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哪些让人细思恐极的小故事?

想要活命么?

欢迎来到欢乐谷。

「游客必须通关 4 个项目,方可离开园区。」

玩偶诡异的电子声响起的时候,身后是接连的爆炸声。

通关的唯一秘诀,就是背叛、反复的背叛。

1.

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长椅上。

四周一片漆黑。

只有头顶的路灯亮着一团惨白的光。

脑袋像是灌了铅一样,昏沉沉的。

我用力地甩了甩头,才稍微清醒过来。

想起今天是我们社团组织社员来欢乐谷进行团建的日子。

下午的时候,我因为玩得太累,靠在椅子上休息。

估计是不小心睡着了。

我连忙想掏出手机联系同学。

才发觉自己手里攥着一张欢乐谷的导览图。

我摊开一看,发现跟我之前见过的完全不一样。

原本纷繁复杂的项目被精简成了四个。

分别是旋转木马、激流勇进、魔幻大风车和靶场射击。

导览图背面,则印着四句话。

「游客必须通关园区内的 4 个项目,集齐 4 枚印章方可离开园区。

「游客身处园区时,不可采取暴力手段攻击其他游客。

「长时间未选择项目进行游玩的游客,将被强制驱逐出园区。

「导览图作为唯一离园凭证,请妥善保管,丢失不予补办。」

我看完心想,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可就在我皱眉疑惑时。

夜空中忽然传来一阵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并且还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连串、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我惊恐地抬起头。

微弱的月光照耀下。

我隐约地看到黑暗中耸立着一个巨大的风车状建筑。

那是这座欢乐谷里代表性的娱乐设施——魔幻大风车。

由座椅充当叶片,能够让游客在空中上下翻腾,非常刺激。

只是那个设备好像是出了故障。

惨烈地发出哀号声响彻夜空。

我目瞪口呆地抬着头。

「啪叽」一声。

有某种东西,掉落到了我的面前。

我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仿佛结了冰似的,一阵阵地发冷。

那是一个已经变得残缺的男人。

我本能地想跑。

可双腿发软,一动也动不了。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朝我爬过来,身后拖出一道血痕。

他蠕动着皲裂的嘴唇,艰难地挤出几个字。

「求你……救救我……」

我的大脑近乎宕机。

救你?

怎么救?

任何人变成那副模样,都救不回来了吧?

这时,一连串温热的雨点落到我身上。

我摊开手掌。

发现根本不是下雨了。

而是下的血。

浓烈的腥味充斥着我的鼻腔。

还有什么东西落到了我的脖子上。

黏糊糊的,夹杂着一股刺鼻的腥臭。

我拽下来一看。

整个人浑身发抖。

我连忙触电般将手里的东西甩开。

再回过神,地上的那个人已经没有呼吸了。

临死前,他还保持着手臂前伸的姿势。

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

汹涌而来的恐惧感彻底地将我击穿了。

我本能地转身狂奔。

只想尽快地离开这个鬼地方。

2.

沿途的路边。

到处都挂着残缺不全的尸体。

这画面,简直就如同地狱。

我不敢再四处乱看,拼命地往出口处狂奔。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园区里的路仿佛没有尽头。

直到我跑得双腿发酸,肺都快炸了,才看到一处出口。

然而那个出口,却透露着说不出来的诡异。

位于出口上方的指示牌,亮着血色的红光。

外面是浓到化不开的黑暗。

而通道前站着一个卡通形象的玩具人偶。

脸上带着夸张、僵硬的笑容。

在红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诡谲。

不知为何,我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安。

明明出口就近在眼前。

我却不敢走过去。

就在我犹豫不决时。

园区另一侧跑出来两个人。

同样是满脸惧色、惊慌不已,径直朝出口处跑去。

经过玩具人偶的时候,我看到它的嘴巴上下动了动,机械的电子声响起。

「请出示导览图。」

然而那两个人像是根本没听到。

不管不顾地穿过出口的闸机。

可下一秒。

那两个人的动作就在闸机外顿住了。

紧接着,他们的身体前倾。

就像是被推倒的积木。

整个人散落成一堆方形的血块。

很显然,那个闸机应该安装了某种激光射线类的东西。

能够瞬间切割人体组织。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痉挛般地抽搐着,浑身的皮肤都在紧缩。

玩具人偶僵硬地转动脑袋。

没有一丝变化的面孔对准我。

继续用令人胆寒的电子声重复道。

「请出示导览图。」

我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应该先报警。

我连忙掏出手机。

不出意料地发现没有信号。

一颗心顿时凉了一半。

我只好再次翻开导览图。

看着背面的那四句话,我陷入了沉思。

从目前的情况判断,想要强行离开园区,纯粹是找死行为。

可要是什么都不做,估计也是个死。

难道我只能按照上面说的,集齐起 4 枚印章才能离开这里?

究竟是谁搞出来的这种机制?

我又是怎么被卷进来的?

太多问题堆积在我的大脑里。

让我的脑袋感到一阵微弱的刺痛。

这时,手机忽然「叮咚」一声。

屏幕上亮起一个十分钟的倒计时。

意思很明显。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

要是我还没有选择项目进行游玩的话。

就要被强制驱逐出园区了。

我深吸一口气。

重新把目光落在了导览图上。

规则里没有强制游玩的顺序。

于是我决定,先从看起来最简单的旋转木马开始。

可后来的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

这里的旋转木马。

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3.

我沿着导览图上的指示。

很快地就找到了旋转木马的游玩场地。

那是一栋巨大的圆形建筑。

围墙有将近三米高,看不到场地里面的情况。

但从外表看,这里比我之前玩过的旋转木马要大上好几倍。

门口两侧立着路灯。

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了,粗略数过去大概有十几个。

所有人都低着头,明显地能看出来其中有些人非常害怕。

肩膀都在瑟瑟发抖。

整个队伍里没有人说话,安静得如同坟墓。

一个玩具人偶游走在队伍边缘。

不停地播放着广播。

「请游客们有序排队入场,切勿喧哗吵闹。」

起初,我觉得那个玩具人偶的表情有点儿奇怪。

再仔细一看。

冰冷的寒意瞬间从脚心直窜到脑门。

那个玩具人偶的脸上,淋得全是血。

还在不住地往下淌。

我总算知道这些人为什么都在乖乖地排队了。

路灯照射不到的阴影处。

隐约地能看到几具堆叠起来的尸体。

那恐怕就是不遵守排队秩序的后果。

我老老实实地站在队伍里。

心惊胆战地等了几分钟。

一阵铁门被拉开的声音响起。

队伍开始往前走了。

我顿时感到莫名的紧张。

僵硬地迈开脚步。

鞋底和地面的摩擦声让我惴惴不安。

场地门口同样站着一个玩具人偶。

从它身边走过时。

我不禁感到一阵莫名的寒意。

等我走进场地后。

玩具人偶把我身后的人拦住了。

「本场游玩人数已满,请耐心等候下一轮。」

随后,那扇铁门又缓缓地关上了。

看来游玩的时候,外面的人是看不到场地里的。

我特意数了一下这场的人数。

刚好二十人。

场地里空旷而昏暗。

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些轮廓。

「啪」的一声。

场地中央骤然亮起绚烂、刺眼的灯光。

造型精美、华丽的木马呈现在所有人眼前。

那些木马全都装饰着不同样式的花纹,充满了童话的气息。

唯一稍显怪异的是。

每个木马之间相隔的距离很长。

并且侧面都用艺术字体标注着数字。

这时一个玩具人偶捧着黑色盒子走过来。

示意所有人进行抽签。

「请所有游客按照抽签的编号,选择对应的木马进行游玩。」

我抽到的是黑色 5 号。

是一只粉色的木马,看起来少女心爆棚。

还有另一个女生抽到的也是 5 号。

不过她的是红色。

恰好是我的社团同学,名叫李蓉。

只是我俩不在一个部门,算不上熟悉,顶多就是认识。

她也认出了我,眼睛里顿时闪过一丝惊喜的光芒。

毕竟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能遇到一个认识的人,多少能感觉到一种安慰。

但很快地,那光芒就被恐慌掩盖了。

「你、你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吗?」她求助似的问我。

我摇摇头,同样搞不太清楚状况。

「他们好多人都死了,」李蓉双眼通红,泫然欲泣,「而且死得都特别惨……」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宽慰她,只好象征性地说:「放心,会没事的,我们肯定能离开这里。」

这句话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信。

等所有人两两一组,找到自己对应的木马后,玩具人偶依次给所有人分发了一个斜挎包。

分黑、红两色,对应每个人手里的编号颜色。

我拿到的是黑色斜挎包,不算重,但包上设置有电子锁,暂时打不开。

「请注意,游玩即将开始,请各位游客抓紧时间做好准备。」

冰冷的广播声响起。

「同一木马,红色编号的游客坐在前方,黑色编号的游客坐在后方。」

尽管听得人一头雾水,但其他人还是遵照指示,陆陆续续地坐到木马上。

李蓉也一样,背着红色斜挎包,率先坐到木马前方。

而我背着黑色斜挎包,坐在她身后。

我明显地能感觉出李蓉非常紧张。

她的脊背紧绷,甚至还在微微发抖。

「亲爱的游客们,旋转木马的游玩规则如下:

「游客必须坐上抽签对应的木马,全程参与游玩。

「游玩开始后,每个木马内部的压力感应式爱心炸弹即会启动,表面压力低于 40KG 时将会触发炸弹。

「爱心炸弹的爆炸范围为直径一米。

「游玩结束时,所有木马内部的爱心炸弹皆会自动引爆。

「幸存者即可获得通关印章。

「旋转木马游玩时长:15 分钟。」

随着广播声的结束,曲调悠扬、欢快的音乐响了起来。

我身下的木马开始缓缓地旋转,上下起伏。

枢纽中央的环形电子屏幕上显示着倒计时。

而我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

什么爱心炸弹?

什么爆炸?

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

4.

黑色斜挎包的电子锁已经弹开。

我伸手往包里一摸。

只有一卷宽胶带。

这是什么意思?

当我还在茫然无措时。

斜后方忽然传来一阵骚乱。

我转身看过去。

坐在 6 号木马上的女生翻过身,挣扎着从木马上跳了下来。

而她身后的男生起身想要拽住她。

两个人几乎同时离开了木马。

下一秒。

猛烈的爆炸声响起。

那两个人连惨叫声都没发出来。

只留下了一些破碎的衣衫。

然而其余的旋转木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欢快的音乐仍在继续。

唯有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

还有散落在周围的破碎肢体。

都在提醒我爆炸是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那、那是怎么回事?不会真的有炸弹吧!」

李蓉像是彻底地慌了,身体不由自主地想从木马上站起来。

我连忙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让她不要乱动。

倘若李蓉离开木马。

压力感应式炸弹就只靠我一个人的重量来维持了。

我要么就像前面那组一样同归于尽。

要么就只能放任她脱离爆炸范围。

自己等死。

刹那间。

我顿时想明白了旋转木马的运行机制。

也明白我的斜挎包里为什么会出现宽胶带了。

想要万无一失的通过这个项目。

唯有想办法把另一个人留在木马上,维持住压力感应式炸弹。

这也就意味着。

我想要活命的话。

就必须眼睁睁地看着李蓉被炸死。

这时,场地里又有两个木马发生了爆炸。

而剩下几个木马上的人,全都在相互搏斗。

我甚至看到位于我前方的 4 号木马,坐在前面的女生直接掏出一把手枪,转过身把后面的男生给一枪爆头了。

然而那个女生没拽住男生后仰的尸体。

导致两个人一起摔下木马。

还是触发了炸弹。

两个人的身体瞬间变得四分五裂。

飞溅的鲜血形成一道血雾。

经过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呼吸中都带着一股血腥味。

我看着那个女生的脑袋骨碌碌地滚到场外。

瞪大的眼睛里满是不甘。

恍惚间,一道黑影突然朝我小腹刺过来。

我本能地抓住对方的手腕。

发现李蓉反手握着一把水果刀。

锋利的刀尖对准我。

我浑身汗毛直立,禁不住一阵犯寒。

李蓉想杀了我!

「对不起,我还不想死。」

她背对着我,奋力地想要把水果刀抽回去。

手腕却被我牢牢地抓住,挣脱不开。

于是她抬起左手,疯了一样地用肘部击打我的脑袋。

不过受限于她的姿势。

我上半身微微后仰。

轻而易举地就躲开了她的手臂。

李蓉尝试几次无果后。

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握着水果刀的手腕上。

可她的力气明显地不如我。

手腕被我牢牢地攥住,水果刀始终无法更进一步。

就在我俩僵持不下时。

李蓉弓起上半身,紧接着向后一弹。

用她的脑袋狠狠地撞向我的脸。

我疼得眼冒金星,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倒。

李蓉扭过身子,一把抓住我的衣领。

她表情凶狠,右手攥着水果刀向我刺过来。

我连忙举起斜挎包挡开李蓉的手。

却还是被刀刃划伤了胳膊。

钻心的疼痛感传来。

惊怒之下,我一拳砸到李蓉脸上。

趁机夺过水果刀,顶住了她的脖颈。

「我错了!」

李蓉眼角带着血,摆出楚楚可怜的样子,带着哭腔哀求道。

「求求你,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对你动手的。」

我看着李蓉惊恐的眼神,不由得产生了一丝迟疑。

可她却抓住这个空隙,猛地拨开我的手。

想要翻身从木马上跳下去。

情急之下,我用左手死死地拽住她,她的身体猛地朝我靠过来。

她双目圆睁,身体痉挛般地抽搐了几下。

喉咙里挤出嘶哑的声音。

很快。

她瘫倒在我怀里,不动了。

我愣愣地看着李蓉惨白的面孔。

还有自己被鲜血染红的双手。

大脑中一片嗡鸣。

直到又一阵爆炸声在耳边响起。

我才蓦地惊醒过来。

电子屏幕上的倒计时还剩下五分钟。

我重新将李蓉的尸体扶正,把她的两只手举高,用宽胶带缠到了木马的栏杆上。

还有她的两条腿,我也用宽胶带牢牢地固定在了木马上。

反复确定万无一失后。

我的双手慢慢地离开李蓉的身体。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深吸一口气。

咬牙从木马上跳了下来。

没有发生爆炸。

直到我跑出爆炸范围,才敢转过头。

李蓉依然保持着双手高举合拢、脑袋低垂的姿势坐在旋转木马上。

犹如朝圣一般,一动不动。

除了李蓉,还有另外两个旋转木马上,也用类似方式留下了一个人。

一个用的是绳子,另一个用的是长铁钉。

等到电子屏幕上的倒计时归零。

旋转木马缓缓地停下。

爆炸接踵而至。

整个会场遍布碎尸残骸。

「请通关的游客自行前往出口,欢迎下次游玩。」

5.

从会场出来后。

我怔怔出神地看着导览图上的旋转木马印章。

先前经历过的各种画面浮现在眼前。

胃酸猛地翻涌。

让我趴在路边吐了好一会儿。

「陆阳?你没事吧?」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转过头,看到一个留着短发,长相文静的男生。

迟钝的大脑重新开始运转。

我很快地就想起了眼前这个男生的名字。

内心不禁升腾起一阵激动。

他叫赵岩,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死党。

现在是我的大学同学兼室友。

可以说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见到他,我心里的不安似乎都消散了一点。

经过一番交谈,我了解到赵岩的情况跟我类似。

都是不知怎么突然失去了意识。

再醒过来后,就被迫要去游玩项目。

而当我问到社团里的其他同学都怎么样了的时候。

赵岩抿紧嘴唇,神情黯淡地摇摇头,没有说话。

这让我不禁想起了李蓉。

手掌止不住地颤抖。

「陆阳,既然你还活着,就说明你肯定通关了一个项目吧?」赵岩忽然问,「你通关的是哪个项目?」

我颓然地拿出导览图,给他看了一眼上面的印章。

赵岩眼前一亮,掏出他的导览图递过来。

上面盖着激流勇进的印章。

「陆阳,我们可以交换规则。」

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赵岩指着印章,补充道:「就是我告诉你激流勇进的规则,你告诉我旋转木马的规则,这样的话,我们都有很大概率能通关下一个项目。」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我也变得有些兴奋:「那这样的话,只要我们能找到参加过另外两个项目的人,就能顺利地集齐四个印章,从这里出去了!」

可赵岩看起来并没有太激动,只是嘴角含笑地看着我。

「怎么了?」我又懵了,「我哪里说错了吗?」

「首先,在时间上我们就来不及。」赵岩掏出手机,上面的倒计时还剩八分钟,「每次我们参加完一个项目,应该只有十五分钟的准备时间。如果在这十五分钟里,我们没有去参加下一个项目的话,就会直接被处决。」

「其次,关于你提到的这个办法,其实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信任危机。」

我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顿时恍然,懊恼自己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正如赵岩所解释的那样。

就算我们在规定时间里找到了另外两个人。

也没办法保证对方说的规则就是真的。

甚至退一步来讲。

就算对方说的规则就是真的。

听的人也不一定敢相信。

在没办法确定真伪的情况下。

这种信任想要在短时间里建立起来。

实在太难了。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

哪怕是面对赵岩。

我心里都不禁产生了一丝动摇。

就算是朋友,我真的能够信任他吗?

赵岩像是看穿了我的犹疑,扶住我的肩膀,提高声调,眼神坚毅地看着我说道:「陆阳,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不会骗你的。」

是啊,赵岩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能怀疑他?

我清醒过来,不禁对自己在那一瞬间产生的怀疑感到羞愧。

「快没时间了,我长话短说。」

赵岩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说:「激流勇进的参与人数是二十人,规则很简单,就是不能让自己的身体沾到水。」

我不禁愕然,这也算简单?

「游戏开始前,会有 1 分钟的时间,让所有游客挑选道具,每人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其中有一件防护服,你只要选到它,就可以顺利地通关游戏了。」

赵岩用前所未有地严肃语气强调道:「记住,千万不能让自己的身体沾到水,一滴也不行!

「听清楚了吗?」

我看着赵岩神情紧绷的脸,怔怔地点头。

随后他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地看向我。

半晌过后。

我反应过来轮到我了,连忙将旋转木马的规则复述给赵岩。

他听完以后脸色不太好看,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地说:「李蓉的事,不怪你。」

我勉强地挤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心里还是不太舒服。

手机上的倒计时还剩下五分钟。

我跟赵岩暂时分别,拖着疲惫的身体,朝激流勇进所在的区域走去。

6.

激流勇进的会场位于园区中央。

游玩设施的主体部分隐没在黑暗中。

只能隐约地看出一个轮廓。

周围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

进队通过铁门后。

我们一群人跟随广播的引导。

沿着铁梯往上走。

最后来到一个位于高处的平台。

周围一片黑暗。

参与的人数还是二十人。

「亲爱的游客们,激流勇进的游玩规则如下:

「游客必须坐上游船,全程参与游玩。

「游玩开始前,游客可自行挑选一件道具携带上船,限时 1 分钟。

「温馨提示,游玩过程中,请游客保护好自己,切勿沾水。

「幸存者即可获得通关印章。

「激流勇进游玩时长:2 分钟。」

广播结束后,玩具人偶给所有人分发了一个平板电脑。

紧接着屏幕亮起。

上面出现了 20 张各种物品的图片。

有雨衣、雨伞、透明胶带之类的东西。

我飞快地浏览完那些图片。

手指却僵在了屏幕上。

目前列出来的那些物品里。

没有防护服。

我整个人如坠冰窟,瞬间懵了。

迟疑的间隙。

屏幕上的图片依次变暗。

无法再选定了。

我回想起赵岩对我强调过的那句话,莫名地打了个寒战。

「千万不能沾到水。」

可现在雨衣、雨伞一类的东西都被选走了。

我该怎么办?

慌乱之下,我眼见着能选择的东西越来越少。

最后只剩下一个类似喷雾剂的东西。

孤零零地留给了我。

屏幕上的倒计时已经归零。

玩具人偶收回平板电脑,将一个喷雾剂塞给我。

容量大概只有 15 毫升。

我呆滞地握着那个小瓶。

甚至记不清自己是如何坐到游船上的。

大脑如同一团糨糊。

直到游船开始在轨道上缓缓地攀升。

我才稍微回过神。

周围的其他人,都在用领到的东西,拼命地遮盖自己的皮肤。

而我,只能用喷雾剂把自己全身喷了个遍。

完全不知道这有什么用。

当游船攀升到顶点的时候。

「咣当」一声停住了。

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游船将会从高处滑下。

冲入坡地的水池中。

而我将会被游船溅起的水花淋湿。

我认命般地闭上双眼。

游船开始下坠加速。

我感受到一阵失重感。

整个人被死死地压在椅背上。

呼啸的风掠过脸颊。

几乎是在转瞬间。

飞速下坠的游船猛地一滞。

船身一阵摇晃。

冰凉的触感拍打到我的脸上。

游船的速度降下来,开始缓缓地向前滑行。

除此之外。

似乎也没发生什么太特别的事。

然而我刚准备松一口气。

耳边突然接二连三的响起凄厉的惨叫声。

我睁开眼,发现周围人都在痛苦地扭动着身体。

坐在我旁边的一个男人。

浑身上下的皮肤像是被腐蚀了一样。

一条条不停蠕动的虫子从他的口鼻和眼睑窜出。

那张错愕的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惊恐。

他发出歇斯底里的哀号。

我这才惊恐地注意到。

游船里似乎跳动着某种生物。

大概只有小拇指长。

正在拼命地往其他地方钻。

各种凄厉、痛苦的喊叫声尖针一样。

刺穿了我的耳膜。

但奇怪的是。

那些掉落到我身上的虫子。

没过一会儿就变得僵直不动了。

在我脚边形成一堆密密麻麻的虫子尸体。

我蜷缩在座位上。

瑟瑟发抖。

周围的惨叫声逐渐地沉寂下去。

替换成了血肉被咀嚼的「咔嚓」声。

不多时,游船缓缓地停靠到岸边。

只有我和另一个浑身缠满胶带的人还活着。

剩下的人大多被啃咬得面目全非。

森森的白骨裸露出来。

几乎快让我精神崩溃了。

我脚步踉跄地走下游船,出口处的玩具人偶,脸上仍然挂着不变的笑容。

「恭喜游客顺利通关,欢迎下次再来。」

7.

再次见到赵岩的时候。

他努力地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陆阳,多亏了你,我才能顺利通关。」

我没有回应他,而是低垂着头,疲惫地坐到长椅上。

赵岩像是察觉到了我的情绪变化,无声地在我旁边坐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赵岩嗓音低沉地说,「那些人的死,跟你没关系,你也救不了他们。」

我明白他的意思。

可我就是无法理解,更无法接受。

为什么我们非要游玩这些项目。

究竟是谁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

目的又是什么。

这些我都毫无头绪。

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

我甚至都在想,要不就这样等到倒计时结束算了。

「或许等我们活着出去了,才能知道真相吧。」

赵岩掏出导览图,盯着上面的两个印章。

「如果现在放弃的话,我们先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我收回视线,无动于衷地低着头。

「接下来的两个项目,我们一起参加比较好,相互间还能有个照应。」

赵岩站起身。

「我准备去魔幻大风车了。」

我听着身旁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四周重新变得安静下来。

安静得有些可怕。

黑暗中,我仿佛变成了一个溺水者。

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困难。

胸腔感到一阵被撕裂的疼痛。

冰冷的寒意包裹住我。

如同坠入冰窟。

这时,耳边传来的爆炸声使我惊醒过来。

我猛地睁开眼,浑身冷汗涔涔。

一只断手掉落到我脚边。

手里攥着一部手机。

破碎的屏幕上,倒计时停留在归零的状态。

刹那间,无限的恐惧朝我侵袭过来。

我本能地从椅子上站起身,开始狂奔。

不知跑了多远。

我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

才发现自己跑到了魔幻大风车的场地前。

正在排队的人都转头看向我。

其中也包括赵岩。

见到我之后,他紧绷的身体稍微松懈下来,朝我淡然地笑了笑。

我想赵岩说得对。

如果现在放弃的话,先前的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

于是我走到赵岩身边,握紧兜里的导览图。

抬头看着隐匿在黑暗中的建筑物轮廓。

下定决心要将这场荒诞的游戏进行到底。

8.

「亲爱的游客们,魔幻大风车的游玩规则如下:

「游玩开始前,游客可自行挑选座椅,限时 30 秒。

「温馨提示,游玩开始后,座椅有一定概率会发生损坏。

「幸存者即可获得通关印章。

「魔幻大风车游玩时长:2 分钟。」

广播声结束后。

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地冲到座椅前。

可那些座椅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区别。

单凭肉眼,根本判断不出哪个会发生损坏。

再加上时间只有 30 秒。

能不能活下来完全靠运气。

我焦急地迈开腿,刚准备去争抢座椅,却突然被赵岩拉住了。

他死死地拽着我的手腕,低声带着命令般的语气说:「先别动!」

我眉头紧锁,根本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眼见着 30 秒即将过去。

除了我俩以外的其他游客,全都坐到了座椅上。

每个人都神情紧张,反复确认自己身上的安全带是否有问题。

而赵岩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

我愈发疑惑,他是因为没有把握而放弃了吗?

30 秒倒计时结束。

风车发出一阵「嘎吱」作响的声音。

座椅慢慢地竖起来。

旋转的速率逐渐加快。

我回想起自己刚醒来时见过的那副画面。

身体里犹如滚动着冰碴。

一阵阵地发冷。

果然,没过多久,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

座椅上的人接二连三地被甩出座椅。

像是断线的风筝。

从十几米的高空中摔落下来。

翻滚着消失在了黑夜中。

而且更令我胆寒的是。

风车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

明显地已经超过了人体能承受的极限。

无比漫长的两分钟结束后。

风车的座椅缓缓地下降。

我瞳孔微缩,嘴唇干涩,冷汗浸湿了全身。

那些座椅完好无损的人。

无一例外地,全都变得眼珠翻白,四肢瘫软,大张着嘴巴。

长长的舌头搭耸出来。

简直惨不忍睹。

「别看了,我们走吧。」

我脚步踉跄地任由赵岩拽着。

大脑中一片混乱。

我目光呆滞地看着玩具人偶接过我俩的导览图,「咔嚓」一声盖下印章。

「赵岩,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赌了一把,没想到赌对了。」

赵岩扭头看向我,说道:「你仔细想想,刚才广播提到的规则里,并没有明确要求游客必须坐上座椅,全程参与游玩,不是吗?」

我木然地瞪大眼睛,回想起参加旋转木马和激流勇进时听到的广播。

确实如赵岩所说,规则里都强调了游客必须坐上木马和游船。

但魔幻大风车的规则里却没有这一条。

「也就是说,其实魔幻大风车这个项目,什么都不用做就能通关。」

听完赵岩的解释,我迟钝的大脑才逐渐地把思路捋顺。

魔幻大风车的通关方法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堪称无解。

对于那些初次选择游玩项目的人来讲。

慌乱之下,他们会迫切地在 30 秒钟里挑选座位。

而对于已经参加过其他项目的人。

则会形成思维定式,很难察觉到规则里的漏洞。

不管参与者如何努力。

只要他选择坐到座椅上。

就已经没有活路了。

我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魔幻大风车这个项目真正的恐怖之处。

原来是规则本身。

我不由得看了赵岩一眼。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聪明。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如此冷静、敏锐的思考能力。

如果没有他的话。

恐怕我早就像其他人一样。

惨死在魔幻大风车上了。

想到这。

我不禁为自己的幸运感到庆幸。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项目。

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9.

当我和赵岩来到靶场射击的场地时。

得知必须两人一组,共同报名才能参与游玩。

排队的人当中。

有些本来就是搭伙来的。

另外的一些就在临时找人组队。

等凑够十组人,进入到会场后。

我才发现事情有点儿不对劲。

我和赵岩分别被玩具人偶带到靶场的两边。

中间大概隔着 10 米左右。

面前有一张桌子。

上面摆着一副无线耳机和一把手枪。

当我走到指定位置后。

身旁的玩具人偶突然掏出一副手铐。

将我的手腕拷在了桌上凸起小栏杆上。

那个玩具人偶的力气大到惊人。

根本没给我反抗的机会。

桌子像是焊在地上的,根本拽不动。

紧接着玩具人偶提醒所有人戴上耳机。

冰冷的电子声从耳机里传来。

「亲爱的游客们,靶场射击的游玩规则如下:」

「游玩开始后,双方轮流交换,对同组游客进行射击。

「每人每次仅能射击一次,射击后扳机将自动上锁。

「未经其他游客许可,不可射击其他小组的游客。

「率先击毙同组游客者可获得通关印章。

「靶场射击游玩时长:不限时。」

听完这些规则。

我惊恐万分地看着面前桌子上的手枪。

每一根神经都为之颤栗。

扳机上的锁已经自动地弹开了。

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时。

耳机里忽然响起了赵岩的声音。

「陆阳,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我忙不迭地回道:「能,我能听到!」

「果然是这样,」赵岩在那边轻叹了口气,「我想这副耳机的作用就是,在对方射击期间,另一个人可以用言语干扰对方。」

「但是你放心,我不会干扰你的。」

我完全听不懂赵岩在说什么。

我怎么可能会对他开枪!

「肯定有办法的,」我有点儿慌了,语无伦次地说,「肯定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咱俩一起通关的。」

「陆阳,你还没明白吗?」赵岩顿了顿,继续说,「在任何一场游戏里,规则都是绝对的,没有人能越过规则。」

赵岩的话如同冬天里的一盆冷水浇灌下来。

让我瞬间从头顶凉到脚底。

耳边开始响起连续不断的枪声。

不停地有人中弹倒下去。

而我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

心跳如擂鼓。

站在我旁边的一个男生忽然开口喊我。

「喂,咱俩要不要交换射击对象?」

我愣愣地转头看向他,一脸茫然。

「规则里不是说,不能射击其他小组的游客吗?」

「刚才规则里说的是,未经其他人允许,不能射击对方小组的人,」那个男生摘下耳机,语速飞快地解释说,「但只要对方同意,就可以互换射击对象了!」

我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

竟然还可以这样?

我看到男生的对面站着一个女生,情绪很激动,正在声嘶力竭地喊着什么。

「她、她是我的女朋友,」那个男生别过脸,显得有些愧疚,「我实在不忍心开枪,所以只能……」

所以只能找别人开枪杀自己的女朋友?

「你是不是也没办法动手?」男生主动地岔开话题,指着赵岩,表情扭曲到近乎癫狂,「只要你同意,我就帮你解决掉他,你来解决掉我女朋友,怎么样?」

我的喉咙仿佛被棉花塞住,说不出话,只能拼命地摇头。

那个男生低声地咒骂一句,扭头去找另一边的人了。

「陆阳,你没必要这样。」

耳机那边又传来赵岩的声音。

「如果换作是我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向你开枪的。」

「你闭嘴!」

我颤抖着伸出手,拿起桌上的那把枪。

冰凉、沉重的触感握在手里。

我下定决心。

猛地抬高手臂。

对着天空开出了一枪。

随后枪上的扳机再度上锁。

我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

浑身被汗水浸湿。

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良久过后。

我听到耳机里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赵岩拿起枪,笔直地伸出手臂。

我的心猛然缩紧。

「其实规则里确实有一个漏洞。」

我听到赵岩说。

「那就是,我也算同组游客。」

我愕然地瞪大双眼。

看到赵岩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等等,你要做什么?!」

我情不自禁地大喊出声。

身体下意识地想要冲出去。

手腕处却传来一阵剧痛,整条胳膊险些脱臼。

我远远地看到,赵岩像是笑了一下。

「做朋友该做的事。」

下一秒。

枪声从耳机里传来。

他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骤然间,我的时间感仿佛被拉伸了数十倍。

我眼睁睁地看着子弹贯穿他的头骨。

从另一端穿射出来。

在半空中溅起一朵血红色的花。

所有的图像似乎都在用极慢的速度播放。

赵岩的身体极其缓慢地瘫软下去。

我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

木然地跪倒在地。

眼泪无声地滑过脸颊。

耳机里,赵岩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替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们还会再见的。」

我的心头似有刺骨寒风袭过。

盈溢着难以形容的悲伤。

我握紧拳头。

指甲刺穿手心。

我试图用疼痛来代替心里那难以言喻的难过。

却根本毫无用处。

玩具人偶不带任何感情的声线再度响起。

「恭喜游客顺利通关,欢迎下次再来。」

10.

我将导览图递给出口处的玩具人偶时。

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样麻木。

内心没有丝毫喜悦。

「审核通过,请通行。」

我步伐沉重地迈开脚步。

安然无恙地穿过闸机。

伫立在无尽的黑暗当中。

无比茫然。

接下来我该去哪儿?要做什么?

刹那间。

我猛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

脑袋里好像被塞进一台破损的收音机。

刺耳的蜂鸣声在两耳之间左冲右撞。

当我重新睁开眼时。

明亮的光线格外刺眼。

各种喧闹的声音涌入脑海。

我茫然地看着眼前欢声笑语的游客。

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名叫「欢乐谷惊魂夜」的场馆前。

门口摆着几个真人高的蜡像。

那些蜡像有的表情惊慌,有的表情沉稳。

给人很强的拟真感。

有不少游客都在跟那些蜡像合影留念。

我想起来了。

那是欢乐谷近期开发的一个 VR 体验项目。

而我和赵岩,都是里面的剧情人物。

这时,我听到一个小女孩脆生生地说。

「妈妈,这些蜡像怎么好像少了一个人?」

「别瞎说,你这个冰激凌还吃不吃,不吃我扔了。」

「我吃!」

我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连忙低下头,匆匆地走开了。

温暖的阳光倾洒下来。

却始终无法祛除我身上的寒意。

就在刚刚。

我的脑海里被某种未知力量灌输进了无数信息。

令我浑身乏力。

赶忙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休息。

经过消化整理之后。

我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充满更多「规则」的世界。

先前我游玩过的那四个项目,更像是某种启示。

为来到这个世界而给出的启示。

旋转木马代表必要时可以不择手段。

激流勇进是提醒要保护好自己。

魔幻大风车是规则允许存在漏洞。

而靶场射击则是关于自私和无私之间的抉择。

光速恒定、万有引力、生老病死……都是这个世界不可逆转的「规则」。

无形中,我仿佛感知到了有一个更高维度的存在。

制定下了这些「规则」。

可倘若真是如此的话。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赵岩并没有真正地死去。

他依然还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

我倒吸一口凉气。

突然想起赵岩对我说的那句话。

「我们还会再见的。」

难道他早就察觉到了这一切,所以才主动地对自己开枪,先送我离开?

既然这样的话。

如果我遵循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直到最后,我会进入到下一个新的世界吗?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我给不出答案。

而接下来我意识到。

或许我也不是第一个通过这种方法,跨越到这个世界的人。

我缓缓地抬起头。

看着周围人来人往的景象。

陷入了更加漫长的沉思。备案号:YX11ML9kXa4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