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缅北:罪恶的人奶工厂

新西兰的牛奶举世闻名,

那你听说过缅北的特殊奶制品吗?

1

耳边有人痛苦地低吟,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渐渐地把我从冗长的沉睡中唤醒。

睁开眼睛,我愕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

身上没有伤,但身上的衣服很脏,好像还有一些黏稠的液体。

我有洁癖,但此时顾不得这个,只是茫然地看向周围。

我旁边的铁笼子也关着一个女人。

女人身上穿着破烂的连衣裙,腹部高高地隆起……裙子下面淌出了血水。

此时的她满头大汗,紧咬着牙关,强烈的疼痛让她浑身发抖,以至于整个铁笼子都在随着她身体的抖动而「当当」地发出声响……

看来她是要生产了。

不过我没时间关心别人的事,我来这里有我的目的。

三年前我的姐姐随着亲戚来缅北打工,后来莫名其妙地失踪。

我亲戚说她有可能被当地的黑团伙抓住,成了「奶人。」

利用老同学周正扬警官的职务之便,我摸清这个黑团伙的主要势力范围,便深入虎穴,为的是找我姐姐。

现在我淡定地看着周围,这又潮又黑的环境,连个窗户都没有,好像是地下室。

头顶吊着一个昏黄的白炽灯,又没有风,不知道为什么那灯还一直在晃来晃去。

前面的角落,还有三个铁笼子。

空着一个,另外两个里面也有人。

不过,那两个女人好像已经习惯了,在铁笼子里面睡姿安详……

「啊——」

我旁边那个铁笼子里的女人突然大叫一声。

然后我看到一团血淋淋的东西从她的裙子下面钻了出来。

看到那小腿儿蹬了两下,我终于确定那是个刚出生的小婴儿。

好像是混血,小婴儿皮肤酱油色,长得也不好看。

女人虽然极度虚弱,却还是一把将丑丑的小婴儿抓了过来,在自己那肮脏又破旧的裙子上擦了擦,把他抱在怀里,然后疲惫地睡去……

婴儿的哭声很柔弱,就跟猫叫似的。

浓重的血腥味儿在周围蔓延,薰得我想吐。

我的后背下意识地贴紧铁笼子的内壁,仿佛这样就能离那对浑身鲜血的母子更远一些。

「哐当!」

突然房门洞开,门口透出来的光,让我可以肯定现在是白天。

一个 60 多岁的妇人一只手里拿着拖把,一只手提着一桶水进来了。

她的身后跟进来两个壮汉。

「可以让我跟孩子待两天吗?」

女人的眼睛里充满了祈求,可怜巴巴地望着老妇人。

老妇人目光却很冷漠。

她走了过来,不声不响地把女人怀里的婴儿从铁笼子的缝隙里扯了出去。

动作太过粗鲁,小婴儿可能被刮伤了,突然「哇哇」大哭。

笼子里的女人惊慌失措。

可老妇人已经把婴儿拽了出来,随手就扔进了墙角的垃圾桶。

孩子的哭声惨烈,铁笼子里的女人急得「嗷嗷」直叫。

「江婆婆,求求你帮帮我吧,把他送出去交给别人养也好啊……」

被叫作江婆婆的老妇人冷冷一笑:「交给谁?这里每年要处理那么多,我去哪儿找人给你养孩子?」

随后那个刚刚生产完的女人被从笼子里拉出来。

江婆婆伸手在她的胸部捏了一把。

乳白色的液体瞬间喷射而出,空气中充盈着浓烈的奶腥味儿。

「货不错!」

江婆婆脸上充满喜悦。

2

两个壮汉粗鲁地把那个女人身上的裙子扯下。

江婆婆用冷水泼在女人的身上,简单地冲洗了一下她的身体,然后她就被赤身裸体地拉出去了。

江婆婆仿佛松了一口气。

「又多了一头奶牛!」

话说完她就开始用水冲还布满血迹和羊水的铁笼子,然后用拖把把地上拖干净。

小婴儿的哭声在垃圾桶里越来越虚弱。

「江婆婆……」

我想跟她说,那孩子会死。

但当她回过头,我看到那冷漠的眼神,就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了。

江婆婆有些不屑:「想求我放了你?省省吧,我只是个拿了工资在这里打杂的糟老婆子,救不了你!」

打扫完卫生,她转身就走。

「哐当!」

地下室的铁门被关上的声音震耳欲聋。

自始至终角落处那两个铁笼子里的女人连声都没吭。

「你们不害怕吗?」

我不解地问了一句。

其中一个女人看了我一眼:「不想死得太快,就听话。」

我这才发现,她的腹部也微微隆起,应该已经怀孕了。

「这里到底怎么回事?刚才江婆婆说又多了一头奶牛,什么意思?」

我问道。

那个女人告诉我,这里是缅北的地下人奶工厂。

女人被拐卖到这里就会被强行人工授精,等到怀孕产子,女人们的正式任务就是每天产大量的人奶。

想起裤子里的不适感,这么说我已经被强行人工授精。

抑制住想吐的冲动,我尽量地让自己表现得胆小、怯弱。

「人奶工厂?这些人怎么这么变态,他们要那么多人奶干什么?」

我颤颤巍巍地问。

那个女人告诉我,被抓来的姑娘们分娩以后就能自然产奶,这些新鲜的、环保绿色没有任何添加的人奶,自然是价格不菲。

主要用于一些高端的化妆品定制,也提供给一些富人的家庭食用。

甚至有些富翁成年人也在喝人奶。

「等我们怀孕以后,他们就不会虐待我们了,每天给我们好吃好喝的,就等着我们生了孩子能多产奶。」

说到这里,女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像还有所期待。

虽然对这个产业早就有所耳闻,听她这么说,我还是忍不住寒意油然而生。

「那我们岂不是真的跟奶牛一样……」

「别他妈吵了,还让不让人睡觉!」

我的话还没说完,那个一直在睡觉的女人突然不耐烦地吼了一声。

刚刚跟我说话的女人猫起了腰蜷缩在铁笼子里,小声地对我说了一句:「别说话了,打扰到朱利亚休息,她告状我们就会挨打。」

看向朱利亚,我发现她的肚子大得就像一座山。

因为常年被关着,缺少活动,朱利亚的四肢显得短促,肚子上脂肪很厚,就跟奶牛一样丰满……

3

主动跟我说话的女人告诉我,她叫艾娃,来自新加坡。

她是自愿来这里的,为了给父亲治病,她把自己给卖了。

摸着她的肚子,她的表情很平淡:「人嘛,有得必有失,看开了也就无所谓了。」

艾娃还很年轻,也就 20 岁出头。

我尽量放低声音:「朱利亚是不是就快生了?」

「预产期还有 20 来天吧。她在这里已经好几年了,是人奶工厂的老功臣。等她生了,老板还会安排特殊的产奶房给她,对她可好了……」

对她好,所以当牲口一样把她关着?

这逻辑真是搞笑!

不过,我倒是从这姑娘的话里得到一个信息:朱利亚已经来了很久,是这儿的老人了。

我怯怯地看一下朱利亚:「姐姐,你认识简童吗?」

朱利亚那原本显得很慵懒的眼神,突然就充满警惕。

「你问她干什么?」

不敢暴露我和姐姐的关系,我装得很随意。

「我只是随便问问,想知道她死了没有!」

虽然面不改色,但我的心情却随之一沉。

我还没看到姐姐,不知道她还在不在。

朱利亚的嘴角出现一丝冷笑:「我倒是希望这个贱人早点儿死,只可惜她的命太长!」

姐姐还活着!

我的鼻子一酸,却还要强作镇静。

耳边响起周正扬临别时的警告:简小安,这些人阴险狠毒,千万记住宁愿无功而返,也不要铤而走险!

我不敢问太多了。

朱利亚不耐烦地转过身去。

她那大得夸张的肚子,还时不时地冒起一个小包。

胎动很频繁。

只可惜,就算孩子现在怎么活泼好动,出生以后也只会被扔进垃圾桶……

毕竟还要产奶,考虑到营养要全面,这里的伙食并不差。

甚至还有鸡腿和鸡蛋。

晚饭时间到了,江婆婆先从铁笼子的缝隙塞进来一个盘子,然后直接将饭菜倒进盘子。

动作就像在喂猪。

关在笼子里的人不能起身,只能侧躺着身子,艰难地进食。

艾娃和朱利亚早就习惯了,一边吃饭一边还「吧唧」嘴,满脸油,好像还很享受。

我没办法接受这样的进食方式,默默地又把饭菜从缝隙里递了出去。

江婆婆眼神还有些嘲弄:「绝食?放心吧,从这里出去的只能是死人。」

话说完,她就拿起我那份饭菜里的鸡腿开啃。

「这些人都去了哪里?」

我将目光看向周围。

有很多铁笼子是空的,横七竖八地放在这间地下室。

「怀了孕好好地养身体,生了以后就住有空调的产奶房!哪能还在这黑暗的地下室待着。」

这么说我姐姐有可能在产奶房。

江婆婆送完饭,粗略地打扫了一下,然后拎着垃圾桶出去了。

夜里蚊子很多,时不时地还有老鼠从身边跑过。

艾娃早早地睡着了,说梦话,口里甜甜地叫着 Daddy。

朱利亚没睡着,一直捂着肚子拉着脸,一脸便秘。

到了后半夜,她开始辗转反侧,后来便哼哼唧唧。

艾娃被她吵醒了,关切地问:「朱利亚,你怎么了?」

「……我好像要生了。」

朱利亚痛得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有点儿担心了:「不是说还有 20 多天吗,你这是早产……」

「你给我闭嘴!」

可能肚子实在太痛,朱利亚迁怒于我。

这女人是个刺头子,我也懒得用热脸去贴冷屁股,转过身去装睡着了。

朱利亚在铁笼子里辗转反侧,有时候阵痛来袭,她甚至痛苦地用头使劲儿地撞着铁笼子。

长长的头发带着血迹,都挂在笼子上面了……

天亮的时候她终于生下了一对双胞胎。

小小的人儿粉扑扑的,比昨晚那个女人生的孩子好看多了。

其中一个小孩子的头一直在歪来歪去,嘴巴做着吸吮的动作。

小家伙是饿了,在找奶吃。

朱利亚拉着小家伙的腿,一把把他扯到自己面前。

我以为她是要给孩子喂奶,却没想到朱利亚嘴角出现一丝冰冷的笑意。

犹豫了片刻,她伸出沾满血污的手,死死地掐住小家伙的脖子……

4

「你疯了吗!」

我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使劲儿地拍打着铁笼子。

朱利亚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我不掐死他,他就能活吗?」

无言以对。

我只能看着那幼小的生命,渐渐地在朱利压的魔爪之下一动不动。

两个孩子都被掐死了,然后被她从铁笼子的缝隙里扔了出来。

「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我赶紧转过头去,不敢看那两具小婴尸。

艾娃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连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江婆婆看到地上的小尸体,还有点儿喜出望外。

「哎哟哟,朱利亚,你可真是生来就是替老板挣钱的!这日子都还没到,怎么就生了?」

朱利亚冷笑着:「我看简童那个贱人还怎么得意!」

「那是那是,只要你恢复产奶,你的那些老顾客肯定都会回过头找你的!你才是我们这里功劳最大的,毕竟连狼哥都喜欢你的奶水。」

江婆婆赶紧拍马屁。

狼哥就是这个窝点的负责人。

周正扬说狼哥杀人不眨眼,是个穷凶极恶之徒。

江婆婆跑出去叫人,没过多会儿两个彪形大汉就下来毕恭毕敬地把朱利亚请上去了。

江婆婆这才有空把地上的两具小尸体装进塑料袋拎出去。

当天晚上,又有新人被抓进来了。

跟我当初进来的时候一样,两个姑娘都是被药迷晕了的。

她们被放在地上陷入深度睡眠,一动不动。

他们人工授精的过程,和动物是一样的方式进行。

艾娃说这样操作,是为了防止孩子的生物学父亲对孩子产生感情。

在这里让女人怀孕是为了她们能产奶,至于孩子,只是这个制作工艺中的垃圾。

做完这些,其中一个男的还一直摇头:「可惜了……」

「可惜又能咋的?我们要是敢动这些女人,狼哥能把我们给阉了!」

5

做完这些,他们把两个昏迷的姑娘关进铁笼子,这才叹息着走了上去。

两个姑娘很快地就醒了。

毫不意外,两个小丫头先是惊慌失措,然后便大声地叫人救救她们。

艾娃都懒得搭理她们。

而我也静静地躺在铁笼子里冥思苦想,要怎样才能见到姐姐。

这一天的晚饭不是江婆婆送的。

两个壮汉按部就班地分发饭菜。

艾娃依旧认真地吃饭,连眉头也没皱一下。

两个壮汉一边「喂猪」一边闲聊,用的是缅甸语言,好像说江婆婆家里出了事,所以请假了。

两个新来的姑娘一直在哭闹,不肯吃饭。

壮汉们骂骂咧咧,叫她们认命。

说是既然来了这里,就别把自己当人了,当头奶牛最合适不过。

有个壮汉还详细地描述了他们刚才对这两个女孩进行人工授精的细节。

女孩们吓得瑟瑟发抖,他们狂笑着离开。

第二天早上,还是那两个壮汉送的饭。

我听他们聊天的内容,好像说朱利亚去了产奶房,却奇迹般地回奶了。

狼哥嫌弃朱利亚年纪大了,没什么用处了。

说到这里,有个男的还直摇头。

他说他睡过朱利亚,挺好的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利用价值,就只能是死路一条,真是可惜。

他们临走的时候,我叫住了其中一个。

「也许我可以帮朱利亚催奶,我是妇产科的护士。」

两个男人将信将疑地走了,有一个走到门口还回头看了我一眼。

艾娃将目光往新来的女孩子那里看。

「小安,那个姑娘为什么一直没动?」

我这边离得近一点,听她这么说,我才仔细地看过去。

我的天!

我看到那个铁笼子下面有一摊血!

而那铁笼子里面有一个盘子的碎片。

小姑娘性子刚烈,用碎陶瓷割了脉……

我们拼命地喊叫,最后还是江婆婆赶上来收尸。

听到我们的叫喊,她神情自若地走近那个铁笼子。

但当她看到女孩的尸体,还是吓得一声尖叫。

把女孩从笼子里弄出来,清洗干净,江婆婆一直在流泪,浑身都发抖。

两个壮汉来帮忙把尸体抬出去了。

江婆婆最后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泣不成声。

艾娃有些诧异:「没想到江婆婆还这么心软。」

江婆婆没有理她。

早上送饭的一个男的来了,叽叽咕咕地跟江婆婆说了一阵话。

江婆婆点头,那个男的就叫我跟他出去。

原来他是要带我去给朱利亚催奶。

产奶房确实是装着空调的大房间,就像牢房一样,四面都有钢筋。

十几个女人住在一个房间里。

而这只是其中一个房间。

后面还有长长的一排房子,应该都是起这种作用的。

每个人的床边都摆着吸奶的机器。

人的结构跟奶牛不一样,没有储存奶水的器官,要想产奶量高,就只能一直吸。

每隔几个小时,她们就会自己用全自动的吸奶机器把奶水吸出来,打包瓶装。

在产奶房的角落里,有个女人光着上身,正卖力地用自动吸奶机吸着奶。

当她的目光看向我时,怔了一下,手里的吸奶机都掉到了地上。

她是简童,我的亲姐姐……

6

我被吓惨了,很担心姐姐突然跑上来抱着我哭。

但我太小看姐姐了。

她虽然很诧异,却很快地就恢复了平静。

从地上捡起吸奶机,一脸淡定地继续工作。

「又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朱利亚,你的地位不保喽!」

听她这么说,朱利亚气得脸都红了。

姐姐真聪明,一定是为了不暴露我的身份,她才故意这么说的。

我强装镇定,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敢给姐姐,直接走到朱利亚的面前。

「我会催奶,你要不要试试?」

姐姐的话已经让朱利亚嫉妒得眼睛都红了,但看了看带我来的那个男人,她忍住了。

「你会这么好心帮我,不会使什么坏吧?」

看来她还是不放心。

「你已经回奶了马上就要像一块破抹布一样被人扔掉,你觉得我还对你有使坏的必要?」

她只好坐了下来,估计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

我将手伸向她的胸口。

肿起来好大两坨,硬邦邦的,感觉好像马上快被撑破了。

皮肤胀得发红,连温度都比其他地方的温度高。

「你是着凉了,里面秘乳的网站结构被堵,并不是没奶。」

「前天还能吸出来的,昨天突然就没了!你说得有一点道理。」

朱利亚瞬间折服。

「按摩再配合用热水敷,另外再吃一点儿消炎的药,应该就可以了。」

我给朱利亚按摩的这会儿,姐姐时不时地看向我,那眼神看起来很陌生。

亲姐妹对面不能相认,太凄惨了。

我的姐姐,她还是个未出嫁的姑娘啊!

当年是为了供我上大学,她才想出来赚大钱。

没想到竟落到这步田地!

偷偷地看姐姐有条不紊地将奶水用器械吸出来,我只觉得一阵揪心。

「看什么看,你跟她很熟?」

朱利亚突然一脸狐疑。

我一阵慌乱,手下的动作重了些。

「哎哟,你捏疼我了,死丫头!」

朱利亚伸手想打我,但被我灵活地躲开了。

就在这时候,五六个保镖带着一个魁梧的男人进来了。

众人见状都是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

胆小的甚至缩到角落里了。

就连朱利亚眼神都透着恐惧。

「狼狼哥……我没有回奶,我只是着凉了有点儿炎症,我还可以去见客户的……」

原来那个高个子男人就是狼哥。

确实长着一副十恶不赦的脸。

一脸痘印,眼睛很大,凶神恶一般。

此时的狼哥好像没听到朱利亚说话一样,一直瞪着我。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正在想着该怎么解释,江婆婆过来了。

「狼哥,这是新来的。以前做过护士。我听说朱利亚回奶了,就叫她来看看。」

「来多久了?怀上了吗?」

「做过人工授精,怀没怀上还不能确定。」

「我怎么说的?做过人工授精以后就必须关在笼子里养着,你们听不懂吗?」

「啪!」

狼哥的话说完,狠狠地扔给江婆婆一巴掌。

7

江婆婆被打倒在地上,瞬间半张脸就又红又肿。

我想去拉她,但被朱利亚用眼神制止。

也许这种时候体现关心,只会害了江婆婆。

我不敢吭声了。

姐姐身上的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随着走路的动作,胸部一抖一抖的。

「狼哥,既然你不放心,为什么不把这个丫头放在自己身边?难道你还打算带着朱利亚这个黄脸婆出去丢脸?你看朱利亚这罗圈腿,人家要是给小孩吃她的奶,都会担心缺钙吧!」

「简童,你……」

朱利亚气得脸都变形了。

狼哥听了姐姐的话,回过头上下打量我一番,目光中流露出欣赏:「长得确实不错……」

「狼哥啊,那些客户可都是这儿的名门贵族,人家花了大价钱我们还能给人家喝有炎症的奶?为了我们的生意,以后那些客户就都让我上门服务吧。」

姐姐话说完,还有意地给狼哥抛了一个媚眼。

狼哥听了她的建议,叫两个保镖带着她出去。

临走姐姐还回过头,充满挑衅地看了朱利亚一眼。

这……

还是我的姐姐吗?

那张脸依旧熟悉,人却好像变得陌生了。

我被带回地下室。

江婆婆这才告诉我,这里的人都没什么人性。

即便朱利亚跟着狼哥很多年,也摆脱不了她只是狼哥养的一头奶牛的事实。

自从姐姐来了以后,朱利亚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

就比如说这个送奶上门的业务,因为有机会挣到小费,是个香饽饽。

这个义务其实一开始一直都是朱利亚的。

现在一大半有身份的顾客都被我姐姐捞过去了。

所以我姐姐和朱利亚就成了宿敌。

「你也别觉得能离开这个地下室就是好事,跟在狼哥身边,可能更危险。」

江婆婆目光充满了担忧。

拍拍她的肩膀,我算是在安慰她:「谢谢你江婆婆,我能应付得过来!」

我相信姐姐这么做自有她的深意,她不会害我这个亲妹子。

可能觉得我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江婆婆摇了摇头。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问江婆婆:「你的孙女找到了吧?」

她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孙女不见了?」

「那两个人送饭下来的时候,用缅甸语聊天,我都听见了。」

江婆婆眼泪突眶而出:「……第二天就找到了。」

既然已经找到人了,她为什么还这么难过呢?

江婆婆现在走路,都好像没有之前那么稳健。

可见受的打击之大。

第二天,我就要被狼哥带出去。

在大门口的时候,我遇到了被两个保镖带着的姐姐。

她穿着很夸张的小吊带,胸口的春光几乎一览无余。

走路还故意抬头挺胸,把自己的优势展现出来。

看着巧笑嫣然,但借着和我擦肩而过的机会,她小声地说了一句:「帮着朱利亚,看我不弄死你!」

我听错了吗?

回过头愕然地看着姐姐的背影,我莫名其妙。

她应该是为了不想让人怀疑我们是亲姐妹,才故意这样的吧。

对,就是这样的。

我安慰着自己,打算去另一个产奶房找狼哥。

突然有个女人跑过来跪在我的面前。

「我听话我听话,我什么都听你们的,别再把我关进铁笼子里好不好……」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两个保安就把她拉走了。

其中一个一个劲儿地抱怨:「在笼子里关久了,人都关傻了!」

十个月被像猪一样关在笼子里,哪还有多少正常人?

孕期的激素本来就不正常,容易出现情绪低落或者暴躁等问题。

这些女人,经过漫长的十个月的关押,早就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或者干脆跟刚才那个女人一样疯疯癫癫的。

这样的人谁还会反抗,谁还会想着寻找自由?

所以,狼哥是对这些女人进行精神统治!

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

我以为名义上成了他的女人,至少日子会好过一丢丢。

可我错了!

狼哥今天带我出来,是想让我去色诱一个当地的警察!

8

狼哥目光中透露着森森的凉意,一字一句地跟我说让我伺候好这个人,不然他就把我大卸八块扔,出去喂狗。

我是真的感觉到害怕。

这次深入虎穴不一定能得到虎子,恐怕还得连命都搭上。

来这里之前,周正扬就跟我说过,身在异国他乡,他保护不了我。

更可气的是这里的警察,表面看着是正人君子,实际上背后官匪一家。

这样的警察,还会办人事吗?

这是一家当地出名的夜总会。

也是这里最大的藏污纳垢的地方。

狼哥要我以色贿赂的人就在小包间里。

送我到门口,狼哥目光充满威胁地瞪了我一眼。

「进去。」

虽然来这里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当要面对这些事实的时候,心里的那一关还是过不去。

我的腿就像被人注了铅,沉重得抬不起来。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狼哥一把打开门,然后将我推了进去。

昏暗的灯光里,穿着西服的男人神情慵懒。

他面前的茶几上还放着一把枪。

看了我一眼,那男人冷冷地问了一句:「在阿狼那里混了多久?」

我战战兢兢:「一个多星期……」

皱了一下眉头,他好像有些失望:「一个多星期?这么说你跟那里面的人都不熟?」

我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握草!我这运气也太好了!」那个人抱怨了一句。

我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好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那人又朝我勾了勾手指:「你过来,我有事情要吩咐你!」

他这是要打我的主意吗?

只觉得背皮一阵发麻,但只能硬着头皮上去,我卑躬屈膝:「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那个故意用枪托在我的脑袋上轻轻地敲了两下。

语气极尽威胁,他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什么方法,你必须在三天之内让一个叫简小安的来见我!」

什么状况?

我一脸懵:「警官,你见简小安干吗?」

「这是你该问的吗?记住,这件事情要是你敢走漏半点儿风声,我就用枪把你打成筛子!」

现在看来我的身份没有暴露。

可一个缅北地区的警察为什么会点名找我呢?

突然想起周正扬说会让这边的一个朋友帮我。

这该不会就是他的朋友吧?

我鼓起勇气:「警官,我就是简小安!」

9

那个警察愣了一下,目光充满警惕地看着我。

「你认识周正扬?」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警察笑了:「还真的是你!不错啊,小丫头,这么快就让阿狼相信你带你出来了!」

「带我出来也不是因为他相信我,他只不过想让我以色伺人。」

看来他真的是周正扬的朋友,我说话的语气也轻松了一些。

警官交给了我一个像一块硬币那么大的小方块。

「这是一个定位器,你把它带在身上,等我们确定好那个地下人奶工厂的位置,就会来解救你们!」

「谢谢警官!但是你们能不能来快一点……」

据我所知人奶工厂对来来往往的人都会搜身,我真不知这个东西能在我身边放多久。

警官安慰了我几句,然后就叫我出去了。

好家伙,出去在狼哥面前对我一阵夸。

说我样子好看,家伙好用,简直就是上上品。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这风水宝地的警察说话也可以这么流氓!

不过他的这些下流话,倒是让狼哥很开心。

回去的路上,狼哥对我也没那么冷漠了。

全程一路平平安安地到达了位于偏僻地区的人奶工厂。

可能因为我跟狼哥在一起,也没谁搜我的身。

狼哥甚至还吩咐江婆婆,给我准备一个房间。

「没怀上之前,她就不用去地下室了。」

狼哥话说完,正要走。

姐姐突然冒了出来,一把拉住他,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个小狐狸精才跟你出去一会儿,你就给她这种优待?」

狼哥在她的臀部摸了一把:「她哄的那个警官很开心,也是她的本事!」

「谁知道她安的什么心?狼哥,我总觉得这个女人很不简单,现在她刚从外面回来,你确定不搜一下身吗?」

姐姐可真是操心。

「简童,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不解地看着姐姐。

「你知道狼哥搞这个人奶工厂多不容易吗?简小安,我这么做是替狼哥着想!」

她义正词严。

原来当奴隶太久了,真的就直不起腰来。

狼哥只好叫江婆婆来搜我的身。

我把定位器藏在罩罩里,江婆婆搜了一下,并没有发现。

危机就要过去,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你这也搜的太敷衍了!」

可姐姐还不服。

她要求江婆婆当着他们的面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部扒光。

10

姐姐的目光透着阴狠,跟当初的那种温柔已经是天壤之别。

鬼知道她经历了些什么,才让她变成这样。

虽然很生气,但我对她恨不起来。

大不了就是死在这里!

为了解救姐姐,我已经做出了最大的努力,对得起自己这份心了。

我平展双臂,等着江婆婆脱掉我的衣服,拿出那个定位器。

但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直到我被扒得一丝不挂,那个定位器也没出现。

江婆婆甚至把我脱下来的衣服,拿在手里抖了抖。

「看吧狼哥,什么也没有!」

狼哥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在我的身体上上下扫视,最后坏笑了一下:「童童,你这又是何必呢!」

姐姐还很失望,咬牙切齿:「小妖精,你最好别落在我手上!」

见狼哥已经走远,我一把抓住姐姐的手腕,连声音都气得有些颤抖:「简童,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

心里的委屈,更是铺天盖地。

我不争气地流下了眼泪。

姐姐眼神决然,语气冰冷:「你帮着外人,就是跟我作对!」

两个保安已经迎面走来,我只好松开她的手。

「你给我听着,简小安,只要你帮着朱利亚那个贱人,你就是我的敌人!」

简童又急又气,大声地吼叫。

好像巴不得把我给活撕了。

江婆婆叹了一口气:「这真是一个把人变成鬼的地方!当初的简童善良、温柔,没想到跟朱利亚两个人斗来斗去的斗了几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跟着江婆婆回去,她从自己的衣兜里把那个定位器拿了出来。

「江婆婆,你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到底是为什么?」

我看不懂了。

江婆婆苦笑了一下:「前几天用盘子碎片自杀的那个姑娘,是我的孙女。」

「什么?江婆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江婆婆告诉我,她已经在这个工厂里做了很多年。

江婆婆的儿子儿媳,早些年因为涉毒,被人枪杀了。

江婆婆含辛茹苦地抚养孙女,可就在前几几天,江婆婆的老伴嗜赌成性输了很多钱,后来他的孙女就被人抓了。

「我还以为那丫头是被人弄去卖到别的地方了,所以我才请假找我孙女,却没想到她却死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江婆婆把那个定位器藏好以后,我们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

过了两天,姐姐向狼哥汇报,说是发现有无人机在工厂的上空活动。

狼哥见状开始紧张了,命令姐姐彻查到底是谁泄露了我们的位置。

姐姐赶紧不失机遇地把我和江婆婆抓了,命人把我们绑在工厂后面的山洞。

而且还再三命令,那两个绑我们的人不许把我们的下落说出去。

那两个人连连保证,绝不乱说话,姐姐这才放他们走了。

黑暗、潮湿的山洞,看起来阴森森的。

这就是我的亲姐姐招待我的地方!

「你知道吗?为了找你,我付出了多少努力……」

这一刻其实我是有点儿后悔的。

我觉得自己拼了命地想把她救回去,很不值。

姐姐根本就不解释,看了一下表,还一直往山洞外面张望。

好像在等着什么人。

肯定心里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这个蛇蝎心肠的走狗!

狼哥给她一根骨头,她甚至可以把亲妹妹出卖了。

想起这个,我真是透心凉。

过了一阵,人奶工厂一阵骚乱。

狼哥担心事情暴露,决定把人奶工厂搬到其他地方去。

不过他失算了,就在他把人员召集起来以后,突然来了几辆警车……

狼哥被逼急了,拿起枪连杀了好几个人。

众人一阵惊呼哭喊,乱作一团。

我这才明白,姐姐前面做的那些事,只是为了获得狼哥的信任。

狼哥生性多疑,姐姐如果不演得像一点儿,根本就不可能带着我和江婆婆全身而退。

狼哥被抓了,罪恶的人奶工厂也被捣毁。

我和我的姐姐,终于回家了。备案号:YX016jnGX1NlenNYB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