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说谎被打脸是种怎样的体验?

首富遗愿,找到失散多年的孙女继承遗产。

据说人就在我们学校。

男朋友光速地甩了我,跟同是孤儿的班花谈起了恋爱。

一副要做豪门赘婿的模样。

可他不知道的是,遗产早就到我手里了啊……

1

大四实习前回学校做实训,全校轰动了。

首富临终前的遗书被传了出来——

一定要找到那流落在外的孙女继承遗产。

据说就在我们学校。

全校的目光都落在了我和班花的身上,

甚至还有人私下里搞了个赌局,

赌谁被幸运之神眷顾。

不过赔率是 1:283。

基本没人看好我。

理由很简单,班花就算是孤儿也被养得肤白貌美,怎么看都比我这丑小鸭更矜贵。

就在这时……

「何语,咱们分手吧。」

在一起半年多的男朋友陆河,突然单方面宣布分手。

「为什么?」

对面回复十分果断:「周悦一直喜欢我,我之前看你挺乖的才跟你玩玩。

「可她马上要成为首富继承人了。

「她能让我少奋斗三十年,而你,只能让我穷苦拼搏一辈子。」

我:???

突然被人甩了,我多少有点懵逼和生气。

拿起手机正准备骂回去时,

一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出现。

好家伙,他为了巴结「首富继承人」,删我都这么速度。

眼皮子浅的玩意儿。

还好我没告诉他,半个月前有个律师联系了我,

巨额遗产已经大半在我手里了。

没公布我的身份,只是因为还有些手续没办完而已。

2

收拾好心情,我跟着舍友回班里。

导员要开实习前的班会。

一进门,就看到陆河跟着班花周悦坐在一起。

周悦的腿搭在陆河的身上来回晃悠着。

我顿了顿。

陆河有点大男子主义,从前根本不让我做这样的动作,

说是有损他男子汉大丈夫的颜面。

而现在,他为了钱,也是非常拼了。

周悦见我进教室,面上闪过一丝挑衅:

「呦,陆河,你前任来了。」

周围几个周悦的舍友纷纷捂嘴偷笑:

「来了有什么用,都说了是前任啊。」

「哎,你说同样是孤儿,命运怎么就差得这么多呢?」

周悦得意地仰着脖子:

「我的亲爷爷马上就来找我了,你呢?

「亲爸妈还不知道在哪苦苦求生活呢吧,啧啧啧,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你这个女儿呦。」

句句嘲讽,嚣张得几乎要上天了。

我无语地看过去:

「是啊,拜托你爷爷快点来找你吧。

「最好把你一起带下去。」

此话一出,周悦那群人都仿佛被掐了脖子一样,瞬间没声了。

好一会儿,周悦才尖叫出声:

「听说你养母是个工人,怪不得你没家教!」

这一句话,直接触及了我的逆鳞。

养母对我很好,我们相依为命了好多年。

家里拮据,她宁可一天打两份工也要我坚持把大学读完。

我不允许她这么说我养母。

3

不等我开喷,导员就进来了。

直接念了名单,把我们校企合作的实习分配好了。

真是冤家路窄,

我竟然跟陆河、周悦在一起实习!

辅导员:「大家收拾东西,尽快去各自的公司报到。」

我举手,想要调换一个公司。

导员却像是早有预料似的:

「本次实习公司都是学校精细安排的,能不调动就不要调动。」

意思明明白白,我只能无奈收回去。

等导师走后,周悦挽着陆河的手,冷笑着过来:

「我一句话,导员就安排你跟我一家公司了。

「你感谢我吧,不然那个上市公司,是你这种穷逼能进去的?」

说着,她鄙夷地上下看我两眼:「不过我们不一样,我进去是镀金,你进去……就是仰望我们之间的差距!」

陆河搂着周悦的腰肢:

「悦悦不愧是首富的孙女,导员都要给几分面子。」

眼中的满意之色简直是溢于言表。

而我……

死死地抿着唇,才忍住了想要上扬的嘴角。

本尊在你面前呢,你却偏偏喜欢一个只会瞎蹦跶的冒牌货。

见我没反应,周悦以为我怕了,

微微俯身把自己的鞋带拽开。

陆河条件反射似的蹲下去,舔狗的姿态一览无遗。

我嗤笑一声。

陆河平时和我约会说的最多的就是——人穷不能志短!

所以从恋爱开始,我们买个冰激凌,他都提出要 AA。

而现在,他开始为了钱弯下尊贵的腰了?

啧啧。

更让我惊叹的是,周悦老佛爷似的抬手打断了陆河的动作,

倒是把脚伸到了我的面前:

「给你个机会向我道歉,实习的事情我就不难为你了。」

我低头一看,

新款的 GUCCI。

从前周悦可不舍得这么穿。

现在是觉得遗产的事情板上钉钉,开始先享受起来了?

但这钱她从哪来的……

不会走网贷吧?

突然有点期待,我身份公布后这对狗男女的反应了。

4

让我低头是不可能的。

我目不斜视地从周悦的鞋面上踩了过去。

落脚时还重重地蹍了两下。

在两人的谩骂声中,我施施然地回宿舍了。

狗男女,等你们后悔的时候!

晚上舍友们一起在宿舍吃散伙饭。

一时兴起,大家都小酌了几杯。

喝得有些晕乎时,宿舍楼下一阵喧闹。

不知道是谁在楼道里喊了一声:「哇!楼下有人求婚!」

我没兴趣,但抵不住舍友拽着我去楼下看热闹。五彩斑斓的气球在路灯下格外地好看。

然而目光聚焦到拿手捧着 99 多玫瑰的男人身上时……

「尼玛的,真不要脸。」

陆河依旧深情表白:「悦悦,等咱们毕业我就把你娶回家,好不好?」

周悦笑得灿烂且骄傲:「好,到时候我们一起继承家族企业!」

我乐了。

神他妈家族企业。

我低头发信息,让律师加快进度。

我迫不及待地想看这两人的反应了。

5

马上就到实习的第一天,不能迟到了。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算继承了千亿财产,也想体验一下职场的生活。

我坐着遗产继承来的卡宴,匆匆赶到了公司报到。

我没迟到,但没想到周悦跟陆河来得更早。

看到周悦恶意的目光,我就知道不好。

「连我都知道认真实习,没条件没背景的实习生还敢迟到。」

「真是不知所谓!」

周悦的夹子音听得我起鸡皮疙瘩。

我指着墙上的钟,纠正:「距离报到时间结束还有十分钟,我并没有迟到。」

可那男经理不知道被灌了什么迷魂汤了,竟跟着周悦一起给我冷脸:

「不愿意干就不要来,想进我们公司的实习生一抓一大把。」

我微微皱着眉,

这是也和周悦站在同一战线上了?

看着周悦身边的经理跟陆河,完全一副保镖的样。

「听说你是孤儿?」

「以后工作态度还这么消极的话,你干脆就滚出我们公司!」

说完,经理转身就走。

我懂了。

职场第一天,碰到了个欺软怕硬的上司。

但我目前孤儿的设定,的确不适合直接撞上。

就在我思考怎么办的时候,律师的电话打了过来。

他的动作很快,说这是最后一批财产,交接完毕就能尘埃落定了。

到时候,会有人手把手教我怎么接管这大大小小十几家上市公司。

当然,我也可以选择把财产委托给信托公司,我每年拿几个亿的零花钱就行。

如果自己接手,就会在各大财经报纸上刊登我的身份。

如果交给信托公司的话……

「大小姐,某博我们可以直接上,不需要买,毕竟您是股东之一。」

我欣慰极了,然后选择委托出去。

毕竟我一个职场萌新随便接管公司,万一搞破产了怎么整?

律师没任何意见,随后,律师又发了十几份文件,说是新的财产转移过来:

「大小姐,您看一下,没问题的话还要签字确认一下。」

我放下手机随便扫了一眼,刚想跟律师说回头就看时……

发现了最下面的文件名很眼熟。

盛弘集团,

是我实习的公司。

所以……这家公司是我的?

我突然决定改主意了。

我要给这个公司清理蛀虫,然后接管它!

6

清理蛀虫前,我决定先熟悉这个公司。

就当我沉迷整理公司资料时,下班点就到了。

周悦故意拉着陆河,到我面前卿卿我我:

「宝贝,你说好的今晚请我吃日料,咱们下班就去好不好?」

陆河:「去!你想吃哪家?」

「吃银泰新开的那家吧,据说刺身都是空运来最新鲜的……」

我:……

默默地回忆这几天收到的文件……嗯,那家店也是我的。

渣男渣女给我送钱的滋味……似乎不错?

周悦还不消停,㨃着她的 GUCCI 包包在我面前,继续逼逼。

「我们一餐饭吃上千块,买个包上万块,轻轻松松,而不像某些人……」

她鄙夷地看了我的帆布包一眼,

「跟捡破烂似的,恐怕这辈子看过的钱,都不超过上万块!」

这么嚣张,我不教训一下,真对不起我银行卡那 10 个零的账户!

我笑眯眯地看着周悦,佯装一脸羡慕地说:

「这是传说中的 GUCCI 吗?它跟爱马仕谁贵啊?

「听说上层圈子,没有几个爱马仕经典款会被其他人歧视的。

「唉,都是有钱人才能攀比的东西……」

我边说,边仔细看她的表情。

果然,她的眼神闪烁,虚荣心一览无遗。

我假装不经意地继续:「我要是你,就会先给自己买个爱马仕,再让你男朋友送一个,轮着背,回头不会让人小瞧。」

心里却默默地想,爱马仕什么的都不如我的帆布包好使。

空间大,脏了也不心疼!

7

第二天,我看到周悦得意的嘴脸,

身边还有一群同事在捧臭脚:

「悦悦,这是你新买的包吗?好贵的吧,多少钱啊……」

「你的手表也是爱马仕的……天,悦悦你太有钱了!我好羡慕你啊……」

周悦还虚荣地回:「这包也就六七万,不贵,是陆河给我买的。我看中另一款包,大概二十万,需要配货才有,我已经交钱预订了,估计下个月我就能拿到了,到时候给你们看。」

话刚说完,身边又是一堆吸气声。

周悦的表情就更嚣张了,看到我来,表情带着不屑:

「不像某些人,二十万,是存一辈子才有的首付啊~」

虽然她在鄙夷我,但我看到很多同事表情也有些不好看,

真是个会得罪人的蠢货。

我也有些震惊,没想到周悦为了装逼,这么下得了手。

我微微犹豫地提醒:「你敢直接花大价钱买包,是已经被首富认亲了?总不会是贷款来的吧……」

她脸色微变,随后立马说:「爷爷很快就会来找我了,到时候还款什么的还不是轻轻松松!」

陆河在旁边也跟着插话:「对,到时候不说二十万了,两百万、两千万都能随便花!别墅豪车,我们都会有的!」

周悦:「给你个机会,来当我的保姆,否则别怪我到时候封杀你!」

我的同情心瞬间消失,差点笑出声。

封杀我?这人小说看多了?

别墅豪车有没有不说,就怕到时候还不上贷还要进去蹲几天!

8

想到后续周悦和陆河的下场,我浑身舒畅!

连经理暗戳戳地把周悦的工作都压在了我身上,我也毫无意见。

毕竟多了解自家公司,总归是好的。

工作量不少,等差不多完成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上 9 点了,

公司只剩下自己。

我也不太在意,伸了个懒腰,就给养母转了 5000 块过去。

十分钟后,电话就打了过来:

「语语,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养母一直身体不好受不了刺激,我没敢把遗产的事告诉她:

「妈,我现在工作了,有点钱还不正常?

「以后家里没有负担了,你别再一个人打两份工,等我回家带你去医院检查身体!」

养母三句话离不开我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

被周悦烦得久了,养母这关心的话真叫人心里暖乎乎的。

为了防止周悦又找茬,我再加了半小时的班,把工作做完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早会经理就问我要昨天的那些文件。

周悦嚣张又得意地看着我。

我故意不说话。

陆河帮腔:「还不把文件拿过来,你还让大家都等着你?不会没完成吧。」

经理看我的脸色变了变,可眼中那闪烁着的亮光却难以忽视:

「没做完就滚蛋,公司不养闲人。」

我站起来就走。

同事们惊讶地议论纷纷:

「不会真的不干了吧。」

「哎,这年轻人,这公司多少人都进不来的。」

一声声议论声中,我抱着厚厚一摞的文件又走了进来。

「这……」

众目睽睽之下,我把文件一股脑地扔在了经理的面前。

文件多得把经理的脑袋都挡住了。

「你干什么!」

经理气得把文件全部扒拉倒。

「我要的是项目计划书的文件!你给我这么多干嘛?」

我无辜地眨了眨眼:

「这些都是项目计划书啊,您昨天不是说开会都要用到让我赶紧做完吗,这不是拿过来了。」

同事们震惊地张大了嘴。

「这、这、一个新人做这么多?」

「我两天都……」

那人被经理瞪了一眼,后面的话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我用下巴指了指那一堆文件:

「今天需要的都在里面了,您看着用就好。」

经理忍着气看了周悦一眼。

我垂眸冷笑一声。

希望经理知道真相后,还能这么帮周悦做事吧。

9

周悦瞪着我:

「经理愿意什么时候看都可以,跟你有什么关系?

「校对几个文件而已,可把你厉害死了。」

经理轻咳两声把文件整理好:

「周悦说得对,你做自己分内的事就好,其他的别管。」

呵呵。

我没忍住笑了出来:

「那就是经理故意欺压新人了?

「仗着自己位子高,就胡乱给实习生分配工作,我昨天的工作时间早就超过 8 个小时了。

「不知道这是公司的意思,还是咱们经理仗势欺人。」

同事们纷纷低头眼观鼻,鼻观心。

周悦跷着二郎腿靠着椅子背:「你一个没权没势的小实习生,压榨你怎么了?」

陆河挑衅地挑了挑眉头:「真以为公司是你们家开的啊?」

对视片刻后,我忽而轻笑一声:

「是啊,公司真是我家开的。」

我说得很真诚,可惜没有一个人相信。

反而都嚣张地笑出了声,骂我「痴人说梦」。

我嗤笑了一声,

干脆关上了手机的录音,随即又拨了个电话出去:

「你好,是劳动局吗?我举报我上司恶劣压榨员工。」

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经理抢了过去:「没压榨没压榨,只是在协商工作而已!」

经理把电话挂了以后,狠狠地看了我一眼:「你好样的!」

周悦脸色难看还想说些什么,但被经理的咳嗽声给压了回去。

他们走以前,陆河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何语,我真没想到你是城府这么深的女孩子,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翻了个白眼差点吐了。

然后我接到了律师的通知,

说盛弘集团的执行总裁,后天就从国外飞回来,

会来亲自带我熟悉并掌管公司。

10

大概是周悦吃亏吃多了,今天一直到下班,她都难得老实了些。

陆河也视我为空气。

反而经理一改以往,只交给了我一份非常简单的任务。

核对公司新的项目计划书。

我有些狐疑,他却笑眯眯地说:

「这可是个大项目,做好了记你一功!」

我直觉不对。

我还是职场小白一个,新的大项目交给我核对?

出神之际,对上周悦暗恨的眼神我瞬间了然。

这是又有一个新套等着我去钻了呗。

虽然是自己的公司,但我不敢大意。

请教了好几个职场里的前辈后,才开始动手。

整整熬了两个通宵,我才确定这个项目核对完成。

交上去的当天下午,经理啪的一声把我做的策划案摔在桌面上:

「何语!

「你竟敢做出卖公司的事,我对你太失望了!」

我挑眉。

真会给我戴高帽。

纵是我脾气好,也不能让你满嘴喷粪!

我冷着脸:「凭什么这么说?」

经理掏出手机外放了一条语音:

「你们公司的项目书和另一家公司的一模一样。

「对面让的利润多,咱们下次有机会再合作吧。」

经理放下手机,冷笑对我说:「你竟然把项目书卖给对手公司!」

直到现在,我才了然。

原来这就是他们的计划。

经理想用五百万把我打入谷底,趁机讨好周悦。

我看向眼前的三个人。

渣男、冒牌货、欺软怕硬。

可真是绝配!

11

周悦像是怕屎盆子扣不到我头上,急忙开口:

「你这种背叛公司的行为,要给公司的损失做补偿!

「这次的还是个小项目,五百万!你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我冷笑,那种乌七八糟的事我没做过:

「我连对手公司都不知道是谁,凭什么一口咬定这件事是我做的?」

一直没说话的陆河冷哼一声:

「还不是因为前几天加班的事,你怀恨在心?

「像你这样的人,为了上位什么事做不出?」

好一个「像我这样的人」。

我冷冷地看了陆河一眼,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厚着脸皮说出这种话的。

经理直接敲定:「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害公司损失,所以三天内你必须交上 500 万的罚款。

「否则咱们就法院见。」

经理说完就要走,我冷静拦着他:

「这决定,是不是做得太草率了?你确定要这么给无辜的人直接定罪吗?」

周悦斜睨我一眼:「你无辜?最后的项目书是经你手的,你无辜在哪?

「不交钱,你就等着坐牢吧!」

这三人前后出了会议室。

相信我没做的同事们,纷纷没忍住咒骂了一句:「何语,要不是你做的,你抓紧调查一下吧。」

「是啊,不然就报警。」

「还没毕业就背上债务,以后可怎么办啊?」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后,表达了谢意。

然后低头,给一个手机上,把刚刚的录音全部发了过去。

12

我淡定地又上了一天班。

茶水间里,周悦端着咖啡悠哉悠哉地站在我身边:

「还有心思喝奶茶呢啊?

「我要是你都得一头撞死了。」

周悦指了指尖锐的桌角:「负债五百万,死了算了,一了百了,你说呢?」

我笑了。

冲好奶茶后愣愣地扫了她一眼:

「你死了我都不会死的。」

周悦不屑地撇撇嘴:「你这全身上下就剩下嘴硬了吧?

「要不你跟我求饶?求饶了我就放过你?

「我爷爷是首富,虽然人已经不在了,但是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我转了转奶茶里的吸管,极其认真地抬头:

「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首富的孙女,这么长时间以来有人联系你吗?」

周悦脸色一白。

「要是陆河和经理发现你是冒牌货,你猜他俩会怎么对你?」

周悦紧紧皱着眉摇头。

我看着她冷笑一声:「除了你自己给自己封的身份外,你什么都没有,嘚瑟什么?」

第二天,我正等人查真相的时候,

养母的电话忽然打了进来:

「妈,什么事这么着急?」

电话那头有些嘈杂,养母的声音更是急切,甚至还带了哭腔:

「语语,你在新公司怎么了?你男朋友把事情和我说了,听说你欠了 500 万是吗?」

不等我说话,电话那头又传来了火车站报站的声音。

我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解释:

「妈,你来我这里了?」

养母吸了吸鼻子,停顿了好一会才开口:

「没事,别怕,妈把家里所有的钱都带来了,你等着妈啊!」

养母进站检票挂断了电话。

我心里一阵酸楚。

我和养母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她是最疼我的人。

现在听说我出了事,竟拖着病累的身体,一个人稀里糊涂地就跑了过来。

陆河……

你该死!

13

怒意在心间翻腾着。

我匆匆用凉水冲了一把脸这才冷静了下来。

老家和这里离得不远,坐火车 40 分钟也就到了。

先把养母接到家里才是当务之急。

我回工位上拿了钥匙就往外走,

却在电梯口迎面碰上刚买甜品回来的周悦和陆河。

「呦,火燎腚啦?你急急忙忙地赶着去投胎?」

陆河面露讥笑地扫了我一眼:「宝贝,别理她。」

我伸手将这两人扒拉开,从中间穿了过去。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周悦还不服想要进来。

我怒瞪她一眼:「滚远点!」

大城市堵车堵得厉害,我坐在出租车上焦心得很。

等我匆匆赶到火车站时,养母都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

远远地我就看到一个衣着朴素的女人,正迷茫地站在火车站门口。

我心里一酸:「妈!」

养母回头的瞬间眼睛一亮,

向我走来时我却狠狠皱了皱眉:

「妈,你脚怎么了?」

养母局促地看了一眼出站口:

「出来得太着急,不小心摔了一跤,不碍事,咱先回去吧?」

我忍着眼睛里的酸涩扶着养母上了出租车。

到家后养母一直拿着自己的包欲言又止。

为了让养母宽心,我这才把亲人找到我的事说了出来。

养母听后一怔,随即就含了泪花:

「好,找到家人了就好,以后语语不用跟着我过苦日子了,可以回家享福了。」

我听着这话眼睛一热,终于没忍住钻进了养母怀里:

「妈,你从没让我过过苦日子,再说我也没有其他亲人,我只有你一个。

「唯一不同的就是……」

我给养母看了看银行卡里的余额:

「咱有钱了。」

14

终于到了说好的时间。

早上例会,经理甚至都没有让我坐下。

「五百万解决了么?」

「今天是最后一天,再拿不出来我就要报警了。」

我眼睛都没抬一下,毕竟跟最后一天的人没啥可说的。

经理被我这漫不经心的态度气着了,大手啪的一声拍在桌上:

「你们学校,是怎么能教出来你这样的学生?

「还把公司的策划案卖给对手公司,你这是犯罪!但你这什么态度?不知悔改?

「我好心给你个弥补的机会,你自己不珍惜,咱们就法庭见!」

经理唾沫横飞,气焰嚣张得不行。

我点头:

「好,报警吧。」

经理愣了愣,下意识地看向了周悦。

我笑了:

「经理,她是你妈啊,还是你老婆?你一直看她干什么?」

一听我损周悦,陆河不愿意了:

「何语,你真不要脸,你怎么这么肮脏龌龊?」

我看着他的目光冷了冷:

「我肮脏龌龊?

「为了首富孙女甩了自己的女朋友,现在还这么理直气壮?」

周边的同事听到这话,都忍不住小声讨论。

陆河的脸色白了白:「别、别瞎说!我女朋友是首富的孙女,小心把你们都开除了!」

众人闻言扑哧一笑。

我摇了摇头。

准备把这事一次性解决了。

我低头打了个电话:

「我在会议室,麻烦您过来一趟」

经理和周悦不屑地撇了撇嘴:

「一个苦逼实习生还开始摇人了,我看你能叫来谁!」

15

平时要好的同事冲我挤眉弄眼,似乎是想让我别太过了。

我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没解释。

「我看你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会收不了场难看的可是你自己。」

周悦色厉内荏的模样。

话音落,公司的执行总裁刘总,大步走了进来。

同事们一惊,个个正襟危坐了起来。

经理吓了一跳,二话不说就起身迎了过去:

「刘总,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那负责人看了一眼经理,重重地哼了一声。

经理脸色瞬间有些发白。

负责人却直直地冲我走来。

我气定神闲地打了个招呼:「刘叔叔,不好意思还要麻烦您跑一趟。」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经理如同石化了似的站在原地。

周悦和陆河也震惊得目瞪口呆。

然而刘叔叔丝毫没有倚老卖老,反而拍了拍我的肩膀:

「客气什么,你是老前辈的孙女,也算得上是我的侄女,倒是你这孩子要强,非要从基层做起,其实连我都是给你打工的!」

刘叔叔的一番话说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没等我说话呢,陆河先搞出来了好大的动静。

放眼一看,这男人真有出息,

从椅子上掉下去了:

「您、您刚才说、说她是谁的孙女?」

刘叔叔面色冰冷地看了他们三个一眼:

「就是你们猜来猜去的,首富孙女。」

经理和陆河的眼睛里彻底没光了。

周悦一下子像是疯了一样,腾的一下站起来还弄翻了椅子:

「不可能!你们认错人了吧?我才是首富的孙女啊。」

说完,周悦还跑到刘叔叔的面前,摸着自己的脸毛遂自荐:

「你好好看看,我才是!」

刘叔叔整理了一下衣襟后退半步:

「报警。」

16

眼看木已成舟,经理率先叛变,差点没跪在地上:

「刘总,我有眼无珠,把鱼目当成了明珠,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再也不敢了呜呜。」

周悦听到这话气得跳脚:

「什么鱼目,我是明珠,她才是那个鱼目,瞎了你的狗眼!」

我嫌烦地抠抠耳朵,任由他们狗咬狗咬了半天。

但是陆河,

看我的眼神又恢复了当初谈恋爱时拉丝的状态,

恶心无比。

我懒得再看他们。

很快,警察赶到了:

「有人举报你们三个窃取商业机密,贩卖他人,严重损害公司利益。

「证据确凿,带走!」

三个人脸色惨白,那经理突然大吼出声:

「我、我坦白从宽!是周悦,都是她指使我这么干的!

「她说你是孤儿,给她提鞋都不配,还说等她认祖归宗了就高薪聘请我,给我升职加薪!」

旁边的周悦嗷地一嗓子,跟泼妇一样怒骂了回去。

趁人不注意,还冲着经理的脸挠了过去。

突然,会议室传来一阵骚臭味。

我疑惑地看过去……

陆河竟然腿软得坐在地上,吓出了尿!

我不屑地撇嘴。

当初看上这种男人,也是我眼瞎!

不过还好,他们都恶有恶报了。

我掏出录音笔和这几天搜集到的文件资料,与刘叔叔准备的视频、项目书一起递了过去:

「这里是我们搜集到的一些证据,希望对调查有帮助。」

为了不打草惊蛇,搜集证据,我让刘叔叔跟我一起忍了他们好几天了!

17

有首富孙女身份的加持,以及刘叔叔亲自盯进度,

这个案子很快就水落石出了。

卖项目书给竞争对手,从而陷害我的主意是陆河出的。

周悦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因为她买了太多奢侈品,实习工资无法承担还贷压力,急需一笔钱。

她怕经理不同意,甚至以「首富孙女」的身份做担保,拉经理入伙。

经理亲自谈出高价卖出去,卖的钱,周悦和经理一起分了。

这一出,经理和周悦因为拿了钱,都需要在里面蹲个两三年了。

五百万和公司的其他损失费,都需要他们来承担。

再加上她购入的奢侈品,以及利息等等……

掐指一算,周悦出来的时候,也到了还差不多五百万的时候。

这个数字,多少有点讽刺。

而陆河……虽然没拿钱,但相应法律惩罚,一样没少。

不过……

即使他们受到了惩罚,我们的项目也还是丢了,

我多少有点闷闷不乐。

没想到刘叔叔跟来的律师却笑了:

「别担心,你的信托公司已经准备把我们的对手,以及我们本要合作的公司都一起收购了。

「相当于左手倒右手,什么都没亏。」

听明白后,我就笑开了花。

何止没亏,简直就是白赚了五百万啊。

18

我首富孙女的马甲掉了,

所有人对我的态度都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就连从来没有说过话的大学同学,都来和我尬聊。

之前学校论坛的打赌也被人撤了下去。

我跟着刘叔叔边做边学,慢慢学会接手公司。

也在第一次签下上亿项目时,登上了国内最权威的财经杂志。

刘叔叔不止一次感慨:「果然是老前辈的孙女,这商业嗅觉太强了。

「要不是当初你亲生爸妈带你游玩,遭遇绑架,把你给弄丢了……现在的你,可能成就不低于你爷爷……

「虽然你起步晚了,但公司交给你,老前辈和我都能放心了……」

……

我挑了个周末,买了一束花和两瓶酒,跟养母一起去墓园探望首富和我亲生爸妈。

虽然我从没见过他们,但我相信他们一直都在惦记着我,

特别是首富爷爷,为我留下了人品值得信赖的人,铺好了路。

这份亲情,太让我暖心。

「语语,你有空就经常过来陪他们说说话吧……」

养母抽泣着说,我点头:

「应该的。」

……

我给养母在市里买了套房子,还找了专家给她检查身体。

好在主要问题是气血不足,常年劳累导致的身体虚弱,没啥大病,有专门的家庭医生长期调养,估计一两年就能恢复正常。

而我,也在进入上层圈子的过程中,认识了性格相投的朋友。

一切都很美好,唯一不顺利的就是,陆河从公安局出来后给我打了个电话:

「何语,咱们谈谈吧。」

我拧眉。

「你是首富孙女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我?」

我抽着嘴角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你告诉我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事发生了。」

「这件事是你错了,只要你跟我道个歉,我就原谅你,还能和你结婚。」

我实在没忍住飙了句脏话:

「你不是已经订婚了吗?」

陆河语气不屑:

「那个蠢货,都不是首富孙女,我凭什么和她在一起?」

我一时语塞。

陆河真的思路清奇:

「你虽然是首富的孙女,但是抠抠搜搜的有点小家子气,身边需要我这么一个男人来给你长脸的。

「下午请我吃日料吧,上次那个穷鬼吃了我一千多,还花了我好几万买包!等她出来,我一定要告她,给我赔偿!」

我忍着作呕的冲动,怒骂:「滚蛋吧,死渣男!」

挂电话拉黑一条龙,做得不要太顺畅。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我疑惑地回头,

竟然是个一米八的超级大帅比,穿着一身高定西装,挑着眉看我:

「你好,我是程诚。」

我微怔。

这个名字听过。

我刚出生时,家里人就给我们定了个娃娃亲。

如果我没走丢……估计就是妥妥的青梅竹马了。

据说……这些年,他没谈恋爱也拒绝相亲,却一直在帮爷爷找我。

我顿了顿,也仰着头扬起笑容:

「你好,我叫何语。」备案号:YX11b1QdX1l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