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和没教养的人一起吃饭能恶心到什么程度

第一次去男朋友家。

桌上只有三个菜,一个炒芹菜、一个拌菠菜、一个丸子汤,我觉得肯定剩下的菜他妈还没做好。

可是他妈却垂着眼皮道:「先吃饭吧。」

我这时候就明白了,是我自作多情了。

01

我跟栾绍恋爱一年,终于见了家长。

去之前我爸妈叮嘱我一定要周到礼节,给我买了最好的干参虫草、茶叶礼盒,还有两瓶茅台。

为了让他妈喜欢我,我妈还特意给我装了一只新买的爱马仕橙色手袋。

我信心满满,觉得他妈一定会喜欢我。

可我万万没想到,从进门开始栾绍妈妈脸就开始拉着脸。

我在门口恭恭敬敬地喊阿姨好,他妈也只是瞥了我一眼没说话,自顾自地进了屋。

我有些尴尬,看了一眼栾绍,栾绍朝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拉着我进了屋。

我进屋把礼盒都放下,打算帮他妈妈进厨房收拾一下。

桌上只有三个菜,一个炒芹菜、一个拌菠菜、一个丸子汤,我觉得肯定剩下的菜他妈还没做好。

可是他妈却垂着眼皮道:「先吃饭吧。」

我这时候就明白了,是我自作多情了。

第一次上门两素菜一汤,看来栾绍他妈是真不喜欢我了。

可我很疑惑为什么。

论脸,我长得好看,追求者也不少,还是栾绍追了我小一年我才愿意跟他在一起。

论学历,我 985,栾绍二本。

论家庭,我父母双全,栾绍是单亲家庭。

我不知道他妈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我。

但我还是想争取一下,我拿过爱马仕的袋子双手递过去笑道:

「阿姨,第一次见面也不知道您喜欢什么,这是给您买的包。」

栾绍他妈干瘦的脸颊动了动,嘴角向下撇出一个讥讽的弧度。

她连手都没伸,语气微妙:

「呵呵,小沈啊,我平时都 lv、香奈儿之类的,不背这种杂牌包的。」

我惊愕地看着手里的爱马仕 logo,一时不知道是我听错了还是他妈说错了。

一边的栾绍也不懂包,打着圆场道:「对,我妈不背一万以下的包,不过都是心意嘛,沈佳你先放着,咱们吃饭。」

我沉默地放下包,拿起筷子。

「小沈啊。」就在我有些尴尬的时候,栾绍妈妈开口了。

「你家里是哪里的呀?」

我放下筷子道:「阿姨,我家现在在 T 市。」

我爸的业务最近发展到 T 市场,他嫌来回跑麻烦,我们全家干脆都搬过去了。

反正我家全国各地都有房子,也就是挪挪地方的事儿。

他妈手指敲了敲桌子继续道:「那你没有 S 市的户口是吧。」

我点点头。

我确实没有。

我也不打算留下,因为我还要回去继承我爸的地产公司。

栾绍他妈眉头皱得更深,几乎都能夹死苍蝇了。

「那你怎么在 S 市买房子啦,听说你现在还在实习,一个月就能拿八千,十年的工资在 S 市都买不起一个厕所的。」

我闻言用余光扫了一眼他家四周。

丁点大的地方,可能也就二三十平,连个像样的客厅都没有,我们就直接在客厅的茶几上吃饭。

厕所更是小得要命,淋浴和马桶都在一起,洗澡都要跨在马桶上洗。

所有面积加起来,连我家厕所大都没有。

栾绍妈妈见我四处打量,骄傲道:

「我们这可是老城区,别看只有三十平,也得三百多万呢。

「你要是拿不出几百万,在这买房子想都别想。

「之前别人给我儿子介绍了个对象,人家是在盛景城买的房子呢,八十平,三室一厅!」

她从一边扯过一张宣传单,指了指上面俯瞰的楼盘图。

「这可是新开盘的好地方,一平十万起,小沈,你爸妈能支持你跟栾绍在这买房子吗?」

她下巴微抬,语气轻蔑,把广告单递给了我。

我接过广告单,看着上面的宣传页皱起眉来。

好眼熟啊。

这他妈的……

不是我爸开发的楼盘吗?!

栾绍妈妈嘴里的芹菜嚼得咯吱作响:「我们栾绍条件好,喜欢她的女孩子也多,你们的事我感觉不用着急。

「小沈啊,这包你拿回去吧,给你妈妈背吧。」

……

我张了张嘴,看向一边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在埋头吃菜的栾绍。

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之前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今天的一切都太过魔幻以至于我都说不出话来了。

我要说什么,说这个包加上配货三十多万,能买你十几个包吗?

看着毫无察觉的栾绍,我最后只能在他妈送客的眼神中站起来,轻声道:

「好的阿姨。

「我知道了。」

02

我带着我的爱马仕走的。

这只爱马仕还是我妈配了十五万的货才拿到的,可惜在栾绍妈妈眼里比不上一万八的驴包。

我带着满心的诚意来,我想跟他妈说我爸跟我说了,不管在哪定下都会给我们配好车和房。

如果不想工作也没关系,将来我跟栾绍可以一起接手家里的公司。

但我没想到,我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我抿了抿嘴问栾绍:「你妈是不是嫌弃我是外地的,不喜欢我啊。」

我想把我的实际情况和他说说,相处这么久了,我对栾绍还是有感情的。

可是栾绍没对今天他妈的失礼有任何抱歉,边走边自然地说道:

「那肯定的啊,我们本地的都找本地的。

「我跟你说,外地的都是来骗户口的,谁不想留在 S 市呢,我哥们儿,一堆女的围着要跟他结婚,就为了留下。」

他羡慕地咂咂嘴。

「也就我不嫌弃你是外地的了。」

我卡在嗓子眼里的话瞬间就说不出来了。

……

我没敢跟我爸妈说这件事儿,说了他们会气死。

跟栾绍在一起这么久,我多少有些舍不得他。

他虽然不是我身边条件最好的,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最差的,但是一年了,就是养条狗也养出感情了。

我不想这么轻易放弃。

然而栾绍对我一天比一天冷淡。

一开始我还不明白为什么,直到我在他手机里发现了他跟相亲对象的聊天记录。

栾绍已经睡了,他的手机在我这边充电,夜色里他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弹出了一条消息。

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从不看他手机的我伸出手去,犹豫了一下,输入密码点开了那条消息。

然后我就看到,他叫一个女的——

「女神」。

那个女生头像是一朵红玫瑰,两个人从前几天就开始聊天了,聊天记录长到我翻了好久才到头。

对话里,女生对他爱搭不理,可是栾绍却舔得毫无底线。

他说:「我对你就是一见钟情,我真的特别喜欢你,我感觉单身到现在就是为了等你出现。」

栾绍对我从来不这样的,一直很有种莫名其妙的高高在上。

他还说:「你觉得我怎么样,我们年纪都不小了,最好早点把婚事定下。」

可是昨天他还跟我说感觉自己还年轻,不着急。

最后他说:「这个周末你有没有时间,女神,我请你吃饭?我知道有家餐厅很不错。」

我在黑暗里机械地翻着那些不堪入目的聊天记录,我不知道这个在我面前如此高高在上的男人为什么在别人面前好像一条舔狗。

只因为那个女的有一个八十平的房子吗?

我闭了闭眼,把栾绍推醒,把手机屏幕放到他面前平静道:

「这是什么意思?」

栾绍揉了揉眼睛,先是一愣,随即猛地把手机抽了过去。

他的力气太大,我的指甲被硬生生撞裂了前端,疼得我一哆嗦。

可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栾绍就先坐起身来怒道:

「你看我手机?!」

我看了一眼断掉的指甲,轻声道:「栾绍,你这是什么意思?骑驴找马吗?

「一边跟我在一起,一边给别人当舔狗。」

「栾绍,」我看着他讥讽道,「你可真让我恶心。」

栾绍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变了。

他的表情变得凶狠起来,大声道:「对!我就是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怎么了?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能给我什么?你爸妈能给我们买房子吗?我跟你在一起我得受穷一辈子!」

「我告诉你沈佳!」他指着我的鼻子一字一顿道:

「你爹妈搬一辈子砖都在这儿买不到一个厕所!」

我愣愣地看着这个额头青筋直跳、面色凶恶的男人。

他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没有了往常的温柔儒雅,而是变成了一条现实又懦弱的狗。

我突然觉得很茫然。

「你是指望着结婚改变阶级?婚姻在你眼里就只是一场交易吗?」

「别搞笑了沈佳,」栾绍站起身来,他露出一丝冷笑,扬起下巴道:

「难道你跟我在一起不是为了留在 S 市,拿到户口吗?

「要不为什么那么多人追你,你偏偏选择了我,还不是因为我是本地人?」

他的语气太笃定,以至于我竟然觉得有些恍惚,好像他说的真是这么回事儿似的。

原来在他眼里我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因为想要一个户口。

但是我家房产多得数不过来,全国各地都有房子,我为什么非要留在 S 市啊?!

我觉得简直不可理喻,栾绍已经为了这个户口魔怔了,我不想再和他多说。

分手就分手,我又不是没人要。

我干脆闭上嘴,下了床就要收拾东西。

栾绍一看我拿出了行李箱,还在身后嘲讽道:

「你别来这一套,我还真不吃这套!

「你走,你今天走出这道门,之后就别回来!我告诉你,我不可能吃回头草!」

我没搭理他,三两下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出了门。

身后的门狠狠关上,栾绍大声道:

「我倒要看看你个啥都没有的外地人能去哪儿,以后可千万别哭着回来求我!」

我冷笑一声,直接打开手机订了最近的五星酒店。

总统套房,八万一晚,顶栾绍一年工资。

然后我给我爸打了电话。

「爸,咱家新开发那个盛景,还有没有房子了,我想要一套。」

我爸大晚上被我吵醒,想了一会儿才道:

「卖得都差不多了,不过我手里还留了几套,有个二百六十平的平层你要不要,精装的,直接搬进去就行。」

我点点头。

「行,明天我去拿钥匙。」

03

第二天起来,我刚要去物业拿钥匙,却收到了栾绍发来的一个 ecxel 文件。

打开一看,我简直气笑了。

栾绍把这一年我俩在一起的所有花费都列了出来,跟我要钱来了。

「沈佳,咱俩在一起一年了,这都是我花在你身上的钱,你要分手可以,把钱还我。」

表格里,他吃了 8 顿饭,烤鱼、火锅、串串、自助……从几十到几百不等。

情人节给我转了 13.14 红包,生日给我买了一个 50 块钱的布偶娃娃。

出去看了 3 次电影,一次八十。

甚至连给我打车、买奶茶的钱都算上了,零零碎碎加起来一共 2356.34。

栾绍继续发了一条信息:「其他的那些零散我就不跟你算了,就当送你了。」

我简直气傻了,别说他居然把他吃的他用的那一份都算在我头上了,他怎么不算算我给他买一双鞋就五千多!

他过生日我送了他最新款的 iPhone,一万二!

还有我们出去吃饭基本都是 AA,他请我吃的是烤鱼麻辣烫,我请他吃的是人均最低八十 0 的自助和米其林餐厅!

这人怎么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我在跟他多说一句话都感觉侮辱自己,干脆拉黑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眼不见为净。

可我没想到,傻逼是没有底线的。

隔了一天没搭理栾绍,栾绍他妈居然来我们公司了!

早上我在工位上收拾材料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大声叫嚷:

「你们领导在哪,我要找你们领导!

「我要问问他,你们公司的员工骗钱他管不管?!」

这个声音太过耳熟,我心下一沉。

但是我随即安慰自己,不会吧,为了两千块,不至于吧。

可我着实低估了栾绍这一家子。

门口处他妈正铆足了劲往前冲,鸡爪似的手不断抓挠着保安小哥,吊梢眼里全是刻薄。

一看见我,她就跟看见生死仇人似的,竖起一根手指指着我道:

「就是她!

「沈佳,你跟我儿子睡了一年,花了我儿子那么多钱,现在分手了也不还钱,你贱不贱啊,我今天非找你领导问问他管不管!」

一瞬间,所有同事的目光都朝我聚集过来,我听到他们都在窃窃私语。

我的脸瞬间涨红了,在我过去二十多年里,我是真没见过这种人,我也没有应对这种人的经验。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边的老板沈修突然走了出来。

沈修双手抱胸,面色微沉,将近一米九的个子站到栾绍他妈面前时他妈气焰一下子就消散了。

「听说你找我。」老板居高临下道。

「对!」栾绍他妈声音尖厉,指着我道:「你们公司的沈佳,花了我儿子很多钱,分手了还不还,这种不要脸、眼里只有钱的女人你们公司不能留,必须开除!」

我气得手脚冰凉。

为了这点儿钱,他妈居然要把我工作都毁了。

我送她的礼盒一盒也不止这点儿钱了!

怪我之前眼瞎,居然找了这么一家人!

沈修别过头去冷笑一声。

「沈佳花了你儿子多少钱?」

栾绍他妈大声道:「两千多!两千五!」

好家伙,昨天还是两千三,今天就给我四舍五入了。

「吃了我儿子好几顿饭,还收了好多礼物,还有红包!」

他妈唾沫星子飞溅,脸上的肉跟着一动一动的。

然而她话音刚落,办公室里大家伙儿就都乐了起来。

一个东北老大哥站起来,面露嘲讽:

「两千多?我没听错吧,我还寻思两千万呢!」

「大姐,现在谁谈恋爱不花钱啊,你还想找个人包养你儿子咋的?咋,你儿子长得丑想得美啊?」

栾绍他妈先是一愣,随即大怒,可是她话还没出口就被另一个姐姐打断了。

「你不觉得丢人我们都替你害臊,两千多,也亏你也好意思说得出口,你找儿媳妇儿是不是还得挣钱啊?」

「是啊是啊,咋好意思说呢!」

大家都纷纷嘲笑起来,栾绍他妈被气得脸都绿了,尖叫道:

「反正她就是不要脸!被我儿子睡了一年,还花我儿子钱!」

我忍无可忍,拿出账单怼到她脸上。

「你看清楚,我给你儿子光买一双鞋就花了五千!

「还有手机,一万二,各种吃饭零零碎碎下来我给你儿子花了四万多!

「你找我要钱,可以啊,我把这两千转给你,你让你儿子把那四万还我!」

说着我就把栾绍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当场给他转了 2356.34,然后把我的账单都截图给他。

栾绍他妈愣了一下,随即耍起了无赖。

「谁知道你是给哪个野男人买的,我们栾绍可没收到!」

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不用你不承认,我有物流记录,签收的都是他,我明天倒要去他公司问问,看他老板管不管。」

栾绍他妈闻言大怒!

「你要不要脸啊,我们栾绍跟你在一起那么长时间,花点钱怎么了,你凭啥这么坏他,你个贱货——」

她奋力挣开保安小哥,伸手就要扇我巴掌。

她的手刚举起来,沈修就要伸手阻拦。

可我的动作更快。

我一把死死捏住了她的手,反手一个巴掌甩在了栾绍他妈脸上。

「啪」的一声,很清脆。

我的怒气已经几乎要压抑不住了,我看着他妈定定道:

「你敢动我一下,我肯定把栾绍往死里弄,我说到做到,你可以试试。」

栾绍他妈不敢置信地停了一下,随即鼻孔微张,脸上青筋凸起,疯了似的朝我扑来。

「贱人,你敢打我,你个有爹生没娘养,没教养的东西,我打死你——」

沈修皱了皱眉,上前一步挡在我身前,对着一边的保安小哥道:

「还不快把这个泼妇赶出去!

「再来就报警。」

保安小哥得了令,立马就拖着栾绍他妈的胳膊,把她用力拖出去了。

他妈就像一只垂死的老母鸡一样,边被人往外拉还不停地用最难听的话骂我。

我这口气哽在嗓子里上不去下不来,难受得要命,然而转念一想,我就有了主意。

我转过头去,深吸了一口气。

「老板,我下午想请个假?」

沈修纳闷儿:「干吗,回家蒙着头哭啊?」

「不,」我摇了摇头。

「我去要钱!」

04

沈修很痛快地给了我假,还让我争气点,别给他丢脸。

我用了一中午把所有的账单都打了出来,又附上了栾绍跟小三的聊天记录。

既然他不仁,也休怪我不义。

搞笑,跟谁不会闹事似的。

当天下午我就去了栾绍单位,但是跟栾绍他妈不一样,我把我打印的一叠传单放在办公室门口后就直接找到了他们老板。

秘书一看我身上背的爱马仕,以为我是来跟老板谈业务的,没多说就把我引进了办公室。

老板一开始还没明白我什么意思,直到我把所有的账单都摊开在他面前。

我给栾绍发过一次账单,当时我寻思只要他把钱还我,我就不计较这个事儿了。

可是他假装看不见,还收了转账后反手把我拉黑了。

那就怪不得我了。

我看着栾绍老板平静道:

「张总您好,不好意思打扰您,是这样,你们公司的栾绍在和我交往过程中花了我四万九千八,我跟他要这个钱他把我拉黑了,所以我想来请您帮我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张总先是一愣,随即皱起眉头:

「沈小姐,这是你们的私事,我们公司不好插手啊。

「再说你这算是恋爱期间的赠予吧,分手之后再要回来……」

他有些不赞同地摇摇头:「我觉得不妥。」

我点点头,又把栾绍的账单找出来给他看:

「这是栾绍在与我恋爱期间花的钱,一共是 2356.34 元,他妈妈昨天闹去我们公司让我还钱,我也还给他了,所以我默认我们之间的花费都不是赠予。」

我侧脸瞥了一眼玻璃门外。

毛玻璃模模糊糊的,我看到外面人影已经动了起来。

大家都看到了我拿去的传单,很多人都在办公室里走动,小声议论着。

张经理看了我的账单,刚要说话,我就伸手把名片递过去。

「家父是盛景地产董事长沈建国,之前还和华新有过合作的。」

这一下张经理脸色立马变了,他把原来都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面色严肃起来。

「太过分了,我没想到栾绍居然是这种人,我们华新绝对不允许这种道德败坏的员工带坏风气!」

他伸手拿起电话道:

「王秘书,你把栾绍叫来!」

我笑了笑。

跟谁没爹妈似的。

光会闹有什么用,我一根指头就能压死他。

不一会儿,栾绍就敲响了办公室的门,他先是恭敬地朝张经理鞠了一躬:

「经理,您找我。」

然后栾绍眼睛一瞥扫到了我,他的神情立刻紧张起来,看向桌上的账单。

很快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先是怨毒地瞪了我一眼,随即慌张道:「经理,你听我解释!

「这些都是造假的,对,这些都是 p 出来的,是她一直缠着我,我们分手她不甘心非要搞臭我,经理,你可不能相信啊!」

张经理皮笑肉不笑道:「小栾啊,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跟人处对象就花了两千多就得去别人公司闹?

「你这是道德败坏你知道吗?!」

他的语气太重,栾绍当场脸都吓白了。

他上前一步想要拉我,语气威胁道:

「沈佳你别闹了行吗,是我错了,我把钱给你,你别逼我了!」

说着他就给我转了四万块,还自动给我把零抹了。

我一把甩开他,微笑道:

「怎么昨天你不跟你妈这么说呢?

「我看你妈去我们公司闹得还挺好,让我受益良多,我还不知道分手还能挣一笔钱呢。」

栾绍语气更急:「我们好歹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有必要这么对我赶尽杀绝吗?!

「你也太恶毒了!」

我简直被他这副双标的嘴脸恶心得要吐出来了,这时候张经理说话了。

他站起来,面色严肃道:「栾绍,公司容不得你这种道德有问题的人,花了两千就得找你妈这么闹,难不成以后你再有什么事,你妈还要来我们公司闹吗?

「你收拾收拾东西走人吧!一会儿我让人事给你多结一个月工资!」

栾绍一听这话,腿都软了。

他面色惶惶朝着张经理哀求道:「经理,这是诬陷啊,你不能开除我!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他又看向我,焦急道:

「沈佳,你跟经理说说,这都是误会啊,我们有必要闹到这一步吗?」

我扭头冷笑。

「你怎么不跟你妈说没必要呢?」

「我、我——」

他卡壳说不出话来。

这份工作是我当时托关系给栾绍找的,以他本身的条件,根本不可能进华新这种大公司的。

我让我爸给他走了关系,还顾虑着他的自尊没告诉他。

现在想来,我真是蠢得可以。

不过没关系,我给出去的东西,自然就可以收回来。

我欣赏了一会儿栾绍丧家之犬般的样子,跟张经理道了谢,微笑着退了场,只留栾绍失魂落魄地站在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同事们还在讨论我拿过去的账单和聊天记录截图,上面我隐去了自己的信息,但是把事情说得一清二楚。

一个女同事惊叹:

「卧槽栾绍平时装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花了两千还要跟他女朋友算?」

另一个女同事撇了撇嘴。

「之前我说我家在碧园有房子,他还撩我来着,得亏我没上当,你看他那穷酸样儿就知道了。」

一个年轻小哥指着传单道:「还劈腿,牛逼,栾哥会舔啊,聊天记录舔得我都不忍心看了。」

……

我勾起嘴角。

一传十,十传百,新媒体这种行业,别的不说,消息是传得最快了。

相信不到晚上,这份账单就会被转发到各大群里。

丢了工作算什么,敢来弄我,我就要搞臭他,让他在这个行业里混不下去!

05

栾绍当晚就联系我了。

电话里他状似疯魔,语气恨不得直接吃了我。

「沈佳,你必须去跟我们经理说清楚,不然我跟你没完!

「我妈说你还打了她,你要是不给我一百万,再上门磕头给我道歉,我就去警察局告你,我他妈让你进局子!」

我简直被他逗笑了。

「ok,」我笑了一会儿道,「你去报警吧。」

然后我就挂了电话。

那个巴掌估计连印儿都不剩了,我是控制好力度再打的。

哪怕警察就在当场也最多批评教育了事,除非一巴掌给他妈打耳膜穿孔了。

还告我,搞笑。

我痛快拉黑了栾绍的所有联系方式。

谁年轻的时候没眼瞎过呢,我重视他、重视他妈不是因为我离了他找不到更好的,而是因为我觉得我们有感情。

可是他只会觉得我离不开他,我对他好,他就可以肆意践踏我。

这种人欺软怕硬、自卑又自负,这么想想我还得感谢他妈。

要不是他妈作妖,我们如果顺利结婚了的话,我的苦日子还在后头呢。

……

我以为这个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栾绍耽误了我,但我也报复回来了,我们算是两清了。

S 市这么大,我们不会再遇到了。

可是大概是我们之间的孽缘还没结束,才过了不到半个月我逛街的时候就又碰上了栾绍。

彼时我正在挑一个上班用的大包,随便进了一家奢侈品牌。

但可能是我今天穿得太随意,随便套了一件之前买的无 logo 的白 T 恤,也没背包,柜姐对我并不热情,看我进来一句话也没说,自顾自地低头玩手机。

我随手拿了一个两万的大包,这个包虽然便宜,但是够大,装文件还挺够用的。

「这包有新的吗?」我转头问柜姐。

之前经常接待我的柜姐这次不在,正在低头玩手机的柜姐是个生面孔,约莫三十岁左右,身材干瘦,嘴巴涂得红红的。

她正在专心刷抖音,假装没听到我说话。

我皱眉,又大声问了一遍。

柜姐掀起眼皮看了我一眼,不耐烦道:

「没了,不买别碰啊!」

我心里的火一下就上来了。

我跟我妈在这家店前前后后消费了也有七位数了,早就是 vip 了。

之前我俩来之前都先跟一直接待我们的经理说一声,来的时候饮品、水果,和新品图册就都准备好了。

我还是第一次碰着态度这么差的柜姐!

我刚想跟她掰扯掰扯,旁边却突然传来了一个讥讽的声音。

「老公,这就是你刚才说的前女友啊?」

我扭头一看,身后站着的果然是栾绍。

此刻他正面色不虞地盯着我,旁边一个体态丰腴的女人正挽着他的胳膊,一双吊梢三角眼跟他妈如出一辙,看人的时候眼神斜斜的,自带三分刻薄。

这是栾绍的相亲对象,我记得是叫陈琳。

「是啊,」栾绍拍了拍她的手道,「穷酸一个,沈佳,我劝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没看见人柜姐都不愿意招待你吗?」

陈琳斜了我一眼,好像是故意跟我对上了似的,慢悠悠地进了店。

她身上穿着一身假皮草,背了一个最便宜的基础款驴包,干瘦柜姐一看见她眼睛就亮起来了,赶紧收起手机满脸堆笑地凑上去。

「美女,您看点什么?」

陈琳指了指我手里的包:「你把那个拿来我看看。」

柜姐应了一声,走过来就要拿我手里的包。

我沉下脸:「这是我先看的。」

柜姐闻言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在确定我身上没有任何奢侈品的标志后对我翻了个白眼儿。

「看了有什么用,你买得起吗?别耽误我们做生意!」

我简直被她这副嘴脸惊呆了。

往常这一层牌子我几乎都快逛遍了,很少会有这么势利眼的柜姐,基本上所有柜姐都会客客气气地招待。

我还真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人,果然遇见栾绍就没好事儿。

「让你拿来听不懂吗?」

陈琳瞥了我一眼,语气轻蔑。

「别耽误人家业绩了,我听栾绍说了,你家是外地的,在本地连房子都买不起,何必要打肿脸充胖子呢?」

栾绍也冷笑道:「是啊,你把我工作搞没了又怎么样,沈佳,你不是照样在这留不下?」

他们几个一唱一和的好像在讲相声,我忍无可忍,打开手机给经常接待我的经理打了语音电话。

「我来店里了,今天想买几个包,你方不方便来一下?」

经理一听是我,立刻殷勤道:

「沈小姐,我现在在一楼,麻烦您稍等一下,我马上来!」

挂了电话,陈琳拉着栾绍的手摇晃道:「老公,马上要情人节了,你答应给人家买礼物的!」

栾绍怔了一下,小声道:「宝贝,咱们都是中国人,没必要崇洋媚外过这种洋节,这玩意儿也不实惠,老公带你出去吃顿好的怎么样?」

我在旁边听得差点没笑出声来。

吃点好的,这句话之前我也听过。

然后栾绍带我去吃了一个一人 45 块钱的烤肉自助,他风卷残云般吃了十几盘肉,出来的时候边打嗝边抱怨我不会过日子,说过日子不能这么奢侈。

可惜当时我被猪油蒙了心,没有及时醒转。

可是陈琳就不像我这么好打发了,她眉毛一竖,脸色瞬间变了。

「栾绍,你不花钱就想泡我,想什么好事儿呢,不愿意买你趁早滚!」

栾绍犹豫了一下,脸色青白不定,就在我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他咬了咬牙道:

「买!」

我看着栾绍,心情复杂。

原来他不是不会买贵的礼物。

是觉得我不值得。

我以为我是体贴他不容易、心疼他工作辛苦,不想他花那么多钱。

其实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上赶着倒贴罢了。

我付出的一切都是在感动我自己。

就在栾绍要去刷卡的时候,经理就呼哧呼哧地出现在了专柜门口。

她捋了捋头发走进来,扫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桌子蹙眉道:

「沈小姐是 vip,怎么不给上饮品?昨天刚培训的内容你就忘了?」

干瘦柜姐一愣,赶紧从一边拿出一瓶玻璃瓶矿泉水放在托盘上,双手递给陈琳。

「贵宾您请用。」

经理忍无可忍,亲自去拿了水和茶点端到我面前:「沈小姐,您先喝点水,今天您是想看看包吗,最近的新品店里都齐全了。」

这话一出,在场剩下的三个人脸色都变了。

尤其是陈琳,她微张着嘴,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我坐在沙发上,看了一眼干瘦柜姐:

「这个柜姐是刚来的吧,刚才跟我说不买别碰,王经理,你们的上岗培训做得不到位啊。」

王经理一听这话脸都黑了,赶紧给我鞠躬道歉:

「沈小姐不好意思!实在抱歉,她确实是新来的不懂事儿,我替她给您道歉!」

说着她狠狠地朝着干瘦柜姐使了个眼色,柜姐愣了一下后神色大变,小跑过来给我鞠躬。

「抱歉、抱歉沈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我——」

她「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什么来,只是惊恐地看着我,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意。

我拿着手里的包在她面前晃了晃:「你还要这个包吗?」

柜姐连忙摇了摇头,更用力地挤出笑容:「不、不要了。」

我点点头,指了指她身后一排约莫十来个包。

「这一排我都要了,给我包起来。」

柜姐脸上都快笑出褶子来了,她还以为我是在给她提业绩,美滋滋地看了经理一眼,也顾不上招呼栾绍刷卡了,把那些包一个个拿下来整齐地包好,再装进盒子里。

我在一边挑肥拣瘦:「这个我又不喜欢了,你给我包那个吧!

「这个不要,换成粉色的同款。

「这有大号的吗,我不要小号。」

……

就这么包了整整将近两个小时,柜姐脸上的妆都被汗冲花了,她累得直不起腰来,喘着粗气还有挤出笑容来柔声道:

「沈小姐,你看这样行不行。」

我打量了一眼,勉强道:「还行吧。」

「那您刷卡还是……」她蹲在地上仰着脸赔笑,脸上讨好的笑意和之前的不屑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这一单只要算在她头上,这一年的提成都有了,她当然高兴。

我扬了扬嘴角,把经理叫过来,指着桌上的十几个包道:

「王经理,帮我刷一下卡吧,支持一下你这个月的业绩。」

王经理满脸喜色,这一桌子就得小七位数,提成她能拿不少,她笑意盈盈地把 pos 机双手举到我面前。

「谢谢沈小姐!一会儿我们就派人把包送到您家里。」

一边的干瘦柜姐满脸错愕,表情由红变绿,然而她却不敢说话,只能攥紧了拳头站在一边干看着。

我勾起嘴角刷了卡,站起身来看着一边一直在看热闹的栾绍。

此时他跟陈琳满脸震惊,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我点了点 pos 机:「没耽误你们吧,刷卡啊。」

栾绍张了张嘴,看了一眼一边盯着她的陈琳,从兜里掏出一张卡来硬着头皮刷了一下,输入了密码。

「不好意思,」王经理看了一眼屏幕,面色不变的微笑道,「先生,您这张卡余额不足,您看是不是换一张?」

栾绍脸一下子绿了,他看了我一眼,从牙缝儿里挤出了一句话。

「你们家……能不能刷信用卡?」

我毫不客气地笑出声来,把刚才陈琳说过的话还给了他:

「别耽误人家业绩了,何必要打肿脸充胖子呢?」

说着我就随手拎了一个喜欢的包,施施然出门去了。

身后我能感受到几道杀人般的视线,不过我一点也不在意。

穷逼,没有必要施舍目光。

06

还没到家,我的支付宝就收到了栾绍的消息。

也不知道他从哪个犄角旮旯翻出来的联系方式,给我发了一条:

「沈佳,你哪来的那么多钱,你是不是被包养了?」

我磨了磨牙。

每当我以为这就是下限的时候,栾绍总会用行动告诉我,他没有下限。

我想了想,回了他一条:

「栾绍,你是因为陈琳家在盛景园有八十平的房子才跟她在一起的吧,那你知不知道,我在盛景园有 260 平的平层?」

说着我就把他拉黑了。

估计今晚上栾绍是睡不着,想想他现在的表情我一会儿睡觉估计都能笑出声来。

……

我知道这话一说,栾绍又得作妖,可我没想到先作妖的是陈琳。

我刚把车停下,就看到后面一直跟着我的小宝马上下来了两个人。

栾绍和陈琳。

这可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我本来不想搭理他们俩,结果我刚下车就被陈琳叫住了。

她看了一眼我刚停下的车,大声道:

「你有没有素质啊,怎么停车的,你怎么自己占了三个车位啊?!」

我回头看了一眼,确实占了三个车位。

但这三个车位都是我家的,我爸把上下三层的房子的钥匙都给我了,一套房子可以买俩车位,我在旁边还有仨车位呢。

我不想和这种人争吵,转身就要走,谁知道这时候陈琳却咔嚓咔嚓朝着我的车拍了几张照,然后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我打开一看,大业主群里一个名叫 18-2-3102 的业主不停艾特所有人:

「这辆车凭什么占别人的车位,这个业主有没有点素质?!」

陈琳还附上了我的照片,一张侧脸。

「你不是牛逼吗?」她得意扬扬地看着我,「我让你出出名。」

果然,群里马上炸开了锅。

很多业主都开始义愤填膺:「小区里车位本来就少,这也太嚣张了!」

「对,必须严惩这种行为,物业呢,物业快去挂锁!」

「小姑娘看着长得挺漂亮的,做事儿怎么这么没素质?」

……

陈琳挑衅地看着我。

「栾绍,你怎么找了个这么没素质的女朋友,是不是之前没住过盛景园这么高级的小区,还以为这儿跟她家那种三线县城的小区似的,可以随便停啊。」

「这儿可是 S 市!」陈琳扬起下巴,不屑道,「把你乡下人那套收一收!」

栾绍面色复杂,他低声道:「沈佳,你把车挪挪,下面没车位了,让我们进去。

「你即使在这有房子,最多也就一个车位,怎么能占三个?」

我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一个人怎么这么能蹦跶,也不知道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栾绍的钱,才总是没完没了和他纠缠在一起,看他们跟跳蚤似的蹦来蹦去。

就算我停了别人的车位,但是这里是平层停车区,陈琳的八十平房子怎么可能在这有停车位?

八成是他们没买车位,跟着人进来捡着空位停。

我想了一下正要找物业,群里却有个人说话了。

「是 7 号楼那栋平层吧,我认识这个业主,上下三层的房子都是她的,人家在别的地方还有三个车位呢,快别替人家操心了。」

此话一出,群里先是静默了一瞬,然后轰的一声消息就开始刷屏了。

「卧槽,膜拜大佬!」

「土豪竟在我身边。」

「小姐姐有对象了吗,性别可不可以别卡死,我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985 毕业!」

「……谁酸了我不说,7 号楼都是 260 平起的,一平十万+,光这三套房子的都快九位数了,果然有的人出生就在终点线了。」

陈琳和栾绍震惊地看着群里的走向,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我叫的物业小管家也噌噌噌下楼了,他一看见我就先朝我鞠了一躬。

「沈小姐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问题吗?」

我看了一眼陈琳跟栾绍,指了指他们的车道:

「我怀疑这两个人是蹭车位的,我觉得咱们这种高端小区不应该纵容这种恶习。」

小管家朝我点点头,看向一边的陈琳。

陈琳先是噎了一下,随即大声叫嚣道:「我可是盛景园的业主!」

小管家不卑不亢道:「好的女士,请问您是哪一户的业主呢?」

陈琳涨红了脸不肯说,显然她也知道这是平层的停车位,只是梗着脖子一直道:

「反正我就是盛景的业主,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乐了,扫了一眼她在群里的名字道:

「她是小户型业主,18 号楼 2 单元 3102,你查一下。」

「好的。」小管家打了个电话后对着陈琳礼貌道:

「不好意思女士,这边是平层停车场,小户型的停车场在西面。

「不过您名下并没有盛景的车位,是不能进停车场的。」

果然,我拍下陈琳和栾绍的脸发在群里。

「各位业主,这两个人没有买车位总是跟着别的车下来蹭车位,我们的车位本来就紧张,不能纵容这种没有素质的行为,请大家再看到这两个人蹭车位及时向物业举报。 18-2-3102」

下面很快有了回复。

「原来是蹭车位没蹭着啊,话说你不是小户型吗,为什么会来平层的停车场? 18-2-3102」

别的业主也纷纷开麦:「没占着便宜就挂别的业主,我也是见识了,人家车位是自己买的凭什么给你停?」

「对!没钱就别停车,道德绑架啊这是!」

……

陈琳和栾绍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两个人被骂得哑口无言。

我拎着刚买的包从他们身边走过,微笑道:

「穷逼就是穷逼,不要打肿脸充胖子,长个记性吧。

「哦对了,出名的感觉怎么样?」

「沈佳!」

我走了没几步,身后栾绍叫了我一声,语气里情绪杂糅。

我脚步没停,直接走了。

07

我之后再也没在小区里见过这对狗男女,群里倒是常见。

陈琳还是改不了蹭车位的习惯,经常被业主在群里举报艾特物业,在小区里已经出名了,经常和别的业主在群里掀开骂战,然后一边倒地被教做人。

栾绍后来还找我和好过,他换了好几个手机号给我打电话,给我恶心得不行。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看盛景的材料,突然一个陌生电话来了。

我还以为是送外卖的,结果接起来一听,居然是栾绍。

电话里,栾绍声音压得很小:

「沈佳,我觉得我们有些事还是该说清楚,你把我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吧。」

我想了想,把他从黑名单里拉出来了。

果然,一加上微信,栾绍的信息就跟刷屏似的一条一条蹦出来了。

「佳佳,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你家里那么有钱,这么耍我有意思吗?

「你根本就是不信任我,是你一手毁了我们的感情!

「不过我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只要你愿意,我还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不是很喜欢我吗,我带你回去见我妈好不好,你上次带的包是爱马仕吧,这次还拿那个就行。

「我压根就不爱陈琳,只不过是别人介绍的,我心里其实最爱的还是你!」

……

我勉强压下心里的呕吐感,回复道:「是吗,你真不喜欢陈琳?」

栾绍一看我回复了更来劲了,赶紧发道:

「我怎么可能喜欢那种肥猪,我一看她那身肉都要萎了,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

「佳佳,你在盛京有三套房子对吧,我都想好了,你转一套给我妈,转一套给我,剩下的那套你自己留着就行,我妈肯定会接受你的。」

我看着他大言不惭地样子,气乐了。

这人脸也不知道怎么保养的,比城墙还厚。

整个 S 市的脸皮都长他身上了吧。

还得两套房子,五千多万,敢情他真觉得自己这么值钱!

我一句话都不想和他多说,转手把聊天记录都保存下来,去业主群里加了陈琳,把这些截图一股脑儿地发了过去,然后迅速拉黑这俩人。

真是小刀拉屁股——开了眼了。

我一直以为现实生活中不会有这么奇葩的人,但是事实告诉我,艺术永远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就让这俩人相爱相杀去吧,我不想再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了。

……

几个月后,我离开了 S 市。

这个永远灯火通明的大城市教会了我许多,然而我终究不属于这里。

我回了老家,逐渐开始接手我爸的生意。

我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见了无数的事,曾经的那段不成功的恋爱逐渐成了过眼云烟,消散在了我的记忆里。

再听到栾绍的消息,我几乎都忘了有这么个人。

是他在大学群里发了自己结婚的消息,有个朋友知道我们曾经闹得不太愉快,特意来问我去不去。

然而我们说着说着,话题就歪了。

她兴奋道:「你不知道,我们都看了新娘跟头猪似的,也不知道栾绍为什么找了这么个人。」

我回忆了一下:「是不是叫……陈琳来着?」

他们居然还在一起?我以为陈琳会和他分手的。

「对对,」朋友幸灾乐祸,「听说之前这俩人闹得很严重,我见过一次,栾绍那时候脸都被挠花了,头发都揪掉一块儿,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又好了。

「你不知道,栾绍就连结婚照都垮着个批脸,咱也不知道他跟你分手了再找这么个人是图啥,可能脑子有病吧?

「哦对了,他好像是图人家房子,但是那房子是人女方亲戚的,只是借给她住,压根儿就不是她家的,后来栾绍想分手来着,被那个女的都闹去单位了,那真是以死相逼啊,可能是实在没办法了吧。」

朋友的语气里嘲讽夹杂着可怜:「你要不要去看看他的惨样儿,他明天结婚。」

「好像那女的彩礼要得特别狠,他家为了结婚连房子都卖了。

「但是不结不行啊,那女的算是缠上他了,还说分手就要告他强奸,搞臭他呢。」

我平静道:「谢谢你告诉我,不过我就不去了。」

……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的手机里来了一条陌生的短信。

短信只有一句话:

「佳佳,我是真的后悔了,我现在才知道,我爱的一直是你。

「你愿不愿意给我们个机会,我们重新开始?」

我扫了一眼,直接拉黑这个号码。

爱我?

是爱钱吧。

到现在都还来这一套虚的,这个男的也是没救了。

陈琳就是他最好的归宿,他值得。

他俩最好一辈子锁死。

刚操作完我的手机就响了。

是电话,沈修打来的。

之前我走的时候,沈修也辞了职。

他说厌倦了大城市的生活,想休息休息,我没多想,把他推荐进了我爸的公司。

我后来才知道,他家里压根儿就不差钱,搞了半天我在 S 市上班的那家公司就是他家的,他是不想继承家业,想把担子都甩给他哥哥所以离家出走了。

「喂,要不要出来喝酒。」沈修声音低沉而有磁性。

我笑了笑。

「好啊,你请客。」备案号:YX11YXjkv5R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