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见过的最漂亮的打脸是怎样的?

结婚当天,男朋友妈妈临时变卦,说八万八彩礼不给了。

还让我把房子过户给男朋友弟弟一套,好让他找对象,不然就不来接亲。

我直接取消了婚宴。

以为我怀孕了就可以随意拿捏,没门。

01

在婚床上等了 2 个小时后,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原来定好的 7:18 进门,现在已经 7 点半了。

门外还没有一点动静。

陈辉已经迟到了。

我心里急得要命,手心微微出汗。

周围的亲戚朋友都在窃窃私语。

摄像师跟一边的助理悄声道:「真有意思,头一回上门录像碰上迟到的新郎官。」

「路上不会出什么事儿吧?」我姨小心地瞥了我一眼。

旁边的二舅赶紧捅了一下她:

「说什么呢!」

我妈面色焦急,挤过人群趴在我耳边小声道:

「陈辉怎么回事啊?用不用打个电话问问,别真是路上出事儿了!」

我心下一沉,也顾不得规矩了,掀起盖头摸出手机打给了陈辉。

电话响了几声很快接通了。

我着急道:「出什么事了?怎么还没来?」

然而接电话的并不是陈辉,而是陈辉他妈。

她妈答非所问道:「小秦啊,这个八万八的彩礼你今天能不能带回来?」

我一愣,不知道他妈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只能耐心解释道:「妈,咱这儿的规矩彩礼是不带回去的!」

「不过这钱我肯定不留在家里,都存在我跟陈辉这以后过日子用,您放心吧!」

他妈笑了一声,声音尖利:

「小秦啊,你看你现在都怀孕了,你们小年轻的大手大脚也不会存钱,你把钱带回来,妈给你们存着,到时候当做孩子的教育金。」

我恍然大悟,感情这一家子就等我这个电话呢。

怪不得之前为了彩礼闹了一个多月突然松口了,合着是等着结婚这天再拿捏我。

我抬头扫了一眼房间里的人,大家都静悄悄地瞅着我,听着我的电话。

我不想把自己的婚礼搞得太难堪,硬着头皮道:

「妈,这件事咱们再商量,您先让陈辉来接亲,这边亲戚摄像都等着呢,已经过了订好的时候了。」

陈辉他妈却还不松口:「你们年轻人不懂事,最好还是要多听长辈的,我还能害你们吗?」

我抬头看了一眼我妈。

她满脸担忧,双手揪在一起盯着我,朝我做口型:「怎么样了?」

我咬了咬嘴唇。

酒店已经定好了,请帖也都发出去了,亲戚朋友同事估计也都在路上了。

今天要是出什么事儿,丢的不只是我的脸,还是我爸妈的脸。

我攥紧了拳头,深吸一口气。

「行,妈,就按您说的办,这八万八我今天带回去。」

我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但我没想到我这边刚退了一步,他妈居然又开口道:

「这才是妈的好儿媳。」

「对了,还有个事,你也知道辉子他弟也谈女朋友了,那小姑娘爸爸是个领导,也算配得上我们家刚子。」

我急得要命,感觉汗已经冲花了头上的妆,不知道他妈这时候说这些有的没得干什么,只能耐着性子听着。

陈辉他妈用一种命令的语气道:「这小姑娘我看着还行,不过吧人家要求刚子得有婚房。」

我心里一个咯噔,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

「那您是什么意思呢?把我和陈辉的婚房给他弟弟?!」

「那怎么能呢?」

陈辉他妈呵呵一笑:「妈听辉子说,前几年你家不是给你在城里买了套房子吗?在什么……碧水亭?也有个百十来平吧?」

「你们现在也不去住,就给他弟做婚房吧,一百出头是小了点,不过我们家也不嫌弃,先凑合一下吧,等以后他们再换大的。」

我简直被他妈这套说辞惊呆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半晌后,我指甲深深嵌进手心,强压怒火道:「妈,您把电话给陈辉。」

我要看看,这到底是他妈一个人的意思,还是他们一家的意思。

如果陈辉也这么觉得,那这个婚不结也罢。

陈辉他妈胸有成竹地冷哼一声,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陈辉的声音:「媛媛……」

我闭了闭眼,勉强压抑着怒气小声道:「陈辉,你妈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我今天不把房子给你弟,咱们就不结婚了?」

「你也是这个意思?!」

我以为陈辉会向着我,毕竟从各方面条件来说,我都比他强太多了。

我 985,他普通一本。

我身高 172,之前是学校模特队的,他也 172,我穿平底鞋都显得比他高。

更不用说我是城市独生女,家里房产好几套,父母都有正式工作,而他家是农村的,父母连社保都没有。

从定下要结婚他妈就开始出幺蛾子,一会儿十五万彩礼太多了,要对半砍,只能给八万八。

一会儿家里没钱出首付,婚房得用我们家的。

一会儿手头没钱,酒席婚宴都得我家出钱。

为了能跟陈辉在一起,这些我都忍了,甚至还求着反对的我爸妈不得不低了头。

我以为他是感激我的、理解我的。

可却没想到我一次一次地让步,换来的是得寸进尺。

陈辉沉默了一会儿,嗫嚅道:

「媛媛,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刚子是老陈家的根儿啊……我哪能自己结婚,看着我弟弟打光棍儿……」

「你家房子那么多,以后结婚了咱们就都是一家人了,咱们做哥哥嫂子的应该帮衬一下我弟啊。」

我终于忍不住,也顾不得身边亲戚的眼光,冲电话喊道:

「陈辉,你他妈疯了吧,那房子是我爸妈买的,跟你们家有什么关系?!」

「我和你结婚得出婚房,还得给你弟弟出婚房?!」

此话一出,屋里瞬间安静了。

所有的亲戚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我妈面色煞白,身子晃了晃。

陈辉愣了一下,声音比我更大的吼道:「秦媛,你们家出房子怎么了,有钱了不起吗?!」

「我就知道你家自始至终都没瞧得起我!」

我气得浑身直哆嗦,却又他妈在旁边喊道:

「辉子,不用惯着她,有孩子绑着她,咱怕啥?」

「秦媛,我告诉你,你今儿不答应,我们辉子就不去!我倒要看看你挺着个大肚子,你爹妈丢不丢得起这个人!」

听到这里,我终于再也压抑不住心中喷涌的怒火,我攥着手机的骨结生疼,一字一顿道:

「陈辉,你别后悔。」

「我后悔?我跟你说秦媛,你现在都有孩子了,除了我谁还能要你?你还以为你是小姑娘呢?」

「闹大了我看你怕不怕!」

我胡乱擦掉眼角的泪,不再多说,猛地挂断了电话。

我妈凑过来,眉头紧锁:「是不是陈辉他妈……又出啥幺蛾子了?」

我带着哭腔道:「他妈说了,让我把彩礼带回去,还要把房子过户给他弟弟,不然就不结婚了!」

我妈脸色登时惨白一片,随即又涨得通红!

她眼里怒气抑制不住的喷涌而出,嘴唇气得哆嗦起来:

「不办就不办!」

「咱们家都赔钱嫁姑娘了,他家还……还这么不要脸!」

我用尽全力把眼泪逼了回去,拿起手机给酒店打了电话:「不好意思,我们婚礼不办了。」

酒店工作人员先是愣了一下,估计是没想到都要开场了突然不办了,他有些为难道:

「秦小姐,您这样我们很难办啊,都这个时候了,您的钱我们没办法退啊。」

我强撑着情绪道:「没事儿,不能退就算了。」

都这样了,也不差这几万块钱了。

这个婚我基本上等于自己娶自己,我没要三金、没要钻戒,手上戴着的还是陈辉花了几百块钱买回来的莫桑钻。

我没要房没要车,只要了为了充面子的八万八彩礼。

然而我家付出的,又何止十八万八。

我为了感情退步,他们却蹬鼻子上脸,全家人都试图趴在我身上吸血。

现在更是让我把我父母给买的房子给他弟弟。

我所做的从未求得感谢,因为我把他们当做一家人,不想算计,没想到换来的是步步紧逼和得寸进尺。

我真的受够了!

02

一天得兵荒马乱后,婚礼终于取消了。

忘了我打了多少个电话,赔了多少不是。

我们老秦家的面子都在这一天丢干净了。

晚上我哭着抱着我妈,我妈生我养我,我不但没让她享一天福,上了年纪还要跟着我操心。

然而我爸妈却没怪我,只是摸着我的头安慰道:

「也好,要是结婚再出了这档子事儿那真是哭都没地方哭。」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们媛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我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结果第二天一大早,陈辉和他妈居然找上了门。

他妈重重地砸着门,大嗓门透过门传了进来。

「秦媛,秦媛!你昨天什么意思?因为几句话,婚礼就不办了?你让我们老陈家面子往哪里搁?」

「亲戚都来了,酒席给取消了?!秦媛,你给我出来!」

我们家的老小区隔音很不好,周围的老邻居都认识了几十年,他妈这么一嚷嚷,整栋楼估计都听见了。

我爸气得把手机一扔,大跨步地去开了门。

陈辉也没跟我爸打招呼,皱眉朝我道:

「秦媛,你也真是的,我妈也没有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何必闹成这样子?」

我坐在沙发上目瞪口呆。

真是小刀拉屁股开了眼了,感情他们家觉得这都是我的错啊!

没给我说话的机会,他妈又接上了:「秦媛,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什么处境?跟了我儿子这么多年了,现在又怀上孕了,传出去,谁还要你?」

「你不赶紧攀着我儿子还作妖,你脑子进水啦?!」

我已经听到邻居们开门看热闹的动静了,想先去把门关上不要丢人,可是他妈却叉着腰站在门口,故意提高了音量。

我气得浑身血液直冲头顶,再也忍不住指着他妈鼻子大声道:

「明明是你们昨天不来接亲!婚车婚房我家出了,酒席我家出了,彩礼我也不要了,现在还来蹬鼻子上脸要房子,你真以为你儿子镶钻了!」

「我他妈宁愿把孩子打了也不跟你儿子结婚!」

陈辉他妈气焰更盛:「你装什么逼呢,不就套房子吗,你家有那么多房子给一套怎么了,再说结了婚你家的东西还不都是我们辉子的!」

陈辉一惊,随即去捂他妈的嘴:「妈!——」

我恍然大悟!

怪不得他妈敢这么得寸进尺,原来一直是打着吃绝户的主意。

找了我这个城市独生女,他们就真觉得以后我家的东西就都是他们的了,提前拿一套房子怎么了。

我转头看了一眼我爸妈,我妈浑身发抖,脸上青红不定,看着简直要直接厥过去了。

陈辉他妈还在大放厥词:「我告诉你沈晓燕,你这辈子就是个失败的女人,连个带把儿的都没生出来!」

她神情自得,似乎对自己生了三个闺女后又生了两个儿子大为骄傲。

「你们以后有人养老送终、摔盆儿号丧吗?还不是得指望我儿子!」

我爸妈都是文化人、大学生,哪里见过这么一套泼妇做派,气得嘴唇直哆嗦,指着他妈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顿时怒从心头起!

骂我可以,骂我爸妈不行!

反正我也不打算结婚了,干脆恶向胆边生,上前一脚把陈辉他妈踹了出去!

「妈的老杂碎,你死了我肯定找人哭丧!」

他妈万万没想到我敢动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傻了一会儿后就开始大声哀嚎:

「打人啦!打人啦,儿媳妇儿打婆婆啦!救命啊——」

陈辉也拧紧眉头冲上来扬起巴掌:「秦媛,你他妈敢动我妈,我!——」

他还没说完,我爸就冲过来抄起家里的扫把一把打在他身上:「快滚!不然我就报警告你们寻衅滋事!」

我妈干脆拿出手机来作势要打 110。

这下陈辉怕了,他怕闹大了影响他工作。

平时温文尔雅的我妈这时真忍不住了,「陈辉,你真以为我们家是吃素的!现在什么也不用说了,就当我们家瞎了眼了,赶紧领着你妈滚蛋!」

「行!」

「不结就不结,秦媛,你等着!咱们走着瞧。」

陈辉撂下一句狠话,回头怨毒地看了我一眼。

他妈还想撒泼打滚,陈辉却怕我家真的报警,三下五除二把他妈扶起来拽走了。

03

这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心里五味杂陈。

我不是没有为陈辉付出过。

但是人都是有底线的,为了爱他,我可以让步,却不可以被一次又一次地践踏底线。

大学四年,陈辉一个月生活费 500,我一个月 5000。

我爸妈觉得女孩子要富养,不能心疼钱。

但是其实一开始他也不是这样的,是后来他知道我的生活费后,他妈就把生活费从 1500 缩水到了 500。

他只跟我说是家里条件不好,但我很清楚他妈的意思。

无非是觉得跟我在一起了不花我的钱白不花,占我家的便宜罢了。

这四年里,他几乎一切需求都是我买单。

他的衣服鞋、我们出去吃的饭,甚至他摆得阔请舍友吃饭都是我买单。

一个月五千生活费是不少,但是平摊在两个人身上压根就不够用,在女生爱美的年纪,我没有为自己买一套好的化妆品。

大学毕业,陈辉告诉我刚入行,同事们都开豪车,这样出去谈业务事半功倍。

而他的家庭条件仅仅可以买辆二手飞度,所以出去谈业务总是不成,让我给想想办法。

我当然知道谈成的业务首先是因为能力,而不是一辆好车。

但是因为爱,我答应了,我以自己需要车为理由跟我爸妈要了一辆 50 多万的宝马,这辆车后来就一直给陈辉开,我自己挤地铁上下班。

后来他又说他爸妈穷,每天种地很辛苦,买不起房子。

于是我又跟我爸妈磨,让他们给我买婚房……

现在想想,我真恨不得穿回去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我爸妈养我不如养块叉烧!

但是陈辉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一开始他对我特别好,百般呵护,是会为了我一句想吃蛋糕半夜两点穿越大半个城市去给我买回来,别人口里的绝世好男人。

他其实并不算是我喜欢的那种男人,但是我逐渐沦陷在他对我的好里,慢慢对他产生了感情。

后来又为了这份感情,一再让步。

是从什么时候他变了呢,是我一次又一次地让步养大了他的胃口,还是他觉得拿捏住了,才暴露出了本性呢?

我不知道。

我咬了咬嘴唇,摸着自己的小腹。

那里此刻正有一个小生命在孕育,只可惜,我不能留下它了。

……

第二天,我在我妈的陪同下去流了产。

上手术台的那一刻,我的心都在颤抖,好像万箭穿心一般疼得我几乎喘不上气来。

我没有期待过这个孩子,但是它的意外到来却让我心里有了种奇妙的感情。

逛街路过母婴店的时候,我会进去看一看,想象着这些可爱的小衣服穿在它身上的样子。

我希望它能多随我一些,又希望它能更像陈辉。

我曾在夜里梦到过它的样子,小小的一团,叫我妈妈。

可是现在,我却要亲手杀死它。

我闭上眼睛,在昏睡的前一秒流下眼泪。

……

出了院后,我请了一段时间的病假在家休息。

康复的不仅是我的身体,还有我千疮百孔、筋疲力尽的精神。

……

就这么过了一个月,我拉黑了陈辉的所有联系方式,终于稍微平复了心情。

出了小月子后我回到单位上班,本以为风波过后可以安心重新开始,远离渣男了,却没想到陈辉他妈又开始作妖了!

她居然来我单位闹了!

04

第一天回单位,手头的事儿攒了不少,我正忙着写材料却突然听到门口一声尖利的叫声:

「秦媛,你个没教养的东西,你给我滚出来!」

我浑身一震,猛地拧过头去,只见陈辉他妈正死命地推着保安小哥,表情扭曲高声叫骂道:

「臭看门的,你给我死开!别拦着我!」

「管事的呢?管事得出来,你看看你们招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进来!」

同事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一个个都抬起头来,活儿也不干了,伸着脖子看热闹。

一边的小祁轻轻戳了戳我,犹疑道:

「秦姐,你老公、不是,那是不是你前男友他妈啊?」

之前定亲的时候我在朋友圈发过合照,同事们大多见过。

我顿时感觉面色赤红,无地自容。

这种事儿在自己家闹起来已经很难看了,更别提到了外面,我只感觉脸都被人扒下来踩了。

经理听到声音也从屋里出来,他有些惊讶,赶紧上前道:

「大姨,你干什么呢?我们在正常办公,你这样会影响我们工作!」

「有什么事儿咱们私下说,来我办公室!」

「我不进去,我就在这说!大家给评评理!」

陈辉他妈发了疯似的,用手指着我吆喝道:「就是这个女人骗婚骗钱,为了攀上我儿子不择手段!用怀孕来要挟我们家!到了结婚日子说翻脸就翻脸!」

「我儿子命苦啊,请柬都发出去了又取消了,我们家的脸都丢光了,我不活啦!」

说着她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开撒泼打滚儿。

旁边一直和我不对付的同事小声嘀咕:「前一阵就听说婚没结成,看来小秦真不是个东西,估计是嫌他男朋友穷,攀高枝儿去了吧。」

我顿时怒火中烧,噌的一声站了起来。

这他妈的该死老虔婆,挨打没够,今儿我非得让她见识见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我大跨步走到他妈面前,面无表情道:

「你说我骗钱骗婚,我到底骗了你什么钱?」

他妈一愣,随即继续撒泼道:「彩礼!你骗了我家的彩礼!」

这下同事们也都开始窃窃私语了,一个个看着我眼神不屑。

我捏紧了拳头,深吸一口气冷静道:「一开始说好了彩礼 20 万,你说家里没钱,给八万八,行,我同意了,然后这八万八还要我带回去给你小儿子娶媳妇儿,我他妈早就还给你了,我欠你什么钱,棺材本儿?!」

陈辉他妈脸色瞬间赤红,指着我鼻子骂道:「小贱人,你说什么呢,有爹生没娘养的东西——」

我没搭理她,继续道:「你儿子没房没车,这些年一直靠我养着,你一个月生活费就给五百!」

说着我转过头去看着同事们:「大家给我评评理,一个大男人一个月五百够什么,她儿子还要买电脑买球鞋,都是我出的钱!这些年光生活费我就砸了十好几万下去,吃软饭也没有这么个吃法的吧!」

同事们纷纷点头,组长王姐干脆嘲讽道:「大姐,你这算盘儿打得美国都听着了,感情你们家这是想吃绝户啊!」

另一个大哥也乐了:「吃软饭的见过,这么软饭硬吃得没见过,真是长见识了。」

我继续道:「你还逼着我把我爸妈的房子给你小儿子一套给他结婚用,不给就不结婚,咋的,你儿子是出来卖的,卖给我们家了?」

我盯着陈辉他妈喷火的眼睛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不屑道:「你那废物儿子,也能卖一套房?你做梦呢?!」

陈辉他妈理亏,被我一顿怼说不出话来,涨红了脸就猛地站了起来,也不打滚儿了,对着我的脸扬起巴掌:「这就是你跟长辈说话的态度?!今天我就替你爸妈教教你——」

她的巴掌没来得及落下,我一把稳稳地掐住了她的手腕,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一字一顿道:

「你今天动我一下,我肯定弄死陈辉,他的工作是谁安排的你是不是忘了?」

陈辉他妈听完我说的话,瞬间结巴了。

她估计也想起来凭陈辉那个二本学历找不着什么好工作,还是我爸把他安排进了朋友的公司。

「你、你……你他妈的说什么呢?我们家虽然条件一般,但是我们辉子有本事,都是凭自己打拼的!」

「我是心疼孩子!要不我们老陈家会让你这种人进门儿?!」

好一个凭自己打拼,说出来的话自己信吗?

我看够了这对恶心母子继续演戏作法了,最后我把目光投向她,「我告诉你,以后不用再拿孩子来要挟我了,我已经打掉了。把我的车三天内给我还回来,不要再骚扰我,三天没还回来,我就报警了。」

随后我转身离开。

一听我把孩子打了,陈辉他妈傻了,片刻后她尖叫道:

「秦媛,你给我站住,你有什么资格打掉我的大孙子?你给我说清楚!你赔我精神损失!」

我忍无可忍,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

「你闹够了没有,刘队,把她轰出去,不准再放她进来!」

经理大喊保安。

这次一米九人高马大的保安小哥没再留手,拖小鸡仔似的把她拖了出去。

被拖走的时候他妈还在不停地辱骂我。

……

好在经理跟我爸妈都认识,也知道我家的关系,没有怪我。

只是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叹了口气:「小秦啊,找男人可得擦亮眼睛!」

「给你放两天假,回去歇歇,平复好了心情再来吧。」

我点点头,心里感激,随即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回家。

但是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凭什么他妈仗着不要脸就可以一次一次地糟践我,如果不让陈辉付出代价,他家还会不停地作妖。

有种来搞我,就得付出代价!

05

下午回去的时候我就把这些年在陈辉身上的花销全部列了出来,又把所有的转账支付记录、陈辉开车炫耀的照片,还有他妈非要我家把房子过户给他弟弟,不然就不结婚的聊天记录全部做成了长微博。

说实话,我自己算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我这么没想到经年累月的我给陈辉花了这么多钱!

他经常跟我哭穷,索要礼物,各种转账礼物加起来居然有二十万之多!

我磨了磨牙,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随即把长微博发到了网上买了热门。

「求助,在一起四年给男朋友花了二十多万,男朋友开着我的车住着我的房,还要我把彩礼带回去、逼我把我爸妈的房子过户给他弟弟结婚用,不然就不结婚,我一气之下退婚之后他妈又来我们单位闹,怎么办?!」

微博一开始没掀起什么波澜,直到我花钱买了热门儿之后,热度才开始节节攀升!

等早上我睡醒的时候,手机已经几乎被打爆了,几十个未接来电和无数消息不停地在我手机屏幕上刷新。

我慢条斯理地坐起来,打开手机。

果然,所有的我们共同群都炸了,我的微博同步到了同城,很多关注我的大学同学也都看到了。

他们把长微博转发到了大学群里、陈辉的工作群里甚至还有我们之前住的小区业主群里。

除了小部分杠精,大多数人都在讨伐陈辉。

「卧槽,真尼玛长见识了,也太给男人丢脸了!」

「吃老婆的用老婆的住老婆的,连自己弟弟结婚的房子还要老婆出,这他妈不是找了个老公,这是找了个亲生儿子啊!」

「这人我认识,之前一直开了辆宝马,跟我们说是他自己的,搞了半天是他女朋友的,乌鱼子。」

……

我微笑着看着所有的消息。

这些长微博里我几乎没有暴露自己的信息,即使有些人知道我,我也只会以一个受害者的形象出现。

闹得这么大,陈辉的工作是别想要了,他的名声估计也彻底臭了。

我随手接了一个不停打来的陌生电话,刚刚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一个暴怒的声音。

「秦媛,你他妈的要干什么?!」

他的声音气急败坏,好像恨不得从电话里钻出来掐死我。

我笑了笑,柔声道:「我要干什么你没长眼睛,看不到吗?」

「秦媛,你他妈太狠心了,我努力这么多年得到了一份工作就毁在你的手里了!你不得好死!」陈辉暴怒,「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已经传开了!你现在赶紧把微博删了,说你都是在胡说八道的!」

我冷笑一声。

「你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别恶心我了好吧,软饭硬吃也他妈不怕崩了你的牙口。」

「秦媛,你他妈给我闭嘴!赶紧把微博给我删了!否则我告你诽谤,我让你进去蹲局子!你不让我好过,你也不用好过!」

我真的被气笑了,以前我被蒙蔽了双眼,现在才发现这个傻逼不仅是掉钱眼里了,竟然还是个智障。

「陈辉,我求你赶紧去告我,另外我再跟你说一遍,离我给你的期限还有一天,如果你还不把车给我还回来,后果自负!」

「到时候,」我冷哼道,「进去蹲局子的可就不知道是谁了。」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爽!

这种傻逼的真面目就应该被更多人知道,给适龄女性避雷,我真是功德圆满!

刚挂电话,和陈辉一个单位的吕丽给我打来了电话,吕丽是我大学同学,之前我们玩的还不错。

八成是要跟我说陈辉的事儿。

果然,一接起电话,吕丽就幸灾乐祸道:

「媛媛,你听说了吗?陈辉被辞退了。」

「卧槽,我们经理一整个暴怒,说他吃软饭都不会吃,让他收拾铺盖走人回家吃他妈做的吧。」

「你当时没在现场真是可惜了,陈辉脸都绿了,给经理下跪求他,我看着都解气!」

我心满意足:「好戏还在后头呢。」

陈辉是不可能把车还给我的,跟这家人,我还有一场恶仗要打。

……

看完了所有消息,我躺在床上翻了一下微博评论,热度高的都是骂陈辉的。

这条微博已经上万评论了,不仅是我们本地,甚至还有很多外地吃瓜网友涌了进来。

我突然翻到了一条:「吃瓜了,吃瓜了,渣男已经被公司劝退了!我有现场图!」

还有一条热评,简直给我逗笑了,「这次我站男主…..」紧接着我点开评论的首条回复是他自己回复的「的坟头」,下边评论都是:……没收住刀,拉出去厚葬了吧。

我慢慢翻着评论,也有一些杠精在跳脚,不过不用我回复,吃瓜群众已经给他们骂没了。

我叹了口气。

实在不是我想把事情闹成这样,但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别人都踩在我脸上了,容不得我不反击。

06

醒来已经是 10 点多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睡个好觉。

我看了看表,等着陈辉把车还回来,从此和他再无瓜葛。

可是从早晨 10 点一直等到晚上 10 点,也没有一点动静。

我就知道他家不会这么轻易地把车还回来,八成还是打算耍无赖,觉得我撑死跟他们打打嘴仗,不会真的怎么样。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了。

第二天一早我和朋友就早早去了陈辉家。

我们家在市中心,陈辉家到了他家在郊区,路程大约四五十分钟。

一到楼下,我就看到了那辆宝马车正停在一边的车位上。

陈辉还在我的车上贴了贴纸。

他真以为是他的车了。

我也不上楼,直接在楼下大吼道:「陈辉,你给我滚出来,你不是愿意缠着我吗?今天我来了,赶紧还我车!」

屋里先是静了一瞬,然后楼上传来陈辉他妈的叫骂声,她噔噔噔的跑下楼来,边跑骂人:

「小贱人,你还敢到我家来,找死啊你!」

这个声音简直是太熟悉了,刺耳又令人作呕。

陈辉家的邻居们纷纷从窗上探出了头,大家脸上都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

一个中年妇女手里还拿着铲子,兴奋地看着我道:

「哎,你们看你们看,这不是老陈家的儿媳妇吗?这才结婚几天,怎么就跟婆婆打起来了?」

「没结婚!」另一个老太太神秘兮兮道,「前几天我还听陈辉他妈说他媳妇悔婚,还打了孩子!」

「哎哟,那估计不是什么善茬儿。」

「那可不是,」老太太笑嘻嘻道,「陈辉他妈你也不是不知道是什么样人儿,磋磨儿媳妇儿有一套呢!」

听着陈辉邻居们你一言我一语,我就知道陈辉他妈平时没少说我坏话。

他妈不是爱说吗,跟谁没张嘴似的。

我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大家给我评评理,我今儿来不是为了和他们家吵架的,我就是想拿回我自己的车,我们家花了 50 万买的车,现在陈辉给我扣下不还给我了,抢女人的车是怎么回事儿?」

一个大娘从楼上喊我:「闺女,你们咋不结婚了呢?」

我平静道:「陈辉他妈结婚当天让我把八万八彩礼还回去,不然就不来结亲,还要我家一套房子给他小儿子陈刚做婚房,我家没钱,养不起这么多人,没办法只能不结婚了。」

我这话音刚落,满楼的邻居就倒吸一口凉气。

之前拿着锅铲的中年妇女看着跟陈辉家就不对付,落井下石道:「哎哟,真是长见识了,没见过儿媳妇儿还得给小叔子出婚房的,感情这不是当嫂子来了,这是当亲妈来了啊!」

所有人哄堂大笑。

陈辉他妈又呲起了牙,大叫道:「你说什么呢?你说什么呢?你跟着瞎起什么哄,你个死婆娘,就你长张嘴。」

其实陈辉他妈的反应我早该想到,我看向后面跟下来的陈辉道:

「陈辉,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我的车你是还,还是不还?」

陈辉半天挤不出一个屁,他妈倒是快:「还你车,我们凭什么还你车?那是我家的车!」

「未经我的允许,你就打掉了我的孙子,这是你给我们辉子的精神损失费!哪来的就滚哪去吧。」

刚才的大姐又开口了:「头一次见着男的跟女的要精神损失费啊,你这大儿子成了黄花大闺女了,咱们家里有闺女的到时候谈对象,可得擦亮眼,别找了这样的人家!」

我没再多说,事已至此,陈辉家的态度我已经看得很明确了。

我直接拿起手机打了 110,简略地说了一下经过。

陈辉他妈依旧不依不饶,舔着一副猪头脸说道:「报警?你还敢报警,你看看警察管不管你这点儿破事儿!」

我点点头。

那就看看警察到底管不管吧。

没过一会儿,一辆警车就从小区门口开了进来停在他家楼道前面,警车上下来两位警察,一男一女。

「你好,请问是你报的警吗?」

女警环视了一眼四周问我,我还没说话,陈辉他妈就恶人先告状道:

「警察同志啊,你们可要为我老婆子做主啊。我们老陈家辛辛苦苦准备的婚礼,儿媳妇说不结就不结,又打掉了我的孙子,让不让人活了呀。」

陈辉也站了出来指着我说:

「警察同志,就因为一点家庭的事,她到处诽谤我,说我坏话,导致我现在工作也丢了,这涉嫌诽谤,你们应该把她抓起来!」

两位警察听完他们说的话皱了皱眉转向我,说:「到底是谁报的警?」

我不急不忙地把整件事从头到尾跟警察同事说了一遍,并拿出我购车发票和机动车证。

「我认为他们已经涉嫌故意侵占他人财产,但是我索要不回来,所以才报警寻求帮助,给你们添麻烦了。」

女警听了我的遭遇,脸上有些同情:「不麻烦,应该的。」

随即她扭头跟陈辉他妈好声好气道:「大姨呀,你看人小姑娘也拿出他的购车发票和机动车证了,这确实是属于别人的资产。」

「你们的家庭矛盾我们不能说什么,但是车还是要给人还了呀。」

一听这话,陈辉他妈不干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

「你这警察就会欺负老百姓,她是给你什么好处了?她跟我儿子睡了好几年,这是给我儿子的精神损失费!」

警察都被气笑了,警告她道:「请您说话注意点,什么叫给我什么好处了?」

「既然说不清楚,你们都跟我回所里吧,走!」

陈辉他妈立马在地上打起了滚儿:「哎呀、哎呀,警察打人了!」

陈辉一看他妈受欺负了,上前推了女警一把:「你干什么呢,小心我曝光你!」

女警面色立刻严肃起来,指着陈辉道:「警告 1 次,你这是袭警行为!」

她还没说完,陈辉他妈就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龇牙咧嘴尖叫一声:

「敢欺负我儿子,我跟你拼了!」

他妈上前一把拽住着警察的衣服,右手向警察的脸上挠去,嘴里还在哀嚎:

「警察打人啦!警察杀人啦!」

我被眼前陈辉一家的所作所为惊呆了。

从头到尾,这两个警察都没说什么,陈辉他家居然又开始撒泼了。

他妈大概是习惯了撒泼打滚解决问题,觉得所有人都要吃这一套,但是这可是警察啊,她不会真觉得警察也吃这套吧!

我当年怎么瞎了双眼,看上这么一个人啊,简直刷新三观,不可思议。

警察后退一步,大喝道,「住手!现在对你进行第 2 次警告。」

「第 2 次警告!」

陈辉他妈当没听见,不依不饶地撕扯警察:

「你们快滚!这是我们家务事,轮不到你们管!」

「第 3 次警告!上手铐,带走!」

在陈辉他妈再一次去抠男警察眼睛的时候,他瞬间握住陈辉他妈的胳膊把她按倒在地,唰唰上了手铐,带着就往车上走。

在场所有人谁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如此发展,到了现在已经没人再关心车的事情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被带上车的陈辉他妈还有陈辉。

陈辉他妈还不老实,边哭边号,然而动作却明显有些害怕了不敢再撒泼。

「干吗啊!干吗啊,你们这是欺负老百姓!」

警察这次没再搭理她,直接启动了警车对我道:

「姑娘,你也一起来做个笔录,我们车上坐不下了,你开车跟着吧。」

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么发展,我点点头,哭笑不得得跟上了警车。

……

等到了警局,陈辉一家终于怕了,对着警察老老实实认错,说自己不懂法。

可是一提到车,他妈还是不想还,口口声声说这是我给她儿子的青春损失赔偿。

我干脆叫来了我爸妈和律师,最后直接报警,立案了故意侵占财产。

一开始陈辉他妈还很硬气,觉得这是家务事,后来听警察说情节轻的判两年以下并处罚金,情节严重判两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这才傻眼了。

她哭着抱着我爸妈的大腿求我们别起诉。

我爸冷笑一声:「晚了!」

「我们把车还给你,还给你还不行嘛!」他妈撕心裂肺道,心疼得好像是自己家给出去了一辆车。

我妈厌恶地甩开她:「废话,那本来就是我家的车,你儿子不是想让我闺女进去蹲局子吗,他自己先进去蹲着吧!」

07

两个月后,陈辉判了,三年零六个月。

这下他彻底完了,以后一辈子都完了。

陈辉他妈因为袭警拘留出来后跟着儿子开庭,在听到宣判结果时当场就晕过去了。

醒了之后她用最下流最恶毒的语言咒骂我们一家,那眼神恨不得活吃了我,我冲她笑了笑,看着她因为扰乱法庭秩序被法警直接带出去了。

这下他们全家都完了,陈辉工作丢了,进了局子。

他弟弟因为没有婚房婚事也黄了,陈辉他妈更是没有工作,只能蹲在家里,名声也臭了。

等陈辉出来,一家人就只能挤在几十平的小房子里了此残生了。

从法院出来的时候,我看着外面的天空叹了口气。

我其实一直不想把事情闹成这样。

对我来说,我只想找一个爱的人共度一生,孕育一个爱情结晶。

我不想算计别人,可也不想让别人算计我。

这一场看起来是我赢了,可我也失去了很多,不过最大的收获就是看清了渣男的真面目,躲过了这一劫。

有时候我在想,或许是上天垂怜,不然如果真的结婚了,事情就不会这么轻易结束了。

我爸看我心情低落,搂着我的肩膀安慰道:「咱们媛媛有福气,以后肯定能找个好的。」

我妈也过来握住了我的手:「对,妈妈回去再给你介绍几个,都是个顶个的好小伙儿。」

看着他们关切的表情,我心头的阴霾逐渐散开。

我还有最爱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可能。

而曾经伤害过我的人,却只能在局子里把牢底坐穿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

「好啊,」我笑道,「给我介绍 10 个!」

(全文完)备案号:YX11vLW4P1r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