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看过最爽的爽文是哪个?

男友嫌弃我穷要分手,可他不知道自己榜上的富婆是我家资助的贫困学生。

绿茶室友说自己是沐宝集团的独女。

不好意思。

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女儿。

1.

大四实习,我爸硬塞给我一个公司让我管理。

我努努嘴,身为富二代的我不想努力怎么办?

我推开宿舍的门。

原本嬉闹的声音戛然而止。

王柔用嫌弃的眼神看着我手中的点心。

「顾沐,咱们马上就要毕业了,你就不能对自己好点嘛,这廉价的点心你都吃四年了,还没吃够呢!」

我可不让着她,一句话怼回去。

「你那假包不一样背了四年吗?」

大一那年我就知道她背的是假包,当时懒得戳穿。

王柔脸色难地指着我:「你!你别胡说八道,这可是我爸从专柜给我买的。」

我拿出一块吸铁石,简单粗暴地放在五金上。

尴尬的一幕就此诞生。

吸铁石紧紧贴着包上的五金,这款包采用的是钯金的材质,真的绝不会被吸上。

场面一度尴尬。

我看到王柔的脸色如同充血一样,就连脖子都是通红一片。

她咬牙强撑着面子:「不就是一个包嘛,我家里不知道还有多少。」

室友狗腿子连忙应承。

「就是,柔柔的爸爸可是上市公司的老总,怎么会缺包背呢。」

我看着王柔将包里的东西倒出来,用剪刀划破。

「不缺包吗?那为什么我没见你换过其他名牌包呢?」

王柔用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死死地瞪着我。

室友连忙开口:「你懂什么,有钱人都喜欢低调。」

王柔:「我爸一直嘱咐我要低调,顾沐你有关注我的工夫还不如抓紧时间找实习公司,你不像我,毕业后可以直接去自家公司上班。」

她话里话外,难掩得意。

从大一开始,她张口闭口就是我爸我爸的。

四年了,我们也不知道她爸究竟是何方神圣。

2.

我手机响了,是我男朋友的电话。

推门出去时,我故意将珍馐坊的包装纸扔进垃圾桶。

室友见到上面的 logo,激动地捡起来!

「天呢,这是珍馐坊的点心嘛!我听说那里的点心可是很贵的。」

王柔脸色一沉。

「只是包装像而已,她怎么可能买得起珍馐坊的点心,谁不知道她这四年的东西都是江辰给买的。」

室友一想也是。

大学四年,没看出顾沐是有钱人。

我站在门口听到她们的话,皱眉。

江辰什么时候给我买过东西,倒是我名牌鞋子衣服给他买了不少。

3.

「江辰,我在这里!」

我挥手示意男友看过来,他却一把握住我的手腕,拽着我走到角落里。

「顾沐你能不能不要每次见到我都这么激动,你看看你穿的这是什么,很丢人的好不好!」

我身上穿的是米兰大师最新的私人订制。

不好看吗?

「我真的是一分钟都和你待不下去了,我们分手吧,王柔说可以让我去她家的公司上班,只有她才能配得上我。」

我冷笑,十分痛快地答应了分手。

江辰脸色难看。

他觉得我应该会挽留,而我没有,面上挂不住了。

翌日,沐宝集团。

我意外瞥见两个熟悉的身影。

王柔和江辰。

他俩这个时间不应该在王柔家的公司嘛,怎么会在这里?

4.

王柔看我站在门口,冷嘲热讽:「你来这里做什么,沐宝集团可不是谁都能够进来的。」

「你不是去你爸公司上班了么,别告诉我这就是你爸的公司。」

王柔甩给我一个你还不算太蠢的眼神。

我:「!!!」

我开玩笑的,王柔还真敢承认啊!

江辰嘚瑟地牵着王柔的手。

「我喜欢的人只有王柔一个,你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赶紧回去找个纺织厂上班吧。」

我以为王柔是在和我开玩笑,直到她拿出一张和我爸的照片。

我风中凌乱了。

上面的人还真是我爸。

5.

我哪还顾得上上班,直接开车去了沐宝集团总部。

一番询问下我才得知,王柔是我爸资助的学生。

我吸溜了口绿茶:「所以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富二代?」

我爸摇摇头,说她在山区还有四个弟弟妹妹,等以后上学了还是会资助的。

我爸拿出照片让我看,和王柔给我看的是同一张,只不过这张上面还有她们一大家人。

那张是她刻意 P 图出来的。

我和他说了关于王柔在学校的情况,他当即动怒。

我安抚他。

「别生气别生气,我来解决,到时候你配合我一下就行。」

此时学校贴吧上。

关于王柔和我爸的照片被疯狂转载,大家都知道了王柔是沐宝集团的继承人。

6.

我回到宿舍就听到舍友恭维的声音。

「柔柔,没想到你爸竟然是沐宝集团的董事长。」

「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呢。」

她享受着众人的追捧,得意极了。

我推门进去。

王柔不屑地睨了我一眼:「顾沐,我猜你没有被沐宝集团录取。」

室友也为了巴结她而拼命地踩低我。

「就她那样的沐宝集团怎么可能会录取,我看还没等摸到沐宝集团的门就被赶走了吧。」

我将从我爸那里要来的照片发在宿舍群里。

王柔看见,脸上不见丝毫的慌张。

「这是我五年前陪我爸去资助贫困山区照的,照片有什么问题嘛?」

我想说脏话了。

王柔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呢。

7.

我晚上约着几个朋友去漓江居吃饭。

再次撞上王柔和江辰。

我这次穿了一身名牌,明显看到江辰眼中的震惊。

王柔得意地和我炫耀:「像江辰这种富二代,不是谁都能看上的,我们两人才是门当户对。」

江辰是富二代?!

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没怎么花过钱。

就连买杯奶茶都抠抠嗖嗖的。

江辰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富二代。

「富二代?真有意思。」

我一语双关,趾高气扬地从他们面前经过。

江辰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顾沐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看她的穿着打扮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王柔说是高仿,并且撒娇说今天要点最贵的吃。

江辰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结账时听到一万五的费用,他噌地一下子站起来。

「这么贵?!」

王柔尴尬的拽着他坐下:「不是都告诉过你了么,这里很贵的。」

江辰想要用亲情卡付,却被提示我已经取消了。

8.

他不情愿地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

那是他大学四年做兼职存下来的。

江辰抠抠搜搜不舍得按密码的样子投映在我们包厢的电视上。

他花了我这么多钱,不让他全吐出来,我就不是顾沐!

晚上我就接到江辰的电话让我下楼,他质问我为什么解绑亲情卡。

「怎么,怕被王柔知道你不是真的富二代?」

江辰脸色难看,铁青着一张脸:「我不管,今天这顿饭钱你得给我报销了。」

「我凭什么给你报销?你吃软饭吃上瘾了吧。」

江辰用上了狠劲抓着我的胳膊:「你要是提前告诉我取消亲情卡支付的话,我就不会带柔柔去吃那么贵的东西了。」

我被气笑,直接甩过去一巴掌。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张脸如此恶心呢。

我认识江辰是在图书馆。

他那副拼命学习要拿奖学金的劲头和我印象中的一个人很像。

9.

导员在群里宣布学校明天组织运动会。

还邀请了京城知名企业家——沐宝集团和祁氏集团的总裁。

宿舍的狗腿子看见这消息激动得不行。

我从上铺正好能看见她嘚瑟的嘴角,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她爸。

「柔柔你快看,叔叔要来参加校庆了。」

王柔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

恰好,被我捕捉到。

「怎么,你爸来参加你不开心?」

没等她说话,狗腿子瞅我:「柔柔那是太开心了好不好,你别说话了。」

我去你大爷的!

王柔握着手机出去打电话。

我猜测是给我亲爹打电话,她回到宿舍不久。

我点开我爸的微信:【王柔给我来电话了,我按照你说的做了,怎么样,老爸棒不棒?】

我回了一个超棒的表情包过去。

【对了闺女,校庆那天小辞也会去。】

我躺在床上玩手机,吧嗒一声,手机径直砸在我脸上。

他,他怎么回国了?

10.

手机响了,看到上面跳动的备注,我紧张地吞咽下口水,接听。

「祁哥哥。」

手机那头没有出声,半晌后才缓缓开口。

「听说你恋爱了?」

莫名的压迫感席卷而来,我忘记了呼吸。

打小我就怵祁辞,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凌厉无比,明明看不到,我却还是拼命地摇头:「没有。」

「嗯?」

轻飘飘的一个字,尾音上扬,在我耳中就是十足的威胁。

我赶紧解释:「就随便恋个爱,然后再分个手。」

祁辞轻笑:「出来,我在你校门口。」

我下床,噌噌噌地往校门口跑。

祁辞靠在车前,黑衬衫挽到手腕,皮肤白皙,眼神落在我身上,我笔挺的立在原地。

祁辞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我。

看清是什么后,我开心得眯起眼睛。

「珍馐坊的星空酥?!这个卖得超火的,不提前预定根本买不到,你不是刚回国吗,怎么能买到?」

祁辞抬手摸了摸我的脑袋。

「一点吃的就这么开心?」

我迫不及待地拿出星空酥咬了口,甜蜜的味道瞬间遍布整个味蕾。

「当然了,我都好久没有抢到了。」

「以后你可以天天吃到。」

我抬头,正好对上他的眼睛,四目相对。

11.

我躺在宿舍的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久久没有回神。

我清凉的指尖轻拂过嘴唇,上面还残留着祁辞的温度。

他,亲了我!

想到这里,我脸颊不受控制地红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上网搜索【男人突然亲你代表什么?】

网友们回复。

【想睡你!】

【如果是上司的话就代表要潜规则你。】

我往下翻着,看到一条评论停住。

【肯定是喜欢你呗。】

喜欢我?

祁辞也,喜欢我嘛?

12.

一夜失眠,运动会这天我顶着两个熊猫眼出现在体育场。

王柔身边围了不少人,个个谄媚。

「叔叔对你可真好,给你买那么多的名牌包。」

「就是就是,不像某人抠搜的,这几年都是花男朋友的钱,才会导致自己被甩了。」

「江辰选择柔柔是对的,这才能说明他的眼光不错。」

王柔拍了拍说话人的胳膊。

「你别这么说,顾沐穷不是她的错,我们能帮还是要尽量帮一下的。」

王柔此话一出,身旁的狗腿子们露出鄙夷的眼神看向我。

「我那还有些不穿的衣服,一会给你。」那眼神,活脱脱施舍的表情。

王柔得意地望着我,表情真的很欠揍!

校门口传来一阵骚动,是我爸来了。

王柔亲昵地上前挽着我爸的胳膊,撒娇的样子看在我们眼中,俨然一对父女。

狗腿子们凑过去,一口一个「叔叔」喊得真甜。

我爸点头回应。

王柔生怕被戳穿,和我爸说:「我们先去那边坐。」

我爸甩开她的手:「我是来看我女儿的,你过来干嘛。」

我抿嘴笑。

我爸的声音很大,周围的同学都听见了,大家议论纷纷。

王柔尴尬地站在原地。

我笑着上前喊了声「爸」。

同学们震惊错愕地盯着我!

13.

我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问:「爸,你认识王柔?」

我话音刚落,王柔手掌紧张地攥起,在我爸开口前接话:「当然认识了,顾沐你这是?」

周围窃窃私语。

「顾沐疯了吧,该不会是因为嫉妒王柔患上臆想症了吧。」

「太丢人了,你看顾董脸色这么难看,一定是生气了。」

我爸笑眯眯地拍了拍我的手和同学们说:「我女儿顾沐被我宠坏了,大家多多担待,改日叔叔请你们吃大餐。」

同学们倒吸一口凉气,以为自己听错了。

王柔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狗腿子室友打开贴吧上的照片,不死心地要再次求证:「叔叔,您不是王柔的父亲吗?」

我爸看清楚贴吧上的内容,铁青着一张脸训斥王柔。

「王柔,我资助你上学是让你好好学习的,这就是你学的东西?!」

资助?

这两个字一出,大家看王柔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王柔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避重就轻,将话锋对准我。

「顾沐,我不知道你是顾爸爸的女儿,顾爸爸对我很好,曾经也不止一次地说过希望我成为他女儿的话,如果这件事情让你不开心了,我给你道歉。」

王柔三言两语,将我推到了众矢之的。

我爸看清楚了自己资助的这位学生的真面目,语气降下:「王柔,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王柔一个劲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我爸凌厉的眼神扫过去。

「王柔,我之前说过你是个好孩子,你父母能够拥有你这么优秀的女儿很有福气,这才是我的原话,对吗?」

「顾董根本没有说过这种话,都是王柔在自作多情啊!」

「她也太不要脸了吧,抢人爸爸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周围指指点点的话像一把利刃戳中王柔的心,她身体恍惚了下,哭着跑出去。

「啊!」

人群中不知谁发出一阵惊呼声,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你们有没有发现,沐宝集团就是用顾沐名字命名的。」

我无视室友们讨好的动作,挽着我亲爹的胳膊坐在全场最佳的位置上。

「沐沐,我准备停掉对王柔的资助。」

我爸叹了一口气继续说。

「没想到之前那个乖巧懂事的孩子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知道我爸对所有资助的孩子都寄予厚望。

王柔是他人生资助中第一个黑点。

「我支持你,爸。」

话落,我手里多了一份星空酥。

祁辞不知何时坐在我身边,想到昨晚的事情,我脸颊不受控制地红了。

我爸忍不住笑,眼神中笃定我俩之间关系不一般。

「谢谢祁哥哥。」

祁辞痞笑:「不客气,沐沐妹妹。」

我拿出星空酥,没来得及吃一口就被人夺走。

看清楚是谁后,我直接开骂:「江辰,你有病是吧?!」

江辰警惕地看着祁辞:「沐沐,他是谁?」

妈的!

我忍不了,一脚踹向江辰的小腿,他一个没站稳跪下去,角度正好面向祁辞。

「江辰,我不想骂狗,你能不能当个人!」

江辰站起来抓着我的手:「沐沐,之前都是我的错,我是被王柔给骗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我冷笑,如同跳梁小丑般地看着他。

「听说你到处和别人说我的东西都是你给我买的?」

他支支吾吾:「我,我……」

「我们俩在一起这段时间,你只给过我一杯柠檬水,还是买一送一的那种。」

此时同学们都已经落座,我的声音故意放大。

「没想到江辰竟然是这种人,他和王柔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个冒充顾沐的身份抢人爸爸,一个吃软饭还不忘败坏顾沐的名声。」

「要是我的话就把那些东西全都要回来,不能平白便宜了软饭男。」

「对,顾沐要回来!」

我听到同学们的提议,挑眉,这个建议不错。

江辰开启不要脸的模式:「东西都送出去了,哪还有要回去的道理,顾沐你身为沐宝集团的继承人,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呦,道德绑架!

只要我没有道德,谁也绑架不了我。

14.

「江辰你还真是把『贱』和『渣』运用得淋漓尽致,没分手前你就和王柔勾搭在一起了吧?」

江辰目光闪烁地否认。

他最终将目光落在祁辞身上:「你不也一样勾搭上了别人嘛?」

祁辞周身弥漫着低气压,导员见状开口。

「江辰同学,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这位是祁氏集团的总裁,注意你的言行举止,不要给我们学校丢脸。」

祁辞起身,走到我身边牵着我的手:「沐沐是我女朋友,你有意见?」

江辰想说什么,碍于祁辞的身份和周遭的气息不敢开口。

过了几秒钟,他撂下一句话。

「沐沐,之前都是我的错,我会用自己的行动求得你的原谅。」

祁辞刚才说的是女朋友……么?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开心。

「江辰你麻溜地滚,别恶心我!」

15.

观看运动项目时,我爸低头睨了眼我手中的星空酥。

「还是小辞知道你的口味,特意给你投资了珍馐坊。」

我被呛着,祁辞温柔地替我拍打后背。

「珍馐坊是你投资的?」

我心里一阵暖暖的,怪不得他能够买到星空酥。

「嗯,你喜欢就好。」

运动会结束。

我和祁辞手牵手走出校门。

我犹豫片刻问:「你今天说我是你女朋友,是真的还是为了替我解围?」

祁辞把我抵在车窗上,薄凉的唇瓣吻下,我紧张得不知所措。

「这么多年,你就没看出我的心意?」

我摇摇头,真没有。

祁辞当年训我跟训下属似的,我真不敢往那方面想。

祁辞叹了口气:「怪我,用错了方法。」

16.

回宿舍时,女生寝室下围满了人。

江辰抱着一束花走到我面前,单膝下跪:「沐沐,之前是我眼瞎,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我已经很久没有碰见这么厚颜无耻的人了。

「江辰,脸是个好东西,下次出来的时候记着戴上。」

江辰不生气,脸上挂笑。

「沐沐,我知道你也还喜欢我,只要你能够出气,骂我打我都行。」

我眼珠骨碌碌地转了下。

「江辰,我怎么能相信你这次不会再背叛我?」

江辰以为自己来了机会。

「沐沐,你想让我怎么证明?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你一句话。」

我打开手机收款码:「很简单,先把我之前给你的东西折现给我。」

江辰犹豫了,他爱钱如命,犹豫半晌后。

「我给你之后你真的会和我复合吗?」

我不耐烦地收起手机就要回宿舍,江辰一咬牙,拉着我的手臂。

「好,我答应。」

沐宝集团的乘龙快婿和这区区几万块钱比起来,江辰自然知道应该选择什么。

收款到账的声音响起。

江辰这几年抠抠搜搜省下来的家底估计都没了。

我一巴掌甩过去。

「江辰,你回宿舍照照自己这副恶心的样子,以后要是敢出现在我面前,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江辰恼怒,拦着我不让走:「你什么意思?」

我一个过肩摔,江辰痛苦地蜷缩在地上。

围观的同学们拍手叫好:「好!」

江辰知道自己被我摆了一道,凶狠地瞪着我。

我握紧拳头:「我跆拳道黑带,你想试试?」

他狼狈逃窜跑了。

刚才的事情被人录下视频发到了网上,江辰的行为引起了众怒。

学校因为他的私生活不检点,给予记大过的处分。

王柔也因为这件事被骂上了热搜。

17.

我没想到她会和江辰联手颠倒黑白。

恩将仇报。

王柔在记者面前胡说八道。

「我举报,沐宝集团董事长明面上是在资助贫困学生,实际上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私欲,他经常对我动手动脚,我不同意反抗,这才遭到了他的报复。」

声明一发出,网上的评论两极分化。

沐宝集团的股票持续下跌。

办公室里播放着王柔哭诉着说我爸潜规则她的片段。

我眼底一片冰冷。

我爸脸色凝重。

我安慰他:「别担心,王柔那边我有办法解决。」

我爸抿了口茶:「我哪是担心这些,我怕你妈知道了再气坏了身子,到时候心疼的还是我。」

我抿嘴笑着戳穿他。

「你那分明是怕跪搓衣板。」

我爸轻咳一声:「小辞还在这里呢,给你爸留点面子。」

祁辞和我十指相扣,眼里只有彼此。

我让沐宝集团公关部发出声明,这一切都是诽谤,会追究相关人士的法律责任,包括网上恶意的评论,会收集证据,维权到底。

网暴害人不浅,键盘不应该成为任何人的保护伞。

另一边。

江辰把手机扔到王柔面前,害怕地来回踱步。

「事情现在闹这么大你准备怎么收场?」

王柔脸上不见丝毫的慌乱。

「你放心,我已经找好了水军,到时候他们会在网上带节奏。」

「况且这种事只要我一口咬定,顾沐肯定拿不出证据来只能求我,那时候条件还不是随我们提。」

江辰原本害怕的心因为王柔的话安定下来。

他没忘记这两天受到的耻辱。

「到时候我就威胁她和我在一起,我就是沐宝集团的女婿了。」

18.

翌日,事情继续发酵。

我打电话把江辰约出来。

他跷着二郎腿嘚瑟地看向我:「顾沐,如果你愿意给我认错的话,说不定我会愿意帮你劝劝王柔。」

我从包里拿出一份律师函。

「关于你和王柔诽谤我爸,我们已经掌握了证据,由于你们造成公司股份暴跌而产生的损失,我们会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江辰放下二郎腿,一把抓起桌上的文件大声喊着。

「顾沐,你真是一点也不顾及我们之间的情分,你够狠!!」

我端起桌上的咖啡泼在他脸上:「别恶心我,你也配说『情分』两个字?!」

我拎着包离开,转身去了二楼包厢。

我今天的目的可不是来送律师函。

几分钟后,服务员过去询问结账。

她故意没站稳倒在江辰身上,趁机将一枚监听器放在他衣服纽扣上。

同色系,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服务员上楼告诉我 OK 了。

我拿出两千块钱感谢她。

我料得没错,江辰慌了,迫不及待地回去质问王柔。

「顾沐已经起诉我们了,还说手里掌握了证据,王柔你想死别拉着我一起!」

「江辰,你特么能不能冷静一点,只要我一口咬死那老头对我动手动脚,加上我请的水军,到时候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们。」

我听着两人狗咬狗的样子,把录音保存好。

由公关部发出去。

我联系了她的水军,得到他们的聊天记录,一起发到网上。

【顾董真是资助了一个白眼狼,竟然恩将仇报。】

【是啊,连这种脏水都敢泼,这女人太恶毒了。】

【这种学生也配留在京大?赶紧开除吧!】

学校那边遭受到不小的压力,鉴于江辰和王柔的所作所为,学校给予开除处分。

我报警了,把所有的证据提交上去。

警察依法逮捕两人时只找到了江辰,没有王柔的身影。

她跑了。

19.

学校里,我准备去上课。

身后突然出现一把刀抵在我腰上,是许久没见的王柔。

「顾沐,你想不到会落在我手里吧。」

她身上的衣服还是运动会穿的那件,已经有味道了,头发乱糟糟的,狼狈至极。

「王柔,你这是在寻死!」

王柔将刀往我身上戳了下:「我名声没了,现在所有人都在骂我,以后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了,既然我都一无所有了,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她从身后钳制住我,用刀在我脸上划了一下。

「要是你这张脸毁容了,不知道祁总还会不会要你这么一个丑八怪。」

我感受到脸颊一阵热流淌下。

我和王柔的动静吸引了周围同学的注意,一个女生拿出手机联系导员和校领导。

我寻找机会逃脱。

「王柔,虽然你家庭情况不好,可我爸给你在沐宝集团安排了一份工作,你以后完全有能力可以照顾弟弟妹妹。」

「你闭嘴,你爸给我安排的那也叫工作?一个破小职员,连个领导都不是!

「凭什么你生来就是沐宝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各种奢饰品都可以买,而我却只能接受你家的资助,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我讥讽她:「人心不足蛇吞象。」

导员赶来见到这一幕吓得不轻。

「王柔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我们一起商量解决,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

王柔激动的拿刀威胁:「都给我让开,不然我杀了顾沐!」

导员做手势示意她别激动,有什么事慢慢说。

王柔控诉着导员的不公平。

「凭什么学校的荣誉都给了顾沐!」

导员解释:「那都是顾沐自己凭本事拿下来的奖项,市里的比赛你觉得我有能力决定?王柔你把刀放下,我们去办公室慢慢说。」

王柔拒绝,她用刀对准导员。

我抓住机会握着她的手腕往后一折,刀子应声落地。

不知道谁报了警,警察来得很及时。

20.

我看着王柔被警察带走时眼神里的不甘和仇恨,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

我被送到校医务处清理伤口。

导员担心我受到惊吓一直在旁边安慰我。

「我没事,您别担心。」

我感觉眼前一道人影闪过,祁辞出现在我面前,担忧地上下检查我有没有受伤。

我指着脸,开玩笑地说。

「毁容了,你还要我吗?」

祁辞直接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幸亏导员刚刚就出去了,不然我真的会丢死人的。

我捂着嘴,控诉他:「祁辞!」

他检查我的伤口,心疼地开口:「疼吗?」

我摇摇头:「就一点小伤口,不要紧。」

开庭那天,我坐在旁听席上,王柔行凶那天有很多人看见了,她很快被定罪。

因涉嫌故意伤人罪、诽谤罪,王柔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她骂骂咧咧的,逮谁骂谁。

丝毫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嚷嚷着要找我报仇。

她年迈的父母哭着求我放过她:「叔叔阿姨,王柔是罪有应得,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后果。」

他们本来指望王柔毕业后可以帮衬着家里。

结果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我离开时,两位老人哭得伤心。

王柔成为今天这副样子他们也有责任,没有教导好自己的儿女。

江辰涉嫌诽谤罪判处一年,并罚款五十万。

他的家庭本来就不富裕,这五十万根本拿不出来,只能变卖房产,让家人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21.

毕业后,我将我爸给我的公司经营得井井有条。

京城商圈多了一位小顾总,行事作风和她父亲很像,雷厉风行。

五年后。

我爸将沐宝集团全权交付给我,他带着我妈去环游世界。

我看着手中的请柬,今晚又有应酬。

我穿了一身黑色长裙,搭配简约的耳饰,端庄大气。

车子停在七星级酒店门口,门童立刻过来给我开门。

「小心头顶,您慢点。」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抬头,是江辰!

他沧桑的样子没有了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朝气。

他认出了我,慌乱地离开,背影有几分逃窜。

我走进大厅熟练地应酬,刚准备喝酒被祁辞拦下:「老婆,备孕期间,不能喝酒。」

他给我端了一杯果汁。

周围响起打趣的声音。

「祁总和祁太太真是恩爱,羡慕死我们了。」

我莞尔一笑,前几年听到这话我还会忍不住脸红,如今也可以熟练应对。

「陈太太说笑了,要说羡慕也应该是我羡慕你,京城谁不知道陈总将您宠成了一位公主。」

寒暄几句,我打了个哈欠,祁辞带我离开。

最近这几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犯困。

我归结于春困秋乏。

站在酒店门口,不远处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你怎么蠢成这样,连停车都不会吗?」

「对不起,我会赔偿的。」

「你知不知道那辆车值多少钱,就你这样的,工作十年都未必赔得起!」

江辰被领导训斥得不敢抬头。

领导看见我,低头哈腰地走来:「抱歉祁太太,新来的员工给您停车时不小心刮蹭了,他会全额赔偿的。」

我拧眉:「不用了。」

一点小划痕,我不想再和江辰有过多的来往。

我上车时,隐约听到江辰被开除了。

祁辞握着我的手,我撒娇地开口:「困了,赶紧回去。」

祁辞像是想到了什么:「老婆,明天我们去趟医院吧。」

「好。」

祁辞想到的,我也能猜到。

第二天去医院做检查,等待结果时,祁辞紧张得手心冒汗。

「你个贱人,竟敢背着我勾引我老公,看我今天不撕烂你的脸!」

我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一个女人被一巴掌打在地上。

是王柔。

她给人当小三,被正室抓了个正着。

「再让我看见你和我老公在一起,我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

王柔全程没有反抗。

等人走后,她自己站起来,去洗手间整理衣服。

22.

检查结果出来了。

看到检查报告上「怀孕」两个字,祁辞高兴得跟个孩子一样。

抱着我原地转圈。

(全文完)备案号:YX11m3nj2yx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