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一个人阴暗起来可以阴暗到什么地步?

发现妻子有外遇后,我做了亲子鉴定,发现女儿不是我亲生的!这真相唤醒了我阴暗的一面,我开始变态式地复仇……

1

我叫陈鹏,是个自由职业者。

发现妻子第一次在外面有人是在三年前的圣诞节。

我偶然看到她手机里弹出来一条称呼她为宝贝的消息,随后妻子告诉我她有事要出门,而我悄悄跟在她的后面,亲眼目睹她跟一个男人进了酒店。

我并没有像其他被戴了绿帽子的人那样大吵大闹,而是感觉非常好笑。

她回家之后我还很主动的跟她调情,然后跟她亲热,我能够感受的到她的抗拒,但是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

我承认自己有些变态,但是我就喜欢这种她不知道我知道她秘密的感觉。

我跟妻子结婚已经八年了,有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别人都很羡慕我。

可就是这样一个和谐而又幸福美满的家庭,却因为妻子的背叛的行为,即将变得支离破碎。

发现妻子出轨后,我偷偷做了亲子鉴定,发现儿子是我亲生的,女儿却不是,我一时无法接受这个残忍的真相。

我原本是一个乐观随和的人,心理抗压极强,可亲子鉴定的结果,一下子摧毁了我那颗坚韧的心。

从这之后,我的内心开始逐渐阴暗,甚至变得有些扭曲。

如果在正常人看起来,我接下来应该更宠我的儿子,但恰恰相反,我更加疼爱这个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儿。

我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她,每天跟她讲故事做游戏,送她上学放学,给她买最爱吃的汉堡。

当然,我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对她好其实是我复仇计划的一部分。

妻子叫粱燕,说实话她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她善于打扮自己,每次装扮过后也是妥妥的一个大美女。

我很喜欢她,朋友当中也不少人羡慕我,说我娶了一个端庄而又得体的女人,艳福不浅。

最初,我也这样认为,还为此沾沾自喜。

可后来我才发现,她这人不光身材好,性格还外向,很有男人缘,这就让我有点介意了。

我最怕的就是这个,可她偏偏男人缘好到爆。

妻子在我们当地一家公司做现金出纳,在我印象里她这几年总共和三个男人发生过关系,第一个是他们公司的总经理,第二个是采购经理,第三个仓库经理,总之公司的进销存系统负责人全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今天上午的时候,妻子告诉我他弟弟粱磊要来家里玩,让我送完孩子之后买些羊肉,晚上一起涮火锅吃,我点头应允。

我的岳父岳母都是中学老师知识分子,小舅子则是一个好吃懒做不学无术的街溜子。

他高中毕业后开始在社会上瞎混,好在老两口给他搞了一个函授大专学历,逼着考了一个教师资格证,又豁出去老脸给他安排了个小学做体育老师。

来之不易的工作小舅子非但不珍惜还惹是生非,更要命的是居然爱上了网赌,每月的工资花光不说,还欠一屁股网贷,讨债的人天天堵在学校门口,小舅子也就被开除了。

「姐夫,你知道这个网站吧,我告诉你,听我的,你给我一块钱,明天就能弄到两万!」刚推开门,小舅子就开始给我推荐起那些博彩网站。

「小磊,不是姐夫说你,这些东西能不玩就不玩了,趁你姐没回来,我还有点私房钱现在转给你,能还多少是多少吧!」说完话之后,我转给他五千块钱。

从妻子出轨之后,我对小舅子的态度也大为改观。

我变得异常和善,从不对他发脾气,还经常给他零用钱,甚至帮他还贷款,因为他也是我复仇的一枚棋子。

「姐夫,我……」粱磊显然是被我的行为感动到了,他张了张嘴似乎有些哽咽。

我摆了摆手,「小磊,我出去买羊肉了,今天晚上咱兄弟俩好好喝一杯。」

赌狗是不会上岸的,我知道这五千块钱在我买羊肉的途中他就会花光,但我心里异常痛快,我甚至能想到姐弟俩接下来因为我反目成仇打成一团的画面。

2

我越想越兴奋,回来的路上又花一千块买了两瓶白酒,今天晚上确实要好好地喝一杯。

到家之后,从小舅子沮丧的表情就已经看出,五千块又打了水漂,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叫他帮我一起洗菜。

把孩子从学校接回来后,我又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让她下班路上注意安全。

紧接着,我精心地在餐桌上叠了一束玫瑰,盯着周围这些我最亲密但又似乎最遥远的人们,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妻子埋怨我为什么要买这么贵的酒,我说小磊好不容易来一趟,都是一家人当然要隆重一些。

吃酒吃过一半,妻子接了一个电话,她告诉我闺蜜找她有事,她要出去一下,不用管她,让我们继续吃。

我当然明白妻子的小伎俩,临出门前我拉着她的胳膊,「老婆,别舍不得花钱,逛街的时候给自己多买点衣服。」

妻子走后,我打开手机,我早就在她手机里安装了定位监视软件,她每一次的开房记录我都截图保存好,因为这些都是以后我复仇用的东西。

把小舅子送走之后,我开始给女儿讲故事,把剥好皮的葡萄塞到她嘴里,跟她打闹捉迷藏,我把她宠成了公主。

我让她飞扬跋扈,目的很简单,她已经不能没有我,不过假如我跟妻子离婚,我绝不会要她,我就想让她跟着妻子,让她们母女生恨,斗个你死我活。

想到这里,我内心突然非常畅快,工作的激情瞬间增大。

对了,我靠在网上炒基金赚钱。

妻子出轨前,我会把自己赚的钱原封不动的全部都上交上去。

妻子出轨后我想过要转移财产,在咨询过律师之后发现这些都是非法的,研究了好长时间我才想到了办法。

我把自己收入的两成拿出来做家用,而剩余的那些给儿子买了一份成长型的保险,毕竟在这个家里,儿子是唯一一个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人。

我这几年的的收入并不低,即便是两成都会有接近六千元,我告诉妻子这是我的真实收入,因为我在家几乎等同于全职爸爸的角色,妻子也并未怀疑,她做出纳也会有一些灰色收入,算起来每月也有一万左右。

我老家是农村的,父母没有任何收入,房子是岳父岳母付钱买的,两人没有房贷车贷房贷,一万六的收入在这个小县城可以说达到了小康,我们商议好每月存款六千,剩下的一万做家用。

妻子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了,我变态的心理又涌了上来。

我揽住她的腰吻上去。

可能是心生愧疚的缘故,妻子并没有反对我,但她那种欲迎还拒的心理让我得到了说不出的满足。

说实在的,妻子的出轨,让我彻底像变了一个人,加上亲子鉴定的真相,似乎唤醒了我阴暗的一面。

我好像个疯子一样!

真的,此刻,我就是一个疯子!

妻子洗澡睡过去之后,我则打开手机观看之前保存的那些证据。

为了防止丢失我注册了好几个网盘账号,甚至还将其保存的 u 盘里藏在自己的老家。

别人眼中的这种羞耻与侮辱,在我头上却有种说不出的畅快,我要做的是慢慢积累,一直等到最后再爆发。

几乎每个周末我都会去趟岳父岳母家,目的很明确,表表孝心,提前为最后的大爆发做准备。

3

第二天是周六,妻子说公司要加班。

我在商城花了两万二给岳母买了一套按摩椅,然后又给老丈人买了两条软中华,这钱花的一点也不心疼。

岳母跟岳父都是那种传统的人,即便我有一种入赘他们家的感觉,但他们二人并没有为难歧视我。

相反,他们处处帮我,让我能够在这个城市立足,所以买这么贵重的东西有三分之一的感情是为了报答他们。

当然剩下的三分之二,是为了报复。

「小鹏,家里的电器都是你买的,你还有孩子要养,工资也不富裕,以后可不能买这些东西了!」岳母指着家里的电视机,空调,还有那套旋转餐桌,这些都是妻子出轨之后我给他们添置的。

岳母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从她的眼睛里能够看得出来,她还是满心欢喜。

我把烟递给岳父,熟练地拆开箱子,把按摩椅摆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说道:「爸,妈,您二老上课时间长了颈椎不好,这个按摩椅专门负责治疗颈椎的,钱不钱的无所谓了,我家住的房子都是您二老买的,没有您二老,我在这里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说到这里,我略微叹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声音哽咽,「妈,您上来试试,试试舒服吗?」

「哎!小鹏啊,你,你比小磊那个败家子可强多了!」感性的岳母被我的情绪感染,也有些泪眼婆娑。

我抬起手装作擦泪,其实是为了挡住了我冷笑的嘴角。

「姐夫,你来了啊?」小舅子经不起念叨,推门走了进来。

原本的温情被小舅子的意外出现给打破了。

岳母阴着一张脸坐在按摩椅上,一句话也不说。

至于岳父,看到梁磊后,脸色瞬间耷拉了下来,二话没说,气得直接扭过头去。

这场面,实在是太滑稽了!

「哎呦,小磊回来了啊。」我急忙招呼了一声,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氛围。

梁磊一直在外面租房子住,这几年为了给他还贷款,岳父岳母钱的钱让他败了个底朝天,他轻易不会回家。

凭我对小舅子的了解,他这次回来,肯定有所企图!

果不其然,梁磊告诉我们,他跟一个女孩谈恋爱已经谈了半年了,现在两人准备要结婚,女孩没别的要求,就只想要一套房和一辆车。

听完梁磊的话,岳父勃然大怒,「这些年给你攒着买房的钱全让你小子败光了,你现在还有脸来跟我要钱买房买车,我拿什么给你买?」

梁磊从小娇生惯养,岳父的话让他非常不满,他扯着嗓门朝岳父喊道:「你能给我姐买房,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买?」

小舅子没大没小的,说的话又很冲,岳母听后气得扬手就想要打他。

我见状,连忙拦在前面,「妈,您别激动,小磊说得没错,他现在既然想要结婚了,肯定是准备改过自新了,您二老放心,小磊呢就是我的亲弟弟,房子和车的事,我来想办法。」

说完,我情不自禁地又笑了,因为一个异常邪恶的念头在我脑子里产生了。

4

我的话让梁磊顿时喜笑颜开。

「姐夫,我可就全靠你了!」他丝毫不顾及父母就在身边,直接揽住我的肩膀,「姐夫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回家之后,我就把这事开门见山地告诉了妻子,想把房子抵押出去,而抵押得来的钱给小舅子作房子的首付。

不料,我的话让妻子瞬间就怒了,「陈鹏,你平时给小磊塞钱买东西也就罢了,把咱们的房子抵押出去给他买房?亏你想得出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个不争气的样子,你脑子是不是让驴给踢了?」

妻子说到这里,突然哭笑不得地盯着我,「陈鹏,小磊到底是谁的弟弟?为什么你比我还要关心他?」

我抓住妻子的手,苦口婆心地解释道:「老婆,当初要不是爸妈给咱们买下房子,咱俩也不能过得这么舒坦,虽说小磊是有些不着调,可再怎么说,他也是爸妈的亲生骨肉,现在有难了,咱俩不帮谁帮?」

说完这番话,我心里不禁又冷笑了起来,但脸上却还保存着刚那种谄媚,那种低姿态的仰望。

妻子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我的话,她张张嘴,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我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一半了!

房产证上写的是我妻子自己的名字,而且还做了婚前财产公证,房子属于妻子一个人的。

所以呢,房子抵押出去和不抵押出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抵押出去拿到钱给一个赌狗买房?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就乐开了花。

因为我知道,小舅子永远改不了他那好赌的毛病!

我闭着眼睛都能猜到这件事的结局,肯定会全部打水漂。

「那抵押得来的贷款可以给小磊付首付买房,可是抵押贷款怎么还?」妻子又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亲爱的,这件事我会跟妈好好谈一下,要么让小磊还,要么就咱跟咱妈两家一块把债务接过来。」说到这,我又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老婆,等小磊结了婚有人管了,就轮不到咱们操心了。」

「唉!」妻子万般无奈,叹息声中其实已经同意了我的提议。

妻子一直做现金出纳,跟银行的人也非常熟,抵押贷款根本就轮不到我出面。

而我也不想出面,毕竟签名按手印有可能会影响到我之后的征信,就小舅子那副尿性,我估摸着到时候他们全家人都得变成老赖。

办房贷那天,我开车拉着小舅子去银行。

透过妻子跟房贷专员打闹的动作以及略带暧昧的言语,让我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弄不好他们两个也有关系。

我跟小舅子要了支烟,还没点上,就突然控制不住地大笑了起来。

5

「姐夫,你怎么了?」梁磊被我的样子吓到了,诧异地看着我。

我连忙收起笑容,不过说心里话,我打心眼里就是高兴。「没事儿,姐夫就是高兴,就是高兴。」

见小舅子还是不明所以,为了掩饰我脸上的那种兴奋,我连忙找了个理由。「我想着房子的事给你解决了,剩下的就是车了,车子问题好解决,你们结婚的时候,我给你买一辆。」

「谢谢姐夫,你对我太好了,我能有你这样的姐夫,真是三生有幸。」

我心中一阵窃喜,拍了下他的肩膀。「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就客气了,以后你给我争点气就行了,爸妈年纪大了,别让他们再操心了。」

「放心吧,姐夫,我一定洗心革面。」梁磊笑着说道,内心却打着他的如意算盘。

我看着小舅子那得意的神情,也不禁跟着笑了起来。

只是我们笑的原因不同,毕竟都各怀心思。

「小磊,贷款总共三十年,每月还两千七,你可得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贷款还不上房子可就收回去了!」小舅子签完字之后,妻子一脸庄重地敲打他道。

「知道了,姐,你怎么跟咱妈一样磨磨唧唧的。」梁磊有些不耐烦地把购房合同塞进包里。

妻子无奈地摇摇头,又盯向我,「陈鹏,你先回去接孩子,我跟宋经理还有点公司上的业务要聊。」

说到宋经理的时候,妻子暧昧地将头发拢到耳后,那个动作撩得宋经理心里直痒痒。

看到这里,我已经心知肚明,这两人八九不离十,有不正当的关系。

我赶紧拉住宋经理的手,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我们两个人是一个战壕的战友。

「宋经理,梁燕公司的事可就拜托您了,您可得多上点心,尽可能地多帮帮她,免得她回公司被老板骂,拜托了哈!」说完,我轻轻地婆娑了一下宋经理的手背,同时我看到了宋经理眼神中的窃喜。

哈哈,这种能看透别人心思的快乐,我真是太喜欢了!

回去的路上我告诉梁磊,如果贷款真的还不上了,就打电话给我,我来帮他想办法。

小舅子感激得不行,「姐夫,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等我以后发达了,肯定好好报答你。」

「好,那我等着,等着你发达的那一天!」

妻子回来的时候,她嘴唇上口红的色号都变了,我无暇关注这些,而是把她回来的时间点记在自己的证据簿上,这以后可有大用处。

在床上妻子居然很主动,着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刚从外面偷了回来,还这么主动,不是心虚是什么,是害怕我发现破绽?

「陈鹏,你说小磊到底能不能改掉他的那些坏毛病?」

面对妻子的主动,我显得有些抗拒。我借口腰疼,终止了她的狂热。「你要相信小磊,浪子回头金不换,小磊都发誓了,再说了现在有女朋友管着他,绝对没问题。」

「但愿如此,希望从今往后,我这弟弟能彻底让我省心。」

「会的,好了,累了吧,快睡吧。」

妻子见我实在没那意思,正好收起那种因为愧疚而要弥补我的念头,翻过身去睡了。

我扭头看了下妻子,忍不住诡异一笑。

6

我那赌狗小舅子的脑子有问题我是清楚的,但我没想到他的脑子居然这么有问题,贷款合同签了还不到半个月,梁磊居然利用这份合同做了一个二次贷。

二次贷只有五万块钱,一个小时不到让他输了个干干净净。

梁磊为了堵窟窿,又做了几份假的网签合同,找非法小贷公司弄了十五万,一把梭哈,余额又变成了零。

我虽然早就预料到了,可万万没料到,这一切来得如此之快。

「小磊,不是姐夫说你,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以后不碰赌了吗?你怎么就是不听呢,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和你姐的?」我强忍住内心的喜悦,刻意佯装出一副责备的样子。

但我脑子里却在想着,小舅子,好样的,超额完成了任务!

「姐夫,我求求你了,你借我两万,我就要两万,有了这两万,我立马就能翻身,姐夫你放心,我已经掌握他的套路了。」

「不行,不能再赌了,赌博害人害己,我不能再让你碰了,别说两万了,两千都不行。」

「姐夫,真的是最后一次,你看着我玩,你看着我玩行不行?!」梁磊眼泪跟鼻涕横飞,他蹲坐在我身边,几乎都要给我跪下了。

「小磊,两万块钱我有,如果放在昨天之前,我肯定拿给你,可是……」说到这里,我朝着自己最敏感的位置重击了一下,剧痛让我瞬间从椅子上滑下来。

就这样,我顺势跪在了小舅子的面前。

要想复仇计划成功,我必须要演好这出戏,要演好这出戏,就一定要哭出来。

7

其实,我的内心是不痛苦的,必须保持肉体的痛苦,对自己的暴击让我的神经得到快速地收缩,眼泪也随即喷涌出来。

「姐夫,你怎么了姐夫?」梁磊见状,当场就蒙了。

我在小舅子眼里始终是一个照顾着他的好姐夫形象,此刻我突然变得如此懦弱,让他根本无法适应。

「小磊,你姐,你姐她……你姐外面有人了!」我环抱住小舅子的肩膀,鼻涕和眼泪全部都流到了他的脖子里。

「不会吧?姐夫,你别这样,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啊?」梁磊轻轻把我推开,略有些严肃地问道。毕竟出轨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把怀疑妻子跟银行信贷宋经理有染的事情告诉了他,然后又拿出了我自己所掌握的部分证据。

「小磊,我不想活了,我这么爱你姐,我把她当成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可她呢,她居然……居然……」说着我继续嚎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弓起身子,用头重重地撞向身旁的衣柜。

我的冲力够大,再加上自己是故意为之,小舅子根本就拉不住我,结果我脑袋直接磕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流了一地。

「姐夫,你不能死啊,想想孩子!想想我!」梁磊慌了,一时都有些说秃噜嘴了。

「姐夫,你别管了,我去找那个狗男人算账!」梁磊说完站起身就想往外冲。

见状,我死死拉住他的衣服,「小磊,不行,你把事情捅破了的话,我跟你姐就彻底过不下去了!我求你了!你别去!千万不能去!」

我跪在地上开始给小舅子磕头,鲜血把地板砖涂成了红色。

梁磊只能蹲下身子暂时替我简单包扎,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跟我说什么。

人的生命没有那么脆弱,多道口子不一定会死,虽然我心里在冷笑,但脸上却保留着不甘,无奈,手足无措。

「小磊,你答应我,这件事只有咱们两个知道。」我抓住梁磊的手,苦苦哀求道:「小磊,我求你了,我不能没有你姐!」

梁磊虽然十分为难,可还是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我露出释然的笑,然后掏出手机给妻子打了过去,按下免提键之后,我示意小舅子噤声。

「老婆,你快下班了吧,我有点事找你。」

「什么事?」妻子问道,声音平淡里带着一丝疲惫。

「小磊找我借两万块钱,你批准一下吧。」我故意装出轻松的姿态。

「陈鹏,我他妈告诉你,你就是个傻逼,梁磊那个王八蛋,他拿合同去贷款了你知道吗?你居然还想借给他钱?我告诉你,一开始把咱们的房子抵押出去给他付首付,我就不同意,你非得在这乱整,出馊主意,现在怎么弄吧!」妻子突然对我大发雷霆起来,嗓门之大,是从未有过的。

隔着手机屏幕,我都能幻想出她此时的面部表情,肯定不是一般的狰狞。

我慌乱地把免提键关掉,然后又装作关心地问道:「老婆,这些事你都是听谁说的?」

小舅子的面部已经有些变形,他张着大嘴,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

「要不是信贷部的宋经理好心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陈鹏,你算是把这个家给败完了!这个家彻底毁在你手里了!」

虽然免提键已经关掉,但妻子歇斯底里的声音还是传了出来。

「够了!够了!」梁磊实在是忍受不住了,他大叫着,想要把手机从我手里抢过去。

我可没有这么傻,在他嚎叫着抢手机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挂掉了电话。

我拉住梁磊,佯装着劝慰道:「小磊,你冷静一下,你冷静一下,别激动!」

「姐夫,你放开我,那个姓宋的狗杂种,我看是活得不耐烦了,我现在一屁股烂账,我也不活了,我要跟他同归于尽!我要弄死他!」梁磊一把挣开我,推开门跑了出去。

小舅子走后,我已经笑得不能自已了。

8

真的,在我的报复计划里,根本就不想对这些奸夫怎么样,因为我感觉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姓宋的这个狗男人我却很反感,身体不行还出来偷人,图啥呢?难不成仅仅是变着花样地睡女人?

梁磊现在基本上已经疯了,就冲刚才那个架势,姓宋的这次估计要给自己送终了。

我拿出藏了多年的好茶闷上,然后点上一支烟。

本来我没想这么快就启动复仇的,可梁磊这个败家玩意儿败家速度也太快了,没办法,这是逼我要快点行动。

我打开电脑进入网盘,妻子每一次出轨我都会做一个文件夹,文件夹里面包括文档,相册还有视频。文档我会记录我妻子和哪个男人去的哪个宾馆哪个房间,在里面待了多久几点离开,而这些都会有我的照片以及视频佐证。

每个文件夹里都会有一张特殊的照片,那就是我和女儿睿睿的亲子鉴定报告单。

我盯着右下角的统计,共计二十七个文件夹。

三年时间里,妻子出轨被我发现了二十七次,隐藏的次数我不得而知,这样一算,她出轨的频率并不低。

我把所有的东西做成一个压缩文件,还把几个视频着重摘了出来,然后做了网盘分享。

我并没有立即发送出去,我想等到明日凌晨再发布,发布的对象是我跟妻子同在的家族成员群,还有我们的共同好友。

当然,我更希望发给那些奸夫的妻子,可苦于没有联系方式,这点暂时做不到,只能再等合适的契机了。

好茶不过三,我略做喘息,就直奔岳父家。

我有岳父岳母家的钥匙,这个时间他们还没有回来,我瘫坐在沙发与茶几之间的过道里,把略微结痂的伤口重新恢复新鲜,让血再次流出来。

接着我打开手机所有的应用启动耗电模式,电量很快消耗掉,自动关机了。

楼梯里传开了蹒跚的脚步声,随后是老两口的交谈,他们好像是在说梁磊这次谈婚论嫁了,能不能改掉之前的毛病等等。

钥匙插入的声音让我突然有些后悔,我不知道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在报复这件事上,我觉得自己过于阴暗了,甚至有点疯狂。

正当我内心开始摇摆之时,我又听到岳母说,多亏梁燕嫁了个好老公,这话无形地刺激了我,我又坚定了自己的报复计划。

梁燕啊梁燕,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出轨之前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考虑过后果吗?考虑过离婚后儿子和女儿的感受吗?

「啊!」岳母打开灯的一瞬间,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我,她先是惊讶地叫出声来,当看到人是我之后又疾跑了过来。

「陈鹏?你怎么了?老梁!快,快打 120!」我脸上的血让岳母惊慌失措,她慌乱地指挥着身后的岳父。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你们啊!都是我不好,真的,都是我不好!」我故技重施,抱住岳母,这一刻我真的有些委屈,这些年的一切都化成了泪水,全都涌了出来。

「怎么了?小鹏,你怎么了?」岳母毕竟是个女性,又是个老母亲,我的歇斯底里一方面让她害怕,另一方面又让她心疼。

「妈,小磊,我对不起小磊啊!小磊……我找不到他了!」我没有直接把妻子供出来,而是继续打着小舅子的牌,虽然他不争气,但他毕竟也是两位老人的亲儿子,这张牌最好使。

9

「梁磊?这个败家子又怎么了?!」岳父拿来了止血带跟毛巾,一辈子大男子主义的他居然为我擦起了脸。

我省略掉前面告诉梁磊关于妻子出轨的事情,就说梁磊在听到妻子的电话之后去找宋经理报仇了。

「什么?他,他,他又贷款了?又去赌钱了?!」老丈人听完我的话,手中的洗脸盆都掉在了地上。

「爸,妈,钱没了咱们可以再赚,但是我害怕呀,我害怕小磊去把那个宋经理打一顿,到那个时候,他可就背上黑历史了!」我继续伪装着。

「小鹏,让他打去吧,不用管,打死了也就打死了,他要是死了,你就是我们家的儿子,没有他我们老两口照样过!老头子,我说的对不对?!」

岳母突然变得异常镇定,她把我扶坐到沙发上,然后盯向岳父,仿佛是在等着岳父做一个回答,一个改变所有人命运的回答。

岳父刚才受的刺激很大,他用手轻轻抚着胸口,然后紧盯着我,「没错,小鹏,他死了就死了,你来做我们的儿子,就当我们没他这个儿子!」

我的心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我变得非常纠结,我想不到岳父岳母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就在我思索再三想到要放弃的时候,岳母的手机响了。

「妈,陈鹏是不是在你那?为什么没去接孩子?他难道还嫌这个家不够乱吗?他难道非得把我折磨死才甘心吗?」妻子的声音又是句句扎心。

我突然咧着嘴笑了,我跪在地上给岳母磕了一个头,「妈,原谅我吧,我做不了您儿子。」

随即,我又把头朝向了岳父,「爸,梁燕她,她外面有人了!」

「陈鹏,你胡说什么呢?」妻子已经听到了我在电话这头的哭诉,她语气瞬间就变了。

「爸,梁燕公司的销售经理,采购经理,仓库经理,他们三个都跟梁燕有过那种关系,还有给小磊办贷款的宋经理,也跟她是相好,小磊就是因为听我说了这个,才去跟那个姓宋的拼命的,爸,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这个家啊!」我的话说完之后一阵寂静,只有我头部叩击地板砖发出的咚咚声。

「梁燕,小鹏说的都是真的?」岳母问这话的时候,嘴唇都有些哆嗦了。

「妈,你别听他在那里胡扯!别听他胡扯!你等我回去,我这就回去!」妻子的大叫声像极了一条疯狗。

「爸,妈,梁燕出轨我也能忍了,可是睿睿,睿睿不是我的亲生骨肉!」我用颤抖的手拿出口袋里早已准备好的亲子鉴定书,然后递给了岳父。

「啊,这……」

随着一声撕裂的喊声,紧接着我看到岳父嘴唇发青,一只手捂在心脏的位置,跌倒在了地上。

「老梁!老梁!」

「爸!」

岳父被急救车拉走,岳母抱着我哆嗦得像个筛子。

医生说岳父是急性心梗,已经重度昏迷了,现在在重症监护室里,请家属随时做好心理准备。

听完医生的话,我逃一般地离开了医院。

我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嘴里嘟囔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本不想这样的,我本不想这样的……怎么变成了这样子!

我真没想过要伤害岳父岳母,只是想单纯地报复下妻子而已,

让她在亲人面前丢尽颜面而已,可事情怎么就失控了呢。

想到这,我的内心一阵阵的刺痛,我有些懊悔,刚才太冲动了,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要是岳父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

带着一种极度矛盾而又悔恨的心情,我打的去了车站,悻悻地坐上了回老家的车。

接下来的几天,我没有打开手机,我就静静的躺在床上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我所做的一切到底是对还是错。

10

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妻子的出轨对我打击真的很大,也正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轨,让我心理变得阴暗而又扭曲。

可这样的报复方式,是否真的能够平息我内心的不甘呢?

我扪心自问,没有答案。

我的父母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我也并没有打算要把这一切跟他们坦白,我只是告诉他们跟堂客起了些冲突,过几天就回去了,让他们不用担心。

老实巴交的父亲给我带了几包烟,「小鹏啊,人家对咱们不错,还出钱买的房子什么的,你以后对他们说话要客气些。」

我抽出烟递给父亲一根,「客气,一直都很客气。」

打开手机,我不想接任何人的电话,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后,借着 wifi 打开微信。

接二连三的消息顿时弹了出来,结果导致我手机不堪重负,卡机了。

我足足等了十几分钟才恢复正常。

小舅子的消息很劲爆,他发的是一段宋经理跪在地上向我道歉的视频,两人的衣服都撕扯破了,宋经理满脸都是血,看样子伤得不轻。

我看了一下视频发来的时间,差不多是岳父刚刚晕倒的时候。

妻子的消息有差不多上百条,我点了查看未读,对话框向上滑动了接近半分钟才停下。

「你死哪去了?打你电话居然关机,幼儿园刚打电话来,说没人接孩子!」

「陈鹏,你他妈的还是人吗?我跟你结婚图过你什么?我为你生孩子,做了那么多,你居然去我爸妈那里诬陷我!」

「你个狗东西,为什么关机?!你现在在哪里,马上滚来医院,回家取三万块钱。」

「好老公,你在哪里,医院这边我忙不过来了,孩子还在幼儿园,老师又打电话来了,老公,我错了,我不该凶你,你赶紧来医院行吗?」

「狗日的陈鹏,你个傻逼,你他妈的凭什么跟我玩失踪?我哪里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说的那一切都是自己凭空猜测的,都是扯淡,我心里爱不爱你,你难道不清楚吗?」

看到这里,我冷笑了一声,妻子一会儿对我辱骂,一会儿又向我道歉,没了我,她的生活已经乱成了一团糟,至少在最需要我的时候变成了乱麻。

可她在出轨之前,想过这些吗?考虑过后果吗?

「陈鹏,你能接我电话吗?我想跟你谈谈。」

「你死了吗?回话!」

「老公,求你了,接我电话好不好?」

「陈鹏,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你居然利用小磊,他杀人了你知道吗?他被警察抓走了!」

「老公,我求你了,我错了,你接我电话行不行?」

「我错了,你看看闺女,她找你呢,找爸爸呢,你回来好不好?」

这句话的后面附着闺女睿睿的一段视频。

我轻轻点开,加载了几秒钟后,我看到了闺女的那张被我宠坏的脸。

「我吃汉堡,我不要在医院!」

「睿睿,姥爷正在住院,这里是医院,你小点声,你快跟爸爸说,让爸爸赶紧回来。」

「我想吃汉堡,爸爸就会给我买,你为什么不去给我买?你个臭妈妈!」

看到这里,我刚想笑,眼泪却哗地一下涌了出来。

对,我的初步目的虽然达成了,可转念一想,要是离了婚,对女儿的伤害太大了,我那么宠她,她什么都依赖我,要是我不要她的话,对她太残忍了!

之后的微信,妻子几乎都在乞求我,让我赶紧出来,因为现在整个家庭所有的重担全部都放在了她一个人身上,她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各种忏悔。

岳母居然还给我发了一段语音,大意就是就算梁燕对不起你,但我还是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家人,现在在家里忙得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问我能不能出面帮着忙活一下。

我把所有消息都标记为已读,伸个懒腰准备出门,又来了一条微信消息提示。

「陈鹏,你赢了,爸死了,你这次满意了吧?」

我为之一顿,内心世界轰然塌陷。

11

岳父葬礼那天,小舅子因为故意伤人罪正在被公诉开庭。

梁燕在在灵房里嚎啕大哭,我闺女睿睿则大闹灵台,还打翻了供桌。

岳母搂着我儿子,泪似乎已经快哭干了,她像傻了一般,两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这情景是那么的真实,又是那么的残酷。

我混在吊唁的人群里,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精神以及心灵上的谴责,我冲进灵堂里,用尽全力拿头撞击着地面,嚎啕大哭起来。

人都已经死了,还谈及什么恨与不恨?

我突然感觉这一切荒诞无比,身为罪魁祸首的我似乎才最应该是成为骨灰盒里的那个人。

按照计划,我只是想报复下妻子,结果没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岳父对我那么好,对我比对他亲儿子还要亲,而我却间接地害死了他。

我就是个疯子,更是一个罪人!

我瞥了一眼妻子,显然,我的突然出现让她似乎有些惊慌。

而我刚才的表现则稳定了她的心神,她心里清楚,我已经原谅了这一切。

红白理事会的负责人给我戴好黑纱,穿好孝服,示意我跪在妻子旁边,我连拖带爬地过去,跟妻子并排跪好。

我鬼使神差地去拉妻子的手,她略做抗拒,又顺从地握在了一起。

吊唁的人开始逐一行礼。

我看到了排在后面的一对夫妻,那男的正是我妻子的领导。

我心里有些犯恶心,快到他时我便躲到一旁抽烟,斜着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家属答谢!」

妻子的领导揽着妻子的肩,在一旁安慰道:「梁燕,要振作起来,坚强起来!」

我冷笑了一声,骂道:「畜生!」

但妻子的领导随即把手划到我女儿的脸上,他笑眯眯地捏了捏睿睿的脸。

领导的举动让妻子的脸上露出了我从未见过的那种祥和,那种侵入骨髓里的爱意。

我瞬间反应了过来。

这是他们三人在我眼里的第一次同框,这一幕对我的冲击力太大了,直接摧毁了我内心的最后那道防线。

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睿睿那么可爱,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有一张圆圆的肉脸,笑起来很迷人,也特别治愈,明明是我的贴心小棉袄才对,可为什么偏偏是那个畜生的?

梁燕,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出轨寻求慰藉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给别人生孩子,让我来当这个冤大头?

我越想越崩溃,本想原谅她的那颗心,这次被彻底刺激到了。

我把烟头用力地碾碎,打开手机,把所有的证据毫不犹豫地都点了发送。

此刻的我已经失去了理智,我又疯了!

现场吊唁的亲朋好友很多,先是有一个人掏出手机,紧接着收到信息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面面相觑,低声耳语,然后开始对着梁燕指指点点。

梁燕意识到了不对劲,赶紧怂恿领导离开。

我自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快步冲了过去,把手机拿给了梁燕领导的妻子。

尽管有些荒唐,但是我想让这个女人知道真相。

梁燕的领导看到视频后,脸色骤变,放弃了对梁燕的安慰,甩开妻子的手,狼狈地逃离了现场。

梁燕领导的妻子当场崩溃,骂骂咧咧地追了出去。

接下来,全场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了哭声,没有了悲伤,一群看热闹的人戳着梁燕的脊梁。

他们那幽怨、愤怒、惋惜、无奈等等一系列的眼神,足以把她撕碎,社死!

梁燕好像中了魔魇一般,她站起身子却又突然跌倒,又站起来,又一次跌倒,她开始抓狂大喊,怨恨的尖叫声刺进我了的鼓膜。

「陈鹏,你个疯子!」

「你就想报复我对不对?」

「你这样做,不就是想让我当场社死吗?」

「你成功了!你满意了吧?」

「陈鹏,你不得好死!!!」

现场混乱起来,紧接着便开始失控,场面越来越乱。

我看到这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内心淤积的不甘与屈辱,似乎瞬间得到了释放,我忍不住又笑了,只是笑中带着泪花。

12

「陈鹏,笑什么呢?」

感受到有人推我后,我猛地坐起身子,睁开惺忪的眼,发现妻子正站在我面前。

我去,原来是个梦!

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做这样的一个梦,梦到自己妻子出轨了不说,还多了一个女儿!

「做了个梦,怎么,我在梦里还笑了?」我笑着问道。

妻子白了我一眼,指了指睡在我旁边的儿子,「亏你笑得出来,你也不看看,你干的都是什么事,让你在家带儿子,你睡着了也就罢了,还把被子都裹在自己身上,把儿子晾在外面,有你这样当爹的吗?」

我连忙拍了下脑门,把被子盖在儿子身上,看到儿子睡得这么香甜,我忍不住俯下身子,宠溺地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赶紧起来做饭去,一会有惊喜给你。」

「什么惊喜?」我好奇地看着妻子,心想,孩子睡着了,这正好是个机会!

妻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瞥了我一眼,指了指我。「你想多了,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你没机会了,看看吧。」

说完,妻子把包打开,递给我一张纸。

我接过一看,愣住了,是一张 B 超单子,只见上面写着:子宫体积增大,形态饱满,宫腔内可见 3.3×1.8×2.1cm 回声,内可见卵黄囊,探及胎芽及原始心管搏动。超声诊断,怀孕。

「老公,找人算过了,是个女孩,你有小情人啦,惊喜不?」

「真的吗?」我跳下床,一把抱住妻子,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从去年开始,我们就计划着要二胎,在妻子排卵期,一直小心翼翼,各种配合,可始终没怀上,可没想到,现在妻子居然真的怀上了。

有了儿子,再来个女儿的话,就可以凑成一个好字,简直完美!

妻子突然挣开我的胳膊,「好了,快去做饭吧,一会儿子醒了该饿了。」

我点点头,收拾了一下,便去厨房忙活了起来。

今天是圣诞节,加上妻子怀上了二胎,我心情大好。

我做了一桌子的拿手好菜,还精心地在桌子上叠了一束玫瑰,然后又跑出去,花了一千块钱买了两瓶好酒,我决定晚上放开了喝一回,好好地庆祝下。

回来后,我开始招呼妻子和儿子吃饭,待他们坐下后,我给他们分别倒了一杯榨的果汁,接着给自己倒上一杯白酒。

我酝酿了几秒钟,来了句开场白:「老婆,谢谢你,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你辛苦了,我爱你,来,我先敬亲爱的老婆一个。」

「你干什么,当着孩子的面,也不害臊!」

我冲儿子笑笑,端起酒杯,绕到妻子身边,刚想和她碰杯,这时她手机的微信提示音忽然响起。

我下意识地瞄了一眼,那条微信消息里的宝贝两个字是那么扎眼。

我佯装没看见,和妻子碰了下杯子后,把酒一口闷了。

这个酒,是我最喜欢喝的,因为喝了不上头。

然而,不知怎地,今天晚上这才刚喝了一杯,我就感觉上头了……

(全文完)备案号:YX115kgDyYx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