就封号都想了好多个。

最后敲定宸、敏、懿。

懿是太后添的,可见对我的宠爱了。

所以我成了懿贵妃。

那个与皇帝初遇的荷花池被视作我们定情的地方,很多宫殿的门都被封了,不允许任何人再进入荷花池。

我的宫殿离荷花池一墙之隔,离皇帝的养心殿、御书房也很近。

独宠后宫,太后撑腰,我几乎可以横着走,但我依旧和善可亲,跟从前没有任何不同。

也有不同。

就是床笫之间,我极其好学。

没几个月,我便有了身孕。

妃嫔们看着我的肚子,恨不得往上面戳几个洞。

就连平日里和善的皇后娘娘,也对我出手了。

可惜她手段不够高,也没想到表面天真的我,实则心思深沉,防备着后宫所有人。

包括皇帝、太后。

我不是不相信他们对我的爱和宠溺,我只是明白,在这深宫之中,不可轻信任何人。

皇宫之中是没有朋友的。

皇后被废打入冷宫,就像秋天的一阵风、一片落叶,在我面前飘散过去,就过去了。

我在十七岁这年春三月,生下了我和李晟的第一个儿子,李琛。

我不知道别家父亲是怎么样子的?但是李晟会抱着阿琛哄,会和太后抱怨他的龙袍被阿琛尿湿了,他用膳的时候,阿琛拉屎了,他好不容易批复好的奏章,抱阿琛过去看看,阿琛往上面吐口水。

太后对阿琛更宠爱。

每天都要看一眼。

我还是那个心善人美的贵妃娘娘。

瑜妃见我的时候,都要屈膝行礼。

我也没有为难她,只是冷着她,就足够她喝一壶了。

我在李晟眼里,还是个妒妇,不许他去后宫,不许她宠幸别的妃嫔。

这只是李晟的一厢情愿。

其实我真没有这么在意他是否宠幸了别人,但是他希望我吃醋、捏酸,我就会捏酸吃醋。

偶尔跟他闹一闹也是夫妻情趣。

待到阿琛七个月,我十八这年。

朝堂上有大臣提议封后。

李晟说我生育皇子有功,母凭子贵堪为后。

所以我成了皇后娘娘。

十八岁的皇后娘娘,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飘了吧,会得意忘形吧。

这些人还真是小瞧了从小就会筹谋算计的我。

尤其是侯府众人。

他们轮番进宫求见,因为我为后,作为我的娘家,他们也该有所封赏,但是皇帝好似忘记了一般,绝口不提。

9

「臣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我坐在凤椅上,看着跪伏在地,像我行礼的男人。

我的父亲。

我竟觉得很是快意。

我甚至没有立即出声宣他起来,就这么淡漠的看着他。

忽然间我笑了,「免礼。」

「谢娘娘。」

他抬起头来,看着雍容华贵的我,显然也很陌生。

应该是陌生的。

我们名为父女,但其实他从未疼爱过我,从未多看我几眼,甚至照顾我一二。

他眼里只有他的嫡子、嫡女,又那么看得见我们这些,给他嫡子、嫡女做铺路石的庶女。

「娘娘……」他轻唤。

我淡淡嗯了一声,有些兴致缺缺。

其实我一点不想见他,不想听他满嘴仁义道德。

把正义、孝道放在口中,其实最缺德的就是他。

「侯爷若是想着爵位一事,你还是别开这个口,本宫不会去找皇上,更不会开这个口。」我毫不犹豫的打断他接下来满嘴虚伪。

直接把话挑明。

「你……,婉婉……」

「侯爷知道我小名叫什么吗?知晓我生辰八字吗?知道我母亲怎么死的吗?知道我离家这几年为什么从未回过侯府吗?」

「我曾经不明白为什么进宫,后来我才知道,侯夫人送我进宫是为瑜嫔固宠,可是她没有问过我愿意不愿意。」

「进宫之后瑜嫔也从未照拂过我。」

瑜妃因为犯错,被贬为瑜嫔。

认真说起来还是我的手笔。

「你也从未关心过我,生而不养、生而不教、生而不爱,你有什么资格沾本宫的光呢?」

「或许侯爷进宫之前,应该想一想,在侯府那十四年,你有哪点待我好可以拿出来说一说?」

我的声音很冷很沉。

这是我第一次对着人表露出我真实性情。

我就是个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的人。

我看着他脸色骤变,觉得快意极了。

「没有对吧,所以你应该跪安,退下吧。」

「……」

他沉默了好一会,像是忽然想明白了般。

「臣告退。」

他转身就走。

没有回头。

自然看不见我红着的眼,流下的泪。

谁不想父母疼爱,如珠似宝的长大。

可惜这些我都没有。

我被李晟拥入怀中,他恨铁不成钢的道,「就这点出息?」

抬手擦掉我眼角的泪。

还抱着我亲了亲。

我一时间觉得丢脸极了。

「谁说我哭了,我就是被风沙迷了眼。」

「你个坏胚,看我笑话。」

我去掐他的腰肉。

其实也没使劲,他却嗷嗷叫着,「皇后娘娘饶命,皇后娘娘饶命!」

硬生生把我逗笑了。

太后娘娘也让人来请我去慈懿宫用膳。

我想到太后宫里新来的川菜大厨,瞬间眼冒星星,拽着李晟、让人抱了儿子马不停蹄赶往慈懿宫。

吃饭的时候,我辣的眼泪直流,还忍不住大快朵颐。

太后笑着给我递帕子。

「她没空,我给她擦。」李晟接过帕子给我擦擦眼角的泪。

我继续吃碗里的酸菜鱼。

阿琛看着馋的口水直流,李晟夹了一块在开水里洗了又洗、涮了又涮,依旧辣的他发抖,哇一声哭起来。

李晟被太后打了几下。

然后认命的去哄阿琛了。

饭后李晟说要去江南巡游,问我去不去。

「去呀,肯定要去的,母后,您也一起去呗。」

太后愣了片刻,才微微红着眼,「是该去一趟的。」

既然是巡游,那就要找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出发。

不过宫外有人谣言说我不孝,说我之前与某某小厮私通……

总之一下子,我成了众矢之的。

但是很快,谣言的源头被找出来,竟是瑜嫔那蠢货做的。

她以为就这些捕风捉影的谣言能把我拉下马?

真是蠢笨如猪。

瑜嫔诬陷皇后被褫夺封号,贬为庶人,发配冷宫。

她哭着求着要见我。

我又不傻,更不是吃饱撑的,去见她干嘛?

我才不去呢。

倒是我那个虚伪的父亲上折子说自己教女无方,不配承恩,恳请皇上三思、慎重考虑。

结果李晟准了他的请求。

让他这辈子与承恩公绝缘。

我在后宫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在未央宫笑了半天。

据李晟说,我那高兴的样子,真的让他刮目相看。

不管怎么说,我好好的奖励了李晟一番,结果就是我两天都没能下床来。

这个禽兽。

10

江南巡游,声势浩大。

我作为皇后多少要费些心思,不过有太后这个能干人在,我就可以稍微偷懒了。

并不是我不懂,也不是我做不好。

而是在合适的时候,我依旧要天真单纯、懒散些。

毕竟这是我的伪装。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我最喜欢的是在船上钓鱼,然后煮一锅美味佳肴。

一家子坐在一起,阿琛也能喝上两口什么都没放的鱼汤,依旧欢喜的他眼睛眯成一条缝。

其实发现太后、李晟的秘密是一个意外。

我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对我很好、

太后一见我就那般亲厚。

原来太后与我母亲一样,曾经亦是江南瘦马,与我母亲情同姐妹。

李晟早年还在江南长大,唤我母亲一声姨母。

所以其实他第一眼就认出了我,并调查清楚我是谁?

再多的我也不去查探,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不会去追问李晟。

我做好自己的皇后娘娘,养大阿琛,我兴许还能做太后。

却不想太后会主动跟我说起,她和我母亲的过往。

她说我母亲十分善良,当初为了保护她和李晟付出了很多。

她也寻了母亲很多年,只是从未想过,她们离的那么近,却又隔得那么远。

我安慰着太后。

母亲从未说起过她,何尝不是一种保护。

母亲希望她过得好,远离曾经的一切。

若是母亲有心寻她,是有机会寻到的。

因为母亲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

但是母亲没有。

正是因为母亲没有,太后才越发愧疚。

知道我的身份后,格外疼宠。

我心里难受的直想哭,我母亲一直在为我铺路。

因为她早就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出现在皇帝、太后面前,只要我没有长歪,只要我有几分像她,都能得到眷顾。

我抱着太后大哭一场,然后直接晕过去了。

再醒来才得知我有了身孕。

太后高兴的不行,李晟抱着阿琛也欢喜万分。

没人之后捏捏我鼻子,又摸摸我肚子。

「估摸着应该是那次怀上的。」

那次是哪次,我心知肚明。

毕竟两天没能下来床。

我有了身孕,就不能在江南久留,得打道回京。

只是谁能想到,有人狗胆包天行刺皇帝呢。

那刺客举着剑过来的时候,我想都没想推开太后,朝李晟扑过去。

为他挡了这一剑。

其实一开始是不疼的,直到他惊恐的喊出,「婉婉。」

我倒在他怀中。

我才感觉到疼。

我疼的眼泪直流,我其实怕死了。

我紧紧抓住他的衣服。

「李晟……」

「嗯。」

「我不想死。」

「不怕,不怕,婉婉不怕,御医马上为你拔剑。」

我不知道这一剑刺在哪里,但是我好痛。

好像就要晕过去了。

我怕再也醒不过来,「李晟,让阿琛做皇帝。」

「好。」

看他答应的这么干脆,我又不乐意了。

「不行,做皇帝太辛苦了,每天批不完的奏折,还是让他做个闲散王爷吧。」

「好。」李晟又应了我。

「不要让付家好过,他们欠我的。」

「好!」

我看见他哭了。

我心里特别疼,努力抬手想给他擦眼泪。

让他不要哭。

「李晟,不许你宠幸别的妃嫔。如果我死了,不许忘记我。你不要哭,你哭的我更疼了。」

「婉婉,你不会死。」

我到底还是没能等到李晟的承诺。

这个蠢蛋。

可以让儿子做皇帝,却不愿意对我海誓山盟。

气死我了。

再醒来还是在船上,我睁开眼睛就疼,疼的眼泪直流。

李晟抱着我又是哄又是笑的,但是我看的出来他好憔悴,身上还臭烘烘的。

胡茬都冒出来了,真丑。

我看着他忍不住笑起来。

活着真好不是么。

但是一笑牵扯伤口,我又疼的嗷嗷直叫。

是真的被李晟养娇气了啊。

一点点疼都受不得了。

生孩子那么疼,我都熬过来了不是么。

「孩子……」

「婉婉,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我愣了瞬间,才明白过来。

孩子没了。

我哇一声哭出来,抓住李晟的手,「一定要把刺客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都难解我心头之恨。

我的孩子……

11

一路养伤回到京城,其实伤口早已经愈合了。

但我就是疼。

一点一点密密麻麻的疼。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为这孩子陪葬。

我不想知道。

我虽然一直耍心眼,但我只针对付家人,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人死在我手里。

或者是被我害死。

就连我那嫡姐,都还在冷宫活着。

一点一点抽丝剥茧,最后查到付家我那嫡兄头上的时候,我知道这其中多少有些牵强。

但他们绝对不清白。

所以侯府上下被关入天牢的时候,我那父亲还一个劲要见我。

我去见了他。

他两鬓斑白,看着我便跪在地上,求我饶恕付家。

「你说稚子无辜,我腹中的孩子就该死吗?你们安分守己,只要我稳坐皇后之位,阿琛将来登基,你们得到的能少吗?」

「你们就是太贪心了。」

我慢慢转身,「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父亲,犯了错就要承担惩罚。」

「我从来不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

我蹲下身在他耳边又道,「父亲,那么多菩萨里面有一个菩萨,叫杀心观音。」

「而且世间疾苦太多,他们也很忙,根本做到普渡所有众生。」

付家五马分尸一人,其余皆流放,就连付瑜,我也让她去流放了。

她一定恨极了她母亲,当年把我送进宫吧。

京城接连倒了好几个世家大族。

发配、流放、斩首,菜市口血好似都洗不干净。

这便是权利。

而我因为伤在腹部,再也怀不了孩子。

好在李晟对我的宠爱从未少过一分。

或许比起之前更多了一些。

他力排众议册封阿琛为太子,带着阿琛上朝,手把手教阿琛如何做一个君王。

而他也在努力做一个明君。

我呢……

我自然也留了属于自己的后手。

万一情爱靠不住的时候,还有权力在手。

在阿琛及冠那年,李晟宣布退位。

我意外却不意外。

毕竟他老了,已经力不从心。

太后娘娘也时常缠绵病榻,很多时候昏昏沉沉。

他也想多陪陪太后娘娘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阿琛登基,他的太子妃顺理成章做了皇后。

阿琛的皇后是他自己的选的,亦是他自己喜欢的姑娘,我和李晟都没插手。

我们都希望他这一生平安顺逐、幸福。

太后娘娘在见到小曾孙的时候,含笑九泉。

我握住太后娘娘的手,哭的伤心欲绝。

这个老人,疼宠了我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对我疾言厉色过,从来没有指责过我一句。

我不是石头,永远捂不热我的心。

我喊着她母后,希望她再摸摸我的头,喊我一声婉婉。

一只大手放在我头上。

我抬眸去看李晟。

他红着眼对我道,「蠢丫头,母后最见不得你哭,你可别让她走的不安心。」

母后入皇陵后。

李晟见我整日病怏怏的,决定带我出去走走。

我其实不太想去。

我怕又遇到刺客,我怕死啊。

李晟把我拉上马车,捏着我的脸,「我觉得,我们应该算算账?」

「算什么帐?」我拍开他的手。

比他还要凶。

气势比他还要足。

他哼笑一声,「算算当年,你故意在荷花池勾引我,还故意拉着我摔到荷花池里开始算吧。」

我眨了眨眼睛。

哎呦哎呦叫着头疼往他怀里靠。

又是亲又是哄的。

这糟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还翻旧账,可恨可恨呐。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君恩自缠绵。」

风起、情浓。

我的小心机,李晟的装瞎装聋。

谱写的爱歌好似轻而易举就能吟唱,但其中酸甜苦辣。

又似乎只有身在其中的我们更能领悟到精髓。

「李晟。」

「嗯?」

「我爱你!」

李晟沉默了片刻,「蠢姑娘,我早就知道你爱我了。」

(全文完)备案号:YX11bvPjaQq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