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如果我国爆发丧尸病毒,会很快沦陷吗

未婚夫勾搭了绿茶闺蜜,将我丢出门喂丧尸。

重生后,我提前租下正对面的房子囤物资,把他给的彩礼和要求我存的婚房装修费花个精光。

丧尸再次爆发。

我终于可以躺平在阳台上,观看这对狗男女在末世中「相亲相爱」了!

1

在床上睁眼时,我以为自己做了个可怕的噩梦。

梦里我的四肢被丧尸啃得只剩血泥和骨头,肠子被拖出腹腔,空气里混着浓重的血腥和尸臭味。

我像腐肉一样烂在楼道里,在无边的疼痛中慢慢失去最后一丝呼吸。

以至于现在突然醒来,浑身都残留着神经性痛感,梦里已经失去的四肢也无法动弹。

「老婆,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躺在身边玩手机的未婚夫见我一动不动,浑身发抖,伸手来搂我。

看到李霄的脸,我心底泛起一阵强烈的恶心,手终于能动,第一反应就是推开他。

他被我突然「发神经」激出明显的恼意,但很快就恢复平静,换上一副笑脸:

「老婆,我今天有事要出去,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晚上我带回来给你。」

听到这句话,我惊慌地去看了一下手机。

2064 年 6 月 24 日,早上 9 点 44 分。

同一个时间,同一句话。

原来这一切不是梦!

是我死后重生了!!重生到丧尸爆发的前一天!!

李霄看我拿着手机发愣,摇了摇我。

「等下十点多装修公司的人会来签合同,你记得把钱付了哦。」

2

李霄在婚前全款买了套房子,就是我现在搬过来跟他住的这套。

跟我商量结婚的时候,他要求我把这些年打工存下来的 50 万,用来给这套房子装修。

「你没有父母,以后我就是你最亲的亲人了!这些钱不都是共同财产了吗?」

「结婚以后房产证会加你名字的,这也是你的房子!」

「早出钱晚出钱都一样,房子早装修能早入住,你说是不是?」

在他的不断洗脑下,我多少有点动摇。

后来他为了显示出「已经把我当亲人」的诚意,主动把 10 万块彩礼先打给了我。

就是这招,成功打消了我最后的顾虑,对他找来的装修公司没有任何调查就直接签了合同,付了 60 万前期款。

结果,这个公司是他兄弟搞的皮包公司,这 60 万在他兄弟杨杰手里转了一下,留下几万块「辛苦费」,剩下的全进了李霄的口袋。

李霄不但用「杀猪盘」骗光了我的积蓄,还勾搭了我的绿茶闺蜜程霜霜。

丧尸爆发后,程霜霜困在了我家,被我察觉出他俩有染,偷偷调查李霄的手机。

没想到啊,等着我的是这么多让人心底发凉的「猛料」!!

上一世,我的真心被这两个贱人当成垃圾踩在脚底玩弄践踏,还没来得及算账,他们就为了占有物资,把我丢出门喂了丧尸。

以最绝望的方式惨死!

这一世要是不报这个仇,我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李霄见我脸色僵硬,以为我还在生「起床气」,又再提醒了一次。

回过神来,我压下愤怒,随便敷衍了几句。

他没发现什么异样,收拾一下出门了。

我在阳台边看着他的车开出小区后,把我放在李霄家的一些重要物品和衣服塞进拉杆箱,顺手将他买的无人机也塞了进去,紧跟着出了门,径直奔向小区大门的保安亭。

那里有一个物业设的布告栏,平常用来给业主张贴一些寻物启事或者招租信息,我以前跑步路过时,都会看一看。

在众多招租信息里,我很快就找到有印象的那一张,拨出上面的电话。

「喂,是张小姐吗?我想租你家的房子,现在有空来签约吗?」

业主张小姐告示上招租的房子,就在李霄家的正对面。

因为两栋楼离得不算太远,上周末对面租客搬家撤离的时候,我在阳台上有留意到。

张小姐好像也住在这个小区,挂了我电话后,很快就赶了过来。

见我手上拖着拉杆箱来看房,还主动关心起我的情况。

我坦白说是因为未婚夫出轨闹崩了,无父无母无所投靠,只能搬出来一个人住。

出于女人之间的共情,她主动提出便宜五百块租给我,还跟我说:

「我比你大,你以后就叫我瑶姐吧。我是因为家里老人过来了,这房子不够住,又在对面买了一套大的,就在那个 C 栋的 1701,很近的!咱俩能认识也算有缘分了,以后有事就来找姐,也可以随时来姐家吃饭!」

3

瑶姐身上带着北方女人的真诚和热情,我对她和房子都很满意,很快就签完合同,又互加了微信。

就在她交给我钥匙准备走的时候,我想了一下,拉住了她:

「瑶姐,如果你信我的话,今天把家里的防护都加固一下,抓紧多囤一点食物、水、日用品在家里,明天可能会有大动荡。」

瑶姐愣了一下,问我大动荡是什么意思?怎么知道的?

我只能说通过一些关系打听到的,具体不太方便透露。

可能她对我有些天然的信任吧,说了句「好」,又嘱咐我也要保护好自己,就匆忙离开了。

我马上约了换门的师傅过来,把家里的大门换成了加厚加强款防盗门。

这时候有个陌生电话打进来,我猜是李霄找的「装修公司」到了,按下了接听。

「喂?请问是舒小姐吗?我是装修公司的小杨,来找您签合同的。您家门铃按了好久都没反应,麻烦开下门可以吗?」

「真不好意思。」我装作抱歉的口吻回复,「我临时有点事出门了,要不你 1 个小时后再来吧。」

电话里殷勤地答应:「好的好的!」

师傅把门换了以后,我还塞了点钱,让他偷偷把公共通道里的门锁也帮我换了。

这栋楼每层都是一梯两户,如果公共通道的门锁上,我等于有两道门,双重保险了!

换门的师傅前脚刚走,我约的换防盗网和窗的师傅后脚就到了。

还是个挺憨厚的师傅,摇了一下阳台上已经装了的隐形防盗网,跟我说:

「我看你现在装的这个挺好的啊,大多数人装的都是这种隐形的,你要那种全包的影响美观,还不通风,不好晾衣服。」

碰上这么实在的人,我也只能临时想个借口:

「这个小区之前失窃过,那家也是装这种隐形的,根本拦不住小偷!现在我每晚睡觉都好像听到有人在剪防盗网,有点神经衰弱了,还是把阳台包起来图个安心吧!」

师傅听我这么说,就理解了我另一个「所有玻璃换成防弹玻璃并贴上单向膜」的要求,也不再多问了。

量了一下尺寸,说回店里准备一下材料,下午就可以过来帮我装。

送走了两个师傅,我马不停蹄地赶往超市,准备大采购。

刚到「山姆」超市门口,又接到那个杨杰的电话。

「舒小姐,您到家了吗?」

「哎呀,我事情还没办完呢!要不你再等我 1 个小时吧!」

电话里的人听起来有明显的不悦,应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4

拿着 60 万的卡,进了量贩式超市。

我从早上醒来就憋在心口的那股闷气,突然就有了出口。

我找了一个工作人员,表明我是公司采购部派来采购员工福利品的,让他帮忙拖一个板车,按我选的货物来提货。

不知道后面持久战要打多久,为了保证不饿死,我选的大部分都是耐储存的食物:

方便面/米线/河粉、自热火锅/米饭、肉罐头、水果罐头、蔬菜罐头、肉干、压缩饼干、小面包、大米、面粉、各式调味酱料、花生油……

考虑到用电问题,我下午已经约了师傅来家里安装 3 块太阳能蓄电板,后面供两个新买的冰柜用电应该差不多够,所以又追加了些冷藏食物:

速冻饺子、牛排、鱼排、鸡肉……

房子里原本的冰箱打算用来放一些保鲜的蔬菜和水果:

大白菜、洋葱、橙子、苹果、玉米、土豆……

路过零食区的时候,我又拣了一些爱吃的零食,特别是甜口的:

薯片、各种口味的巧克力、各类糖、冲泡奶茶、速溶咖啡……

吃的基本买完了,因为新租了房子,生活用品基本都没有,所有品类都得买:

床上用品、被子、电热毯、拖鞋……

还有易耗的牙膏、牙刷、沐浴露、洗发水、洗衣液、纸巾、卫生巾……

对了一下手里提前列好的物品单子,生存物资差不多就这些了。

突然又想起来,差一个高倍望远镜没买!

这玩意才是重点,呵呵!

拿齐所有东西后,工作人员带我走批量采购通道结账,并且付了送货上门费,直接送去我家。

从超市出来,在药店打包常用药的时候,那个杨杰给我打了第三次电话。

我接起来后,马上装作很着急的样子:

「杨先生是吗?我刚想给你回电话!刚刚我发现银行卡被人盗用了,还输错密码已被冻结,我正在银行排着队等处理呢!要不你明天早上再来吧?

「今天害你跑来跑去的实在不好意思,我明天多付给你五千块辛苦费吧,可以吗?」

我在说前半句的时候,电话里的杨杰一直沉默,感觉马上就要暴怒,但后半句说完,他马上换上和煦的声音:

「不辛苦不辛苦,应该的!那我明早同一时间再来,您赶紧先把银行卡的事情处理了吧!」

挂了电话,我心里暗笑。

戏谁不会演呢?只有你杨杰和李霄会吗?

5

物资是差不多买齐了,但我心里还是很没底。

上一世,我手无寸铁,被那对狗男女拿捏住了。

这一世,万一他们在对面发现了我和满屋子的物资,肯定会起更毒的歹心。

想来想去,决定备上一些硬核的防御工具。

一来可以防御丧尸的攻击,二来可以避免被狗男女反杀。

我打车到了装修市场,进到五金工具店,买到了:

高压电击棍、充电型超长可伸缩枝条锯、铁丝线。

有了这两样,狗男女敢靠近我,我就敢把他们人电废,头砍飞!!

买完后我看了下表,差不多到安装师傅上门的时间了。

给老板付了送货上门费后,我开始打车回程。

在车上,我给家附近的几个送水站都打了电话,合计两百多桶水,加了钱,让他们都送到我家里来。

到家门口才发现,师傅和工人挤满了整个楼道,都在守着材料等我。

我赶紧道了歉,开门让他们进去安装。

等工人们安装好离场,我又归置了一下送过来的物资,两个大房间已经塞满了,多出来的只能摆在客厅。

弄完这一切,天已经黑了。

手机里有二十几个未接电话。

十几个是李霄打的,还有几个是我那个绿茶闺蜜程霜霜的。

我锁好门,开始搭电梯下楼,边走边给程霜霜回电话:

「喂,霜霜?我刚刚在忙没听到电话,怎么了?」

电话里的程霜霜声音娇软,还带着哭腔:

「呜呜呜……颖颖,我跟男朋友吵架了,我现在心里堵得慌,心里好难受,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男人真的没有姐妹好,呜呜呜……」

不得不说,程霜霜真的挺会示弱和提供情绪价值的。

像我这种从小缺少父母姐妹的人,心底最渴望的确实是时时刻刻与我亲密的关系。

所以上一世,程霜霜只要在我面前嘤嘤嘤,我就忍不住为她赴汤蹈火,予取予求。

低级绿茶只会哄男人,高级绿茶简直是心理学家,男女通杀!

听完她的话,我也显得很着急:

「那今晚你到我家睡吧?不要跟那个臭男人待一起了!」

程霜霜仍在电话里哭哭啼啼:

「但是现在好晚了,外面好黑,我一个人打车害怕……」

我立马上道:

「我现在就打车去接你!」

要是她真的不敢来,那我的剧本岂不是缺了女主角?

接!必须得接!!

6

我刚把家门打开,李霄就马上从客厅沙发上站起来,肉眼可见的低气压。

但看到我身后的程霜霜,气压又平衡了,开口甚至有种宠溺的意味。

「哦,我说你电话怎么打不通呢?原来是跟她在一起啊!」

哟!李霄!

你这话不是对我说的吧??

是不是程霜霜让你跟我摊牌,你还没拿到钱不肯摊,然后她微信不回电话不接,你急了恼了,开始打爆我的电话,准备把气都撒我头上?

你猜我猜得准不准??

但是程霜霜这绿茶吧,给你一巴掌,又打算给你一颗糖吃,还是让我去把她接过来的!

开心了吗?渣男?!

我余光瞄到斜后方的程霜霜朝他瘪了瘪嘴,李霄马上不自然地把目光转移到其他地方。

太明显了!

我上一世到底是被什么猪油蒙蔽了脑子,这些细节竟然一点都看不出来??!

李霄装作若无其事地问我一嘴:

「你的银行卡被盗处理好了吗?」

我装作很头疼的样子:

「没有,排到我的时候负责人下班了,但柜员答应给我留明早的第一个号,我明天一早去排队办。」

李霄听到这,也不好说什么了,转身躺在沙发玩手机。

我转头跟程霜霜说:

「很晚了,你先去洗澡吧,客房一直都给你留着呢,前几天还换了新的床单被套。」

程霜霜开心地扑过来,在我脸上一直么么么地亲。

「我最爱你了颖颖,你是我这辈子最亲最亲的姐妹!在我心里,你永远排第一,我妈只能排第二。」

我内心虽然白眼翻上了天,但面上还是表现出一如往常的受用,搂着她笑得甜蜜。

「我最爱的也是你霜霜,你第一,李霄第二。」

你第一个死,李霄第二个死,满意这安排不?

李霄睨了我们一眼,开玩笑说:

「你姐妹说话真肉麻,我都要听吐了,老婆!」

是吗?!

你不是最爱这浪蹄子在微信里朝你肉麻地喊:

「老公,人家睡不着!」

「老公,人家好想抱抱你!」

「老公,你下次多亲亲人家好不好?」

程霜霜听到李霄喊我「老婆」,马上撒开了手,径直往冲凉房走去。

这贱人还有脸当着我的面吃醋???

再忍一下,舒颖!!再忍一下!!

这对狗男女现在笑得有多开心,后面就会哭得有多难看!!

7

凌晨 4 点,是人进入深度睡眠的时段,而我却兴奋地睁开了眼。

轻手轻脚地摸下床,到杂物房里,把最大的行李箱缓缓地推到冰箱边打开。

慢慢扒开冰箱门,把食物一件一件往行李箱里放,直至把冰箱的东西全部清空。

又把厨房和客厅里的能进嘴的东西全部塞到行李箱内,塞得满满当当。

合上,扣好箱扣。

就在我准备把躺在地上的行李箱提起来,往门边推的时候。

咔哒——

主房的门把传来了拧动的声音。

糟了!!李霄醒了!!

我心底一沉,丢下行李箱,侧身躲进冰箱和墙之间的缝里。

几乎同一时间,李霄就开门走了出来,拧着把手轻轻把门关上。

是我的响动被他听到,起床检查来了??

他站的那个位置,伸手就能摁开客厅的大灯,就会看到冰箱旁躺着的大行李箱,和我塞不进缝里的半个身子。

我脑子嗡的一下变成空白。

就在我以为命运要再一次捉弄我的时候,他却蹑手蹑脚地往客房走去。

没有开灯,也没有察觉到暗处藏着这么大的异常。

过了大概 1 分钟,客房里就传出程霜霜的低声娇嗔:「嗯~坏死了!」

和李霄压着嗓子的声音:「嘘,小点声!等下把死肥猪吵醒了!」

「你确定她没发现?我感觉死肥猪今天有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那蠢货正蒙着头睡大觉呢!!她那个猪脑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每次都把你这大宝贝接过来陪我!快让我亲一下,都想死你了!」

「嗯~不给亲!你到底什么时候跟她摊牌啊,我天天看到那张丑猪脸都要作呕了,你还当我面叫她老婆!滚下床去!!」

「宝贝,不要气了!拿到钱就给你买上次看中的那只香奈儿包!乖……」

「你说的哦!可不许反悔……哈哈哈……」

狗男女嘲讽我的每一字,穿过周围死一般寂静的空气,清清楚楚地传到我的耳朵里。

我在肮脏的夹缝里气得浑身战栗!气得每一寸皮肤都在燃烧冒烟!!

笑我猪脑子???

我回到主房,把李霄赶着去偷情而忘记拿上的手机塞进包里。

直接穿着睡衣,拉上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出这个家门。

出门后第一件事,将这俩狗男女反锁在屋里。

第二件事,将程霜霜的微信和电话拉到黑名单。

我倒是要看看,再过几个小时,你们两个是谁先发现自己才是猪脑子?!

8

回到我租下的房子,锁好两重门。

看着满满一屋子的物资,憋在肺里快要憋炸的那一口气才重重地呼了出来。

把行李箱踢到一边,躺到主房的新床铺上伸了个大懒腰。

老娘再也不用跟脏了的狗男人躺在一起,爽利得很!!

还有啥可气的?

闹钟在早上 9 点准时响起,我精神抖擞地醒来,靠坐在床背上,掏出渣男的手机。

上一世我就已经破解了他的密码,这一世他都不知道我已经发现他偷情,更来不及把密码改掉。

我重新开了机,顺利解锁了屏幕,有一百多条程霜霜呼叫的来电提醒短信躺在列表里。

我笑着走到阳台,舒舒服服地躺到摇椅上,眼睛凑到我早就架好的望远镜中。

画面里李霄暴躁得像一只被踩了尾而炸毛的狮子,在屋里乱转,满地都是他摔烂的东西,一片狼藉。

程霜霜在旁边,边打电话边拉他,像在极力劝慰。

我把在装修市场黑摊里买的窃听器接收仪打开,里面立即传来不堪入耳的粗话:

「你他的舒颖**!!别让我抓到你,我**!!!!」

妈呀,这一连串电报真是污染耳朵,先关上了。

李霄也真是的,现在家里乱成这鸟样,等下怎么接待贵客啊??

我拿出自己的手机,把李霄微信里和程霜霜堪比小黄文的对话以及小视频,全部拍下来,转发给了程霜霜的现男友,徐超。

程霜霜这货,其他事情让我失望,但是选男人的眼光从来都不会让我失望。

说好听点叫恋爱脑,说难听点就是下贱,垃圾堆里的男人都快叫她捡光了,不然也不会闻着臭味搭上李霄。

以前我拿她当亲闺蜜的时候,真特么恨铁不成钢,不知道骂过她多少回。

但是骂归骂,每次她被各种渣男折磨得身心俱损,都是我冲到最前面替她出头,甚至自己也惹了很多事上身,丢了好几次工作,搬了好几回家。

幸亏她没有听我的,又找了一个渣出新高度的徐超!!

徐超果然很快就打过来电话,我整理了一下情绪接了起来:

「超哥,呜呜呜……我想跟你道歉……怪不得你以前打她,她真的……呜呜呜,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超哥你快来主持公道吧……」

徐超在电话里吼得我耳膜都要破了:

「吃了什么狗胆敢给老子戴绿帽子??!看老子不宰了他们!!马上把你家地址发给我!盯紧别让他们跑了,我现在过去!!」

9

挂了电话,我立即把详细的地址和门牌号发给了徐超,还告诉他我藏好的门钥匙在哪个位置。

他住的那个小区过来也就是十几分钟车程,不用我等太久,哈哈!

我期待地搓着手,趁这空当起身去把从渣男家拉回来的行李箱打开,将搜罗到的食物收进冰箱和橱柜。

整理完一看时间,差几分钟就到十点。

哎呀哎呀,好戏马上要开锣咯!!

我兴奋地冲到阳台,打开接收仪,调好望远镜的角度,往对面看去。

李霄已经闹累了,现在正面色发黑地坐在客厅沙发上。

身旁的程霜霜一下一下地抚着他的背:

「老公,别生气了!开锁师傅马上就到了,到时候门一开,我就陪你去营业厅补办 SIM 卡,再去买一台新手机,我给你买!不要生气了嘛老公~~」

啧,真搞不懂,她脑子是有什么大病?这么舔一个诈骗犯?

李霄烦躁地抬起手肘把程霜霜怼开,但是她又扭扭捏捏地贴上去。

就在这时,大门被猛地一脚踹开,「开锁师傅」徐超杀气腾腾地冲进屋里。

没等那对狗男女反应过来,就像拎鸡崽一样抓住李霄的脖子把他从沙发上拎起来,恶狠狠地往地上摔去。

那块位置恰好都是摔烂的杯子碎片,李霄躺在上面蜷曲着身体,满脸痛苦。

还没等他呻吟两句,徐超又像大山一样坐到李霄的身上,抡起拳头一下一下地砸向渣男的头。

「敢碰老子的女人,**是嫌命长了!!」

背上扎进尖锐的碎瓷片,脸上受着砂锅那么大的拳头。

嘶——

我想想都起了鸡皮疙瘩,替李霄感到疼呢!

旁边的程霜霜大概也疼,心疼,开始伸手去拉徐超。

不拉还好,一拉就被徐超想起来还有一个贱女人没收拾,从脸肿成猪头的李霄身上下来,一个嘴巴子就甩在程霜霜的脸上。

「老子看你也是活够了,平时打得少了是吧?啊?给你脸了?!!」

说完又甩下去两个响亮的巴掌。

程霜霜被打得鼻血都飙了出来,没站稳摔倒在地上,哭得满脸都是红色的鼻涕。

就在我扒着望远镜头左摆右摆,追踪精彩的每个画面、每个表情,忙到飞起的时候,手机响了。

我不情不愿地接起来:

「喂?」

「喂?舒小姐吗?我是小杨啊!我就快到你们小区楼下了,您今天可以正常签合同了吧?」

噢哟,看得太高兴,把这个赶来送人头的小配角都给忘了!!

10

我站起来往楼下看去,杨杰正要踏进李霄住的 C 栋大门。

赶紧喊住:

「小杨啊,我没在家呢,今天一大早就去了银行……」

杨杰停下脚步。

「……但是在赶回来的路上了,10 分钟左右就能到小区,你就坐在 C 栋大门正对面那张椅子上等我呗,不要挪地方哦,不然我等下找不到你啦!」

杨杰在电话里爽快地答应,转身在那张椅子上坐下。

没一会,一位拎着小提琴盒的老爷爷就朝那张椅子走去,跟杨杰商量着什么。

那个老爷爷我是认识的,以前每天都陪着老伴一起散步买菜,两个人回到小区后,会习惯性在那张椅子上坐下歇息。

几个月前老太太突发心脏病发去世了,只剩下老爷爷孤孤单单一个人,每天都在差不多的时间回到那张椅子上,用小提琴拉一首《梁祝》来纪念他的老伴。

小区里的人平时都会很有默契地把那张椅子空着,留给他。

但此刻杨杰完全就是摆出一副「我先占我有理」的流氓姿态,叉着胸抖着脚,扭过头看向别处。

老爷爷看交涉无果后,垂头丧气,佝偻着背往回走,进了旁边栋的大门。

大约也就过了 5 分钟,杨杰身后突然冲出几只病发的癫狂丧尸,朝着他脖子动脉咬去,血柱顿时喷洒满地。

与此同时,小区花园里各个角落都传出瘆人的惨叫。

整个花园开始躁动,活人被丧尸追得到处逃窜,被咬的人又迅速转化成新的丧尸去咬人。

短短十几分钟,底下已经全是变异的丧尸,没了人影。

丧尸爆发的时间点跟上一世真的分毫不差。

唯一有差的是,我弥补了上一世的遗憾,把痴情老爷爷救下来了!!

还顺带给诈骗犯送了一个盒饭!!

就是这个 feel 倍儿爽!!!!

我开心地哼着歌,重新把望远镜对准了对面。

他们三个人此刻正站在阳台上往下望,脸上写满了惊恐,应该都目睹了楼下丧尸变异和咬人的恐怖画面了。

李霄肿成紫馒头的眼睛里露出满腔的愤恨,定定地盯着楼下某处。

我拿望远镜随他盯的方向看去。

哦,原来是看到新鲜出炉的丧尸——「断臂小杨」了呀!

还有心情感怀你兄弟呢?李霄?

我劝你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吧!!

留在家里就要跟徐超同居,而且一点吃的都没有。

出门就会像我上一世那样,被丧尸咬烂在楼道里。

我看你现在的处境,还不如你兄弟来得痛快呢!

11

李霄能当「杀猪盘」诈骗犯,反应能力还是比另外两个蠢货强一点。

就像现在,三个人呆滞地返回室内后,他是第一个反应过来自己处境的人。

对着徐超「啪」一声跪下,开始痛哭流涕,试图把内部矛盾往我身上转移。

「超哥,你听我解释,这一切都是舒颖那贱人搞的鬼啊!!

「我不知道她给你说了什么,但是她把我手机拿走了,现在死无对证,全凭她一张嘴,你千万别被这个贱人骗了啊!!」

说完又扑到冰箱边把门扒开。

「你看!她把家里所有吃的都卷走了,还不明显吗?这分明就是提前设好的局,把你也一起算计了!超哥,你千万别放过她!」

徐超肌肉发达,头脑简单,被李霄三言两语煽动得头顶直冒烟,马上拿出手机打电话。

手机铃声响了。

我原地快速跳了二十个高抬腿,清了一下喉咙,用上气不接下气的哭腔接起来:

「好可怕!!丧尸啊……我差点被丧尸咬死了,呜呜呜……超哥你在家里没事吧?」

徐超被我突如其来的「关心」问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质问的语气:

「舒颖!!你是不是在设局耍我?!」

我也理直气壮地反质问他:

「我耍你什么啊?李霄是不是不承认给你戴绿帽子了?那些小视频你也是看到的,怎么造假?难道我要瞒着你,看着程霜霜那个贱人继续骗你才对吗??

「而且现在满大街上到处都是丧尸,我都差点逃不掉被咬死,你在我家里安安全全的,居然说我给你设局?!」

徐超在电话明显有点底气不足:

「那……你家里怎么一点吃的都没有?」

我表现得更扯火:

「我平时在家都不做饭!程霜霜哪次饭点来我不是请她出去吃?家里吃的都过期扔了啊!这点小事也值得你来质问我??

「本来我还担心你在我家没东西吃,打算叫朋友想办法送点过去,现在看来你跟李霄是一伙的,还帮着他来气我??合着你们三个人相亲相爱,就我一个人被耍了?!」

徐超一听到我要给他送吃的,赶紧赔笑:

「别别别,舒颖你看你,急什么!我就随便问问……」

我后面的话没听就挂了,还把手机调成免打扰。

望远镜画面中的徐超异常着急,按着手机重拨了好几回,发现我电话还是拨不通,急得一脚就把跪在旁边的李霄踹倒:

「就你在这挑事,害老子饿肚子!我不踢死你个事精!!」

又朝着肚子踹了好几脚解恨,踹到李霄想喊疼都喊不出来。

哼,李霄,现在谁有物资谁就是老大,你泼的脏水对我来说一点威胁性都没有,但被我反踩一脚可不是解释两句就能过去的。

不是笑我猪脑子吗?连猪脑子都玩不过,有够垃的哦!!

12

往后 3 天,通讯信号没断,徐超一直在尝试联系我,每次打不通电话就揍李霄和程霜霜出气。

但到了第 4 天,网络断了,电话打不通了,在极度饥饿的状态下,徐超也失去了揍人的力气,三个人齐齐瘫在客厅的地板上。

对比他们地狱一般的生活,我住在对面简直不要太像天堂。

不但一日三餐有荤有素,我的房东瑶姐还经常用她儿子的无人机,把她自己做的包子、饺子、煎饼、锅包肉……送过来投喂我。

她说要不是我,她一家人绝不可能这么齐齐整整。

说起来人与人的缘分也很奇怪,她才见过我一面,就能那么彻底地相信我。

签租房合同那天她收到我的提醒,回去就开始张罗囤物资,把家里塞得满满当当,连走路的道都差点没有。

丧尸爆发的那天早上,她哭天抢地堵在门口,不让她老公上班、儿子上学。

家里人都以为她受了什么刺激疯了,但也执拗不过,只能顺着她。

但没过多久,花园底下就开始传出惨叫,一家人在阳台上看得瑟瑟发抖,婆婆都吓晕了过去,吃了速效救心丹才醒过来。

现在她家和我家,可以说凭物资在末世里活得毫无压力。

虽然对比上一世,我过得好太多,但不代表复仇就到此结束。

相反,如果渣男和小三的下场只是区区的饿死,我觉得一点都不解恨!

我要他们也尝一尝,我曾经尝过的痛!

凌晨 4 点,预先调好的闹钟响了。

趁对面那三个人还在睡,我悄悄用塑料袋装了一点点吃的,挂在无人机的机械臂上。

李霄家的阳台正好没有装防盗网,我把无人机摇过去,将物资搁到地上,再撤回无人机。

又给徐超的手机隔空投送了一张留言截图:

【好好「照顾」他们,后面我还会送吃的过来。】

做完这一切我就回去补眠了。

再醒来,已经是 9 点多,我赶紧跑到阳台上继续观看进度。

徐超坐在沙发上抖着脚吃方便面,李霄和程霜霜跪在他前面。

程霜霜盯着那桶面,巴巴地恳求:

「老公,我也好饿啊,你吃完面以后,可以给我留口汤吗?」

徐超冷嗤一声,把最后一口面吃完,把面桶放到地上。

「要喝可以,但你只配在地上喝!」

程霜霜饿了一天一夜,也顾不上形象了,趴在地上狼吞虎咽起来。

没吃几口就被李霄一把推开,抢了过去。

程霜霜估计没想到一直喊她宝贝的李霄会因为几口方便面汤跟她动手,开始嚎啕大哭,边哭边扯着李霄的衣服跟他撕打起来。

他们两人侧对着我,我在望远镜里看不清楚打斗情况。

但很快就收到徐超隔空投送一条清晰的正面视频,视频里两个人头发衣衫都乱得像个乞丐,趴在地上,嘴抢着去够方便面桶,面汤糊了一脸,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看来,经过几天的饥饿,徐超已经清楚现在该听谁的话,跟谁站在同一条阵线上了。

后面每到饭点,我都能准时收到他投送过来的,狗男女「相亲相爱」的吃饭视频。

不得不说,看着下饭,真的比吃播还开胃!

13

丧尸病毒爆发后第 64 天,舒服日子都没过多久,就突然来了转折。

早上 9 点左右,小区里飞来了好几台无人机,上面的喇叭自动循环外放着广播:

【丧尸病毒抗体疫苗已经研发成功!ZF 将尽快开展丧尸清理工作,请广大群众继续留在家里做好防护,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

小区里的幸存者听到广播都开始欢呼雀跃,但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上一世我在病毒爆发的第 3 天就死了,所以并不知道后面的发展情况是什么样,持续了多久。

而这一世,我好好活了两个多月,除了通信网络断了,水和电都正常供应,我隐隐有预感这场病毒没有完全脱离 ZF 的控制,可能持续时间不会太长。

但确实没预料到,疫苗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被国家研发出来了!

有了疫苗,人类即使被丧尸咬了也不会病发,只要每清理一个区域就给幸存者打上疫苗,那清理丧尸的人手就会越来越多,进度也会越来越迅速。

也就是说,最慢也就半个月,全国的丧尸就差不多能清理干净。

现在这种情况对我十分不利!!

如果让对面那三个人熬到末世结束重获自由,第一件事必定是联手来对付我。

不行!

从今天开始,他们的一举一动我要加紧监控,而且得想办法让他们内讧起来!

没想到,李霄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都没等我动手,就准备先下手为强了。

先是晚上趁徐超睡着,偷偷拉拢程霜霜:

「我们的苦日子马上要熬到头了,但舒颖和徐超这两个贱人必须得趁现在解决掉!」

程霜霜虽然已经跟李霄闹掰,但是听到要「解决」徐超和我,咬牙切齿地猛点头,认可他的说法。

随后李霄开始扒在程霜霜耳朵上嘀嘀咕咕,因为声音太小,我听得并不清楚。

但是第二天,他们并没有任何动作。

等到第四天,食物存量已经消耗光了,而且徐超无论怎么联系我都收不到回应的时候,李霄才慢悠悠地开口:

「超哥,我觉得你还是别等了,舒颖那个贱人知道马上丧尸就要清除干净,大家会重获自由,为了防止我们报复她,肯定不会再送吃的过来,想把我们都饿死的。」

徐超正处在又饿又恼的状态,被李霄的话一激就暴跳如雷:

「这贱人敢这么耍老子!!老子要是出去了,第一件事就弄死她!」

李霄马上接话:

「超哥,我觉得如果要下手的话,得趁现在!

「你想想,等秩序恢复以后,你要干点什么,那可是犯法的!只有现在这种时候,多一个少一个的,没有人会管!

「而且,她之前敢把吃的送来,肯定是囤了巨量的物资!把她干掉,那些东西就全都归我们了,就算咱们天天敞开肚皮吃,到清理完丧尸那天说不定都还没吃完!

「反正留在家也是饿死,还不如奋力一搏,你说对不对,超哥?!」

14

我心里暗笑,奋力一搏是打算去哪里搏?

就算知道我在附近,整个小区那么大,难道一间间找吗?

但没想到的是,李霄居然留了一手。

徐超同意跟他一起弄死我以后,他们就马上把客厅窗帘拉上,挡住了我的观察视线。

只有窃听器传来李霄压低的声音:

「之前有一次我半夜醒来,恰巧看到物资是从对面的窗口用无人机送过来的,然后我昨天又偷偷用电脑查找了一下我的手机定位,发现也在对面楼,就凭这两点,基本能确认舒颖那贱人就是躲在正对面那间房里!

「我们把能防护的武器全拿上,直接杀出一条血路,杀她家逼她开门!要是不给我们开,就把门砸烂,让她也别想活下去!」

听了他们的计划,我往楼下看了一下。

小区花园里现在游荡的丧尸确实不多,而且也处于饥饿状态,行动迟缓。

但是光凭这样,就想顺利杀到我门口??

也太小看我舒颖了吧!!

我立即用刀把手割破,把血全部抹到一件衣服上,再把衣服绑到无人机上面。

在窃听器里听到那三个人出门了,争分夺秒地将无人机放出。

无人机开始绕着整个小区花园飞行,衣服上浓重的血腥味激发起底下丧尸的嗜血欲望,它们的状态开始愈发癫狂,前仆后继地追着无人机跑。

我将无人机摇到 C 栋,里外三层的尸群顿时将 C 栋大门围住。

正想为计划顺利而开心,突然想到,不对!!

从 C 栋过来,还能走地下停车场,他们更大可能是选择走那条更好防御的路!

我连忙摇着无人机从地下停车场入口飞进去,飞了一会,就在屏幕一角里看到那三个人刚好砍死了一只丧尸,正起身往我这栋负一楼大门方向跑。

无人机被我拉高停在附近的一条横梁上,跟着无人机过来的尸群被那三个人的动静吸引,开始朝他们涌去。

我在屏幕里清晰地看到,跑在后面的李霄是第一个回头发现有尸群在追赶他们的,急忙拍了一下前面程霜霜的肩膀。

程霜霜回头跟他会意后,他们手里拿着的消防斧和菜刀,一人一边,齐齐朝跑在前面完全没有察觉的徐超腿上砍去。

徐超痛苦地大叫一声,摔倒在地上,腿上的伤口在地上滑出两条深深的血痕。

身后的嗜血丧尸群随即蜂拥而上,将他包围淹没,停车场回响起徐超夹杂着粗话的绝望吼叫。

而那对狗男女牺牲了诱饵后,也顺利跑进了负一楼大门,重重把门关上,转身消失在楼道里……

15

真没想到啊!

时隔两个月,这对狗男女又重新出现在我眼前,诉说着对我沉甸甸的爱意。

李霄拍打着楼道门的玻璃,眼里噙着「思念」的泪水:

「老婆老婆,我终于找到你了,看到你活着实在太好了!我真的好想你!!

「之前做的错事我今后会千倍万倍地补偿你,求求你给我个补偿的机会吧!

「开门吧老婆!让我进去抱抱你!」

程霜霜也趴在玻璃上痛哭流涕:

「颖颖,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姐妹!要不是为了再见你一面,我肯定都扛不下去了!

「我只是一时糊涂,你能原谅我的对不对??

「你说过的,天底下没有一个男人能比得上我们姐妹之间深厚感情的!」

噢哟,太感动了!

我斜靠在门框边,看着他们「真情流露」地认错,擦了擦眼角的泪花,缓缓开口:

「既然你们都认识到自己错了,我也就不追究了!」

李霄和程霜霜听了第一句,喜形于色。

「但是!为了避免同样的背叛再次发生,我不接受今后三个人共同生活在一起!」

李霄皱了皱眉头:

「什么意思?」

我叹了口气:

「意思是,我只能让你们其中一个人进来跟我继续生活,但是你们都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我选不出来……」

李霄马上会意,眼神恳切地表忠心:

「那就只让我一个人进去吧老婆,以后我会跟你结婚,好好用一辈子来补偿你!之前犯错都是程霜霜那个贱人勾引我的,不然我根本没想过要做对不起你的事!」

程霜霜目瞪口呆地看着李霄,急忙撇清:

「颖颖,你千万别信他!是他把我灌醉,在我意识不清的时候勾引我的!你不能信渣男说的话,要相信好姐妹!而且他刚刚被丧尸抓了,很快就会变……」

程霜霜话还没说完,就被李霄恶狠狠地掐住脖子:

「你个贱人瞎说什么??我哪里被抓了,只是刮伤!!!」

我顺着程霜霜的话看去,李霄的手臂上确实有三道明显的抓痕,而且见血了。

他估计是心虚了,决定出大招,掐着程霜霜的脖子一路把她推到楼梯口。

「是你对不起我老婆!我要替她惩罚你这个贱人,去死吧!」

随后将她往楼梯深处一扔,把楼梯口的门「砰」地关上,任凭程霜霜在外面哭着喊着,拍门踢门,甚至引来附近的丧尸被咬出痛苦的尖叫,都无动于衷。

这个狠劲,跟上一世把我扔出去的时候,一模一样。

李霄做完这一切,转过身,在楼道门外温柔地跟我说:

「老婆,我已经帮你报仇了,你快给我开门吧。」

我拿着钥匙微笑着走过去,把门锁打开,他见状开心地想从门缝里闪进来。

就在他毫无防备的这一瞬间,我突然抓起一直藏在身后的高压电击棍,往他肚子怼去。

高压电流顿时让他失去大半的意识,痉挛地倒在地上。

我蹲下来继续给他送去「电击治疗」,并笑着跟他解释:

「老公,谢谢你帮我报了仇!但是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只能特殊对待咯!我相信,ZF 后面一定有办法能救你的!」

16

十天后,我家的门铃被摁响。

「女士你好,我们是 ZF 派来给幸存者接种抗丧尸病毒疫苗的,请问你家的幸存者有几位?」

我高兴地开了门,跟工作人员如实报告:

「我家有两位,我和我的未婚夫!」

「那就请你的未婚夫出来吧,我们登记一下信息,然后就可以给你们注射疫苗了。」

我面露难色:

「他恐怕不方便出来……他的情况有点特殊……」

工作人员听闻转身朝后面点了下头,随后另外两个壮硕的工作人员走向前来,一左一右将我夹住。

「女士,麻烦你带我们去看一下你未婚夫的情况。」

我很不解:「这是做什么?」

工作人员没有正面回复我:「你只需要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一定会给你提供帮助的!」

我只好拿上钥匙,把他们带到小房间门口,叮嘱他们小心一点,然后把门打开。

变成丧尸的李霄正在房间里游荡,看到门开了,外面还有一屋子的「大餐」,瞬间癫狂地扑上来。

但还没等他靠近,我身后就冲出两个穿着防爆服的 JC,一个娴熟地拿网搂住他的头,一个用砍刀一把将他的头砍了下来。

动作之顺滑,连血都没溅出来多少!

身旁两个工作人员将目瞪口呆的我拉离现场,留下他们的同事开始杀毒清理。

拿着登记表的工作人员安慰我说:

「你的未婚夫已经尸变,疫苗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这种情况我们已经处理过很多,你也不是个例,所以,慢慢接受这个事实吧!

「大家都不容易,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希望你能理智对待,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配合!」

我含着泪点头:

「谢谢工作人员对我的疏导,我以后一定改正错误,理智对待!」

房间消毒清理完,他们又检查了剩下的两个房间,确定我没有其他藏匿起来的「家人」,又派出女工作人员检查我没有被丧尸抓出的伤口后,才给我接种了疫苗。

又过了十天,通信网络开始恢复。

【国内丧尸已清理完毕,幸存者已全部接种疫苗】的消息占据了各大社交媒体的头条。

瑶姐看到后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妹妹!看到消息了吗?艾玛太好了,咱终于解放啦!快过来姐姐家吃饭庆祝一下,我们全家人都等着要见一见你呢!」

虽然失去了「未婚夫」,但是换来了一个天天惦记着我的亲姐,和一大家子真正的家人。

这么看来,我也是不亏的,对吧?

作者:茉子猫备案号:YX11vRMK2qD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