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一个哥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我哥是顶流。

但为了保护我,他从不让人知道我是他妹。

我理解他的良苦用心,于是决定粉他的对家作为掩护。

可我不小心假戏真做了。

「啊啊!哥哥好帅!」

某晚会,我举着对家的灯牌尖叫,不想被我哥抓了个正着。

他气得不顾镜头,把我从观众席上抓起来:

「沈潇潇,你喊谁哥呢!」

1

一大清早,我是被手机给振醒的。

打开微信,就看见群里一片鸡叫:

「啊啊!珏哥绝了!这腰这脸这表情!」

「我死了我死了,我的腿仿佛南北两极永远合不拢了!」

我定睛一眼,原来是傅斯珏拍了某大牌杂志的九月单人封面。

金九封面,可不是说说而已,是时尚圈的巨大肯定。

怪不得粉丝要吹。

但吹着吹着,大家的话锋就偏了——

「我们珏哥拍了金九,估计那个三白眼要气得吃不下饭了吧?」

「哈哈,就是,我猜他现在一定恼羞成怒,在家里气得跺脚!」

我抬起头,就看见那位应该「吃不下饭」「气得跺脚」的主儿正躺在沙发上。

一边吃着妈给他切的水果,一边刷着手机短视频。

刷到好笑的,他还直接笑得在沙发上来回打滚,毫无形象,

哪里有半点恼羞成怒的模样。

我突然有点恨铁不成钢。

「哥。」我忍不住开口,「你不用工作的么?」

你对家可都拍金九了!

你却还在家里看沙雕视频!

虽然我是傅斯珏粉丝,但此时还是忍不住为我哥的事业担心。

我哥这才百忙之中从视频里给我一个白眼:

「你懂什么,你哥我刚签了赵凯龙导演的新剧男主,过阵子要去演技培训,现在放假呢。」

我这才惊了。

赵凯龙导演,那可是圈子里大花都争破了头想要合作的大导演。

而我哥这种流量,人气虽然高,但一般也就在人家剧里演个男三号。

比如我的墙头傅斯珏,现在就在赵凯龙的剧里演男三号。

可没想到我哥竟然那么出息,直接给整了个男主!

我忍不住看了眼我手机傅斯珏的粉丝群,

她们还在兴高采烈。

嗐。

等过几天我哥的剧官宣了,希望她们还高兴得起来吧。

2

我哥是去年爆的。

一部仙侠剧,直接把他推上顶流。

他从小作坊被挖到大公司,对方不仅给他成立单独工作室,还给了他非常优渥的分成条件。

但我哥还有个要求——

他要求对家人的隐私绝对保密。

我知道我哥这是为了保护我和爸妈。

毕竟像他们这种流量,有多少粉丝就有多少黑子。

我哥刚走红那会儿,车子就被人泼过油漆,还有人在我们家门口写让我们去死。

我哥这也是怕了,才让我们全家搬到魔都,还让经纪公司做好保密工作。

我理解我哥的良苦用心,所以到魔都后我一直很小心,不让人发现我是沈言之的妹妹。

但其实这挺困难的,

因为我和我哥长得太像了。

有多像呢?

就是那种路人看见我的脸,再听见我姓沈,就会立刻问:「你不会是沈言之妹妹吧?」

让人不知道怎么回答。

但幸好我机智,想出了个绝佳的掩护方案——

我把我的手机套换成了傅斯珏照片。

于是所有人看见我手机的刹那,都会把那句「你是不是沈言之妹妹」给咽下去。

毕竟谁人不知,沈言之和傅斯珏是对家,

还不是普通的对家,

是那种傅斯珏上新剧沈言之粉丝要狠狠嘲笑、沈言之出黑料傅斯珏粉丝要敲锣打鼓的那种对家。

谁叫现在圈子里就他俩人气最高,年纪又差不多,资源天天撞。

几场撕逼下来,两边粉丝早就结下了血海深仇。

所以当大家看见我的手机壳是傅斯珏,就立刻认定了我不可能是沈言之妹妹,

毕竟哪个妹妹会去粉自己亲哥的对家啊!

我对自己的这个掩护非常满意。

唯一郁闷的是,学校里傅斯珏的粉丝太多了,她们一看见我的手机壳就跟找到了亲人一样要和我聊傅斯珏。

为了不暴露自己这个假粉丝的属性,我只能去恶补傅斯珏的电视剧和综艺。

可这一补,我却特么的沦陷了。

呜呜,以前怎么没人告诉我,傅斯珏的腿竟然那么长,眼睛竟然那么温柔,声音竟然那么好听!

于是我没出息地假戏真做了。

对不起,哥,你是我唯一的亲哥。

可傅斯珏,他是我想睡的那种哥!

3

一礼拜后,我哥和赵导那部男主的戏官宣了。

我们绝珏子(傅斯珏粉丝名称)群里顿时一片愁云惨淡。

估计后援会也看出我们士气不足,立刻公布了一个探班机会。

探的就是傅斯珏现在在拍的赵凯龙的那个戏,在评论区抽 10 名粉丝。

我也去凑了个热闹评论。

倒不是我真的想去探班,主要也是给咱们珏哥排面嘛。

可没想到我竟然抽中了。

粉丝群里都在大吼「潇潇你走狗屎运了」,我却是蒙了。

啥玩意儿,我真要去追线下了?

虽然粉了傅斯珏挺久,但我还真没追过线下,

主要还是没钱。

我哥现在的确是挣钱了,但我爸妈节约惯了,从不会让我大手大脚。

我哥倒是私底下给过我很多零用钱,可我哥的钱是他粉丝贡献的啊。

让我用我哥粉丝的钱去追我哥对家,我可干不出那么损的事儿。

这就导致我追星追得十分寒酸。

可这一次探班的机会的确是难得,而且拍戏的横店离魔都也不远。

我狠狠心动了。

我最终还是没抵抗住傅斯珏美色的诱惑,摸出存了半年我爸妈给的零花钱。

走起!

我和粉丝群里的姐妹约好,先接机,然后第 2 天再去横店探班。

我到机场和几个姐妹会合。

可她们一看见我,全傻眼了。

「你是潇潇?」我们群里那个大粉姐姐错愕地看着我,「你怎么长得那么像……」

我知道她想说「那个三白眼」,

但这话会把我也骂进去,她才不好意思说。

于是我体贴地把话说完:「像沈言之是吧?好多人那么说。」

姐妹几个看我的表情充满同情。

大粉姐姐安慰我:「没事,你别自卑,人不能选择自己的长相,这不是你的错。」

我:「……」

我想说,我其实对我这张和我哥像的脸挺满意。

毕竟我哥可是靠脸吃饭的啊。

出口突然一阵骚动,这才打断了我们的对话。

是傅斯珏来了。

接机的粉丝顿时全部激动起来,尖叫连连,大粉姐姐也赶紧带我们往前冲。

大粉姐姐到底经验丰富,占领的地理位置相当不错,于是我近距离地看见了傅斯珏。

呜呜。

真人竟然比电视上还帅!

四周的女孩都在尖叫,站姐们长枪短炮咔嚓咔嚓。

我也赶紧拿出手机拍他,可不想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在我面前。

我一愣,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才发现傅斯珏把自己的墨镜摘下来了。

他低头看我,突然开口:

「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4

四周的粉丝都安静了。

而我,则是直接体验了从心动到心跳停止。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有些结巴:

「我、我么?」

傅斯珏点头。

我觉得我快紧张吐了:

「应、应该没有吧,我这是第一次线下看见你。」

傅斯珏听见这话皱了皱眉,但随即了然地点头:

「那应该是你长得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我心里的粉红泡泡瞬间破了。

我很像他认识的一个人,

那还用说是谁么。

傅斯珏的经纪人开始催促,于是他对我和其他粉丝挥手离开。

他一走,四周粉丝将我围住:

「妹子,你也太有福气了吧!珏哥竟然亲自跟你说话!」

「对啊!还问你们是不是见过!这是什么偶像剧台词,我好妒忌!」

我却是面无表情地抬起脸:

「是么,长得像他对家的那种福气,你们要不要啊?」

那些妹子这才看清我的脸。

瞬间所有羡慕嫉妒恨变成无尽同情,

而我也忍不住同情我自己。

呜呜。

就这么张脸,看来我这辈子是做不了睡爱豆的粉丝了!

不过我也没伤春悲秋太久。

毕竟我对傅斯珏更多的是欣赏,算不上女友粉,所以也不打算靠脸睡爱豆。

在机场旁住了一晚酒店,第二天我就和小姐妹们一起去横店探班。

我们到剧组的时候,傅斯珏正在拍戏。

这个戏叫《烟忘录》,是个民国戏。

只见傅斯珏一身军装,帅得我差点又想当女友粉。

更惊喜的是,他演得很不错,进步神速。

粉丝都很欣慰,后援会的姐姐立刻见机开口:

「你们看见了吧?我们珏哥这个角色虽然是男三号,但很出彩,一点都不比某些人所谓的男主差。」

这字里行间拉踩的是谁再明显不过。

我不得不感慨,这些傅斯珏的粉丝,有时候真的是比我哥的亲生粉丝还在意我哥。

中间休息,后援会姐姐带我们去见傅斯珏。

他抬头看见我,愣了一下,但随即笑了:

「是你呀。」

呜呜呜!

哥哥竟然还记得我!

虽然知道我这是蹭了我哥的脸,但我还是很高兴。

我们把自己准备的礼物和信给傅斯珏。

我送的是一个自己亲手做的手工手链。

送出去的时候我还挺不好意思的,毕竟其他好几个粉丝准备的是大牌。

但没想到傅斯珏没收那些大牌,反而只收了我这种手工小礼物还有信。

然后就是拍照和签名。

轮到我去要签名,我抱着我的小册子正激动地上前,可不想这时候——

「沈言之!?」旁边的后援会姐姐突然惊呼,「他怎么来了?」

我一愣,猛地抬头,才发现远处的赵导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人。

正是我的亲生哥哥沈言之和他的经纪人。

我顿时慌了。

什么情况?

我哥不是应该在闭关上演技课程么,怎么会来这自己对家的剧组!?

我一阵惊慌,可不想下一秒,我就看见我哥无所事事地抬头,看向我们的方向。

5

我:「!」

极度的惊慌下,我几乎没经过思考,就一把抓起我本来扯下来的口罩遮住脸,

然后一个战术性走位,把自己藏到了傅斯珏身后。

傅斯珏:「?」

他疑惑地低头看我,旁边的其他粉丝也都是愣住了。

「潇潇?」后援会姐姐更是皱眉看我,「你戴口罩干嘛?你不是要签名么?」

我僵住了。

但幸好我脑子动得快,灵机一动,指了指自己的口罩:

「是啊。我想让珏哥给我签到我的口罩上。」

所有人一脸懵逼。

我却是义正言辞:

「这样以后每次看到口罩我都会想到珏哥,情不自禁地就会想戴口罩。

「疫情防控,人人有责!」

这一刻我都佩服了我自己胡说八道的能力。

而傅斯珏则是没忍住,低头笑了一声:

「好。」

他拿起手里的签字笔,落在我的口罩上。

但刚要动笔的刹那,他才又想到什么,低头看我:

「你的名字是?」

不得不说,签名在口罩上这个姿势,真的是太近了。

他的手就贴在我的脸上,隔着口罩薄薄的布料,我都能感觉到他的温度。

我没出息的心狂跳起来,结结巴巴开口:

「沈、沈潇潇。」

我看见傅斯珏明显愣了一下。

估计是没想到我竟然也姓沈吧。

我正担心傅斯珏会不会怀疑我和我哥有关系,没想到他倒是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很快落笔。

笔尖隔着口罩滑过我的脸,我的鼻尖,然后是嘴唇。

我他妈的差点没扛住。

「好了。」傅斯珏合上笔盖,后退一步。

我拿起手机相机看了一眼自己,就看见——

「沈潇潇:疫情防控,人人有责。

「傅斯珏」

我:「……」

还真特么是防疫主题!

傅斯珏很快又要开始拍戏,我们粉丝也要离开。

我紧紧捂着口罩、戴着帽子,直到上了车才松口气。

其他的粉丝姐妹却是对我十分妒忌。

「潇潇你也太会了吧!让珏哥签口罩上,让他的手碰了你的脸!」

「是啊,四舍五入就是睡了我们珏哥!」

「呜呜呜,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招,下一次我也要珏哥签在我口罩上!」

后援会姐姐也很满意:

「这是蛮不错的想法,我回头让后援会复制一批你这个口罩,把你的名字去掉,作为应援物发给大家。

「这样号召了防疫,下次演唱会也能统一口罩。」

我倒是万万没想到,我用来躲避我哥的灵机一动,竟然要引领粉圈潮流了。

探班完之后我们没急着回去,而是到酒店住一晚,明早才回去。

我们住的就是傅斯珏他们剧组下榻的酒店。

不过傅斯珏他们住的都是顶楼套房,我们是两个人一间标间。

半夜,和我一起住的妹子早早睡下了,可我却是有点睡不着。

没办法,闭上眼都是我珏哥的帅脸。

我决定去楼下的便利店买根冰棍消消火。

我随便套了个今天《烟忘录》送我们的文化衫,踩着拖鞋就下楼了。

半夜的便利店空空荡荡的。

我买了根冰棍正在门口一边吃一边吹风,没想到突然听见一道错愕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潇潇?」

我转过头就看见我亲哥正站在我身后,拿着跟我同款的冰棍,踩着和我同款的拖鞋,一脸错愕地看着我。

6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什么情况!?

我哥怎么探班后还没离开!?

不对,

应该是说这是什么奇葩基因会让我们都喜欢半夜三更吃冰棍啊,

还偏偏碰上了!

我大脑开始飞速运转如何解释自己在这里,而我哥已经走到我面前。

他立刻看见了我身上的《烟忘录》文化衫。

他眉头迅速皱起:

「潇潇,你怎么会有这个衣服?你来这是给《烟忘录》探班的?难道你是为了傅——」

「裴勇!」

我哥「傅斯珏」这三个字还没说完,我就猛地打断了他。

我哥愣住:

「裴勇?」

「是啊。」我迅速开口,「《烟忘录》的男主裴勇,我……我其实是他的粉丝!」

《烟忘录》是个正儿八经的谍战剧。

它的男主裴勇,40 岁,是完全不靠脸的实力派。

更确切地说,是个绝对不可能靠脸的实力派。

我哥看我的眼神顿时震惊了:

「原来你喜欢裴勇?你不早说啊,我和他以前一起拍过戏啊。」

我哥没起疑心,反而有些刮目相看地看着我。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原来不肤浅,我以为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追星都看脸呢。」

我笑得比哭还难看。

不!

哥,

我肤浅!

我肤浅得很!

我喜欢傅斯珏可不就是喜欢馋他的脸和身子么!

在得知我是来看裴勇后,我哥平静了不少。

我们兄妹开始一起蹲在马路牙子边吸溜冰棍。

我忍不住问他:「哥,你不是在演技训练么?怎么在这?」

「来见见赵导呗,提前打个招呼。」

我哥叼着冰棍含糊不清道。

「天太晚了就顺便住一夜。倒是没想到会碰到你。

「你不知道,刚才我看见你穿着《烟忘录》的文化衫,我还以为你是来给傅斯珏探班的,吓死我了。」

我差点一口把冰棍整个吞了。

「为、为什么啊?」我心虚地看着我哥,小心翼翼地套话,「说起来哥你为什么那么不喜欢傅斯珏啊?」

我其实一直挺奇怪的。

虽然说傅斯珏是我哥对家,但其实矛盾更多的是粉丝层面。

他们俩人现实中交集并不多。

我哥也有过别的对家或者竞争对手,他一直是泰然处之。

有几个对家甚至被他处成了兄弟,粉丝撕得昏天地暗,他们一起四排吃鸡。

可偏偏对傅斯珏不一样。

每次提到傅斯珏,我哥都龇牙咧嘴,仿佛被踩着了尾巴的耗子。

比如现在也是,

他整个人再次跳起来。

「你问那么多干嘛!」他气急败坏地开口,「反正那家伙是个变态!你可别粉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太黑了,

我竟然可疑地觉得,我哥的耳根好像有那么点点红。

第二天,我回到了家里。

我美滋滋地拿着傅斯珏给我签名的口罩,翻来覆去拍了好几张照片准备发博。

可编辑内容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什么——

说起来,傅斯珏只问了我的名字,怎么就知道我的「潇」是哪个「潇」呢?

应该就是凑巧写对了吧。

我也没多想,只是很快发了博。

底下一片姐妹立刻转发评论,全都是「嘤嘤嘤」的妒忌。

我美滋滋地睡了个午觉,可没想到突然被手机吵醒了。

是大粉姐姐给我打的语音。

我迷迷糊糊接通,就听见大粉姐姐激动地尖叫:

「潇潇!哥哥回复你了!」

哥哥?

哪个哥哥!?

我一个激灵醒过来,慌乱地打开手机,就看见我的那条微博炸了。

「潇:哥哥给我签的口罩,不要太妒忌嘻嘻嘻」

底下点赞最高的评论——

红 V 的「傅斯珏」,回复了一个大拇指。

是珏哥回复我了!

我幸福得快晕厥了。

我颤微微地正准备截屏我这追星的高光时刻,不想突然跳出来一个私信。

一个红 V 的头像。

傅斯珏。

他只发了一句话:

「还记得我么?」

7

我蒙了。

结结实实地蒙了。

我戳了好几下才确认,给我私信的是傅斯珏本人,而不是什么高仿号。

电话里的大粉姐姐还在嗷嗷叫我命好,可我却没心情了。

匆匆挂了电话,我看着傅斯珏的私信,脑子里就一个念头——

我特么的这是被私联了!?

有一刹那的小虚荣,但紧接着的是更大的失望。

混了那么久粉圈,我当然知道有多少男爱豆表面立着「恐女人设」,私底下却撩粉丝撩得飞起。

但我真没想到,傅斯珏也是这样的人。

我正百感交集,不想对方就又发了一条信息来——

「你的学生卡那天忘在化妆间了,给我地址,我让人给你寄过去。」

我瞬间卡住。

我迅速地摸出我还没来得及收拾的书包,这才发现我的学生卡还真丢了。

我顿时又羞又愧。

啊啊啊!

沈潇潇,你可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人家珏男神好心还你学生卡,

可你呢!

你脑子里都是什么黄色废料!

我满是羞愧地回复——

「谢谢珏哥!这次很高兴能见到珏哥,我会永远支持你的![鲜花][鲜花]」

发完之后,对面却是安静了片刻。

我以为傅斯珏那么忙没空回我了,可没想到刚放下手机,手机又是一振。

傅斯珏回我了——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这问题问得着实有点莫名,我都以为他是发错了,忍不住回了个「?」过去。

而这一次,傅斯珏是真的彻底没回我了。

后援会那边动作迅猛,一个礼拜后,我的同款口罩的应援物就做出来了。

而我也因为口罩签名这事儿,成了傅斯珏粉丝里的知名粉丝,关注蹭噌噌长。

在粉圈有了知名度的好处就是,有活动的时候后援会会想到你。

比如一个月后,某猫要进行年度晚会,后援会就送了我免费的票。

我却很纠结,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免费的票我还不要,实在不符合我节约追星的风格。

可偏偏我知道我哥也要去这个晚会,

万一被我哥看见我给他对家举牌呐喊,

我去,

我不敢想下去。

我正想着干脆把票给其他粉丝姐妹,可不想我们的一个站姐就发了个博——

「这次去晚会的宝子们,可以免费拿我的应援物哦。

「精美写真一份,还有珏仔的限量小卡!」

我眼睛顿时直了。

好可爱好喜欢好想要!

去去去!

我一定要去!

8

晚会当天,我在体育馆门口和各位粉丝姐妹会合的时候,心里还是还有点忐忑。

我应该不会跟上次一样那么倒霉,又被我哥抓个正着吧?

应该不会,

毕竟晚会人那么多,这观众席黑压压的,我又不是自带 1000 瓦的巨型灯泡,我哥在台上怎么可能看得到我?

我心里那么安慰着自己,跟着其他姐妹们一起进了场。

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戴上了口罩。

反正这本来就是我们应援物里的签名口罩,我戴着也不突兀。

可刚在场地坐下,我就感到不对劲。

坐在我前方的那个高个儿眼镜男,怎么一直转头看我?

不仅如此,那么热闹的晚会,那个人跟我一样戴了个口罩也就算了,还戴了个帽子,

怪里怪气。

我不会是碰见变态了吧?

但很快我顾不上他了,

因为傅斯珏上台了。

今天傅斯珏唱的是新歌,新的造型禁欲俊美,我们叫得嗓子都哑了。

傅斯珏的演出结束后,是一个魔术表演。

我翻了翻手机,按照节目流程,再下一个上台的就是我哥。

我正琢磨着要不要先离场,不想台上的魔术突然聊到了大变活人。

只听见那魔术师笑眯眯开口:

「我表演的最后,要给大家变出一个绝世大帅哥,大家跟着我一起来。」

说着他竟然走向了观众台,

还是我们这个方向。

直播镜头也追随着他,吓得我赶紧把口罩捏得更紧。

魔术师直接走到了我们前方,只听见他浮夸开口:

「来!我把大家最喜欢的沈言之变出来给大家!」

我:「???」

我惊慌地抬起头,就听见啪的一声,灯光直接在我们头顶亮起。

于是我看清了前方那个一直偷看我的变态男。

只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了帽子、眼镜和口罩,露出那俊美的脸。

而同时,他也看见了我。

他的眼睛瞬间瞪得滚圆。

我心里咯噔一声,迅速地起身就想跑。

可来不及了。

对方根本不顾四周魔术师的搭话,也不顾四周的直播镜头,直接噌地站起来,一把抓住我,扯掉了我的口罩。

我的脸瞬间暴露。

瞬间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沈潇潇,果然是你,你怎么在这,你……」

他话还没说完,目光就落在了我手里的灯牌上。

只见上面写着——

「珏世风华,生生斯斯。」

我看见他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沈潇潇!」他直接吼出声,「你是傅斯珏粉丝!?」

9

我听见四周全都安静下来,

甚至连那魔术师和旁边举着摄像头的摄影大哥都纷纷目瞪口呆,露出吃瓜群众的表情。

我只觉得我快晕厥了。

我没想到我竟然那么倒霉。

我千算万算,只算准了我哥在舞台上肯定看不清观众席上的我。

可我万万没想到,这主办方搞什么魔术的幺蛾子,竟然让我哥一开始藏在观众席!

而且我特么的是有多倒霉啊,竟然刚好坐在他后面!

我欲哭无泪说不出话来,还是旁边的魔术师回过神。

他看看我,又看看我哥,立刻反应过来什么:

「言之啊,这位小妹妹长得好像你,她是……」

我哥这才回过神,臭着脸回答:「她是我妹妹。」

时倒如今,我这妹妹的身份注定是藏不住了。

魔术师恍然大悟:

「啊原来是亲生妹妹,怪不得长得那么像!

「说起来,言之,你今天是不是还要给我们带来一段表演?」

这无比生硬的转折,但却也总算是把一切拉回正轨了。

我哥这才沉着脸转身上台。

我哥表演开始,无数燕子(我哥粉丝名称)的尖叫声响起。

而我四周傅斯珏的粉丝们却是无比安静。

她们全都瞪着我,最后还是和我关系最好的大粉姐姐挤出一句:

「潇潇,你……你是沈言之妹妹?」

那语气,仿佛发现我是她杀父仇人的女儿。

我瑟瑟发抖。

我只觉得自己此时在傅斯珏的粉丝中十分危险,赶紧找了个借口灰溜溜地跑了。

但刚跑到体育馆门口,我就被我哥的助理抓住了。

他直接把我带去了我哥的化妆间,让我在那里等我哥表演结束来找我。

我吓得哪里敢反抗。

在等待我哥表演的时候,我上了个网,就看见网上果然已经炸开锅了。

「沈言之妹妹」「沈言之妹妹粉傅斯珏」等词条已经冲上热搜。

我的粉丝群更是要炸了:

「潇潇,你真的是沈言之的妹妹!?我的天,你……你不会是奸细吧?」

「你们胡说什么!潇潇粉了珏哥那么多年,做了多少数据你们没看到么?这跟她是谁妹妹有什么关系!」

「可仔细想想,她也的确没怎么给珏哥花钱啊……说不定真是为自己亲哥来当奸细的。」

我看了一眼群,叹了口气。

我喜欢粉圈女孩的热情,但有时候,我也不喜欢她们的草木皆兵和被迫害妄想症。

再简单不过的事,到她们这就变成了「全世界人都要害我哥哥」。

我关掉群,去看网上,才发现网上沈言之和傅斯珏的粉丝吵得更凶。

大部分都是傅斯珏的粉丝在嘲笑——

「哈哈,沈言之没想到自己妹妹竟然是我们珏哥粉丝吧?看他那震惊生气的样子,我能高兴一年!」

「就是,沈言之的粉丝自己好好反思一下,为什么你们哥哥的亲妹都不粉他来粉我们珏哥,还不是沈言之魅力不够呗!」

10

我看着这些留言,眉头紧蹙。

我没想到,我喜欢傅斯珏竟然会给我哥招来那么多嘲笑。

我心里正愧疚,没想到叮的一声,手机提示,傅斯珏发博了。

我一愣,点进去,就看见向来惜字如金的傅斯珏竟然发了一条长博——

「傅斯珏:我和沈言之从来不是什么对家,相反,他是我最欣赏的艺人没有之一。

「如果你们认为他的妹妹粉我就是他的失败,那我也是他的粉丝,是不是也代表着我的失败?

「我所期待的粉丝和偶像关系是彼此成就,一起成长,而不是通过贬低他人来肯定自己。」

我彻底惊呆了。

傅斯珏这是在帮我哥说话?

我正错愕的时候,我哥的表演就结束了。

他臭着脸回到化妆间,瞥了我空荡荡的手一眼:

「灯牌呢?」

当然是被我丢了。

敢拿傅斯珏的灯牌来见我哥,我是嫌命太长么?

但我嘴上却是毫不犹豫扯谎:「那灯牌本来就不是我的,只是帮隔壁几个傅斯珏的粉丝拿的,已经还给她们了。」

我以为自己这谎话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堪比影后,可我哥却是气得直接捏住了我的脸:

「沈潇潇你是不是真以为我是傻子!

「我刚才可都看见了,你上蹿下跳地喊傅斯珏的名字!

「哦不对,你可没喊他名字,你喊他哥!还什么『哥哥我爱你,『哥哥我要给你生猴子』,还有什么!?」

那些因为看表演而激动说出来的话,此时让我亲哥一句句重复出来,我真是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

「哥,你别说了。」我捂住耳朵。

「你还知道我才是你哥!」我哥继续咆哮,「我还以为你只记得傅斯珏这个哥了!」

我被我哥吼得顿时也来脾气了:

「对!我是粉傅斯珏怎么了!」

我猛地挺起了腰板:

「我粉谁是我的自由,总不能因为你们存在竞争关系就不让我粉人家吧!」

「我才不是因为和他有竞争关系才不让你粉的好么!」我哥气急败坏,「我不让你粉他,是因为他是个变态!」

「什么变态,你别胡说!他哪里变态了!」

我哥显然也是被我惹急了,一怒之下脱口道:「他手机里藏了我小时候的照片!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11

我瞬间愣住了。

「小时候的照片?」

我哥这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但既然说都说了,他也只能自暴自弃地开口:

「行,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说傅斯珏是个变态是吧?我就告诉你。

「刚出道没多久的时候我们一起参加过一个活动,那时候我们咖位不够,共用化妆间。

「他手机不小心掉地上,我捡起来后就看见了他的屏保。

「你猜他的屏保是什么?竟然是我小时候的一张照片!」

我给听懵逼了:

「你确定那是你的照片?」

「我当然确定!我小时候有一件皮卡丘的衣服,上面还有你的涂鸦,照片里的我就穿着那张,肯定没错!」

我更懵逼了。

为什么傅斯珏会有我哥小时候的照片,

还用来做屏保?

难道说……他他他对我哥?

我心里一阵惊恐。

而很显然,我哥也是那么想的。

只听见他继续喋喋不休:

「所以我跟你说他就是个变态!

「我不是歧视啊,主要是他不知道哪里偷来我小时候的照片,还放成屏保!这样的人你还粉,你难道不怕——」

我哥的话还没说完,没想到这时候,一道低沉的嗓门突然从身后响起:

「这张照片不是偷来的。」

我哥机关枪一般的话戛然而止。

我们兄妹俩猛地转头,才看见化妆间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傅斯珏正站在门口。

我哥差点跳起来:

「傅斯珏!谁允许你进我化妆间的!」

「沈言之,你是不是对这化妆间的隔音效果太有信心了。」

比起我哥的气急败坏,傅斯珏倒是一如既往地淡定。

「你骂我骂那么大声,我再不进来,估计明天热搜头版都是我和你的绯闻。」

我哥的脸彻底绿了。

而傅斯珏则是已经走到他面前,举起手机:

「你说的照片是不是这个?」

我也忍不住好奇地看过去。

可看见屏保的刹那,我却是愣住了。

而我哥已经气得又在大吼了:

「你竟然还在用这个屏保!都多少年了,你变态啊!赶紧给我删掉,谁允许你用我的照片——」

「哥,这照片不是你的。」

我哥话还没说完,我就打断了他。

他整个人愣住:「什么?」

我指了指傅斯珏的手机:

「这照片,好像是我。」

12

只见傅斯珏的手机屏保,是拍的一张老照片。

照片里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在麦田里跑,笑得灿烂可爱。

那小孩剪了个短发,穿着皮卡丘的衣服,乍一看就是个很好看的小男孩。

可我却看出来,那不是小男孩,是小时候的我。

我哥彻底蒙了:

「可……可这皮卡丘的衣服明明是我的啊?」

我看了看照片努力回忆:

「我想起来了,这应该是暑假在奶奶家,你记不记得我那年忘了带行李,一个暑假都穿你的衣服,你还为此生气来着?」

我哥似乎这才想起来。

他仔细看那照片,也不得不承认了:

「上次看得匆忙了,现在仔细看,这照片里的确是你,不是我。」

我跟我哥从小就长得像,特别是小时候我妈懒得给我梳头,直接给我剪了个我哥的同款短发,俩人就更像了。

再加上照片里的我穿了我哥的衣服,我哥乍一看会错认成自己也不奇怪。

可问题是,傅斯珏为什么会有我小时候的照片?

我哥此时也回过味来了,

他再一次炸毛:

「等等,傅斯珏,你为什么有我妹照片?还用来当那么多年屏保,你什么居心!」

我也忍不住奇怪地看向傅斯珏,

我这才发现他也在看我。

「潇潇。」他的表情有些无奈,也有些失落,「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我愣愣地看着傅斯珏,再回忆那张照片,久远的记忆终于浮现。

「你是吴胖胖!?」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傅斯珏,「可……可你的名字怎么改了?还有,你怎么瘦了那么多!?」

我想起来了。

那个暑假,我认识了奶奶家隔壁一个胖胖的小男孩,我们一起疯玩了一个暑假。

但我明明记得那个男孩姓吴啊。

傅斯珏嘴角这才勾起:

「我爸妈离婚了,我后来改名跟我妈妈姓。」

我目瞪口呆。

果然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啊!

谁能想到当年的那个小胖子瘦下来竟然那么帅!

我还沉浸在震惊中,我哥却是直接挡在了我们之间。

「行,我知道你这照片不是偷来的了。」

我哥脸色阴霾地看着傅斯珏,

「但你还是没解释,为什么你用那张照片做了那么多年屏保?」

「当然是因为,」傅斯珏淡淡一笑,「那个暑假,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我和我哥这才是彻底愣住了。

傅斯珏依旧在看我,轻声开口:

「我不想忘记那份快乐,所以才用它做屏保。」

13

这一晚,发生的事太多了。

我的爱豆突然成了我童年的玩伴。

我是顶流妹妹的这事儿也曝光了。

回到学校,我自然是接受了腥风血雨。

那些喜欢我哥的同学对我充满热情,一个个都恨不得在脸上写「我想当你嫂子」。

而我本来因为喜欢傅斯珏而认识的粉丝姐妹们却是和我有些尴尬起来。

但傅斯珏发的那个博很显然还是有用的,大家对沈言之的敌意明显降低了很多。

为了维护面子,我哥也勉为其难地转发了傅斯珏的那条微博。

于是两边的粉丝迎来了那么多年难得的和平期。

可慢慢地,话锋开始有点不对了,

也不知道是谁开始第一个提出了一个胆大的发言——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傅斯珏好像很爱沈言之?」

「是是是!我其实也觉得了但不敢说,傅斯珏的那个发言根本是爱惨了沈言之维护他啊!」

这苗头一出,就宛若雨后野草一样长了起来。

我哥竟然开始和傅斯珏有 CP 粉了!

她们还起了一个可怕的名字,「生(沈)死(斯)之交」。

不仅如此,这 CP 竟然日渐壮大,隐隐有要登顶 CP 榜的架势。

我哥看到的时候差点气得晕死过去。

我只能安慰他:「这还不是因为人家傅斯珏发言维护你么,人家初衷是好的对吧?」

可我哥根本听不进去。

「谁要他维护啊!我特么稀罕他维护么!」

我看这顺毛没顺到点子上,赶紧转移战术:「那你想想,生死之交,你在前面呢!」

果不其然,我哥听见这话立刻心情好了一点:

「也是,我记得这种 CP 都是谁在前谁在上,这样我也不算太亏。」

但他还是很快回过神:

「不对!谁要跟他分什么上上下下!

「沈潇潇,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家伙留了你的微信。

「我警告你!我可不管你们以前是不是童年玩伴,你可别跟他谈恋爱,小心他的粉丝撕了你!」

我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手机。

自从上次相认,我和傅斯珏的确是在我哥的虎视眈眈下留了联系方式。

从那以后,傅斯珏会偶尔联系我。

都是讲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比如今天拍了什么戏,参加了什么活动,或者只是拍一个日出给我看。

好像只是普通朋友的对话,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太一样。

我想,应该是我想多了吧,

毕竟那可是傅斯珏啊。

他想要什么样的大美女没有,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

时间很快到了我的生日。

我出生在一年最冷的日子。

今年我生日,魔都更是难得的地了一场大雪。

我在家里过了生日,我哥还特地从剧组赶过来。

吃了晚饭之后,他又匆匆离开了。

我的爸爸妈妈习惯早睡,于是我也早早回到了被窝里回复朋友们的生日祝福,

包括傅斯珏的。

我知道,他在帝都那参加活动,但好像很忙的样子,今天都没什么时间回我,

也没提送我生日礼物的事。

我有点小失望,但却也让我清醒了不少——

傅斯珏对我,果然只是当做小时候的玩伴。

或许如他所说,他留那张照片更多的是为了那段夏天的回忆,而不是为了我。

我叹了口气,正准备睡下,但没想到手机突然响了,

是傅斯珏的电话。

我接通,就听见他问我:「潇潇,你睡了么?」

我愣住:「没呢,怎么了?」

「看窗外。」

我莫名地打开窗,才发现我们家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人。

他站起来,在雪色月光之中,对我笑。

14

我几乎是颤抖地披上了我的羽绒服,跌跌撞撞地跑下楼。

到楼下,我才发现傅斯珏冻得脸都红了。

我赶紧把他拉进单元楼。

到室内明亮的灯光下,我整个人却还是觉得好像在做梦。

「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帝都拍戏么?」

「拍完了,就赶紧坐飞机过来。」他对我咧嘴一笑,将手里的盒子给我,「想趁着你生日最后几个小时,送你礼物。」

我却没去接那礼物。

傅斯珏皱眉看我:「潇潇?」

我这才抬头看他。

哪怕是在单元楼的灯光下,哪怕是这样风尘仆仆,傅斯珏依旧很好看,

好看得让人心动。

可我却是努力让自己冷静,轻声开口:「傅斯珏,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让人误会?」

傅斯珏拿着礼物的手微微一顿,

但随即他笑了。

「我知道。」他轻声开口,「潇潇,我只怕你不误会。」

15

我错愕地抬头看向傅斯珏,才发现他也低头看着我:

「潇潇,那天在化妆间我其实还有很多话没说完。

「我把那张照片作为我的手机屏保,不仅是因为那个暑假是我最快乐的日子,

「更是因为你。

「这些年,我爸妈离婚又再婚,我一个人支撑的时候想到的都是你。

「潇潇,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么?」

我看着眼前的傅斯珏,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在做梦。

自己喜欢的偶像跟自己告白。

这是很多粉丝都偷偷做过梦的事,可真的发生的时候我却更多的是迷茫。

「我不知道。」

我实话实说地回答,

「傅斯珏,我喜欢你,但是是作为粉丝对爱豆的喜欢。

「可真正生活里的你,我除了这些天的短信,完全都没接触过,我真的不知道我喜不喜欢。

「不只是我。你对我的印象其实也只是停留在童年的记忆。

「你真的能确定你喜欢的是我,而不是这些年你心里的那点回忆么?」

傅斯珏的神色微微凝固。

而我则是又轻轻补了一句:

「而且,如果我们谈恋爱了,你的粉丝怎么办?」

其实在粉傅斯珏之前我也和大部分人一样,不能理解粉丝为什么不允许爱豆谈恋爱。

可真的当过粉丝后我才理解。

偶像,贩卖的是一种梦和寄情。

如果偶像谈恋爱了,那这个梦就碎了。

我没有办法去毁掉那么多女孩的梦。

我看见傅斯珏的手微微一僵。

「我知道。」下一秒,他微微垂下眸,「我很感谢我的粉丝,没有她们就没有今天的傅斯珏。

「这也是为什么我这些年没有去找过你,因为我想先做好偶像傅斯珏。

「可我没想到,我竟然遇见了你,我这才没有控制住。」

说着傅斯珏咬了咬唇,突然下定决心一般开口:

「五年可以么?」

我没反应过来:「什么五年?」

「给我们彼此五年的时间。」

傅斯珏认真地看着我,

「我们做五年的朋友,了解彼此,看看对方到底是不是我们喜欢的那个人。

「五年的时间,我做好偶像傅斯珏。

「五年后,我会重新我的学业,不再做偶像。

「到那时候,你再回应我的告白好么?」

我看着傅斯珏,这才想起来,傅斯珏虽然是偶像明星,但其实也是个学霸。

他当年高分考进 985 的建筑系,只是因为被星探发现,再加上一些家庭经济原因,才进了圈子。

他不止一次说过,想继续学业,完成做建筑师的梦想。

所以,他这是给了自己的演艺生涯五年的时间?

「你……」我复杂地看着他,可他却是已经把礼物塞进我手里。

「潇潇,不要拒绝我,我也不是说说而已。

「时间,会证明一切。」

16

事实证明,傅斯珏的确不是说说而已。

五年的时间,很快过去。

这五年里,我和傅斯珏一直保持着朋友的联系。

我也越来越了解了作为偶像背后的他。

比如他其实很怕鬼,但为了面子,每次在综艺里遇见恐怖场面还要故作云淡风轻。

又比如他其实很爱睡懒觉,但做了这一行之后几乎没再睡过懒觉。

他和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偶像傅斯珏不太一样,但却又有着我所喜欢的那一切。

他的温柔、聪明和偶尔的一点点小腹黑。

我发现,我好像更喜欢他了。

幸好,他好像也更喜欢我了。

五年后,傅斯珏发声明,表示要退圈,去留学深造。

这声明一出,所有的绝珏子哭惨了。

但大家也没有太意外,

毕竟和普通的明星不一样,傅斯珏一直都有在酝酿暗示自己想继续学业的意思。

他说,他完成学业之后,可能会重新回到这个圈子,但绝不会再做只靠人气的流量,而是要做靠演技的演员。

他也的确有底气说这番话。

因为这几年他的演技突飞猛进,拿了很多奖,已经有了朝实力派转型的资格。

退圈后,我和傅斯珏一起申请了美国的研究生。

我们也正式在一起了。

但令人头疼的是,我还不知道怎么告诉我哥。

五年过去,我哥好像还是不太喜欢傅斯珏。

他好几次旁敲侧击地问我们俩的关系,我那时候还能理直气壮地说「朋友」。

可现在呢?

但我又实在不想骗我哥,所以还是主动坦白了。

我和傅斯珏在我哥最喜欢的餐厅请他吃饭,告诉他我们在一起了。

可我哥还是毫不给面子。

「我不同意!」我哥毫不犹豫地开口,「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我不由也生气了:

「为什么!爸妈都没意见,你怎么意见那么多!」

我哥却是一脸蛮不讲理:

「你管为什么!我就是看不惯傅斯珏,他是退圈了,可万一他还是有死忠粉记恨你呢?」

我哥这就是明显找茬了。

我气得刚想开口,但没想到我旁边的傅斯珏却是更快。

他倒了一杯茶递到我哥面前,开口:

「哥,先喝口水润润嗓子。」

我哥一个白眼:「你少给我……」

我哥这是本能性的顶嘴,可话刚说出口他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跟见鬼一样看着傅斯珏:

「你刚叫我什么?」

傅斯珏无比乖巧:「哥。你是潇潇的哥哥,我和潇潇在一起了,你自然也是我哥。」

我哥脱口就说:「什么你们在一起了!我还没同意呢!」

我哥这话说得不客气,但我却看出他眼底深深的动摇。

那么多年的兄妹,我哪里能不知道他心里那点小九九——

他是被傅斯珏这一声「哥」给喊心动了。

他肯定是意识到,如果同意了我和傅斯珏,他以后就能狠狠压自己的这个前任死对头一头,让人家天天喊自己哥。

估计是想明白这一茬,我看见我哥的嘴角开始不自觉上扬。

片刻后,他仿佛经过剧烈的心理斗争,终于做了决定,故作矜持地轻咳一声:

「算了,看在你态度还不错的分上,我勉为其难同意你们俩试验交往看看,但是!」

我哥突然又凶神恶煞地看着傅斯珏:

「我警告你,你如果敢让我妹妹难过,我绝对不饶过你,你听见没!」

没想到我哥竟然会说这话,我不由愣住了。

而傅斯珏已经郑重地看着我哥:

「我保证,我不会让潇潇难过。」

我哥这才笑了。

他看向我,狠狠揉了一把我的头发:

「臭丫头,记得要幸福啊。」

(全文完)备案号:YX11vLE7a2v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