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女朋友是校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想当年,为了娶到校花,我宁愿当「接盘侠」。

当时她被渣男抛弃时,孩子没保住,身子也很难再怀孕。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最终接受了相貌平平的我。

1

我的生活令人羡慕,老婆苏雨花容月貌,家里有房有车,在公司里举足轻重。

最让我那帮兄弟们羡慕的是,无论我回家多晚,老婆从来不会给我打电话。

他们夸我老婆漂亮又懂事。

所有人都以为我过的幸福,只有我知道,我的生活里一直缺少一种家的温度。

对这个家,我仿佛一个旅客。

我有时候甚至在想,这就是娶了漂亮老婆的代价吧。

我知道苏雨从没有喜欢过我。

也知道她一直喜欢的那个男人叫张准。

他们俩之间的爱情,曾经在我们那所二流的大学里被奉为典范。

金童玉女,郎才女貌。

多少花前月下,彩凤纷飞。

可是都敌不过张准的渣。

两个人在一起耍了三年朋友,苏雨为他堕过两次胎。

可是大四那年,张准凭着家里的金钱铺路,出国留学了。

留下一个伤心的苏雨。

我就是在那时候走进苏雨的生活的。

其实我的条件也不差。

家里虽然是农村的,但父母又是养蜂又是扣大棚,也赚了不少钱。

当然,和张准家没法比。

如果说他家的产业是一艘航空母舰的话,我家顶多拥有一条小舢板。

可是对于濒临灭顶的苏雨来说,一根稻草已经弥足珍贵,更别说是舢板。

据说她第二次堕胎时出了状况,流了很多血,很难再怀孕。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最终接受了相貌平平的我。

从恋爱到结婚,整个过程快的像闪电。

她的态度不冷不热无可无不可,但是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我们结婚之后,我甚至不敢跟她提生小孩儿的事情。

这就是接盘侠的代价。

与张准在一起三年,苏雨什么都没学会,只学会了花钱。

要不是我比较能赚钱的话,还真养活不了苏雨。

这样的生活我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已经学会知足。

人嘛,总要乐观的活着。毕竟女神都成了我的枕边人,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如果这样的生活能够一直维系下去,我也知足。

但是生活里,没有如果。一切的一切,都因为那天改变了。

2

那天下午,苏雨突然给我发了条微信说我们大学的同学晚上要聚会。

我虽然觉得晚上聚会下午才邀请我有点过于敷衍。

但是听说苏雨想去,我还是抓紧时间忙完了工作。

飞奔回家,陪苏雨一起去。

但是见我回来的苏雨明显有些不快。

我以为她嫌弃我邋遢,可是到了聚会现场我却发现我错了。

因为,在那个豪华餐厅最大包间的主位上,张准坐在那里。

还是那么帅气,还是那么优雅,优雅得仿佛中世纪的吸血鬼。

看到他,苏雨明显有些愣神,但随即又想到我在身边。

于是表现得有些收敛。

三四十岁的人都知道,所谓的同学聚会,很多时候不过是一群寂寞的人,在为出轨找一个宣泄的渠道。

我和苏雨作为仅有的一对,表现得还有些收敛,可是那些其他的同学,尤其是当年有旧情的,就有些放浪形骸。

还没等酒过三巡便假借酒意换座,男女之间勾勾搭搭地开始撩闲了。

而张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换到了苏雨的另一边。

「这些年,我对不起你。苏雨,你过得还好吗?」

「对不起,我的生活用不着你来关心。」苏雨回答得看似不屑,我却听出她话音里的颤抖。

那是因为情绪激动才有的反应。

苏雨,她对张准还有情!

我有些紧张苏雨,但不好表现得太明显,于是端起酒杯,笑道:「欢迎张总回家!」

可是张准却假装没听到一般,站起身来走向远处的座位了。

他不可能没听到我说的话。

因为在他起身之后,我身边的几个同学都用比较复杂的眼神看着我端着的酒杯,和他潇洒的背影。

那一刻,我的屈辱感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我甚至想狠狠把酒杯摔到地上算了。可是,我旁边还有苏雨。

这不仅是我的同学聚会,更是她的。

我缓缓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随后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雨,低声说了句:「我去厕所。」

便逃也似的离开了包间。

在洗手间里我把脑袋扎在水龙头下面冲了有一分钟,这才让脸上的羞热退了下去。

我胡乱擦了一把脸,想起苏雨还在那群魔乱舞的现场。

又急忙跑了回去。

聚会现场更乱了,有两个人甚至就坐在餐桌旁亲了起来。

也不知道张准给苏雨灌了什么迷魂药,此时,张准坐在我的位置上,与苏雨聊得正欢。

苏雨笑得花枝乱颤,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她从不曾笑得这般开心。

也许,对苏雨来说,张准这个人就是一剂最好的迷幻药。

看到我回来了,苏雨的神情有些变化。

可能在她的心中,我这个老公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地位吧。

我走到苏雨面前,说「我要回家了,你跟我走吗?」

这时候的张准耳朵终于能听到我说的话了,他假装热情地道:「回什么家?一会儿转场 KTV,老规矩,我买单!」

此话一出,全场应和,群情沸腾。

在一片「张总威武」的彩虹屁中,我转身愤而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苏雨终于跟了上来。

我舒了一口气,可她却一路上都没给我好脸色看。

「你干嘛呀于洋!同学聚会玩的好好的,你扫什么兴啊!」

「苏雨,我那叫扫兴吗?你没看到林雪和张瑞安都亲到一起去了。我看这以后别叫同学聚会了,叫破鞋俱乐部多好!」

「就他们俩那样了,怎么,在你眼里我苏雨也是那样人吗?」苏雨的脸色一下子红了不少,她假装是生气,但我觉得是羞愧。

被我叫破了真实目的的那种羞愧。

我也难得硬气一回:「不管怎么说,以后这样的聚会咱都别来了。」

那一夜,苏雨和我冷战了一晚,照例把我赶出了主卧,去睡沙发。

半夜上厕所的时候,我能看到从主卧门缝里透出来的手机光亮和苏雨那刻意压着的笑声。

她是在看电视吧?

我祈祷。

3

之后我听老板说张准他们又聚了两次。

因为我和苏雨都没去,所以张准后来就不再张罗了。

忘了说,我老板也是我们学校的。他和张准同系,学的是金融。我学的是软件开发,而苏雨则是旅游管理。

我老板和我是大学室友,过命的交情。不然我也不会一直窝在他这家小破软件公司里。

这些年用我的技术也不知道给他赚了多少钱,按他的说法,我就是公司的擎天柱。

的确,虽然我们公司小,但是接的都是大公司的单子,只因为公司有我。

4

苏雨最近表现得很反常。

虽然她从前也一样喜欢打扮,爱化妆逛街什么的。

可是最近这些天,我总感觉她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一般。

整天穿 JK,头发也不飘逸地散在身后,而是扎起了丸子头。

更过分的是,她从前出门必涂的烈焰红唇,现在也用特别淡的粉色唇膏代替了。

我虽然分不清口红那千千万万的色号,但是浓淡还是能弄得清的。

她的心情也好了许多。面对我的时候也不如平时那么高冷。

有时候甚至会给我讲几个冷笑话。

这感觉……这感觉……

就像是她回到了大学的时候。

那时候她就是这样,青春靓丽,还会讲冷笑话。

我开始还因为她的变化而沾沾自喜。毕竟谁不希望自己的老婆温柔一点,活泼开朗一点呢?

可是我忽然想到了张准,冷汗瞬间打湿了我的全身。

不会……那么巧吧?

5

怀疑就像一根扎进皮肤的刺,如果不及时拔出来,那它只会越陷越深。

6

我开始打听张准的消息,通过我的死党老板。

他也知道苏雨当年与张准的爱恨纠葛,在我求他帮忙的时候,还笑话我,说我疑神疑鬼。

可是,通过他观察了两天张准的朋友圈之后,我俩全都笑不出来了。

从张准的朋友圈我们得到两条信息:

第一,张准是真不打算走了,他在朋友圈晒了一下自己的法人证书,是在本市刚刚注册的一家金融公司,看来他打算回来大干一场了。

第二,这几天经常有一个女的陪他吃饭、聊天,他朋友圈总发一些情侣餐厅的图片,再配上一些优雅的文字。就仿佛一个陷入了爱情的大学生一般。

联想到苏雨最近的变化,我的担心更甚。

而让我们俩笑不出来的原因就是,张准发了一张牵手的图片。尽管和他牵手的那个人没戴钻戒,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就是苏雨的手。

苏雨的手很小巧,更重要的是她掌心的两条横纹是连在一起的,整个掌心的纹路仿佛一个「Y」字,结婚时我还说她左右手都是「Y」,就好像把「于洋」握在掌心里。

谁成想,当时的情话变成了如今的笑话。

老子被她玩弄于掌心,而她居然被张准那个渣男重新又抓进了手里。

我当时就想扔掉手机找张准玩命。

是男人都不可能忍下这股气。

可是老板抱住了我。

他劝我别冲动,现在还不知道他们进行到哪一步了。不要打草惊蛇。

我憋屈至极,却又不能发泄出来。

当晚,老板陪着我喝得酩酊大醉。

当然,苏雨的电话一直也没有响起。

一如从前。

7

第二天冷静下来之后,我终于决定,试探一下他们。

我谎称公司要派自己出差一周,苏雨没怀疑。

我走进我家楼上的屋子,在那里安营扎寨。

没错,我家楼上的房子也是我的,而苏雨不知道。

并不是我有心隐瞒,这房子是我爸妈当年买来准备养老的,所以没有告诉她。

我家是北方的,距离我现在的城市有一千多公里。

父母赚了一辈子钱,本想着我结婚之后一起来我这颐养天年。

可是他们只和苏雨一家匆匆接触了几天,便回去了。

临走之前,父亲把钥匙交给我,想跟我说些什么。

却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想起这些,心中对父母的愧疚更深。

但是此刻,我却来不及顾及这些了。

我在这里架设了一个小的服务器和主机,监控了我家所有的电子信号。

我先把苏雨的手机查看了一下,结果让我很欣喜。

她的手机里很干净,甚至一条多余的聊天记录都没有。

无聊之下,我开始搜索附近的信号解闷。

有一个手机很有意思,微信名叫「主人的小妾」。

这个手机总和一个微信名叫「大男人」的人聊天。

这两个人说话简直不堪入目,但是我却看得津津有味。

主人的小妾说她老公这几天出差了,邀请大男人来家里玩。

大男人说家里太危险,还是去酒店吧。

主人的小妾说她老公最近好像怀疑到什么了,还好她掩饰得好。

大男人就说你老公和我谁更强呢?

……

我正要把它们截图发给老板同乐,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我急忙黑进「主人的小妾」这台手机,终于发现了几张照片。

几张苏雨的自拍照!!

这几张照片都是比较暴露的那种,而且摆的全是那种特别性感的姿势。

这些姿势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个贱人。

这下,我彻底傻了。

我特喵的还在一边看乐呵呢,这就是苏雨那个贱人的小号。

那个大男人,不用多说,一定就是张准这 GRD。

这一幕,让我怒发冲冠,失去了理智。

我当时便血涌上头,浑身无力。

我的手没有力气再握住手机,「啪嗒」一声,手机掉落在了地上。

那一刻,如果我站在这对狗男女的面前,我一定要拿刀杀了他们!

不,杀了他们都不足以平息我的怒火。我要将他们一刀一刀割碎,然后把肉炖了喂狗!

我用力地咬了自己的舌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鲜血顺着我的嘴角流了出来,嘴里满是咸腥的味道。

有了这样的刺激,我终于冷静了下来。

看看这对狗男女的聊天记录:

张准正打算开车过来。

我又狠狠抽了自己几个嘴巴,身上终于有了些力气。

趁这个机会,我要做些什么。

不然,就没时间接触到张准了。

我疯狂地写代码,把虚拟主机的程序从监控转为植入和拷贝。

终于在我听到楼下门铃响的一刹那,我敲下了最后一行代码,回车……

主机瞬间开始工作,疯狂地将新联入的那台手机中的所有内容全都拷贝过来,同时又向里面植入了一个不起眼的隐藏小程序……

8

等到主机把一切都操作完。

我终于瘫坐在了椅子里,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

门开着,楼下的动静不是很大,但是我却听得很清晰。

过了一会儿,楼下的门开了,一个男人穿着皮鞋的声音下楼了。

又过了一会儿,楼下的门又开了,一个女人穿着高跟鞋咯噔咯噔地下楼了。

我知道他们去干什么,我也知道我头上已经是一片青青草原。

可是当我坐在那里,听着他们的脚步声远去的时候,我浑身无力,大脑一片空白。

我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只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一直回响:

「她背叛了我……她背叛了我……她背叛了我……」

我就那么坐在屋里,慢慢被拽入黑暗。我的心也开始一点点变得黑暗起来。

当天晚上,我失眠了。

虽然早就觉得苏雨和张准的关系不正常,但是当事情终于降临到我头上的时候,我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伤心,感到无措。

我躺在床上发呆,心里仿佛想了好多事情。

又仿佛什么都没想。

第二天一早,才发现我的枕巾被泪水湿透了。

人就是这样,当事情没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总觉得一切都可以承受。

但是如果有一天,真的站在灾难面前了。

没有人会平心静气。

既然你们要毁了我的现在,那么就别怪我让你们没有未来。

9

出差时间一到,我掐准时间,打车到了机场,然后又从机场打车回到了家里。

我虽然没真的出去,但是机票,酒店入住信息这些细节我全都弄好了。

虽然苏雨从来不会关注这些。

但小心总没有大错。

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就必须要小心谨慎。

张准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回到家之后,屋子里居然破天荒收拾得很干净。

「哼,怕是在掩盖什么痕迹吧!」我心中冷笑。

却还是装作很热情地去夸赞苏雨。

苏雨的表现很奇怪。

她不像从前那样对我冷漠,也不像「出差」前那几天活泼。

更像是预谋要做一些对不起我的事情,羞于对我说出口一般。

晚上的时候,她不仅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更是百般迎合我。

这是结婚以来从未有过的。

太奇怪了!

苏雨不是那种事后忏悔的人,她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错误向我道歉。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

她和张准,有什么阴谋。

10

第二天一早,我刚到公司,老板就把我拽进了他的办公室。

半个多小时后,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从他办公室走了出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切都明白了。

张准居然动用他的势力给我们公司施压,要收购我们公司。

那么收购之后,他一定会冲我来了。

11

张准这个人,虽然从小接受的都是精英教育,但却一直在玩一些歪门邪道。

上学时候就是,别人都认认真真地进行社会实践,他却仗着家里势力撑腰,什么都不做还年年在院系里拿一等奖学金,评优争先。

那些奖学金和优先什么的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炫耀的头衔。

可对于一些农村家的孩子来说,那些可能就是他们的命。

比如我的老板。

他和我一样是从北方来的,不一样的是当时他家里比我困难多了。

我们老板,是他们金融院系的学霸。

但是院系里的奖学金,他只能拿二等。

因为一等奖学金,一定是张准的。

一等奖学金一万,二等奖学金八千。

别小看这两千块钱,那可能就是我们老板一学期的餐费。

那段时间,老板过得很苦。

我俩的革命友谊就是在那个时候建立的。

也因为这些,老板心里对张准一直不爽。

没想到这次回来,张准居然还一门心思搞这些邪的。

在我们市,我们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是盈利一直非常可观。

老板赚了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他这些年给我的分红绝对达到了八位数。

这钱苏雨不知道,她也从来不关心。

只要我确保她花钱的那张卡能够按时还款就足够了。

也不知道该说她没心没肺,还是该说她傻。

想到苏雨,我的心又有些痛。

张准想收购我们的公司,应该不仅是想要给我一个教训。

他一定看中了我们公司的那些大订单。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我和老板只是这城市里的两条小杂鱼。

而张准的背后,则是一只可以掌控整个城市的金融巨鳄。

他想来摘我们的果子,我们只能忍气吞声吗?

那天晚上,我和老板在我的「秘密基地」里商量了一夜……

12

就在老板拒绝了张准的第二天。

市审计局和税务局便联合上门来我们公司查账。

虽然他们什么也没查出来,可我们公司的所有业务也都陷入停滞。

接下来,公司开始停水、间歇性停电、甚至断网。

这些对于一家软件公司来说是致命的。

因为我们就是靠着这些活着。

张准虽然没有什么经商能力,但是搞这些小动作却非常擅长。

不到一个月时间,我们公司上下便鸡飞狗跳。

员工也都开始出现怨言。

一个月之后,老板终于妥协了。

13

那天上午,阳光明媚。

公司里却死气沉沉,我和老板的脸上都是沉痛。

但好多员工却露出轻松的神色。

一个月来,张准无孔不入,不仅小动作搞得好,还收买了一些人在公司里散布谣言。

到最后,员工们都知道我和老板在小胳膊强拧大腿。

导致我俩众叛亲离,甚至有两个我平时当徒弟培养的大学生,都倒戈背叛了我。

张准走进公司的时候,仿佛来到了自己家。

员工们围着他们的新老板,把我和老板瞬间抛在脑后了。

这群白眼狼!

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这结果,但是老板还是攥紧了拳头。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

张准坐在老板平时坐的大椅子上,笑着望着老板:

「怎么样,老同学,想通了?」

老板在张准早就准备好的合同上签好字,张准示意一旁的人开始操作打款。

「张准,你赢了!」老板咬了咬牙,接着道:「签完合同,这公司就是你的了。」

说完这些,他扫视了一眼整个公司,眼里满是回忆。

能不伤感吗?毕竟这公司是我俩一点一点打拼出来的。

一些有良心的员工不敢看他的眼神,纷纷低下了头。

更多人则站在一边指指点点,仿佛要给新老板一个好印象。

我心中冷笑。

「你可以留在公司的。」张准真诚地看着老板,然后又指了指我,说道:「那个谁,去给我倒一杯酒来!」

「张准,事情别做得太绝!」我冷声说道。

「于洋,你算什么东西?敢和老子抢女人!我告诉你,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

终于承认了吗?我突然笑了:「早知道你是什么人了,想要挟我,你还不配。」说着,我拿出了一封辞职信,甩在他的面前。

「老子早就不是公司的人了,今天不过是来收拾东西的,你动我一下试试?」

布了一个大局,最后居然没整到我,张准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虽然他收购老板的公司是为了利益,但谁又能肯定,这里面没有为了苏雨的意思呢?

「张准,以后我会躲你远远的,最好这辈子都见不到。」

在一旁的老板应该是收到入账提醒了。

他说完这句话,便拉着我一起离开。

「于洋,别让我在这个城市看到你,不然要你好看。」身后,传来张准嚣张的笑。

「放心吧,就算你不说,老子也呆不下去了。这里只会让我感到恶心。」

哼,笑吧,很快就会让你哭。

出门之前,我把手伸进裤兜,按下了的一个按钮。

张准的手机亮了一下,不过谁也没有发觉,因为他们都在看我和老板。

两个仿佛丧家之犬的男人。

14

接下来,一切如我所料。

国家的执法机构收到了对张准及其背后关系网的实名举报。

举报人居然就是张准。

确凿的证据将层层的黑幕揭开。

充当了张准保护伞的那群人纷纷落网。张准家的所有资金都被冻结,包括他新买下的这家公司。

而张准和他的父亲,都被关了起来,等待法律和正义的审判。

那些背叛了我们的人,最终都失业了。

这是他们付出的微不足道的代价。

所有人都有一个疑惑,包括张准:

为什么他会把举报材料发给执法机关。

15

我和苏雨的离婚手续办完了,很顺利。

我只是当着苏雨的面,把她和张准的聊天记录从头到尾放了一遍。

她什么话都没说,简单收拾了一下,签了协议书,便离开了这个家。

也许在她的眼里,这个家与她根本没什么关系。

她的冷静让我心寒。

我这么多年的付出,也抵不过张准那个渣滓的一根腿毛。

能说什么呢?只能怪我有眼无珠。

苏雨净身出户后,我没再继续对她进行报复。

也许她从来没有对我产生感情,

但对我来说,毕竟夫妻一场。

我删除了所有的证据,毕竟那些东西,我看一眼便觉得恶心。

苏雨,再也不见了!

16

「合作愉快!」

这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

我卖掉了在这座城市里的一切,车子、两栋楼、还有屋子里那些买给苏雨的名牌包鞋子……

那些与苏雨有关的东西,我都觉得恶心。

离开这座城市前,我和老板最后吃了一顿饭。

「我还真有些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只是植入他手机的一个小程序罢了,操作完立刻消失,谁也查不到踪迹。」

我笑笑,不继续深聊了。

「那回去之后打算干点什么?继续做你的网络大神吗?要不咱俩继续双剑合璧,创造辉煌啊?」

「哥哥,我累了,经过这一堆狗屁倒灶的事儿之后,我只想休息一下。」顿了顿,我又笑道:

「再说了,我是有家产要继承的,没准将来你们喝的蜂蜜,吃的蔬菜,都是从我那里批发出来的,哈哈!」

「那……祝你一路顺风?」

「必须顺风!」

17

列车启动。

我望着城市渐行渐远,心中莫名地感到一阵轻松。

也许我本来就不该来这里。

不如归去……备案号:YX11mRXaoGR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