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娃娃

「爸爸,为什么我是你的女儿时,你从来不抱我,现在我变成了娃娃,你却抱着我把我买回家陪着弟弟嘻嘻哈哈。」

1

在我们这个小镇,有一个特别的规定。为了控制人口增长,每家每户只能生养一个宝宝。

要生第二个,除非……第一个意外死亡。

我是被火活活烧死的,火苗一点一点地吞噬着我的皮肤,我好疼,我想跑,却动不了。

等我的身体变成了灰烬,我的灵魂飘到了上空。我看着爸爸妈妈痛哭流涕,我好想抱抱他们,告诉他们宝宝还在呀,别哭啦。

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尸骨下葬后,我以为我会去投胎或者消散呀。

但是我没有,只是从此以后被禁锢在坟头,没办法走,也没办法回家。

有时候坐在坟头能遇见妈妈来说说话,说要我保佑弟弟,保佑家里,保佑爸爸妈妈。

后来弟弟出生啦,妈妈再也没来陪我说话。

直到妈妈生弟弟的那天,我的坟头来了个怪女人。她抚摸着我的坟头,眼里带着怜悯说:「又是个可怜的孩子啊,走吧,姨姨带你回家。」

她看得见我?我没来得及多想就眼前一黑。

等我再有意识。

看见的却都是美丽的芭比娃娃,我认识这里,这是小镇上唯一的一家高级玩具店。

每次路过,我都会看着橱窗好久好久,直到被爸爸妈妈责骂:「看什么看!我们家穷,买不起这里的玩具。回家!」

「你好,我叫黛黛。」哇!芭比娃娃说话啦!

接着。

「我是提提。」

「我是思思。」

「我是吉吉。」

越来越多的娃娃开了口,大家都看得见我呢,我也能拥有朋友了吗?

这时候,在我坟头的怪女人出现了。

「以后你就叫柳柳了,好吗,乖宝宝。」她笑着摸着我的头,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大人掌心的温暖,不由得蹭了蹭。

以前爸爸妈妈从来没摸过我,爸爸只会嫌弃,骂我晦气的赔钱货。

妈妈总是看着我欲言又止。

但是,我不是死了吗?她怎么能摸到我的头,我又怎么能感受到温度呢。

「你?」

「你可以叫我姨姨。」她笑得好温柔,我好喜欢她。

「姨姨……我不是死了吗?这是在哪儿呀。」

「柳柳,这是你新的家,以后你就是姨姨店里的娃娃,姨姨会让你回到那个家~还乖宝宝一个公道啊。」

「姨姨,柳柳是最漂亮的芭比娃娃吗?」

「柳柳就是最漂亮的。」

「好,我会做乖宝宝,姨姨要永远喜欢我哦。」

在店里的时光很开心,温柔的姨姨每天都会给我们擦拭身体,陪我们说话。

到了晚上,我就会和小伙伴们玩找脑袋~撒花花~泉水喷喷滴滴答答~

找脑袋吉吉会给我们提供道具,听说他是坏人误杀。坏人被抓了起来,而他也尸首分了家。

撒花花有我的骨灰,和大家撒啊撒。

漂亮的思思是被淹死的,一出现就会滴滴答答,好像泉水喷喷啦啦啦。

快乐的日子总是很快,吉吉今天被客人的女儿买走啦。

姨姨说他的缘分到了,有的人报应也该开始啦。

那天晚上,我们又在拿着我的骨头玩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吉吉回来啦,他说他是回来和我们告别哒,他马上就要消散投胎了。

第二天,店里又来了新的客人,居然是我的爸爸妈妈。

他们牵着弟弟和其他人边看着娃娃边说着话。

「听说了吗,昨天王家一家三口都被杀了!好像头都被砍掉了,啧啧啧……造孽啊。」

「会不会是他们家大娃儿的报应啊~他们大娃儿当年不就是被他们想办法搞掉了脑袋生二胎嘛……」

「你快别说了……怪吓人的,这镇上谁家没……」

我听着正入神,姨姨出现了招呼客人,他们也停止了谈话。

「客人们有什么需要,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老板娘,这娃娃多少钱?」爸爸妈妈指了指我,可是不是说家里买不起这里的娃娃吗?

「我要这个!我们俩买两个能不能便宜点。」

姨姨指了我,这个娃娃 888,又指了指她那个娃娃 666。

「打完折这个娃娃 818,那个娃娃 526。」

「太贵了吧!抢钱啊,我们不要啦!」说着爸爸妈妈就拉着弟弟要走。

「我就要那个娃娃!我就要!不给我我就去死!啊啊啊啊!」我看着爸爸的眼睛变红,抬起手掌就要狠狠落下。

他以前就是这么打我的,一下两下,直到我哭得沙哑他才停下。

结果,他只是拿出了钱包:「这个娃娃,我们买了,可以刷卡吧。」

付完钱后姨姨把我递给了他,这是爸爸第一次抱我。

原来他也可以这么温柔……

「这下搞笑了吧,臭小子。还爱玩娃娃,不过谁让你是我的金疙瘩,宝贝儿子呢。你想什么我都会给你的,包括老子的命哈哈哈。」他举着我放在弟弟的面前逗弄着他,陪着他嘻嘻哈哈。

回到了家,却又好像不是我记忆中的家。这里没有我的照片,没有我的房间……

妈妈给弟弟拆开了包着我的精美盒子,弟弟用力地扯着我的头发。

「哈哈哈,好好玩呀。」

「宝宝喜欢就好。」妈妈也没有阻止他,反而过来轻轻地搂着他,这是我从没见过的温和呀。

弟弟的房间好大好大,我被放在他的玩具橱窗里呀,里面有好多我没见过的娃娃。

白天,我是不能离开娃娃的。

直到晚上我才可以自由行动,我飘去爸爸妈妈的房间。

想要告诉他们宝宝回来啦,宝宝好想你们呀。

却在门口听见,妈妈对爸爸说着话。

「马上又是大娃儿的祭日了,要不要带着宝儿去给她扫个墓烧点祭品?」

「烧什么烧?祭日不要钱?还要带我宝贝儿子去。也不怕晦气,你现在装什么慈母。当初我只是想把她毒死,好歹父女一场给她留个全尸。」说着爸爸白了妈妈一眼,「可是你亲自点的火,老子现在想起来那夜她嚎的声音还起鸡皮疙瘩。」

「这不是,最近几年杀大娃娃的几家都出事了嘛~我知道你想要个儿子。肚子里揣上了宝儿,不把她烧干净了你不怕啊?你不怕我还怕呢。」

啊啊啊~我居然是被自己亲爸妈烧死的嘛。成为魂魄后我本来已经没了感觉,却在今天突然感觉好像那夜的火又在我的身上烧着了,好痛……好痛……

「柳柳,回来~回来~」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姨姨的声音,跟着她我又回到了玩具店,店里还有思思。

思思红着眼睛,不停地呕吐着身体里的水,喊着好痛好痛呀。

「姨姨……柳柳好痛……柳柳不想再回那个家……」我扑在姨姨的怀中,我想哭,但是被烧成灰的人没有眼泪。

「姨姨,思思想报仇!思思要他们全部都死在池塘下!」

「宝宝们乖,姨姨会还你们一个公道。让宝宝们都能投胎到新的家。」

我听姨姨的话,我是乖宝宝,所以我重新回了家,变成了娃娃。

「妈!妈!妈!这娃娃好丑啊!我不要她了!我要凹凸曼!」弟弟嘶吼着,疯狂地把我打砸着。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这可是你爹我昨天大价钱买的娃娃,你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呢。」这是爸爸第一次温柔地抚摸我,为我拂去身上的灰尘。

只因为现在我是昂贵的娃娃。

我内心的怨气开始被激发,为什么?为什么我和他都是你的孩子!你们能狠心杀了我却对他千依百顺!就因为我是女儿他是儿子嘛!

愤怒让我的灵魂狠狠地燃烧了起来,这一刻,我决心毁灭自己,也要和他们同归于尽。

突然,妈妈闯了进来。

「快!快把这娃娃丢了!烧了!」她惊恐地看着我,仿佛看见了娃娃内部的灵魂。

「怎么了,这么贵的娃娃说丢就丢?败家娘们。」爸爸恶狠狠地甩了妈妈一巴掌,甚至不听她把话说完。

「昨天……昨天和我们一起买娃娃的曹家三口……都没了……全部都死在了河里……」妈妈越说越害怕,开始控制不住地流眼泪,恐惧地看着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家的大女儿不是被引到河里溺死的嘛。就为了配给隔壁镇的人家配阴婚赚钱,就活生生地……」

却不想,父亲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一天到晚,尽胡咧咧,我能不知道吗?还是我帮忙按的头,那老小子还给了我 500 辛苦费呢。你就一天到晚瞎想,他们死不是为了救去水里抓鱼的孩子嘛,这才一家三口都没保住的。哪来的那么多神神鬼鬼!晦气!」

爸爸很显然没有安抚到妈妈,她依旧想把我丢了,甚至再焚烧我一次……

可惜爸爸不愿意啊,8 月 18 日出生的女儿可以随意烧死,818 买的娃娃可是家里的宝贝啊哈哈。

我突然不想那么快动手了,那太便宜他们了。我要他们像我活着的时候一样每天都害怕着挨打,努力讨好着,却依然躲不过被焚烧被放弃的命运。

我亲爱的妈妈,爸爸,弟弟,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游戏已经开场,我不喊停,谁都别想结束~

晚上。

经过姨姨的同意,我带着玩具店里所有的小伙伴们飘回了家。

弟弟白天说想要凹凸曼~那就让附身在凹凸曼娃娃上的真真满足他。

我们一左一右地把他的胳膊大腿往外拉,一直听到骨头咔啦咔啦才停下,他疼得醒了过来哭得哇啦啦。

嘻嘻嘻,这可比撒骨灰和找脑袋有趣多啦。

哭了一会,妈妈就循着声音过来想要安抚他。

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厨房的油倒在门口等着她。

紧接着就是哎呀哎呀,妈妈摔倒晕过去啦。

爸爸听到了声音也骂骂咧咧地走了出来,这次我显出身影把他引到厨房,让思思把他按到了水缸里,一下两下,就像你当初按着思思那样不停下。

我们玩得好开心啊!

可惜很快就天亮了~

好心的邻居听见了哇哇大哭的弟弟声音来敲门,长时间无人应答。

狠狠地撞开了我家门,我认识他!

他是夏夏的爸爸,可怜的夏夏因为发烧被丢到了榕树下。

人们都说女孩不值得花钱治好她。

那天雨很大,风很大,把树枝狠狠地吹下,夏夏就这么被砸死在了榕树下。

之后我和姨姨把她接回了家,她哭着说不想报复她爸妈,只想做安静的娃娃。

但是她的妈妈怀孕啦,不出所料地买了她,说要给肚子里的宝宝找个伴呐。

「大兄弟,他媳妇儿,你们都怎么啦,怎么一个在水缸边,一个躺在地下呢,孩子哇哇大哭也没人管?」一边说着,一边将妈妈扶起放在了沙发上。

然后再去搀扶爸爸,他的脸上湿答答,惊恐地看着地上的娃娃。

妈妈大声嚷嚷着:「有鬼,有鬼!救救我们!是他们,是他们回来复仇了!」

「谁?谁复仇了?」夏夏的爸爸不停地问着,但是我的妈妈好像疯了,只会一直重复有鬼有鬼。

爸爸不说一句话,哦~昨天我是拿剪刀把他的舌头剪掉啦~

无奈之下,夏夏爸爸只能先帮忙叫了镇上的医生来我家。

弟弟的四肢都脱臼啦,妈妈的精神受到了刺激,爸爸没了舌头。

这个小镇上太多人罪孽深重,我必须一个个地让他们付出代价。

第二天晚上我带着大家到夏夏家玩呀,听到夏夏爸爸正在和她妈妈说着我家的事儿啊。他们也在今天买了一个布娃娃,正好就是可怜的夏夏。

「这玩具店太邪门了,最近买了娃娃的几家都出事了,今天我一看就想买,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老公要不我们把这娃娃丢了吧?」她看着娃娃,满脸的嫌弃。

可是明明白天是那么喜欢她,非要把她买回家。

曾经也是生下了夏夏,却又选择无情抛弃她。

「丢是可以丢,就是怕丢了也不干净,你现在怀着孕呢。那等你再喜欢娃娃咱就再买,也不是买不起。算了,别想了,明天我带去夏夏坟前烧了吧,就当是给她的生日礼物吧。」

呜呜呜,可怜的夏夏在哭泣,爸爸妈妈还记得她的生日,为什么还要在她生病的时候抛弃她。

夏夏哭泣的声音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呜呜呜……呜呜呜……

「老公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好像是夏夏在哭……老公我好怕……」夏夏的妈妈搂紧了身旁的他。

「不怕不怕,她已经死了,我们亲手从榕树下面捡回来下葬的你忘了吗?咱们也不算造孽了,比起他们的水淹火烧,咱们让她自生自灭已经很好了。镇上那个头胎是女儿的那个不是弄死的……咱们也就是随大流……」她的爸爸温柔地看着她妈妈,说着对她狠心冰冷的话。

夏夏流下的慢慢从眼泪变成了血,染红了布娃娃。我和小伙伴们过去替她擦啊擦。

但是血就是止不住啊,慢慢流到了地板上。

她的爸爸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拉着她妈妈就要走出这个家。但是地上的血太多太多啦,所以他们俩都滑倒啦。

此刻,我们陪着夏夏一起现身围着他们俩,质问:「我们是女孩就该死吗?为什么要对我们如此地狠心呀。」

我以为他们会害怕,没想到她的妈妈却一把拉了夏夏:「夏夏,妈妈的乖女儿,救救弟弟吧,他在妈妈肚子里才三个月,他很可怜的。救救他,救救我,我好痛。」

「妈妈我不可怜吗?夏夏发着烧被你们放在榕树下,风吹雨又大,树枝砸在身上,宝宝也好痛好痛哒。」夏夏一边看着哀嚎的爸妈,一边血泪不停地流下。

「你是我们生的,你真是个没良心的!我们没留你是对的。」她的爸爸还在不停地辱骂。

今夜正好风也好大雨也大,我们叫来了姨姨一起堵住了他们的嘴巴。

然后嘿咻嘿咻抬到榕树下,看着树枝被吹得哗啦啦,然后掉在了他们的身上。

看着他们慢慢没了呼吸,可怜的夏夏才不再哭泣。正在这时,姨姨开始安抚她。

「夏夏宝贝儿,不哭,坏蛋父母都已经没啦,现在告诉姨姨还有心愿未了吗?准备好去投胎了吗?」

「姨姨,夏夏亲手把一切还给了他们,不怨了,我愿意走了,小伙伴们拜拜,希望我们早日重新相见啊。」就这样夏夏的灵魂也开始透明直到消失。

而布娃娃也重新被姨姨带回了家。

因为小镇上最近出事的人都是最近从姨姨家买了娃娃的,镇上开始谣言姨姨是巫婆,要打死她。

晚上整个小镇的人聚在我曾经的那个家,和我装疯卖傻的妈妈说着话。

他们以为把我容身的娃娃锁进阁楼就可以啦。

却不知道我和小伙伴们飘在他们的背后啊。

镇长:最近出了这么多事!肯定是那个玩具店的老板有问题。

妈妈:真的不是那些娃儿回来复仇啦?我那天晚上好像看到了我家大娃儿。

镇长:我们杀的都是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情况?丫头死就死了呗,跟那几家结个阴亲还能给弟弟们留给彩礼不香吗!

提提妈妈:对啊对啊!

黛黛爸爸:大家都杀,有什么了不起的,猪杀了我还能卖钱。杀了她肉都没人要!不就是被老子的兄弟们摸了下吗?有什么好哭的,本来她都是第二个娃了,是她自己找死的。

提提爸爸:镇长,那个玩具店老板我见过一次……她有点像二十年前的你女儿孟孟。她当年不是也被你……

听到这里镇长点燃了一支烟:当年是她不懂事!不愿意杀了第一胎的女儿,老子都想着偷偷动手了,她还要来多管闲事!还要去其他家多管闲事!她活该!

他们越说越不像人话,我好想一把火烧了他们呀。

但是我是姨姨的乖宝宝,想了想还是要姨姨同意才可以动手。

我和姨姨转达了镇长他们的话,姨姨一遍遍自言自语他们真的不配做人,不配为人父母啊。

「柳柳真是姨姨的乖宝宝。」这是姨姨第一次对着我没有温柔地笑,而且满脸苍白,带着痛苦的神色。

「姨姨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柳柳送姨姨看医生,呜呜呜柳柳好怕柳柳只有姨姨了。」我好怕好怕姨姨也会像夏夏还有吉吉一样消失。

「柳柳已经是大孩子了,接下来的话姨姨说,柳柳听好吗?不许哭,要做乖宝宝哦~」姨姨轻轻地抱住了我,让我的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她的身体好冰冷。

「从前有个罪恶的小镇,这里的镇长有个女儿。她看不惯小镇的恶劣习俗,她想要改变。结局就是被她的亲生父亲大卸八块,并且丢在了不同的地方……」姨姨的声音越来越轻,我感觉到她的手就要从我的身上滑落……

「姨姨,呜呜呜,你别吓我,你不要走呜呜呜。」我努力地想握住她的手。

「柳柳啊,姨姨已经尽力了,这个玩具店是姨姨和恶魔做了交易换来的,你愿意以后和思思一起照顾它吗?」她摸了摸我的脸,「姨姨的时间不多啦,帮帮姨姨实现最后的心愿好吗?完成一些计划。」

「我愿意。」

「球球也愿意!」

「思思也愿意!」

「黛黛也愿意!」

声音此起彼伏,没有人知道这间玩具店到底有多少娃娃。

「都是姨姨的乖宝宝~」姨姨把我们都搂在了一起,开始轻轻哼唱着教我们哼童谣。

「村口大树下,

脑袋排排扎,

河流血红色,

村民湿答答,

扒皮又火烧,

原来是你呀,

啦啦啦啦啦,

我们手牵手,

送恶魔回家,

啦啦啦啦啦。」

就在童谣唱到一半,玩具店的门口突然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拖着玩具的身体一步步走了出去,原来是镇长带着大家放了好多木材在门口。

我看到爸爸害怕得捂着自己和弟弟的耳朵:「镇长,听到了吗?我就说有鬼!好多鬼在唱歌!」

镇长不耐烦地看了眼他,脸上出现阴狠的神色:「不管是不是她捣的鬼,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烧了她和那些鬼娃娃给咱们图个安心!」

然后看见了缓缓走出的我,他们开始害怕得后退了。

「鬼娃娃啊啊啊啊!」

「它会动!会自己走!有鬼啊救命!」

「我就说这里不干净!」

「镇长!放火啊,烧死他们!」

这群人狰狞地怒吼着,咆哮着。

很快镇长也抛出了打火机,试图点燃店门口的柴火,可惜早就被我们的小伙伴们替换掉啦。

我笑了笑,布娃娃的嘴就动了动。

「妈妈,你不认识我了吗?当初不是你说你要和爸爸出门干活,把我一个人锁在柴房。我好饿好困,然后好大好大的火,我烧得成了灰呀,门是锁的,推不开啊。我好痛好痛好烫好烫你知道吗?」说着我就带着布娃娃的身体扑向了爸爸和妈妈。

「你不要过来啊!」她挥舞着木棒将我狠狠打下,接着爸爸眼疾手快地点燃了娃娃。

「哈哈哈,你们又烧了我一次呢~可惜我死了再烧都没用了……」我的灵魂跑出了娃娃,又扑向她,这次我要带他们一起被火焚烧啊。

「柳柳,你不是爸爸妈妈的乖宝宝吗,乖,别过来啦,爸爸妈妈还有弟弟害怕。」妈妈还试图劝我别再靠近啦。

「乖宝宝?嘻嘻嘻,柳柳只是姨姨的乖宝宝!你们都是坏人!」

此刻他们边上的人都不敢再嘻嘻哈哈,整齐地后退三步,动作超认真哒。

爸爸妈妈弟弟,我带你们回地狱的家。

按照我和姨姨的计划,在我扑过去的同时思思就帮忙泼了汽油啦,哎呀呀,大家都变得湿答答。

「球球,帮我丢个火把,让我的家人们烘干衣服吧。」

哗!猛烈的火焰开始啦~

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救救我!

「你们感受到柳柳当时有多痛了吗?哈哈哈哈!」镇长终于反应了过来,要拿水扑灭他。

越扑火越大,哈哈哈,真好看呀。

嘿嘿嘿河里的不是水,那是带着汽油的血呀。

笨蛋的他们一直没发现今天的聚会少了一家,是作恶多端的球球家。

球球的爸爸喜欢把针一根一根地往球球的身体里扎,球球痛得哭得啊啊啊,她的爸爸和她妈妈却觉得好好玩呀。

直到她变得像个刺猬才放下。

他们喜欢拔出来又刺进去,欣赏着血肉模糊的宝宝啊。

终于球球忍受不了,选择自杀,她走到了池塘边,我努力试着劝住她。

但是她说她太疼太疼啦,那个家让她没办法。

后来她的妈妈肚子里又有了宝宝呀,球球自己找到玩具店想要帮助呀。

「柳柳,他们又要生孩子虐待了,救救她救救她,别让她像我一样活得不像话。」看着她泣不成声,我带着她找了姨姨。

让姨姨想想办法。

姨姨听完之后准备了一把钢针和汽油呀。

来到了他们家,听着她的家中欢声笑语嘻嘻哈哈。

「这次这个生出来我们要怎么玩!是剥皮还是抽筋哈哈哈哈!」球球的妈妈癫狂地笑着说着邪恶的话。

他的爸爸拿出了一套手铐:「你看我这次都准备好啦哈哈哈,绝不会让我们的玩具再有机会逃跑哒。」

真是邪恶又变态的爸妈!

等到他们入睡后,我和球球飘进房间把他们捆住啦,姨姨一针又一针地狠狠扎!

他们哭着喊着也没人理,其他人都在准备着对玩具店动手啊。唯独变态的一家落单啦~

嘻嘻嘻,还不够还不够呀,你们扎得球球血肉模糊逼得她跳河自尽。

你们也要去河里恕罪洗干净这一生的脏污啊。

啦啦啦,最喜欢水的思思按下他们呀。

没气啦,按照计划在小河倒入汽油哗啦啦,姨姨说得对!这里的人这里的事都太脏啦,不如彻底烧干净呀。

带着汽油的水不停泼到了他们身上,火越来越大……他们也从啊啊啊啊变得开始没有声音啦……最后只有地上的骨头和灰灰,风一吹,飞啊飞。

镇长气得脸色红红哒。

「孟孟,是你回来了吗?爸一直很想你啊,如果是你,你出来和爸爸相见好吗?」咦~羞羞脸,一把年纪的老镇长还哭哭呐。

姨姨这时候也带着小伙伴们出来啦:「爸爸,好久不见。」

诶,镇长居然是姨姨的爸爸,那个故事说的果然就是她自己吧。

「孟孟,爸爸当年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的死是个意外,爸爸怎么舍得杀你呢~」镇长老泪纵横,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多么贴心的爸爸。

姨姨看着他,冷笑着说:「呵呵,爸爸。我的好爸爸想据我为己有,我不同意就杀了我,杀了我女儿。」

姨姨的话显然震撼到了现场所有人,我看着大家的表情都变得古怪。

镇长还装模作样地擦了擦,应该装不下去了吧。

「你是我女儿,你给我生孩子有什么错吗?你出去读书就怀上了野种,还不愿意给我生儿子,那我不就只有把她杀了逼你生……是你不识抬举!」

说着他又开始哈哈大笑:「我为了你甚至给镇里定了规矩,每家每户都只能生一个,要生第二个除非第一个意外死亡。结果你猜怎么着,家家户户生的第一个女儿都杀啦哈哈哈,证明我没有错!」

真可怕,大人真可怕。

这个时候黛黛也跑出来,飘到后方用刀砍下她爸妈还有叔叔阿姨的头啊。

一个一个地捡起排在大树下。

镇长更慌啦:「你们想要什么,你们说!我们活着的人尽量都满足你们,别动手了别动手了,求求你们!」

啪啪啪,一群人通通都跪下。

「满足我们?呵呵。我 18 岁生日的时候我父母带着他们的好兄弟们对我做了什么,镇长您是不知道吗?」黛黛手持弯刀冷漠地看着他们。

很显然,他是知道的,其他人也咿咿呀呀地纷纷说着话。

「那现在你们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我们都是无辜的,放了我们吧。」

「对啊,我们可不是你们爸妈,没对你们做什么!」

「我是无辜的,放我走吧。」

他们哭得好惨好惨啊,他们不会以为复仇的只有我们吧。

随着玩具店的门被打开,越来越多的娃娃,跑来跑去嘻嘻哈哈。

这里有多少人,里面就有多少娃娃。

「你们自己造的孽,自己可能都不记得了。但是老天爷是公平的,每一笔因果报应都得你们自己来受!」随着姨姨的一声令下。

大家都从娃娃里面跳出来啦,奔跑着扑向自己的爸妈。

惨叫声此起彼伏,唯有镇长还是镇定地站在那。

姨姨走到他面前,慢慢地开始融化。随之而来的是镇长的身体也是一起融化。

他开始越来越害怕,想跪地求饶却发现腿全部都融化。

「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我只不过是拿我的灵魂换取了这个邪恶地方的重生吧。」

姨姨一边说着,一边四周开始燃起了熊熊烈火,在场的所有人很快被火焰吞噬。

姨姨看着我做着最后的交代!我发誓这是我见过姨姨最灿烂的笑容。

「柳柳,姨姨的乖宝宝,玩具店就交给你啦,姨姨会带走他们所有人!你会照顾好其他宝宝们的对吗?」

「好,柳柳答应姨姨呜呜呜。」

看着慢慢消失的姨姨,我居然感觉脸上湿答答。可是早就已经烧干净的我不会哭呀,我抬头看天,居然是天空开始下雨啦。

雨水冲刷掉了那些变成灰的人们,给这片大地带来了新的生机。

后来的我才知道为了帮我们投胎,姨姨摆渡人也不做了,选择了和小镇上的这群人们同归于尽,消解所有宝宝的怨气。

只是怨气消失了,还是有太多的伙伴们因为在人间太久,再也没办法投胎啦。

想起我们答应过姨姨会接管玩具店和照顾好其他伙伴。

我和思思决定接管玩具店,和恶魔重新签订了契约,成为了新的灵魂摆渡人。

我们会带着玩具店继续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收集恶魔灵魂,但是恶魔也要帮小镇上的除了我和思思之外的所有枉死的宝宝们投胎到好人家。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姨姨你放心,我和思思会继续加油的!

把人世间的恶魔都送回地狱啊。备案号:YX012LdKO7KOrKl0z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