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没有追妻火葬场的虐心故事

元旦那天,我无意中听到他和兄弟的通话。

「我知道,她快回来了……不是那么好分的……我对她也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

我以为是双向奔赴,没想到不过是南柯一梦。

1

我睡到一半,突然听到外面有打火机的声音。

于是悄摸摸地爬起来,走过去,想吓付辰一跳。

轻轻握住了门把,拉开一条线,却听到了他满是无奈与郁闷的话语。

「我知道李静舒 3 月份回来,她跟我说了。」

「不是那么简单,说分就分的。」

「你不懂,我对她也不是一点感情也没有的,好歹也快三年了。」

我握着门把的手开始有些颤抖,大脑开始发蒙,心也开始细细麻麻地疼起来。

「……诶,先这样吧,慢慢疏远,最后找个合适的理由,分开吧。」

啪嗒。

眼泪掉在了地上,身体也有些站不稳,我赶忙扶住了墙,才控制住没发出声音。

我不敢相信,刚刚还在和我耳鬓厮磨的人,现在可以和他的朋友,这么冷静地说出要和我分手的话。

就因为他的白月光要回来了?

说起来,我和付辰的相遇,还要多亏了李静舒。

当时她放弃爱情,跟着父母移民美国,付辰整个人都颓废得不像样子,课也不上,试也不考,整天就是酒和烟。

就是那个时候,暗恋了他一年的我才有了可乘之机。

我开始慢慢地出现在他身边,不断地制造偶遇,巧合,最后认识,接近。

他喝醉了,我就一个人把他扛回酒店。

他烟抽多了,身体不舒服,我就买各种各样的糖帮他戒。

他课业落下了,我就天天主动给他。

那段时间他瘦了很多,我心疼得天天变着法给他买营养餐吃。

他不止一次警告过我,他忘不了李静舒。

那时候我天真地认为,她都移民了,还能回来吗?

所以每次我都摇摇头说,「没关系,我陪你走出来。」

终于,在我坚持一年的不懈努力下,他的心松动了。

大学毕业时,他买了一束我最喜欢的郁金香,问我,愿不愿意留下来,和他在一起。

现在已经快三年了,他对我真的很好。

我们一直是朋友公认的模范情侣,我也认为这辈子不会再遇到这么好的男人了。

现在才知道,原来在他心里,这三年,不过是凑合过日子罢了。

我扶着墙,木然地站着。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我不想让他发现我醒了,慌乱地钻进被窝,用睡衣袖子,狠狠地擦了把脸。

咔哒。

门锁打开了,我立马闭上了双眼,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在我面前停下。

过了几秒,耳边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叹息。

心像是被猫抓了一般,闷疼得我有些窒息。

或许在我不知道的日子里,他这样半夜在我床边,对着我叹气的场景早就发生过很多次。

或许在我规划着我们的未来的时候,他已经在计划着要怎么和我体面地分开。

床的另一边被压了下去,淅淅索索的声音过去后,只留下了一片难言的寂静。

我慢慢睁开了眼,压抑着呼吸,眼泪顺着眼角不断滑落。

付辰,这就是你送我的新年礼物吗?

2

一夜未眠,天蒙蒙亮的时候,我悄悄地从他家离开了。

呆呆地坐在早点摊上等着老板的包子。

昨天晚上哭了一晚上,现在吹着冷风,倒是冷静了不少。

冲动的爱意退下去的时候,很多不经意的小事就会涌上心头。

我从以往一件件的小事中去推算,付辰不可能一点也不喜欢我,就像他说的「他对我也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

只是,比起他的白月光李静舒,我还排不上位。

我自嘲地笑笑,

「既然如此,那不如顺了他的意,两个月的时间,慢慢疏远,也当是给我自己一段忘记他的时间,我一定会比他早放下这段感情。」

两个人一起往反方向走,总比一个人往后退一个人往前进,效率要快得多。

草草吃了几口早饭,正打算打车去上班,手机响了起来。

我看着屏幕的显示,有些犹豫。

没等我犹豫几秒,电话就挂断了。

随后,微信消息又弹了出来。

最爱的辰辰:「一大早去哪了?怎么不接电话?」

我看着置顶的昵称,皱了皱眉,把他改成了-付辰,然后回复,「公司有急事,先走了。」

他回了我个「好。」便不再问了。

你看,他执行力多好,昨晚刚说,今天就开始了。

接下来一天,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地去看手机。

以前,哪怕是上班时间,我都会找他聊两句,他也会主动找我。

可今天,手机就像坏了一样安静。

下了班,我回了自己家,又打开了微信,还是没消息。

一直到了晚上,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我漫不经心地翻着我们的聊天记录,一页一页,里面不乏爱你,想你,疼你这些甜蜜的话语。

我实在想不通,明明以前一切都挺好的,为什么一夜之间就都变了。

眼眶有些发酸,可我不想哭了,盯着删除键,有些舍不得。

直到手机跳出 30 秒倒计时,我才慌乱地点下删除键,将我们 2 年 11 月 21 天的聊天记录全部删除。

看着关了机的手机,心里除了一阵阵的疼痛外,还有一丝丝的释然。

3

接下来的 5 天,我们好像突然断了联系一样,他不找我,我也不再主动去找他。

连我身边的同事都开始八卦,我是不是和他分手了,我只是笑笑,不肯定也不否定。

「玉米,你不能这么吃了,再这么吃下去,我要抱不动你了。」

我 rua 着玉米,一边给它喂猫条,一边数落它。

嗡……手机震动起来,我伸手勾过来,一看显示,是付辰,心里竟然有些惊讶。

「喂。」

「你在哪呢?」

我笑了一声,「在家呗。」

「……这几天怎么没给我发消息?」

我皱起了眉,「……忙。」

「好吧,在干吗呢?」

「喂玉米吃猫条。」

「哦。」

我深吸一口气,可能真的太久没聊天了,有种溢出屏幕的尴尬。

他也感觉到了,随便聊了几句,便挂断了。

我叹了口气,就这样,挺好的,总会有一天,我会先把他放下的。

其实,我真没骗他,最近接了个新项目,真的很忙。

第二天,下了班,我拿着一堆资料,想着赶紧回家处理一下。

刚迈出公司大门,脚就顿住了。

付辰来接我了。

他看见我,朝我走了过来,熟练地把我手中的资料接了过去,又拿过我的包,搂着我往车上走。

我走了几步,还是挣开了他的怀抱。

「怎么突然来了?」

他低头看了我一会儿,「好几天没联系了,来看看你。」

我心里一痛,所以他还是会想我的,对吧。

不过,我转念又想,也对,毕竟他对我还是有点感情的。

「去我家,做饭给你吃。」

我停在车前,笑了笑,「不了吧,我今天还有好多工作,我得回去加班。」

他揉了揉我的脑袋,「去我家不是也可以吗?」

找不出理由拒绝,因为我以前确实经常去他那里加班。

「走吧,我买了你最爱吃的意面。」

我抬头看他一眼,点了点头。

到他家,我又想起那晚的事,心里不可抑制地有些发闷。

「怎么了?」

「没。」

他拍拍我的肩,「那我去做饭,你先处理工作,好了我叫你。」

我低着头应了一声,就跑到书房里了。

我怕再晚几秒,眼泪会掉下来。

我有些搞不懂他,前几天不是保持得挺好的吗?今天莫名其妙地来找我又干嘛?

脑子一直很乱,工作也没处理好,就被他喊出去吃饭了。

「多吃点。」他把虾都剥好了,放在我面前。

你看,他其实还是很爱我的。

他知道我爱吃虾,但我不爱剥,所以他每次都会先弄好了,再给我吃。

会不会他那天只是口嗨呢?会不会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呢?

「今年过年,你要回老家吗?」

我抬起头看着他,试探地说了句,「是啊,要跟我一起回去吗?见见我父母?」

他有些吃惊地抬头,然后很快又低了下去。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付辰,只要你说跟我走,我……可以原谅你。

「……过年,我可能会忙。」

「忙完过来也可以的,初二来也行。」我有些急切地补了句。

「我……可能没时间,雨涵,没事的,你别着急,以后会有机会的。」

我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勾起嘴角,点了点头。

以后?我们没有以后了,付辰。

「我先去洗澡了。」

我对着正在洗碗的付辰说了句,就进了浴室。

然后快速冲了个澡出来,钻进被窝,背对着他的方向,闭眼装睡。

他进来的时候,又走到我面前,看了好长时间,最后叹了口气,上了床。

第二天,我还是早早地就起来离开了。

这次他连问都没问我,怎么早上起来没看见我?

就好像昨天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们又回到了那个尴尬的关系。

4

我站在日历前面,看着日期,又划掉一天,半个月了。

现在,我已经不会再去盯着手机,看有没有他的消息了。

他偶尔会给我发几条消息,我也不会因为他给我发的消息而胡思乱想了。

总而言之,都挺好的。

我开始全身心投入工作中,同时,我向公司递交了调职申请。

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人事就问过我要不要回老家那边工作,那时候我为了和他在一起拒绝了。

现在想来,真是傻得可以。

嗡……

「雨涵,这周六我生日诶,你带着付辰来呗。」

是付辰的朋友尚悦。

「……你问过付辰了吗?」

「问过啦,他让我来问你。」

「我……我可能没时间,要不让付辰自己……」

「你不是吧。」尚悦有些不满。「周六诶,你都不来,太过分了。」

我讪讪地说,「不是,我最近挺忙的,我……」

「哎呀,来嘛,就晚上一会儿。」

我架不住她撒娇,只能答应了。

周六一早,我正坐在餐桌吃面,突然,门「咔哒」一声打开了。

我抬起头,付辰顿住脚,突如其来的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有些尴尬,无措。

我错开与他的对视,低头用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面。

「你怎么来了?」

他换了鞋走过来,坐在我对面。

「今天不是要去尚悦的生日会。」

「不是晚上吗?」

「嗯,我想着也没什么事,就提前来了。」

他盯着我,让我有些不自在,放下筷子。

「你吃了吗?我给你也弄一份?」

他点点头。

我赶忙离开了客厅,进了厨房。

结果,没过几秒,他也跟了进来,站在我身后,看着我。

「你出去吧,不用帮忙。」

「没事,我看看。」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又抽什么疯了今天。

于是快速地给他煮了碗面,鸡蛋我都没给他打,就端出去了。

接着我又随意扒了几口我的面,就站了起来。

「你慢慢吃,我还有工作,先去处理,晚上一起出去。」

说完,我就逃离了客厅。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他共处一室,晚上还能装睡,白天我怎么避免,只能逃了。

没过多久,我听见外面门响的声音,走了?

正想出去看看,微信来了一条消息。

「我去一趟超市。」

呼……终于走了。

他再回来时,已经是下午了,我的工作已经处理完了。

我看到付辰拎着大包小包回来的时候,愣了几秒,才想起来上前接。

「直接给尚悦钱不就好了,买这么多。」

「这是给你买的。」

「啊?」我抬起头看他。

他绕过我,走到冰箱前,把他买的东西一样一样塞进冰箱里,还数落我。

「家里没零食了,也不知道去买,你晚上经常饿,不吃又胃疼,给你买了点吃的。都是你爱吃的。」

心揪了起来,一阵酸意涌上了鼻头。

你看,他又这样,一面不理我,一面又时不时跑过来关心我,又当又立。

我掏出手机,给他转了 500 块钱。

「什么意思?」

「没,就是想谢谢你,但是又没有其他方式,就转钱给你,你也买点你爱吃的。」

「不用。」

「没事的。收下吧。」

他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客气?男朋友给女朋友买东西吃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可你不是我男朋友了。我心里想。

「是。」我笑笑,「我就是表达一下我的感谢。」

他没再说话。

晚上,他开着车带我去饭店,上车时往我手上塞了个袋子。

「元旦礼物,这阵你忙,我也忙,忙忘了。看看喜不喜欢。」

我抱着袋子的手紧了紧,打开一看,是一条项链。

付辰的审美很好,他每次给我送的东西都很好看,这个也不例外。

「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他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捏了捏我的脸,「应该的,你喜欢就好。」

他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宠溺,让我这些天做的心里建设突然又有些动摇。

我咬咬牙,想,这真的是最后一次。

「怎么不送戒指?」

「嗯?」

「送戒指啊,我们都快三年了,也到了送戒指的时候了吧。」

他沉默了一会儿,在这段时间里,我紧张得手心都开始出汗。

付辰,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你还不珍惜,你往后再做什么我也不可能再动摇了。

「你想定了?」

「可以定了,不是吗?」

「……雨涵,我觉得可以再……等等。」

我抓着袋子的手瞬间松了力,低着头,轻声笑了起来,不知道是在笑他,还是在笑自己。

「嗯,不急,没事,我就随口一提,你别在意。」

说完,不再看他,转头望向车窗外。

5

整个生日宴,我都不太嗨,只是坐在他身边,扯着嘴角不断附和。

其实我不喜欢他身边的一些朋友,因为他们话里话间总会提到李静舒,总会拉着我讲他们难忘的儿时时光。

我反抗过。

有一次我表现出不开心,他们摆摆手,一脸笑意,

「不是吧,你生气了?雨涵,别在意,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静舒走了我们难免会想她,才会提的。再说,付辰现在不都是你的了吗?别那么敏感。」

付辰也会搂着我,告诉我,「我只爱你,大度一点。」

从那以后,只要跟他们在一起吃饭,我就是这个状态,管他说得对不对,附和就好。

结束后,他想带我回他家,我以明天要提前上班为由拒绝了。

他也没说什么,或许是被刚刚我提出的结婚吓到了,点点头答应。

这天过去后,我的工作也开始真正忙了起来,三天两头就要加班或者出差。

一天,我正在机场等去上海的飞机,付辰给我打了电话。

「今天来我家吃饭吗?」

我皱皱眉,刚想开口拒绝,机场通报传来了,

「前往昆明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 3u8256 次航班很快就要起飞了,请……」

「你在机场,要去哪?」

「啊,我出差。」

他沉默了几秒,然后有些抱怨,「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没什么好说的,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了,本来想接你来我家吃饭的。」

「哦,我快登机了,挂了。」

我舒出一口气,估计是又突然想到我了。呵,可笑。

到了上海,才看到他给我发的消息。

付辰:「到了告诉我一声。」

付辰:「打个电话给我就行。」

我删掉记录,忽视掉了。

晚上睡前,他给我发了视频通话,我挂断了,发了语音过去。

「怎么挂了?」

「我没穿衣服,不方便。」

「……」他低声笑了几声,「好吧,怎么到了也没跟我说一声?」

「忘了。」

「去几天?」

「不确定。」

「回来跟我说一声,我去机场接你。」

「不用,我自己打个车就行。」

「……」他顿了几秒,「雨涵,是不是那天我说结婚先等等你生气了?」

「啊?」我有些愣住了。

「要不这阵子你怎么了?我觉得你生我气了,但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不开心,告诉我行吗?」

这阵子只有我不对劲吗?我有些悲哀地想。

「没有,你想多了,我只是有点忙。」

「不想说就算了,等你回来再说吧。」

出差回来那天,我还是没有告诉他,自己打车回了家。

收拾完,洗了个澡,我拿起笔,在日历上又划了好几天。

一个多月了,我觉得我走出一半了,至少现在,我不会因为他情绪有什么太大的波动。

估计他现在跟我说分手,我都能平静地答应了。

6

他是在我回来的第三天来接我的,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回来了的,或许是问了朋友吧。

我看到他站在公司门前,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就知道今天免不了一顿争吵了。

「怎么来了?」

他也不说话,只死死地盯着我,然后拿过我的包,搂着我往车库走去。

我想挣脱开,可他却搂得很紧,我只能妥协地跟着他走。

一路上他不跟我说话,我也懒得找话题跟他聊。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因为我回来没告诉他?

那他因为白月光要回来打算把我甩了,怎么也不告诉我?

到了他家,我换好鞋,就被他拽住了。

我平静地转过身,看着他。

「回来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说了不用接。」

「所以呢?所以就可以出差不用告诉我,回来也不用告诉我,全靠我自己发现是吗?」

我叹了口气,甩开他的手,「付辰,我不想跟你吵。」

他瞪着我,沉着声喘了好几口气。

那一刻,我竟然很希望他能说出来分手,但他没有。

他绕过我,回房了。

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打算回去。

刚换好鞋,他又出来了。

「你去哪?」

「我回家。」

「这不是你家吗?」

我有些无语,「你说呢?」

他瞪了我几秒,手使劲按了几下太阳穴,然后过来,把我拉到沙发上坐着。

转身去厨房,做饭去了。

我叹了口气,耸耸肩,站起身,向主卧走去,打开衣柜,发现里面有好多我的衣服。

我们在一起两周年的时候,我提出可以同居的想法,他以上班不方便为由拒绝了。

所以,我那时候,每次来都会带好多我的东西过来,总想让这个房子到处都是我的气息。

我伸手,拿出几件衣服叠了起来,打算明天带回去。

我想,就这样,当时一股脑放进来的,现在一点一点地搬回去就好了,总有一天会搬完的。

吃完饭后,我还是和上次一样,提前洗澡,然后进房装睡。

我没想到的是,他这次上了床,从后面抱住了我。

我没有动,他贴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句。

「雨涵,以前睡前你都要我抱抱才能睡的,现在怎么不要了?」

以前?是啊,以前怎么都是我主动呢?

我闭着眼,任他搂着。

见我不动,他又搂紧了些,埋头在我颈侧,吻了吻。

「我好久没抱你了。」

以前,睡觉的时候我就喜欢让他抱着我睡,但是他嫌热,总是半夜放开我,然后背对着我睡。

所以我提出睡前抱半个小时,然后再分开。

他虽然有些不耐烦,但也答应了。

我还是没出声,那晚,他竟然就那样抱着我睡了。

半夜,我突然想起来上厕所,发现他不在床上,我走到门前,拉开一点缝。

果然,他又在打电话。

「我知道,我就是突然发现我离不开她。疏远了一个月,结果想她想得厉害,控制不住自己,又把她找回来了。」

我微微一愣。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现在很乱。」

「是,我忘不了李静舒,但这几年是雨涵陪我走过来的。还是那句话,我对她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

「……不知道,她上次跟我提结婚,我打哈哈过去了,这几天跟我闹别扭了。」

「……静舒还有两个星期就回来了,我现在也很乱。」

我瞪大双眼,两个星期,怎么提前了?

那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关上了门,上完了厕所,回到床上。

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腰间横着一只手。

我皱皱眉,想把它拿开,结果刚动,他就突然勒紧了手臂,把我揽入怀里。

「怎么起这么早?」

「我得去上班了。」我推开他的手。

「再睡会儿吧,一会儿我送你。」

「不了,我睡不着了,你睡吧。」

他睁开眼看了我一会儿。

「那我也不睡了。陪你去吃早饭。」

我推脱不掉,只能跟着他出去吃了早饭。

然后他又接着送我去上班,我要下车时,他拉住我的手。

「下午我还来接你。」

我有些不解地问他,「接我干吗?你以前不是忙,嫌麻烦吗?」

「我最近不太忙。」他顿了顿,「接你去我家吃饭,睡觉。第二天我送你。」

「不了,我这几天真挺忙的,早上想多睡一会儿。」

他看了我几秒,「那我去你家住。」

「……」我又坐了回来。「你有什么事吗?」

「没有,我就是想你了。昨晚抱着你,睡了这几天以来最好的一觉。」

「……」我无奈了,「别了吧。」

「为什么?」

我笑了起来,就这样吧。

「付辰,我有点累了,分手吧。」

他愣了几秒后,眉毛就紧紧地拧在了一起,「为什么?就因为我说结婚再等等。」

「不是的。」

「那是因为什么?」他把我的身体掰正了,跟他对视。

我看着他一脸着急的样子,忍不住地想笑。

「你有什么可不高兴的?我不是在按照你的想法来吗?」

他愣了半响,「什么意思?」

「还装呢?不是你说先疏远,然后找个合适的理由分开吗?事情不是在按照你的想法走吗?你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

他呆住了,我能感受到他抓着我的手有些颤抖。

「你……你听到了,那天?」

「是啊,我听到了,你昨天晚上的话我也听见了。所以,你不用纠结了,去找你的白月光吧,我把你甩了,滚吧。」

他拉住我的胳膊。

「不是的,雨涵,我……」

我静静地等着他说后面的话,结果他我了半天,也没说出来。

「付辰,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没有听到,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他没出声。

「我会在你疏远我的时候,一股脑地热脸贴冷屁股,不断地自我怀疑,然后不断地讨好你。最后,你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理由跟我提分手,和李静舒在一起了。」

「我又会不断地怀疑我自己,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还是我不够优秀,所以你放弃我了。」

我笑出了声,

「我可能会因此得抑郁症,你知道吗?然而,这一切的一切,不过只是因为你没那么喜欢我,早就计划好的而已。」

我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

「其实我真挺不能理解的,付辰,我们在一起快三年了,我还暗恋了你一年。我自认为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什么这么糟践我?就因为我喜欢你?」

他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慌乱。

「我……我当时我……」

「付辰,就这样吧,其实这一个多月以来,我觉得我把你忘得差不多了,真的。但我不原谅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就这样吧。别再来找我了。」

他盯着我看了很久,「你想好了?」

我点点头。

「好。」他叹了口气,「既然这样,那就分开吧。」

我轻笑一声,点点头,起身走了。

7

第二天,我趁中午吃饭的时候,去了一趟付辰家,把他家里属于我的东西全部搬走了。

下午,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喂,你家钥匙,我放茶几上了。我家钥匙,你什么时候还给我?」

他在那边停了很长时间,「你真的想好了?雨涵。如果你不想分开,我们也可以不分开的。」

我有些不耐烦,

「你能不能别答非所问。我问你钥匙怎么办。我想好了,你不用担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找你的,还有,是我把你甩了,麻烦搞清楚。」

「雨涵,对不起。」

「付辰,你说一万句对不起,也抹不了你是渣男的事实。钥匙扔了吧,我换锁。」

挂了电话之后,我就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了,包括他的那些朋友。

接下来的几天,我收到了一个好消息,我的调职申请通过了。

8

「妈,我不想吃这个。」

我看着饭桌上的白菜豆腐汤,陷入了沉思。

回来快两个月了,被爸妈喂胖了 6 斤。

于是,老林夫妇打算给我减肥。

「吃,我还给你加了点肉呢。」

「啊……爸,我真不想吃。」

咚咚咚……

「谁啊?」我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我就愣在了原地。

付辰瘦了很多,也沧桑了不少,他看到我了,眉目舒展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雨涵。」

我皱起了眉,「付总,这是……」

「谁啊?」我爸跟了过来。

「叔叔好,我是雨涵的……朋友,来看看你们二老。」

我爸意味深长地打量了我几眼,便招呼着他进来坐。

「我给叔叔阿姨带了点礼物。」

我挑了挑眉,拦住他进来的步子,转身跟我爸说。

「爸,他找我是工作上的事,我跟他出去聊,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我换上鞋,提起礼物,打算出去。

他按住我的手。

「礼物就留下吧。」

我推开他。

「不了吧,还得还礼,挺麻烦的。」

我把礼物塞进他的手里,带着他下了楼。

「付总,说说吧,找我什么事?发请帖的?」

他有些疲惫地看着我,「怎么回来了不跟我说一声?我问了好多人才知道你回来了。」

我闻言撇了他一眼。

「没必要。付总,找我到底什么事?」

他放下礼物,拉住了我,「雨涵,我想你了。」

「呵。」我甩开他,「付总说笑了。」

他笑着摇头,语气里都充满了悲切,「我没有,我忘不了你。怎么都忘不了。」

我转过头来,上下扫了他一眼。

「忘不了?有什么忘不了的?我当时对付总算得上是情真意切了,不到两个月,也忘得差不多,现在更是一干二净了。」

我讽刺地笑了一声,「付总对我的那点感情,恐怕一个星期都不用。」

「不是的。」他眼眶开始发红,「雨涵,以前是我没看清,你生气应该,没关系,我慢慢追你,我等你回心转意。」

「你有病吧。怎么?李静舒又把你甩了?」

他摇摇头。

「付辰,我们在一起快三年,我跟你提过至少有三次让你来看看我父母,可是你呢?总是有各种理由推脱。怎么?现在又想来了?」

「对不起。」

「我不接受。滚吧。」

丢下他一个人,我自己上了楼。

我给过你机会,你自己不珍惜的,付辰。

那就滚吧,我没了谁也一样能过,而且能过得很好。

9

再见付辰就是一个星期以后了。

这天,我看着公司门前的付辰,抱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站在车前,一脸春风地看着我。

看见我了,赶紧跑过来,把花给了我,把包接了过去。

周围的同事脸上露出了八卦的表情,我叹了口气,只能跟着他走了。

「我上个星期说得不够清楚?」

他笑笑,「清楚,但我也说了,我等你。」

我皱着眉看向他,「付辰,你现在这样是干吗呢?演戏啊?」

「没,我只是想把你追回来。」

我无语了。

他在包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一个小盒子,塞我手里。

「我订做的戒指到了,你看看,喜不喜欢。」

我眯起眼看他,「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送你个戒指。」

「分手了还送戒指,不合适吧。」

「那就复合。」

我给他气笑了,

「您真是幽默呢,付总,你怎么能这么轻松地说出这句话?不是你先推开我的吗?凭什么分开也是你说的,复合也是你说的。」

他抬起眼睛,目光中一片苍凉,

「对不起,雨涵。我那时候……脑子很乱,确实不是个东西,但我很快就意识到了,我爱的是你。」

我嗤笑一声,「爱我?不是的,付总,你只是对我还有点感情。」

「不是的,不是的。」他有些激动地拉住了我,「雨涵,你可能不懂,我和李静舒从小一起长大,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不会再像爱她一样爱别人了。可是你出现了,你把这一想法打破了,和你分开后,我哪哪都不对劲了,哪怕李静舒回来了,这也没有改变。」

他有些妥协地说,「那时候,我才看清,我爱的一直是你,所以,我回来找你了。」

「所以呢?我需要为你这些幼稚的错误负责吗?」

他摇摇头,「不,我做错了,自己负责。我只是想把你追回来。雨涵,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不好意思啊,付总,我现在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了,连恨都没有了。所以,你不要再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

说完,我下了车,找个垃圾桶扔了玫瑰,打车自己回家了。

可能是被我刺激到了,反正接下来半个月,他都没有来打扰我。

除了会换着手机号给我发消息,打电话外,我倒是没看见他。

10

「给你介绍了个相亲的。」

我有些无奈,「妈,我真没那么恨嫁。」

「哎呀,去看看又没什么的。」

我拗不过我妈,只能去了。

相亲对象是个很有礼貌的绅士,一场对话下来,虽说没什么好感,但最起码也没让我觉得尴尬。

「今天我挺开心的,希望你也是。」

我解开安全带,笑着回复,「当然。」

下了车,他把包递给我。

「明天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

反正明天没什么事。我点点头答应了。

「那我先走了,晚安。」

「晚安。」

我看他车走了,打算往回走。

没走几步,突然被一个人从后抱住,我来不及反应,就被抱了起来。

定睛一看,是付辰。

一时火气上头,拼命挣扎。

「你他妈有病啊。放我下来。」

任我怎么骂,怎么打,他都死死抱紧我,然后把我塞进车后座,自己也跟了进来。

「你他妈……唔。」

他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咬我的唇,一手掐住我的后脖颈,一手死死地按住我的后背,我根本挣脱不开。

我找准时机,狠狠地咬了他一口,瞬间嘴里有股血腥味涌了出来。

他分开一秒,又贴了上来。

吻到我觉得马上要窒息了,他才放开我一点。

「他是谁?」

「关你屁事。」

「我不是说了让你等我吗?」

「你他妈脸大啊,我凭什么等你?」

我气得一把推开他,他粗声喘了几口气,手从前座够来他的包,开始翻找。

「这是我的户口本,身份证,房产证,银行卡……」

我有点蒙,「你干什么?」

他一把拉过我,鼻尖对鼻尖,「我跟你上去见叔叔阿姨。然后,我们去结婚。」

我瞪大双眼,「你发疯了吧?」

「是啊,我看到你从他车上下来的时候,就发疯了。」

他紧紧地抱住我。

「我知道错了,你别不要我,雨涵,真的,我知道错了。你别……你别不要我了……」

他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我鼻头也开始发酸。

我闭上眼,平复一下心情。

「付辰,是你先不要我的。」

「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可以等你原谅我,多久都可以,但你不能不要我了。我们以前不是很好吗?」

他捧着我脸的手又紧了些。

「你不是想结婚吗?我们去结婚,好不好?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做这种蠢事了。我发誓,我这辈子只爱你。」

我笑了起来,「不好。付辰,我没办法再和你在一起。这件事就像一个坎,我迈不过去。」

半响,他抬起头,眼睛里闪着星光。

「……我真的有那么不可原谅吗?」

我平静地点点头。

「对我来说,是的。」

他双手捧着我的脸,跟我对视了很长时间,直到我脖子都开始酸痛了,他才放开手。

「林雨涵,不管我怎么努力,我们……都回不去了,是吗?」

「是。」

他脱了力,头埋在我颈侧,我立马就感受到脖子上传来一片湿意。

他哭了,是很克制的哭,连声音都没有,只有哽咽的呼吸声和不断滴落的泪水。

我悲哀地想,好熟悉啊,那天晚上我好像也是这么哭的。

那天,他走之前跟我说,

「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我祝你幸福。但是雨涵,我会等着你,如果你哪天突然想开了……我们就去结婚。」

我也笑着给了他回复,「我也祝你幸福,你放心,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11

我跟刚从新疆旅行回来的闺蜜许晴说了这件事后,她二话不说,带着我要去旅行,说是散心。

我调了休,就跟着她去了。

嗡……

「喂?您好,您是?」

「……是我,雨涵。」我愣住了,是尚悦。

「啊,怎么了吗?」

「没,我就是想问问,你和付辰这次真分了?」

「啊,早就分了。」

她叹了口气,「其实……这件事我都知道,我打电话也不是为了劝你原谅他,就是想告诉你。」

她缓缓地吸了一口气,

「李静舒回来了,付辰也没跟她在一起,他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他虽然口嗨了,但和我男朋友打完电话后,一直在后悔,说要疏远你,但又忍不住跑去关心你。他是爱你的,雨涵。我就是想告诉你,你这三年的感情不是白费的。」

我笑了起来,

「什么叫没做对不起我的事,一定要他们上床了才算吗?我觉得精神出轨也算。」

「也对,我就是怕你会觉得自己三年的感情喂了狗,怀疑自己。」

「不会的,我又没做错什么。」

「行。」她顿了顿,「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的,很想和你做朋友,雨涵。但现在立场不一样了,那我就祝你幸福,忘了他吧,你值得更好的。」

我笑了一声,「好,谢谢,你也是。」

看我挂断了电话,许晴立马跑过来问我,「谁啊?」

「一个朋友。」

见我不想多说,她也不再多问,「哦。那走呗,去看洱海。」

我看着美不胜收的风景,脑子里突然想到一句歌词: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许晴戳戳我,塞给我一个相机。

「怎么样?美吧。往后的日子,开开心心的,该忘就忘,该断就断了吧。」

「嗯。」我举起相机,拍了一张傍晚粉紫色的晚霞,「我就当是今年的断舍离了。」

断了这份缘,舍了这份情,离了这个人。

许晴一把揽过我。

「对啊,我们趁着年轻要去看山,看水,看这世间万物,看祖国壮丽山河,凭什么要为了几个狗男人难过?我们的大好青春,除了我们自己,谁都不能让它荒废。」

我大笑起来,「对,我们独美。」

(全文完)备案号:YX115kwpLE2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