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见过最毁三观的人是谁?

约瑟夫·弗里茨。

他在地下室囚禁了一个女孩 24 年,期间对她进行了 3000 多次侵犯,还让女孩为自己生下了 7 个孩子。

但最变态的是,这个被囚禁的女孩,是他的亲生女儿。

失踪

1984 年 8 月 28 日,奥地利阿姆斯泰特市。

刚满 18 岁的伊丽莎白·弗里茨(Elisabeth Fritzl)正在家准备一门职业考试。

这天上午,有个男人突然找到伊丽莎白,向她求助。

男人说,自己为地下室采购的一扇门没办法吊进门框,需要伊丽莎白帮忙抬一下。

伊丽莎白一向很热心,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帮忙。

然而,就在二人大功告成时,一只攥着毛巾的手突然从伊丽莎白的背后伸了过来。

伊丽莎白来不及大喊,只是本能地吸了口气,就昏了过去。

18 岁的伊丽莎白·弗里茨

等她醒来,映入眼帘的是空荡又漆黑的房间。

伊丽莎白懵了。

她这是被……绑架了吗?

难道是……那个男人?

不可能的!可能是绑匪也将他困住了!

伊丽莎白环视着这个房间,大门紧闭,没有窗户,周围的墙被刷得惨白。

屋子大概三十多平米,有一张床,一个洗脸水槽、简易冰箱,以及一个可以做饭的加热板。

伊丽莎白做了个深呼吸,当即就闻到了一股发霉的味道,让人下意识地作呕。

就在她恐惧万分时,角落里突然发出了「吱吱」声。

竟然有老鼠!

伊丽莎白害怕得大声尖叫起来。

她想跑得离老鼠远一些时,却不料被一股巨大力量拽了回去,摔在了小床上。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一根铁链紧紧拴着,拴在了床腿上。

毫无疑问,她被囚禁了。

而且,这里明显是个精心准备过的「牢房」。

「有人吗!」

伊丽莎白发疯似地大喊。

可空荡荡的小屋里,除了老鼠发出的窸窣声,根本没有人。

之后,伊丽莎白才渐渐意识到,这里肯定很隐蔽,没人能听到她的喊声。

而伊丽莎白的父母,到了第二天(8 月 29 日)才意识到女儿失踪了,赶紧报了警。

弗里茨夫妇

伊丽莎白的父亲名叫约瑟夫·弗里茨,在当地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男人。

他是个工程师,也是个白手起家的地产商人,名下不仅有好几处房产,还经营着一处露营地。

约瑟夫是整个家庭的顶梁柱。

而妻子罗斯玛丽·弗里茨,平日里除了做家庭主妇,也帮丈夫经营露营地的生意。

警察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伊丽莎白的失踪十分蹊跷。

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她既没有带走钱,也没带任何身份证件。

所以,警方认为这很可能是一起绑架案。

可是,绑匪是谁?

为什么这么久都不联系弗里茨夫妇要钱?

之后,警方向弗里茨夫妻询问,他们家是否有仇人,或者与女儿有过节的人。

父亲约瑟夫一听这话,当即叹了口气。

「她 15 岁就离家出走过。那时也是我妻子罗斯玛丽报的警。」

「她那些所谓的朋友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我觉得他们中有瘾君子,还把我女儿拉进了什么不三不四的教团,崇拜撒旦去了!」

听到约瑟夫这么一说,警方立刻查询了记录。

果然,约瑟夫说的是实话。

伊丽莎白·弗里茨曾在 15 岁离家出走,三周后被警方从维也纳送回家中。

原来是个有离家出走史的女孩。

警方看着手里的记录,变得不以为然,在奥地利,每天离家出走的孩子数都数不清。

更何况,伊丽莎白已经成年了。

于是,警方把弗里茨夫妇劝了回去,如果真的是绑架案,绑匪一定会往家里打电话。

青少年时期的伊丽莎白

此时的伊丽莎白,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一切。

被囚禁后的几个小时,一个男人来到了牢房里。

当大门被打开,伊丽莎白赶紧站起来。

可就在最后一扇门打开时,伊丽莎白看清了对方的长相,正是她帮助的那个男人,绝望让她不停质问对方:

「怎么会是你?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可对方没跟她说一句话,直接拽着铁链将伊丽莎白拖到自己身边。

然后,侵犯了她。

听着伊丽莎白的痛苦尖叫,男人的脸上露出了巨大的兴奋感。

对他来说,这种感觉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也正是从这天起,男人每天都来,来了就侵犯她,之后提裤子走人。

而且,他从不与伊丽莎白交谈。

无论这个可怜的女孩怎么求饶,他都不说话。

但是,伊丽莎白如果敢反抗他,就会换来一顿毒打。

悲痛交加的伊丽莎白整天哭个不停。

终于有一天,男人说话了。

他给伊丽莎白带来了笔和纸,用嘶哑的声音对她说,「按我说的,写下来。」

9 月 21 日,伊丽莎白的家门口,出现了一封信。

离家出走?

母亲罗斯玛丽收到信后,没多犹豫,再次报了警。

警方赶紧上门搜集证据。

他们赶到时,伊丽莎白的父亲约瑟夫正捏着那封信,止不住地叹息。

在信里,伊丽莎白决绝地写着,现在正跟朋友在一起,父母不要试图寻找她,否则她就要去「你们永远找不到的地方」。

罗斯玛丽在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诉说着对女儿的失望。

父亲约瑟夫则为女儿的行为不停摇头,他理解不了,女儿为何做出如此莫名其妙的事。

这天,约瑟夫原本想在自家院子里 BBQ,以此为妻子宽宽心。

可这封信的突然出现,让夫妻俩再也提不起兴趣。

几天后,约瑟夫对妻子说,他对女儿的离开既难过又失望。

可每天都想这些事,实在太折磨人了。

所以,他要化悲痛为动力,在他新建成的地下工作室里专心绘制新的工程图纸。

罗斯玛丽最了解丈夫,贴心地点点头。

可伊丽莎白的闺蜜,根本不相信「伊丽莎白入邪教」的说法。

她坚信,伊丽莎白出事了。

监狱里的犯人,多少都能有放风的机会。

可此时的伊丽莎白,连监狱里的犯人都不如。

在黑暗的地牢里,伊丽莎白一丁点阳光都见不到,也完全丧失了时间观念。

她不知外面是晴是阴,是早上还是傍晚。

就在伊丽莎白努力适应这间黑屋子时,大门又被打开了。

毫无疑问,还是那个男人。

每天都只有他会来到这里,乐此不疲地折磨着伊丽莎白。

他还管这里叫做「地下蜜月套房」。

不仅如此,他甚至还将伊丽莎白家人在院子里 BBQ 的事完整地叙述给伊丽莎白听。

「那群笨蛋真的相信你是离家出走的。」

「根本没人能想到,你就在他们脚下 5 米深的地底!」

这时候,伊丽莎白早已没有力气悲痛,心里也涌出了一股愤怒。

她死死盯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顿地问道: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爸——爸」

看着胆怯又愤怒的女儿,约瑟夫并没有惊讶和暴怒。

相反地,他向伊丽莎白张开双臂。

在紧紧的拥抱过后,约瑟夫深情地对女儿说:

「当然是怕你远离我,不再属于我。」

这一句话,让伊丽莎白瞬间想起了过往的噩梦,她拼尽全力想推开自己的父亲。

其实,伊丽莎白在 11 岁时,就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侵犯了。

也正因此,她才有了长大后离家出走的念头。

15 岁那年,伊丽莎白鼓起勇气走出家门。

结果还是敌不过父亲的「寻找」,三周后被警察送回了家里。

但伊丽莎白不甘心,一直在为自己的第二次「离家出走」做准备。

她报名了服务员培训课程,相当于职业学校。

而父亲约瑟夫,似乎是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和卑劣。

在之后的日子里,他对待女儿彬彬有礼,时刻注意与她保持距离感。

约瑟夫的举动让伊丽莎白逐渐安心。

她想着,毕竟骨肉相连,父亲也许再也不会那样。

可事实是,变态老男人是不会醒悟的。

他们只会变得更加不择手段,更加阴狠毒辣,以此来满足内心最肮脏的欲望。

在伊丽莎白学习的同时,约瑟夫则在忙碌改装家里的地下室。

他说要给自己建造一个「工作乐园」。

一个可以让他安心画图纸、研究新款发动机的专用办公室。

但回过头来看,这其实都是为了让伊丽莎白放松警惕的「障眼法」。

等伊丽莎白过了 18 岁生日,约瑟夫觉得时机终于成熟了。

在 8 月 28 日这天,约瑟夫突然向女儿求助,说地下室得一扇门没办法吊进门框。

于是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谁能想到呢?帮自己父亲的一个小忙,竟然能从此落入地狱。

在被囚禁半年后,伊丽莎白身上的锁链被约瑟夫取下。

不过,这并不是因为约瑟夫开始相信她。

而是因为,长长的锁链会妨碍他跟女儿「办事」。

有了更多自由活动空间的伊丽莎白,觉得局势开始缓缓扭转。

她一定要逃出去。

逃跑计划

伊丽莎白确定,这座牢房就是父亲之前一直建造的地下室。

如果她的喊声没人能听见,那么……与整栋楼连通的管道应该可以!

在伊丽莎白家,一层用来资助,而二三层则被约瑟夫改成了公寓,租了出去。

所以伊丽莎白将赌注押在了陌生的租客身上。

弗里茨公寓

如果能引起他们的注意,然后获救,就再好不过。

所以,伊丽莎白开始趁着约瑟夫不在的时候,疯狂敲击地下室的水管。

在她的坚持下,楼上的租客终于开始向约瑟夫投诉。

房客说,家里的水管有时会出现奇怪的噪音,是不是出了什么故障。

约瑟夫赶紧解释道,整栋楼是在 1870 年建成的,难免会有些老化,尽快修理。

他的解释合情合理,所以房客们也没多想。

就这样,伊丽莎白的第一次「逃跑计划」失败了。

她也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这天,约瑟夫气势汹汹地来到地下室,用力地殴打她,怒骂她。

他把伊丽莎白打得连哭带嚎,不断求饶,为的就是让伊丽莎白断了逃生的想法。

但这还没完。

约瑟夫干脆关掉了所有地下室的电源,让伊丽莎白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中生活了好几天。

那时正值冬天,地下室除了黑暗之外,还潮湿寒冷。

瑟瑟发抖的伊丽莎白,无比憎恨自己的父亲。

她想要渴望逃出去,想要揭开这个禽兽的真实面目。

所以,伊丽莎白开始留心地下室的密码门。

每次约瑟夫来牢房里时,伊丽莎白会连续听到 8 次开门的声音。

其中有两扇是密码门。

可伊丽莎白又在怀疑,就算自己能幸运地杀死父亲,恐怕也无法逃出地下室。

她最期待的,还是母亲罗斯玛丽能发现父亲的秘密,然后将自己解救出来。

但事实证明,除了她自己,没人都救得了她。

怀孕

时间来到 1986 年 8 月。

这时,伊丽莎白已经被囚禁两年。

她在经历了无数次强奸后,崩溃地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

怀了自己和父亲的孩子。

这个现实对伊丽莎白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冲击。

她极度厌恶自己的身体和肚子里乱伦的产物,内心不断地抗拒着现实。

她哭个不停,同时拼命捶打自己的小腹。

怀孕 10 周后,伊丽莎白流产了。

而流产带给伊丽莎白的巨大疼痛,让她第一次萌生自杀和解脱的念头。

但约瑟夫怎么可能让她去死?

一年后,伊丽莎白绝望地发现,自己又怀孕了。

这次,她平静了许多。

在得知女儿怀孕后的约瑟夫,十分冷漠地扔给她一本 1960 年的分娩书和一把脏剪刀。

意思很简单,让她独自一人在牢房里生孩子。

约瑟夫就像是个廉价的嫖客。

他折磨自己的女儿,故意让她怀孕,还要她自己面对女人生命中最危险的时刻。

1988 年 8 月 30 日,女儿克里斯丁出生。

也正是这个命运多舛的孩子,为伊丽莎白带来了希望和转机。

女儿克里斯丁的降生,给了伊丽莎白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她不希望自己死后,可怜的女儿成为她的接替者,受到约瑟夫的侵犯。

于是,她一边从书上学习照顾婴儿的知识,一边在精神崩溃的边缘苦苦坚持。

1990 年 2 月 1 日,伊丽莎白生产了第二个孩子。

这个孩子是个男孩,名叫斯特凡。

在这之后,伊丽莎白也过上了两年一胎的稳定「生活」。

她不是在怀孕,就是在被迫怀孕的路上。

1992 年 8 月 29 日,第三个孩子丽莎出生。

孩子越来越多,原本就不大的地牢,变得更加逼仄了。

于是,伊丽莎白一再请求约瑟夫,扩建地牢,给孩子们一个睡觉的地方。

约瑟夫这次难得大方,同意女儿扩建地牢的请求。

但为了自己的「安全」起见,他不给伊丽莎白和孩子们任何工具。

想挖土?

用手吧。

没有谈判条件的伊丽莎白只能带着孩子们用手,将牢房从 35㎡ 扩大到 55㎡。

地下室结构图

多出来的空间刚好可以放两张床给孩子们用。

尽管空间非常狭小,但约瑟夫充分发挥了作为工程师的建造才能和优势。

他用厚厚的一层软木作为墙纸,贴在比较薄弱的走廊墙面,以此来隔绝外界的声音。在地下扩建的同时,约瑟夫将庭院改成游泳池。

这样就能将地下挖出的土和挖泳池的土混在一起,达到掩人耳目的作用。

只不过,泳池建成后,地牢墙面的渗水变得更严重了。

尤其在寒冷的冬天,地下室的环境简直就像在冰窟里,冷得刺骨。

与此同时,约瑟夫也没闲着。

他看着在地上爬来爬去的老三丽莎,心里有的别的想法。

1993 年 5 月,他再次拿来笔和纸,扔在女儿伊丽莎白面前,告诉她写一封信。

伊丽莎白拿起纸,悄悄构思起来,她想将这封信写成看起来与平常无异,但仔细阅读就能发现端倪的求救信。

可约瑟夫直接看透了她的心思。

他一把薅住女儿的头发,恶狠狠地警告她照自己说的写,一个字都不许变!

之后,约瑟夫趁天还没亮时,将丽莎和那张纸条悄悄放在了自家门口。

小婴儿又冷又饿,没多久就哭闹起来。

听见孩子哭的罗斯玛丽赶忙开门,发现了门口的襁褓和里面的孩子。

就在她将小孩抱起来时,从孩子身上落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我无法照顾孩子,所以请你们收养他们,谢谢。

女儿伊丽莎白。

罗斯玛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赶忙抱起孩子来到院子门口,不断四处张望。

也许,女儿伊丽莎白就在附近,正看着我抱起她的孩子。

这个想法让罗斯玛丽激动不已,可是望了许久,也不见有一个人影。

罗斯玛丽失望地抱着孩子们回了家。

她看着怀中的小宝宝,既心疼又惋惜,她不知道女儿这些年究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也不知道她是跟谁生下的孩子。

就在这时,约瑟夫假惺惺地穿着睡袍出来,问妻子发生了什么。

之后,他还一脸心疼地看了丽莎一眼,对妻子说要好好抚养这个孩子。

1994 年 2 月 26 日,第四个孩子莫妮卡出生了。

她的命运和丽莎一样,在 10 个月大时被伪装成弃儿,悄悄送到了「楼上」。

这一次,约瑟夫没有逼伊丽莎白写纸条。

而是直接打了通电话。

在他看来,一直写纸条难免会引起妻子的疑心,打个电话或许更能让人放心。

这天,罗斯玛丽正在家里煮饭,忽然电话铃声响起。

她接起电话后发现,竟然是女儿伊丽莎白!

她激动地不断发问,可女儿就像听不见她说话一样,没有回答她的任何问题。

只是说了一句:是我,伊丽莎白,请帮我照顾孩子们,我没能力养育他们,谢谢你妈妈。

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通电话让罗斯玛丽焦急万分,赶忙报了警。

同时,罗斯玛丽也在纳闷儿,家里的电话号码在女儿出走后就换过了。

她是怎么打回来的呢?

可惜的是,罗斯玛丽对这个问题根本没有深究,只是不断说请警方用定位技术,因为她接到了女儿的电话。

但警方查了一圈后,依然一无所获。

1996 年 4 月 28 日,30 岁的伊丽莎白生下一对双胞胎男孩。

可不幸的是,其中一个孩子出现了严重的呼吸问题。

看着孩子痛苦的模样,伊丽莎白天真地以为,父亲至少会带孩子去医院看个病。

可结果是,约瑟夫只是冷漠地看着婴儿咽气。

然后像处理垃圾一样,拎着孩子的尸体去焚化炉,烧掉了。

至于那个幸存的那个孩子,被取名亚历山大。

在他 15 个月大时被约瑟夫如法炮制,伪装成了弃儿放在家门口。

这时的约瑟夫,已经 61 岁。

当孩子们一个个被父母亲收养,伊丽莎白痛苦又庆幸。

痛苦的是,她舍不得与孩子分离。

同时她又万分庆幸,这三个孩子从此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可实际上呢?

约瑟夫作为外祖父,经常严肃地告诉这三个孩子,是伊丽莎白不要他们了,并且不断地说女儿的坏话。

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萌生去找母亲的想法。

长此以往,这三个孩子被约瑟夫彻底洗脑,开始憎恨伊丽莎白。

时间来到 2002 年 12 月。

地牢之外,人们已经进入了 21 世纪,享受着新时代的生活。

而在地牢之内,伊丽莎白依旧承受着折磨。

12 月 16 日,36 岁的伊丽莎白生下来第 7 个孩子——菲利克斯。

这一次,约瑟夫没有把这个孩子再送给妻子,理由是妻子年纪大了,照顾不了。

而此时,最先出生的克里斯丁和斯特凡,分别已经 14 岁和 12 岁。

约瑟夫看着越长越大的孩子,心里开始有了恐惧。

他时不时地警告伊丽莎白和孩子们:

「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你的待遇会变得更糟,你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地牢。」

「如果试图逃跑,就会被门上的电流电死。」

「就算你们能把门打开,防盗系统也会立即释放毒气,让你们永远死在地牢里。」

牢房里的生活还要继续。

此时的伊丽莎白,虽然才 30 多岁,可她的头发却从闪亮的棕色变成了花白。

常年的折磨,让她看起来就像个 50 多岁的老妇人。

在孩子们懂事后,伊丽莎白开始教他们读书写字,跟他们讲述外面的世界。

她坚信,随着孩子们的长大,她的胜算也就越多。

约瑟夫为了防止伊丽莎白和孩子联合起来「反抗」他,经常故意在孩子面前播放成人片,然后强迫伊丽莎白照着做。

除了羞辱伊丽莎白,约瑟夫还将「断电」从惩罚变成了随心所欲。

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伊丽莎白母子明白,他才是老大,是他们的主宰,休想反抗他。

没有通风口的地下室,像个漫长且浑浊的地狱。

除了空气不流通外,伊丽莎白和孩子们不得不徒手抓老鼠和蟑螂。

这一年,约瑟夫 67 岁了。

年近七旬的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力不从心了,如果继续过「楼上、楼下」的双面生活,会逐渐成为自己的负担。

于是,约瑟夫开始计划让女儿和孩子们,在恰当的时刻一起出现在家门口,假装他们厌倦了外面的生活,回归家庭。

以此来假装这 20 多年的兽行从未发生。

可是,他似乎是舍不得这样的生活,释放计划一直搁置,直到 2008 年,19 岁的大女儿克里斯丁突如其来的肾衰竭,打断了约瑟夫的如意算盘。

终见光明

2008 年 4 月 19 日,克里斯丁突然病重。

约瑟夫因为年老体衰,搬不动克里斯丁,于是他要求伊丽莎白帮忙,将克里斯丁搬到车上。

这是 24 年来,伊丽莎白第一次离开昏暗的地下。

之后,约瑟夫说他会将克里斯丁送到医院,让伊丽莎白赶紧「滚回去」。

女儿的命要紧,伊丽莎白只得咬紧牙关,遵从父亲的命令。

她在地牢里又度过被囚禁的一周。

到医院时,克里斯丁已经陷入昏迷的状态,医生们手忙脚乱,却查不出克里斯丁究竟得了什么病,也不知道她是否有其他病史。

在病症的排查过程中,医生们发现 19 岁的克里斯丁患有肺病和肾病,以及潜在的基因遗传性疾病。

但是,当他们输入克里斯丁的名字时,却意外发现,眼前这个女孩压根不存在!

她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更别说病史了,完全就是查无此人。

医生找到自称外祖父的约瑟夫了解情况,可约瑟夫却表现得十分不耐烦。

他只愿意回答其中几个问题,然后要求医生赶紧救人。

可关键问题他还没有回答,医生表示无法进行治疗。

在追问无果后,医生也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悄悄报了警。

当警方赶来,约瑟夫将 20 多年前「女儿出走加入邪教」的故事又说了一遍。

但这次,约瑟夫加上一个细节,他说克里斯丁是被女儿遗弃在自己家门口的。

他「捡到」克里斯丁时,外孙女身上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我女儿病了,我照顾不了,帮我救治她。

女儿伊丽莎白。

短短几句话,让警员们无比惊讶。

他们从没见过如此不负责任的亲生母亲。

要知道在奥地利,父母把自家孩子单独放在家里是违法的。

更何况是这么明目张胆的「遗弃」。

与此同时,克里斯丁的病情在不断恶化,被送进了 ICU 治疗。

可医院和主治医生还是需要更多信息,才能为克里斯丁制定医疗方案。

所以,一则寻人报道登上了奥地利的大小报纸和电台节目。

上电视寻找伊丽莎白的主治医生

被困地牢的伊丽莎白,看见电视中克里斯丁的情况后,心痛到了极点。

她一遍又一遍地恳求约瑟夫,让她去签字,救女儿一命。

五天后,约瑟夫终于答应下来。

2008 年 4 月 26 日,伊丽莎白终于走出了地牢。

当医生向伊丽莎白了解克里斯丁的情况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伊丽莎白似乎非常害怕跟人交流。

同时,医生也对伊丽莎白的外表感到震惊。

伊丽莎白虽然只有 42 岁,可却像个老妇人一样,彻底早衰了。

警方提供的伊丽莎白画像

而且,母女俩的皮肤都是苍白到几乎透明,十分病态。

最重要的一点是,身为母亲的伊丽莎白完全说不出来女儿的病史。

于是,在主治医生的示意下,院方再次悄悄举报了这对父女。

当警察来到医院时,伊丽莎白和约瑟夫都吓了一跳。

警察将伊丽莎白和约瑟夫带回了警局,然后以「虐待儿童罪」为由开始对伊丽莎白进行审讯。

面对警察严肃的讯问,伊丽莎白一开始显得不知所措。

常年的囚禁和约瑟夫的心理战术,已经让她分不清现实和虚构。

她甚至怀疑眼前的警察是约瑟夫找来的演员,就为了试探她是不是还要逃走。

警察看出伊丽莎白的不对劲,然后谨慎地询问她,在离家出走后去了哪里。

伊丽莎白却一脸麻木地反问,父亲约瑟夫是不是就在隔壁?

她看着审讯室里的白炽灯,就像一个古老的吸血鬼终于见到了向往的光亮。

在警方不断保证后,伊丽莎白才明白,对面坐着的,是真的警察。

她苦苦支撑的 24 年,终于迎来了破晓。

伊丽莎白将脸埋在双手中深吸一口气,然后幽幽地说:

「我从未离家出走,而是被亲生父亲囚禁了 24 年。」

24 年,8516 天。

伊丽莎白将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全盘托出,就连最资深的探员都感到不可思议。

警察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扣住了约瑟夫,然后火速冲向他们的家中。

地牢的其他两个孩子,证明了伊丽莎白所言属实。

警察看着逼仄的地牢,感觉就像置身于电影中一样,一点也不真实。

在解救过程中,警察不得不分成好几个小队,每个小队在地牢里待一个小时,就得赶紧上来呼吸新鲜空气,避免缺氧窒息,可见地牢里的条件有多么恶劣。

警方的发现很快震惊了全国乃至全世界。

警方提供的地下室照片

恶魔伏法

2009 年 3 月 19 日,圣珀尔藤法院对该案公开审理。

在庭审开始的第一天,现场有 100 多名媒体记者被允许入席旁听。

其中,来自法国的调查记者 Maurin Picard 回忆说,当约瑟夫走进来时,他把整个房间里的人都扫视了一遍。

因为他听说女儿伊丽莎白会出庭作证,他是在寻找女儿的身影。

记者回忆说,约瑟夫的眼睛不同寻常,锐利得就像猛禽一样,而且毫无温度,让人发冷。

庭审中的约瑟夫

当法官指控约瑟夫·弗里茨犯下强奸、绑架、奴役、乱伦、谋杀、非法拘禁等罪名时,他全都不认罪。

约瑟夫的律师辩称,自己的代理人约瑟夫·弗里茨之所以将女儿关了 24 年,是出于爱。

多么离谱、多么让人愤怒的理由。

此话一出,所有庭审现场的人都呆住了。

谁也没想到,这个恶魔禽兽竟然还能大言不惭地说「爱」。

他的代理律师继续陈述说:

因为伊丽莎白在青少年时期就已经是个瘾君子,她结识了一群来路不明,又心怀不轨的坏朋友。

为了避免女儿踏上歧途,身为父亲的约瑟夫不得不出面干预。

监禁女儿实在是身为老父亲的无奈之举。

而且,就算女儿被关在地牢中,约瑟夫也为她提供了电视、鱼缸,甚至还有一只金丝雀宠物。

律师认为,这足以证明约瑟夫是个虔诚的、有爱的父亲,他对女儿的所作所为皆出自于爱她的表现。

此话一出,从陪审团到法官再到旁听的记者们,几乎每个人都在翻白眼和摇头。

当然,也有人认为这是约瑟夫的策略。

他让律师做「疯狂辩护」,这样就有很大的几率进入精神病院治疗,而不是进监狱。

媒体记者对约瑟夫辩护词的反应

很快,审判到了第 4 天。

伊丽莎白也终于同意出庭作证了,只不过来的并不是她本人。

而是在陪审团监督下录制的长达 11 小时的供词。

在听到女儿的声音后,被媒体称为「阿姆斯泰特恶魔」的约瑟夫,突然崩溃。

随后,约瑟夫认罪。

法官认为,应当让约瑟夫永远远离社会,所以判处了他终身监禁。

当心理学专家对约瑟夫进行评估后,判定他患有严重的「综合性人格障碍」,其中包括边缘型、分裂型人格以及性障碍。

虽然约瑟夫有进入精神病院的资格,但最后专家还是认为监狱才更适合他。

在精神分析的过程中,心理学家也引出了几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首先,为什么是女儿伊丽莎白·弗里茨,为何要侵犯她?

伊丽莎白是约瑟夫 7 个孩子中的老四。

很多事实都证明,排行第三、第四的孩子往往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孩子。

可根据伊丽莎白的小姨回忆,姐夫约瑟夫自伊丽莎白小时候起,就对伊丽莎白采取不同寻常的对待方式。

对于其他几个孩子,约瑟夫平日里看都不看一眼,甚至连发出点声音都可能会挨揍。

可约瑟夫无论去哪里,都会带着伊丽莎白。

而伊丽莎白从小就十分安静,根据亲戚的回忆,她完全没有一个小孩子的活泼,经常能坐在窗前发呆上几个小时,就像个人偶一样。

伊丽莎白的闺蜜也证实了这一点。

伊丽莎白在外面虽然属于文静的女孩子,但她也会开玩笑,也会跟朋友们玩游戏。

可只要一说回家,伊丽莎白就会肉眼可见地变得消沉。

而且,约瑟夫不允许孩子带朋友回家,闺蜜说她去找伊丽莎白的时候,从来都不能跨过门口。

当女孩们进入青春期,开始讨论起男孩子时,伊丽莎白也从不参与这个话题。

因为约瑟夫不允许女儿交男朋友,还经常趁伊丽莎白在学校时进入她的房间,翻动她的东西,阅读她的日记。

之所以这么做,约瑟夫自己的说法是,因为伊丽莎白实在太像他了(性格上)。

他是因为强奸而生的,也是为强奸而活的。

所以最像他的女儿,也要走相同的命运。

毫无疑问,约瑟夫对伊丽莎白一直都有恋童的倾向。

他的暴力人格和无尽的控制欲,最终让他掌控住了女儿悲惨的命运。

其次,为什么要让女儿不停地生孩子,又为何选择三个孩子带到楼上?

根据约瑟夫的观点,让女儿「多产」只是计划的一环,绝不是因为他喜欢孩子。

当伊丽莎白还在地牢里时,约瑟夫经常挖苦她,就算伊丽莎白能逃跑,也没人会要她这样,有 7 个孩子的女人。

而且等将来自己老了,把伊丽莎白从地牢里放出来之后,有孩子们掐在手里,伊丽莎白就不会逃跑,就只能心甘情愿地永远留在他身边服侍他了。

至于「楼上」孩子的选择,约瑟夫给出的解释很奇怪。

他说选择孩子的首要条件,就是还不会说话的婴儿。

其次,他会选择最吵闹的,这样就会减少事情败露的概率。

最后,他会选择最安静的。

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伊丽莎白曾经就是最安静的孩子。

可究竟是什么造就了约瑟夫的变态心理呢?

他是突然变成这样的吗,如果不是,之前就没人发现他有问题吗?

在阿姆斯泰特小镇上,约瑟夫是个正派又体面的人。

从当地银行到政客,都有他的朋友。

可再受欢迎的人,如果骨子里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终究会留下蛛丝马迹。

曾经在弗里茨公寓租住了 4 年的一位租客回忆,约瑟夫是他最不想打交道的人。

他形容约瑟夫,是个「界限明确,且将界限奉为铁律的人」。

在家庭内部,约瑟夫对家人贯彻的是自己的「暴君式」管理。

根据伊丽莎白的小姨回忆说,如果约瑟夫不在家,孩子们表现都很正常。

可只要他踏入家门,孩子们会立即安静下来。

因为约瑟夫常年像训狗一样,用他的纪律规训孩子们,谁敢不从,就会受到严重的殴打,孩子们都怕他。

对于妻子罗斯玛丽,约瑟夫更是将家暴贯彻到底。

有一次,罗斯玛丽挺着大肚子回娘家,悄悄告诉自己的妈妈,说约瑟夫在她怀孕后还殴打她,甚至把她的脚骨打断了。

小姨在面对采访时说她一直很纳闷,姐姐为什么不离开约瑟夫,甚至不敢告诉自己她被家暴。

从来都是母亲悄悄转告自己,罗斯玛丽回家说了这些事。

伊丽莎白的小姨

「我不能理解」克里斯丁说:「也许我的姐姐因为常年被殴打,被威胁,已经被打怕了。所以她不敢离开,也不敢过问约瑟夫的私事。」

至于约瑟夫的性变态,根据他自己的说法,是源于他年轻时意外看到一对夫妻正在自家卧室里亲热。

偷窥带来的快感,让约瑟夫打开了精神世界新大门。

他开始在公园里尾随漂亮的女性,然后藏在她们看不见灌木丛里,打飞机。

直到约瑟夫 32 岁时,偷窥已经无法满足他日益增大的胃口。

他犯下了人生中第一起强奸案,最后被判一年半。

当时的约瑟夫已经结婚 12 年,当了孩子爹。

「我一直在压抑自己」约瑟夫告诉心理学家,他说自己本可以做出「比囚禁女儿更糟糕的事」。

但自从女儿做了他的「专用泄欲工具」,让他感到满足和幸福,就没理由去伤害那些陌生的女性了。

在庭审中遮脸的约瑟夫

在了解约瑟夫的想法后,心理学家认为这种病态的心理很可能源于他的母亲。

约瑟夫出生于 1935 年,是个独生子。

父亲在他 4 岁那年参加战争再也没回来,母亲一直做女仆工作。

在他的成长中几乎没有父亲参与,母亲对他也是非常冷漠。

她经常无缘无故的殴打他,而且是身边有什么就抄起来打孩子。

她经常告诉约瑟夫,留下他只为了证明自己能生育,是个健全的女人。

约瑟夫形容她是「最好的人(教给他纳粹铁律)」,等他长大后,将铁律和冷漠都用在了家人身上。

可母亲同时又是「一个撒旦」,因为她对约瑟夫的心理和肉体都带来了痛苦的摧残。

正因为自己受过苦,所以孩子也得受同样的苦。

约瑟夫的自私恰好证明他从骨子里就是个恶魔,他明明娶了一个与他相爱的女人为妻,明明有人愿意关爱他,可他依然觉得自己是个受害者。

只能说,约瑟夫的人性和他母亲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是个天生的残忍和冷酷的人。

弗里茨案被爆出时的报纸头版

在囚禁女儿这件事上,约瑟夫始终认为这就是一个计划。

而他则在不断为计划服务。

女儿和几个孩子的痛苦在他眼里如同草芥,分文不值。

他会为了不被人发现,从公司辞职变成了包租公和自由工作者。

甚至,他会驱车到很远的镇子上购物和扔垃圾,就为了让人难以发现他的秘密。

就连他在焚烧婴儿尸体时,他也觉得自己仅仅是在解决麻烦,没有一丝情感。

所有事物对约瑟夫而言都是缜密的,经过计划的。

唯独缺少的,就是他的人性和感情。

最让心理专家感到毛骨悚然的是,约瑟夫告诉她,他曾把自己的母亲囚禁在了公寓的阁楼里,并把窗口砌死。

直到她去世。

后来警方验尸后估计,约瑟夫的母亲死于 1980 年。

生前至少被囚禁了 20 年。

终局

伊丽莎白的孩子们获救后,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

经过一年的治疗,他们也康复了不少。

虽然医生们仍然担忧这些乱伦产生的孩子们很可能携带隐性的基因疾病,但至少现在来看,他们还是健康的。

警方将伊丽莎白和她的孩子们改了身份,安排在一个安静的村庄里居住。

花费当然来自约瑟夫多年积累下来的财产。

这也算他做的唯一一件好事。

伊丽莎白和母亲的关系也逐渐破冰,她不再拒绝母亲的探望,也对母亲多年来受的苦痛和懦弱表示理解。

伊丽莎白还跟负责自家安保的工作人员展开了一段恋爱关系。

两人关系稳定,充满温情。

经过 24 年的噩梦后,希望这家人能够健康、平安的度过余生。

2015 年,以「弗里茨案」为原型的电影《房间 Room》正式上映。

女主角布丽·拉尔森凭借此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

有时候,真正让人毛骨悚然的并非电影中的剧情,而是那一句「本片由真实事件改编」。

主要参考资料

英国广播电视 Real Crime 纪录片:《 The Fritzl Affair》

中国日报网转载:《Cellar incest case shocks Austria》

Jacques-Alain Miller:《the Fritzl Case》

中国日报网转载:《Austria』s Fritzl gets life for incest,murder》

备案号:YX11janDk9r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