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缺糖了,有没有甜甜的小故事?

分手五年后。

被我嫌弃太穷的初恋,变成了霸总回来了。

看到我四岁的孩子。

他脸色骤变,咬牙切齿。

「真丑,一看就是你亲生的。」

我突然想笑。

「没办法,他亲爹太丑。」

他看到从我别墅里走出来的五十岁肥头大耳的男人。

脸色更难看了。

「曲晓悠,你真行。为了住进这全市最豪华的别墅区,你都不介意嫁给一头猪。」

后来,得知真相的他,跪在了榴莲壳上。

「悠悠,我最丑,我才是那只猪。就让我见见孩子吧。」

01

上午,我打开别墅的大门。

就看到一个拉着行李箱的笔挺男人在门口经过。

我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分手五年的初恋封珉。

想到当初分手太难看。

我立刻就要转身回屋。

他却眼尖看到我,叫住我后震惊地上前。

「你怎么住在这里!」

他的语气,分明是觉得我没资格住在这里。

我顿时冷笑:「怎么,不行吗?」

他刚要说什么,屋里传来了脚步声。

封珉看到屋里从二楼走下来的五十岁肥头大耳的男人。

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那是谁?你结婚了?」

我沉默,不想多说。

封珉脸色瞬间骤冷。

「曲晓悠,你真行。为了住进这全市最豪华的别墅区,你都不介意嫁给一头猪。」

他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向后排的别墅。

封珉似乎也住在这个别墅区。

「大小姐,小少爷弄坏的电脑已经修好,我先回公司了?要是有什么吩咐,随时让管家叫我。」

身后,公司技术部经理恭敬地开口。

我点点头,看着封珉离开的挺拔背影,微微攥着手。

五年不见,他变得……更毒舌了。

02

五年前。

我们原本马上就要见双方家长,谈婚论嫁了。

他突然问我可不可以先不结婚,才起步的公司在国外的项目出问题了,要去好几个月。

等这个项目做完,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

我没有问他昨天在公司门口扑进他怀里的女人是谁。

更没有问他明明是带那女的出国治病,为什么骗我。

我下意识地摸了下腹部。

想到昨天激动地去他公司想告诉他好消息时,看到的场景。

冷笑着点头同意。

「我正好也不想结婚了。你太穷了,再努力也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分手吧。」

我们就这样不欢而散。

五年来没有任何联系。

我以为在小区偶遇封珉一次,已经是天大的孽缘。

谁知第二天。

我牵着孩子刚出门。

身后跑步的封珉,就追了上来。

想到孩子,我难得有些慌乱,下意识把孩子往身后藏。

我的举动不知怎么突然激怒了他。

看到我四岁的孩子。

封珉脸色骤变,满脸黑沉。

「真丑,一看就是你亲生的。」

我手一僵,不知为何想笑。

「没办法,他亲爹太丑了。」

他似乎突然想到昨天我别墅里的经理。

脸色更黑了,十分不待见地瞥了一眼孩子:「他几岁了?」

「四岁。」

以前总觉得特别冷沉淡漠,自制力惊人的封珉。

再次唰的变了脸色:「刚分手,你就嫁给别人了?!」

我特别淡定。

「谁让他钱多,说只要我同意,马上就能结婚,不用我等。」

封珉目光一冷。

「为了钱,嫁个都能当你爹的你都不介意?」

「这不是正好吗,早点熬死他,就能继承他的遗产了。」

封珉似乎再次被我的发言震撼到了。

张了张嘴,半会儿才留下一句。

「曲晓悠,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现实?你可真能装!」

03

孩子抬头疑惑地看着我。

「妈咪,那个叔叔刚才好像生气的仙仙。」

仙仙是我儿子养的宠物河豚。

我差点笑了。

五年过去,封珉表情管理意外变差了很多。

「圆圆乖,那是个怪叔叔,以后看到别理他。」

圆圆特别乖巧地点点头。

「他说圆圆丑,圆圆才不理他。圆圆明明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我哂笑,这记仇的天性,和某个人还真像。

后面半个月。

我时常都会遇到封珉。

他跑步时迎面而来,我听到他让电话里的秘书买个游艇,想出海钓鱼。

他开着上千万的跑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

他碰到我回别墅,伸出手露出手腕上五百万的劳某士。

问我:「这么晚才下班?」

我反问:「你有意见?」

封珉有些生气。

「你当初说过,结婚后绝对不上班,只当贵妇享福。他不是全球十强的曲环霸业的经理,年薪几千万吗?为什么还让你上班赚钱?」

我一时间差点没反应过来,封珉说的『他』是谁。

「是我当初太天真。伸手要钱的时候才知道,女人还是要自己能赚钱。」

见我一脸无奈。

封珉不知为何,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你后悔吗?我现在比他有钱多了。要是嫁给我,绝不会让你为了钱这么累。」

「后悔呀。可事已至此,你钱再多,也不会是我的了。」

他差点脱口而出什么,最后却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走了。

04

也不知是不是这次对话让封珉得到了他想要的满意答案。

明明我照例送孩子去幼儿园,照常上下班。

一次都没有再偶遇他。

一个月就这样悄然过去。

这天我妈让我陪我国外回来不久的舅舅去参加一个慈善晚宴。

我挽着我舅出现的时候。

封珉看到我挽着我舅的手,直接把高脚杯捏断了。

我也看到他身边俏丽甜美的白裙女人。

白裙女人看到我的时候,竟戒备地看了我一眼,忙搂住封珉的手,怕我抢走似的。

我冷笑,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浪费时间。

我去洗手间的路上,突然被人拖进走廊旁边的化妆间。

反手压在墙上。

我差点就要一记断子绝孙腿下去。

就听到耳边传来咬牙切齿的磁性低沉嗓音。

「曲晓悠,你怎么这么出息?嫁头猪就算了,老腊肉的小三也愿意当!你就这么缺钱?!」

也不知是封珉靠太近还是我太敏感。

他温热的气息洒在我的耳边,我竟然感觉身体一酥,双腿微软。

我记得封珉以前最喜欢在完事后,从后面搂着我往我耳边说悄悄话。

我脑袋一片空白。

只记得下意识回答:「是啊,钱才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永远不会背叛我。」

他不知为什么,特别生气。

空气凝滞了很久,才冷冷地开口。

「曲晓悠,你真能装,相恋四年,我竟然从来不知道你的真面目。」

我想到宴会上看到的那个陪他来的女人。

也想对他说一句:封珉,相恋四年,我都不知道你原来还有个感情这么好的青梅竹马女朋友。

封珉这一次真的彻底消失了。

我也没时间想太多,我负责的新项目下来了。

我一直在忙着做策划,连孩子都没太多时间陪。

让我很烦的是,最近总有神经病加我好友。

叮!

我特别有钱:「寂寞吗?空虚吗?想和高富帅来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吗?」

看到这油腻的昵称和留言,我反手就是一个举报。

05

叮!

一个小时都没过去。

又一则申请好友的消息进来。

有钱没处花:「想要每日在一千平大的海景别墅房醒来吗?想要每日吃上价值一百万的 X 户牛排吗?」

我怒了,谁稀罕一千平这么点大的海景别墅!

我直接拒绝,并回答道:「不想,我家海景庄园就一万平!」

这一次,久久再没有动静。

我松了口气。

继续赶我的策划,这个项目,是要和这几年强势闯进全球五十强的封业环球合作的项目。

到时候我需要亲自去和对方老总谈。

叮!

下午,一听这提示音。

我浑身都差点炸毛。

有钱没处花:「刚买了一座两万平的海景庄园。加个好友,我们可以慢慢聊?」

谁要跟你个油腻男慢慢聊!

「滚你丫的蛋!老娘不稀罕。」

我直接又是一个举报。

消停了没两天。

叮!

加好友提示又又又来了!

我对钱没有概念:「刚买一辆 2000 万的限量版跑车,不知带谁去兜风好。」

我彻底怒了。

手机啪啪啪就是一顿按。

「带上你的骨灰去!」

这一天天的,怎么老有人从精神病院跑出来。

06

为了不影响效率。

我在公司群发了个消息,让她们有急事直接 call 我。

就把聊天的提示音关了。

这下彻底清净了。

我熬了半个月,终于做好了策划和项目书。

被我无视的加好友提示,竟然高达上百条。

我算是知道了,我的微信一定是被谁泄露了!

身为公司的副总裁,不能随意换过一个号。

我只能默默忍下这气。

「妈咪,你好久没带圆圆去游乐场玩了。」

圆圆乖巧地抱住我的腿撒娇。

我平时太忙,其实经常会忽略陪孩子一起玩。

我摸了摸孩子那嘴巴鼻子和封珉一模一样的小脸。

封珉真是眼瞎。

这孩子除了眼睛像我,其它地方明明像极了他。

我带着孩子来到小区的游乐场。

不少贵妇们和保姆,也带着孩子在这里玩。

看到我,十分热情。

「曲小姐,许久不见,更漂亮了啊。」

我正要谦虚两句。

有个贵妇看了眼我身后,突然暧昧地对我道:「曲小姐,你之前可真爱开玩笑,说什么圆圆他爸死的早。原来是长得太帅,藏起来了啊。」

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转头。

看到玻璃门外目光幽深地盯着我的封珉,却狠狠松了口气。

幸好他在门外,什么都听不见。

见他想进来,我连忙起身走出去。

07

封珉明显是来找我的。

可我站在他面前,他却一句话不说,只是黑着脸盯着我。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为什么天天熬夜这么晚?」

我很诧异。

封珉怎么知道我熬夜?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的态度让他恼怒。

「就不能好好说话?我找你有事。我的公司才移回国内,需要一个很能干的特助。当初在学校,你霸占了金融系四年的第一名。足以证明你的能力,我想高薪聘请你当我的特助。」

说起大学。

我是金融第一,封珉就是计算机系天才。

大学就和同学设计出不少小游戏,卖了几千万。

还没毕业,悠珉公司就接到过亿的单子。

他还是公认的校草,学校不知多少女的疯狂喜欢他。

得知我是她女朋友时,她们嫉妒的目光,每日都能把我射穿成筛子。

可这些年,封珉似乎把由我和他名字命名的公司名字都换了。

我再也没听到悠珉公司的消息。

想到这,我心里莫名有点闷得难受。

「抱歉,我不想跳槽。」

开什么玩笑,自己公司不要,跑去给他当特助。

「年薪随你开!」

封珉十分霸气侧漏地甩给我五个字。

我直接狮子大开口。

「一个亿。」

08

谁想封珉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明天来上班。」

他生怕我后悔似的,大步一抬就走了。

我连忙要追上去解释。

「妈咪。要回家了吗?」

圆圆的声音,让我耽搁了。

晚上。

我特别后悔一时嘴贱。

现在看着四年前被我拉黑的头像。

犹豫着要不要加回来。

眼看时间都快半夜两点了。

后天就要去封业环球集团第一次报告,今晚就得先把所有材料再过一遍。

一狠心,将封珉加回来后,就立刻发了一句话。

「特助我当不了,你找其它人吧。」

我正要再次拉黑。

却看到消息面前无比刺眼的红色感叹号。

和还不是对方好友的提示。

我的心突然揪痛了一下。

原来,封珉早把我拉黑了。

我却暗自在那里纠结了一晚上。

太可笑了。

去报告这天,我差点睡过头。

忙让助理带着所有资料匆匆赶到。

封业环球在游戏、软件、3D 技术和通讯上都一骑绝尘,四年来强势崛起。

这次合作也是我的公司进军 6G 最关键的一步,必须要成功。

我自信地站在台上。

却在看到被簇拥而来的封业总裁时,惊得眼珠子都瞪大了。

封珉穿着一身纯手工西装,身材挺拔修长,轮廓分明,五官俊美。

他身上的气场很强大。

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封珉。

我更想不到,封珉只用了五年时间,就有这般可怕的成就!

09

我脑袋一片空白。

可当看到他身后亦步亦趋的白裙秘书兼青梅竹马时。

我全身的血液都凉了下来。

整个报告会上,我讲得毫无错处。

即使在会上,封珉那双深眸全程盯在我身上,我也游刃有余。

开完会,封珉什么都没有说就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留下双方公司的人面面相觑。

场面一度很尴尬。

我心里冷嘲一声,以封珉对我的厌恶。

这个合作,恐怕是要泡汤了。

我收拾好东西,就要带着公司的人回去。

突然被封珉的青梅竹马秘书,咬着唇拦住了。

肖楚楚眼里带着不甘和嫉愤开口。

「曲小姐,珉哥哥让你去他办公室谈合作的事。」

珉哥哥?

真是亲密的很。

待我就要进去,肖楚楚低声在我身边说了一句。

「曲小姐,你要记得,当初是你抛弃了珉哥哥。」

我心中冷笑一声。

连一个眼神都没多给她,就走了进去。

封珉坐在总裁椅上,戴着无框眼镜,视若无人地看着手里的资料。

即使分手这么久,我还是不得不承认。

他戴着眼镜,认真工作的模样,特别性感。

以前,他每次笔直坐在桌前敲代码时,我都容易看痴迷。

10

我就这样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

有种时光和以前重合在一起的错觉。

「珉哥哥,曲小姐,喝杯咖啡解解乏吧。」

身后传来肖楚楚温柔小意的声音。

将我的回忆猛地击成了碎片。

我上前坐在封珉的面前。

扫了一眼站在封珉身边的肖楚楚。

封珉似乎察觉到什么。

摆摆手:「出去吧。」

「珉哥哥,我是秘书,应该留下来记录。」

肖楚楚公事公办地开口。

我差点就要讽笑出声。

这哪是秘书,这是总裁夫人吧。

没等我说什么。

封珉皱眉,语气冷了冷。

「我说过,在公司,要叫总裁。出去吧,没什么要记的。」

肖楚楚脸色一白,委屈又不甘地看了我一眼,不情愿地出去了。

我开门见山。

「封总,这次的合作……」

「昨天为何没来?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了你一天?」

封珉突然打断我的话。

我想到前天那条发不出去的消息。

「我给你发了信息说不能胜任,但你已经拉黑我了。」

「怎么可能……」

他拿起来就要给我看,可不知在手机上看到什么,又突然放下。

我余光看到了屏幕上,是一男一女拥抱的照片。

虽然没看清,可用脚趾头想,那女的会是谁。

我感觉很讽刺,我当初磨了他好几个月,他才用我的照片当屏保。

分手后,估计封珉还高兴终于能换掉了。

「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

他的声音把我拉回神。

「删了。而且谁知道你换手机没。」

封珉抿着唇,深眸凉凉地看着我。

他生气时,经常会这样不说话。

这个时候我不能提合作的事,怕他直接拒绝,没有一点回旋余地。

我正想找借口先离开。

他却意外地说道:「策划不错,我会安排人交接跟进。」

还在我离开时,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看不出来,你这么有本事,都是你老公公司的副总了!难怪看不上一亿的年薪。」

11

我用了毕生的力气,才忍住没有朝他俊脸上来两巴掌。

封珉在国外,尽学会怎么当阴阳人了吧。

想着这次合作顺利完成,能有高达十几个亿的利润。

心情总算好了些。

可没过几日。

叮。

熟悉的加好友的魔性声音又来了。

封珉:「我是封珉,那个号为什么拉黑我?」

我愣了一下。

松了口气,幸好不是之前那些神经病的加好友垃圾信息。

犹豫了一分钟。

还是通过他的好友申请。

毕竟都合作了。

我以为,他至少会发点什么。

结果三天过去,除了加好友时的那一条,什么都没有。

我忍不住自嘲,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

日子再次恢复平静。

我也在调整,不再受封珉的一点影响。

可这天半夜。

我万万没想到会接到一条让我去警局保释封珉的电话。

上面显示手机号,我只看一眼,就认出是封珉以前一直在用的。

12

来到警局后。

我才知道,封珉竟然在高端会所把我公司技术部的经理狠揍了一顿。

本来就肥头大耳的经理,看着更像猪头了。

封珉看到我来,就指着经理对我一阵骂。

「曲晓悠,你看人的眼光是狗吃了吗?就这么个垃圾玩意儿,你还不离婚?!留着过清明吗?」

「你知不知道他小三小四包养几个了?你知不知道他背后怎么说你的,说你是黄脸婆、说你早就对你腻味得不行,看一眼就想吐,说恨不得你赶紧死了干净!」

我挑挑眉,还没说什么。

经理唔唔唔地凑近青紫肿胀的脸,忙语句含糊的辩解。

「少、少姐。侬可从没、没有说火杂话,他晕枉我!」

经理的话翻译过来就是:小姐,我可从来没说过这话,他冤枉我!

「你还敢狡辩?!」

封珉撸起袖子还要揍他。

被我赶紧拦住。

封珉对我生气命令:「离婚,你立刻和他离婚!」

「怂马离魂?」

口齿不清的经理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清状况。

我让他别说话。

有些哭笑不得地对封珉摇头。

「我没法和他离婚。」

封珉见此,就像瞬间被触怒的困兽。

他死死盯着我质问。

「为什么?!」

「啊!老公!哪个天杀的把你打得这么狠啊!」

我都没来得及回答,一道凄厉的声音从门口进来。

一个和经理体重有得一拼的四十来岁胖女人,冲向了那经理。

封珉看到这一幕。

不敢置信地指着那经理:「你还敢犯重婚罪?」

我瞬间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们。

那个胖女人指着封珉就口水四溅的带着口音骂道:「侬乱说什么啊。谁重婚罪啦,小心我告你毁谤啊!」

经理也特别迷茫地问道:「大小姐,他在说怂马啊。封总他系不系误会了什么?」

「大小姐?」

封珉终于听懂经理说什么了。

他幽深的眸子倏地射向我:

「曲晓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13

眼看瞒不住了。

我转移话题,说先把他保释出来再解释。

回到别墅门口。

封珉拉住我。

固执地要我解释。

我无可奈何。

只能叹口气说道:「对不起,之前骗了你。那不是圆圆他爸。我也没结婚。」

封珉似乎被我的话惊到了。

他也不知想到什么。

脸色猛地大变,痛心疾首地看着我。

「曲晓悠,你到底怎么了?!你都自甘堕落成什么样了,当小三给别人生私生子?!孩子是不是之前宴会上的那个老头的?!」

刚才还有些怕封珉会猜到什么的我。

如今自嘲的笑了笑。

在封珉心里,我就这么不堪吗?

可我还是想保留最后一丝体面。

我眼神冷冽地看着他摇头:「不是,圆圆他爸在我怀孕时意外死了,没来得及结婚。」

在我心里,封珉为了肖楚楚抛下我和圆圆去国外的那一刻,他就死了。

我之前也不知多可笑。

竟然会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封珉听到我的话后,久久沉默了。

他张了下嘴,想说什么,可最终只是开口让我先回去休息。

14

我很庆幸后面工作比较忙。

没有时间让我想太多。

封珉也没有再打扰我。

不,他只是没有再亲自来见我。

却偶尔会给我发个消息。

「今天下午应该有雨,不要忘记在车里多放把伞。」

「最近换季,早晚温差大,多带件衣服。」

「听说你大学时最喜欢吃的那个火锅店,在你公司附近开了分店。地址是这个。」

「怎么老是熬这么晚?快去睡了。你以前不是最怕皮肤不好吗?」

看到这些消息,我就回想起大学的时候。

封珉每次再忙,都会把我当小孩一样叮嘱。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做这些。

更不会再自作多情。

我打算下一次去封珉公司时,和他说清楚。

可还没冷静两天。

我就发现自己是多不称职的母亲。

这两天,孩子一直欲言又止,明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直到这日我去接孩子。

幼儿园门口。

我看到封珉竟然蹲在圆圆面前说什么。

这一刻,我脸色煞白,心都差点要跳出胸膛。

封珉他这段时间的异常,是因为发现了孩子的真相?

他那样做的目的,是补偿我,想要抢孩子吗?

「圆圆!」

我失礼地焦急大喊,连忙冲上去。

封珉看到我后,眼神骤缩。

他还心虚地快速冲圆圆说了句什么,就立刻离开了。

我顾不上其它,连忙上前抓住圆圆的肩膀。

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

冷静问孩子:「圆圆,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刚才跟你说了什么吗?」

圆圆一直很懂事。

看我脸色不对,反而关心我。

「妈咪你是不是生病了?脸太白了。」

我忙摇头,再次问他封珉为什么找他。

圆圆有些苦恼,纠结着小眉毛。

抿唇沉默,小眼神乱瞥两下。

我的心咯噔一下。

圆圆不想说谎的时候,就会和封珉一样做这样的小动作。

我深吸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

我打算亲自去问封珉。

16

我来到封珉别墅门口时,才第一次知道。

他的别墅,就在我别墅后面一栋。

而且我的房间窗户,正对着他的别墅。

难怪他会知道我熬夜的事。

敲开他的门后,我已经酝酿好要说什么了。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我刻意忽略却本就应该住在别墅的女人肖楚楚。

我不理解的是,她在家里竟然穿着一身十分华贵的晚礼服,装扮也十分精致。

肖楚楚微微蹙眉,面带不悦地看着我。

「曲小姐,你是怎么进这小区来的?又怎么会知道珉哥哥的住处?」

听她的语气,似乎根本不知道我就住在这里,而且就在面前那栋别墅。

我勾唇冷笑一声:「封珉没告诉你吗?」

我成功看到肖楚楚的脸色变得特别难看。

下一刻,我的脸色比她更难看。

我看到里面,从二楼墙梯的下来的光着上半身的封珉。

他正擦着滴水的头发,六块腹肌下,只围了一条浴巾。

「楚楚,谁找我?」

他边说边看向门口,在看到我的那刻,惊得差点一脚踩空。

封珉一副办完事后洗完澡的状态。

我除了心里有点痛外。

竟然还能镇定自若地走进去坐下来喝茶。

封珉将自己收拾得帅气稳重后,才姗姗来迟。

他下来后,第一句话就是,「悠悠,你特地来找我?」

我点点头,刚要说什么。

肖楚楚就催促道:「珉哥哥,宴会快要来不及了。」

封珉看了一眼时间,有些为难。

「今天是临海市首富的七十大寿。」

我知道,我爸之前也叫我参加,我一直不喜欢应付这样的宴会。

「好,等你回来再谈。」

17

回到家后。

我以为我表现的很自然。

给圆圆讲睡前故事的时候。

他却突然说道:「妈咪,你已经走神了五次了!我都数着。」

我难掩自责。

着急想对孩子解释什么。

圆圆却特别贴心地开口了。

「妈咪,你不是想知道那个怪叔叔跟圆圆说了什么吗?圆圆告诉你,但你不要难过好不好?」

孩子以为我会难过,之前才不想说?

难不成封珉真的是想和我抢圆圆,圆圆也认他?

我心里正紧张的不行。

就听圆圆软糯的声音响起。

「那个怪叔叔问圆圆,想不想要他那么帅的后爸。还说、说妈咪一个人照顾圆圆辛苦。」

他的话,让我差点石化在原地。

后爸?!

封珉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我正气得咬牙切齿。

孩子就扑上来,闷闷地问道:「妈咪,照顾圆圆是不是很累啊。」

我的心顿时软成了一摊水。

「怎么会。能拥有圆圆,妈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你是我的小天使。」

当初虽然和封珉分手,可我从来没想过要打掉孩子。

因为我喜欢孩子。

等圆圆睡着。

我坐在封珉的别墅门前的藤蔓椅子上守着。

我今日必须好好揍封珉一顿。

眼看都快一点了。

封珉的豪车终于停在了门口。

「珉哥哥,你等等楚楚。」

我看到醉醺醺封珉下了车,肖楚楚立刻追上来扶。

谁知,肖楚楚被猛地推开。

「别碰我。除了悠悠,谁都不能碰我。」

我听着封珉有些大舌头的话,心里更难受了。

封珉你骗人,当初在公司门口。

你明明任由肖楚楚抱着你。

18

我从阴影里走出来的那刻。

肖楚楚差点被吓得尖叫。

等看清我是谁后。

她出离愤怒了。

「曲晓悠,你怎么还在这里?这么晚了,保安竟然没赶你出去,他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原本有些呆滞的封珉,突然抬头。

眯着狭长的眼细细打量我。

而后猛地睁开,一把扑向了我。

将我抱了个满怀。

身上淡淡的冷冽香味混杂着酒气。

我下意识皱眉。

他却已经把头枕在我的肩上,低低控诉:「悠悠、你好狠心。」

肖楚楚上前要拉开封珉。

还对他特别强调,「珉哥哥,你忘记曲晓悠以前是怎么对你的了?她根本不喜欢你,就想要你的钱!」

封珉似乎被这句话说动了。

他放开我,不顾有点摇晃的身体,想要对焦我的脸。

似乎确定我是曲晓悠后。

他突然去抓我的手,就把我往别墅里拉。

要关门的时候,看到肖楚楚跟进来,将她直接推出门。

「你进来干嘛?都说了,悠悠不爱我和别的女生走太近。要是悠悠误会了怎么办!楚楚你快回去了。」

他毫不犹豫地关上门。

特别开心地拉着我逛起了别墅。

「我有钱了,悠悠,你看,这是我买的别墅,五千万一套。这个是唐彩瓷,这是宋瓷、镂金琉璃盏。还有上面有宝贝,我把你当初念叨想找到的紫鸢花玉簪在国外给你拍下来了。」

我任由封珉踉跄着把我拉上了楼。

让我坐在他床上。

他蹲在我面前献宝似的将一个盒子递给我。

「悠悠,你快看看,喜欢吗?」

我怔怔地看着封珉,心里莫名触动。

紫鸢花玉簪,只要几百万。

可我感动的是,我当初不过随口说了一句,封珉竟然记到了现在。

他以前就是这样的,只要我说过的话,他都记得。

我摸了摸封珉的脸。

五年过去,岁月让他成熟了不少。

可某些时候,还是和愣头青一样天真。

我是想要接过紫鸢花玉簪的。

但我必须清楚封珉已经不属于我。

我静静地问他:「喜不喜欢,还有意义吗?」

房间的气氛僵持了。

封珉微微低着头垂着眼,我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19

我感觉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一时心软。

但我清楚背叛这种事,有一次,就会有无数次。

我起身就要离开。

他也倏地起来,巨大的压迫感笼罩着我。

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他一个没站稳,就把我扑倒在床上。

他压着我,不让我动弹。

迷糊中有些委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和我分手。我只是想推迟几个月的婚礼而已。真的就等不了吗?」

「的确等不了。」因为再推迟,肚子就大了。

封珉这次沉默了很久。

才不情不愿的继续。

「你嫌我穷,我现在身价千亿了。你为什么连加我好友都不肯,这么多号,你都拒绝!你还让我带自己的骨灰去兜风。你怎么能这么咒我。」

等一下!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

我熟练地从他口袋里掏出手机。

按亮后,看到屏保时,我诧异地看了一眼封珉。

那是夕阳下,我坐在海边看广阔无垠的大海的照片。

我不记得自己拍过这张。

我猜,是封珉偷偷拍的。

说不触动是假的。

我根本没想到,不喜欢人物当手机背景图的他,会用我的照片当屏保。

我想到什么,试着解锁他的手机密码。

他以前一直用的是我的生日。

解开了!

这么多年,手机都换过了,他的号码和密码,却一直没变。

我终于看清了他的手机背景。

是站在两排红色枫树间拥抱的男女。

男的是封珉,女的是我。

我记起来了。

那是大三暑假,我们去旅游,一个拿着相机的游客拍的。

他说我和封珉拥抱的那个画面,透着满满的幸福感,他没有忍住就拍了。

封珉和他留了微信,让他到时候把照片给他一份。

我和封珉拍了很多照片,早就忘记了这一张。

我没忍住,翻看他的照片。

里面全是各种偷拍我的照片,竟然还有我抱着圆圆的。

我破防了。

我突然搂住了封珉的脖子,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我想不通,封珉心里明明有我,为什么还要和肖楚楚在一起?

我以前一直不敢问封珉和肖楚楚以前是什么关系。

生怕问出的结果,他和肖楚楚一直是情侣,我才是那个小三。

这会让我无法承受。

20

现在,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开口问封珉。

「你和肖楚楚,一直以来是什么关系?」

在如此安静的房间里。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紧张,心跳的尤其快。

我等啊等。

感觉一个世纪过去了。

我突然听到了耳边传来轻微的呼噜声。

我气得想把封珉从楼上扔下去。

最后,却还是认命地把他推到旁边。

起身帮他松开领带,脱掉外套和鞋子。

我还记得,以前他最不喜欢这种正装,说穿着会感觉被束缚了某处。

封珉在外面给人感觉是禁欲诱人的学神。

在我面前,时不时就一本正经的不要脸。

再次和封珉见面。

是三天后的进度发表会上。

项目进行的一直很顺利,封珉公司的人很配合。

我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封珉打了招呼。

他和之前一样,开会的时候,那双深邃迷人的双眼,一直定在我身上。

就连会上的其他人,也察觉了什么。

我只能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

要离开时,却再次被肖楚楚拦了下来。

她这次根本无法掩饰对我的敌意。

咬牙切齿地说道:

「珉哥哥让你去总裁办公室等他。」

我本来不想去的。

但想到有些话要和他说清楚,同意了。

坐电梯上去的时候。

在电梯里,肖楚楚突然对我开口。

「曲晓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厚脸皮,一直缠着珉哥哥?当初嫌弃他是孤儿院的孩子,没有钱没有背景抛弃他。」

「如今珉哥哥有钱了,就来纠缠他。我就没见过你这个不要脸的人。」

听到她这话,我莫名想笑。

「那是你见识太少了。」

我反讽回去,堵得她脸色铁青。

但我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我和封珉相恋了四年,他从未跟我说过他是孤儿。

我想起当初结婚前催着他见父母时,他脸上的表情总有些恹恹的。

那时候,我以为他其实没有那么想和我结婚。

封珉几乎不会和人提起他以前的事。

如今我才恍然大悟,我对封珉其实一无所知。

21

封珉的办公室里。

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在了。

肖楚楚再次被赶了出去。

我不是傻子,能看出他对肖楚楚的态度,根本不像男女朋友。

还是说五年不见,其实他变得更渣了?

对女朋友态度这么冷?

我刚坐下,想问他叫我来干嘛。

他就先开口了。

「前几天,你去我家里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想到,他要问的是这个。

想到圆圆那时说,封珉偷偷问他要不要后爸的话。

和那晚在他手机上看到的照片。

以及我那段日子跟神经病似的上百个加好友的骚扰信息

我竟然一时间有点噎住了。

总不能直接骂他没出息,只想着当别人后爸吧。

「以后别在圆圆面前乱说话。」

我封珉脸色明显一僵,还有一丝尴尬。

「你知道了?」

他下意识地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

才继续开口:「那你怎么看?」

我皱眉不解:「什么怎么看?」

封珉干咳一声,好像有些羞耻似的,问道:「就我当圆圆后爸啊。我发现自己其实挺喜欢孩子的。」

我没忍住挑挑眉。

「我记得某个人,第一眼看到圆圆,就说他丑来着。」

他立刻就回答,「我就喜欢丑孩子。」

我额头的青筋差点暴起。

他竟然真觉得圆圆丑?

我很干脆地拒绝:「不行,我还是要找个知根知底的。」

封珉难掩受伤地看向我:「我还不够知根知底?」

这话我立刻不同意了。

「你还有脸说这话?我问你,肖楚楚是你青梅竹马,你说过吗?连你是孤儿这种事,我都是刚刚才从肖楚楚口中知道的!我甚至不敢问,大学的时候,你和肖楚楚是不是男女朋友,我是不是被小三了!」

我质问完,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

看封珉诧异地看着我。

我更有种待不下去的感觉。

拿起文件就要离开。

刚要打开门,就被封珉用手按住了。

我没有转身。

他就将额头抵在我肩膀上。

低沉的好听嗓音有点沙哑:「对不起,我当初太年轻了。自尊心太强。不想看到别人因为我是孤儿,就用怜悯或其它一样的眼神看我。更不想你也用那种眼神看我。」

「可我保证,肖楚楚绝不是我女朋友,我从没有碰过她。我自始至终只喜欢过你。」

这话听着真的让人很动心。

我没忍住质问他。

「五年前,我们分手前一天,在你的公司门口,你抱着肖楚楚。你的别墅都让肖楚楚住了,你告诉我这叫没碰?」

「你都宁愿推迟婚礼、还骗我说公司出问题,也要偷偷带她出国治病了,你告诉我,她不是你女朋友?」

封珉浑身一僵。

随后长长叹了口气。

「原来你是因为在公司门口看到楚楚抱我,才和我分手的。可当时是她突然扑过来,我来不及避开。但我后面立刻把她推开了。」

「我知道楚楚的病不该瞒着你,但她是我无法推卸的责任。当初没告诉你,是因为我答应过她,没有经过她的同意,不能将她的病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对不起。」

「但是,悠悠,我没骗你,当初公司是出了很大的问题,我才不得不推迟婚礼的。亲自带楚楚去治病,只是顺便。楚楚也没住在我的别墅,当时她是来送我晚宴要的西装。」

「我只能对天发誓,我从未做过任何背叛你的事!悠悠,你难道对我,真的没有一点信任吗?」

他说的很真诚。

我却想到一件事,冷笑出声。

「慈善晚宴,你就任由肖楚楚挽着你。还有别墅那次,你明知肖楚楚在,洗完澡还故意只围个浴巾出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封珉听我问这事,竟然有些高兴。

「悠悠,我还以为你都不吃醋,原来你都记得。那次洗完澡,我其实是听到你的声音,才故意那样做的,可当你那时看向我时,我却还是紧张得差点踩空摔下去。」

我没什么出息,竟然选择相信他的话。

我离开前留下一句。

「你想当圆圆后爸,得看圆圆接不接受你。」

22

封珉第二天一早,就打扮得帅气逼人,跟只花孔雀似的。

说是要和我一起接圆圆去幼儿园。

途中还对圆圆讨好。

但圆圆记仇的性子和封珉一样,故意不理他。

把我送到公司地下室后。

封珉见我就要上去,突然说自己早上被圆圆无视很受伤,需要我亲亲。

我发现他得寸进尺的本事,不知道什么时候修炼得炉火纯青了。

直接抬起巴掌。

阴阳怪气地说道:「我的巴掌很想和你的脸亲亲呢。」

封珉闻言竟然眼睛一亮,抓起我的手,就往我掌心亲了一口。

怕我打,飞快地踩油门跑了。

我看着他跟身后有鬼追似的逃跑速度,没忍住轻笑了一声。

后来。

封珉风雨无阻地接送我和圆圆。

他的毅力有多好,我以前就知道。

圆圆再记仇,也被哄得直乐。

有几次封珉去出差,圆圆没看到他来,还会问我,怪叔叔怎么没有来,是不是生病了之类的。

我都怀疑这样下去,不出两个月,圆圆就要被攻陷了。

其实我不敢承认,我也有点想见封珉。

我都开始在想,该挑什么时机告诉圆圆,封珉其实是他亲生父亲了。

没过几日。

突然一个严肃的电话打在我手机上。

是封珉的公司的人打来的。

「曲副总,我们合作的项目,泄露了,有人提前用我们开发的技术注册了专利!还是封业对手公司的。现在,有人指控是你泄露了资料。麻烦你来一趟我们公司。」

我脸色一冷,立刻前往封业环球。

我以为会被所有人冷眼相待,甚至直接破口大骂。

意外的是,那些人都只是用怀疑的目光看我,并没说什么。

封珉在看到我的那一刻,只说了一句话。

「悠悠,我一定会证明你的清白。」

封珉说完,就转身在总监控前将键盘继续打得啪啪作响。

速度快到键盘上只剩下他修长手指的残影。

面前的电脑显示屏,一排排各种代码飞快的生成。

封珉公司的人,都一副无比崇拜的模样看着他。

让我恍惚想起了当初在学校时,封珉也是这样耀眼。

我从旁边的人口中得知。

封珉在找回被清空的监控,还有资料的去处。

过了好几个小时。

一排排代码消失,一个个文件夹和一些视频在空白的地方恢复。

他们都欢呼不已。

立刻点开视频来看。

大家都看到肖楚楚鬼鬼祟祟地在电脑上摆弄。

还将资料用境外邮箱发送给竞争对手公司。

更可怕的是,肖楚楚还和卖给他资料的人说,要让他指认是曲晓悠泄露给他的。

众人立刻回头,看向肖楚楚。

「你竟然贼喊捉贼!故意陷害曲副总!」

他们早就不爽肖楚楚一副老板娘的姿态,明明总裁每次都避嫌,她却硬贴上去,一副和总裁亲昵不已的姿态。

肖楚楚脸色唰的惨白如纸。

她突然转身就跑。

而且还是往楼顶跑。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肖楚楚不知什么脑子。

她竟然站在了天台上。

似乎打算用跳楼来威胁封珉。

这事立刻闹大了,消防来了不少,下面还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人。

让我头秃的是,公司好几个人偷偷录视频,甚至直播。

肖楚楚却不管不顾。

对封珉梨花带泪道:「珉哥哥,我不要你和曲晓悠求婚。你不答应我这个条件,我就不下来。你别想骗楚楚,楚楚看到你偷偷给曲晓悠定求婚戒指了!」

我意外地看向封珉。

都没管旁边的同事偷偷吐槽说:肖楚楚泄露公司机密,等待她的是牢狱之灾,她当自己是小说女主啊,还有心情演这些。

我忍住没笑。

因为封珉正严肃地皱眉劝肖楚楚。

「楚楚,有什么话下来说可以吗?那边太危险了。其他事我可以答应你,可唯独悠悠,她是我此生唯一的贪求!」

我的心,被突然触动了一下。

肖楚楚闻言,气得脸色涨红。

她如同看一个负心汉一样看着封珉。

无比委屈地落泪。

「楚楚不下来。珉哥哥,你答应过的。你会照顾楚楚一生。楚楚当初为了救你一命,被撞得肾衰竭,现在连肾都全都不是自己的了。你怎么能抛弃楚楚。珉哥哥,你对得起楚楚吗。」

我很惊讶。

肖楚楚和封珉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说这种话?

我看到封珉紧紧攥着拳。

他如同困兽一样,赤红着眼看向肖楚楚。

「你救了我一命,这是天大的恩情。你的病、甚至是你的命,都是我这辈子都不能推脱的责任」

「可悠悠她比我的命更重要你知道吗?!没有她的那五年,我就像行尸走肉那般活着。我在国外拼命赚钱,就是想回来让悠悠不能再因为我穷而拒绝我!若是以后再也不能和悠悠在一起,我宁愿把自己的命赔给你!」

我震惊地看向封珉。

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大庭广众下,说出这样的话。

肖楚楚脸色顿时有些扭曲。

她似乎无法接受这个打击,有些崩溃地摇头质问。

「为什么?为什么啊!明明我比她更早出现!我哪里比她差了,为什么我就不行呢。」

就在肖楚楚还在自顾自地悲春伤秋,控诉封珉时,突然被悄悄靠近她的消防拉了回来。

23

一场闹剧结束。

我的确被封珉天台上那番话感动了。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在封珉心里,比他的命重要。

我很介意的是,封珉打算不告肖楚楚泄露资料,侵害公司机密。

他只是对肖楚楚说道:「你损害了公司机密,让我们损失了十几亿!这些损失我会替你摆平。但是,肖楚楚,你陷害悠悠这一点,我绝对不会原谅。从今往后,我便不再欠你什么了,我也不希望再看到你。我认为我的命,一点不值十几亿。」

我很诧异。

封珉竟然打算就这样放过肖楚楚了。

我很想知道,肖楚楚对封珉是有怎样的救命之恩。

才会让他对肖楚楚这么宽宏大量。

然而,不管我怎么问,他都没有告诉我。

他说,既然答应了肖楚楚不能说,就不能再食言而肥。

我有些生气,甚至开始要和封珉闹冷战了。

这日,突然一个人来拜访封珉。

他说自己和封珉还有肖楚楚是同个孤儿院的。

他一来就告诉封珉。

「封珉,你这些年都被肖楚楚骗了!」

「小时候我们院长带我们去春游,路上发生车祸,她谎称自己救了你,其实将你从车前推开、救你了一命、让你免遭车祸的人当时就死了。」

「救你的人叫小花,我不知道你记不记得。」

我和封珉惊讶不已地看着来人。

不清楚他为什么会主动来说这件事。

对方似乎看出我们的疑惑。

想到什么,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憎恶。

他继续道:「肖楚楚不但没救你,还是害死小花的凶手,她嫉妒小花比她受欢迎,就在过马路时故意推她。小花当时在你身后,往前摔倒时下意识将你从车前撞开了,这都是我亲眼所见的!」

这个人似乎特别厌恶肖楚楚,说起她时,就带着恨意。

「院长妈妈当时没对你说真相,是怕你对小花的死有负担。因为当时若不是你挡在前面,小花兴许不会直接被撞死。」

「不过小花的死不是你的错。要不是看了直播,我真的没想到肖楚楚会这么不要脸,竟然偷偷对你说,她才是你的救命恩人。还一直把你骗得团团转。」

「你不信可以问园长妈妈还有其它小伙伴,虽然你当初还是头磕地上昏迷了,可不少人都知道小花才是救你的人。肖楚楚会被车撞坏肾,完全是她自己活该!」

听完真相的我,都难免有些唏嘘。

我终于知道肖楚楚为什么不让封珉说出是什么救命之恩了。

应该就是怕封珉知道车祸的真相。

我能理解封珉的想法,那么小就被肖楚楚用救命之恩裹胁。

我甚至能想到,封珉面对身体不好、可能随时会因为肾衰竭而死去的肖楚楚时,是多愧疚。

他一定觉得是他害肖楚楚从小就被病痛折磨。

所以才会带她治病,把她当成一生的责任。

我也能想象到肖楚楚是怎么利用自己的病,一次次戳封珉的伤疤,让他越发愧疚,不得安生。

第二天我和封珉就一起回他的家乡。

找到早已退休的院长妈妈,求证了那人的话。

从院长妈咪那,得到的真相,和那个人说的一样。

肖楚楚从小便心机太深,利用过许多人!

封珉回来后,脸色铁青地将肖楚楚告上了法庭。

让她赔偿泄露资料的损失,还要她赔偿这些年的各种吃穿用度治疗费用!

虽然资料泄密,但有证据的情况下,对手公司反而以偷窃罪赔偿给我们更多损失费。

加上我和封珉的公司可不是好惹的,很快就让他们面临破产。

24

误会解决完。

封珉就迫不及待地向我求婚了。

「悠悠,我会永远对你好的。我以前不知道你在乎的是什么,我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们在一起了不管发生什么,都一定会永远走下去。」

「直到五年前,你说分手那天,我终于明白天塌是什么感觉。我很受打击、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有没有真正认识过你。」

「我从国外一回来,就恨不得马上来见你,以为你结婚后,你不知道我有多嫉妒,甚至连理智都没了。」

「我不介意你有孩子,是我的错,我当初没有办法让你足够信任我。现在我知道了,以后我的事,无论你问什么,我都不会瞒着你。嫁给我好吗?」

封珉说得很真诚。

我差点就要答应他。

我忍住了。

因为圆圆什么都还不知道。

「对不起,目前我没有办法答应你。」

封珉十分受打击。

他接连半个月都没有再出现。

我心里有些自嘲,封珉明明任何事都很坚持,却在我的事上,能轻易说放弃。

于是,当爸妈再次让我去参加相当于相亲一样的宴会时,我答应了。

「悠悠,这次有很多英年才俊,你可别再挑挑拣拣了。」

我点头,转头就带着圆圆去了。

他们得知我的身份后,全都双眼放光地前来和我套近乎。

直到我将圆圆拉过来。

「忘记介绍了,这是我儿子圆圆,亲生的。」

一瞬间,我看到他们顿时变得无比尴尬,甚至有些无语的不悦表情。

我心里冷笑,正要转身带着圆圆离开。

突然,我感觉所有人突然看向我身后。

他们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什么似的,傻傻看着。

我疑惑地一转身。

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那打扮得比花孔雀还耀眼的封珉。

而是他身后由助理举过头顶的粉色灯牌,写着八个字。

「曲晓悠儿子的后爸。」

认出封珉的人,一个个脸色变得无比怪异。

似乎不敢相信这位一回来势如破竹的商业新贵,竟然这么……不注重形象。

助理都感觉无比窘迫。

封珉却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靠近我。

装作不在意地问道:「听说你来参加这变相的相亲宴会了,怎么,有看上的?」

封珉状似随口一问,却偷偷拼命竖起耳朵。

我无语地看了一眼他头顶的灯牌。

没忍住问道:「你不嫌丢人?」

谁知道,封珉一脸无辜地表情。

「为什么会丢人,论在场所有人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人,哪个比我强?几乎都是富二代吧,很多还在啃老,我却白手起家,身价马上破万亿。这些天我都在办财产转赠给你的事,我这样都没资格当圆圆后爸,还有谁有资格?」

他故意微微提高音量。

在场听到他话的人,无语至极,甚至磨着牙很想套他麻袋揍他一顿。

也有人悄声说封珉是不是傻了,要把财产赠给我。

我真的被封珉的话吓到了。

他这段时间不是放弃我,而是去办财产转赠给我的事?

二楼的长辈们,似乎终于发现我这边的骚动。

包括我爸和我舅他们。

「悠悠,这是怎么回事?」

25

回到老宅。

封珉拘谨地坐在那。

看着比小学生还乖巧。

他当时知道曲环霸业的董事长是我爸时,表情格外震惊。

封珉还特别尴尬地扫了好几眼我舅舅。

我一想到他当初还怀疑我是舅舅的小三,我心里还是有气。

谁知,我爸妈喝完茶,就一下砸出一个响雷。

「我说悠悠你怎么五年来一直不肯嫁人。还说圆圆他爸死了,原来这当中,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你这孩子真是,当我们眼瞎,看不出圆圆和他长得有多像?!」

封珉听完这话,吓得下巴都差点砸在地上。

看看我又看看圆圆。

等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什么。

差点一蹦三尺高。

激动地抓着我的手。

「悠悠,你告诉我,圆圆是怎么回事?他是我的亲生儿子对不对?!」

我都还没回答。

圆圆突然嘟着嘴,蹬蹬蹬蹬跑上楼,把自己关了起来。

我知道圆圆肯定生气我以前骗他说他爸不在了的事。

赶紧上去道歉。

我看到孩子不理封珉,其实心里看得挺爽的。

谁让他当初那么毒舌。

就记得我说分手时嫌他太穷的那句话。

一回来就以为我为了钱嫁给猪,还给人当小三。

我可以原谅他因为救命之恩,愧疚想尽量补偿肖楚楚,反而被她利用了的事。

但封珉误会我的事,其实我也记仇,一直记得。

封珉还没哄好圆圆,就发现我在一旁看热闹。

他虽情商真的低,但似乎也发现我的气还没消

封珉也不知想到什么,二话不说,从楼下拿来榴莲壳,跪在我面前。

「悠悠,我错了,我知道圆圆最听你的话,让我见见孩子吧。我还没好好看看他!」

我和我的家人都惊呆了。

那可是真的榴莲壳。

多跪几分钟,膝盖就得血肉模糊。

我只好敲门,问孩子:「圆圆,你能告诉妈咪,为什么把自己关起来吗?」

封珉和我的家人全都竖起耳朵。

不多时,门里传来圆圆特别委屈的声音。

「怪叔叔说我丑,妈咪你当时说我长得像亲爹才长得丑。圆圆当时不信,因为大家说圆圆像妈咪你一样好看。圆圆没想到妈咪你说的是真的,呜呜呜呜,外公外婆都说圆圆真的像亲爹,圆圆好伤心,圆圆和怪叔叔一样丑。」

我倏地瞪大眼,和封珉面面相觑。

而后我差点笑出声来。

谁能想到封珉自己造的孽,如今全报应在自己身上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报应不爽吗?

我憋着笑。

封珉却急得不行,赶紧对着门里的圆圆道歉,说他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孩子。

见圆圆还是不开门,封珉都想直接扇自己几巴掌了。

圆圆这一次十分给力,封珉不管怎么哄。

他高兴归高兴,却一直不叫爸爸。

封珉没辙,想要从我这曲线救国,再次求婚,想要和我举办盛大的婚礼。

这样能名正言顺地住在一起,能更好的圆圆朝夕相处求原谅。

我嫣然一笑:「圆圆没原谅你,婚礼的事,你就在梦里好好举办吧。」

封珉人都傻了,恨不得穿回当初别墅见我那天,狠狠抽死那时的他自己。

——完——

元宝九/著备案号:YX11EnM2kYj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