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是不是租房子要男女合租为佳,为什么

那天,单位安排我搬进职工宿舍,可万没想到,到了宿舍给我开门的竟是一个美女。

等打听了之后才明白,跟我挤一起的同事叫王勇,美女是他女友叫小婉,小情侣没房子住,就一起住进了宿舍。

宿舍面积不大,但有两间卧室,有一间就是我的,现在人都已经到门口了,我只能先将行李搬进去再说。

安顿了之后,我发现两间卧室仅仅只用三夹板隔了一下,隔音效果可想而知。

我打算换一间,可单位宿管说没房子了,就这间,还说王勇是跑销售的,隔三岔五地出差,长时间不着家,没啥不方便的。

我更懵了,让我跟小婉单独住一起,这不是更不方便嘛,万一被王勇误会什么,我长十张嘴也说不清。

可宿管很强硬,摆出一副爱住不住的姿态,我没辙只能暂且住下。

可就在当晚,小婉竟主动地敲了我房门。

1

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开门问什么事。

小婉略带羞涩地说自己房间的灯坏了,她不会换,只能求我帮忙。

这种要求我自然不能拒绝,搬了梯子,我进了她房间。

一进屋我就莫名地闻到一股臭味,不过臭味一闪而逝,我并没在意,只想着赶紧换完灯走人。

爬上梯子,我熟练地拧下了旧灯管,小婉则小心翼翼地扶着梯子,生怕我出点儿啥意外。

我让她别那么紧张,换个灯管小事一桩,可就在我不经意间地往下瞄时,赫然发现——

身穿睡衣的小婉确实漂亮,从脸蛋到身段,都是超赞。

关键她还如此羞涩。

这王勇可真是有福啊。

「那个……谢谢你了,没什么事大家都早点儿休息吧。」小婉被我盯得都害怕了,手紧张地握紧了小拳。

我点了点头,赶忙退了出去。

小婉没犹豫,立刻关上了门。

我站在门外,清晰地听到她松了口气,同时听到她很懊恼地在自言自语:「哎,怎么这么不小心,不过这家伙呆呆的样子还蛮帅的嘛……妈呀,我乱想啥呢?……」

我越听越无语,这女人表面羞涩,骨子里难道早已不安分了?

王勇那家伙心是真大,家里有个美娇娘还敢长时间出差。

我咽了口口水,转身便要回屋。

可就在转身的刹那,那股臭味再度飘了过来,这次特别重,像是腐肉的味道。

寻着臭味的来源,我愕然地发现进门口的上方竟有一个黑乎乎的阁楼,臭味就是从阁楼里飘出来的。

2

不会藏着一具腐尸吧?

我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心想大概是悬疑犯罪片看多了,什么都容易往尸体上联想。

这破宿舍年久失修的,冒出点儿臭味也正常,当下便回房睡了。

次日是周末,我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外面小婉在炒菜,闻着味儿就忍不住咽口水。

我摸着「咕咕」叫的肚子走了出去,外面小客厅一角,小婉哼着歌,正扒拉着炒锅。

虽然她今天穿得挺严实,但难掩凹凸有致的身材,光一背影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很快地她察觉到我在她身后,歌声立马停止,动作也略显局促。

我忙说,你炒的菜真香,闻着就有食欲。

小婉浅浅一笑,说要不嫌弃中午就一起吃,反正自己一个人也吃不完,也算是答谢我昨晚帮忙换灯管。

我连忙点头,洗漱完毕后,小婉已经摆好了一个小桌,上面放了三盘小菜,给我盛了满满一碗米饭,她却只盛了小半碗。

坐定后,她时不时地给我夹菜,看我吃得挺欢,她笑容更甜了。

我感觉她笑起来更美,像某个明星似的。

吃完饭,小婉收拾桌子洗碗,我自告奋勇地去扔垃圾,那一刹那我仿佛觉得自己才是小婉男朋友似的。

扔完垃圾,我想着去外面水果店给小婉带点儿水果,刚买好就听见旁边两人嘀嘀咕咕地说些什么,大意是说宿舍楼那边最近闹鬼。

我暗暗一笑,这都什么年代,还闹鬼?

不过还是好奇地多问了一句,那俩家伙见我感兴趣,也没藏着掖着,一五一十地跟我讲了。

大概是前几天,有人半夜看到四楼楼梯口蹲着一个「人」,这「人」蹲在地上哭,浑身脏兮兮的,凑近还能闻到一股臭烘烘的怪味。

那人原以为是拾荒乞丐,便上前询问,可就在那「人」抬头的刹那,把他彻底地吓尿了。

这哪里是人,整张脸都烂了,像是被福尔马林泡过一般,那场面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我附和了两句就走了,心里压根不信。

不过回到自己宿舍门口时,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楼道。

自己不就住在四楼!

3

虽然我压根儿不信这些无稽之谈,但此刻脚步还是忍不住迈向了楼道。

慢慢地推开楼道门,眼睛略带紧张地往里偷瞄。

可就在这时,背后一道声音传来。

「你在门口看啥呢?」

这冷不丁的一嗓子,让我情不自禁地一哆嗦。

回头一看,说话之人却是小婉。

她看着我,莞尔一笑:「你原来这么胆小啊。」

说完便回了笑嘻嘻地回了宿舍,我连忙跟了进去,想跟她解释一下。

可想想还是算了,毕竟小婉是个女孩子,男朋友又不在,真要让她知道楼道里「闹鬼」,她不得吓死。

午后,开着空调,吃着切好的水果,我俩蛮有默契地都坐在客厅小沙发上看电视。

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这电视剧里接吻的镜头一个接一个,不时地还有几个刺激的上床画面。

别说小婉了,我看得都有点儿脸红。

不过小婉除了脸烫之外,还不停地咽口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空调有点儿小冷,要不要一起盖个毛毯?」小婉从旁边拿出一个毛毯,毛毯挺大,足够两个人盖了。

小婉往自己膝盖上盖了点儿,将一边递给了我,我也在腿上盖了点儿。

虽然只盖住了大腿,但总感觉有一种跟小婉同床共眠的刺激。

我在想,如果此刻她能靠近我一点儿就更美了。

但她始终跟我保持着距离,我自然也不敢挪近半分,只不过阵阵香水味时不时地从毯子那一头飘来。

电视看着看着觉得有些累了,小婉半靠在了沙发上,刷起了手机。

我也拿起了手机,不过余光忍不住瞄向了小婉。

从这个角度看去,一切都尽收眼底,只觉得她太漂亮了。

正傻傻地陶醉着,突然小婉很紧张地坐了起来,脸色发白地快速翻着信息,然后瞪着双眼看着我。

4

「怎么了?」我诧异地看着她。

「刚才宿舍群里炸锅了,都说咱们四、四楼闹鬼了!」小婉说这话的时候,都快要哭出来了。

「别怕,这世上哪有鬼,都是以讹传讹瞎说的。」我连忙安慰。

可小婉却越发害怕地环顾四周,然后指着门外道:「他们说那鬼半夜就坐在四楼过道,还拿着一面圆镜梳头发呢……」

「扯淡,越传越夸张了,别信,都是谣言。」我嗤之以鼻。

不过小婉已然信以为真,害怕地凑近我几分道:「你说它会不会半夜敲门,冲进我们宿舍?」

「有我在,它敢敲门?」

此刻我这话还没说完,突然门外就响起了「咚咚咚」三声敲门声。

小婉再也控制不住,尖叫一声冲进我怀里,紧紧地抱住了我。

我也是吓了一跳,本能地看向大门,心脏更是「怦怦」直跳。

「谁?」

「我,宿管,给你补一份入住登记。」

「尼玛,人吓人,吓死人啊。」我倒吸一口凉气,怀中小婉也意识到不对,立马挣脱开了我。

我开门,填表。

这宿管压根儿门都没进,我刚填完,还想从侧面打听打听闹鬼的事儿。

可他倒好,拿起表格转身就走,仿佛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待似的。

回到宿舍,客厅里已不见小婉。

我往她半掩的房间一瞄,这小妮子已经裹在被子里了。

「小婉,真没鬼,出来吧,大热天的裹被子里不热啊。」我一阵无语。

「别说了,我不听,我也不出来。」小婉固执地回应,仿佛要死守被窝的节奏。

我没再多言,重新坐回了沙发,心里回味着刚才小婉抱我的场景,那滋味真挺赞。

很快日落西山,小婉这女人还真能抗,始终都没出过卧室的门。

我煮了点儿面,叫她也不吃。

直到晚上 10 点多,我打算回卧室睡觉。

刚站起身,里头小婉突然跳下床,穿上拖鞋冲了出来。

「你能不能今晚别去卧室睡了,就在外面陪着我,我怕你一走,鬼就会来。」

我听完差点儿没吐血,很想说她两句,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放心,这世上哪有鬼,另外这客厅那么小,也没法睡啊。」

「你就在门口打个地铺,求你了,我真害怕,求你了!」小婉软磨硬泡。

这么漂亮的女人求我,我自然没招,只能答应。

夜幕降临,我简单地在门口铺了一张席子,盖了一个薄毯,想着对付一夜再说。

刚躺下,就看见屋内的小婉正侧着身看着我,眼神中竟带着一丝丝含情脉脉。

我也是够直,竟忍不住喊了一声:「小婉,你咋了?」

这么一嗓子,那点儿气氛全没了。

小婉连忙转过身,口中尴尬地回应:「没咋,没咋,睡觉吧!」

「那我关灯了。」

小婉轻声地「嗯」了一下。

灯关掉,我躺在席子上,不时地看向小婉的背影,哪里睡得着觉。

小婉似乎也是,翻来覆去的,床被弄得「吱嘎」乱响。

「睡了吗?」小婉突然叫了我一声,声音带着几分羞涩。

「没!」

「你能不能进、进来睡?我还是有点儿怕,总感觉窗户外面有什么东西……」

听了这话,我简直无语,心想我这样睡已经有点儿越界了,进你屋里头,王勇要是知道,还不得杀了我!

可虽然这么想,但双腿还是本能地迈进了她的卧室,将席子往她床边一铺。

此刻离小婉可谓只有一步之遥。

5

躺在她边上,我是更睡不着了。

心中各种念头纷飞。

再看小婉,她似乎也有些不对劲,原先被子裹得挺严实,此刻竟莫名地露出了一条大白腿。

看到这一幕,我整个人如同被电击了一般,差点儿没从地上坐起来。

这小婉什么情况,难不成她是故意引我进来?

从让我在门口陪她,再让我进她卧房,现在又露大白腿,莫不是这女人早就有想法?

不过虽然我心里装得跟君子似的,但眼睛却早已黏在了大白腿上。

此刻那半露半裹的小婉简直跟狐狸精似的。

也就在这时,小婉慢慢地歪过脑袋看向了我,我忙做贼心虚似的看向了她。

她没说什么,就这样看着我,腿在被子间滑来滑去。

此时她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已然胜过千言万语。

我 TM 感觉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卧室内的气氛越来越不对。

安静的环境中,喘息声越发明显。

干柴碰烈火,也许就在下一瞬间。

「砰!」一声闷响,不知是什么东西突然砸在了阁楼地板上。

「啊!」小婉吓得一声惊叫,整个人猛地跳下床,钻入了我怀中。

我一把搂住了她,紧张地盯着阁楼。

随即阁楼传来一阵快速的脚步震荡声,声音杂而乱。

「别怕,是老鼠!」我安慰小婉。

「这些老鼠把阁楼当兵营了,还来回操练上了!」听着阁楼不时地传来震荡之声,我开个玩笑想缓解下气氛。

小婉紧紧抱着我,依旧说怕。

女人怕老鼠太正常不过。

只是就在此时,那股臭味再度袭来。

我眉头一皱,刚想细闻却又没了。

我有些不放心,想去阁楼看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闻到了,心里难免膈应。

「别走好吗?这晚上的,别留我一个人啊。」看我起身,小婉一把拽住我。

「我只是想上去看看!」

「不准走,我害怕!」小婉带着撒娇的口吻,挽住我的胳膊,那表情真让人心痒难耐。

「好,我不走!」我重新坐了回去,小婉则乖巧地靠了过来。

6

就在这时,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声音很猛烈,好像要把门砸开似的。

而且还伴随着一个男人的叫骂声。

瞬间,小婉脸色煞白,我也是心跳加速。

不用猜了,来的人定然是王勇。

他或许是发现了什么来捉奸了。

这屋内搞不好就有王勇偷放的摄像头。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啥事儿都没干,就被人当奸夫抓了,这也太冤了。

外面砸门的声音越来越响,这么干耗着反而激化矛盾,只能开门去解释。

毕竟我俩真就什么都没干。

可就在我站起身的刹那,小婉一把拽住了我。

「千万别去开门。」

我心中无语,现在都东窗事发了,你还能躲一辈子啊。

王勇这回铁定都已经气炸了,把门踢飞都有可能。

到那个时候,估计就要闹出人命了。

我甩开小婉,这次不能听她的。

「王勇很、很可能不是人了。」

我浑身一颤,脑袋机械般慢慢地转向小婉:「你说什么?」

不是人什么意思,难不成是鬼?

我感觉小婉是不是吓傻了。

「你真的别去,会出大事的。」小婉慌了,双手死死地拉着我。

我感觉小婉应该知道些什么,赶紧问道:「你到底发现什么了?赶紧说啊!」

小婉边抽泣,边将手机递给了我。

上面是一段聊天记录,时间大概在两小时前,发她的人像是单位领导。

聊天记录很简单,大意是王勇在三个小时前在甘肃一个小县城出了点车祸,不过已经送往了医院,让她别担心,后续有事会及时联系。

「从甘肃到这里,哪怕三小时前已经登机了,现在都还没落地呢,门外的王勇会是活人吗?」小婉说这话的时候,牙齿都在打战。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小婉说得很对,活着的王勇绝不可能此刻出现在门外。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外面敲门的是死人。

7

我是向来都不信鬼神的。

但此刻给我十个胆儿,我也不敢去开门了。

刚才王勇如果是来捉奸,我还有胆量跟他解释解释,哪怕被他打个半死我也认。

可外面站着的是个鬼……

我吓得浑身一颤,连连往后退。

当下我都不敢往下想了。

「那我、我们该怎么办啊?」现在轮到我手足无措了。

小婉虽然也怕,但倒是比我冷静几分,毕竟来的那个虽是鬼,但也是她熟悉的男友。

「别慌,他要是能进来早就进来了,也许是什么东西挡住他了吧,咱们只要待在这里不出去,应该就不会有事,等到天亮他肯定会走。」

小婉说完这话,我终于安心了几分。

她说得没错,王勇隔着千山万水都冲来了,他要是能进来,早就杀进来了。

我心中默念阿弥陀佛,幸好刚才没有傻乎乎地去开门。

随后我俩打定主意,就这样跟他耗到天亮。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原本我是打死不会走出卧室的,可约莫凌晨 3 点多的时候,我实在是被尿憋得不行,扶着墙慢慢地挪出了卧室。

心里揣测着王勇这么长时间没砸门,说不定早就走了。

就这样我摸着黑,缓缓地摸进了卫生间。

开闸放水的刹那,我整个人都轻松了。

可就在我心里大呼舒服的时候,卫生间外突然响起了两声轻微的咳嗽。

我 TM 汗毛直接就炸裂了。

整个人僵在了马桶边,尿都直接尿到了地砖上。

随着一声轻微的「嘎吱」声,掩着的卫生间门竟慢慢地被推开了。

我两眼瞪直,呼吸急促,心里直道自己这命可真苦啊,撒泡尿居然把自己送走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随着卫生间的门一点点地被推开,外面只有几丝凉风,其他什么都没有。

我大喘粗气,这样下去就算不被鬼掐死,也不会被活活吓死。

此刻我只想和小婉待在一起,只要撑到天亮就立刻离开这鬼地方。

用冷水洗了把脸,我让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

接下去不管发生什么,也别像刚才那么慌乱。

可就在我走出卫生间,正要回卧室时,突然感觉被什么东西晃了一下眼。

回头一看,赫然发现大门下面的缝隙间,出现了一张白纸,上面赫然写了几个醒目的大字——关乎生死,速看。

8

我浑身一怔,只觉得毛骨悚然,环绕四周看了好几遍,确定半个鬼影都没有才稍稍安心。

而后再看向那张纸。

这难道是王勇塞进来的?

他到底想干吗?

我不敢轻易上前,但也没有后退,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那张纸。

最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终于还是捡起了那张纸。

仔细一看才发现几个大字下面还写了一行小字。

不过这内容却让我倒吸一口冷气。

「我不是来害你的,我是来救你的。小婉才是鬼,她的尸体就在阁楼……」

阁楼真有尸体?

还是小婉?

小婉才是鬼?

我心里反复地念叨着这几句话,后背越来越发寒。

我打心眼里不愿相信王勇。

小婉那么漂亮、那么诱人,她怎么可能会是鬼?

但阁楼时不时地飘下来的怪味又如何解释?

在一系列的惊吓下,我整个人几乎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我将白纸死死地捏成了一团,然后缓缓地将目光看向了那个黑乎乎的阁楼。

刚才我就想上去看看,那里到底藏着什么。

只不过被小婉拦住了,现在必须去看个究竟。

我找了把梯子,慢慢地爬上阁楼,虽然阁楼不高,但每爬一步,都觉得特别吃力,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不愿让我上去似的。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我上到了阁楼。

腐臭、霉味立马接踵而至。

我捏住鼻子,只看见里头摆满了各种杂物,上面积了厚厚的一层灰。

不过灰上有脚印,还不止一个人的,很杂、很乱。

我打开手机灯,循着脚印,慢慢地往里走。

里头空间并不大,且越往里走越狭小。

而就在最里头,我看见了一张倒在地上的椅子,上面赫然绑着一个「人」。

它整个身躯伤痕累累,手脚早就发烂生蛆,那脑袋更是肿胀狰狞,如同被福尔马林泡过一般。

不过那张脸再怎么腐烂变形,也能分辨得出。

这不是别人。

正是小婉。

9

我几乎直接瘫在了地上,双目瞪圆。

张着嘴想叫,但喉咙里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足足一两分钟,我才从恐惧的窒息感中挣脱出来。

我本能地后退,而后用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虽然已经恐惧得快麻了,但我还想活着出去。

我蹑手蹑脚地往后退,祈祷千万别被小婉发现。

可偏偏就在这时,手机却响了。

我忙掏出来想按掉它。

可来电显示,让我的心彻底地凉了。

小婉打来的。

寂静、阴森的阁楼内,电话铃声格外响亮。

一串清晰的脚步声,在阁楼口子下方停住了。

我不敢往下看,只感觉一道阴寒的眼神正直直地盯着我。

冷汗顺着我的脖子,一滴一滴地滴在了满是灰尘的老式地板上。

就这样僵持着,仿佛时间都凝固了。

不知过了多久,小婉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先下来好吗?」

声音冰寒无比,没有一丝人味。

我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反抗,此刻如同一具没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慢慢地从阁楼上走了下来。

站在熟悉的小客厅,我低着头,余光瞄写了那张破沙发,脑海里竟回想起我和小婉看电视的场景,她当时拿出一个毛毯,她说冷,随后她盖了一半,也给我盖了一半。

她是鬼。

但这样的场景却莫名其妙地在我脑中回放。

我害怕,但心总觉得无处安放。

「能再陪我一会儿吗?哪怕你跟我就这么远远地站着!」小婉再度开口,声音略微有些发颤。

我不敢答话,但还是壮着胆子看了她一眼。

小婉似乎担心我害怕似的,一直背对着我。

她的背影依旧很美,只不过此时更多的是凄美。

「好吗?」小婉声音提高了几分,竟带着几分央求。

「好、好!」我连忙答应,不敢有一丝反抗。

「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死的?」顿了几秒,小婉苦笑了一声道。

我木然地看着她,想起阁楼那捆绑的惨状,也想知道缘由。

可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下,是有人发来了一条信息,只是声音一响而过,小婉并未注意。

我快速地翻看信息,发来的不是别人,竟是报信的王勇。

「她是鬼,千万别相信她所说的任何话。你若想活命,就用我给你的纸贴她,那张白纸的背面是一道符!」

10

我深吸了一口气,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纸团,原先我随意地将它捏成一团塞进了口袋。

此刻小心翼翼地摊开白纸,果真背面是一道符。

「快贴!现在就贴!不然你必死无疑!」

王勇又发来了第二条消息。

气氛瞬间紧张,我的心「怦怦」直跳。

求生的欲望竟让我的脚不由自主地往前迈了一步。

小婉一怔,头微微一扭,用余光扫了我一眼,但并没有说什么。

我再一次往前迈了一步。

活命第一,此时我脑海一片空白,更没心思听小婉说什么故事。

渐渐地我离它越来越近,心脏简直都要跳出喉咙了。

小婉则越说越委屈,她似乎更希望我靠近她,摒除人鬼之别,能再度投入我的怀抱,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就在这时,激动的小婉突然转身,竟直接朝我奔了过来。

她漂亮的脸蛋上滚满了泪珠,所有委屈直白地写在脸上。

她对我竟没有丝毫防备,她似乎非常信任我,完全把我当成了这世上唯一可以倾诉衷肠的对象。

而此刻的我手里正拿着符纸。

我呆住了,她作为一只鬼,五感应该相当灵敏,可这么明显她竟硬是没有察觉。

我突然有些后悔了。

她虽是鬼,但由始至终并没有害我的迹象。

然而我却……

可此时一切都晚了,只听见一声巨大的闷响,在小婉身体接触符纸的刹那,她如同炮弹一般直接弹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墙壁上。

那张符纸如同一只魔爪,死死地锁住了她。

她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仿佛感受到了剥皮抽筋般的痛苦。

我本能地想去帮她。

可就在这时,那扇牢固的大门仿佛失去了某种力量的加持,被瞬间撞飞了。

11

王勇显然一直都在外面,我看过他的工牌,他一进来我就认出了他。

不过他身前还站着一个中年人,中年人表情严肃,手里拿着一叠黄符,眼神充满杀机。

「年轻人,多谢你出手!」中年人朝我看了一眼。

那王勇却压根儿理都不理我,指着躺地上打滚的小婉对中年人道:「二舅,就是这个贱人,死了还出来祸害人,现在就让她彻底魂飞魄散!」

中年男人并不搭话,但眼神里的杀机更浓了。

小婉很害怕,她忍着剧痛不停地往后退。

我的心一下子纠了起来,紧张地看着小婉。

小婉也扫了我一眼,但那一眼冰寒冷漠,宛如陌人。

我知道她对我已经失望透顶。

此刻,中年男人又上前了几步,右手捏住了一张黄符。

「你既然是道门的,难道就不问个青红皂白?难道不问问我是被谁害死的?我死得冤!」小婉说着,双眼死死地盯着王勇。

「你已是鬼,要么去轮回,再留凡间只能被诛!」中年人回答得斩钉截铁。

「可笑,可笑,难道你允许你外甥虐我、打我,将我折磨而死,就不允许我讨要一个公道?天理何在?」小婉疯狂大叫,作势要咬向王勇。

「放肆!」中年人一个耳光直接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小婉被抽飞在地,嘴角淌血。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现在去轮回,要么魂飞魄散。」中年人捏紧拳头,显然不会再留情。

「我不会走,我只要公道!」小婉此刻也不示弱,竟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过有那么一两秒钟,小婉的眼神又看了我一眼。

我瞬间明白,原本小婉兴许还想让我替她讨回公道。

可我非但没帮她,反而还害了她。

「公道?我呸!」王勇突然上前,朝小婉呸了一口,嘴里狠骂道,「你个婊子,当年如果不是我借给你家钱,你爸早就被高利贷打死了,你就是他抵给我的,我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我心情不好打你两下怎么了?谁让你长着一副狐媚身子,你就活该欠揍,死了更好!」

「你看看,你听听,你如果眼睛不瞎、耳朵不聋,就应该明白王勇就是天底下头一号的王八蛋!」小婉发疯地大叫。

中年男人瞅了她一眼,嘴里仅仅只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而在这种无形的撑腰下,王勇变得更加猖狂,他下意识地抽出皮带,竟还想抽打过去。

此刻的小婉已经被逼上了绝路,她大吼一声,不顾一切地抓向了王勇。

「王勇,我跟你拼了!」

而这时,原本冷漠的中年男人终于要下死手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让你轮回你偏不去,那你就连畜生也别做了!」

在王勇眼里,小婉或许还算个人。

但在中年男人眼里,小婉却连畜生都不如。

12

就在这危急时刻,我心头一热,整个人猛地冲了过去。

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只觉得如果不做会后悔一辈子。

「你小子疯了?」中年男人万没料到,在这个关口会杀出我这个「程咬金」。

黄符对小婉是杀招,但对我丝毫无用。

我抱起小婉转身就跑,速度快得连我自己都惊讶。

等中年男人和王勇追出来时,我早已奔下了楼。

听着远处两人的叫骂,我心里清楚小婉暂时安全了。

此刻的她满是不解地看着我,眼睛里还带着些许泪光,她紧紧地拽着我,仿佛那个失去的靠山终于又回来了。

「这里应该安全了。」我带着小婉来到了原先住的地方,房还没退,地方也偏。

「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可不是人!」小婉带着赌气的口吻道。

「你是不是人我不管,但我就是不想你有事,更不想看到他们欺负你!」我看着她,眼神真诚无比。

这是我的心里话,我没有丝毫掩饰。

小婉看着我,眼泪不停地涌了出来,随后越哭越厉害。

我毫不犹豫地一把抱住了她。

我心里清楚,她一路走来承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

良久。

我拉着小婉坐下,语气柔和道:「我还想听听你的故事,能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吗?」

小婉「嗯」了一声,擦了擦眼泪,说起了自己的身世。

她母亲早逝,父亲娶了继母,继母对她极度刻薄,生了弟弟之后更是变本加厉,而她这个亲生父亲更不是东西,酗酒、赌博,赌输了就拿小婉撒气,还拿烟头烫她,童年的经历让她成了惊弓之鸟。

不过小婉的学习成绩向来不错,一直名列前茅,考个本科绰绰有余。然后她那个禽兽父亲为还赌债,竟将亲生女儿卖给了王勇,那年她已经高三,原本以为可以改变自己命运了,没想到却被她父亲硬生生地给掐灭了。

而王勇是个什么玩意儿?他就是个混子,仗着家里有钱,早就对小婉不怀好意。小婉太弱小了,面对不公的命运,她没有一点儿办法,最终被逼辍学,被王勇强行带走。

来到陌生的城市,认命的小婉兢兢业业,慢慢地干出了点儿成绩,王勇则一事无成,可脾气贼坏,动不动就打小婉,看她跟其他男人接触多了,更是大发雷霆,还跑去小婉公司大吵大闹,恶意毁她名声,话怎么难听怎么说,最后干脆把她锁在家里,不让她出门。

而后王勇一人上班,可这人好吃懒做,家里的生活可想而知,最后这孙子竟想出个损招——开直播,逼着小婉跟他做那事儿赚打赏,小婉哪里肯,于是王勇就往死里打她。

连续打了她好几天,打得她遍体鳞伤,动都动不了。王勇非但没带她去医院看看,还把她绑在阁楼里,仍旧逼她就范,连水都没给她送一口。

就这样活活地把她折磨死了!

13

小婉死后,王勇也慌了。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处理掉尸体,然后跑路,可没想到小婉因怨生恨,魂魄未入轮回,她要报仇,她要讨回一个公道。

王勇吓得仓皇而逃,而就在这时我搬了进去。

小婉做人时很柔弱,做鬼依旧如此。

她虽想报仇,但不敢轻易地离开宿舍,宿舍有怨气加持,她能长存;但到了外面,只不过就是一孤魂野鬼,早晚会泯灭在天地间。

她有怨念,但更害怕,好几次都想跟我坦白,从小到大她都渴望有个坚实的依靠,也不知怎么了当初她第一眼看到我时,就认准了我。

「我带你走吧,离开这里。」我拉住她的手,认真道。

我心里清楚,王勇虽不算什么,但那个中年男人绝不是省油的灯,我和小婉加起来在他面前也不过是炮灰。

小婉苦笑一声,松开了手道:「我是鬼,你是人,人鬼殊途,你会折寿的。」

「我不怕,折寿更好,到时候我也变成了鬼,咱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了。」我脱口而出道。

「你真是挺呆的!」小婉看着我,终于又甜甜地笑了。

「在别人眼里你是草,但在我眼里你就是宝,离开这里,重新开始,好吗?」我发自肺腑道。

「嗯。」小婉满含热泪地点点头,重新钻进了我的怀里。

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夜,此刻整个人轻松下来后立马就觉得疲惫不堪。

当下便想睡一觉,就这样搂着小婉很快便沉沉地睡去。

一觉醒来,也不知睡了多久,只见外面的天黑压压的,似乎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床上小婉已不知去向,外面也没有她的身影。

而床边的茶几上,多了一张白纸,上面留着几行字。

瞬间,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14

「对不起,我走了,我这辈子一直在退让,一直在认命,直到死的那一刻我才明白,这个世界毫无公道可言。现在我已经退无可退,那人不会放过我,我更不想连累你,我想独自去面对,这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鼓起勇气去抗争。我希望你能为我加油,真正地为自己讨回公道!

「谢谢你把我当成宝,这是我这辈子听得最感动的一句话,我真的很满足,死后还能遇到你,哪怕就只有几天。唉!老天真是好残忍,为什么我就不能早点儿遇到你,为什么当初带我离开的人不是你,我真的很想跟你好好地过一辈子,或许我这样的人不配,注定是悲剧的命运吧。

「过了今天,我希望你能忘了我,我真的太渺小了,太不值一提了,我希望你能好好地活着,找了一个称心如意、门当户对的新娘,开开心心地过一辈子。真心地祝福你,永别了,我的依靠、我最坚实的肩膀!」

看完纸上的内容,我整个人都懵了。

小婉要做傻事。

我必须找到她。

我不想失去她。

冲出家门,外面乌云滚滚,恐怖至极,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啊!」突然远处街道一声尖锐的惨叫划破天空。

是小婉的声音。

那中年男人肯定找寻了过来,他和小婉应该在不远处不期而遇了。

「小婉,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我内心紧张万分,祈祷小婉千万别魂飞魄散。

「孽障!没看出来,你还挺有种的,竟敢主动来找我,你是不是太瞧不起你自己了,你个蝼蚁一样的东西!」一处空荡荡的街道,中年男人粗壮的右手死死地掐住了小婉的脖子。

「臭婊子,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生前就是我身边的一条母狗,死后你也不过是个垃圾,二舅灭了她,我要亲眼看着她魂飞魄散!」旁边,王勇猖狂地大笑。

「灭她?说实话她这种货色根本不配我出手,呵呵!」中年男人冷笑连连,继续道,「瞅见没?现在已是乌云盖顶,等下必定天雷滚滚,一道天雷下来,这种垃圾估计都会吓得直接魂飞魄散!」

「哈哈哈哈!」两人得意地狂笑,言语间更是肆意地奚落、嘲讽。

而就在这时,小婉咬着牙,表情越来越狰狞,她的眼球开始慢慢地变黑,浑身逐渐泛红,身上的戾气更是愈发浓烈。

王勇突然浑身发颤,整个人连连后退。

中年男人也在瞬间脸色难看,眼神略显震惊。

「你们两个混蛋,今天我要化身厉鬼,活剥了你们两个的皮!」

15

此刻的小婉彻底地沸腾了。

她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

忍了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年的苦,这一刻她显然要彻底地讨回来。

「杀!」小婉厉声一喝,首先杀向了王勇。

王勇吓得面如土色,连滚带爬地疯狂后退,口中大喊着「二舅救命」。

此时的中年男人也有些慌,但还是挡在了王勇前面,同时抽出了好几张黄符,拼命地飞向小婉。

可小婉竟没有丝毫躲闪,竟迎面扑了过来。

「砰砰砰……」只听见数声爆响,那些黄符竟主动爆裂,仿佛连它们都怕了小婉似的。

「王勇,我要你碎尸万段!」

「二舅,救我!」

中年男人脸色更加难看,他似乎万没想到小婉的实力突然飙升到这种程度。

与先前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他并没有退缩,而是从腰间抽出了一条黑色的长鞭,甩起长鞭抽向小婉,口中依旧左一声孽障,右一句垃圾,似乎像小婉这样的,不论活着还是死去,就得用鞭子往死里抽。

可此刻的小婉早已蜕变,她的心比任何时候都要硬、都要狠。

猛然间她竟一把抓住了鞭子,中年男人还想拽回,却根本无力收回来。

「你不是说我是个垃圾吗?那今天我这个垃圾就把你生吞活剥,让你也体会一下一点点死亡的痛苦!」小婉用力一拽,中年男人竟直接被她抓在了手上。

随即,小婉锋利的指甲一点点地扎入中年男人的胸膛。

此时的中年男人哪里还有半点威风,口中已然在不停地求饶。

他害怕!面对死亡,一切高高在上的狗屁尊严都将荡然无存。

「放过我,放过我,求你了,我、我不想死!」

「小婉,我给你磕头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打你了,求你放过我们吧!」

「放过你们?你们居然还想活命?你们两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今天你们就算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小婉说着,鲜红的指甲已然彻底地没入中年男人的胸膛。

旁边的王勇吓得几乎要疯了。

他想跑,可整个人仿佛一摊烂泥一般竟怎么也爬不起来了。

可就在这时,一道天雷突然横空劈下,直接击在了小婉身后。

小婉浑身一麻,一把放开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虽然受了伤,但看到这一幕,他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孽障,你以为你赢了是吧?你想得太美了,你别忘了,你是一个鬼,鬼想害人注定会遭天谴,我灭不了,天雷会将你劈得连渣儿都不剩!哈哈哈哈!」

16

看到这一幕,王勇也喜出望外地慢慢爬了起来,还咬着牙朝老天大喊:「老天,快劈了这只鬼,劈了它!」

兴许是受到了天雷的影响,小婉的气势瞬间降了大半,此刻她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要难看。

不过她没有畏惧,而是视死如归,甚至看着苍穹时,眼神中还带着一丝不屑。

紧跟着,又一道天雷劈下,劈在了小婉身前。

小婉没有动,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王勇和中年男人。

「劈了她!」

「劈了她!」

两人则咬牙切齿地大喊。

此时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了过去,将小婉搂在了身下。

「你来干什么,快走!」小婉急了。

「你是我的女人,天雷在劈你之前,必须先劈了我!」我没有一丝害怕,只觉得此刻若是能和小婉同归于尽也很好。

「你疯了,快走,我求你了,别管我!」小婉拼命地推开我,可我依旧死死地抱着她。

「真是一个白痴,她是一只鬼,你居然还想保护她,你有没有脑子?」中年男人显然是看不下去,拽着我破口大骂。

「她是一只鬼,但她比你这个人强多了!你这个冷血禽兽!」我立刻回骂了过去。

「你……」中年男人还想说什么,王勇一把拉住了他。

「二舅,你跟他废什么话!他想陪着这婊子一起魂飞湮灭,就随他去,这样反而干干净净,咱们以后该怎么活还怎么活。」王勇说完得意地笑了笑。

「王勇,你这个恶棍,老天爷绝不会放过你!」我死死地盯着王勇,这一刻真想把他的肉咬下来。

「我是恶棍,对!那又如何?这世上好人不长命,恶人才能活千年!哈哈哈!」王勇肆意地狂笑。

小婉看着他,一句话都没说,似乎她对这个世界已经心灰意冷。

此时,一道硕大无比的天雷轰然砸下。

小婉闭上了双眼,我也闭上了眼睛。

「轰」的一声巨响,我和小婉竟安然无恙。

旁边王勇、中年男人齐齐地被雷劈中。

两人浑身狂颤,浑身冒烟。

「轰!」

「轰!」

「轰!」

又是连续三道天雷劈下。

两人皮开肉绽,浑身上下瞬间已无一块好肉。

生机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眨眼间,两道灵魂离体!

「轰!」

「轰!」

「轰!」

又是三道天雷,在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中,两道肮脏的灵魂彻底砂轰成了齑粉。

17

「这世界还是有天理公道的,好人不会一直受冤,恶人早晚也会得到报应,小婉,你说对吗?」

「对!」

小婉看着我,她笑了,笑得是那么的轻松,似乎一切的包袱都放下了。

这一刻,我感觉她比任何时候都要美。

不过她整个身躯也在慢慢砂变淡。

「我要走了,入轮回去了。」小婉拉住我的手,不喜不悲。

「嗯!」我点点头,我知道早晚是这个结局,但不争气的眼泪仍旧立马淌了下来。

「别哭,天道循环,我心里有你,你心里有我,我俩还会见面的。」小婉替我擦掉了眼泪。

「还能见面又能怎么样?到时候我都成老头子了!」我眼泪依旧止不住地往下流。

「瞅你那呆样,我就喜欢老头子,你哪怕七老八十了,我也要嫁给你!」小婉坚定道。

「到时候你爸妈绝不会同意的!」

「他们要是不同意,我就离家出走去找你。」

「你胆子那么小,敢吗?」

「放心,我已经把勇气找回来了,我一定会来找你的。你如果到那时已经结婚了,我就远远地守着你;如果你没结婚,我就自己穿上婚纱死活也要赖上你……我好困啊,浑身一点儿劲都没有,我好想躺在你怀里睡一觉,抱着我好吗?抱、抱着我……」

我抱着小婉,眼泪穿过了她滴在了地面。

她走了!

但我相信她一定会回来。备案号:YX11PMoYAr9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