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可以分享一个让你毛骨悚然的恐怖故事吗?

我是一个房产中介,我手里有一处绝佳的房源,在北京最好的地段。

无论从地理位置、商业配套、户型装修任何一个方面看,都没得挑,可就是卖不出去。

你觉得价格太贵了?

不,因为这个房子闹鬼!

1

我叫刘宇,是个二手房中介,没家世、没背景、没学历,属于新一代「三无」人员。

在北京,像我这样的人,能找到一份房产中介的工作,就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总比在工地搬砖强多了。

我所在的中介公司,是一家私人的小中介公司,原本代理的房源就不多,可偏偏手上有一套绝佳房源,还卖不出去。

因为这个房子闹鬼。

「现在可是新社会!我可不信那些什么神什么鬼的!我不管,你们谁要是卖出去这个房子,我奖励一万块钱!」

说这话的是我师傅王涛,这家小中介公司的股东之一,我跟他是老乡。

他还是我二姨的表妹的婶子家的小孩,当时我妈就是找他才给我弄了这么一份工作。

按辈分算,我还得叫他一声表叔。

「刘宇啊,等下我约了一组客户去看天河中心的那套房子,这个房子之前一直都是你负责的,你跟我一起去,顺便给客人介绍下。」

「知道了,表叔。」

「说了多少次,在公司要叫我王总,或者叫我师傅。」

公司拢共五个人,他还要摆臭架子,算了算了,谁叫他是我老板。

王涛跟客户约的时间是下午两点,我们一点半从公司走,十分钟以后就到了小区门口。

王涛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客人还没有来,便偷偷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悄悄地塞给了我。

我一看,是一张黄符。

「表叔,你这是做什么?」

「哎,以防万一嘛,之前听小胡说,他带客人去看房子,结果客人在客厅的墙面角落发现了个血手印!死活不肯买这房子了,可是第二天小胡再去看,那血手印居然没了!」

明明是烈日当头的时候,我却被王涛的一番话说得感觉四周阴森森的。

「表叔,你不是不信这个吗?」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黄符可是我找了一个大师求来的,大师说了,什么厉鬼都镇得住!」

王涛还想跟我说说符上画的东西,远远就看到一对夫妇下了车朝我们走过来,王涛见状立马向我使了个眼色,将符纸塞到了口袋里。

看来这就是今天来看房的客户了。

「是李先生、李太太吧?」

夫妇俩都戴着个墨镜,身上的穿着虽然看不到 logo,但也很明显价值不菲。能看得出来,是十分有购买力的客户。

「你是我们的中介?」李先生将墨镜往下拨了一点,露出了一点眼睛上下打量我跟王涛。

「是是是,您叫我小王就行,这位是我的同事,您叫小刘就行。」

李先生重新戴好墨镜,点了点头,示意王涛带路。

王涛半弯着身子,一只手伸向前方,活像个汉奸。

「我听说,这个房子好像闹鬼啊。」

李先生突然开口,一句话就把王涛噎得说不出话了。

二手房的圈子就这么大,又是天河小区这么好的房源,小胡上次带人看房碰到血手印的事,几乎整个圈子的人都知道了。

「那是个误会,李先生,房子是好房子,等下您自己去看就知道了。」

王涛还想往回找补。

「要是我看上了这个房子,你能不能借着这个闹鬼的由头,再跟房东砍砍价?」

好家伙,原来这个姓李的在这等着呢!

王涛一听,立马笑了起来,连连拍着胸脯表示没问题。

可谁知道,奇怪的事又发生了。

2

王涛打开 1025 的房门,房间里的温度似乎比外面要低了几度,窗帘严严实实地拉着,一进门李太太就躲到了李先生的后面。

「拉上窗帘主要也是为了防灰。」王涛快速冲过去拉开了窗帘,还将电闸打开,点亮了全部的灯。

此时,这个房子的样貌才清楚地展现在了我们眼前。

现代轻奢的装修风格,以深灰搭配白色为主,客厅开间极大,欧式简约的沙发配上金边硬朗风的背景墙,显得高端大气。

餐厅里有一张可供十人同时用餐的圆桌,实木餐桌显得很有分量。

厨房是开放式的,L 型的操作台,白色大理石台面,再搭配双开门大冰箱,和中间一个小吧台,在这做顿饭,简直就是享受。

三个卧室,主卧自带卫生间、衣帽间,书房配好了一整墙的大衣柜。

「这个房子本来是房东准备当婚房用的,可是因为疫情的原因,房东丢了工作,供不起这套房子了,只好忍痛卖掉。二位,您看看,楼下五分钟就是地铁站,而且交汇多条主干道,不管您选择什么出行方式,都很方便。旁边就是商业街区,超市、商场、医院、学区一应俱全。小区的绿化率达到了百分之四十以上,晚上下了班跟家人一起散个步什么的,多好。这个房子,无论从外部条件还是内部条件来说,都是一顶一的。」

王涛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李先生却始终面无表情,倒是李太太显得十分感兴趣,这看看那摸摸,似乎下一秒就要直接住在这里了。

「我听说,之前来看房的人发现的血手印,就在客厅靠沙发的那一面墙?」

李先生用手摸了一把餐桌,手上并没有留下灰尘。

「那都是子虚乌有的事,不信我带您去看看。」

王涛领着李先生就去了客厅,我却偷偷看到,他将手塞进口袋,捏住了那张黄符。

来到客厅,王涛检查了墙面,什么都没有。

「李先生您看,什么都没有,哪里有什么血手印嘛?」

李先生也上前查看,他绕着沙发转了一圈,停住脚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小王,你把这沙发搬开,我再看看。」

那个沙发又大又宽,地上铺的又是实木地板,当着客户的面,我们不能拖,只能将沙发整个抬起,是个力气活。

我正在心里埋怨这客户难缠,王涛却二话没说,拉着我就去搬沙发。

奈何沙发实在太重,我们俩搬了半天,沙发还是一动不动。

「李先生,李太太,这个沙发太重了,要不然二位帮个忙?」

李先生倒是没说什么,李太太翻了个白眼,嘴里还在抱怨自己穿的是什么什么新款。

四个人好不容易搬开了沙发,沙发后的墙面也是干净如新,我看见李先生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我们将沙发重新挪回去,李先生已经在问房子的最低价格了,王涛在跟他讨价还价。

李太太没怎么出力,手上就沾了一点儿灰,就这也让她如坐针毡。

「这里能洗手吗?」

「厨房的水阀应该开了。」

李太太立刻站起身去厨房洗手,我们三个大男人则留在了客厅。

可没多久,厨房里就传来了李太太的尖叫声。

「啊!」

我们三个对视了一眼,立刻冲到了厨房。

只见李太太满手的血水,而厨房的水龙头里,正汩汩流出来红色的血水。

那件新款的裙子上,已经是血迹斑斑。

李太太晕了过去。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王涛已经吓得尿了裤子,捏着黄符口中念念有词。

「冤有头债有主,别来找我,别来找我……」

还是我打了急救电话,将李太太送去了医院。

不出意外,李先生放弃了买这个房子的想法,就连王涛的号码都拉黑了。

事后,我又拖着王涛去检查了一番,可是和血手印一样,水龙头恢复了正常,红色的血水不见了。

「看来这个房子,真的闹鬼!」

3

「表叔,那现在怎么办?」

「眼下这个情况,先找个大师来看看,要是真有鬼,让大师抓走不就好了。」

王涛表面上说得云淡风轻,可我注意到,他的腰上,多了一块小八卦镜。

王涛就带着大师来了。

大师姓黄,穿着一身道袍,留的飘逸长发挽成一个发髻扎在脑后,手拿拂尘,乍一看是有一点仙风道骨的味道了。

我跟王涛跟在黄大师后面,进了 1025。

现在是下午三点,昨天走的时候没有拉窗帘,可是房间里还是阴冷得很,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只见黄大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罗盘,左看看右看看,口中还念念有词。

在他在房间里转了十几分钟之后,突然在客厅中央盘腿坐下了。

「黄大师,找到鬼了么?」

「唔,这个房子本来是没有鬼的,但是……」

黄大师欲言又止,王涛见状立马掏出两张大钞塞到他的手里,他这才往下说。

「但是,这个房间的摆设不好,影响了风水,导致此地阴气过重,所以会有小鬼路过此地稍作停留,只要换一下房间里的摆设,再加点聚阳气的物件,小鬼以后便不会再来了。」

「那这物件如何摆呢?」

黄大师没有说话,慢慢地伸出了三个手指头。

王涛先是一惊,但很快反应过来。

「大师稍等片刻,我得给业主打个电话沟通一下。」

王涛说完便出去打电话了,几分钟后他喜气洋洋地回到客厅,毕恭毕敬地走到大师面前。

「大师,有收款码么?」

只见黄大师慢慢悠悠地掏出最新款的苹果手机,打开了收款码。

「嘀」的一声,王涛就给大师扫了三万块钱过去。

大师收到钱,慢吞吞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从口袋里又掏出一块白玉坠。

「这三日,就先不要带人来看房了,三日后,我将转换屋内的风水,到时再带人来看吧。我跟你有缘,这辟邪的白玉坠,就送与你了。」

黄大师说完挥了挥拂尘便离开了。

「表叔,这大师挣钱也太容易了。」我撇撇嘴,十分钟三万块,中彩票都没这快。

「你懂什么,这个钱也不是谁都能挣的,听说捉鬼损阴德呢!再说,这钱是业主出,又不是我们出。」

「业主这么爽快?说三万就给三万?」

「当然不是。」王涛将那块白玉坠挂在胸前,塞进衣服里。

「业主给了三万五。」

就这还有中间商赚差价???

三日之后,王涛接到了黄大师的电话,说房子的风水已经换好了,可以跟他一起去看看。

一进门,就看到玄关处多了两只小石狮子,客厅的四个角落各摆上了一个黑曜石水晶球,说是能形成什么辟邪屏障。门后面还挂了一串五帝钱,卧室的书桌上还摆了一座文昌塔。

这些物件与轻奢风格的房子格格不入,但是黄大师说,要想躲避邪物必须如此,而且只要摆放一段时间就可形成天然之势,未来的房主要是不介意就摆着,介意的话撤掉也没问题。

我跟王涛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果然这次房间里没有阴冷的感觉了,也没有出现什么红手印,水龙头也恢复了正常。

「大师果然厉害!」王涛连连对黄大师竖起大拇指,黄大师说只是举手之劳。

「这下这套房子肯定能很快卖出去了!」

王涛正在高兴,刚好就接到了看房电话,要来看这套房子。

「您半小时就过来?好好好,我现在就在房子这儿,您过来就行。」

「表叔,这都这么晚了,还让客户来看房?」现在已经是晚上 9 点。

「你懂什么,要抓住每一个机会,要不然你业绩怎么那么差呢,只要客户来看房,哪怕你正在结婚,都得第一时间赶到!」

来的是一对中年夫妻,王涛将房子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只为了让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转了几圈以后,夫妇俩对这套房子都很满意,跟王涛约了明天去公司聊下价格。

王涛连连点头,巴不得直接带他们去签合同。

「小刘啊,去把房子的电闸拉了吧!」

王涛和夫妇俩还站在门口闲聊天,我将所有的灯关好,拉掉了电闸。

刚走到门口,我却隐约听见了女人的哭泣声。

我身子一颤,立马走到门口。

「表叔,哦不,王总,好像有什么声音。」

「嗯?什么声音?」

这时女人的哭声又一次响起,中间还夹杂着指甲划墙的声音。

「呜呜呜,呜呜呜,我惨,太惨了。」

那对夫妇的身子也僵住了,王涛的额头更是渗出细密的汗珠,我屏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喘。

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划破安静的空间,女人的哭声也越来越惨烈。

「给我偿命!我要你死!」

「有,有鬼啊!」

几个人顾不得回头看,连滚带爬地跑到了电梯里。

4

电梯里,我跟王涛两腿发软,跌坐在地上,那对中年夫妇相互依偎在一起,女的哭哭啼啼,男的还好,故作镇定,安慰着女人。

可下一秒,女人指着王涛尖叫了出来!

「血,你身上都是血!」

我这才看清,王涛的衣服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个血手印!

连带着他的脸上、手上也都沾上了血。

不一会儿,温热的液体从王涛的裤脚滴下来。

他尿了裤子。

这件事之后,王涛请了两天假,说是黄大师要去他家做法,看房的事情也不了了之。

天河小区这套房子闹鬼已经在本市的贴吧里炸开了锅,之前来看房被吓到晕厥的李太太居然还用自己的撞鬼经历开了个直播,涨了不少粉丝,在线打赏的人更是不少。

我打电话给王涛,问他事情怎么办,可是他那边却吵吵闹闹的。

「业主现在在外地,也没办法管,现在这套房子除了我们家已经没有其他家愿意代理了。不过业主说了,要是能搞定闹鬼的事情,房子正常卖,他会私下给十万奖励。反正等过个一年半载,就不会有人再记得这个事情了。」

「那房子里的那些怪事怎么办?不管了?」

「黄大师说,他会亲自去捉鬼。」

「那个黄大师上次不是说换了风水就都正常了吗,这人明显就是骗子!」

「话不能乱说,大师说了,当年天河小区盖楼的时候,的确有个女孩在那跳楼死了,他怀疑就是那个女鬼。」

天河小区之前还有人跳楼?我特地去查了一下,网上的信息少得可怜,只有三言两语。

说是当时女孩失恋,趁黑偷偷进了工地,从楼上一跃而下。

可真的是那个女鬼吗?如果是,那为什么之前那么多年不出现,现在又突然出现了?

两天后,王涛上班,带着黄大师,重新回到了那个房子。

王涛死活不肯去,可是黄大师却说,他是被女鬼标记之人,必须得去,要不然还会缠上其他不干净的东西。

这一次,黄大师让我们清空了客厅,又不知道从哪里搬了一个供桌过来,摆上桃木剑、符纸、香炉一类的东西。

接着喝了一口水,用桃木剑插起符纸,将水吐在了符纸上,又将打湿的符纸靠近蜡烛,符纸瞬间燃起大火。

黄大师举着燃烧的符纸围着供桌转圈,嘴里还念着听不懂的咒语。

女鬼有没有收服我不知道,但房子倒是够乌烟瘴气。

他又举着符纸在王涛的周围转了一圈。

「好了,我已经解了你身上的标记,你可以走了。」

王涛连连感谢,转身要走,我一把拉住了他。

「表叔,你要是走了,我一个人留这儿?」

「总得有个人看着,万一丢了东西谁负责?」

说完王涛一溜烟跑了。

突然黄大师举着桃木剑往上方一指,符纸已经快烧完了。

「冤孽,还不速速投降!」

接着,他将烧完的桃木剑往倒满水的铜盆里一插,顿时升腾起一阵白雾。

他拿起一件画满符号的黄布,在空中煞有介事地将白雾罩进黄布中,然后裹成一团扎紧。

做完这一切,黄大师深呼一口气,将黄布和桃木剑都装好。

「好了,女鬼已经被我收服,这个女鬼阴气太重,抓她消耗了我不少元气。」

我知道,大师这是要钱的意思。

「劳务费我们王总会给您安排妥当的。」

黄大师满意地点点头,正欲收拾东西要走。

走了两步,黄大师感觉不太对劲,似乎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他抬起脚一看,脚底沾满了血!

而女人的哭泣声又一次向我们传来,这次的声音更加凄厉。

「大,大师!」

我吓得不敢靠近,躲在角落。

黄大师面色惨白,但还是故作震惊。

「不碍事,这是女鬼的怨气,不伤人,不伤人的。」

「大,大师,你看。」

我颤抖着手指着地板,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的,地板的缝隙里,开始不停渗出血来,它们慢慢汇聚,形成一股血流,朝着黄大师奔去!

黄大师立刻掏出符纸,口中念念有词,用桃木剑插起符纸按在了地上!

可是血流没有停下,已经流到了黄大师的脚下!

「大师!」我害怕极了,我脚下的地板上血流也开始渐渐聚拢,无奈之下我只好躲到黄大师身后。

「莫怕莫怕,鬼是精神体,伤不了我们的。」

黄大师虽然嘴上说着,但看着一直向我们逼近的血流,还是连连往后退。

突然,大师的背上出现了三条血口子!

他瞬间吃痛,站立不稳,跌坐在了血泊里。

这下黄大师彻底不淡定了,他丢了桃木剑,想从血流里站起来,却因为打滑,一次次跌坐在地。

「别缠着我,别缠着我啊!」

5

大师的长发也已经散乱开来,我更是吓破了胆,朝着门口就要逃跑。

「救命!救救我!」

黄大师居然在向我求救?我看着已经浑身血污的黄大师,正义战胜理智,一咬牙,还是返回了客厅,将黄大师从地上拉起,扶着他就往外跑!

关上 1025 的门,还是能听到女人恐惧的奸笑声,我跟黄大师吓破了胆,顾不上等电梯,直接从安全出口冲下了一楼。

出了单元门,我俩跌坐在花坛里,黄大师大口喘气。

这时,我才想起来,大师受了伤。

「大师,我给您看看吧?」

黄大师神情已经有些恍惚,缓缓点了点头。

我帮黄大师脱下道袍,黄大师的背上,三道血痕触目惊心。

像是指甲的抓痕。

我颤巍巍地将照片拍给黄大师看,他吓得直接将手机丢到了花丛里!

我一看,黄大师的裤裆,也湿了一片。

王涛一直在小区楼下等我们,当我注意到他的时候,他正蹲在门口抽烟,地上满是烟屁股。

「怎,怎么回事?」

「快过来帮忙!」

王涛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我们俩合力将腿已经绵软的大师从地上拉了起来,打算把他送去医院包扎伤口。

「刘,刘宇。」王涛的声音发颤,他扶着黄大师,而他的目光却在往上看。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吓得脸色惨白。

1025 的窗边,站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女鬼。

她的嘴巴张得无限大,还不停在滴着血。

我敢保证,那是我一辈子跑得最快的一次,我跟王涛架着黄大师一路快跑到小区门口,顾不得黄大师一直嚷嚷背上的伤口都被扯裂了。

因为这个房子,我觉得这个小区都邪门了起来。

当我在小区门口再次望向 1025 的窗户时,那个女鬼已经不见了。

我们将大师送到附近的诊所包扎了伤口,医生问怎么受的伤。

「他跟老婆好久没见了,一时没控制好,就……」

我连忙找了借口搪塞,可当我说那女鬼是老婆时,黄大师脸色又瞬间惨白。

医生左看右看,皱着眉头,最后才说了一句。

「你老婆指甲还挺长的。」

此时我们三个已经渐渐平静下来,但谁也不说话,我跟王涛抽着烟,大师也抢了一根过去,大口吸着。

「刘宇,你看到了吧,那个女鬼……」

我深吸一口烟,沉重地点了点头。

「大师,您不是说女鬼已经被你收服了吗?」

「是,是收服了,但没想到,这屋子里,还有个女鬼……」黄大师支支吾吾,低着头眼神到处躲闪。

「还有个女鬼?那这可怎么办呢?」

有的时候我不知道王涛到底是聪明还是傻,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还看不出来黄大师是个骗子?

「姓黄的,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看出来你他妈就是个冒牌道士,你最好现在就老老实实承认,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丢回 1025,不知道那女鬼下次那三道手指印会划在哪!」我顾不得王涛还在,也不再给那个骗子留面子。

一听要把他送回 1025,黄大师连连摆手,身子更是抖得跟筛糠一般。

「不,不要,我说,我都说,我,确实不是道士……」

原来,黄大师的真名叫黄大石,原本是个游手好闲的混混,他身形瘦长,也懒得剪头发。

就因为独特的外观和名字,他从一个小混混的名字在大家闲聊中慢慢就变了样,成了捉鬼道士。

当第一个人找到他捉鬼时,他本人是懵的,但是因为囊中羞涩,硬着头皮接了这个差事。

他就是在别人家里胡乱跳了几下,口中随便嘟囔了几句,人家就给了他 1000 元的劳务费。

黄大石突然意识到,这是门赚钱的好生意,于是从此更加专业,道具配得一应俱全,找他的人越来越多,但他也从来没有真的遇到鬼。

「你们的钱,我还给你们,这事你们找别人吧,我以后都不敢骗人了。」

黄大石几乎是哭着哀求我们,王涛虽然气愤,但是看在黄大石全款退款的份上,他也不再追究。

因为这钱他也不会还给业主,只会进自己的口袋。

正在我们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收到通知。

是最新资讯:「本市天河小区惊现红衣女鬼!」

新闻里贴了一张照片,正是那个女鬼张着血盆大口对我们笑的样子。

6

我和王涛都没有拍这张照片,说明当时也有小区的其他住户看到了,原本还想将今晚的事情压下来,现在经过照片的发酵,天河小区有女鬼的事几乎人尽皆知,网友还展开了热烈讨论,猜测这个女鬼的真身到底是谁。

有的说是当年失恋跳楼的女子,有的说是民国年间的女鬼,因为裙子的款式很像,更过分的,还有人说是业主自己在房子里害死了一个女人,才导致女鬼的魂魄离不开房子。

而连带着不仅是 1025,连天河小区的房价都一路下跌。

业主自己的生活也因为这套房子受到了影响,因为女鬼的事情,他现在只要求将房子卖出去,亏钱都行,只要赶紧将这块烫手山芋处理掉。

王涛彻底失去了要赚这个钱的想法,更何况之前业主驱鬼的钱已经进了他的腰包,这套房子的售卖工作就被搁置了下来,无人再问津。

直到那天,我接到了一个看房电话,指名要看天河小区 1025 室。

「难道你不知道,那是个鬼宅?」

出于职业道德,我还是好心提醒。

「我知道,什么时候能去看?」

这人太奇怪了,我没有立刻答应他,而是跟王涛说了这件事,王涛也觉得奇怪,于是我们决定先见到人,再决定带不带他们看房,毕竟我们也要抓住每个能把房子脱手的机会。

我跟他们约了时间,在天河小区门口见面。

这是我们见到女鬼之后,第一次来到这里。

「家人们,我们现在就已经到了天河小区门口了,如果顺利的话,晚上 12 点,我们将带大家去鬼屋一探究竟。」

两个男人收起手机支架,向我们走来。

「你就是跟我联系的那个小刘吧?」

说话的是两人之中的高个子,这两个人长得也有意思,一个高高瘦瘦,一个矮矮胖胖。

「是的。」

「是这样的,我们是做自媒体的,在某音上主要就是做灵异领域,我们想对 1025 进行一场直播。」

「这……我得请示我们领导。」

我将难题甩到了王涛身上,我说了也不作数。

王涛面露难色,没有正面回答,那个矮胖子见状,将王涛拉到了一边,凑近他的耳朵说了几句话。

不一会儿,两人回来,王涛同意两个人在 1025 做直播,并由我做陪同,约定好时间,两个人便离开了。

「你疯了?要是业主知道怎么办?」

「没事,到时候就说我们不知情就行了。」

「那你还让我跟着去?你不知道那有鬼啊?」

「我想了一下,这几次见鬼,你都毫发无伤,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异于常人,那女鬼肯定是没有办法伤害你,所以你跟着去最安全,大不了,你就在门口不进去呗。」

王涛一边说,一边往我口袋里塞了厚厚的一个信封。

「这是一万块钱,那两人给的劳务费,你一直没开单,看个房就能挣一万,多划算。」

捏着那个信封,我动摇了,干中介几个月了,一个月 2800 块基本工资,不包吃住,我的兜的确比脸还干净。

不就是女鬼么,跟没钱比算什么,我干!

晚上十二点,我带着 1025 的钥匙如约来到小区门口,那两个男也来了,他们除了手机什么也没带。

我好歹还把王涛给我的八卦镜、白玉坠都带上了,虽然我知道这玩意儿没什么用。

我们三个人来到 1025 门口,这层楼原本就没有住,现在因为闹鬼的事情,上下两层的人也都搬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刚出电梯门,我就感到了阴气阵阵,气温突然就低了下来,我忍不住浑身起鸡皮疙瘩。

「家人们,我们现在就在 1025 门口了,听说这个走廊的灯每次修好就坏,今天我们到这里,走廊灯也是坏的,而且周围感觉非常冷。接下来,我们就要进入 1025 了,家人们给点鼓励,火箭刷起来!」

在屏幕上哗哗一片礼物之后,高个朝我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门了。

我颤抖着手打开了门。

我也没想到,这一次我差点送了命。

7

一打开门,一股寒气喷薄而出,我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之前客厅里大面积的血迹,现在居然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地上却泛起了点点绿色荧光。回忆起那天的事情,我更是头皮发麻。

那两个人虽然直播还开着,但也不敢先进门,他们推搡着我,让我先进去,我瞥了一眼他们的镜头,戴上了口罩。

「好的,家人们,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 1025,这里的温度明显比外面低几度,现在我们先去开电闸。」

我让他们先等在客厅,自己则去开电闸。

可我明明已经把电闸推了上去,但开灯却没有任何反应。

「喂,怎么还不开灯啊?」客厅里的两个人在对着我喊。

「等一下,电闸好像没电。」

我又尝试了几次,还是没电,这下心里更慌了,这时好像有什么东西滴到了我的脸上,我也没有在意,只是随意抹了一把。

在确定电闸没有电之后,我返回了客厅,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在客厅直播的两个人。

「那个,电闸好像就是没电了。」

他们回头看向我,却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将镜头对准了我,我下意识地躲避。

「家人们,你们快看,这个带我们看房的中介脸上,居然,居然有血!」

血?哪来的血?我想起刚刚滴在脸上湿漉漉的东西,用手摸了一把,放在手电筒下面去看。

猩红的痕迹在光线下格外刺眼。

「嗒。」

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板上。

我们三个人都听见了,这下三个人都愣在那里,不敢动了。

「嗒,嗒嗒。」又是两声,滴落的声音,我的额头开始渗出汗珠,腿却在这个时候感到无比发麻。

高个壮着胆子,将镜头转移到地上,而地上,是两滴黏稠的血迹。

「嗒。」就在这个时候,又滴下来一滴。

「我说,老高,我们不播了吧,这里真有点邪门。」矮胖子侧过身小声对高个说。

「现在直播间观看人数已经上万了!你知道他们现在打赏了多少礼物么,不能停!」

我看着两人,往后退了退,如果有什么事,我离门最近,应该跑得出去,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这个鬼地方!

「什么,家人们要看看房顶上是什么东西往下滴血?好的,我这就给大家转移镜头。」

应该是直播间的观众提出了要求,高个双手抖个不停,但还是将镜头慢慢转移到了房顶上。

我心里害怕得不得了,但好奇心还是驱使着我也向房顶看去。

天花板上,一张女鬼的脸正对着镜头下的高个子笑,她整张脸都烂掉了,裂开的嘴角正在往下滴血,刚好滴到了高个的脸上!

「啊!鬼啊!」

矮胖子吓得摔倒在地上,连连退向墙角,将自己抱成了一团,瑟瑟发抖。

我立刻向门口跑去,高个看到我跑,也跟着我跑出来,只留下矮胖子一个人在房间里。

「都跟你说有鬼了,你还不信!赶紧把你朋友叫出来,我们快走!」

我在门口斥责着高个,可高个却紧紧盯着屏幕,一动不动。

「大哥说的是真的吗,只要我们回去,就刷 20 个嘉年华?」

高个脸上的血迹还没干,两只眼睛像是要瞪出来一样,突然就笑了。

「感谢大哥的两个嘉年华,我这就回去,希望大哥的嘉年华继续刷起来!」

高个转身就往 1025 里去,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你疯了吗!这里面不干净!」

他将我的手一把甩开,将直播屏幕给我看,观看人数已经达到了五万人。

「你知道这次我能有多少流量,这场直播我能挣多少钱吗?有鬼算什么,到现在不也没死过人?」

我还想阻止,高个又掏出一沓钞票甩给我。

「你要是跟我进去,就十分钟,这些钱都是你的。」

说完将钱扔在我的脚下就进去了,我望着一地的钞票,咬着牙,快速将它们捡起来,跟着高个进去了。

矮胖子坐在角落里嘴里念念有词:「别杀我,别杀我。」他的身体已经抖成了筛糠。

高个过去将他拉了起来,应观众要求,他们要去其他房间看看。

望着前方黑乎乎的一片,两个人走得异常缓慢,我跟在后面,不断望向门口,随时准备逃跑。

可是就在此时,在我的身后,我感到有什么东西蹭过我的脖子,我立刻僵住了。

我缓慢地回过头,却什么都没有。

「你在那磨蹭什么呢,快跟上啊。」高个在前面离我两米远的地方叫我。

我正欲继续走,可是这一次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脚踝!

而这一次它并不是蹭了一下,而是顺着我的脚踝,慢慢地往上,怀抱住我的腰,最后勾上了我的肩膀!

一道冷冷的女声在我耳边响起:「杀了你,在这陪我好不好?」

8

「喂。」我艰难地从喉头里冒出一个字。

那两个人转过身,终于看见了缠在我身上,穿着破碎的裙子,张着血口的女鬼。

矮胖子立刻吓得跌坐在了地上,高个则是连连往后退,这时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整个房间里,到处传来女鬼的声音,在四处回荡。

「今晚,我有好吃的啦,你们看起来好好吃呀!」

红色的血液从女鬼的身上汩汩往四处流,她盯着面前的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接着突然在我的肩头狠狠咬了一口!

血液喷薄,溅到了高个的脸上。

我吃痛跪倒在地,而女鬼依旧缠在我身上哈哈大笑。

「救,救命!」高个终于反应过来,他拔腿就跑,完全不顾被女鬼缠着的我,我拼着力气抓到他的裤腿。

「救救我!」我向他投去乞求的眼神,他被我绊倒,双手都沾上了黏稠的血液,一时间吓傻了。

这时候矮胖子反应过来,趁着女鬼正与我们二人纠缠时,一股脑从地上站起来,几步跑到门口,打开门冲了出去!

门口微弱的光刺激了高个,他看着跑出去的矮胖子,一脚将我踹到旁边,挣扎着爬到了门口!

此时,女鬼的长指甲已经对准了我的心脏,她对着逃跑的两个人哈哈大笑,那笑声能取走人的三魂七魄!

「别走,求求你!」

我对着已经跑到门口的高个苦苦哀求,而女鬼已经将指甲插入了我的心脏!

我呕出一大口血,高个看着浑身是血的我,想也没想冲到门口,冲了出去,还将大门重新关上了!

此时房间重新陷入黑暗,只剩下我和女鬼还在地上纠缠。

我看着被关上的房门,长舒了一口气,瘫倒在地上。

9

「终于都走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面前浑身是血的女鬼,笑了,她看着我,也笑了出来。

我将她凌乱的头发拨到脑后,对着她满是血污的脸蛋,狠狠地亲了一口。

「演得真不错,这下不会再有人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了。」

「可累死我了,刚刚那个高个子踹你的那一脚,你压着我,真疼。」

她从地上站起来,从裙子口袋里掏出餐巾纸,将脸擦干净。

露出一张我熟悉的脸,那是我的女友媛媛。

我用手机打开某音,找到那两个人的账号,直播已经被他们关了。

他们发布了一个声明,说从此再也不会做灵异直播,账号暂停更新。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媛媛洗了一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

「你带着道具先走,今晚不住这里了,我们住酒店。」

我将口袋里的钱交给媛媛,让她找个五星级酒店好好享受一晚,而我,做戏得做全套。

我让媛媛在我的肩头狠狠咬了一口,留下牙印,又将我自制的模拟指甲形状绑在一起的三把刀片忍着痛往肩头扎了下去,留下三个血口子。

没错,所有的灵异事件,都是我策划的。

一切都是为了我和媛媛能够住在这里。

因为我们穷,太穷了。

刚来北京的时候,我跟媛媛的收入只够租一个半地下室,就这,也是合租。

地下室被房东隔成了两半,我们的隔壁还住了一对情侣。

我做房屋中介,媛媛则是在一家密室里做 NPC。

但我们不想永远这样,每天结束忙碌的工作,我跟媛媛都会回到这个炎热潮湿的地下室里,准备自考。

媛媛说,只有不停学习,才有可能改变未来。

她比我更有想法,也更有干劲,她从来没有抱怨过环境,但我知道,我们生活的环境已经严重影响了她。

隔壁那对情侣是做夜市小吃的,每每到半夜才回来,除了潮湿、闷热,那对情侣不断的争吵也让我们无法安心看书。

她委屈至极,我于心不忍,直到那天,我萌生了个大胆的想法。

那天我带一组客户去天河小区看房,看完房的当晚,钥匙还在我这里。那天隔壁的情侣又在吵架,于是我带着媛媛去了天河小区 1025。

打开门的瞬间,媛媛惊呆了,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房子,那么大的书桌,那么柔软的床垫,舒适凉爽的空调。

最重要的是,安静。

媛媛在那里看了一整晚的书,睡了踏实的一觉。

她说,要是能在考试之前一直能住在这里,就好了。

我的思路豁然开朗,于是暗中配了一把 1025 的钥匙,将自己的想法和媛媛说了。

那就是,让这套房子卖不出去,并在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人来看房。

业主在交房时已经提前预存了一年的水电物业费,这样我们还能省下房租成本。

更何况,以我们的收入,也许我们永远都不会住得起这样的房子。

媛媛同意了我的想法,于是我在客人看房前,先在墙上印上了一个血手印。

而每次开门房间的温度都很低,是因为这套房子里的智能空调系统,它们可以远程控制,每次在人们来看房之前,我都会将空调温度打到最低,开上几个小时,在客户进门之前,又远程关上,营造一种阴森的假象。

我以为事情做到这里就可以了,可是没想到,这套房子实在太好,后面依然还有人来看房。

没办法,我只好提前在水龙头里塞上一块吸满鸡血的海绵,在李太太打开水龙头后,水龙头就会流出血水,事后为了防止有人发现,我又将那块海绵取出。

而后来的那组客户听到的女鬼的声音,是我在吊顶里放的几个蓝牙音响,几个音响同时放出媛媛事先录好的女鬼录音,就会有低沉悠远的效果,这是媛媛在当 NPC 时学到的。

谁知道,王涛居然会请人来驱鬼,那个道士一看就是个骗子,既然如此,我只好下手重一点。

我将几块地板下面,塞上鸡血海绵,又在客厅的几个柜子底下塞上几个事先准备好的鸡血血袋。

那个道士在作法的过程中,我会趁机扎破血袋,让血液慢慢流出来,而他不经意踩到的某块地板下面,也会渗出血液来,这样就形成了血液聚拢的效果。

那个道士听到女鬼的声音,又看到地上的血,果然吓得不轻,可是这还不够,我用自制的模拟指甲的刀片,在他背后狠狠划了一刀,留下三道血口子。然后装作惊慌的样子,告诉他那是指甲的抓痕,他深信不疑。

离开 1025 后,我又让躲在楼道里的媛媛进入房间,扮成鬼在窗前站着,这几乎就坐实了 1025 有女鬼的事实。

这下,再也不会有人来看房了。

那天,我们正准备搬家,可没想到,居然又有人要来看房,是两个搞直播的,而且是灵异直播。

我问媛媛怎么办,如果直播,很有可能穿帮,可是对方给了不少钱,也足够我们好好生活一段日子。

媛媛思考了半天,决定再做最后一场戏。

我负责带人进入 1025,再假意电闸没电,这样在黑暗的环境下,很多东西都是看不清的。

然后将我们之前用过的招数全都用上,这还不够,我必须要成为女鬼手中的受害者,才更有说服力。

于是媛媛当着两个人的面,对我下了杀手,我则是吐出提前包在嘴里的血包,果然把两个人吓得不轻。

他们连滚带爬离开了 1025,也关闭了直播,不过,今晚的直播已经有不少人看到,关于 1025 有鬼的传闻,也会被无限放大。

这也是我们想要看到的效果。

10

那件事过后,我在小区楼下捂着身上的伤口给王涛打电话,他匆忙赶来,我告诉他多亏了他的八卦镜,我把它打到女鬼身上,女鬼松开了我,我才趁机逃了出来。

王涛看我差点丢了性命,感到于心有愧,于是又转了三万块钱给我。

「这是黄大石退回来的,你拿着,就当补偿了。」

但我知道,那两个主播给他的钱也不少,不过,这些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个房子现在成了大家谈及色变的鬼宅,王涛也告诉业主,短期内这套房子是卖不出去的,终止了这套房子的代理。

我跟媛媛,终于能在这安心住上一年了。

至于这套房子,等到我们都考上心仪的学校,我会再找人做场直播,证明这个房子没有鬼,然后找到合适的客户,将这套房子卖出去,再赚一笔佣金。

说不定那时候,业主还要感谢我呢。

  • 完 -备案号:YX1153YrAEX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