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女朋友超可爱是什么体验?

我女朋友,聚会后喝醉后大哭,还到处抓人问有没有人爱她。

尴尬是真的尴尬,可爱也是真的可爱!呜呜呜……

这事儿还得从那次手术开始说起。

「脱裤子。」

「双腿叉开。」

我躺在手术台上,走进来的主刀医生一边洗手一边命令道。

她站在我双腿正对的方向背对着我做准备工作。

医生怎么是一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美女啊。

这可是包皮手术……

我有点慌,但还是听从了指示,脱掉了裤子……

对,我是医学生,女医生是很正常的事,不用大惊小怪。

但很不幸地,那天,死党钱多多刚好把我的外科学笔记还给我。

美女医生看了一眼我带来的东西。

「医学生是吧,开学大四应该也要实习了,也好……你等等……」

过了一会儿,美女医生又带了两个女生回来。

我一下就震惊了……

「她们是来……实习的吗?」我结结巴巴地问道。

美女医生都没看我的脸:「嗯,刚好你可以预习一下。很多患者都不愿意配合,好在你来了。」

好什么好啊!我也不愿意配合!而且我实习又不会选泌尿科!预习个什么鬼……(虽然也由不得我选)

但是身为一个医学生这个时候拒绝的话也太没有职业操守了……

我看了看两个面色潮红的女生,脸霎时也变成了同款色系。

不对,这里肯定是妇产科,从医生护士到实习生都是女生。

我肯定走错了……

天知道为了避开熟人,我特地来到了友校的医院做手术……

竟然还是难逃一劫……

「再大点。」

美女医生淡漠的语气把我拉回现实。

我无助地看向她,她也刚好看着我。

美女医生那双眼睛真的是明眸皓月,秋水含睛。

「腿再张大点。」她看我没动继续强调道。

「不能更大了……」我的声音颤抖着还有点破音。

我现在腿软。

这么多女性一起盯着我下体的场面也太诡异了……

我不是患者,而是那几个学生就好了。

给这样的美女打下手的话,就算来泌尿科我也愿意啊。

但我现在下半身一丝不挂,四仰八叉地躺在手术台上,就像是一只正在做绝育手术的小狗。

「孟婷,你去帮他。差不多了就给他备皮。」

我才注意到,美女医生的声音竟然也是这么婉转动听,温柔中还透着一丝坚定。

等等,备皮……不是应该由护士来吗……(备皮是什么请百度……)

但是手术台上听到这句话真的好冷漠……

「嘶……」

名叫孟婷的女生显然很听从美女师尊的教导,抓住我的两条小腿往两边用力给我一掰……

隐隐约约我感觉有液体从我眼角流下。

不行,我好歹也是个医学生,这是学术上的事!

我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放弃自己所有的廉耻。

「大家看好,备皮的时候要逆着毛发生长的方向刮……」美女医生开始现场教学。

我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仔细看的话,美女医生真的是我喜欢的类型。

不是美得艳丽那种,长相很舒服。

怎么说呢,「赏心悦目」。

如果是另一种情景相见的话我肯定去要联系方式了。

但是随着我的思绪发散,我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

不要起反应,不要起反应,我努力地深呼吸。

「孟婷,薛紫莹不要害羞,好好看着得考。」

她都只关心自己的学生,不管我……

我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主治医生是美女就算了……为什么连实习都是两个女生啊……我到底造了什么孽。

我感觉我不是来做包皮手术的,我现在应该一边大叫着一边生个孩子才对!

我想冲出这间手术室。

但是就算冲出去我应该也会被我的好哥们儿钱多多抓回来。

算了,横竖这一刀都得割。

不知怎的,眼泪开始不住地流。

那台手术,美女医生一边指导学生一边安慰我。

上药,碘伏,针头扎进了皮肤……

撕拉……

手术很顺利,短短半个小时却格外漫长。

整场手术我是哭着做完的。

结束后,友校的小伙伴把我扶起来安慰我:「割得很漂亮,你别哭了。」

我哭的更大声。

美女医生看着我:「包皮要带走吗?」

我擦了擦眼泪,这块肉好歹也陪了我二十一年。

我知道我不带走就会被扔进医学垃圾桶。

我点了点头。

因为即将开学的缘故,我没有住院直接回了家。

离开医院的时候,我发誓我以后当医生时,一定要更多地考虑患者的感受。

2

虽然很想再见到美女医生,但是因为那场手术给我留下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

我打算后面自己拆线。

新的学期开始,美女医生……居然成了我的新外科学老师。

因为外科学是很重要的学科,那天我和钱多多很早就去占座了,前排。

但是走进来的竟然是那个「最美的噩梦」。

我看着高瘦窈窕的她袅袅娜娜地走到讲台上。

台下的同学欢呼一片。

我埋下头戳了戳钱多多的胳膊:「外科学老师不是老李给我们上吗……」

还没等多多回答,就传来了熟悉的美女医生的声音。

「李老师这学期出国交流去了,今后一年我就是你们的代课老师。我叫夏暮。好,今天的课程主要是……」

她不会认出我吧,不会吧,我们还要相处一学期啊。

任谁都不愿意女神对你的第一印象是一个哭着割包皮的患者吧!

何况她还是我老师……

那堂课我上得战战兢兢,我为什么要选这么前排的位置啊。

但是她好像不记得我了。

我一直偷偷地看她,她都没有特意看过我。

也对,她每天患者那么多,不记得我是正常的。

两节课总算结束。

我收拾好东西打算和钱多多离开。

一个黑影出现在我眼前:「王钉钉留一下。」

我心想完了。但是马上意识到,不对啊,我是班长……留我下来也很正常。

我整理了一下情绪,站起来:「好的老师~」

钱多多给了我一个不可言说的笑容之后就很没有义气地跑了。

夏暮老师问了我一些班级情况然后说了一下作业安排。

「那老师我先走了。」

我长舒一口气,打算离开。

「恢复得怎么样?」

我身下仿佛吹过了一阵冷风。

我感觉我的笑容都僵住了。

我应该回答什么,长势喜人吗!

「谢谢老师……恢复得不错……」

她为什么还记得我啊……

夏暮老师总算收拾好了书:「跟我来吧,该拆线了。」

我一时竟找不到理由拒绝。

夏暮老师把我带去了校医院。

「先把裤子脱了吧。」

我现在只能庆幸今早出门我洗了澡。

没想到再次见到美女医生我还是半裸的状态。

我唏嘘人生真是祸不单行。

「愈合得不错。形状很好。」

听听,夏暮老师在夸我!

不对……老师你真的是个人类吗!

「谢谢……」

我望着天花板……夏暮老师专心地给我拆线。

气氛真是尴尬又微妙。

我咽了一口水。

我想要是有人路过窗户的话,看到的景象就是我脱着半截裤子望着天花板对着一个美女生无可恋的画面。

我打算打破这份沉寂。

「……那个,夏老师啊……你是怎么还记得我的呢……每天患者这么多……」

我在想是不是我当天的表现太过惊世骇俗或者太帅了。

「因为你的名字。」夏老师没有停下手里拆线的动作,

但是她说话吐出来的气息碰到我裸露在外面的大腿皮肤上,我一个激灵……

我定了定神。

不能再出丑了!

「名字?」

我的名字有什么特殊的吗?

嗯……我的名字……王钉钉……我大概明白了……

我也不想要叠词的啊!

「这是我妈取的……」我无力地解释道。

每次在夏暮老师面前我都像是个语言有障碍的学前儿童。

「好了,拆好了。一个月后可以正常性生活。」

说完,夏老师就去洗手了。

但是我哪来什么性生活啊!

「老师,我没有女朋友……」我反驳道。

我可不想老师误会我这个。

「嗯。」她转过头来,我们目光相遇。

老师怎么一直看着我……

她想和我说什么吗?怪不得她打听我有没有女朋友……

一定是的!我越想脸越红。

毕竟我也是个身高一八四的帅气男孩。

「你……」

夏老师说话了。

她要表白了吗!

「我……」

「王同学,你可以把裤子提起来了。」

嗯?

我看了看身下!

啊啊啊啊。我竟然忘记了我还脱着裤子!

也就是说刚才几十秒钟我都是这个姿态在和老师对视的!

我飞快拉上裤子从医务室跑了出去。

我没有脸了,我没有脸了。

我不仅里子被看光了,面子也都丢完了!

庆幸的是,夏暮老师没有再提过这件事。

但是我觉得她肯定对我有意思,只是我还没有证据!

3

一旦想通了这个点。上课的时候我突然就有了一种优越感。

你们谁,被我们的夏暮老师割过包皮!

我给钱多多说了我和夏暮老师的故事。

他震惊于我的「痴心妄想」,但是还是给我提了些中肯的意见。

「你就说你发炎了,去找她拿药。这样就有独处机会了。」

我觉得是个好点子。

那之后没事就去医院给自己找点毛病见她。

但是可惜的是,夏暮老师在泌尿科,理由并不好找。

我感觉我把自己的下半身毛病都治完了,再找理由我估计得用我三姑父阳痿去说事儿。

夏暮老师不愧是冰山美人,我都去了那么多次还是对我都超级冷漠。

同学们都以为我有了什么「男言之隐」

就连圣诞节我收到的巧克力都少。

哎……为了夏老师,我心甘情愿。

「以后有问题,直接课上找我提问。」

这是我最后一次去医院找夏老师时她说的话。

我觉得有点难过,我可能真的打扰到她了……

可是夏老师本来就是从隔壁学校「借」来的老师,平时也见不到。

这学期结束,我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夏暮老师了吧。

但夏老师不希望我去医院找她,我就不去。

一学期结束。

全班为夏老师办的分别宴上,我没有去。

钱多多给我说,夏老师特地问我去哪儿了。

我说我那天在忙着和一个女生聊天。

 

一个月后,我屁颠颠儿地跑到夏暮老师的诊室。

「老师以后多多关照!」

对,我总算说服那个女生和我交换实习医院了!

我没给夏老师说就是想给她一个惊喜。

我说我申请了她的科,但夏老师好像并没有很高兴。

她只是和我随便寒暄了几句。

不过没关系,明天开始我就能每天见到夏老师了。

申请泌尿科的人很少,我有信心!

但是没想到……我被分到了妇科……

这是天要亡我啊!

我唯一能安慰自己就是两个科室距离很近。

所有很多人就看到妇科的小实习生老去泌尿科串门。

次数多了她竟然让我滚回去……

呜呜……我自己的工作都有好好做完才过来的啊。

夏暮老师说要和我好好聊聊。

我的坚韧不拔终于打动老师了吗?

我决定趁这次难得的机会向他表白。

「夏暮老师,我喜欢你!」我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也是鼓了好大的勇气。

此刻我们正站在医院的一楼大厅,周围的患者和医护人员来来往往。

她紧张地看了一下周围,叹了口气。

「我知道,但是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喜欢成熟稳重的人。」

「老师,我也可以成熟稳重。」我肯定地回答。

只是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孩子气罢了。

夏暮皱着眉,一字一顿。

「王钉钉!你有没有搞清楚状况?我是你老师!」

我低头撇了撇嘴:「我知道,但是你当初不来代课的话你就不是我的老师了。」

毕竟喜欢上夏老师是在更早的时候啊。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是你老师,我们就不可能。你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好好学习。知道了吗?」

我能怎么回答。

「好,知道了……」

夏暮老师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笑就对了。

如果我给你压力了,我会藏起来的。

每个学生都有毕业的那一天,那时候你不是我的老师我就有资格了吧。

4

但是我没能等到那一天。

一场年会改变了这一切。

那时候我们实习生刚好实习结束,又是年关,所以也被邀请参加了聚会。

在那次告白之后,我没有再去打扰夏老师。

我打算放弃,先好好学习,毕业后再说。

而且我拿到了留学的机会。

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应该是几年内我和夏暮老师最后一次见面了。

但是凑巧的是两个科室被安排到了一桌。

也对,因为我的不懈努力,妇科和泌尿科的关系人尽皆知地好,甚至还凑出了一对医护 cp(不是我们)。

分在同一桌也是情理之中。

我和她之间还隔了一个泌尿科的胖大夫,但是这样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逗号,对我们来说。

但是这个女人竟然不会喝酒。

不仅不会喝,当晚还整整闷了三杯。

酒过三巡,大家兴致也高了起来。

一桌子的人每个人都说了几句。

到我时,我说我感谢各位前辈和老师的照顾,末了看了一眼夏暮老师。

她闭着眼睛低头嘴里碎碎念着什么,感觉已经醉了。

「啊,到我了……」

夏暮老师闭着眼猛地站起身来。

紧接着,就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本是摇摇晃晃地站着的她,突然一个睁眼。

「我夏暮,为什么没人爱!」她大喊。

大喊还不够,平时文文静静的她此刻一蹦到了椅子上。

旁边的人赶忙扶住她的腿。

「我妈说我这么大了怎么还没个对象?是我不想吗?」

说着她看了一眼惊愕中的众人。

「我想啊!但是没人愿意要一个泌尿科的女医生啊!我能怎么办!」

下面的人都劝她,说不是的,让她快点下来。

当然,她最后下来了。

是猝不及防地直接跳下来。

下来后拽着刚才本是扶着她的胖医生质问道,

「你愿意娶我吗?张医生?」

胖医生摇了摇头:「夏……医生……我结婚了……」

夏暮将胖医生甩开,又抓住旁边桌的李医生:「李医生你呢?」

年过半百李医生扶了扶滑落的老花眼镜:「……小夏……我要是有个儿子倒是可以介绍给你……你先松松手……」

我见势不妙,过去拉开夏老师。

但是她狂哭不止:「我就知道没人要我!」

「夏老师,我们先冷静点……」

我说了好几次,她总算听到了似地转过头定定地看着我。

她抓住我的胳膊。

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着她的眼睛。

「那你要我吗?王钉钉?」

她的眼神从平静到失落到绝望。

「要。」

我脱口而出。

「所以你爱我对吗?」

「对,夏暮老师是有人爱的。」我答道。

「而且那个人是我」我心里补充道。

她对我微笑了一下,总算冷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别人都以为我在安慰她,其实我说的是真话。

平时的她专业,冷静,理性。

这样可爱的她我没见过。

但是如果可以再来一次的话。

我宁可永远都没见到她的这一面,也要阻止接下来的一幕。

温软的唇印在了我的嘴上。

我被夏目老师……强吻了……

我看了看四周比我还震惊的众人。

诺大的宴会厅鸦雀无声。

我本来就几乎停止转动的脑壳彻底空了。

怎么收场……

然后就是,我的胸口突然像是被陨石砸中了,巨疼。

夏暮老师的头栽倒进了我怀里。

我扶住她的肩膀。

睡着了……

还好还好,不然不知道接下去还会发生些什么。

宴会厅又开始嘈杂起来。

好心的同事们开始故意聊天,试图用声音掩饰这里无限大的尴尬。

夏暮被同事送回了家。

我想,原来夏目老师也是有些喜欢我的,不然她也不会醉后吻我。

我打算等明天再去找她告白一次,这次一定能成功。

但是我低估了昨晚的事对她的影响力。

第二天她没有来上班。

泌尿科的主任说她请了好几天的假。

不行,她现在肯定很需要安慰,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待着。

而且我打铁得趁热,趁她现在还不能否认喜欢我这件事。

晚上我就找去了夏暮老师的住处。

「夏老师开门~是我,钉钉。你还好吗?」

没有回应。

「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还是毫无动静。

「夏暮老师,你得对我负责。你再不出来我就在门外对你表白了!」

门打开,出现的是穿着睡衣没有化妆明显睡眠不足的她。

夏老师一脸严肃:「你走吧……,我们是不可能的!」

她连头都没抬。

还是因为我们是师生关系吗?

我反驳道:「我很快就能毕业的!而且到时候我一定可以留在我们院,相信我。」

「但是我还是比你大足足五岁。我们在一起真的不合适。我要找肯定是找一个资历年纪都比我大的人。」

这点我无可辩驳。但是年纪小并不代表我不值得依靠。

「你喜欢我不是吗,你昨天都说了。为什么不面对自己的心呢?」

「那是醉话……要不,就像你说的,毕业后再说吧。而且你必须得选择去留学,毕竟我也是不会和一个比我学历低的人在一起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知道这应该是她最大的退让。

「那夏老师,我和你约好。如果我回来你还单身的话,你必须给我一个机会。」

夏暮看着我,终于说了那个我期盼的「好」字。

当天晚上我就下定了决心做这个长久的等待。

不就是几年时间吗,很快的。

可是第二天我就我听说她辞职了。

夏暮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负责任!

我的爱情之火刚刚复燃就又熄灭了。

5

之后再也没人听过夏暮这个人去哪了。

但我相信夏暮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她会在我回国后出现的。

 

出国四年,从最开始的不适应到之后的迷茫,

我从最开始的满心期待到之后的无数次绝望。

我不知道她当初说的那句话是不是戏言。

但是支撑我坚持下来确实就是她那一个「好」字。

几年的独自海外生活让我成熟了许多,也让我对夏暮的爱坚定了许多。

 

但是四年后回国,她没有出现。

对了,我成了一名妇科的医生。

我执意回到了当年她在的医院,只有妇科还有空缺。

因为当年我实习时,她的那句不知识玩笑还是什么的「我觉得做妇科医生挺好的」。

我一咬牙,决定留下来,这样就和她更般配了不是吗,这是天意。

但是她这个骗子,说好的要等我的呢,说好的我留学回来就给我机会的呢?

我等了好久也没等到夏暮这个人。

我找了好多地方。

医院,诊所,美容机构。

我问了好多人。

老师,同学,同事,病患。

但都没有她的消息。

她就像从这个世界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虽然我有点后悔选择了妇科,但生活容不得我有半分犹疑。

我不知道怎样向家人父母提起,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同学朋友的询问。

我每天都要与女病人打交道面临着各种尴尬。

那时,我怕有人问:「钉钉,你在什么科?」

遇到这个问题,我必定打个哈哈,然后躲开。

更有时候,因为我的害羞,反而更惹一些大姐的关心怜爱。

而她们表达关心的方式就是说要给我介绍对象。

那是我「低头断症」的一段时间。

我不敢与我的患者四目交投。

拿到病历,核对姓名,询问病情,做记录,按叙述开药,检查总是能免则免。

直到我遇到了一个特殊的患者,改变了这一切。

她戴着口罩墨镜,也不说话,遇到问题就是点头摇头。

这也很正常,很多来检查的人都不想让别人认出自己。

患者姓林,三十岁左右。

那场简单的检查是宫颈病变的阴道镜检查。

因为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也一直不说话。

按照我的经验,她应该是害羞了。

「林小姐,如果你不方便,我可以叫我们科室的女医生来检查,今天陈医生刚好也在。」

我贴心地提议道。

看得出她是个保守的患者。

但是她摇了摇头。

这是第一次,我主动提出换女医生没被患者接受。

她也是第一个我在检查时敢于抬起头看我的人。

虽然她戴着墨镜,但是我透过镜片仿佛看到了那份信任。

整个过程她都很配合,看来是个老病患了。

难怪对我这么体谅。

我小心翼翼地给她检查,尽量语气和缓地安慰询问她。

同时,我也觉得自己受到了救赎。

是啊,无论是男医生还是女医生,我们的职责都只是看病。

关心和治疗患者才应该是我唯一需要注意的事情。

检查结束,我填好单子递给了她。

「没有问题。但是做完阴道镜检查之后不能吃辛辣和熬夜。」

说完,下一个患者已经走了进来。

那是个我接诊过的阿姨。

她进来直截了当地问:「小王医生啊,你谈对象了没有?」

「有了,有女朋友了,孩子都周岁了!」

这是我之前想出的标准答案,可以完美规避姻缘。

但是我还想向之前那个女患者道谢呢,我追出去已经没了踪影。

 

我这一路的经历是否就和当年的夏暮老师一样呢?

她当年是不是也像我这样害羞过,迷茫过,遇到过好心的患者体谅过自己?

后来我逐渐放弃了寻找夏暮这个人。

放弃那一刻感觉一整个青春的爱恋都被我放下了一样。

我把所有对夏暮的爱都转移到了医学上。

我开始真正爱上了妇科医生这个职业。

我不停地接诊病人。

只是偶尔我还会想起她,想起那个点亮我人生的人。

7

那之后,凭借着我的好口碑和高超的技术,在妇科界也有了名气。

但是我仿佛失去了再爱的能力。

我猜她一定是在当年那场手术里给我下了一个诅咒。

我考上了主治医师,一次全国性的学术交流会上,我竟然找到了那个久违的身影。

原来她去了外省的医院。

大大的会议桌上,她坐得离我很远。

会议枯燥而漫长,而我就一直盯着她的方向,她没有看向过我。

她没看到我吗,她忘记我了吗,那她还记得对一个少年曾经做出过的承诺吗?

提问环节,我主动站起来发问。

虽然那个问题不是我的专业范畴,但是我要她看到我。

当我用余光瞟向她的时候,她确实看着我。

眼神不起波澜,无悲无喜。

是没认出我来吗?

我确实比起当年成熟稳重了许多。

会议结束,我甩开同事疯了一样地跑出去。

追到了!

「夏暮!夏老师!」我大喊着。

她转过身来,我跑到她面前。

周围是散场的参会者,我们站在湍急的人流中间。

像极了当年我在医院大厅向她告白时候的场景。

「夏老师,是我!王钉钉!你还记得吗?」

她看着我,语气淡漠:「啊,是你,好久不见。」

说完转身要走。

什么情况?

不是我想象中高兴的重逢场面也就算了,怎么感觉她还很不高兴的样子。

不行,看过了我的身子就得对我负责!

我拉住她的手腕,有好多话想说。

「夏老师,你是想不认账吗?你说过等我回来要是都没对象就在一起的。是你说好的等我啊,但是我回来怎么都找不到你了。当老师的也言而无信吗……」

然后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她「pia」地一巴掌打在脸上。

我愣在原地。

我才是那个被辜负的人不是吗?

「都结婚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她愤怒地盯着我。

我脸上感觉不到痛,但她冷漠的眼神让我心都快碎了。

「什么啊……我没结婚啊……」

还没容我继续解释,她的同事找来了。

「林医生,我说你怎么不见了。这是你男朋友吗?怪不得这几年你都不恋爱说在等人,原来是偷偷在和这么帅的男朋友交往啊~ 」

夏暮横了我一眼,然后看了看被我抓紧的手腕。

我被吓得松开手。

她转身就和同事走了,

「不是,一个路人罢了。」

路人?

我就只是一个路人吗?

等等……

林医生?她不是姓夏吗

林……三十岁……

不会吧?!

当年那个患者是夏暮吗?她怎么改名了?!

她不会还以为我有个一岁大的孩子吧!?

我被「标准答案」害惨了……

8

不行,我要解释清楚!

何况她同事都说了,她在等人。

肯定是在等我才单身的。

我不能让这个误会阻断我们的感情。

我问好了她在的医院和科室,做了一些准备,就飞了过去。

几天后,入职。

我直接冲进了她的诊室。

我不知道她在做手术……

提一句,她的诊室后面隔着一个帘子就是一个小的手术室。

我听见一个大叔正在侃侃而谈:「没关系,林医生。我都多大年纪了不在意的,你动手吧。」

夏暮看着我愣神,大叔好像也注意到了夏暮的呆滞。

大叔大概觉得夏暮在看他。

我走过去。

夏暮:「你出去!」

大叔像是被吓到了:「姑娘……哦不林医生,你看我这还脱着裤子了……出去不好吧……你就将就做完……」

「我来吧,我来备皮」我走了过去和夏暮站在一起,那天我也穿着白大褂。

大叔感激地看着我:「好,好,你来吧!」。

夏暮横了我一眼:「我们医院没有合作关系,王医生是不是不太合适?」

「我转院了,只是备皮没事的。」

「?」夏暮看了看我的胸牌。

「就算转院了,那你一个妇科医生也不能到我这里来!」

听到「妇科」两个字时,大叔吓得腿都抖了。

他张着双腿看着我俩像是快要哭出来了:「林大夫,王大夫,你们俩要不先聊完?放我下来行不,我改天再来……」

「不行!」

我俩异口同声。

我接过工具:「我没儿子,没结婚,没谈过恋爱。」

夏医生松了手。

我一边备皮一边说:「不这么说,那些患者阿姨一周会给我介绍十个对象的。」

大叔不断提醒我:「王大夫,你小心点……」

我向他露出一个微笑:「大哥放心,你也不看我是谁教的我备皮技术!」

夏暮噗嗤一声笑了,我听到了。

笑就好了。

 

手术很顺利,大叔开心地离开了。

「夏医生,我是来找你兑现当年的诺言的。」

「你这是何必?」

「我乐意?」也不是我乐意,我只是非你不娶。

「那夏老师怎么突然姓林了?」

「父母离婚,随我妈姓,有意见?」

「没有……」

9

其实我没有转院,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无非是当年的老伎俩,我撺掇我们医院和他们谈了一个妇科交流项目。

而我作为新进优秀妇科医生代表,当然得冲在前线。

我已经想好了,首先是每天粘着她。

送她下班。

然后发展到一起吃饭。

找个节庆日再表白。

如果三顾「暮」庐还不成功的话,我也就认了。

但我没想到我败在了第一步。

 

「王钉钉,你不要每天下班跑来找我。」

「为什么,上班时候我很忙的……」

「我的意思是不要来找我,我现在不想恋爱。」

「那我等到你想的时候呗。」

「……」

 

哎,虽然被拒绝了,但是还有机会不是吗?

肯定是我还不够稳重,不够优秀。

但是我会努力的!

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四年。

等我当上了主任医师总不能不行吧,反正现在我已经找到她了,不怕她再跑走。

而且我相信没有人比我更爱她。

但是明明每天在同一家医院,却不能看到她,不能去找她,不能和她一起下班。

真的好难哦。

不行,她叫我下班不去找她我就不去。

但是偷偷跟着她,保护她回家应该是可以的。

那之后我每天下班多了一项「尾随」工作。

 

一个周末。我休息,我准备等她下班来一场「偶遇」。

那时已经入冬,她穿着白色的毛衣从医院大门出来。

怎么穿得这么少!

风很大,我拿着一杯热奶茶快步走过去。

我打算一会儿再「不经意」地把奶茶给她。

「林医生,好巧啊……」

夏暮老师再三强调,在外面要叫她「林医生」。

但是话没说完,我的笑容突然凝固。

他身后跟来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给她披上了她的栗色大衣。

那个男人还拎着两杯咖啡。

夏暮看着我,没有说话,也没有解释。

他身边的男人贴着她的耳朵问她:「是你同事吗?」

我面无表情,提前回答:

「抱歉,我认错人了。」

夏暮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头也不回地走了,我把吸管插进奶茶杯,狠狠吸了一口。

真 tm 甜!

其实我乳糖不耐,不能喝奶。(顺便说一句,一般奶茶里面是没有奶的)

我很想转过头追过去,问他们俩是什么关系。

我想问你夏暮不是说不想谈恋爱吗,怎么和一个男人这么亲近?

但是我的肠胃不允许,我的自尊心也不允许。

何况我有资格吗?

我们是什么关系啊,师生,同事?

她答应过我什么吗,她说过等的人是我吗?

不,什么都没有,她从未肯定过承诺过任何东西。

第二天从其他人那里果然听到了夏暮相亲的八卦。

妇科别的不说,八卦最快。

 

我再也没去找过夏暮,我再也没有去等她下班。

我想等交流活动结束,就再也不来这座城市了。

10

春节将至。

多熟悉,医院几个科室不值班的人在一起聚餐。

这顿饭吃完我就该回去了。

上一次这样还是四年前吧,夏暮当众吻我的那年。

那时我们隔着一个人,似乎努努力就能触碰到的距离。

这次我们坐得很远,隔了一个桌子,隔了一个银河。

我一个人在角落喝着闷酒。

我不知道那个男人除了比我年纪大点,皮肤粗糙点,哪里比我好。

我就是吃了年纪太小的亏。

算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我何必找那么多借口。

哎……这瓶又喝完了,我得再开一瓶。

「别喝了。」

我抬头,一脸怒色的夏暮抓住了我要拿的啤酒。

我脸色潮红,夺回了酒瓶。

利落打开,一口小半瓶。

打了个嗝,笑着看她:「你管我。」

我不仅要喝酒我还要喝奶呢!

我拿起旁边本来是为女同事买的纯牛奶。

撕开,准备喝。

夏暮打脱我手中的牛奶:「你疯啦!你能喝这个吗?」

我看着她,眼眶湿润。

哦,你知道啊,你知道我不能喝啊。那那天你为什么不拦着我,而且还跟那个男人走了?

「林医生,我想。你应该把这份关心呢,用在你男朋友身上,不是吗?」

她盯着我,似乎没有被我的挑衅吓到,甚至坐到了我的旁边。

我笑着摇摇头,不爱我就别管我啊……你这样我怎么放得下。

12

「他不是我男朋友。」

哦?是吗?那我看到的是什么。

我凑近她的脸:

「就算还不是男朋友也是约会吧。我记得谁对我说过,现在不想谈恋爱。」

她往后挪了一下身子,没有直视我的眼睛。

我坐回座位。

呵,我就知道。

何必呢?夏暮老师,你能幸福我也会高兴的。

但是别再让我心起涟漪了好吗?

我拿起了啤酒,不再看她。

夏暮突然夺走了我的酒瓶,一饮而尽。

「是我妈给我安排的相亲,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怔怔地看着她喝完酒还带着泡沫的嘴唇。

「那……瓶……我喝过……」

我在说什么啊……现在是在想这种事情的时候吗?!

夏暮看了我一眼。

「你比我小这么多,还曾经是我学生。就算你不在意,也不代表其他人不在意。四年前的事情……算了,不说也罢。」

「嗯。」

但是估计是喝多了,我的脑子确实不太好使。

我没有想到四年前的事情对她伤害还在,可现在不一样了,我不再是一个学生了,我可以保护她。

「所以……你也一直在等我吗……」

我战战兢兢地问。

只要她能给我一个肯定的回答……

她看着我,露出了一个诡异地笑容。

完蛋!!!

这个笑容我熟悉,这女人不会喝酒我怎么忘了!

刚才那大半瓶酒下肚,估计现在劲儿上来了。

我拿起衣服拉着她。

「走,林医生,我们先出去……」

她反手把我扯住:「不,我不走!你也不许走!」

手劲真大……

嗓门儿也大。

所有人都往我们看过来,好奇发生了什么。

我凑到她的耳边:

「夏暮,四年前的事情你还记得的话就赶紧跟我出去。」

我看到她瞳孔明显收缩了一下。

 

她安静了下来。

还没等我松口气,

她突然甩我的手撒腿往外跑。

13

「你等等我啊……」

她怎么跑得这么快!

几乎追到医院门口我才撵上她。(餐厅离医院很近,方便有人回来加班。)

我弯着腰撑着膝盖喘大气:「学医的哪来你这么好的体力啊……」

然后我的头被掰起来,一个带着香气的柔软覆在我的唇上。

「唔……」

时隔四年,这个女人怎么又在公众场合强吻我!

好歹是个美女,注意一下形象啊!

看着她氤氲的眼睛,我不敢呼吸。

在断气之前,她终于把我松开。

我还没来得及追问,她突然一个萝卜蹲开始哭。

我不知所措,前面还想问的话都被打断了。

酒品不好就别喝酒啊!

「王钉钉!你为什么这么任性!身为学生,勾引老师,身为患者,勾引医生。你是

仗着我喜欢你就为所欲为吗?」

她亲口说……

喜欢我?

我抓着她的肩膀拉她起来。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你喜欢我!」

我怕我听错了!

她打开我的手:「不喜欢!你任性,天真,胡作非为!你知道我每天有多挣扎吗?我怎么会喜欢一个年纪比我小的人啊!何况你还是我的学生 。」

她把头埋在我的胸膛一边哭一边锤我,泪水打湿了一片。

「你知道吗……我们这样是不道德的……」

哪有道不道德。

我摸着她的头安慰她。

「没事,我病好了,我也毕业了。我们都是二十几岁,天生一对。」

她总算抬起头来看着我。

眼神里还是满满的不安。

看来这些年她压力这么大,思想担子这么重。

我跪在地上。

「虽然你这个女人不讲道理,没有良心,没有责任心,始乱终弃,仗着有十分才华九分姿色八分可爱就任性妄为。伤了我这个新时代少年人的心。」

她呆呆地看着我,像是准备发怒。

「但是!」

我提高音量。

「我,王钉钉!喜欢你!喜欢夏暮!喜欢那个美女医生夏暮,喜欢那个认真老师夏暮,喜欢那个喝酒耍酒疯也可爱的傻子夏暮!」

她眼泪又快流出来了,我赶忙伸出手。

「所以,夏暮愿意和王钉钉处对象吗?」

「答应他,答应他!」周围响起一阵起哄声。

回头一看,一众同事们已经把我俩围成了一个圈。

哦豁……

看来有些大场面是命中注定的。

我看着夏暮慌乱的眼神,担心她又会因为害羞跑走。

所以她跑之前,我拉着她一起跑了。

14

「王钉钉,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夏暮边跑着嗔怒道。

大美女生气的样子也好看。

「怎么会,要不然我们回去再给大家伙解释一下。」

说完我就想拉着她往回跑。

「停停停,你先送我回家好不好,都这么晚了,回去估计他们也散了。」

「那你还没答应我怎么办?」

「以后再说啊。」

「不行。」

我再一次跪了下来:「夏暮老师,和我处对象不?」

「不愿意,你不要动不动就下跪。」

我站起来。

「为什么?」

「师生不能谈恋爱。」

「那夏姐姐,你愿意嫁给弟弟我吗?」

「姐弟也不好,你重来。」

「那我帮你抢答,接下来你是不是会说,你夏医生不接受你的患者。」

「你说的对。」

这个女人……

「看来这恋爱没法谈了。」我假装生气准备要走。

她真的好难伺候!

但是夏老师突然「噗通」跪在了我面前。

我吓一跳,小心膝盖啊……

不答应也不至于谢罪啊。

「王钉钉先生,你愿意当我男朋友吗?」

说着她从左手食指取下戒指递了过来。

「愿意是愿意,但是你不是不接受你的患者吗?」

我飞快抢过戒指怕她反悔。

「但是我可以接受我的医生啊~」夏老师一脸狡黠。

15

当年那个患者果然是她。

夏老师看我想起来了,莞尔一笑。

然后她伸出手:「给我。」

「什么?」

我迟疑地把戴着戒指的手放在她手上。

「不是这个。」她打开我的手。

「你先向我表白的,戒指呢?」

「没有戒指啊。」原来她在要这个。

但是我倒是真的有带一个东西……

我拿出一个小瓶子:「这个也算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她端详着凡士林瓶子里的包皮,陷入了沉思,我想她肯定感动了。

「你不会告诉我,你本来的计划是在聚会的时候把这东西给我吧?!」

有什么不对吗?

「是啊,这个是我喜欢你的起点啊……我既然打算要走了当然是该还给你的……」

夏老师气得啊……满街追着打我。

谋杀男朋友啊,什么世道啊!

她在后面紧追不舍:「快把我的戒指还我!」

我一个转身,她撞在我怀里,我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

「不还。你送我的就是我的了。至于我送你的礼物你可以不要,但是我你必须得收着。」

我紧紧把她嵌在了怀里。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个拥抱可以一直延续。

「喂……我说……」

夏老师真的是不解风情,这个时候竟然说话打破这么美好浪漫的气氛。

「嗯,你说。」

既然是做男友的人了,我要学会更包容才对。

「抱就抱了,我们有必要两个人一起把这瓶子举这么高吗?」

我抬头看了看,这个姿势确实……有点不对。

两个大龄都市青年在市中心高举着包皮深情相拥。

「哈哈哈……」

 

原来医学传说诚不我欺:

世界上最浪漫的事。

就是我给你做阴道镜,你给我环切包皮。

 

番外

1

我彻底辞了职,来到了她的医院。

但是夏暮不肯公开我们的恋爱关系。

问她理由她说办公室恋情也不好。

她的观念真的很传统,我们两个科室呢……

「你是不是外面有男人,我其实是小家庭的男人?」

「你看我有空吗?不过我每天诊室倒是有很多男人。」

「那我诊室也有女人,看来也不吃亏,所以为什么要藏着我这朵娇花」

我似乎看到夏暮老师头上的青筋都冒起来了。

2

我们住到了一起。

「说,你是不是早就喜欢我了!」我问。

「什么鬼问题……」她不耐烦。

「快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好好,我说,大概是那次你说『夏暮有人爱』的时候吧。」

原来她都记得。

3

半年后我逼着夏暮老师带我见了咱妈,我表现优异。

估计是我对阿姨太热情了,

夏暮看着我的眼神警告道:「不许打我妈的主意。」

「?」

「我看起来是有这种癖好吗?」

「你说呢?」

我想了想:「有。」

阿姨和夏老师一样美。

接着就是一拳打在了我腰上。

可是夏老师是小仙女,妈妈是妈妈啊……

这个女人不讲理。

4

结婚当天,高朋满座。

「我实习去妇科是不是你安排的?」

「是。」

「为什么当初要带着墨镜口罩找我做检查。」

「怕某些人已经有对象了。」

「那要不……明晚一起值班?」

「好主意。」

……

 

谨以此文献给,

那些为了工作废寝忘食,

没时间约会的医护人员。

希望你们每天开心,找到的对象男帅女靓~

 备案号:YX11AbJdnN5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