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没有女主超级洒脱,男主骨灰级火葬场的小说推荐?

婚礼上,未婚夫为了那个和我长得九分像的女人,抛下我离开了婚礼现场。

我扭头便嫁给了另一个男人。

搬离我们的婚房时,他抱住我眼眶猩红:

「青青,不管她跟你长得有多像,永远也不可能取代你……」

但是已经晚了,我,已婚了。

1

「等你回国就结婚。」

我叫时安青,因为男友一句话,我拼了命地学,硬是用三年时间就完成了五年的课程。

提前回国,我想给宋槐一个惊喜。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他的身边竟然多了一个跟我长相有九分相似的女人。

韩嘉禾。

只看那张脸,她几乎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但不一样的是,她才刚刚大学毕业,比我年轻,比我鲜活。

站在宋槐身边的样子,也更飞扬跋扈。

我是在一个慈善拍卖会跟宋槐重逢的。

彼时的我已经在学业上取得成就,披荆斩棘,最终才出现在他面前。

而他却被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挽着,无比气派地帮她拍下拍卖会最珍贵的藏品:深海之蓝。

那是一颗昂贵的蓝钻,经历了无数历史的沉淀和洗刷,价值连城。

我看到宋槐几乎眼都不眨地将那颗钻石拍下,以青槐的名义,送给了他身边那个巧笑倩兮的女人。

无限宠溺,无尽风光。

而他一掷千金的底气——青槐公司,是我跟他打拼了数年才逐渐走上正轨的。

当时的我不知道是什么感受,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

我面无表情地走到两人面前,对他说:「宋槐,好久不见。」

只是下一秒,我就看到刚才还春风得意的男人骤然惊变的脸色——

他有一张英俊的脸,如今的事业有成让他越发成熟有棱角,就算是身边已经有了女伴,也挡不住其他女人爱慕的视线。

宋槐就这么看着我,一开始的错愕和震惊转变成巨大的惊喜。

手中的红酒杯快要被他握碎,他大步走到我面前,不顾一切地将我揽入怀中:

「青青!」

宋槐的声音沙哑到极致,力道凶狠得几乎要将我揉碎,「你回来了……」

我被他抱在怀中,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想,我原本应该是要回抱他的。

——如果没有面前这个女人的话。

「……宋总,这位是?」

「我女朋友,时安青。」

我看到面前的女人苍白了脸色,却又挤出一个勉强的笑,「你好,时小姐,我是宋总的秘书,韩嘉禾。」

我没有说话。

视线落在了她手中那枚深海之蓝上。

一个秘书,需要送这么昂贵的礼物吗?

韩嘉禾似乎意识到什么,突然委屈地抿了抿唇,将手中的丝绒盒子递给我,「时小姐,这是宋总送给你的,他带我来是问我你会喜欢什么样的珠宝。」

话音落下,宋槐这才看向韩嘉禾,眸光晦涩。

我笑着说:「原来我们长得这么像,喜好也这么像,不知道对男人的品味会不会也相同?」

宋槐脸色一变,本能地牵紧我的手:「不是你想的那样……青青,她很像你,我只是太想你了。」

……

所有人都说,只要我皱眉,宋槐连天上的星星都会给我摘来。

韩嘉禾只是他在我出国留学的时候找的替身,比不上我的万分之一。

我笑笑,不说话。

那天慈善拍卖会之后,宋槐就没让韩嘉禾再出现在我面前。

他还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中,我能感觉到他的狂喜、和对我的迷恋。

他几乎日日夜夜黏在我的身边,执着我的手亲吻:「青青,你回来了……」

有时候午夜梦回,他都会惊醒,随即抱紧我,「我很害怕这是个梦,醒来你就不见了。」

我原本应该安慰他的。

但是看着他英俊的眉眼,我伸手抚摸上去,看着他眷恋的模样,我突然残酷地说:「就算不回来,你不还是有韩嘉禾吗?我看你过得好像也很开心。」

他跟我解释,他只是把韩嘉禾当成替身。

因为太想我了,所以见到一个跟我长得像的人都会心软。

多么讽刺。

宋槐脸色一下就变了。

他什么都不说,也许是自知理亏,只一个劲地抱着我。

他抱得那样紧,好像害怕我又消失一般。

我只能凑到他耳边,才能听清楚他嘴里说的话。

他说:「对不起,青青……」

「是我混蛋,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我闭上眼睛,回抱住他。

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一刻,我有多么不甘心。

宋槐啊,我爱他这么多年,我在国外苦读的时候没有一瞬间不想着他。

可他却在国内对着一张只是跟我相像、却比我年轻鲜活的脸柔情蜜意、体贴温柔。

我很想离开他,不想再受这种折磨。

但我不甘心啊。

怎么会甘心呢?

我抚摸着宋槐的脸,眼看着他缓缓醒来,睁开眼睛,视线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是熟悉的缱绻温柔。

他将我抱紧了一些,本能地凑过来亲我,无声地喊我的名字。

却在离我咫尺的距离时,停住了——

他似乎是意识到什么,瞳孔颤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平静,匆忙亲在我的嘴角,随即将我大力地揽入怀中。

我假装看不到他刚才眼中一闪而过地迟疑。

也假装没有看到,他刚才无声念出的口型,是在喊青青,还是嘉禾。

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半晌,宋槐松开我,他的眼神似乎愧疚,但又带着一丝迫切,「青青,我们结婚吧,就在下个月,好不好?」

在他炽热又哀求的目光中,我张了张嘴,最后也只点了点头。

宋槐似乎松了口气。

片刻后,他抚摸着我的头发,深情地注视着我,一如从前:「十八岁那年我就说过,这辈子,我一定要娶时安青的。」

他的话让我想起十八岁那年。

他在月光下跟我发誓,说这辈子一定不会对不起我。

那天的月光很好,少年也深情。

那时的我也从不怀疑,当年那个少年的赤诚与爱意,我愿用我的青春和爱,去验证他的诺言。

我看着宋槐的脸,轻轻吐出一口气,「好,我们结婚。」

宋槐,我爱了这么多年的男孩。

你可不要让我输。

我跟宋槐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但有些东西就是变了。

我开始让自己忙碌起来,将大部分心思都花在公司上。

——以为这样就能忽略宋槐身上早有了韩嘉禾的影子。

一次加班,我回到家。

家里空荡荡的,宋槐不在。

没过多久,他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人。

在宋槐的圈子里,我似乎早已经是他们认定的大嫂。

宋槐喝得醉醺醺的,见到我就抱着我不撒手,嘴里不住地说:「青青,我们快点结婚好不好?然后要个孩子……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他嘴里说着向往的话,眼神却无比悲痛。

他的朋友看了我好几眼,欲言又止。

从他的眼神中,我似乎意识到什么。

果然,临走前,那人小声地劝我:「青青,我们这几个玩得好的都看得出来,槐哥他心里爱的永远都是你,这事是槐哥对不起你,但他到底说断就断了,韩嘉禾那就是一个替身,我们都是看着你跟槐哥一路走来的,真的不希望你们因为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走散了。」

我尚且还不明白他的意思,眼看宋槐抱着我又亲又啃,只能先将他带回家去。

好不容易伺候他洗漱完毕,喝完醒酒汤睡下,他随手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是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没有备注:

【宋槐,你真能忘得了那一晚吗?真的能放下我跟孩子吗?】

那一刻,我如坠冰窖。

……原来他喝醉了说想跟我要孩子,是因为他跟别人有了孩子。

……

高脚杯里放入几颗冰块,浓郁的酒香让我的神经有一瞬间的放松。

我眼神清淡,看着隔着一张办公桌与我对望的男人,「……只是一份检查报告,怎么证明韩嘉禾的孩子就是宋槐的?」

男人无声看向我,似乎不曾想到我是这样的反应:「时安青,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他叫乔酌,我们曾有过几个月的师生缘分。

我在国外求学时,他是那所大学的客座教授。

这次他作为我的合作伙伴跟我见面,却给我带来这么一份大礼。

但我并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我垂了垂眼眸,像一个迷茫的学生,「我跟他在一起很多年,老师,我整个青春都用来爱他……」

「你还记得,我从前教过你什么?」乔酌站起身,挺拔的身材衬出修长的人影,将我笼罩住。

他有一张英俊的面容,让他看上去不太像诲人不倦的教授,而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斯文败类。

「时安青,犹豫是一种失败。」

「商场上的及时止损,在感情中有同样的效用。」

他的话彻底扯开了我的遮羞布。

我有些犹豫,但乔酌不肯给我犹豫的时间。

他的声线低沉醇厚,在我耳边说:「宋槐那样的男人,不值得你浪费时间。」

我闭着眼睛,将心里强烈的苦楚压下,反而对他笑了笑,「那老师觉得什么样的男人才值得?」

乔酌没有说话。

他垂眸看着我的弧度带着一点无可奈何,似乎有千言万语,但最后只有矜冷的沉默。

我沉思良久。

最后还是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结婚请柬,递给他,语气诚恳道:「我下周结婚,老师你可一定要来。」

婚礼那天。

我穿着一袭白纱,站在巨大的落地镜前面,让化妆师整理造型跟妆容。

宋槐很看重这场婚礼,任何地方用到的都是最高规格,像是要把过去几年失去的都补回来。

他给我定做一枚粉钻,价值比深海之蓝更高,但我却没了丝毫惊喜的感觉。

男人站在我身后,看着镜子里倒映出我俩的影子,他的语气是满足的:「青青,你真美。」

我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们竟然真的要结婚了。」

宋槐眼角眉梢都洋溢着喜悦,看着我的眼神满是温柔,「我说过,这辈子我是要娶时安青的。」

我笑了笑,但那笑意很浅。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宋槐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瞬间,脸上的笑意瞬间僵硬,下意识看向我——

「青青,我……」

我了然地看着他,语气没有丝毫波澜,打断道:「去接吧。」

宋槐犹豫几秒,但还是转身去了阳台。

片刻之后,他突然面容扭曲地冲了进来,「时安青,你都做了什么!」

他把我按在梳妆台上,瓶瓶罐罐都掉在了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化妆师尖叫起来,惊恐地看着这一变故。

后背传来一阵剧痛,我皱起眉头,宋槐却好似看不到我脸上的痛苦,只一个劲地质问:「你为什么要逼她流产,她现在生死不明,你满意了?」

闻言,我强行忍下心中的疼意,怆然一笑,「宋槐,今天是我们的婚礼。」

男人像是被当头棒喝。

他缓缓直起身,见我一副早就料到的神情,才恍然醒悟过来,「……你早就知道了。」

我听着,竟然笑了出来,「是啊,我早就知道了。」

「宋槐,你现在要去找她吗?」

在我们的婚礼上。

你要放弃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去找韩嘉禾吗?

宋槐脸上闪过一抹挣扎,好像难以抉择。

过了很久,他才看着我,声音沙哑道:「对不起,青青……婚礼推迟,好吗?」

我没有作声,而是微笑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缓缓道:「我们的亲朋好友都来了,宋槐,你要让所有人看我笑话吗?」

宋槐一刹那握紧了拳头,又松开,语气痛楚:「……等我处理完这件事,我就回来找你,你等等我,好不好?」

话落,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我定定地看着他,说:「你放心,婚礼肯定会继续下去,不会取消。」

宋槐似乎放了心,跟我说了声对不起,就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

只留下满地的狼藉。

……

新郎逃婚的消息很快传遍了现场——

不少亲朋好友都给我发来安慰,还有一些幸灾乐祸的,故意问我韩嘉禾是谁,跟宋槐是什么关系。

所有人都以为我会推迟婚礼,就像宋槐说的那样,吃定了我会等着他。

当会场大门被人推开——

乔酌一袭盛装,带着灼眼的光线出现在众人面前时。

全场倒吸一口冷气,惊愕地看着这个宛如神祇降临的男人。

尤其是宋槐那边的亲友,那眼神恨不得将我撕碎。

而我没有丝毫诧异,提着裙摆缓缓走到乔酌面前,将手放进了他的臂弯,与他相视一笑。

我跟宋槐说过,婚礼继续,就不会食言。

只是新郎,不会再是他了。

曾经的我做梦都不会想到——

有一天我站在教堂前宣誓,面前站着的男人会不是宋槐。

乔酌远远地看着我。

西装革履,盛装出席。

好像他原本就是今天的新郎。

他有一张英俊的脸,更有一双迷人的眼睛。

就这么望着一个人的时候,很容易产生一种深情的错觉。

但我的心里却毫无波动。

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臂出现在亲朋好友、甚至是媒体震惊的目光中时,我的内心异常平静。

婚姻究竟是什么?爱情又究竟是什么?

曾几何时,我所有关于爱情和婚姻的回答,只会是宋槐。

但是啊——

白月光终成饭粒;

朱砂痣也会变蚊子血;

只有负心人常在。

我笑了笑,闭着眼睛任由乔酌亲吻我。

眼泪却消弭在我们相接的双唇中,苦涩的滋味与红色唇釉浸透在一起,很苦。

从此以后,我不会再为宋槐掉一滴眼泪了。

……

婚礼结束之后。

乔酌给了我一把钥匙:「我在兰亭府购置了一套房产作为我们的新房。」

「我暂时没有跟新婚妻子分房的打算,乔太太……」

最后三个字,他是加重了语气在我耳边说的。

沙哑又缱绻。

我笑着接过钥匙,用钥匙抵着他的唇,将他推远了一些,「不知道乔先生愿不愿意给我一点时间,我可能要先搬家。」

乔酌似乎意识到我说的是哪个家,微微蹙眉:「我帮你。」

「不必了。」我微微敛起神色,「有些事情,必须处理干净。」

……

我在婚礼上换了一个新郎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全网。

宋槐准备的婚礼盛大,请了不少业界名人。

但婚礼当天,他不见踪影。

新郎另有其人,而且是声名显赫的乔酌。

这甚至比「换新郎」这样的消息更加劲爆。

这件事引起了轩然大波。

当然很快也传到了宋槐的耳朵里——

傍晚下起了小雨。

我让搬家公司在楼下等,自己去书房收拾一下重要的文件。

搬到一半的时候,宋槐回来了。

他站在门口,还穿着新郎的喜服,一身都显得有些狼狈,眉眼间带着沉重的郁气——

「时安青,你跟乔酌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是回来质问我的。

只是看到拿着纸箱子、站在书房门口的我时,他的怒火都乱了一拍,「……青青,你要干什么?」

「啊……」我看到他大步朝我走来,后退了一步,语气轻巧:「我已经结婚了,总不能再住在这里。」

「你要走?」

宋槐似乎才意识到我话里的深意,冲过来抱住我,「不可以!你不能走!」

他用力钳制着我的腰身,语气不容置喙,但却隐隐颤抖,「这是我们的家,你要到哪里去?」

我轻轻抽出他的手,「我已经结婚了,宋先生请自重。」

也许是我一口一个「已经结婚」刺痛了他。

宋槐脸色沉了下来,在我耳边咬牙切齿,「你真要为了跟我赌气,和乔酌在一起吗?」

「青青,他是在利用你!你知不知道他以前在国外的初恋就是韩嘉禾?他只是为了报复我,才故意接近你!」

说完,他忽然软了语气,轻轻抱住我,喟叹了一声,「……我也有错,青青,等我处理好韩嘉禾的事情,我们重新再办一个婚礼吧?」

我不知道宋槐是哪里来的自信。

他是从来都不了解我,觉得我会容忍一个劈腿还让别人怀孕的男人?

还是认定了我对他的感情,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离开他?

如果是以前的时安青,她会翻山越岭,只为到他的身边。

她愿意为心上人披荆斩棘、刀山火海。

但她放弃的时候,也绝对斩断得一干二净,不拖泥带水。

「我和乔酌的事情,我们自己会处理,跟你没有多大关系。」

对他的那番话,我并没有多大的波动。

至于韩嘉禾是不是乔酌的初恋,对我来说,都没有我跟他的这场婚礼带来的利益重要。

「你和乔酌?」宋槐被彻底激怒,眼眶都有些发红,「我说过我会赶回来的!你为什么要换新郎?你知不知道现在媒体都在报道你们两个结婚的事情!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

对上他几乎滴血的双眼,我觉得好笑极了,「宋槐,你为了韩嘉禾逃婚的时候,把我放在什么位置?」

「如果不是乔酌,现在被万人耻笑的人就是我!」

「媒体?呵……」

我突然冷了脸色,走到他面前,「那你应该也知道,在你走了之后,有多少嘲讽我白月光终究打不过替身,在婚礼现场被你抛弃!」

「我从没想过要抛弃你……」宋槐张了张嘴,似乎觉得哑口无言。

半晌,他看着我忙进忙出搬行李的背影,哑着声音道:「青青,不管你信不信,从始至终,我只想过跟你结婚。」

他在一旁不断解释,我充耳不闻。

一边整理自己的东西,一边将钥匙放在了茶几上,「东西我已经搬得差不多了,这套房子随便你怎么处理,可以给韩嘉禾住,也可以卖掉,到时候一半的钱打到我账号上就行……」

「这是我们的家,为什么要给韩嘉禾住?」

宋槐似乎失去了耐心,攥着我的手腕,红着眼睛不许我走,「青青,我知道你生气……韩嘉禾的孩子只是个意外,我们往前走好不好?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怎么舍得……」

「宋槐!」我突然冷声打断他,有些用力地甩开他的手。

「你还有脸提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我在国外没日没夜地为我们的未来努力的时候,你却在找所谓的替身恶心我,跟韩嘉禾风花雪月,还让她怀了孕!」

「你花前月下的时候,哪怕想过戴个套呢?我至于被践踏到这种地步?」

「……所以别跟我提过去的感情,你配吗?」

我说完就要走,宋槐却顷刻间变了脸色,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我,哑声道:「……对不起青青,我那时候只是认错了人,我只爱过你,你别走。」

他将我抵在门板上,掰过我的脸想要吻我,却被我一巴掌打了过去——

清脆的响声过后,只有沉默在我们之中蔓延。

过了很久,我才面无表情地开口:

「宋槐,可别再说你爱我,你让我觉得爱这个东西啊,廉价得要命。」

我将自己的东西,彻彻底底地搬了出去。

就连床头摆放的小熊玩偶都没有放过。

楼下,搬家的小货车还在等着。

我只拿了一些必要的文件,其余的东西,全都扔进了楼下的垃圾桶——

跟宋槐有关的所有东西,我都不想要了。

包括那个小熊玩偶。

那是宋槐第一次送给我的礼物,我保留了很多年。

我在国外求学的无数个日夜,都是这个玩偶陪着我。

现在,我当着宋槐的面,将那个玩偶扔进了恶臭的垃圾堆。

宋槐在那一刻才深切地认识到——

我似乎是来真的。

他眼眶猩红,忽而上前一步扼住了我的手腕,「时安青,你真的……不要我了?」

「没有价值的东西,要来干什么?」

一道清冽的声音忽然传来,打破了现有的氛围。

我微微侧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乔酌,正大步往这边走来,顺势将我搂进了怀里。

他一袭黑色风衣,高大劲瘦,浑身都是成熟男人的气息,沉沉地跟我对视:「果然不能让你一个人出来太久,这么一会就被人惦记上了。」

乔酌轻叹一声,语气很是宠溺:「乔太太搬家的速度是不是有点慢了?」

「东西有点多,不过都处理好了。」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过来接我,但现在正好可以摆脱宋槐,我便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走吧。」

「……青青!」宋槐在我身后难以置信地喊着我的名字,「你不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了?就算要气我,你也不该找这个男人。」

我突然停住脚步,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宋槐,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误解,认为我是在跟你赌气。」

「现在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我已经跟乔酌结婚了,我可以认真负责地告诉你,我跟你之间,彻彻底底地结束了。」

……

那晚之后,宋槐依然找过我很多次。

但都被我给拒绝了。

我跟他现在就只有公司上的纠葛。

事实上,就连青槐的股份,我也在跟他做分割,想跟他两清。

宋槐察觉到我的意图,几乎是能拖就拖,不肯承认我已经跟别人结婚。

「换新郎」这件事在网上也掀起了不小的讨论度。

这不仅仅涉及到我们的个人感情,更涉及到公司形象和利益。

再加上我跟乔酌合作的项目,我们决定召开一个记者会。

原本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宋槐却突然出现在现场,一身西装笔挺,沉着脸朝我们走了过来。

我立刻走到他面前,压低声音警告他,「宋槐,事关公司利益,你最好不要捣乱!」

宋槐压根没想过我会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眼里一闪而过的受伤。

片刻后,他突然拿出一份文件,「青青,我只是不想看着你被骗。」

「乔酌跟你结婚,只是为了那个项目。」

全场很快寂静下来——

宋槐紧紧地盯着我,我突然就觉得好笑,「你想说的就是这些?」

他似乎意识到什么,脸色缓缓苍白,「青青……」

「你说的一切,我都知道。」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这世界上,欺骗过我的人,只有你。」

那天之后,宋槐依然没有放弃。

他试图用各种方式挽回我。

甚至连还在医院坐小月子的韩嘉禾都不去看了,整天在我面前晃悠,让我不胜其烦。

最后一次,他将我堵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对他说:

「宋槐,你已经不是一个好的男友了,希望你能做一个好的前任。」

之前无论我如何恶语相向,宋槐依旧厚着脸皮跟在我身边。

但这一次,他忽然长久地怔住。

随即露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怆然的神情。

过了很久,他也只用那种沙哑到极致的声音,跟我说:「……对不起。」

没有必要,宋槐,我不要你的对不起。

没人会想要别人的对不起,谁都想要被对得起。

……

我终于度过了一段平静的时间。

虽然情场失意,但是职场得意。

跟乔酌的合作让我们两人都双赢,之前的项目圆满落幕,无论是我还是他都赚得盆满钵满。

说句实话,我很喜欢这种看着账户不断进账的感觉。

没有男人的时候,我学会了和工作恋爱。

当然——

这其中并不包括我的丈夫。

虽然没有明说,但我和乔酌都心知肚明,我们结婚是为了什么。

他不干涉我的个人自由,我也不会约束他。

我们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合作伙伴。

没过多久,国内最知名的慈善晚会向我递出了邀请。

但我没有想到的是,韩嘉禾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时小姐,我能跟你聊一聊吗?」

「抱歉,我跟宋槐已经彻底结束,你有什么事情找他解决,别来烦我。」

她才刚刚开口,我就掐灭了她所有的话头,不愿意在他们两个的事情上浪费任何时间。

韩嘉禾脸色沉了沉。

擦肩而过时,她突然抓着我的胳膊,「难道你不想知道乔酌跟我的过往吗?宋槐应该告诉过你,我是他的初恋……」

我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闹笑话,看了她一眼,「跟我到后场去。」

刚停住脚步,韩嘉禾就迫不及待地说:「你知不知道宋槐最近为了你有多失魂落魄?」

「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你恨我,但我的孩子已经没了……」

「你的孩子是谁弄没的,你自己清楚。」

她的表情突然就变得有些狰狞,「对!是我故意陷害到你身上,那又怎样?他还不是相信了?」

「他还不是在婚礼当天抛下了你!他明明心里有我!」

我不知道她来跟我说这些话是什么目的。

不过看着她情绪激动的样子,我耸了耸肩,「那就……祝福你们?」

韩嘉禾却忽然转变了态度,「时安青,我求你回到他身边吧……」

「没有你,他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我爱他,不想再看他这么堕落下去……」

我定定地看了她很久,随即摇头,「你们的爱都挺廉价的。」

一个出轨找替身,一个心甘情愿当替身。

不在一起简直可惜了。

我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韩嘉禾却突然在我身后大喊道:「你不愿意回到他身边是因为乔酌吗?你知不知道乔酌是为了气我才跟你结婚的?」

「宋槐应该告诉过你,我才是乔酌的初恋,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两个长得这么像,为了报复宋槐把我当替身,乔酌也会把你当成我的替身?」

「我跟宋槐可不一样。」

一道醇厚的声音突然传来,乔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

他一袭笔挺的西装衬出高大的身形,缓缓走了出来,「……错把鱼目当珍珠。」

他越是走到灯光下,韩嘉禾的脸色就越发苍白。

乔酌笑得绅士,「韩小姐刚才说,我的初恋是谁?」

韩嘉禾立刻就有些慌乱,没有回答。

我察觉到不对劲,看向乔酌,「到底怎么回事?」

乔酌有些无奈地揉揉眉心,「我在国外任教的时候,的确被初恋过一次,当时有个学生到处说我跟她在一起了,但这件事我本人并不知情。」

我好像听明白了什么,哭笑不得,「你没有早点澄清?」

乔酌沉沉地叹了口气,揉了揉我的脑袋,「等我的同事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时候,韩小姐已经被退学了。」

话音落下,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哄笑——

身后的幕布落下,对面竟然是一个大会议室。

不少人在那边交谈,旁边还有记者录像。

由于是现场直播,我们刚才的对话,似乎全都被收录了进去。

就连我都没有想到,慈善晚会的现场会是这样的布局。

韩嘉禾更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场景。

那一瞬间,她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脸色涨得通红。

她后退几步,余光中看到会议室站着的宋槐,下意识往前一步,却发现男人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

他的视线一直都在时安青身上,没有移开过。

韩嘉禾红了眼眶,最终落荒而逃。

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插曲,晚会继续。

乔酌去香槟塔那边帮我拿甜点的时候,宋槐走到我面前。

他看上去很憔悴,眼里面有深深的疲倦。

但他看着我的眼神一如往常炽热。

只是他眼中的火焰,再也没有办法点燃我分毫。

他跟我说:「其实婚礼那天,我相信你没有对韩嘉禾跟她的孩子下手……我只是太害怕了,我怕你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样子,也怕你被那个男人骗,我不知道韩嘉禾说的都是假的……」

「你知道什么呢?」

我打断他,反问道:「你其实什么都清楚,只是自私而已。」

我看到他瞬间痛苦的神色,摇头道:「凭你的条件,你大可以再找一个长得像的替身,毕竟这就是你擅长的,不是吗?」

「……但那些人都不是你!」宋槐沙哑着声音说,眼里的红血丝看上去有些骇人。

「我才发现,不管那些人跟你长得有多像,永远没有人能够取代你……」

说完,他忽然苦笑了一声,「但是已经晚了,对吗?」

「是。」我说。

……

从十几岁开始,宋槐就坚定了一件事情——

他一定要娶时安青。

他有多爱她,她出国留学的时候他就有多寂寞。

那样的寂寞蒙蔽了他的感官,让他误以为对韩嘉禾的移情是一种喜欢。

时安青换新郎的那一天,他是震惊又狼狈的。

最气愤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想过将错就错。

可陪在韩嘉禾的病床前听她哭诉她失去的那个孩子时,宋槐满脑子想的都是他和时安青以后还会有孩子吗?

时安青还会要他吗?

她不要他了。

是他把她给弄丢了。

……

宋槐似乎真的想通,已经很久没有来打扰我。

只是一个倾盆大雨的雨夜,他的朋友突然打电话给我:

「嫂子!来救命吧!」

「槐哥在酒吧喝到不省人事,谁劝都不好使!一直在叫你的名字!」

「嫂子……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是韩嘉禾故意打扮成你的样子,槐哥他喝多了,把她认成了你,所以才酿成大错?」

「他们两个只有那一次……真的!」

「嫂子,槐哥真的不能没有你……」

那头喋喋不休地说着。

我能够听到宋槐醉酒时的呢喃,一声声地「青青」。

我听得有些烦躁,便对电话里头说:「去找韩嘉禾,别来烦我。」

「嫂子,韩嘉禾都已经被槐哥给打发回老家了,不许她再出现在你面前!槐哥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乔酌看不下去了,伸出手,示意我把电话给他。

他对着电话那头说:「我是青青的丈夫,她等会要洗澡,你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

剜心的话说了出来,那头终究还是挂了电话。

……

宋槐终于没再打扰我。

但某个人最近的举动却很怪异——

我跟乔酌虽然住在一起,但并没有同床共枕。

事实上我们两个也就是为了利益结合的表面夫妻而已,现在项目结束,也是时候该跟他说离婚。

就在乔酌不知道是第几次暗示我,他房间里面的床太软,他睡不习惯,想要跟我一起睡的时候——

我将一份离婚协议书推到了他面前。

乔酌一直是温文尔雅的绅士。

我在国外留学时,就见识过他身上那股成熟稳重的气场。

这是头一次,我看到他整张脸都阴沉下来,仿佛山雨欲来,「你什么意思?」

我没有说话,只平静地看着他。

有时候我和他之间的默契都不需要言语,他就能够看出我的决心。

过了很久,他败下阵来,「你已经决定了?」

我点头,「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现在不想被一段婚姻关系束缚。」

「我自认为并没有束缚你,乔太太。」

「你没有,但法律有。」

早在慈善晚会那一天,我就察觉到了乔酌对我的好感。

尤其是在他澄清了他跟韩嘉禾之间的乌龙之后。

那天晚上回去,他特意问了我,想不想知道他的初恋是谁?

我没有回答他。

我们原本的协议里就没有感情这一项,我们给彼此带来利益,不谈感情。

乔酌在宋槐逃婚的时候,朝我伸出了援手。

而我回报给他的是,是彼此都双赢的利益。

这其中并不包括感情。

……

所以我后来还是和乔酌离了婚。

他跟宋槐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真的是一个骨子里的绅士,不会强求别人。

我们两个离婚的那一天,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的宋槐出现在民政局门口。

他似乎就等着我们两个出来。

当我和乔酌走到台阶下的时候,他迎了上来,「青青,好久不见……」

他紧张而又期待地看着我,随即打开了车门,「我来接你。」

而乔酌站在我的另一侧,也问道:「我送你一程?」

宋槐脸色冷了下来,「都已经离婚了,乔总还想再纠缠?」

乔酌皮笑肉不笑,「好歹我是前夫,不比你这个前男友有资格?」

两人对峙着,似乎都在等待我会选择谁。

这时,一辆银灰色跑车疾驰而来——

车上走下来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帅哥,小跑到我面前,「青姐,我来接你了。」

这是我新招的助理,看着我的眼神总是满满的爱意和崇拜。

我毫不犹豫地朝他走了过去。

人生这么长,何必早早给自己设限?

我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全文完)备案号:YX11YyEEMdn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