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女性的直觉可信度有多高?

11 月,我出差的一个晚上,老公发了张洗澡后的照片给我。照片里,他裸着上半身,镜头对着盥洗台上的镜子。

他在向我卖弄身材,我却敏锐的发现,我的小黑瓶换了个位置,从置物架上到了置物架下。

他一个大男人,用女生护肤品做什么?

我怀疑家里有女人,但当时不可能赶回去,也不想打草惊蛇,而且,万一猜错了怎么办?

12 月中旬,我再次出差,并故意提前回来,见他不在家,就给他打电话,他说和哥们儿在酒吧,我直接去了我们常去那家酒吧。

他确实和哥们儿在一起,坐在靠窗的卡座里,哥们在起哄,他和他的「好妹妹」抱着在啃!

站在进门处的酒架玄关后,听着他们高声地起着哄,我气得浑身发抖,所有细胞都叫嚣着:

冲过去,冲过去!撕烂这群混账!

1

我老公叫张迪,是我初恋。

我不是那种很美的女生,在张迪之前,没有人追过我。

当年张迪追我,我表面矜持,内心却怀着小庆幸和感激,只假装犹豫了一个晚上就答应了。

他也不是帅气的男生。

我以为丑一点安全,不会在外面招摇。

我们很快在一起。

我巴心巴肝对他好,我知道他有个白月光,是他的初恋,我看过照片,确实长得比我好。

就是他正在啃的那个!

一年多来,白月光和她第 N 任男朋友分了,找张迪哭诉。

张迪这个万年备胎,天天请吃请喝安慰她,我虽心里不舒服,但张迪赌咒发誓,叫我相信他人品,说白月光现在只是他「妹妹」。

白月光更是一口一个「嫂子」,一会儿倾慕我的才华,一会儿夸我是业界精英,一会儿说我御夫有术,说张迪对我多好多好……

彩虹屁一个接一个,夸得我信以为真。

加上白月光确实漂亮,和张迪站在一起,活脱脱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渐渐地,我对他们失去防范。

上个月领证时,白月光还专门请我们吃饭,祝我们白头到老,说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通过张迪认识了我这个嫂子!

如今……

这算什么?!

我冷静下来后,掏出手机,「啪啪啪」把他们抱着啃的场景拍下来。

万事都要讲证据,就算离婚,就算闹上法庭,谁主张谁举证,我得呈上个东西。

从这家酒吧出来,我到隔壁酒吧,找了个能看见这边门口的位置,点了杯威士忌加冰。

一个多小时后,那对狗男女搂搂抱抱上了同一辆出租车,我尾随而至,竟看见他们回到我和张迪的住处!

这是我们专门为结婚买的房子,刚搬进来不到半年。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侮辱!

我坐在出租车上,指甲深深掐入肉里,眼睛瞪得生疼,脑海里全是冲上去手撕贱人,又或者捉奸在床的场景……

然而,理智告诉我:

这个时候手撕,结果不外乎简简单单离婚,对他们没有半点损伤,甚至有可能,这两人联合起来把我揍一顿!

这年头,社会新闻版,原配捉奸,老公连同小三把原配揍一顿的事儿还少了吗?

「小姐,你下车吗?」

「不了。」

我报了附近一家酒店的名字,我需要好好想想下一步怎么做,他们的软肋是什么。

2

几分钟后,张迪的电话打过来。

我看着来电显示上「老公」二字,想起回来时放在客厅里的行李箱,迅速揉了揉脸,深吸了口气,这才接起电话——

「老婆,你在哪儿呢?是不是回来了?我刚从酒吧回来,喝高了。」他的声音满是疲惫,装得很像。

「我回报社了,专题出了点问题,所有人都在加班,不知道要忙到几点!」我忍着恶心,语气暴躁,「哎,先不给你说了,烦死了!这工作还有完没完!」

「那你快忙,我等你。」张迪挂了电话。

我冷笑。

等我?怎么等?和白月光滚床单等吗?这种事情,从前发生了多少次?

刚才他们进门时,看见行李箱吓一跳吧?!

我买的房子,凭什么睡酒店的是我?!我今天的所有委屈,都要他们加倍奉还!

那天夜里,我彻底失眠,一直在盘算……

3

第二天一早,我正在洗漱。

张迪给我打电话,肉麻问我工作做完了吗?说心疼我,爱我,叫我忙完后赶紧回家休息。

我对着镜子翻白眼,嘴痒痒想问他「床单洗了吗?房间通风了吗?骚味儿还有吗」,忍下后回答,「刚忙完,和同事吃个早饭就回。」

上午 10:00,我回到小区。

【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到小区物管处。】

我谎称家中失窃,要求调取我们那层楼的监控。物管小妹妹认识我,带我到监控室,还专门给我匀了台电脑。

我头天晚上已经把最近半年的出差时间列出来,坐在电脑前一个个时间段的找。

那两个人,果然不要脸,每次还没进门,就已经抱着啃了起来。我们小区的监控视频保存时间是三个月,我在三个月的时间段里,找了四段他们抱着啃进门的视频。

麻痹,要搞到外面去搞!

我趁着没人注意,迅速用小 U 盘把那几段拷贝下来。

【第二件事才是回家。】

战场打扫得很干净,能打开的窗户都打开了,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垃圾桶里半点垃圾都没有。

我的行李箱已经收拾好了,脏衣服丢在洗衣机,干净衣服挂在衣柜里。

若不是亲眼目睹了昨夜的一切,我怕还会继续以为找到了真爱且体贴我的男人。

我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放在沙发扶手上的 iPad,【打开微信】。

这个男人,因为喜欢「吃鸡」(打游戏《和平精英》),微信常年登录状态。

我先看了他和白月光的【聊天记录】。

删得并不干净,却很聪明,言语中没有任何暧昧,也就是正常约饭的时间地点,且全是我会参加的。

我冷哼,打开【「我」-「支付」-「钱包」-「账单」】,所谓百密一疏,上面每一笔从微信出去的开销都清清楚楚。

发红包是日常,大大小小都有。

然后是酒店的,看时间和价格应该是钟点房;情趣用品店的,不知道买的是什么;还有商场,花店,甜品店的众多开支……

这两个人,挺频繁的。

我没截图,而是用手机拍照,免得在 iPad 上留下痕迹。

最后才是【打开炒股软件】。

我是财经记者,和圈内很多大佬熟,这几年跟着他们赚了不少钱,特别是股市。

张迪炒股是我手把手教的。

他的账户密码都是我给申请的,他没改密码,方便我偶尔帮他操作,我拉了流水账出来,手机录了段视频。

我和他虽然没办婚礼,但在法律上,那是实打实的夫妻。

我不图他的钱,但我也不想我的钱被他算计了!婚前财产好说,婚后这半年还真不好说。

有了这两份流水就不一样了,我们各自理财,他收入的绝大部分在股市,另一部分,微信支付账单显示得清清楚楚,花在白月光身上呢!

说来可笑,我和他在一起两年,共同生活的开销基本花我的钱。

我不是那种有了男朋友,就得让男朋友养我的人,我家的家庭教育是:

【女人经济要独立,婚姻才有底气。】

而现实生活,很多时候是:

【男人把钱花在谁的身上,就会爱谁多一点,男人心疼钱,就会心疼女人。】

4

下午 3 点,张迪给我打电话。

一是问我休息好了没,二是约我晚上在外面吃饭,说我「出差+加班」辛苦了,要好好犒劳。

「还有谁?」我装作很随意地问。

「昨天才和兄弟们喝了酒,今天不叫他们了。」张迪想了想,「周月说好久没见你了,要不我问问她?」

周月就是白月光。

「行,刚好带了伴手礼要给她。」我笑着说,「你不许提前说,不然惊喜就没了!」

张迪一口答应,问我怎么没有给他买礼物?

我心下鄙视,唇边笑意不减:「当然有了,晚上给你!是你喜欢的。」

张迪在话筒那边亲了两下。

这样亲昵的小举动,我以前受用极了,现在只觉恶心。

张迪叫我再休息一会儿,晚上见。

我哪敢休息?内心熊熊火焰让体内每个细胞都在燃烧。

我「咻」的站起,先给「跑公安口」的闺蜜打了个电话,三言两语把事情说了,我需要监听器,问她除了某宝,还有哪里能买,立即马上就要。

她说电子城,并给了我一个店铺的名字。

我道了声谢。

闺蜜「哎」了一声叫住我:「胜男,我可提醒你,监听这事儿是违法的,用这种方式取得的证据,法院不受理。」

「我知道,一旦被抓,情节轻的,《治安管理法》,5 日以下拘留或 500 元以下罚款,重的就《刑法》了。」我说,「放心,不会扩散,更不会蠢到做证据,我会很小心不会被发现,我就想看看张迪到底是人是鬼!」

闺蜜再次提醒我小心:罚款事小,留下案底事大。

我「嗯」了一声,飞快洗澡、换衣服、化妆……

5

吃火锅的地方是我们经常去的那家。

我给白月光送了一支 A 牌的口红,又配了一支手工唇膏,监听器贴在手工唇膏的内管底部。

我给她说,手工唇膏是我亲手做的,出差的时候,有半天闲暇,就在店里学做了几支。

白月光抱着我的手臂,蹭了又蹭,一个劲儿的夸我能干,不但会炒股,还心灵手巧,连唇膏都会做。

至于 A 牌的口红,她明显更喜欢,眼睛里闪着光,说刚好没有那个色号,夸我敞亮大气。

张迪在旁边看着,假装吃醋地说,我对白月光比对他还好。

「那是自然,我比你好看!」白月光撒娇地瞥了他一眼,「胜男姐若是男生,我肯定主动追求她!」

张迪笑着点餐,在菜单上勾勾画画。

我瞟了几眼。

怎么说呢?

很多细节,当一个人信任另一个人的时候,是不会发现的;可当信任崩塌,每一个细节都是疑点。

张迪勾菜品时,最先勾的是白月光喜欢的,然后是他喜欢的,最后才是我爱吃的。

我暗骂自己从前蠢,白月光这种存在,根本不该掉以轻心。

火锅吃了一半,张迪和白月光有一搭没一搭问我,这次出差有什么收获?临近过年,有没有什么好股推荐?

这是日常话题,每次和他们一群人吃饭,聊得最多的就是股票,基本是我叫他们买什么,他们就买什么,也基本都能赚。

这一次,我没立即回答。

我说要好好研究一下,买个普通的,和大盘持平没意思,得找个大牛,狠狠赚一笔。

那两个人眉开眼笑。

我也在笑。

我不是善男信女,别指望我被绿了后,还帮你们赚钱!

6

送给张迪的是一个 L 家的钱夹子,比他之前的钱夹子高出了不止两个档次。

「我以为你就记得周月,看你对她比对我还好。」张迪坐在我旁边,美滋滋地把各种卡片从老的钱夹子换到新的钱夹子里。

「哪能呢?」我削着橙子,心想我 TM 以前真是犯贱,嘴上笑着,「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说白了,也是想给你争口气。我就是想告诉她,没了她,你一样过得好,而且能过得更好!」

张迪坐的位置在我后方一点,我能很清晰感觉到他看着我。

若是以前,我肯定会以为他又被我感动了,如今,我只觉可笑。

他心里想的是「傻瓜」吧!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感动」与「被感动」,大多数时候我们以为的「感动」都只是「自我感动」。

「胜男,你对我真好!」他从后面抱住我。

我心里烦腻,感觉恶心,脏。

我不是有洁癖的人,耍朋友之前,他有多少女人都与我无关,可现在,我们是夫妻,他再在外面乱搞,我就觉得脏。

我把削好的橙子分一半给他,催促他吃了就去洗澡。

他可能误会了,三两口把橙子吃完,表示「立即马上洗香香,为老婆服务」,我笑笑,慢条斯理把另外一半橙子吃完,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监听器塞到钱夹子里。

现在的钱夹子,除了身份证经常用,社保卡偶尔用,其他各种卡,银行卡也好,贵宾卡也罢,一年用不了两次,基本就是个摆设。

我不担心他会发现,就算发现,不认就是了,再说,我只打算偷听几天,等监听器没电了,随便找个机会把监听器丢了。

7

监听器的软件没在我日常用的手机上。

我头天买监听器的时候,顺便买了个二手手机,找同城快递送到报社,收件人是我。

那时的我,做梦也没想到——

安上监听器那一刻,就等于推下了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之后,每一个骨牌倒下,都仿佛开启一个潘多拉盒子。

人性的恶,像深渊里的龙。

 

第 2 章 人生是多米诺骨牌

快递放在报社门卫处,我取出手机,迫不及待来到小办公室,戴上耳机。

出乎意料的是,白月光居然还有个男朋友,而且就那么巧,昨天晚上,她去了男朋友那里,并把我送给她的唇膏送给男朋友。

之后是一大段「嗯嗯啊啊」,停顿处有聊天。

白月光问男朋友「什么时候带她回家」,抱怨「从来没见过男朋友的朋友」。

男朋友坦然说「家里不会同意」,说白月光配不上他,还说像他那种家境,肯定要找个门当户对的。

我很不厚道地笑了。

被张迪捧在手心的女神,在富二代眼里,也就是个见不得光的。

监听器有定位,我瞟了眼手机上的位置,对方在我市很出名一个高档小区,住的人非富即贵。

白月光哭唧唧:「你把我当什么了?pao 友吗?我一心一意对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要分手!」

富二代赶紧哄着:「现在是创业期,外人看起来风光,其实一年营收不过几百万,和家族企业比起来,不过九牛一毛。」

还说等事业做起来了,白月光是唯一同甘共苦的女人,要【送她一辆玛莎拉蒂做聘礼】!

玛莎拉蒂!

我承认,我酸了,世人皆爱绿茶。

「你那公司,什么时候起来啊?」白月光撒娇地问。

「快了快了,等风口。风口一到,猪都能飞到天上去!」富二代亲呢地说,然后一大堆对未来的畅想。

核心一个词:区块链。

很不巧,因为比特币的缘故,我了解过区块链,也采访过国内区块链公司,多少懂一点。富二代那一套说辞,既没含金量,也没差异化优势,甚至还有金融概念模糊不清的地方。

我怀疑白月光被骗了。

这年头的富二代,家里普遍重视教育,无论学识还是见识,都比普通人高许多,在不擅长领域创业的可能性实在太小。

8

唇膏留在富二代那里,监听器同样留在那里。

我把线路切到张迪那边,他一上车就拨通了白月光的电话。

车载蓝牙。

我把两人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丑死了,每天早上醒来吓一跳,以为旁边睡了个鬼!月儿,你老公每天就靠着你洗洗眼睛才能活下来……想到还要和母夜叉生活几年,我就头发发麻,万一熬不住怎么办?」

「那咱们中午老地方见?」白月光吃吃笑,「……想想丑八怪的钱,还有好几套房子,乖,你再忍忍……我待会儿好好犒劳犒劳你!」

张迪「嗯」了一声,语气轻佻,「你知道我喜欢什么。」

白月光声音娇得都快滴出水了:「知道……讨厌得很……」

两人一直撩骚。

我心脏位置的那团火,如火山一般,疯狂的喷涌着!眼睛也痛得不得了。

这就是我要嫁的男人……

一口一个母夜叉,还自称是其他人的老公!

我的自尊在这一刻被人狠狠踏入泥里,反复摩擦!

9

我给跑公安口的闺蜜打电话,几分钟后,她敲我办公室的门。

开门后,她吓了一跳:「你眼睛怎么红成这样?……张迪又怎么了?」

我把耳机递给她,调出车上那段话。

她同样气得够呛,一个劲儿地骂「混蛋,垃圾,人渣」,问我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

这可不是简单的【婚内出 gui】,【嫌我丑了】,张迪明确地表示「只生活几年」,白月光更是直接提醒他,为了钱和房子!

也就是说:

这场婚姻,原就是一场算计!

我的房子!我的存款!我炒股的眼光!甚至,我爸妈的财产!

爸妈只有我一个女儿,我们在老家有三套房子,其中两套都写着我的名字,他们说的几套房子,应该就包括这两套!

我盯着比我大几岁的闺蜜,半晌咬着牙:「姐,帮我!」

10

我的眼睛气得充血了,眼白几乎看不见,真正恐怖。

我跑去医院开了许多药,然后顺理成章成了病人,不履行妻子义务,每天背对他睡觉。

张迪省得看见我的脸,但他又是个欲望很强的人,晚上得不到排解,每天都要找白月光。

白月光很忙,一个人应付两个男人。

陪睡不是事儿,真正麻烦的是,她要努力让自己配得上「富二代」。

【她缺钱,缺很多很多钱。】

她不止一次问张迪也问我,什么时候才能选出牛股,最好天天涨停。

她想在年前套现一大笔,注资「富二代」的公司,然后趁着过年,作为合作伙伴,也作为女朋友,和富二代回家见家长。

当然,这些话不可能给张迪说。

她给张迪的版本是:

一想到张迪和我结婚就心痛……她想狠赚一笔,不为了钱委屈自己……想张迪早点离婚,他们好早点名正言顺在一起。

张迪很感动,当天下午没上班,和白月光在酒店厮混,还给我打电话,说晚上加班很晚才回。

我呵呵哒。

几个人中,最忙的是「富二代」。

那是个实打实的「海王」,除了周月,还有 ABCD 好几个女朋友。

他比张迪聪明。

人设高高在上,「富二代」,「家族企业」,「创业精英」,住豪宅开豪车,擅说甜言蜜语,且出手大方,就我在监听器里听到的,每每送出去的,不是顶级护肤品就是奢侈品牌的包。

他的众女友最近有一个共同目标:过年回家见家长。

只可惜,时机不利!

富二代一会儿要扩大公司规模,一会儿公司偷税漏税被查,一会儿打算投资地皮……总之,资金周转不灵,这时候若带女友回家,必定遭人诟病。

女朋友们有的提出向公司注资,成为股东,有的直接借钱给富二代。富二代承诺所有打算给他拿钱的女人,过年带她们回家,排除万难也要在一起!

我和闺蜜对视着,异口同声说了三个字:

「杀猪盘!」

11

「杀猪盘」是诈骗团伙自己起的名字。

姑娘们是「猪」,人设和恋爱是「猪饲料」,恋爱过程是「养猪」过程,最后骗取钱财,就是「杀猪」。

富二代打算批量杀猪。

我和闺蜜第一反应是【报警】,多年记者生涯,特别她跑公安口的,正义感比普通人更重。

第二反应才是,我们可以【利用「富二代」狠狠报复白月光和张迪】。

选 A 还是 B,我和闺蜜陷入两难。

正如之前《奇葩说》的一期节目:「美术馆着火了,一幅名画和一只猫,只能救一个,你救谁?」

名画是遥远的哭声,那些我们没有看见的,推测出来的受害人是遥远的哭声。

猫是近处的哀嚎,我被欺骗的爱情,被摁在地上反复摩擦的自尊是近处的哀嚎。

我们最终【选择了自私】,重新设计了报复的每一步,且把「杀猪盘」列为报复的重要环节。

我发誓,这辈子,我从来没有干过如此爽快的事!

12

所谓「欲取之,必先予之」。

我精心挑了五只短线股,推荐给张迪和白月光,然后当着他们的面儿,把账户上的钱全部投进去了。

「嫂子,你可真有钱!」白月光看着我账户里的钱,眼神里全是羡慕,「我要早点认识你就好了。」

「早点认识我没用啊!」我笑呵呵地说,「刚买股票的时候,我亏得底裤钱都没了!你要那时候跟着我,还不得天天骂娘,也就这两年大环境好,我才赚了点钱。」

「之前那叫交学费!」张迪一只手搭在我肩上,无不得意地说,「我们那套房的首付,就是胜男炒股赚的。」

我谦虚的笑,然后提醒他们:别持仓太久,赚个 20-30% 就抛,别留着过年。

两人点头如鸡啄米,特别是白月光,一双眼睛亮了又亮。

对于她来说,时间正好。

我趁着这个机会,表达了一番对白月光颜值的羡慕,说她又漂亮又聪明,以后肯定能嫁入豪门。

「豪门多难啊!」白月光眼睛中有隐秘的得意,一副「十拿九稳,秘而不宣」的模样。

「再说,嫁入豪门,哪有成为豪门爽?」白月光看一眼张迪,奉承道,「嫂子这样才好呢,迪哥娶到你真是福气!」

我摇头,「我这种,连中产阶级都算不上」,然后给她安利了几个普通女孩嫁入豪门的故事。

许多人奋斗一辈子才买得起的房,很多人纠结很久依旧舍不得买的包,对于豪门来说,也就是喜欢与不喜欢的区别,根本不需要盘算,他们对钱不敏感。

白月光满心满眼的羡慕。

她最大的弱点是「钱」,正如我最大的弱点是「缺爱」。

我给她说,找男朋友的时候一定要睁大眼睛,一旦遇到好的,就要好好把握。

白月光憧憬着未来生活,眼底全是坚定的光,张迪的嘴角明显垮了下来,为了掩饰情绪,专门叫了一瓶啤酒。

「说这些做什么?」张迪忍不住,胳膊肘撞了下我。

「这不关心你妹儿吗?」我斜了他一眼。

「我昨儿才听说,我们高中一同学,五班的,长得可普通了,大学耍了个男朋友,家里做生意的。毕业后,男朋友做生意,她也跟着投钱,现在可有钱了!他们班开同学会,所有开销她一个人全包了。听说开的是卡宴,家里最差的一辆车。」

白月光心里本来就有一颗嫁入豪门的种子,我说这些不过是给它浇浇水施施肥。

「那是人家眼光好,会投资!」张迪说。

「那也得先找个有实力的男朋友,从小耳濡目染,比我们这种草根多很多机会!」我反驳。

张迪说不过我,只得悻悻然:「一天天就知道钱!」

我撇撇嘴,深知过犹不及:「哎,我也就是瞎唠嗑,羡慕羡慕有钱人的生活。月儿,这婚姻啊,钱是次要,温柔体贴才是最重要的,你看你迪哥就不错,你以后要照着他的人品找,错不了!」

白月光笑,看看我,看看张迪。

我猜她内心一定在嘲笑我,一个三天两头和她约 pao 的男人,怎么可能对我好?所谓的温柔体贴,一切都是假的。

我这是我给她浇的催化剂:普通人同样会出轨,不如找个有钱人!

13

2015 年股灾后,国内股市慢慢又起来了。

到 2019 年,市场已经是结构性牛市,特别疫情后,行情更是好得不得了。

我选那几只也确实争气,连着几天都涨得比大盘好。

我捏了一周,陆续抛了,抛之前专门给白月光和张迪说了一声:别贪心,尽快抛,最近应该有调整。

那两个人,买的时候听我的,这会儿见赚得多了,哪里舍得卖?特别是白月光,她在赚嫁入豪门的资本,也在赚投资男朋友企业的资本。

接下来的几天,我天天催张迪卖掉股票。

那两人电话打了无数通,甚至学着分析起 K 线来,终于在连续绿了三天后,抱怨着后悔着把股票全抛了。

很好。

股票全抛了,刚好是手上现金最多的时候。

「嫂子,咨询你个事情,了解区块链吗?」周月给我打电话。

「不是太了解。」我回答,「只知道很牛逼,你知道比特币吧?比特币最重要的元素就是区块链,你空了可以了解下,怎么了?」

「我朋友在做这个。」周月说,「听说很赚,说是下一个风口。」

「你朋友很厉害啊!这得是金融圈的顶尖高手!」我笑着说,「要有机会的话,介绍给我认识认识,让我也抱个大腿!」

「哎,你有这么厉害的朋友,以后金融问题问他就行了!那种大牛面前,我就是个半灌水。「还有,你要有机会的话,求他带你飞!」

周月推脱「也不是很熟」。

我笑了笑,反正钩已经很深了,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很符合我一贯「不强人所难」的人设。

第 3 章 我成了前夫的朱砂痣

14

富二代那边的监听器早没电了,张迪钱夹子里那个,我偷偷充过一次电。白月光和富二代的互动我不清楚,但我清楚张迪和白月光的动向。

白月光以姑姑家修房为由,向张迪借 20 万,说快则半年,慢则一年,2 分利。

姑姑家在景区旁边,有地,想把房子扩一下,再改造成民宿。

张迪先是犹豫,经不住白月光软磨硬泡。

白月光理由很充分:

第一,一个月 2 分利,一年就是 24% 的利息,很高了,关键是熟人,没风险!

第二,不需要仰人鼻息,让人以为靠女人赚钱!

第三,她也投了 15 万,把所有积蓄都砸进去了。

第四,「如果丑八怪发现我们的事,你想想,她还会帮你赚钱吗?你又不会炒股,她随随便便挖个坑,你就血亏!」

第五,「等你离婚,你就是二手男,那时候,你就算得到了丑八怪的钱和房子,你觉得我们家会同意?我爸和我姑关系好,你现在帮我姑家一把,以后才有人给你说好话」……

我不知道白月光哪一条打动了他,但我知道张迪提出了一个要求:「以后,老公我想你的时候,你得马上到!」

白月光撒娇地说:「现在不也是吗?你一个电话,我就屁颠屁颠来了!老公,你今天想大战多少回合?」

监听器里很快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我掏了掏耳朵,这种声音听多了,挺烦的。

当天晚上,我趁着张迪洗澡,从他钱包里取出监听器,丢到另个卫生间马桶里,「哗」的冲走。

这东西,虽然用着方便,终究是个定时炸弹。

15

春节前几天,股市疯了一般,使劲冲。

放眼看去,一片红色。

我催着张迪和他的兄弟们买买买,兄弟们赚得可开心了,一口一口「胜男姐 V5」。

张迪一边敷衍我「买了买了」,一边偷偷露出肉痛表情,我假装没看见,还天天给他看 K 线,感慨赚死了!

我估摸着他已经把钱给了白月光,便想登陆他账户看看。

巧了,密码改了!

这是防着我,不想让我知道没钱了。

我假装不知,开开心心和婚庆公司商量婚礼细节。

「老公,你觉得一台摄像机够不够?」我皱着眉头,假装不满意,「舞台下方搭一个小摇臂,虽然可以跟拍我们,但父母和宾客的画面会很少。」

「那肯定不够啊!」张迪立即说,「结婚这么重要的事,至少得两台!」

「我也觉得!」我说,「我们帅帅的伴郎和美美的伴娘也需要镜头呢!」

三个伴郎是他的兄弟,三个伴娘一个是白月光,另外两个是我老家的朋友。

跑公安口那位闺蜜做【现场总调度】。

一切准备就绪。

婚礼当天。

从化妆到接亲再到酒店,程序一点不乱。

我妈又哭又笑,一会儿说我长大了,终于嫁出去了,一会儿使劲叮嘱张迪,以后要好好待我。

张迪一口一个「妈,你放心」。

张迪的父母也一个劲儿对我爸妈说:「亲家公、亲家母放心。胜男嫁到我家,我们肯定把她当亲生闺女对待,往后要张迪对不起她,我们打断他的腿!」

我握着我妈的手,当着张迪的父母:「妈,放心吧!张迪人踏实,对我也好。」

父母们都很欣慰。

16

宾客们陆续到了。

我和张迪站在大门口迎宾,快到 12 点时,我借口说要补妆离开酒店门厅,然后躲进卫生间,坐在马桶上等。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5 分钟后,闺蜜「恰巧」出来看我,见我不在,便叫白月光到休息室找我。

白月光那套伴娘服,之前做了点手脚,并不十分贴身,隐形内衣的聚拢功能也不太好,胸口处显得有些空。

一整个上午,她时不时就要调整下,美胸是她的一大看点。

她特地带了条红水晶项链,每次调整后,事业线格外迷人,张迪好几次朝她胸口瞟去。

这会儿她去休息室,肯定又要调内衣,按照她的自恋程度,百分百会反反复复自我欣赏。

再几分钟后,婚礼仪式快开始了,不用闺蜜出马,自然有人叫张迪找我。

闺蜜叫摄影师偷偷跟拍,同步到宴会厅的大屏幕做花絮……

我在 12 点 08 分收到闺蜜短信,三个字:

「到大厅。」

17

我知道得手了,而且是我们准备的两套方案中,最需要运气,效果最好的一套。

婚礼现场有一块投影,暖场视频放的是我和张迪的结婚照。

此刻,投影上是两个正在热吻的人。

男人背对着摄像机,单从背影和穿着看,妥妥是婚礼的男主角新郎,女主角的脸被挡住了,只露出的裙子的一角是白色的。

所有人都以为是新娘,所有人都盯着屏幕,主持人激动地问宾客:

「新郎已经迫不及待吻新娘了,我们要不要打断他们?要不要请人去……」

他的话没说完,目光穿过重重人群,惊愕地落在我身上。

盛装出席的我站在宴会厅进门处。

宾客们见主持人见鬼的表情,纷纷跟着他朝我看来。

一大束追光打在我身上,闺蜜站在追光器旁边。

我瞪大眼睛,惊愕地看着大屏幕。

按照剧本,我还应该掉眼泪,可我实在哭不出来,脑补过无数次的场景。

除了了然,还是了然。

我晃了晃身体,假装大受打击,摇摇欲坠,离我近的宾客纷纷来扶。

休息室那边,摄像师不知这边发生的事,镜头不断往前,十多秒后,那两个人的面孔突兀地出现在屏幕上。

周月双眼迷离,与张迪吻得难舍难分,张迪的手放在白月光胸上,露出白色一大片。

「怎么是你们?」摄影师很诧异。

两人这才回过神来,白月光尖叫一声,一把朝摄影机推去,镜头剧烈摇晃,紧接着便是张迪的父母冲了进去。

摇晃的镜头中,张迪的母亲一巴掌扇在白月光脸上,尖叫着「贱人」!

张迪的父亲脾气暴躁,一脚又一脚朝张迪踢去。

房间里兵荒马乱,屏幕很快暗下。

偌大的宴会厅鸦雀无声,有人正在拍视频,有人同情地看着我。

18

我吸了口气,演足了「鼓起勇气」,提着裙子朝休息室走去。

房间里——

「你 TM 做个人吧!」

张迪他爸一脚飞过去,「砰」的踢在张迪小腿上,那声音,我听着都觉得疼。

「胜男多好个女孩,你这样对得起谁?你爹妈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张迪疼的大叫,一脸惶恐,连声说是周月勾引他。

周月披头散发,蜷在地上嘤嘤嘤,脸上黑一坨白一坨,是糊了的妆。

我站在门口。

「太难看了!」我皱着眉,看着张迪,「你就算不顾及我的面子,也想想你爸妈吧!这么多亲朋好友看着呢,当真找刺激吗?离婚吧,这日子没法过!」

张迪父母想挽回,一个更狠的踢张迪,一个左右开弓,再扇了白月光两耳光,跑到我面前,说张迪再也不敢了。

我没吭声,只居高临下,怜悯的看着张迪。

我了解他。

果然,几秒后,他脖子一梗:「离婚就离婚!你除了会赚几个臭钱,还会做什么?等民政局上班,我马上就离!净身出户!不要你李胜男一分臭钱!」

说话间,他走到周月面前,俯身抱着周月,宣布周月才是他一生挚爱!

这时,一直看热闹的他几个哥们儿开口了——

「迪子,这事儿你过分了啊!」

「你平时在外面玩儿,我们这些兄弟睁只眼闭只眼!婚礼现场,你要胜男姐以后怎么做人?还不快点道歉,胜男姐会原谅你的!」

「就是!还有,别把净身出户说得那么好听!你和胜男姐在一起这几年,哪次出去喝酒吃饭不是她给钱?」

「这两年,她带我们炒股赚了多少钱!你们那个家,无论房子还是家具,都胜男姐买的吧?你的钱都用在这女人身上了!」

「人不能没有良心!」……

这几个人一边说,一边看我脸色。

我秒懂,都是权衡利弊得失后的结果,年前我叫他们都把股票抛了,说年后伺机再进,他们怕没了军师,年后赚不了钱,忙着讨好我。

张迪父母脸色更黑,「儿媳妇赚钱儿子用」这种事,在家里说说还好,一旦被外人说出来,那就无比丢人!

「没用的东西!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渣子?!」张迪父亲扭头,既没脸挽回,也默许张迪离开。

一场好戏,怎么能这么快结束?

我余光朝闺蜜看去,她眨了下眼睛,表示收到。

几秒钟后,人群中有人高叫:

「天啊,谁把刚才的视频传 D 音了?」

众人纷纷拿出手机,找到视频后,一个个瞠目结舌,小声议论:

「播放量好恐怖!涨得好快!」

「一片骂声……确实该骂!」

「这是要上热搜的节奏!」

「要红了!这女的,以后谁还敢娶?」……

张迪没太大反应,只像个缩头乌龟,一声不吭,半扑在周月身上,以保护的姿势。

然而,周月似乎并不太需要他的保护,在听到「以后谁还敢娶她」时,一把推开张迪,冲向人群,抢过一个正在播放视频的手机。

只一眼,她的脸色比刚才还白,踉跄着后退一步,眼神里是惊恐。

那条视频,从宴会厅的角度拍的,有大屏幕的内容,也有新娘和宾客的反应。

只是——

播放量是刷的,评论也是刷的,我花了点钱。

重磅是评论,条条带节奏。

有骂渣男贱女的;有说这女的是自己前女友的,金钱至上,谁有钱跟谁;

还有的发一串惊恐表情后,【我去!那不是什么月吗?!我哥们儿前几天还说要带她见家长!怎么和其他人搞上了?!】

「月儿!」张迪大喊。

周月恍若未闻,倒退几步后,狠狠瞪张迪一眼后,哆哆嗦嗦掏出手机,走到房间的角落里:

「林少,我是月儿,网上那条视频,我可以解释的……我是被强迫的……我只和新娘熟,不认识新郎……你给伯父伯母解释下啊!我不是那种人。」

这下轮到张迪神色大变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周月。

周围众人,之前还有几分「出事故」了,现在是彻彻底底看好戏:

新郎婚礼当天出轨伴娘,刚宣布伴娘是一生挚爱,立即被打脸,伴娘竟有准未婚夫!

「……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去?……什么?等通知?……那我 40 多万呢?我不投了……喂,林少!林少!」

周月瘫坐在地上,歇斯底里竭嘶底里的吼。

张迪扑过去,双抓在周月肩上,双眼赤红:「什么 40 多万?!你不是说给你姑妈修房子吗?刚那个林少是什么人?」

张迪的兄弟们也围了上去,纷纷问钱呢?

钱呢?!

后来,张迪的兄弟报警了。

好好一场婚礼,最终以 110 到现场结束。

周月、张迪,还有张迪一帮哥们儿到警局录口供。

张父张母在酒店善后,一是付宴席的钱、婚庆公司的钱,二是退宾客的礼金。

19

白月光的豪门梦碎了。

涉案金额 48 万,除了张迪的 20 万和她的 15 万,还有她的前男友借给她的 5 万,以及张迪兄弟们凑出来的 8 万。

张迪在警察局就动手打了白月光,还是警察拦着,才没下狠手。

白月光和钱,当然还是钱重要一点。

张迪的兄弟们当天傍晚就跑来找我,一个个当着我的面儿,把张迪和白月光痛骂了一番,然后问我,以后理财的事情怎么办?

我回答说:「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买基金吧,年后通常有个开门红。」

那群人喜滋滋买基金去了。

20

钱真的重要。

离婚那天,张迪不顾颜面,捧着玫瑰在政务大厅门口单膝下跪,求复合。

「胜男,我当初是被迷惑的!我真正爱的人是你!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我知道错了!你给我个机会,我用一辈子补偿你!」

我断然拒绝后,他起身,开始谈钱。

「李胜男,当初聘礼,我家给了你家 3 万,你得退给我!」

「抱歉,不退。」我双手插兜里,「你可以打官司,你出轨在先,而且我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你是骗婚。」

张迪咬牙,之后填离婚协议书,涉及财产分割时,他居然提出房子有他的一份,毕竟婚后有一点时间在共同月供。

我冷笑,唰唰唰在纸上写【房子归女方所有,没有其他共同财产】,然后签上大名。

「我还是那句话,你可以打官司,但我提醒你,你胜诉的可能性是 0,诉讼费也是钱。」

张迪无奈签上名字,婚算是离了。

后来——

张迪工作没了。

因为那条视频真的火了,婚礼当天偷吃,他们全公司都看见了。

公司人事找他谈话,希望他主动辞职。

白月光更是被网上骂得不敢出门,工作同样丢了。

至于张迪那群兄弟,呵,炒股或者买基金的人都知道,2021 年春节后没有开门红,一群人亏得嗷嗷叫。

后来——

我听说张迪相当后悔,天天借酒浇愁,和白月光分手后,天天叨着说这哪里是白月光,这分明是白米饭,还是别人吃剩下的白米饭……

我笑笑,心里只有两个字:

活该!

 

PS:

有人问我:张迪和白月光一直说我丑八怪,我到底有多丑?

我觉得还好吧,不化妆中下,化了妆再打扮一下,怎么也能拉到及格线以上。

又有人问我,婚礼现场的第二方案是什么?

还记得当初在酒吧外拍的那段视频吗?还有我从物管监控那里拷贝的。

我剪辑了一份,打算在婚礼现场播放。

不过,播放那份的话,一眼就知道是我做的,远不如婚礼现场捉奸来得意外!

 

P.PS:

我:「养猪人能抓到吗?」

闺蜜:「能!不过需要时间。」

闺蜜:「到那个时候,钱就算能追回来,也只剩一小部分了……」

(全文完)

【本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文中人名纯属虚构,如果雷同,请不要介意。】

 

 备案号:YX11QpzPa5k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