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恶毒女配要摆烂

我是恶毒女配,但我摆烂了。

听说,皇帝喜爱女子肤白貌美。

我立马一边啃酱肘子一边到太阳底下暴晒。没多久,我黑了,也壮了。

皇帝却下旨,封我为黑美人。神特么黑美人!

狗皇帝,我可真是谢谢你。

1

我穿进一本小说,变成恶毒女配,但我决定摆烂了。

宫里宣布圣旨,让我进宫选妃。

我一屁股蹲坐地板上,说道:「我不去。」

进宫选妃,那是我噩梦的开始。

我进宫后,会爱上皇帝,进而跟他心爱的女人争宠。

几年后,我争宠失败,被皇帝赐一条三尺白绫上吊嗝屁。

但我爹,堂堂当朝宰相,进屋扇了我一巴掌:「你不去,是想违抗圣旨,拉着全家一起陪葬吗?」

我不得不向封建恶势力低头。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宫里安排教习嬷嬷教我规矩,我就摆烂。

教习嬷嬷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我把书立起来,挡住脸,趴在后边呼呼大睡。

教习嬷嬷又说:「女子应娴静柔美、善解人意……」

我转身翻墙,女扮男装,跟着京中纨绔屁股后边狎妓斗蛐儿。

教习嬷嬷还说:「当今圣上,喜欢女子肤白貌美、纤纤细腰……」

我立马抱一盘酱猪肘子,跑到太阳底下暴晒。

还剩最后一个月的时间,务必完成增胖十斤的任务!

最后,教习嬷嬷望着又黑又壮的我,仿佛接受不了现实,当场昏厥过去。

我爹,抄起一根竹子,追着我跑了一下午。

我娘望着我,哭了三天三夜。

我爹一脸颓败,嘴里不停地喃喃:「你不是我女儿,你究竟是谁……」

我蹲在爹跟前,对他说:「爹,十几年前你进我娘屋里的时候,怎么不说不让别人投胎做你女儿?」

我爹气得跳起,又追着我满院子跑。

于是,京中传闻,宰相府嫡女一夜之间,行迹疯魔,乖张跋扈,关键还——丑!

我对传闻十分满意,并让丫鬟给我多上盘酱肘子,添添喜气。

到了选妃日,我百般不情愿地被人押入殿中。

皇帝见我又黑又壮,很是震惊:「你真的是宰相嫡女吗?别是出生时,下人抱错卖炭翁之女。」

周围一阵讥讽的哄笑。

我老老实实地低头,接受众人嘲讽。

我以为,选妃之事肯定被搅黄了。

万万没想到,我在家中接到了圣旨。

皇帝的贴身太监宣旨道:「林家有女,娴静柔美、端庄贤淑,着即册封黑美人,钦此!」

神特么黑美人!

狗皇帝,我可真是谢谢你!

2

我娘对我说:「绾绾,进宫后不许胡闹,我们林家满门荣辱,皆系你一人身上,日久天长,皇上会知道你的好。」

我躺在床上,翻了翻身,背对着她。

这夫妻俩,为了让我变白变瘦,关我禁闭,每天只给我一顿稀粥。

他们总以为,我变美了,就可以笼络皇帝的心。

我不挣扎了,躺平拉倒。

日久天长,他们会明白,皇帝爱的女人,叫宸妃。

进宫的时候,我果然变白了,也瘦了。

第一天,我得跟着新晋的嫔妃们,向皇后请安。

满屋妃嫔见我进去,皆好奇地打量我。

皇后盯了我半晌,才喃喃一句:「也没传闻中这么黑胖,只是有些面黄肌瘦。」

可不嘛,我被那夫妻俩饿了整整三个月!

宸妃,也就是本文女主,和善地安慰我:「我看妹妹五官端庄,好好养一阵,必定是个伶俐的可人儿。」

听说这事传到养心殿。

当天晚上,皇帝便翻了我的绿头牌。

他看我形象焕然一新,眼前一亮:「黑美人果然变漂亮了。」

听「黑美人」三个字就无语,我有气无力:「陛下开心就好。」

我把衣服脱光,直挺挺地往床上一躺。

皇帝皱了皱眉:「黑美人如此急不可耐?」

我敷衍道:「陛下大晚上来找臣妾,可不就为了办那事。还请陛下速战速决,臣妾好早点收工睡觉。」

皇帝脸色一沉:「你不愿意伺候我?」

我道:「您觉得怎样,就是怎样。」

大晚上的还要加班,我不抱怨,已经可以称为劳模了好不好?

皇帝怒了:「你纵使万般不情愿,这黑美人你也给朕当着!」

他拂袖而去。

嗐,看皇帝年纪不大,倒是挺暴躁。

结果当晚,皇帝没睡我的消息传遍后宫。

第二天太后找皇帝吃了顿午饭,晚上又翻了我的绿头牌。

我不解:「莫非,陛下打算,得不到我的心,也要睡到我的人?」

我在皇帝杀人一般的目光之下,麻利地脱光光,直挺挺地躺床上。

我说:「来吧,陛下!办完事臣妾好早点收工睡觉!」

皇帝暴跳如雷,直接往我脸上甩了身衣服。

皇帝气得咬牙切齿:「给朕穿上!」

我麻溜地爬起身,迅速穿好衣服。

我坐在床边,他坐在炕上。

大眼瞪小眼,越瞪越尴尬。

我闲得无聊,想找点话题。

但,看到皇帝一脸不快,几次欲言又止。

皇帝铁青着脸:「你究竟想说什么,快点说出来,朕恕你无罪!」

我说:「陛下,您不爱臣妾,您纳臣女为妾,无非是想笼络我爹。可见,做皇帝不容易,有时还要卖身呢!」

皇帝彻底被激怒,唰地站起来:「大胆!你竟敢口出妄言?!你不怕朕治你的罪?!」

「是是是,臣妾该死!」我连忙跪下,诚恳地建议他,「要不,陛下把臣妾贬入冷宫吧?」

他再次拂袖而去。

于是,我的丰功伟绩再次传遍六宫。

3

没两天,后宫已经谣言四起。

有人说,我殷勤宽衣,皇帝见我一身黑胖肥肉,吓得当场就跑。

有人说,皇帝进我寝宫,我急忙脱衣想把皇帝给办了!皇帝誓死不从,羞愤而逃。

还有人说……

我连忙点头说:「是是是,你们开心就好。」

后宫的女人们想找我麻烦,但我偏偏恩宠不断。

皇帝虽没睡我,但硬生生把我从美人升为贵人,又从贵人升为贵嫔。

娘亲被皇后特许进宫探望,又看到我蹲在太阳底下吃肘子。

短短几天工夫,我又黑了,比从前更壮了。

我露出肱二头肌,现在就算同时来两个皇帝,我也能一巴掌拍死他们。

娘亲见我这样子,当场晕了过去。

醒来就不停垂泪,她的绣帕湿了几张。

「绾绾,你这样子,怎么对得起林家列祖列宗啊!」她哭天抢地。

我不解:「娘,我不都升贵嫔了嘛!」

娘恨铁不成钢:「可你这样如何笼住陛下的心!」

我听懂了,她嫌我现在的样子很丑。

可我觉得现在的样子,很酷耶。

我娘因为晕倒浪费了不少时间,所以她没能叮嘱我什么就回去了。

但是我娘前脚刚走,皇帝后脚便进来了。

皇帝这回没进寝宫,只站在门口。

他估计害怕我又二话不说往床上躺。

他问我:「相府夫人同你说了什么?」

我说:「大约是来催生的。」

皇帝脸色一白,后退一步,一字一顿地否决我:「你、休、想!!」

我有理由怀疑,他担心以我现在的体格,可以轻松对他用强。

嘿嘿嘿,小样儿!

你想我还不想呢!

他见我笑,怒道:「收起你那猥琐的笑,在这皇宫里,没人敢强迫朕做不喜欢的事!」

我无情地戳穿他:「陛下不爱我,不也出现在这里?陛下的脸都快被打肿了!」

这一瞬间,我觉得皇帝想杀我。

可我偏要拆穿他:「陛下,皇权与相权相争,是你们男人的事,为什么非得拉上臣妾这么个冤种当垫背?」

皇帝阴晴不定地望着我。

而我觉得男人真虚伪。

我又黑又壮,不符合他的择偶口味,可仅仅因为我相府嫡女的身份,他就纳我为妾。

我屡屡顶撞他,与他不欢而散,可仅仅为了稳住我爹,他非但不罚我还要给我升职。

可按照剧情,没过几年,他斗倒相党,抄我全家,要我自尽。

我和我整个家族,都不过是牺牲品。

他翻脸的速度就跟现在升我职一样快。

而我爹娘,此刻还做着让我诞下皇子,将来挟皇子以令诸侯的美梦。

唉,想想就头痛。

算了,躺平拉倒。

我……还是趁活着的时候,多吃几口酱肘子,将来做个饱死鬼!

皇帝冷漠道:「你既已知道缘由,朕便要……」

我脸上一喜,急忙打断他问:「陛下这回可是要把我贬入冷宫?」

他噎住了,又疑惑:「你屡屡惹我不快,就是为了入冷宫?你为何执着入冷宫?」

我回:「臣妾自知我爹斗不过陛下,可臣妾只是一介女流,既改变不了结局,又逃不过入宫的命数,那便只剩冷宫一条活路了。」

他这么一听,看我的眼神变了。

他说:「你倒是聪慧。」

我想说我这么聪慧,全靠提前知道剧情。

但想了想,说了人也听不懂,决定还是低头啃酱肘子吧。

皇帝盯着我手中的猪蹄:「可冷宫没有酱肘子。」

我:「……」

皇帝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才说:「若你安安分分,偌大皇宫,自有你容身之所。」

我连忙向陛下磕头:「谢主隆恩。」

4

没几天,皇帝又想把我从贵嫔升为妃。

皇后阻止了他。

皇后把我叫到宸妃宫里,刚进殿,她就呵斥我跪下。

我不明所以,不过皇后让跪,我就跪吧。

皇后厉声质问:「大胆贵嫔,你谋害皇嗣,还不认罪?!」

皇帝寒着脸纠正道:「是黑美人。」

这莫名其妙的,我就被降了职。

而且,神特么黑美人!

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吃西瓜!

我忍不住抬头。

只见皇帝和皇后坐在正厅,周围十几个太医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宫女们一盘接一盘的血水从里屋往外边端,隐约听见有女人哭着喊:「孩子,保住我的孩子……」

我猛地想起来了。

按照剧情发展,我入宫没多久,就对宸妃心存嫉恨,在皇后的怂恿下,下药害宸妃流产。

后来,事情败露。

可皇帝忌惮我爹,只是寻了个由头,降了我位分,罚了我俸禄,轻拿轻放。

不过,我摆烂后,整天宅在宫里,没干过这些缺德事啊。

原来,我没加入皇后阵营,她依旧挑唆其他人干同样的事。

我突然计上心头,连忙磕头认罪:「臣妾认罪!臣妾嫉恨宸妃,要害她性命!请陛下将我贬为庶人,打入冷宫吧!」

皇后意外,大约没想到我主动背锅。

不过,有人主动背锅,皇后乐得顺水推舟:「黑美人,万万没想到,你的心思竟然如此歹毒……」

有人打断皇后的话。

「陛下!」宸妃在宫人搀扶下,走了出来,她两眼通红又憔悴。

宸妃语气肯定:「黑美人成日把自己关在宫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臣妾却不认为她会害我!」

好你个女主,居然在这种地方背刺我,坏我大计!

我连忙跪向前,抱住皇帝大腿:「不不不,这事就是臣妾做的!臣妾罪大恶极!臣妾罪无可恕!您可千万把臣妾贬入冷宫,莫心慈手软!」

皇帝的太阳穴都要突突跳起来。

皇帝不信我会干出这事,反问:「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谋害宸妃,戕害皇嗣?」

这话说的,他是不信我的智商!

我心中得意,连忙把书里谋害皇嗣的剧情抖了出来。

宫斗文么,无非就是下药、陷害、攀扯、谋害皇嗣。

都是用烂了的梗啊,我信手拈来!

我担心害宸妃流产的罪名还不够罚进冷宫,又挑了几件皇后做的坏事,一股脑把罪名安我头上。

皇后听完,眼底充满迷惑。

我猜,这会子皇后都要自我怀疑,这些坏事究竟是她做的,还是我做的。

而宸妃听了我的话,先看看皇后,又看看我,满是不解。

宸妃大概没想明白,为什么我着急跳出来背锅!

而皇帝,龙颜震怒。

铁证如山,我罪大恶极!

「你你你!!」皇帝气急攻心的样子像极了我爹,「林绾绾,你蛇蝎心肠,作恶多端,天理难容!!」

我连忙点头称赞:「啊对对对!」

皇帝怒不可遏:「传朕口谕,即日起,林绾绾褫夺位分,废为庶人,终生不可踏出冷宫半步!」

一室宫人噤若寒蝉。

我却露出笑容,连忙叩拜:「陛下圣明!臣妾这就圆润滚蛋!」

5

然而我进冷宫十分仓促。

侍卫们不允许我收拾包袱,便把我丢进冷宫,落了锁。

冷宫里一片荒芜,到处是野草,蛇虫鼠蚁,连个人影都没有。

好在,贝爷是我偶像!

我必在这冷宫中,成为食物链顶端的女人!

皇后带人来冷宫看我的时候,我正忙着用尖锐的石头敲竹子。

我得用竹子编个床,要不晚上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皇后站到我前面,我只好跪下。

皇后问:「林绾绾,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抬头,看到皇后身后的三个宫人,分别端着毒酒、白绫和匕首。

我喜上眉梢:「皇后,我选匕首!」

皇后这人能处,看我落难,第一时间给我送紧缺的工具!

皇后狐疑:「你……」

她不明白我为什么主动作死。

我笑道:「皇后,现下整个皇宫,您才是最不愿意见我死的人。」

皇后皱眉:「可你知道得太多了。」

我回:「正因为我知道得太多,所以才不能死。万一,哪天宸妃发现什么线索,谁来背这个锅,您说呢?」

皇后脸色阴晴不定。

但不一会儿,她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我连忙喊住她:「皇后,等等啊!我不敢指望你给我送床、送换洗的衣物,但至少给我留把匕首啊!」

皇后不敢置信地回头望我,仿佛像看什么怪物。

「给她!」皇后从牙缝中挤出这两个字。

她果断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了。

于是,我喜滋滋地拿到匕首。

皇后刚走,宸妃也来看我。

她来的时候,我已经歪歪扭扭地装竹床。

她看我的眼神,可就复杂多了。

宸妃问我:「你为何放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不过,认没做过的事、背不属于你的锅,来这种鬼地方?」

我诚恳地回答:「你强任你强,冷宫住得爽。」

宸妃被我的话噎住。

半晌,她才说:「本宫不信你会做出这样的事,你没理由对本宫下手。」

「那可不一定!」我反驳她,「我爹是奸臣,我是他亲闺女,我天生恶毒,不成吗?」

嗐,不愧是女主,她生性聪慧又善良。

不过她沉默了,碰上我这样的聊天杀手,再厉害的社牛也得沉默。

但她不死心,又问:「本宫如何做,才能让你开口?」

「你很上道,我喜欢你,宸妃!」我拍拍手,站起来。

「首先,我需要一些物资,能让我在冷宫活下去,你理解么?」

宸妃拍了拍手,她的心腹立刻意会退下去。

不到半个时辰。

她的宫女们给我拿了几个大包袱,她的太监们帮我用竹子做了床和桌椅。

她解释:「你刚被罚入冷宫,本宫不好大张旗鼓地为你置办物件,只能先给你这些。」

我点头,又说:「我还要你答应我两件事,第一,将来林家落败,你要尽可能保住我爹娘性命;第二,你做太后以后,请放我自由。」

宸妃回答:「你的第一个要求,本宫尽力而为。你的第二个要求,本宫坐上那个位置,自然帮你办到。」

我转头就把皇后卖了:「成交!」

皇后对我动了杀机。

其实,无论宸妃收不收买我,我都得把皇后卖给她的死对头。

6

就这样,我在冷宫住下。

这破地方,物资实在奇缺。

送饭的太监,每天中午只送一顿饭,一般只有吃剩的馒头或者稀粥。

于是,为了增加蛋白质,我只能像贝爷学习。

可是,才没到一个月,冷宫的蛇虫鼠蚁都怕了我,跑得精光。

我饿得两眼冒绿光。

我爹买通侍卫,半夜翻墙进冷宫的时候。

我躺在院子里数酱肘子。

忽见有个人影,我像饿鬼一样扑上去,咬住他的手腕。

呜呜呜,我可太想念我的酱肘子了!

那侍卫打扮的男子显然愣住了,良久,才老泪纵横地摸摸我脑袋。

他流泪道:「绾绾,是爹的错!爹不该硬逼你进宫,害你受苦!」

我肯定是饿得出现幻觉,我爹一个上了岁数的小老头,怎能跟个大侠似的翻墙走壁?

我死死地咬住酱猪肘子不放。

结果,被人一个刀手劈后脖子上,晕过去了。

没想到的是,

自那夜起,我的待遇突然变好起来。

那些路过的太监、宫女、侍卫,闲着没事,隔着墙给我投送肉包子。

他们还往墙边丢没用的衣物点心,甚至撒了不少菜种和果树苗。

终于,我的脸色红润起来。

很快,我便在冷宫自给自足,甚至拥有了一片菜地。

而我爹,又半夜翻冷宫的墙,进来看我。

这次他看到我清醒,很是高兴。

我劝他:「爹,这里是冷宫,私闯禁地可是重罪,下次你还是别来了。」

我爹看看我,很是心疼:「绾绾,别担心,你爹我现在跟九王爷合作,等他造反成功,爹就能救你出去。」

我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原著里,可没有我爹和九王爷一起造反的事。

剧情发生了变化?

不过,小说男女主都有主角光环,配角跟他们对着干,不是作死么!

我连忙劝他:「爹,你和我娘,还是趁早告老还乡,远离宫中是非。我和宸妃约好,她尽可能护住您二老性命,以后,等她坐了太后,会还我自由!」

我爹恨铁不成钢:「你个傻女儿啊,等她当太后,你都老啦!」

「没关系,爹!」我说,「冷宫虽然艰苦,但也是有编制的。每天不用出工,就有人给我投食,将来,还有人给我养老收尸……」

「呸!」爹重重地拍了我一下脑袋,「那都是爹安排的!等爹百年之后,看冷宫还有谁管你!」

「放心吧爹,冷宫过得这么苦,我肯定比你先死!」我宽慰他。

我爹转身似乎又想找称手的棍子,我撒腿就跑。

他一边追着我一边骂道:「想我林威纵横官场数十载,怎么生出你这么个蠢货!」

「爹,你蠢,你从小到大都最蠢!」我回嘴,「你也不想想皇帝什么人,他能轻易被你算计了?」

我爹气得青筋暴起:「你还敢顶嘴,今天我不收拾得你服服帖帖,我就跟你姓!」

嗐,跟我姓还不是姓林!

我爹果然狡诈!

「爹,你当别人傻啊!」我又顶嘴说,「皇帝早知道你想干什么,封我为妃,不过是想麻痹你!」

我爹停下来,又惊又疑,望着我,冷汗直冒:「他知道?」

我重重地点头。

我爹丢掉棍子,在原地沉思良久:「看来我们动作太慢,我得先下手为强。」

他说完,便从冷宫翻了出去。

我总觉得,剧情哪里不对。

7

但没两天,皇帝居然半夜跑来见我。

我见到皇帝,心里很是紧张,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爹会在什么时候,半夜翻墙进来看我。

我只好解开衣服往床上躺。

皇帝却早有准备,趁我宽衣的时候,叫了两个嬷嬷把我按住。

皇帝说:「朕知道你想说什么,给朕闭嘴吧你!」

我只好在床边坐好。

他看着我。

在月光下,我一头乌发,唇红齿白,艳丽得好像月光下盛开的红蔷薇。

皇帝瞳孔震惊,问:「你……你是林绾绾?!」

我反问:「不然呢?」

皇帝喉咙发干,说:「你生得很好看。」

我满头问号,这皇帝大半夜不睡觉,就为了来夸我好看?

我一拍脑袋,这会子猛然想起来了!

原著里,我作为皇后暴露前的最大反派,真实颜值可以艳压后宫。

而我进冷宫后,没酱肘子吃,也忘了跑太阳底下暴晒。

没几个月,我痩回来了,也变白了。

颜值一下子回到巅峰。

皇帝背手巡视一圈,摸摸竹床,又掂了掂新打的夏凉被。

他说:「林相办事果然稳妥,你屋里的东西虽不名贵,但用起来十分舒服。」

我问他:「你都知道了?」

皇帝从鼻腔冷哼一声:「哼,你们那点小九九,也能瞒过朕?」

嗐,果然,一个小配角,怎么挣扎,也斗不过拥有男主光环的人。

我叹了口气,认命:「那么,陛下打算怎么处置我们?」

「林相这次不过是爱女心切,朕,不动他。」皇帝说,「经过这番,朕也摸清楚,林相究竟在朕的皇宫埋了多少眼线。」

我歪头,沉思。

难不成,皇帝还不知道我爹在背地里跟九王爷狼狈为奸的事?

皇帝走到我跟前,两根手指钳住我的下巴,逼迫我仰头与他对视。

皇帝的表情让我有些害怕,他阴恻恻地问:「只是,你猜,今晚朕会不会与林相直接碰面?」

我从他眼底看到一闪而过的杀机。

我喜上眉梢:「陛下,终于对我爹和我下手了吗?」

皇帝错愕,大概没想到我这个反应。

我说:「陛下,我查过,外臣私闯冷宫禁地,是重罪,但罪不至死,顶多抄家流放。」

皇帝:「……」

我连忙跪下,对皇帝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

我满脸殷切,道:「民女最大的心愿,就是保住性命,全家一起流放得越远越好,请陛下成全!」

皇帝却后退一步。

他眼神复杂,大约从未见过我这等脑回路的奇葩。

皇帝冷不丁地转移话题,说:「前阵子,宸妃查出皇后的恶行,原来,是皇后谋害宸妃的孩子,也是皇后做了种种恶事!」

我心想,宸妃的动作可真快啊!

皇帝问:「只是,朕有一件事未想明白,你为何主动替皇后背锅?」

我腼腆一笑:「你们不让我进冷宫,我只好自己努力了。」

皇帝看我的眼神充满怜悯,仿佛在看一个智障。

他说:「可朕,却心疼林相。他一大把年纪,还要半夜飞檐走壁,进冷宫看你,着实辛苦。」

我突然生出不好的预感。

皇帝温柔地看着我,道:「所以,我已下令,恢复你位分。自今夜起,你仍是朕的黑美人。」

8

啊啊啊!!

能不能,别再提「黑美人」三个字?!!

我想抗议,但显然没这么大的面子。

于是,我又搬回后宫。

而且,皇帝对我的态度突然变得古怪。

他命人上供了不少黑美人,全往我宫里搬。

皇帝问我:「黑美人好么?」

我嘴上说讨厌,身体却很实诚地吃个不停。

我小鸡啄米地点头:「黑美人好,我最喜欢黑美人了!」

人,都逃不过真香定律。

他隔三差五给我送东西,很快,那些金银首饰堆满杂物房。

他还命人在御花园种大片蔷薇,一眼望去,通红一片,十分有过年气氛。

他问我:「朕为你准备的礼物可还喜欢?」

我实话实说:「臣妾更喜欢酱猪肘子,要不,陛下让人弄个养猪场?」

皇帝脸色铁青。

隔天,他就下令不准我吃酱肘子。

我以为,他为养猪场的事惩罚我。

但,当我得知他还下令让宫人看着我,不让我晒太阳的时候。

我领悟了。

我现在白瘦幼的样子,符合他的发情标准。

他要睡我。

我约他晚上来寝宫。

他一进门,我屏退所有宫人。

在他赞许的目光中,麻利地脱个精光。

但当我直挺挺地躺床上的时候,他脸色微变。

我说:「陛下,麻烦快点,臣妾好早点收工睡觉!」

他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过了许久,才咬牙切齿道:「林、绾、绾!」

我迷惑:「陛下,臣妾还有什么流程没走完?」

皇帝气得直跳脚,指着我来回踱步,似乎一时间不知道用什么词汇骂我。

过了很久,他才道:「你等着,朕不只要得到你的人,还要得到你的心!」

他拂袖而去。

我坐起来,直挠头。

想不明白,皇帝这是闹哪出。

我去找宸妃,哦不,她现在把前皇后斗倒,变成了新皇后。

可我刚进宫,就看到新皇后病恹恹地倚在炕上。

她见我进来,先是怔愣,然后一阵剧烈咳嗽。

我听到她喃喃:「果然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呢……」

我一惊,连忙扶着她:「皇后娘娘,您这是怎么了?要不,臣妾帮您喊个太医?」

「无妨。」新皇后说,「本宫这是害喜,不打紧。」

「哟,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我连忙恭贺她,「陛下要是知道,他不得设宴庆祝?」

新皇后眼底晦涩不明,她没有接我的话茬。

其实,我来找新皇后攀交情。

主要是,希望她能看在上次的分上,帮我随便找个由头,把我贬入冷宫。

皇帝这回真是有大病。

我实在敷衍不动他。

可看到新皇后身体不舒服,我实在不好开口。

新皇后却惨然地笑了笑,很是凄苦:「陛下很久没来看我了。」

「您和陛下之间,只是一时挫折,」我安慰道,「娘娘,陛下对您可是真爱!」

新皇后却摇了摇头:「先前,我执意严惩先皇后,逼她自尽为我儿偿命。陛下怪我太心狠手辣,便再也不见我。后来,我找他大吵一架……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豁,这是误会虐身心的剧情。

我转念一想,忽然明白过来,皇帝为啥对我献殷勤,又不睡我!

他八成是拿我气新皇后呢!

我把请求咽回肚子里。

这时候,我不能掺和他俩的事,以免城池失火,殃及无辜!

9

我连夜收拾包袱,搬了个梯子,翻墙爬回冷宫。

岂料第二天,皇帝便命人重新修葺冷宫。

一时间,冷宫人来人往,竟比我原来的宫殿还要热闹。

皇帝挺得意,搂住我肩膀说:「只要朕愿意,冷宫就不是冷宫。」

皇帝还说:「爱妃,你成功引起朕的注意!你逃,朕追,你注定插翅难飞!」

我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我诚心诚意地向他发问:「陛下,你做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睡我?可我主动宽衣,你又不睡我,这是为何?」

皇帝难得好心跟我解释:「只用下半身思考,是禽兽。而朕,是你男人,要的是两厢情愿。」

我懂了:「陛下,你是说你禽兽不如?」

皇帝又被我气得暴走。

唉,我只想进冷宫躺平。

这些人,为什么总来折腾我?

然而,皇帝看我看得紧。

今天要我陪他看唱戏,明天要我跟他去秋猎,后天要我和他去南巡。

我实在很难找机会躺平摸鱼。

整个皇宫的人,都在传如今皇后失了圣心,我深得皇帝宠爱,迟早母仪天下。

按照剧情,我这时候应该对原女主落井下石,等她生产的时候,来一出挖子宫的虐身戏码。

事实上,有几个妃嫔往我宫里凑,撺掇我这么干。

我抱拳,拒绝:「谢邀,刚回寝宫,现在就跑。」

我直接躲皇后宫里。

可新皇后正醋着,不太欢迎我。

我只好抱着她大腿,死活不愿意走:「皇后娘娘,有几个妃子想撺掇我害你,你可千万别赶走我!」

新皇后揉揉太阳穴:「哦,哪几个?」

我把几个小反派的名字都告诉她。

她回「知道了」三个字,便闭眼休息。

我看她挺累,也不打扰她,就在旁边打地铺。

她睡醒的时候,就看到我躺在地铺上,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拿着串葡萄。

皇后说:「你倒是跟宫里其他人完全不同。」

我一边吃葡萄,一边敷衍她:「皇后说的是。」

皇后问我:「你不要陛下的爱,也不要后位,那么,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回答她:「我想要自由,皇后。」

她的目光闪烁,不再说话。

皇后临盆那晚,我最紧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太医院值班的太医都叫来。

那几个想搞事的后妃,都被皇后收拾了。

这一次,应该不会出事。

而皇帝,一反常态地来到院子里。

屋里,稳婆们一个劲儿地加油打气:「皇后,用力,使劲……」

他紧张得大气不敢喘一下,不停地来回踱步。

我在一旁看着,心里清楚得很。

果然,这皇帝,心里最在意的还是女主。

我抱着院子里的柱子熬了一宿,天微亮的时候,我听见屋里传出孩子响亮的哭声。

母子平安。

我松了一口气。

可皇帝只是抱了抱孩子,无声无息地走了。

我觉得,这事,实在过于反常。

这时候,男主不应该喜极而泣,和女主冰释前嫌么?!

10

皇后生下嫡子,满月那天,举国欢庆。

我跟着一起吃席。

中途,我跑出来上厕所。

半路上,九王爷把我拦下。

他把我拉进一处冷僻的院子,左右看看没人,才对我开口。

九王爷说:「孤与林相听说娘娘得宠,便想着等娘娘生下太子,再动手也不迟。可如今,却是皇后先生下正宫嫡子!我们等不及了!」

我张了张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九王爷担心隔墙有耳,附耳轻声道:「林相让孤叮嘱一声,我们新年宴会上,便对皇帝发难,还请娘娘那日多多保护自己!」

话音刚落,我们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九王爷脸色大变。

我回头看见一抹明黄色的身影,条件反射地扑到九王爷身上。

九王爷身形一僵。

我却不得不咬咬牙,哭道:「九叔,绾绾心悦你多年,求你带我走吧,呜呜呜!」

「林、绾、绾!!你在说什么?!」皇帝气急败坏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下一秒,我们就像被捉奸的苦命鸳鸯,被太监嬷嬷们按着跪到地上。

「林、绾、绾!」皇帝怒火中烧,转身就从侍卫腰侧拔刀,刀尖抵住我额头,「你竟然,你竟然?!朕要杀了你!朕要杀了你!」

男人,有两大伤自尊的事:一是当众骂他不行;二是当众给他戴绿帽子。

不怪他想砍我。

幸好皇后就在他身后,当即拦下他。

皇后挪开刀身,跪在我前面。

皇后说:「陛下,这件事关系皇家颜面,须得回宫秘密处置,不可闹大,让天下人看笑话!」

说着,她便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

周围宫人皆跪下贴地上,噤若寒蝉。

皇帝看看皇后,又看看周围的人,恨恨地把刀丢地上,扭头就走。

不用看他脸色,也能感到他一身杀气。

皇后看他离开,这才神色复杂地回头看我。

皇后的目光在我与九王爷身上来回转,重重地叹了口气,跟上皇帝的背影,走了。

我松了一口气。

让众人误会我和九王爷有私情,总比让皇帝知道九王爷和我爹要造反强。

当大部分人离开后。

我才转头对九王爷说:「九王爷,这件事是我连累你,你只消对陛下实话实说,坦白从来没见过我,即可。」

九王爷后怕地点点头。

我跟着回宫,揽下所有的锅。

我说我不愿意进宫,进宫后宁可去冷宫,也不愿意伺候皇上,便是因为我不爱皇上。

我还说,虽然九王爷没见过我,但一点不妨碍我暗恋他、倾慕他,觉得他是世上最伟岸的男人。

皇帝气得掀桌,骂我不守妇道,要当场处死我。

可皇后硬要保我。

皇后说,此事不好闹得人尽皆知,寻个由头把我罚入冷宫,免得伤了天家颜面。

皇帝终于也冷静下来,男人的面子大过天,他同意皇后的处置。

我看皇后的眼神充满感激。

呔,早知道让皇帝戴绿帽子,能让他发这么大的火。

我早这么干了!

这一回,皇帝总不能再把我从冷宫捞出来了吧!

11

我回到了冷宫。

这一次,皇帝肃清了我爹的所有耳目,勒令后宫谁也不准接济我。

加上我刚出这事,我爹不好背着他偷偷来看我。

转眼数月,天气一下子冷了下来。

我没人接济,没过冬的衣物,菜园子的菜又被冻死,日子很是艰难。

这天夜里,京城下了入冬的第一场雪。

我爹坐不住了,居然背着一包过冬的物资,翻墙进冷宫看我。

冷宫里。

我爹看到我冻得皮肤青白,瘦骨嶙峋,只能裹在薄薄的夏被里瑟瑟发抖。

毫无疑问,若没他的接济,我必定冻死在入冬的第一场雪里。

他连忙取出厚厚的斗篷,披到我身上。

他又气又急,浑身颤抖:「这狗日的皇帝,老子明天就把他剁了喂狗!」

有人说,想知道一个男人爱不爱你。

你不要看你春风得意的时候,他对你做了什么。而是,要看你失意落魄的时候,他对你做了什么。

足可看出,我爹才是这世上最爱我的男人。

我拦住他:「爹,你斗不过皇帝,还是趁早带着我娘,躲得越远越好。」

我叹了口气,继续叮嘱道:「爹,您下次别冒险来看我了。我估摸着熬不过这个冬天,您翻墙进来太浪费事儿!」

我爹扬起手又想拍我,但看看我虚弱又可怜的样子,又把这巴掌扇自己脸上。

我爹悔恨道:「都是爹不好,爹不该逼你进宫,害你受苦!」

我摇摇头,想宽慰他。

他却说道:「不过你放心,爹和九王爷明天对狗皇帝动手!后天,爹就找最好的太医来医治你,接你回家!」

我吓得连忙跳起来:「爹,别冲动,你们这样死得更快!」

我爹咋就不明白,配角斗不过主角的呀!

我还想说什么,冷宫的宫门却被人打开。

我扭头,看见一行人冲进来,为首的正是皇帝。

皇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林相一大把年纪,还要翻墙进冷宫,实属不易。」

我爹被吓了一大跳,然而,他面对皇帝,却并不惊慌失措。

皇帝此刻,满是掌握全局的得意。

皇帝问:「只是林相可知,深夜私闯冷宫禁地,可犯何罪?」

我刚想开口,皇帝却抬手不让我开口。

皇帝补充道:「林绾绾,朕知道你想说什么。数月前受你启发,朕修改了宫中规矩,如今,私闯冷宫禁地,可是死罪!」

呔!这狗皇帝,是想对我林家赶尽杀绝!

我爹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事已至此,陛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心下着急,想拉一拉我爹衣袖,跟皇帝服个软。

可我爹背脊挺直,甩开了我。

我不想我爹死,这人很爱我。

这时,我对皇帝充满怨恨,暗中捏了捏衣袖里的匕首。

这匕首还是上次先皇后给我留的。

皇帝走到我跟前,他看着我,眼底闪过一丝遗憾。

皇帝说:「林绾绾,你爹与九王爷勾结造反,凌迟处死,株连九族也不为过。但你和你爹不同,你没这么坏。你若恪守妇道,我本可以留你一条命。可你……」

不等他说完,我猛然跳起扑向他。

我知道,这一刻,生死仅一线之隔!

满宫的侍卫太监皆骇然。

我爹却最先反应过来,把我往后一丢。

他自己却握着匕首,推着皇帝往院子里冲,把匕首扎进皇帝的胸膛!

我爹没有回头:「绾绾,把门关上!」

我吓得跌坐在地上,手脚克制不住地颤抖。

而院子里,只剩刀光剑影。

我爹和侍卫们打在了一起。

我早猜到,我爹会武功,要不他一个小老头,怎么翻墙走壁进冷宫看我?

而现在,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

我只能寄希望于,我爹既要造反,必定在宫里提前埋伏了他的人。

12

而我,猜对剧情。

我爹在院子里放出信号烟花,把他的人都叫来冷宫。

于是冷宫成了修罗场,两拨人短兵相接。

而我没有躲起来。

我颤颤巍巍地一边匍匐,一边翻越满地尸堆,找到皇帝。

如今两方人打得焦灼,一时间竟没人顾得上他。

而,反派不补刀,等于白干活。

皇帝躺在雪地里,这么冷的天,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已然活不成了。

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居然,只是充满遗憾。

他问我:「林绾绾,你那次究竟是与九弟私会,还是找他密谋你们林家造反的事?」

我很佩服他的脑回路。

他是有多介怀被戴绿帽子的事啊!

我回答他:「九王爷只是受我爹嘱托,进宫告诉我,要我保护好自己。」

皇帝愕然,继而释怀地长叹一口气:「看来,我又一次冤枉了你。」

我嘴角抽了抽。

皇帝又说:「朕还想知道,你有没有,爱过我?」

这,真不愧是本言情小说!

主角都快死了,不担心自己能不能拯救一下,居然纠结这种恋爱脑问题!

我冷漠地回答:「不爱。」

「你!!!」他突然眼珠子凸起,肝胆欲碎,仿佛当场被我气出脑溢血!

随即,他的脸色只剩惨灰一片,他油尽灯枯。

他被我气死了。

我探了探他鼻息,又摸了摸他心跳,确定他凉透了,才又颤颤巍巍地爬回屋子里。

天空露出一丝鱼肚白的时候。

这场宫变终于落下帷幕。

我爹满身是血,受了不小的伤,被他的下属团团护在中央。

而皇帝的人,都被赶尽杀绝。

我心中松了一口气,连忙冲出院子找我爹。

我抱紧他,劝他:「爹,咱们回家,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养老,不玩了,成不成?」

我爹劫后重生,似乎一下子看开了。

他摸了摸我的脑袋,答应:「好,经过这次,爹没什么指望,只盼着我们全家平安喜乐。」

他话音未落,忽然不知道从哪里蹿出一大群护军,把冷宫重重围住。

满围墙明晃晃的刀剑,对准里边站立的人。

我爹面如土色,他对上皇帝只是险胜,早已耗尽手中的牌。

实在想不到,这时候,竟然还有别的势力,冒出来摘桃子。

我爹看到走进来的将军,认命地叹了叹气。

我爹不甘心地问:「这京城里里外外,已被我与九王爷把控。究竟是谁,竟能把你连夜从外地调入京城?」

那将军不回答他,抬了抬手:「来人,林相弑君篡位,其罪当诛,把他拿下!」

很快,那些人收拾冷宫残局,把我爹押走。

只剩我一脸绝望。

我跪在掺血水的雪地里失声痛哭。

苦苦熬了那么久,还是改变不了我和我爹的结局。

很久很久以后。

才有人走进冷宫。

我失魂落魄地抬眼,看到新皇后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信步走近。

新皇后犹如女王,高高在上地斜睨我:「林绾绾,你们林家弑君篡位,意图谋反,你说,该当何罪?」

13

女主这下升职做了太后。

而她才出生没几个月的孩子,成了小皇帝。

小皇帝年幼,太后垂帘听政。

而我和我爹,罪大恶极,被押进死牢。

老实说,死牢的待遇比冷宫还好,至少我不挨冻,还有口饱饭。

用牢头的话说,人都快死了,没必要苛待,让我做个饱死鬼,也好上路。

于是我向牢头打报告:「大哥,要不给我来盘酱肘子,死前满足一回!」

牢头嘴角抽了抽,默默转身离去。

开春的时候,似乎一切尘埃落定。

太后带来了一盘酱猪肘子,我知道,这是断头饭。

我抱着酱肘子啃,吃得满嘴油光。

太后便静静地坐在桌子那头看我。

我吃完酱肘子,对太后充满感激,连忙向她叩拜。

我说:「谢太后在我临死前,还能满足我一回。我只求太后,赏赐个毒酒什么的,让我死个简单痛快。」

太后说:「哀家曾答应过,尽量保你爹娘性命,给你自由。但这次你们林家,弑君篡位,连哀家也无法硬保你。」

我回答:「我知道。」

太后不再说什么,抬手示意。

一个宫女,端着一杯毒酒,来到我跟前。

太后解释道:「酒里加了剧毒,发作很快,你不会受太大的罪。」

我对太后叩头,连忙站起身,端起毒酒一口闷。

几个月后。

江南。

听说得胜桥旁,新开了一家酱肘子铺。

酱肘子的制法传自宫廷秘方,酱汁香醇,酥烂不腻,吃过的人无不交口称赞。

为了吃到这口酱肘子,半夜我就蹲守在铺子前面。

天亮,店铺开业,我第一时间排队买到了它。

然而我还没下嘴,便看到我爹抄一根竹竿朝我追来。

「你个孽障,又跑出来偷吃酱肘子!」我爹一边追一边骂骂咧咧,「你再吃成个胖子,谁还敢入赘我们家,啊?!」

我娘也跟在我爹身后,她又哭湿了几张绣帕。

无他,就是哭我年纪大了不嫁人不生娃,让她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

现在,他们居然反过来嫌我丑。

见状,我撒腿就跑。

我一边啃酱肘子一边沿秦淮河边狂奔。

太阳从地平线跃起,照得河中几艘官船格外富丽堂皇。

太后沿着运河南巡,这次在江南落脚。

我隔着波光粼粼的河水,远远看到太后抱着小皇帝坐在甲板上。

几个月前,太后赐我林家毒酒。

我以为我死了,却在半夜被冻醒,发现我们一家三口被人丢在乱葬岗里。

我们劫后重生,趁夜,一路逃到江南。

天下皆知奸相林威弑君篡位,已被新帝下令诛杀。

所以一路走来,人们只当我们是普通平民。

太后坐拥天下,受万人朝拜。

而我和我爹娘,转头向另外的方向,奔向每一个普通又平凡的清晨。

【番外:太后篇】

我,叫宜琳。

我及笄那年,当时还是太子的李子珏,上门提亲。

他对我爹说,将来,我必定母仪天下,与他携手走上最高处。

我嫁给他后,也曾情投意合,鸾凤和鸣。

可他登基后,皇后却不是我。

他封我为宸妃。

他对我解释说,宜琳,朕需要皇后助力。

我知道,皇后出身望族,百年世家,有她的家族支持,他才能更快清理那些,与他不对付的老臣子。

丞相林威就是其一。

因为林威当年,更喜爱正直宽厚的九王爷,而不是生性薄凉猜疑的太子。

皇帝与林相政见不和,时常在前朝争得面红耳赤,回宫后,他总是怒火中烧地摔花瓶。

我劝他,上位者必得忍常人所不能忍,林相虽得罪过他,但这人有才能,忍忍算了。

皇帝却不止一次痛骂林威为,奸相。

没过多久,他又对我说,林相嫡女林绾绾,今年到了议亲的年纪,她嫁给谁都不放心。

他不喜欢林绾绾。

尤其看到林绾绾本人后,嘲讽林相生了头黑皮猪。

可他转头,就下了道圣旨,封她为黑美人。

连封号都带着羞辱。

林绾绾进宫后,第一次拜见皇后。

我终于见着她,我看她年纪轻,身体虚了些,眼神却很干净。

其实,仔细一看,她是个美人坯子。

于是,我宽慰她几句。

当天晚上,皇帝去了林绾绾那里。

只是没想到,林绾绾和林相一样,总和皇帝不对付。

皇帝去了不到半炷香的工夫,便气急败坏地来我宫里。

第二天,太后唤皇帝过去。

我知道,太后必定劝说皇帝要稳住林相,忍一忍罢。

他晚上果然又去了林绾绾那里。

可我听太监回禀,林绾绾大逆不道,居然说出皇帝当得不容易,有时候还要卖身的话。

我愕然。

林绾绾说话就和她爹一样耿直。

我却隐隐约约意识到,她好像也没说错。

自那之后,皇帝不再理会林绾绾。

林绾绾似乎对皇帝恩宠毫不在意,每天去皇后那请安后,便成日窝在她的宫里不出来。

而林相为了不让林绾绾为难,不再与皇帝针锋相对。

皇帝,则一路升林绾绾的位分。

过了一段时间,皇帝来我宫里。

皇帝忽然对林绾绾改变了看法,他说,林绾绾或许和她爹不同。

我问他,这对父女有何不同。

皇帝便把林绾绾的话复述一遍。

我看了皇帝一眼,心中很是复杂。

我这才发现,皇帝只是觉得林家的臣服和顺从,让他满意。

我忽然觉得他变了。

不过,我已经没心思管他与林相之间的恩怨。

因为我有喜了。

我喜不自禁,成日沉浸在即将成为母妃的幸福当中。

连皇帝也格外高兴,他摸着我的肚子,说里边必定是个小太子。

也许,正是他的话,让后宫的人,对我的孩子起了杀心。

我纵使万般小心,还是母子缘分浅薄。

我痛得撕心裂肺,几欲随我儿一同去。

可皇后却在我屋外,指责林绾绾戕害皇嗣。

这与林绾绾何干?

她连侍寝都不愿,如何会卷入皇嗣之争?

我不愿意让我苦命的孩子,平添杀孽。

所以我忍着痛,也要说上两句。

万万没想到的是,林绾绾却很兴奋,甚至当场认罪,自请去冷宫。

我自然不信林绾绾的说辞。

所以我让人在冷宫周围盯着。

当我看到皇后带毒酒、白绫和匕首去看林绾绾,我就当场确定,谁才是背后主谋。

但我仍需证言。

所以,我与林绾绾交换。

林绾绾说,她要我保她爹娘性命,还要我将来还她自由。

我同意。

然后,林绾绾把皇后背地里做过的事,全一五一十同我坦白。

我得到证言,便着人安排,计划将皇后一举拿下。

我满门子心思,要为我儿报仇。

可我证据确凿,皇帝却在如何处理皇后上,与我冲突。

皇帝说,皇后目前还于他有用,让我等一等。

我气急,质问他,难道让我儿死不瞑目吗?!

皇帝只说,孩子还会有的。

我可去他的!

我生平,第一次对他起了厌恶之心。

所以,我背着他,趁夜带一条白绫进皇后寝宫,伪装成皇后畏罪自杀。

可皇帝大发雷霆,扇了我一巴掌。

他骂我不顾全大局,居然违背他的意愿。

他罚我禁足三个月。

我忽然一下子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我气昏了头,问他,是不是连当年娶我为太子妃,也只是,看中我的家世背景?

他冷笑,说我知道就好。

他拂袖而去。

禁足的日子,我时常为了我未谋面的孩子流泪。

下人们常常宽慰我,说我刚小产,哭太多,会伤眼睛。

我有时候,也会想起冷宫里的那位。

时至今日,想起她的种种行为,我发觉我竟活得不如她通透。

尤其,我想到林绾绾对我说,让我还她自由。

她对未来仍抱有一丝期望。

而我的青春,我的爱情,我的希望,早已埋葬在尔虞我诈的名利场里。

我对皇帝服了软。

这一次,他力排众议扶我登上皇后凤位。

他倒不是爱我如初。

只不过,如今,只剩我家能够与林家,在朝堂之上分庭抗礼。

很快,他似乎嫌我家势力实在太大。

他把林绾绾从冷宫里放了出来。

他送给林绾绾的宝物堆砌成山,带她游玩,一如当年我初进太子府一般。

宫人们都说,黑美人进了冷宫一趟,开始学会打扮自己。

我见了她,她瘦下来的样子,果然艳冠后宫。

我便明白,皇帝对林绾绾动了心。

男人,谁不喜爱新鲜的、年轻的、好看的女人。

皇帝起了征服欲,他对我说,他想睡什么样的人没有,他要得到林绾绾的心。

可林绾绾油盐不进。

他求而不得。

皇帝越得不到,越是起了执念。

我没空管他,我的再次有喜。

我知道,我的孩子,一定舍不得娘亲,他再一次回到我身边。

这一次,我必不能再让孩子离开我。

我顺利诞下皇子。

我儿满月当天,皇帝撞见林绾绾与九王爷私会。

皇帝一直介怀,林相喜爱九王爷而不支持他的事。

如今林相的女儿,也爱慕九王爷而不是他。

直直戳中他的逆鳞。

皇帝气得失去理智,扬言要杀了林绾绾。

可是,我却看出,林绾绾看九王爷的眼神没有爱慕。

我知晓,爱一个人,应该是什么样子。

那么,林绾绾同九王爷去冷僻处,究竟说了什么呢?

我派人去查,发现林相与九王爷频繁密会。

我便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可我爹说,如今我已生下太子,而皇帝太年轻了,年轻到也许等不到太子登上皇位,便由其他嫔妃生下皇子与他相争。

我爹叹气,说当年他看走了眼。

皇帝,并不是一个好皇帝。

林相虽是他的政敌,与他争吵多过和睦,可彼此都有底线,为的是江山社稷。

而皇帝,争吵时掺杂太多私欲。

皇帝把皇权看得太重太重,重过天下万民。

长此以往,国运必衰落。

我爹打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林相撺掇九王爷意图谋反,弑君篡位,为天下罪人。

我爹平定叛乱,诛杀罪臣,辅佐幼帝治理天下。

而我,好奇怪,眼睁睁地看着皇帝被人算计去死,内心竟毫无波澜。

也许吧,我年少的心动与爱恋,埋葬于失去孩子的那个冬天。

唯有一事。

林相罪孽深重,本应株连九族,千刀万剐。

可我却力排众议,保住了他。

我说,我曾许诺,要留林相一命。我不能背信弃义。否则,你们怎知,将来哪天,我也对你们背信弃义?

到底是唇亡齿寒,老臣们都低头默许了。

我赐林相一家三口毒酒,将他们弃于乱葬岗。

我又命太医瞒着众人,于乱葬岗中喂了他们解药。

我想,我往后余生,也只能这样了。

可至少,我能够站在黑暗深处,望着林绾绾自由地奔向光明的未来。

便让林绾绾,替我去看我从未见过的山河,尝遍我从未吃过的民间小食吧。

有人高处不胜寒,也总有人,应该获得幸福。备案号:YX015G2zxZmwQvMVx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