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中国的悍匪有谁?

龙治民,一个农民,杀了 48 个人。

他让受害者给自己挖坑,

杀人埋尸后,还在土地上种了菜。

每天吃得津津有味。

这个案件的手法与作案过程,比你脑补的,更变态,更令人作呕……

1 自掘坟墓

1985 年 1 月 11 日,马上要过年了。

姜三合从西安做工回来,准备回家跟老婆孩子团聚。

可他刚出车站,一个身材矮小的农民,叫住了他。

农民说,家里有活,挖猪圈,一天五块。

姜三合今年本来就没挣到什么钱,正愁不知道怎么过年呢。

见农民给的价格公道,马上把活揽了。

这时,姜三合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一条腿迈进了鬼门关。

在农民的带领下,姜三合来到了王墹村。

到了之后,却发现,农民并不是要起猪圈,而是要挖存放萝卜的地窖。

农民房屋破旧,不像能出得起这么多工钱的人。

但姜三合仗着自己身材高大,心想,这个小个子农民肯定不敢赖账。

就一直干到天黑,把坑挖好了。

天黑路远,姜三合不得不在农民家里住一夜。

就在他准备上楼睡觉时,脑袋后面挨了一撅。

姜三合趴在梯子上浑身颤抖,抖了好一阵子才倒下,没了呼吸。

在他身后的农民龙治民,朝着楼上的妻子招了招手。

妻子熟练地扒光了姜三合的衣服,剪掉了他的头发,交给龙治民。

两人一起,把姜三合扔进了挖好的坑里。

姜三合到死也没料到,自己辛辛苦苦挖了一天的坑,不是埋萝卜的,是埋自己的!

随后,龙治民又从楼上拖下来一具浑身赤裸的女尸,也一并丢进坑里,填上了土。

他和姜三合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之所以杀他,用龙治民的话来说,完全是「他自找的」。

这时的龙治民还不知道,他杀的这个人可不是一般人。

姜三合是上官坊乡某村副支书,还是复员军人。

这也将成为他的催命符。

2 慈父败儿

龙治民的恶,由来已久。

龙治民出生于商县仁治公社龙砭子大队。

他是家中的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妹妹。

父亲重男轻女,非常溺爱龙治民,对他有求必应。

在龙治民 6 岁时,母亲因病去世。

此后,父亲对他更加骄纵。

家里的活儿都让更小的妹妹干,龙治民只要躺着。

每次受到别家孩子欺负,父亲都会给他出头。

俗话说,慈母多败儿。

慈父也是一样。

父亲无底线的溺爱,使得龙治民的性格,越来越极端。

龙治民自幼羸弱,个子又矮,上学时,经常遭同学欺侮戏弄。

这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六十年代,特殊时期,龙治民终于找到一个短暂的「复仇机会」。

他成立了一个红卫兵组织,抄家,批斗,借机对以前的老师和同学泄私愤,无所不为。

不久后,村里成立了革委会,龙治民的组织被瓦解,他本人差点被揪出来批斗。

龙治民心中的仇恨,进一步膨胀。

畸形的生长环境,让龙治民性格,变得逐渐扭曲。

而父亲一直以来的骄纵,也让他养成了好吃懒做的习惯。

1974 年,村里修水库,龙家搬到了王墹村。

别人都在修房盖屋,只有龙治民装病不肯出来,一直住在借来的破屋子里。

当时,村里的劳动力都要通过记工分的形式换取口粮,龙治民经常逃避劳动,甚至偷给自己加工分。

他懒到什么程度?

生产队发的现成粮食,他都懒得背回家。

真的是懒到天怒人怨!!

也因为他身材矮小,家境贫困,又好吃懒做。

龙治民直到三十多岁,还没娶上媳妇。

父亲找了好几个媒人,没有一个愿意给他做介绍。

眼看着传宗接代的梦就要碎,父亲急得嘴边长满了泡。

而就在这时,龙治民为了解决生理需求,干了一件禽兽不如的事情。

3 禽兽不如

1977 年冬,一个外乡的痴呆女人,流落到王墹村。

这时的龙治民,已经和父亲分家独居。

见女人痴痴傻傻,龙治民顿生邪念。

他将痴呆女连哄带骗,领回了自己破旧的小土房里。

之后,龙治民将她关在楼上,奸宿数日。

直到几天以后,一个路过的民兵,听到楼上传来女人的声音。

龙治民一个老光棍,家里哪来的女人?

民兵起了疑心,不顾龙治民的阻拦,强行搜查。

一查之下,龙治民奸宿痴呆女的事情,就暴露了出来。

在民兵的帮助下,痴呆女得以解救,被送回了老家。

龙治民也因为这色胆包天的行为,被关了一段时间的禁闭。

然而,经过这件事情,龙治民非但没有吸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

强奸痴呆女,让龙治民尝到了甜头。

他发现,老弱病残这样的弱势群体,胆子小,又无人保护,是极好的下手对象。

此前,有人给他介绍过残疾的对象,他一直不愿意接受。

在这之后,他主动跟人说:「帮我找个媳妇,瘸的傻的也行,我不挑。」

邻村的阎淑霞,长得不错,却因患有脑膜炎而残疾,一直嫁不出去。

1978 年,在亲友的撮合下,龙治民和阎淑霞结婚。

第二年,两人生了个女儿。

女儿的出生,并没有让龙治民勤快起来。

阎淑霞残疾不便劳动,龙治民又懒,家里很快又穷得揭不开锅。

无奈之下,夫妻俩只好将女儿寄养在了岳母家里。

送走女儿,龙治民的婚后生活,依旧无比艰难。

平时,他都得依靠借生产队的粮食为生。

1980 年,他还率先带老婆结扎,获得了县里颁发的「计划生育模范户」称号。

但这可不是因为他觉悟高,他只是单纯想要获取一些补贴。

凭着厚脸皮占便宜,龙治民勉强混了两年日子。

1982 年,生产队解散,农村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大家干多少,得多少。

这个突如其来的大改革,把龙治民「逼到了绝境」。

换作正常人,家里分了地,又没吃的,再怎么样,也要逼着自己干活。

但龙治民不一样,他不想种田,也不想打工,嫌累。

为了吃上饭,他想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主意。

4 利刃开封

龙治民和阎淑霞的婚姻生活,并不和谐。

结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两人感情都不和。

阎淑霞虽然不太聪明,但跟着龙治民一直饿肚子,她也不愿意。

尤其是,没了生产队的接济之后,阎淑霞饿肚子的次数,越来越多。

终于,她忍无可忍,跑回了娘家。

阎家还一度托人撰写离婚诉状。

可是在农村,面对感情问题,都是劝和不劝离。

经过调解,两人还是和好,龙治民把阎淑霞接回家继续生活。

为了安抚阎淑霞,龙治民说:「只要你肯帮忙,我就可以叫些人来,把地给种了,把他们的衣服给脱了,到时候要吃的有吃的,要穿的有穿的。」

听到不用饿肚子,阎淑霞两眼放光,赶紧点头。

这时,呆呆傻傻的阎淑霞并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1983 年 3 月的一天,龙治民独自一人,来到商县汽车站广场。

在这里,除了有南来北往的旅客外,还聚集着一些想找工作的人。

很快,龙治民就盯上了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外乡人。

龙治民主动上前搭话:「老乡,犁田干不,一天这个数,干三天!」

龙治民伸出手,比划了一个「五」。

一天 5 块,三天 15 块,这个价格,比他找的其他工作高了不少。

外乡人喜出望外,想都没想,就跟着龙治民走了。

龙治民将外乡人领到自己的田里,犁了一整天的田。

那时交通不便,干完活后,外乡人只能在龙治民家里留宿。

晚上,忙碌了一天的外乡人,筋疲力尽,头一沾上枕头,就响起了呼噜声。

龙治民喊阎淑霞打着灯,自己拿着榔头,猛地朝熟睡的外乡人头上砸去。

外乡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当场毙命。

随后,龙治民赶紧脱掉了外乡人的衣服,开始搜刮财物。

第一次目睹杀人的阎淑霞,吓得煤油灯都掉在了地上。

龙治民将搜出的十块钱递给阎淑霞:「你看,这不就可以买吃的了吗?」

痴傻的阎淑霞很好哄,听到有钱有吃的,很快配合。

但杀完人的龙治民,却并不轻松。

怎么处理尸体,是个不小的问题。

原本,他打算挖个坑,就地把外乡人埋了。

可刚挖了两铲子之后,他就嫌累,把铲子扔在了一边。

就是这样一个懒到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奇葩,想了一个,连坑都不用挖的「完美」杀人计划。

5 「完美计划」

一开始,龙治民杀死外乡人,只是求财。

按理说,大费周章,最后只得了十块钱,他应该失望才是。

然而,懒汉龙治民并没有丝毫不如意。

相反的,他的内心,无比兴奋。

外乡人的鲜血,彻底唤醒了他心底里的恶魔。

当晚,龙治民把外乡人的尸体藏在楼上,自己抱着阎淑霞在楼下安然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他再次出门,前往商县县城。

这一次,劫财,已经成了他的次要目标。

商县靠近三省交界,南来北往的人不少。

龙治民在县城里转悠了很久,挑选一个合适的下手目标。

他想找一个干活利索,又好骗的男人,替他完成后面的事情。

转了一个上午之后,他终于找定了一个目标。

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进入了他的视野。

小伙子背着大大的帆布包,龙治民打听到,他是准备去西安打工的。

龙治民手一挥:「不用去西安,我给你介绍个活儿!」

龙治民说的活儿,就是给自己家挖坑。

和之前的外乡人一样,小伙子没有禁得起龙治民口头高价的诱惑,跟着一起去了王墹村。

在龙治民的指挥下,小伙子干劲十足,费力地用铲子挖着坑。

而龙治民却在后面,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他为自己的「完美」安排,感到无比得意。

等到坑挖得差不多的时候,龙治民就招呼小伙子去喝水休息。

趁小伙子不备,龙治民从背后,用早已准备好的铲子,一铲将他击毙。

之后,叫上阎淑霞,将小伙子和前一天杀害的外乡人,一起埋进了坑里。

先杀人,然后再喊人挖坑,连着挖坑的人一起杀,这就是龙治民自以为「无比完美」的计划。

简直就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堪称杀人届的「庞氏设计」,犯罪届的「莫比乌斯环」,藏尸的「永动机」。

文章开头的姜三合,就是被龙治民喊来挖坑的,最后用这个坑连带着将他一起埋了。

龙治民总结了一套完整的操作流程,杀人,挖坑,往坑里持续加人……

从此之后,龙治民就常年游荡在商州市汽车站、广场、食堂、东西城门口、南秦桥头等处。

借着帮找对象、帮找工作、结拜干亲、高价雇工等名义,把一些外乡人和残疾人骗到家里杀害。

这些被杀死的人,一直埋在自家房子底下,用泥土简单掩埋之后,悄无声息地躺着,无人发觉。

阎淑霞一直从旁协助,要么帮着点灯,要么打打下手。

在痴傻的阎淑霞眼中,龙治民杀人,跟村里人杀猪没什么区别。

只要最后能给她口吃的,她就可以乐呵呵的,没心没肺。

随着杀的人越来越多,龙治民越发觉得,自己的手法,还需要改进。

女人比较好对付,她们天生体弱,可以轻易被自己制服。

但是男人一旦有了反抗的机会,龙治民知道,身材矮小的自己,并没有胜算。

尤其是,有一次,偷袭时砸偏了,险些让一个中年男人逃走,把自己反杀。

龙治民觉得,必须想一个办法,安抚住这些待宰的男人。

看着眼前憨傻白净的老婆,龙治民忽然有了主意。

6 丧心病狂

龙治民想到的安抚男人的方法,用变态来形容都太轻了。

之前说过,阎淑霞长相还不错,甚至称得上清秀。

他打算,让自己老婆,给这些男人陪睡。

降低他们的警惕性。

下一个被他骗回家的男人,是一个年轻力壮的未婚小伙子,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

和以往一样,小伙子干完活后,龙治民决定将他杀害。

为了让他不反抗,最大限度降低自己的杀人风险,他故意让阎淑霞穿得清凉一些。

他告诉阎淑霞,只要听他指挥,以后的吃穿都无忧。

虽然跟龙治民生活了多年,但痴傻的阎淑霞,对于男女之事,仍旧懵懵懂懂。

她只知道,听龙治民的话,有吃的。

于是,在龙治民的指示下,她大半夜脱光衣服,悄悄溜进小伙子住的房间,和他发生关系。

龙治民则趁机偷黑摸进来,一铲子将他杀害。

此后,龙治民先后多次,诱使被害人和阎淑霞发生关系。

这些男人,要么死在干柴烈火当中,要么死在和阎淑霞相拥入眠的熟睡之际。

也有一些说法,说龙治民其实是喜欢观看被害人与老婆发生关系,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

但不管是哪种,龙治民的行为,都令人感到震惊。

试问,什么样的男人,会亲手把自己的老婆送到不同男人的床上?

说他是畜生都不为过。

随着时间的推移,龙治民的屋子下,已经埋了无数尸骨。

你肯定好奇,每天跟这么多尸体冤魂住在一起,龙治民害怕吗?

这个绝世大懒汉,除了干活,其它都不怕。

有一回,龙治民在楼上杀完人,就去睡了。

大半夜,听到屋里有声音,上楼查看后,发现是死者血液滴在楼板产生的。

于是,龙治民找来一个盆接血,然后淡定回房睡觉。

他像冷血的机器一样,杀人,埋尸,整个过程无比冷静,仿佛被自己杀死的,是一头猪,一口牲畜。

而且,在这些埋尸体的土地上,他还种上了自家吃的菜!

他每天吃得津津有味。

这些丧心病狂的行为,已经足够令人发指。

可对于龙治民来说,远远不够。

他依旧一遍又一遍地刷新自己人性的底线。

去那么远的县城里找猎物,费时费力,对于绝世大懒汉龙治民来说,是一件不太轻松的事情。

而且,这样的杀人过程,已经不能让他感觉到刺激。。

他想要找一种更刺激,更高效,更省事的杀人方式。

他把眼光,瞄向了身边遇到的每一个人。

龙治民制造的恐惧,在杨峪河乡王墹村一带,迅速蔓延。

很快,他将会把所有人,都拖进恐惧之中。

7 死神降临

其实,龙治民算个聪明人。

小时候,他很爱学习,记忆力也不错,有时候还会借着月光夜读。

只是,农村没有什么书可读,读来的书,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加之在学校里,个子不高,性格孤僻自我的龙治民,一直被人欺负。

时间久了,他也自暴自弃,不再学习。

但读书的那几年,他还是学了一些知识,而且留下的底子都在。

如果这些聪明和知识用在正道上,踏踏实实干点事,也不失为一条出路。

很显然,这不是龙治民的作风。

开始杀人之后,龙治民把自己这些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甚至,连一以贯之的懒惰,好像都被克服了。

如果说一开始他杀人,只是劫财求存,那么到了这个阶段,龙治民就是纯粹把杀人当成了一种消遣方式。

他已经杀人成瘾,常常企图从杀戮中,获取快感。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杀人不是为了谋财,杀了就是杀了,开始时还会有点害怕,但后来几天不杀人,心里就像有根鸡毛在刺挠,非常不舒服,就继续找目标下手。」

可见这个时候的龙治民,已经无药可救。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为了方便杀人,他还自制了一本「死亡笔记本」。

龙治民慢慢养成了一个新的习惯,随身带纸笔。

每当他见了一个人,或者听到别人谈论某个人,就会拿出随身的纸笔。

在纸上,他会详细地写上这个人的名字,基本信息,以及搜集到的其他内容。

有时候,纸不够用了,他还会用烟盒、手纸代替。

写完后,他就会将这些纸张、纸条带回家,装订成册。

这本小册子,每天都在不停地新增页面。

直到后来被捕时,这份长长的名单上,竟然记载了 1208 个人的名字和信息。

这份名单,几乎包括了龙治民见到过的所有人。

名单上的人,有的有名有姓,有的无名无姓,用代号替代。

上面详细记载了这个人的大概年龄,家庭情况等,无比详细。

俨然是一个手写的「人口信息库」!

龙治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了解接触到的每一个人,方便自己下手。

而这名单中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他下一个想要杀害的目标!

直到后来龙治民被抓,那些被写在名单上的人,看到这本「死亡笔记本」,依旧忍不住发抖。

而龙治民本人,则继续孜孜不倦地往里面填充姓名,按图索骥,继续杀人。

但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丧钟,已经悄然敲响。

8 作茧自缚

1985 年 5 月 16 日,龙治民和往常一样,在外面瞎逛,伺机寻找「猎物」。

转到西关时,他遇到了刘湾乡叶庙村的村民杜长英。

两人以前见过,龙治民借机上前攀谈。

闲聊中,龙治民了解到,杜长英刚在县城集市买完东西,准备回家。

于是,他故技重施,以做工的名义,将杜长英骗到了家里。

之后,是一套娴熟的杀人流程:杜长英做工,大耗体力,龙治民照例,趁夜杀害。

杀完人后,他搜走了杜长英仅剩的几块钱。

搜身时,龙治民摸到了杜长英身上一张条子。

那是一张给县造纸厂卖麦草的条子,相当于是借条,显示金额是 1.85 元。

当时的 1.85 元,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龙治民短暂思考之后,还是决定收下,凭条去取钱。

他的想法是,不要白不要。

他还不知道,正是这张看似不起眼的条子,正是这 1.85 元,会彻底将他送上断头台。

5 月 24 日,龙治民拿着这张条子,来到县造纸厂,准备取钱。

原本,凭条取钱,没有人会去核验身份,龙治民也正是知道这点,才敢明目张胆地去要钱。

不巧的是,出纳员侯义亭,正好是杜长英的表弟。

侯义亭心中起疑,问龙治民:「条子哪来的?咋写着我哥杜长英的名儿?」

龙治民没想到出纳居然认识杜长英,有些慌张。

想了好一会儿,才编了个理由,说杜长英欠他 20 元钱,拿条子抵的。

好在数额不大,侯义亭没有继续问,把钱给了龙治民。

龙治民为自己的小聪明,沾沾自喜。

然而,这次取钱,给龙治民留下了一个致命的隐患。

9 穷途末路

自从杜长英失踪之后,杜家就一直在打听他的下落。

1985 年 5 月 27 日,杜长英的哥哥杜长年,已经找了弟弟 11 天了,依旧一无所获。

傍晚,他路过县造纸厂,想起表弟侯义亭在厂里当出纳,就想到表弟那里坐坐,顺便打听一下弟弟的下落。

没想到,瞎猫碰上死耗子,真发现了一条线索。

侯义亭没有见过杜长英,但是告诉了杜长年那张条子的事情。

从侯义亭的描述中,杜长年感觉,凭条取钱的人,像是自己见过的王墹村村民龙治民。

果然,第二天喊着侯义亭去王墹村,一下子就将龙治民指认了出来。

龙治民一口咬定,是杜长英欠他钱,自己跟杜长英的失踪无关。

杜长年不信,当即和侯义亭一起,扭住龙治民,要带他去派出所。

正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黑脸青年上前,说自己也正要找龙治民。

黑脸青年名叫姜银山,弟弟姜三合从年前失踪后,一直杳无音讯。

他特地从胜利油田请假回家,一直找到 5 月份,才终于打听到,跟姜三合最后接触的人,正是龙治民。

两支寻人队伍交换情况后,感到事情严重,赶紧把龙治民押往公安机关报案。

两个人失踪都和龙治民有关,县公安局决定将他收审,并派了两个警员去龙家查探情况。

5 月 29 日早晨,两名办案人员,来到龙治民破旧的土屋前。

龙家窗户全堵上了土坯,昏暗得像个地窖。

屋内坑坑洼洼的土质地面上,有几处好像被铲过,架在阁楼上的木梯上有些斑点,呈乌紫色,像血迹。

面对问询,阎淑霞的回答,很是古怪。

她先是说:「屋里没人。」

之后,又说:「有一次家里来了几个人,晚上我睡在炕上,听见外间有动静,第二天这些人就不见了。」

问她怎么回事,又不说了。

过了一会儿,又没头没脑地说道:「我洗衣服,水红红的。」

警员当即断定,龙治民的屋子里,必有蹊跷。

当天下午,又增派了人手,继续搜查。

龙治民的家里很臭,村里人都不肯到他家去。

刑警队长王扣成则从臭味中分辨出另一种臭味——他熟悉的死尸腐味。

循着味道,他果然在东厢萝卜窖旁边,发现了一对相拥在一起的男性裸尸。

随后,又在东边门扇的柴草后,一个化肥袋子里,发现一具赤裸的女尸。

三具尸体,都没有找到姜三合。

警方决定,往地下挖。

这一挖,就挖出了一个震惊全国的大案。

龙治民家的地下,足足埋了 31 男 17 女共 48 具尸体!

而审问调查后发现,龙治民杀了这么多人,最后只得了 573 元的钱款。

平均每条人命 12 元。

这个数字,让我脊背发凉。

一条鱼,也不止这个价,那可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10 死有余辜

比排列整齐的 48 具尸体,更让警方震惊的,是那写着 1200 多个人名的「死亡笔记本」。

警方为了调查这些人员名单,摞起来的调查材料,就有半人高。

而且,一审之下,发现龙治民还犯了多起强奸案。

其中居然包含一个六旬的老太太。

面对滔天血案,龙治民反而振振有词。

「我一不杀科技人员,二不杀国家干部,三不杀职工、工人。我只杀残废人,只杀愚昧无知憨憨傻傻。」

「我杀人也不只是图钱财,我是为国家除害哩! 」

甚至,判刑时,还不服气地说道:「人家黄巢杀人 800 万,都没判死刑,凭啥给我判死刑?」

简直是无稽之谈。

然而,他这些愚蠢至极的说辞,不仅不能为自己辩驳,还完全站不住脚。

调查结果证明,被害者除少部分智力低下和有某种残疾的人外,大部分都是智力健全,并且为乡村的强壮劳力,是农家顶门立户的人。

龙治民的凶残,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开脱。

1985 年 9 月 20 日,陕西省商洛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龙治民和阎淑霞死刑。

二人提出上诉,陕西省高院来人提审后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1985 年 9 月 27 日,龙治民和阎淑霞,被依法枪决。

至此,这对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夫妻,终于走向了自己挖好的坟墓。

11 血的教训

龙治民的恶,让无数人为之愤怒胆寒。

龙治民这一路走来,充满了骄纵。

龙治民的生活,并不算差,尤其是和自己妹妹比起来,简直幸福太多。

小时候,父亲把所有的美好,都给了他。

长大后,龙治民冒出犯罪的苗头,却还是被纵容。

第一次强奸痴呆女,被放出来后,家长也没有任何作为。

相反地,家人还给他安排相亲,让他娶了阎淑霞。

这个悲惨的女人,一生都在被当成工具,任人摆布,最后成为帮凶。

大家为龙治民铺的每一段路,非但没有让他好起来,反而成了为他的违法犯罪添砖加瓦,实在唏嘘。

这不得不让人深思一个教育问题:过度的宠溺,真的好吗?

我们见过太多「慈母败儿」、「慈父败儿」的例子,事实证明,一味地溺爱,却不教授正确的价值观,无异于捧杀。

真正的爱,不是娇惯,而是正确的引导。

而这种环境下成长的龙治民,不仅懒惰出奇,三观也极其离谱吓人。

他是典型的反社会人格,情感淡漠,缺少同情心,对自己的行为振振有词,毫不忏悔。

最让人气愤的是,在 1985 年,他杀死一对夫妻后,连两岁的婴儿都不放过。

为了杀人,居然能让自己的老婆,去陪别人睡觉。

更是各种狡辩,给自己丧心病狂的行为找借口。

短短三年内,他杀了这么多人。

他的杀人行为,只获得了几百元钱,却让几十个家庭,几百个人阴阳相隔,痛苦一生。

而且,龙治民那个在岳母家带大的女儿,也受牵连,在学校里饱受羞辱。

最终,早早辍学,改名换姓,远嫁他乡。

无论龙治民如何狡辩,都无法掩盖,自己的恶行。

无论龙治民被如何惩罚,都无法安抚受害者家属的心。

他的结局,从他走上犯罪道路的那一刻开始,就是注定的。

正如俗语说的: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参考资料:

《龙治民》,百度百科

《解密新中国第一刑事大案——商洛男子家中连杀 48 人》,刘虎,《西部:新文学(上)》2012 年 第 12X 期

《谋杀 48 人的「新中国刑事惊天大案」》,刘虎,《南国博览》2013 年第 9 期

《残杀 48 人,谋得 573 元钱财……新中国第一杀人大案纪实》,付中良,2012,《党史天地》2012 年第 021 期

《新中国第一刑事大案:夫妻谋杀 48 人》备案号:YX11An91k8y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