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最漂亮的一次「打脸」是怎样的?

我在乡下玩泥巴的时候被一辆豪车接走,说我是被抱错的真千金。

亲戚朋友都在偷偷笑话我带来的一麻袋的「土特产」:「你们看她带的什么「土特产」,几块破石头也好意思拿出来,绿得一眼假,从哪个地摊上买的啊?」

我有些尴尬地低下头,心想我爹骗我。

没想到外头的人现在都这么有钱,连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原料也看不上了。

1

我觉得这是我唐翡翡人生中最魔幻的一天。

遥想上午的时候,我正在院子里吭哧吭哧搬毛料,隔壁王老爷子家的叛逆孙子「狗蛋」炸了他爷爷做陶瓷模型的拉坯机,溅了我一身泥点子。

然后在我抄起塑料拖鞋追着熊孩子打的时候,大山里开进一辆豪车,接了我就走了。

说我是什么云家被抱走的千金,什么可算找到你了云云。

我当时就把手机里的国家反诈 app 怼到他们脸上,没想到那群西装人惊奇地看着我。

「呀也,山里还有智能手机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爹给整个山头都通网了,家家户户都能连 wifi 打王者农药了。

要不是和我爹通了电话确认了此事的真实性,我早就把我三十七码的塑料拖鞋拍他们这群疑似「诈骗团伙」的西装人脸上了。

我从小我就知道我不是我爹亲生的,他说我是在垃圾桶里捡来的。

听上去虽然有点假,但其实这是真的。

所以我当时就坐在车里想啊,我的亲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呀?

然后下午的时候,我就站在盛大的生日宴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上穿着最奢华漂亮礼服的少女正要切蛋糕,她好像被我吓到了。

然后看着我的亲生父母紧紧地拉紧她的手,张口喊保安把闯进来的我赶出去。

西装男大声宣布了我的身份。

「这是云老太太派人接回来的,十七年前遗失在洪灾里的,真正的大小姐。」

然后看他们神色变幻了几番,似乎是不敢置信。

但是始终没有走下台牵起我的手,因为他们的手忙着牵着他们身边青春靓丽、衣着光鲜的女儿和儿子。

只皱着眉打量着我。

我感觉有点尴尬。

我和我摆在前面带来的一麻袋的「土特产」都很尴尬。

旁边的宾客和佣人们都在偷偷笑话我带来给他们的「土特产」。

周围来参加生日宴的云窈窈的同学们也在对着我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果然是乡下来的,你看她多土啊,脏死了。」

「就是,你们看她带的什么「土特产」,几块破石头也好意思拿出来,绿得一眼假,从哪个地摊上买的啊?」

我更尴尬了,低下头看着一路走来脏兮兮的绿色塑料拖鞋,心想我爹骗我。

没想到外头的人现在都这么有钱,连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原料也看不上了。

2

那天的生日宴他们说被我毁掉了。

我觉得我比窦娥还冤,那能是我毁掉的吗,是他们接我的时候没通知云先生和他老婆一声。

而且他们也没告诉我今天是给假千金办的生日宴,我特么还以为是给我办的欢迎会,兴致勃勃地就闯进去了。

你看看,悲剧了吧,都给人家吓坏了。

西装男夸洗干净收拾利索的我眉眼最像奶奶,脸型像我亲妈。

他说我刚出生不久老家遇上洪灾,兵荒马乱中我被人抱错抱走了。

我生物学上的亲爸怕我亲妈难过,就找了一个差不多大的女婴来替代我。我亲妈刚生产完没见过孩子几回,竟然就这么被蒙混过关了。

听说我那美丽优雅的生物学上的亲妈一连拿着我的头发做了好几次亲子鉴定。

百分百确定我是她亲生的之后,终于凄婉地拉住我的手,「好孩子,你受苦了。你看着这么瘦,是不是养父母对你不好?还是他们穷的连饭也让你吃不起?」

啊这倒不是因为这个,我瘦是因为我挑食,我爹真的对我挺好的。

——我小时候不小心碎了好几个人头大的都开出漂亮的绿的翡翠,我爹都没打我。

只不过连夜驮着我进山体验贫苦生活了而已。

可是我亲妈哭得再动容,最终也还是要我不能对外说出真相,云窈窈依旧是尊贵的最受宠爱的大小姐。

他们让我排第二,要我认比我小几天的云窈窈当姐姐,我亲爸已经先斩后奏对外公布我和云窈窈是异卵同胞姐妹,我这个「妹妹」当年遗失了。

西装男说我是真正的大小姐是因为他以为云窈窈是妹妹,我心想这谁信啊,一听就很扯。

我亲爸说反正已经搬到 S 市了,没人会追究的。云家多养一个孩子又不会养不起。

他还要我改名,叫云翡。

这一点我死活没同意,我说我就不改,我就叫唐翡翡,我喜欢这个名字。

不过他们也没强求,只一再叮嘱我不可耍脾气,要懂事,要服从安排。

「这里可不是你以前住的小破山村,你现在必须快速适应这里的生活,学礼仪,不要拖家里后腿,过些天我会安排一场宴会公布你的身份。」

他拿出皮包,挑挑拣拣抽出一张银行卡。

「有什么缺的想要的就拿这些去买,也当爸爸补偿你了,但我只要求你一样。」

我亲爸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我,「不要学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嫉妒或者怨妒你姐姐,想着把她赶出去,窈窈是我们家最出息最优秀的孩子。」

现云窈窈是他们当成明珠一样,废了很多心血精力培养出来的。

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女儿为自己撑面子,而不是空有血缘关系的乡下丫头。

我不理解但也没拒绝,所以我应下了,我说好。

但,我捏着那张银行卡,微微皱眉。

我亲爸对我乖巧答应的态度十分满意,故而对我稍微耐心了些。

「是不是一直在山里住,没见过银行卡不会用?没关系,我让小李教你——」

「不是。」我眯了眯眼,诚恳地回答道,「不好意思,我没见过这种颜色的银行卡。」

白的黑的金的我都见过。不过我钱包里最多的是黑的,还有我爹给我的副卡。

「银行卡还有这种颜色的?不过我用不上,现在不是使用微信支付么,这是我的收款码,您扫一下。」

3

说是办场宴会公布我的身份,其实只是一场规模很小的家宴,只宴请了一些亲朋好友。

不过这场宴会上,我倒突然明白云家死活不肯同意我排第一的原因了。

——沈家长子,沈文俊。

沈家是高干子弟,在市委行政上颇有关系,背景雄厚。

听说当年沈云两家老爷子是战友,我亲爷爷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给两家定了姻亲,也就是说,这位沈少爷,是我,啊不对,是云窈窈的未婚夫。

这位沈少爷一开始看我的目光还算友好,夸赞了我一句,「英气灵动」「与窈窈各有千秋」

不过等我转了一圈,他和云窈窈回来,云窈窈似乎是哭过,眼睛红红的,然后他看我就目光不善了。

甚至故意不理我,拿我当空气,连我亲妈的脸色都有点尴尬了,这小少爷依旧我行我素甩脸子给我看。

我寻思他有点大病,我就没和他计较。

但我没想到,沈少爷不止会甩脸子。

4

我是真没想到国际贵族学校里有那么多碎嘴子。

自从我被塞进这所学校后,有关我的「流言蜚语」一下子就传开了,我刚走进教室的时候就有人笑话我

——乡下来的野丫头。

什么「粗俗无礼硬闯姐姐的生日宴,撒泼发脾气弄得大家不欢而散」啊,什么「没准是哪个亲戚听说云家发达了硬塞过来的孩子啊」,什么「蛮横跋扈嫉妒窈窈的宠爱,把她逼得住校不回家啊」

总之就没一句好听的。

不,是没一句能听的。

最最最过分的!竟然有人说我一个妙龄少女在山里和尿玩泥巴???

妈的,还有说我是不讲卫生的丑八怪的。

「你说这么离谱的传言都是谁传的?不是,谁和尿玩泥巴??那是陶土,陶土啊!」

我愤愤不平地对同桌林晚晚抱怨,她扎着丸子头,体态优美地一边压腿一边温温柔柔地安抚我。

「还好啦,你来之前她们还说你又黑又丑呢,明明挺好看的,眉毛很淡,眼睛却有点英气。」

一旁脖子挺得比白天鹅还长的千金小姐们又三三五五凑在一起说笑,视线却时不时地向我瞅来——

「窈窈就是脾气太好,全家人也不欠她的,巴巴地跑来苛责自己姐姐,你们说有这样的吗?」

「可能是乡下来的,没见过什么世面吧,看着好的就想要,自己吃糠咽菜在山里玩泥巴,亲姐姐却漂亮又优雅,八成是心里不平衡吧,但是谁家妹妹这么恶毒。」

「我估计呀,就是云家想弥补她,只能暂时顺着她咯,可是这关窈窈什么事,她再怎么耍再怎么欺负窈窈,也改变不了窈窈优秀的事实啊——下周的中秋典礼,应该又是窈窈被选为独舞压轴。」

「哎对了,她以前贫困山区长大的,别说跳舞,学是不是都没怎么上过啊,我听说啊,山里的女孩子都没机会读书的,都要割猪草。」

「她待会儿是不是要表演个割猪草啊哈哈哈哈——啊!!!」

我的手按在她的肩膀上,笑眯眯地望着她们,「山里很多人家就指着养猪糊口,人家小姑娘割猪草是为了帮家里分担,不是给你们做嘲笑的谈资的。」

她们惊讶了一下,似乎根本没想到我敢反击。

「笑那么开心,下辈子可千万别投胎到穷苦人家里,不是每座山头都能运气好都能被我爹资助读书的。」

我按住其中一个伸出来想扇巴掌的手,朝她们粲然一笑,「不是吧不是吧,不会真有人恼羞成怒要打我吧,我割猪草的,你什么力气我什么力气啊。」

然后就直接把她手甩回去了,帅气地去换衣室了。

要不是看她们是女孩子,我早抄起来我 37 码的运动鞋拍上去了。

我一想这事准跟云窈窈和沈文俊有关,除了他们还有谁能获得好处。

自从前两天云窈窈坚持要把她的房间让给我,然后又办了住校故意不回来了,美其名曰把爸妈让给我,愿意一辈子住在外面不回来要补偿我。

云窈窈不在,我亲父母跟我也没多亲切热络,他们好像满心思都拴在了云窈窈身上,一直问她什么时候回家。

看见我放学回来就要问她怎么样了,要我大度一点把窈窈劝回来。

然后云煜,我血缘上的亲弟弟,每天就不分青红皂白地说我逼走了他姐姐,要我给她道歉。

他一开始对我恶言相向的时候我亲妈还拦,时间久了就不管了,任由他这个娇生惯养长大的儿子胡闹撒泼。

我也没惯着他,我当时就给了他一巴掌。

好歹都上初中了,怎么还这么傻逼。

要不是他爸妈在这,我早抽他一顿了好吗,我能惯着他?

李老爷子家的宝贝孙子「狗蛋」都不敢对我大呼小叫的,反了天了。

我真没想到云窈窈这么介意我的回来,我刚进门她就直接给我用了大招,快赶上宅斗了

这小妞搞我啊。

这我能忍吗?

我当然忍不了啊!

我又没惹她,也服从亲爸的安排了,她仍然是名义上亲生的云家大小姐,婚约也照旧。

可她唱了一出苦肉计,利用我亲爹妈和她十七年的亲子情分,让他们在补偿我的时候都觉得愧对她心疼她,制造舆论,给我扣上「逼走姐姐」的帽子,哄得我亲弟弟仇视我。

家里尚且如此,外面也没放过我,欺负我人生地不熟地大肆传播谣言坏我名声,小小年纪,心思竟然这样狠,可惜我唐翡翡也不是任人揉搓的面团。

你不仁,那就别怪我唐翡翡不义了!

我吃这么大亏我不欺负回来我就不姓唐!!

所以我一下课就按住舞蹈老师。

「老师,我也要竞争中秋晚会的领舞和独舞。」

「就你?」

5

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眼里透着三分怀疑七分蔑视。

我直接就把一摞比赛证书和奖杯搬过来,一个个摆放在舞蹈老师的桌子上,又当场给她跳了一曲的时候,她惊愕地下意识点了点头,当即就把名额给了我。

我就知道我连夜喊人把这些东西从老宅主宅以及山里搜罗出来是值得的。

云窈窈从小练古典舞,拿过的比赛证书也不会少——不过我们老唐家比砸东西比谁多这方面就没输过。

第二天我和林晚晚吃完午饭,在回去的路上告诉她我要上中秋晚会的事,她一脸担忧地让我小心云窈窈。

「你知道为什么云窈窈非要当领舞吗?」

我摇头,「不知道,可能脑壳有包。」

「沈家背景已经很厉害了是吧,但也不是顶层。目前咱学校里头,金字塔顶端的家境,你知道是谁吗?」

没我老唐家在榜,我觉得含金量不高。所以我摇了摇头。

林晚晚刚要开口,突然眼睛一亮,指着前面嚷嚷着:「说曹操曹操到,你看前面,金字塔顶端的宋清晏。」

我们前面迎面路过浩浩荡荡一大群人。

最前面有个众星捧月的被围在中间,打眼一看肩宽腿长,身高得有一米九,衬得后面就跟随从似的,鹤立鸡群。

走近了些,青年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眼尾有颗美人痣,眼边晕红,漂亮得难以形容。

通身贵气逼人,矜贵清雅,神情冷峻孤傲,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子巡游。

林晚晚拉我的时候才发现我不见了,他们走远了从旁边柱子后面把我拉出来。

「你怎么躲到柱子后边去了?」

「这人看着眼熟,像我以前遇到的一个狗比,有点私人恩怨,我寻思先躲躲。」

林晚晚觉得无语。

我没想到云窈窈的「作妖」来得这么快。

第二天晚上我结束舞蹈排练回去后,我亲爸竟然从公司回来了,我还纳闷这个把事业看得比家庭还重的便宜爹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早。

结果扭头看见云窈窈窝在我亲妈怀里梨花带雨,好不可怜的委屈模样。

而我亲爸脸色阴沉得可怕,他一见我回来,就厉声呵斥我——

「云翡,你给我过来!我把你刚送进国际学校,你就给我闯了个这么大的祸来回报我是吗!!」

哈??

云窈窈到底都和他们说了些啥啊?

我妈温声劝了他一句,「孩子刚回来,你别这么凶,别吓着她。」

然后转头温温柔柔地看着我,语气却难掩失望,「云翡,这件事你确实做的不对,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能去抢姐姐的东西呢?」

我亲爸更是没给我辩解的时间,上来就劈头盖脸地把我骂了一顿。

「不要认为把你认回来,就什么都是你的了,你现在就打电话去跟老师说,放弃参加,把位置还给姐姐,别到时候在台上给我丢人现眼。」

我妈示意我现在拨打这个电话号码。

我笑了,「我凭本事抢来的,为什么要还?」

然后我的脸重重一歪。

我亲爸暴怒地打了我一巴掌,「你的养父母就是这么教你忤逆父母的吗!没家教的东西!」

云窈窈见缝插针,柔柔弱弱地说道,「爸爸,别打翡翡了,本来就是我占了她的位置,她想要,我让给她就是了。」

我突然攥住亲爸指着的手,「云卓诚,你骂我可以,你再骂一句我爹试试。」

我不用照镜子我都知道我当时的表情有多吓人。

「我家教不好还不是因为有娘生没娘养,亲爹抱了别的孩子回家养也不去找我,还是老太太派人把我接回来的。你们在我真正生日那天给假货过生日,还嫌我丢人,那个时候怎么就不怕别人看笑话了呢!」

我亲爸气得脸红脖子粗,我懒得理他,甩开他的手绕过他放房间走去,「我凭实力拿来的东西,绝对不会让」

卧室门关上的前一秒,客厅里仍是一片嘈杂,我爸气急败坏地咒骂声,云窈窈带着哭腔的茶言茶语搅和在一起,听得人心烦。

我用力甩上门,任他们在门外发疯。

6

中秋晚会上,当我描眉化妆,一身潋滟红衣上场的时候,独舞部分将整个晚会推向高潮——

彻底打了所有嘲笑我的人的脸。

台上红衣的古典美人身若无骨,前面部分如月下水中红鲤,将柔与媚展现到了极致。

曲风突然一转,红衣少女又脚尖一点整个人一转,手中赫然出现一把长剑,当即就来了段剑舞,整个人又大杀四方,锐不可当!

「虽然生长环境不好,但是基因和天赋真的一脉相承。」

「我觉得比云窈窈跳得好,剑舞太帅了,又英气,又妩媚。」

那天晚上我占尽风头,后台的云窈窈全程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看得我爽得不得了。

我下场去换衣服的路上,忽然有个高高的人影堵住我的去路。

我心中警铃大作,连忙拔腿就跑。

可身后身高腿长的,跑的竟然比我还快,两三步抓住我,长臂一伸,勾住我的腰往后扯。

我直接倒进他怀里,他扣住我,下巴搁在我肩上,我闻到一股这辈子我最不想闻见的冷香。

「好久不见,小翡。」

低沉磁性的嗓音震得我耳朵酥麻。

我跟浑身通电似的,一下子跳起来,朝着身后就是一个飞踢!

狗比躲得倒快,看清那张大脸——果然是宋清晏那个狗比!!

「姓宋的,你别以为我怕了你家不敢打你!不就是再被抓回去跪祖宗祠堂吗,你再碰我试试!」

放完狠话我提着裙子就跑了。

7

我和宋清晏的恩怨是好几年前的事。

那年我爹出了趟远门,回来就带了个金尊玉贵、看着就比隔壁李老爷子的瓷器还漂亮易碎的贵公子回来。

我爹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照顾宋少爷,不要对他像对孩子一样拳打脚踢(打坏了咱家是真赔不起)。

年纪尚且稚嫩的宋少爷是为了躲家里内讧争权,来我和我爹的山头上避难的贵客。

宋清晏一个男孩子娇气得很,磕不得碰不得,身子还弱,我喜欢比我能打的,但是他长得又很好看,甚得我心。

那些日子他在我面前装咳嗽扮娇弱,说自己身体虚弱病气缠身,没准什么时候噶了。然后以此为理由指挥我端茶倒水伺候他。

偏生那时候我傻,上了他的当,对他有求必应的,在他不知道从哪儿知道我有时候会去学跳舞,又要看我跳给他看。我当然是惯着他啦。

直到我撞见他跟村里的小孩一块上树掏鸟蛋下河捉鱼脸也不红气也不喘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被骗了,然后拉着他去找个老中医看。

宋清晏哪里有病?他身体好得很!

我当时就气得把他摁在地上邦邦揍了一顿。

吓坏了回来的我爹,连夜喊医生赶过来,然后又去跟宋家赔礼道歉,亏得两家家长有交情。可惜我还是被拖回唐家老家,被长辈们教训了一顿,跪了好几天祠堂。

所以现在我看见他就来气。

8

沈家办了场宴会,这场宴会主要是炫耀他们得了名家大师的一套汝窑茶具。

听说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在华夏,上好的瓷器都是奢侈品,更何况是顶级的汝窑。

宾客们对中央玻璃柜里的汝窑珍品纷纷赞叹不已,「听说是李云泰大师的作品,你们看看这工艺,和宋代的技艺比起来简直不遑多让。」

我则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柜里的茶具。

沈文俊走到我身边冷嘲热讽,「有些人,怕是连汝窑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吧。你这辈子能看它一眼,你都得回忆一生啊。」

很多宾客都循声看来,我不解地瞥了他一眼,「一个小屁孩做的东西,我有什么好回忆一生的?」

「你在胡说什么?!」

「跟他爷爷做的完全没法比,也就你拿它当个宝,冠个名头就拿出去卖,我看这玩意也就值个几百万,给我我都不要。」

我亲爸怒斥,「云翡,胡说什么!」

李老爷子的真迹都在我家碗碟柜里了,每天吃饭喝水都用,李狗蛋做得我都不要。

沈文俊差点撸袖子了,云窈窈贴上来拉住他。

「翡翡,跟文俊哥道歉,你也太胡来了,这么多人在这里,怎么能信口开河呢?」

我挑衅地一笑,沈文俊果然急了,「你要不想待在这你就给我滚出去——」

「慢着。」一位长胡子的中山装老头背着手慢悠悠地走过来。

沈文俊一慌,连忙殷勤地凑上去,「李大师——」

李老爷子理都没理他,也晾着沈家夫妇,直接向我走来,「翡翡,你怎么在这啊?来 S 市了也不和爷爷我说一声。」

在满目震惊中,我笑嘻嘻地搀住他,「哎呀,我亲爹妈找过来了嘛,早知道爷爷在这,我早早就飞奔来了!我可馋您做的龙须酥了!」

李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你这小丫头嘴最甜了,哎哟我家那个逆孙,翡翡眼尖,可不就是那小子做的,我也觉得拿不出手,就便宜卖给他们了!」

李老爷子拉着我走到众人中央,着重介绍了我,「这是我隔壁家小姑娘,我们两家是世代的交情了,翡翡算我半个亲孙女了!」

「我这小孙女不懂事得很,你们可多多担待」说着他慢慢扫了全场一圈,大家都是人精,瞬间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沈家急忙凑上前拍马屁,「翡翡小姐聪明讨人喜欢,颇有您当年的风范。」

李老爷子拍拍我的手,当着所有人的面笑呵呵地说,「翡翡之前想要的翡色汝窑十二件,爷爷做好了,回去的时候可别忘了来爷爷家拿。」

姜还是老的辣,李爷爷凭一己之力把我送上人人奉承的「宴会主角」。

李老爷子走后,沈家对我的态度那可谓一个天翻地覆,沈文俊他爹妈连云窈窈都不理,一直拉着我热切地说话。

沈夫人直接摘下手上的正绿色翡翠镯子送我,我摸着那只翡翠镯子,眸色深了深,笑了,「谢谢沈伯母。」

沈夫人眼里没半分心疼的神色,拉着我亲亲热热的,就跟她亲闺女似的。

云窈窈后半场的脸色让我回味无穷。

沈文俊也不甘示弱,直接送了云窈窈一个双色翡翠镯子。

「单色翡翠算什么,这种红白浑然天成的双色翡翠在市面上买都买不到,这只镯子叫「福财禧」,最适合你这样的女孩子戴。」

我一怔,往那边看了一眼。

云窈窈满心欢喜,「文俊哥,你破费了,这么贵重,我怎么能收呢?」

「哎呀,这有什么,你可知道这镯子是哪里来的?」沈文俊眉飞色舞,得意洋洋地朝凑过来的宾客们显摆道,

「顶级珠宝行业的鳌头你们都知道是利峰集团吧,这镯子可是利峰的董事长唐衔远亲自操刀的,甚至都没公开售卖,直接送给我们家了。」

在惊呼声和抽气声中,我挑了下眉。

我走到云窈窈旁边,相当有礼貌地对她说,「窈窈姐姐,我能看看这只镯子吗?」

云窈窈面上闪过肉痛的表情,直接看向我亲爸亲妈,而我亲妈只跟我说,「小心点,别给你姐姐弄坏了」

云窈窈只好递给我盒子,我也没客气,直接打开盖子拿出镯子,细细观察。

这个做工……已经炉火纯青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了。

我竟不知道,我做的镯子,顶着我爹的名头,卖出去的东西还能出现在云窈窈手上。

我的笑意越来越深。

但面上什么也没说,笑着夸赞了一句把它还给云窈窈了。

看着我没生气,沈夫人才松了口气,「对了,下周的时候,利峰集团的高层要来 S 市进行一场不公开的秘密拍卖会。」

她掏出几个请柬塞给我们,「以我家和利峰的关系,要来几张请柬不是难事,你们到时候可一定要来捧场啊,这场拍卖会,只有收到利峰高层的邀请才有资格参加,可不是猫猫狗狗都能来的。」

我笑眯眯地把请柬收好,「一定去。」

9

下周的「秘密拍卖会」如期举行,我带上了要来凑热闹的林晚晚,可宋清晏这个跟屁虫,也非要跟来。

我有正事要办,没工夫应付他,只能随便他跟。

台上正在拍卖的是一对黄白双色翡翠玉镯,被雕刻成了极为难得一见的缠绕状。

「这对镯子是唐衔远先生的作品,黄白两色虽不如绿色昂贵,但是双色也是极为难得……」

我记得这个镯子,两年前我爹得到原料后交给我雕琢的,这其实是我的作品。

有人举起了牌子,跃跃欲试。

「等一下。」我拿了个扩音器,对着台上那个老六喊,「你卖的镯子是假的!你听见了吗你卖的镯子是假的!」

对方明显应付过很多这种场面,淡定地还在装儒雅绅士。

「这位女士,这镯子上拍卖会前可是由好几个专家鉴定过的,真品无疑。」

台下也有人附和,「就是,你别来捣乱,我还要拍呢,我带来的专家鉴定过了都说是真的!」

我没反驳,就是因为他们以假乱真得太厉害,所以才难抓啊。

我清了清嗓子,「这对禄财双色翡翠镯子,叫「黎明」,去年二月份定的设计稿,五月份完工被鸿远的秦总买走,以生日礼物的名义送给妻子。

购买记录出品官方都记录在案,我没记错的话,去年巴黎的颁奖典礼上秦总的妻子,也就是画家黎明女士就戴过这对镯子,还登上了新闻。」

公屏上对翡翠的介绍页面突然切换成那年的新闻截图,黎明手上那对镯子被无限放大——和眼前拍卖台上摆得一模一样。

秦总身份背景摆在那儿,傻子也不会相信眼前的是真品了。

那代理人明显慌了,强行镇定,「我们这对镯子和黎明女士那对是从一个原料上做的——」

「是吗?」我声音猛地拔高,「那块原料只有两个拳头大小!你告诉我,做完那对镯子,哪里来的剩余做出一模一样的?

还有,你们送给沈家的红白双翡,真品早在 2018 年的世纪百家慈善宴上也被秦总买走了,我旁边的宋先生曾经参加过那场慈善宴会。」

宋清晏笑了声,「秦铭是我表哥,确实是他拍下的,现在还在家里摆着。」

宋清晏的身份摆在那也无人质疑。

眼见场面维持不住,代理人色厉内苒地质问我是什么身份。

「做一样的镯子很正常,这位女士,你敢造谣利锋集团出品的珠宝是假货,你知道自己要承担什么后果吗!」

我挥了挥手,前后门忽然闯进来一群穿着特制制服的人,堵死门,包围了他们。

幕后的老板被我的人带了上来,我好奇地打量着他,「你能代表利锋集团?我怎么从来没在公司见过你?」

他还在垂死挣扎,「我告诉你,这事要是让知道了你公然绑我们利锋高层的人,你就——」

我笑眯眯拨开他的食指,「你有没有想过,我就是利锋的董事长派来抓你的人呢。」

他一下子面如死灰,我身边的保镖差点没笑出声来,「他还在这装公司高层,竟然连董事长的女儿都不认识。」

「你、你是唐衔远的女儿……!」

「你卖的这俩双色翡翠镯子的真品都是我做的,所以各位,别信他们!他们是一伙售卖假翡翠打着我们利锋名号的骗子!吃牢饭去吧!」

我转身笑眯眯地看着台下来拍卖会的人们。

后排的我亲爸亲妈都懵了。

「我叫唐翡翡,本家在京城,族谱里还挂着我名字呢。

你们上当在他们手里买的赝品——我们公司概不负责,请通过正规司法途径起诉骗子还钱。」

10

外面警笛声响起来的时候,有一个人跟着警察们一起闯了进来,他扑上来抱着我嚎。

「翠翠啊你胆子怎么这么大啊,我不是说我来抓人吗,你一个小女孩,他们万一手里有枪,你就完了!」

「都说了不要喊我翠翠!」

底下有人认出来了,「这不是唐衔远吗!她还真是唐衔远的女儿?」

我生物学上的爸刚要浑浑噩噩地跟着人们离开,一帮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有很多好事者停下了脚步,悄咪咪看戏。

唐衔远阴沉地拦住了我亲爸,他扭头问我,「翠、翡翡,他打了你几巴掌?」

我大声回答:「两巴掌!他还骂我!他们一家人都欺负我!」

我爹开始撸袖子,陈警官看见了,跑着过来拦。

我爹气哼哼,「那这两巴掌就算断了你们父女关系了,正好你们也没给翡翡过户,不过云卓诚你给我等着,你不是教训你女儿,你他妈是打我女儿!」

我不仅不求情我还补刀。

「云先生,可谢谢您当年有空抱女婴没空找我,谁叫我唐翡翡天生富贵命呢,我本来以为我可以多一对父母,没想到你们没还我过得好,那咱就互不打扰了。」

「翡翡……」我亲妈看着我,眼泪涌上来,「你不要妈妈了吗……」

我连忙往后一退,从我回家后,她打心里就没认过我这个亲生女儿。

我往后躲的动作深深似乎刺痛了她,我还是有点不忍心,毕竟是她给了我生命。

「分别在即,我送您最后一件礼物。」

我把一份文件递给我亲妈,她诧异地接过,打开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那里面包括了云窈窈和我亲爸的 DNA 鉴定结果,以及云窈窈生母的信息和现居住地,还有的出轨证据。

好歹也算是我的生母,我怎么能让她一辈子被瞒着给老公和他的情妇养女儿呢。

我们转身离开的时候,云煜艰涩出声,「姐……」

我笑着冲他摇了摇头,「……没有意义了,这个家以后靠你了。」

11

林晚晚小声问我,「你爹为什么喊你翠翠。」

「她小名叫翠翠,唐伯父本来想用翡翠给她取名,她觉得翠翠太土,改成了唐翡翡。」

宋清晏立刻接过话茬,然后满意地看着我的拳头挥过来。

我不会在 S 市久待的,任务完成了,是时候打道回府了。

临走之前,我带着一套湖蓝色的汝窑茶具前去拜访云老夫人。

她缠绵病榻,已经听说了外面的事。

「现在想来,原来放出消息给我的是你自己,你突然回来,就是要抓那伙打着你们公司名号卖假翡翠的骗子,是不是?」

我呷了口茶,「奶奶明察秋毫,果然瞒不过您。」

我把盒子打开,里面是块人头大的玻璃种祖母绿的翡翠原石。

「我当日来的时候,给全家都准备了礼物,这份是原本就要送给您的,感谢您派人接我回来,可惜其他的没送出去。」

老太太看向天花板,长叹一口气,「注定是没有缘分吧。」

「奶奶,那我就先走啦,再见。」

12

前些日子,有好些人找上门来,说我们卖假翡翠。

这件事立刻引起了公司高层的高度重视,那些赝品以假乱真到有些内部人都险些分辨不出,去其中有好几件是私人订制款,并未公开展示过,但也被一比一复刻。

公司的高层秘密开会,认为是出了内奸,和外人里应外合。

这件事异常严重,对公司乃至我爸的声誉都连带着受到影响。

调查过程中抓住一个负责销售赝品的人,但由于这个团伙内部组织覆盖的产业链不小,而抓住的人只知道自己的上头牵线人是谁,其余的一概不知。

但还是从牵线人的口中撬出一个很有用的线索,「这个造假团伙要去的下一站,是 S 市。」

与此同时,也走漏了风声让这个团伙越发谨慎,秘密拍卖会根本没有任何讯息,都是找每个地方的「接头人」去寻找合适的「猎物」发放特制入场券。

正当公司高层为这事焦头烂额想办法的时候,基因库里找到了和我相匹配的亲生父母。

云家完美符合造假团伙的目标,而且也和唐家没有任何关联,唐家长辈们挥着手绢送我前往「战场」,期待我凯旋。

13

沈文俊他们一家真是我这一趟的意外收获,他们就是这群造假团伙在 S 市的接头人,警方查犯罪团伙的时候,也顺藤摸瓜查出来沈家不少事,由于牵扯案件太大,移交给上层处理了。

我还上交了些沈文俊这些年干的混蛋事的证据,希望能派上用场。

沈家牵一发而动全身,被查处也就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

听说云家这些日子也很「热闹」,我亲妈和亲爸正在闹离婚,财产纠葛问题上了两三次法庭。

云窈窈私生子被扶正的身世被扒了出来,我亲妈气得全然不顾多年母女情分,把这些年遭受沈文俊和云窈窈造谣霸凌而被逼得转学甚至自杀的同学一一公布,这场被意外晒到阳光下的校园暴力事件引起官方高度重视。

她又把公司里偷税漏税挪用公款的证据上交给司法机关。

亲手把养女和丈夫双双送入监狱。

林晚晚和我打电话说起这些的时候,我已经深藏功与名了,她忽然反应过来,「翡翡,你就是来 S 市匡扶正义的吧。」

我一笑置之,「晚晚,月底来京城参加我的成年礼吧,这次的仪式可隆重的很,经过上次那一役挽救了唐家的名誉,族老们全票通过我的继承权了」

「哎呀,那那那你以后不就是利峰未来的继承人吗,那这成年礼应该相当隆重!恭喜啊「唐少主」」

那是什么中二称呼啊救命。

这几天我亲妈来找过我好几回,但都被拦在外面了,我知道她也是受害者。

但是,她在得知我是她亲生女儿的时候就未真正接纳我,她从心底瞧不起看不上那个从「贫困山区」长大的孩子,她害怕我给她丢脸。

如果不是得知云窈窈是她丈夫情人生的孩子,如果我不是集团未来的继承人,谁知道她还会不会来找我。

李「狗蛋」说他最近正在做一套他有史以来最好的汝窑茶具,要给我带过来当贺礼让我见识见识。

宋清晏发微信问我,成年礼之后和他一起去留学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唐翡翡的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

完备案号:YX11dYlG9ka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